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3月10日 星期五




  • 古風悠悠:辭榮譽陶侃回鄉

  • 華夏詩醇:「欲作家書意萬重」「行人臨發又開封!」

  • 酌古鑒今:龔勝大義凜然 以死拒官

  • 多學法 在法中歸正修好自己

  • 我的病業假相為什麼多年不好

  • 神韻明日蒞臨拉斯維加斯 政要祝賀

  • 獲政要褒獎 伍斯特神韻門票幾近售罄

  • 神韻抵達德國 拉開歐洲9國40場巡演序幕




  • TOP



    TOP



    TOP

    古風悠悠:辭榮譽陶侃回鄉

    陶侃打敗蘇峻之後,功勳顯赫,威信極高,朝廷升他為太尉。不久,又提升為大將軍,規定他:上朝不用拜皇帝。

    陶侃為人謙虛謹慎,堅決推辭這一榮譽和待遇,不予接受。人到晚年,生怕自己會變得驕傲專權,便有意推掉各種事務,多次要求回到自己的封地長沙,去養老。朝廷沒有答應,請他坐鎮武昌 ,主持晉朝西面的軍政大局。這時,北面是石勒的後趙,西面是李雄的成漢,三國鼎立,雖說沒有大的軍事行動,小摩擦倒也時有發生。因此,陶侃並不清閒。

    他所管轄的地方,東到宣城,西到白帝城,北到襄樊,南及越南中部,合共八州,縱橫幾千裡,占了東晉王朝地盤的六分之五。由於他的認真勤勉,管理這些地方,做到了井井有條,百姓安寧,路不拾遺。

    可是,經受四十一年的辛苦勞累之後,他終於病倒了,才寫信要求退休。紀元334年夏天,他派殷羨(人名)到建康去,送回幾十年來朝廷賜給的各種榮譽證物:發號施令的大將旌節,指揮戰鬥的帥旗,出征乘坐的專車,特等功臣的禮服和太尉勳章,八州刺史的印鑑和證書,以及官衙前的儀仗棨戟等等,凡是朝廷授給的,毫無保留。可有的人一向喜歡把這些東西,當作傳家寶,要向人炫耀的。而他不留給家人,甚至不想留下痕跡,讓昔日的光榮繁華,化為輕煙。

    他把各種物資和器械,牛馬車船,錢糧穀米,全都登記造冊。倉庫貼上封條,鑰匙自己帶著。然後把右司馬王愆期 請來,一件件地清點交割,軍政事務也同時交待明白。

    六月的一天,他坐著一輛普通木頭小車,到江邊上船,回長沙去。自動來送行為文武官吏和城鄉士民,人山人海,攀住他的車轅,哭聲震動田野。

    陶侃抑制住惜別之情,跟送行的官員們說:“我這老頭兒完全垮了,動不得了,不就是因為你們一再挽留無法退休嗎?其實,我哪裡值得諸位這般尊重呢?”

    驕陽當空,人潮也像大江的浪濤一樣涌動,人們全都忘記了酷熱,淚眼泣滴的望著陶侃西歸的帆影,留戀、悵惘……

    (事據《資治通鑑》)



    TOP

    華夏詩醇:「欲作家書意萬重」「行人臨發又開封!」

    張籍:《秋思》
    洛陽城裡見秋風,
    欲作家書意萬重。
    復恐匆匆說不盡,
    行人臨發又開封!

    【作者介紹】
    張籍(766—830),字文昌,中唐著名詩人。原籍吳郡(今江蘇蘇州),生長在和州烏江(今安徽和縣)。

    【賞析】
    這首《秋思》詩,是張籍宦遊在外,客居洛陽時所作,是一首托物詠懷、抒發秋情的七言絕句。“此詩堪與‘馬上相逢無紙筆’句(指岑參《逢入京使》頡頏”(不相上下)(唐汝洵《唐詩解》語),是萬口交譽的名篇。全詩不事雕琢,平易自然,多以口語出之,似不經意地隨口吟成,卻含蓄雋永,十分耐人尋味。詩題為《秋思》,卻並未在尺幅詩箋中精細地著力抒發悲秋、傷秋的意緒,而是通過借送友人寄寫家書時的動作及其心理活動的細節描寫,真切細膩地表達詩人對家鄉親人的深切思念之情。

    面對淒清蕭瑟的秋天,古往今來,有無數的文人雅士吟詠無盡的秋之詩篇。秋,由於人們的心境不同,秋的情思也往往不同,有“秋風秋雨愁煞人”的,也有“我言秋日勝春朝”的。詩人張籍卻深情別具,匠心巧運,他不作玄妙的說理,也不從大處落筆。

