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3月19日 星期日




  • 正見知音系列節目《千古英雄人物》堯舜禹(8)民心所向帝舜一統天下

  • 中國歷史正述:夏之七:重劃九州 再造文明

  • 漢字本義系列(82):廣傳九評棄邪共,爭做三退迎新生

  • 不孝子女的現世報應

  • 萬物皆有靈:電水壺的故事

  • 不正的一念招來了邪惡非法綁架

  • 對學法與實修的體會

  • 瑞典錢幣廣場上法輪功學員傳播真相

  • 「經典、純金、神乎其技」 台東500粉絲高雄追神韻

  • 鳳凰城觀眾震撼於神的歸來 神韻帶來希望

  • 神韻普羅旺斯場場爆滿 法國人感恩「相信救世主會來救人」

  • 墨西哥周末兩場爆滿 神韻價值觀超越國界、宗教和一切

  • 神韻康州連兩場滿場 「更高層次的神聖傑作」




  • TOP



    TOP



    TOP

    正見知音系列節目《千古英雄人物》堯舜禹(8)民心所向帝舜一統天下

    編者按:本節目是正見網《正見知音》廣播節目中的系列節目,改編自大紀元系列文章《千古英雄人物》,在尊重原稿與史實的基礎上,以故事形式為聽眾們一一介紹中華五千年來德才兼備留芳千古的英雄人物。敬請收聽。

    MP3 文件

    下載方法:按滑鼠器右鍵,在彈出菜單中選擇「目標文件保存為…」(Save Target As...)。

    上集說到,帝堯禪讓帝位給舜,退休後專心修道,不久駕鶴西去。兒子丹朱從封地趕回來奔喪,並準備為了帝位和舜大鬧一場。



    TOP

    中國歷史正述:夏之七:重劃九州 再造文明

    夏朝:大禹時代之六

    重劃九州 再造文明

    隨著大禹率領眾人疏浚大水,浩浩蕩蕩的洪水退去,土地再度露出來。《詩經‧商頌‧長發》讚嘆夏禹治水:“洪水芒芒,禹敷下土方。外大國是疆,幅隕既長。”上古時代洪水茫茫,大禹治理天下平定四方。京畿之外的諸侯國都收入疆土,版圖廣大而又周長。“禹分下土,正四方,定諸夏,使其境界更為廣大。”

    自古中土又叫“神州大地”。相傳黃帝統御之地為神州,赤帝(炎帝的別稱)統御之地為赤縣,合為“赤縣神州”。戰國時,騶衍認為中國只是天下的一部分:“儒者所謂中國者,於天下乃八十一分居其一分耳。中國名曰赤縣神州。赤縣神州內自有九州。”他把中國之外的天下定為九州:“中國外如赤縣神州者九,乃所謂九州也。”這中國之外,猶如神州一般的九州又被稱為中九州,為稗海所圍繞。九個這樣的中九州又形成了大九州,為大瀛海所圍繞。這大九州、中九州和中國之內的九州環環相扣,一如三千大千世界中又有三千大千世界,都是和不同的天體對應的繁榮豐富的世界。

    在漢朝,對於中國與天下之間有略微不同的認識:“八荒之內有四海,四海之內有九州。”顏師古解釋:“八荒,乃八方荒蕪極遠之地也。”而《爾雅‧釋地》則把九夷、八狄、七戎、六蠻稱之為四海。這四海之內的九州就是自稱華夏的中國,也叫神州。

    究其本意,“州”是高於水面可以住人的陸地,也就是水中浮出的高地。“州,水中可居曰州,周遶其旁,從重川。昔堯遭洪水,民居水中高土,或曰九州。” (《說文解字》)堯舜遭遇大洪水的時代,高山被大水隔成一塊塊的大陸,是為九州。

    另外,州是由大大小小的部落方國所構成。“州,國也。”(《廣雅》)“二百一十國為州。州有伯。”(《禮記‧王制》)舜帝命令大禹為代政王,巡行九州,輔佐舜帝,統領九伯,就是這九州的伯侯(《吳越春秋‧越王無餘外傳》)。這樣,我們對於堯舜時代大洪水中的地理行政大致有了一些概念。

    洪水平定後,大禹一雙大腳一步步數算著步伐,走過重生的黃土地上眾多部落居住的地方,在神州大地上劃出九州的疆界,建立人間的秩序,開啟了新的文明。

    大禹不是第一個劃分神州大地的人。九州之名最早見於《禹貢》,傳說早在神農之時,神州就分為九州。“《春秋命歷序》云:人皇氏分九州,神農始立地形,甄度四海,東西九十萬裡,南北八十一萬裡。”《周禮‧職方氏》是這樣註疏的:“自神農以上有大九州,柱州、迎州、神州之等。黃帝以來,德不及遠,惟於神州之內分為九州,黃帝受命,風后受圖,割地布九州,置十二國。”另外,傳說黃帝安定天下後“方制萬裡,劃燮(野)分州,得百裡之國萬區。”

