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3月01日 星期三




  • 古風悠悠:二人光耀同輝,燦如日月!

  • 華夏詩醇:「無邊落木蕭蕭下,不盡長江滾滾來!」

  • 正見週刊(錄音版):20161228-20170103

  • 認真對待每一通真相電話的實修體悟

  • 在撥打營救專案中重新審視自己的修煉狀態

  • 著名智庫:中共大規模強摘法輪功學員器官

  • 圖薩觀眾贊:「神韻有著純淨的能量和熱情」

  • 神韻展現壯麗天國聖界 大陸移民贊如臨仙境

  • 多倫多首場菁英匯聚 「神韻音樂真有治癒作用」

  • 神韻風靡田納西州 「每年都那麼妙趣橫生」

  • 神韻傾倒諾福克名流 粉絲讚譽「美國典範」




  • TOP



    TOP



    TOP

    古風悠悠:二人光耀同輝,燦如日月!

    這個故事的主題是:“馬革裹屍說馬援,臨難伸冤數朱勃!”

    馬援是漢光武帝手下最有頭腦的將軍,為人謹慎,眼界開闊,一生立下了許多功勞。

    他從交趾作戰返回京城,友人孟冀,在酒宴上向他祝賀,說些吹吹捧捧的恭維話,馬援很不愉快地說:“別人倒也罷了,先生一向眼光深遠,也這麼敷衍塞責麼?我的功勞微薄,封贈卻特別豐厚,長得了嗎?你又何須為我說好話!”孟冀一時面紅耳赤,真沒料到馬援竟是如此謙虛冷靜。

    於是,馬援向賓客們表達自己的志向:“現在,匈奴在北邊騷擾,我希望能夠帶兵出擊。男子漢大丈夫,應當在邊塞立功,戰死沙場,用馬革裹著屍體,光榮地運回來;怎麼能躺在床上,養尊處優,整天讓孩子們請安問候呢?”孟冀聽了,大為讚嘆。

    馬援的侄兒馬嚴和馬敦,輕浮放縱,結交一些淺薄的貴族子弟,經常約會飲酒,諷刺朝廷的政治。當時,他在交趾作戰,得知情況,當即寫了一封信,嚴加教育。信裡說道:

    “我希望你們聽到別人的過失,像聽到父母的名字一樣:聽得,但不能說出口。我討厭議論別人,批評政治;我寧可死,也不願看到子孫們有這種作風。龍伯高 為人樸素謹慎,不多話,我很尊重他,希望你們多向他學習。杜季良 豪俠仗義,他的父親逝世,遠近客人紛紛來弔唁,我也尊重他,但不主張你們學習他。因為,學龍伯高如果不像,還能做個謹慎忠厚的人,正如俗話說的,大雁雕不成,總也像只野鴨吧。學杜季良不像呢?只會變成社會上的輕薄兒,也如民間嘲笑的,畫老虎不像,反而變成一條狗!”

    ——這便是有名的《馬援誡兄子書》,的確給予後人許多啟示。

    馬援的侄女婿王磐,是平阿侯王仁的兒子,王莽的族人。王莽死後,王磐自恃有錢,到處遊逛,談天說地,是江淮一帶的有名人物;回到京師後,又和豪門子弟打得火熱。

    馬援看在眼裡,急在心頭,卻沒法制止,對外甥曹訓說:“王家是王莽的族人,國家的大忌,人人眼珠盯得牢牢的。王磐本來應該老老實實地呆在家裡,如今反而和王公貴族們拉拉扯扯,意氣用事,動不動給人下不來台,將來會出大事的。”果然,不出一年,王磐因受牽連,逮捕入獄而死。

    他的兒子王肅,效法老子,不走正道。馬援跟司馬呂種談起來,十分擔憂:“光武皇帝征服天下,國家剛剛穩定,各方面都還比較鬆散,沒有禁止王公貴族互相來往,容許他們招攬俠客名士,互相吹捧。這些人不識大體,不知厲害,我看終有一天會闖大禍的。希望你們慎重。”

    不久,真有人上書告發王肅,說他是罪人家族,居然和王公貴族來往,用心不軌。恰巧京師裡出了一件謀殺案,光武帝大為震怒,下詔逮捕宗室王侯家裡的賓客,互相告發株連,殺了幾千人。

    王肅死了,呂種也在被殺之列。臨刑之際,呂種哀嘆道:“馬(援)將軍真是神人,看得多麼清楚啊!”

