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5日 星期三

  • 法輪功在海峽兩岸的強烈對比

  • 守江山 太宗說易魏徵說難

  • 貴陽市郊區農村開的優曇婆羅花

  • 回不去的童年

  • 墨盒自注墨水顯神奇

  • 天目所見:法的偉大

  • 弟子唯有精進以報師恩

  • 兌現誓約多救人

  • 華郵為中共移植謊言背書 追查國際以活摘事實舉證

  • 西維吉尼亞大橋節 法輪功學員傳播真相

  • 紐西蘭遊艇碼頭舉辦真善忍美展

  • 俄羅斯信息日傳播法輪大法真相

  • 法國安納西民眾期盼 法輪功廣泛弘揚

  • 荷蘭馬斯特裡赫特市民眾簽名制止迫害

  • 「希望早日結束這場本不該有的迫害」

  • 疫苗不管用了?美聯邦專家開會討論對策



  • 法輪功在海峽兩岸的強烈對比



    1025

    中國大陸和台灣同是華夏文化後代居住之地,都有成千上萬的法輪功信仰者,但法輪功在兩岸的遭遇則有天壤之別。

    在台灣,法輪功學員會經常舉行修煉心得交流會,集體煉功,或排「隸書」字體的「真、善、忍」與「FALUN DAFA」(「法輪大法」)等活動,場面殊勝壯觀。活動中,法輪功學員整齊劃一的煉功動作,伴隨悠揚的煉功音樂,吸引許多當地居民及遊客駐足觀看。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四日,台灣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簡稱法會)在台中市的中興大學召開,台灣部分法輪功學員七千多人參與了這場盛會。涵蓋律師、教師、軍人、學生與老人等不同職業身份的二十多位法輪功學員逐一上台報告修煉心得,交流他們如何在日常的工作生活中,按照真、善、忍的要求提高心性做好人,以及向世人講清法輪功真相的體會。

    台灣部分法輪功學員三千多人,集體煉功並排出「真善忍」與「FALUN DAFA」字樣。這是繼去年之後,台灣法輪功學員再次於南投中興新村舉辦大型煉功活動。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一日,部分法輪功學員四千人首度以壯麗優美的「隸書」字體排出「法輪大法好」,深獲佳評。

    法輪大法已傳遍台灣每個角落

    集體煉功是法輪功重要的修煉形式,台灣是除了中國大陸以外全球法輪功學員最多的地區,歷來多次舉辦了大規模的集體煉功,除了呈現功法的祥和美好,更希望讓民眾與媒體關注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受迫害的真相,呼籲社會各界共同制止迫害。

    法輪大法(法輪功)自一九九二年五月傳出以來,迄今已逾二十五年。法輪大法揭示宇宙特性「真、善、忍」,學煉者普遍身強體健、心性道德提升。法輪大法已經洪傳一百多國,使全世界超過一億人身心受益,深受各族裔人士喜愛,《轉法輪》已被翻譯成三十多種文字。

    自一九九五年四月法輪功開始傳入台灣,修煉者涵蓋大學教授、醫生、律師、工程師、公務員、軍警、士農工商、學生、家庭主婦等各階層,以千計的煉功點幾乎遍及全台灣三百多個鄉鎮,連外島的澎湖、金門、馬祖都有十幾個煉功點,法輪大法已傳遍台灣每個角落。

    法輪功在海峽兩岸 呈現強烈的對比

    一九九九年七月起,中共與江氏集團在大陸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迄今已造成至少四千一百四十五名學員死亡,無計其數的學員被非法勞教、關押,被迫害致傷殘、失學、失業、流離失所、家破人亡。

    而同樣承傳華夏文化的台灣,法輪功呈現蓬勃發展的景象,學員人數持續增加,不僅在清晨的公園裡可以看到法輪功學員的身影,許多政府機關、大學校園也常見學員的煉功畫面。法輪功的強身健體功效卓著、淨化人心有目共睹,得到台灣各級政府的高度肯定與社會各界人士的廣泛支持。一水之隔,法輪功在海峽兩岸呈現了鮮明而強烈的對比。

    中國大陸仍然有眾多民眾修煉法輪功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與江氏集團動用整部國家機器迫害法輪功,動用一切媒體、司法、軍警、特務、黨政、外交,進行了全方位的鎮壓,對法輪功學員非法關押、洗腦、毒打、電刑、強姦、強迫注射破壞中樞神經藥物,乃至活摘器官,慘無人道的迫害手段令人髮指。迄今至少有四千一百四十五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難以計數的無辜公民被綁架進看守所、勞教所、監獄、洗腦班、精神病院,被迫害致傷殘、失學、失業、流離失所、家破人亡。

    迫害開始後,中國大陸的法輪功學員沒有基本的人權,不能如往常的公開開法會、辦大型集體煉功等活動,只能以網路的形式舉辦心得交流會。就在台灣法會召開前,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修煉心得交流會從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一日開始,歷時三十八天,於十二月八日圓滿結束,共發表修煉交流文章五百三十多篇。這些文章是從上萬篇投稿中精選出來的。這是自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規模最大的一屆中國大陸法輪功修煉者的交流盛會。

    明慧網編輯表示,對中共迫害者來說,這次規模空前的法會對中共是極大的震懾和打擊;對於社會大眾來說,給他們提供一個了解法輪功真相的機會,可以看出在中國大陸仍然有這麼多的人修煉法輪功,修煉人道德提升後對家庭、工作單位和社會的正面影響,在迫害嚴酷的環境下仍然能夠堅持信仰、按照「真、善、忍」嚴格要求自己。

    與中國大陸不同的是,在海峽對岸同樣承傳華夏文化的台灣,法輪功一直呈現著蓬勃發展的景象。自一九九五年四月法輪功開始傳入台灣,學員人數持續增加,截至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台灣修煉法輪功的民眾約50-70萬人,是除了中國大陸以外全球法輪功學員最多的地區。

    法輪功在中國大陸與台灣懸殊的社會環境,形成強烈鮮明的對比。

    (大紀元)



    TOP

    守江山 太宗說易魏徵說難


    中原

    一件事的難易,與人本身的關係非常大。同樣一件事,有人認為很難,有人認為很容易,其實都是對的,是人本身的問題。

    貞觀十五年,唐太宗問身邊的侍臣:「守江山是難還是易?」魏徵回答:「很難。」唐太宗說:「我選拔任用賢才,接受建議就行了,有什麼難的?」魏徵說:「據我觀察,自古以來的帝王,在憂患危難的時候能夠選舉賢才,接受忠告;到了天下太平的時候反而懈怠政務,疏遠敢於直言進諫的人,使之戰戰兢兢,不敢進言。這樣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就會使國家滅亡。正因為如此,古代聖人才要居安思危。你想想,國家太平無事,卻要使國君心懷憂懼,這難道不難嗎?」(出自《貞觀政要》)

    在修煉中有上士和下士之分;在人中有聖人和普通人之分。在處理問題上的分歧都是來自於人本身的差異的。所有說在看待一件事的問題上,人的本身素質決定了事情的成敗。魏徵是站在一般人的角度看問題,而太宗是站在聖人的角度看問題。基點不同結果也不同。

    原文:貞觀十五年,太宗謂侍臣曰:「守天下難易?」侍中魏徵對曰:「甚難。」太宗曰:「任賢能,受諫諍,即可。何謂為難?」征曰:「觀自古帝王,在於憂危之間,則任賢受諫。及至安樂,必懷寬怠,言事者惟令兢懼,日陵月替,以至危亡。聖人所以居安思危,正為此也。安而能懼,豈不為難?」



    TOP

    貴陽市郊區農村開的優曇婆羅花



    2017年10月10日上午,我老伴(同修)在菜場從一農民那裡買了半斤青椒,回家後放在冰箱裡。第二天拿出來做菜,發現有一個辣椒上長有十多朵優曇婆羅花(圖1)。

    1020

    回想2010年10月初,在我家的小花園裡栽的十多棵辣椒枝上有兩個紅辣椒上長有優曇婆羅花,其中一個辣椒上有十多朵花。當時照了像。接著發現枝葉上也有,在枇杷葉上也有(圖2),牆上水泥塊上也長有,大概有十多處都長有優曇婆羅花。現將七年後的今天保存好的干紅辣椒及枇杷葉的優曇婆羅花重拍一次,花還完好,只是紅辣椒及葉子變色、變乾脆了,太神奇了(圖4、圖5)。我們把這些分享出來與同修共享。

    這是師父給我倆最大的鼓勵,我倆決心緊隨師父,按師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感謝師父的慈悲救度。

    1020

     

    1020

     



    TOP

    回不去的童年


    張元之

    人的年齡越大,就越想回到童年。這與我們常說的「老小孩」倒是如出一轍。小時候,希望自己快一點長大,因為可以自己決定自己的事情,自己的人生。真正長大了,就會懷念小時候,衣食無憂的那種快樂。童年的快樂,在於思想的簡單,不需要考慮太多的衣食住行,也不需要看太多的別人的臉色。活得快快樂樂,坦坦蕩蕩。一張純真的臉,可以看到喜可以看到怒,可以看到悲,可以看到樂,一切都在臉上,卻不在心裡。

