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西哥2012之四:創世傳說



【正見網2011年10月11日】

到異國他鄉旅遊,如果只是隨便看看而不去了解這個地方的民族文化和背後的內涵,就沒有太大的意義了。上周末寫完奇琴伊察的瑪雅遺蹟之後,就打算這周寫一篇文章和讀者探討瑪雅人及瑪雅文化或甚至美洲印第安人的來歷。但剛一下筆,題目和內容就全變了,變成了 “創世”這麼大的事。儘管本人所知有限, 但想到“創世”這個主題幾乎占據了每個民族神話中的第一把交椅,讀者們自然也想了解一下中南美洲古老的創世故事,所以就這樣順其自然的寫下去了。一些個人理解不一定對,僅供讀者參考。

創世,人類永恆的話題

我出生在一個山青水秀的地方。記得童年時代, 晚上經常仰望籠罩在群山上的星空想: 那些星星上有什麼?少年時代問了老師一個問題: 宇宙有邊嗎? 老師回答: 宇宙是沒邊的。我又問她怎麼知道宇宙沒邊?她無言以對。八十年代時正值中國氣功熱,中國出現了很多奇人奇事。少年時代的我對一切都那麼好奇, 一天決定要體會一下“電”,覺得有可能激發“特異功能”從而增進對生命和宇宙的認知呢。於是就拿著金屬剪刀插入了電源插座,第一次沒插進去。又再試了一次,結果把自己電了個半死,很長時間看見插座就害怕。

相信除了世間上那些活得渾渾噩噩的人,誰都會思考過類似的問題: 這個世界由何而生?如何而成?為何如此?向何而往?真我是誰?為何來此? 中國的浪漫主義詩人屈原曾在其代表作《楚辭• 天問》中問: “遂古之初,誰傳道之? 上下未形,何由考之? 冥昭瞢暗,誰能極之? 馮翼惟像,何以識之? 明明暗暗,惟時何為? 陰陽三合,何本何化? 圓則九重,孰營度之? 惟茲何功?孰初作之?”這些是全人類永恆的話題。

開天闢地

中美洲這裡流傳著一個傳說,創世大神先是住在宇宙卵內,後來打破此蛋,一半蛋皮成為天空,另一半蛋皮成為大地。這個傳說和在中國各民族中流傳的盤古開天闢地的故事非常相近。三國時的人徐整《三五曆紀》講述了盤古的故事:“天地渾沌如雞子,盤古生在其中,萬八千歲,天地開闢,陽清為天,陰濁為地。盤古在其中,一日九變,神於天,聖於地,天日高一丈,地日厚一丈,盤古日長一丈。 如此萬八千歲,天數極高,地數極深,盤古極長。故天去地九萬裡。後乃有三皇”。

埃及神話說世界之初是一片海水,上面有一個發光的蛋,拉神從裡面誕生。他先創造出了眾神,然後讓天后努特與地祗傑貝從水中升起,又讓孩子風神射烏把努特舉起,形成一個天穹,傑貝則平躺在下形成大地。隨後他用泥土創造了人。印度也有一個梵天創世的傳說,混沌之神首先以意念造了水,將自己種子放在水中,那種子變為一個金蛋,蛋中孵出梵天。由於在金蛋裡呆得太久,梵天一舉手把金蛋的上半部分往上推,這就是後來的天堂;又一踩腳,把金蛋的下半部分往下壓,變成了遼闊寬厚的大地;中間則形成清蕩蕩的天空。接著,梵天又確定一個方位,區分年、月、日,創造語言。在希臘神話中,宇宙最初由混沌之神主宰,其子黑暗之神後來取而代之,並與夜之女神結合,生下一個大蛋。蛋中生出愛神厄洛斯,蛋殼剖而成天地。愛神以生命之箭射入大地之冷胸,地上於是有了花果草木和飛禽走獸。芬蘭史詩《卡列瓦拉》說:“大氣之女降于海,海鳥在其膝上做窩孵蛋,後來蛋掉在水中摔碎,蛋殼上半片成為天,下半片成為地,蛋黃成為日,蛋白成為月,蛋裡的斑點成為星辰。

遠古中美洲的瑪雅人卻認為有九個世界,每一層世界的時間和空間的概念都是不一樣的,很象中國人講的“天上方一日,地上已千年”。這九個世界各自代表不同的覺悟水平和瑪雅日曆不同的時間段。所以他們有一個完整系列的創建周期,就像“大周期”一樣。因此“創世”便可視為由九個“創世”組成,一個在另一個之上。每一個“創世”都是不同的,形成金字塔結構。而在這些周期中的“大周期”只是其中的一個。這大概就是為什麼那些最重要的瑪雅金字塔,都構建為九級的層級結構。

