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3月25日 星期六




  • 華夏詩醇:人在世上如行船,順逆快慢皆由天

  • 風吹三月

  • 歷史故事:謝安的胸襟和苻堅的深刻教訓

  • 中國歷史正述:夏之十二:大禹五音聽治

  • 三言兩語:習慣

  • 重視學法 莫人為的增加魔難

  • 星球大戰真實上演!三恆星衝突後相互遠離

  • 《活摘》日本巡迴放映會在靜岡拉開序幕

  • 神韻墨爾本首場 政要贊偉大正義神的化身

  • 神韻墨爾本首演爆滿 芭蕾舞大師盛讚美妙絕倫

  • 神韻聖巴巴拉大爆滿 學界泰鬥看到歷史真相

  • 神韻墨西哥城爆滿 傳媒CEO邀30親友共賞




  • TOP



    TOP



    TOP

    華夏詩醇:人在世上如行船,順逆快慢皆由天

    韋應物:《初發揚子寄元大校書》

    淒淒去親愛,
    泛泛入煙霧。
    歸棹洛陽人,
    殘鍾廣陵樹。
    今朝此為別,
    何處還相遇。
    世事波上舟,
    沿洄安得住?

    【註解】
    初發:啟程。揚子:揚子江,即長江。元大:姓元,排行第一,其人生世不詳。校書:校書郎的省稱。唐代秘書省,弘文省均設校書郎,校勘書籍。

    親愛:指親朋好友。歸棹(讀照):棹:船槳,代指船。歸棹:即歸舟。

    殘鍾廣陵樹:廣陵:即揚州。此句說:從舟上回望廣陵,能聽到鐘聲餘響,依稀見到廣陵樹色。

    世事波上舟,沿洄安得住?:意謂:人在世上如行船,順逆快慢皆由天。人就像河上小舟,隨風漂流。 沿洄:指處境的順逆。沿:順流。洄:逆流。

    【嘗析】

    此詩是作者離開廣陵,回歸洛陽的途中,在船上寫給元大的留別詩。

    第1句,用疊字“淒淒”,形容離去心情的愁苦悲傷,第2句,用疊字“泛泛”,寫船在風煙中無盡頭地飄遊,進一步抒寫心情的惆悵。

    第3、4句,寫坐在船上仍回望凝視廣陵的樹木,諦聽著斷續鐘聲,表達了留戀難捨的深情。

    以上四句,對離情別意的抒發,都是寄寓於舟行的景物描寫中,借景抒情,不著痕跡。“歸棹洛陽人,殘鍾廣陵樹”是歷代公認的名句。

    詩的第5、6句,慨嘆身世浮沉,世事無常,與友人難以聚會,感情極為深沉。表現方法仍是借景抒情。

    詩的第7、8句,總結提煉全詩,喻說:人生在世如行船,順逆快慢皆由天。人應該順天應命,道法自然,隨遇而安,知足常樂。以舟的沿洄不定,比喻人無力回天,不可逆天意而妄為!不可胡亂折騰而違天!寓人生哲理於景象描寫之中。妙喻天成,含蓄深婉。

    【今譯】--------------------【領悟】

    離開親朋好友十分心酸, (心酸是無可奈何)
    船兒漂流駛入茫茫雲煙。 (前途是難以預見)
    乘船回歸的是洛陽遊子, (遊子應返回家園)
    鐘聲迴蕩在廣陵的樹間。 (鐘聲提醒記心間)
    今天在這裡我和你分別, (離別是在所難免)
    不知以後能在何處相見? (相見不知何年!從這裡---)
    人生世上如在浪裡行船, (我悟到了:人生如浪裡行船,一切---
    不論順逆快慢皆是由天! (都是上天安排,人必須順其自然!) 



    TOP

    風吹三月

    是從哪時,天宇的風,一夜間便席捲了冰封的北半球。風無時不在,無處不在,滿眼是風,滿耳是風,滿世界都是風呢!

