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時空覓「交州」

楊紀代

【正見網2011年07月15日】

交州的由來與簡史

交州是古地名,其範圍在近八百年的歷史中常有變化,是中國西漢到唐朝初期的地方行政區,包括今天越南北、中部和中國廣西的一部分。有時還包括現在的中國廣東、海南。甚至管轄區除今日的越南北部外,還達於兩廣的雷州半島和欽州地區。

東漢時交州州治在番禺,即今廣州,轄今兩廣及越南北部。東漢末年中原大亂時,交州在士燮(土司名)的統治下,成為相對而言和平安定的地區,包括今天的廣東、廣西及越南北部。交州作為益州、荊州、揚州的南鄰,所以有許多中原人士移入當地,這些交州的人才,之後很多被三國鼎立時的曹操、劉表、劉備、孫權等所任用。晉朝統一中國,交州漢人當官的,如陶璜等降晉。之後交州依附於南朝各朝代。

唐朝時,這裡設置了交州總管府,西元624年改稱都督府,西元679年又改為安南都護府。從此交州便正式被稱作安南。

交州地方廣大,人口眾多,地勢險要,毒氣害蟲多,生活不易,容易發生叛亂。 當地的珍寶如珍珠、香藥、象牙、犀角、玳瑁、珊瑚、琉璃、鸚鵡、翡翠、孔雀和其它奇珍異物不少。

晉・劉欣期《交州記》  

竹鼠──竹鼠,如小貓般大,專吃竹根處分生出的新竹,此鼠產自封溪縣。

金促屐──趙嫗(老婦人,通稱為「嫗」)者,九真(越南族名)族的軍安縣女子。乳長數尺,不嫁,入山聚集群盜發號施令,腳上常穿著金促屐(用木頭做的鞋子,叫「屐」)。

古度樹──古度樹,不開花卻能結實,果實從樹皮中生出,大如安石榴,色赤可食。還有叫蒲梨的水果,取來作成粽子,倘若幾日不煮,立刻都化成一種昆蟲,如螞蟻可卻有小羽翼,穿破粽子皮陸續飛出,停在屋裡黑鴉鴉一片。

多感子──多感子,黃色,周圍直徑一寸。

柳漿──有種柳,結的果子有漿,開花時,把花蒂截斷,以竹筒盛接花所流出的汁液,製作成酒飲下,亦可醉人呢。

合浦杉──合浦地方往東二百裡,有一株杉樹,落葉隨風飄入洛陽城內。漢時有個善長相術的人說:「此休徵當出王者(這是停止兵伐,定當出現治世賢王的徵兆)。」所以朝廷就派遣千人砍伐這棵杉樹,這些被役使的夫卒多半累死。最後只剩三百人,坐在斷株上進食,過與不足的做法,實在無法相容。

土肉為徘──九真太守陶璜,建立交州郡興築城郭時,於土穴中得一白色物種,形似蠶蛹,無頭,長數十丈,直徑大於雙手合圍,軟軟蠕動,沒人能說出叫啥名。後來把它的腹部割開,發現有肉似豬豚,於是就以為是「徘」(肉羹叫「徘」)。味道甚香,煮出的羹,陶璜吃了一杯,餘下的都被三軍吃光啦。

黌炙──黌魚,其外形如龜,有十二足,足形又像蟹腳,長在腹部。雌黌背負雄黌而行,產卵多如芝麻粒兒,這種魚子可制為醬,色黑。南方將整條黌魚以火薰灼後食用。

結語

雖然,魏晉南北朝的文人所留下的這些筆記,都是親自遊覽當地的風物人情、名山勝境、傳說異聞等的簡短紀錄,但千萬別否定它們的價值,或小看這些都城、郡邑的名氣;它們在歷史上,不僅占軍略地位,而且擁有許多傳奇典故的,看看晉 劉欣期的《交州記》你就明白,連遠在邊陲的越南(交州),在漢代即屬神州版圖,那兒的物產、習俗不但多樣,而且與中土差異極大,絕非現在認為的,那個時代的那兒是個不毛之地呢!

我想,在這個開天闢地也沒有的特殊時期,這些轉生成為都城、郡邑的生命,除了在歷史上起著積澱人文素養、薈萃道德典範的作用之外,一定也被老天賦予了某種不為人知的重責大任,肯定是天象變化下的一步步棋子哪!

看來,天象變化到了哪一步,上蒼所安排的眾生,就得各就各位,努力演出,並非「人」才是主體,而是自遠古即已擘畫好的各種生靈、生命,在歷史的過程中,都得扮演好各自的角色,不管你當啥:或是兵卒、或是草木,甚或一城、一池,都有重任,都得為正法序幕的拉開,投入一份心力,這齣戲,並不是只有人而已,是吧?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