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25日 星期一

  • 2017年最搞笑的動物照片

  • 正見文章 -心善雪中救路人 韓琦轉世做兒子

  • 韋詵選婿 與眾不同

  • 聖誕節話對神的信徒的迫害

  • 中共喪心病狂的迫害是末日的前兆

  • 講真相語音與文字:18歲的沉重與40歲的幸福

  • 救人不忘救己!在新唐人體悟「知難而進」

  • 輪迴印跡:驚魂的腳步

  • 再談去色慾心的一點體會

  • 神韻加拿大巡演 總督總理三級議員祝賀



  • 2017年最搞笑的動物照片



    2017年最棒的野生動物搞笑照片評選結果揭曉。今年,主辦方共收到了來自86個國家的3500多件作品。下面這些就是今年最優秀的參賽作品。

     



    TOP

    正見文章 -心善雪中救路人 韓琦轉世做兒子





    TOP

    韋詵選婿 與眾不同


    中原

    很多人為自己的女兒選婿,要麼漂亮瀟洒,要麼富貴位高,二者都不看的,確實很少。

    潤州刺史韋詵,是有聲名的世家豪族,他挑選女婿,雖然有一些門第顯要的人,可是韋詵都認為不行。過年這一天,閒著沒事,他和妻子兒女登上城樓觀賞眺望風景。忽然看見遠處有幾個人在一個園圃裡掩埋什麼東西。韋詵覺得很奇怪,便叫來一個差人,指著那個地方,叫他去看一看。差人回來說:「看到的地方是參軍裴寬的住宅。」韋詵叫他把裴寬找來,問裴寬在干什麼。裴寬說:「我經常告誡自己,不能接受賄賂敗壞家風。今天有人送來一隻鹿,放下以後就走了。我不能自己欺騙自己,所以和僕人將它埋在後面的園圃裡,以便堅持自己的原則,沒想到讓刺史看到了。」

    韋詵對裴寬說:「我有個女兒,想要許配給你。」裴寬拜謝後走了。韋詵回去對妻子說:「總想挑選一個好女婿,今天果然找到了。」妻子問他是誰,他告訴妻子就是今天在城上看到埋東西的那個人。第二天又把裴寬找來,全家人在門帘後面觀看,見裴寬穿著八品以下官員的服飾,又瘦又高,進了門以後,全家人一齊大笑,稱裴寬是鸛鵲。韋詵的妻子在帷幕後面哭了。裴寬走了以後,韋詵對妻子說:「愛護女兒,就應該讓他作德才兼備的大官的妻子,難道要找一個漂亮的奴才嗎?」韋詵將女兒嫁給了裴寬。而他的女兒韋氏果然和裴寬白頭偕老,福壽尊貴,親戚中沒有人能比得上。開元天寶年間,推選名家望族,裴寬被排在第一位。(出自《明皇雜錄》)

    從一件小事上,可以看到一個人的未來。或許韋詵就有這種能力吧。

     



    TOP

    聖誕節話對神的信徒的迫害


    覓真

    聖誕節是耶穌的信徒們紀念耶穌誕生的日子。耶穌為了拯救世界上的罪人,被殘酷地釘在十字架上,在痛苦的承受中死去。耶穌是為世間眾生贖罪而死,神為救人卻被人迫害這是人類最大的恥辱!

    據說「耶穌三十歲時,開始傳道。他教導人們如何脫離痛苦,擺脫墮落,如何善待他人、最後獲得永恆的幸福。耶穌在傳道時展現了許多神跡:他使麻風病人得到康復,瘸子能走路,駝背直起了腰,盲人重見光明。追隨耶穌的人不僅身體得到了康復,心靈也得到了拯救。於是,信徒們拋家棄財、不辭勞苦的追隨耶穌,並以此為榮幸。」

    耶穌是一位偉大的神,「在歷史上,許多基督徒因為堅持信仰而被活活燒死、被投入鬥獸場被猛獸咬死。基督教經歷了300多年的迫害之後,世人終於清醒過來,知道了耶穌和基督徒們的偉大,用「聖誕節」和公元紀年來紀念這位偉大的神。

    可是在中共極權統治的中國大陸,許多基督徒至今仍然生活在沒有自由和人權的邪惡環境中,從一九五零年開始,中共就開始了對基督徒的鎮壓迫害,全面取締會道門。僅在1957年前就有一萬一千多名教徒被殺,據統計全國被殺被抓的教徒不下三百萬。至今對基督徒的迫害事件仍在不斷發生,最典型的是對基督信徒高智晟律師的迫害。

    時隔約兩千年之後,法輪大法創始人李洪志師父為拯救末劫時的人類,將法輪大法洪傳於世,短短二十五年間,法輪大法遍及世界一百多個國家,信徒逾億,今日法輪大法在世間展現的神跡和當年耶穌在傳道時展現的神跡似乎有許多相同之處。今日法輪功信徒在慈悲救人的時候,遭受的迫害比歷史上羅馬帝國迫害基督徒更為慘烈。自迫害法輪功十八年來,在江澤民「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打死算白死 ,打死算自殺」和「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滅絕政策下,被中共非法剝奪人身自由、關押、勞教、誣判重刑的法輪功學員達數百萬之多;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被中共迫害致殘致死或被活摘器官致死;被迫害得支離破碎、家破人亡的家庭千千萬萬;法輪大法,千古奇冤!

    在聖誕節來臨之前的平安夜,我們可知道在中國大陸有多少有宗教信仰的民眾,他們沒有自由、平安、人權和幸福可言,是在常年的不平安中度過?在紀念偉大的神——聖者耶穌的時候,在祈求神對所有善良好人慈悲庇佑的同時,也要站出來聲援和制止中共邪靈對宗教信仰民眾的血腥迫害。因為這個世界是神恩賜於人類平安居住的美好環境,而不是任邪惡肆意逞凶作惡的樂園!迫害神的信徒必定要受到神的懲罰!



    TOP

    中共喪心病狂的迫害是末日的前兆


    石銘

    近期明慧網報導了數起法輪功學員被非法綁架、冤判的案例,從這些迫害案例中我們看到,末日的中共為了維護自己的極權統治,已經不擇手段,滅絕人性,喪盡天良!喪心病狂的迫害是中共走向末日的前兆!

