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2月28日 星期二




  • 華夏詩醇:「雲霞出海曙 梅柳渡江春」

  • 古風悠悠:光武帝惜才用才

  • 酌古鑒今:為民獻身求雨,至誠感天動地

  • 德是福之根本

  • 修煉大法 全家人受益

  • 參與撥打大型營救專案 在救人中修自己

  • 兩件小事 讓我汗顏

  • 倫敦西人學員在唐人街講真相

  • 洛杉磯法輪功學員排真相長城 控中共迫害18年

  • 神韻第四度蒞臨諾福克 八位聯邦議員致賀信




  • TOP



    TOP



    TOP

    華夏詩醇:「雲霞出海曙 梅柳渡江春」

    杜審言:《和晉陵陸丞早春遊望》
    獨有宦遊人, (“獨有”落筆新警)
    偏驚物候新。 (“偏驚”穾出心情)
    雲霞出海曙,
    梅柳渡江春。 (以上兩句,精彩華貴!)
    淑氣催黃鳥,
    晴光轉綠蘋。 (再追二句,有聲有色!)
    忽聞歌古調, (慕古調:即欽敬於神傳文化之意!)
    歸思欲沾巾。 (思歸老家:即不忘人生初衷之心!)

    【作者介紹】
    杜審言(646—708年),字必簡,祖籍襄陽(今湖北襄陽),遷居鞏縣(今河南鞏縣)。唐高宗咸亨元年(670)進士,曾任隰(讀席)城尉、洛陽丞,後貶為吉州司戶參軍。武則天后時,授著作佐郎、膳部員外郎。唐中宗神龍初年(705),因結交幸臣張易之而獲罪,流放峰州。不久又起任國子監主簿、修文館直學士,後病卒。

    杜審言正當高宗、武后朝代,天下較安定,一時文士並起,形成了初唐時期文學初步繁榮的局面。他青年時期與李嶠、崔融、蘇味道一起,被譽為“文章四友”。常以文章自負。他的詩格律嚴謹,清新自然,所作多為五律,是唐代“近體詩”奠基人之一。他是大詩人杜甫的祖父,杜甫在某些方面受到他的影響。著有《杜審言集》,《全唐詩》錄存其詩一卷。

    【註解】
    晉陵:今江蘇武進縣。陸丞:杜審言的友人,名不詳,時為晉陵縣丞。《早春遊望》為陸丞原作題名。本篇是作者寫的和詩。 宦遊人:即指陸丞,也兼自謂。
    雲霞、梅柳二句:形容早霞從海上擁出了一輪紅日;春風從江南到江北,給寒梅嫩柳,換上了新裝。
    淑氣:溫暖的氣候。催黃鳥:催使黃鳥早鳴。轉綠蘋:蘋草在晴暖的陽光下,呈現出愈來愈綠的色彩。
    古調:風格典雅的古樸之詩,指陸丞的作昆。歸思:回鄉的念頭。

    【賞析】
    這是一首酬答詩。詩中寫江南早春的氣候變化,歷歷如繪,讀後令人頓覺春光明媚,春意盎然,有身臨其境之感。起首兩句,十分警拔,以“偏驚物候新”領起全篇。中間四句,用“出”、“渡”、“催”、“轉”四個富於形像的動詞,形像地刻畫了早春景物變化的情態。意境清新,對仗工穩。結尾兩句,點明“和詩”的情意。意謂面對佳景,讀了朋友寄來的遊春詩,激起鄉思,不禁淚下;與起句“宦遊”相呼應,結構謹嚴。詩中對景物,觀察得細,體會得深,並具有格律聲色之美,堪稱初唐詩壇上的佳作。

    【今譯】
    唯有離開家鄉在外做官的人,
    才對季節變化,感到特別驚心。
    霞光從海面上擁出一輪紅日,
    江南大地柳葉翩翩,梅花繽紛。
    溫暖的氣候,催動黃鸝歡快的鳴叫,
    和煦的陽光,哺育綠草欣欣向榮。
    忽然聽到你吟哦的典雅古樸的詩作,
    思鄉回歸之情,使我淚濕佩巾。
     



    TOP

    古風悠悠:光武帝惜才用才

    漢光武帝劉秀的氣魄,跟公孫述不同,他豁達大度,坦率自然,尊重人才,愛惜人才。

    馬援奉了隗囂的命令,來見光武帝。中黃門把他引進宮裡,光武帝正在走廊邊閒坐,戴一頂頭巾,趕忙站起相迎,笑道:“先生在兩位皇帝間(另一個皇帝指公孫述,事見前文)來往悠閒,佩服佩服!我到今天,才得見到先生,慚愧慚愧!”

