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12日 星期四

  • 研究:人體肌肉內也存在生物鐘

  • 火星曾有巨大湖泊 擁有十倍於五大湖水量

  • 加州毀滅山火掃蕩!21死380人失蹤

  • 佛家故事:精進讀佛經,僧人明浚終歸佛國

  • 君子如玉

  • 《清流》正見周報 第492期

  • 在新唐人工作中的修煉體會

  • 由一句俗語說觀念

  • 天目所見:被執著帶動,卻渾然不覺的危害

  • 我的修煉心得交流

  • 修煉如初

  • 神韻音樂極富表現力 帶多倫多觀眾神遊

  • 多倫多音樂界感受神韻交響樂強大能量 令人喜悅



  • 研究:人體肌肉內也存在生物鐘



    1012

    人體內部存在著一個無形的「時鐘」,精準的控制和調節著人體的眾多生理功能和幫助我們適應外界節奏規律。無論是激素水平,睡眠情況,體溫還是新陳代謝,都受著生物鐘的影響。 當我們在睡覺時,生物鐘會控制大腦松果體釋放褪黑素;當我們在吃飯時,生物鐘會促進腸胃分泌消化□;而當我們在一天最忙碌的時候,生物鐘會幫助我們保持清醒。由於生物鐘的重要作用,2017年諾貝爾生理學與醫學獎也因此被授予了三名在生物鐘分子機制方面取得成就美國科學家。

    科學家們一直認為人的不同器官內都有生物鐘,並且這些小生物鐘的協調同步是由大腦中的「主生物鐘」控制著的。

    近期,來自歐洲瑞士、英國和法國三國的科學家們在《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PNAS)上發表論文說,他們的共同研究發現人的肌肉當中也存在著生物鐘。

    研究人員最先發現人體肌肉內的各種脂類成分的濃度在不同的時間段裡會發生變化,他們思考這樣的變化是否和生物鐘的調節有關。於是他們找了許多志願者來參加實驗。

    志願者在實驗開始一週之前就統一作息,以減少個體差別對實驗結果的影響。

    在實驗中,研究人員每隔四個小時就從志願者的大腿上採取非常少量的肌肉組織,並對此進行脂質分析。研究團隊發現,肌肉當中的脂類構成和時間具有明顯的相關性。

    為了進一步證實他們的實驗結果,研究團隊又利用人體肌肉細胞培養進行了體外實驗。由於養殖的細胞不受大腦生物鐘的控制,所以研究人員在培養液中加入了一個和生物鐘相關的信號分子對其進行同步,並觀察養殖細胞內的脂質是否會隨時間的變化而變化。結果他們發現了和人體實驗相似的結果。並且當他們通過抑制基因功能而擾亂細胞中的生物鐘後,這種脂類的周期性變化就消失了。

    研究人員表示,他們的實驗結果表明肌肉內的脂質變化和人體內的晝夜節律相關,也就是說,肌肉內也存在生物鐘對其生理機能進行調節。

    同時因為脂類是細胞膜的主要組成部分,脂質的變化也將影響細胞對外界信號分子和各種激素的敏感性以及對血糖的吸收能力。現在已經有實驗證實糖尿病、高血糖和生物鐘紊亂有一定的相關性。所以研究人員表示,他們的發現也許會有助於更加深入的了解糖尿病和生物鐘相關的分子機制,並且對糖尿病的治療提供新的思路。

    (大紀元 )



    TOP

    火星曾有巨大湖泊 擁有十倍於五大湖水量



    1012

    科學家了解到火星上有很多水已經有一段時間,但這些水存於火星何處則一直令人困撓。最近,火星勘測軌道飛行器在火星上發現了一個巨大湖泊,面積是地球上五大湖區水量的十倍。 據福克斯新聞10月11日報導,由於數十億年的地表侵蝕,科學家在火星確切地點定位水的存在有些困難。現在,美國航空航天局(NASA)火星勘測軌道飛行器(Mars Reconnaissance Orbiter, MRO)在這顆紅色星球上發現了存有大量水的地方,或許可以孕育生命。這是一個令人難以置信的巨大湖泊,在其水量高峰期,該地含有十倍於大湖區的水量。

    火星作為一個可能孕育生命的星球,長期以來一直受到科學家的關注,科學家們也一直在尋求證據去證明這一點。這是一個令人難以置信的發現,有助於為未來探索火星提供幫助,希望找到證據證明火星上曾存在生命。

    時至今日,科學家雖然未能在火星上發現生物體,但其巨大的湖泊仍然可以幫助科學家描繪出生命起源的環境。

    NASA詹森宇航中心(NASA Johnson Space Center)的尼爾斯(Paul Niles)解釋說: 「即使我們沒有發現有火星生命的證據,這個地點可以告訴我們有關生命可能在火星上起源的環境類型。」 「火山活動結合水的存在,(為生命存在)提供了條件,這些條件可能在地球上同時存在。」

    由於檢測到隱藏在火星表面以下的巨大礦物沉積物,科學家發現了這個巨大湖泊。

    1012

    古代火星的艾瑞達尼亞海模型。(NASA)

    科學新聞(sci-new)網站報導,古代火星的艾瑞達尼亞海(Eridania sea)有一部分被較年輕的火山沉積物包圍,顯示火星上存在的各種潮濕環境具有多樣性,包括河流、湖泊、三角洲、海洋、溫泉、地下水和冰下火山爆發等。

    研究人員推測,火星地殼的火山熱液流入海底形成了這些沉積物,當時的地球也具有類似海底熱液條件,即使沒有陽光,許多地球海底生物仍能從岩石中提取能量維持生命。但目前還不清楚火星是否也是如此。

    發現具有水熱特徵的大型火星湖泊確實激動人心,但在火星上能否找到任何暗示生命存在的跡象,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TOP

    加州毀滅山火掃蕩!21死380人失蹤



    1012

    美國加州山火持續,救援人員再找到多具屍體,令死亡人數上升至21人。北部索奴瑪縣失蹤人數降至380人,由於山火仍未撲滅,難以估計整體失蹤人數。消防部門則指出,山火導致超過3500間房屋及商店被燒毀。

    當局接獲查詢後,於周二(10日)在一間房屋內再發現一具屍體,位置鄰近早前發現另一具屍體的地點。索奴瑪縣官員指鉉有670人失蹤,但可能有人去到其他地方避難,難以估計實際的失蹤人數。不少人選擇在社交網尋親,希望可以與失聯親友聯絡。

    加州消防部門發言人表示,由於火勢有所增強,有22處火頭仍未撲熄,使更多房屋遭燒毀,導致當局需要重新向部分地區發出緊急疏散通知。而山火至今,已燒毀最少3500間房屋及商店。



    TOP

    佛家故事:精進讀佛經,僧人明浚終歸佛國


    陸文

    唐代有位僧人法名明浚,俗姓孫,是齊地人氏,也就是山東人。他平日總以專門誦讀某部佛經做為自己日常修行的功課。唐高宗永徽元年(西元650年)二月十二日夜晚,他突然死了過去,身體都涼了,只有胸口部位還是溫熱的,可一個時辰後又復甦過來。原來他在瀕死狀態下元神離體,去了另外的空間後又回來了。

    他向人訴說自己元神在另外空間的經歷:我最初看到兩位青衣童子,帶領我到一位王公處。那位王公問我一生做了什麼善惡業?我回答說:我專門誦讀某部佛經,堅持不懈。那個王公聽後說:這樣的功德大的不可說,法師可以再回去持誦,滿了十萬遍之後,明年必定可以往生佛國淨土,那時弟子我就不必再請你來此地相見了。說完後就命令兩位童子送我回到寺院。

    明浚自此以後更加倍的精進、恭敬的誦讀那部佛經。到了永徽二年(西元651年)三月,明浚命終圓寂時,寺院大眾都聞到奇異的香氣,明白他已經去了佛國。

    讀了明浚的故事,我想這說明了學法的偉大與重要,對今天的法輪大法修煉者們而言,已經得了宇宙中的真經真法,更加應該學好大法才對。

    資料來源:《續高僧傳》



    TOP

    君子如玉


    如初

    自古有「君子當溫文如玉」之說。在傳統的道德規範中,教人「做人當為君子」,而君子有一特點乃「溫文如玉」。縱觀古往經典,「君子」一詞與溫文爾雅、風度翩翩、謙和有禮等相關,此為君子待人接物之道,既有禮有節,又高貴斯文,即是「溫文」。具體表現為:仕途中不攀附權貴、生活中不仗勢欺人、家庭中不獨斷專行等,正所謂「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玉者,珍貴亦純潔,價值雖高但又不同於金銀般庸俗。