    據明慧網近期報導:河北昌黎縣馬坨店鄉法輪功學員王紹平,於今年八月六日在新集大集跟人講大法的美好及自己一家人被中共迫害的經歷時,遭警察綁架。王紹平老人現在被檢察院非法批捕。昌黎鄉親們頂著壓力接受採訪,呼籲釋放王紹平老人回家。

    昌黎縣周振才、王紹平一家因修煉法輪大法,堅持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家中三對夫妻和女兒共七口人都曾遭到非法勞教、判刑。原本一個幸福之家,經過十幾年的風雨支離破碎,難以再承受更多的苦難。周家二兒子周向陽、李珊珊夫婦所遭受的迫害,曾引起海內外的廣泛關注。

    十二月十八日晚,昌黎縣國保大隊長高接力帶人到後馬坨店綁架呼籲釋放王紹平的民眾賀永江、賀希德、李國星三人,和法輪功學員賀永方、李彥軍、王秀花、李東雲四人,共計七人。其中賀永方和李彥軍的家被抄。

    江蘇省泰州市靖江法院、檢察院於十二月八日非法對八十一歲的法輪功學員耿迎鳳開庭。同時被非法開庭的還有兩位法輪功學員封偉、臧愛華。

    耿迎鳳老人是在八月十五日上午十一時左右在南京江寧天澤苑公寓的家中被靖江公安局勾結南京市江寧公安分局警察綁架的,當時就被劫持到靖江公安局看守所非法拘留了十六天,於九月一日晚回到了南京家中。十二月七日,靖江公安警察再次將耿老太太從南京家中劫持到靖江法院,對其非法開庭。

    耿老太太因講真相,曾經多次被警察非法抓捕關押。一次被抓到派出所裡強制 「轉化」,她就跟警察講真相,卻被綁吊在門欄上面一天一夜,被進出的警察一個個的打耳光、用腳踢、撞門框子等,還不讓睡覺,不給飯吃,不給水喝。

    之後,她被非法判刑了三年。在監牢裡,由於抵制邪惡的「轉化」,她被倒著吊起來三天三夜,尼龍繩子勒進了肉裡,露出了骨頭,鮮血流了片地,直到昏死過去……三年的牢獄,使得她受盡了人間凌辱。

    二零一七年九月一日,青島市市北區法院枉法冤判法輪功學員金永新、卞麗訓夫婦各八年,並勒索罰金各三萬元。近日,家屬得知,青島市中級法院罔顧法律和事實,非法維持了市北法院的非法判決。

    金永新(60歲)、卞麗訓(58歲)夫婦培養殘疾兒子成材受稱讚,青島電視台曾經播放過記者專訪金永新和卞麗訓夫婦的事,感動了不少青島市民。夫妻倆修煉了法輪大法後,自覺按照真、善、忍做更好的人,一心為別人好,是好公民的典範。

    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五日下午一點左右至晚上十一點多,哈爾濱市公安局、阿城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等,以兩會「維穩」為藉口,在阿城區非法抓捕十五名法輪功學員,近日得知,李鵬、張廣利均被非法判刑九年。

    二零一七年十月十六日,趙鄂川在貴陽市被公安警察綁架,沒有通知家屬和友人;直到一個多月以後,友人才得知,趙鄂川被關押在百花山看守所,並已被非法逮捕。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趙鄂川因製作大法真相資料,被貴陽市公、檢、法三方綁架、逮捕、最後非法判重刑十五年,關押在貴州省都勻監獄。在監獄整整煎熬十三個年頭他,僅出獄兩年多又被非法批捕。

    從這些案例我們看到,中共邪靈預感到自己的末日已經到來,為了維持和延續自己的統治極權,對法輪功的迫害已經到了喪心病狂的地步。他們不但肆意踐踏憲法和法律的尊嚴,實施迫害更是不擇手段,滅絕人性,喪盡天良!

    今日的中共把善良的好人視為敵人,置之死地而後快。長達十八年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中共在法輪功學員身上施以的酷刑達百種以上,迫害手段集古今中外邪惡之大全,最使人神共憤的是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製造了「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邪惡」,邪惡至極,慘絕人寰!

    《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中國篇》有這樣一段話:「『青山遮不住,畢竟東流去。』邪不勝正,看似猖獗的所有邪惡表象都是暫時的,一切都掌握在神的手中。」古人語:「得民心者得天下,失民心者失天下。」「民可載舟,亦可覆舟。」今日的中共已是民心失盡,等待它的必是解體滅亡的下場!



    TOP

    講真相語音與文字:18歲的沉重與40歲的幸福



    18歲的沉重與40歲的幸福

    MP3語音文件

    WORD壓縮文件

    下載方法:按滑鼠器右鍵,在彈出菜單中選擇「目標文件保存為…」(Save Target As...)。

    我生活在南方城市,很少下雪,還記得十八歲的那年的冬天,不期而至的大雪給了人們很大的驚喜,但紛紛飄落的白色小精靈並沒有讓我感覺到絲毫的喜悅。 

    第二天,媽媽陪著我去醫院打針,雪停了,但並沒有出太陽,天空灰濛濛的,腳下是將溶未溶的被無數隻腳踩踏的變黑了的雪。那一刻的自己,內心的灰暗與迷惘,就好像這灰色的天氣,不知未來在哪裡? 

    還記得那個元宵節的夜晚,因為要做二十四小時眼壓檢查,我是在醫院度過的。窗外鞭炮聲聲,伴隨著煙花的陣陣閃爍,我躺在醫院眼科病房走廊的加床上(病房已住滿),徹夜無眠,好像這節日的歡樂與世上的一切都與我無關。感覺自己就像一個看穿世事、孤獨而無奈的老人,面對無法捉摸的命運,黯然神傷。

    從被確診青光眼那天起,歡笑就已離我而去:終身離不開眼藥水,做手術也不能治癒,嚴重時可能失明,還可以遺傳給子女……病症下附加的種種註腳,日日壓迫著我的神經,令我沉重不已。才十八歲的我,象一隻受傷的雛鳥,還沒來得及展翅高飛,就被折斷了雙翼。 

    還記得每次去醫院複查候診時的忐忑與不安,記得在新華書店抄寫中醫藥方時的急切與期盼……那時的我,是多麼希望有一股神力從天而降,將我從打針點藥的慢性折磨與對未來的恐懼中解救出來啊! 