    馬援趕忙下拜,表示歉意,說:“當今之世,君王固然要挑選賢臣,臣子也要選擇明君啊。我跟公孫述是老鄉,從小一起玩的。前些日子去見他,他儀仗簇擁,神氣十足,然後請我相會。我來洛陽,陛下從未見過我,難道不怕我是刺客?如此隨隨便便,太有意思了!”

    光武帝笑著請他就坐:“先生不是刺客,只怕是說客吧?”

    馬援情不自禁地讚嘆道:“天下大亂,到處有人稱王稱帝,今天看到陛下的氣概,簡直就像高祖再生,帝王到底是帝王!”高祖指的是劉邦,當年他接見酈生時,也是這副樣子。馬援很自然地聯想到了這一點。

    就憑這一次會見,馬援委身光武帝,成為他手下最得力的大臣,立下了許多功勞。沒別的,馬援佩服光武帝的風度和氣質。

    另一位賢士,是太原人周黨,他應召來會見光武帝,不行君臣禮節,聲稱自己的志趣是鄉居歸隱。

    在場的范升,對光武帝說:“周黨這號人,文不能著書立說,武不會行軍打仗,憑一點虛名,還要拿捏裝腔,三催四請,朝見時,竟然不行君臣大禮,像什麼話!我要跟他比試比試:天文地理,人事政治,輸了我受罰;他輸呢,可見是故作姿態,沽名釣譽,應該殺頭!”

    光武帝的看法不同,他說:“自古到今,總有不願受拘束的人。伯夷、叔齊,不吃周朝的小米,太原周黨,不領我的俸祿,各有志向嘛,送他絹子四十匹,送他回老家去吧。”

    嚴光早年曾和劉秀一起讀書,很受尊敬。劉秀當了皇帝,到處打聽他的下落,後來為他畫了像,才在齊國找到他。 光武帝多次禮請,嚴光到了洛陽,拜他為諫議大夫。他不接受,寧願回到浙西富春山中耕田釣魚。子陵灘的釣魚台,是千年以來的名勝。

    由此可以看出,光武帝尊重人才,也尊重人格,不勉強,更不霸道。正因為如此,在多數場合,他能接受不同意見,不固執,對那些敢于堅持正道的人,很讚賞。這種事例不少。

    大臣來歙(讀西)被刺,在洛陽舉行葬禮。趙王劉良,隨光武帝送喪回城,到得夏城門口,十分擁擠,他喝令中郎將張邯讓路,要守門官離開崗位,到前面來接受斥責。司隸校尉鮑永,告他一狀:“劉良不守法紀,應該處斬。”可劉良就是光武帝的叔父,摸到老虎的屁股上,大臣們無不嘆服。

    不久,鮑永推薦扶風人鮑恢,為助手,也是不怕權勢的人物。光武帝衷心地讚賞他們二人,講:“我願皇親國戚都該謹慎些,別張牙舞爪;不然,碰到我的‘二鮑’(鮑永、鮑恢),就難得下台了。”

    鮑永到外地視察,經過更始皇帝的墳地,他跪拜哭泣;對自己原來的主公,也表示了哀悼;又到了扶風郡,隆重祭祀救命恩人苟諫的陵墓。光武帝聽說了這三件事後,很不愉快,問大臣們:“外出辦事,他這樣隨意活動,像不像話呢?”

    太中大夫張湛說:“仁愛是行動的準則,忠義是做事的根本。仁人不忘舊恩,忠臣不忘故君。鮑永兩樣都有,仁愛與忠義俱備,人格高尚。他的活動,是最好的證明。”光武帝聽了,深受感動,對鮑永也更加尊重了。

    睢陽縣令任延,提升為武威太守。光武帝在接見他時,勸他道:“好好聽長官的話,別把名譽搞壞了。”

    任延聽後,大不以為然,講:“古人說過,忠臣不會隨聲附和,隨聲附和的不是忠臣。辦事公道,盡禮守法,是臣子的原則。跟著長官轉,決不是國家的幸事!陛下教我‘好好聽長官的話’,我不敢苟同!”

    光武帝聽了,先是一愣,想了一會兒,不覺肅然!連聲讚嘆:“你說得對,說得好!請按你的意思干吧!”

