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3月11日 星期六




  • 古風悠悠:陶侃為人處世的高風亮節

  • 華夏詩醇:「欲持一瓢酒,遠慰風雨夕。」

  • 得福報化險為夷

  • 試試看,你也行

  • 由遼寧血腥迫害法輪功想到的

  • 妻子變了

  • 加強發正念,運用神通,清理自身空間場的修煉體會

  • 捷克法輪功學員在高中介紹功法

  • 中共活摘器官罪惡震驚蘇格蘭鄧迪大學師生

  • 「啟人回天之路」 神韻美學風靡大台南

  • 「藝術總監是高人」 大陸觀眾奔台南追神韻

  • 拉斯維加斯首場售罄加座 酒店爆滿為神韻

  • 神韻芝加哥北郊爆滿 銀行贈高價票邀40貴賓




  • TOP



    TOP



    TOP

    古風悠悠:陶侃為人處世的高風亮節

    紀元265—316年,是中國的西晉時期;紀元317-420年,是東晉時期。現在講的故事,發生在東晉時期。二十七歲的晉明帝司馬紹,因病去世,五歲的太子司馬衍繼位,歷史上稱作成帝,主持大政的是小皇帝的舅舅庾亮。

    庾亮倚仗權勢,隨便殺人。有個老臣名叫司馬宗,被撤了職,心裡很不滿,竟被庾亮殺死。小皇帝好久沒看到司馬宗,有一次就問舅舅:“我那個白頭髮公公(指司馬宗)上哪兒去了?”

    庾亮哄著小外甥說:“他要造反,被(我)殺掉了。”

    小皇帝一聽如此,大哭起來:“舅舅,你說老公公造反,就殺了他。那麼別人說你造反,殺你不殺呢?”

    這番話,天真無邪,說者無心,倒把那老辣的庾亮,驚出一身冷汗。

    庾亮有兩個政壇敵手,一位就是當時的名士陶侃。他是朝廷最傑出的人物,很有個性。紀元315年,他從荊州調到廣州當刺史,威望高,地方上平安無事。他除了讀書,每天早晨,從書房裡搬一百塊土磚到院子裡去,傍晚又將土磚搬回書房,終年不斷。部下都很奇怪,問這有什麼意思?

    他說:“我一直在考慮中原大事,將來還得騎馬打仗。如今生活悠閒自在,弄得體質脆弱,如何能夠承擔恢復中原的重任?故此天天鍛鍊啊!”

    陶侃辦事特別認真。每天處理各種事務,不管所費時間有多長,總是正襟危坐:腰板挺直,雙膝併攏,目不斜視:大小事務,井井有條,一絲不苟。他常對部屬們感慨:“大禹是上古的聖人,還要珍惜每寸光陰;我們只是些普通人,應當愛惜一分一秒的光陰才對呢。如果飽食終日,遊逛嬉戲,活著無益於社會,死後默默無聞,就是自暴自棄,枉作一世人了。”

    當初在荊州任上,有些官員不自愛,在辦公室裡,談笑嬉鬧,喝老酒,下圍棋。陶侃不客氣地叫人把棋子和瓶子,統統沒收,丟入大江。如果是高級官吏,還得抽鞭子,嚴加訓斥:“喝酒賭博,是放豬娃的遊戲;清談無聊的空話,對實際毫無益處。嚴肅的政府官員,應當衣冠整潔,哪有時間,耍嘴皮子吹牛,冒充高雅呢?”這是對當時士大夫縱酒放蕩、不管正事的腐朽作風的尖銳批評。

    偶爾有人送來禮物,陶侃定要追問是從何處得到的。若是他自己的勞動所得,雖然很微薄,也非常高興,欣然接受,回報的禮物卻要超過對方三倍。如果是投機取巧得來的不義之財,他不但嚴加拒絕,還要呵罵斥責,毫不留情。

    有一次,他在郊外閒走,看到一個城裡人,手裡玩弄著幾根沒有黃熟的稻穗,即停步問他:“這有什麼用?”