    199623日,就在那晚,我有幸在一位法輪功學員家播放的講法錄像上,見到李洪志師父的慈顏,並幸運地得到了《轉法輪》這本書。當晚回到家中,我一口氣將《轉法輪》看完,即被書中博大精深卻又淺顯易懂的法理深深折服。

    從那天起,我擺脫了現代醫學對於頑症的無能,在大法修煉中舊貌換新顏:二十年來,我沒有點過一滴眼藥水、打過一次針,但眼睛出奇的好,健康人也比不了我在夜間視物的能力。以前,看一會書眼睛就很疲勞、脹痛;現在,無論看書看多久也不累,用電腦做一天事也很輕鬆。同時,以前急躁易怒的我,在生活、工作中按真、善、忍指導自己修心性,做好人,變得樂觀開朗,越來越為別人著想。 

    今天,四十歲的我,做著自己喜歡的職業——老師,和孩子們打交道,我覺得我的心和他們一樣年輕。孩子們把我當知心朋友,有好吃的一起分享,遇到困難時向我求助。這種亦師亦友的關係讓孩子們在學習時能夠更放鬆、更專注、更自信。在工作單位,老闆、同事也都對我的為人與能力深深認可。更可喜的是,我擁有了忠厚寬容的丈夫,健康聰穎的女兒,一家人其樂融融。 

    十八歲時,病痛的壓迫,像一條看不見的鎖鏈,令我背負上與年齡毫不相稱的沉重與憂傷,在日復一日的無奈與無望中,我的心已飽經滄桑。而今,四十歲的我,因為真、善、忍大法的潤澤,明眸如水,步履輕盈,純真如稚子。

    師父給予法輪功學員的一切,是那樣的豐厚,無法用價值衡量,卻從未要過我們任何形式的回報。師父當年在中國大陸傳法時,收取的費用在所有氣功師中一直是最低的,而給予的是最多的。19977月以後,所有大法書籍均可在網上公開下載、閱讀。在這物慾橫流、利益至上的世間,師父所做的一切是那樣的坦蕩無私,相比之下,中共江氏集團出於不可告人的目地,運用手中的輿論工具,對師父進行各種誣衊、人身攻擊;威逼、強制學員「轉化」、「揭批」,詆毀傳給自己高德大法的師父,這行徑是那樣的齷齪卑鄙。 

    在明慧網登載的一篇心得體會中,一位法輪功學員這樣寫道:「當孩子長大後,才開始體會父母養育的深恩,當我們遠離低俗和病痛,重回美好境界後,才體會出師父為我們付出之萬一,這場對法輪功的迫害中,崇高偉大和殘暴卑鄙的對比太分明了,能使上億的人修心向善,道德回升的人,一定是了不起的,我們用親身的見證告訴善良的朋友們,請尊敬我們的師父,尊敬使全世界億萬生命重返高尚境界的偉大的老師。」 

    這,也是我與千千萬萬法輪功學員和明真相百姓的心聲。



    TOP

    救人不忘救己!在新唐人體悟「知難而進」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目前在新唐人亞太台新聞部工作。很多人說,在新聞部每天就像打仗一樣,為了新聞時效與播出順利,爭分奪秒、繃緊神經,片刻不容閃失。

    我常人工作是寫程式,二零零六年亞太台剛成立時,被找來擔任新聞導播,隨後也在邊學邊做中,參與編輯台工作。

    我深感媒體對講真相的重要,但媒體中缺人卻很嚴重。二零一四年初,我毅然決定離開了常人公司,成為新唐人的全職員工。從小不愛看新聞的我,從沒想過新聞有一天會成為我證實法的重要項目。

    一、把握歷史關頭 發揮媒體影響力

    二零一四年初,亞太台蛻變起飛,公司在整體營運上有了全新規劃,各部門從新整隊、士氣高昂,就像拳頭攥在一起一樣,打出去更有力量。

    三月起,新聞直播從每晚一檔,增加為早、午、晚三檔,回想這一切,都是有序的安排,因為就在短短几天后,台灣爆發了轟動國際的「三一八太陽花學運」事件,我們正好能提供觀眾更即時的資訊。

    同時我們也收到指示,要全力做好這次報導。新唐人直指核心,這次學運的本質,就是透過學生,全面曝光中共統戰、滲透台灣的伎倆,我們提供了世人檢視中共邪黨的大好機會。

    新聞部不管清晨半夜,有突發事件就得立刻應變。因為在這兒,決不會等我們說,修煉狀態調整好才去應戰。播出永遠第一順位,大家都是無條件配合,就算有情緒、矛盾,也要立刻放下。

    由於人力少,學運一個月內記者幾乎全天待命,除了拍攝立法院外雙方攻防,立法院內也有一位記者駐守,幾個禮拜都夜宿在裡面,與學生朝夕相處、一同進退。每個新聞事件就是我們接觸眾生、傳遞真相的機會,新唐人、大紀元的知名度,從那之後,也在年輕族群中漸漸傳開!

    幾年來我們打過大大小小的戰役,足跡遍及全台。現在在台灣打開電視機,幾乎各頻道的重要新聞畫面,都能看到新唐人的藍色麥克風。

    我們知道媒體的影響力很大,舊勢力在這塊也擋的很厲害,至今亞太台頻道尚未在台灣有線電視網全面鋪開。業務同仁常會將我們的新聞網路連結,分享給企業人士,由於我們新聞力求清新深度,很多人看過一段時間後,就告訴我們同仁:「我看你們家新聞已經上癮了,現在轉到別台,都看不下去!」

    幾年前,我採訪完正要離開時,一名西裝筆挺的中年男子走了來,驚喜的指著我的麥克風說:「台灣也有新唐人啊!我還以為只有美國有呢。」

    他眉開眼笑,像遇到知己一般,滔滔不絕的跟我說:他在中國經商,一年多來,每天一定翻牆看新唐人,還說:新唐人說的都是對的,在中國做生意,不看新唐人根本就是找死!還主動提到對法輪功的同情,痛斥中共活摘器官的殘忍,講到朋友太晚才告訴他新唐人時,還一臉惋惜。

