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1月20日 星期五




  • 華夏詩醇:「平生突兀看人意,容爾深知造化功!」

  • 古風悠悠:于謙臨危受命,捍衛了北京

  • 「萬古事 為法來」之五:大理

  • 三把火背後的真相

  • 宣傳仇恨的報應

  • 讓路

  • 擺正與大法的關係

  • 神韻聖地亞哥再爆滿 「最值得珍視的永恆道理」

  • 神韻加國密市精湛演出「舞蹈家們都是神」

  • 神韻演繹神州古風 華府精英:找回純粹的藝術




  • TOP



    TOP



    TOP

    華夏詩醇:「平生突兀看人意,容爾深知造化功!」

    李攀龍:《杪秋登太華山絕頂》
    縹緲真探白帝宮,三峰此日為誰雄?
    蒼龍半掛秦川雨,石馬長嘶漢苑風。
    地敞中原秋色盡,天開萬裡夕陽空。
    平生突兀看人意,容爾深知造化功!

    李攀龍是明代嘉靖、隆慶年間“後七子”的領袖之一。嘉靖三十二年(1553)出守順德,饒有政績,三年後擢為陝西按察司提學副使,這首詩作於陝西任上,是作者七律中膾炙人口的佳篇。

    詩的首聯第1、2句,極寫太華山的高峻雄偉。第一句用誇張格,把現實與神話溝通,說登上太華山絕頂,所見一片隱約之狀:似實似虛,疑真疑幻,真好像探訪了西方的白帝仙宮一般。第二句既是設問,又是擬人。 “三峰”是指:山之中峰蓮花峰,東峰仙人掌,南峰落雁峰。作者已登臨絕頂,似乎身出天外,不禁雄心益壯,竟至於向“三峰”發問:“此日為誰雄?”為誰雄:即是我雄。這是以我觀物,自問自答,意味深長,濃縮地反映了作者此時扶搖直上,氣沖鬥牛之心態。

    中間兩聯第3、4、5、6句,採用對比式的單獨顯示方法,細描登山所見,一句數景,氣象恢弘。其中第34句這一對偶,寫遠望長安所見之景,一寫天空,一寫地上。前句在寫實上用功,後句在寫虛上著力。“蒼龍半掛”是運用借代格,蒼龍,指濃黑下垂的積雨雲,為一望無際的秦川(關中渭河平原)普降喜雨,二者構成因果關係。 “石馬長嘶”運用比擬格(以物擬物),用大石頭雕刻的馬,長年嘶鳴,使遺留下來的漢代苑圃涼風習習,這二者也構成因果關係。第5、6句這一對偶,寫極目遠望之所見。先寫東方的秦川土地,寬敞開闊,一片秋色盡收眼底;再寫西方的萬裡晴空,夕陽西下,朵朵紅霞映滿藍天,先寫地上,後寫天空,在結構上剛好與上聯差互交錯,迂迴曲折,相互輝映,搖曳多姿。

    前三聯寫登太華山所見之景,作者從時間和空間兩方面運筆,景物寫得雄渾壯闊,既高度概括,又形像具體。而且這些景物寄意深邃:三峰雄峙,俯視人間,歷閱百代,多少滄桑巨變,湧上了心頭,秦川的雨,漢苑的風,是歷史風雨的繼續,幾千年來王朝更替的刀光劍影,又在眼前浮現。土地平曠,秋色無邊,夕陽萬裡,喚起人們把握難得的天時、地利,去成就一番偉業。這樣,就把現實和歷史、紀實和想像,緊密地結合起來,構成了一幅包容極為豐富的立體畫卷。在作者的筆下,無一物不是人化了的景物,無一景不是情化了的景象,將物我、境情,熔鑄為一體,達到很好的動情效果。

    其實,前三聯的寫景,全是一種襯托、一種鋪墊。在寥廓的宇宙、壯麗的河山面前,生性高坦的作者,也為之心折,最後兩句,直抒登臨攬勝之情。在這裡,作者將太華山擬人化,以己之識見與太華山相比,只得甘拜下風: “平時自以為認識人間事物高人一籌(平生突兀看人意),今天卻感到只有你太華山高瞻遠矚,才真正深知造化之功(容爾深知造化功)。”這是自謙、自策、自勵之語,言淺意豐,發人深省。詩人李端《宿淮浦憶司窄文明》中,有“前程唯有一登樓”之句,本詩作者,登的是太華山絕頂,更是增見聞,擴眼界,盪胸襟。聯想自己仕途通達,前程看好,詩句便洋溢著一種壯心不已、志在千裡的積極進取精神。“平生突兀看人意,容爾深知造化功!”這最後的兩句,是全詩的主題思想之簡要概括,是畫龍點睛之筆。今譯出來就是:我平生看人一向自視甚高,今天面臨太華高峰,才知道自己低下渺小得可憐!只有您才真正明白老天爺的神功絕技、造化奧妙啊!容爾:我認識到只有您。容:容許、許可、認同;又有儀容、恭敬的樣子。爾:你,指示代詞。

    更深入一層的講:全詩是通過禮讚太華山的壯觀神奇,來謳歌上蒼之神功妙手!是佛祖是神的威德呀!



