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23日 星期六

  • 火星上現怪異石頭

  • 前世殺人結怨仇 今世太子被誅殺

  • 善與惡的分水嶺

  • 定中經歷:2017年神韻交響樂演出再創神跡

  • 在正法修煉中深切的感受到大法的威力

  • 法輪功學員堅持講真相是為了什麼

  • 神韻沃特伯裡首場 藝術界感動傳遞愛與美

  • 德州首場 「樂見神韻將失傳的文化復活」

  • 刷新紀錄!阿根廷發現一億5千萬年前蛇頸龍化石

  • 寒冬不敵神韻熱潮 伯靈頓觀眾:與神相聯繫的體驗

  • 噴泉之都喜迎神韻 知名律師:到世間是為了追隨創世主



  • 火星上現怪異石頭



    對於地外星球的探索,科學家已經研究了很長一段時間,從之前的大量發射探測器再到衛星的不斷研究,完全就是在做著一直不停歇的科學項目,而科學家對於地球之外比較熟悉的星球,就是火星,這個目前是乾燥的星球,在宇宙中一直孤立存在著,有著特殊的氣候,以及一望無垠的沙丘。

    最近科學家卻在這裡發現了非常奇特的現象,那就是在火星上出現了奇形怪狀的岩石,很有可能在遠古時期火星上就是有大量的地外生命存在著。

    通過研究人員的進一步驗證,科學家對這個火星上當然怪異石頭進行了精密分析,原來在這顆石頭上有著大量的二氧化矽成分,以及內部還夾雜著適當的有機物,跟火星目前的狀況根本不相同,更有可能就是有著生命力存在的星球產物,而這怪異的石頭在火星上還是有著非常多,除了表面的沙丘,還有的就是這些存在的石頭。

     



    TOP

    前世殺人結怨仇 今世太子被誅殺


    趙曉亞

    唐朝的太子通事舍人王儦說:「人生的遭遇都和你的命運有聯繫,命運事業早就定好了,所以不是吉就是凶,該什麼時候來也是註定的,難道一定守誡謹慎嗎?過去太后誅殺皇帝的宗族,宗子被送到大理寺審判應當死刑,宗子長嘆說:我既然免不了一死,何必污染了刀鋸!半夜時,他用自己的衣服領子上吊而死。到天亮時,他又甦醒過來,立刻又說又笑,又吃又喝,同在家裡一樣。幾天以後被行刑時,臉色神氣一點兒也沒有改變。他當初自縊沒死,剛甦醒的時候說:我剛死,冥府的官就生氣的對我說:你該被殺死,為什麼自己就來了?快回去受刑!宗子問什麼緣故,冥官把生死簿給他看,因為你前世殺了人,現在要報償。宗子知道是怎麼回事了,所以受害時面無一點難色。」

    有人一生窮困潦倒不得志,有人生下來就平步青雲富貴雙全,大概是前世恩怨所致吧。

    原文:唐太子通事舍人王儦曰:「人遭遇皆系之命,緣業先定,吉凶乃來,豈必誡慎。昔天后誅戮皇宗,宗子系大理當死。宗子嘆曰:既不免刑,焉用污刀鋸?夜中,以衣領自縊死。曉而蘇,遂言笑飲食,不異在家。數日被戮,神色不變。初蘇言曰:始死,冥官怒之曰:爾合戮死,何為自來?速還受刑!宗子問故,官示以冥簿,及前世殺人,今償對乃畢報。宗子既知,故受害無難色。」(出自《紀聞》)

     



    TOP

    善與惡的分水嶺


    銘刻

    今天大陸的中國人對善與惡的概念是模糊的,很多人是以中共的謊言為判斷標準。法輪功學員踐行真、善、忍的表現,令世人認同,由衷的贊同法輪功,可是1999年7月22日中共的媒體把萬名法輪功學員的和平上訪污衊為「圍攻中南海」時,立刻很多人頭腦中就自然的反映出「法輪功有政治目的」,如果有人真的相信中共造謠說「法輪功與國外反華勢力相勾結」,馬上對法輪功頓起仇恨之心。今天的中國人已經不習慣冷靜的思考問題了,習慣於看中共的政治風向了,善惡標準是隨著中共的謊言隨時變化的。

    實際上在中國古代,善與惡是有分水嶺的,善惡標準的界定是分明的,即使惡能偽裝成善,能騙得過一時,但是惡報來臨時,人馬上就能明白。有兩則傳統文化故事就能很好的詮釋善與惡。

    善報故事

    康峻,字重山,為人慷慨,就是在極貧困的情況下,也不忘濟人利物之心。有一天,他去維揚,船行到高郵湖,天晚了。有一老人來到船上,告訴康峻:「你心地善良,已經感動了上帝,明天你就會遇到好運,我有錢一兩送給你作本錢,你會得到二十盒的錢。」康峻推辭不接受,老人堅持把錢留下。康峻雖不明白二十盒錢的用意,但他知道老人的話大有來頭。

    第二天,康峻把老人給的錢交給船夫買湖中蓮藕,到維揚果然賣得銀子二兩。從此販賣都得加倍利,幾年間成了大富翁,這才領悟到老人所說的二十盒是二十次對盒利息。於是燒香謝天,大出貨財,廣行陰德。

    第一:收買糧食,減價一半賣給窮人,聽任別人自己過秤。第二,到了荒年就舍飯施粥給難民,老人、婦女和病人發給票證,每天可用票領到一升米。第三:開設義學,積存書籍萬卷,招請出名的學者任教,招收四方英俊少年免費上學,供應食宿。第四:設立普濟堂,遠近有貧民或病人來,每人給一間房,一張床,一領蓆子,招聘名醫一個一個給診視醫病,用上等藥材,供給飲食和營養品,病人好了給他盤纏回家。第五:代貧窮戶交納官收錢糧稅。第六:親威鄰居家有男子三十歲娶不上媳婦,女二十歲嫁不出去,送給錢財幫助婚配。第七:施捨棺材,掩埋荒野屍體。第八:立育英堂,雇乳母收養被遺棄的嬰兒。第九:每月的初一和十五日到監獄探望犯人,每個犯人給米三升,錢三十文,四個饃。第十:從厚施給貧窮無子的寡婦,收養無依靠的殘疾老人。所有一切善事他都積極實行。

    後來,他途中又遇到那位給他一兩錢的老人,把老人請到家中拜謝。老人笑著說:「你貧窮時有救濟窮人,愛惜萬物的善心,因為這個原因我才贈給你本錢,可喜的是你發財以後積德行善。上帝喜悅,善報無窮,希望你繼續努力。」康峻活了一百零四歲,無病而逝。七個兒子十幾個孫子都當了大官,世世富貴。

    惡報故事

    前朝人趙春生,內心奸詐,外表上待人一團和氣,見人不笑不開口。他善於揣摸別人的性格,曲意奉承,百般討好,所以和他接觸的人,沒有不傾倒的。

    他平時和走陰差名叫活無常的人關係好,他托這個朋友到陰司查看他的壽命和運氣,陰差看完陰籍後告訴他:「我求掌案者檢看陰籍,知你能活九十四歲,生三個兒子,家財萬貫,衣食享用不盡,是個全福的人。」趙春生從此經營很得意,連生三子。他仗著陰籍已定,便不加修身省悟,行騙刻薄,奢侈腐敗,無所不為。五十多歲上三個兒子相繼死去,他身弱多病,家業慢慢也消耗光了。