    光武帝崇尚儉樸,凡是下面貢獻來的奇珍異寶和美味佳肴,一律不收。外國送來一匹千裡馬,一口寶劍,他吩咐侍衛,寶劍送給騎士,寶馬用來拉車。

    他很關心百姓的疾苦。大亂之後,農民開墾新的土地,地方官吏丈量面積時,把屋場和池塘,也算進去,以便多收租稅。百姓叫苦連天,貴族富戶,卻很高興。光武帝發現後,殺了許多人,包括十幾名太守縣令。後來,光武帝對馬援說:“以前,我殺的官員太多了,真有些後悔!”馬援答道:“犯了死罪就該殺,該多就要多。況且人死了不能復生,作為鑑戒,也就行了。”光武帝連連稱是。

    光武帝也很重視依法辦事。大司徒歐陽歙,當汝南太守時,測量田地面積,貪污受賄上千萬,受到檢舉,關在監獄。他家世代傳授《尚書》,前後八代人當博士。他入獄後,一千多學生,日夜守在皇宮前面,向光武帝叩求寬大,有的剪斷頭髮,表示要替老師受刑。平原縣十七歲的禮震,上書要求代老師受死,非常誠懇。光武帝全不接受,堅持有罪者,自作自受!最後,歐陽歙死在監牢中。

    光武帝有時候也憑感情處事,而出現過錯誤。大司徒韓歆,愛說真話,有一次,他說:明年可能歉收,會出現饑荒,觸怒了光武帝,免掉官職不算,還押回老家,逼得他和他的兒子同時自殺,百姓對此十分不平。

    但是,總的說來,光武帝算得上一代明主。

    (事據《資治通鑑》)



    TOP

    酌古鑒今:為民獻身求雨,至誠感天動地

    東漢時代,廣漢郡新都縣(在今四川省梓潼縣)人,名字叫諒輔,字漢儒,是廣漢郡太守的一個佐吏(相當於現在的辦公室主任)。他廉潔奉公,窮得一家人經常喝稀飯度日。

    這年夏季,廣漢地區久不下雨,乾旱成災。太守沒有辦法,就親自站在烈日下曝曬。哀求上天,趕快賜些甘雨下來。可依舊是烈日高燒,滴雨不下。諒輔更是焦急萬分。

    有一天,諒輔對天乞禱,道:“我諒輔身為佐吏,是太守的股肱(股:指大腿。肱:指手臂從肘到腕的部分。股肱:指官府裡的二等官員),卻不能勸告太守改正他的錯誤,接受正確意見,選賢任能,清除壞人,致使百姓未能安居樂業。現在上天又久不下雨,萬物枯焦,百姓伸頸踮腳地仰望官府,但我們未能採取有效措施,未能下情上達,百姓有苦無處訴。所有這些苦難,都該由我一人承擔。如今,太守已有悔改之心,親自站到烈日下去求雨,情真意切,卻仍未能感動天帝,這使我憂心如焚。如果上天再不降雨,我諒輔只能拿自己的身體,來贖我的失職之罪了!”

    諒輔禱畢,就堆積起柴草,準備點火自焚,以身贖罪,以此,來謝罪求雨。正在這時,四周的山氣,忽然變成了黑雲,騰空而起。接著雷聲大震,降下了傾盆大雨,把全郡的土地,都澆透濕遍,解除了旱情。

    這如此的巧合,正是天帝的慈悲恩賜!諒輔的愛民自責之情,得到了世人的稱頌。

    (事據《搜神記》)



    TOP

    德是福之根本

    小的時候,每聽到誰家的孩子學習好,考上了大學,村裡人議論起來,都會說:“人家的祖上積德了,該有的福報。”我父親會說:“人家祖墳上長了那棵草。”意思是祖上積德。人的眼中有羨慕,但羨慕的是祖輩上行了善積了德。今天聽到誰家的孩子考上了大學,有了高薪的工作,升了官,發了財,人會說:“這家孩子有本事,有能力,肯干。”人的眼中也有羨慕,但羨慕的不再是祖上積德,而是個人的能力和本事。