    那人如實回答:“走過田邊,抽幾根穀子,隨便玩玩,沒別的意思。”

    陶侃臉色頓時大變:“你住在城裡,不挑糞,不耕種,不知艱難辛苦,竟然偷人家的稻穀,玩玩?那我就跟你玩玩吧!”喝令隨從:揍了他一頓鞭子。這當然是陶侃(他當時是刺史,管理該地區)的一時激憤,未必恰當。但他關心農民疾苦、愛惜人力物力的精神,卻是感人至深的!老百姓聽說此事後,很受感動!都努力耕織,幾年之間,家家有餘糧,戶戶有閒錢。

    他曾受命建造船隻。工作的時候,哪怕是半截木頭,一個竹蔸,地上的鋸末屑,都收拾裝好,造冊登記。部屬說他太小氣,太摳,很不理解。

    某年元旦宴會,大雪初晴,廳前的冰雪還沒有融化,很難下腳行走,他便叫人把鋸木屑,撒在雪上,很快就融化乾淨了。可見他對日常生活的精打細算!多年以後,桓溫征伐巴、蜀,建造大量船艦,他又用這批竹蔸,作釘子用。當時的工匠及百姓,對此事讚嘆不止!

    但是,陶侃卻深受庾亮的猜忌,成為庾亮的忌恨對像。

    庾亮另一大對頭是蘇峻。紀元324年秋天,蘇峻因為打敗反叛者王敦,而立了大功,因功受賞,當了歷陽內史。

    蘇峻手下有一萬精兵,武器也很精良,是當時朝廷所依靠的重要力量。蘇峻的風頭十足,自然驕傲自大起來。他收羅了一些江湖上的亡命之徒,組成一支私人武裝,費用還要公家供給。稍有不合他心意的地方,就罵罵咧咧。

    正在主持朝廷大政的庾亮,十分疑忌,便想把蘇峻召進京城,給個閒職,奪掉他的兵權。可是朝中的大臣們並不同意,覺得蘇峻雖然傲慢,但他本人,不曾有叛亂的形跡,何苦逼之太甚?庾亮堅持己見,非要蘇峻進京不可。

    蘇峻知道情況不妙,以退為守,上了一封書信給朝廷,說是願意到海邊荒涼的地方,過日子。庾亮拒絕了。

    蘇峻被逼得走頭無路,下定決心,給庾亮一個答覆:“我寧山頭望廷尉,不能廷尉望山頭。”意思是說,我寧願站在山頭上嘹望監牢,也不能蹲在監牢裡仰望山頂。因為他知道,真到了那一步,任憑你多麼想望那青翠的山峰,在監牢裡也是不可能的了!

    他知道庾亮要對他下毒手,就被逼造反。在紀元328年春天,蘇峻出兵建康。他英勇善戰,屢戰屢勝,渡過大江,直指建康城邊,順風放火,把都城中的衙門燒了個乾淨。蘇峻的大軍衝進了台城。這裡是小皇帝的住處。

    叛亂的軍士們,倒不敢對皇帝怎麼樣,只是把後宮的婦女財物,搶劫一空。宮中存有二十萬匹布,金銀各五千斤,銅錢數億,絹幾萬匹,其他日用生活物品不計其數,全被搬光,只給小皇帝留了幾石老米。

    當蘇峻的大軍攻到建康城下,庾亮的部屬被沖得七零八落。身邊只剩下自家兄弟和眷屬了。他帶著這幫子人,準備逃到潯陽(今九江)去。臨行前,他對將軍鍾雅說:“這裡的事情,都交給你了!”

    鍾雅是個正直的人,看到這般情景,既難過,又憤怒,說道:“大廈傾,梁斷,柱頭倒,這是誰的責任?”庾亮惶惶急急,止住鍾雅,講:“事到如今,沒時間再多講了!”

    庾亮搶上小船,徑直溯江、向上游逃走。這時亂兵互相鬥毆,肆意搶劫。庾亮四面開弓,竟把掌舵的師傅,給射死了。船上的隨從,一個個驚慌失措,想跳水逃走。庾亮神色鎮定,慢條斯理地,看了看自已的手,嘆息一聲說道:“我這雙手,真沒用啊,射不倒反賊,反而傷了自家人,實在慚愧!”他是把(本是朝廷的)搶劫的兵士,當成盜賊來殺的。