    他又去找陰差問情況,陰差說:「陰籍怎麼會不靈驗呢?我聽掌案者說,你這幾年設局引誘人賭博,從中取利,使人家夫妻反目,父子成仇,因此陰司削去你陽壽十年,減去家財十分之二。漁色哄嫖致使別人傾家蕩產,又削減陽壽十年,減去家財十分之二;你又違法放高利債,過分屠宰牛羊等生命,這都是干犯神怒的惡事,又削你陽壽二十年,減盡你所有財產。三途不遠,你還不害怕嗎?」趙春生不明白「三途」的意思,問陰差,陰差說:「我已奉命捉你,你趕快洗個澡,今夜我們一同到陰曹,就可以明白你的報應了。」趙春生按陰差的話去做,夜裡到陰差家中,陰差叫他閉上眼睛,他夢見到一個大衙門,門衛森嚴,如同王者府第。

    他和陰差同進衙門,經過幾道房門,見面前一座九間大廳。瓊瑤作廳柱,白玉為棟樑,十分華麗,大廳上懸著「旌善」牌扁,內藏蟒袍冠帶,金銀寶貝一類東西。陰差告訴他:「平常人在世時行善,轉生可享這個報」,他們又朝大廳北面黑暗處走去,見有六間破屋,屋中懸「罰惡」牌子,內藏皮毛羽翼,鱗甲之類。陰差說:「平常人在世時作惡,轉生後要受這樣的苦難。」他們走出府,見一條大河,有一條彩畫船,上邊坐著十幾個男女,有穿白衣,有穿黑衣,有穿花衣,吹奏彈琴,敲鼓唱歌叫趙上船。陰差大聲喝斥道:「時間還不到,你們先去,他以後再來吧。」趙醒來後,陰差說:「你見到死後坐在船上的人嗎?」趙說:「如果死了能像船上的人,也不算太壞。」陰差說:「那些人投胎到豬肚子裡,到人世上一年就遭宰殺,有什麼快樂可言!」趙追悔以往,已來不及了。

    古人有傳統文化標準判斷善人與惡人,通過言行與報應很容易得出結論。傳統文化相信善惡必報的天理,相信天人合一的理,人應該敬天尊佛,善待修煉人有福報,家裡面能出個修煉人,那是祖上積了大德的福報,人人羨慕與敬仰,所以迫害修煉人是萬萬不敢做的,報應太大,承擔不起。

    中共為什麼能用謊言鼓動起民眾仇視與迫害法輪功?就是因為中共摧毀了中華五千年的傳統文化,破壞了人心中的善念與良知,中共的假、惡、鬥才能乘虛而入,在中共營造出的否定神佛、戰天鬥地的假現實中,人的道德在一步步墮落,離神佛越來越遠。今天的中國人心中充滿的都是慾望與貪念。為了推動迫害法輪功,對抗真、善、忍,中共進一步放縱假、惡、暴、色情等敗壞人的道德,用慾望與貪念蠱惑人否定真、善、忍,迫害法輪功。

    在一個正常的社會裡,人人心中有善念,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取暴利的罪惡是絕對干不出來的,但是中共摧毀了善惡標準,把善當作了惡,把惡當作了善。在今天人看來,康峻做的那些善事,就是神經病、傻子的行為,放著現實利益不知道享受,拿出來給別人,道德低下的人真的理解不了,反而趙春生的行為是今天人推崇的,認為這是有本事,聰明人,知道把錢往自己兜裡裝,至於善報還是惡報,根本不在意,因為接受了「人是蛋白質的結合體,又沒有來世」的思想。這樣的主導思想註定了人的悲劇,罪在中共邪黨。

    中共邪靈就是這樣通過摧毀傳統文化,敗壞人的思想與道德,要達到毀滅人類的目的。今天的中國大陸各種各樣的天災人禍,那可不是偶然的,是中共作惡的必然,也是中國人善惡不分,盲目追隨中共作惡的報應。

    好在法輪功學員在講真相,告訴人真實的法輪功,把宇宙特性真、善、忍明確的講給人,這是判斷善惡是非的唯一標準,順應這個特性而行的人是真正的好人,背離這個特性而行的人才是真正的壞人;而且海外法輪功學員組成的神韻藝術團年年全球巡演,展現中華五千年純善純美的傳統文化。

    明白真相,拋棄解體中共邪黨,復興傳統文化,人還有走回傳統路的希望。要善報,還是惡報,關鍵看人自己選擇了。



    TOP

    定中經歷:2017年神韻交響樂演出再創神跡


    根據西人大法弟子口述整理

    2017年10月14日-15日,神韻交響樂在美國紐約甘迺迪音樂廳上演。

    西人大法弟子在演出現場,在入定狀態下看到另外空間演出盛況空前,極為震撼,尤其在小提琴獨奏和女高音獨唱的時候。

    他看到:在龐大的宇宙天體中,一直有星球爆炸解體,而當神韻小提琴獨奏的琴弦在舞台上拉響,在另外空間的宇宙不同區域開始有多個太陽、月亮、星球相繼誕生,隨著音樂旋律的推進,大量的生命在新生成的星球上繁衍起來,實實在在的經歷著裡面的一切,原來的宇宙範圍因此而擴大許多。

    當「梅花」這首歌曲響起時,西人大法弟子看到了在師父的加持下,有21朵花蕾在歌唱家的小腿周圍從無到有生成,圍繞著歌唱家的身體,旋轉著向她頭頂上升起,當到達歌唱家的頭頂之上開放成粉紅色的梅花,然後有21位小嬰孩一樣的可愛天使從花蕊裡面飛出來,飛向觀眾。雖然嬰孩們的腰部並沒有口袋或花籃,但是她們能不斷的從腰間掏出好東西,類似於鮮花、水果、糖塊之類的另外空間的高能量物質,撒給在場每一位觀眾,無論是被音樂的巨大能量感動的淚流滿面的觀眾,還是固守著不同信仰的不同種族,即便是在場僅有的三個一直不鼓掌的高大的非洲黑人,都同樣得到了另外空間嬰孩的禮物。西人同修和場內的大法弟子們都得到了不少。

    西人同修看到了神韻演員們的慈悲在善化著觀眾的心,觀眾因為今天到場的機緣而得到了大法贈予的巨大好處,和大法接上珍貴的緣份。在演出結束的時候,我們看到那三個非洲人都露出笑臉,其中兩位隨著整場熱情的觀眾也鼓起了掌。

    神韻藝術家們在師父的培養下,演出在另外空間展現出來的救人力度絕對超常且震撼!在師父的教導下,演奏扣人心弦,演出圓滿成功!