    短短几十年,人的觀念變化何等之大。祖上積德與個人福分是什麼關係呢?我們可以從一桿空心“發家”秤的故事上找到答案。

    清朝末年,在京東盧龍境內,有個老員外叫趙德芳,日子很好過,人旺財旺,富足豐食,老兩口子,跟前三個兒子,而且都娶了媳婦。

    老員外六十大壽的時候,把三個兒子叫到跟前,說:“兒呀,你們都聽著,當初我以坑人出身,昧心利己,白手起家,掙下了這份家業。我成家立業,就是憑一桿空心秤。秤桿裡灌了水銀,買人家的,能買二十兩算一斤;(古代十六兩為一斤)賣給人家,十四兩算一斤。二十年前,我買了幾千斤棉花,每一斤就多得四兩,賣棉花的客人賠了老本,被氣出病來得傷寒病含恨而死了。對這事我心中一直抱愧難安。還有一個賣藥材的,也被我算計坑害死了。還有┅┅如今我不但有了這份家業, 而且兒孫滿堂。但我每想到被我坑害死的商人,就覺得如坐針氈、寢食難安。為了心靈的安寧,我決定從今以後要棄惡從善。現在我當著你們的面兒,把這杆空心害人秤砸了,再也不做坑害別人的壞事了!”

    三個兒子聽了都說:“爹爹早該如此,我們都支持你。”當下,老員外就三下五除二的把空心秤砸碎了。從此以後他說到做到,改惡行善,樂善好施,做了很多善事。

    但似乎是天有不測風雲,沒想到趙員外自從砸了空心秤,樂行善事之後,家裡卻連遭不幸。不到一個月,大兒子得暴病死了,大兒媳婦改嫁他人;趙員外剛料理完大兒子的喪事,突然二兒子又得暴病死了,二兒媳也改嫁了;老員外剛把二兒子的喪事料理完,三兒子又得暴病死了,三兒媳婦因有孕在身,沒能改嫁。

    家裡連遭喪事,使趙德芳很難過,他對人說:“我大秤進小秤出吃黑錢時反倒兒孫滿堂發財致富,如今我積德行善,反倒喪門星進門,如此看來,這因果報應純粹是子虛烏有的事。”鄰居們聽了,都說老天不開眼,辦事不公平。

    這一日,趙員外的三兒媳婦要生育臨盆了,沒想到連續三天三夜孩子也沒能生下來。請了不少接生婆都束手無策。有的說保孩子不保大人,有的說保大人不保孩子。趙員外想到家中連遭不幸,心中煩躁得不知如何是好。

    正在這時,一個遊方的和尚到門前化緣。房門裡出來一位管事的,說:“大師父,你要化緣到別處去吧,我家三少奶奶臨盆三天三夜也生不下孩子,我家員外心裡正煩著呢,沒心思接待你,僧道無緣,一概不施捨了。” 和尚說:“這不要緊,你回稟你家員外,就說和尚我有催生的良藥,吃下去保管立時生下。”

    管事的聽了不敢怠慢,立即回稟。趙員外正在著急,聽了管事的話,趕緊吩咐把和尚請進來。於是,將和尚讓進書房請到上座,員外問大師父寶剎在何處?和尚說: “我乃雲遊之人,無有寶處,哪裡有緣即到哪裡。”當下,和尚取出藥,趙員外趕緊讓人送至產房,繼續同和尚說話。正說著話,有家人來報,說三少奶奶吃了和尚的藥就生下一個男孩。趙德芳聽說自己得了孫子,大喜,對和尚說:“聖僧真是神仙。”言罷,立即吩咐手下的人花廳擺宴。說話的功夫,宴席擺好,趙員外請和尚入席。

    席間,老員外說:“聖僧,我有一事不明,想向聖僧請教。”見和尚點頭默許,又長嘆一聲說:“唉!說來慚愧,我以前是憑著一桿空心秤黑心害人起家的。年前, 我把秤砸了,決心改惡從善,誰想不到半年,我的三個兒子都相繼死了,兩個兒媳改了嫁,我這三兒媳給我生了個孫子,總算使我沒斷根兒。我不明白,我作惡時發家致富、合家團圓,我行善時為什麼反遭惡報呢?善惡之報的說法令我費解。請聖僧賜教!”