    君子如玉,自然高貴,高貴就講究風度。有風度者便不會與凡夫俗子爭強鬥勇,反而淡泊名利,只求志之高遠。是故當下為小利爭鬥者之眾,必不是君子。

    君子如玉,自當謙和。謙和者便不會恃才傲物、仗勢欺人,反而因自省而寬容。是故當下小有成就便高高在上、自以為是者,必不是君子。

    君子如玉,自是純潔。純潔者品行自會與天道一致、如玉般渾然天成,天人合一,潔白無瑕。是故當下為利出賣良知者、為欲淪喪道德者,無論外面何其光鮮,必不是君子。

    君子如玉,必有氣節。有氣節者面對黑暗強權也寧為玉碎不為瓦全。是故當下因貪慾而助紂為虐者、因懼怕邪惡而唯唯諾諾者、因自保而自欺欺人者,志已喪、節全無,與君子之道甚遠。



    TOP

    《清流》正見周報 第492期



    編者按:應大陸 弟子的要求,我們將《清流》改版為面向大陸常人講真相的「正見周報」。「 正見周報」包括8個版面:頭版要聞,時事新聞,修煉世界,生命探索,健康人生,教育園地,文化暢遊,文學藝術。歡迎 大陸弟子將使用過程中收集的改進意見和建議寄給我們。

    網上閱讀PDF

    下載:WORD壓縮文件: (1) 閱讀版 | (2) 小冊子 (請看下面說明)

    PDF壓縮文件 (1) 閱讀版 | (2) 小冊子 (四合一版) | (3) 二合一版 | (4) 二合一版小冊子

    下載方法:按滑鼠器右鍵,在彈出菜單中選擇「目標文件保存為…」(Save Target As...)。

    Word列印:
    1)「顯示比例」之「配合紙張重設大小」為:A4
    2)「顯示比例」之「每張紙所含頁數」為:4
    3)指定列印頁數,分兩步驟列印:
    第一步:先單面列印
    36,1,36,1,34,3,34,3,32,5,32,5,30,7,30,7,28,9,28,9,26,11,26,11,24,13,24,13,22,15,22,15,20,17,20,17
    第二步:將紙翻面再列印
    2,35,2,35,4,33,4,33,6,31,6,31,8,29,8,29,10,27,10,27,12,25,12,25,14,23,14,23,16,21,16,21,18,19,18,19
    PDF列印:
    (1) 先列印單數頁:1,3,5,7,9,11,13,15,17
    (2) 將紙翻面,列印雙數頁:2,4,6,8,10,12,14,16,17
    裝訂說明:
    小冊子的設計為騎馬釘裝訂方式。印好後,將A4紙張橫向切開即可。

    《清流》正見周報 第492期 目錄
    頭版要聞
    十九大前夕全球31國252萬人舉報江澤民
    南航空運活體器官逾500宗 來源再受關注
    時事新聞
    亞太消化醫學周香港召開中共活摘議題受矚
    三退聲明精選
    四川德陽市法輪功學員近期被迫害事實
    修煉世界
    從「黑老大」到大法徒
    法輪功簡介
    生命探索
    連續兩次觸電 大法保護下脫險
    法輪大法保護我家水火不侵
    健康人生
    寫在中秋月圓時
    家庭教育
    曾國藩:人生只有兩件事靠得住
    文化暢遊
    佛家故事:高僧收服大盜王克章
    文學藝術
    神韻交響樂團台灣巡演 完美落幕
     



    TOP

    在新唐人工作中的修煉體會


    德國大法弟子

    我於二零零一年底在德國得法。得法之初,碰到很小的事都會向內找,而且是非常高興的向內找,感覺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生命,只要有了大法,其它什麼都可以不要了。

    記得在剛得法的那周,師父出了經文《法正人間預》。當時我想:「完了,我來的太晚了。」失望極了,覺得自己沒趕上當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就在那時,在另外一個城市有三天的信息日活動,由於那個城市沒有學員,需要支援,我們這個城市的兩個學員決定過去。我當然想去,可是同修說人也夠了,不需要我過去。我想,哦,我應該向內找,為啥人家不要你去呢?肯定是你還沒達到大法弟子的要求,所以人家不帶你,要好好修煉。心裡很是失望,但並沒有想到埋怨同修。第二天,同修說,如果妳很想去當然也行,不過天氣很冷。我高興極了。那時正是冬天,天氣的確非常冷,地上的雪很厚很厚。剛下車,寒冷的空氣撲面而來,象刀子一樣,臉凍的發疼。我們主動去給行人資料,手伸出去一會就沒有知覺了,身體凍的發抖。我心裡反覆的念著:「不冷,不冷。」

    剛開始的時候,那兒的人好像不太願意停留下來,匆匆的從我身邊走過。我想,他們怎麼這樣?這麼好的大法在這兒,竟然看都不看,沒禮貌。再一想,不對,我應該向內找,是不是我滿腦子都是想的怎麼「冷」了,所以這兒的人也很冷漠,那別再想了,反正想也改變不了現實,於是默念師父的法:「難忍能忍,難行能行」[1]。很神奇的是,不一會兒那裡的人就開始慢慢的轉變了。有的接資料了,有的停下來看學員煉功。他們非常好奇我們在干什麼,會問我很多問題。

    幾天的活動很快在冰天雪地中結束。那幾天的經歷,讓我初次體會到,作為修煉人,只要我的心變,常人就會跟著我變,我能影響他們。

    相比得法之初的喜悅與精進,現在的我就很羞愧了。雖然也會向內找,但是那種遇到不好的事,會當作提高的機會,會很高興的心情卻沒有了,只是很被動的向內找找,多數時候停留在表面。只有在意識到事情很嚴重,猶如棒喝,別無他路,不找自己過不去這關時,才會真正的向內找。

    在項目中修煉

    一次偶然的機會,在二零零四年我加入了新唐人電視台。

    修煉前我性格內向,不喜歡人多的地方,不愛說話,不參加聚會,沒有朋友,就喜歡一個人呆著。剛加入新唐人的時候,陰差陽錯,我被選為某個節目的主播。我對自己的外貌很沒信心,打心裡很不願意站在鏡頭前,我更喜歡乾的是不露臉的活。當主播意味著會被人看見,評頭論足,這正是我最怕的。但既然主管做了決定,我知道我必須要放下自我。

    一開始的時候什麼都不懂,常有一些同修給我反饋,覺得這兒不好,那兒需要改進。因為自己沒有經驗,會很虛心的接受意見。但是慢慢的,開始迷茫了。就好比同樣一件衣服,有同修會打電話來告訴我,說好看。但轉頭就會有另外的同修和我說,那件衣服別再穿了,真難看。同一個片子,有人看了覺得某個特效用得好,突出重點,但有人就覺得,太花俏,不嚴肅。一開始,我會覺得很委屈,茫然,不知道自己該怎麼做,慢慢的,類似的事遇的多了,就開始抱怨了,心想他們也不是專業人士,怎麼那麼多意見。我先生常笑我說:「只有專業人士才可以給你提意見。」

    因為這種類似的事時常發生,我覺得也不是偶然。向內找,我看到,是自己的心胸不夠大。有人愛吃酸的,有人愛吃甜的,沒有對和錯。為什麼不能容納不同的觀點呢?為什麼都得順著自己的意才高興呢?這個高興不高興不是情嗎?應該放大心的容量,坦然面對和包容才對。

    再往下看,我意識到還沒完全放下「自我」,在執著自我的時候,會想太多,顧慮太多,表現出來就是沒有自信。其實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知道標準是什麼,按照標準去努力做就行了,目地是為了救度眾生,而不是為了自己名,不是為私的。至於別人怎麼說,無非是考驗自己的心性,看自己心怎麼動而已。

    意識到以後,慢慢的對這些事也就不動心了。類似的情況也就很少再發生。當然這對我來說,是一個很長的修煉過程。每次感覺修去執著自我的心,可一段時間以後,發現怎麼還有,而且還挺大的。來來回回一直在去,我一直會提醒自己,放下自我。

    跌倒了 爬起來

    記得有一次,在播報中念錯了某個人的名字。過後看播出的時候,突然發現,當時腦袋「嗡」的一下。怎能能犯這麼大錯呢?觀眾會不會覺得新唐人太沒水準呀?這該怎麼辦呀?心裡非常堵,陷入深深的自責中拔不出來。後來和當班的圖編交流,沒想到她並沒有如預期的指責我,反而向內找她自己,雖然我覺得這個錯誤和她毫無關係。同修的這種善,讓我很吃驚,立刻看到自己的差距。我想,如果我遇到同樣的事,肯定會先指責別人的不是,然後才會順帶的找找自己。