    TOP

    在正法修煉中深切的感受到大法的威力


    馬來西亞大法弟子

    師父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從小我就有緣開始接觸信仰神佛的東西,在一個不斷想要提升自己的心態下,驅動著自己什麼書都看,幾乎無時無刻都在看書,不太習慣和別人溝通交往。每閱讀一本書整個思想精神都沉浸在書的世界裡頭。大約在 1997/98 年中學時期我在網上初次遇到法輪大法,當時學了法,煉了功,但沒深入修煉。2000年3月,我在馬來西亞的一間書局裡看了《轉法輪》,覺的這是教人向善做好人的書,但還是沒深入修煉。同一年10月,我又在另一間書局裡看到《轉法輪》,當時看書看的很累了,想想就乾脆買回去再看。一氣呵成看完後,知道這是教人修煉的書。我上網找到其他大法經文,也找到了當時在市面上還能買到的書,用了一個月的時間把每一本書,每一篇經文都學了幾遍,就決定要開始修煉了。在大學念書時,學到要獨立思考判斷問題,所以也沒問別人,就自己找了很多相關的資料,正面的和負面的,對照一下大法書裡講的,就很清楚那些負面報導與評論都是謊言了。

    當我反覆通讀大法後,很多以前看其它理論學說時不明白的誤區一下子明白了很多,想通了,覺的大法真的是好神奇。隨之而來就有一個問題,就是不二法門的問題。那時雖然已經決定了要修煉大法,但家裡的那些不同法門的藏書,音樂等東西當時還捨不得放下。那幾年干擾很大,直到四、五年後才悟到,做到,就把這些東西統統清理掉了,這一關才過去。

    在一開始修煉的頭幾年裡,也沒接觸到任何同修,奇怪的是也沒想到要去找。我就自己一個人修煉,做三件事,在自己接觸的人及環境裡面對面講真相。身邊的家人、朋友一開始很多不贊成我修煉大法,而且我當時很多東西也沒做好,說服力也不夠,沒好好證實到大法的美好。我一開始出來,在社會上工作,很多年自己修煉把握的不好,沉浸於常人的花花世界裡頭,修煉狀態不好。直到2004年,我覺的一定要改變了,當時下決心一定要成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求師父安排,工作及家庭環境馬上發生了很大的變化,我也突然接觸到其他的同修了,能做到我平時一個人時所做不到的、各種各樣洪法講清真相的項目及工作,如辦新聞發布會講清真相,去各地洪法,去各個政府部門,各個機構講清真相,參與我們的媒體的工作等等。後來,在2007年,我參與了天國樂團。我悟到這是師父在不斷給我機會,讓我能跟上正法的進程。

    由於自己對名利情的執著很多都沒放下,明白時雖然知道師父的法身一直在看著我,卻一直是靠環境來推動自己往前進。關鍵時刻知道自己是大法弟子,一接觸常人及自己一個人時,就還是很放鬆,所以修煉狀態時好時不好。尤其是少學法煉功時,無論精神及身體狀態就都跟不上。我知道這是自己不夠精進,所以才會連學法都不如開始修煉時,沒達到修煉如初的心態。學法修煉不穩定,正念不強,許多常人中的麻煩就接二連三的接踵而來,似乎老也處理不完。我最明顯感受到的就是經濟狀況出現問題,捉襟見肘,連著其它方面也出現問題,身邊的人,家人、朋友看我好像整天都在講法輪功,做和大法有關的事,沒照顧好生活。後來回想其實是自己不自覺的在逃避自己本來應該做但卻因為惰性、安逸心及其它執著而不想去做不想去處理的事,不能讓人理解,所以無法證實大法的美好。

    每當我修煉狀況不樂觀時,就會有同修來找我一起學法,叫我一起煉功,出去講真相。我悟到這都是師父一直在看著我,把我往上拉,一直在給我機會做好,能不斷前進。

    我發現到學法很足時,思想心境很開闊,每天所要做的事,無論是在證實法中講真相,在常人中的家庭及工作的事項往往都進展的很順利,效果也往往比預期的好。這就像師父在《轉法輪》中講的:「物質和精神是一性的。」 我也悟到這是我們大法弟子在證實法中大法的威力在人間的展現。

    舉幾個我在修煉中的經歷及體會。2006 年,我開始了一盤新生意,撐了一年多,公司沒有什麼盈利,錢用完了,還拖欠了一些債務,連生活都成問題,還要靠家人接濟。雖然我表面上證實法的項目天天在參與,這盤獨特的生意理念一直都有媒體來採訪我,在常人中也有點名氣,也一直有看似大客戶的來找我談,但不能良性循環讓我感覺到華而不實,覺的這是個干擾,舊勢力在消耗我的時間及精力。由於我無法平衡好生活,和現實社會擰了勁,這給我對家裡人講真相製造了難度。接下來我發了5000多封履歷表找工作,很多外國的公司找我應徵,等待的過程中經濟狀況吃緊,也讓我很困擾。有一位同修當時在移民加拿大前夕,我開車載她回家時我們交流了一下,不知怎的當時精神一振,豁然開朗了。第二天在一家外國銀行應徵時就被錄取了。這位同修平時談話都有意無意的一直在提醒我她理解到我們煉功人是功能在做事,神通在做事,能做常人動手動腳都做不來的事。

    2007到2010年間,我幾乎每天來回新山及新加坡,每個周末還要到吉隆坡參與天國樂團的練習或洪法活動,大部份周末來回都在車上睡覺度過。平時上班每天早出晚歸,平均一天睡三個小時左右,有時也會累到在車上等交通燈時睡著了。修煉上我覺的自己還是不夠精進,但因為很抓緊大量學法聽法,不怕吃苦,時間雖然很緊張,所以勉強還能應付的了。其中有幾件事情至今還印象深刻,也為我後來修煉闖關奠定了更好的思想基礎。

    有一次,我的錢包在拜訪客戶時不見了,用了所有能想到的辦法,出動了客戶公司裡的人幫我到處找都找不到。直到傍晚六點發正念時,我想到了師父在《洛杉磯市法會講法》中講到的:「或是把心一放到底象個堂堂的大法弟子,無怨無執、去留由師父安排,能做到這一點就是神 」 。我想那就交給師父吧!該怎樣就怎樣了!一發完正念,馬上有個電話打來問:「你是不是正在找著什麼東西呢?」 我跟他確認身份後就去拿回了我的錢包,一點東西也沒少。剛好有個報社的記者在場,也幫我們拍了照,報導這個拾金不昧的好人好事。這件事讓我印象深刻,給我自己在後來好幾次遇到難關時提供了借鑑,在關鍵時刻,無論如何都要想到師父,想到自己是大法弟子,絕對沒有過不去的關。

    有一次新加坡辦完人權聖火活動後,凌晨時分,我在回新山一個人開車過境時被截住了。當時官員叫我進辦公室,我問他什麼事,他不願意說。我看他眼神不太對勁,我說我不進去,叫他進去問清楚了才出來跟我說。他進去後,我馬上回車上換掉身上人權聖火的衣服,在車上開始發正念等他回來。他回來後告訴我,沒事了,就讓我走了。

    有一次我從新山開車入境新加坡上班時,入境處官員做例行檢查時看到了我車上的大紀元時報,就叫我進辦公室。我在他的辦公室裡直接跟他講大法真相,當場演示功法給他看,他就說沒事了,就讓我入境了。

