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3月24日 星期五




  • 華夏詩醇:「余亦謝時去,西山鸞鶴群」

  • 酌古鑒今:不謀私利的宰相

  • 中國歷史正述-夏之十一:夏鑄九鼎

  • 古之奸佞魏忠賢與今之酷吏周永康

  • 和正在「魔難」中的同修的交流

  • 找到「自己」

  • 打坐入定的一點體悟

  • 李克強抵澳 法輪功學員吁停止迫害

  • 神韻蒞臨南加州 六十多政要嘉獎祝賀

  • 神韻梅沙場場爆滿 「對中國文化肅然起敬」

  • 2017神韻墨爾本磅礡開演 澳政要盛讚迎賀

  • 墨西哥第二大城迎神韻 主流贊神韻觸及靈魂




  • TOP



    TOP



    TOP

    華夏詩醇:「余亦謝時去,西山鸞鶴群」

    常建:《宿王昌齡隱居》
    清溪深不測,
    隱處惟孤雲。
    松際露微月,
    清光猶為君。
    茅亭宿花影,
    藥院滋苔紋。
    余亦謝時去,
    西山鸞鶴群。

    【作者介紹】
    常建(708--765),唐代 開元十五年(727),舉進士,曾為盱眙縣尉。一生仕途不得意,故放浪琴酒,寄情山水。其詩多寫山水田
    園,風格接近王維、孟浩然,但詩中也常抒寫其憤激情懷。殷瑤《河嶽英靈集》,評其詩為“屬思既精,詞亦警絕。”《全唐詩》錄存其詩一卷。

    【註解】
    《宿王昌齡隱居》:這首詩,是詩人常建,在王昌齡隱居處,夜宿時所寫。

    宿花影:喻夜靜時,花影如眠。 藥院:種芍藥花的庭院。 滋:繁衍。

    謝時:謝世,離開塵世。 鸞鶴群:與鸞鶴為伍。

    【簡析】
    常建和王昌齡,是同科進士及第的宦友,但他倆做官的遭遇和歸宿,卻不相同。本詩以寄宿者的眼光,細緻地描寫了王昌齡隱居處的自然景色。清溪孤雲,松際微月,茅亭花影,藥院苔紋,把隱居地的清峭幽絕,寫得分外動人。深情地讚美了隱者王昌齡的清高品格和隱逸生活的高尚情趣。最後說,自己也要謝絕塵世歸隱,與西山鸞鶴為友,含蓄地表現了對世俗生活和官場奔競的厭棄。

    詩的風格沖淡秀麗,寫景中蘊含著比興寄喻。在盛唐時,此詩已傳為山水詩的名篇,是常建的代表作之一。到清代更受到“神韻派”的推崇。

    【今譯】
    清澈的溪水清潔幽深,
    隱居處飄蕩一片白雲。 (水清雲白,素雅高特!)
    松林間微露一些月光,
    淡淡清輝為隱士照明。 (月親隱士,令人羨悅!)
    茅亭裡夜靜花影如眠, (花影如睡,比喻新鮮!)
    藥院地上長滿著苔紋。 (藥院生苔,氣息靜顯!)
    我也要謝絕世俗,早日歸隱,(我想開了:歸隱山林,真像神仙!)
    到西山,與鸞鶴的鳥們為群。(跟鸞鶴為伴,遠離貪官!)
     



    TOP

    酌古鑒今:不謀私利的宰相

    唐朝宰相魏徵,經常規諫唐太宗李世民“以隋為鑑”、以史為鑑",有時甚至為了納諫和用人之類的事,他“犯顏直諫”,據理力爭,引起李世民盛怒。他也神色不變,繼續講理。氣得唐太宗曾發怒道: “總有一天要殺死這個鄉下佬”!但是,當他冷靜下來之後,就真正認識到魏徵是幫助他避免亡國之禍的忠臣,諫諍愈激烈,證明他愛朝廷的心情,愈真愈切。基於這個認識,魏徵先後進諫200餘事,李世民基本上都採納了。所以,李世民在位期間,得到了許多文武奇才,朝廷裡上下同心,造就了貞觀之治。於是,他決定加封魏徵的爵位,以表彰其卓著的功績。

    有一天,李世民宴請群臣。他在宴會上講到,為國家利益著想,敢於向他提意見,幫助他糾正錯誤的,只有魏徵。有人說:魏徵態度粗暴,他看起來卻覺得更加柔媚。接著,李世民說要加封魏徵的爵位。

    魏徵想:一個人爵位高了,如果不警惕,就會滋長驕氣;富裕而不注意,就會趨於奢華。想到此,他婉言謝絕了唐太宗皇帝的加封。

    後來,魏徵主持修完了朝廷的“五禮”(祭禮、朝天子禮、軍禮、婚禮、喪禮),李世民十分滿意,要按照以往規定,準備給他的一個兒子封爵。這對大臣們來說,是求之不得的美事,但魏徵卻再三推辭,執意拒絕。李世民也不肯讓步。魏徵無法辭退了,只好請求皇帝給他的一個已故的侄子,封了爵位。因為給死者封爵,封與不封,都是一個樣。

    貞觀七年,李世民根據魏徵對大唐的貢獻和才幹,要提升魏徵為左光祿大夫(即從一品官),封鄭國公。這樣,從級別到官職都有了,名利兼備。可魏徵仍不願意。

    李世民說:“我好比埋在礦藏中的黃金、白銀,正需要你這樣的高明工匠,來鍛鑄,你怎麼能推辭(不鍛鑄我)呢?”魏徵仍堅辭不受,李世民無法了,只好給他封了個二品官。

    魏徵60歲時,李世民要為他作壽,但魏徵提出一概不收禮,並指派兒子魏敘玉,具體操辦。不料,當壽辰一到,首先遇到的,就是李世民派皇后前來送禮,並附有詩一首,詩曰:

    德高望重魏愛卿,
    治國安邦立大功。
    今日皇室把禮送,
    拒禮門外理不通。

    魏徵見了這詩,靈機一動,在李世民的詩下邊,又續了四句,詩曰:

    保唐扶李丹心忠,
    魏徵最怕念前功。
    盡忠本是份內事,
    拒禮為開廉潔風。

    皇后看了魏徵的詩,只好攜禮,回宮去了。

    皇后攜禮剛走,軍師徐茂公,帶著禮物就趕來了。說來湊巧,徐茂公的禮品上,也寫有一首詩:

    你我都是老盟兄,
    一起布陣殺敵兵。
    天長日久情意深,
    送禮祝壽為友情。

    魏徵一見,隨即提筆,續詩道:

    徐、魏本為文殿臣,
    情長意深一條心。
    良辰淡飯吟詩賦,
    通宵達旦論古今。

    徐茂公看了魏徵的詩,無話可言,也立即攜禮,回府去了。

    為魏徵祝壽送禮的人,接連不斷,但所送禮品,都被他一一
    婉拒。

    貞觀17年,魏徵病故。李世民傷心至極,他哽咽著,說道:“以銅為鏡,可以正衣冠;以史為鏡,可以見興亡;以人為鏡,可以知得失。今魏徵殂逝,我喪失一面鏡子了!”說罷,淚雨紛紛!

    皇上準備給他隆重地舉行國葬。魏徵的夫人,遵照丈夫生前的願望,說道:“魏徵素主節儉。厚葬,不是他願意的。”李世民聽了,沉默了很久,最後答應用白木做的車子和白布做的車帷,送葬,以示這位賢達的宰相,終生素白、清廉之意。

    (事據清代大型綜合分類辭書《淵鑒內函》) 



    TOP

    中國歷史正述-夏之十一:夏鑄九鼎

    夏朝:大禹時代之十

    夏鑄九鼎

    自從塗山大會立下土貢制度之後,來自千萬諸侯國的馬車踏著帝禹領徒眾築的土路,不遠千裡來陽城上貢。他們獻的貢物多是各類琳琅滿目的土產、珍寶、異物。其中最珍貴的就是九州生產的名貴的金,即青銅。隨著技術的成熟、生活水平的提高,九州所貢之銅一年比一年多。

    帝禹為了紀念塗山大會這歷史性的盛會,決定將各方諸侯、方伯進獻的“金”鑄成九座鼎。九鼎由各州所進的金所鑄成,象徵天下一統,萬國歸一。“禹復為九州,收天下美銅,鑄為九鼎,以象九州。”於是他命令世代鑄鼎的工匠在都城郊外的荊山冶火煉銅,鑄造九鼎。

    大禹即位五年後巡狩歸來,鼎成,即冀州鼎、兗州鼎、青州鼎、徐州鼎、揚州鼎、荊州鼎、豫州鼎、梁州鼎、雍州鼎。鼎上鑄著各州的山川名物、奇禽異獸。傳說鼎各重千鈞。九鼎成為夏王國鎮國之寶。

    這些鼎上雕刻著各州地形、山川猛獸,當初的用意是讓各州的百姓知道這些或神或奸的生靈,好知道敬畏聖靈,同時也能保護自己。各地的名山大川則有地圖一般的作用,好讓百姓看明白了各州的地形,這樣,百姓走入川澤山林不致迷路,也不會遭遇害人的鬼怪。

    正如《左傳》中所載:“昔夏之方有德也,遠方圓物,貢金九枚,鑄鼎象物,百民為之備,使民知神奸。故民入川澤山林,不逢不若,魑魅魍魎,莫能逢之。用能協於上下,以承天休。”

    九鼎和夏德是相應的。夏有盛德,所以鑄九鼎可使得上下和諧,天人相感,得承天佑。如此看來,九鼎上雕鑄的萬物具有一種通天的力量,能安定上下,給萬民帶來福祉。

    這樣看來,這九鼎猶如今天的指南手冊,又猶如九州的圖鑑導覽,九座鼎上鑄刻著複雜美觀的紋路、各類的生靈猛獸、起伏的山川河流還有捲曲的雲形,豐富多變。就如夏朝的黃圖是疆土宮殿的地圖,九州的地理志是由銅雕成,一座座三足鼎立在地上,雕滿了各州地物神靈的信息。

    九州的文物圖像鏤刻在厚重的鼎上,猶如具體而微的九州,而把九鼎集中在夏都,又象徵著王權的集中。九鼎象徵九州,豫州為中心,豫州鼎即為中央大鼎。九鼎集中到夏王朝都城陽城,表示夏王大禹是九州之主,天下從此一統。

    此外,大禹所鑄的九鼎,五鼎為陽,四鼎為陰。陽鼎以雄金製成,陰鼎以雌金製成。鼎中常滿,以占氣象之吉凶。夏桀之世,鼎水忽然沸騰。周朝末路,九鼎曾一起震動,鼎的這些反應都與朝代的滅亡之兆相應。所以後世聖人,都遵循禹的做法,代代鑄鼎。

