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2月27日 星期一




  • 酌古鑒今:古人重正義,不願上賊船!

  • 解讀「乾坤再造在角亢」

  • 三言兩語話感恩

  • 再談福字

  • 有關五百年前元朝的歷史知識

  • 分清自我做到真正自己學法

  • 注重實修

  • 2017神韻費城12場連爆滿 首長政要齊褒獎

  • 連演12場爆滿 神韻費城完美落幕

  • 十二場大戲場場爆滿 神韻費城譜寫輝煌

  • 神韻印州演出 劇場冠名者家族成員強烈推薦

  • 神韻美國聖路易再滿場 「盼古老修煉文化復甦」

  • 北卡場場爆滿 「沒有神韻世界會充滿悲傷」




  • TOP



    TOP



    TOP

    酌古鑒今:古人重正義,不願上賊船!

    這個故事講的是:公孫述,裝腔作勢;拒官祿,志士自刎。

    漢光武帝劉秀,在中原作戰時,西南巴蜀地方的公孫述,也當起皇帝來了。天下紛亂,豪傑並起,誰想當皇帝都可試一試,但看本領如何?只是公孫述在招攬人才、謙虛慎重、多謀善斷方面都很欠缺。

    先說公孫述如何招攬賢才吧。馬援是當時的頭等人才。他奉隗囂的命令,到成都來觀察公孫述的情況。兩人原來是同鄉,老鄉到了,本該握手言歡,坦誠自然。可公孫述不然,擺出帝王的儀仗隊,叫人傳呼馬援,相見後互相交拜,再送到賓館。又替客人定做禮服,在宗廟中舉行會見儀式。公孫述乘著皇帝的車駕,前呼後擁,威風凜凜。在交談中,公孫述要封馬援為侯爵,授給大將軍官職,希望把他留下。

    馬援的隨從部屬,都很樂意。但他本人卻反對,告誡大家:“我看公孫述不識時務。目前天下形勢不定,他不是誠懇地歡迎英雄豪傑,共商大事,反而裝腔作勢,活像個木偶。真正的人才,他是留不住的。”馬援幾天後告辭,回報隗囂:“公孫述是井底的蛤蟆,妄自尊大,哪能成什麼氣候?應該把注意力,放在東方劉秀的身上。”

    巴蜀人士也看清了公孫述的面目,不願與他合作。廣漢人李業,是漢平帝時的郎官,王莽稱帝之後,請他當“酒士”(官職名),當然是跟酒打交道,他不干,寧願回家隱居。公孫述又改口,請他當“博士”,李業還是不干。公孫述感到面子難堪,派尹融帶著詔令,乾脆地告訴李業:“出來,馬上封為公侯;不出來,請接受這杯毒酒。”尹融還以朋友身份勸他:“如今天下紛擾,是非難分,何必用性命去堅持什麼原則?弄不好是要吃苦頭的。朝廷仰慕先生的文章道德,等你出山,快七年了。每年都來拜望,禮數周到,夠意思的。請你不要忘記上面的恩義,也為你的兒孫著想,兩全其美,不是很好嗎?”

    李業嘆息道:“古代君子,不在危險的國家停留,為什麼呢?遇到值得獻身的事情,大丈夫不會顧惜生命;不值得為其獻身,就要遠遠躲開。先生又何須用金錢地位,來說服我?”

    尹融請他和家人,再仔細商量。李業說:“男子漢能夠作出正確的選擇,何必去問妻子兒女!俗語說:上賊船容易,下賊船難!”他端起藥酒,一飲而盡。

    公孫述要掩蓋殺死賢人的惡名,派使者前往弔唁,還送去一百匹絹。李業的兒子李翬(讀輝),拒絕接受,告訴使者:“我要替父親保持名節,公侯都可以不要,何況財物!”

    不久,公孫述又聘請巴郡的譙(讀橋)玄,也不應召。他同樣派人送去毒藥。太守也親自敦勸譙玄,叫他不要太傲氣,譙玄接下毒藥,說:“很好,喝下這杯酒,保存了名譽,成全了操守,還有什麼遺恨呢?”兒子譙瑛向太守求情,交出一千萬錢的家財,作贖金,換取父親的生命。公孫述才答應下來。

    接著徵聘蜀郡的王皓和王嘉,兩人都是因不滿王莽,才棄官歸鄉的。公孫述怕他們不來,先把他倆的家屬關起來,再派人敦促:“快點啟程吧,得為家人著想。”

    王皓十分氣憤:“犬馬畜牲,也認得主人,何況是人,能不牽掛妻子兒女!”說罷,抽出佩劍,揚手割下了自己的腦袋。公孫述大怒,把他全家人都殺了。王嘉聽到情況,非常悔恨:“我的行動也太慢了,怎麼對得住王皓?”說完當著使者的面,自刎而死。

    犍(讀艱,人名)不肯出來做官,他把自己全身塗滿漆,像古人豫讓一樣,長癩瘡,流臭水,裝出一副瘋顛模樣。任永和馮信,扮成“睜眼瞎”,走路跌跌撞撞,還能當什麼官呢?廣漢人文齊,為了逃避召聘,把親友安排在一個險要的山寨裡,堵塞周圍的道路,決不下山。公孫述想法兒抓住他的妻子,請他出來,封贈侯爵。他始終沒有答應。

    後來,光武帝平定蜀郡,公孫述也死了,這群士大夫中活著的人,都出來作官,為西蜀的安定與和平,做出了努力與貢獻。他們認為劉家人當天子,才是漢朝的正統,劉秀又是奉公為民的好主子。生為漢家的官,死作漢家的鬼,是光榮的。

    但是,公孫述如果眼光遠大,胸懷寬廣,真正愛惜尊重人才,未必會鬧得這麼僵。可見,像公孫述這樣的人,表面上裝腔作勢,骨子裡稱王稱霸,是不會吸引來真正的人才的。

    劉秀的中興漢室,是一件大事。以上只是一個側面,一個片段。

    (中共邪黨內的貪官惡吏,在被處懲時,有人悔恨地說:“自己上錯了船”,悔之已晚!所有加入過中共邪黨的人,都是上錯了船,都應迅即“三退”!)