    TOP

    古風悠悠:于謙臨危受命,捍衛了北京

    明代名臣于謙,字廷益,號節庵,浙江錢塘(今杭州)人,官至少保,世稱于少保。

    于謙自小就有遠大的志向。小時候,他的祖父收藏了一幅文天祥的畫像。于謙十分欽佩文天祥,把那幅畫像掛在書桌邊,並且題上詞,表示一定要向文天祥學習。長大以後,他考中進士,做了幾任地方官,嚴格執法,廉潔奉公。後來擔任河南巡撫,獎勵生產,救濟災荒,關心人民疾苦。

    紀元1499年8月,明朝五十萬大軍,在土木堡地區全線崩潰,京城裡人心惶惶。為了安定人心,皇太后宣布由郕王朱祁鈺監國,並召集大臣商量退敵對策。有的大臣主張先逃到南方去,避過此劫後,再做打算。

    時任兵部侍郎的于謙,堅決要求衛京擊敵,講:“京城是天下根本,人心所系,難道大家忘記了宋朝南渡的事例了嗎?”于謙的主張,得到多數大臣的支持,皇太后和郕王,委派于謙指揮軍民守城。

    天下不可一日無主,皇太后讓郕王朱祁鈺做了皇帝,又封于謙做了兵部尚書。于謙欣然受命,當即立下軍令狀:“不見成效,甘受處罰!”接著,他便開始部署:內固京師,外籌邊鎮的各項事宜。

    1499年8月,瓦剌軍兵臨北京城下,在西直門外,紮下營寨。于謙在城外,把各路人馬布置好後,他親自率領一支人馬,駐守在德勝門外,叫城裡的守將,把城門全部關閉起來,表示有進無退的決心。並且下了一道軍令:將領上陣,丟了隊伍帶頭後退的,就斬將領;兵士不聽將領指揮,臨陣脫逃的,由後隊將士督斬。

    將士們被于謙勇敢堅定的精神感動了,士氣振奮,鬥志昂揚,下決心跟瓦剌軍拚死戰鬥,保衛北京。這時候,各地的明軍接到朝廷的命令,也陸續開到北京支援。城外的明軍,增加到22萬人。

    明軍聲勢浩大,戒備森嚴。瓦剌軍曾先後發動幾次進攻,都遭到明軍奮勇阻擊。城外的百姓,也配合明軍,跳上屋頂牆頭,用磚瓦投擲敵人。經過五天的激戰,瓦剌軍死傷慘重。

    瓦剌軍首領也先(人名)的弟弟索羅,和大將毛那孩(人名)首先中炮身亡。這一戰,殺得敵兵潰不成陣。

    也先見勢不妙,企圖撤兵,明軍緊逼不放,瓦剌軍死傷慘重。從此,也先再也不敢輕舉妄動了。

    北京城保衛戰,取得了輝煌的勝利,于謙立下了汗馬功勞。

    于謙臨危不懼的精神,不僅鼓舞了士兵,更打退了敵人。于謙本是一代文臣,他是臨危受命,能有這樣的勇氣,是值得景仰的。

    【附:古代人名大辭典】
    于謙(1398~1457) 明臣。字廷益,錢塘(浙江杭州)人。永樂進士。宣德初,授監察御史,出按江西,雪冤囚數百。超遷兵部右侍郎。也先入侵,于謙諫阻英宗親征。土木之變後,以國安危為重,扶立景帝,累遷兵部尚書。反對南遷,力主戰。曾於德勝門前,伏擊也先軍獲勝,京師圍解,加少保,總督軍務。其“才略開敏,精神周至,一時無與比!”(《明史》)後,也先(人名)被迫放還英宗。英宗復位後,聽信讒言,以謀逆罪,殺(于謙)棄市。弘治初,(平反)諡肅愍。萬曆中,改諡忠肅。有《于忠肅集》。
    (事據《明史》)



    TOP

    「萬古事 為法來」之五:大理

    中國西南邊陲的雲南,有一個美麗宜人、令人神往的地方叫大理。蒼山、洱海、三塔、古城構成了大理的自然風光和人文歷史景觀。

    大理不僅僅是一個自然風光優美、飽含歷史文化的地方,而且還是展現“歷史的今天”中國洪傳法輪大法的縮影。為什麼這個地方叫大理?最大的理就是“大理”。就是說,大理通過其自然地理、人文景觀,在向“歷史今天”的世人詮釋一個最大的道理。這個最大的道理就是法輪大法修煉弟子所講的“真、善、忍”佛法,就是勸世人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大劫獲救。解讀如下:

    (一)時間

    大理展釋了最大的理是在“歷史今天”傳出的。原因是:
    雲南號稱中國的“紅土地”,血紅色的土壤是雲南地貌的最大特徵。這個地理現象就是在暗示“歷史今天”的時代特徵。因為今天是以紅色為標誌的中共執政時期,中共宣傳“祖國山河一片紅”。所以,“雲南紅土地”就是對應今天赤色中共當政時期的中國。這是其一。

    其二,大理是佛教聖地,而大理有中國西南最著名的佛教寺院雞足山。“鶏足山”這個名稱也是在暗示時間:“歷史的今天”。因為今天中國的版圖呈鶏形,而雲南所在位置正是鶏形版圖的“鶏足”之位。

    大理的標誌是馳名中外的大理崇聖寺三塔。三塔中最高的塔共17級,第17級就是鶏,以鶏代表一級,而且為此還留下了許多關於鶏的美麗傳說。這裡彰顯鶏的用意更加凸顯。

    鶏對應今天的中國鶏形版圖,就是說,大理以鶏作為最重要的地理和形像標誌,其意就是釋時間:“歷史的今天”。

    第三,大理為白族自治州,是白族人的聚集地。白族人說“白話”,盛產“白藥”,連男女民族服飾都是白色的。大理一再展釋以“白”為標誌的文化,同樣寓意時間:“歷史的今天”。

    因為今天中國版圖呈破曉的鶏形,標誌著“歷史的今天”已經迎來“白天”的黎明,是世人應該醒來、應該“明白”的時代;

    歷史今天的中國又進入了“白話”時代;雲南白藥的主體成份是三七:“三七”二十一,“歷史的今天”是21世紀。

    就是說,大理通過“白”文化而闡釋時間,即:“歷史的今天”。

    大理白族人有自己的語言叫“白話”,大理一再釋“白”,就是暗示世人:最大的理(“大理”)是用“白話”、是用最淺顯“明白”的道理傳給世人的,這就是指今天傳世的法輪佛法。《轉法輪》就是用口語、用白話、用最淺顯明白的道理講了宇宙中最大的理,理白言白。

    就是說,不管是“紅土地”,不管是“鶏”的地理形像標誌,也不管是大理的“白”文化,大理就是用這些文化現象來展釋時間:“歷史的今天”,從而告訴世人:最大的理在“歷史的今天”昭示天下。

    (二)三塔

    那麼這個最大的理為什麼是指法輪佛法?

    大理由蒼山洱海構成。蒼山共有十九峰,南北綿延五十餘公裡,蒼山下最引人注目的就是大理的形像標誌崇聖寺三塔。

    蒼山有滄桑歷史之意,就是說,蒼山是滄桑歷史的象徵,是中華歷史文化的體現。而布局於蒼山下的三塔又是蒼山的象徵體現,那麼顯然,三塔就是中華滄桑歷史文化的濃縮。三塔也叫千尋塔,釋千年尋找之意。就是說,世人世世代代尋找的、滄桑歷史文化之精華、之核心,就體現為崇聖寺三塔。

    我們再看蒼山下的洱海。蒼山共有十九峰18溪,溪溪匯洱海。洱海南北四十餘公裡,東西十幾公裡寬窄不一,其象形特徵就是惟妙惟肖的耳朵,故稱洱海。耳朵是用來聽的。聽什麼?“大理”,聽最大的道理。那麼為什麼這個“洱”是帶三點水的“洱”?不但如此,大理白族民居最典型的大門設計特徵也是“三滴水”;還有,大理白族人待客的最高禮節是為客人獻上“三道茶”,叫做“一苦、二甜、三回味”,三道茶也是三滴水。

    大理一再示“三”,而且展現滄桑歷史文化的蒼山就濃縮為“三(塔)”,還稱其為“崇聖”、“千尋”、千年尋找。那麼是不是說,最大的理就是“歷史今天”傳出的、用三個字就可以概括的佛法之理?答案是肯定的。這就是今天洪傳全世界的“真、善、忍”三字大法。也就是說,大理三塔,“洱”字的三點水,白族民居大門“三滴水”,白族人的三道茶等,均暗指“真、善、忍”三字大法。那麼“洱”字的內涵也就是:聽“真、善、忍”三字大法。

    雲南有著名的滇池。“滇”字部首是“氵真”,這個漢字就更明確的釋出:三點水“氵”即“真、善、忍”,這是“滇”字的漢字本意。滇池上世紀九十年代被污染震動了國內外。“巧合”的是,滇池受到污染的時間恰恰與“真、善、忍”大法被中共誣陷、被打壓的時間是同步的。“法”的部首就是用“氵”表現的。其實漢字部首“氵”的本意就是指“真、善、忍”,據此可解讀出所有帶“氵”的漢字本意。這裡不做祥述。