    九鼎成為國之重器,是“天命”之所在,王權至高無上的象徵。鼎在哪裡,王權就在哪裡,天命也就在哪裡。兩千年中隨著王權的移轉而遷移。夏朝多次遷都,九鼎也就從安邑一路遷到陽城、陽翟、斟鄩等都城。歷經夏、商、周三代,這九座鼎一直被視為帝王最高權柄的象徵。夏桀失德,夏亡而傳於商都毫邑;商紂失德,商亡而傳於周都鎬京。周朝自認承襲夏朝,對九鼎十分尊重。周武王滅商後曾展示九鼎寶玉。周成王即位後,周公建京畿雒邑,將九鼎慎重地遷至新都,並由成王主持盛大祭禮,將九鼎安放在太廟之中。到周代末年,帝王德行衰弱時九鼎失傳。

    鼎的故事

    由於九鼎在政治及文化上的重大意義,環繞著九鼎引發了許多歷史事件和傳說,這些事件成為華夏文明的文化典故,也融入了漢語詞彙之中。

    九鼎不僅象萬物,並象徵九州;九鼎又有陰陽雌雄之分,九鼎中注以水,能用來預知天象及國運之興衰。夏桀時,鼎水沸騰;周將亡時,九鼎皆震動,這些都是亡國之兆。《拾遺記》引《春秋傳》說:“禹鑄九鼎,五者以應陽法,四者以像陰數。使工師以雌金為陰鼎,以雄金為陽鼎。鼎中常滿,以占氣象之休否。當夏桀之世,鼎水忽沸。及周將末,九鼎咸震:皆應滅亡之兆。後世聖人,因禹之跡,代代鑄鼎焉。”

    九鼎乃國之重器,在周末期群雄爭霸之時,為各國所覷窺。楚國、齊國、秦國都曾想奪得九鼎而歸。《戰國策》記載,司馬錯與張儀在秦惠王之前爭論出兵伐蜀或伐韓之策,張儀提出了“據九鼎,挾天子以令天下”的大膽計策:“⋯⋯周自知不救,九鼎寶器必出。據九鼎,安圖籍,挾天子以令天下,天下莫敢不聽,此王業也。”

    魯宣公三年春,楚莊王攻打居住在陸渾的戎人,在周朝王畿洛邑的邊界閱兵。周定王派遣王孫滿為使者前去犒勞,楚莊王向使者探問周王朝鎮國重器九鼎的大小輕重。王孫滿從容自若地答道:“在德不在鼎。真正重要的是德,而不是鼎。”

    莊王說:“子無阻九鼎!楚國只要把戢上的刀尖折下來銷融,就能鑄成九鼎了。”

    王孫滿說:“啊!吾君忘了嗎?桀道德敗壞,鼎遷到殷朝,殷延續了六百年。殷紂王暴虐,鼎又遷到周朝。如果天子有德,鼎雖小卻移不動;如果天子道德敗壞,鼎再重也會移動。過去,周成王把九鼎安放在郟鄏(jiá rǔ),占卜說可傳世三十代,立國七百年,這是上天的意旨。周德雖衰,天命未改,鼎之輕重,未可問也!”這就是後世“問鼎”這一典故的來源。

    戰國時,秦國大軍壓境,要周顯王把九鼎獻出來。顏率去齊國搬救兵,秦軍撤退之後,齊國向周索要九鼎。顏率問齊王:“我們周王非常樂意把九鼎獻給齊王。然而齊國遙遠,你要路經哪一國把鼎從周運回齊國呢?當初周滅殷,把這九鼎從毫邑運到鎬京,用了士卒師徒器械不知多少,無論你走哪一國,一座鼎得有九萬人來拉運,九九八十一,請王想一想,八十一萬人穿越國境,就算我王能找到足夠的人和工具,又要穿過哪一國才能安全返回齊國呢?”(《戰國策‧周策》)

    周之後,九鼎失去下落。有傳說九鼎入秦,也有說鼎亡於周火。另外一種傳說是九鼎沉於泗水,秦始皇、漢文帝都打撈過,卻沒有找到鼎的蹤影。“始皇還,過彭城,齋戒禱祠,欲出周鼎泗水。使千人沒水求之,弗得。”

    帝禹時代鑄成的九鼎成為天下共主的天命、德行、威德和權力的象徵。所謂“在德不在鼎”,雖說擁有九鼎就擁有了天賦的王權,然而一旦失去德行,也就失去了鼎,一併失去了國家。所以九鼎被視為鎮國之器。之後九鼎亡於戰火中,神秘不見蹤影,更使人遐想是否緣於天下失德,九鼎遂不復見。而由於九鼎在周亡之後下落不明,夏鑄九鼎本身被視為神話。鼎器和王權、天道之間的神秘關係也為後世所傳頌。

    中國的青銅時代始於夏朝,在夏朝出土的文物中有少量的青銅器,大多為酒器或容器。從夏朝出土的幾尊陶鼎淳樸敦厚的造型看來,這九尊夏鼎必然也有純真而厚實的外形,可惜在今天已無處尋覓。然而鼎是不易毀壞的青銅所鑄,在神州大地的某一處,或是河底,或是土下泥中,或是某一古城的宮牆城腳,必定依然躺著這九座鎮國的鼎器,象徵著夏王國輝煌的文明成就。