    馬援有病,中郎將梁松,專門來探望,伏在病床前,十分恭敬。馬援卻沒回禮。梁松走後,兒子們問他:“梁松是天子的女婿,地位尊貴,滿朝文武無不敬畏,大人您為什麼偏不答理?”馬援說:“我跟他父親是老朋友,再尊貴,也有個長幼次序,豈可失去體統?”

    馬援老了,還主動出征湘西,被打敗後,感染疫症而死。監軍梁松,乘機誣陷馬援,說他貽誤軍機。光武帝把馬援的新息侯印綬,也收繳了。又有人上書,說馬援當年從交趾回京時,帶回一大車明珠,自己貪污了。光武帝叫人搜查,事情越鬧越麻煩。

    馬夫人十分惶恐,棺材不敢下葬,只能草草地掩蓋在祖墳邊,親戚故舊也不來弔喪。馬夫人帶著侄兒馬嚴,用草繩套著脖子,整天跪在皇宮門外請罪。光武帝可憐他們,把梁松的誣告信,拿出來,才曉得前因後果。

    馬夫人隨即上書辯冤,一連六次,非常懇切。特別說明,交趾載回來的不是珠玉,是藥物薏(讀意)米,用來消除瘴毒的。南方薏米顆粒大,運回來想作種籽。經過許多曲折,才算把事情講清楚。

    說起來也是人情淡薄!馬援死後,滿朝文武,敢於出頭上書,為他伸冤的,只有一位雲陽縣令朱勃。

    當初,朱勃十二歲,能背《詩經》和《尚書》,和馬援的兄長馬況,交往頗多,談起話來,言語流利,十分聰明。馬援年齡大些,學問卻趕不上朱勃,看到朱勃的才華,不免自卑。馬況安慰弟弟(馬援):“朱勃是一般的人才,所以成熟得早,學問就只這麼多。以後他還得向你求教呢,你別太難過(朱勃是早慧,馬援是大器晚成。早慧不如晚成)。”

    朱勃二十歲當縣令。過了二十年,馬援當將軍,朱勃還是縣令。不過,兩家人關係一直很好。及至馬家遭冤,正是這位平凡的老朋友,第一個站出來說話。到底互相了解,感情深厚。當然,也只有品格高尚的人,才能做得到。

    馬援與朱勃,都是品格高尚之人,屬於光耀同輝,燦如日月!

    (事據《資治通鑑》) 



    TOP

    華夏詩醇:「無邊落木蕭蕭下,不盡長江滾滾來!」

    杜甫:《登高》
    風急天高猿嘯哀,
    渚清沙白鳥飛回。
    無邊落木蕭蕭下,
    不盡長江滾滾來。
    萬裡悲秋常作客,
    百年多病獨登台。
    艱難苦恨繁霜鬢,
    潦倒新停濁酒杯。

    【註解】
    渚(讀主):水中的小洲。 落木:落葉。蕭蕭:風吹落葉的聲響。
    百年:指一生。
    艱難句:此句說:由於時世艱難,使得白髮日增,甚為苦痛。
    繁霜鬢:耳邊白髮日增。 潦倒:指因多病身體衰頹。
    新停濁酒杯:當時杜甫因肺病戒酒。

    【賞析】
    這首七言律詩,作於唐代宗大曆二年(767)秋,歷來被人們廣泛傳誦,譽為“杜集七言律詩第一”。詩中抒發的感情和他的《野望》詩基本相同,但境界更為廣闊,更為深沉地展示了詩人傷時感世、憂國憂民的寬廣胸懷和崇高的內心世界。

    第1、2句,開始便突兀而起,氣勢不凡。在七字之中,寫出三種景色:秋風、高天、猿嘯,有聲有色,蒼茫寥廓;對句又置配三景:江水、白沙、飛鳥,靜動結合,相互映襯。此二句一仰一俯,所見景物,明麗清新,高爽壯偉。

    第3、4句,寫巫山落木,峽中江流。用“無邊”二字,狀千山林木之態;用“不盡”二字,傳峽中長江奔流不息之神。以“蕭蕭”擬落葉之聲,用“滾滾”狀江流之貌。這些都有“一語勝人千百”之妙。