    第一句“洛陽城裡見秋風”,出語平淡,直抒心意。此時,詩人身居異地,貧病交加,看見樹葉飄零,自然想起秋風。《晉書•張翰傳》載:“張季鷹在洛,因見秋風起,乃思吳中菰菜、蓴羹、鱸魚膾。曰:‘人生貴得適志,何能羈宦數千裡,以要名爵乎?’遂命駕而歸。”這裡,詩人化用了晉代張翰的故事,以自己的至情至性,撥動心底的絲弦,發出深沉的喟嘆。詩人鬱鬱不得志,慨然思歸的深衷,一時觸事而發,他不能像張翰那樣“命駕而歸”,他痛苦,憂怨,孤懷如結。複雜的身世體驗,強烈的心境對比,抑鬱的自我感覺,只好寫一封家書,來寄託思鄉懷親之情。

    第二句“欲作家書意萬重”,緊承“見秋風”,正面寫思鄉。一個“欲”字,將詩人急不可耐地鋪紙執筆的情態寫出,而“意萬重”正表現了詩人將寫未寫的意念和心境。是啊,如斯景象,怎不令人千愁萬緒,感慨萬端。仕途的蹭蹬,宦海的沉滯,統治者的昏庸,官場中的傾軋,生活上的困頓,以及對家人的懷念……不知從何說起,又如何表達。張籍多年沉滯於官僚階級的下層,長期生活在貧病之中,同時耿介不隨,宦情寡淡,心境是悲涼的。詩人以外物寄託情思,實是尋求感情的載體,試圖通過一紙家書承載濃郁的心境——“意萬重”。其韻味之悠長,實有震撼人心的魅力。

    第三句“復恐匆匆說不盡”一句,陡然一轉,將詩人此時的心理活動刻畫得細緻入微。心中的千言萬語,叮嚀備至,“復恐”這“匆匆”之間,是寫不完、也“說不盡”的。“復恐”二字,是詩人的感知。感知與心境的契合,絲絲入扣,構成詩意,婉曲有致,表現了詩人對家鄉親人的思念。而這思鄉之愁,像無端的亂絮,如何向親人說清。辛酸的眼淚,痛苦的低訴,深情的懷念,“說不盡”的苦衷啊,一齊襲上心頭。其情慘切,人何以堪!詩人的滿腹辛酸,複雜難言的心情,都從“復恐匆匆說不盡”這七個字中,表現了出來。

    第四句“行人臨發又開封”,與“意萬重”、“復恐匆匆說不盡”相呼應,一脈貫通,層遞增憂。“行人”即是所託捎帶“家書”的友人,在送別友人之際,又打開了家書。這裡詩人不寫信的具體內容以及修書的具體過程,只選取一個家書就要發出時的典型動作,表現了詩人慌亂的心緒和“說不盡”、道不完,補充了又補充的囉嗦樣子。友人將要出發,詩人又把家書“開封”的細節描寫,實是詩人著意為之,當是其匠心所在。這一結句,“妙在含蓄無垠,思致微渺”(清•葉燮語),意蘊淳厚,寄託深廣,撥動讀者的心弦,使人久久不能平靜,箇中情愫,令人回味無窮。

    遊子思家,人莫不然。但是這過深過濃的感情,反而很難表現。詩人擷取極普通的題材、極平常的細節小事,寫出了極具典型意義的心理活動,表達了極其深沉的思鄉之情。詩人借“秋風”寄秋思,托“家書”訴愁懷,形像化地借小物述濃情,寥寥數語,把遊子的“意萬重”刻畫得淋漓盡致。“睹一事於句中,反三隅於字外”(劉知幾《史通•敘事》語),收到了“一粒沙裡見世界,半瓣花上說人情”(郁達夫語)的藝術效果。

    綜觀全詩,不是以詞藻風物見長,而是以“心意及細節”取勝。全詩按照情緒的流動指向,信筆寫來,舒捲流暢,出語平淡,細節感人。無怪乎後人稱讚本詩是“七絕之絕境,盛唐人到此者,亦罕!”(林昌彝《射鷹樓詩話》語)。 



    TOP

    酌古鑒今:龔勝大義凜然 以死拒官

    王莽(紀元9—23年)纂漢、當上皇帝以後,開始大肆收買人心,起用那些有威望的人。王莽知道,老臣龔勝,在朝廷中,口碑非常好。於是他派使者,帶著詔書、官印,來到龔勝的住處,希望能夠請他“出山”。

    早在王莽當皇上以前,龔勝就一直稱病在家。使者到達龔勝的家鄉後,馬上當著所有人的面,宣布了王莽任命龔勝做師友“祭酒”的官職。接著,使者又找來了彭城的(龔勝的老家)郡太守、縣令、縣丞、郡縣的三老、所有下屬的官員,以及在縣鄉中有頭有臉的士紳、儒生,等共一千多人,帶著他們一起,到龔勝的府邸,送詔書。

