冥冥之中有定數:方觀承一生奇遇

史鑑 整理

【正見網2010年12月06日】

方觀承,桐城人,幼時父親因《南山集》一案被牽連充軍,因此方觀承經常年年獨自徒步前往塞外省親。一年他南歸後輾轉前往浙江寧波依附某親戚,等走到親戚家門口,已經快到除夕了。方觀承看見親戚家門口倚門家奴都穿著貂帽狐裘,神態非常闊綽傲慢,自顧衣衫襤褸,貿然登門認親恐怕反而會遭到驅逐。於是方觀承在親戚家巷子裡租屋住宿,但身上錢又所剩無幾,進退兩難,只好天天在門口向鄰居打聽親戚平時為人。

對門住著一個屠夫,驚訝於方觀承一表人才,問他貴姓?來此有何貴幹?方觀承告訴他,屠夫說:「我與他同巷二十年,從未見他體恤過一個親戚,你去找他恐怕沒用。」方觀承聽了非常後悔,自己千裡迢迢投奔親戚太輕率了,如今錢也花光了,怎麼辦呢?屠夫說:「先生既然出自書香門第,一定會寫字,您還會算術嗎?」方觀承說:「略知一二。」屠夫說:「年關快到了,我正好有帳目要結清。請您住在我家,幫我結算帳目,開出帳單以便討債好不好?」方觀承就去了,屠夫叫妻子出來見方觀承,款待很殷勤。方觀承打了半天算盤就結算完了,屠夫拿著帳單出去討債,果然一清二楚,屠夫討回了比往年更多的錢。除夕夜,屠夫請方觀承一起吃團圓飯,招待方觀承坐上座,屠夫女兒當時五歲,跟著母親坐側座。元旦,方觀承告辭,屠夫堅決挽留他,並囑咐妻子做棉袍相贈。到初六,屠夫捧著做好的棉袍、妻子捧著縫好的鞋襪來請方觀承穿上,屠夫見方觀承帽子破舊,就脫下自己頭上蓑笠換掉,又送兩千文錢給方觀承作路費,才送方觀承出門。

方觀承到達杭州,偶過西湖遊覽,看見幾十個人圍著一個算命先生求算命。算命先生瞥見方觀承,就離開桌子走出來作揖說:「貴人到了!」方觀承懷疑算命先生在作弄自己,正色說:「我又不算命,開什麼玩笑!」算命先生仔細審視他,說:「這兒不是說話的地方。」於是收起算命的家什,邀方觀承進小廟坐談。算命先生說:「我跋涉江湖幾十年,看了很多面相,從未看走眼。您某年會做某官,某年會升任總督,只是可惜不能善終。如今您臉上官星已透,您可以立即進京,以順應機緣。」方觀承說:「且不說我是罪人子女,不可能進入仕途,就算有機緣,我兩袖空空如何北上?」算命先生當即取出二十兩銀子送給方觀承,並寫了個名字,囑託說:「他日您當陝甘總督時,有總兵遲誤軍機當斬,拜託您千萬留意拯救,這就算報答我了。」方觀承詢問他的姓氏,算命先生吱吱唔唔,似乎有難言之隱。

方觀承於是北上,走到直隸的時候,行李偏偏被強盜劫去。方觀承打算去保定投奔老相識某某,走到白河時又遭遇大雪,方觀承被凍倒在古寺外,昏死過去。僧人打開門看見方觀承僵臥雪中,急忙抱進屋灌熱湯搶救,方觀承才活過來。僧人與方觀承很投緣,留他住了幾個月才送他走。之前,寺中有個老僧收藏了很多篆刻。老僧圓寂後,和尚中沒人鑽研這個,就把篆刻全拿出來請方觀承幫忙賣掉。方觀承背著一大包篆刻來到保定,就在總督衙門口擺攤叫賣。總督出門時,前導嫌方觀承收攤太慢,橫加鞭打。方觀承一賭氣,扔掉篆刻,跑到北京東華門,靠測字為生。

恰好平郡王轎子經過,平郡王看見招牌,覺得書法不錯,一打聽是方觀承寫的,就請方觀承回王府當記室(書記),非常禮遇。後來,王府的對聯帖子都由方觀承寫,雍正帝臨幸時看到了,問是何人手筆,平郡王說是方觀承,雍正帝當即召見方觀承,賞賜中書官職。從此方觀承受到皇帝知遇,不到十年就從監生升到封疆大吏。方觀承顯貴後,招屠夫來,贈送白銀三千兩,讓屠夫改行做體面生意,並為屠夫女兒找了個好夫婿。又派人到白河修古寺報答僧人救命之恩。

後來方觀承果然擔任陝甘總督,掌管嘉峪關外軍事。某總兵遲誤軍機當斬,方觀承不忘報恩,極力為他開脫了罪責,一問原來某總兵就是算命先生的兒子。算命先生的預測如此準確,方觀承想起算命先生的話,經常擔心自己難逃大劫。等到方觀承擔任直隸總督,既然知道了算命先生的家庭姓氏,就請人接算命先生到衙門來乞求消災解難的辦法。算命先生說:「定數難違,除非你做了大善事,拯救了千萬人性命,或許可以感動上蒼。」方觀承翻遍卷宗,發現直隸每年上報流民死於路上多至數百起,就想著設立留養局來救濟流民。方觀承打定了主意還沒有跟算命先生說,第二天早上算命先生看到他就恭賀:「大人滿面祥光,一定已有莫大功德,不僅免遭刑戮,還有望子孫顯貴,大人做了什麼事積了這麼大德?」方觀承詳細告訴他,於是上奏施行,救活眾多直隸百姓。

後來陝甘軍營事發,兩個巡撫、一個將軍都被正法,方觀承按軍法也應被連坐處死。皇帝特意下旨原諒赦免。

方觀承因為他人的善舉走過人生的坎坷,方觀承又因為自己的善舉躲過註定的大劫。如此看來,人修德行善,難道不是在感應神的召喚,不是在完成上天交給人的使命,不是在抓住上天留給人的機會嗎?「天道無親,恆與善人」,善,才能使生命更美好;善,才能使生命得到神的福報。

(據《清稗類鈔》)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