    古人云「人之初,性本善」,人的童年,還沒有遇到人生的酸甜苦辣,還看不到世態炎涼,還保留了與生俱來的那種善良。善良就是快樂,坦蕩就是快樂。

    人都希望「返老還童」,卻只是一種希望。有人到老到死都放不下自己的利益,自己的智謀,自己的狡猾。在自己編織的痛苦中,在疾病環繞中,走完自己的一生。也有一些人,到老了,一些事情反而放下了,就成了我們常說的「老小孩」。身體沒有回去,但心已歸童年。

    或許有一種人可以回去,身體上和精神上都回到童年。那就是修煉人。我們形容道人經常用一個詞彙叫「鶴髮童顏」。大概這就是我們常說的返老還童吧。為什麼,其實修煉人,首先是放下了成年人的那種所謂的「智慧」和狡猾,以及後天形成的觀念,變得坦蕩快樂了。身體也隨之變了。

    童年的快樂,成了一個成年人嚮往有不可及的往事,也許再也回不去了,除非修煉人。



    TOP

    墨盒自注墨水顯神奇


    大陸江蘇大法弟子

    我家是萬千個資料點中的一朵小花,一台佳能牌連供噴墨印表機曾列印出了無數份真相資料。

    10月20日上午,我在用印表機列印真相資料時出現了一張白紙,我確認了連供的墨水盒和引管中都是空的,顯示已經沒有黑色墨水了。我拿出並啟封了新的黑色墨水準備註入,就在揭開空氣孔橡皮蓋的同時,忽的一下墨水從下往上一漲,瞬間注滿了黑色墨水盒,這突如其來的神奇一幕令我全身震撼、驚訝不已並熱淚盈眶,隨即向師父法像九叩首,感恩師尊!

    之後,印表機又繼續歡快的列印著真相資料……

    作為弟子無法用人間的語言表達浩蕩師恩,感恩師尊對弟子一路精心點悟呵護,感恩師尊對弟子的鼓勵,要牢記神聖使命和肩負的重大責任,修煉如初,勇猛精進,做好三件事,圓滿隨師還。

    同時,我們也發自內心深處的誠心希望世人,你們所收到的真相資料,都是慈悲偉大的大法師父叫他的弟子做的,都是有神助的,請你們一定要倍加珍惜,抓住機緣,傳播真相,三退保平安,選擇美好的未來。

    下圖是連動墨盒自動注滿黑色墨水後的照片:

    1022

     



    TOP

    天目所見:法的偉大


    大陸大法弟子

    北京時間十月十八日晚上十二點,發完正念之後,我躺在床上毫無睡意,正在思考著在當前的形勢下如何做好,這個時候,我看到一位神身著非常漂亮的衣服,身上有九條長綾,每條長綾的顏色不同,而且在每條長綾上有著祥雲和各種山水,與神鳥、神獸的圖案。這些圖案其實都是活的,在靜止的時候可以稱作「圖案」,在運動的時候,可以稱得上是「實物」,也就是在舞動長綾的時候,這些原本靜止的圖案都「活」了起來。再加上手持很多的法器,那簡直是一個琳琅滿目,非常非常的壯觀與神聖。

    不一會看到這位神站在天界的群山之上,周圍有很多的各種各樣的神環繞著他,這種形勢不同於眾星拱月,而是各種神都展現其自己的能力與生命狀態,只不過在表現形式上形成了一種「環繞」,這也許是互相配合的一種表現吧。

    當時在我的境界中感受可以用古代詩人的一句話「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來形容。神站在更高的角度來看待低層一切,也就稱得上是「一目了然」。

    這個時候真的感受到大法的偉大與殊勝。正如師父說的:「法的偉大能體現出修煉者的偉大」(1)。

    看到這一幕我悟到:作為修煉人在日常的修煉過程中只有在法上真正的實修才能在不同的關難中走的過去。真正的不為紅塵假相所迷所惑,正如師父說過的:「你只要去看書,你就會知道他是好書;你只要去看書,你就會知道法的偉大。」(2)

    聯想到當前正值中共召開邪會,當很多人看到邪惡之首出來的時候,心裡會感覺很不是滋味,似乎有很大失望。這種波動其實還是人心在作怪。

    外部發生的任何事我們都從我們的內心找起,是不是骨子裡還是把希望某個常人結束迫害看重,或者自己隱藏著很多的其他方面的人心。

    我個人體悟:神是沒有任何人心,也不會把人中的任何表現看重,只是完全按照那一層次的法而存在、圓容,而對於修煉人而言,就是放下所有的人的執著、觀念等等不正的東西,只有這樣才能走好神路,才能真正的成為神。

    個人極淺層次所見,所悟,不足之處,請慈悲指正。

    註:1,引自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中部法會講法》
    2,引自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東部法會講法》



    TOP

    弟子唯有精進以報師恩


    大陸大法弟子口述 同修整理

    我是老年大法弟子,文化不高,講不出什麼道理,就是覺得大法好,就是有一顆堅定的心,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在這些年的修煉中,師父幫我消業, 看護著我走過一關又一關。  

    一、堅信大法,師父幫我消業

    一九九七年十月我開始修煉法輪大法, 得法不長時間就開始消業, 一雙腳腫得不能走路, 不停的流黃水, 一疼就是二十多天, 有時疼得我在床上打滾。老伴同修見我這麼痛苦, 擔心我過不去這一關就對我說: 「你看著辦, 你要是受不了就去醫院。」師父說過:  「你越難受的時候說明物極必反, 你整個身體要淨化了,必須全部淨化了。」(1)我想:消業嘛哪有不痛苦的,這個業總會消下去的,我不去醫院。我咬牙堅持著,二十天後腳不那麼疼了,我就扶著椅子走路,堅持在家裡做事,不把自己當病人。

    鄰居見我疼得這樣也不去醫院很不理解,親戚也說我愚昧,我也不生氣。我家對面就是一家小診所, 診所裡的人勸我說: 「再拖下去你的腳會殘廢的, 弄不好還會截肢,到那時後悔都來不及了。」我聽了也沒動心,心裡想著:不管你們怎麼說,我就是堅持,總會有好的一天。我就是聽師父的話,吃苦消業。

    四十天後,我的腳徹底好了,人們都誇我真能忍,我笑著對他們說:「這就是學大法的好處。」我對法理解的很膚淺, 就是覺得修大法能去病健身 。

    二、正念制止邪惡

    二零零零年八月的一天,我正在家對面與人聊天。突然看見好幾輛車停在了我家門口,還下來了很多人,我覺得不對勁連忙回家。進門我就看見一個人拿著攝像機準備錄像,我立刻警覺起來,我聽人講過,把錄像做些手腳就變成另一回事了,電視上很多造假就是這麼來的。 我走到攝像師跟前, 指著他大聲說: 「你是干什麼的?你把攝像機拿下來,要是錄像都跟我出去,不要在我家裡。要是好好談, 我請你們坐下。」 在場的領導連忙說好好好, 攝像師就走了出去。我問他們來我家干什麼, 來的人說是來關心我老伴的, 說些冠冕堂皇的話來搪塞我。我心裡明白是怎麼回事,笑著說: 「謝謝領導的關心。」當時我一點也沒有害怕, 心想正好跟他們講大法的真相, 我理直氣壯地對他們說: 「法輪功教人做好人, 叫人按真善忍做,你們說真善忍好不好?法輪大法是宇宙大法,講的是最高的法理。」當時我說了很多話, 按我的水平是講不出這些話來的, 是師父見我有顆證實大法的心就加持我。最後他們都改變了態度, 客客氣氣地離開了我家。

    後來我才知道這些人是公安局、國保大隊、6l0的、還來了一位市長。他們是想來我家錄像, 然後上電視攻擊大法, 幸虧師父加持我才否定了這場迫害,讓邪惡的陰謀沒能得逞。

    三、 師父兩次保護了我

    二零零九年我在家帶孫子,裡裡外外都是我一個人,人辛苦倒沒什麼,只是沒時間學法煉功心裡很苦 。好不容易把事情做完可以學法了, 人卻困的睜不開眼睛。學不好法,我就經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知道這樣可以消除疲勞。我抱著一念:我是修大法的,師父說過,大浪淘沙,剩下的才是金子, 我要堅持到底 。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七日, 我下樓時摔了一跤, 整個身子重重的摔在地上, 半天爬不起來。我想:這樣睡在地上怎麼行?我就喊師父:「師父救救我呀,我起不來了,師父趕快讓我起來,趕快讓我起來!」我連喊了三遍,隨後我雙手撐地慢慢的從地上站了起來。我連忙雙手合十, 說: 「謝謝師父!」說完我慢慢走下樓去學校接孩子。當時就我一個人在家, 我把孩子從學校接回來後腳就沒知覺了,不知道怎麼走路。我還是堅持給孩子做飯,吃飯時我覺得鞋子變小了,低頭一看,腳腫的老高,腳背上紫了一大塊。我想不要緊的,有師在,有法在, 我不會有事的 。 我又向內找, 是不是那裡沒做好讓邪惡鑽了空子? 我想了一會兒,想不明白就不想了。 第二天早上, 我照樣送孩子上學, 別人還讓我幫著買東西,我也去給他買東西。就這樣一直忙個不停,我想我不是常人,我是修煉人, 我要堅強,不能停下來。一個星期後,我的腳就好了。 

    二零一四年五月十四日,我在廁所做事時腳下一滑,「咣當」一聲我又摔在了地上。當時我不能出氣,說不出話來。我在心裡求師父:師父救救我,我現在不能出氣了! 話一說完我就感到有一層東西被人從上到下撕了下去, 就像扒衣服一樣,人一下子就輕鬆了,能出氣了。師父又一次救了我,謝謝師父!謝謝師父!  