    和尚聽後哈哈一笑,說:“你不必亂想,善惡因果的報應確實是如影隨形、毫釐不差的。我明確的告訴你,你大兒子就是那個被你害死的賣藥材的商人,你把他算計死了,他投生你家做你的大兒子來找你要帳;你二兒子是那個被你坑害死的賣棉花的商人,轉生到你家給你敗家報仇來了;你三兒子也是你欠下的業債造成的孽緣,他要給你闖下塌天大禍,到你年老時准得讓你病痛窮極餓死。你真要是做惡不改,斷定就是這個下場。皆因你改惡行善改變了自己的命運,上天慈悲於你,先後把你三個敗家兒子統統收去,你這才能逢凶化吉、遇難呈祥。”

    趙德芳聽了,如夢方醒,說:“多蒙聖僧指教,使我茅塞頓開,也更加明確了善惡果報的天理。現在我得了一個孫子,可能成立成人否?我真擔心他步父輩的後塵,也是來向我討債的。” 和尚說:“不必擔心,你的業報已經還完了。你這個孫子,將來能給你光宗耀祖,改換門庭。這是你行善積德得來的福報。”趙德芳聽了甚為高興,行善積德的信念也更加堅定。

    和尚又說:“趙員外,你知道秤為什麼用十六兩嗎?”趙德芳說:“願聽聖僧指教。”和尚說:“這十六兩,代表北鬥七星,南斗六星,外加福祿壽三星,所以,你少給別人一兩損福,少二兩損祿,少三兩損壽,給別人越少,損自己越多。你想想,一桿黑心秤,造了多少孽?”

    趙德芳聽了,只覺背後冷汗直冒,腦皮發麻,真感到有些後怕。虔誠的再次感謝和尚開導指教。發自內心的深信善惡因果報應分明,絲毫不昧不爽的道理。

    通過損德得來的錢財只能帶來一時的享受,報應來時,悽慘悲涼。幸運的是,文中的趙德芳認識到了空心“發家”秤帶給他的是良心難安與愧悔,誠心改過,改變了惡報的厄運,又遇到得道高僧的指點,更加堅信善惡報應與行善積德的決心。

    因此,德是福之根本,沒有祖上積德,就沒有後世兒孫得的福報。

    我們那個時候,文化大革命剛剛結束,雖然中共不遺餘力的摧毀了中華五千年傳統文化,但是爺爺奶奶輩的頭腦裡還有很強的傳統道德觀念,通過言行舉止都能體現出來,遇到喜、喪事,都能站在行善積德、善惡報應的角度分析問題,教育兒孫,對我們那一代的成長非常有好處,無形中知道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做了錯事,心中有愧疚感。但是今天大陸的中國人,已經遠離了傳統文化,不知傳統文化為何物,更重現實中的名、利、情,你談到吃虧是福,他覺得你傻,精神病,吃虧誰干啊?!你談到行善積德,善惡報應,他覺得老掉牙,封建迷信,沒看見做壞事的怎麼報應啊。

    我曾經對一個照相館的女服務員講真相,十八、九歲,初中畢業,告訴她法輪功怎麼好,中共怎麼壞,她聽後淡淡的說:“我們這一代不關心政治,只關心吃喝玩樂,有今天,不考慮明天。”

    一個天真爛漫,白紙一張的孩子,經過中共十幾年的學校教育,很多都變成了不信神佛,不信報應,只追求吃喝玩樂,只顧自己,不考慮父母辛苦,不顧及他人感受的,自私自利的人。今天大陸的中國人真實的感受到了人沒有心法約束的可怕,人人都在品嘗著其中的苦與無奈。中共的黨文化害人匪淺,中共邪黨才是造成這一切的罪魁禍首。今天,中共為了挽救執政的危機,打著傳統文化的旗號繼續到處輸出黨文化。為了不讓法輪功的真、善、忍深入人心,還在變著法子愚弄欺騙學生,天安門自焚偽案還被寫進中小學教材。

    人沒有了道德,到了一定時期會被神佛銷毀。從古到今,人能走到今天這一步,就是傳統的道德觀念維持著人的善念與良知,特別在1992年法輪功的傳出,宇宙特性真、善、忍一步步走進世人的心田,給世風日下的人類帶來了嶄新的精神面貌,人類看到了道德回升,重塑民族輝煌的希望,然而中共邪黨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與打壓,妄圖從根本上摧毀人類的道德,徹底毀掉人類的未來。這大善與大惡的比較,人能夠從中感受到中共之邪惡。