    談到媒體起什麼作用,據可靠消息:中共高官每天翻牆看大紀元說了什麼;而新唐人,他們則派人側錄回去給他們看。

    二、救人急 身心疲

    隨著新聞時段與節目持續擴充,以及各部門通力合作,營運逐漸好轉,但工作量也大幅增加。

    那時我是輪值主編兼採訪,常從早上八點多忙到半夜一、二點才能離開,一天工作超過十五個小時已經是常態。放眼望去,在新聞部大家都是夜以繼日,也見怪不怪。尤其總監、總編承擔的就更多了,當年光表定工作時間,一天就超過十七、十八小時,很多時候,總監忙到一天只睡二個小時。那時我雖然忙碌,內心卻很充實,因為當初選擇全職投入,就是希望每天最大的心力都能用在證實法上。

    然而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忙碌疲憊,修煉不知不覺就已落下。連休假也只想睡覺放鬆,同時社會上五光十色的引誘,都在牽動著心魂,把人往下拖。不記的有多久沒有自發學法煉功,連晚上僅有的幾十分鐘集體學法煉功時段,都不一定有空配合。

    新聞部每天最緊張的時段就是開播前,因為新聞採訪完,還要寫稿、審稿、配音、剪接、上傳、排播等流程,哪個環節出錯或不夠快,都無法順利播出。

    隨著修煉跟不上以及身體積累的疲勞,煩躁憤怒等負面情緒也容易上來;尤其在緊張壓力下、強烈衝擊中,別人的口氣、自己對人的方式,都在急躁、委屈、不耐中暴露出來,漸漸在協調上心生倦怠。

    後來覺的領導也看不上自己了,自己待在這也不愉快;有時看到別的部門可以去學法交流、過年有年假、假日有例假、還有颱風假,而新聞部卻總是不停忙碌,連補假都沒有,心裡就越發不平衡。知道要向內找,但沒有穩定修煉基礎支撐,明知有問題,卻改變不了。

    到了二零一五年底,一次不經意脫口而出:「不如離開新聞部吧,找個相對簡單的項目,又能學法煉功,何樂不為?」

    沒想到話一出口,就如洪水潰堤般不斷盤踞腦海,自己只能不斷與這壞思想拉扯。自己知道,如果一走了之,新聞部人力不足情況,只會雪上加霜;當初義無反顧,克服各種困難才進來的努力,也將付之一炬。

    在忙碌與強忍中度過一天又一天,直到二零一六年五月,我前往紐約參加法會。在飛機上我拿起《二零一五年紐約法會講法》,師父說:「作為大法弟子來講,就像你們一樣,能夠來到這裡,承擔這麼重的使命、責任,你們不知道這個環境會變的什麼樣嗎?救人?說不定自己都會毀在裡頭。可是你們來了,他們也是一樣,他們來了。」

    看到這裡,頓時百感交集,師父要我們不斷精進,救下這些對大法寄託希望而下世的人。可那時,我真感到在世間修煉太險惡、太可怕,我就要毀在裡頭了,雖然還有救人的願望,但早已身心俱疲、力不從心!

    在法會上,沐浴在師父的佛恩浩蕩下,我似乎找回了自己。只見師父在轉身離去前,殷切的告誡弟子們:「每一次法會以後,我都想聽到看到你們法會以後做的更好的消息。」(《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當下我下定決心,回台灣一定要力圖振作。

    三、衝破枷鎖 救人先救己

    法會回來後,記的師父在法會上說:「你講出的話是有能量的,能消除他的偏見、執著,能起到這樣的作用,能抑制住他當時思想中不好的那些個搗亂的東西,你才能把他救了,」還說:「修好的那部份已經隔開了,先天推到位的功得加上你在法中的正念才會起作用,不學法、離開法就指揮不動,因為那是法的力量。」(《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

    我意識到,修煉人的「能量」加上「法中的正念」,兩者缺一不可,這是能否救下人的關鍵。但以我這時的狀態,不但沒有正念、更沒有能量,已經是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只有先修好自己、先救了自己才行。

    我和另一位主編此時都出現類似的消沉,我們終於想出一種方式,以增加每月上班天數,減少每天工時,在不影響整體新聞產量的前提下,主管也欣然同意。

    七月中開始輪班後,我抓緊安排所有時間,加強學法煉功,因為幾年來沒有好好煉功,身體一塌糊塗,雙盤都拉不上來。除了每天保證五套功法外,再延長煉功時間。

    由於前段時間被干擾太厲害,拿起大法書,一下煩躁,一下又想起常人事,放下書又去干別的了;煉功也耐不住性子,十分鐘動功都感到漫長;發正念雜念很多,覺的自己很渺小,能不發就不發。

    然而,從開始長時間抱輪後,手雖然很酸,但感到很多不好的物質、思想業,大量往下消。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在第一個月抱輪過程中,思想中時刻都在交戰,過去幾年沒過好的心性關,一個個又從新冒出來,有時氣到不想抱輪,還是告訴自己:要堅持過去!在一遍遍向內找中看到問題,最後才能完全放下。修煉中每一步,都要紮實過關才算數。

    第二個月開始,煉功中的鬧心就沒那麼猛了,身體各種疼痛也神奇的好了;隨著學法越入心、領悟的法理越多,也就更珍惜學法的時間。我體會到,如果不能堅持每天靜心學法、踏實煉功,久而久之接觸常人社會的污染因素會越積越多,這樣也容易受到各種干擾或病業迫害。

    往後煉下去的幾個月,原來剛強急躁的情緒,漸漸變的舒緩祥和;當自己神情清朗、心胸寬廣時,同仁間相處,也感到一片光明。

    為了歸正自己、重拾正念,接下來我非常注意每次發正念的狀態,並當成是一個「加強主意識,分辨外來干擾」的過程。透過同修幾次提醒,我明白「胡思亂想」常有來自另外空間的干擾,而「犯困」與其說是想睡,更像被催眠!原本精神很好,但過程中瞬間恍惚,有時像被帶入夢中、有時像被話題帶動,就像迷魂藥在起作用。

    人的大腦很容易被控制,在不斷加強主意識,一次次識破它後,干擾越來越小,手上能量也越來越強。

    今年二月初,我想在臉書二萬多人的社團中推廣神韻,但我的發文遲遲沒通過審核。一週後我又把同一篇再貼一次,睡前突然想到可以發正念,這次能量很強,隔天起床,文章已經發表出來。

    還有一次,幫病業同修發正念,我念力集中強大,感覺到「有搗毀宇宙中一切邪惡的唯我獨尊的氣勢。」(《精進要旨三》〈正念〉)五分鐘立掌完,就覺的清空了。發完正念,他開心的說:「剛剛突然覺的很熱,現在幾乎都好了!」

    發正念能在表面空間,這麼快看到效果,是幾年前的我不敢想像的!短短半年,在師父的護佑下,我被救起來了!不但自己得救,還具備了救人的能力,能讓我去完成使命!