    參考文獻:
    1. 《史記》
    2. 《資治通鑑外紀》
    3. 《春秋左傳正義》
    4. 《戰國策》
    5. 《拾遺記》



    TOP

    古之奸佞魏忠賢與今之酷吏周永康

    此文引用兩個壞事做絕的惡人:古之奸佞明朝太監魏忠賢,今之奸佞前中共政法委書記周永康。

    唐朝的《推背圖》和明朝的《燒餅歌》早已預言了將明朝推向深淵的兩個人:宦官魏忠賢和熹宗的乳母容氏。《推背圖》第三十一象圖中畫有一男一女,男的指魏忠賢,女的指容氏。讖文寫道“當塗遺孽,穢亂宮闕。一男一女,斷送人國。”《燒餅歌》中則說:“閹人任用保社稷,八千女鬼亂朝綱。”這“八千女鬼”就是一個“魏”字。

    魏忠賢生於隆慶二年,原本是河間府肅寧的一個市井無賴,吃喝嫖賭導致傾家蕩產,無奈之下進京做了太監。他勾結熹宗的乳母容氏,升任總督東廠太監。魏忠賢深知自己無德無能,反對者甚眾,為了維持自己的地位,魏忠賢採取兩種策略:一是網羅親信,結成政治幫派;二是全力鎮壓反對者。

    魏忠賢控制了皇帝以後,便把持朝政,結黨營私。在魏忠賢淫威之下,一些趨炎附勢之徒,紛紛投在魏忠賢門下,先後集結約有80多位大臣,形成了臭名遠播的“閹黨”。

    天啟五年開始,朝臣們對魏忠賢的讚頌變得鋪天蓋地。朝廷也對魏氏不斷加以封賞,魏氏轉眼成為天下最顯赫的家族。魏忠賢先被稱為千歲,後稱九千歲,再後來居然被稱為“九千九百歲爺爺”,離萬歲只有一步之遙了。

    公元1623年魏忠賢接管明朝的特務機關東廠後,開始打擊朝中異己,殘害忠良,製造了多起駭人聽聞的冤案。

    天啟三年,東林黨人楊漣首先發難,上疏羅列其二十四宗罪,魏忠賢為此切齒痛恨東林黨人,杖死工部郎中萬燝,先後罷斥大學士葉向高、吏部尚書趙南星、左都御史高攀龍、吏部侍郎陳於廷及楊漣、左光鬥、魏大中等數十人。

    魏忠賢憑空捏造楊漣受賄白銀二萬兩,將其逮捕入牢,命獄卒使用鋼針做刷子,刷楊漣全身,用銅錘把肋骨砸斷,把楊漣打得皮開肉綻,體無完膚,不到一月就被活活折磨死了。楊漣被害後,又相繼有十幾個大臣死於非命。為了鉗制不利於他的言論,魏忠賢派出東廠特務,四方流竄,無孔不入。只要聽到有冒犯魏忠賢九千歲的話,當下就打個半死,甚至使用剝皮、割舌等酷刑,害死的人不計其數,朝野上下都籠罩在恐怖之中。

    然而,無論作惡者多麼位高權重,不可一世,因果報應卻是絕對的真實不虛,富貴榮華如曇花一現,轉眼間上天的懲罰就到了眼前。

    魏忠賢某年過生日,忽然來了一個道人。道人一手拿拂塵,一手持藤杖,見到魏忠賢后厲聲痛罵:我與公公你久別之後,今日才得在此相見。現在你富貴已極,怎麼就把我給忘了呢?你能欺君欺人,難道還能欺天嗎?你這豬狗不如的傢伙,我還要看著你將來被千刀萬剮呢!隨後他兩袖拂空一甩頓時就消失不見,大家都驚訝不已。

    天啟七年八月,熹宗病死,其弟弟、信王朱由檢即位,即是崇禎帝。魏忠賢還想繼續控制崇禎帝,但沒有得逞。崇禎皇帝即位不久,就把容氏趕出皇宮。同時,各地官民上本論魏忠賢之罪的竟達數百本,崇禎片紙不遺,親自批閱,看到閹黨所為令人髮指,不禁動怒,下詔擒拿魏忠賢等人,抄沒家產。十一月,魏忠賢被免職,謫發鳳陽守祖陵。之後又命錦衣衛擒拿魏忠賢,魏忠賢行至途中接到密報,自知末日已到,生不如死,於是懸樑自盡。崇禎下令凌遲魏忠賢屍體,懸其首級於河間示眾。又下詔在宮中浣衣局殺了容氏。同時,斬殺了許多魏黨黨羽,抄沒他們的家產。魏忠賢畏罪自殺後還被碎屍萬段,完全應驗了道人的預言:魏忠賢真的被千刀萬剮了。

    不但如此,那些助紂為虐的“秘密警察們”都沒有好下場。曾經擔任廠衛提督的劉瑾,遭凌遲處死;西廠的締造者汪直,最終落了個被放逐南京御馬監,廢棄而死的下場。甲申明亡,很多廠衛帶頭投降李自成,但李自成對他們不是打殺,就是趕走。這些曾經橫行一時的“秘密警察們”,被民眾追逐喊打, “哀號奔走,青腫流血”,衣服被扯得稀爛,隨身的錢也被搶得精光。

    三百多年後的今日,中共江澤民集團的末日大戲正在上演著,文中的兩個人物魏忠賢和周永康,所不同的是一個是宦官專權迫害忠良的太監,一個是道德敗壞壞事做絕的殺人酷吏。

    我們再來看一看今之酷吏周永康。周永康2002年底任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央政法委副書記、公安部長等職後,凌駕於法律之上,摧毀國家法制和國家正常司法秩序,極力擴張政法委、“六一零”、公安部系統黑勢力範圍,操控、捆綁國家整個公檢法系統,全面推動和實施迫害法輪功。2008年,周永康升任政法委書記、政治局常委,成為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的直接代言人。

