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3月14日 星期二




  • 酌古鑒今:王羲之嚴正斷案

  • 華夏詩醇:曾瑞詠《酷吏》賞析

  • 民間傳說:橫州陳十娘救眾成仙

  • 神傳文字之妙筆:淺悟「佛」字含義

  • 秦始皇弒假父囚生母的真相

  • 千古英雄人物-蔣介石(46) 痛定思痛

  • 中國歷史正述-夏之三:大禹誕生

  • 正見知音系列節目《千古英雄人物》堯舜禹(6)歷經磨難,初心不改

  • 在整體專案行動中找到不足 修好自己

  • 美國首都聖派翠克遊行 展多元文化

  • 米蘭連三場爆滿 觀眾領悟神韻:「勿忘來世的目的」

  • 神韻高雄大爆滿 跨國企業富豪:神助的震撼




  • TOP



    TOP



    TOP

    酌古鑒今:王羲之嚴正斷案

    王羲之乃東晉書法家,千百年來,一直被譽為天下第一行書神墨大師。其實,他一生曾任秘書郎、寧遠將軍、江州刺史、右軍將軍、會稽內史等職,不但以書法聞名於世,而且清正廉潔,憂國憂民,秉公執法,而為後世所稱道。他40多歲當縣官時,清正斷案的一個故事,至今仍在山東省臨沂、蒼山、郯城一帶,廣為流傳。

    王羲之當縣官時,轄區唐家湖村,有個老百姓名叫唐興,來到縣衙大堂申冤,只見他一進大堂,便跪倒在地,淚如雨下。王羲之問他有何冤枉?唐興抹了一把淚,訴說道:他爹爹死後,埋在了村邊一塊無主的荒地上。本村有個叫牛魯的大財主,硬說占了他家的祖墳,氣勢洶洶地帶著一夥幫凶,闖入唐興家中,搶走了糧食和財物,還要一壺美酒,否則定叫唐興家破人亡。唐興見惹不起牛魯,便求告鄉鄰幫忙,買了一壺酒,送給了牛魯。誰知幾天後,牛魯又闖入唐興家,說唐興強詞奪理,把“一湖美酒"當成了“一壺美酒”,非要“一湖美酒”不可。唐興見牛魯是存心整自己,便乘人不備之機,一口氣跑到了縣衙,來告狀。

    王羲之聽了唐興的控訴,接過訴狀,看了一遍,眉頭一皺,計上心來,問:“那個牛魯家裡,養鵝沒有?”

    唐興回答說:“牛魯霸占著唐家湖,養了數千隻鵝呢!”王羲之聞聽大喜,要唐興明天一早,來縣衙聽斷。

    唐興告狀的消息不脛而走,當天就有人告訴了牛魯。是夜,牛魯攜帶著紋銀200兩,來到了王羲之寓所。王羲之見了紋銀,臉上頓開笑顏,說:“本官天性愛鵝,聽說你養了幾千隻鵝,今天我願將我書寫的《樂毅論》換你一活鵝,不知你意下如何?”

    牛魯受寵若驚,連忙跪倒在地,說:“大人,只要您心愛,小人自當奉獻,小人可不敢收大人的神墨啊!"王羲之聽了,哈哈大笑,牛魯告辭返回家鄉,一路上高興得還唱起了小曲。

    翌日清晨,牛魯帶著一隻活鵝,來到了大堂。王羲之一見,怒氣衝天,拍案喝到:“本官要的是‘一河鵝’,誰要你‘一活鵝’來?難道我書寫的《樂毅論》,才值一隻鵝錢嗎?大膽的牛魯,你誑騙朝廷命官,該當何罪?"牛魯一聽,嚇得癱倒在地上,稍鎮靜了一會兒,辯解道: “小人錯把‘一河鵝’聽成‘一活鵝’了。請問大人,天下凡買鵝、賣鵝的,只論個、十、百、千、萬,怎能論溝、渠、江、湖、河呀?”

    王羲之聽牛魯終於說出這話,當即傳唐興上堂,爾後高聲說道: “鵝不論河,酒豈論湖?本官假以‘河、活’辯‘湖、壺’,為的是嚴懲刁徒!”

    唐興到達公堂之後,王羲之當場宣判:牛魯搶占唐興的糧食和財物,必須如數歸還;懲罰500兩銀子,抵償唐興申冤奔波之勞;並罰牛魯苦役三年。”

    宣判完畢,王羲之高聲講:“本官以‘清正’為本,焉要劣紳的財物?”即令將牛魯行賄的200兩紋銀沒收,充了公。當地百姓,聽說了此事,皆大歡喜!

    (事據《淵鑒內函 》)



    TOP

    華夏詩醇:曾瑞詠《酷吏》賞析

    曾瑞:《南呂 四塊玉•酷吏》
    官況甜,
    公途險,
    虎豹重關整威嚴。
    仇多恩少人皆厭,
    業貫盈,
    橫禍添,
    無處閃!

    【註解】
    官況:做官期間的境況。
    公途:秉公辦事的途徑。
    業貫盈:罪惡穿滿了繩子,即罪惡積累到極點。業;佛家語,這裡指罪惡。貫:用繩子穿起來。盈:滿,古有“惡貫滿盈”的說法。
    閃:躲閃,躲避。

    【作者介紹】
    曾瑞,字瑞卿,大興(今北京大興縣)人,後遷居杭州。他大約生活在元(代)成宗大德(1297—1307)前後。平生志不屈物,不願為官,自稱“褐夫”。《錄鬼簿》說他經常“優遊於市井,洒然如神仙中人。”今存散曲112首。

    【賞析】
    本篇詠《酷吏》,詩意分兩層。頭三句為第一層,寫酷吏(嚴刑逼供、貪贓枉法、殘酷過甚的官,人們稱之謂酷吏)貪賄無度、嚴刑峻法,百姓畏之如豺虎;他卻自以為況味甜美,沾沾自喜。由於這種酷吏的存在,老百姓希望秉公斷案的途徑便十分艱險,遇事很難得到公平合理的判決。因為這些酷吏如虎似豹,在重要的關口,牢牢把守,炫耀著他們的威風和嚴武。 “虎豹重關整威嚴”一句,活畫出酷吏們“大權在握,有死無活”的殘酷性情。但是,花無千日紅,官無一世顯。酷吏的下場頭,並不那麼美妙,並不象他們自己所想像的能“甜”得久遠。這是因為他們:“仇多恩少人皆厭,業貫盈,橫禍添,無處閃。”他們顛倒黑白,草菅人命,結怨恨於世上,播仇憤於人間。“仇多恩少”人人厭棄,必欲食其肉、寢其皮乃止!俗話說: “千夫所指,無疾而死。”酷吏一旦惡貫滿盈,必然大禍來臨。此時此刻,他想躲閃,也入地無門了!