我個人理解古代瑪雅傳說中描述的是不同空間中不同境界發生的事情。 雖然他們所知道也是很有限的,但創世的確發生過很多次了。法輪大法李洪志大師在《美國東部法會講法》說: “大家可能從故事中聽說了,這個盤古他最後把身體一下子化成了天、地、山川、河流和天上的星星。不管怎麼去講,我告訴大家,不同的層次,不管你是哪一層次的神,你都不可能知道上面的事情。在過去漫長歲月中早就偏離了法,甚至許多生命對法根本就不知道了,忘記了。為什麼忘記了呢?因為現在的這一期文明中的一切生命,不管你多高,大都是第九茬產生出來的。在那九茬以前法是什麼樣,人們就不知道了。”李洪志大師還說:“……其實我們這個宇宙啊,就是我一貫所說的這個小宇宙,這個小宇宙叫什麼呢?就是中國那個傳說中講開天闢地的盤古。他不是中國人,他也不是地上其他民族的人,他是天上的神,他是宇宙。盤古開天地是在上一期小宇宙毀掉之後再造小宇宙的那個過程中產生的。他的身體就是這個小宇宙的“成住壞滅”的過程,但是他的生命不是。”(《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其實更大三界範圍卻對映著整個小宇宙,傳說中的盤古其實就是開的這部份天地。” (《美西國際法會講法》)

眾神造人

瑪雅人的“聖經”--《波波武經》中記載上帝在創造大地後,天庭的諸神首先創造出動物, 然後又三次造人,只到最後才造出滿意的“人”。造出的 “人”,外表俊俏,對事物的領悟力極高,非常智慧。他們還有與生俱來的“千裡眼”的本能,能透視蒼穹的另一邊;無論他們身處何地,都能在瞬間掌控宇宙動態。由於他們的視野無邊無際,從高山到溪流都盡收眼底。 但是造物主與諸神對後來事情的發展並不高興,因為他們想造的是人,而不是神。這些“人”的耳聰目明程度不下於神明,對宇宙的演化機制原理了如指掌。同時由於他們非常了解生命的運作模式,因此對於繁衍後代就沒有興趣,因為他們曉得這些子子孫孫跟他們一點兒“血緣關係”都沒有,只是為天界的靈魂找尋出路而已。於是上帝與諸神商議,造物主稍微動了個手腳,把一陣煙霧吹進人類的眼珠裡,他們的天目就沒有了。之後這些凡人,就在大地上繁衍出後代子孫。

在全世界很多的民族中都有眾神用“泥土”按自己的形像造人的故事。其中很有名的有中國神話的女媧和記載在舊約的創世紀之中的上帝用泥土造人。

盤古開闢天地之後,不知經過多少年,天地間出現了女媧。女媧在這荒涼天地中感到寂寞,有一天,她抓泥土,和上了水;照自己的形體捏出泥偶,放在地上,一吹,便成為了“人”。原先女媧一個接一個繼續不停的造人,但進度緩慢,後來摘下藤條,和了泥漿然後甩出許多泥點,這些泥點落在地上,經風一吹,都變成了人。

《聖經》裡說的上帝花了五日時間創造了大地萬物,到第六日惦說:“我們要照著我們的形像,按著我們的樣式造人……”於是用地上的塵土造人,將生氣吹進人的鼻孔後,就成為活生生的男人,取名亞當。不久便取下亞當的一條肋骨,造成一個女人,亞當說:“這是我骨中的骨,肉中的肉,可以稱惦為女人。”

蘇美爾人(今伊拉克境內的上古居民)神話與《聖經》故事頗有淵源,他們也說人類是用黏土捏成的。紐西蘭神話說人是天神TIKI用紅土和自己的血製成,美拉尼西亞人也這樣說。希臘神話說神從地球內部取出土與火,派普羅米修斯和埃皮米修斯兄弟二神,分別創造動物與人類。北美洲西部的邁都族印第安人認為當初“大地開創者”創造樹木鳥獸之後,說“我要造人了。”便取些暗紅色泥土攙水,做成一男一女。

人站在常人的角度是很難理解的眾神所展現的佛法神通的偉大意義的。而且各種神話傳說在久遠年代流傳中,也會或多或少的有誤,人也會按照自已的理解改動,人就更難理解其中真義了。現代常人大概沒人會認為自已的身體是由泥土構成的。 但在很高很大的佛道神來看,整個三界的都是泥土構成的。“我們人看土,是土,可是神看所有的分子,就是三界之內的分子都是土,是最粗糙的物質,最髒的物質,他認為那就是土,確實是土。”(《 瑞士法會講法》) “他說泥土造人,常人想我們這個身體不是泥土啊。所以說在很高很高層次的那個泥土,比我們這個肉身還好,越往上越好。”( 《轉法輪 (卷二)》)

“伊甸園”在哪裡?