    第5、6句,轉為抒情,含義甚豐。正如宋人羅大經分析說:“萬裡:地之遠也;秋:時之悽慘也;作客:羈旅也;常作客:久旅也;百年:齒暮也;多病:衰疾也;台:高迥處也;獨登台:無親朋也。十四字之間含八意,而對偶又極精確。”(《鶴林玉露》) 可見詩人精湛的語言藝術,已達到“片言明百意”之境地。

    第7、8句,放言直抒艱難、潦倒、愁苦之情,盤旋頓挫,沉鬱悲涼,感人至深。

    律詩一般都是中間兩聯對仗,這首七律是自始至終,全用律句,四聯全對,而且達到了句句工穩,字字妥帖的絕妙程度。如前人胡應麟贊云:“一篇之中,句句皆律,一句之中,字字皆律。”這正是杜甫實踐“晚節漸於詩律細”、“語不驚人死不休”的結果。

    【今譯】
    風急天高,猿猴悲嘯哀鳴,
    洲清沙白,水鳥上下飛騰。
    無邊無際,枯葉蕭蕭飄落,
    奔騰不息,長江滾滾涌奔。
    飄泊萬裡,他鄉悲傷秋色,
    年邁多病,登台獨自孤身。
    世事艱難,兩鬢白髮頻生,
    窮愁潦倒,因病戒酒不飲。

    詩中的“無邊落木蕭蕭下,不盡長江滾滾來!”是千古名句,為世人常常吟誦和引用。 



    TOP

    正見週刊(錄音版):20161228-20170103

    收聽 MP3(16k bps):

    收聽 WMA(window media audio):

    zip壓縮文件:單篇文章錄音 下載收聽

    壓縮MP3(128k bps)分段下載收聽(每個10MB,共9個文件):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下載方法:按滑鼠器右鍵,在彈出菜單中選擇「目標文件保存為…」(Save Target As...)。

    說明:將所有.rar 文件片段下載到同一個檔案夾中,選其中的任何一個.rar文件解壓縮後,即可得到原來的MP3文件。

    正見週刊(文字版)



    TOP

    認真對待每一通真相電話的實修體悟

    尊敬的師父好:
    同修好:

    我悟到:作為修煉的人,一言一行、一思一念都是修煉。師父在《轉法輪》中說:“每一關、每一難都存在修上去或掉下來的問題。”這就是修煉的嚴肅性,這也是我一步一步修煉所認識到的。所以在修煉的過程中,凡是自己能意識到的,都盡力去做好。

    剛開始上全球營救平台打電話的時候,心性不高,對打電話做的不紮實,不過在那時自己還認為自己做的不錯。平台要求每個號碼撥5通以上,我撥7通以上。在長時間的響鈴聲中,我有些坐不住,心想這時間耽誤的太不值了。沒有別的辦法,我就在電話響鈴時看大紀元報紙,或看師父的法。開始也沒覺的有什麼不對的,但是慢慢的就覺得不對勁了。特別是看師父的法,一是覺得這樣用看師父的法打發這無聊的時間,本身就是對師父不敬。二是覺得這樣也不能專心讀師父的法,這邊耳朵還要聽著鈴聲。三,電話突然接通時,一時間也組織不好語言,與對方講也是磕磕絆絆的,有時還語無倫次的,所以效果也不好。我審視自己,在這平台上打電話,盡職盡責了嗎?認識到了我就改正。經過一段時間的磨礪,現在我能夠以一個平靜的心態對待每一個電話號碼。

    師父在《轉法輪》中說:“你如果要是帶了一定能量,你講出的話要起作用的。不是那麼回事,也給人家說成那麼回事了,”所以我在拿到每一包案子時,都要求自己不帶任何觀念,隨其自然,不能因為我的某個觀念,把那組號碼或那個生命固定到某個程度上,以免給講真相帶來障礙。在做的過程中,我基本都能做到其它什麼事也不做也不想,眼睛只盯著螢幕,只做打電話這一件事。

    其中有那麼兩次,電話鈴長響,我想起身去拿點什麼或做點什麼,可是剛一轉身,電話就接通了。心想怎麼這麼巧,莫不是師父在點悟我?不能分心,要專心打電話。從那以後我再也不這樣做了。如果我有事必需要辦,也不在電話響鈴的過程中去做,將電話暫時停一會兒。至於在打電話過程中做的怎麼樣,我也不知道,在我現有的這個修煉狀態上,我覺的是盡心盡責的。