    小令的頭三句,為第一個層次,敘述酷吏作威作福,何其威武!第二層(第四句至結束)寫其罪有應得,無地自容。前後的因果關係,十分明顯;其警世作用,亦昭然若揭。酷吏讀之,若能警省,視為當頭棒喝,而回頭是岸,則於己幸甚,於民幸甚!

    這首小令,用精煉而明快的筆墨,揭示出“惡有惡報”的宇宙法則,也是人間鐵律!反映了人民的意願和情緒,同時也體現出元人小令鋒利潑辣的特點。實屬精品,亦是警言!
     



    TOP

    民間傳說:橫州陳十娘救眾成仙

    廣西橫州(今橫縣)西北有座娘娘山,又叫缽嶺,山上有廟宇,名“慈感廟”,廟中供奉一位被當地人尊稱為“娘娘”的女仙人。 今天就說說這其中的傳說故事。

    這位女仙人,因在家族中排名第十,故被稱為陳十娘,家住橫州城北的一個村莊中。她約生於隋朝文帝年間。據說她的母親在她出生前曾夢見菩薩送子。果然她自小就頗有佛緣,一向恭敬神佛,為人和氣,心地善良,曾經省吃儉用帶頭集資修廟供佛。而且她還會醫術,常為人采草藥治病,如果病人家境困難則不收錢。

    大唐貞觀八年(西元634年),已經年過三十的陳十娘,一天在路上看到有一個人買回一條鯉魚準備宰殺,這條鯉魚全身黃色,活蹦亂跳。陳十娘心中忽然覺的此魚不同尋常,必有來歷,於是掏錢把鯉魚買回來,養在家中的水缸裡,第二天就拿到橋邊,放入江中。這條鯉魚入水後,幾次在水中躍起,眼睛望著陳十娘,像是點頭向陳十娘致謝,然後才慢慢離開。

    不久後的一天,陳十娘忽然看見一位白衣人對她說:你住的村子將要沉陷下去,你趕快離開,逃到附近的缽嶺,上山頂避難。陳十娘冥冥中感知,這位白衣人就是那被她救下的鯉魚變化來預告災難的。陳十娘立即出門,邊走邊喊:這裡的地要陷了,趕快離開!接著又跑到各家各戶去敲門,讓鄉親們離開。很多鄉親們聽了陳十娘這樣說,也都相信她,跟著她走。

    陳十娘帶著信她的鄉民們逃到山上,忽聽身後一聲巨響,原來住的村子已下陷為一個大水塘,沒有逃離的人都隨之死去了。得救的人們猜想:陳十娘救的鯉魚是龍所變化的,於是把這個大水塘命名為“龍池”以永遠紀念此事。陳十娘經過此事,有了救人的功德,得了神靈點化,最終也飛升為仙。

    得救的人們在避難的缽嶺山上建了一座廟宇敬拜陳十娘,尊稱她為娘娘,所以缽嶺從此又叫娘娘山。因陳十娘仁厚慈愛,頗多靈驗,故而宋紹興年間皇帝欽賜廟名為“慈感廟”,嘉定九年,又加封陳十娘為“淑惠顯佑夫人”,明洪武年間,朝廷下旨歲凡三祭,香火歷代不絕,直至中共文革時廟宇被毀,現今又重建起來。

    得知這個故事,真是令人感嘆,故事裡的陳十娘是信神敬佛的好人;今天也有著一群真正善良的修煉人:法輪功學員。他們修煉的功法是佛家上乘真正度人的大法,他們信仰真、善、忍,儘自己的全力做一個真正的好人,仁義之士。法輪功之所以在中國大陸受到迫害,正是因為法輪功走的太正,而受到腐敗淫亂的中共惡黨和當權惡人的嫉恨。法輪功學員們在被迫害中依然堅定信仰,甚至被迫害致死也不放棄信仰,正是他們堅持道德原則,大仁大義,在大是大非面前,捨生取義的表現。

    古代的陳十娘召集民眾避難,挽救了相信她的人。今天法輪功學員們之所以讓人化名退出黨團隊,是因為他們在修煉中知道,中共不僅貪腐至極,而且迫害修煉人,甚至採用了滅絕人性活摘器官的邪惡手段,中共之罪必將使其滅亡,只有退出中共才能不受中共滅亡的牽連,只有退出中共才有得救的希望。在中共迫害法輪功三年後,也就是2002年,貴州平塘縣發現一塊藏字石,上有天然形成的“中國共產黨亡”這六個大字,這是天意的直接明示:中共氣數將盡,民眾趕快退出。故事裡,沒有跟著陳十娘離開村子的人都隨著村子一起沉陷下去。今天,不退出中共黨團隊的人,最終也都將隨著中共一起被淘汰。修煉人都是善良的,以慈悲為懷,由衷的希望所有民眾都能退出中共的一切組織,在滅亡中共的災難中保平安,象故事裡的得救者一樣幸運,走入新的未來。



    TOP

    神傳文字之妙筆:淺悟「佛」字含義

    很久以前,聽到“佛”這個字,只覺得是一個抽象的神話詞語,聯想到的是電視中的如來佛形像。後來修煉知道了,“佛”是指通過修煉覺悟了的人,是具有更高智慧的覺者。師父說:“人要想完成一件事情,做一件事情,得親自動手動腳,得經過你的體力勞動把它做成。而佛不用,佛只要思想,想就可以。”(《舊金山法會講法》)突然悟到:對呀!“佛”就是和人不一樣呀!無論從外型還是心性,還是能力都不是人可以比擬的。

    再來看“佛”字的結構,左邊是“人”,右邊是“弗”,“弗”在古代漢語中有“不”、“無”之意。這是否就暗示了“佛”就是和人不一樣呢?要成“佛”是否就要做到“不是人”呢?這裡的“不是人”並非貶義,而是指要走出人、脫離人、超越人。

    再回想師父說的,“告訴你一個真理: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轉法輪》)這不就更好的解釋了“佛”的含義了嗎? “弗”“人”,就是沒有人心,人的執著心全無之後不就顯出了生命的純善本性了嗎?那不就是佛性嗎?難怪說漢字是神傳文字,原來每個字的背後都帶著神啟悟人正信的因素,只是好多人沒有注意罷了。

    師父說“萬古事  為法來”(《洪吟二》- 戲一台)。就連一個小小漢字都在啟發人們——要修煉去人心,回歸自己的佛性。那世間的眾生呀,可曾還記得自己的歸宿在哪嗎?