    使者認為,這麼多人勞師動眾地請你龔勝一個人,你不會不給面子吧?況且,這是封你龔勝做官,是很多人做夢都想得到的東西,你龔勝不會這麼不識抬舉吧?因此,當大隊人馬來到龔勝府邸時,使者並沒有“屈尊”進入龔府,而是站在門口,等著龔勝迎接。

    可是,使者想錯了!這個龔勝就是不給面子,就是“不識抬舉”。龔勝派家人出來,對使者說,自己病得太嚴重,沒法出來迎接。使者碰了一鼻子灰,心裡非常不高興。可是皇上交給的任務,還是要完成的啊!沒辦法,使者只好忍氣吞聲,自己捧著詔書來見龔勝。

    這一見可不要緊,把個使者嚇了一跳。原來,龔勝這老頭兒,真是病得不輕。只見龔勝有氣無力地躺在榻上,身上的官服好像很長時間沒洗了。再看臉上,一點血色都沒有,而且,也是很長時間沒清洗的樣子。

    使者先是假惺惺地問候了一番,然後就把皇帝的詔書、官印以及隨帶來的馬車,一同給了龔勝,然後笑嘻嘻地說:“先生,皇上一直在朝廷中掛念您呢!現在聖明的新王朝建立了,可是我們從來沒有忘記過老先生您啊!您看,朝廷正在用人之際,您怎麼也要出來主持大局吧!”

    龔勝裝作沒聽見,把頭扭在一邊。使者繼續說:“先生,如今朝廷的制度還沒有建立,很多大事也沒有處理,就是等待您出山主持朝政啊!皇上有很多事情要請教您,想聽聽您準備實施哪些措施,治理國家,也好使新建立的國家,太平昌盛啊!”

    龔勝聽到這兒,抬了抬眼皮,有氣無力地說:“勞煩使者回去稟報皇上,就說老朽愚昧,不能擔當這麼重大的任務。況且,老朽年紀大了,身體又非常不好,實在是無能為力啊!還是請你回去稟報,就說我實在不能答應這件事。”

    使者說:“老先生說的是哪裡話啊?您一定可以去的,沒問題,您看……”說著,就把官印系在了龔勝的身上。龔勝一看,趕忙又摘了下來,說什麼也不肯接受。使者一見老頭這麼固執,只好灰溜溜地回到了朝廷。

    王莽一見使者自己回來,趕忙問道:“龔勝呢?是不是沒請來?”“這……”使者剛想實話實說,突然眼珠一轉,說道:“陛下,其實龔勝很願意出來。不過現在正是夏天,天氣太熱了,而且龔勝又有病在身,所以他說打算等到天氣涼快一點的時候再過來。”

    王莽一聽就明白是怎麼回事,知道是使者怕受責罰編的瞎話,於是就同意了龔勝的“要求”。使者一見暫時矇混過去了,長出了一口氣。接著,他每隔五天就和郡太守一起去看望龔勝,希望他能早日答應入朝做官。

    為了能使龔勝出山,使者還對龔勝的兒子龔高暉及學生們說:“這龔老先生也真是…(太固執了),朝廷這次是真心真意地請他入朝為官,而且是用封侯的禮儀來對待他,這是多大的光榮啊!就算是龔先生身染重病,可是也應該先移到官捨去居住啊!那樣的話,才是向朝廷表示他確實有進京做官的誠意啊!可是現在呢?他的做法有點不太合適吧!再說,如果龔先生做了官,也可以為你們這些子孫後代,留下不小的產業啊!”

    龔高暉等人把使者的話,轉告給了龔勝。龔勝知道,不管自己怎麼推辭,王莽恐怕都不會放過自己。於是,他把高暉等人叫到自己的跟前,對他們說:“我龔勝雖然不才,但也知道什麼叫做道德廉恥。我接受了漢王朝的厚恩,不管怎麼做,都無法報答。從道義上講,我一個將死的人,怎麼可以再去侍奉另一個搐陰謀而纂位的君王呢?如果我真的那樣做了,我有什麼臉面去見地下的故主啊?”

    接著,龔勝又開始吩咐他們為自己準備後事,說道:“我為官一生清廉,所以死後也不能奢侈。記住,我死後穿的衣服只要能包住身體就行了,棺材只要能放得下我就可以了。還有,不要給我種什麼松柏、建什麼祠堂,這些都是沒用的東西啊!”