    (事據《資治通鑑》)
     



    TOP

    解讀「乾坤再造在角亢」

    乾坤再造在角亢,是唐朝預言《推背圖》中第52象中的一句頌。預言所說的事情,在發生之前,是沒人能解開的。因為那是天機,現在解讀,是因為那件事已經發生了,由發生的事來證實預言,從而明白真相,對每一個生命來說,是至關重要的。

    角、亢是28星宿中的兩顆星宿,位於東方青龍七宿的龍頭。從時間來看,如果歲星(木星)從角亢出發再回到角亢,一週時間約為十二年。

    去年至今年,歲星再次運行至角、亢星宿的位置,預示著人間將會發生巨大的變化。角亢在天上是兩顆星宿,與五行的木和金相對應。即角為木,亢為金。如果把歲星的運行考慮進去,角亢便是天上時間的坐標,它與人間的時間也是相對應的。如果將歲星倒推兩週停在角亢的位置,它對應的人間歲月應該是1992年5月。92年為壬申年,該年5月為乙巳月。五行中,年的天干壬為水,但壬與丁可合為木,所以壬中含木。年的地支申為金。 月的天干乙為木,月的地支巳為火,但巳在地支三合中,可與酉丑合為金,所以,巳中有金。由此可以看到,92年5月的年月的干支與角亢的五行屬性是對應的。

    實際上,歲星從1992年至今年,已是第三次運行經過角亢。第一次角亢對應的是1992年5月。李洪志師父將法輪大法傳出。明朝劉伯溫的《推碑圖》及韓國的《格庵遺錄》中都預言了將於木(卯)年,以木子李為姓轉生的救世主,燕南趙北把金散。此金指的就是法輪大法。劉伯溫還在其《燒餅歌》中預言,天上的無數神佛都將下世轉生,不遇金線之路,難躲此劫。劉伯溫再一次用金線之路比喻法輪大法。法輪大法的傳世,使人類的道德迅速回升。形同乾坤再造。

    那麼,歲星第二次行經角亢,對應的時間應是2004年。2004年為甲申年,甲為木,申為金,再次與角(木)亢(金)相應。而這一年的11月,《九評共產黨》發表,法輪功學員為救度被邪黨迷惑的眾生,廣傳九評,使廣大民眾看清了共產邪黨的本質,從而引發了世界性的退黨大潮。迄今,已有2億6千多萬民眾退出了中共邪黨。緊隨其後,從2006年起,傳揚神傳文化的神韻藝術團開始在全世界巡迴演出。神韻十年的世界巡迴演出,淨化了無數人的心靈,使無數的人明白了真相,擁有了未來的希望。天地是神為人而造的,無量眾生的改變,無異於乾坤再造。

    今年是歲星第三次行至角亢。今年為丁酉年,丁為火,但可與壬合為木,故丁中含木,酉為金,再次與角亢呼應。從而預示人間又將發生巨大的變化。按照瑪雅預言說的,從1992年5月大法的傳出,宇宙進入被淨化更新的時期,這一時期,就是乾坤再造的時期。推背圖的最後一卦中,讖曰:“一陰一陽,無終無始,終者自終,始者自始。”宇宙特性真、善、忍是永恆不變的,乾坤的再造是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的標準進行的,這個過程中,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那些能符合真、善、忍宇宙特性的,將擁有美好的新未來,而那些背離宇宙特性的,將無法進入新的紀元,永遠失去未來。
     



    TOP

    三言兩語話感恩

    俗話說得好:受人滴水之恩,應當湧泉相報。這種知恩圖報的正統價值觀用當今的話來說,就是要懂得感恩。可是,當下的很多人,卻缺乏一顆感恩之心,在長期的物質享受中早就習以為常的把他人的付出當作理所應當,坐享其成也不會有半點羞愧之感。

    在現在的心理學中產生了一個詭異的公式:100-1=0。意思就是說,如果你長期對一個人好,做了99件有利於他的事,但只要你有一天不小心做了一件對那個人不利的事,他便會憎恨你,並把之前做的99件對他有利的事都歸零。這個公式看起來荒誕可笑,但是卻真實反映了當下人們的緊張關係。在中國大陸,很多老人都在抱怨一個現象:子女對父母的依賴性太強,索取過多。表現是大部分子女啃老、或要求父母買房、或要求父母義務為自己帶孩子等。生活在中國大陸的人肯定覺得這不是個問題,因為大家都習慣這種模式了。可是他們卻沒有理智的去想一想,作為父母對子女的責任而言,撫育到18歲就已經是盡職盡責了。至於之後的找工作、結婚、生子等事情,父母的幫助其實是額外非必需的,子女不應該用種種理由去要求父母。可現實卻是很多父母不得不為子女付出很多,但子女卻把這種付出當作應該的,不僅不會感恩父母,而且做得不合自己心意時反而會責怪父母。所以,我們常常聽到那些退休的老人感嘆:退休之後他們不但沒有得到休息,反而成了帶薪的保姆下人,不僅要奉上自己的退休工資還得受氣。

    這種畸形現象的產生實質是因為人太自私,缺乏感恩之心導致的。試想一個有正常價值觀的人,父母把自己養育成人就是大恩大德了,怎能不知報恩反而過度的索取呢?自古便有銜環結草的典故,就是教育人們要知恩圖報,可現在的人們不讀聖賢書,恐怕連這個典故中講述的是什麼故事都忘記了。下面就來回顧一下吧:

    “銜環”是講有個小孩挽救了一隻受困黃雀的性命,黃雀就銜來白環四枚,聲言此環可以保恩人世代子孫潔白,身居高位。“結草”講的是一個士大夫將其父的愛妾另行嫁人,沒讓她殉葬,愛妾已故的父親為替女兒報恩,就將地上的野草纏成亂結,絆倒了恩人的敵手。後一個故事出自《左傳》,比喻受人恩惠,定當厚報,至死不渝。後明朝馮夢龍在《醒世恆言》中寫道:大恩未報,刻刻於懷。銜環結草,生死不負。把兩個故事合在了一起,就有了成語——銜環結草。

    為何先哲們總是要教導後人擁有一顆感恩之心呢?因為沒有感恩之心的話會讓人變得更加自私,自私終會害己。從更深層的意義上,不懂感恩的人生活中只會占便宜、只懂得索取不懂得付出,這樣便會損德。常言道“不失不得,有得必有失”,這可是千古以來不變的規律。人若沒有感恩之心,不懂得知恩圖報,那他雖然占到了表面的便宜,可實質上卻要失去更珍貴的東西。
     



    TOP

    再談福字

    每逢過年家家大門上都要貼上“福”字,老百姓口耳相傳的一句話叫:一福壓百禍,可見老百姓對“福”字非常的看重。那麼“福”字到底有什麼特別的含義呢?

    我們先看看這個“福”字的結構及它的偏旁部首的含義。福字的左邊是一個示字旁,示字旁含有“表示、展示”的意思。那麼要展示什麼呢。請看“福”的右邊是由“一、口、田”組成。一口,就是一張嘴,一個人在說,說的就是那個田。田到底指的是什麼呢,有人管這個宇宙叫十方世界,那這個田不就是十和 方組成的嗎。

    修煉法輪大法的人都知道,李洪志師尊在《轉法輪》第五講中拿著一個法輪圖形講了:“佛家把十方世界視為一個宇宙概念,四面八方,八個方位,可能有的人能看到他上下存在著一根功柱,所以加上上下,正好十方世界,構成這個宇宙,代表著佛家對宇宙的概括。”大家想想這個講法的畫面,展示的是不是一個人在說十方世界的法,正對應這個“福”字。同樣的道理再看富裕的“富”字,不就是家裡得到這個人講的十方世界的法就富裕了嗎。那些得法、學法、護法的人不就是當下的有福之人嗎。

    一個人來世很不容易,有幸趕上大法洪傳,可能是幾世、幾十世、上千年都遇不上的好事。之所以要用有幸、萬幸來修飾福字,不就是因為它難得難遇嗎?真的是千載難逢啊。

    記得推背圖第59象有——

    頌曰:

    一人為大世界福,手執簽筒拔去竹。

    紅黃黑白不分明,東南西北盡和睦。

    其中第一句“一人為大世界福”。這句話的表面意思就是“一個人——李洪志大師的法能夠被世人放在充分的尊重與虔誠的位置會給世人或全人類帶來福份。李洪志大師在《論語》中講:“ 如果人類能以道德為基礎提升人的品行、觀念,那樣人類社會的文明才能長久,神跡也會在人類社會重新出現。”這不就明示給全人類帶來福音的根本嗎?自然就能使東南西北盡和睦。

    再來說說“禍”字,其實不就是把“福”的右邊換成,口、內,意義就變成亂嚼舌頭、張口胡來了麼。看著像福其實是禍,根本就沒有十方世界的概念。中共在十幾年的時間裡開足了馬力,對大法、對師尊、對大法弟子,打壓、污衊、誹謗、製造仇恨那真是大禍臨頭。那些迫害大法弟子的人得了癌症,碰到車禍或其它飛來橫禍,特別是2012年出現中共高官落馬潮以來,那些迫害過法輪功學員的中共高官一個個落馬,看得人眼花繚亂,不可思議。儘管中共掩蓋了他們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但是明眼人都看得出他們無一例外是中共江澤民流氓集團的成員。這只是禍報的開始,躲得過初一,躲不過十五,更大更可怕的禍報還在後邊等著呢。

    天網恢恢,疏而不漏,中共必亡,這是天理所定,遠離中共即是避禍。

    個人體悟,層次有限。



    TOP

    有關五百年前元朝的歷史知識

    在明慧網的交流文章裡看到,有同修因為無法讀懂師父1997年在《美國法會講法》中的一句話而對大法產生了疑惑,甚至放棄修煉,這實在可惜。據說惡黨的勞教所、洗腦班等邪惡機構也把這個拿出來做文章,邪黨在網上也不懷好意的鼓譟,企圖迷惑學員和世人。

    師父在《美國法會講法》中的那段話是這麼說的:“經書是釋迦牟尼佛不在世五百年以後才系統整理出來的。大家知道五百年,中國正處於元朝,成吉思汗當時講了什麼現在誰知道?不過畢竟是佛法,斷章不全的和口傳的一直在流傳。可是往往他會失去佛講的那個話的時間、地點、場合、涵義,針對不同人講的這些因素都不存在了。”

    很多人都卡在“大家知道五百年,中國正處於元朝”這個地方,因為大家在學校裡被灌輸的知識都是:六百多年前中國就已經是明朝了,五百年前明朝都過了一半了,哪來的元朝?