    不管中共怎麼掩蓋,通過假、惡、鬥,依靠迫害法輪功升官發財的中共各級官員,雖得一時貪慾的滿足,惡報來時,害人害己。明慧網揭露出來的各種惡報形式已經能夠讓人毛骨悚然,如跪著遭惡報,藏獒撕嘴,飛來橫石,離奇車禍,絕症纏身等,特別是2012年以來出現的中共高官的落馬潮,參與迫害法輪功,參與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取暴利的都在報應之中,遲早的問題,這是天理。 迫害法輪功,對抗真、善、忍,是作惡,自絕未來,還會禍及子孫。相反,相信“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是回歸善良的大善之舉。如果能廣傳真相救人,或者真誠悔過,收集迫害者的罪證,提供給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就是行大善積大德的行為,這樣的生命一定是福報。

    今天眾生所遇到的就是前所未有的選擇機緣,選擇了追隨中共惡黨,死不改悔,就是作了十惡不赦的大壞事,必遭大惡報;選擇相信法輪功真相,順應真、善、忍而行,就是大福報。要惡報,還是要福報,一切盡在自己的選擇中。
     



    TOP

    修煉大法 全家人受益

    我是個普通的家庭婦女,二零零零年喜得大法。一九九六年前夫離開了我,我成了單身母親,生活的重擔全部壓在了我一個人身上,我帶著一對年幼的兒女艱難地生活著。

    得法前總覺得老天爺對我太不公平,從小就體弱多病,吃藥打針也不好使,結婚成家了丈夫還和我離了婚,還留下兩個年幼的孩子給我。由於我爭強好勝的性格,使我多種疾病纏身,腰椎盤突出很嚴重,整天直不起腰來,到處詢醫問藥也不見好轉,反而更嚴重,一直在痛苦中煎熬著。

    說來也巧,有一次我去菜市場買菜,一位大姐塞給我一本《轉法輪》,由於當時菜市場的人很多,我也沒仔細看是什麼書,就記得大姐說這是一本好書,回家後閒來無事時我就把大姐送給我的書拿出來看,看了第一頁就覺得這本書太好了,就想看,就想學,就想煉。隨後,我每天學法煉功不懈怠,提高自己的心性,嚴格要求自己。我雖然沒有讀多少書,但我讀《轉法輪》卻幾乎都能讀下來。也就是幾天的時間,我的腰板竟能直起來了,腰椎也不疼了,《轉法輪》讓我見證了大法的神奇,謝謝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兒女都見證了大法的神奇與超常,也支持我繼續修煉法輪大法了。

    師父不僅救了我的命,還救了我女兒一家的命。記得有一年正月初二,我女兒、女婿帶著孩子來我家拜年,在來我家的路上他們乘坐的計程車被後面疾駛而來的一輛轎車追尾,當時計程車失控沖向路邊撞在了大樹上,車身嚴重變形,輪胎爆裂,其狀慘不忍睹。可神奇的是,我女兒抱著孩子坐在後面被甩出車外後,二人安然無恙;女婿坐在前面也只是鼻尖被破碎的玻璃劃破了一點皮,司機也安然無恙。當時路過的車輛,都停下來問人怎麼樣了,當得知人都安然無恙時,再看看那被撞的場面,都說這一家人的命真大,一定有神佛保佑。女兒心裡明白是大法師父救了他們。計程車司機也感到非常慶幸,也覺的神奇,到我家時給他車費硬是不要錢,還說是託了女兒一家人的福他才平安地活著。事後女兒心情非常激動的跟我講述發生的這一切,表示更加相信大法的神奇、大法的好了。

    我們全家人都無法表達師父的救命之恩。在這裡叩拜恩師!衷心感謝師父的救命之恩!



    TOP

    參與撥打大型營救專案 在救人中修自己

    尊敬的師父好:
    同修好:

    我最近參與全球營救平台電話大型重點專案講真相,撥打國內迫害法輪功最嚴重的遼寧省瀋陽、錦州、鞍山這幾個城市。在這過程中感受到了救人的緊迫和個人修煉提高的重要,也再次體悟到了師父的洪大慈悲。

    大陸公檢法司、610政法委系統的基層人員,為了一份穩定的工作,大部份人糊裡糊塗的中了中共的圈套,被強拉入黨團隊而被打上共產邪靈的印記,與撒旦魔簽了約。特別是20幾至30幾歲的那些人,還在學校讀書的時候,就已經被邪黨編在課本裡的“天安門自焚”偽案所毒害。在中共潛移默化的洗腦中,逐漸被共產黨承襲的九大邪惡基因(仇恨、妒忌、自大、狂妄、不擇手段、戰天鬥地等等)所污染,其實他們絕大多數是受中共的謊言所矇蔽的,在不知不覺中淪為中共與江澤民殘餘勢力迫害法輪功的打手和替罪羊。