    這次撥打“遼寧省瀋陽、錦州、鞍山市”大型重點專案的過程中,總的接通率除了設置外還是可以的。只要是能接通,對方或多或少也都能聽一些真相。其中有一通法院的電話,剛接通時他脾氣很大的掛了,第二通也是接掛,第三通他沒有馬上掛,我就平和的說:“你怎麼有這麼大的氣呢?氣大傷身啊!”稍停,我接著說:“你背負的太多、太重,壓力太大。特別當今你們在政法系統工作,還要背負良心上的壓力。”就這樣切入了主題。我主要與他破解了當前形勢,他一直在靜靜的聽。講到11分56秒時,我想主要的該講的真相基本上都講了,對他們這樣都是自命清高的人,有些問題是點到為止,這樣我就把電話掛了。掛了之後我又撥過去,他又接了,還在聽。我就和他說:“撥這次電話,主要是驗證一下你剛才是否在聽,因為我問你是否在聽你也不吱聲。這樣證明你在聽,我也就放心了。希望你能把我講的那些好好的悟一悟,最後怎麼做還是你個人的選擇。”這樣我又講了一分多鐘,就掛了電話。

    還有一通電話也是法院的,他接了幾次後,把電話往那一扔,他就走了。我隨即大聲說道:“你這是啥意思?你把電話往那一扔,你叫我對誰講?”他回來了,拿起電話和我對講。當然,他講的都是歪的邪的,怎麼能勝過正的呢?我講的都是正的。屋子裡還有幾個人,中途他講不過我的時候,他叫別人來幫他講。我聽那人說:“不講。”這樣一直與他講了30分鐘,最後他說:“我快下班了,不講了。”那時是下午4點半,他找了個台階把電話掛了。在這過程中,儘管他有些“胡攪”,但對“天安門自焚”偽案和法輪功是佛法的真相他聽明白了。

    在打電話的過程中,也就是儘量不錯過每一個有緣的電話。遇到什麼樣的情況,就用什麼樣的辦法。師父在《轉法輪》中說:“每一種病都有每一種病的針對治療的功能,光治病的功能我說都有上千種,有多少種病就有多少種功能針對去治。”

    以上是我在這次撥打專案過程中和近期的一些修煉心得,如有不在法上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合十。



    TOP

    在撥打營救專案中重新審視自己的修煉狀態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以前雖然也曾參與過營救平台重點專案行動,但這是第一次連續撥打三天專案。每一次大型的專案行動,都匯聚眾多大法弟子的努力以及方方面面的配合協調,只為了能讓更多的眾生明白真相,尤其是受中共毒害甚深的公檢法人員,更是我們要救度的對像。師父說:“真正被迫害的不是你們而是世人。人們都看到法輪功被迫害、大法弟子在反迫害,其實反迫害是個表象,救人才是真相,揭露那個邪惡也是為了救人,”(《二零一零年紐約法會講法》)以下是我這次專案的撥打體會:

    一、 專案撥打情況

    這三天來我都是撥打同一包電話,因為第一天撥打的情況並不是很好,有很多號碼都沒有接聽,於是打算明後天再接著打。我告訴自己要堅持,現在是在跟舊勢力搶人,每一個眾生我都要救!不管電話有沒有接聽,不要氣餒,一定要把電話打透,把真相傳遞給眾生。每個號碼都是中國大陸的同修冒著生命危險取得的,很不容易的通過各種途徑傳遞到海外我們手上來,即便電話中傳來的是空號或者停機,我仍然堅持撥打,並且在過程中不停地發著正念,剷除另外空間的邪惡。

    當電話還沒有接通之前,通常我會很專注的發正念,或者就開始講真相,在中國大陸電話常被監聽。雖然對方沒有把電話接起,但我不想錯過任何一絲讓對方聽真相的機會。我通常會一邊記錄每個號碼撥打的時間點,讓下次撥打間隔大約5-10分鐘,也會寫下自己講真相的內容,看看還有哪部份真相還沒講透,這麼做一方面也是讓自己先穩住,去除怕心,當電話一接通時便可以順利的帶出真相。