    大禹承續古制,在完成治水大功之後,重新劃定天下九州:冀、兗、靑、徐、荊、揚、豫、梁、雍(《禹貢》)。戰國楚竹簡書《容成氏》篇上所記九州分別是:夾州、塗州、競州、莒州、蓏(藕)州、荊州、揚州、敘州、虘州,略異於《禹貢》。此外,《周禮‧職方氏》、《爾雅‧釋地》、《呂氏春秋‧有始》中所記九州也各有異。大致來說,九州涵蓋了今天的青海、甘肅、四川、陝西、河南、河北、山西、湖北、湖南、山東、江蘇、安徽等地。

    歷來對九州的解釋不一,淮南王劉安如此說:“何謂九州?東南神州曰農土,正南次州曰沃土,西南戎州曰滔土,正西弇州曰並土,正中冀州曰中土,西北台州曰肥土,正北泲州曰成土,東北薄州曰隱土,正東陽州曰申土。”

    大禹劃神州為九州。舜帝時曾重劃為十二州,大禹登基後復又劃為九州。

    《淮南子‧地形訓》中,對於大禹丈量天地之極有更明確的描述:“禹乃使太章步自東極至於西極,二億三萬三千五百裡七十五步;使豎亥步自北極至於南極,二億三萬三千五百裡七十五步。禹乃以息土填洪水,以為名山。”也就是說,大禹派太章測量了東西間的距離,又派豎亥測量了南北間的距離。

    《吳越春秋》上則是這麼說的:“禹行使大章步東西,豎亥度南北,暢八極之廣,旋天地之數。”

    太章和豎亥是大禹的臣子,兩人都善行,豎亥更是個頭高大。他右手把著測量器,左手指向青丘之北,大步而行,一步一步從南走到北。“帝命豎亥步,自東極至於西極,五億十選九千八百步。豎亥右手把算,左手指青丘北。一曰禹命豎亥。” (《山海經‧海外東經》)兩人在測量土地時發明了測量土地的工具,創造了中國最早的測量儀器:步尺和量度的基本單位尺、丈、裡(華裡)等。

    《周髀算經》把大禹治天下和“數”的誕生、天地方圓的測定聯繫起來:“故禹之所以治天下者,此數之所生也。”

    “商高曰:環矩以為圓,合矩以為方,方屬地,圓屬天,天圓地方。……是故知地者智,知天者聖。智出於句,句出於矩,夫矩之於數,其裁製萬物,惟所為耳。” 這本中國最早的天文算學著作賦予“數”近乎神秘的意義。唯有智者聖人能知天地,而智慧來自於勾,而勾又出自於矩。而從矩來演算數字,能自如地裁製萬物。

    《周髀算經注》則認為大禹治水時觀測地形山川,誕生了古代的勾股定律,從而得出了計算之法:“禹治洪水,決疏江河,望山川之形,定高下之勢,除滔天之災,使東注海,無浸溺之患,此勾股之由生也。”

    大禹一邊治水,一邊測量山川河流的深廣。他肩上背的準繩和規矩就是原始的測量工具。準繩是為了測量水平、垂直,規用來畫圓,矩則是畫方。《夏本紀》上說禹“行山表木,定高山大川”,表木就是刊木立為標記,也就是把樹木立為測量時的標記。在高山河流上設為高標,即今天測量技術中的標杆法。

    《史記‧夏本紀》中說:“禹為人敏給克勤,其德不違,其仁可親,其言可信:聲為律,身為度,稱以出;亶亶穆穆,為綱為紀。”大禹不僅是勤懇勤勞,備有美德,仁而可親,言語可信,就是他的聲音也是恆定聲音的音律,他的身軀就是度量的尺度,一切的准測都出自於他。他勤懇肅穆,是朝庭百官的綱紀。

    在這重新賦予大地秩序的浩大工程中,統一尺度是必要的,而由於禹王身居重位,不僅是他所使用的尺規具有神賜的意義,就是他自身也成了一切度量的準則,因而帶有一種莊嚴的重量。

    管子《輕重戊》中還提到了大禹治水時的又一重意義:“夏人之王大禹梳理三江,鑿五湖,引導四涇之水,以測度九州的高地,治理九大澤,於是萬民明白了城廓、門、裡巷、屋宇的建築,而天下得以開化。”

