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神的「孰視之」

子正

【正見網2012年03月01日】

太史公演繹韓信受辱於胯下,僅用了六十字:

淮陰屠中少年有侮信者,曰:“若雖長大,好帶刀劍,中情怯耳。”眾辱之曰:“信能死,刺我;不能死,出我啞下。”於是信孰視之,,a出啞下,蒲伏。一市人皆笑信,以為怯。”

而表現韓信受辱前後內心的掙扎和周圍場景的戲劇性變化,僅用了十一個字:“於是信孰視之,,a出啞下,蒲伏。”

其中最傳神和具豐富內涵的,乃三個字“孰視之”。

古字向來有通代的傳統,“孰”與“熟”字應可通用,有縝密、仔細、周詳之意。用“熟”來表現長久看著,實在是傳神啊。想想看,莊稼從播種到成熟需要多少時間呢,期間有多少人物、氣候、土地和種子的交融遞進呢!就算是做一頓飯,從準備到做熟需要多少條件的配合呢,需要多少時間的煎熬呢!而“孰”,又是指代“誰”的意思,那麼,韓信和地痞自然是孰其一,還有那圍觀者也是一干眾孰。

於是,“孰視之”就烘托出一個場景:

一屠戶的地痞兒子叉腰斜眼攔住韓信,高叫道:韓信,別看你長的又高又大,平日裡人五人六的挎著刀劍裝酷,其實,你就一膽小鬼!韓信不理待走,那地痞看到圍觀者越來越多,即刻亢奮起來,當眾侮辱韓信道:別忙著走啊,你要是有膽,就殺了我;你要是沒膽呢,就從我胯下鑽過去。於是,叉開雙腿斜眼看著韓信。

韓信且怒且鄙的看著地痞,手把寶劍,鬚髮皆張,再環視一眾圍觀者,臉上陰晴不定,良久,鬆開劍柄,面沉如水,慢慢彎腰,從地痞胯下鑽將過去。再慢慢起身,從容離去。地痞和圍觀者轟然大笑,以為韓信果真是個膽小鬼。

簡單的熟視之三個字,從人物、環境、時間、內心衝突各個方面,將胯下之辱這一劇目表現的淋漓盡致。

其一,人物明寫的是韓信和地痞,但實際寫了很多圍觀者。
其二,表演場所是屠宰市場周圍,各色人等自然不少。
其三,韓信和地痞眼神交鋒時間很長,長到象莊稼從播種到成熟了這麼久。
其四,圍觀者都看著韓信和地痞,韓信和地痞對望著,還不時的觀察著圍觀者的反應。
其五,可以想見,在這樣一個空間和時間中,韓信的內心翻騰過多少念頭,地痞和圍觀者的內心是如何起伏變化著。

這樣的場景,對於圍觀者而言,不過是看一場戲,但對於爭鬥雙方則完全不同,那是臉面和氣勢的較量,是忍辱負重和匹夫之勇的權衡!

設想一下,如果不是恁多人圍觀起鬨,韓信就很容易選擇:要麼一頓老拳打倒地痞走人,要麼趕快從其胯下鑽過去走人,斷不會折騰這麼長時間,才選擇從地痞胯下鑽過去。

簡單的三個字,不僅描寫了熱鬧的場景和人物的衝突,更刻畫了韓信內心複雜而漫長的演變過程。而這種複雜和漫長,是由圍觀的特殊場景、地痞的身份和韓信的心氣共同造就的,展開來真是一場好戲。

而這三個字所表現的焦點,就是“大忍之心”。正因為韓信有此大忍之心,才能成就那邊大的事業。而大忍,真是神傳文化的核心價值之一。

由此不禁感嘆:神傳文化,果真傳神呀!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