    有一次周末從新山來到吉隆坡參與樂團洪法活動後,傍晚時分,原本要回新山了。就在那時我看到有同修被警察帶回警局了。當時覺的我如果不當回事自己走開了好像不太對勁,就開車跟著去警局了。到了警局後,陸陸續續有幾個同修也跟來了。我們幾個人就在警局裡跟他們洪法講真相,演示功法。過程中一開始盤問的警察很激動的罵,挑起了我的爭鬥心,而且我當時恰好也找不到自己的身份證和駕照給他們看,就變的更複雜了。我慢慢的穩住自己的思想,想想眼前的都是應該了解真相的眾生罷了,不能和他們一般見識。經過好幾個小時的調整穩住正念,講清真相,漸漸的感覺到環境變輕鬆了。我感覺身邊的同修也是正念變強了,就看著環境在跟著變化。過後,我們離開了。

    有一次也是從新山來到吉隆坡參與天國樂團活動。當時演奏時有個便衣警察來跟我要身份證。我當時不能確定他是誰,就叫他拿自己的證件出來核實。他看起來相當生氣,走到一旁撥打電話。活動結束後,我回自己的車上時,一幫穿制服的警察圍上來。剛才跟我要身份證的警察在旁邊就開始煽風點火。有了前幾次的經歷後,我漸漸穩住自己的思想告訴自己眼前的都是來了解真相的眾生,跟他們和善的講真相,幾分鐘後,他們就散開讓我走了。

    過程中我覺的自己只是每次在關鍵時刻大法弟子的正念起來了才勉強過關,平日生活中還是很安逸,對名利情的執著還是很多,才會招來這些突如其來的麻煩。不能得過且過的滿足於像這樣的修煉進度而已,與大法對我的要求標準對照還是差的很遠。把眼前任何人都當作眾生這樣的思想基礎對我很有幫助,漸漸的對所有人的觀點也都改變了。家裡人就漸漸的能接受我修煉大法了,有的也開始修煉了。

    2010年9月,想想長期每個星期這樣來回新山及吉隆坡參加天國樂團的練習或活動也不是辦法,就想著要搬來吉隆坡從新開始。那時在雲頂集體學法時剛好跟一位同修說了,她也想要來吉隆坡工作及證實法,我就聘請她工作。她來後,我的業績比我自己一個人時增加了超過一倍。過了一年後,我又聘請了另一位同修工作。業績又比兩個人時又再增加了超過一倍。那時神韻開演了,我們有了共識要做主流社會,這和我們在常人中的工作是不謀而合的。我們覺得可以結合幾個媒體和神韻洪揚正統文化這個角度接觸世人講真相。這樣就跟一些商家和大型展覽會的主辦單位開始洽談,說服他們能夠不收錢而是用廣告版位換攤位的方式讓我們進入 PWTC, KLCC 的食品展,珠寶展和旅遊展等等播放我們神韻的視頻和媒體介紹的視頻。同時也在一些大酒店、餐廳、商店、攤位開發了20多個放報點。

    就在這一切都如火如荼的往上沖的時候,我工作中新開始的一個交易項目遭遇到了挫折,開始虧損。其中一個投資者要撤回投資,看到要虧損就開始鬧了。這直接波及了我身邊的人。這時剛好我的其中一位得力助手也要移民美國了。工作中的壓力,身邊的人的輿論給我造成了很大的壓力。我開始孤立自己少和別人接觸,停了兩年多時間沒開發新客戶,自己一個人靜下來閉關研究自己的交易系統。

    2014年從山上回來後,我的觀點發生了變化,感覺人生走入了另外一個裡程碑。以前有意無意的總喜歡在人前顯示自己,回來後完全改變了觀點,能夠把自己放低。不再華而不實了,做什麼事都更能抓重點,講實效了。以前也太看重人際關係,在那之後看一切人與人的矛盾關係都感覺很虛幻不實,乾脆也不看就自己不斷往前進。我開始寫自己的交易程式,到了2015年我的交易程式取得了很大的突破。再繼續咬緊牙關往前走,法輪大法「真善忍」,要能忍。過程中,我更深切體悟到師父說的:「物質和精神是一性的」這段法理,所以不管發生什麼事都要當作是好事,往好處想。出國證實法,比如在香港遊行證實法幾乎每趟都去,不再有任何顧慮了,因為我悟到自己是有史前誓約在先的。

    到了2016年,現實中銀行戶口的錢也差不多要用完了。想想是時候了,我就開始找大客戶了。我聯繫上了一個組織,他們也正在找好的交易員和交易系統。他們從第一個戶口以14萬美元(大約60多萬馬幣)開始用我的系統做交易,逐漸加碼到1400多萬美元(大約6000多萬馬幣)。接近兩年的時間裡,用我的系統做交易的戶口逐漸增加。當然在這接近兩年的過程當中也不是一帆風順的,也經歷了幾次難關。我發現這也都和我的修煉有關。幾次每當我修煉提不起勁時,思想中都是人的東西,做法上都是人的東西,工作、生活也受阻時,就會有同修,越南的同修、台灣的同修主動來拉我大量學法,這幾次難關都不可思議的化解掉了。師父在《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中說:「也有人想,我是老學員,一段時間沒學法不會有問題。有問題,再老也不行,因為修好的那部份已經隔開了,先天推到位的功得加上你在法中的正念才會起作用,不學法、離開法就指揮不動,因為那是法的力量。」

    這給我在正法修煉上奠定了一個突破的轉機。每天大量學法,也突破了我一直想要參與的每天凌晨三點五十分(3.50am)的全球煉功。隨著學法時正念加強,以前沒太重視的煉功及發正念也在逐漸突破。每天平均睡三個小時,還很精神,精力充沛。工作中的難度也在突破,很多時候看著很難時,就像師父在《轉法輪》中講的:「柳暗花明又一村」,問題往往迎刃而解,收入也不斷的在倍增。就像師父在《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 中講的:「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

    修煉中還有很多執著心要去,希望在接下來的正法修煉路上能夠走的更好,完成自己大法弟子助師正法,在證實法中救度眾生的使命,不辜負師父的慈悲救度。

    最後,僅以師父在《洪吟(二)》中的一段法共勉之:

    大法行

    法輪大法
    深未測
    成大蒼穹
    造眾生
    三字真言
    理白言明
    常人知表得厚福
    官吏知淺明如鏡
    王知理
    安邦治國
    得太平
    出盛世
    君臣正
    延陰福
    民安定
    五穀年年豐
    修者更明
    一朝得法入道中
    精進實修功法成
    反迫害
    救度眾生
    神道行

    謝謝師父。謝謝大家。



    TOP

    法輪功學員堅持講真相是為了什麼


    初衷

    明慧網登載這麼一篇故事:有位女法輪功學員,明白宇宙中不失不得的理。她的丈夫是個單位領導,經常有人上門送禮,她都婉言謝絕。他們的女兒在2001年出生後,她和丈夫商定,除直系親屬外,其它的禮品、禮金一律不收。