    大禹測量大地及圍繞之的一切功業遠遠超出我們的想像:大禹治水不單是治理水患,還涵蓋了治理鴻水、觀測地貌、整治山川、開發居住、教化萬民的宏闊蘊含。

    聖王大禹,開啟了華夏文明的新篇章。

    參考文獻:
    1. 《毛詩正義》
    2. 《史記》
    3. 漢‧劉向《說苑》
    4. 《尚書正義》
    5. 《漢書》
    6. 《呂氏春秋》
    7. 《淮南子》
    8. 漢‧趙君卿 注《周髀算經》
    9. 《管子》



    TOP

    漢字本義系列(82):廣傳九評棄邪共,爭做三退迎新生


    ---字部“卬、辛、妾、親”


    在文藝、影視作品中,當人們看到奸賊佞黨假朝廷之威陷害忠良的情節時,相信大多數人都會義憤填膺、愛憎分明的站在受害人的一方。然而到了現實生活中,面對法輪功遭受中共無恥誣陷、蒙受不白之冤後堅忍不屈的傳播真相揭露謊言、呼喚正義尋求昭雪這一如此淺顯的事實,為什麼卻有那麼多人不能夠正確理解和認同呢?有些人甚至連看一眼真相資料的膽量或者好奇心都被中共嚇得蕩然無存了,卻仍然言聽計從的偏信它的鬼話,配合它牽著自己的鼻子走,難道不是咄咄怪事嗎?其實這正好說明了邪共意識形態的毒性之大,不但能使人沉痼自若,而且達到了養虎自斃的可怕境地。

    【棄、棄】( 甲)( 金)甲骨文從子從箕從廾從丶。子表示癟籽,丶表示輕質雜質等。雙手顛動簸箕,使糠秕雜質等揚除。金文改用倒子,更生動的表現癟籽從簸箕邊緣跌落的情勢,並省去簸箕,增加二部,其義相同,二表示保留的有用部份與廢除的舍掉部份一分為二的情況。小篆或簡化為從倒子從廾,或將箕易形,其義大同。泛表丟掉無用的廢物。

    劃時代的思想巨著《九評共產黨》,以堅實的史料、精悍的論證、凌厲的筆鋒從歷史、政治、文化、信仰等諸多層面深刻剖析了中共的醜惡本質。該文的問世,如同亮起了一面威力無比的照妖鏡,使世人於剎那間一眼瞥清了中共在畫皮掩蓋下猙獰可怖的真容。以《九評》為代表,各種激濁揚清、解體邪黨文化的資料分進合擊,排山倒海般的衝破封鎖湧向民眾,破除著中共散布的漫誣醜詆,滌盪著受害者身心上的共產污垢,瓦解著中共敗壞國人為其殉葬的陰謀,在全球範圍內掀起了前所未有的廢除毒誓、三退棄共的大潮。

    【卬】( 篆)小篆從匕從。一人俯身向下,另一人跪坐向上,藉此示意面對且上仰的姿勢。即“仰、昂”的本字。
    【仰】小篆從人從卬。抬頭向上看的姿態。
    【昂】小篆從日從卬。情勢升騰高漲、顯赫上起,令人仰視。[昂貴]。
    【迎】小篆從辵從卬。相向行出,面對著走上去。

    這是一場偉大的精神覺醒運動,越來越多的人開始認清正是中共這頭在中華大地上肆虐的惡獸,才造成了中國無盡災殃苦難。因此在善惡的重大抉擇面前,已經克服心理恐懼,恢復正常認知的人們紛紛表態與中共決裂:在大紀元網站上聲明退出黨、團、隊的三退人數於2005年4月突破一百萬。到2006年4月突破一千萬。到2011年8月突破一億。到2015年4月突破兩億••••••其勢摧枯拉朽、破竹建瓴。今日的中國,正在風雷激盪中發生著翻天覆地的劇變。在解體中共、光復中華的歷史變局下,世人啊,請你們務必明辨正邪、選擇新生!

