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中南華

爾雅


【正見網2012年02月11日】

臨近除夕,記起韶關南華寺供奉有六祖慧能真身像,值得一游,我便決定到南華禪寺走走。

一路上雖有些波折,但在熱心人的幫助下還是順利地到達了這座在海內外聞名遐邇的千年古剎。出發時天氣還不錯,但到了韶關,溫度卻低了許多。地面被剛剛下過的雨水濡濕,天空中也有著剛下過雨的濕潤味道。不知這雨是為誰而來,為誰而停的。

路旁的遊人抱怨天氣,說又冷又有雨不適合遊玩,我卻想,這場似停非停的冷雨是來迎接我的,濛濛細雨中的這座千年古剎定會有不一樣的味道。

南華寺原名南華禪寺,是佛教禪宗六祖慧能弘揚“南宗禪法”的發祥地,六祖慧能在此傳授佛法37年,因而南華寺還有“祖庭”之稱。公元502年,印度高僧智樂三藏率徒來中國五台山禮拜文殊菩薩,當一行人自廣州北上,途經曹溪時,“掬水飲之,香味異常”,“四顧群山,峰戀奇秀”,“宛如西天寶林山 地”,遂建議在此建寺。未進大門處便可遠觀到這“峰巒奇秀”的群山青翠的輪廓,寶林山隱隱地藏在蒙蒙的雨霧裡,靜靜地座落在那兒,仿佛在邀請我走進去,走進這靜靜的雨霧中去。

我慢慢地走進大門,走過放生池,走進寶林門,走過天王殿,在這千年古剎中踱步而行。一路上,遊人並不多,不時有三兩個從身旁走過。或許是這個時間大家都在回家的路上或在家裡準備著新年的到來;或許是等著除夕夜或新年第一天再來燒柱香吧。每到新年時寺院總是很火的,聽當地人說初一的南華寺人山人海,人們摩肩接踵地燒香拜佛以求得新一年的福分。現在的人只是把佛當成自己索取私慾的工具了。路邊的經幡上寫著六祖壇經的內容,“迷人修福不修道,只言修福便是道”。世間的“迷人”什麼時候能明白“擬將修福欲滅罪,後世得福罪還在”呢。佛自在心中,心中無佛,燒香有何用?只是“自欺”罷了。

大雄寶殿後面是藏經閣,藏經閣的兩邊有兩棵年歲很老的菩提樹。曾經也見過這種傳說中的樹,不過這棵菩提要大上很多,樹幹粗壯,樹枝也有參天之勢。古老的枝幹見證著佛法的傳播,也在見證著南華禪寺的幾度劫數;見證著古時佛法的真正弘傳,也悲傷地看著祖庭紅牆碧瓦的漸漸蒼老,以及不知孰為真修的那些 “出家人”,和不知孰為真福的燒香拜佛的世人。祖庭中六祖的真身,身披袈裟靜靜地坐在那兒,不腐的真身見證著佛法的殊勝,也向世人述說著佛法的歷史與光輝。

從祖庭出來,雨便稍大了些,我撐傘往後院走去。走過一潭池水、走過蒼老的水松,走過一個小巧的亭子,走在雨中的階梯上。這眼據說是六祖慧能常浣洗袈裟的泉水,從石壁上雕刻的龍頭中流出,泉水聲和雨聲混在了一起。有遊人撐著傘在看四周石壁上的經文,我就靜靜地站在那聽泉聲、雨聲。不一會兒走來了三個中年男子,他們逕直走向泉水,先喝了幾口又洗了洗手。是在以此求福嗎?從旁邊的小鐵門往後看,便看到這傳說中的卓錫泉,不過是橡膠水管引來的自來水。聽說在遊人多時,有人爭先恐後地用瓶子來接泉水留作紀念,人們還為求得福氣把硬幣投入泉水許願,和尚便在泉邊擺攤給人們換硬幣。美好的傳說並沒有能夠讓更多的人認識佛法、修去執著,而是成了人們執著求福的藉口和和尚們斂財的工具。這幾天看到一則新聞,北京有一人,為燒到新年頭炷香便在雍和宮外提前三十多個小時等候。佛家講修去執著是真福,這等執著地求福,又怎麼可能求到真福呢。

南華寺慢慢地被時間褪去了佛法的光輝,宣傳欄上寫著“構建和諧社會”,寺院現任住持傳正大和尚還被授予“2010年全國創建和諧寺觀教堂先進個人”的榮譽。這個有一千五百年歷史的古老寺院竟也染上了黨文化的色彩,哪裡還有佛門淨地的清淨。正統的佛教傳揚到今天只被作為斂財的工具、政府裝點門面的手段,求佛的人也只是愚昧地燒兩柱香、投兩個硬幣而已。

走到虛雲和尚舍利塔時,雨已經慢慢停了,山色空濛。舍利塔的四周刻有記錄虛雲和尚生平的碑文:虛雲出家後勤修苦行,一生中參訪陝西終南山、四川峨眉山、拉薩三大寺,並由西藏到印度、錫蘭(今斯裡蘭卡)、緬甸等國,朝禮佛跡,也曾在1934年重修南華禪寺,為證悟佛法苦修一生。1959年10月13日,虛雲法師圓寂,世壽120歲,火化後得五色舍利子數百粒。這位得道高僧火化後的舍利子便埋在這座白色的小塔下面。

這座古老的南華禪寺在漫長的歲月裡見證了佛法的光輝卻也終究抵不住流於世俗,現在的寺院中再也找不到像虛雲和尚這樣的真修者了,寺院再也無法成為佛門的清靜之地了。看著這座斑駁的白色小塔,想起了我的師父李洪志先生的那首詩《游南華寺》:“佛門淨地難清靜 魔道邪心亂世行 越是名勝魔越多 人雜叫賣鞭炮鳴”。這時,有個遊人拿起供桌上的橘子剝開吃了起來……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