    和她的交流讓我找到了自己一個非常負面的東西,是以前未意識到的,那就是自責。因為我發現,我不是不敢承認自己犯錯了或者做的不夠好,而是無法面對自己,竟然犯了錯。時常會因為一點小錯,比如上錯了字幕,或者用了不合適的畫面,而在之後的好長一段時間陷入一種負面情緒中,走不出來。我一直以為是我性格如此,要求完美,不能接受有瑕疵的東西。但其實不是,這所謂的性格是被附加的物質。找到這個以後,感覺輕鬆了一些,沒有再被壓著喘不上氣的感覺了。能感受到這個物質,只要我有意識的去消滅它,它就會被一點點去掉。

    師父說:「沒做好不要緊的,那就下次把它做好,找找原因在哪裡。你們在修煉中有一個突出的表現,就是什麼事沒做好,完了事之後在那兒光顧後悔,不知道從新再做。你後悔多了又是在執著。做錯了,看哪裡錯了,知道了,下次做好它,從新做。跌個跟頭老在那兒趴著,(眾笑)不起來不行。」[2]

    修去「得失心」

    一些專題性質的中國新聞,因為沒有素材,做起來特別費時費力,參與人員分布在不同的時區,溝通協調都是很麻煩的事請。同時也看不到觀眾反饋,和真實的點擊率。所以時常會想,花這麼多時間,真的值得嗎?在幾次節目碰到大的困難時,的確認真的想過,不然就算了,離開這個節目吧。很是羨慕人家節目部的,雖說花時間,但精雕細琢,最後出來的起碼是個作品,不像新聞部,每天就是趕趕趕。但這麼多年都走過來了,心裡又真的捨不得離開。其實當時的想法和《西遊記》裡的豬八戒,遇到危險就要分行李,回高老莊,沒有區別。難道自己要做豬八戒嗎?知道自己的想法不對。得失心很是重。但雖然意識到了,好像也沒那麼容易馬上就放下。直到遇到一次考驗,我選擇去掉這個執著。

    一次錄新聞,同修請假,我替她的班,因為很早前就已經說定了,所以當天也沒再去確認。那天做完正上傳呢,看到請假的那位同修突然在平台說,她已經上傳了。我當時覺得很是奇怪,就問,你不是有事請假讓我來代班嗎?她突然想起來了,道歉說,她那天又沒事了,忘了和我說。

    我當時心裡很是生氣,心想這是要怎麼弄,竟然兩個人都花了那麼多時間去做同樣的事情,這不是浪費時間嗎?我的時間也是很寶貴的。可能圖編被我們弄得有些懵,問了主管該怎麼辦,主管來問我們倆:現在是要用誰的呢?看到這個問題的當下那一秒,我覺得時間被放慢了,我思考了好多。我非常明白,強烈的感到這是考驗。因為用誰的東西對節目本身來說沒有區別。我知道如果我說用她的,那肯定就是用她的了,不會客氣。今天這幾個小時就白折騰了。但這不是得失心嗎?我不正說要去掉它嗎?於是我說:「用她的吧」。這句話是發自內心的,不是客套話。在我說出這句話的同時,我知道這個執著正在被去掉,去的過程非常難受。

    我打開錄影棚的門,先生看到我,覺得我哪裡怪怪的,就問,今天都還順利嗎?我只是敷衍的哼了一下,什麼也不想說。他又追問,是不是發生什麼事情了?這不問還好,一問,我委屈的眼淚就在眼眶裡打轉了,開始告狀:「你不知道,今天本來就是我幫她,她應該感謝我才對,結果你不知道……」我先生是一個很理性的人,在和修煉有關的事情上一般很嚴肅,不會選邊站的。可那天,他竟然破天荒的站在我這邊說:「他們怎麼能那樣呢?」這話說的我感覺找到了知音。眼淚就控制不住掉下來了。我知道這應該就是師父說的:「可是往往矛盾來的時候,不刺激到人的心靈,不算數,不好使,得不到提高。」[1]之前還只是覺得難受,他補的這一句話,剛好刺激到了我的心。當下就覺得真的很好笑,這麼丁點小的事,放在平時都不好意思說出口,但那一刻竟然可以用來刺激到心靈,提高我的心性。我掉著眼淚,但又控制不住的在笑,開心的說,我知道我在過關,而且這一關我過去了。掉眼淚的那個不是我,笑的那個是我。我真的高興和輕鬆。

    保持正念,清除干擾

    其實每次有事情發生前,都是會得到提示的。只不過這個提示就是小小一念閃過。一開始以為是偶然,後來發現,沒有什麼事會是偶然的。一念閃過時一定要抓住,馬上發正念清除干擾。仔細檢查正在做的事。比如,腦袋裡突然閃一念,這條新聞要再檢查一次。當下如果去檢查了,一定能發現問題。或者一念閃過,這個設備今天不會出問題吧,如果當時發正念清除所有干擾,就不會有問題,但放過了這一念,把它當作偶然,那天不是這兒就是那兒,就會出問題。在碰到干擾的時候,發正念是很有用的。碰到過很多次,節目馬上要播出,但這邊網絡出問題,干著急什麼也做不了。如果當下真能正念很強,一定要趕上播出,誰也不能干擾,那發正念馬上干擾就會被清除。

    新聞部每天都在趕時間,特別是節目播出前的那幾個小時,時間都是按分分秒秒來算的。因為我是一個人操作錄影設備,在錄製時除了燈光,看不到其它的設備是否在正常運行,如果等錄完後才發現某條線路或者某個設備有問題,時間就晚了,會直接影響整檔節目的播出。所以心總是懸在那裡,總是在擔心一些事情,很累。一段時間以後,我覺得這個狀態也不對。一次和一位同修交流,無意中我說,每次做節目都象上戰場,就怕出問題。工作全部結束後才會鬆口氣,慶幸一天終於又平安度過了。她反問我:「你是怕項目出錯呢?還是怕自己出錯?」她突然這麼一問,把我給問住了。

    當然我肯定是怕項目出錯,這是起碼的責任心,要對項目負責。可是除此之外,好像更多的是怕自己出錯。之前我還真沒想過,這是有區別的。而且區別很大。因為有時同樣的錯誤,如果不是自己乾的,其實覺得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下次注意就好了。可如果是自己犯下的,就覺得是天大的事。為什麼會這樣呢?想到這兒,有點被自己嚇到,沒想到隱藏在這顆「負責心」後面,竟然還有這麼見不得光的執著。具體它是什麼呢?

    我向內找自己,感覺自己分成了兩個我,一個是真正的我,沒什麼觀點,在看著人中的這個我,在整個過程中是怎麼動的念,她只要一動念,我就能抓住她。

    人中的我總是先找藉口說:「設備出問題,軟體出問題,網絡出問題,這是干擾,這不能怪我呀。」不錯,表面上看這真不能怪那個我。但是為什麼就能被干擾了呢?這不是修煉上有漏,心性出問題了嗎?這麼依賴技術,認為這是摸得著看得到的,可以控制。看不見的不相信。我有把自己真的當作修煉人嗎?

    另外,看到別人的過錯或不足時,雖然也會儘可能的去彌補圓容,因為知道自己作為大法弟子必須得這麼做,但有時心裡會抱怨,會想她怎麼這樣?怎麼就不能那樣?通過學法,我悟到,看到的別人的不足也就是自己的不足,不然不會被我看到。真正的善,慈悲,是沒有條件的,是一種自然的狀態,顯然我還沒達到要求。

    做媒體,每天忙忙碌碌,看到的關心的很多都是常人的東西,如果忘記自己做這些是為了什麼,很容易陷到做事中去,變成常人在做常人事。寫這篇交流稿時,我看到了自己很多因為沒有完全放下自我衍生出來的執著,感到很羞愧。

    十三年來,深感是師父安排我在做項目的過程中,看到自己的執著,修煉自己。謝謝師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二零一七年歐洲法會發言稿)



    TOP

    由一句俗語說觀念


    大陸大法弟子

    在常人中有一句俗語:「三句話不離本行」,說的是處於不同行業的人在一起聊天的時候,習慣於說本行中的事情,喜歡用本行業形成的觀念的來衡量事物。由此我想到大法弟子也處在不同的社會環境中,而且生命特點也不一樣,在配合與交流中,往往無意中就會用自己在個人領域中形成的觀念來衡量對方的言行,而不是真正的站在對方的角度與環境上,用法來衡量問題。這樣往往說出來的內容,不對號,用句不是很好聽的形容詞「驢唇不對馬嘴」,甚至會造成誤解,長此以往就會造成同修之間的間隔,整體力量大為削弱。

    舉個簡單例子:在機械精密加工行業工作過的人非常講究細微,而從事物流行業的人就不怎麼講究那些,如果這兩個人在一起配合做大法的事情,那很多時候無意中在本行業形成的觀念就顯露出來了,容易形成爭執,此時就是需要他們放下各自的觀念,就看某件事本身應該怎樣在法上做也就行了。但在交流對法的認識上,還容易不自覺的站在自己的習慣中去看問題。這就是需要各自修去的東西。不帶觀念的站在法上權衡才行。