    同修們對此的理解也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有同修說師父當時並不是在講歷史知識,而是給我們講道理;有的說不能僅僅因為一句話而否定整個大法;也有人說師父用的是概括的數字;還有學員說那五百年要從西方工業革命的時間點往前推算等等……依我看,很多都是避開了問題的實質而希望從外在的一個什麼角度找個理由糊弄過去,以此來掩蓋心中對大法的疑惑。

    我認為,大法的神聖偉大、包羅萬象超越一切知識、理論,大法中的每一個字都是真理,這不只是像很多同修認為的只有高層次上的內涵,而是在所有一切層次中都是真理,都是有指導作用的——其中就包括常人這個層次。而一切不正確的、不對的觀念和認識在大法面前都面臨著被歸正。如果說大法書中寫的內容與常人的認識有出入,那麼需要懷疑的就只能是常人的認識是否正確或全不全面,而絕不能對大法產生半點的懷疑。是相信常人中一點錯誤的知識還是無條件的信師信法,對於修煉者而言有著天壤之別。

    下面,我就從常人現有的知識層面粗略的闡述一下為什麼說五百年前中國是元朝沒有錯。(而更全面更深入的歸正則要等到法正人間時期。)

    首先要明確的是,大家所學的歷史知識大多都是在中國的學校裡教的。拋開中共邪黨出於別有用心的目地反覆篡改歷史不說,就談以漢族為主導所撰寫的史書及其歷史觀,並不一定與國際歷史觀相符。換句話說,中國教科書上所敘述的歷史流程與國際史學上確認的很多都不一樣,其中就包括一些概念性的錯誤。由於師父是在美國講法,從常人層面理解,師父或許用了一些西方史學上的概念來講。其實師父在同一篇講法中已經很明確的提示過我們了:“就是人、民族對自己的歷史認識都是錯的。”( 《美國法會講法》)

    中國的教科書上寫著:1368年,明朝軍隊攻入元朝大都,至此元朝滅亡,明朝開始統治中國。但國際上的一些史學家並不一定都是這麼認為的。因為當時元朝的朝廷仍舊存在,皇帝也安然無恙的率眾離開險境,既沒有投降也沒有退位,而且依然擁有巨大的版圖。唯一的區別只是被人攻入了大都,怎麼能說滅亡了呢?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1449年的土木堡之變中,明朝連皇帝都被蒙古人抓走了,那是不是說明朝1449年就滅亡了呢?

    也就是說,1368年丟了部分版圖的元朝根本沒有滅亡,統治階層安好,只是戰略轉移而已,元朝依然存在。從元朝被漢人稱作已經“滅亡”兩年後的中國地圖可以看到,當時的大元版圖範圍仍然是明朝的數倍:


    圖例:1370年,即中國教科書上所說的元朝已“滅亡”兩年後的中國地圖,紅色部分是明朝版圖,大片綠色部分是元朝版圖。

    1370年,元惠宗(明朝稱他為元順帝)病死於應昌,元昭宗即位。但如果1368年元朝就被正式“滅亡”了的話,後面即位的“元什麼宗”又怎麼算呢?因此人們想了個辦法,稱所謂“滅亡”之後的元朝為“北元”——但這個“北”字是被外人加的,元朝宗室的國號仍然像以前一樣叫“大元”,並沒有自作主張在祖宗定下來的國號前面加一個“北”字。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裡,元朝的續任統治者們一直認為自己才是中國朝廷的代表,只是被一夥起義軍搶了南邊的地盤。而且此後的元朝版圖仍有很大部分在中國範圍之內,因此仍然是中國的一部分。


    圖例:1395年中國地圖,紅色部分是明朝版圖, 綠色部分是元朝版圖。

    談到南北,這與宋朝時的情況很相似。前期的宋朝沒有叫自己是“北宋”,北宋滅亡後疆域嚴重縮小的宋朝也沒說自己叫“南宋”,“南”和“北”都是後世為了方便區分加上去的限定詞。如果說前期的元朝是元朝,而隨後的北元就不是元朝的話,那就無異於說北宋是宋朝,而南宋就不是宋朝了。

    國際權威史學理論一致認為,史稱“北元”(Northern Yuan dynasty)的元朝政權一直持續到了1635年,這是幾乎所有的西方史書上記載的時間,與中國歷史書中出於政治原因所定義的時間大相逕庭。其實中國史學界也流傳著一句話叫做“滅元者,清也。”沒錯,他們是被皇太極帶領的八旗軍結束的。

    那麼回過頭來看看從師父1997年講法往回數五百年(不是大概,而是準確的數500年),即1497年的元朝。當時中國北方的統治者是元朝的正統繼承人、元太祖成吉思汗第十五世孫、元昭宗的直系後人——大元汗(1464年-1517年),由於音譯和漢人不願意讓人想到元朝,把他的稱呼譯作“達延汗”,其實意思還是“大元大可汗”。西方史學界將這個名稱譯為“Great King of the Great Yuan Dynasty”,翻成現代漢語就是“偉大元朝的偉大國王”之意。光這個名字就足以證明他是500年前的元朝人。

    再看他的版圖:


    圖例:1498年中國地圖,紅色部分是明朝版圖, 深綠色部分是大元汗(達延汗)統治下的版圖,其面積可以與宋朝版圖相比。其實根據律法,由於元朝皇帝同時也是蒙古帝國的大汗,對蒙古各大汗國和部落享有宗主權,因此他的法定版圖要遠遠大於他實際控制的地區。

    我們可以看到,從師父講法時間開始往回推算的五百年前,大元汗的版圖在傳統意義上的中國範圍內,又是元朝的正宗嫡傳,完全是中國的一部分。同時,明朝的版圖與它前後的兩朝相比不算大,因為它並沒有統治整個中國地區。需要指出的是,國際史學界尤其是西方史學圈對明朝是否實際統治了西藏與遼東邊牆以外存在很大爭議,因為明朝對東北遼東邊牆以外和青藏高原的控制一直非常薄弱,是一個不爭的事實。西藏由於自身的地理位置,實際上是由當地原住民政教領袖自己統治;而東北的滿人與明朝關係一直不太好,最後建立清朝取代了明朝。所以這種觀點認為明朝對他們的統治其實是談不上的,遠遠比不上元朝和清朝與這些地區的關係。當然這些爭議孰是孰非我們現在不去研究它,只從西方史學界製作的中國明朝地圖讓大家看到區別:


    圖例:國際史學界不認為明朝實際統治了遼東邊牆以外和青藏高原,深土黃色部分代表了西方對明朝整體版圖的認識,與前面中國人所制的地圖有一定的區別。

    可見,就像不能說南宋以外都不是中國的道理一樣,明朝的地域也代表不了整個中國的範圍。也就是說,在中國這塊土地上,從世界歷史觀的視角來看,大明和大元算是在一個中國下始終共存的兩個政權,南方的明朝與北方的元朝曾長期並存過。因此,說五百年前是明朝不錯,五百年前是元朝也是完全正確的。

    以下附上兩幅不同時期的中國地圖來說明傳統意義上的中國範圍,可見與明朝並存時期的元朝版圖一直在中國境內。


    圖例:西方繪製的十八世紀中國大清疆域


    圖例:1936年中華民國地圖

    其實以上所言只是為了告訴大家,尤其是想告訴那些還抱著常人學問不放的知識份子同修大法的準確無誤、圓容無漏,並不是為了澄清歷史。因為如果細講起來,人類以為是正確的很多史實都不一定是那麼回事,就包括古代的那些地圖、時間點、歷史事件的概括等諸多方面在歷代和各國的出入都差異巨大,人們對歷史的認識往往都是錯誤的。但現階段暫時不管,那是將來的事情。

    事實上,即使從最低的常人角度去講,也能看到師父其實是一切學問的最權威、一切專家之上的更專家。師父在字面上講到的很多涉及常人中學問的內容,其實是各學科中最尖端、最專業、最頂級的東西,原本都是世界上各專業領域中的精英們試圖探索研究的主題。只是為了讓文化成度不高的民眾能夠理解,師父用了口語和白話這種形式講法,但是很多帶著常人低層僵化觀念的人沒有認識到這些字句的珍貴神聖,還在習慣性的用常人中低水平的知識來衡量這創造無量宇宙的大法。不少在學校被灌輸過一些常人知識的人不知道自己所學的知識是片面和錯誤的,而在各學科最前沿所研究的理論往往又是挑戰學科內低層知識的。這還沒有談到中國學校教育中普遍存在的與世界主流思想理論不接軌的現狀。在邪惡中共的有意歪曲下,中國人對於自己歷史的誤解和錯誤認知程度經常讓西方史學家乍舌。不過,人們今天對歷史的不正確認知,在法正人間時期都將被師父和大法所歸正。

    當然,本文是在很淺的層面上闡述個人的理解,旨在幫助那些把常人中錯誤的知識當成了真理,並仍被其障礙的修煉者,同時也破除邪惡從文化層面對大法的攻擊。其實師父舉的例子、講的法,甚至包括講話中口語的語氣及用詞都有無比高深的內涵。因為大法的每句話都真實不虛,法理內涵博大精深,在不同的層次上都有指導作用。請大家以法為師,清除不信與不堅定的因素,抓緊時間和機緣,做好三件事,救度眾生。



    TOP

    分清自我做到真正自己學法

    師父每逢法會必強調學法的重要性,大法弟子人人皆知,都在學法,但是不是真正的自己在學法?這還是一個值得我們注意的關鍵問題。在這個問題上我是走了彎路的。

    我是一名退休幹部,二零零九年得法的大法弟子,今年七十二歲,在老家農村租貸一塊閒地耕耘。因年歲大,得法遲,因此對大法十分珍惜,無論農忙農閒、寒冬酷暑、每天堅持學法從不間斷,目前已通讀《轉法輪》近七百遍,還不包括看師父講法錄像和聽師父講法錄音。

    開始因對大法生疏,思想集中學的比較認真,效果很好。我多年的肝病很快就不治而癒了。二零一五年我突然產生了一個念頭,決心在有生之年(這個念頭就已經不對了)學法一千遍,並制定了每年學法一百遍的計劃。這樣因法讀熟了,學法時思想就不太集中了,夢中經常出現背法現象,後來看書打瞌睡時也在背法,可是在學法中卻經常出現讀錯字現象。不是加字就是漏字,錯字,或者把字顛倒念。甚至把法的意思弄反。如把“不” 字讀成“要”,還出現花眼,口不聽使喚,眼與口失調,心與口也失調。有時看法感到厭煩,甚至出現想撕書的念頭。這時的我失控了,身不由己,已經不是我了,完全是別人在指揮我了。我想擺脫卻擺脫不了。還出現走路迷糊,三次上街回家時迷路,嚴重的一次是在去年臘月十八,我外甥女添孫子接我去做客,在回家的路上完全辨不清方向,大街小巷轉了老半天,好不容易才走出迷窟找到家。心性標準明顯下降,爭強好鬥、愛發脾氣,身體出現病業反應,全身酸軟沒勁,感覺很苦惱。

    其實,師父已多次的在夢中點化我了,在睡夢中,有時夢到我自己把《轉法輪》書弄丟了;有時夢到我的書被別人偷走了;有時夢到一個女人把我的書換走了;但是就是缺乏悟性,完全悟不到。後來慈悲的師父再次在夢中點化,讓我看到《精進要旨三》和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八日致澳洲法會經文後,才如夢初醒。師父在這篇經文最後指出:“學法不要走形式,要集中念頭去學,要真正自己在學。這方面的教訓太多了。”(《法輪大法 精進要旨三》- 致澳洲法會)原來問題就出在我自己的執著心上: 追求學法遍數,學法走了形式,沒有集中念頭學,被魔鑽了空子,就出現了上述那些現象,那根本不是我真正的自己在學法了。

    找到了問題的根本,調整了心態,我就像得法之初那樣,一個一個字的去看個清楚明白,不正確的狀態很快就扭轉過來了,但畢竟是走了彎路。

    因此,我們無論在什麼樣的情況下都要堅持學法,越忙越不能忽視學法,越要擠出時間靜下心來集中念頭學法,做到心到、眼到、口到、真正的是自己明明白白的在學。千萬別走形式,免走彎路。

    以上是我在學法中的嚴重教訓,寫出來與同修們交流,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叩謝師尊!
     



