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隨筆:謙卑與好強

冰冰


【正見網2012年02月18日】

前幾天在《正見》網上看了同修寫的一篇關於“謙卑”的文章,文中闡述了謙卑的生命是神所喜愛的生命。同時,《正見》網上又看了別的同修寫的關於解體好勝心與好強心的文章,一時有所感觸,“謙卑”與“好強”是人的兩種心態與特性,這兩種心態所針對的都是除了自我以外的不特定多數人,“謙卑”的人能夠做到把自我看淡,放小,把別人看重,看大,尊重別人,凡事考慮別人,受的了委屈;相反,“好強”的人是把自己看重,看大,凡事都要壓制著別人,不能吃虧,不能讓別人看扁,要高出別人一頭,不能示弱,不能受委屈。

當一個人具有謙卑的心態與特性時,和別人相處一定是謙虛、恭敬和本份的,能夠容忍別人的不是,反觀自己的不足,凡事責己而寬人。反之,當一個具有好強的心態與特性時,和別人相處就會總是把自己擺在別人之上,認為自己了不起,骨子裡的傲慢和強勢就會讓這個人表現出,無視別人的存在和對別人的無禮,聽不了別人的意見和建議,總要表現著比別人強,有本事,看不起別人,凡事都要壓制著別人,別人的行為一觸及到他那好強的心,讓他無法表現出“強勢”時,他就會炸,從而走向反面或者負面。

“好強心”往往隱蔽的很深,很難察覺,這種執著心與個人經歷、家庭教育都不無關係,現在的家長教育孩子不都是想讓孩子“強勢”,狠一點,不讓別人得便宜,壓制別人,從而不讓自己吃虧嗎?但是,從根子上說,這種“好強心”來自於邪黨黨文化的毒害。

回憶自己小時候看的一些小人書,在那些描述古人的故事裡,那些寬衣長袍的古人總是揖起雙手,腰深深的彎下,向天地、父母、祖先、配偶行拜禮,甚至是跪禮,朋友同輩之間也是極盡謙虛和恭敬,彎腰行禮也是常事。可是,在中共邪黨的宣傳畫裡,我們看到的是一個個人腰挺的似乎都要身後彎了,頭高高向上的昂著,眼望著天,手叉在腰上,無視一切,目空一切,好像要跟這個世界干一架似的,表面上是宣傳中國人堅強,不怕敵人,實際上是邪黨要摧毀中國的傳統文化,讓中國人不再“溫良恭儉讓”,把“爭強好鬥”灌輸到民眾的腦中,在這種爭鬥中,讓國人自相殘殺,此舉在“文革”中演驛的最為慘烈。

我是一個修煉的人,我也是有著強烈“好強心”,一開始我並沒有認清它,認為它是爭鬥心,而作為爭鬥心來剷除,當然,“好強心”一產生,“爭鬥心”必然隨後就到,可是“好強心”不去,“爭鬥心”鏟不掉,因為“好強心”是產生“爭鬥心”的土壤。

如何去除“好強心”,個人所悟,就是要把自己放低,放低再放低,放下自我,謙虛一點,把別人放高,放高再放高,恭敬一點,凡事多考慮別人,把別人看重,尊重別人。同修之間在助師正法的配合中,也應當摒棄“好強心”,做一個“謙卑”的修煉人,尊重同修,放正身段,放下自我,圓容整體。就像師尊在《精進要旨》―<如何輔導>一文中所言:“首先要把自己擺在學員之中,不要有在學員之上的心。”“一有了想抬高自己的念頭,學員就想你心性有問題,所以,謙虛才會把事做好。”

前段時間,有一個發小(指從小一起長大的朋友,大了還能在一起玩的朋友,一般不分男女)朋友打電話要我給她幫個忙,這個發小沒有念過什麼書,在常人來看無論是境況還是所謂的地位都是不如我的,可是這個發小在電話中沒有表現出讓我“好強心”滿足的可憐相,沒有哀求,甚至起碼的尊重都看不到,我不高興了,因為我的“強勢”沒有表現出來,就不準備給她幫忙。可是我又想給她講真相,怎麼辦呢?充滿了矛盾的我突然想到,我應該聽師尊的話,放下自我(當時還沒有察覺到“好強心”),不管她怎麼對我,我尊重她,對她熱情,讓她感覺到我的關注,盡力的給她幫忙,讓她感覺到我的尊重和關懷。最終我幫她處理了事情並講了真相。

作為一個修煉的人,一個在邪黨黨文化中生活的修煉人,怎麼樣面對黨文化對自己的浸染,有些浸染是自己無法察覺的,就像師尊在《轉法輪》裡講的,“因為妒嫉心在中國表現的極其強烈,強烈到已經形成自然,自己都感覺不出來。”好像這個好強心已經滲入自己的血液,成為自己身體的一部分了,從而認為這就是自己的特性。其實,這個好強心並不是自己而是邪黨強加給我的,認清它並不是自己,和它劃清界線再清除。願所有跟我一樣曾經有著“好強心”的同修都能認清此心的危害,放棄它,做一個神喜歡的謙卑的生命。

個人體悟,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