    在修煉中我們都明白後天形成的各種觀念嚴重的障礙著我們,很多時候我們覺得自己說話是站在法上了,可是過一段時間卻發現原來是我們看書中的某一句話,符合了自己的某個觀念,此時我們就會形成自己在法上的「錯覺」。這個與修煉人在某一層次符合法是兩回事。那是真正的符合那一層次的法。而我說的是有從法中找藉口、找理由的狀態;而不自覺的就是覺得「法」符合自己觀念,卻覺得自己在法上。自覺、主動在法上找藉口,那就表現為:先把某件事情定性,然後在法中找說辭。

    對於這方面師父說過:「當她們做的不對時,我一直在點化她們,只是她們用執著要幹的事那顆心掩蓋著,不想也不敢正視而已。學法時也抱著執著的心,找對執著要幹的事有利的話來看,為其執著找根據,這不叫學法,更不叫修煉。」 「有問題向內找,這是大法弟子與常人的根本區別。」(注)我的個人體會就是:在遇到一件事情拿不定主意符合不符合法的時候,不要事先定性,而是先把這件事情放下,就去學法,不是為了解決這件事情而學法,而是無求的學,這樣自然就知道那件事情該做不該做,符不符合法。很多事情表面上如何做我個人覺得不是關鍵問題,而是心態站在什麼基點上去做,和不同的做法對同修、對世人、對大法的影響。

    當自己為什麼執著在法中找藉口時,心裡明顯感覺到有一種物質,硬硬的,頭也脹脹的,看書也根本看不進去,即便是在法中找到某一句話符合自己的執著了,看似心安了,但事後還會發毛,總覺得不妥帖。

    作為修煉人破除觀念是天經地義的,誰也不可能帶著觀念去圓滿,所以我們只有認清觀念,才能夠不斷的從形形色色的觀念中徹底走出來,真正的達到法的標準。

    個人體會,僅供參考。

    【注】引自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致大法山東輔導站」
     



    TOP

    天目所見:被執著帶動,卻渾然不覺的危害


    大陸大法弟子

    最近我去一位同修那裡辦事,在聊天中他說去哪裡吃好吃的、到哪裡玩好玩的,哪裡有什麼過去人的一些修煉故事等等,說起來是津津樂道。在說的過程中我想起了一句常人中的話:被人賣了還為別人數錢呢!

    從表面上說,吃喝玩樂不是大法弟子看重的東西,有條件吃高檔一些的東西,有時間去遊玩,這倒也沒什麼,關鍵問題是我們不能執著於這些。把這些人中的所謂樂趣真的當回事了,那被執著嚴重干擾卻不自知,卻覺得挺好。

    在他津津樂道的表述過程中,我看到很多的不好的生命控制他,讓他沉浸其中不想自拔。此時主元神就如同被綁架一般,對這些東西的左右無可奈何的放任。

    因為在不同的時間段,師父都給我們安排了修煉的內容,我們在某一時間段中不是想怎樣好好的在正法中修煉,而是沉淪在觀念與執著中,這種情況會導致我們還沒有完全同化法的部份被吞噬,執著、觀念就如同癌細胞一般,不修掉它們,它們就吞噬這個人原有的部份,直至徹底的毀掉這個人。而且還有那些舊勢力的生命在一邊虎視眈眈,有一點執著,邪惡就無限的放大,讓人沉浸在人的各種慾望、喜好中。

    還有對於過去歷史上的一些人的修煉故事,我想這些故事本來就是安排人們今天能認識法做鋪墊的。作為已經得法的修煉人,就不該在腦海中總是涉及那些人和故事,那樣會導致「不二法門」,因為其人和其修煉方式連帶一起的,總是執著歷史上哪位神仙的修煉故事,那不就等於把他的東西摻雜在大法修煉中了嘛!而且其人本身不是做導遊等與之相關的行業的。

    作為常人知道這些古人的修煉故事也許會有些好處,但修煉人的標準不能總是降低為常人的基礎上呀!

    憑我的經驗:當修煉人經常提到某些過去人的修煉故事的時候,他空間場就出現那些人和修煉方式,在破壞師父給我們身體和空間場中的各種機制。有的滿腦子是這些過去人的修煉故事的人,空間場充斥著都是這些東西,非常亂。這樣在表面上,導致學法心不靜,三件事做的鬆懈,個人修煉方面放鬆,一些心性關過不去,即便是向內找,也只是浮於表面。

    人中的一些執著,絕不僅僅是一種我們要修去的物質那麼簡單。任何東西都是有生命的,而且邪惡的干擾是無孔不入的,所以我們要想在大法中修煉,就應該好好的放下那些執著,真正的對得起自己和眾生,珍惜正法機緣。

    個人層次有限,不足之處,請指正。



    TOP

    我的修煉心得交流


    義大利大法弟子

    師父好!

    同修好!

    我是一名23歲的義大利學員。我在2014年6月讀了《轉法輪》後得法。從第一講開始,我知道自己找到了我一直尋找的東西。我過去多年思考的許多問題: 我是誰?我的目的是什麼?我從哪裡來?真相是什麼?這些問題在一眨眼間找到了答案。生命的意義已經不再是一個謎,我已經成為法輪功學員。

    了解修煉

    最初的修煉路徑很簡單:我的理解在今後的每一日中進歩。多虧日常學習《轉法輪》和其它經文,使我可以以正確的方式處理我所面臨的挑戰,或者更好地說,在那一刻我考慮到用真善忍的原則來處理。在我得法之後的幾個月,我開始了解到發正念和講真相的意義所在。我開始參加在米蘭當地的洪法活動。神韻的推廣很快就展開,從那一刻起,我面對著更複雜的身心挑戰,而且我體驗到改變自己並不像我想像的那麼簡單。

    我看到我的自我與無條件配合原則的鮮明對比,以及我在常人中的執著,如顯示心,證實自己,爭鬥心,懶惰和慾望。為了更好地推廣神韻,我不得不放棄這些執著。有時一些認識是來自於學法,有時是師父透過同修的話或由常人的反應來提醒我。通常,我可以看到事情之所以能懊惱我或我之所以會注意到別人,其實都是和我的某一執著有關的。我所關注的每件事,都是考驗或考試,是讓我去除執著的。

    消除自我來證實法

    通過在各種活動中與同修的合作,我深深體會到聽任自我與證實法的原則是有多矛盾。追求我的個人利益與慈悲間的反差;這是一個舊宇宙的特性,也是法輪大法修煉者必須消除的。

    在這幾年的修煉中,我經常注意到,即使是我很小的想法都包含著證實自己的心:我問某人他對我的工作有什麼看法?這不正是我在尋求別人的讚美嗎。我有沒有給某人小費?這是因為在深處我覺得我比較富裕。如果我的心不是為了別人,而是為了肯定我自己,我怎麼能有效地去救度眾生?我非常感謝師父,因為修煉法輪大法,讓我能夠一層一層地去除這個執著以及這種使我的一部分遠離宇宙特性的物質。

    放下執著

    在常人中修煉是相當困難的,干擾很多,如果你不能保持良好的修煉狀態,就很容易受到影響。我們生活在情中,在一定程度上這是生活在這個社會中的必要條件,不過,我的理解是,不要把這個問題看的太重,因為這可能會導致嚴重的後果。

    就我的理解,追求快樂,或多或少,都和師父在《轉法輪》第四講中講的情緊密相關。回想起來,師父的法是如此珍貴:「這個情要是不斷,你就修煉不了。人要跳出這個情,誰也動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帶動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東西。當然一下子斷了這個東西還不容易,修煉是個漫長的過程,是一個慢慢去自己執著心的過程,但是你得自己嚴格要求自己。「(《轉法輪》)

    當我無法克制我的懶惰時,我注意到這會使我更容易陷入其它的執著,就像是常人社會中所認為的享受,愉快,例如慾望和貪婪。即使我沒有能力看清它們,我也可以感覺到它們就像是物質緊貼在我身上,試圖控制我的思想和行為。這三個執著:懶惰、慾望和貪婪相互增強,它們會成為我做好三件事情的障礙。因此,我願意理性地面對這個問題,在必要時發正念清除。

    一思一念決定著我們的未來

    在這最後階段,我很難保證穩定的學法和煉功。自己經常被過去修煉前的一些習慣所影響:比如,我經常在網路上觀看電影和視頻,我在Facebook上浪費了很多時間,我沉迷於色情內容,我常和朋友在一起閒逛,而不是學法。我認為這是因為修煉進入到了更深一層,因此糾正它才變得如此困難。但是,在此之後,我可以看到,最後這一念只是自己不想認真面對的藉口。我沒有用修煉人的標準來面對這個考驗,讓我的執著管控了我的行為。

    通過更多的學法,我重新審視了我的想法和行為,我看到自己一個很大的缺點:我不認為自己是法輪大法的修煉者。這一想法就決定了我們在修煉道路能否克服所面臨的困難。「咱們就講,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轉法輪》)

    我明白了這個問題有多麼嚴重,我也注意到,我想法的主體其實是先於自己的行動。因此,我必須先要歸正自己的想法:當我注意到我的想法空泛時,那其實就是我必須要修煉的。如果回家有時間看電影,為什麼就不能多煉些功,或者多學《轉法輪》這本書或其他經文?是的,我們生活在常人社會中,我們需要符合常人的生活方式,但是,根據我的理解,這並不意味著我們可以放任自己,降低對自己行為的要求。我相信,隨著時間的推移,這種思維方式的改變將使我的主元神有更高更高的理解,從而救度更多的眾生。

    感謝師父給我指出了這條修煉道路,他巨大的慈悲和救贖的恩典我無以言表感激之情。

    如果發現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感謝師父!