    看明這一點,我感到他們真的很可憐,處於無助無望的境地卻麻木而不自知。誰能救了他們?唯只有師父和大法。海外大法弟子與大陸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大法弟子就是為叫醒他們而來。師父在《精進要旨三》<謝謝眾生的問候>中講:“大法弟子是各地區、各民族眾生得救的唯一的希望。”我對這個法理有了進一步的領悟。在撥打專案電話時,碰到一個派出所接電話的人員,他反覆“胡攪蠻纏”。我說我的,他說他的,不聽也不講理。我告訴他不要參與迫害法輪功,他說對你們這些人就是要這樣。我舉“文革”結束後邪黨卸磨殺驢,槍斃了北京810個警察和軍管幹部來頂罪的例子。他嚷“文革”有你嗎?……電話裡還聽到其同事說:“你惹到法輪功了……”就這樣他接了3分9秒後掛斷電話,再撥多次還是在吵吵嚷嚷中反覆掛斷。我一邊穩住心態,一邊在想:要放棄嗎?那不但救不了他,還會讓他繼續盲從邪黨而造業。我加強正念,改為播放真相語音廣播。他開始時還是邊嚷邊掛斷,第三次,他終於慢慢靜下來,聽了“活摘高一喜器官”的真相廣播51秒、接著靜靜的聽了包括“調查張高麗錄音”、“武警證詞錄音”、“重慶活摘證人錄音”等真相語音廣播,共聽了約25分鐘,中間我幾次掛斷再撥,以確認他是否在聽。放完真相廣播然後我又改為口講,12分43秒,對方一直靜靜聽,給念完翻牆網址後,我結束了通話。

    師父講:“人們都看到法輪功被迫害、大法弟子在反迫害,其實反迫害是個表象,救人才是真相,揭露那個邪惡也是為了救人,因為中共邪黨是反神的,也不叫人信神。無神論本身就罪惡滔天。神造了你,你不承認神?那只能被神淘汰。”(《二零一零年紐約法會講法》)。所以在口講時,我會比較注重破除無神論謊言。針對眾生所在的城市,重點列舉該市惡報實例震醒他;還有邪黨封的“優秀公安局長”任長霞遭惡報死亡,讓其知道“無神論”是邪黨騙人、害人的伎倆,這些年因迫害法輪功而出現的大量報應真實不虛,善惡必報;又講“天安門自焚”偽案;法輪功在世界洪傳;江下令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遭國際追究;法輪功在中國合法;還有習與江做切割,制訂新政策準備隨時拋出替罪羊。讓其明白真正的正邪和善惡,還繼續參與迫害將會堵死自己的生路。

    第三天撥打到瀋陽市一個區法院院長的電話。她的座機反覆直接掛斷,手機也多次不接聽。我後來在追查國際網站查到,其人已經被通告追查不止十次了。我保持正念繼續堅持與其它號碼一起撥打,後來她接聽15秒又掛斷不接,我再多次撥打,終於又接,聽了“高一喜真相”語音真相廣播54秒,“調查張高麗”真相廣播2分3秒。過去碰到這種接一次電話,掛斷不再接的,有時我會比較容易放棄。後來我悟到:對方既然接了一次,可能不會是偶然的。即使罪業很大、一直追隨邪黨的人,他其實也是沒有安全感的,這是神給他一次清醒和停止造業的機會,同時也是給大法弟子銷毀其人背後邪惡的機會。所以不要輕易放棄。

    打電話的效果好與不好,都是找自己的修煉存在問題的好機會。撥打真相電話的過程,也是一個修掉人心的過程。長時間以來,由於對迫害大法徒和世人的邪黨存在怨恨及自身受黨文化的毒害,形成的怨恨心和爭鬥心,修煉中雖然一直在去,但還沒去乾淨。在打真相電話時,比起許多做得好的同修,自覺自己的語氣、善心、慈悲還不夠,技能和經驗也有待改進。我想當務之急還是要多學法修心,防止處於“幹事”狀態。

    師父講:“大家想一想,我說過,你做的那個事情如果沒在法上,如果沒有法的力量,你自己沒修好,你就做不好那件事情。也許那件事情你做了,可是它就是不起作用,就是救不了人,因為對解體邪惡因素你也起不了作用。所以學法還是最重要、最重要的,那是你要做的一切事情的根本保障。如果學法跟不上,那就什麼都完了。”(《大法弟子必須學法》)