    蘇峻派兵進攻吳國,內史庾冰是庾亮的兄弟,抵擋不住,向會稽(今紹興)撤退。到了浙江(今富春江),風聲更緊,到處在懸賞捉拿他。

    吳國有個小兵,將他藏在船艙底,用竹蓆子蓋住,逆水而上,神情自若。遇到哨卡和巡邏兵,就用木槳敲著船舷,高聲唱著:“何處覓庾冰?庾冰正在此!”都以為他是喝醉了,才這麼胡喊亂叫的,況且又是這等要殺頭的事,哪會疑心到他的頭上?這樣,庾冰竟被送到安全的地方,保住了性命。

    “蘇峻被逼造反之亂”,最後總算被陶侃(還有庾亮)等人平定了,可建康城和周圍的州郡,經受了一次慘痛的浩劫。

    陶侃自己曾被庾亮所忌恨,但他以國事為重,把個人的恩怨,置之腦後。

    (事據《資治通鑑》)
     



    TOP

    華夏詩醇:「欲持一瓢酒,遠慰風雨夕。」

    韋應物:《寄全椒山中道士》

    今朝郡齋冷,
    忽念山中客。
    澗底束荊薪,
    歸來煮白石。
    欲持一瓢酒,
    遠慰風雨夕。
    落葉滿空山,
    何處尋行跡?

    【今譯】

    今天郡齋裡顯得寒冷清淒,
    忽想起有隱者在全椒山裡。
    也許他此刻還在山中砍柴,
    歸來之後好煮飯做菜充飢。
    我想帶著一瓢酒登門拜訪,
    風雨夜讓他得到一些慰藉。
    空曠的山谷到處落葉飄飛,
    什麼地方能找到他的行跡?

    【註解】

    全椒:地名,今安徽省全椒縣。山:指全椒縣西三十裡的神山。唐德宗建中四年(783)至興元元年(784),韋應物為滁州刺史。這首詩就是他寫寄贈全椒山中道士的。
    郡齋:官署中休息的齋舍。 束荊薪:捆柴。
    煮白石:語出葛洪《神仙傳》卷二“白石先生”條:“…常煮白石為糧,因就白石山居,時人號曰白石先生。”這裡借用來形容道士的清苦生活。

    【賞析】

    此詩是風雨之夕,寫來慰藉全椒山中道士的。作者對山中道士,懷有深厚友情。他由郡齋寒涼,想到山中隱士,接著想到道士山中生活的清苦,進而想攜酒往訪,以慰其寂寥,但又怕不能相遇,於是凝望遠山,無限惆悵。

    全詩寫的都是作者所思所想,但把這些想像都化作了鮮明的形像。如山中生活的清苦,用“澗底束荊薪,歸來煮白石”句,引用典故,極有特色。欲訪,又擔心不能相遇,用“落葉滿空山,何處尋行跡?”句,這個想像中的畫面,尤富韻致,激發人的聯想,使人品味不盡,堪稱佳句。作者對山中隱者的這種深情厚意,當然不是無緣無故,它反映了作者嚮往隱逸生活的志願。

    全詩只是淡淡寫來,但內中卻蘊含著詩人深沉的感情。據說蘇軾很喜愛這首詩。施補華《峴傭說詩》記載:“《寄全椒山中道士》一作,蘇東坡刻意學之,而終不似。蓋東坡用力,韋公(韋應物)不用力;東坡尚意,韋公不尚意,微妙之詣也。”此便是自然(韋應物)和雕飾(蘇東坡)的區別。