    他們的女兒滿月後幾天,其丈夫拿來一個2000元錢的大紅包,說是以前曾經幫助過的農民工,出於感恩,表達的一點心意。她站在修煉的角度考慮,這錢不能要,更何況是農民工的辛苦錢。在女兒四個月大的時候,她給那個農民工寫了封信,講明了法輪功對修煉人的要求,帶著這2000元錢,抱著女兒,坐車到鄉下,輾轉許多山路找到他家,把信和錢留下。

    2003年,她因堅持真、善、忍信仰,被中共綁架到看守所8個月。2004年,她的丈夫承受不住中共的迫害,和她離了婚,當時她的工資也停發了,她一個人帶著3歲多的女兒,艱難度日。

    那個農民工聽說了她的情況,在2005年前夕,他費盡周折托人給她捎了一壺小磨香油。2012年,她在縣城遇到了這個農民工,給他講了「天滅中共,三退保平安」的理,正好他是黨員,他很爽快的答應退出中共組織。

    法輪功學員退回去2000元禮錢,得到了這個農民工的尊敬,送來了一壺小磨香油,表達心意,幾年後再次相遇,這個生命明白真相得救了。

    中共在迫害法輪功時造謠說,法輪功學員講真相是搞政治,有政治目的,與國外反華勢力勾結等,通過這個故事,相信大家就可以明白,法輪功學員堅持不懈的講真相是為了什麼,為了眾生的平安與未來。恰恰是中共迫害法輪功的謊言會害了眾生。

    歷史上,從古到今,迫害佛法,迫害修煉人都是十惡不赦的重罪,不僅迫害者本人難逃惡報,參與者,甚至給整個國家都會帶來沉重的災難。特別是今天的人類處於末劫的最後時期,法輪功的傳出是往高層次帶人,就是為了度人、救人而來,在這個新舊宇宙的交替時刻,給人一次唯一的一次得救機緣,這是萬古難遇的機緣,就看人如何對待法輪功了。

    然而,中共本質上是邪靈魔鬼,來在世間的目的就是通過摧毀正統文化,敗壞人的道德,破壞人心,來達到毀滅人類的目的。法輪功把宇宙特性真、善、忍這最大的天機告訴人,人都按照真、善、忍修心向善,順應宇宙特性去做一個真正的好人,就會得到神佛的護佑,生命會有美好的未來,這是利用假、惡、鬥來毀滅人類的中共所容忍不了的,所以中共要迫害法輪功,這是中共的邪教本質與流氓本性所決定的,但是中共迫害法輪功中所撒下的彌天大謊,會害了眾生,因為一個生命頭腦中一旦裝進「法輪功不好」的惡念,不管是有意的無意的,在新舊宇宙的交替中,就被註定是淘汰。

    法輪功的傳出是為了救人,不能無視中共邪黨利用謠言毒害了眾生,所以法輪功學員要講真相,慈悲的告訴人真實的法輪功,告訴人中共毀滅人類的真相,以及天滅中共,三退保平安的真相,這個過程殘酷之極,不僅法輪功學員自身隨時面臨著殺身之禍,而且中共為了干擾眾生得救,也利用自己一手操控的媒體等各種資源污衊法輪功,給眾生明白真相帶來很大的干擾。

    而法輪功學員面對暴力與危險,利用各種環境講真相。明慧網曾曝光一個電話錄音,一個武警在一間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房間門口執勤,親眼看到一個女法輪功學員被活摘器官時的慘狀,面對痛苦,這個法輪功學員想到的是告訴參與的醫生善惡必報的天理,最痛苦時喊出的是「法輪大法好」,希望眾生能把法輪功的美好植入他們的心靈深處,因為這才是生命真正需要的。

    東北一個資深刑警曾發自內心的說:「法輪功被迫害這麼多年,沒有製造過一起刑事案件。」說法輪功對社會對國家有危害,這是邪惡的中共散布的彌天大謊。                

    法輪功學員剛開始走上天安門、發傳單是為了眾生明白真相;散發《九評共產黨》,勸人退黨、團、隊,也是為了眾生明白真相;2015年5月開始的起訴江澤民大潮,也是為了眾生通過這種方式能明白真相;今年11月底,海外中文網站大紀元又推出系列力作《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闡述中共的罪惡目的是毀滅人類,叫人更清楚的認識中共邪黨,還是為了眾生能明白真相。

    中共的本質決定了中共一日不亡,它要毀滅人類的本質就不會改變。今天的中共雖然日暮西山,在苟延殘喘的維持自己的暴力獨裁,但是它還在變換著謊言欺騙、毒害民眾,還在利用各種公眾平台污衊法輪功。

    人啊,真的該清醒了,珍惜法輪功真相吧。上天賜予人得救的機緣是有限的,法輪功學員在痛苦的承受中還在告訴人真相,有證據表明,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取暴利的罪惡仍然在暗中進行著。應該拿出勇氣面對法輪功真相,作出選擇了。明白真相,作出選擇,善待法輪功學員,生命才有美好的未來!                  



    TOP

    神韻沃特伯裡首場 藝術界感動傳遞愛與美



    2017年12月22日晚,美國康州沃特伯裡市雨雪交加,而位於市中心的派雷斯劇院(Palace Theater)內卻洋溢著春天般的溫暖。美國神韻世界藝術團在此開啟了2018演季的首場演出。

    在聖誕節的腳步臨近之際,這座被稱為「黃銅之都」的人們欣喜地去觀看神韻演出來慶祝節日。神韻通過超越於語言的音樂和舞蹈、蔚為大觀的演出,讓觀眾們領略了天國的壯麗、古代英雄的傳奇和當代的史詩,令當晚的藝術界人士感佩嘆服、心馳神往,劇場內觀眾掌聲如潮。

    演員:演出絕對是完美的

    演員、舞蹈演員Jennifer Nadeau和友人、一家教練公司CEO Mare Wallington觀賞了當晚的演出,她們被純善純美的演出深深折服。

    Nadeau對演出展現的中華博大精深的文化也心生敬佩,「從演出中學習歷史、文化、舞蹈就是一個美妙的經歷。」她說,「我很尊重中國文化和她的傳統。」

    喜愛表演藝術的Nadeau,讚賞神韻演員們頂級的演出技巧和藝術表現力。她說:「演出絕對是完美的,令人驚嘆。演員們動作如此精準,服裝是如此的美麗。 」

    她特別佩服神韻舞台上的團隊精神,她說:「那些年輕的舞蹈演員,他們那麼自律,肯定付出了很多。這一點很觸動我。」

    Wallington 說:「演出非常迷人,對我來說是如此超然的體驗,坐在那兒,我覺得就像一個孩子。第一次經歷這種演出,文化、歌詞灌入我心裡,也銘刻在我心裡。」

    「演員們的動作非常精準,令人讚嘆,我對他們的每一個人和他們的精神境界都充滿敬意, 因為那是演出的一部分。」 Wallington說,「我當時感受到他們在演出時的熱情,這如此美麗,他們在演繹他們的文化和時代,表現地非常的傳神、壯觀。」

