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人告誡中醫非小道

鍾醫

【正見網2011年02月24日】

張景岳是明代中醫,他人過中年後,曾遊歷遼東原野,遇到了一位異人。

異人問他:「你也學習醫道嗎?醫道很難,你一定要慎重啊!」張景岳說:「醫道雖然是小道,卻關係到性命,我怎敢不知慎重!我會牢記在心的。」

異人怒罵道:「你不是懂醫道的人!你既然說醫道關係到性命,你豈能說醫道是小道呢?性命之道,本於太極,散於萬物。有人的性命,然後三教才建立;有人的性命,然後五行才生成。所以說,開天闢地的造化是為人的性命準備的冶煉爐;道德的學說是為人的性命準備的規矩準繩;醫藥是為人的性命準備的輔助手段。」

「然而,醫道作為性命之道,含義深遠,旨趣博大。所以沒有超出常人的智慧,不足以領悟性命之道的微妙;沒有堅守中正的明察,不足以辨出正道,避免邁入失之毫釐、謬以千裡的歧途。假使人能明白醫理的基本道理,那人就明白了治國平天下的道理;假使人能明白醫理的得失道理,那人就明白了國家興盛滅亡的原因;假使人能明白醫理的緩急道理,那人就明白了攻戰防守的法則;假使人能明白醫理的取捨道理,那人就明白了該選擇出仕還是隱居。學醫人如果洞徹醫理如同成竹在胸,那麼病情變化時日可以屈指計算出來;學醫人如果運轉陰陽如同了如指掌,那麼病情可以隔牆用天目看到。」

「儒家修養身心以達到至誠境界,這就是儒生在給自己健身;佛教恪守戒律以洗清業力,這就是和尚在給自己祛病。淨化身體與提高心性,治癒他人和修煉自己,這道理都是相同的。學醫人明白了治病的道理,也就明白了修心的道理;學醫人的心性提高上來,那他的中醫技術一定也會提高上來。所以說:學醫人一定要返本歸真成為真人,然後學醫人才能有真知;學醫人一定要有真知,然後學醫人才能成為真醫。」

「醫道怎象常人說的那麼容易呢?如果說庸庸碌碌的常人,找找經驗方,摸索摸索經驗,知道了花椒、硫磺殺疥蟲,蔥白、薤白散風氣,這就算中醫了,那誰不可以說自己懂中醫?如此說來,人只要披上緇衣,就可以叫和尚了?戴上黃冠,就可以叫道士了?言行假正經,就都是儒生了?真醫大道與俗醫小道,猶如泰山與小丘,河海與車轍小水溝,怎可以同日而語呢?再說那些不識陰陽,不辨虛實,粗心大意,膽大包天,執拗頑固,偏執庸碌,錯誤用藥,對治病不但無益反而有害的偽中醫,他們連只知道花椒、硫磺殺疥蟲,蔥白、薤白散風氣的俗醫都不如,連世間小道都談不上,又何足與他們談論醫道!」

「醫道,難啊!醫道,大啊!醫道真的是神仙聖人首批傳下的文化,百姓保全性命的緊要事務啊!你千萬不要因為中醫用草藥而小看了它,一定要立志進入精神與神明相貫通的境界,明白一切的結局和開端,領會一切的原因和結果啊!這樣學習醫道,才算得上有所收穫。你一定要努力啊!」

張景岳聽到了異人這番教誨,慚愧的全身發顫,答應異人自己一定努力。在隨即的幾個月裡,張景岳都精神恍惚,思考異人的教誨。張景岳唯恐忘記異人的訓導,於是用筆記下了異人的這番話。

在一般人印象中,中醫就是祛病健身的,為什麼異人告誡中醫不是小道呢?在異人看來,人是最珍貴的,人的本源來自於高深境界。因為有了人,才有了盤古開天闢地,才有了三教聖人傳下宗教信仰,才有了中醫,中醫表面上祛病健身,可它實質上與精神信仰一樣是為人而來的,那麼它和三教信仰一樣有著深遠的內涵,形式不同而已。古代許多和尚道士有神通,許多大醫學家也都有特異功能,留下了神跡。

氣功同樣不僅僅是祛病健身的小道,被譽為高德大法的法輪功也是為人而來的,對法輪功的迫害就是對人類的迫害。現代許多人信奉無神論,認為自己是從猴子進化來的,感覺不到自己的珍貴,卻不知這是人類在蒙受自己侮辱自己的屈辱。有的人甚至在共產魔教蠱惑下恨神、罵神,認為神要消滅人,在給他製造災難。卻不知如果沒有神為人贖罪,在邪魔操縱下罪業深重的人類早已被大劫淘汰了。

(據《景岳全書・醫非小道記》)

附原文:

醫非小道記(三十二)

予出中年,嘗游東藩之野,遇異人焉。偶相問曰∶子亦學醫道耶?醫道,難矣。子其慎之。予曰∶醫雖小道,而性命是關,敢不知慎,敬當聞命。異人怒而叱曰∶子非知醫者也。既稱性命是關。醫豈小道雲哉?夫性命之道,本乎太極,散於萬殊。有性命然後三教立,有性命然後五倫生。故造化者,性命之爐冶也。道學人,性命之繩墨也。醫藥者,性命之贊育也。然而其義深,其旨博,故不有出人之智,不足以造達微妙。不有執中之明,不足以辨正毫釐。使能明醫理之綱目,則治平之道如斯而已。能明醫理之得失,則興亡之機如斯而已。能明醫理之緩急,則戰守之法如斯而已。能明醫理之趨舍,則出處之義如斯而已。洞理氣於胸中,則變化可以指計,運陰陽於掌上,則隔垣可以目窺。修身心於至誠,實儒家之自治;洗業障於持戒,誠釋道之自醫。身心人己,理通於一,明於此者,必明於彼。善乎彼者,必善於斯。故曰∶必有真人,而後有真知,必有真知,而後有真醫。醫之為道,豈易言哉。若夫尋方逐跡,齪齪庸庸,椒、硫殺疥,蔥、薤散風,誰曰非醫也?而緇衣黃冠,總稱釋道;矯言偽行,何非儒流?是泰山之與丘垤,河海之與行潦,固不可以同日語矣。又若陰陽不識,虛實誤攻,心粗膽大,執拗偏庸,非徒無益而反害之之徒。殆又椒、硫、蔥、薤之不若。小道之稱,且不可當。又烏足與言醫道哉!醫道,難矣。醫道,大矣。是誠神聖之首傳,民命之先務矣。吾子其毋以草木相渺,必期進於精神相貫之區,玄冥相通之際,照終始之後先,會結果之根蒂。斯於斯道也,其庶乎為有得矣。子其勉之!予聞是教,慚悚應諾,退而皇皇者數月,恐失其訓,因筆記焉。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