    辛07-4143112字部概義:同字義,瓦解,拆散,裂離,使不能存立。參見該字。
    【辛】( 甲)( 甲)( 金)( 金)甲骨金文從倒置的“立”。表示與組建、確立相反的。使崩潰、瓦解、拆散、破裂的。有頂部加一橫者(表示上天),意指這種不能保持完整、不斷裂離開的屬性源於先天所賦。也有省去兩臂的字形,其義相同。另受書寫方式影響,金文或有腿間填實者,與“丁”字內部填實情況類似。金文小篆在最下面的頭部加丶或一的字形,是通過標示位置強調身體破裂時的頭腦反應,即痛苦的心理感受。使“辛”的字義由形態裂解的本義,轉到裂解痛感的現義。
    【言】( 甲)( 金)甲骨文從辛從口,金文小篆頂部加“一”表天賦。(天生就得)不斷的翕張嘴唇,開合口齒(所講說出的話語)。
    【音】( 金)金文小篆從辛從甘。在喉嚨內部發生的由通過聲門裂的氣流衝擊導致的聲帶振動波。
    【宰】( 甲)( 金)甲骨文從宀從辛,下部或加丿,表示限定(與“犮、曳”中的用法相同)。將房屋內被控制住的動物屠殺、肢解。金文下部或改為毛省,也是向動物體內深剖、割裂之義。小篆簡為從宀從辛。泛表解離、分割、裁製(主刀者的操作)。
    【商】( 甲)甲骨金文小篆從辛從丙從口。或有兩辛及加貝字形,起強調作用。在柄蒂位置(即操控財物的截斷、劃撥區)(交易雙方為了討價還價)而對劃割的責權利等內容在可調口徑內進行計較。泛表通過會談進行調整以求達成一致。
    【辠、罪】( 金)金文小篆從自從辛。使自己面臨被宰割(即接受法律制裁)的嚴重過錯。自討刑殺的不法行為。據說因為“辠”字形似皇字而在秦時改用“罪”字。
    【辜】小篆從古從辛。成為歷史的(指先前犯下的)罪過。[無辜:沒有既往的過錯]。
    【妾】( 甲)( 金)甲骨金文小篆從辛從女。(古代因犯有過錯等而)無法取得名分,不能確立地位的女子。不具備作為正妻資格(只能給人續娶做半妻半奴)的女子。
    【新】( 甲)( 甲)( 金)甲骨文從辛從木,或有加斤、加人、去木者,其義大同。金文從辛從斤,或有加木、去枝、留根者,其義大同。小篆從辛從斤從木。(樵夫)砍斫、折擗樹木上部的樹枝(而非中下部的樹幹樹根)以作燒柴。即“薪”的本字。後造“薪”字表本義。而原字引表樹枝裂離後斷面剛產生時面世未久、尚未陳舊的鮮活態。
    【親、親】( 金)金文從辛從見。小篆從辛從木從見。其義相同。(像被采的薪柴那樣)原本在一起,具有血脈關聯的體系分支在被割捨、拆散後重又相見時所產生的(彼此諳熟融洽,感覺密近貼合)的狀態。
    “妾”部概義同字義,延續,繼連,傳遞。
    【接】小篆從手從妾。(像納妾那樣)使物態續連。使不間斷。
    【霎】小篆從雨從妾。墜落中的雨水被密集承接(時響成一片和紛急四濺)的情勢。泛表短時驟變的聲音、動態。
    “親”部概義同字義,親近貼合的。
    【襯、襯】從衣從親。與衣物外層親密依託的內裡。泛表類似的在後面(烘托)的情勢。



    TOP

    不孝子女的現世報應

    大叔家的三兒子死了,是被車軋死的,他才三十多歲,還沒媳婦。

    我是一次回老家的時候,聽說這一消息的。堡子裡的人談起他的死,就像談論一頭豬的死,沒有絲毫的憐憫。有的老人氣憤的說:“報應!”

    我知道,大叔死去的兒子,小我幾歲,在我的印象中,也算憨實,左鄰右舍求他幫個什麼忙,也不奸狡。對誰都過得去,就是對父母不孝,總能聽到村裡人議論他打罵父母的醜聞。

    一次回老家,看到大叔,見他滿臉血痕,以為在哪兒喝醉酒摔傷的呢,不想,大叔竟破口絕罵:“叫那個忤逆,那個遭天殺的給打的啊!”問為什麼,就為一句話,父子倆一言不合就打起來,把七十多的老爹摁在門檻上打……可憐的老爹哪經的住身強力壯的虎兒子的一頓拳腳,結果可想而知。

    和父母說起大叔挨打的事,“報應!”父親沒半點兒同情,“他(指大叔)年輕時怎麼對待他爸來?一報還一報!”大叔的名聲不香,年輕時遊手好閒,對老爹老媽也不地道。我小時候,家裡生活比一般家好一些,生產隊的大牲口死了,各家分點兒肉,父親總讓我把老爺(大叔的老爹)叫來,酒桌上,老爺說著說著,眼淚就下來了,對父親說:“你比我自己養的都強啊!”