    四、濁世鍊金身 紅塵鋪天路

    常人媒體充斥著膻腥色以及反傳統、這讓我以前不願接觸。然而在修煉上以及同修的交流中明白,我們救人不能怕髒,我們是眾生的希望。在濁世中我們有大法的指導,在社會觀注的議題中,我們找到正見。我們只能努力純淨自己,讓世人在詭譎的世局中,也能看到一盞明燈,在回歸傳統的做法上,迎向創世主安排的上天之路。

    師父在《精進要旨三》〈致歐洲法會〉中說:「大法弟子是有責任的,無論怎樣都得完成你來世的誓願,這是你當初用神的生命做保證才成為今天這宇宙最偉大的生命──大法弟子的。」

    這些年,我看到一些想進新唐人全職,卻遲遲踏不出那一步的人;我也看到了一些全職多年,最終卻選擇離開的人。我知道現在這裡薪水少工作多,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現實、也都有自己選擇的路。

    可每當我想起他們時,內心仍會泛著些許的遺憾:「我們可是彼此許過承諾,要在新唐人攜手走到最後一步的夥伴啊!物質上我們雖然貧乏,但我們其實是最富有的人!」

    師父說:「最艱難時期你們都走過來了,我告訴你們早期的大法弟子、歷史上和我結過緣的,或者是隨師父來的,你們個個都算上,要想在常人社會中做點什麼,你們個個都是億萬富翁,你們個個都是這個社會中的名人,你們個個都是很高階層的人。你們今生來當了大法弟子,那些都放棄了。」(《世界法輪大法日講法》)

    我們放下常人中較高的薪資與機會,卻換得全身心投入救人的機緣。能進新唐人是我們的偏得,也讓眾神羨慕萬分!

    五、挺過艱難 攜手迎向未來

    師父在《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中說:「我告訴大家,那個時候我心裡是沒底的,我不知道將來你們真正的到了關鍵時候能不能走過來。當然啦,真的有一個修成,我就叫他當宇宙,什麼都有了。」

    以前很多講法,我以為在講對修煉的不放棄,然而在新唐人這些年,我意識到:大法弟子的不放棄,其實都滲透著對救度眾生責任的堅持!

    我捫心自問,如果看到別人陸續離開,我的心是否會跟著放棄?如果真有一天,只剩下我一人,我是否還能盡我所能,以最大慈悲救度眾生,成就一個宇宙?

    經過深刻思考,我的答案是:「我是大法的一個粒子、我也是新唐人的一個粒子,這就是我應該做的,這條路上我會一走到底!」

    好在今天我並不孤單,還有很多同修跟我一起並肩而行。

    記的二零一四年我剛加入全職時,另一位主編跟我說:「感謝你的加入,幫我分擔了工作。」因為先前全職主編只有他一人,幾年來,他無法請一天假。

    我當下聽了, 連忙跟他說:「不,是我來晚了!長期以來,就是靠你們的堅持,才走過這段艱辛的過程,也才能有今天的新唐人!」

    多少年的青春、多少年的血淚,在資金人力嚴重不足下,為了每天新聞準時播出,他們衝鋒在最前線:在災難現場扛著攝影機,跳過屍體;在強烈颱風中,穿著雨衣,做現場連線。

    挺著九個月身孕的總編,直到生產當天早上,依然健步如飛,明確果斷的穿梭協調;

    忍著生理期劇痛的女主播,在沒有人力替換下,躺在攝影棚的地上,擦乾眼淚,硬撐著坐起來,播完一則又一則的新聞。

    因為我們有一個共同的心願,我們希望能挺過這最艱難的時期;我們希望新唐人成為全球最大的電視台;我們希望新唐人的能量,能放射到全球每一個角落。

    我們相信:這一天,不會太遠!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

    (二零一七法輪大法台灣修煉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TOP

    輪迴印跡:驚魂的腳步


    大陸大法弟子

    我記的小時候,天黑了之後,一個人在家,就非常害怕,總覺的在昏暗的燈光下,在不曾照到的角落裡有可怕的東西。更害怕看見窗前突然出現的人影,害怕聽到雜亂、急促的腳步聲,這些讓我莫名其妙的緊張、害怕,有時,會有一種要背過氣的感覺。

    即使在長大以後,每當聽到屋外傳來雜亂、急促的腳步聲,我還會緊張、害怕。修煉以後,這種情況有了好轉。

    在修煉中,在漸悟的狀態下,我看到了自己在歷史上的一些輪迴,知道了這些情況的出現是和自己過去的經歷有關。

    有一世,我是一個雲遊的和尚,天黑的時候我找了一個大戶人家,借住一宿。管家把我安排在一個小屋裡。我吃過齋飯,躺下睡覺,做了一個非常奇怪的夢,我看見一個人渾身血淋淋的躺在地上,然後他坐起來了,對我說:「你躺到我這邊來。」我就躺在他身邊,突然,我感覺到有倆個人在偷偷的看我,我一下起來,睜大眼睛想看清楚那倆個人,眼前的一切突然模糊了,我一下從夢中醒來,潛意識中我覺的那倆個人應該是一男一女。

    我迷迷糊糊的又睡著了,半夜時分,突然一陣急促的腳步聲把我驚醒。門被踹開了,幾個人闖了進來。一個僕人打著燈籠,我看見管家就像凶神惡煞一樣,他說:「老爺死了,一定是你殺死了老爺,快搜搜,找出兇器。」一個僕人拿起了搭在椅子上的僧袍,用手摸了兩下,說:「這衣服上面有血。」