    TOP

    秦始皇弒假父囚生母的真相

    在某處看到關於秦始皇嬴政弒假父囚生母,茅焦進諫一事,覺得有可磋商之處。根據我個人的研究,這段事件在歷史上並不占重要地位,被後人拿來大書特書的主要原因,還是始皇的敵手們用來抹黑這位千古一帝的。

    眾所周知,秦始皇英雄蓋世,智勇雙全,仁慈愛才,但因建中華統一大業,而得罪了各路人馬。中國人講根正,秦始皇的出生很不尋常,所以常被別有用心之人利用來抹黑他。一種流行的說法是,他是呂不韋的私生子,是呂不韋將自己懷孕的寵妾趙姬送給嬴政父親異人後生的。但是呂不韋當時資助扶持嬴政父親異人的時候,已經打算扶持他做秦王,斷不能做這種不合人倫之事。古書中也確有記載,呂不韋收留異人後,幫異人說了門親事,是富戶趙家的女兒。異人當時的身份只是個不受待見的落魄庶出王子,秦國人質,窮困潦倒,母親過世,父親也不把他的死活放在心上。當時趙家是看在商人呂不韋的面嫁女給他,壓根兒就沒想到異人有一天會回去繼位。異人說是娶親,其實有些上門女婿的意思,所以生的兒子嬴政一開始是隨趙家姓的,叫趙政。這趙家的後代,怎麼可能是呂不韋的兒子。

    後來異人在呂不韋的幫助下獨自回秦國投奔華陽太后做了太子,趙姬和兒子趙政留在趙國,一直受到呂不韋的關照,對呂不韋幫助異人出頭一事更是感恩不盡,對他自是言聽計從。趙姬畢竟是大家閨秀,還帶著兒子和父母住在一起,她和呂不韋私通的說法,根本就是子虛烏有。

    異人的使命就是把王位傳給嬴政,所以即位三年後就駕崩了,王位就順理成章傳給第一繼承人,時年十三歲的嬴政。嬴政一向對呂不韋很尊敬,雖然在趙家接受了良好的教育,但畢竟缺乏治國經驗,所以當時是跟著相國呂不韋見習的。

    趙姬嫁給異人的時候很年輕,和異人生活在一起不久,異人就去投奔華陽太后了。好不容易帶著兒子從趙國去秦國和丈夫團圓,丈夫卻早已另納美妾,還生了孩子。所以趙姬基本是守了個活寡。異人過世後她也不到三十歲,就遇見了嫪毐。

    史書說嫪毐是呂不韋安排給趙姬的,是很有可能的。因為呂不韋幫異人當然不是只為做慈善,他很有野心,對權力看得很重,異人繼位後他也如願以償擔當要職相國。嬴政繼位後,他更是大權在握,呼風喚雨,好不風光。但是他很快看出來,嬴政絕非凡夫俗子,一旦羽翅豐滿就不會再聽令於自己,於是故伎重演,想走太后這條路,讓趙姬再生個孩子備用著。

    這樣,他就物色了嫪毐,假裝成宦官送到趙姬身邊伺候。趙姬出身名門也算恪守婦道,一心拉扯兒子長大,頭腦比較簡單。兒子繼位一忙起來,她就有些無聊。呂不韋送來一個新宦官,她也未設防,對嫪毐極盡溫柔之能事的照料很是受用,畢竟丈夫對她都沒有那麼溫存過,不知不覺就著了道,和嫪毐有了男女苟且之事。趙姬自知此乃大逆不道之事,卻已深陷其中,不能自拔,只能聽任擺布,得過且過。

    這裡要說明一下,如果趙姬只是為了滿足自己的慾望找面首,她完全可以避免懷孕生子的,生孩子對她來說可是個聲名掃地的事情。但是讓她生孩子正是呂不韋的奸計,所以她才在很短時間裡猝不及防連生了兩個孩子。現在的小說裡把她寫成一個淫蕩女子,是非常不負責任的。

    當然這些事情都是完全瞞著嬴政的。呂不韋在孩子出生前,就把他們安排到陪都雍城居住。嬴政只當母后嫌京城人雜吵鬧,並未起疑心。為了讓這兩個孩子名正言順,呂不韋還找機會幫嫪毐邀功封了個侯。他當時也還沒有奪嬴政位的想法,但這些事情卻都是他精心策劃的,並想以後藉機行事。後人對嫪毐被封侯一事多有困惑,他一介平民,又頂著個宦官的頭銜,怎麼就會被封侯了呢?其實是呂不韋搗的鬼。

    呂不韋機關算盡,卻沒有料到嫪毐這個人,是個靠不住的膚淺之人。小人得志,四處顯擺,說自己是當今秦王的假父,就是乾爹義父的意思,現在和太后生了兩個兒子,嬴政下台了自己兒子就會繼位,搞不好自己以後就是太上皇了。

    這話當然就被人報告給了嬴政。嬴政很震驚,下令徹查。有人說嬴政早知母后與嫪毐私通,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這是不對的。秦始皇重視倫理綱常,如果他一早知道這件事,是絕不會姑息的。那時政務繁忙,完全沒有想到後宮會出這麼大一個簍子。嫪毐一看闖大禍了,索性一不做二不休,謀反了。不過他手裡只有一幫烏合之眾,哪是嬴政的對手。時年二十二歲的嬴政,很快打敗了嫪毐,並弄清了事情原委。

    嫪毐謀反犯上,自是處以極刑。兩個孩子雖然和嬴政有一半血緣關係,但卻是謀反叛臣和太后生的孽種,敗壞人倫,必須除去的。有人說秦始皇無情無義,不講親情,其實秦始皇對同母異父的弟弟是很寬容的,弟弟謀反失敗跑到趙國,秦始皇也未追究。肅清倫常,這在當時社會是非常重要的,所以處死嫪毐和兩個幼子,當時多數人都是理解的。只是後來人心敗壞,婚姻關係混亂,離婚同居如同家常便飯,人們也不再把倫理當回事,反倒評論說秦始皇車裂假父不仁;殺弟不慈;囚母不孝。世風不古,可見一斑。

