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緻絢麗──《霓裳羽衣》

季黛

【正見網2011年08月04日】

“燕樂”在隋唐時期最為興盛,它是宮廷中饗宴用的大型樂舞套曲,均以法曲為主,而且風格多樣。其肇因始於商旅來往頻繁,邊疆各民族和中原的音調、樂器相互融匯而更昌明。

燕樂中的大曲和法曲

唐朝的燕樂中,最突出最輝煌的是大曲,這是在樂府音樂和外來音樂的基礎上,經過樂師們的創造而發展起來的,綜合了歌唱、器樂和舞蹈的大規模的音樂,它完成於唐代的極盛時期(開元、天寶年間,西元713~755),集中的代表了燕樂的全部藝術成就。

在神州音樂和邊疆民族音樂長期交流之中,邊疆民族裡第一個產生大曲作品的是涼州地區,在西元718年出現的第一個大曲,就名為“涼州大曲”。涼州樂中,一方面吸收了中原舊曲,一方面又吸收了龜茲音樂裡的“歌曲”、“解曲”、“舞曲”等比較原始的音樂素材,加以融會而成。

其實在“涼州大曲”出現之前,也早有其它大曲不斷在中土出現,譬如“劍器大曲”就是出現於武則天的時候。另一類的例子,是中國歷史上有名的大型樂曲《霓裳羽衣曲》的形成。正當唐玄宗在已寫成了這曲的一半的時候,剛巧河西節度使楊敬述進獻《婆羅門曲》,他就又加用了《婆羅門曲》的聲腔,而寫成了全曲。(備註)從曲名看,《婆羅門曲》可能就是印度的樂曲。這事證明中、印的音樂融合而有了流芳千古的新作──《霓裳羽衣》。

含有多段的大型樂舞套曲,叫大曲。大曲中有一部分稱為“法曲”,是大曲中精緻絢麗的部分。法曲的主要特點,是在它的曲調和所用的樂器方面,比較接近中土的《清樂》系統,較傳統、清麗與優雅。而唐玄宗創作的《霓裳羽衣》就是最有名的一首法曲。

《霓裳羽衣曲》的演示內容

《霓裳羽衣曲》在唐宮廷中倍受青睞,在盛唐時期的音樂舞蹈中占有重要的地位。玄宗親自教梨園弟子演奏,由宮女歌唱,用女藝人30人,每次10人。現在我們根據白居易在《霓裳羽衣舞歌》及其注中所描寫,來看一看《霓裳羽衣曲》是如何表演的。

全曲共分三大部分:

一、散序(為前奏曲),6小段,全是自由節奏的散板,不歌不舞,器樂由磬、簫、箏、笛,次第發聲,獨奏或輪奏,節奏自由,曲情舒緩優美。

二、中序(又名拍序或歌頭),18小段,入拍起舞。是一個慢板的抒情樂段,中間也有由慢轉快的幾次變化,按樂曲節拍邊歌邊舞;舞蹈刻畫仙女形像,舞姿輕盈飄逸,服飾典雅、華麗,頭戴步搖冠,上穿羽衣,披霞帔,下著霓虹般彩裙,飾珠翠。

三、入破(又名曲破、舞遍),12小段,音樂節奏加快,是全曲高潮,以舞蹈為主,繁音急節,樂音鏗鏘,舞蹈動作也更為熱烈急促:;速度從散板到慢板再逐漸加快到急拍,結束前轉慢;曲末漸慢放緩,最後一音拖長作為結束,只舞而不歌。

《霓裳羽衣曲》的舞蹈

至於舞蹈部分,發展到後來,有獨舞、雙人舞和群舞。獨舞以玄宗寵妃楊玉環的表演最為著名。玄宗生日千秋節時宮女曾表演大型群舞。白居易《霓裳羽衣舞歌》所描寫的舞蹈,是他於憲宗元和年間(西元806~820),在宮中看到的雙人舞。文宗開成元年(西元836)教坊以15歲以下少年300人表演了大型群舞;宣宗時(西元847~859),宮中也曾用數百宮女表演。

五代時,南唐李後主的昭惠皇后,曾得到《霓裳羽衣》的殘譜,並加以整理;及至宋代,宮廷隊舞女弟子隊有“拂霓裳隊”。舞蹈部分繼承了唐代《霓裳羽衣》的樂舞精華。

結語

“歌者,樂之聲也,故絲不如竹,竹不如肉,迥居諸樂之上。”“舞者,樂之容也。有大垂手、小垂手。或如驚鴻,或如飛燕。”這是晚唐時的段安節在其《樂府雜錄》中對歌舞的論述。譯成白話為:所謂歌,是音樂的發聲,故而弦樂不如竹製管樂,管樂不如人唱。人唱遠遠高於任何音樂。所謂舞,是音樂的容貌。有大垂手、小垂手。或如驚鴻,或如飛燕。

《霓裳羽衣曲》代表唐代大曲,已有了龐大而多變的曲體,也顯示了唐代宮廷音樂的特點。其樂隊伴奏採用了磬(唐代指銅缽)、箏、簫、笛、箜篌、篳簟、笙等金石絲竹,樂聲“跳珠撼玉”般令人陶醉。

在舞蹈方面,它將傳統舞姿的柔媚典雅,與西域舞風的俏麗明朗揉為一體;在音樂方面,它使婉轉清麗的中原清商樂,同印度佛曲互相交融,形成既保持了本民族舞蹈神韻、又融化了外來風情,既不同於“健舞”、又有別於“軟舞”的特殊風格。《霓裳羽衣》以其獨有的魅力,成為我國古代樂舞藝術的瑰寶。

《霓裳羽衣》通過曲、歌、舞的遞次運用及同步進行,通過剛柔、強弱、急緩、動靜的變化對比,創造了獨特的神州中土風味,傳遞出中華文化強大的融合力度,和無遠弗屆的廣被信息。無怪白居易讚嘆:“千歌萬舞不可數,就中最愛霓裳舞。”

(備註)《碧雞漫志》引唐 鄭嵎《津陽門詩》註:“葉法善引明皇入月宮聞樂歸,迨寫其半,會西涼都督楊敬述進《婆羅門曲》聲調吻合,遂以月中所聞為散序,敬述所進為其腔,制《霓裳羽衣》。月宮事荒誕,惟西涼進《婆羅門曲》,明皇潤色,又為易美名,最明白無疑。”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