    管家說:「一定是這個和尚殺了主人,再找找床下,看有沒有兇器。」倆個僕人把腦袋都伸到床下,一個僕人找出了一把刀,說:「這刀上有血。」

    我說:「冤枉啊!」他們不由分說把我綁在椅子上,管家派人看著我,他出去了。很快屋外傳來哭聲,一個女人哭著說:「那個賊禿,為什麼要殺死我丈夫?」就聽管家的聲音:「夫人要節哀呀,這個家得您撐著,您先回去休息,這有我看著呢。」外面的哭聲漸漸遠去。

    我一再說:「冤枉啊!冤枉啊!」管家又進來了,他讓僕人出去,我說:「冤枉啊,不是我殺死了你家主人,是別人殺死了主人,安到了我身上。」管家大驚失色,他從兜裡掏出一塊布塞在我的嘴裡,然後用袖子擦了一下額頭,嘴角帶著獰笑,走了出去。我覺的嘴裡又涼又麻,很苦澀的感覺。

    天亮了以後,管家把我嘴裡的東西拿出去,我發現,我的舌頭不好使了,說不出話來,口腔裡有令我作嘔的味道。我知道,我進入了一個設計好的圈套裡。

    他們把我送進官府,官衙的縣令非常昏庸,我有口說不出話,對縣令的審判,我就一味的搖頭。最後縣令判我死刑,我只能引頸受戮。死前,我想:是非皆因多張嘴,惡事淵怨要命來,我只能祈求下一世能在佛教中繼續修行。

    我看見還有兩世,我也是被殺死的。在有一世,我是一個大戶人家的主人,財產頗豐。一天晚上,盜賊來我家搶劫,在盜賊中我看到了原來的管家。因為他做假帳被我發現,我把他辭退了,他懷恨在心,勾結盜賊,殺了我全家。

    還有一世,我是一個為朝廷立下赫赫戰功的大將,後來被皇上扣上謀反的罪名,不但滿門抄斬,還株連了許多人。

    這三世中,雜亂的腳步聲,伴隨著破門而入聲,最終使我的生命面臨著不同形式的終結。那讓我驚魂的腳步和記憶,帶著難以磨滅的印痕,烙在了我的記憶中和身體中。

    生命在輪迴中,會經歷很多的事情,這些事情在生命中都有記憶。作為一個修煉人,在修煉中有了宿命通功能,會知道自己的前世以至於更遙遠時期的輪迴轉世,有時會知道的非常詳盡。
        
    我想,在生生世世的輪迴中,讓我驚魂的腳步肯定不是只有這三次。過去的腳步聲能影響到今天的我,讓我不由自主的擔心和害怕。過去和現在緊密相連,從未分開,突然間我對生命的表現有了一種感慨:看起來我們是活在當下,其實我們是活在過去的業債中、習慣中,以至於活在過去的感覺中。

    在正見網上有一篇文章,叫做《放下情 走出輪迴的陰影》,在這篇文章中,我看到了過去的經歷對同修這一世的影響。這位同修在過去世多次被丈夫拋棄,這一次修煉中,過去封存下來的物質不斷釋放,使同修時不時的處於痛苦中、恐懼中,對她的修煉起到阻礙的作用。

    同樣,我深刻體悟到我過去的經歷,過去的腳步聲在這一次修煉中起到的壞作用。在今年邪黨的十九大召開的第二天,我正要準備出去送真相資料,突然聽到門外傳來雜亂的腳步聲,我的心突然一哆嗦,眼前出現了假相:邪黨的人踹門而入,說:「你被逮捕了,罪名是……」我的思想中瞬間出現可怕的刺激,覺的自己要被抓走,要被殺掉,要被如何如何。

    真我非常鎮定,看著假我,看著假相,想起師尊的話:「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1]我的心一下定下來,我說:「誰也動不了我,也不配,我是師尊的真修弟子,就要做救人的事兒。」我開始出去送真相資料。

    送完真相資料回家後,我決定好好梳理一下自己的思維。因為在這兩年中我眼前不止一次出現這樣的迫害假相,有時是在送完真相資料回家以後,伴隨著門外突然傳來的急促的、雜亂的腳步聲,我會心生恐懼。在一瞬間,我感到非常害怕,心臟也在急速的跳動,有一次感覺到身上的肉在發抖,我看見衣服下顫抖的身體。

    我當時都是馬上立掌清除這種干擾因素,很快就鎮定下來。我問自己: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感覺?當時的答案是:生活在大陸這樣的環境中,人人耳濡目染於邪黨的恐怖訓練,被邪黨的文化灌進的東西太多了,在思想上還存留有邪黨迫害人的影象、信息。現在看來,不僅僅如此吧?

    人在輪迴中經歷過的那些事情在生命中都是有儲存的,是有一套嚴密的機制在封鎖著、運行著。這套機制在什麼時候給你出現什麼樣的一個狀態,都是非常有序的。這套機制也是在舊勢力的安排下在運行著的。

    那些在過去世生命中被迫害時留下的東西和現在的邪黨政權對大法弟子迫害的感覺在交織,揉雜在一起,起到加重迫害的作用。大法弟子的修煉是從微觀往表面上來,隨著層次的提高,也在不斷的突破著舊宇宙法對我們的束縛。越到表面,人的東西反應的就越突出,就覺的自己修的越不好。但是這些不好的東西是沒有根的,在人的這個層次面上,都是我們要突破的,所以在修煉上是不能懈怠的,還是要勇猛精進的。

    師尊在講法中說:「漫長的歲月,人已經越來越沉穩。這不只是人的思想問題,與人的肉身也有著直接的關係。所以對人的肉身來講,走到歷史的今天這一步,如果把不好的東西都洗淨、去掉,精美的人體真的是一件傑作,真是值得珍貴的、宇宙歷史造就的傑作。(鼓掌)」[2]

    大法弟子的修煉,就是在塵世中用法清洗自己的過程,洗去生生世世轉生時的污垢和痕跡,在修煉中正念正行,解體干擾,不承認舊勢力的一切,使舊勢力那一套東西對自己不發揮作用,因為我們是要進入新宇宙的生命,而新宇宙中的一切與舊宇宙是沒有關連的。