很多民族神話中都描述了他們的祖先生活在非常幸福的淨土樂園,甚至於有各種神通。根據《聖經》的記錄,最初的陸地只有完整的一塊,而海洋只有一個。《聖經》中講:上帝在東方的伊甸,為亞當和夏娃造了一個樂園。那裡地上撒滿金子、珍珠、紅瑪瑙,各種樹木從地裡長出來,開滿各種奇花異卉,非常好看;樹上的果子還可以作為食物。園子當中生命樹和分別善惡樹。還有四道河水環繞伊甸園,在園中淙淙流淌,滋潤大地:第一條河叫比遜,環繞哈胖拉全地,它是仿照天堂樂園中“不變色的水河”而設計的。在那裡有金子,並且那地的金子是好的,在那裡又有珍珠和瑪瑙;第二條河叫基訓,環繞古實全地,它是仿照天堂樂園中“不變味的奶河”而設計的;第三條河叫希底結,從亞述旁邊流過,它是仿照天堂樂園中“濃烈的酒河”而設計的;第四條河就是伯拉河,它是仿照天堂樂園中“純淨的蜜河”而設計的。

蘇美爾人的楔形文字中也有“伊甸”和 “亞當”等詞,前者的意思是“未經耕耘的土地”,後者意為“原野上的居住者”。蘇美爾神話中也有一片光明的淨土,在這個沒有疾病和死亡的樂園,水神恩奇與地母女神寧胡爾薩格相愛,過著幸福美滿的生活。

全球有很多考古學家和聖經學者都探索《聖經》中的“伊甸園”在哪裡?可是不管找到哪裡,卻怎麼不和《聖經》裡描述對不上號。有人認為伊甸園位於今天土耳其東南部的庫爾德斯坦,它是底格裡斯河和幼發拉底河發源的地區。也有人認為在今天伊拉克第二大城市巴斯拉以北74公裡處。可是這兩處地方都沒有4條河,更別提各種奇花異卉了。又有人提出伊甸園在中國新疆和田地區的古于闐,理由是那裡有4條河。不過好像那裡住的是中國古代西域人,體型、相貌、膚色和亞當和夏娃差異都比較大,不是一個人種。

那“伊甸園”到底在哪裡?其實最初造的人(也可稱作天人)並不在人這個低層空間,根本不在這個地球,而在三界以內較高的空間。“在一個相當久遠的還沒有低層次人的時候,上邊造了人在另外的空間裡。” ( 《轉法輪 (卷二)》)。 所以最初人類祖先生活的樂園,也應當是在三界內的高層空間,那裡非常美妙幸福。由於眾神按自已的形像造人,造出了不同的人類人種,我想類似 “伊甸園”的樂園實際上有多個了。我們人現在所在的這個空間是後來人墮落後才有的,相對也就很不好了。

神的看問題的角度和人看問題的角度感不是一回事。在超出了三界的大神們來看,不管在三界的高層還是在現在人所在的空間,都是在地上。神看天上人和地上人都認為是“人”。 《聖經》所說上帝的“東方”也不是人所認為的東方。就像我們看一隻很小的螞蟻在一個大球上爬,它的東方西方能和我們的東方西方是一回事嗎?

釋迦牟尼佛也曾講過人類的起源和墮落,在《長阿含經》中有很詳細的記載。在上一個成住壞空的最後,這個三界的一定層次以下所有空間都被變成了“水”(個人理解是本源物質),沒有日月星辰之光。也沒有年月歲日,只有一片黑暗。當時大劫之時命終的人們都投生到“光音天”。那層空間,人的身體都發光,能夠自由飛行。大自在,想去那裡就到那裡。後來,其他低層空間的一切包括我們現在人所在的這層空間的天地被從 “水”中創造出來,一些“光音天”的人福盡命終,就一層層向下投生到了人間成了這層的人。上古的人雖然來到人間,仍有神通,能夠神足飛行,身體有光明照耀。他們的壽命很長,非常的漂亮。但一部分人開始對飲食的執著越來越來重,神通小了,身體也不那麼好了。再過了一個久遠年代之後,慢慢的這些人的各種執著,私心和貪念越來越多,也有了美醜之分。端正的人就出生矯慢之心,看不起醜陋者,醜陋者生嫉妒心,憎恨容貌端正的人。眾生之間就起了諍執仇恨。神通完全喪失,失去了天人的美妙容貌,並且壽命也越來越短。 越往後,人生存的環境也越不好,最後人只有通過辛勤的勞作才能生存。

也許有人會說,課本裡不是一直講人是由低等生物進化來的嗎?其實這個進化論,猴子變人之說是本次人類最大的恥辱。本人將在下一篇文章中述及。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