    從此以後,龔勝絕食,死去,終年七十九歲。

    (事據《資治通鑑》)



    TOP

    多學法 在法中歸正修好自己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近來師父祝各地法會賀詞,連續四篇都強調:“修煉是修人心、修自己”(《致台灣法會的賀詞》) ,“只有修好自己,才能完成好大法弟子的使命。”(《致南美法會的賀詞》) “修煉者永遠是修自己”(《致歐洲法會的賀詞》)。

    師父的慈悲告誡,讓我深深地感到,修好自己,有著無比高深的內涵。我對著師父的法像默默的說:“謝謝師父,謝謝師父,弟子明白了,我一定好好修自己。”我認認真真查找自己,找出了好多不符合法的人心,例如:總看別人不修自己的心、依賴心、爭鬥心、妒忌心、不讓人說的心、愛聽順耳話的心、做事有目的的心……有的我能意識得到,有的我還沒意識到,反正是不符合法的心都得修去。

    一、修去對先生的情

    先從圓容家庭上說吧。我先生是一個很內向的人,但他做事認真,不論做什麼事情都力爭做好,當然是常人說的好人,正因為他做事很認真,有時他稍有一點紕漏,我就抓住不放,嘮叨起來就沒完。我做事沒他心細,所以這一生在我們相處中,我什麼事沒做好,他都能諒解我,對於先生的包容,我也就覺得是應該應分的了。有一位同修知道了我的這種情況,就給我講了一個故事,婆媳倆,媳婦是所謂‘修行人’,一有時間就念經,在念經上從不懈怠,家裡的家務和大事小情一切事都是婆婆做,媳婦還挑三挑四的,嫌棄婆婆這沒做好,那沒做好。婆婆從來不辯解,默默的無怨無悔的把媳婦不滿意的地方做好。有一天佛來接人了,把婆婆給接走了,媳婦急忙對佛說:不對了,接錯了,是我修,我在天天念經。佛笑了笑,就把婆婆接走了。同修給我講的這個故事使我很震驚,我不就是那個兒媳婦嗎?聽完這個故事後,我非常的感謝同修,同時我也深深的體會到當事者迷,旁觀者清。

    回想這麼多年來,在先生面前我還真的是沒怎麼修,自己還沒意識到,這是多大的漏啊。在外面同修也好,常人也好,不管是誰,無論說我多難聽,多無理,我都能忍住,不和別人一般見識,能向內找修自己,還自以為自己修得好。但在我先生面前就沒做好,這才是我的真實表現。這不是假修嗎?表面做得好,那是愛面子心,是做給別人看的心。這心是應該修去的。

    我在國內時先生有時也跟著我學法講真相,各地協調人在我家學法、開小型法會,他都能配合得很好。我出國這四年他怎麼就變了呢?我對他產生了不好的看法,對他不滿意,總覺他悟性太差了,心裡無形中有一種看不起他的念頭。我雖然嘴上不說,但先生是能感受的到的,有一天他對我說,“你認為大法好,你就好好修,心裡別總是責怪別人,嫌棄別人這樣那樣的,我看你根本就不聽師父的話,不修自己,一點都不忍,還總覺著別人傻,我告訴你誰都不傻,只是不說而已,我什麼都能忍。”我聽了還感覺蠻有理的說:“您既然這麼能忍,那您就修多好啊,比我修得好,比我修得快,不更好嗎。咱們一塊修吧。”先生說:“您覺得您修了,我沒看出來,您自己想去吧!”對先生的這些話,我嘴上不反駁,可心裡想:我修大法按“真、善、忍”做好人是最神聖,是最對的,我有啥可想的,我修得好和不好,我有願望去修,您還沒有這個願望呢,我有沒修好的地方我會向內找把它修好。於是就回應他說,“您覺得我哪沒修好,那您就給我指出來,我修掉不就好了,我還得謝謝您呢。”我嘴是這麼說,可心想,您不修是您悟性差,看不懂這大法的殊勝和內涵,真的該您好好想想才對呢。這開天闢地,萬古的機緣,不修太可惜了,還要我想太不可思議了。心裡一個勁的責怪他,怨恨他。先生又說:“您嘴上說得好,給你指出來,有啥用?在你身上我沒感到你修煉大法後,我得到什麼好處。在家你對孩子和所有的家人都好,在外面你對別人也都好,我看你對誰都很好,就是對我不好。我沒有自由,我幹啥都不好,唱常人的歌不好,看常人電視不好,參加常人的活動也不好,做什麼都會受到你的指責。我活得真累,為啥非要管著我?你認為好你就修,我又不管你,為啥非得逼著要我修?《轉法輪》那本書我也看過,師父也沒讓你這麼做啊,你根本不聽師父的話。”我急忙說,“大法的書那麼多你就看吧,您全看懂了,按照師父講的標準,來監督監督我多好啊。”他說:“那好,我就監督著你修。”