    【諸家評匯】

    唐仲言:此言道士煉藥山中,我欲載酒以訪之,惟恐莫能尋其形跡,蓋狀其所居之幽僻也。(《唐詩解》)
    劉須溪:其詩自多,此景意及得意如此,亦少。(《唐詩品匯》引)
    (宋)洪邁:此篇高妙超詣,固不容誇說,而結句非語言思索可得,東坡依韻(蘇東坡依他的和詩),遠不及。(《容齋隨筆》)
    王世貞:韋左司《今朝郡齋冷》是唐選佳境。(《藝苑卮言》)
    王湘綺:絕妙極矣!不必有深意,然不能數見,以其通首空靈,不可多得也。(《手批唐詩選》)
    鍾惺:此等詩,妙在工拙之外。(《唐詩歸》)
    (唐)張為:列韋應物為上 入室一人,舉例“欲持一瓢酒,遠寄風雨夕。”(《詩人主客圖》)
    (宋)俞文豹:愚謂陶、韋、杜三詩結尾(註:陶詩:“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韋詩:“落葉滿空山,何處尋行跡。”杜詩:“雞蟲得失無了時,注目寒江倚山閣。”)自是詩人造玄入妙處。如機動籟鳴,非思索可到,又豈模仿所能及。……觀應物《全椒》詩,初無一字援引,而超清高遠,與坡公所和者不同矣。(《吹劍錄》)
    (宋)許顗:韋蘇州詩云:“落葉滿空山,何處尋行跡。”東坡用其韻曰:“寄語庵中人,飛空本無跡。”此非才不逮,蓋絕唱不當和也。(《許彥周詩話》)
    沈歸愚:(“落葉滿空山”二句)化工筆,與淵明“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妙處,不關語言意思。(《唐詩別裁》)
    (清)陸次云:仙人猶易見,隱士更難尋。雪上飛鴻,杳然莫測。(《唐詩讀本》引)



    TOP

    得福報化險為夷

    我叫小剛,無業居民,靠打工維持生活。我雖然沒修煉法輪大法,但我知道法輪大法是正法,是救人的,因為我父母都煉,受益匪淺。由於自己年輕,為生活奔波,也下不了決心修煉,執著心太多,感覺自己現在還不行,等以後穩定穩定再煉,但也曾經做過真相。雖然沒煉,但也得福報,以前的就不說了,只說一說最近發生的一件事。

    我家住在臨街的五樓,此樓的一、二樓為商服,二樓是平台,以上就是居民住宅。一天我沒啥事站在五樓樓道窗戶抽菸,邊抽菸邊擺弄手機,不小心把手機套弄掉了,掉到二樓平台上了,當時我啥也沒想,就以為沒有多高似的,稀裡糊塗的從窗台就跳下去了,這一跳才發現哪是沒多高呀,那不是三層高嗎?可是也回不來了,只能自由落體隨他去。我這一跳可把對面樓上的人驚呆了,這人怎麼跳樓了?他們也感到後果不堪設想。可我一眨眼就落在地上了,正好兩腳著地,也沒感到震動,但慣性使我身體前傾,兩膝蓋跪地,把褲子卡了個口子,可我連皮都沒破,站起來啥事沒有。

    我知道是大法師父保護了我,明白大法好得福報,否則摔在水泥台上,輕者骨折或內臟受傷,重則危及生命。大法師父使我化險為夷,在此深深感謝大法師父救我之恩。世人啊,可千萬別聽信邪黨污衊大法的欺世謊言啊!大法弟子和你講的都是千真萬確的。



    TOP

    試試看,你也行

    現在大陸的環境,要說有誰沒有見到過印有法輪功真相的紙幣,可能只有比較偏遠地區才會有,人們在城市使用法輪功真相紙幣,很多時候是和普通紙幣一樣對待。

    “法輪功”,因為邪共的謊言欺騙,曾經人們一聽就感到害怕,現在有人不僅不再害怕,和別人談論起來輕鬆自如,真相面前很多人不再猶豫的選擇三退。

    中共動用軍警國家資源開足馬力對付手無寸鐵的法輪功學員,它的目地當然不是只阻止人們修煉法輪功,它是要消滅法輪功和法輪功學員。那些具體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人,如果背後沒有中共為其撐腰,哪個敢鬥膽干迫害好人這樣無德之事。

    現在還不停手的人,你們問問自己,你們不參與迫害就無路可走了嗎?咱不說大頭了,就說基層參與迫害的人,我相信你們一定聽到或見到過,非常邪惡的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人,都遭到了不同成度的惡報。當然,一直有嘴上不服的,嘴硬的人,說些不信報應,不怕報應之類的給自己壯膽的話。其實說什麼都沒用,因為事實勝於詭辯,善惡到頭終有報是天理。很簡單的道理,人沒有辦法與天地鬥,中共也不例外。如果你們真認為無路可走,那不是被中共綁架了嗎?綁架你們去作惡,然後看著你們遭惡報的中共不是惡魔是什麼?惡魔是什麼?,惡魔是殺人的,誰都殺,別指望你們為中共賣了力,中共就會放過你們,中共自建立就不斷欺騙利用甚至威逼一波人殺另一波人,中共迫害法輪功,最終一定被天滅。

    試想,中共不被天滅,人如何活?如果現在天滅了中共,那些還沒有看清中共的邪惡,不三退的人就將隨著中共一起被天滅,永遠失去了生命,不可悲嗎?