    四、 在家庭矛盾中修自己

    老伴去北京上訪被非法關進看守所, 一個月才回家, 回來後單位又停發了他的工資,他壓力很大,人從此變的急躁,我們之間常發生矛盾。

    有一天家裡來了客人,我裡裡外外的忙開了,他陪客人吃瓜子聊天,叫他來幫忙就發脾氣, 我想起師父的法: 「小和尚越吃苦越容易開功, 那大和尚越享受越不容易開功, 因為這有個業力轉化問題 。 小和尚老是又苦又累的, 還業就快,開悟就快,說不定有一天他一下開功了。」(1)我忍著沒有與他爭執,晚上我向內找, 找出自己有妒忌心、 怨恨心, 就發正念清除這些不好的心。

    有時明明是他的錯, 他還理直氣壯地跟我爭辯, 我停下來不跟他爭, 在心裡背「如遇強辯勿爭言 向內找因是修煉 越想解釋心越重 坦蕩無執出明見」 (2)背著背著我就不生氣了 。 

    有一年, 一個親戚去世了,我們十幾人聚在一起去買東西,當時碰到一個熟人,他是客車司機,看見我們就叫我們坐他的車,我告訴他我們是買東西不坐車。

    當時老伴也在場,回到家中他生氣地問我:「他是誰?我怎麼不認識!」老伴這樣懷疑我,我心裡一緊,就覺得火往頭上沖,這時我想起「難忍能忍, 難行能行」(1),就這樣一想,就覺得身上很沉重的東西一下子掉下去了,身子往上一抬,這感覺非常明顯,當時就覺得一塊壓在心頭的石頭沒了,人感到非常舒服 。我明白是我守住心性沒有與他爭執, 師父幫我把不好的物質拿下去了。我非常感謝師父,他再說什麼我都不動心。

    我修煉法輪大法快20年了,感到師父就在身邊,師父時時刻刻看護著弟子。非常感謝師父的慈悲救度, 用盡人的語言也無法表達我對師父的感恩! 謝謝師父! 謝謝師父!弟子唯有精進以報師恩。

    個人層次有限, 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

    注: 【1】李洪志師父著作:  《轉法輪》
    【2】李洪志師父著作: 《洪吟三》 <少辯>



    TOP

    兌現誓約多救人


    大陸大法弟子口述 同修整理

    九五年我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修煉後身心發生很大的變化,我確信大法是世上最好的功法,我到處洪法,跟親戚朋友講大法的美好,我家五口先後都走進大法中修煉。

    一、放下生死進京護法

    正當我們沐浴在大法的恩澤中,九九年江魔頭髮動了對大法的邪惡鎮圧,謊言鋪天蓋地,為了維護大法,二零零零年七月我和同修一起去北京證實大法。在北京我們找了一個旅館住下,商量七月二十日去天安門證實法。 7.20那天情況有變,天安門戒嚴,我們在廣場周圍轉 。 我們想辦法進到廣場裡面去,我找了個地方坐下來煉第五套功法,同修見狀也迅速排成一排坐了下來,剛坐下警察就撲了過來 。 一個警察走到我背後,抓住我的頭髮將我拖出一米多遠,我大聲說: 「撒手!」他鬆開了手去拖其他學員,同修們都被拖上了警車。 我一個人站在廣場上,當時人心起來了,心想我們一起來要一起回,沒有悟到是師父保護了我,讓我回去 ,我又回去打坐,這時走來一個身材高大的警察,一下把我扔進了警車。

    我被關在廣場公安分局裡,那裡有很多同修。下午警察把我們分流到各個地方。我被關在車的後備箱裡,七月的太陽火辣辣的烤著大地,我在後備箱裡又悶又熱,象火爐一般讓人窒息。我想:我是修煉人,我的身體是高能量物質構成的,這高溫能把我怎樣?它奈何不了我 。後來我被關進了北京海淀區派出所。

    晩上警察非法提審我,一個警察拿著長槍對著我,威脅我說出姓名、 地址,我不配合,跟他講大法的真相,講善惡有報的道理,勸他不要行惡。他見我軟硬不吃,氣急敗壞地把我弄到頂層樓上,扒光我的衣服,用挙頭猛擊我的腹部。當時我一點也不害怕,心想:既然來了就沒有準備活著回去,就是死我也要維護大法。

    後來我想這樣被他打死都沒人知道,於是我大聲喊叫 ,這時上來很多警察,其中有個警察叫我跳樓,我想起師父的法: 「告訴他跳樓他就跳樓,告訴他跳水他就跳水。 他自己都不想活了,把身體都交給別人了。」(1)我理直氣壯地說:「我為什麼要跳樓?我不跳,要跳你們跳。」他們想置我於死地,往死裡打我。他們專打我的胸部和腰部,又用菸頭燙我,我也不覺得疼 ,菸頭滅了我也沒燙傷 ,我知道師父替我承受了。他們想盡辦法折磨我,派出所所長親自上陣,他甩開手臂扇我耳光。後來他一打我就說手疼,疼得直甩手,他咬著牙地說:「法輪功怎麼回事? 」

    每當我回想起這段經歷時,我都淚流滿面,是師父保護了我。當時我清清楚楚的看見我身體周圍有簸箕大的光圈,五顏六色的,我就在光圈裡面,師父給我下了罩,把我保護起來,所以無論他們用菸頭燙還是扇我耳光,我都不覺得疼。 要不是師父保護,我不知會傷成什麼樣。

    二、講真相反迫害

    修煉了法輪大法,我用真善忍標準要求自己,工作中盡職盡責,是單位公認的好人。單位領導曾在公開的場合說,某某某如果不煉法輪功,就可以評為勞模,同事也都認為我是好人,也都知道我被迫害的事情。我抓住各種機會跟同事講真相,講自己修煉的體會,講大法的美好,講江澤民的邪惡追害,很多人都明白了真相。

    我去北京上訪,被非法關在當地看守所一個月才回家,後來單位迫於上面的圧力,給我留廠査看的處分,還將我工資降級。我想我做好人、沒有錯,我要揭露邪惡,要讓所有人知道大法弟子做好人受到這樣的迫害,我把我在北京受到的迫害,單位迫害我的事實寫信寄到610。

    有一天我去銀行取工資,銀行職員見我只有190元的工資就問是怎麼同事,我就跟他講起了大法真相。我對他說: 「我是煉法輪功的 。 二零零零年我去北京上訪,北京警察抓我打我,回來廠裡還逼我放棄信仰遭到我的拒絕,他們就扣我的工資 。」 這年頭說真話做好人真難,給我這麼點工資怎麼活呀。「我又跟他講天安門自焚的真相,講大法的真相。當時銀行裡有很多人在排隊,他們都聽到了大法的真相,也知道了邪黨的邪惡。

    三、去農村講真相

    師父說:「我告訴大家,其實世上的人啊,在當初神造人的時候,人皮裡邊的那個人的主元神,在近代漸漸的都留在另外空間了,不讓他們轉生過來。這張人皮絕大多數都被高層生命給占了。也就是說,他們要來得法,要用這張人皮,這其中包括大法弟子。那麼,你們的講清真相這件事情就非常重要。」(2)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救人是我的使命,我一定要聽師父的話多救人。我主要是發真相資料,平時我總在琢磨怎樣才能做好真相的事情,到哪裡去發,什麼時間發,遇到緊急情況怎麼處理,漸漸的我總結出一些經驗。

    我經常一個人去農村發真相資料。白天有時間我就去看看地形,熟悉一下環境,等到天黑我背上準備好的資料,騎上自行車挨家挨戶的發。有時我正往門裡放資料,碰巧主人開門,我就大大方方的走上前把資料遞給他,笑著對他說我是給你送福來了,看看吧。主人突然看到我一臉的不高興,見我這麼說也就不生氣了,接過資料邊看邊回家。有時碰到主人從外面回來,把我當成小偷,生氣地對我叫罵,我不慌不忙地說:「我不是壞人,我是給你送福來了,這真相對你有好處。」