    有一段時間他真的很認真和我一起學法,學完法後又指出我沒做好的地方,我真的很高興,由於我產生了歡喜心,又對他參加常人演唱會的活動阻止了一次,有些操之過急,先生對我說,“我修不了,我做不到,我怕給師父丟人。”從此再不跟我學法了。我很後悔,後悔自己太不會把握分寸,又怨先生不知好賴,這麼好的法,萬古的機緣,開天闢地第一次,人成神之路,我讓您修,我真心的是為你好,怎麼這麽不盡人意?無奈的是,真的是我錯了,因我對先生要求過高,又沒把握好時機,操之過急導致適得其反,心想:“師父啊,修煉、救人想把握好這個度,咋就這麼難。”我望著師父的法像,眼淚流了下來,我真的感到非常後悔,頭嗡嗡直響,心想先生還能再跟我學法嗎?我愧對了師父,正在我悔恨無奈之時,師父的法打入我的腦中:“我要叫你們多學法,多去執著心,放下人的各種觀念,”(《法輪大法 精進要旨》- 溶於法中)我知道是師父看到弟子那悔恨無奈的心,在點悟弟子,多學法,學好法,過好這一關。我雙手合十,謝謝慈悲偉大的師父,不爭氣的弟子知道錯了。但我也清醒的知道先生說的話,並不是先生表面的人在說,而是先生背後的生命,用這種話來考驗我是否能在先生面前忍得住,會不會跟先生幹起來。

    識破了這個圈套,我守住了心性,聽師父的話,認真學法修自己。我急忙打開電腦上平台進到背法房間,正好是背到《轉法輪》第四講:“我們作為一個煉功人,矛盾會突然產生。怎麼辦?你平時總是保持一顆慈悲的心,一個祥和的心態,遇到問題就會做好,因為它有緩衝餘地。你老是慈悲的,與人為善的,做什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每遇到問題時首先想,這件事情對別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對別人有沒有傷害,這就不會出現問題。所以你煉功要按高標準、更高標準來要求自己。”對照師父的法找自己,是我沒做好,沒站在先生的角度設身處地的為他想一想。我出國四年了,先生和兒子才來到澳洲,那四年裡先生自己帶兒子,又當爹又當媽的也真是不容易。來到澳洲語言又不通,鬱悶也是應該體諒的。我想讓他和我一起修煉,那是我自己的想法。人各有命啊,師父在《轉法輪》中說:“有的人講:我多掙點錢,把家裡安頓好,我就啥也不管了,我再去修道。我說你妄想,你干涉不了別人的生活,左右不了別人的命運,包括妻子兒女、父母兄弟他們的命運,那是你說了算的嗎?”是啊,我想讓先生修煉,那是我能說了算的嗎?對先生執著的這顆心是“情”,是我一定要放下的執著心。
    也有一位同修對我說:“您真得要剜心透骨的改變一下自己,設身處地的為你先生想一想,修好自己,您自己修好了他才能改變。您這麼執意的想讓他修,這不是情嗎?您可知道邪惡在死死地往下拽你,一箭雙鵰,拽下來你又毀了他,你可不能糊塗啊。”和同修的交流,使我清醒,同修一部法,人家怎麼就能悟透這個理,我咋就沒悟到呢,這使我找到了與同修的差距,一定要修好自己。

    通過學習師父最近這連續四篇的賀詞經文,師父反覆強調修自己,我驚醒了,是弟子沒修好自己。師父用巨大的承受拖延著時間,讓弟子抓緊時間修好自己。師父用不同的方式,從不同的角度,點悟著我,又讓同修交流幫助我,師父太慈悲了。我決心改變自己,放下自我,放下這個攪擾人的“情” 。從此我放下了對先生執著的“情”,先生做什麼事情,我也不再管他了,也不再責備先生了,遇事也能向內找,修自己了,從內心改變了我以前對先生不好的看法,從生活上多關心他。先生也有所改變,現在他有時間就看新唐人電視台的節目,也不看常人的東西了,跟我說話的態度也變的祥和了,在家給我做飯包餃子,還能主動和我去發神韻單張。我真正的體悟到師父所說的:“修煉人嘛,向內找這是一個法寶。”(《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和師父在《轉法輪》中說的:“修在自己,功在師父。”的法理。