    我們只有使自己變的越來越純淨,才能回歸生命的本源。師尊說:「誰能夠進入未來,也是要被法清洗乾淨了、同化了法才能夠進入到未來。」[3]


    以上為自己在洞知輪迴中的一些事情後的感悟,有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八》〈美國首都講法〉
    [3]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八》〈二零零七年紐約法會講法〉



    TOP

    再談去色慾心的一點體會


    大陸大法弟子

    最近,網上有兩篇文章對我去色慾心啟發很大,一篇是《轉變觀念  徹底去掉色慾心》【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一日】;二是《全盤否定舊勢力需從一思一念一言一行做起》【正見網2017年12月18日】。受此啟發,自己在去色慾心上又有一點突破,寫出點滴體會與同修交流。

    我的色慾心一直很重,也是這些年修煉中最苦惱的,覺得在這方面也挺重視的,吃了不少苦,比如:排斥、強烈排斥、發正念、背法等,好像有一定作用,但總像粘身上似的去不掉,夢中幾乎沒一次過去的。夫妻的欲基本沒了,就是這個色心去的太難。表現是:看到漂亮一點的異性,馬上生出淫念,很骯髒,等明白過來排斥時,此念沒了,老是處於這種狀態。有時煉靜功,色心會悄然而來,想的有滋有味,想起來滅時,已過去幾秒鐘了,有時氣得拍腦袋,急得不行。

    看了同修上述兩篇文章,我似乎找到問題的根子,一下子搞明白了,我的問題不是色慾的問題,而是「淫魔」,因為發正念時,經常感覺色心沒了,捕不到它。既然沒了,為什麼平時色慾心又表現那麼重呢?同修文章中提到了「淫魔」,這個淫魔對我啟發很大,我一下看到了我的病症:我是「淫念」重。淫念比色慾更直接,更強,更猛,如果說色還有過程的話,淫是沒過程的,見到異性就想入非非,甚至不漂亮也會生出淫念,和動物無異,有時壓不住。以往,我發正念清理色心時,由於沒觸及到這個淫魔,所以,它會在一個空間場裡躲起來,等我不發正念時,它出來興風作浪。

    現在,我發正念清理色心時,重點清理頭腦中的淫念。開始清理那些天,能明顯感到淫魔的大量存在,像黑黑的雲,瀰漫在我的空間場,我竊喜:終於抓住你了,鎖定它,不停的滅!滅!感覺這個黑雲與我越來越遠,越來越遠,遠的有時用意念才能抓住它一點點。每次清除過程中,我都一鼓作氣,一刻也不放鬆。

    師父講:「哪個地方有黑氣,哪個地方就有病,這是說對了。可是黑氣不是造成病的根本原因,是在更深的一個空間當中有那麼一個靈體,是它發出的這個場。所以有人說排呀,泄呀。你排去吧!不一會兒,它又產生了,有的力量大,剛被排出去又拽回來了,自己能收回來,干治治不好。」(《轉法輪》)以前,我學師父這段法時,沒悟到與去色慾心有什麼關係,同修的認識,讓我頓開茅塞,我覺得師父的法揭示了色慾、淫的根本,把垃圾曝光,有針對性的清除,發正念時,我不斷想師父這段法,感覺這些東西在我空間場很快就凸顯出來了,很孤立,我用強大的功橫掃過去,真是不堪一擊。

    過程中還有重要一點,就是別光清理表面,要往縱深延伸,微觀中才是它們的根,就像同修在文章中寫的:舊勢力「為了保證這個安排的落實,又安排各種黑手、爛鬼、色魔、邪靈、外來的生命、外來信息、思想業、不好的觀念、作惡的副元神、執著心以及各種蟲子、細菌、動物等,躲在這些一思一念一言一行的背後,按照舊勢力的操縱向人的大腦發出各種邪念來左右人走舊勢力安排的路。」清理時,我把這些東西和舊勢力壞神一起滅盡!就像一條被污染的河,光清理河水中的污染永遠清理不完,你把上頭的污水廠炸掉了,源頭沒了,河水自然就清了。每次發正念時,我都求師父加持,求師父幫我。這樣發正念時間不長,感覺色慾心很弱了,但還有。

    還有,為了不給自己格外增加魔難,我提醒自己:儘量不看電視、電腦和手機微信朋友圈等,那些圖案和文章很容易污染人。師父說:「所以現在這個客觀存在的環境,也在嚴重干擾著我們煉功人往高層次上修煉。裸體畫就擱那放著,大馬路中間掛著,一抬頭就看見。」(《轉法輪》)  既然師父告誡我們客觀環境對修煉人的干擾,我們就應該時刻提醒自己:少去懸崖邊上玩,現在正法進程很快,修去每一顆人心都是需要時間的,還有多少時間等我們呢?

    現階段修煉中的一點認識,不對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TOP

    神韻加拿大巡演 總督總理三級議員祝賀



    神韻藝術團2018年度世界巡迴演出,已於2017年12月22日在美國休斯頓、沃特伯裡、伯靈頓、堪薩斯城等多個城市同時拉開帷幕。 12月28日,神韻紐約藝術團將在加拿大首都渥太華,開啟本年度加拿大8大主要城市的巡迴演出。

    在神韻藝術團即將再次登臨加拿大之際,加拿大總督、總理,以及參議員、國會議員和三級政府官員分別發來賀信,感謝神韻為加拿大觀眾帶了視覺盛宴,並祝願演出圓滿成功!

    2018年度神韻巡演之際,加拿大總督、總理,以及參議員、國會議員和三級政府官員分別發來賀信,感謝神韻為加拿大觀眾帶了視覺盛宴,並祝願演出圓滿成功!