    世人都怕酷暑嚴寒,而我就喜歡大冬天,大夏天,因為這種天氣外面人少好做真相,每逢節假日也都是我講真相的好時機。

    有一年的三十晚上,我看見前面有戶人家開著大門,屋裡有很多人在吃年夜飯,我走進去笑著對大家說:「大家新年快樂!我是來給大家送福的,送幾本資料你們看看。」說著我就將剩下的幾本真相資料遞給在場的人,他們接過資料就看了起來,沒有拿到資料的人著急地對我說:「我也要,我也要。」我遺憾地說:「沒有了,你們傳著看吧。」看著有緣人爭搶著看資料,我一路的疲勞一掃而光,打心眼裡為他們高興。

    這些年來我一直堅持發真相資料,颳風下雨,風吹日曬從不間斷。雖然辛苦,想到我們做的是最神聖的事,救人的事心中很欣慰。我有個願望,讓村村都有真相資料,人人都能看到真相資料。只要能救人我就去做。我有時發資料,有時往樹上掛真相條幅,往牆上、電線桿上噴真相標語,方圓幾十裡都留下了我的足跡。

    有一次我出去掛條幅,一個條幅掛了四次就是掛不上去,我想是邪惡的干擾還是什麼原因,我向內找悟到掛條幅心不純。後來我總結出掛條幅的經驗:掛前那一念很重要,心裡想著一定能掛上條幅,條幅會掛的高高的,正正的。念正做事就順利。

    有一次我把大大小小的真相條幅掛在樹上、電線上,最後我拿出一個大條幅,這條幅有兩米多長。五十公分寬,我來到一棵大樹下,這棵樹有十幾米高,我用盡力氣往樹上一拋,條幅穩穩噹噹的掛在了樹上。條幅掛的很高,兩個梯子都夠不了,這個條幅掛了兩個多星期,邪惡怎麼弄都沒弄下來。

    我們發資料,掛條幅,極大的震懾了邪惡,邪惡很害怕,就操控警察迫害大法弟子。有一年,在公安局工作的親戚告訴我,說今晚全城大搜捕,叫我不要出去。我想這是正邪大戰,正是解體邪惡的好時機,我照樣去市區發真相資料,妻子同修在家中發正念配合。晚上我背著「大法不離身 心存真善忍  世間大羅漢  神鬼懼十分」(3)出發了,我一邊背法,一邊發資料,遇到人就提醒自己要沉住氣,有時心裡不穩我就不停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人好!」警車在街上到處轉,警察就是看不見我,那天晚上我在公路兩旁掛條幅,當時心態很純正,做事很順利。

    我也多次和同修去農村講真相。我們挨家挨戶的送資料,看見人就迎上去遞給他資料,跟他講大法的真相。如果遇到大門緊閉,我們就有禮貌的敲門,主人出來後笑著跟他說,我們是給你送福來了,遞上真相資料。

    有一天我們來到一個村子,一群人坐在門口聊天,我們走過去和他們搭訕,我們很自然的講起了大法的真相,跟他們講三退的重要性,當時就有幾個人同意三退。這時一個婦女惡狠狠的說了很多不好的話,我想不能生她的氣,要慈悲對待不明真相的世人,一定要救她。身旁的一個女同修耐心的跟她講真相,我在旁邊發正念,最後坐在這的十幾人都明自了真相,做了三退 。 那天三退非常順利,半天就退了五十人。

    四、師父時時看護著我們

    在發真相資料的過程中,心裡想著救人沒有怕心,這樣就順利。即使遇到危險,也在師父的保護下化險為夷。

    有一次,我和另一個同修準備去很遠的地方發資料,正想著這麼遠怎麼走就來了一輛計程車,我們上了車很快到達目地地。下了車我們分頭去村子發,發著發著有個人發現了真相資料,他氣沖沖的拿著資料到處找我們。他拿著手電筒一邊找我們一邊打電話,見此情景我立即通知同修趕快離開這裡。又一想這個村子這麼遠來一趟不容易,多發的再走。於是,我們與不明真相的世人周旋,邊發資料迅速離開村子。我們剛離開,兩輛警車就開過來堵住了路口,好險,再晚一點我們就走不了了。

    還剩一些資料沒發,我們繼續往前走 。突然我從三米高的陡坡上摔了下來,可我一點事都沒有,只覺得身體輕輕地落在地上,是師父保護了我,我連忙說:「謝謝師父!謝謝師父!」我們把帶來的資料全部發完,安全返回家中 。

    回來後我想為什麼從陡坡上摔了下來? 同修說跟我一起講真相真好。我嘴上沒說什麼,心裡卻美滋滋的,我起了歡喜心被舊勢力鑽了空子來迫害,幸虧有師父保護。這件事讓我知道邪惡虎視眈眈,如果心不在法上就會被迫害 。

    師父時時看護著弟子。 有一次我們出去發資料,走到中途下起了雨,神奇的是其它地方都在下雨,只有我們附近沒下雨。還有一次我騎摩托車去發資料,出門前我灌了滿滿的一箱油,那天我來回騎了五六十裡路,回家後我打開油箱一看,還是滿滿的一箱油,我高興的想: 師父在給我加油呢!

    這些年講真相,我切身的感到師父就在身邊。我心在法上,師父將一切都安排好了,我只是動動手,跑跑腿。如果人心出來了,舊勢力就會鑽空子迫害,只要我向內找,師父就幫我把難化解。

    在最後的時間裡,我一定聽師父的話,做好三件事,圓滿隨師還。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

    合十

    注: 

    【1】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北美巡迴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洪吟»  <威德>        
     
     



    TOP

    華郵為中共移植謊言背書 追查國際以活摘事實舉證



    1025

    9月15日,《華盛頓郵報》發表文章《壓力之下 中國停用死刑犯器官》[1]。文章稱,在中共前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的「努力」下,中共停用死刑犯器官。儘管該報導試圖為黃潔夫的謊言背書, 但是其內容並不能自圓其說,更無法否認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存在。 中共一直都在否認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而各種研究資料表明,在中共大規模迫害法輪功之後,法輪功學員器官成為中國器官移植供體的主要來源。《華郵》的文章無異於替中共和黃潔夫塗脂抹粉,掩蓋活摘罪行。下面追查國際讓事實說話,對《華郵》的文章中的論述做 如下逐一分析:

    一、死刑犯真的可以保證供給巨大的器官移植量嗎?

    《華郵》文章中稱: 「囚犯器官的使用已經使中國在移植領域成為全球性的弊病。 依靠關押在腐敗和不人道的法律制度下的囚犯,中國僅次於美國成就了世界第二大移植產業」 。 根據追查國際的研究 ,囚犯器官不能解釋中國的巨大的移植量與異常充足的供體。

    1、「死囚」人數遠少於移植量

    2013年3月7日,中共衛生部前副部長黃潔夫接受《南方都市報》採訪時說:「十多年前,中國死刑就以每年10%的速度在下降,現在實際上死囚已經很少了。」[2] 黃潔夫一直在講,中國移植手術十年來一直呈上升趨勢,如果死刑犯是器官主要來源。那麼死刑犯也應呈上升趨勢,才能滿足不斷上升的移植手術數量。

    國際大赦:中共鎮壓法輪功前後5年的死刑執行數量平均每年1600多[3] 。中國官方公布的腎移植量遠大於死囚數:僅僅依據黃潔夫提供的數據,每年5500-10000例,都已經遠遠超過了死囚供體的數量。[4]

    2、健康原因導致中國的死囚只能有少量可做供體

    1)2009年浙江省杭州市對482名在押人員進行B肝檢查,結果感染率高達29%。[5]

    2)2006年對山東省荷澤市的監獄服刑人員檢測,愛滋病和梅毒感染率1.29%、B肝和C肝28.91%。

    3、超短器官等待時間

    1)2007年美國衛生部的報告,在美國器官移植平均等待時間為:肝移植2年,腎移植3年。[6]

    2)中國器官等待時間平均是2至4周,甚至1至2周,出現了典型的器官等人,世界上獨一無二的反向配型。[7]

    4、異常充足的供體

    1)急診肝移植26.6%:所謂急診肝移植,是對存活時間不超過72小時急性重型肝病患者所做的緊急換肝手術。因為緊急配型困難,等待供體時間很長,所以國外通常急診肝移植很少見。而在中國,1999年後急診肝移植竟然很普遍。 在中國肝移植註冊2006 年年度報告中記載,[8] 2005年4月6日至2006年12月31日期間,收集的29個移植中心8486例肝移植數據中,4331例註明了是否急診移植的病例中,竟然就有高達1150例急診肝移植,占總量的26.6%。最快的肝移植手術是入院後4小時進行的。[9]

    2)器官臨時發現異常重新選供體,一週內再次手術。設在瀋陽的中國醫科大學附屬醫院的中國國際移植網絡支援中心宣稱的特別服務:如器官臨時發現異常,中心為患者重新選供體,一週內再次手術。[10]

    3)湖南人民醫院推出了免費20例肝腎器官移植手術的廣告促銷

    4)吉林省心臟病醫院促銷,前5例心臟移植只需5萬元人民幣

    5)2017年6月1-30日吉林旅遊廣播和吉林大學第一醫院肝臟移植中心聯合發起前10名兒童免費肝臟移植活動。[11]前10個名額,肝臟移植所需要的十幾萬手術費,全免![12]

     死刑犯被執行死刑需要最高法院批准,公安局在規定時間執行。根據刑事訴訟法第210條的規定,最高人民法院判處和核准的死刑立即執行的判決,應當由最高人民法院院長簽發執行死刑的命令。最高人民法院和高級人民法院的執行死刑命令,均由高級人民法院交付原審人民法院執行。原審人民法院接到死刑執行命令後,應當在7日以內執行。[13] 所以不可能隨時處理死刑犯。根據上面證據推論,中國存在一個游離於法律之外的活體器官庫。

    二.中國器官移植的巨大經濟利益2015年前後有改變嗎?