    二、修去依賴心

    還有一個小故事,有一天我看到一位年輕同修的衛生間馬桶上貼一個除臭的小東西,就想讓她幫我也買一個,一位年輕同修我問那同修說:“同修,您今天出去嗎?”心想你如果出去的話,方便也幫我買一個,還沒等我說完,她就說:“你問我的個人隱私,在澳洲我是可以告你的。”這句話弄得我莫名其妙,我沒吱聲,心想這一定是該我修的,但我錯在哪兒了?當天在去學法的路上我和另一同修切磋,他說,你想讓同修幫你買東西要直說,別拐彎,她會很高興的。噢,我知道了。一天,我又給那位同修說:“同修請您方便的時候,幫我買一個你那樣的馬桶除臭劑好嗎?”她回答:“你自己去買,我今天幫你買了,一年52周我都要幫你買,不能助長你的依賴心。”我心想,怎麼會這樣?假如我是她,我會怎麼回答呢?我會說:好的,等我有時間了我會帶你一塊去買,這樣你就知道在哪買,下次你自己就會買了。想到這我的心一震,我這不還是向外求了嗎?,有責怪別人的心。修自己向內找,不是第一念就要無條件的向內找嗎?怎麼還是為這個“我”,為這個“私”,為這個頑固的“依賴心”找藉口呢?這不還是停留在表層的具體事情中,就事論事了嗎?沒有悟到事情背後的真正內涵,沒悟到通過這件事情應該修去的人心,還是沒有真正的學會“悟”,沒有真正悟到師父講的法理高深的內涵,這不還是不會修嗎?通過這件事同修不是在幫我修去依賴心嗎?於是我請她把買的東西拿出來,我用手機拍了下來,決定帶著樣品照片,自己去買,一定要修去那個頑固的依賴心。

    我心想:和女兒在一起時,就依仗著當媽的情分,依賴著女兒,幾年來都沒有真正的修去依賴心,這不是有漏嗎?女兒去了美國,師父派同修來幫我修,這不是修煉的好機會嗎?這次我一定要做好,修掉它,我發自內心的感謝師父,感謝那位幫我修去依賴心的同修,再次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師父在《轉法輪》第九講<悟>中講:“我們真正指的悟,就是我們在煉功過程中師父講的法,道家師父講的道,在修煉過程中自己遇到的魔難,能不能悟到自己是個修煉人,能不能理解,能不能接受,在修煉過程中能不能遵照這個法去做。”師父的法講得多明白啊,我一定要遵照大法去做,修好自己。不辜負師尊的苦心救度,真正做到:“學法得法 比學比修 事事對照 做到是修”(《洪吟》<實修>)。“修得執著無一漏”(《洪吟》<迷中修>)。修好自己,才能完成使命,兌現來時的誓約。

    師父在《致台灣法會的賀詞》中說:
    “修煉是修人心、修自己,當有了問題時、有了矛盾時、有了困難與不公平對待時,還能找自己向內看,這才是真修煉,才能不斷的提高、才能走正修煉的路、才能走向圓滿!

      珍惜這萬古機緣!
      珍惜這修煉的機會!
      珍惜你們走過的路!

      師父在最後等著你們!”

    因層次所限,有不當之處,敬請慈悲指正。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TOP

    我的病業假相為什麼多年不好

    慈悲偉大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是1996年得法的老弟子。得法初期,我每次學完法後,走路都有輕飄飄的感覺,但是後來漸漸的就沒有這個感覺了,再後來每次學法後就覺得像沒有學過一樣,尤其是來到海外這個自由環境。自己也覺得不對勁,可就是思想中一直沒有真正的重視起來,再後來就出現了發正念倒掌和迷糊的現象。接著就出現病業假相。因為它是慢慢的出現,思想上就容易放鬆它,認為象得法初期消病業的狀態,不去管它自己很快就會好。修煉是不進則退,後來發現病業假相的狀態加重了,開始想要改變身體的不正確狀態,自己也做過許多努力,如加強發正念,加強學法,與同修交流。看明慧網的交流文章,我就看同修過病業關的體會與同修學法背法的體會。

    我知道出現這個狀態不是師父不管我,是我自己有問題了。這麼多年了,病業假相的狀態一直沒有好反而在發展,自己非常痛苦,怎麼修到現在變成這樣子了,這不是給大法抹黑嗎?通過學法、看交流文章、與同修交流,我知道了自己根本問題出在學法上。我學完法後,腦子裡是空的,好像什麼也沒有學過,這是舊勢力把我與法隔開了,它不讓我得法,這麼多年我也採取慢讀法、抄法、跪著學、站著學、盤腿學,效果不大,自己也覺得無奈,最近看了明慧文章,“請長期被病業干擾的同修思考一個問題”。看了對我震動很大,我被病業干擾也有7、8年了,自己也一直在人這個圈子裡轉,想用這個手法、那個手法,來解決我身體上的病業問題。而恰恰忘記了一個根本問題,那就是自己是個修煉人,是一個宇宙大法的修煉者。師父在《轉法輪》中說:“天天光煉這幾套動作,就算是法輪大法的弟子了嗎?那可不一定。因為真正修煉得按照我們所說的那個心性標準去要求的,得真正的去提高自己的心性,那才是真正的修煉。你光去煉那些動作,心性提高不上來,沒有強大的能量加持一切,談不上修煉,我們也不能把你當作法輪大法的弟子。”我看到了自己修煉上的一個大漏,自己一直在洪揚大法上做得認真,在修煉心性上非常放鬆自己。