    這次撥打的電話中,有聽真相的情況很少,接聽時間都不長,有一個通話大約2分多鐘,對方很生氣地告訴我,自己被打擾了,而且不在公檢法單位工作,不想接到沒有來電顯示的電話,後來再打就不接了。就在當下,我突然意識到自己愛面子的心很重,就是這個心阻礙著自己去救人,讓自己懈怠了,漸漸脫離了全球營救平台。當我遇到別人說些不好聽的話時,我就會退縮,不知道要怎麼再開口講真相,這個情況一直障礙著自己,沒有真正的從法上認識打營救電話的重要。不論對方是不是公檢法人員,都應該聽到大法的真相,因為眾生對大法的態度就是在擺放他自己的位置。當遇到對方說法輪功的事情跟自己沒關係的時候,可以善意的告訴對方:“打這個電話是希望你能平安,現在中國人人自危,人人都要跟共產黨劃清界線,國際社會都在譴責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但仍有許多中國人不知道這場迫害的真相,甚至有不知情的人向公檢法單位舉報法輪功學員,無意中犯了罪。現在中國發生許多天災人禍,像是北京的霾害、禽流感的疫情,這都是老天爺要警醒世人的現象。能接到這通電話是個緣份,希望你明白法輪功在中國遭受迫害的真實情況,選擇正義的一方,並能善待身邊的法輪功學員。”

    二、重新審視自己的修煉狀態

    在這次專案行動之前,我已經很久沒打電話了,給自己找了很多藉口:時間很少,項目忙不過來等等理由。可是我心裡總是隱隱約約的感到很不安,很不踏實。在撥打專案的前幾天,嘴上長了一個大水泡,還帶著膿。我悟到是師父在點化我,不能放鬆了自己的修煉,該回營救平台去撥打電話證實法了。我也時常在想為什麼打電話接聽率不高,是不是自己救人的心還不到位?師父在《新加坡法會講法》中說:“我經常講一句話,如果一個人沒有自己的任何觀念,不站在個人的利益角度上作為出發點,真心為別人好,給別人講出他的不足,或者是告訴他什麼樣是對的,他會被感動的流淚。” 我想自己的“善”修的還不夠,沒有打動對方,讓他們體會到大法弟子救度眾生的慈悲,不願見到他們在未來被淘汰。

    在撥打電話的過程中,深切感受到自己許多方面的不足,修煉上不夠紮實,學法的質量不夠,自己的層次不夠高,撼動不了對方,救度眾生的力度還不夠大。以前我總是很自卑,覺得自己比不上其他同修,別人好像都修的比自己好,我可能永遠也圓滿不了,浪費很多時間在懊悔,這種負面思想一直在糾纏著自己,讓自己精神不起來。在營救平台大組交流時,同修反饋時提到類似的情況,大意是說自卑並不是大法弟子的狀態,我們應該擺脫這種負面思維,借鑑同修好的電話撥打經驗,參考不同的真相切入方式,讓自己一次比一次進步。

    這幾天在學法中,體悟到師父一再強調救度眾生是大法弟子的使命,以及救人的急迫性。師父在《精進要旨三》<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中說:“作為一名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個人解脫不是修煉的目地,救度眾生才是你們來時的大願與正法中歷史賦予你們的責任和使命,因此大量的眾生也就成了你們救度的對像。”

    以上是自己近期的修煉心得,因個人層次有限,如有任何不在法上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合十。



    TOP

    著名智庫:中共大規模強摘法輪功學員器官

    http://news-b5.zhengjian.org/2017/03/01/36196.html

    TOP

    圖薩觀眾贊:「神韻有著純淨的能量和熱情」

    http://news-b5.zhengjian.org/2017/03/01/36199.html

    TOP

    神韻展現壯麗天國聖界 大陸移民贊如臨仙境

    http://news-b5.zhengjian.org/2017/03/01/36200.html

    TOP

    多倫多首場菁英匯聚 「神韻音樂真有治癒作用」

    http://news-b5.zhengjian.org/2017/03/01/36201.html

    TOP

    神韻風靡田納西州 「每年都那麼妙趣橫生」

    http://news-b5.zhengjian.org/2017/03/01/36202.html

    TOP

    神韻傾倒諾福克名流 粉絲讚譽「美國典範」

    http://news-b5.zhengjian.org/2017/03/01/36203.htm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