    TOP

    注重實修

    年初兩高出台了最新司法解釋,顯然是針對大法弟子整體的又一次迫害,其邪惡至極,大有捲土重來之勢。從表面上看,是惡人害怕被清算而垂死掙扎,其實質則是還有相當一部份大法弟子不注重實修,執著人中的表象,執著結束的時間,用人心對待修煉,拖了正法的進程。

    很多時候,我們看事物只限於表面,而忽視了事物的本質。比如,《西遊記》裡的孫悟空,雖然本事很大,但如果沒有唐僧取經必成的正念,也難以成就鬥戰聖佛。同樣,在宇宙正法之際,人間的表象亦是另外空間的真實反映。到目前為止,仍有為數不少的同修,甚至有些是七•二零前就走進大法修煉的老同修,也或多或少存在著不注重實修或不會實修的問題。具體表現為:學法不入心、三件事懈怠、自我感覺良好、遇事不向內找、執著修煉時間、執著人中表象、不配合整體、求安逸等等,嚴重影響了師父的正法進程。

    就我本人而言,雖然走進大法近二十年,修煉中既有放下生死的超然,也有割捨自我的艱辛,既有堅如磐石的悲壯,也有心懷眾生的慈悲,但由於不會實修,每一次剜心透骨修心去執後,時間不長,同樣的問題又接踵而來,再一次剜心透骨。循環往復,苦不堪言。也許是修煉機緣所致,也許是到了自身該提高的時候,自從一年前認識L同修後,我的修煉狀態發生了根本的改變。從遇事向外看到時時向內找,從人心凡重到正念正行,從流於形式到注重內修,我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歷經重重魔難,終於學會了實修。

    現將自己一年來的修煉體會寫出來,意在交流,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一、學法入心

    一天,L同修給我送真相檯曆。當他離開時,我拿了一盒草莓讓他帶回去給孩子吃。L同修詫異的看了我一眼,那眼神,讓我至今都感到震撼。我瞬間明白,修煉人的慈悲應該體現在共同精進上。而此前,我還在反覆糾結於自己援助同修的行為是善還是情。

    那麼,究竟是什麼原因致使我長期流於人的表面形式,而不能真正的從本質上改變人的觀念、蛻去人的殼呢?

    師父講: “ 特別是在學法中,大家一定要認認真真的學。大家知道學法在很多地方出現一些情況,什麼情況呢?有些地區流於形式。有些人在讀《轉法輪》的時候,思想不專一,在想其它的,不能夠專注的在修煉中。這等於是浪費時間,不但浪費時間,本應該是提高的時候,卻用思想想一些不該想的問題、一些事情,不但沒提高,反而還在往下降。如果學不好法,很多事情都做不好。”(《法輪大法 各地講法十一》- 大法弟子必須學法)

    我悟到,學好法是實修的基礎。然而,由於自己是從事銷售工作的,壓力大,應酬多,能夠自由支配的時間少,因此養成了擠時間學法的習慣。長此以往,學法看不到法理的顯現,停留在人的層次中徘徊不前。

    要真正達到學法入心,形成學法機制,就必須有固定的學法時間。可是,對於像我這樣一個“繁忙”的上班族來講,白天時常忙的腳不沾地,很難找出整片的時間學法,學法只能安排在晚上。晚上學法雖靜,但隨之而來的是困魔的干擾。有時,捧著書沒學幾頁,上下眼皮就開始打架。無論是用冷水洗臉,還是站著學法,過不了多久,又困的不行。勉強堅持著學法,讀了下句又忘了上句,從頭再讀,反反覆覆,根本達不到學法入心。

    師父在《道法》中講:“你們也要明白‘自然’是不存在的,而‘必然’是有原因的。” 我悟到,“困”就像病業一樣,在病人的周圍有個黑氣場,是另外空間靈體的作用,目地是干擾修煉人同化法。因此,作為修煉人不能簡單的用肉身去扛,而是要用本性的一面去正法,正念清除干擾自己同化法的一切因素。

    明白法理後,白天無論多忙,只要有片刻空閒時間,哪怕只有幾分鐘,我都會發正念清理自身空間場,清除一切干擾我同化法的邪惡生命及因素。經過一段時間清理自我後,自身空間場中困的物質明顯減少,學法開始入心,修煉狀態也隨之大變,每天能用於學法的時間也越來越多。正如師父在《轉法輪》裡講的:“物質和精神是一性的”(《轉法輪》)。我悟到,修煉中能去除人心、執著的多少,是修煉人功力的體現,也是修煉人境界的所在。修煉人層次越高,能擺平的事物越多。比如,“忙”是三界內束縛修煉人肉身的因素,真正達到忙而不亂,就已經是溶於法中了,一切只是“隨機而行(《轉法輪》)”。

    二、堅持晨煉

    在認識L同修前,我幾乎不參加晨煉。幾年來,修煉狀態也是時好時壞,還常常藉口工作忙,少煉功甚至不煉功,有時十天半個月也煉不完一遍五套功法。師父曾多次借同修之口點化我:“又要修,又要煉。”(《轉法輪》)可我總是精進不了幾天,又從新陷入懈怠之中。