    早上,那些最該行在郊野大路上的人,體味到了這風吹三月的氣勢。

    看吧,掃過曠野的風,捲起漫天浮塵,跳躍著拋向遠方。路旁的高大的白楊發出“嘎嘎”的脆響,枯枝簌簌落下。風中夾雜著悽厲的尖叫,是無奈的哭泣,又似絕望的狼嚎。它們都不屬於春天。

    那些無所事事的人,早已避到室內,陶醉在自己刻意營造的幸福窩巢中。只有那些追尋春天的人,才不避烈風,在風中笑談著走著。

    風似乎溫順起來,一天一天的更加多情,人們更願意讓它吹拂著乾巴巴的臉。太陽愈加溫馨了。大地也從夢中甦醒,枝條也靈動起來,最早醒來的路邊柳,透出瑩瑩的鵝黃綠……鳥兒早把驚喜傳遞給每一位路人,讓壓抑一冬的沉悶,在這春風中飄散。農民卻開始醞釀著播種。

    天兒是一天比一天暖,園子裡耐寒的蔥,還有韭菜,冒出綠頂。庭院某一角的泥地會突然間鑽出一株小草。這是怎樣的一種驚喜呢!即使寒意未去的日子,耳畔的風聲,如滑過指尖的琴弦,愜意、自得。那時,你滿心想著的,都是美好的事情!

    不期然間,你會看到這春天裡欣喜的一幕、一景。常常過往的路邊,你會看到醒目的標語:“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全球控告江澤民!”“天滅中共,三退保命!”不時的,你也會聽到陌生的電話裡春風般的話語,那遙遠卻近在咫尺的暖暖的聲音,融入心裡,融出一個別樣的絢麗的春天! 



    TOP

    歷史故事:謝安的胸襟和苻堅的深刻教訓

    秦王苻堅(紀元338--385)要親自統兵,討伐東晉,請大臣們各抒己見,展開討論。大多數人反對,少數人贊成。

    反對的人說,東晉雖然偏安東南,卻是中華正統,有謝安和桓沖輔政,加上長江天險,未必能夠取勝。

    苻堅毅然宣布:“我有大軍九十七萬,馬鞭子投入長江,也能截斷流水,他們有什麼天險可恃的!”

    反對最激烈的是他的弟弟苻融。他說:“陛下信任的鮮卑人、羌人和羯人,都是秦國所滅掉的民族的後裔。他們假如乘機鬧事,在後方造反,怎麼對付?王猛臨終前說過一句話:‘千萬莫把東晉伐!’可不能忘記啊。”

    慕容垂主張討伐最堅決:“弱國被強國吃掉,大的要吞併小的,是天然的法則,小孩兒也懂得的。陛下身邊,都是白起和韓信,區區江南,難道真要留給子孫來統一嗎?《詩經》裡說得好,‘謀夫孔多,是用不集’。出主意的人太多,就要壞事。陛下自作主張,保管成功!”

    苻堅聽了慕容垂的話,大為稱讚:“跟我同心統一天下的,只有將軍一人啊!”他忘了慕容垂是燕國貴族,而燕國就是被苻堅滅掉的。苻堅糊塗了,還馬上賞賜他五百匹絹帛。

    沙門(佛家和尚)道安,是當時最有聲望的和尚,也是一位有先見之明的長者,原先住在襄陽,城破時,他被專車送到長安,極受尊敬。大臣們想請他來勸阻苻堅。

    冬天,苻堅和道安同車到東苑遊玩。他滿腦子想的是江南美景,作夢時也常常去。這一次,他興奮地對道安說:“大師,明年就可以跟你同游吳、越,泛大江,看碧海,多麼痛快啊!”

    道安微微笑道:“陛下上應天心,下順民意,安居中土長安,控制四海,比堯、舜還勝一籌呢。何必沐雨櫛風,到處奔波?東南氣候濕熱,霧瘴有毒。因此,虞舜走到九嶷山,沒再轉來;大禹到了會稽,而一去不返!這是人人皆知的事情。那種地方,不可去冒險啊!”

    但是,苻堅口氣很硬,說:“天生有黎民百姓,自然也要賜給他們君主。我怎能害怕辛苦,不把上天的雨露恩澤,送給他們?像大師所說,自古以來,天子就不會有征伐了!”

