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人快清醒 大法在救人



【正見網2012年04月20日】

慈悲偉大的師父好!

全世界大法弟子好!

我是九八年走進大法修煉的。回顧十五個年頭,一路走來,傾注著師尊的無量慈悲與精心呵護。師尊時時看護著弟子,為了弟子的提高,師尊費盡了心血。在大法洪傳二十周年之際,弟子將親身經歷的幾件事寫出來,見證大法的神奇與超常。

由於層次所限,不當之處難免,請同修慈悲指正。

修大法延長了我的生命

師父講“殺生會造成很大的業力”(見《轉法輪》第232頁),真是千真萬確。

我家祖上有個遺傳病,就是腦血管硬化。修了大法,我才找到了遺傳病的真正原因。

我爺爺和么爺爺(爺爺的弟弟)經常捉烏龜甲魚。我四歲多的時候親眼見過。一次我把中指伸到甲魚嘴邊,飢餓的甲魚伸長了脖子睜大了眼睛,張著嘴巴把我的中指咬著不放,我嚇哭了,爺爺用了很大的力卡住甲魚頸部,甲魚翻白眼,我的手指才脫險了。

我爺爺和么爺爺從河裡,從沙灘裡捉來好多這種有殼的魚,經常拿到街上去賣,還負責幫買主殺好,有時自己殺了紅燒吃。奶奶和我都不吃這種魚。人家講千年的王八萬年的龜,在他們手下不知傷害了多少生命。讀了寶書《轉法輪》我才明白了祖上的遺傳病——腦血管硬化是殺生造成的,而且這種業力還往後輩上積。

我們家就是人氣不旺,我是四十年代的獨生子女,聽奶奶講在我前面有一個哥哥兩個姐姐生下後都夭折了,這是殺生帶來的業力。

我爺爺六十歲那年腦血管硬化走了,那時我才五歲。我父親九六年也是這個病送的終,我叔父去年又是這個病而去,最可悲的是我大姑姑的兒子(我表弟)五十歲得這個病離世,而且死在外面,說來叫人寒心。

我呢,九五年檢查腦血管硬化,眼底A級硬化(有病歷見證),腦子昏昏沉沉,什麼都記不住。而且我動過大手術,心跳過速,有時停擺,眩暈,胃痛,在人生煎熬中身心疲憊,弱不禁風,渾身是病,走投無路,吃藥胃又受不了,那時我心中只有一念,要是靠藥物來維持生命我就完了,真是活著等死。後來修了大法,十五年來我沒有吃一粒藥,多種疾病不藥而愈,是大法延長了我的生命,我是最幸運的。十八年多過去了,我的記憶是越來越好,幫上小學的外孫檢查背誦詩歌時,我看兩遍就能背,用外孫的話說,姥姥比爸爸媽媽記性還好。

從我們家的事就驗證了殺生是有罪業的,是要償還的。

人世間判死刑的大多都是殺人犯,而共產邪黨在幾十年的獨裁專制下造成了八千萬中國同胞非正常死亡,這個罪過還不大嗎?歷次政治迫害扭曲了中國人的心,五千年的傳統文化被破壞殆盡,給中華民族帶來了巨大的災難。十三年來中共殘酷迫害善良的大法修煉者,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賣黑心錢,其惡行天理難容。人不治天治,“天滅中共”是天意,“三退”才能保平安。“善惡正邪正在分,神願好人能得救”(見《洪吟(三)只有真相能解救》),這是聖者的慈悲!世人啊!趕快聲明“三退(退黨退團退隊)”做中華兒女,不當馬列子孫,選擇光明的未來吧,否則後悔莫及!

師尊呵護有驚無險

高壓鍋爆炸安然無恙

二零一零年七月三日是星期六,接同修上大學的兒子吃飯,天然氣爐子上左邊用高壓鍋煮綠豆湯,右邊我正在炒菜。突然一聲悶響,高壓鍋蓋掀開了,一股熱氣從紗窗裡衝出去,煮濃了的綠豆湯撒在天花板上,地上,生抽瓶子,陳醋瓶子被掀開的鍋蓋炸成碎片,爐子下的不鏽鋼盆炸成麻花狀,木然的我沒有受到半點傷害,頭頂上撒了幾滴湯水還是溫的。回過神來,我看紗窗三面掀開,一面還釘在框子上,沒有一點破損,是誰拉開了鐵紗?無所不能的師父。師父保護了弟子,弟子萬幸,幸虧有師父呵護,不然後果不堪設想。我急忙跑到師父法相前跪謝師父。

一念師父幫我,疼痛瞬間消失

去年七月一天晚上,在同修家發完九點鐘的正念出門已經是九點二十,心裡有點著急,想著回家要趕上九點五十統一煉功。下樓梯時,一不小心踏空了一坎,從第五坎踩到了第三坎,頓時腳脖子就像扭斷了一樣劇痛,人摔在地上眼冒金花,我馬上發出一念“剷除邪惡,師父幫我”,瞬間疼痛消失,如同往常一樣,用半小時走回了家。正是:

弟子修煉師導航
危難時刻師幫忙
師尊時時護法徒
大法處處皆洪揚
信師信法聽師話
正念慈悲向內找
放下自我傳福音
深感師恩比天大

世人明真相得福報

兩床棉絮

我家二姑姑八十多歲,她不識字,為人正直,待人寬厚。前些年她身體虛弱,經常生病,傷風感冒常伴隨。我告訴她法輪功是佛家功,是度眾生的,師父叫我們哪怕一件小事也要為別人著想,師父很正,很珍惜糧食,碗裡一顆穀子都不浪費,用手剝了都要吃掉,師父是來度人的。發光碟小冊子是為了救人。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能消災解難得福報。她又看到了我身心的變化,很相信。我教她念了一遍,她就記住了。她說她每天都要念。去年年底我回去看她,面色紅潤,人很精神。她說她天天念我教她的話,現在不傷風不感冒一直沒有生病了,真是有神在保佑。

她又說去年棉花收的多,專門幫我彈了兩床棉絮,我說我夠用不缺。她說不能不要,她講了原因:

去年夏天,她種的棉花長到一尺多高,快封行的時候,去打除草劑,有半廂田藥濃度用高了。第二天去看棉花尖子低下了頭,葉子也蔫了,眼看要死了,怎麼辦呢?她坐在田頭,一本正經念起“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李師父幫我”,念了數遍,她才回家。第三天她女兒家做事,接姑姑去了一個星期,回來到地裡一看,棉花全活過來了。姑姑驚喜萬分,真是師父幫了她,她又在田頭連喊三聲謝謝師父!這半廂棉花生長期雖然推遲了上十天,長得蠻好,結的棉花桃子又多又大,比那正常的半廂棉花收的還多。她說沾了你師父的光,所以這兩床棉絮一定要拿回去。我說師父是來普渡眾生的,您得了好處還要告訴別人,這也是行善積德,為子孫造福。她答應我說她會講給別人聽的。

千分之一

孩子姑姑在省直機關工作,從我開始煉功就給她洪法,迫害開始後送真相,送資料,送光碟,送《九評》,還有每年的神韻晚會,年年都送。叫她“三退”,她說天天只念大法好就行了。我不為所動,告誡自己要有耐心堅守一念,“她一定會被大法救度”。二零一零年,我又送給她一個U盤,並且告訴她裡面裝有上明慧網的破網軟體,當我們年底又聚在一起時,她主動說“這次真退了,你們大法弟子太善良了,中共太殘忍了,謝謝你們師父!”並告訴我說,她天天念“法輪大法好”,家裡一切都順。去年的六月,她為兒子裝房子,晚上去關水閘門,帶門的時候,兩塊大瓷磚砸到了腳背上,砸出一條長口子,鮮血直流,腳背腫起老高。她們乘私家車到醫院,醫生看後說“骨頭肯定斷了,還是拍個片子”。半小時,片子出來了,骨頭居然沒有斷,醫生說“真是個奇蹟,這種可能只有千分之一”。

孩子姑姑心裡明白。過後特意打電話告訴我說:“是師父用手擋了一下,骨頭才沒有斷,真是得虧你告訴我,我也沾光了。”我說你沾的是師父的光,一切都是師父在呵護。真是世人明白大法好,“三退”能把命來保。

賣魚的人喊我“恩人”

離我居住地不到200米的地方有個五十多歲的賣魚婦女。魚用長形的竹籃裝著,品種較多,有大刁子魚,小刁子魚,有小鱸魚還有黃骨魚。她自己介紹說從湖裡撈來的,魚肚內壁很少的黑色,沒什麼污染,都是野生的,比人工養殖的味道好。我找她買魚只說品種和數量,從來不挑,由她自己拿,做過幾次生意後,我就告訴她真相,大法是按真善忍做好人,有兩大好處,一是健身效果好(現身說法);二是道德水平高,師父叫我們要為別人著想,我們聽師父的話。她笑著說,原來是這樣,人家買魚千挑萬選,你是手都不動。我又接著說,江xx雞腸小肚妒嫉師父,掀起了對法輪功的迫害,用電台報紙造謠抹黑法輪功,天安門“自焚”是導演的,是誣陷法輪功的。共產黨壞事干絕,天要滅它,“三退”保平安。她說兄弟姐妹多,家裡窮,沒上學。我告訴她誠念“法輪大法好,災難來時命能保”,送了她一個護身符。她說“你人善,你說的我都信”。

去年九月中旬,我從外面回來,她在老遠招呼我,叫我“恩人”,我走近後問她怎麼回事。

她說,前些時三艘船一起到湖裡打漁,出門時天氣還好,正在撈魚的時候突然狂風大作,雷雨相加,烏天黑地,小船在風浪裡搖晃,根本無法控制,突然間聽到叫喊聲,另兩艘船都翻了。在這緊要關頭,賣魚的這個婦人大喊“法輪大法好,大法師父救我們”。女人的丈夫也跟著喊。一刻間風變小了,船也象有什麼東西托住了,半小時後雨也小了,一場災難避免了,我們跪在船頭向大法師父叩頭,她說多虧“恩人”相救,我說真正的恩人是我師父,你們應該謝我師父,我師父才有這麼大的神通。她笑了,她還剩點小黃骨魚,要送給我,我說不能白吃,我給了她六元錢。她說,你們才是真正的好人!

師父呵護弟子和世人明真相得福報的事例還有很多,不一一列舉。正法接近尾聲,時間緊迫不等人,我要抓緊時間學好法,修好自己多救人,按師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完成史前大願,不辜負師父的慈悲救度!最後我想告訴所有有緣生在法輪大法洪傳之時的世人:

法輪大法是佛法
救度眾生你我他
中共惡黨是邪教
欺騙國人火坑拉
叫聲世人快快醒
善惡正邪要分清
大法弟子在救人
真相光碟送到門
快明真相得救度
未來位置自己定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

大法真相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