    所以我們看到,最大的理(“大理”)就是“真、善、忍”三字大法,就是法輪佛法之理。這就是為什麼大理崇聖寺三塔成為大理的象徵,為什麼三塔那麼受到世人崇敬的真正原因。

    (三)“照壁”

    那麼“歷史的今天”為什麼要傳法輪佛法?因為今天是人類末法末劫的特殊時期,今天洪傳法輪佛法的目地就是大劫救人。這個內涵就體現在大理民居建築中的“照壁”。

    大理地形南北狹長,西為海拔四千多米的蒼山。典型的大理白族民居是座西面東,其庭院建築形態是“三房一照壁”:即北、西、南三面是房,東面是牆,東牆即為照壁,照壁面西,大門朝東開在照壁側。大理白族人建房最注重照壁,捨得花錢把照壁修飾的漂漂亮亮,這是白族人世世代代的文化傳統。照壁呈方形,中間是圓形的大理石或其它圓形的雕刻裝飾。

    大理白族民居照壁隱藏的玄機是:照壁體現“歷史今天”是末法末劫之時。就是說,照壁面西,照壁中間的圓代表日落時的夕陽。顯然,大理白族民居通過凸顯照壁這種建築形式來體現夕陽之時,進而暗示:“歷史的今天”是末法末劫之時,也就是說,最大的理是在末法末劫時傳世。

    人類的文明是一茬一茬的,那麼末法末劫就意味著一茬文明的更迭,也就意味著人類劫難的到來。那麼人類為什麼要有一茬一茬的大劫呢?

    法輪佛法的法理告訴世人:人類一切問題的核心是德。人是有做人的道德標準的,當人的道德下滑到已經不配做人的時候,神就會淘汰人。這是人類發生大劫難的真正原因。大理有遠近聞名的“風花雪月”。 “風花雪月”是對荒淫已成社會風氣的形容,含有人的道德觀念都已經發生變異的內涵。那麼在大理布局“風花雪月”就是在暗示:“歷史的今天”已經是世人荒淫無度、道德無底線的時代,是人的道德觀念都發生變異的時代。“風花雪月”與“照壁”相呼應,闡釋了“歷史的今天”人類有大劫,而且回答了人類發生大劫難的真正原因:道德的淪喪。

    大劫有大救。那麼“真、善、忍”法輪佛法此時傳世的目地就是大劫救人!法輪佛法就是治病救人的“白藥”。雲南盛產普洱,這個“洱”就是洱海的洱。這裡深藏的內涵寓意是:“真、善、忍”佛法要普傳全世界,要讓全世界的人都能聽到大法的福音,從而在末法末劫之時救度全體世人,普度眾生!

    (四)、“馬龍峰”

    那麼法輪佛法具體是如何救度世人的呢?這個內涵體現在蒼山馬龍峰。

    蒼山南北綿延五十餘公裡,共有十九峰18溪。蒼山也叫點蒼山,海拔最高的主峰叫馬龍峰。大理的布局有個特點,蒼山各峰命名之意,是與其下的人文景觀布局共同展現一個主題的。而象徵大理的三塔、古城均不在最高的馬龍峰下,馬龍峰下布局的是一塔寺。這是為什麼?其實這裡隱藏著一個千古之謎,或者說救人的最大的理就隱藏在馬龍峰。最高的馬龍峰海拔4200米,在離峰頂只有幾十米高的山坳裡有蒼山標誌性景點洗馬潭;馬龍峰山腳下就是一塔寺。就是說,蒼山最高峰上下一線的布局是馬龍峰、洗馬潭、一塔寺,這個布局的內涵之意就是: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清除中共黨文化,大劫獲救。

    蒼山最高的主峰為什麼叫“馬龍峰”?“馬”和“龍”是屬相。在屬相中,馬的生命特性是被乘騎,有被利用的內涵,所以在屬相文化中,“馬”是指為別人做嫁妝的人、群體、組織等。那麼當今被利用的最大群體就是中共,所以中共就姓馬,中共鼻祖是馬克思。就今天大陸人來說,其實最大的姓氏也就是“馬”氏家族,是龐大的中共黨團隊組織。中共是專為迫害法輪功、錘鍊法輪大法弟子修煉而造的,用完了就解體它,所以中共邪黨的標誌就是“錘鐮”,釋“錘鍊”之意。所以在這裡“馬”指中共西來幽靈。