    師父對我們的慈悲鼓勵:“師父看著你們,永遠等待你們的好消息。”(《致歐洲維也納法會》)師父在多次法會講法結束的時候,都有講這個意思。我在悟,我們面對的眾生,都曾經是師父的親人,大法弟子責任重大,唯有抓緊學法修心、用心救人,才不會辜負師父救度的洪大慈悲,才能做到師父想要的。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
     



    TOP

    兩件小事 讓我汗顏

    一次到孩子店裡,店員有事出去,讓我照看一下,我說“行”,便坐在吧檯凳上。這時,忽然看見桌上有一塑膠袋瓜子,於是便打開,大模大樣的磕起來。店裡只有一個顧客,是一個淳樸厚道的中年女人,我想,得救她,於是,我便磕著瓜子,便給她講大法真相。她微笑的聽著,不住的點頭。為了拉近距離,想進一步給她講真相,我抓了一把瓜子伸給她,客氣而又大氣的說:“來,吃瓜子。”她捂著嘴,笑著說:“你吃吧,我不吃。”我以為她不好意思,就說:“咳,一把瓜子,多大的事呀?吃吧。”誰知,她說了一句讓我吃驚而又無地自容的話:“這瓜子是我的。”我一驚:“是嗎?”當時一臉難堪的表情,不知說啥好。她見我尷尬,笑著說:“沒事,你吃吧。”我趕緊把塑膠袋系好,拍打著腦袋直道歉:“你看看?我以為是店員的,沒拿自己當外人,見諒見諒。”她說:“沒啥,沒啥,你吃吧。”

    這件事雖然有點搞笑,但修煉人有偶然事嗎?向內找,我一下子看到自己有個不好習慣:平時願意吃零嘴,喜歡兜裡揣點糖、花生、瓜子什麼的,不管走到哪,甚至在街上,或者人多面前,掏出來就吃。有時,到同修家或親戚朋友家,見到水果或瓜子什麼的,還沒等人家讓,抓起來就吃。這事大嗎?一點不大,也不能說心性上有多大問題。可是試想,一個佛、菩薩能這樣不拘小節走到哪吃到哪嗎?就是一個有修養的常人,都能克制自己,不隨心所欲。這樣一想,就覺得不對勁兒,這毛病得改。我想起了《西遊記》裡的豬八戒,也有這毛病:走到哪吃到哪,很掉價,總像一輩子沒吃飽過似的。大法弟子言談舉止要端莊、正派,要文雅、守規矩,別大大咧咧,什麼都不在乎的。這種小事,認識到難,徹底改掉更難。

    還有一件事,到樓下倒垃圾袋時,經常還沒走到垃圾箱跟前,有時隔好幾米,就隨手往前一甩,像投籃球似的,把垃圾袋就丟了出去,有時丟進了箱口,有時丟在了外面,撒了一地。如果再往前走幾步,就可以把垃圾袋穩穩的放進箱子裡,可是那幾步就不願走,就是隨心所欲好,就願意遠遠的甩。

    按說,這事也不大,可是試想:一個佛、菩薩能這樣扔垃圾嗎?就是一個有修養的常人都不會這樣做呀。

    向內找,我看到這裡有黨文化因素:做事隨心所欲,不在乎,不管別人啥感受,自己方便就行,隨自己心意就行。由此,我想到去國外的同修,可能多數也都有這個勁兒:不在乎別人感受,把“我”放在前面,認為自己挺有“本事”的,管你別人咋看呢,就按我的套路來。這恰恰說明自己在這一點上還欠修。

    上述兩個例子,讓我感到修煉的不足,修煉人事無巨細,都有嚴格的標準在那,再小的不良嗜好都得改,都帶不到神佛的世界。就像豬八戒,其付出和沙和尚不差上下,如果不是貪吃,不是多看女人幾眼,不是在過關中常說風涼話,最後的果位也不會差的那麼大呀?

    曝光一點個人的不足和認識,意在交流。



    TOP

    倫敦西人學員在唐人街講真相

    http://news-b5.zhengjian.org/2017/02/28/36187.html

    TOP

    洛杉磯法輪功學員排真相長城 控中共迫害18年

    http://news-b5.zhengjian.org/2017/02/28/36182.html

    TOP

    神韻第四度蒞臨諾福克 八位聯邦議員致賀信

    http://news-b5.zhengjian.org/2017/02/28/36181.htm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