    神韻之美及其所展現的文化內涵,啟迪人心,引發心靈共鳴,Wallington 的感受是:「我好像存在於另一層面上。很美妙,一種來自高層的震動。觀賞演出,不僅令人覺得精神煥發,同時我也深深的被迷住了。演出令人興奮,久享盛名。絕對令人洞悉中華文化,非常值得來觀賞!」

    Nadeau 最後說:「我喜歡神韻,我會再來、再來、再次來。」

    設計師最愛神韻天幕:必須親眼看到

    「服飾、舞蹈、身韻還有故事,美到無法形容,真是蔚為大觀! 還有動態天幕。」一家媒體的藝術總監Molly Cottingham喜悅讚嘆。

    Cottingham說:「我們真喜歡這場演出,舞蹈動作真令人難以置信。」而身為資深平面設計師,她表示自己印象最深刻的還是神韻舞台背景的高科技動態天幕:「他們(演員們)怎麼能從舞台上跳進去?真不敢相信。有時候是靜態的畫面,有時是動態的。這是我覺得特別有意思的地方。」

    Cottingham目前擔任媒體創意服務藝術總監,生活中的她則是一位音樂劇愛好者,常去百老匯追劇。但她認為,神韻的動態天幕「是在百老匯看不到的東西」,「非常富有原創性」。

    「神韻演出完全獨樹一幟!」她說,「我從沒看過這樣的演出,簡直太美妙了!如夢如幻。我女兒也特別喜歡。」

    Cottingham感恩她們有機會看到神韻,她說:「真的大開眼界。能看到(藝術家們)施展這樣的才華,我們好幸運。」

    Cottingham想對那些還沒看過神韻演出的人說,「這是如此獨一無二的演出,你必須親眼看到,才能真正地欣賞她、才能去形容她的美。」

    音樂人:神韻傳遞愛與美 將人與神相連

    音樂 人Heather Sekauskas觀看康州沃特伯裡的首場演出,流淚了,她表示:「神韻傳達出了將穹蒼連為一體的愛與美的精神,今晚我真的感受到了。」

    當派雷斯劇院(Palace Theater)的大幕拉開,神韻世界藝術團開場舞蹈中溢彩流光的彩虹飄帶,一下子就把Sekauskas吸引住了。

    「彩虹是神對人的承諾。」篤信神的她表示,「當人們偏離神的教誨、心靈背離了神,神決定毀滅地球,就像《舊約》中諾亞方舟的故事那樣。而當洪水退去,祂釋出彩虹,承諾大地再不會被洪水淹沒。」

    Sekauskas相信,天地間有位造物主,萬物出自神的創造。「我們身邊的一切都受到祂的美麗與榮耀的感召,從演出中我深深領略到了這樣的意涵。」

    「如此恢弘,東西方音樂交相輝映,兩種文化的樂器完美融合,對我來說真是撼動心靈的經驗!」 她不住地讚嘆:「(神韻)藝術表現質量之高令人震驚,節目太動人了,直抵內心。」

    她還坦承,神韻音樂和歌唱家的歌聲讓自己落淚了,「特別是男中音獨唱音樂家透過歌聲傳遞的訊息」。

    對Sekauskas來說,不同文化的教導或有差異,但「神性的美好超越了文化的界限」,「舞蹈、藝術表現,精美的服飾,彩虹的色彩,都讓我感到與失落的古代文明有深刻的共鳴」。

    整場演出,讓Sekauskas感受到「與神融而為一的深切渴望,以及神的慈悲」。她語氣肯定地表示:「天堂就在前方等待。我們對神的體悟可以如此真切,祂並非遙不可及。我們可以與祂相連。」



    TOP

    德州首場 「樂見神韻將失傳的文化復活」



    2017年12月22日晚7時,風靡全球的美國神韻藝術團2018全球巡迴演出同時在美國四個城市拉開序幕。德州休斯頓是其中一座幸運的城市,這是神韻藝術團第12度蒞臨這座美麗的城市。

    神韻卓越超凡的藝術水準、獨步全球的設計創意和深邃的精神內涵,早已深入主流各界。當晚神韻巡迴藝術團在休斯頓瓊斯演藝中心的演出同樣吸引了各界精英,觀賞神韻已經成為當地主流各界的年度盛事和最大慶典。

    建築公司老闆:神韻美麗炫目 意義非凡

    當晚,建築公司老闆David Wilkinson先生和太太一起坐在劇院前區正中央,觀看了神韻巡迴藝術團的演出。這是他們第一次觀賞神韻,演出結束後,他們也是最後一個離開演出大廳的。神韻演出所展現出的傳統價值讓他們產生共鳴。

    David說:「神韻展現了很多文化內涵,美麗炫目,意義非凡,我很高興今天了解到這些,這是一個難得的機緣。」

    太太Wilkinson說:「整個的演出我們都非常喜歡。舞蹈很美、編舞技術水平高超、服飾美不勝收!」

    神韻民族舞蹈的多彩多姿給David留下深刻印象,「我尤其喜歡那個帶有鈴鐺的舞蹈,真是賞心悅目!」他們由衷感謝神韻藝術家的辛苦付出,「謝謝你們!」

    藥劑師:精彩絕倫!我喜歡演出的每一刻!

    Arcadius Kofidis先生是一位臨床藥劑師(clinical pharmacist),同時他也擁有自己的藥房。當晚他和太太首次觀賞神韻,二人表示,想看神韻已經很多年,今年終於得償所願。

    演出結束後,Arcadius Kofidis激動地說:「精彩絕倫!我喜歡演出的每一刻。舞蹈、音樂都令人十分喜歡。」神韻演出中關於孫悟空的舞台劇尤其讓他印象深刻,「美猴王的故事妙趣橫生,我真想多了解一下中國文化!」

    Kofidis太太補充說:「不僅僅是中國文化,中國的音樂、藝術所有的一切,都完美無瑕,我會向每一個朋友推薦神韻。」

    二人表示,觀賞神韻演出是一個啟迪人心、嚮往光明的美好經歷,令人心身愉悅,充滿歡樂幸福,這種感覺太棒了!

    退休高級警官:樂見神韻將失傳的文化復活

    「神韻真是令人驚嘆!美麗、神聖、充滿靈性。」12月22日晚,退休的高級警官Willy Mckean和妻子Sue Mckean,他們觀看演出後非常興奮,Willy稱讚道:「舞蹈家的動作舉重若輕,如行雲流水,優雅又矯健。」

    Mckean夫婦很多年前他們曾經到過中國,今天神韻2小時的演出,帶他們穿越古今,真是收穫滿滿,Sue 表示:「我喜愛中國的歷史和文化,可惜這些珍貴的東西在當代幾近失傳。」Willy表示,很高興神韻將失傳的文化復活。

    Sue Mckean女士稱讚神韻視聽效果極棒,「背景天幕與舞蹈家的配合天衣無縫,這種想法體現了很高的智慧。女高音的聲音唯美動聽,讓我受到鼓舞;音樂打動人心,特別是二胡,如此平靜祥和,世間所無。」

    退休石油天然氣公司管理:編舞真是太棒了!