    加拿大總督:神韻在全球震撼人心

    加拿大總督朱莉·帕耶特(Julie Payette)在給神韻的賀信中寫道,神韻從古典寓言和中華的傳統文化中獲取靈感,並使之成功的呈現在舞台上;神韻的演出「震撼著人心,激發著人們的想像力。」

    她稱讚神韻的演出對於觀眾而言,是舉世無雙的,就是一個「純粹的奇蹟。」

    她祝賀神韻演出「再獲成功!」

    加拿大總理:感謝再次將神韻帶到加拿大

    加拿大總理賈斯廷.特魯多(Justin Trudeau)在為神韻發出賀信中,「感謝加拿大法輪大法學會再次將神韻帶到加拿大。」

    賀信中稱,「每一年神韻都會通過優雅精美的演出,展示中國歷史、文化、藝術,豐富我們的社區。」在賀信的最後,特魯多總理為演出的成功送上「最美好祝福。」

    加拿大反對黨領袖:推崇古典文化傳統 神韻在加拿大獲得知音

    加拿大聯邦反對黨領袖,保守黨國會議員安德魯.希爾(Andrew Scheer)在賀信中寫道:「獲知這場展示中國傳統音樂及舞蹈之美與輝煌的世界級製作能在加拿大8個城市演出,我倍感欣喜。神韻讚美推崇古典文化傳統,永恆的美德及人類的尊嚴,在加拿大這個平和且多元化的社會找到了知音。」

    「我知道今年這場宏大優美的演出,必將繼續讓人們從中獲得啟迪,獲得愉悅。」

    「謹代表加拿大反對黨的同僚,我要讚揚組織者和贊助方,將這場精美的演出帶到全國各個城市。請接受我對銘刻肺腑的(神韻)演出最美好的祝願。」

    加拿大綠黨領袖:祝願神韻2018全球巡演繼續成功

    聯邦綠黨領袖、國會議員伊莉莎白.梅(Elizabeth May)祝願2018年神韻全球巡演圓滿成功。

    在賀信中寫道,作為加拿大綠黨領袖以及國會議員,「我非常高興能向(神韻)演員、工作人員以及所有觀賞神韻演出的觀眾,呈上我最溫暖的祝願。」

    賀信中寫道,神韻這一呈現五千年中國文化激動人心的演出在全球上演,「展示出的文化之美將我們所有人聚集到一起,慶祝我們文化的多樣性。」

    聯邦參議員發來賀信

    聯邦參議員吳藍海(Ngo Thanh Hai)、馬裡洛斯•麥克菲德蘭(Marilou McPhedran)也給神韻發來賀信。

    參議員吳藍海稱讚神韻演出通過中國傳統舞蹈和音樂盡現「善、勇氣和希望」的普世價值觀。

    參議員麥克菲德蘭感謝加拿大法輪大法學會主辦的神韻全球性巡演,展現了文化的多樣性與藝術的完美。她寫道:「謝謝你們能主辦這次全球性巡演,推廣神韻藝術團和法輪大法!恭祝2018年全球巡演事事順利,未來不斷成功!」

    聯邦國會議員發來賀信

    十一位聯邦國會議員為神韻發來賀信。他們分別是(從左到右,自上而下):資深國會議員、國會法輪功之友主席彼得・肯特(Peter Kent),自由黨國會議員多年的朱迪.思格若(Judy Sgro),聯邦保守黨國會議員吉姆·埃林斯基(Jim Eglinski),聯邦保守黨國會議員瑞秋·哈德(Rachael Harder),自由黨國會議員博瑞.瑞茲紐科斯基(Borys Wrzesnewskyj),聯邦保守黨國會議員莊文浩(Michael David Chong),自由黨國會議員厄斯金.史密斯(Nathaniel Erskine-Smith),聯邦自由黨國會議員伊娃.納西夫(Eva Nassif),聯邦保守黨資深國會議員迪帕克.奧博拉(Deepak Obhrai),聯邦自由黨國會議員約翰·艾爾戴格(John Aldag),聯邦保守黨國會議員潘特·凱裡(Pat Kelly)。

    十一位聯邦國會議員為神韻發來賀信。曾任聯邦移民部長、自由黨國會議員多年的朱迪‧思格若(Judy Sgro)稱讚神韻展現著人性的最高層準則,是全球的珍寶。

    思格若女士每年都為神韻巡演發出賀信。在今年的賀信中,思格若議員寫道:神韻撲捉到了中國傳統文化的美與靈感,而中國傳統文化恰恰是加拿大多元文化社會不可或缺的部分。

    「神韻展現出的價值觀和理念正是加拿大人所珍視的。你們的努力工作,敬業付出和用心才換得加拿大處處一票難求。」

    思格若女士說,她尤其要為神韻喝彩的是,「作為一個全球的珍寶,神韻通過傳統的中國舞蹈和音樂展現著人性的最高層準則,捕獲了每一位觀眾的心!」 「超越邊界」。

    每年為神韻發出賀信的前聯邦部長、資深國會議員、國會法輪功之友主席彼得・肯特(Peter Kent)在今年的賀信中稱,神韻打動全世界數以百萬計的生命。「我相信所有的人都會為之首肯心折。」

    肯特議員在賀信中寫道:「祝賀你們對藝術的投入及對平和、真和善信仰的奉獻,這打動了全世界數以百萬計的生命。」

    多倫多市長,安省移民廳長發來賀信

    2018年1月3日,神韻藝術團將在加國最大城市多倫多、最著名的四季表演藝術中心(Four Seasons Centre)上演8場演出。多倫多市長發來賀信。

    市長莊德利(John Tory)在賀信中說:「能有機會向觀賞2018年神韻演出的每一位觀眾問候,我感到很榮幸。」「謹代表多倫多市議會,請接受我對這場令人愉悅的演出最美好的祝願。」

    也祝賀神韻巡演成功,她稱,神韻演出是讓男女老少聚集一堂的最佳方式,可以合家欣賞「這台通過栩栩如生的藝術表演展現大善、勇氣和希望,提升社會平和及鼓勵寬容忍耐」的演出。

    2018巡演加拿大各城市演出日期一覽:

    2017年12月28–30日 渥太華, 安大略
    2018年1月3–7日 多倫多,安大略
    2018年1月11–14日 蒙特婁,魁北克
    2018年1月16–17日 魁北克, 魁北克
    2018年1月19–23日 密西沙加,安大略
    2018年1月25-26日 漢密爾頓,安大略
    2018年1月27–28日 基奇納-滑鐵盧,安大略
    2018年3月23–25日 溫哥華,卑詩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