    生命之初,人性善良,誰都有過美好的嚮往,美好的夢。當我們聽說人是中共隨時殺害的對像,人是中共隨時被欺騙被利用被要挾作殺人的工具時,震驚,恐懼可以理解,但拒絕思考,拒絕真相,任由中共擺布卻是不理智和不可取的選擇。

    中共迫害法輪功18年,全世界仍有上億人修煉法輪功,所以說中共迫害法輪功沒有成功也永遠不會成功。

    找回自己的良知和善念,您將會成為又一位不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人,選擇三退就是選擇拋棄中共,就是沒有為中共迫害法輪功和中國人助無形或者有形的力。時間有限,機緣不會總有,請君三思。



    TOP

    由遼寧血腥迫害法輪功想到的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五日報導了遼寧凌源市李財、曹淑珍一家被中共江澤民集團血腥迫害的悲慘遭遇。老人共有五女一子,一家人都是凌源市鋼鐵公司的職工。一九九四年初,李財、曹淑珍老倆口有幸參加了法輪大法創始人李洪志師父在凌鋼工人文化宮的傳功講法班,同時,大女兒李春玲和大女婿韓立國、三女兒李春霞和三女婿侯延雙及兒子、還有小女兒李春艷都走入大法修煉。

    大女婿韓立國二零零四年八月被迫害致死,大女兒李春玲陷獄四年;三女婿侯延雙二零一一年四月被迫害致死,三女兒李春霞也多次被迫害;小女兒李春艷被非法判刑三年,被關進瀋陽女子監獄,受盡了獄警及犯人的凌辱、奴役,酷刑折磨,親人離世也不能相見,出獄回家,失去了工作。

    默默承受白髮人送黑髮人的痛苦,曹淑珍老人老病復發,病情不斷加重,纏綿床榻,於二零零八年正月含冤去世;李財老人於二零一五年五月帶著遺憾和傷痛離開了這個世界。

    在這場滅絕人性的迫害中,這一大家子由於追求“真善忍”信仰,被迫害得妻離子散、家破人亡,四人冤死。中國最高法院二零一五年五月宣布“有案必立,有訴必理”後,小女兒李春艷將控告迫害元兇江澤民的訴狀寄了出去,向世間公開了他們的血淚控訴。

    李春艷在控告書中說:二零零二年四、五月間,凌源法院沒經過任何法律程序,把我在內的八位法輪功學員(其中包括我的大姐李春玲、大姐夫韓立國、三姐夫侯延雙)押到凌源看守所的一個房間裡,直接把判決書塞到手裡,以“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的罪名,對八位法輪功學員非法判三至十四年的刑期。其中我的大姐夫韓立國被非法枉判六年,大姐李春玲被非法枉判四年,三姐夫侯延雙被非法枉判十四年重刑,我被非法判刑三年。

    我的母親因為兩個女兒,兩個女婿被非法判刑,一個女兒流離失所,兩個外孫無依無靠,整天以淚洗面,原來,她身體健康,性格開朗,遭此打擊後,一下子變的鬱鬱寡歡,特別她得知了我大姐夫韓立國在瀋陽第二監獄被迫害致死的消息後,更是深受打擊,身體狀況不斷惡化,得了嚴重的糖尿病綜合症、腦血栓,生活不能自理,最終含冤離世。(詳情請看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五日《一大家人被迫害 四人冤死 李春艷控告江澤民》文章)

    近日筆者在一篇文章中剛列舉了遼寧省凌源市劉殿元老人先後經歷了五次綁架,七年冤獄、四年半的非法枉判導致的流離失所,在七十九歲的高齡又被遼寧建平縣法院非法冤判十一年半。在身體極度衰弱,不符合任何收監條件的情況下被送到遼寧瀋陽第一監獄非法關押的案例。

    在中國大陸這樣的慘案特別多,如河北懷來陳運川一家六口被迫害死五人;新疆昌吉市白萬珍一家五口在迫害中相繼離世;遼寧省清原縣孫鴻昌一家八口在迫害中五死一殘;河北石家莊市高級工程師馮曉梅三位至親被迫害致死;吉林市董淑蘭一家八口遭受嚴重迫害;內蒙古田心全家六口人都遭受殘酷迫害,全家六口人累計被非法勞教、非法判刑四十一年……等慘絕人寰的慘案。