    「所有的演員動作像鼓點樣精準給我留下深刻印象。」Chris Weierman先生觀看神韻演出後由衷讚嘆,「神韻演員技巧高強、充滿活力,又非常精準,」「編舞真是太棒了!」

    12月22日晚,退休石油天然氣公司的管理Chris Weierman和擔任領導能力發展教練行政主管的妻子Jane Weierman,一同觀看了神韻巡迴藝術團在休斯頓瓊斯劇院的首場演出,Jane說:「觀看神韻演出一直都在我們的計劃清單中。她太美了!」「這絕不僅僅是舞蹈,她包含著深邃的文化,她太重要了。」

    「我喜歡演出展示的歷史文化,真希望來前我能多讀一些相關知識,她真的美不勝收!」



    TOP

    刷新紀錄!阿根廷發現一億5千萬年前蛇頸龍化石



    阿根廷科學家發現了巨型肉食性海洋爬行動物蛇頸龍(plesiosaur)的遺骸。這個長達12公尺的4鰭動物1億5000萬年前生活在南極洲,正當侏羅紀晚期。

    法新社及南非「時報即時消息」(Times Live)報導,這是南極洲迄今發現的最古老生物。

    阿根廷國家科技研究委員會(National Scientific and Technical Research Council)的古生物學家卡瓦裡(Soledad Cavalli)說:「這個地點可以找到各種魚類、菊石及一些雙殼類生物,但我們沒料到會發現這麼古老的蛇頸龍。」

    布宜諾斯艾利斯附近國立馬坦薩(La Matanza)大學發表聲明說,這種「令人驚訝」的發現以往從無紀錄。

    卡瓦裡說:「這是非常特別的發現,因為外界公認現場的岩石類型不利保存骨骼,如這種海洋爬行動物的脊椎骨。」

    阿根廷南極研究所(IAA)的雷古洛(Marcelo Reguero)表示,南極洲原屬岡瓦那大陸(Gondwana),澳洲、紐西蘭、印度、馬達加斯加、非洲及南美洲也曾是這塊大陸的一部分,後來因大陸漂移而分裂。

     



    TOP

    寒冬不敵神韻熱潮 伯靈頓觀眾:與神相聯繫的體驗



    12月22日,美國佛蒙特州伯靈頓大雪紛飛。神韻紐約藝術團在伯靈頓市弗林表演藝術中心(Flynn Center for the Performing Arts)舉行2018年新一季的首演,當地觀眾冒風雪、有的甚至開車4小時,前來觀看神韻,他們表示不虛此行。

    觀眾中不乏文化藝術界專業人士,他們讚嘆,神韻之美無以言表,其藝術造詣和精神內涵令人震撼。也有藝術家表示,從中深受啟迪,將來還會一遍遍地再次來看神韻。

    伯靈頓是美國佛蒙特州最大的城市,有400多年的歷史。此外,佛蒙特也誕生了北美洲的第一部憲法。

    神韻舞蹈節目所演繹出的是五千年中華正統文化的精髓,這一點讓旅居美國的法國行政主廚Philippe Ducrot先生深有感觸:「神韻舞蹈非常令人振奮,真的難以用語言形容,更多的只能意會,而不能言傳,這是一次與神相聯繫的體驗,真實太美妙了!我無時無刻不在沉醉其中!」 她還再次肯定說,確實感到「與神相連」。

    音樂家:神韻二胡演奏家技藝超乎想像

    「音樂很美妙。」佛特蒙州立大學的講師、音樂家Clyde Stats對神韻二胡演奏家戚曉春的表演印象非常深刻,「我尤其喜歡那位弦樂演奏家。技藝極高,真是超乎想像。」

    「表現力非常強。她所演奏的樂曲演繹出很多情感,她對這個樂器的掌握得爐火純青。作為一位音樂家,我對此感到佩服。」

    神韻藝術團樂團使東西方音樂珠聯璧合。「兩者結合得非常好。西方樂器某種程度上是基調,中國樂器為則為樂曲添加了主旋律,讓樂曲更具中國韻律 。」

    「我對整場演出之美深感陶醉,這種『美』難以言表。」他說。

    神韻藝術令人驚艷 藝術家收穫靈感

    佛蒙特的大型壁畫藝術家Che Schreiner女士和企業家Holden Hinkle先生對神韻讚不絕口,並表示被其形神兼備之美深深地感動,從中收穫超凡脫俗的神性啟發。

    演出結束後,佛蒙特的大型壁畫藝術家Che Schreiner和企業家Holden Hinkle最先起立鼓掌,他們一直站著,熱情的鼓掌歡呼,跟神韻藝術家們揮手道別。

    Schreiner稱讚道:「神韻真是令人驚嘆!美麗,神聖。我會再來一遍遍地觀看,演出充滿靈感!」

    作為一位藝術家,她坦言自己深受啟發。她說:「神韻的藝術設計令我深受啟發,那些衣料和色彩,以及舞蹈動作。演出的所有一切都深深觸及我心,使我收穫靈感。」

    神韻演出對細節的完美呈現令她佩服,「手工製作的服飾如此精美!所有的一切細節,每個動作的細微差別,那些色彩、圖案和質地,你不需要觸碰就能感覺到。」

    她表示感受到了演出的神性和偉大使命,「我真的可以感知到演出的神性」,她說,「宇宙源起的萬物歸一和對痛苦的超越,我們今夜在此的體驗,從這個演出的偉大目的和熱情中獲得啟發。」

    「我和這個神傳達的信息聯繫上了,這令我擁有對生活更遊刃有餘的熱情。」演出的音樂令她印象深刻,她說:「歌詞和演唱令人驚嘆!還有那個美妙的樂器──二胡。你不需要懂得這種語言,二胡的音色令人感受到其中的內涵,令人體會到那種如泣如訴地表達。」

    Hinkle認為Schreiner對神韻的讚美非常好,他表示完全贊同。他非常欽佩舞蹈演員們輕鬆展現高難度的動作,「演出美極了!我喜歡那些舞蹈動作,如此輕鬆自如又令人昇華。我知道這些動作其實難度非常高。」

    Schreiner說Hinkle被神韻的美所震驚,差點說不出話來,因為這是一個驚人的體驗。「演出美到讓他無法用語言來形容。太美了,太美了,真的是無法用人類的語言形容。你甚至可以在閉上眼睛的時候都能感知到這種美。那些舞蹈動作,當你張開眼睛,你馬上想跟著起舞。」她說:「演出所有的一切,從舞蹈動作到色彩,從歌曲到樂器,將所有的靈魂合為一體。這真是一個全方位的體驗。」

    學院主任:神韻深深地感動你

    佛蒙特州聖約瑟夫學院的學術主任和教授Marianne Read女士表示,她非常欣賞這場演出「富有精神內涵」,不僅饒有趣味地展現了中國歷史,也講述了當代所發生的事情。