    而“龍”是另外空間的生命,是華夏民族的圖騰,代表中華神傳文化。顯然,“馬龍峰”之“馬”代表中共、中共黨文化;“龍”則象徵中華神傳文化。那麼象徵中華滄桑歷史的蒼山最高峰以“馬龍”而名,其意即:人類歷史文化中的善惡、陰陽,在“歷史的今天”、在最高層面上的體現就是中共黨文化和正統的中華傳統文化。而“歷史的今天”,中國是呈中共黨文化和中華傳統文化魚龍混雜、好壞難分狀態的時候。也就是說,善惡、陰陽不是空洞的理論,在人類社會有最高的體現,這就是蒼山最高峰的命名:馬龍峰,指中共邪黨和中華傳統文化。“馬龍峰”的命名是“馬”在前,“龍”居後,這個狀態又恰恰是今天中共掌權、社會陰盛陽衰、陰陽反背天象的體現。就是說,馬龍峰體現人世間的善惡劃分;而“惡”是有具體表現的,這個具體表現就是“馬”、中共,中共是附著在中華民族上的西來幽靈。這就是蒼山主峰為什麼命名為“馬龍”的道理所在。

    馬龍峰顛唯一的景點是洗馬潭。“洗馬”就是把“馬”洗去、清理掉之意。那麼把“馬龍”中的“馬”洗去也就只剩下“龍”一個了,所以,馬龍峰下就是一塔寺。

    馬龍峰的這個布局釋義:洗去“馬”只剩“龍”;其內涵是點化今天的世人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肅清黨文化流毒。顯然,蒼山用最高峰以“馬龍”命名,以“洗馬”、“一塔”布局,就是點化世人: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是歷史賦予今天世人的首要。正因為蒼山所釋的這一內涵是神佛對世人的點悟,故蒼山又叫“點蒼山”。就是說點悟世人退出中共是天意的安排,而今天踐行這一天意的,正是法輪大法弟子這一修煉群體。

    其實法輪佛法是修煉,而法輪佛法無邊的內涵洪微至極,而蒼山所釋勸世人退出中共、大劫得救之法,只是法輪大法洪大法理中的一“點”,這是蒼山之所以叫點蒼山的又一原因。因為對今天的世人來說,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大劫獲救是第一要務,這比其它任何事情都重要,所以,就用蒼山的最高峰來體現這個最大、最重要的理--“大理”。

    大理又叫南詔,“詔”即昭示天下之意。那麼“南詔”啟悟世人的是:“真、善、忍”會傳遍世界的每一個角落,要讓全體世人都聽到法輪大法的福音。法輪佛法是修煉,那麼作為佛法修煉弟子,勸世人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大劫救人就是最大的修善,就是最大的慈悲。這就是為什麼今天的法輪大法弟子不管受到中共怎樣的迫害,仍然堅持向世人講真相,勸世人退黨、退團、退隊的原因。

    綜上所述,洱海以耳朵象徵世人都應該聽;崇聖寺三塔象徵世人應該聽的是“真、善、忍”法輪佛法;而蒼山以最高的馬龍峰點悟世人:法輪佛法講給世人最高、最大的理就是遠離邪惡,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就是說,大理以蒼山、洱海、三塔共同展現了一個最大的理,這個最大的理就是:只要退出中共,只要與中共劃清界限就能大劫獲救。這是歷史的安排!這是天意的彰顯! 



    TOP

    三把火背後的真相

    古今中外的歷史上出現過三把火,背後的真相發人深思。

    第一把火:

    古羅馬帝國暴君尼祿故意在羅馬城縱火,然後嫁禍於信仰基督的人,開始了對基督徒無理智的殘酷迫害,這是基督教早期歷史上面臨的第一次大規模迫害。後來,蓋勒流也採取同樣手段,十五天內在尼科米底亞皇宮製造了兩起火災並誣衊為基督信徒所為,迫使當時的皇帝戴克裡安下狠心迫害基督信徒。

    第二把火:

    1933年,希特勒搞了一出柏林國會大廈縱火案,派了十名特務進入國會縱火,把縱火罪責推到xx黨人頭上。隨即,希特勒就發出‘保衛國家’的命令,開始獨裁統治。隨後又發動了世界大戰,對猶太人滅絕式的屠殺,給世界各國人民都帶來了深重的災難。

    第三把火:

    2001年1月23日,中共在天安門廣場偽造了一起史無前例的自焚事件。一伙人,老、中、青、少結合,有花季美少女“慘狀”的襯托,有十三、四歲女學生在自焚後“媽媽”的清脆的呼喊聲,切開的喉嚨會唱歌,進病房採訪不穿隔離衣,自焚的瞬間出現了無數的消防器材,聲情並茂的表演,漏洞百出的詭異,卻成功的掀起了人們對法輪功的無端仇恨,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更加殘酷與惡毒。