    感謝同修!

    (2017年歐洲法會修煉心得交流發言稿)



    TOP

    修煉如初


    歐洲大法弟子

    尊敬的師父好!

    同修好!

    我1998年11月得法。我想與大家分享一下我從修煉初期到現在發生的一些事情和感悟。

    為什麼現在要講以前的事呢,因為今年紐約法會要求我們寫修煉心得時,正是2001年發生的SOS徒步之旅和去天安門首先在我腦海裡浮現出來。那時的我是在用心的對待自己修煉呀!而後的這麼多年雖然我做了很多大法的工作、也參與了很多不同的項目、也一直在向世人講著真相,可卻感覺不到自己在實修自己的心。這讓我很心痛。當然沒有做好的已經無法重做了,可我還有時間重新按下「Start」鍵,從新開始,找回修煉初期的心態。

    消除顯示心

    2001年,在中國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越演越烈。為了引起人們的關注和聲援在中國的法輪功學員,瑞典法輪功學員在7月份組織了「SOS」步行,從法倫城徒步到首都斯德哥爾摩。近6天的時間要步行260公裡。所有想參與並能參加的學員都來了。我立即報了名,準備認認真真地走完全程。當時在我心中認為,只有這件事才算得上是一件救人的事,而且很有意義。在我的行李中,我帶上了適合步行用的鞋子和衣服。

    出發前,有很多準備工作要做。其中之一是我們需要一部隨行轎車及司機,來載學員們的行李和供給,以大家儘可能的輕裝徒步。這件事可不太容易,所有的人都想步行,沒人想開車。商量來商量去,最後大家決定要我開著我的車來隨行。儘管我大聲抗議也未能如我所願。不過大家也都答應可以輪流開車,我只能勉強答應了。

    我們準備了很詳細的地圖,可是沿途的道路仍然需要隨行車先去檢查一下是否適合步行。那時GPS還沒被普及使用,所以勘察地形成為我的任務之一。另外,我和另外一學員負責聯繫每一站的媒體,以及負責食宿等後勤工作。考慮到沿途有可能找不到合適過夜的地方,以防萬一我們還帶上了幾個備用的過夜帳篷。

    當別人都踏上了SOS徒步之旅時,我則駕駛著隨行車。這個任務看似挺舒適的,可這不是我想要的呀!真想加入到徒步的隊伍中!在我看來,那才是參與了SOS徒步之旅。儘管有各種事情需要安排,可我還是覺得坐在車裡很孤單,心裡有些不情願。我自己坐在車裡嘟嘟囔囔。

    突然間,我悟到了為什麼我要開車做後勤,我大聲地笑起來。儘管當時路上只有我,可我仍不得不踩下剎車,把車停靠在路邊。我覺得很滑稽。我悟到這根本是安排給我的最好的位置。開隨行車意味著很多的瑣事工作,且默默無聞。我悟到自己不想做這個工作的背後,是有顯示心。

    悟到這一點,我能感覺到一種物質離開了我的身體,似乎看到它是怎樣從車門飄了出去,輕飄飄的大約就像人們鬆開手後的氣球。一切都變的很明了。在那一刻,我下了決心,我一定要完成好開隨行車的任務。後來有好幾次有人提議替換我,我都拒絕了,因為我已經下了決心要去掉我的執著。

    徒步的學員們,每天徒步40公裡,大約15個小時。每天相當於走一個馬拉松的距離。他們忍著疼痛和疲憊。他們真的需要周到的服務和支持。他們中一部分人渾身劇痛,有的人腳上走出了泡,幾乎無法行走。我決心盡我最大的能力,用各種不同的方式幫助他們。我意識到開隨行車是多麼重要,除了徒步,沿途中還有那麼多的事情需要安排和解決。如果沒有一輛運作順暢的隨行車,按計劃走到斯德哥爾摩也是很困難的。

    要安排合適的住宿地,要聯絡媒體,向他們介紹從法倫至斯德哥爾摩SOS步行的目的,這都是我讓人們關注中國發生的迫害,伸出援手的好機會。

    第一晚我們住在一個農舍,也就是頭上有片瓦而已,別的就不能提了。很多人累得只剩下一點力氣邁進門檻,然後就一頭倒在睡墊上,很多人甚至都沒有力氣吃東西。有一晚我能得到一個體育館過夜。我要稱之為五星級大酒店了,原因就是所有人都能睡在3公分厚的床墊上,而且那裡還有像模像樣的淋浴。對於連續步行了幾天的人來說,這可是太需要了。

    期間一天,是一位學員30歲的生日。他選擇在徒步中過30歲的生日。我用心的為他準備了生日蛋糕,為他慶祝了一個難忘的非同一般的生日。還有一位學員迷路了,我開著車到處去尋找這位學員,他是中途加入的,不巧選錯了路。

    最後一天,一位斯德哥爾摩的學員負責將隨行車開到市中心的議會廣場。我們到達斯德哥爾摩後,將在議會廣場召開媒體發布會,還請了政要來發言。終於,我在徒步之旅的最後一天用上了我放在行李包裡旅遊鞋,我終於和其他人一起走在了SOS徒步救援的路上。

    當我走了大約20公裡,也就是半個馬拉松的長度,終於走到市中心的議會廣場後,我徹底累垮了,渾身到處都疼。此情此景,我不得不說謝天謝地,我被安排開隨行車,否則我是絕對走不下來這每天一個馬拉松的。

    每當我回憶起這段往事,都會被那些每天忍著疼痛,而且舉著橫幅,努力行走在路上的學員們所感動。而我也通過開隨行車找到了自己的顯示心,在幕後全力的支持和幫助了那些參與步行的學員們。有時我感覺能體會到神佛們在安排我們修煉中那大大小小的步伐時的幽默感。這次步行可是邁了成千上萬步的呀。

    同年秋季11月20日,我們在天安門廣場聲援遭受迫害的法論功學員。這也是我修苦煉出的重要一步。在踏上天安門之旅前,我思想中曾經對去天安門還是留下來聲援有過激烈的思考。我渾身感到不舒服,一陣陣心跳加速。一天參加完學法後,我突然感到獲得了兩把鑰匙,一把是我是否答應過師父?如果這是我的誓約,那我不去怎麼能行?第二把鑰匙是我們早晚都要經過生和死的考驗,既然早晚都要經過,那還等什麼呢?既然什麼事都是已經安排好的,那我做出去的決定也就不難了。我的心平靜了,心跳恢復了正常,

    自1999年迫害開始後,我時常惦念著中國的同修。我要去北京聲援中國的法輪功學員,讓他們知道在困境中他們不是孤立的。我要激勵全世界及各國政府起來停止這場迫害。

    我們一些西人學員在天安門會集,打開了寫有「真善忍「的橫幅。20秒後,我們被警車和麵包車圍住。我們都經受住了警察的恐嚇和暴力。第二天我們被驅除出境,也算安全的歸來了。值得一提的是,就在我們歸來之前,瑞典當時的外長向中國政府提出強烈的抗議並給予我們支持。

    回到瑞典後,瑞典電視台、電台及各種報紙都來採訪我們。從那以後,我對接受媒體採訪再也不膽怯了。這個過程也說明我們的執著和觀念會阻止我向前。一旦衝破它們,會感到一身輕。那是一種很美好的感覺。

    講真相救眾生

    在夏季假期之前,我和幾位學員開始計劃給我們哥德堡的政要寫信,講述18年來在中國發生的對法輪功的迫害。我們開了幾次會討論誰負責哪位相關的政要。我將負責寫信給一位溫和黨的政要。2003年當中領館試圖阻止法輪功廣播時,我曾經聯繫過他。那時我負責並播出這個名為「法輪功時間」的廣播節目。我們幾次討論以哪種方式來寫這封信,可是我還是感覺難以下筆。這封信也就擱置了下來。