    《華郵》文章中稱:「經濟利益催動了不正當的醫療操守」黃說, 「器官分配曾經是財富和權力的遊戲,沒有社會公正」 「每年從死囚身上摘取了數千的器官,但黃潔夫通過12年的努力,得到了高層領導的支持,並成功地在中國的醫療機構停止了這利潤豐厚的死囚器官移植。」

    黃杰夫稱2015年以前器官移植含有巨大的經濟利益,那2015年以後呢?其實沒有改變。器官移植帶來的依舊是大量的金錢。 舉一個例子: 2015年4月29日,浙江大學國際醫院正式揭牌,它是掛靠在浙江大學下面的非公立醫療機構,投資背景是始建於2013年的樹蘭醫療集團。「樹蘭」這兩個字是鄭樹森和妻子李蘭娟的名字各取一字。集團總裁是他們兒子鄭傑。新成立的浙江大學國際醫院,鄭傑任副院長,主管財務人事。浙江大學國際醫院,其實是鄭樹森的家族私人企業,是借「浙大附屬醫院的」的牌子招攬器官移植業務。器官移植手術的關鍵是供體,鄭樹森有器官來源,他不情願和浙大、醫院利潤分成。這是成立自己私人醫院的原因之一。

    這裡《華郵》稱讚黃潔夫通過12年的努力停止使用死刑犯。那他本人用的器官是哪裡來的呢?根據2013年3月黃潔夫對《廣州日報》的披露,2012一年他一人主刀的肝移植就達500多例,其中僅1例是自願捐獻的。[14]

    黃潔夫稱「通過12年的努力,得到了高層領導的支持。」得到哪個高層領導的支持哪?3月15日黃向媒體公開指出,「周永康是『大老虎』,周永康是我們(中央)政法委書記……那死囚器官的來源是從哪裡來的,不是很清晰了嗎?」《紐約郵報》2014年8月引述資深中國專家葛特曼的調查指出,中共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是摘取法輪功等囚犯器官系統中的重要人物之一[15]。胡平指這說法間接證實摘取法輪功器官的指控。[16]

    三.器官捐獻在中國運作如何?

         《華郵》文章中稱:「自2010年以來,黃先生逐漸建立了自願捐贈者登記冊,現在滿足了需要移植的患者需求。」「去年,黃先生說,死亡捐贈人員有4,080人,另有2,201人,捐贈器官給自己親屬。總共,中國執行了13238例器官移植手術,主要是腎臟和肝臟,也是幾百個心肺。黃先生說,沒有一個來自囚犯。」

    黃潔夫宣稱從2015年1月開始停止使用死刑犯器官,改用公民捐獻器官。但器官捐獻在中國運作如何呢?

    1、低效的器官捐獻體制

    1)黃潔夫2015年11月18日接受《紐約時報》和《北京青年報》採訪時候,暴露了中國所謂的器官捐獻系統實際上處於癱瘓狀態,並沒有運作起來:「被問及當前最大的困難時,他坦言,作為器官捐獻中兩個最重要的部門,紅十字會與國家衛計委的協調不順。兩部門於2014年3月1日共同組建的國家器官捐獻與移植委員會形同虛設,『至今都未開過一次會議』。作為主任委員,他十分無助,為此感到憂慮。」[17]

    2)追查國際調查員對中國的紅十字會器官捐獻辦公室電話調查,大部分都無人接聽,少數的幾個接電話的人,也稱捐成的沒有幾個。

    3)追查國際曾於2015年12月6日至17日,分別調查了北京、天津、上海等紅十字會器官捐獻機構。其中北京市紅十字會器官捐獻系統還在籌建中,天津市「從2003年建庫到現在捐獻器官只有170多個」,上海市「到目前全上海市只有5例器官捐獻成的」。秦皇島市紅十字會 「有簽的,但還沒有實際捐的」。[18]

    2、登記器官捐獻和成功實施器官捐獻的數字不匹配

    1)中國聲稱現在有30萬人登記器官捐獻,美國有1.4億人登記捐獻器官,英國約2,100萬人登記。而即使有這麼多登記的捐獻人,2016年,美國僅有15,951人捐獻器官;在英國,這一數字僅為1,364人。[19]

    2)如果考慮到7/1000的死亡率等因素;捐獻人患病、不健康的生活方式、年齡問題、死亡和器官摘取之間的時間差等原因,最終只有1%-2%的曾登記過的死者,才符合器官移植的條件。若用上面的推理對應到30萬的中國器官捐贈者身上來推算的話,其結果為:「2016年,這30萬人中的7/1000會過世,大概為2,100人過世。而在2016年已登記的過世的2,100人中,僅有1%—2%的人可以提供移植的器官,這相當於只有21—42個器官捐獻人。但是,中共聲稱在2016年有4,000多個器官捐獻人。這意味著,中共的器官捐獻人有其它的來源。[20]

    3、中國器官移植和捐獻系統不透明、不可追溯、不可訪問

     華郵》文章中稱:  「我們的制度是透明和可追溯的」。黃說: 「我們知道每個器官從哪裡來,每個器官都移植給誰。」

    2006年中共器官黑幕引爆後,包括加拿大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和加拿大前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在內的多位國際獨立人士申請中國簽證,希望前往調查,但是一概遭到拒絕。為了評估器官移植和捐獻系統是否符合世界衛生組織的規範,必須保證在任何時候,獨立調查員能夠對器官的來源、親屬、器官捐獻人的死因,是否在自由和知情的情況下簽署的自願同意書等方面提出問詢。這是所有西方國家的慣例。在中國,我們看到的卻恰恰相反。中共阻止訪問器官移植系統資料庫。香港有一個器官登記處,向公眾開放。幾年前,他們阻止公眾訪問,現在也不能訪問。所以,沒有人能看到他們做了多少器官移植手術。

    四.全國普遍出現的超短等待時間的大量移植手術

    《華郵》文章中稱:.「…認為突然結束使用囚犯器官是不可行的,只會造成黑  市。 相反,他們決定為逐步改變而努力」。「然而,執行囚犯的器官供應似乎一直在枯竭,因為從2007年起最高法院要求審查所有死刑案件後,死刑人數似乎已經大大下降。」

    《華郵》文章講黃潔夫認為急速停止使用死刑犯器官會造成器官短缺和黑市形成。但根據追查國際的調查,從2015年1月開始停止使用死刑犯器官後仍在進行大量器官移植手術,而且供體充足,依舊等待時間很短,有些醫院還有肝移植的綠色通道(即急診移植),有的醫院最近器官過多,到處找病人來做手術。追查國際調查還發現,全國普遍如此,包括捐獻數量很少的北京、上海等城市。[21]

    1、綠色通道,是指針對重症肝衰竭的病人可以做急診移植。 2016年3月北京朝陽醫院肝移植醫生郎韌講:「如果很重的話,我們有一個綠色通道」。「最多、最多等2周,在我們醫院,因為我們供體來源很豐富」。「今年已經做了十多個了」。( 錄音下載MP3 文稿雙擊下載:附件1【1】

    2、2015年8月13日,中共「肺移植手術第一人」無錫市人民醫院副院長陳靜瑜公開稱「原來想今年取消死囚供體肺源少了,誰料現在三天一台肺移植較去年反而更忙了」。[22]

    3、依舊超短的等待時間:所有被調查的器官移植醫院都在大量做器官移植,並積極招攬生意,表示有充足供體,保證供體質量好,等待時間短。肝腎移植從2~3天到1-2周,一般不超過一個月。[23]

    五.中國器官移植量的激增,為何不見對國際移植藥物需求的顯著增長?