    有一回,為吃羊肉,大叔竟把他老爹打到水缸空裡,這事一直讓我對他不能正眼相看。

    大叔不孝順父母,自己同樣承受著兒子對他的不孝,而大叔兒子又豈有好果?這個虐待老人遭報的家庭故事,在村子裡家喻戶曉,成為善惡有報的活教材。

    莫說善惡無所報,從古到今放過誰?俗話說:“百善孝為先”,孝道作為傳統美德,傳承幾千載,使家庭幸福,國泰民安。現在的中國人,不信善惡報應,不信因果,一切向錢看。為了錢,什麼事都敢幹,什麼手段都能使。為了自身利益,不講良心,不講道德,致使毒食品泛濫,假冒偽劣產品猖獗,環境惡化,人們沒有安全感,整個社會處於互相傷害的危機之中。而這危機、這罪惡的根源,正是中共。中共邪黨篡政以來,摧毀中華傳統文化,摧毀做人的倫常道德。沒有了心靈約束的人,無所不為,無惡不作。今天,只有解體中共,中國才有希望,人民才能見到曙光。



    TOP

    萬物皆有靈:電水壺的故事

    我家的電水壺是2016年初買的,剛剛用了一年。3月9日這天想燒水時,一按燈不亮了,不好用了。第二天早上,又試了一下,還是不好使。什麼原因呢?從大法中我們知道,任何物品都是有靈性的,我們身邊經常使用的物品都是我們的法器,同時也是我們修煉狀態的反映, 我知道我的修煉出現問題了。

    我開始靜下心來找自己,發現自己近一段時間不重視發正念,特別是晚上十二點,鈴聲響了,我總是下意識的把鬧鐘摁死了,但並沒有起來發正念,每次都是下半夜一點半或者兩點鐘起來補發。自己心裡知道不對勁了,想做好,可是一到十一點多鐘就被困魔干擾了,又睡過去了。

    為此,我上網找到明慧編輯部《加強發正念》的通知,學習了好幾遍,向內找,不重視發正念,實際上是自己的安逸心、懈怠心造成的,讓邪惡鑽了空子。正法已接近尾聲,師父用巨大的付出延續來的時間,我們不是抓緊實修,做好三件事,簡直就是對自己的修煉不負責,是拿師父的慈悲開玩笑。 

    上午到學法小組學完法後,將自己近期不重視發正念的行為進行了曝光,不承認是自己的主元神所為,大法弟子的一思一念都會在大法中歸正。

    回家後我和電水壺對話:對不起,都是我沒做好造成的。你也是為法而來的生命,能被大法弟子選中,也是你的榮幸。請你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希望你趕快恢復正常吧。你要變好了,我也要把你的事寫成文章發到正見網上,證實大法的超常,給未來人留個見證。

    然後我把電水壺接上水,一按燈亮了,一會兒水就開了,電水壺居然好了!我趕快到師父的法像前:謝謝師父!謝謝師父!謝謝師父!一連說了三遍,感動的淚水在眼圈裡打轉。大法真是太神奇了!

    為此借正見網一角兌現所許的承諾,同時把故事寫出來與大家分享,萬物皆有靈,千真萬確啊!



    TOP

    不正的一念招來了邪惡非法綁架

    潔(化名)是個老弟子,一次她給我講了這樣一件事:

    一天, 她們和幾個同修正在一個同修家學法,突然有人敲門,同修開開門,進來一幫警察,不容分說強行把她們綁架到派出所,之後是一個個非法審問。潔當時正念很強,邊發正念,便給警察講大法真相,當時她抱定一念:既然來了,就一定救度這些可憐的眾生。當時她沒有怕心,心態祥和,真是展現了一個大法弟子的慈悲和善。審問她的警察開始還挺凶,漸漸態度也好了,還說:“如果沒人舉報,我們也不願扯這些事,知道你們是好人,可有人舉報就得管。”不到一天,被非法綁架的同修全部都回來了。臨走時,警察一再說:“我們沒打你吧?沒罵你吧?”

    事後潔想,學法是最神聖的事,為什麼會被邪惡綁架?一定有自己的人心和執著。於是她向內找,找了一圈兒,突然找到了:原來,她們學法小組同修的家就在公安局大樓的旁邊,每次到同修家學法時,她潛意識中都有一念:我們在警察鼻子底下學法和發正念,這有多了不起?警察都不敢把我們咋樣?有種自豪和顯示心。這不正的念頭被另外空間邪惡看得一清二楚,這是修煉上的漏啊,人心招邪,還牽連了同修。原因找到後,潔發正念徹底清除這不好的念頭, 讓自己的心態更純淨。

    寫出一點現象,供同修借鑑。



    TOP

    對學法與實修的體會

    有同修說到學好法才能真正實修,我想接著說, 真正實修後又能學好法。我們都說要學好法, 那麼什麼樣是學好法,我體會學法看到的不總是一個意思才是學好法,而那又是實修後出現的,體會我們的實修在學法中是能反映出來的。