    呂不韋是始作俑者,但嬴政看在他扶持先父,也曾幫助過自己,輔佐朝政,且也沒有直接參與嫪毐的謀反,就留了他一條性命,後來將他流放到四川。要有多大的胸懷才能做到這樣啊,始皇也算是仁義盡至了。呂不韋一生老謀深算,面面俱到,卻不料晚節不保,下了一招臭棋,滿盤皆輸,身敗名裂。他自感無顏見人,羞愧之下自盡身亡了。

    再說趙姬這裡,自然也是羞愧難當,萬死不辭。身為太后卻犯下這敗壞人倫之罪,本當嚴懲不怠。但是嬴政意識到,趙姬在這件事裡其實也是個犧牲品,他又是孝子,就讓趙姬還在雍城待著。但是把趙姬身邊伺候的宦官侍女盡數換掉,一來是原來那幫人也都是嫪毐找來的烏合之眾,必須把趙姬和他們隔開;二來換的這些人都是專門挑選的恪守禮法之人,幫助趙姬閉門思過,不要再犯錯。還有一點,趙姬當時等於是喪夫失子,又犯了這等無顏見祖宗的大罪,當時是只求速死。可是嬴政從小和母親感情就很好,怎麼忍心母親自殺,自己又不能天天看著她,就派了這批可靠之人去日夜看護,不得有誤。

    這裡還要說明一下,趙姬這一失足成千古恨,不僅在她這一世為她帶來巨大的傷害,餘生都在痛悔中度過,在後幾世都在償還自己造下的業債。時至今日,人們還把她描述成淫蕩賤婦,也只能說是她自食其果。但是修煉人看到,當時舊勢力為了完成這一齣戲,強行給趙姬腦中打進了亂性敗物,使她根本無力擺脫誘惑,明知前面是深淵,卻越滑越遠。所以說她其實也是受害者。今天的修煉人,也經常會被舊勢力以考驗或需要為理由干擾,明明是舊勢力打過來的敗物,修煉人有時會誤以為成自己的念頭,如果不秉持很強的正念,可能就著了道,釀下大錯。

    關於茅焦進諫一說,只有《說苑》中有記載,但這段記載卻是源自野史。很簡單的寥寥幾句,但也經不起推敲,所以並沒有為別的史書所用。

    說當時很多人進諫,指責始皇“囚禁生母,不合禮法”,這並不符合當時社會的倫理道德。可能有些拍馬屁的,知道嬴政對母親情深,便不請自來,跑到秦始皇那兒操心人家的家事。嬴政不便言明,就不予理睬。來囉嗦的人多了,被打板子也是可能的。其實如果當時這些人敢上朝對秦始皇的家事指手劃腳,只能說明秦始皇的確非常的開明。

    當時確實有處死了些人,但基本都是嫪毐的門下罪大惡極的人,連嬴政那兩個孽債弟弟在內,也不過二十多人,謀反軍隊有好幾千呢,都放回去了,能說這叫殘暴嗎?

    至於茅焦,應該只是齊國一遊民,正好在咸陽遊蕩,街頭巷尾聽人這樣那樣一說,就誇下海口,說自己敢去教訓秦始皇。至於如何進諫的,也基本是他自己吹噓,難經推敲。

    他說階下擺了20幾具屍體,其實秦始皇很愛乾淨,甚至有些潔癖,宮裡宮外連小鳥耗子的屍體都隨時清理掉的,哪會有什麼二十幾具屍體,還擺了那麼多天,真要那樣,附近得有多臭啊!更不要提大鍋烹這種匪夷所思的細節了,嬴政怎麼也是個大國之君,犯不著把自己搞的象個食人族部落的首領。《說苑》中提到是二十七具屍體,卻都無名無姓,這種寫法對正史來說,是很不負責任的寫法。

    還有就是,秦始皇一生征戰沙場,死在他手裡的人不少,但他並不濫殺,更不會讓死者暴屍街頭。他最嚴厲的處罰就是坑殺那些騙人謀財、欺世盜名的方士了,也不過是處死後不予厚葬,屍體直接埋在坑裡,絕非象後人傳說的活埋在坑裡。

    可是這茅焦自吹自擂的一派胡言卻被很多喜歡八卦的人信以為真,越傳越邪乎,越傳越象那麼回事,他的仇敵們更是添油加醋大作文章,結果後來有人竟然也把這種炒作當成正史記錄下來,以訛傳訛,傳到今天。

    而現在敗壞的人類,發掘出裡面淫亂的部分大肆渲染,嚴肅的歷史被塗改成了污穢不堪的成人電影。這段本不應留下的歷史,才以歪曲的面目留到現在。

    翻開歷史的面紗,更需要正本清源,回復真正的傳統價值。作為大法修煉人,有責任從紛亂的史記中提煉還原歷史的真實面目。



    TOP

    千古英雄人物-蔣介石(46) 痛定思痛

    宗教信仰

    蔣公在《解決共產主義思想與方法的根本問題》中將他的智慧分享給中國人:西方民主科學的發達是來源於西方人宗教信仰的基礎。“我還要特別提出一件事,就是我們中國自‘五四’運動以來,一般倡導新文化的人士,皆崇拜西方的民主與科學的進步,而獨對於其民主與科學進步的根本問題何在,則不加研究,而且始終置之不問。現在西方民主制度及其科學越是發達的國家,而其對於宗教——上帝——神的信仰,亦隨之迫切;無論他們的政府、社會、學校、旅館、家庭,乃至於軍隊,至少都存有一本聖經,無論男女老幼,其每人都有一句‘但願上帝旨意成功’的傳統口號,不論其生活飲食和議會禱告,都不肯忘了這句口號。”

    蔣公觀察到西方理學學問高深者反而信仰虔誠,真正研究西方文化的學者發現,西方的發達進步是以西方的傳統文化和宗教信仰為基礎:“天文學家以及一般理科學者,其學問研究越是高深的,而其對於宇宙,只有一位主宰——上帝存在的信仰亦更是虔誠。這是怎麼一回事?老實說,凡是真正研究西方文化的學者,即使他們學者自己,不論其為教育家、政治家或社會學者,都不能不承認其國家社會之進步,以及其民主科學之發達,乃是由於其基本教育與傳統文化——宗教信仰,為其唯一基礎。”(同上)
    被公認是史上最偉大的科學家愛因斯坦與牛頓都相信神的存在。圖為1921年演講中的愛因斯坦。(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蔣公指出,中國的教育家和新文化人對西方的發達只知其表而不知其根本,同時拋棄了中國的傳統,是不可能達到國家和社會進步的。“我們中國的教育家和新文化人,既要仿效他們西方的民主與科學的發達,來求我們國家與社會的進步,而為何對於他們民主與科學的根本問題都不願一顧,甚至對於我們本國自己的文化精神和傳統哲學亦棄如敝屣,不肯回顧反省一下。如此虛有其表的民主與科學的皮毛,而沒有精神的軀殼,乃欲求其國家與社會的進步,豈非緣木求魚?”(同上)