    當上億人以真、善、忍為修身準則,堅信佛法真理時,紅朝小丑江澤民被妒嫉沖昏頭腦,一意孤行在中華大地上再一次掀起了血雨腥風。為了達到迫害目的,江澤民建立了一個跨部門的法外機構“六一零辦公室”,並令其與政法委合署辦公,超越法律和憲法之上,插手行政、司法、企業、宣傳、教育、文化、外交等諸多領域,其邪惡程度比魏忠賢用東廠製造的恐怖有過之而無不及。而周永康則是這場迫害運動的極力推動者,充當著歷史上最邪惡的酷吏角色。

    據《清算江澤民迫害法輪大法國際組織》迫害法輪功元兇周永康罪狀公告中,列舉了周永康八項罪名:(簡略)一、橫行四川,滅絕性迫害法輪功群體;二、摧毀國家司法體制,建立政法委第二權力中央;三、流竄全國各地,瘋狂指揮鎮壓;四、酷刑折磨,肆意殺戮;五、誹謗宣傳,表彰兇犯;六、指令藥物轉化、藥物殺人;七、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魁禍首;八、操控海外特務機構,瘋狂迫害海外法輪功群體。

    周永康掌控公安部、政法委之後,在中國大陸迫害法輪功的慘案越來越多,如河北懷來陳運川一家六口被迫害死五人;新疆昌吉市白萬珍一家五口在迫害中相繼離世;遼寧省清原縣孫鴻昌一家八口在迫害中五死一殘;河北石家莊市高級工程師馮曉梅三位至親被迫害致死;吉林市董淑蘭一家八口遭受嚴重迫害;內蒙古田心全家六口人都遭受殘酷迫害,全家六口人累計被非法勞教、判刑四十一年……等慘絕人寰的慘案。

    2004年5月7日當晚,原遼寧省瀋陽市魯迅美術學院財務處職工法輪功學員高蓉蓉被連續遭受7個小時電擊嚴重毀容,後被法輪功學員救出。公安部將高蓉蓉走脫事件定為“26號大案”,時任中央政法委書記羅幹親自插手實施報復。在羅幹授意下,遼寧省政法委、610、檢察院、司法、公安等部門聯手封鎖高蓉蓉的消息,參與營救高蓉蓉而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都遭受到殘酷迫害。2005年6月16日,高蓉蓉在醫大一院急診室去世,年僅37歲。高蓉蓉被“毀容滅口案”在國際社會曝光後,引起了舉世震驚。

    全國範圍內酷刑泛濫,拳腳毆打,各種鞭刑,各種電刑,各種凍刑,暴曬,捆綁,各種銬刑,火燒,烙燙,各種吊刑,竹籤和鐵絲穿扎,頭浸糞桶,把婦女用過的月經紙塞滿口腔、污血四溢,口灌糞水、濃鹽水、灌毒藥,老虎凳,死人床,水牢,五馬分屍,在其丈夫面前把懷孕大法弟子高高吊起、反覆突然墜地、殘殺嬰兒和母親,各種手段的生殖器官摧殘、強姦、輪姦,把好好的學員送進精神病院殘害成痴呆、瘋癲或默默的或痛苦呼號著死去,等等等等。幾百種精神侮辱和肉體酷刑,違反人倫,人性、生理、超出了人類所能設想的及所有的犯罪行為方式。

    據明慧網資料顯示,自中共迫害法輪功十五年中,被中共洗腦班迫害的法輪功學員總數約239萬人次;中共投入洗腦班工程建設費用約23億元;洗腦班不法人員向學員“責任單位”強收“教育費”和“陪教費”約615億元,獲得中共政府“轉化獎金”約412億元,敲詐勒索學員家屬約173億元,合計約1200億元。

    在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中,周永康以竊據國家領導人的高位,掌控整部國家機器涉入大規模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和出售屍體、或焚屍滅跡這一群體滅絕性犯罪中,並迅速在全國地方、軍隊鋪開、蔓延。周永康操縱政法委系統下的全國勞教所、監獄、集中營,與司法界、醫學界、貿易界、黑社會、貪官污吏聯手,形成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殺人網,出售器官、活體試驗、販賣屍體牟取暴利。周永康的兒子周斌,以法輪功學員調包頂替死囚犯收取巨款,行刑時被活摘器官害死,死囚犯逍遙法外。從迫害法輪功起至二零零六年高峰期至今,全國被活摘器官殺害的法輪功學員實際達幾十萬人之眾。

    據二零一六年六月份,加拿大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加拿大前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和調查記者伊森•葛特曼等三人發布了一份新報告。他們在對中國七百一十二家醫院開展肝腎移植的公開記錄進行了細緻的取證調查之後斷定,中國醫院每年進行六萬到十萬例器官移植,由此推算,疑被中共活摘器官的法輪功學員至少應在二百萬以上。活摘器官的罪惡被認為是“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邪惡”,令舉世震驚!周永康掌管中共政法系統,瘋狂推動迫害法輪功,主導並參與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是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的主要兇犯。

    2014年7月29日,周永康落馬被立案審查;當年12月5日移送司法機關;2015年6月11日以受賄罪、濫用職權罪、故意泄露國家秘密罪,被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財產。在審判中,迫害法輪功和活摘器官的罪惡卻被掩蓋,等於是沒有完結的審判。罪惡只能隱瞞一時,江澤民、周永康等兇犯迫害法輪功的滔天罪惡必遭天譴。

    “善惡到頭終有報,只爭來早與來遲”,無論魏忠賢還是周永康,任何奸佞的下場都是沒有好結果的。傳說,陰曹地府有一幅寫給陽間的對聯:上聯雲──“陽間三世,傷天害理皆由你”,下聯雲──“陰曹地府,古往今來放過誰”,橫批──“你可來了”,地獄的大門無時不在向這些惡人敞開著。那些曾經或仍在參與迫害的江澤民、曾慶紅、羅幹及仍在台上操控和指揮實施迫害的大大小小老虎蒼蠅們,你們可想到這些?俗話說:“積善之家,必有餘慶;積不善之家,必有餘殃。”古今多少例子在證實著這句至理名言!