    最初學法時,看到師父講到的有些法理,曾有過‘誰能做到這點’的想法,時間長了有點學法就是學理論,在法理的認識與做到上相脫節;就是有的只是在理論上認識到了,行動跟不上。問題積攢多魔難大了,被動中我不得不精神起來了,開始實修,排除各種干擾後走出了一步。發現摔了很多跟頭後悟到和達到的;正是以前自己認為做不到和不想去做到的,感覺有一種力量往前推著我,讓我去明白其實能夠做到,也必須做到。以前想逃避,但是都沒有逃過去。我就想先前為什麼不能主動去修呢,想往前走,那都是必須要過的關,要走的路,為什麼只是想著往高處走,而行動上逃避,在那自欺欺人浪費時間,為什麼非到無路可走才精神起來呢,那會兒應該是被迷住的,但陷在其中時不易察覺到。

    魔難中,我知道只有用師父的法理才能闖過去,於是我認真學法,用法理對照著清理邪惡,就像上戰場,一招一式都認真到位,感悟到不去真的按師父的要求做,就破解不了舊勢力的安排,就好比在戰場上放棄主動,處於被打的地位。當時的初衷是自救,在奮力拚搏闖過去之後,看到和感受到了另一番景色,我發現真的按照師父的要求去做到位還給自己帶來了提高,這對當時的我來講真是意外的收穫,我明白了什麼是實修和實修的重要。另外從這開始我能主動實修了。

    處在魔難中看到的只是眼前,都是舊勢力又怎麼樣了,走出一步,能完整看問題,看到的不再是舊勢力,我體悟到了師父的安排。我想起了師父法中講的:“佛當然不管,那一難就是他設的,目地是提高你的心性,在矛盾中你好提高上來。他能給你解決嗎?根本不會給你解決的,解決了你還怎麼長功,怎麼提高心性與層次?讓你長功才是關鍵。” (《轉法輪》)認識到在魔難中我曾有過的‘師父為什麼不管我’這樣的想法是對師父的不敬。透過魔難我感受到師父就在我身邊,一直在看護著我;透過魔難感受到了師父對我的棒喝,我想:要是師父不用這種方式往前推我,我能主動修嗎?覺的很難,自己迷的太深,惰性太強了,是師父的棒喝把迷中的我打醒了。從這開始,我能從正面看問題了,腦子裡不再去想舊勢力,不去看舊勢力挖的坑多深,不看眼前吃多少苦,只想師父的安排中讓我修出什麼。

    最初覺的突破都是象得了一百分那樣興高采烈的,在享受這個一百分的同時,再去得下一個一百分。實修中經歷的不是想像中的那樣,是感到在人中無路可走時,一咬牙豁出去了,什麼也不想了,就跟著師父走吧。是在人的思維的絕望中, “一了百了”(《轉法輪》)的狀態下,出現了柳暗花明;在酷似瀕死的體驗,在脫胎換骨的感受中得到一次次提高。體會突破是要斷開這一層的東西,才能上去,這層跟上一層的觀念是不一樣的,是要改變觀念的。開始悟不到這點,總想去達到自己想像中的最好,阻礙達到這個目標的都視為干擾,思想僵化在那,等於緊緊抓住這層東西不放,在抓不住了,不得已的情況下放手了,以為抓不住是得不到那個最好了,可發現是在放手後才得到了那個最好,這時明白,當時看著過不去的巨難就像有人掰開我的手;是師父借用這讓我悟道,讓我放手這一層的東西,是師父在往上推我。

    由於經濟和身體方面受到干擾,一段時間我的思想僵化在我要有錢、我要身體好上,把這作為目標,因為身體好可以多做事,可以證實法,在這層看,沒錯,站在高處看,這是維護人的肉身;是維護人的表面這層的東西, 就因為抱著這層東西不放,所以脫離不了這個層次,蛻不了表面這層殼。師父《轉法輪》中講:“他就是為了讓人最大限度的放棄執著心,什麼都放棄,最後連身體都放棄了,所有的心都沒有了。”在我自己層次從師父講法中理悟:我們的修煉雖與釋迦牟尼佛的方式不同,我們不放棄肉身 ,但要修這顆心,對肉身的執著得放下;不是放下肉身,是放下對肉身的執著,因為肉身也是表面物質中的東西,是這層殼中的東西。感悟想要得到時沒有,徹底放下這個想法時,對身體好壞的概念都沒有時,是提高上來了,提高了身體自然也就好,就能做很多事,就能更好的證實法。提高後心是穩定的,不再搖擺,相信沒有老病死,就像以前相信有老病死那般天經地義,也不再有病魔捲土重來的擔心。