    《華郵》文章中稱:「美國醫療信息公司QuintilesIMS公司提供給的《華郵》的數據顯示,中國在全球免疫抑制劑需求中所占的份額與中國所宣稱他們的器官移植量占全球移植份額大致相符。」

    對於象器官保鮮液和移植術後患者依賴藥物抗排斥劑之類,之前有不少人疑惑,以中國器官移植量的激增,為何不見這些藥物在國際市場上的顯著增長?追查國際發現為了降低移植成本而最大獲益,中國國內很多移植相關機構早在從事相關研究開發,移植醫院也大多使用國內自行開發和生產的產品替代進口產品。

    1、在移植免疫抑制劑方面,中國工程院院士、南京軍區總醫院全軍腎臟病研究所所長黎磊石發現了對中草藥雷公藤的提取物雷公藤甲素(單體)的獨特免疫抑制作用,在腎移植急性排異反應的治療中取得良好效應[24] 。解放軍總醫院泌尿外科主任李炎唐及其學生錢葉勇的國家自然科學研究基金課題也是關於用中藥雷公藤多甙作為腎移植抗排斥藥的研究[25] ,錢葉勇將之作為免疫抑制劑最早成功應用於器官移植臨床[26] 。

    2、中國大陸有 396個與器官移植有關的專利: 追查國際發現在中國大陸的幾百項器官移植相關的專利中,有約半數與抗排斥藥物和器官保存液相關。1999年至今,中國大陸有396個與器官移植有關的專利,其中253個是抗排斥藥物方面的,占68.9%。[27]

    3、「98%的中國醫院使用我院研發的器官保存液「,在中國最早進行腎移植醫院之一的第二軍醫大學上海長征醫院,其全軍器官移植研究所朱有華團隊在上海市科委的資助下,率先在國內完成了腎臟及多器官保存液的研究及20多年的臨床應用,使中國在這一領域的研究進入國際先進行列[28]。長征醫院存檔網頁顯示:「98%的中國醫院使用我院研發的器官保存液[29]。

    六.  中國器官移植數量矛盾的數據報導

    《華郵》文章中稱:「Chapman和Millis說,中國的器官移植數是美國的許多倍是 「不可信」的,例如美國,每年有大約24,000次移植,如果中國有大規模器官移植的話,這樣的信息就應該泄露出來,就像中國使用死囚器官一樣。」

     中國的器官移植數量一直是個機密,但僅僅累加幾個移植中心的移植量就遠超過中共宣稱的一萬的數據。而截至2014年12月追查國際查獲865家醫院及其9500名醫生涉入器官移植,從事肝臟和腎臟移植的醫院有712家[30],遍布整個中國大陸版圖22個省、5個自治區、4個直轄市和217個地級市。其中包括軍隊、武警系統和相當數量的不具備移植手術條件的中醫院、法醫院、兒童醫院,縣級單位醫院、專科醫院等。

    1、矛盾的數據: 中國醫師協會副會長鄭樹森所在的浙一醫院,2016年在一篇論文中自稱,從2010年4月到2014年10月,該院進行了564例肝移植,器官全部來自心臟死亡捐獻者。而中共衛生部前副部長黃潔夫則宣稱,從2011年到2014年,浙一醫院獲得肝臟166例。國家層級和醫院層級的數據竟相差好幾倍。

    2、肝移植數量世界第一:第二軍醫大學附屬東方肝膽外科醫院院長、全軍器官移植會議的首席顧問,有「中國肝膽外科之父」之稱的吳孟超稱中共的肝移植數量世界第一。2011年5月11日,吳孟超接受新浪採訪時說「肝臟移植我們現在做的數字是全世界最多,質量、效果也不錯,已經趕上國際水平。」[31]而美國每年肝移植6000左右[32], 腎臟移植從2004至2015每年大約是肝移植的三倍[33],那麼根據吳孟超的說法「肝臟移植我們現在做的數字是全世界最多」,如果就按美國肝移植6000,腎移植18,000計算,僅僅肝腎移植中國最少是24,000。還不算心臟,肺臟,小腸,胰腺移植, 已經是中國宣稱的10,000例的2.4倍。

    3、媒體透露實際移植的數量
    1)《中國經濟週刊》 :北大人民醫院曾一年做了4000例肝腎移植。[34]
    2)《中國時報》:南京軍區第175醫院「每年至少完成3000例腎臟移植手術」[35]
    3)《光華日報》 :武漢同濟醫院每年的腎移植數以千計。[36]

    4、從移植床位數和床位使用率評估移植量: 以《華郵》文章中提到的東方器官移植中心為例。天津市委、市政府投資約1.7億元,修建了天津第一中心醫院東方器官移植中心大樓,該移植大樓建築面積為4.6萬平方米於2006年8月建成並投入使用[37]。新落成的器官移植中心大樓總床位500餘張,共16層,成為亞洲規模最大的器官移植中心。移植外科手術中心可同時進行9台肝臟移植及8台腎臟移植手術。它的移植床是500多張[38],床位使用率:131.1% [39] 肝移植平均住院時間:25-30天 (國內腎移植平均住院時間是30天)年移植手術量應為:每年移植量7975例(500床×365天×131.1% / 30天)按131.1%病床使用率、住院時間30天計算。

    七. 中國的政治犯數據

    《華郵》文章中稱:「美國國務院, 國會和法輪功網站分別試圖估計中國的政治犯人數,數字從1397人到數萬人,即使是最高數值顯著低於Gutmann等人所稱的50萬至100萬。

    追查國際不清楚《華郵》是從哪裡得到的數據。《華郵》在「政治犯」」監獄犯人」上做文字遊戲。許多人權機構並不把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做政治犯的歸類。而《華郵》也應該知道大多數法輪功並不在監獄裡關押,而是在勞教所,再教育中心,精神病院,轉化中心和黑監獄。而中國法輪功的網站也沒有說僅僅數萬法輪功學員被關押。外國觀察家估計,數十萬甚至數百萬法輪功學員在關押在勞教所,監獄和其他拘留設施中[40]。據自由之家調查專門鎮壓法輪功的610辦公室每年花費8.79億人民幣 (1.35億美元)[41]。

    八. 去中國做器官移植的真如《華郵》描述的那麼少嗎?

    《華郵》文章中稱:「中國器官移植產業的象徵性焦點是東方器官移植中心,這是天津東北部一個閃閃發光的14層樓,是亞洲最大的一個。 在大廳裡,一個廣告視頻宣傳說該中心提供肝臟,肺,心臟和胰臟移植,每年挽救數千人的生命。」「在一次最近訪問中,我們只看到少數來自巴基斯坦,利比亞和中東的患者在移植病房。 兩名巴基斯坦家屬表示,他們帶著自己的器官捐助者來中國做移植,雖然其中之一承認捐助者與受體沒有親屬關係,這違反中國法律。」

    去中國做器官移植的真如華郵描述的那麼少嗎?

    1、《三聯生活週刊》2004年報導,短短几年間,更有數萬海外病人赴華移植器官,掀起了「器官移植旅遊」。該文章描述了器官移植旅遊的盛況:「除了韓國人外,天津市第一中心醫院(註:又稱東方器官移植中心)還有來自日本、馬來西亞、埃及、巴基斯坦、印度、沙烏地阿拉伯、阿曼和港澳台等亞洲近20個國家和地區的患者前來就診。[42]

    2、2006年4月4日,「亞洲時報」發表了題為「日本人湧入中國的器官移植」的報告。報告指出,去年,中國一個主要城市的醫院僅在2005年進行了2000次器官移植手術。 在移植人中,有30到40人是日本人,200人是韓國人。[43]

    3、2014年12月19日,黃潔夫以中共前衛生部副部長身份到台灣親自推銷「兩岸器官移植平台」,擬將中國大陸器官「出口」到台灣。[44]

    4、以色列報紙Yediot Achronot報導,以色列政府經數月調查,於2007年8月逮捕四名男子,他們中介以色列患者前往亞洲進行器官移植。主犯向記者承認「器官來自中國大陸的死刑犯、良心犯,包括法輪功學員 [45]

    《華盛頓郵報》的這篇看似調查報告的文章,大多數據來自中國。只是採訪活摘器官嫌疑人黃潔夫,而不訪問在過去近12年調查活摘的大衛喬高,大衛·麥塔斯和追查國際(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的調查員。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自2006年以來持續否認活摘指控, 拒絕應聯合國要求公布相關數據以反證[46],也拒絕外國組織獨立調查的請求。但卻允許《華郵》的記者調查,這本身已經說明問題。中共是《華郵》的廣告金主,商業利益令《華郵》再次道義失守。

    參考信息:詳見

    https://www.zhuichaguoji.org/node/77465



    TOP

    西維吉尼亞大橋節 法輪功學員傳播真相



    1025

    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一日,大橋節(Bridge Day)在美國西維吉尼亞(West Virginia)的Fayettesville舉行。這一活動從一九八零年開始,已成為世界最大的極限運動活動之一,每年有大約幾百跳傘運動員參加,現場吸引了八萬多來自各地的參觀者。

    1025

    當地的法輪功學員們首次來到這裡向世人弘法、傳播真相。天一亮,絡繹不絕的人們開始向大橋方向走。當經過法輪功學員的亭子前,有的駐足觀看,有的拿著傳單,一邊走一邊看。有許多以前還沒有聽過法輪功,有的表示出濃厚興趣,問如何學。一對來自俄亥俄州Dayton市的老年夫婦當時就現場學煉五套功法。

    活動期間,法輪功學員也向世人介紹了法輪功在中國大陸受到嚴重迫害的情況,以及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暴行。人們在了解情況後,紛紛在支持220決議案徵簽表上簽名。有幾個青少年問:「我們還未成年,但我們支持反迫害活動,我們能簽名嗎?」