    遼寧省是中共迫害法輪功最嚴重地區之一,無論非法綁架、關押、判刑等都位居全國前列,直到目前仍然特別猖獗。在習近平陣營反腐打虎,清洗江派餘孽中,被落馬和判刑的數量上遼寧也是屈指可數。持續迫害法輪功是江澤民集團拿來攪局公開與習近平對抗的重要砝碼,目的是綁架習近平陣營也背上鎮壓法輪功的血債,以達到逃避被清算的命運。

    在迫害法輪功真相已經大白於天下的今天,江派的手段只能越抹越黑。誰好誰壞,誰是正義的,誰是邪惡的,中國老百姓看的最清楚,國際社會也看的最清楚。

    時政評論員周曉輝在《張德江人大報告 財新網有態度》一文中寫到:“在財新網網站右上角的“兩會”欄目下,題為《張德江:深刻汲取教訓 確保選舉弊絕風清》的報導占據了首要位置。報導以張德江的報告作為引子,重溫了遼寧賄選案,並稱賄選案中,955人被查處,中管幹部34人,“涉案人數之多、性質之惡劣、情節之嚴重,怵目驚心”。

    隨之,報導又盤點了中共十八大至今,遼寧官場震盪下落馬的諸多高官,如遼寧省委原書記王珉,省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王陽、鄭玉焯、李文科,省委原常委、政法委原書記蘇宏章等,而這些人明顯都與江派有著千絲萬縷的關聯。

    大紀元2017年03月07日訊:一星期前落馬的中共遼寧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李文科,3月7日被正式免職。與李文科為同一屆的7人省人大班子成員中,已有主任王珉、副主任王陽等“一正四副”5名省部級官員出事。

    遼寧是中共江派的一大窩點,也是大陸迫害法輪功最嚴重的省份之一。近期遼寧官場被持續清洗,對遼寧“賄選”及相關案件的查處,被視為習當局的清洗動作之一。

    在遼寧官場遭如此重挫的情況下,遼寧省迫害法輪功的形勢仍然這麼嚴峻,政法委、610、公檢法等還這麼不遺餘力,瘋狂迫害,值得深思。如果沒有中央的某個部門或某個權力機關在背後撐著或支招,它們能有這麼大的能量和膽量嗎?

    對法輪功問題的態度是測試江派的試金石,哪個地區迫害法輪功嚴重,你去查必定是盤踞在那裡的政法委、六一零、公檢法等部門的江派餘孽所干。遼寧及黑龍江、吉林、河北、山東、北京、天津等地的迫害形勢,很能說明這一點。只要江、曾等首惡不落網,盤踞在中央及各省市的江派餘孽就不會死心,就不會善罷甘休,就要作垂死掙扎。所以反腐打虎、推進依法治國、實現民主憲政,必須擒賊先擒王。有道是順天而行,神必助之。



    TOP

    妻子變了

    修煉的哥哥一家到我家過年,多少年了,我們也沒有這麼熱鬧過。正月裡,我們借著走親竄友,講真相,勸三退,走在救人的路上,一路的幸福。

    值得一提的是,長久以來,對我講真相不能理解的妻子也發生了變化,這是我最高興的。哥哥和侄女就像在自己家一樣,和妻子一起忙活做吃的,打掃衛生,生爐子,小屋子在寒冬裡暖呵呵的。大家一塊忙活,一塊吃飯,妻子也不那麼累,她不無感觸的說:“從來沒過過這麼暖和,這麼有意思的冬天,簡直像過春天!”

    我和哥、侄女除了每天正常學法煉功,晚上常常和妻子、嫂子坐到一起嘮嘮“家常嗑”,講講家族歷史(當然包含著善惡有報的理),神奇故事。哥哥就像一位慈祥的長者,娓娓道來,有感而發,耐人尋味。哥哥一家回去了,我發現妻子對待我們的態度明顯的變了,有時還和我一塊兒打打坐。



    TOP

    加強發正念,運用神通,清理自身空間場的修煉體會

    師父好:

    同修好!