    TOP

    和正在「魔難」中的同修的交流

    我們修煉人的念頭至關重要,師父講:“咱們就講,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轉法輪》)過去有句俗話:一念只差,差之千裡”,這一念是正還是不正,都會給我們修煉人帶來不同的後果。師父在這方面在也有很多論述,同修們在這方面也有很多見解。下面就在這方面談一談自己的認識,寫岀來與同修們切磋切磋,有不妥之處請同修們指正!

    大約在零二年單位裡給職工搞體檢。我心想這次體檢要去參加,當時有點顯示心理:讓同事們都看看我煉法輪功身體沒病了,身體健康了!可是到職工醫院一量血壓180,我換換胳膊讓醫生再量量,結果還是180。我說:不會吧!我過去血壓160頭都暈的厲害,現在180啥反應也沒有。我就讓醫生在體檢表上填上130。這實際也算是不承認舊勢力安排的病業假象。單位一位同修也去體檢,一量血壓也是180,醫生給她開了一大包降壓藥,回家越吃血壓越高,最後動功也煉不了了,頭暈的很厲害,等了幾天才悟到不應該吃藥,把藥停了,結果頭也不暈了。

    還有一件小事,那是在零五年期間,一次一個客戶送來十幾根兩寸粗的不鏽鋼管子,我用卡尺去測量厚度,誰知貨主已把繩子鬆開了,一根管子軲軲轆轆掉在地上,正好砸在我的腳面上,當時穿的是皮鞋,把我疼的呲牙裂嘴的。當時我誰也沒說,走路一瘸一拐的,中午下班回家疼的連飯都不想吃,當時心裡正念很強,就信師信法,結果到第二天就不疼了,好啦!誰知隔了三天那個貨主又來送貨,我見到他埋怨他說:“看你上一回送管子,你把繩子解開了也不說一聲,管子滾下來砸在腳上,幸虧穿的皮鞋,要不非砸個筋斷骨折的”。就這一句話僅隔十幾分鐘,腳又開始疼了起來,跟剛砸著那個疼勁差不多,我知道這是我的一念不正造成的!自己沒悟到當時是師父在呵護著,在為弟子承受著,才沒讓筋斷骨折!反而說是皮鞋的作用。當時悟到後,我就發正念剷除這不正的一念,結果到了下午才算好了。

    這兩件小事雖然已經過去十幾年了,但在我心中記憶猶新!今天寫出來, 也就是說我們修煉人要時刻保持著正念,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特別是在正法最後階段更應該時刻保持著正念。尤其現在正法到了尾聲,我們的部分同修會岀現這樣那樣的消業現象,這都是好事,是師父把我們把身體進一步清理和淨化。 一些同修會岀現一些看似不正常,實質正常的狀態,過去本來已經好了的所謂的“病” 咋會又出現了?身體又不舒服了,心裡波動開了,對法懷凝了。就像師父講的:|“煉功人將來修煉也不會舒服的,身體出現許多的功,都是很強烈的東西在你身體裡動來動去的,搞的你這麼不舒服,那麼不舒服。你不舒服的原因主要是你老是害怕自己身體得什麼病,其實在身體裡頭都岀了那麼強烈的東西,出的都是功,都是功能,還有許多生命體。要動的話,你會感覺到身體發癢、痛、難受等等,末稍神經感覺也很靈敏,各種狀態都會出現。只要你的身體沒被高能量物質轉變之前,都有這種感覺的,本來是好事。作為一個修煉人,你老認為自己是個常人,老認為是有病,那怎麼煉?我們煉功中來了劫難的時候,你還把自己當作常人,我說你的心性那個時候就掉到常人那兒去了。就在這一個問題上,最起碼你掉到常人那個層次上去了。”(《轉法輪》)師父這段法講的很明了, 我們通過這些年學法都知道這段法理,可是在關健時候就忘了! 這就能看岀你修的紮實不紮實,如果不紮實,你認為是病,那可能就是病,我們在修煉中會有這樣那樣的魔難,這都是我們在修煉中所出現的,是讓我們提高心性的,可我們有些同修卻老是放不下,總認為是病,有的發正念,實際上也是承認了舊勢力的安排;有的甚至於去吃藥打針去了。我地有位同修在過病業關時把握不住自己,經不住兒女的勸說,住上了醫院,醫生給他扎針怎麼也扎不上,胳膊來回上下顛,但他沒悟到這是不讓他扎針輸液。兒女們又找來一名已經退了休的,據說會給小孩們扎針,經驗很豐畗,才算給他紮上,結果越治越嚴重,最後奪走了生命。

    我們在修煉中身體會出現很多狀態,就像師父講的修煉人身體是不會舒服的。其實是在往外排業。本來是好事,結果把它當成是病又把業壓進去了。我們在修煉中除非出現干擾學法,干擾煉功,干擾發正念,干擾講真相或出現一些不正的念頭、邪念、雜念時,這是舊勢力和低靈爛鬼在干擾,在這時我們可以專一集中發正念。平時就按照師父安排的發正念要領發正念。