    痛定思痛

    蔣公到台灣後,回首往事,憂患和辛酸不絕。

    “本人自民國十四年總理逝世以後,四十四年間,憂患備嘗,恥辱重重,極人世之辛酸與難堪,可謂至矣盡矣。當民國十五年北伐開始,對黨內則肅清共黨分子之叛亂,對國內則消滅北洋軍閥之遺孽,凡袁世凱卵翼而成所謂直系之曹錕、吳佩孚、孫傳芳,奉系之張作霖、張宗昌以及中途投機附黨之馮玉祥,在北伐期間臨時依附本黨之李宗仁、與湖南之唐生智、雲南之龍雲以及川、貴等省諸軍閥,皆一一消除。及至本年李宗仁在北平暴斃以後,可說凡與我國民革命軍為敵之叛逆,完全消滅殆盡。甚至日本軍閥自東條英機、白川義則以至土肥原等不可一世之侵華罪魁,皆已為我十四年抗日戰役之勝利所滅絕。所有百年來國際對華不平等之恥辱條約亦完全取消矣。

    “國民革命自總理領導以來,至此我國已取得平等獨立之地位。不幸抗戰初告勝利,而俄國強占我東北,卵翼其共黨毛匪背叛國家,出賣民族,發動全面內戰,以致我民心渙散,士氣消沉,我政府不得不自大陸撤退,播遷台灣,至今已十有九年矣。”(蔣介石,《紀事手錄》,一九六九)

    兵敗如山倒,剿共戰爭失敗之速之烈,大大出乎蔣公的意料。看到中國面臨的大劫難,蔣介石痛心不已。他在一九四九年的日記中說:“愧悔無地自容,幾無面目見世人。”“只能戴罪補過,以求自贖。”蔣介石在公開講話、文章和日記中,對革命失敗做了多次反省。

    一九四九年,蔣介石在台北“革命實踐研究院”說:“我們此次失敗並不是被共匪打倒的,實際上是我們自己打倒自己。因為我們的軍隊是‘無主義、無紀律、無組織、無訓練、無靈魂、無根底’的軍隊,我們的軍人是‘無信仰、無廉恥、無責任、無知識、無生命、無氣節’的軍人。”

    一九五零年,蔣公總結失敗說:“大家也提到軍隊腐敗,政治貪污,但這些只是失敗時候的各種現象,而不是促成失敗的根本原因。我們要進一步研究軍隊為什麼會腐敗,政治為什麼會貪污?據我研究的結果,我們所以失敗,第一在於制度沒有建立;第二在於組織之不健全。”(《國軍失敗的原因及雪恥復國的急務》)

    一九五六年,蔣介石在《蘇俄在中國》一書中,再次列舉若干教訓。其中有對蘇俄以誠待詐:“我們中國處處以誠信對俄共的詐欺,因而每次對蘇俄的交涉,終至陷於被動的應付。”

    蘇聯成功離間美中關係,“史達林為了離間中美的合作,一方面對我政府施用其中立戰術,企圖促成中國的中立化;另一方面又在美國對國共衝突的調處過程中,他以中立戰術促成美國對華政策之中立化”。一九四四年,史達林對美國駐蘇大使說中共是“人造奶油共產黨人”,不是真正的共產黨。史達林的煙幕彈迷惑了羅斯福,他認為中共可以成為美國的合作夥伴。這種誤導從羅斯福、馬歇爾傳到杜魯門,嚴重誤導了美國對華政策。

    蔣介石也認識到國民黨“自信太過,忽視了共黨的獸性與暴行”。“可以說是我們對於‘民族至上’的原則,……因而對待他都是以寬大為懷,而不用徹底的手段,於是又授予共黨以可乘之隙。”蔣介石反省的意義,在於以史為鑑,亡羊補牢,著眼於未來的反對共產黨鬥爭。

    南京大學歷史教授高華認為:“當時世俗的國民黨軍隊是很難戰勝超凡脫俗、帶有強烈理想主義色彩的中共和解放軍的,蔣介石和國民黨的失敗註定不可避免。”(高華,《六十年後再論國民黨大陸失敗之原因》)中共的“強烈理想主義”說白了就是“共產撒旦邪教”經過“政教合一”的洗腦結果。

    三、名垂青史

    從中國計

    蔣介石退守台灣以後,一直念念不忘反攻大陸。其間,美國人曾多次考慮用原子彈襲擊中共,但蔣介石卻反對。

    一九五零年十二月一日日記:“杜魯門與美國朝野主張對中共使用原子彈,應設法打破之。”蔣介石反對是覺得此法“不能生效,因其總禍根乃在俄國也”。

    美國政府為了挽救法軍在越南的敗局,準備以氫彈、原子彈襲擊越南和中國大陸。美軍出於多方面考慮,便派太平洋總部霍華德參謀長去約見蔣介石。一九五四年四月十七日,蔣介石擬定的《本星期預定工作課目》中,其中第三項寫道:美國氫彈、原子彈不令用於越南與中國大陸。

    一九五四年十月二十日,蔣介石日記云:“召見叔明,詳詢其美空軍部計劃處長提議,可向美國借給原子武器之申請事,此或為其空軍部之授意,而其政府尚無此意乎?對反攻在國內戰場,如非萬不得已,亦不能使用此物。對於民心將有不利之影響,應特別注意研究。”

    一九五八年八月二十三日下午,共軍駐福建沿海炮兵部隊,突然猛烈炮擊金門,史稱“八二三炮戰(金門炮戰)”。國軍反擊使共軍重挫收場,徹底粉碎共產黨赤化台灣的企圖,奠定了台澎金馬今日的安定基礎。