    我經常看到明慧網上開了天目的同修寫出發正念時另外空間正邪大戰的無比殊勝的景象,也激起了自己對發正念和運用神通的重視。發正念的效果好壞體現了一個人的修煉狀態。正法已到了尾聲,越到最後我們越要穩住心態,正念正行,讓自己的一思一念都在法上,千萬別叫舊勢力抓住了迫害的藉口。

    今天我想把自己在修煉過程中,特別是在助師正法中所經歷的用正念排除干擾的一些超常的事情寫出來與同修分享。雖然表面看起來沒什麼轟轟烈烈的,但是清除了另外空間對我的干擾,也堅定了我信師信法、在修煉道路上義無反顧走下去的堅定意志。

    記得在我修煉初期,只是感覺身體的變化很大,真的是無病一身輕,思想境界也不斷的在同化大法,那個時候根本就沒有往神通這方面想過。由於我們和公婆及兩個小叔子家同住在一個大院裡,奶奶從山東來的時候,把老家的祖宗牌位以及供奉多年的眾多附體的牌位都帶了過來。用奶奶的話講,他們家之所以能過的越來越好都是靠這些牌位的保護。因為我已經學了大法了,師父在《轉法輪》中講:“千年不得正法,也不修一日野狐禪。”因此我從心裡排斥這些東西。但是這些東西是無孔不入的,隔壁小叔子家夫妻倆都有附體,還特意在門前蓋了一座“仙堂”,每天都燒香;婆婆家一進門就看見牆上掛著祖宗的牌位。學了大法,我知道這些都是不好的東西,尤其是煉功人更不能招惹這些東西,可是它們對我虎視眈眈,一直想找機會靠近我。

    有一次晚上做夢,看見我家門前站著奶奶供奉的三個東西,奶奶叫他們是“保家仙”,它們在往我家屋裡窺測,突然屋裡有一股強大的光發射出來。它們說這個屋我們進不去。第二次在夢境中,它們三個還是站在門口往屋內看,我知道我學大法了,有師父保護,我站在它們面前心裡重複師父的話:“千年不得正法,也不修一日野狐禪。”(《轉法輪》)它們看看我低著頭又走開了。第三次是邪黨迫害法輪功正猖狂的時候,也是在我消沉彷徨之際。夢中它們又出現了,其中一個說:“好像她不煉了,我們進去吧。”這時我在心裡對它們說:我即使不煉了也不會供你們,我師父說了:“人是最珍貴的,是萬物之靈,你怎麼能夠被這些東西控制著?”(《轉法輪》)於是我就做出“金剛排山”的動作,它們嚇的趕緊往回跑,一邊跑一邊說,她還在煉呢。那個時候我不知道自己有多大的功能,也不知道自己修煉的怎麼樣,但是就是能保持一個正念:我是大法弟子,我不是常人,知道了怎麼做人,知道人活著的目地,僅僅心存這麼一念,師父一直就在呵護著弟子。

    在助師正法中,大法弟子的正念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學法、發正念、講真相,是師父叫我們做的,也是必須要做好的,如果這三件事有一件做不好,我們救人的力度就不夠,同時修煉狀態也會反覆的。

    初期發正念的時候,由於心達不到很純淨,因此受到很大的干擾。一開始發正念,眼前就出現一個人頭在和我說話,有的時候是男的,有的時候是女的,天南海北的跟你聊那些我正在思索和執著的事情,使我的思想不能集中,甚至還會被它的話題所帶動。發完正念感覺大腦迷迷糊糊的,甚至還感覺很疲憊。不斷的跟同修交流,同時經常看明慧網上同修關於發正念的交流文章。感覺法學的少,人心多,常人的很多東西還沒有去乾淨,就會有干擾。學法修心,不斷的在法上對照自己,再對照師父對發正念要領的講法。師父在《精進要旨三》中告訴我們:“要集中精力,頭腦絕對的清醒、理智,念力集中、強大,有搗毀宇宙中一切邪惡的唯我獨尊的氣勢。”