    前兩把火,歷史已經有了定論,後人已經有了教訓與警覺。

    對基督徒的迫害引發了人怨天怒:羅馬城縱火4年後,尼祿-凱撒在政變中逃出羅馬城,自殺身亡。300年後,原來的“邪教”被人們認識,成了為億萬人尊敬和信仰的“正教”;公元125年,羅馬發生第一次大瘟疫,奪走100萬人的生命;公元166年羅馬發生第二次大瘟疫,羅馬人口被滅掉三分之一,君士坦丁堡的人口死了一半;公元250年羅馬發生第三次大瘟疫,每天約死5000人,波及整個羅馬,一直持續16年之久;公元542年,羅馬發生第四次大瘟疫,其強大波及整個歐洲,羅馬帝國被徹底摧毀。

    希特勒靠自己的出色演講與政治手腕迷惑了民眾,挑起了民眾對猶太人的仇恨,在這場世界大戰中,猶太人與世界各國人民都深受其害,很快在世界各國的聯合下,結束了世界大戰,希特勒自殺,其後成立國際法庭對納粹戰犯審判判刑,並且對參加過納粹組織的成員終身追究。世界各國達成共識,警惕納粹主義抬頭,對反人類罪與種族滅絕罪永遠說“不”。

    中共的第三把火帶來的後果已經顯而易見,中共在迫害法輪功中暴露了自己的邪教本質與流氓本性,自己把自己打倒了,目前已經在苟延殘喘,而且江氏流氓集團的成員已經在天報中,在當局的反腐聲勢下紛紛落馬。按照善惡有報的天理,對法輪功的迫害一定會招致更大的惡報,超越歷史上任何一次惡報的天滅中共的大劫難會更加可怕慘烈。

    這三把火的共同點都是有目的的縱火、嫁禍,謊言開路,暴力鎮壓。尼祿縱火羅馬城後,為了煽動民眾的反基督教情緒,古羅馬的一些理論家編造了不少針對基督信徒的謠言,諸如誣衊他們在拜神時要殺死嬰兒並喝其血、吃其肉,還說他們狂飲、亂倫等等,所有古羅馬社會的惡行都被強加在基督信徒身上。迫害的手段也非常殘酷。當年,尼祿曾命令將不少基督信徒投進競技場中,羅馬權貴們在大笑中看著這些人被猛獸活生生地撕裂咬死。他甚至吩咐人把很多信仰基督的人與乾草捆在一起,製成火把並排列在花園中,然後在入夜時點燃,照亮皇帝的園遊會。

    中共在製造了天安門自焚偽案後,反覆強化“圍攻中南海”、“1400例”等,把法輪功和海外無中生有的反華勢力聯繫起來,把法輪功和“搞政治”、“不愛國”等聯繫在一起,進一步煽動民眾的仇恨。為了推動迫害法輪功,元兇江澤民通過610恐怖組織向全國各級政府下達的一系列指令:“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打死白死,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對法輪功不講法律”等。迫害的手段邪惡之極,集古今中外邪惡之大全。目前被曝光出來的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謀取暴利,已經遠遠超越了人類的道德底線,實際上還有比這更邪惡的沒有被曝光出來。無數的大法弟子被迫害的死、傷、殘,數百萬的大法弟子失去生命,無數的大法弟子家庭妻離子散,這種種罪惡已經罄竹難書。

    三把火的罪惡害人害己,但是中共的這把火卻會害掉全世界人的命。因為法輪大法(又叫法輪功)的傳出是為了救人,人都按照真、善、忍的標準修心向善,做個好人,做個更高境界的好人,這不是生命的境界提高了嗎?生命的未來有了保障了嗎?但是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利用假、惡、鬥來對抗真、善、忍,放縱人性中惡的一面,摧毀人類的道德與良知,促使人類整體的道德下滑,這不是在把人類推向罪惡的深淵嗎?中共就是在利用這把火毀滅全人類,這也是中共邪黨來在世上的唯一目的。

    中共是魔鬼,這是千真萬確的事實,從人的思維上接受起來有點難度。以一貫之的謊言加暴力的做法,還不能讓人清醒嗎?正面吸取歷史的教訓,認清中共邪黨,了解真相,做出選擇,才是最明智的做法,才是真正的聰明人。



    TOP

    宣傳仇恨的報應

    學生時代聽到宣傳部這個機構時,很不在意,總覺得這樣的機構沒什麼意思,可有可無。後來接觸了法輪功真相資料,才知道二戰時期,希特勒非常重視宣傳部,當時的宣傳部部長有一句名言:謊言重複千遍就成了真理。原來宣傳部是利用謊言用來宣傳仇恨的。猶太人的大屠殺能被進行的持久、秘密,與當時宣傳部的仇恨宣傳作用很大。

    國際社會高度重視仇恨宣傳,認為仇恨宣傳比其它任何罪行都重大和影響深遠,是人類面臨的最主要危險之一。 反猶太雜誌《先鋒報》主編施特萊徹,在二戰結束後對其審判,國際法庭有這麼一段陳述:“其他任何被告造成的苦難都可隨其被捕而停止,而施特萊徹的罪行的影響,是他那打入成千上萬人的頭腦中的毒害——他留下的遺產是一個因他而起的、被仇恨、虐待狂、謀殺和扭曲毒害的國家。”他的罪行比一線直接參與殺害猶太人的納粹罪犯還要可怕。施特萊徹最終被以反人類罪處以絞刑。