    蔣公常巡視金門、馬祖等前線軍事基地,並主持各項演習;另外與由日本軍事顧問組成的白團以及美軍顧問團合作,進行軍事教育訓練,並協商防禦與反攻大計。一九六零年代初期,蔣親自主導“國光計劃”,紙上作業之餘,也曾進行多次實兵演練。

    一九六四年十月十六日,大陸第一枚原子彈試爆成功的消息,很快傳到蔣介石耳裡。數日之後,蔣介石在台北石牌對國民黨軍高級將領說:“我們只有戰,才有生路;不戰,只有死路一條,與其在共產黨原子彈轟炸下而死,不如戰死;與其死在台灣,不如死在大陸;與其被美國人出賣而死,不如戰死在戰場。”(王豐 ,《蔣介石放棄“反攻大陸”始末》)

    當時美國拒絕和中共作戰,而蘇聯因為和中共失和,於是與蔣經國談判,提供經費、武器和軍事基地。蔣介石在日記中提醒自己,蘇聯可能不懷好意,不能做吳三桂、洪承疇,不能引蘇聯趁機進入中國。

    蔣介石沒有放棄將大陸從中共手中光復的決心,由於國際形勢和軍力對比,終不得成功。

    畢生反共

    一九二七年清黨後,蔣介石曾引述朋友的話:“我們反對共產黨恐怖政策的舉動,還嫌早了一點,不是因為共產黨的罪惡沒有暴露,乃是因為神經麻木的中國民眾不受到十八層地獄的痛苦,不會覺醒的。”“設如中正任大家常受軍閥的壓迫,帝國主義者的摧殘,或是因為國民革命而將中國暗送給共產黨的恐怖政治去處分,是中正蔑棄革命軍人的天職,為千秋萬世的罪人。”(《建都南京告全國同胞書》 )

    一九五零年三月,蔣介石在台灣復職總統,他宣布:“這一次復職以後,我們革命的目標,是恢復中華民國,消滅共產國際。”(《復職的目的與使命》)

    一九五一年,韓戰升級。蔣介石指出:“今日共產集團已成為世界的公敵,而我中華民族已成為世界反侵略的先鋒。我們反共抗俄的號召,就是喚起全體人類自救的木鐸;我們民主自由的台灣省,就是復興中華民族光明的燈塔。”(《中華民國四十年國慶紀念告全國軍民同胞書》)一九五二年元旦,他告誡同胞:“正義與暴力是截然相反,無法並存,無法融合的。我們堅強屹立於正義的一方,儘管世界上有些國家暫時徘徊觀望於正義與暴力兩陣線之間,……但這個徘徊綏靖的政策,決不能持久苟安。”(《中華民國四十一年元旦告全國軍民同胞書》)

    一九五四年六月十五日,在蔣總統與韓國總統李承晚的倡導下,亞洲反共聯盟在韓國成立。中華民國、韓國、菲律賓、泰國、越南五國參加。蔣總統呼籲美國出面,領導所有東亞反共國家,締結類似《北大西洋公約》之反共協定,遏止共黨在遠東之擴張。

    一九五四年十月七日,蔣總統對美聯社記者說:“共匪來犯台灣,……將予國軍以迎頭痛擊敵人之機會,我軍已有充分準備與信心,並有全體人民之擁護。”“倘今後蘇俄露出真面目,出動俄軍在大陸作戰,……吾人有本國人民之充分支持,必可擊敗俄國。”(《我必能戰勝大陸中共匪軍》)

    一九五六年,中共的“社會主義改造”運動進入高潮,在政治、經濟、文化領域倒行逆施,顛覆傳統。蔣介石痛斥說:中共“禍國殃民的罪惡,遠超過中國歷史上任何時期的賣國漢奸,更非滿清帝制,喪權辱國、橫徵暴斂的苛政所能比擬其萬一。最近幾年,共匪更在大陸上以殘忍無比的手段,推行其所謂‘農業集體化’、‘工商業公私合營’與‘思想改造’、‘文字改革’等等暴政,實際上就是要將我們大陸人民從精神至肉體,從個人至家庭,緊緊捆綁在俄帝的刺刀尖上,作為俄帝奴役人類,和征服世界的侵略工具。”(《中華民國四十五年國慶紀念告全國軍民同胞書》)

    同年,中共突然決定紀念孫中山九十誕辰。蔣介石怒斥:“共匪竊據大陸已經七年了。在這七年之中,共匪所紀念的只是他們的馬、恩、列、斯,而其所加於我們國父的,只有難堪的侮辱。”“而他們到今年又倒過來大舉紀念我們國父的誕辰,大家一望便知這是他們無恥的手法。”

    “更可笑的一點,就是共匪今日還想曲解我們國父的三民主義,並且將……‘聯俄、容共、農工三大政策’一併曲解,更改稱‘容共’為‘聯共’,藉掩蓋當年的事實。”

    “只要一看當時中共代表李大釗的聲明,就可以解答任何的詭辯。這聲明中有下面一段原文:‘……只有國民黨,可以造成一個偉大而普遍的國民革命黨,能負解放民族、恢復民權、奠定民生的重任,所以毅然投入本黨來。……我等之加入本黨,是為有所貢獻於本黨,以貢獻於國民革命的事業而來的。斷乎不是為取巧討便宜,借國民黨的名義作共產黨的運動而來的。’”(《國父九一誕辰紀念告全國同胞書》,一九五六)



    TOP

    中國歷史正述-夏之三:大禹誕生

    夏朝:大禹時代之二

    大禹誕生

    大禹是黃帝軒轅氏的玄孫,顓頊帝的孫子,鯀的兒子。大禹的誕生亦十分神奇。《帝王世紀》中記載,大禹的母親叫修己。一天,她出門在外時看到了流星貫昴,晚上,在夢中她接下了這顆星,以意念和流星交感,而後吞下神珠。修己破開自己的背部,在石紐(今蜀地西川)生下了大禹。禹胸前有玉鬥七星,腳上有紋路,好似一個“巳”字,所以為他取名叫文命。禹,姒姓,身高九尺九寸,即使站在上古身材威武的半神半人之間,禹也顯得特別的高大威武。

    “大禹生而具有聖人的異相。他的兩隻耳朵上各有三個孔,是大通的象徵,可以興利除害,疏河決江。”(《淮南子修務訓》)這樣看來,大禹一雙耳朵象徵著大通,頭上又戴著鉤誕生,相貌崢嶸特異,天生就是要來做一件驚天動地的大事的。

    鯀治水失敗,付出了自己的生命。對於接續父親事業的大禹,治水之事別有一番意義,他所背負的使命也更加重大。

    舜和禹的對話

    就像當年堯帝任命鯀治水留下了一段君臣之間的對話,在中國最早的史書《尚書堯典》中,也有一段舜帝命禹治水的生動對話。

    舜帝問身邊的人:“啊!四方諸侯之長,有誰能奮起光大堯帝的事業,管理百官,輔佐政務?”