    下午在活動結束,法輪功學員準備離開時,有一位女士跑過來索要更多的材料,要進一步了解發生在中國的迫害法輪功的暴行。



    TOP

    紐西蘭遊艇碼頭舉辦真善忍美展


    紐西蘭法輪功學員
    1025

    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一日至二十三日,是紐西蘭的勞動節長周末,奧克蘭大法弟子在著名的旅遊勝地Te Wero Island(遊艇碼頭)舉辦了為期三天的「真善忍國際美展」。有著「千帆之都」美譽的奧克蘭春意正濃,遊艇碼頭坐落在市中心,不但遊人如織,更是擁有遊艇的名流們的聚集地。

    這是美展第三次在這裡舉辦,吸引了眾多遊客駐足觀看。一幅幅栩栩如生的作品,有的描述著法輪功修煉者的純淨美好和無私無畏,有的展現了覺者的無量慈悲和天國世界的輝煌壯麗,有的記錄了中共對法輪功的兇殘迫害和隨之即來的可怕報應。

    1025

    Gary夫婦來自紐西蘭著名的藝術和旅遊之島Waiheke Island,他們認真地觀看每一幅作品,深受震動。在觀賞畫作《非法活摘器官》後,他們說:「這簡直難以置信。人把活人的器官取出來賺錢。現在人們對動物尚且非常保護和友好,怎麼可以對人這樣?這是我聽說過的最邪惡的事情!」他們與工作人員深入交流,談了很多關於精神和信仰的話題,他們覺得自己與法輪大法修煉者有著來自心靈深處的連接。他們接著表示,「我們需要一個和平美好的世界,並要付出努力來實現。即便我們的身體可能不夠強健,但我們可以擁有不屈的靈魂!我們一旦有『真善忍』這樣美好的信仰,我們就可以將之口口相傳。」離開時,他們拿了介紹真相的紀錄片,希望了解更多具體細節和真相。

    一位來自非洲作曲家在觀賞作品後,告訴工作人員,媒體掩蓋了太多真相,我們以為我們活在一個真實的世界,其實不然。他說如果不是觀看美展,自己完全不知道在中國正發生著這樣的慘無人道的迫害。「這些表達迫害的作品雖然講述了黑暗的故事,但每幅畫中正義的大法弟子身上卻透出神聖的光。我要把今天看到的融入到我的音樂創作中去。」他還表示,畫作《悲喜淚》展現了關於未來的大審判,正義的人會回歸天堂,惡人會被打下地獄。他說最讓他震撼難忘的作品是《擺位圖》和《非法活摘器官》。

    美展中,很多來自紐西蘭其它城鎮的觀眾們知道法輪大法的美好後,表示要回去好好了解一下,上網學煉。一位觀眾的留言說:(畫展)很美麗又有深意。非常觸動人心,這些畫讓我感受到了力量,以及精神啟迪。



    TOP

    俄羅斯信息日傳播法輪大法真相


    俄羅斯法輪功學員
    1025

    金秋時刻,每到周末,俄羅斯基斯洛沃茨克市法輪功學員都會舉辦信息日活動,向當地市民介紹以「真善忍」為修煉原則的法輪大法(又稱法輪功),並揭露十八年來中共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

    功法演示吸引了很多市民觀看,有的還模仿著動作,親身體驗這個美好的功法。有市民表示,他們在法輪功學員的活動周圍感受到溫暖和能量,為此特別感謝學員帶來的溫暖氛圍。一位年邁的老婦含著眼淚說:「你們做的真是漂亮,我都不想離開這裡。」

    1025

    有位小業主對法輪功學員的活動有很深的印象,每次經過,都會要傳單。他表示要把真相資料送給他的父母。活動結束後,他開車過來,祝願法輪功學員成功。

    一位老師原本對共產主義對人的毒害認識不明確,與學員交談,了解了迫害真相後,他改變了想法。他認為共產主義所謂的種種「關愛」都是在摧毀人類道德的基礎上,是它導致了道德的下滑。他認識到,一定要完善自我,改變環境從改變自己開始。



    TOP

    法國安納西民眾期盼 法輪功廣泛弘揚


    法國法輪功學員
    1025

    二零一七年十月十四日和十五日,法輪功學員在法國邊陲城市安納西(Annecy)湖畔的Charles Bosson公園組織了周末煉功活動。

    九月下旬安納西別樣生活展覽會(forum des alternatives)之後,一些參加過法輪功教功班的安納西人,請求法輪功學員再去安納西,幫助他們更多了解法輪功修煉,同時幫他們糾正煉功動作。這些安納西人有的在家自己學煉法輪功,有的已經開始讀法輪功著作《法輪功》、《法輪大法大圓滿法》和《轉法輪》。

    1025

    寧靜的湖水,和煦的陽光,安靜的煉功打坐,一片祥和。參加煉功的人都感受到強大的能量場和內心的平靜。

    安娜易絲(Anaïs)是第一次參加集體煉功,她驚奇地感覺到一種強大的平和與寧靜沁入身體。而在這之前的很長一段時間,她一直感到極度緊張。

    布呂諾(Bruno)原籍西班牙,在安納西生活,通過煉功。他感到心裡的巨大變化,好像內心深處的什麼東西復燃、變得和諧。

    阿爾貝爾(Albert)在九月的展覽會上參加了三次法輪功教功班,此後他一直堅持在家裡煉功,感受到煉法輪功的諸多益處。他期望在安納西能有一個固定的地點和時間,與其他的法輪功學員一起煉功和交流。

    在湖邊散步的遊人,有的也加入了法輪功學員的煉功和打坐。遊人中有的來自法國,有的來自瑞士、義大利、德國和西班牙。他們都因此知道了法輪功以及在中國法輪功學員無辜遭到的迫害。

    參加這次煉功活動的人,都希望在湖邊成立一個煉功點,並在安納西市找到一個室內的地方,冬天的時候可以一起煉功。他們還想邀請地方記者,向他們介紹法輪功。

    安納西是法國上薩瓦省(Haute-Savoie)的首府,位於法國東南方,距日內瓦四十多公裡,被譽為「阿爾卑斯的威尼斯」,四周群山綿延,安納西湖源自阿爾卑斯山冰雪,湖水清澈純淨。安納西人與那裡的風景一樣美麗、清淳,他們盼望法輪功在那裡廣泛弘揚。



    TOP

    荷蘭馬斯特裡赫特市民眾簽名制止迫害


    荷蘭法輪功學員
    1025

    二零一七年,荷蘭法輪功學員利用周末休息日,到各個城市舉辦活動,向民眾介紹功法,揭露中共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十月七日星期天,法輪功學員來到馬斯特裡赫特市舉辦活動,現場除了功法展示外,還有介紹法輪大法的資料和譴責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徵簽展桌,還擺放了揭露發生在中國的迫害詳情的展板。

    1025

     

    1025

    民眾簽名反對活摘,呼籲制止迫害

    一位女士一邊擦拭著眼淚一邊對法輪功學員說:「在中國所發生的事情實在是太恐怖了。當我遠遠聽到你們的音樂走過來時就忍不住流淚。我不知道為什麼,但我能感覺到很強的能量。」她接著說到:「我看到發生活摘器官的消息,我要簽名反對這樣的罪惡。這些每天發生在中國的人權侵犯簡直令人難以置信。」

    活動過程中,一位看過揭露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展板的女士表示,她就是本市AZM醫院器官移植科的醫生。她很震驚發生在中國的迫害,她反對活摘器官的邪惡行為並在徵簽簿上簽名。

    另一位年輕女士全神貫注地閱讀了展板上的內容。她簽名反迫害後,與法輪功學員交談中說她的母親就在聯合國人權部門工作,並表示要把資料帶給她的母親,要讓更多的人了解真相,一起制止迫害。

    一位男士匆忙中停下來對著展板拍照,他告訴學員說,他曾經在加拿大遇到過法輪功並簽過名反對活摘。他鼓勵學員繼續加油做講真相的努力。

    當地民眾希望學煉法輪功

    功法展示吸引了一些感興趣的民眾前來詢問馬斯特裡赫特市的煉功點信息。一位女士聚精會神地閱讀了展板上的內容,聽了學員的講解後,她問有沒有法輪功教功班,因為她認識的一些人肯定會對這個(學法輪功)感興趣的。居住在本市的學員與她交換了聯繫方式,做了教功的約定。

    大陸遊客:必須停止迫害

    一位已經明白迫害真相的中國大陸遊客對學員說:「你們這麼做(告訴人們真相)是正確的,必須停止迫害,因為這很邪惡。」他還說:「目前法輪功在大陸的情況已經有變化了,但是你們(法輪功學員)還不能象在海外這樣討論和推廣法輪功,法輪功在中國還是被中共禁止的,但在有些地區警察不會抓你們(法輪功學員)了,要在公開場合談論法輪功還是要注意安全的。」