    用寫文章舉例,最初的想法是我要寫更多更好的文章,就是想把這件事做到最好,往前走發現摔很多跟頭是為了磨去這個心,因為超常的理不是去爭一百分,那是常人那層的想法,要突破往前走,就得放淡放下‘我’要怎麼樣這個想法,直到最後沒有這個想法了,打破最初的想法的框框,才是突破。因為最初認為的最好是所在層次的,想要提高是要放下這個心,不是一味在自己所在層次中執著追求達到的,是改變原有想法的。

    開始我對自己寫的已發表的文章如數家珍,後來不斷放下自我、不再去感受自我的東西。從最初的我要寫很更多的文章,到最後把哪篇文章是我寫的這個念頭逐漸放到無,沒有屬於個人的概念了,在共享的大法資源中不再區分出屬於‘我’的東西,把腦子裡‘我’的東西放下、放空。體會每個人用什麼形式去哪顆心是不同的,就是不在於形式是什麼樣,而是我們做任何事心純淨的成度,達到那個成度,就會出現師父講到的各種狀態。

    我曾在房子這個問題上,摔的鼻青臉腫的,我一次次想還有什麼沒悟到的。從最初的有好房子好講真相這樣的想法,歷經反覆摔打,逐漸對房子好壞的概念沒了,最後連房子的概念也不存在了,只有跟隨師父正法這一念。很多問題上都這樣,情的問題上也一樣,回想起來有一個時期出現的麻煩事,都是針對去各種情的,父母情、同修情的各走了一遍,在摔了無數跟頭後把各種情放下,思維中只剩孤身一人,赤條條來去無牽掛時,感受到突破了。隨之打開了一層全新的、原先沒見識過也想像不到的,學法也看到了又一層理。

    師父講:“我們作為一個真正的煉功人,應該在很高層次上看問題,不能用常人的觀點去看問題。”“可是你跳出常人的層次,在稍微高一點的層次中,你就會發現,常人所認識的這層理,往往都是錯的。” (《轉法輪》)根據師父講法,想問題時我就想現在的自己是錯的,這樣相當於站在更高一層看自己,感悟在自己所在這層看問題,只是刮皮,思想跳出去,不在自己所在這層裡看問題,才容易剝下這層皮,這樣提高的快。

    在找自己的時候,我就想自己的念頭是不是被限制,被念頭後面隱形的框框,也就是被一層觀念限制。用別的同修的事舉個例子,一同修說:誰誰這麼年輕就走了。我說:你的話裡帶有年齡大了就該走的因素,是被最表面的老病死的這層框框所限,高層是沒有年齡概念的。體悟如果我們修到念頭一出都不在表面這層框裡,就不受這層框框所限,也就好比剝了分子粒子的最外一層皮。我在念頭一出後再倒回來,看這個念頭跳沒跳出去,就是得下功夫,在經過長時間這樣的一個基本功訓練後,我在學法中看到《轉法輪》中師父講的:“假如當你進入到細胞與分子之間、分子與分子之間,你就會體驗到已經進入另外的空間了。” “我們這個物質身體細胞蛻去之後,而在另外物質空間裡存在的更小的分子成份卻沒有滅掉,他只不過蛻了一個殼。”有了跟以前不一樣的理解和感受。另外象打開一層天目一樣看到一層理,如: 理悟到師父中《轉法輪》中講的:“人穿不穿衣服都一樣了”的一層意思,就是:打比方給我穿上這件衣服我也能看透;表面這層東西迷不住我了。也有師父講的:“人在房間裡,你在外面都看到了” (《轉法輪》)的感受;象有透視功能,看原先自己或看有的同修的執著,就像在二樓看一樓那樣一覽無餘。

    我的體會就是想怎麼脫去表面這件衣服,而不只是只撣撣衣服表面上的土,每遇到問題想我沒穿這件衣服時的思想是什麼樣,每件事、每一念都站在這個角度去想,久而久之,就能脫下這件衣服,就會有突破的感受,學法看到的就不總是一個意思,就會體會到學法的美妙。

    最初看到法的內涵,我的感受是超常的,不是常人所能認識的宇宙飛船飛的多高;而是一下被捲入了百慕達那樣,以前學法的感受是平面的,原以為那樣就將走完修煉全過程了,有些像師父《轉法輪》中講的:“就是因為他不相信,才會造成他認為自己看到的是絕對的,認為就這些了。那還差遠去了,因為他的層次就是在這兒。”現在突然打開了一層立體的,明白了自己也就是剛剛起步,明白以前看不到法的內涵,是之前自己沒走到這步,沒走到這一步;對師父《轉法輪》中講到的很多狀態還沒有真實的體會。在有了真實體會後,我明白了師父法中講的世間法與出世間法修煉中的每一步都是要紮紮實實的去做到、去同化完成的。這會兒真的知道了時間的緊迫。