    暑假期間,我參加了在瑞典組織的跨瑞典多省的講真相汽車之旅。我們是從哥特蘭島的政治周開始的。這是一個非常好的接觸社會大眾、媒體以及政要的機會。在那裡,我們有一個展位,臨近幾個大的媒體,而且正好在大學的門口。每天在我們周圍,都在舉辦有很多人參加的講座和各種會議,這樣很多人都看到了我們。第一天,那位我準備寫信給他的政要就來到了我們的展位。我告訴他我正準備給他寫信,他很好奇我想寫些什麼。我們的交談由此很自然的展開。他還很清楚的記得14年前中領館干預廣播電台的事,這樣很輕鬆的進入到法輪功在中國的處境以及中國大陸學員們所經歷的迫害,以及哥德堡和上海的緊密關係等話題。我們的正念是很強大的。那段時間我常常想到他,想到那封沒發出的信。此時我得到了一個更好的機會,可以和他面對面的交談。我們約好秋天時再聯繫。

    這期間,我還得到了一個機會修去我更深一層的顯示心和怕心。經過了這麼多年,它還會不時的以不同的方式表現出來讓我警覺。法輪功每天有一個小時的時間,在威斯比市中心廣場的台子上演講。在活動的幾個星期前,我被邀請上台講述2003年中使館試圖阻止「法輪功時間」電台廣播一事,以及今年在林雪平中共試圖阻止「真善忍」藝術畫展一事。

    我不喜歡站在台上成為焦點,更不願意當眾講話,我很想讓別人去做這件事,可是同時我也意識到這會是一個讓我修去更深的執著心的好機會,我就答應了下來。

    這是發生在14年前的事,所以我開始再次溫習那個事件,慢慢的整個輪廓都清晰了,至少在家時我感覺是這樣。可是當我第一次站在台邊,我開始緊張了,突然間覺得自己失憶了,不管我當天做過多少筆記,我幾乎是前邊寫後邊忘。我請擔任主持人的學員,一旦發現我講不下去時,就用提問的方式來幫助我。輪到我上台前的一剎那,我的腦海中閃現出一念:感覺不自在甚至害怕,這都是觀念,不是我的真念。我應該喜歡站在台上講真相!結果一切都很順利。我很感謝能得到這個機會。

    講真相車旅的倒數第三站,我們來到了斯特倫斯塔德市參加夏季節。我們在廣場上展示功法並向遊人講真相。那天陽光明媚,周圍有很多遊人。有一位女士走過來與我交談。她告訴我她在三週前的厄蘭島上見過我們。那是我們車旅的第四站。我們參加了在哪裡舉辦的維多利亞節,也是瑞典皇公主維多利亞40歲生日的慶祝活動。我們碰到了一些人,他們還沒聽說過法輪功。然而這位女士竟然告訴我見過我們,而且還與一位法輪功學員交談過。我越想越高興,假如我們碰到所有人都告訴我們他們曾經見過法輪功學員並交談過,那該多好!我堅信,我們大家一起努力一定會實現,前提是我要更好的修自己,更加精進的救人。

    我從2002年開始播出「法輪功時間」。內容主要是法輪功學員在大法中受益的故事,以及法輪功在中國遭受的迫害。「九評」發表後,廣播的內容改為揭露中共的罪行。

    經與一些老學員商量需要加進一些有關傳統文化的內容,所以2006年過渡為瑞典文的「希望之聲」。廣播時間也從每周30分鐘改為60分鐘。如今,我還繼續負責節目的製作和播出,內容從來自中國的消息到九評、中國傳統文化中的故事、學漢語以及大法弟子譜寫的歌曲集音樂。現在,我還負責每周一小時中文的廣播的播出。那是由芬蘭學員製作好的一小時廣播節目。在堅持做廣播節目15年中,當然對每周都要花時間去準備、製作和播出也感到不是件容易的事。

    有一次我身體感到不適,可我還要準備廣播節目,感到很困難。我心想我連床都起不來,又怎麼能製作廣播節目呢?但那天的內容很重要,其中包括瑞典媒體的有關報導。想到有這麼多重要信息要讓聽眾知道,我就爬起來坐到電腦前。當我把節目做完後,我發現我的身體不適也好些了。儘管這次的節目製作比平時花的時間要長,但我的感覺非常好。我意識到當我們用心做很正的事的時候,我們會得到幫助,將不可能變成可能。如今人們很容易聽到廣播,手機播客開始普及。我準備要學習,要進行的下一個項目,以便能讓更多的人能聽到從其它媒體那裡聽不到的中國消息。

    最後,我想用師父在2014年在《世界法輪大法日講法》中的話與同修共勉:「修煉如初,必成。」

    感謝師尊讓我在這珍貴的歷史時期,有緣修煉自己,救度眾生。謝謝同修!

    如果大家看到我的交流中還有什麼執著和不足,請慈悲指正。



    TOP

    神韻音樂極富表現力 帶多倫多觀眾神遊



    1012

    聞名全球的美國神韻交響樂團於2017年10月11日蒞臨多倫多湯姆森音樂廳(ROY THOMSON HALL),為當地聽眾奉獻了一場豐富多彩的音樂饗宴。獨一無二的原創音樂與許多西方經典曲目,令多倫多聽眾體驗了純善純美的音樂殿堂。

    1012

     

    1012

     

    1012

    前加拿大參議員:神韻音樂創造出天國的氣氛

    這已經是前加拿大參議員迪尼諾(Consiglio Di Nino)第四次聆聽神韻交響樂團的音樂,可以說,他是一個場場不落的神韻觀眾。

    對於自己再次欣賞神韻音樂的感受,迪尼諾不住地用「精彩」(wonderful)這兩個字來讚美,今年,他更稱讚是聽到了天籟之音(angelic)。

    「天籟之音!」他說:「我找不到更好的詞了。」

    「用中國樂器和中國音樂創造出天國的氣氛(atmosphere of heavenly),」 迪尼諾續贊道,「今晚,他們做到了!」

    神韻樂團以完整的西方管弦樂團的弦樂、木管及銅管樂器為基礎,並以二胡、琵琶及中國打擊樂等古老東方樂器為領奏,創造出令人耳目一新的樂章。

    迪尼諾讚嘆神韻音樂會是一種完美的組合。「小提琴演奏家真是不可思議(incredible),她是我見到過的最出色的天才之一。」

    神韻音樂的曲目都是神韻作曲家們的原創,主要是為了配合神韻舞蹈而作。這些作品取材於中國五千年的歷史經典和民間故事,以各民族、各地區的音樂譜曲,呈現恢復傳統的主題。

    此外,神韻交響樂還包括神韻歌唱家的演出。歌唱家們使用傳統美聲唱法演唱原創的中文歌曲,表達關於人生真諦的反思。歌詞傳遞的信息超越了種族和文化的界限,迪尼諾說:「歌唱演員們的演出是完美的傑作。」

    「你可以真實感受到他們展現的獨到的精神內涵,以及他們的天賦之才。」 他說。

    他表示:「非常高興,我又站在這裡(劇院)。」

    設計師:神韻音樂極富表現力 帶我神遊

    1012

    多倫多珠寶與視覺設計師兼攝影師Lisanne Crawford女士欣賞了當晚音樂會,她讚嘆音樂會「令人嘆為觀止,非常引人深思,」「是一種戲劇與美好聲音的美妙結合。」

    在談到神韻音樂引人深思時,Crawford女士說聽神韻音樂令她如神思陶醉,「仿佛游一般,如身臨其境。如看節目冊說演奏《傘舞》節目時,就會想這個節目會是什麼樣子,節目開始後,就覺得自己就在傘下一樣,很真實的感覺,真是令人驚奇。」 隨著神韻音樂,「就像是神遊一趟後又回來了。」

    她繼續解釋道:「就像讀一本好書一樣,令人遐想無限,腦海中勾畫出圖像,就像真的發生一樣。」

    她說,比如聽鼓樂,腦海中就會想像戰場上的鼓樂,「感覺自己就要上戰場一樣,但不是暴力的感覺,而是一種充滿能量的感覺。」「隨著鼓聲漸漸激昂,自己真的感受到了,也變得內心澎湃,非常神奇。」

    Crawford女士談到聽神韻音樂感受時,她說有激動興奮,也有祥和寧靜,音樂極富戲劇表現力。 「樂聲由高變中再變低時,一下感覺一切都消失不見,非常虛無飄渺,一切都沒了。然後又一個樂章再次響起,再從高變中到到低,再從低到中變到高,就這樣循環往復。」