    這也是遭受惡報一種方式, 宣傳仇恨的報應,現世現報。

    1999年7月20日,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時,是以謊言開路的。中央電視台反覆播送污衊法輪功的謊言。當時的央視新聞聯播主持人羅京,絕大部分的謊言是通過他的嘴輸送出來的,勾起了人們對法輪功的仇恨。2008 年羅京被查出患淋巴癌,移植骨髓後基本康復。但兩個月後復發,並出現口腔潰瘍等併發症,舌頭潰爛,不能說話,連喝水都疼痛難忍。6 月5日死於北京307 醫院,死時48 歲。

    對世人毒害最深的是天安門自焚偽案,製片人是陳虻,原央視新聞評論部副主任,央視“東方時空”的主管。時至今日,還有某央視有名主持人曾在央視某節目裡表達對陳虻英年早逝的惋惜。天安門自焚偽案對世人的毒害最深,中共利用這個世紀大謊言成功的挑起了人們對法輪功的痛恨,更加殘酷的利用這個世紀偽案迫害法輪功學員,在各地的監獄、勞教所、洗腦班等黑窩裡強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修煉,強迫人接受自焚偽案,陳虻之罪已經罪不可赦。而且陳虻公開在海外承認天安門自焚偽案造假,並恬不知恥地說:誰給我錢,我就給誰造假。2008 年初,陳虻患上胃癌和肝癌,在經歷9個月的折磨後,痛不欲生的他要求對他放棄搶救,2008 年12 月23 日在北京腫瘤醫院死亡,死時47 歲。

    李東生原是媒體人,1999 年時任中央電視台副台長。利用其主管的“焦點訪談”在收視率最高的黃金時段播出了大量抹黑法輪功的節目。後來與江澤民、羅幹等人共同策劃了漏洞百出的“天安門自焚”事件。因此,李東生被江澤民集團看中,改行高升,成了中共“610辦公室”主任兼公安部副部長。2013 年末被雙規調查,中共媒體高調宣傳,突出了他的“610辦公室”主任身份,後被判有期徒刑。

    當時還有一些很有名的文藝工作者突然暴病身亡,很多民眾,包括我在內也不知道真實的原因,也是閱讀了法輪功真相資料才明白,原來是參與了仇恨宣傳,迫害法輪功的報應。

    大陸知名相聲演員侯耀文自爆寫批法輪功的相聲時,一直拿《北京青年報》作參考,“我記得大概有十多天,每天一整版,請各方面的專家學者來談批法輪功,每人旁邊還有一張小照片,我全都看了。”2007年,侯耀文因突發性心肌梗塞搶救無效去世。

    大陸演員梁天的哥哥梁左,編導了多部攻擊與醜化法輪功的電視劇、情景劇,其中一部在中央電視台八頻道、北京電視台播出。2001年5月19日,44歲的梁左突發心肌梗塞死在家中。

    何慶魁乃國家一級編劇,炮製惡意誹謗法輪功的小品《賣拐》在春節晚會獲獎成名,但隨後災難連降。先是2005年8月8日何慶魁的兒子在廣州因車禍而死,而後8月18日與其姘居的小品演員高秀敏因突發心臟病死於長春家中。之後何慶魁又因為參與非法集資騙局,被曝光後因需歸還贓款導致傾家蕩產。《賣拐》另一編劇尹興軍,六年前49歲時患嚴重心臟病病倒。《賣拐》演員范偉於2006年10月拍攝電視劇時,摔入路邊溝裡嚴重受傷,診斷為第十二胸椎骨折。

    廣東省音樂家協會主席,《請到天涯海角來》的歌曲作者徐東蔚,曾叫派出所把省音樂家協會的法輪功學員張亮抓走迫害,之後不到兩個星期,徐東蔚回河源老家時就橫遭車禍,車毀人亡,廣東省音樂家協會落得人財兩空。

    大陸的民眾如果能通過破網軟體登錄明慧網,可以閱讀到更多大陸報刊雜誌的編輯、主編、記者等因為參與仇恨、歪曲、毒化法輪功而遭報應的故事。

    歷史留給我們的是教訓與借鑑,以史為鏡,我們能避免走彎路,再入歧途。惡報不是法輪功學員願意看到的,法輪功學員傳播真相的目的是願更多的人明白真相,迷途知返,生命得福報,有個美好幸福的未來。

    法輪功真相已經成了眾生能否走向未來的唯一希望。了解真相,停止作惡,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這是保命,也是為生命開創美好未來的唯一出路。