    記得剛剛得法,我極力的洪揚大法的美好。我是個教練,而且還是個高級教練,與學生和家長關係非常好,他們常常送禮品給我,還有幾個相處比較好的隊員與家長常常在飯店請我吃飯。我得法後就拒絕接受家長的禮品,請吃飯也不去了。家長與隊員非常不理解,說沒有我在他們吃飯就不開心。為了符合常人狀態,我答應與他們一起去飯店吃飯,但是我提出必須要出一份飯錢。家長看我執意要這樣做,無可奈何的答應了我的要求。後來邪惡的中共惡黨開始迫害大法與大法弟子,這些家長就是活傳媒,說法輪功怎麼怎麼好,現在貪官不但吃還要拿,我們的孩子教練就是煉法輪功的,她不但不接受禮品,連吃飯還要付飯錢。正面洪揚了大法。

    2001年初,由於我堅持修大法,單位與610和伙把我非法綁架到拘留所,並且非法抄家,這種非法綁架與恐嚇沒有把我嚇倒,一個月後又非法綁架到市洗腦班,是本市第二期洗腦班,在那裡封閉式管理,整天呆在房間裡,有單位派人跟著,還有洗腦班工作人員(大多數是從勞教所來)。晚上睡覺時除了所謂幫教,還有一個穿制服的警察巡邏,每天不是聽邪惡做報告,就是看邪惡的電視宣傳與邪惡廣播來給大法弟子洗腦。我常常心裡默默地背《洪吟》,來抵制邪惡對我們的洗腦,那時我只會背《洪吟》。

    我腦子比較簡單,那時洗腦班想盡辦法要讓我“轉化”,有一次把我與一個老軍醫倆人弄到勞教所,讓裡面一個邪悟的大學講師給我們倆分別洗腦,講了半天對我一點作用也沒起,那時我腦子時時保持高度警惕,她們用談談家庭、子女等話作為轉化我的切入點。我一概不談,時刻讓思想溶在法中,不讓邪惡鑽進來。後來我們領導看我不轉化就威脅我,不轉化直接開除公職。我當時腦子也沒有考慮,脫口而出:“沒有工作了,那麼我就去要飯。”沒有想到那個領導轉身就走。當時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她為什麼這麼快就走了。現在明白了,是她背後的邪惡垮了。

    最後洗腦班即將解體前,裡面工作人要我寫洗腦班小結。那個時候我很清楚的知道,他們說過不轉化就要送勞教所,怎麼寫當時真的像生死考驗。那個時候我就想了,我堅決不轉化,我也不能害怕勞教而轉化。當時我狠下心來寫小結,我就寫大法的美好,修大法使我道德高尚,還講善惡有報是天理,迫害大法與大法弟子必定遭惡報。結果真放下心洪揚大法的美好,也沒有被勞教。現在想想,自己當時也沒有很強的正念,但是我的心是純潔堅定的,師父看到我這顆純潔的心,就幫助我闖出洗腦班。103天後本市第二期洗腦班解體。

    從洗腦班才出來一個月,被人出賣再次遭非法綁架,這次因為家裡有複印機、師父的新經文,真相材料。那個時候家裡有複印機的很少,警察也非常邪惡的說,這次非得給我判刑。單位也覺得我這次是出不來了,把我所有的東西都給扣了。因為當時環境非常邪惡,大法弟子只要發傳單被舉報,就會被判刑,我家還抄出來那麼多大法方面的東西。心想這次我被邪惡非法綁架,進來了就沒有想出去。在監房裡每天每人要做4000個奴工產品,非常辛苦,整天彎著腰,低著頭。在勞動時我對她們講修煉的故事,那時我也不知道自己肚子裡會有那麼多修煉故事,可回家後竟然都想不起來了,她們那時聽的津津有味。這樣幹活也不覺得枯燥,晚上不完成指標不讓睡覺。我就利用自己的體育知識,針對她們腰與頸勞動強度高,自己編了一套體操,全體監房裡的人在我的帶領下做體操,做完後她們感到全身非常輕鬆,也非常舒服。她們非常高興的說,出去要與我交朋友。我與她們講大法真相,她們都相信大法是好的,那個時候還沒有開始三退。一天我要回家了,裡面的人哭了,說沒有我在她們不會那麼開心了。

