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嗣伯的「奇怪」醫術

鍾醫 整理

【正見網2011年02月10日】

徐嗣伯,字叔紹,南宋叔向之子。徐嗣伯有孝行,善談玄理,官居正員郎諸府佐,是歷史著名中醫。

將軍房伯玉服了五石散十多劑後,反而非常怕冷,夏天都裹著衣服一件又一件。徐嗣伯診視後說:“這是有伏熱,必須用水發動,不到冬天不能治。”到了十一月冰天雪地的時候,徐嗣伯叫兩個人捉住房伯玉,去掉他的衣服,將他按坐在石頭上,用冷水將他從頭澆到腳。一連澆了兩三鬥水後,房伯玉凍的說不出話,好像斷氣一樣,他家屬哭哭啼啼,請求別澆了,要出人命了,徐嗣伯叫人拿棍子,誰敢過來勸阻就痛打。又連澆了一百鬥水後,房伯玉才覺得能動彈了,可以看見他背上熱氣騰騰蒸起。隨即房伯玉起身,說:“熱的受不了,我想喝冷水。”徐嗣伯給他喝,房伯玉一口氣就連喝一升水。房伯玉病癒後再也不怕冷了,冬天還穿著單衣,身體更加肥壯。

古代曾盛行服石習俗,因為據記載服石後藥力發動起來藥效非常強烈,是任何其它補藥都達不到的,能讓病人早上還重病臥床,晚上就身輕體健。但服石後要“違人理、反常性”,不斷運動,不斷洗冷水,不斷吃冷東西,促進藥力發動、新陳代謝,否則無益有害,所以孫思邈只建議久病在床、無醫可治、治病意志堅定的患者服用。黨文化批判服石,宣傳孫思邈有句話叫“寧食野葛,不服五石”。其實翻開《千金方》原著就知道:孫思邈是說“五石更生散”方子不好,太危險,提倡人們服用其它方子。孫思邈明明白白說:“人不服石,庶事不佳”、“石在身中,萬事休泰,唯不可服五石也。”可用黨文化“研究”中醫的人就是對此視而不見。中醫的話、孔子的話、法輪功學員的話等等,無不被邪黨宣傳機器曲解篡改的面目全非。邪黨斷章取義的蠱惑宣傳迷惑中國人太久了。

有一老婦身體疼痛,無數黑點遍布身體。徐嗣伯說:“這是疔疽,不醫治兩天後必死。”給老婦服用“十餘湯”。老婦服後痛勢更劇,尋死覓活,在床上打滾。不一會兒黑點處長出疔頭出來,有一寸多長。徐嗣伯用藥膏塗在疔頭上,三天老婦的病就好了。

古代中醫治病有“藥不暝眩,厥疾不瘳”的說法,病人服藥後可能暫時痛苦,但確實能夠藥到病除。後來中醫提倡王道,對有毒、峻烈藥物的使用越來越謹慎,見效就慢了。中醫治病既有療效,又不危險,本來是件好事。但希望人們不要以為古代中醫就都是“慢郎中”,不要以為舒舒服服才是治本之道。

一位老婦得了冷滯病,久年不愈。徐嗣伯說:“這是屍注(屍注病根據古人描述似指身體上疼痛、出血、精神上恍惚、有不祥感等症狀,可見於結核病等多種疾病)。用死人枕煮服就會好。”徐嗣伯於是到古墓中找來死人枕,枕已經一邊腐缺了。老婦服了死人枕煎湯就好了。張景聲年紀十五歲,得了腹部脹滿、臉色發黃的病,吃了很多藥都無法治癒。徐嗣伯說:“這是石唾(唾似指蛔蟲一類寄生蟲)。很難治,要取死人枕煎服。”張景聲服用後拉下五六升大蛔蟲,蛔蟲頭部象石頭一樣堅硬,病立刻好了。沈僧翼眼睛痛,老是看見鬼物。徐嗣伯說:“這是因為邪氣入肝。可以取死人枕煎服,服用後把死人枕埋回原來的地方。”沈僧翼照做後果然痊癒。王晏問徐嗣伯:“三位病人的病症不同,可喝了死人枕煎湯,病都好了。這是為什麼呢?”徐嗣伯回答:“屍注是因為鬼氣,鬼氣伏而未起,所以令人沉滯。死人枕能促使魂氣飛越,使它不能再附體,所以能治癒屍注。石唾是蛔蟲日久成精耐藥,搏結成硬塊,世間藥無法打下,須用鬼物祛除,然後才能散去。邪氣入肝,使病人眼痛而見鬼物,須用邪物鉤攝邪氣。邪氣因死人枕散去後,將死人枕再埋回墳地,(就將邪氣送走了)。”

古代中醫承認許多疾病的深層病因是邪靈附體,這樣超常的病很難用常規醫藥治好,徐嗣伯卻能獨闢蹊徑。但用死人枕治病並不可取,請神容易送神難,以邪攻邪,實乃前拒狼後進虎的無奈之舉。在佛法洪傳之際,人修心重德,敬神持咒,用正的能量驅散邪靈,這才是最好的。法輪功是高德大法,中共邪黨是西來邪靈,邪黨殘暴迫害法輪功將遭到天譴,滅亡在即。希望大家都能誠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退黨抹獸印,擺脫邪靈附體,消災解難保平安。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