    2014年聖誕節期間,我們要參加遠在100多公裡的南部一個小鎮遊行和功法表演,我開著我的那部新車拉著另一個同修一家三口人前往那裡。去的時候沒有什麼異常,當結束回來的時候天已經黑了。剛剛進入公路的時候,車子就發出嗡嗡的響聲,開始頻率還很慢,後來聲音就越來越大。我心裡在嘀咕:是不是輪胎夾住石頭了?不對,怎麼好像剎車爆掉的聲音。這時車上的同修問我,你車買了有一年了吧,做過保養沒有?剎車正常嗎?同修這一問,我的心就開始有點慌了,這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壞在半路可咋辦呢。這時車子好像行走很艱難,那個噪音越來越大,似乎車子隨時都要停下來。正在一籌莫展時,我想起了發正念,於是我一邊開車一邊和兩位同修開始發正念。車裡的孩子嬉鬧聲停了,一切是那樣的安靜和純正。兩個同修開始結印,立掌,打蓮花手印,我開著車,除了路標,我做到師父說的,睜著眼也視常人的一切而不見。車子立刻恢復正常,一路暢通順利到家。下車後我說的第一句話就是:“謝謝師父!”同修也接著說:“是的,感謝師父的加持。”

    一次在營救平台上打電話時,對方稱聽不到我的聲音,同修也講我的音響效果有問題。找技術同修查看並沒有什麼電腦方面的問題,於是我想到了發正念,清理自己空間場範圍的一切邪惡因素。在發正念中我天目看到一對祖孫,穿著破舊的棉衣,五六十歲的老夫人挎著一個東北農村常用的土籃子,右手領著一個小孫女走了,我的電腦立刻一切恢復正常。我真切的感到了正念的作用,那一刻我對大法的內涵有了更深一步的領會。法的力量無所不能,大法不但為我們實現了人成神的路,大法還為我們善解了歷史上種種恩怨。 就在前幾天我在發晚上6點的正念時,先生在客廳把電視也打開了,電視裡正在播放音樂會。由於他耳朵背,把電視的聲音放的很大,嘈雜的流行音樂以及歌手聲嘶力竭的聲音仿佛就在我耳邊。發正念的鐘聲已經響了,我就發出一念:任何干擾都別想動了我,任何對我發正念的干擾都是犯罪。在清理自身空間場的意念一發出, 先生立刻就把電視頻道換成新聞訪談節目,聲音一下子也沒有了,頓時感到能量場的強大,周圍好像一切都靜止了,只有體內的功在猛烈的旋轉。

    師父在《精進要旨三》中講到:“大法弟子在這特殊的歷史時期,為了減少邪惡生命對大法、大法弟子與世人的迫害,發正念起到了非常關鍵的作用。大量的邪惡在正法之勢未到之前被及時的清除,減少了很多損失。然而邪惡已經看到了它們的末日,也表現的越來越瘋狂。大法弟子已經成為眾生得救的僅有的唯一希望,所以為了更有效的起到正法的作用,大家在講清真相的同時,一定要重視發正念,及時清理邪惡和自身存在的問題,以免被邪惡鑽空子。”其實我們每個大法弟子從一開始走入修煉,身體上就帶了很強大的東西了,包括師父給下的法輪和機制,都是超常的東西,都是功,我們已經跟隨師父走過了十幾年的正法修煉過程,師父已經賜予了我們強大的神通和法力,就看我們怎麼去對待和運用,中共邪黨那部機器還在轉動,還有很多的眾生等待我們救度,讓我們發揮好正念,走好走正最後的路.

    以上交流,如有不在法上之處,請慈悲指正。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TOP

    捷克法輪功學員在高中介紹功法

    http://news-b5.zhengjian.org/2017/03/11/36317.html

    TOP

    中共活摘器官罪惡震驚蘇格蘭鄧迪大學師生

    http://news-b5.zhengjian.org/2017/03/11/36318.html

    TOP

    「啟人回天之路」 神韻美學風靡大台南

    http://news-b5.zhengjian.org/2017/03/11/36313.html

    TOP

    「藝術總監是高人」 大陸觀眾奔台南追神韻

    http://news-b5.zhengjian.org/2017/03/11/36314.html

    TOP

    拉斯維加斯首場售罄加座 酒店爆滿為神韻

    http://news-b5.zhengjian.org/2017/03/11/36323.html

    TOP

    神韻芝加哥北郊爆滿 銀行贈高價票邀40貴賓

    http://news-b5.zhengjian.org/2017/03/11/36324.htm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