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時間悟「真」

山娃

【正見網2012年02月07日】

時間是什麼?時間不是鐘錶;時間不是太陽、月亮;時間也不是春夏秋冬。時間是人的感受:是鐘錶的轉動,是太陽、月亮的移動,是春夏秋冬一年四季的更替。

對於時間,造字者是這樣定義的:“時”就是由代表太陽的“日”,代表大地的“土”和代表太陽移動的“寸”組成的這樣一個動態的、立體的空間。從大法法理中我悟道:時間就是空間;不同的空間有不同的時間;時間和空間同時產生、同時消亡。

時間的表現形式就是“動”,有了“動”才有了人對時間的感受:才有了鐘錶的轉動;才有了太陽、月亮的移動;才有了四季的更替;才有了萬事萬物成、住、壞、滅的過程。

那麼,是誰推動了這一切的“運動”呢?是能量。所以時間就是能量。“光是受時間空間制約的,時間、空間也是宇宙中的物質構成的,而空間中的一切包括光也是物質的,各種物質都是有能量的。”(《美國第一次講法》)。

那麼我們看,宇宙中的一切物質都會發生疲勞、消亡,一切事物都有周而復始的“成、住、壞、滅”過程,就是人們常說的“時間可以消磨一切”。這個“疲勞”,這個“過程”正是時間能量推動的結果;從廣義上來講,我們可以把這個“疲勞”、“過程”叫做變異。就是說,物質的消亡是因為變異,而變異是因為時間的能量推動所導致的。

到這裡我們就會明白,為什麼神在造字時把代表時間的“鍾”賦予其“終結”、“警鐘”、“喪鐘”的內涵;就會明白為什麼“動”的同音字中,把 “東方”叫做太陽升起的地方,把代表一年終結的季節叫“冬季”,還有代表走向消亡的“黑洞”,因為它們都有時間和終結的涵義。

那麼這裡就推出了一個結論:物質消亡的根本原因就是時間能量的推“動”;“動”的越快消亡的越快,反之越慢。這就是為什麼運動員顯老像的原因;在世人中,一切的激動、怨恨、仇恨、直至打、殺都是“動”,“動”了別人,“動”了自己,從而加大了業力的產生,加快了生命的進程。作為修煉人就是要修去執著不動心,不斷的達到越來越靜,不斷提升生命的層次。

不動就不會發生變異,物質不變異就是產生它時的“真”;就是說,越保持物質的“真”本性不動,就越不會變異,也就越不容易過快的走向消亡。這就是“真”的一個巨大內涵。那麼從這個意義上來講,與“真”對立的“假”本身就是一個假相,“假”是變異後的表現結果,而“真”的實質對立因素是“動”。是因為“動”才使物質逐漸發生變異,逐漸失去了應有的真本性。“動”的表現形式就是“振、震、”等,這就是神在造字時為什麼把表示動的“鎮、振、震”等作為“真”的同音字的原因。

震 振 鎮 陣 ←【針】→ 真 珍 貞 偵 甄 臻 縝 枕

在這裡,“針”是同音字的基礎字,它具有“細、微、穿透、縫製(成)、修補”的特徵,這就是作為宇宙法“真”所具備的特徵表現。後面的“珍貴、貞節、偵察、甄別 、完善(臻)、縝密”都具有形容珍貴和鑑別、維護真本性的內涵因素。達到了這個狀態也就可以“高枕無憂”了,其實是“高真無憂”。“真”的反向發展趨勢則是:表示時間分段的“陣”(人的因素)、表示壓制的“鎮”(人為因素)、使之發生變化的“振動”、自然界的“地震”,都是因“動”而偏離“真”的表現形式。這裡值得注意的是,動的趨勢也是因為由人為的變動因素從而帶來自然界的變化;從由弱到強、由小到大,直至自然界的地震巨變。這也正是生命在漫長的過程中逐漸偏離宇宙之法,從而帶來宇宙天體成、住、壞、滅過程的體現。

啟示:

1:所有同音字中都有一個內在連繫,也叫同音同源,不然,它們不會歸為一個讀音,只是如何把這個內在連繫找出來的問題。這個連繫、內涵的表現就是宇宙法理的展現。

2:作為一個宇宙體系,時間和空間同時產生,也就是說空間內的一切物體是和時間同時產生的,並在這個時間的推動下有了不同的運動形式;而在其內的任何物體又脫離不了這個時間的控制和制約,但是,作為生命按產生他時的標準行事,符合這個標準就是不動,就是最大限度的保持了產生他時的“真”,也就符合了那一層生命標準的要求;而作為大法弟子的修煉,則是脫離三界的生命昇華、層次的回歸,返回自己生命本源層次之家。當然還有正法的因素。

以上僅是個人體悟,寫出來與同修交流。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