    她說,聽了神韻音樂後,她也很想學會彈點什麼樂器,父親很會彈吉他,回去後會學著彈吉他或小提琴什麼的。

    談到神韻音樂積極意義時,她說:「觸人心弦,令人感動,鼓勵我自己也想多做一點這樣的事。」「人們來聽這樣的音樂,就會想起自己的生活」,引發他們生活中的共鳴。

    在談到神韻引發精神上的共鳴時,她說,她自己也靜坐冥想,「聽神韻音樂時,會一下想起靜坐冥想某個時刻的心境,思想就像在神遊一樣,非常詳和,內心又充滿興奮和激動,就好像直達自己的下意識一樣。」

    對神韻音樂指揮,她也讚不絕口,稱讚神韻指揮不僅十分有才華,而且很幽默。

    Crawford女士表示,非常感激神韻音樂會能再次在多倫多上演,有了她,一切變得完整,「不知道如何形容,總之我就是被震撼到了,下次有機會我絕對還會回來聽,而且神韻演出時,我也一定會來。」

    「有趣的是,神韻感動了不同背景的人。」「她有一點中國的東西,還有來自紐約和歐洲的,結合得非常好,非常有趣,我很喜歡。」

    診所老闆:神韻音樂充實靈魂 治癒心靈

    1012

    「音樂會太驚人了,非常充實人的靈魂,並將我們的心靈打開。我們很高興能夠前來。這真是太美妙了!」觀眾埃文斯女士(Laurie Evans)興奮地表示。

    2017年10月11日晚,神韻交響樂團蒞臨多倫多,並於湯姆森音樂廳(ROY THOMSON HALL)進行了一場令當地音樂愛好者們耳目一新的演出。

    埃文斯在多倫多擁有一家診所,當晚她與夫婿開普蘭(Doug Caplan)及兒子一起聆聽了神韻音樂會。埃文斯開心地表示,非常欣賞《輕騎兵序曲》,神韻交響樂團的演奏給她帶回來很多美麗的回憶。「演出非常精彩,讓我臉上充滿了微笑。」

    開普蘭先生表示,自己最喜歡的曲目是《大汗》。他說:「曲子的深度、活力、韻律、節拍都非常棒。」他表示,神韻音樂會讓人感到歡欣鼓舞,並給人一種覺醒的感覺。「非常有力!」

    埃文斯讚嘆,神韻的音樂給人「純粹的歡樂」,讓人能夠在聆聽交響樂時將塵世生活中的一切暫時忘卻,只是沉浸在音樂當中。她表示:「你感到自己昇華了,剎時感受到了天人合一。」

    埃文斯對神韻的所有音樂家們致謝。她表示,神韻交響樂團的演出極為傑出,中西合璧的樂曲將兩種文化結合在一起,這讓她感到自己與所有的神韻音樂家們都緊密相連,而這種體驗令她感到非常愉快。

    作為一名業餘女高音歌手,埃文斯對神韻女高音歌唱家的演出讚賞有加,「在她演唱時,我心生敬畏。她是絕對的出類拔萃,令人驚艷、太美了!」

    開普蘭認為,神韻交響樂團中西合璧的樂器演奏是最完美的結合,呈現出了東西方兩種音樂的最佳水平,這讓他感到既熟悉又充滿異國風情。

    開普蘭也對神韻交響樂團的指揮非常欣賞。他表示,看到指揮與聽眾們愉快地互動讓他也感到非常高興。

    埃文斯表示,她感到了神韻音樂的治癒奇效。她表示,聆聽神韻的音樂,讓她的頭腦和心靈都得到了療愈,並讓她感到放鬆,她因此對神韻音樂會充滿感激。

    公司業主:神韻音樂柔和透亮 能量純正

    擁有一家醫療翻譯公司的Bolduc先生微笑著說,他實在不捨得神韻交響樂這麼快就結束了,「音樂會太棒了!我感覺自己剛剛欣賞了10分鐘,結果就演奏完了!時間太短暫了,太不捨得了。」「今晚的音樂會中還有高音獨唱,有種類繁多的東西方樂器,讓人大開眼界!音樂如此精彩動人,我才覺得時間過得太快了,音樂演奏的時間太短、太短了!」

    Bolduc說,男高音天歌和女高音耿浩藍的演唱讓他很是著迷,「非常精彩!尤其是那位女士的歌聲,是那麼的純正有力!雖然她唱的是中文,但是你完全不需要懂得中文,因為語言已經不再重要,她的那份投入和熱情,真是無比的美。」「我能深切的感受到女高音的那份熱情真摯,她是那麼有感染力,我不知道她唱的是什麼故事,但是她歌聲的力量深深震撼著我。」

    在談到神韻交響樂團的指揮米蘭⋅納切夫先生時,Bolduc忍不住讚嘆:「他簡直太了不起了!他訓練有素,熱情敬業而且自始至終帶著一點幽默,他天生有一種非常具有親和力的風度,每一位觀眾都不自覺的與他產生共鳴,這是一種非常美的境界。」

    Bolduc說:「神韻的音樂給觀眾一種非常正面,非常明亮的感覺。在聽音樂會時,我感覺了陣陣的純正能量,那是一種讓人雀躍且輕鬆的能量。」「尤其是二胡的三重奏,這是我最喜歡的部分之一。二胡的曲調非常的有中國的味道,音樂柔和透亮,而且美不勝收。」



    TOP

    多倫多音樂界感受神韻交響樂強大能量 令人喜悅



    1012

    2017年10月11日晚,美國神韻交響樂團在完成2017年亞洲巡演後,於10月11日晚在加拿大多倫多羅伊.湯姆森音樂廳(ROY THOMSON HALL)開啟北美巡演首場演出。神韻交響樂團的演出在亞洲獲得「天籟神韻!不同凡響!」等美譽,在多倫多的演出也深深地吸引了中西方觀眾,獲得當地各界人士推崇。

    徜徉在神韻充滿靈性力量的樂曲裡,觀眾們感受到中西音樂合璧之美,有觀眾在神韻的音樂中穿越到中國,有觀眾觸摸到了傳統中國文化的脈搏。他們說,今晚的每一秒鐘都是享受。

    神韻樂團以完整的西方管弦樂隊的弦樂、木管及銅管樂器為基礎,並以二胡、琵琶及中國打擊樂等古老東方樂器領奏,創造出令人耳目一新的樂章。戰鼓雷鳴中,似有千軍萬馬在整裝待發,東西方樂器把古戰場上的無畏、英勇氣勢,表現得活靈活現。

    在今年的亞洲巡演中,神韻交響樂團先後在韓國以及台灣的12個城市演出17場,場場安可呼聲不斷,獲好評如潮,尤其在台灣,票房銷售刷新紀錄,15場演出總售票率幾近百分之百。

    歌劇公司總監:樂台上傳遞強大能量 令人無比喜悅

     

    1012

    「喜悅!陶醉!美麗!震撼!」 歌劇公司行政總監John Adamson先生對神韻交響樂讚不絕口,驚嘆不已。

    Adamson表示,當晚的神韻音樂會非常出色。神韻交響樂團的規模很大,很有氣勢,而且當晚所選的每首樂曲都充滿靈性,具有啟迪性內涵,震撼心田。

    John Adamson自稱是一名歌手。他說,雖然自己不是歌劇歌唱家,但他非常喜歡神韻音樂會中男高音歌唱家天歌的演唱。他開心地說:「男高音歌唱家的聲音非常有穿越性,我非常喜歡他的演唱。」

    最令他難忘和讚不絕口的是小提琴演奏家鄭媛慧的獨奏。他說:「超一流的精彩!她演奏的柴可夫斯基的協奏曲非常有感染力,我完全陶醉其中,大家都深深地陶醉其中。」他深有感觸地說:「單單聽她的這首小提琴獨奏,就超過今晚的音樂會票價了。」

    John Adamson談起當晚的音樂會非常開心,笑聲爽朗。他說:「三位二胡演奏家的合奏讓我感到耳目一新。我看到樂團裡的成員是由中西方音樂家組合而成的,這真是太好了,能把中西方音樂融合在一起,只有神韻交響樂真正做到了。」

    「當三位二胡音樂家合奏時,樂團指揮後面似有上百人的樂隊為她們合奏配樂。二胡的音樂元素在西方樂團的配樂背景中脫穎而出,簡直是太美妙了!」

    「整個晚上,我都感受到樂台上的音樂傳遞過來了強大的能量,當我陶醉於神韻音樂時,我感到無比愉悅,無比舒暢。」

    一同來聽音樂會的Hilly女士則表示非常喜歡西藏鼓樂,她說:「我本來就很喜歡中國音樂,這首曲目尤其合我心意。」John Adamson表示深有同感,他也非常喜歡西藏鼓樂,感到非常震撼。

    作曲家:讓我觸摸到了中國傳統文化的脈搏

    Veronica Noro Ronnie Grice是一位樂隊的流行歌手。今晚她帶著樂隊的吉他手Matteo Daros以及母親Angela Bressan慕名前來欣賞神韻交響樂。