    準備把海外法輪功學員們煉功的場面帶回國的大陸遊客,邊拍攝邊接過資料對學員說:「沒想到在馬斯特裡赫特也能看到你們,我在科隆也遇見過你們,我在那裡也接過資料。」



    TOP

    「希望早日結束這場本不該有的迫害」


    德國法輪功學員
    1025

    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一日,德國雖已是深秋時分,陽光卻非常明媚,在南德古城雷根斯堡(Regensburg)著名的大教堂廣場(Domplatz)上,法輪功學員搭建的信息台非常醒目,祥和悅耳的煉功音樂在秋色中流動,令諸多來往的行人駐足。

    當人們了解到,如此有益於身心、教人向善的功法竟然在中國被中共禁止,而法輪功學員已經被中共迫害長達十八年之久,甚至還發生了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事情,大家都表示無法理解,並願意在反對活摘的徵簽表上簽名,希望早日結束迫害。

    1025

     

    1025

    Hildebraudt女士看過真相資料後表示:「在中國,醫院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完成器官移植手術,而且數量如此巨大,這太不可思議了。如果通過正常途徑獲得器官,這根本就不可能。」Hildebraudt女士本人就在醫院工作,她說醫院一直非常缺少肝臟和胰腺等器官,有些病人為了等待一個合適的肝臟,甚至需要五到十年。而根據大陸媒體的報導,二零零五年,時任衛生部副部長的黃潔夫為一名病患做肝臟移植,本來已經準備好一個肝臟,但切開病患腹腔後發現該病患很適合做「自體肝移植」,於是決定兩天後再為該病患進行自體移植,但為確保手術成功,黃潔夫又從廣州和重慶分別要了兩個匹配的備用肝臟。為一個病患,兩天內準備了三個肝臟,如果沒有一個龐大的活人器官庫,根本就無法辦到。

    一位德國中年男士看到揭露活摘器官的展板後,馬上願意簽名反對活摘。他和太太告訴法輪功學員,他們在慕尼黑已經看到過揭露活摘器官的活動。這次他們在與學員的深入交談中了解到更多中國器官來源被掩蓋的事實。這位中年男士聽後,表示會上網查看有關活摘的記錄片,也會把消息傳給更多人知道。他還提到自己有機會去中國,他在考慮如何讓那裡的人知道真相,學員建議他帶給中國朋友一個自由門破網軟體,讓中國人看到被封鎖的法輪功網站和揭露活摘的網站,他一口答應會這麼做。

    很多年輕人路過法輪功信息台時,都非常有興趣深入了解法輪功。在雷根斯堡進修的Janas Daschner就是其中之一,他說他知道法輪功,因為很早之前他就看到過法輪功信息台,他還從網上訂購了法輪功書籍,還在家裡自己試著煉功,他說他很想繼續學下去。

    1025

    也有不少人是第一次聽說法輪功,但馬上表示很想學煉。在學校工作的Bettina Schinharl女士就是第一次了解法輪功,但看過資料後她表示很想學功,還跟學員約好了學功的時間。Renate Riedel和Wolfgang Riedel夫婦也是第一次聽說法輪功,他們表示簡直不能相信世界上有這種事情(指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發生,Riedel女士說她自己就很喜歡打坐,她知道這很有幫助,因此她就更不能理解中共對修煉人的迫害。

    有一位商人當天在雷根斯堡開會, 他路過信息台閱讀展板後,馬上簽名反對活摘。之後他還把太太和兩個孩子帶到信息台,太太了解真相後,也馬上簽名。兩個孩子看法輪功學員煉功時很入神,學員告訴孩子,他們得到的小蓮花上有法輪大法網站,可以找到教功影片,隨時跟著學,孩子們非常高興。

    Irina Müller女士很仔細地閱讀了各種真相資料,她很鄭重地在反活摘徵簽表上寫上了自己的名字。她跟學員說,她來自之前的東德地區,她知道共產黨有多可怕,以前那些日子就如同噩夢,她希望中國儘快有所改變,儘快結束這場針對法輪功學員的、本就不該有的迫害。

    來自不萊梅(Bremen)的Babel Stark和Bernt Stark夫婦,恰好在雷根斯堡度假。他們說四年前曾經去過中國,很為中國的美麗風景著迷,可惜現在知道了在中國還有這麼慘無人道的迫害正在發生,這讓他們感到非常難過。他們告訴學員,德國有句話:當天使出行的時候,天空也會笑。他們笑言,天氣這麼好,說明有天使在呢。他們祝願法輪功學員們能徵集更多簽名,希望迫害儘快結束,因為如此正義的行動一定會有神助。



    TOP

    疫苗不管用了?美聯邦專家開會討論對策



    1026

    兩年前,美國人喬治‧格林(George Green)的右臂出現了刺痛和水腫。這是他的醫生所見過的最嚴重帶狀皰疹症狀。 「我說,『等一下,我打過疫苗!我怎麼會得這個病?』」這位68歲、住在喬治亞州奧斯特爾(Austell)的工程師回憶說。七年前他種過帶狀皰疹疫苗。

    埃默裡(Emory)大學的莎倫‧伯格奎斯特(Sharon Bergquist)是喬治‧格林的醫生。她說,約有10%種過帶狀皰疹疫苗的人在幾年後染病。

    《今日美國》報導,沒有任何疫苗可完全阻止病毒感染。通常,新疫苗的生效情況以及持續時間,需要花很多年來了解。有時,疫苗令人失望的表現,也促使藥物製造商為老年患者尋求新疫苗,加入新的成分來提高其有效性。

    為期兩天的免疫實務諮詢委員會的會議於星期三(25日)在亞特蘭大開幕。預計該會議將討論疫苗效能下降的問題以及新疫苗情況。聯邦專家小組將建議兒童和成年人應該接受何種疫苗。

    流感

    年度流感疫苗是一個特別難於捕捉其功效的疫苗。病毒變化迅速,傳播容易。美國衛生官員每個春季都會對下一個流感季節的配方做出最好的猜測。在過去七個流感季的四個季中,流感疫苗在65歲及65歲以上的人群中並沒有起太大作用,因為老人免疫系統較弱,容易感染上流感。一些醫生懷疑,9月份打過疫苗的老年人是否需要在隔年1月份再打一次,才能安全度過流感季節。范德堡大學疫苗專家William Schaffner博士說,這是個尚未得到充分研究的問題。

    有一種較新的疫苗適用於65歲以上的老年人,在它的成分中新增了一種免疫增強劑,但尚未有足夠長的時間準確地知道其作用。

    參加亞特蘭大會議的成員們,將聽取有關鼻噴霧型流感疫苗的信息更新。有衛生官員表示,該疫苗被停止推薦,因為它在美國的孩子身上未起什麼作用。

    腮腺炎

    腮腺炎,最為人知的是,該病會引起臉頰浮腫,但有時會導致聽力損失、腦膜炎甚至不育症。

    腮腺炎疫苗近五十年來一直是兒童期常規接種的一部分。然而,去年美國收到5,300個病例報告,這是十年來最多的一年。迄今為止,今年的病例數字離這個數目也並不遙遠。

    衛生官員說,接種過疫苗的人患上此病,往往不是那麼嚴重。然而,研究表明,在第二次兒童劑量後的十年或更長時間內,針對病毒的防護已褪色。

    聯邦小組預計不會為所有孩子提供注射第三劑疫苗的建議,但他們正在談論是否批准在疫情爆發時可接種額外劑量疫苗的方案。

    B型肝炎

    B型肝炎病毒可破壞肝臟功能並導致人死亡。B型肝炎通過血液或其它體液接觸而傳播。B型肝炎疫苗在20世紀80年代被廣泛應用後,新的感染率下降,該疫苗後來被納入童年時期接種的疫苗之列。

    專家們還推薦一些成年人使用該疫苗。他們已經注意到一些跡象:特別是糖尿病患者和老年人,容易感染上B型肝炎。在療養院和老人院爆發B型肝炎疫情,一直是個重複出現的問題。

    Dynavax技術公司開發了一種成年人B型肝炎疫苗,稱為Heplisav-B,也是加入了新的成分。這款疫苗在研究中表現出令人印象深刻的保護水平,但美國食品與藥物管理局(FDA)正在尋求更多信息,以決定是否批准該疫苗上市。預計在本次會議中疫苗小組成員將討論這個疫苗。在該疫苗獲得許可之前,他們不會對外推薦。

    帶狀皰疹

    任何長過水痘的人都可能在數十年後再次發生水痘感染並引髮帶狀皰疹。 Merk公司的Zostavax疫苗已經有大約十年歷史了,適用於60歲以上的人。此疫苗就是喬治‧格林七年前種過的疫苗。

    美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CDCP)說,Zostavax疫苗只會將感染帶狀皰疹的風險降低一半,持續約五年時間。

    上星期五,FDA批准了第二個帶狀皰疹疫苗,即GlaxoSmithKline公司的Shingrix疫苗。這個疫苗也使用了一種新的添加劑。疫苗委員會將決定是否開始推薦。在GlaxoSmithKline公司贊助的研究中,Shingrix疫苗已經被證明有90%的有效性,並持續至少四年時間。GlaxoSmithKline公司有關人員說,他們對該疫苗會持續更長時間抱有信心。專家認為,這需要多年時間來證明。

    (大紀元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