    這裡不是顯示,筆者修煉十八、九年了,憑著對大法的堅信走過了幾次大的病業假象,現在寫出來以證明正念的威力就可能使病魔銷聲匿跡,一、是一零年出現腦梗塞病狀,妻子、親戚都勸我去醫院,我說:我有師父管我,你們都不要管了!妻子只好說:那就讓師父管吧!結果我三天能騎車子去上班了。二、去年夏天臉的右上部長滿了“蛇膽瘡”, 按常人講:那是一個很麻煩的病,有的還會要命的,妻子讓去醫院,我對妻子說:這是消業,兩天就好了。結果真的兩天就好了。三、一天路過一個邪黨機關門口時,看見門口牆上粘有誹謗大法的瓷磚,我就找了一塊磚頭,磚頭是箇舊磚頭,上面粘著水泥渣,我想把瓷磚砸爛,當時用勁過猛,結果把我的左手的大姆指和食指(手虎口)中間震開了,也沒岀血,但口子很長,有四、五公分長,回家後到家門口診所買了張創可貼。(因當時我在護理母親,給母親洗臉洗腳的,怕傷口裡進水)一張貼不嚴,買了二張,結果還是進水了。診所醫生說:你這地方不好長,得上醫院縫幾針。我當時正念很足地對他說:要不了幾天就長好啦!結果五天就長好了。

    我們大法弟子都有師父法身在呵護著,不會讓出任何危險的!關健是在過關中,能不能放下那個心;能不能堅定正念;能不能百分之百信師信法都是至關重要的!在過關中是神念還是人念?出現的結果會有天壤之別的!是神念,咬一咬牙就過去了,是人念,那可能會持續很長時間。我們要時時刻刻保持住正念,百分之百的信師信法,在關健時刻就能夠闖過這一關!師父講:“無論你認為再大的魔難,再大的痛苦,都是好事,因為你修煉了才出現的。魔難中能消去業力,魔難中能去掉人心,魔難中能夠使你提高上來。”“你把自己的這些痛苦啊、你自己的魔難啊都當作是壞事,那就是常人。”(《二零零八年紐約法會講法》)我們在修煉中最主要是信,再一個是悟, 有正信才能有正悟;有正悟才能有正行;有正行才能達到我們修煉的標準,達到我們的最終目標——圓滿!修煉是嚴肅的,稍有一個不正的念頭,可能就會使自己掉下來,毀於一旦!

    寫這篇文章意在跟同修們切磋,有不妥之處,請同修們指出來!
     



    TOP

    找到「自己」

    自從修煉以來,經常會出現一種狀態,就是找不到自己,一團物質壓著自己的主意識,在裡面翻著各種念頭,在不斷消滅它的同時,通過學法,也在不斷的認清著自己,但還是經常一陣糊塗一陣明白的。最近一段時間反應格外嚴重,但在不斷的反思中,我也在這個問題上豁然開朗。

    師父在《轉法輪(卷二)》<佛性>中講:“你自己是先天的自己,他是不變的。”“人身體的物質組成在極微觀下、在極微觀下的微粒中,就構成了人的本性,那個東西是不變的。”“主元神不會因為自己產生的觀念而改變。主元神不會因為自己產生的觀念而把主元神的本質都變化了。他可以由於人的各種觀念、各種業力,把人的本性埋沒、覆蓋起來,完全都包圍起來,顯不出本性來了,可是他是不會改變的。因為業力沒有那麼細微的物質。業力是在常人中造的,常人中的物質。這個東西達不到那麼微觀。而在人造就人的生命的時候,那是極微觀的物質。所以,它摻不進去,只是人的本性被埋沒了。本性對事物有他的看法。如果真能破除後天形成的觀念返出人本性的看法來,那就是你來的那個地方,你初期形成的觀念,就是你初期造就你的地方的觀念。但破除後天的意識觀念很難,因為這就是修煉。” 我悟到自己現在是法粒子,主元神的一切和法在那個境界的要求的是一致的,物質和精神都是神的標準。也就是說如果是自己主元神動的念,那麼一定和那個境界的法的標準是符合的,不會帶有任何人的東西,通過人的語言、文字、行為反應出來那也一定是高標準的。

    我有的時候分不清這個念頭會不會是自己動的,因為目前為止自己還不知道自己神的一面的具體狀態,也就是說神會不會動人念?在法理上我們明白這是不可能的。如果說神的念頭裡面有人的東西,那相當於把低層次的東西容在高層次裡,這是不可能存在的。師父在《轉法輪》中講:“不同層次中有不同層次中的法。法在不同的層次中有不同的指導作用,所以你拿低層次中的理指導不了你往高層上的修煉。”我悟道,自己的主元神是神,他是不變的,是和法在那一境界是同化的,所有的思想都是在法上的,這一點是金剛不動的,是不隨著所處環境而發生變化的。所以只要是用法來衡量一下,就能夠分清哪些是自己,哪些不是自己,不符合大法要求的都不是自己。不知道自己的主元神具體是啥樣,明白了這些也就夠了,最起碼哪些是人的念頭自己能夠分得清,那麼只要是人的念頭,那就絕不是自己動的。

    明白了這些,再回頭看看自己的思想念頭,只要在法上能夠分清這個念頭是最低層的一部分,那麼這個念頭出來就一定不是“真正的自己”動的,那麼它一定是干擾,不論它是觀念、業力、或者是外來干擾,就絕不能放過,堅定不移地解體、清除。