    再說點兒學法的體會。

    有同修可能說:講真相的事做的挺好的,還出現這麻煩,意思就是我走出來了,怎麼還遇到這些麻煩事,師父在《轉法輪》中說:“有多少人是抱著正確的想法去練功的?煉功要重德,要做好事,要為善,處處事事都這樣要求自己。在公園裡練也好,在家裡練也好,有幾個人這樣想的?”我對師父所講的一層體會是:走出來和沒走出來的都要修心, 走出來光做事不修心不行,得按法的要求去做到才行,得“處處事事都這樣要求自己。”

    師父在《轉法輪》中講到:“人家都知道這個人練功,辦公室的人知道,街道也知道,鄰居之間都知道他練功。”訴江後有的同修受到騷擾,可能覺的以前沒人知道自己,現在暴露了,因此產生這樣那樣的想法。自己層次理悟:在修煉路上有可能發生和出現的一些現象,師父在法中都講了,也就是說一切都在師父的安排和掌握中,表面上看著不好的事,不一定是壞事,正確對待,也能變成好事,感悟不管出現和沒出現被干擾狀況,能正確認識,都是同化了表面這層理;走過了這一步。感悟師父承認的,我們去做了,肯定在正法中和未來有我們現在體會不到的作用,就是好事壞事不是我們眼前所能看到認識到的這樣和這點兒。

    有的同修已認識到這點:就是在源頭上怎麼不讓迫害發生,而不是重點在迫害之後怎麼營救上。我們都說用法理指導修煉,我就想師父表面法理中有沒有講怎麼樣做就能避免迫害發生這層理呢,學法中在看到師父講的:“說不定還沒有警察了呢。” (《轉法輪》)之後我理悟到了這句法的又一層意思,還有後面“也用不著你打抱不平了。”的又一層意思。前面師父講的是:“我們還講了,我們人人都向內去修的話,人人都從自己的心性上去找,哪做的不好自己找原因,下次做好,做事先考慮別人。”有這樣的前提,我在自己層次中理悟到這樣一層理,就是我們按照師父所講從私中走出來,修好自己,就能避免迫害的發生。對這點深有體會,我就是把想要解決什麼的想法放下,只想著按師父的要求做,修自己,努力讓自己從私中走出來,在當初看著擺脫不開的舊勢力如影隨形的干擾中走了出來,走在道中;走在師父安排的路上,干擾自然就少了。另外前邊這些對法的理解其實也是法點給我的,在想了這個問題後看到的。我在實修過程中出現這樣的狀態,就是有問題學法中能得到解答,還有:同化法有的就是同化師父表面法理中講到的一些句、詞,出現那樣的狀態。

    師父《轉法輪》中講:“因為他們許多人不講實修,許多東西也不知道。”感悟我們只有實修;真的去做到,才能體會到師父講到的很多東西,沒做到也就體會不到, 因為沒實修到那個層次。師父在法中經常講到的是:“真的做到”就能出現什麼狀態,如:“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話,你發現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轉法輪》)想想我們有真的做到師父所講;而沒出現應有的狀態嗎?沒有!是因為我們沒有“真的做到”才沒出現,你實實在在修到那,自然就那個狀態,不是站在人中只是用高層空間的理感性的撐著自己。

    還體會:不是做到一點兒,就:我實修了,怎麼沒出現師父講到的那樣?得修出功夫來,修出的功夫得達到那個高度,文章中寫出的可能是一句話;我做到哪點出現了什麼狀態,可那是在長時間反覆的在一個問題上摔倒又爬起,吃了很多苦後修出來的。還有個體會:就是看著同樣的事,有的同修借這件事需要認識的高,有的就不需要多高,認識到就過去了,就是不看事本身,不看別人,就看借這件事,師父安排中自己要修出什麼。

    以上是自己學法和實修中的一些體會,如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TOP

    瑞典錢幣廣場上法輪功學員傳播真相

    http://news-b5.zhengjian.org/2017/03/19/36436.html

    TOP

    「經典、純金、神乎其技」 台東500粉絲高雄追神韻

    http://news-b5.zhengjian.org/2017/03/19/36444.html

    TOP

    鳳凰城觀眾震撼於神的歸來 神韻帶來希望

    http://news-b5.zhengjian.org/2017/03/19/36446.html

    TOP

    神韻普羅旺斯場場爆滿 法國人感恩「相信救世主會來救人」

    http://news-b5.zhengjian.org/2017/03/19/36447.html

    TOP

    墨西哥周末兩場爆滿 神韻價值觀超越國界、宗教和一切

    http://news-b5.zhengjian.org/2017/03/19/36448.html

    TOP

    神韻康州連兩場滿場 「更高層次的神聖傑作」

    http://news-b5.zhengjian.org/2017/03/19/36449.htm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