    眾人回答說:“禹能行。”

    舜帝轉頭望著禹說:“啊!禹,你去平水土,要勤奮,要努力!”

    禹起身拜辭說:“稷、契和皋陶都比我有德,不如讓他們去吧。”

    舜把禹扶了起來,望著他說:“不,你去!”

    大舜帝的朝廷中雲集了當時天下一流的人才。判案如神嚴明公正的法官皋陶、通曉穀物耕作的農官后稷、能馴鳥獸聽鳥語的林官伯益、主掌火和教育的司徒契,這些臣子個個才能出眾,在大禹治水的事業中各自扛起了獨當一面的重任。在眾多的天才和各國諸侯中,禹不單高大威武,他的智慧和能力也是多方面的。於是,治水的大任落到了禹的肩上。

    禹為了治水奮不顧身。《史記》上是這麼寫的:“他勞心勞力,在外地居住了十三年,多次走過了家門前而不敢進去。”他的吃穿都十分簡單,居住的地方也非常簡陋。面對浩浩的大水,禹勞心勞力,付出所有,在所不辭。

    在大禹後裔越王無餘的外傳中,對於大禹勤懇治水、不遺餘力的描述十分生動:“禹傷父功不成,循江,溯河,盡濟,甄淮,乃勞身焦思以行。七年,聞樂不聽,過門不入,冠掛不顧,履遺不躡。功未及成,愁然沉思。”大禹治水心無旁騖,耳邊傳來音樂也不去聆聽,經過家門而不入,帽子掛著也顧不上取下來,丟了鞋子也不去撿。功業未成,沉思愀然。

    河圖寶書

    在得到了舜的任命之後,禹來到了河岸上,眼前是浩浩蕩蕩的河水。只見遠處有個身子老長、白面魚身的人魚忽地游過來,“唰”一下浮出水面,把上半身立著,撐著頸子先道一聲:“我是黃河之神。”然後只聼他朝禹一聲聲高聲呼喚:“文命!文命治水!”禹不由得邁上前去,河神把臂伸得老長,授禹一張《河圖》,指點他大水難馴的野性子,又親授他如何治水。叮囑完後,河伯沉入淵水之中。

    禹展開手中秘笈一般的寶圖,那是一張縱橫交錯的河圖,上面詳細描繪了河流山川的脈絡。在還沒有地圖的上古時代,這是一張河神親自饋贈的河脈密圖,可見這張河圖的份量。

    另外,《尚書》中還有神龜背上馱著河圖獻給大禹的故事。“天與禹洛出書,神龜負文而出,列於背,有數至於九。禹遂因而第之,以成九類”。(《尚書洪範》孔安國傳)

    有了河圖,禹治水進展神速。然而在《吳越春秋‧越王無餘外傳》的記載中,大禹獲得治水之法卻不是這麼簡單的。

    禹王治水沒有進展,心中鬱悶。他在《黃帝中經》中讀到:在南嶽山嶺上,有一冊金簡玉書,載有治水之策。於是大禹東行到衡山,獻祭上白馬,但沒有得到所求。於是禹王仰天呼嘯,夜裡夢見穿紅色繡衣的男子,自稱是玄夷蒼水的使者,聽說天帝使文命到這裡來在此等候。紅衣人告訴禹王:“要得到金簡玉書,就得在黃帝岩誠心齋戒,待到三月庚子日那天登上山來,找到一塊發出響聲的大磬石,朝著石頭呼喚即起回聲。這時把石頭掀開,就可以得到《金簡玉書》,書裡是治水要訣。”

    在黃帝岩 (即南嶽金簡峰),禹果然發現一塊磐石,便對著它呼喚,果然有回聲傳來。巨石上長著一株珊瑚狀的靈芝,撬開岩石,只見紅燦燦的金簡、晶瑩剔透的玉書,書簡用白銀絲絨編織起來,看起來金光耀目。(《吳越春秋‧越王無餘外傳》)

    就這樣,大禹從南嶽衡山獲得了內含治水要訣的金簡。

    參考文獻
    1. 《春秋左傳正義》
    2. 《拾遺記》
    3. 《帝王世紀》
    4. 《山海經》
    5. 《史記》
    6. 《拾遺記》
    7. 《淮南子》
    8. 《尚書正義》
    9. 《水經注》
    10. 《吳越春秋》



    TOP

    正見知音系列節目《千古英雄人物》堯舜禹(6)歷經磨難,初心不改

    編者按:本節目是正見網《正見知音》廣播節目中的系列節目,改編自大紀元系列文章《千古英雄人物》,在尊重原稿與史實的基礎上,以故事形式為聽眾們一一介紹中華五千年來德才兼備留芳千古的英雄人物。敬請收聽。

    MP3 文件

    下載方法:按滑鼠器右鍵,在彈出菜單中選擇「目標文件保存為…」(Save Target As...)。

    聽眾朋友好!歡迎收聽《千古英雄人物》,我是安吉。

    上集說到,舜帶著娥皇女英兩位嬌妻衣錦還鄉,探望久別的父母,想不到後母及同父異母的弟弟象,被嫉妒之火燒得失去理智,欲將舜置於死地而後快。後母騙舜到後山的穀倉上修補屋頂,然後撤掉梯子,放了一把火。舜趕緊要往下跳,卻發現,這穀倉建在後山坡上,從這邊跳吧,正好是火勢最猛的地方,往那邊跳吧,又正好是個陡峭的山坡,就算不摔死也得摔殘了。



    TOP

    在整體專案行動中找到不足 修好自己

    尊敬的師父好:
    同修好:

    我之前還一直對撥打營救電話很打怵,覺得沒有打三退電話簡單,尤其一看反饋,同修都接聽那麼多那麼久,自己還著急, 為什麼我做不到。 直到又讀到《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會講法》師父說:“其它地區的大法弟子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圍繞著中國大陸這個大法的主體在做,在抑制邪惡的迫害,減輕中國大陸大法弟子的壓力,也協助著中國大陸大法弟子在講清真相。”那麼,我每次在全球營救平台<明慧當日迫害案件直播室>的值班不都是直接在抵制著邪惡對大陸大法弟子的迫害嘛,尤其是大型專案行動,更是積聚了海外大法弟子的極大力量在清理著邪惡。而我還在挑剔著撥打電話容易不容易,還跟同修攀比接通率,更是妒嫉心不去的表現。口口聲聲說要跟著師父的正法進程,這種心態又如何能做到?