    因為這一關是我的一大關,從96年得法到現在,一直存在這種干擾,自己真是在這方面吃了許多的苦。現在已經能夠逐漸的分清這一切,現在想想有法在真是太好了。是大法的指引,自己才能夠分辨這一切,否則自己很難從這些壞的東西干擾中跳出來,根本就沒有辦法找到自己。發自內心的謝謝師父。



    TOP

    打坐入定的一點體悟

    近日和同修交流打坐入定的情況,有一些體悟,寫下來和同修們切磋,不當之處,誠請同修指正。

    我得法之初就比較容易雙盤,也比較容易入靜,甚至在修煉前,就很容易入靜。這得益於過去累世的修煉。但是後來發現,自己腦子裡基本是空的,其實是睡過去了,所以打坐也沒有起到應有的調整身體的作用,項目接的多了,還是會覺得很累。我警覺了,意識到自己是走了舊勢力的安排,是副元神利用我的身體在修煉。

    為了糾正過來,我就先從姿勢著手。副元神修煉時,就必須儘量讓身體舒服,主意識完全放鬆了,“他”才能修煉。彎腰塌背舒舒服服地坐在那裡,其實是主意識不清醒的表現。所以我就注意儘量保持“頸正腰直”的姿勢。

    這個姿勢要保持一個小時不變是很不容易的。師父在《轉法輪》裡說,“我們往往大周天將要通的時候,會出現一個狀態,有人打坐時身體老往前傾。因為後背通的比較好,後背特別輕,前邊感覺到沉了;有人往後仰,就是後背覺的沉,前邊輕。如果你全部都通的很好,那麼你會往起顛,覺的自己往起拔,有離地的感覺。”

    我的理解是,彎腰塌背和前俯後仰,都是業力造成的,只有消掉這些業力,才能通大周天,身體自然會往起拔,才會輕鬆保持“頸正腰直”的姿勢。所以我就儘量打消想坐舒服的念頭,一旦固定好“腰直頸正”的姿勢,就儘量不去動。但是鬧心的感覺接踵而至,本來腿在一個小時內也不怎麼痛,現在半個小時就又開始痛了,有時候還會痛得鑽心。過去打坐舒服的那種感覺成為很大的一個誘惑,讓我總是想放棄坐得筆直的狀態,至少想稍稍轉動一下身體。這種情況下,入靜是完全不可能了,腦子裡翻江倒海,什麼事情都往出冒,有時候為了忽略那種鬧心的狀態,甚至主動去想一些別的事情,好打消對疼痛的注意力。這期間試過專心在音樂上,默背《論語》和《洪吟》,或努力壓制這些念頭,起一點作用,但都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

    師父在《大圓滿法》裡說,“法輪大法針對主意識修煉,要修煉者明明白白的修自己的心,放下一切執著,提高本人的心性。在大圓滿法中煉功時不能恍惚,不能忘我,時時由主意識支配自己煉功。”

    我的理解是,煉功的時候不能入靜,一定是有各種執著心,各種業力的干擾,甚至是舊勢力在干擾。不能入靜,就一定要抓住這個機會,明明白白的修煉,清除各種執著心。所以一但腦海中出現什麼事情,不隨著它往下走,而是看是什麼心造成自己放不下這件事情。找到這顆執著心,就對它說“我是大法弟子,這顆心不是我的,我不要”。保持這種很強的正念,一有念頭進入腦海,就清除,慢慢的,就沒有念頭打進來,就自然靜了下來。

    在這過程中,身體保持不動也很重要。入定的“定”字就包含有不動的意思。身體稍微一動,可能就破壞或至少減弱了那種定的狀態。痛的厲害時,人就會想要動一下。其實痛不是靜不下來的主要原因,執著於痛,不能忍耐的心才是背後的原因。所以儘量不要去想痛,專注清除思想中的業力,專注保持身體不動,特別要提醒自己,痛是消除業力,是好事,再痛都是可以過去的,一個小時其實並不長,很快就過去了。

    堅持一段時間後,發現坐得“腰直頸正”不再是難事了,端端正正的盤坐在那裡,覺得神清氣爽,非常舒服。後來我上班也不再用公司配備的舒服的皮椅,而是用硬板凳代替,或端坐或盤坐在電腦前,時刻保持“腰直頸正”的狀態。在煉功中採用的那種清除思想中念頭的方法,也儘量用在日常生活中,腦海中出現任何念頭,都儘量先去判斷一下,是否符合真善忍的法理,是,就去做,不是,就清除。時間長了,這種狀態也會影響到打坐,入定就更快更容易了。痛也慢慢的減輕了,一切都形成一個良性循環的修煉狀態。

    這過程中會有反覆,好的那面隔開了,好像就又不會入定了。所以持之以恆的用心學法是非常重要的。學法修心,才是保證真正入定的基礎。

    個人體悟,層次有限,不當之處,懇請同修慈悲指正。感恩合十!



    TOP

    李克強抵澳 法輪功學員吁停止迫害

    http://news-b5.zhengjian.org/2017/03/23/36496.html

    TOP

    神韻蒞臨南加州 六十多政要嘉獎祝賀

    http://news-b5.zhengjian.org/2017/03/24/36508.html

    TOP

    神韻梅沙場場爆滿 「對中國文化肅然起敬」

    http://news-b5.zhengjian.org/2017/03/24/36509.html

    TOP

    2017神韻墨爾本磅礡開演 澳政要盛讚迎賀

    http://news-b5.zhengjian.org/2017/03/24/36510.html

    TOP

    墨西哥第二大城迎神韻 主流贊神韻觸及靈魂

    http://news-b5.zhengjian.org/2017/03/24/36505.htm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