    Matteo Daros同時也是作曲家和音樂製作人。 他說今晚自己的精神隨著神韻交響樂的樂曲而舞。

    「我感覺神韻的音樂演奏非常的立體生動,音樂時而舒緩,時而快速,時而愉悅,時而緊張,讓人每一秒鐘都陶醉其中。樂團的指揮非常的智慧,神韻的音樂隨著他的指揮棒起伏綿長。」

    Matteo表示他最喜歡今晚的二胡三重奏。「二胡的音樂帶給我一種祥和的體驗,同時感受到其中蘊含著無窮的能量,而且在平和和能量之間取得了最佳的平衡。這個曲目也讓我觸摸到中國文化的脈搏。我感覺自己和東方文化之間有一種緣分。幾個月前,我對二胡非常感興趣,想不到在今晚的神韻交響樂中得以體驗,回味無窮。」

    Grice則對神韻中西合璧的交響樂團讚不絕口。「我非常喜歡今晚的神韻交響樂。非常喜歡音樂家們的精彩演奏。最美妙的是,我們聽到了西方音樂的元素,同時我們又聽到東方音樂的元素。從節目冊中,我們了解到,有很多音樂家來自歐洲、北美和亞洲,這種東西方音樂的完美結合是今晚最出彩之處。我非常非常喜歡今晚演奏的每一個樂曲,每一秒對我都是享受。」

    「因為我自己是歌手,我特別認真地聽兩位歌唱家的演唱。男高音歌唱家的演出非常精彩。他的聲音非常有力量,共鳴非常好,儘管我們坐得比較靠後,我依然感受到他的聲波振動我的耳膜。我感覺好像只過了一秒鐘,但是他其實已經唱了幾分鐘。我居然沒有感覺到時間的存在。女高音歌唱家讓我整晚期待。我看了節目冊的介紹後就一直期待她出場,我相信一定是特意地安排她到最後做壓軸的演唱。說實話,當她震撼性的歌聲響起,我覺得一個晚上的等待都是值得的。」

    「我以前對Bel Canto的美聲唱法不太了解,我也是第一次聽到用Bel Canto美聲唱法的歌唱家。雖然作為流行歌手,我不了解Bel Canto美聲唱法,我也沒有機會去學習和使用美聲唱法。但是,能近距離欣賞美聲唱法的唱歌同行們,我學到了很多東西,得到很多的啟發。兩位歌唱家的歌聲渾厚而高昂,美妙而震撼,我甚至都覺得好像不是人類口腔的共鳴器發出來的聲音。我感受到的是力量和振動波。」

    「小提琴演奏家的獨奏也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當她一出場,我就被吸引住了。她拉得如此之嫻熟,我感覺好像她的弓就一直沒停下來。她的演奏充滿著能量,讓我看到她的音樂裡有豐富的世界。我留意到樂團裡其實已經有了二十四把小提琴,沒想到還有一把小提琴出類拔萃,把柴可夫斯基的協奏曲演奏得如歌如泣。這位小提琴演奏家很像是金字塔中最頂尖的那個,又像是最高處的那個鑽石。」

    Angela Bressan是一位音樂愛好者,曾經在舞台上演出音樂劇。她說神韻的音樂把她帶到了中國。「今晚聽神韻交響樂是一次美妙的體驗,我們心滿意足。我完全被神韻的音樂帶走了。有很多的樂器我從未見過。我喜歡閉上眼睛,陶醉在神韻交響樂的音樂中。我居然有種非常奇妙的感覺,覺得自己在音樂中穿越到中國了。雖然人坐在音樂廳裡,我就是感覺到自己在充滿異國情調的他鄉。」

    音樂記者:演出高超 令人印象深刻

    《多倫多星報》音樂新聞記者和音樂評論員Michael Vincenty先生久聞神韻交響樂大名,10月11日晚首次欣賞美國神韻交響樂團在多倫多湯姆森音樂廳(ROY THOMSON HALL)的演出後表示,整場演出水平高超,令他印象非常深刻。

    Vincenty表示,他早就聽說過神韻交響樂,此次是首次欣賞神韻音樂。當晚他坐在二樓的中間,特別注意到神韻音樂會中的中國樂器,如二胡和琵琶。

    他愉快地說:「(神韻音樂會)非常有趣,是一種文化的融合,有西方文化,有東方文化,音樂節拍配合得很完美。」「從中聽到不同的音樂,非常有趣,有柴科夫斯基的音樂,還有不同類型的民族音樂,融合得很好。」

    Vincenty對晚會的指揮米蘭.納切夫讚嘆不已。他說,神韻不同的音樂融合得很出色,尤其是指揮令人印象深刻,「(指揮)非常敏銳,總能提前洞察和關注到樂團需求,能夠總是領先一步做好準備,是個非常優秀的音樂指揮。」。

    談到神韻交響樂對柴科夫斯基樂曲的演繹,他表示,這首大師級的曲目難度高,但是音樂家鄭媛慧的小提琴演奏非常出色。他說:「尤其是小提琴演奏家的演繹,令人聽之難忘,非常震撼。」

    當晚的神韻交響樂中有原創曲目《大汗》,令Vincenty感到格外的驚喜,樂曲神奇地演繹出元朝皇帝忽必烈馳騁草原的非凡故事。音樂聲中鼓聲雷動,駿馬奔騰。當他得知神韻音樂中駿馬奔騰的樂聲是由二胡表現出來時,他覺得非常驚訝和欣喜。

    作曲家兼鋼琴家:神韻音樂非常純淨、精確

    多倫多作曲家、鋼琴家及詞作家Kathleen Gorman也慕名前來欣賞。她表示,神韻的音樂及曲目令人振奮、如夢幻般美妙,給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當談到聆聽神韻音樂的感受時,Gorman表示:「我真的非常享受這場音樂會。真的很欣賞這種使用五音階的中國音樂與歐洲音樂主旋律相併置的演出。我聆聽了兩種文化的糅合,這真是一個夢幻般的樂團,給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

    Gorman表示,神韻交響樂團所演奏的樂曲令人振奮。她說:「交響樂團的音色整體上豐富多彩、非常輝煌。演奏聽上去真的很純淨,而且是如此精確。」另外,她認為無論是民俗樂曲或是古典樂章,每一首曲子都美妙悅耳,所以她非常喜歡聆聽神韻交響樂團的演奏。

    她表示,音樂家的音樂修養都非常高。「你可以看到,樂團裡有許多音樂大師。而演奏柴可夫斯基小提琴協奏曲的獨奏家Fiona(鄭媛慧)真是太傑出了!」

    Gorman也對神韻交響樂團的指揮讚不絕口,「今晚的指揮極為出色。能夠欣賞他的演出我很榮幸。他非常棒。他是那麼的充滿活力,得益於他的指揮才能,交響樂團的演奏聽起來真的非常卓越!」

    另外,她也非常欣賞歌唱家的演出,「雖然我聽不懂歌詞,但這首歌非常的動人及充滿情感。這名歌唱家擁有一個夢幻般的聲音,而且是訓練有素的美妙古典歌喉。」

    前歌劇演員:心隨著神韻樂曲上下波動

    1012

     

    印度裔移民Sascha Mumtaz先生在從德國移民加拿大之前,他曾是一位男高音,在德國參加過歌劇和各種舞台演出。離開舞台後,他在家族企業中擔任公司CEO職務。

     

    他興奮地說:「我特別喜歡今晚的音樂會!我完全陶醉在其中。神韻的音樂充滿生機,充滿力量!」

    Mumtaz讚嘆神韻巧妙且完美的結合了中、西方的音樂的精華,「東方和西方樂器非常完美非常漂亮的合二為一,(神韻)將其融合的相當之好,既能體現出西方交響樂團的力量和氣勢,又能表達出中國音樂之美。這二者的結合讓人讚嘆不已!」

    Mumtaz表示,神韻音樂的感染力十分巨大,他的心今晚隨著神韻的樂曲上下波動,「讓我渾身都充滿力量。」「這場音樂會讓我覺得心潮澎湃,百感交集。神韻音樂時而生機勃勃,引人向上,時而悠揚輕柔帶著絲絲的傷感。」

    男高音天歌和女高音耿浩藍的演唱讓他連連叫好,他直呼從歌唱家們的演出中「深受啟迪」,「兩位歌唱家的歌聲圓潤有力,聽過一遍就不會忘掉,我太喜愛他們兩位的演出了。」

    而頭一次見到的中國古典樂器二胡,深深的將Mumtaz吸引,「我特別喜愛二胡的三重奏,這個樂器的音調悠揚悅耳,我從來沒有聽過如此美妙的曲調,不禁讓人思緒萬千,直觸內心深處,令我感動不已。」

    Mumtaz先生說,小提琴獨奏讓他連連稱讚,「太美了!我感覺身心都被帶動。」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