    去年初,L同修建議我參加集體晨煉,我猶豫了。不參加晨煉吧,作為老弟子有點說不過去;參加晨煉吧,又擔心每天不足四個小時的睡眠,會使身體發生疲勞,從而影響工作。通常,我每天學法至午夜十二點,發完整點正念後再休息,有時參與整體配合,只能是徹夜不眠。

    師父講:“你們想沒想過,修煉是最好的休息。能達到你睡覺都達不到的休息,沒有人說我煉功煉的太累了,今天啥也幹不了了。只能說我煉功煉的渾身輕鬆,一宿覺都沒睡我不覺的困,渾身有力。”(《法輪大法 北美首屆法會講法》- 北美首屆法會講法)

    從法中我悟到:由於自己長期疏於煉功,阻礙了表面身體向神體轉化,因此不能有效的突破三界內各種因素對肉身的控制。但修煉人並非常人,怎麼能被三界內低層物質所束縛呢?而且,大法弟子今天所處的社會地位、工作環境、家庭角色等,都與當初自己所簽的誓約有關,都能為今生修煉所用。修煉決不會影響工作,再忙也有時間煉功。破除人的觀念後,我決定參加集體晨煉。

    在常人中,我曾被譽為“睡美人”(修煉前,我每天睡眠少則七、八個小時,多則十幾個小時),堅持晨煉,對我而言並非易事。開始晨煉那幾天,每天都是一場正邪大戰:第一天,“五套功法一步到位”(《轉法輪》);第二天,起床有點困難,但未影響晨煉;第三天,身體就像被定在床上一樣,動彈不得,在懊悔中放棄晨煉;第四天,被困魔干擾的睜不開眼,迷糊中按掉鬧鐘轉身接著再睡;第五天,煉完動功,坐在床邊想休息片刻再煉,結果又睡著了,人為的滋養了困魔。就這樣,兩天打魚,三天曬網,持續了很長一段時間。

    直到某一天,我起床晨煉時,耳旁響起一個聲音:“再睡會”,我詫異於這個聲音的來源。究竟是什麼因素在阻擋我參加晨煉呢?起初,我以為是思想業力的干擾;後來,當這個聲音再次響起時,我清楚的知道是另外空間的靈體在幹壞事。現在我徹底明白了,在分清真我、假我的同時,還要加強發正念,清除三界內束縛我肉身的一切因素,解體另外空間靈體對我的干擾。至此,阻擋我參加晨煉的因素消失殆盡。

    三、時時向內找

    師父在法中告誡弟子:“碰到矛盾了,不管我對我錯,會想自己:這件事情我有什麼不對的地方?是不是真的我出現什麼不對了?都在這樣思考,第一念思考自己、想問題,誰不是這樣你就不是一個真正的大法修煉人。這是修煉的法寶,這是我們大法弟子修煉的一個特點。碰到的任何事情,第一念首先想自己,這就叫“向內找”。”(《法輪大法 各地講法十一》- 什麼是大法弟子)

    作為老弟子,知道遇事向內找,但由於自己不會實修,即便是向內找也只是浮於表面找出自己的各種人心。如:怕心、名利心、爭鬥心、怨恨心、妒忌心等等,而不是按照法的要求徹底歸正自己的一思一念,從根本上剷除產生一切執著的根。直到去年,在與同修的配合中,我經歷了一次又一次的剜心透骨後,終於明白了如何實修。

    一次,我在配合協調同修上門找被迫害同修家屬講真相協助營救同修時,遭遇了其他同修的誤解。表面看似心如止水,放下了自我,而事後我卻把積攢在心中的所有委屈一股腦的拋向了協調同修。他沒有理會我的心情,而是一再要我向內找,任憑我怎麼解釋也無濟於事。那一刻,我倍感傷心,與他發生了激烈的爭執。從此,我與協調同修的矛盾越來越多,間隔也越來越大,我的修煉狀態也隨之發生了逆轉,一難接著一難,好像有堵牆擋在我修煉的路上,怎麼也突破不了。我知道,自己的修煉出了問題。

    面對突如其來的魔難,我心灰意冷,覺的自己已無路可走。無望中,我想起了師父的慈悲、師父的艱辛,手捧《轉法輪》,望著師父的法像,淚水漣漣。

    “如果修煉的人要是只從表面上放的下,但內心裡邊還在保守著、固守著一個東西,固守著你自己的那個你最本質的利益不讓人傷害的時候,我告訴大家,那是假修煉!”(《法輪大法 北美首屆法會講法》- 北美首屆法會講法)師父的法點醒了我。通過學法,我悟到:由於自己長期處於繁忙之中,不僅學法少且學法不入心。很多時候,我是人的成分多,修煉的成分少,遇到問題,往往第一念是向外看、向外推,而不是向內找,對照法歸正自己;即便是向內找,也只是停留在問題的表面,而不是“隨機而行”(《轉法輪》)。同時我還悟到:向內找是法的機制。作為修煉人,事事處處都要向內找,及時用法歸正自己的一思一念,而不是一味的只停留在魔難中向內找,那樣容易陷入舊勢力的安排。

    明白法理後,我的修煉狀態明顯好轉,修煉環境也隨之改變,與協調同修的配合也更加默契。然而,時隔不久,我在與M同修的配合中,又一次經歷了魔煉。

    M同修是個得法只有二年多的新學員,修煉很精進,尤其是面對面講真相救人做的非常好。去年底,公司做客戶活動,我邀請M同修與我同行,請她配合我在活動中講真相救人。第一天,我照例在產品推薦會上智慧的講了大法真相;但在隨後的幾天裡,M同修救人心切,不辭勞苦穿梭於客戶中,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對於M同修的做法,我嘴上雖沒說什麼,心裡卻直犯嘀咕:我請你來是配合我講真相的,你卻自以為是,另行一套;你這麼做,客戶會不會認為我們在搞政治,從而向公司舉報呢?因此,我對M同修產生了不滿的情緒,認為她不理智,執著自我。