    來到海外後,我積極參加各種大法活動,在社區退黨點堅持了9年,面對各種酸甜苦辣與艱難,都走了過來。在大家的心目中我是屬於精進的同修,那麼為什麼我的身體會出現那麼大的漏呢?就是我沒有時刻把自己當作修煉人,把做事當成了修煉,沒有實實在在的修自己,不會向內修自己,碰到不合自己心意的事就不高興,喜歡聽好聽話,與女兒發生矛盾時,就想都是她的問題,從來不會想想自己有什麼問題了。還有很強的貪慾,如:看到有打折的東西,尤其是吃的東西,明明家裡還有,也要買,不想失去這個便宜的機會。這個利益之心一直沒有真正放下。貪吃巧克力與冰淇淋,知道這個慾望要修去,但就是放鬆自己,用“我是買給女兒吃的”為藉口,滿足自己吃冰淇淋的慾望。 尤其看到半價的冰淇淋就容易動心。這是自己欺騙自己,騙神是騙不了的。還有色慾心、妒忌心、不修口,特別會修別人:這個人這裡不好了,那個人那裡不對了,而不會修自己,說話那種高高在上的感覺自己還不知道。直到有一天我剛剛講完話,同修開玩笑的說:“領導發表講話了。”聽到這個話使我大吃一驚,原來我的黨文化惡習那麼嚴重,這也與我當教練時對隊員指手劃腳的養成的壞習慣沒有修去有關係,而不是看到別人的缺點對照自己。別人對我好,關心我了就開心,不然就不開心。

    昨晚在發完北京時間晚上11點55分的正念,師父看我最近非常想找自己修煉上出現大漏的根本執著,點悟我根子上的問題是自己思想深處存在“無神論”的毒素,嚴重的影響了我的修煉。我對“大法弟子要行神事”,腦子裡曾經出現過一個問號,但是一閃就滑過去了,自己也沒有去多想。現在回想起來,的確是產生過這個念頭,總感覺大法弟子行神事好像離我很遠,這些不好的念頭被舊勢力抓住把柄迫害我,使我學法看不到法的內涵,學法走神、發正念倒掌,雖然三件事在做,每天也從不睡懶覺,每天4點多就起來煉功,長年堅持在社區退黨、堅持在平台上打電話,身體病業假相仍不見好轉,自己覺得很無奈。 當我認識到自己問題的嚴重性後,我首先發正念全盤否定舊勢力的迫害,清理自己空間場,從思想中、生命深處層層層層清除,清除層層空間中身體裡的無神論毒素,師父在《精進要旨三》<也棒喝>中說:“修煉就是人要上天、成神,”無神論毒素決不能在我空間停留,我請求師父幫助弟子拿掉這個不好的物質,以後要更加靜心的學法,認認真真的學法,真正按照師父說的話去做,學法中要對照自己,再也不能學法歸學法,遇到問題與矛盾時我行我素不把自己當修煉人了。

    真正的把自己當作修煉人,再也不能把做事當作修煉,而是努力的修去自己的執著、努力去提高心性,嚴肅對待修煉,一思一念在法中修。真正要做到也是很難,要有堅強的意志力。例如:我從10歲就開始吃冰淇淋,當時市面上還沒有冰淇淋。我上班後是在高檔的俱樂部訓練,我經常在裡面的食品部買各種冰淇淋吃。來到澳洲後,我仍被五花八門的冰淇淋所吸引。自己吃了數十年的冰淇淋,好像難以割捨,從前只覺得我這個執著先慢慢去,不是主要的。現在認識到修煉人什麼執著都要去。

    昨天我去買東西,看見我非常喜歡的一種冰淇淋在打折,我忍不住動手去拿,手剛剛要伸過去拿,這個時候突然肚子裡的法輪快速的轉動起來,馬上我把手縮了回來。唉,要放棄幾十年的執著也是一件痛苦的事。是師父提醒了我,自己想吃冰淇淋的慾望才忍住,以後還是要靠自己的意志力去克服吃冰淇淋的慾望。我要聽師父的話“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精進要旨三》)願自己在最後真正走正師父安排的修煉道路。



    TOP

    神韻明日蒞臨拉斯維加斯 政要祝賀

    http://news-b5.zhengjian.org/2017/03/10/36298.html

    TOP

    獲政要褒獎 伍斯特神韻門票幾近售罄

    http://news-b5.zhengjian.org/2017/03/11/36304.html

    TOP

    神韻抵達德國 拉開歐洲9國40場巡演序幕

    http://news-b5.zhengjian.org/2017/03/11/36305.htm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