    《北美巡迴講法》師父說:“如果你們修的不好,大家也看到了,表面身體的變化相對來講也小。也就是說你所代表的那個龐大的天體和你的身體是一樣的,是對映的。那麼可能就會有眾多的生命因為你修的不好,他們不能得度;就是因為你修的不好,他們不能夠變好;你有很多心不去,干擾著他們,反過來他們也干擾著你。”我深知自己撥打營救平台電話無法突破的原因就是自己沒有修好,被觀念阻擋和執著心不去造成的。我下定決心,否定這些不好的東西,修去它們。

    這次撥打“黑龍江省哈爾濱市重點專案”前,我就想著要抓住機會好好撥打,突破自己。撥打前,我都儘量把其它項目和常人事情做好,提前幾天蒸好包子,不用為吃什麼浪費時間。以前常常因為這個時間段有業務信息,沒控制住自己回覆了信息就把時間耽誤了。這次把手機提前關閉網絡,免得有干擾。

    第一天撥打的接通率特別低,兩包電話就接了三個人,還聽的不多。打到最後我又沮喪了。轉念一想,我沮喪了沒動力了,誰高興呢,一定是舊勢力嘛,那我怎麼能順著它去呢?大家一直都說響鈴也是震懾邪惡,我怎麼還沮喪?因為內心有種不堅信,懷疑, 那就不是正念,沒有正念怎麼去抵制邪惡?認識到這些,我馬上調整自己,發正念,清除電話那頭干擾眾生得救聽真相的一切邪惡,就算眾生在我這不能得救,我清理了他背後不好的東西,下一次也能得救。

    第二天打電話前又出現了一些生活上的瑣事,弄的我很疲憊,快到點打電話了也沒把心收回來,還在執著思考著。時間到了想著不打電話也不行,領了案子就開始撥。一聲響鈴對方接通了,搞的我措手不及,愣了幾秒,開始講真相。覺得自己講的不好,他聽了幾句就掛掉了,我隨後撥過去他就再不接了。我想這不是白白在浪費時間嗎?也許眾生億萬年的等待就是這一通電話,全因為我的沒做好,讓他錯失了得救的機會,師父和眾神都看著等著我能把他救起,我卻執迷不悟陷在人事中不能正念救人。後悔不已。

    想明白後趕緊調整自己,正念加持,很快又有電話被撥通, 有一通那人在聽的過程中和顏悅色的反駁我,也不罵人也不生氣,就是說共產好之類的,不聽我講。以往每次遇到這樣的我就氣的不行,這次也是沒控制住大聲豪氣的跟他講,沒有一點善念。反思自己為什麼總生氣呢?因為他不聽我的,他不按我的思路走,不認同我。在修煉中我也是這樣啊,項目中得不到別人的認可就覺得沒動力了。跟同修交流時,別人不符合自己 ,或者說自己不好了時,我表面接受,心裡是不愛聽的。我還覺得眾生可憐,其實自己某些時候就像他這樣,在好多問題上執迷不悟。

    我想到這裡,放平心態,又撥過去電話,這次我明顯說話的語氣平和下來,他繼續接,我繼續講。過了一會他在電話裡開始不斷的給我放常人歌,掛斷還接,每次都放,還說“告訴我你喜歡聽,我換著放。”我悟道這就是在提醒我平時放不下常人的東西,打電話的時候思想也時常跟著彩鈴去了。然後我再打時每一通電話都不聽那些彩鈴,也警告自己少看常人的東西,保持思想純淨。救人太嚴肅了,時時刻刻都要保持正念才能不被邪惡干擾。我的這些不足也要趕快補上,想想因為我而錯失得救機會的眾生,真是覺得很痛心。

    這次專案中還有一個警察的電話讓我記憶深刻。他接通之後不說話,後來我講到國民黨和中共打仗,中共的做法沒有人性時,可能他有了興趣,開始說話,還放出他錄下的我之前的聲音。我給他微信號,他問這是你的麼,我們可以通話麼。因為我也有做項目的微信號,但是我假裝肯定的說,“是啊,我們公用這個。”潛意識裡怕他聯繫我。他還把他電話給我,“說看我多實在,電話都給你了,你還不給我你的微信。”這一下就讓我把怕心、不相信別人的心、保護自己的心都暴露出來了,真是慚愧。師父藉助常人嘴在點化我啊。之後他居然提了師父的名字,說了不敬的話,我特別傷心,哽咽著說,“你不要說我師父的名字。”他還說,特別囂張的語氣。

    我就在想一定是我沒做好啊,敬師敬法方面做不好,過後想到最近一直是在平台上學法,坐在家裡讀書,坐姿啊、衣著啊、學法專心程度啊,都不夠好,有時候中途還做點別的,有信息還回覆一下,看一眼手機什麼的。表現出來常人說出這麼不好的話,對他自己多不好!瞬間就覺得眾生悲苦,如果不能得救就會跟著邪惡幹著壞事,生命的歸處在哪啊?等待他們的將是多麼可怕的後果!想到這裡,我更加覺得使命重大,每一通電話都是救人的法器,要想讓法器威力加強,就是修好自己,敬師敬法,好好學法煉功,堅定救人的信念,每一念都要用正念,慈悲的對待世人,清除背後操縱他們的邪惡,這些都要做到實處!才不負師恩。

    每一次專案行動還有同修的交流中,都發現自己還差的很遠。如何跟上來,就是不斷的實修自己,做每個項目,打每個電話都用真正為了世人能得救的心去對待,不能浮於表面,不走過場,珍惜師父給我的每一分鐘,抓緊時間救人!

    以上交流如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TOP

    美國首都聖派翠克遊行 展多元文化

    http://news-b5.zhengjian.org/2017/03/14/36370.html

    TOP

    米蘭連三場爆滿 觀眾領悟神韻:「勿忘來世的目的」

    http://news-b5.zhengjian.org/2017/03/14/36380.html

    TOP

    神韻高雄大爆滿 跨國企業富豪:神助的震撼

    http://news-b5.zhengjian.org/2017/03/14/36381.htm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