    正如師父在《二零一三年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中講的:“有時邪惡會針對你怕啥它來啥,你想啥來啥。”接下來真的出現了客戶投訴、客戶向公司舉報等諸多假相。當時,儘管事情發生的突然,但我明白,正是自己那不正的一念招致了邪惡的干擾。於是,我立即在心裡求師父加持:即使我修煉中有漏,也不允許邪惡操作眾生對大法及大法弟子犯罪;同時發正念清除另外空間干擾大法弟子講真相救眾生的一切邪惡生命及因素。接下來,我平和的向公司領導講述大法的美好以及善惡有報的天理。經過半個多小時的正邪大戰,一場來勢兇猛的假相,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瞬間化為烏有。

    師父講:“講真相救度眾生,舊勢力是不敢反對的,關鍵是做事時的心態別叫其鑽空子。” (《法輪大法 各地講法二》- 二零零二年波士頓法會講法)從表面上看,是M同修急於求成,導致了客戶不理解,從而向公司舉報,其實質則是自己正念不足,“人心勾的鬼上門” (《法輪大法 精進要旨三》- 警醒)。向內找,M同修的種種“不如意”表現,不正是自己執著的真實寫照嗎?長期以來,我在人中養成了小心謹慎的習慣,救人沒有緊迫感。因此,在以往的活動中,我都是公開講真相,隨後再勸三退;而M同修卻相反,講真相勸三退一步到位。為此,我擔心不已,不僅沒有正念十足的加持M同修,反而產生了負面思維。

    進一步向內找,“擔心”的背後竟是自己沒能完全信師信法。師父講:“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轉法輪》)我悟到,修煉人只有堅定的信師信法,從根本上改變人的觀念,跳出人的思想與認識,才能走出人,走向神。

    四、“做到是修”(《洪吟》)

    在修煉人中,普遍存在一種現象,即“悟到而做不到”。比如,師父講:“修煉是最好的休息”(《法輪大法 北美首屆法會講法》- 北美首屆法會講法),有人卻常常有意無意的擔心晨煉會影響睡眠而補睡;再比如,師父講:“其實大法弟子每個人都是有能力的”(《法輪大法 精進要旨二》- 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有人卻總是在自覺不自覺中用人心對待魔難而消極承受。這種學法不深、似信非信的表現,正是修煉人不能走出人走向神的最大障礙。

    師父在法中諄諄教導弟子:“事事對照 做到是修”(《洪吟》)。可是有多少大法弟子能真正遵照師父的法精進實修、“悟到並做到”的呢?尤其是那些交流時“法理清晰”、遇到問題卻正念不足、長期身陷魔難的同修。那麼,是什麼阻礙了大法弟子破除人的觀念、成就師父安排的人成神之路呢?究其原因竟是沒有百分之百信師信法。

    去年,我去外省參加表彰會,按照常理,坐動車既省時又方便(有人接站),因此前我到該省出差時曾在火車站被邪惡干擾過,所以直到臨行前,我也沒有確定是坐動車去還是坐大巴去。也許對其他人而言,我的擔心是多餘的。可那幾天,我就是莫名的恐懼,感覺周圍空間場中布滿了邪惡的因素。雖然在法理上我也明白,“大法弟子是各地區、各民族眾生得救的唯一的希望。”(《法輪大法 精進要旨三》- 謝謝眾生的問候)如果此時我選擇逃避,那裡的眾生就會因曾參與迫害大法弟子而被銷毀。可是臨近買票時,我依然猶豫不決:一會兒想坐動車去吧,人中的表象其實就是舊勢力毀人的伎倆,大法弟子應該堂堂正正的證實法;一會兒又想還是坐大巴去吧,免得自己再次被干擾。反反覆覆,攪的我心煩意亂。

    正當我萬般無奈之際,師父慈悲開示:“做到是修”(《洪吟》)。我感到師父就在弟子身邊,瞬間體悟了佛恩浩蕩的又一層含義。我決定坐動車去外省參會,大法弟子豈能因一己之私而毀掉眾生得救的希望呢?我悟到,邪惡不配迫害大法弟子,我的擔心正是另外空間邪惡生命強加給我的,目地是毀掉大法弟子的正念。

    過去的一年,是艱難的一年,也是收穫的一年。在修煉中我深深的體會到:“做到”是“悟到”的最直接表現,是衡量修煉人是否真正信師信法的試金石。真正相信並做到,才能超越人的境界,走向神。

    感恩師父的慈悲!感謝同修的無私!



    TOP

    2017神韻費城12場連爆滿 首長政要齊褒獎

    http://news-b5.zhengjian.org/2017/02/27/36173.html

    TOP

    連演12場爆滿 神韻費城完美落幕

    http://news-b5.zhengjian.org/2017/02/27/36175.html

    TOP

    十二場大戲場場爆滿 神韻費城譜寫輝煌

    http://news-b5.zhengjian.org/2017/02/27/36176.html

    TOP

    神韻印州演出 劇場冠名者家族成員強烈推薦

    http://news-b5.zhengjian.org/2017/02/27/36177.html

    TOP

    神韻美國聖路易再滿場 「盼古老修煉文化復甦」

    http://news-b5.zhengjian.org/2017/02/27/36178.html

    TOP

    北卡場場爆滿 「沒有神韻世界會充滿悲傷」

    http://news-b5.zhengjian.org/2017/02/27/36179.htm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