    神韻大幕開啟之時,即令她感到「敬畏」。

    女高音歌唱家的演唱令她印象深刻,尤其是歌詞中有關「大法、善……」的部分,「歌唱家唱的是有關我們人生的真義」。

    「神韻深深地觸動著你、感動著你。」 她說。

    神韻激發創作靈感 動畫設計師倍受啟發

    視頻遊戲動畫師Amanda Hollick與母親Kathy Hollick一起觀賞了神韻紐約藝術團在美國佛蒙特州伯靈頓福麟表演藝術中心(Flynn Center for the Performing Arts)的演出。她讚美神韻的舞蹈動作出神入化,為她的視頻動畫製作帶來無限靈感。

    剛剛走出劇場的Amanda Hollick表示,她已等不及要趕回家,因為想到網上搜索更多中國古典舞的動作,嘗試全新的動畫製作模式。「我曾經為幾款電腦遊戲製作動畫設計,但我很想跳出這種模式,去嘗試其它形式的動畫製作,當我看到這場演出時真的是倍受啟發!那些演員們的舞姿,身體的移動方式真的給予很多靈感,我想回到家,馬上去查更多有關中國古典舞的信息,把這些信息複製到電腦上。」

    神韻舞蹈中各種優美的旋轉舞姿與高難度翻騰動作令Amanda Hollick讚嘆不已,特別是演員們身著寬袍長袖的精美服飾在旋轉時帶給她的獨特視覺體驗,「我最喜愛的部分是舞蹈中各種不同的動作,而舞蹈演員們的服飾更加強了她的視覺效果。能觀賞到不同文化的舞蹈動作是一種很獨特的體驗,這些都可以融入到動畫製作中去。」

    最令Amanda動容的節目是展現法輪功學員反迫害的小舞劇,「那對戀人被迫分離,這個故事在情感上讓我產生共鳴,在精神層面上讓我獲得一種神性的信息,那就是即使在最黑暗的、最糟糕的處境下,希望依然永存。」

    母親Kathy Hollick在佛蒙特大學醫療中心擔任註冊護士,她表示,「我很喜愛節目中的舞蹈動作,還有她的色彩,特別是那支手帕舞,真的是絕美!」「我覺得能從晚會學到中國的歷史也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此時的我感受到內心愉悅、希望和神性的啟迪。」



    TOP

    噴泉之都喜迎神韻 知名律師:到世間是為了追隨創世主



    「噴泉之都」堪薩斯城於2017年12月22日晚迎來2018神韻全球巡迴的首場演出。當晚神韻國際藝術團在堪薩斯音樂廳(Kansas City Music Hall)的演出,高價票早就提早售罄。不少觀眾觀看演出後對神韻的文化價值和神性內涵感觸尤深。

    知名律師:我們到世間是為了追隨創世主

    Leon Versfeld是Versfeld & Hugo, LLC律所聯合創辦人,曾獲評「超級律師」,業務遍及多國,服務多所財富500強公司及知名球隊。

    Versfeld表示非常感謝神韻來到堪薩斯城演出,將中國美好的傳統文化帶給堪城市民。他表示,儘管神韻展現的中華傳統文化與西方文化十分不同,但演出中有許多超越種族和國界的普世價值和神傳文化的內涵讓他產生共鳴,「我們都信仰創世主,我們來到世間都是為了追隨創世主。」

    Versfeld也十分喜愛神韻對中國文化的多元呈現,「神韻演員才華橫溢。我喜歡他們向觀眾展現的中國不同時期的文化,從蒙古舞的文化到不同的朝代,這些文化豐富多彩,非常棒。」

    「我非常喜歡他們的表演方式,不光是他們的舞蹈動作,還有他們的服飾,以及天幕上不同的背景展現中國不同地域的景色。」Versfeld說。

    前國際物流經理:看到不同的中國

    Westlake Ace Hardware是一家有89個分店的連鎖五金店。Nancy Larson曾經擔任國際物流經理十多年,屢次去中國辦理業務。她表示,神韻展現的中國與她看到的現代中國「完全不同」。

    「今晚我看到豐富的文化,非常的傳統,非常獨特。」Larson說,「我感覺,他們努力在保持傳統,而這些傳統(在現代)已經丟失了。就如在美國,古老的傳統在很多方面都在流失。」

    Larson進一步解釋,她從神韻舞蹈和舞劇中體會到傳統,「每一個舞蹈都是一個故事,很有情境和內容。」

    她表示,神韻觸及她的內心,「很難用語言描述,你找不到詞彙,就是很激動。」

    牧師:看到人類共同的希望

    Harrison夫婦都是牧師,二人雖然不經常出門看秀,但神韻的廣告吸引了他們,特別是神韻網站上的廣告片,激發了他們的興趣,於是夫婦倆決定前來。晚會結束後,他們意猶未盡地在神韻展畫前合影留念。

    Harrison笑著說:「中共不讓神韻在大陸演出,那就證明神韻一定很好!」「富有創意、色彩繽紛、內容多樣而博大的展現。」Harrison連用幾個形容詞來表達喜愛之情。

    他尤其讚美神韻舞蹈演員的熱情:「他們全身心地投入在舞蹈中,(比如有的動作)像在空中飛,那需要充沛的體能,以及很強的控制力,我(在演員身上)看到很強的自制力。」

    Harrison太太則表示,最讓她感動的是法輪功學員面對迫害仍堅持信仰的故事,「那些為堅持信仰而至死不渝的人,真是讓人敬佩!」

    身為牧師,Harrison夫婦被神韻節目中展現的天堂人間的場景所震驚。Harrison表示,晚會的第一幕完全超越了他們的世界觀,讓他感到震撼和深思。他說:「我相信天堂和上帝,我們看到了我們共同的天堂,看到了人類共同的希望,這是一個非常偉大的訊息。」

    音樂人體驗奇妙:天靈蓋被神韻音樂打開了

    音樂人Turturici夫婦盛讚神韻表達的寓意「非常奇妙」,神韻音樂「直入心靈」。

    Paradiso Turturici創作靈性音樂,在新時代音樂界(New Age music)很有名氣,發行的多張音樂CD進入新時代音樂最佳類別獎,並為電影配樂。Turturici說:「(神韻)寓意講述了當下地球上正在發生什麼,很嚴肅。我們需要傾聽神的訊息,我們需要醒過來。現在是我們甦醒過來的時候了。」

    太太Rasamayi說:「把如此有精神性的寓意傳達給廣庭大眾,用這樣的方式表達給這麼多觀眾,真是非常勇敢。我們由衷欣賞。」

    「(神韻)音樂直入心靈和天靈蓋。天靈蓋被打開了,音樂直接與靈魂溝通。她(音樂)非常奇妙,非常神聖。」Turturici提到他的奇妙體驗時說。

    身為靈性音樂歌手的Rasamayi太太也補充道:「音樂非常完美。事實上,她(音樂)的內涵使得她超越完美,成為神聖之樂。」

    夫婦倆都表示,女高音歌唱令他們落淚。Turturici說:「她一個人在舞台上,抓住了全場觀眾的注意力。」「歌唱背後的寓意如此之強大,我看得見,也感受到全場觀眾只能是『哇!』」

    Turturici夫婦在全球各地巡演,用音樂治療精神。Turturici說:「我們絕對會在巡演中介紹(神韻),我們要一直介紹給別人,一定要去看,一定要去看。」Rasamayi說:「我已經等不及到臉書上推薦(神韻)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