    TOP

    讓路

    我開車去同修家回來時,路過一段狹長的水泥小路,一邊是牆,一邊是樹林,路很窄,只有一車多寬。遠遠的,我看見一個騎自行車的男人迎面而來,我放慢車速,並向右打了一點方向,給騎自行車的人讓出一米多寬的路。那人一邊瞅著我的車子,一邊小心的往邊靠。我從後視鏡看著他,當時我還想:我得為他著想,別碰著他。誰知,就在他的自行車和我的車要錯過時,他突然大聲罵了我一句很難聽的話,意思是我車開快了,險些撞了他。

    當時我想,車子不快呀?我給他讓的路寬也到極限了啊,我沒錯呀?他為什麼罵我呢?這樣想時,我腦子裡又生出一念:“現在人就這樣,稍有不如意就罵人,人都完了,應該銷毀了。”可是,過了幾天,我又想起了這事,隱約中感到有提高的東西在裡面,於是我又細細想了一下這事的過程,並向內找,這一找,還真發現了不足:我沒有完全為對方著想,因為我開車屬於強勢,他騎車子屬於弱勢,道路又窄,存在險情。他歲數有點大了,可能是心裡害怕,騎車有點歪歪扭扭。我的車速雖然慢了,但在錯車時,也是瞬間就過去了,他一定是認為我車速快,心裡受點驚嚇,才罵了我。另外,我還有急躁心,性格上快人快語,做事上屬於快節奏,有點風風火火,不夠平和穩重,不是時刻想到別人,開車時就有點自我。

    我在心裡決定:以後再遇到這種事,應該把車先靠邊停下來,讓對方先過去,從後視鏡看看對方過去了之後,自己再走。修煉人不管在任何環境裡,都要真心的,一定是真心的為別人著想才行。

    由此我還想到,平時開車時,有搶道的行為,見前面車慢了,就超過去。特別是,有時遠遠看見要變紅綠燈時,趕緊加油門衝過去。從小區出來時,看見主道上全是車,就著急,想見縫插針擠進去,缺少穩重平和為別人著想的謙讓精神。這些表現看似平常,事也不大,但正是修煉人應該突破的地方。

    寫出這點經歷,意在給同修一點借鑑,也是修煉上不可忽視的細節。



    TOP

    擺正與大法的關係

    最近發現自己的很多人心都與覺得自己比別人有本事這個執著相關。好像它是自己生存的依靠。做事、講話、思考的目地都是為了求證自己有本事、比別人強。好像使自己能夠感到自我寬慰、享受的就是自己有本事。自己做錯事情、說錯話、對別人造成傷害,都與這個東西有關。理性上知道師父最高,大法創造了一切,卻沒有切實理解這個含義。在實際做事、想問題時,隱蔽很深、很難察覺支配自己的潛意識還是認為自己最能,缺乏處處為別人著想、體諒他人的善意。現在意識到這是自己修煉上的極大障礙,嚴重的阻礙著與法同化。自以為有本事這種物質只認同自己,被這個東西控制著時,就很難虔誠於大法,這是生命敗壞後最不好的表現之一,境界越低這種表現越強。

    看到自己這些問題,同時也看到了周圍還有這種表現的同修。在人中能力比較強的個別協調人身上,這種表現尤為突出。在證實法、救度眾生項目的協調中,由於在人心的作用下,人為的給同修帶來難度和麻煩。引起矛盾後,不向內找,卻有意無意的說,“我是給你提高的機會”,“我是要成就你”,等等。令人感到震驚的話,自己意識不到,還經常掛在嘴邊上。 師父在最近的經文中講:“除了師父外,你們每個人都是修煉者。做的好壞都是修煉狀態的表現,沒有特殊者。”[1] 協調人也好、普通學員也好,都是修煉中的人,誰也沒有例外。不向內找,修去自己的人心,無論做了多少事情,可能也與修煉提高無關,證實法、救度眾生的項目也不會做好,這方面的教訓已經不少了。

    有自信能把事情做好,這沒有錯,但修煉好自己至關重要。個人理解,大法弟子所要救的眾生與大法弟子在另外空間的身體密切關聯,我們只有修好了自己才能真正救了眾生。同時,作為大法修煉人,擺正與大法的關係是一個極為嚴肅的問題,又是一個根本的原則。

    寫出來是為了警示自己,也是善意的提醒個別同修。個人見解,不當之處敬請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致歐洲法會的賀詞》



    TOP

    神韻聖地亞哥再爆滿 「最值得珍視的永恆道理」

    http://news-b5.zhengjian.org/2017/01/20/35659.html

    TOP

    神韻加國密市精湛演出「舞蹈家們都是神」

    http://news-b5.zhengjian.org/2017/01/20/35660.html

    TOP

    神韻演繹神州古風 華府精英:找回純粹的藝術

    http://news-b5.zhengjian.org/2017/01/20/35661.htm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