    道安拗他不過,又建議說:“陛下駐駕洛陽,派使者送封信去,請東晉君臣考慮;再把大軍布置在邊境,司馬氏恐怕會不戰自降的。渡淮涉江,親冒箭矢,的確是不必要的。”

    苻堅沒再辯說。回到宮裡,寵妃張夫人也苦口相勸。他氣呼呼地大手一揮:“軍旅征戰的大事,女人不能干涉!”就把她打發走了。

    小兒子苻詵,平時最得符堅的歡心,誰知他也來勸諫。苻堅老臉一板:“國家大事,小孩子懂得什麼!”兒子符詵,氣得扭頭就走。

    紀元382年秋天,秦國糧谷大豐收,物資有保證,這使苻堅討伐東晉的決心,更加堅定下來了。第二年,他下令全國:十個男子徵兵一人;有武藝的富家子弟,封為羽林郎,作保衛皇帝的親兵。同時公開發布詔書,封東晉皇帝司馬曜,為尚書左僕射,封謝安為吏部尚書,封桓沖為侍中,都是重要的官職。以封官許願的方式,想來瓦解對方。還日夜開工,在長安建造府宅,只等戰爭結束,好讓這些東晉投降的君臣,來居住。苻堅充滿了必勝的信心,真有點想入非非了。

    後方布置好了,即任命苻融和慕容垂當先鋒,帶領二十五萬步騎兵,先到潁口,盯住東晉的要塞壽陽城。自己當統帥,坐鎮項城,指揮三路大軍:一路是剛到關中的涼州騎兵,一路是姚萇率領的蜀、漢部隊,另一路是從北方來的幽、燕步兵。東到徐州,西到長安,南到荊州,縱橫幾千裡,上百萬人馬,的確是中國歷史上空前的大規模軍事行動。真要同時衝過長江,人人把馬鞭投入江裡,恐怕真是會堆成一條堤壩,擋住江水呢。這是紀元383年的中秋時節。

    東晉的情況怎麼樣呢?

    首輔謝安,主持朝廷軍政大事,桓沖是他的副手,駐紮在江州(今九江)。謝安派謝石為大都督,指揮東晉的八萬主力部隊。再派侄兒謝玄當先鋒。另外派胡彬率水軍五千,增援壽陽。

    八萬軍隊是苻堅的十二分之一,建康城裡人心惶惶,是有道理的。謝玄向叔父討教,心有不安。但是,謝安胸有成竹,只淡然地說了一句:“我自有安排。”

    侄兒不敢再問。只見謝安坐著牛車,到山中別墅去了。

    他沒法子,跟在叔父的車後,悶頭悶腦。到得山裡,親戚朋友正在喝酒呢。真把人急死了!

    謝安看到侄兒謝玄,卻不提打仗的事,說:“玄兒,這些日子我沒空下棋,棋癮把人都憋壞了。今兒得閒,咱爺兒倆,就好好地殺幾盤吧。”

    謝玄只得陪侍。平時都是叔叔輸,今天情緒緊張,哪有這份閒心,謝玄一連輸了三盤!謝安把棋枰一推:“怎麼啦?看你失魂落魄的,還是回去吧。”傍晚,一家人回到了城裡。(後世,有文章家評曰:前文寫苻堅躊躇滿志,傲氣沖天;此處寫謝玄失魂落魄,忐忑不安。對比明顯,是大手筆,煞是好看!)

    桓沖指揮西邊的防務,聽說謝安還在遊山玩水,急得七竅生煙,馬上派出三千精銳部隊,乘快船進京,要來擔任警衛。謝安堅決拒絕,蠻有把握地說:“朝廷已作好了準備,不必增加保衛力量,你還是管好西邊吧。”

    桓沖憂心如焚,情緒激動,跟部屬們大發牢騷:“謝安是個文人,不懂軍事,派幾個年輕人打頭陣,自己還在遊逛。國家的事情不用多提,我們快要當定俘虜了!”

    大敵當前,整個東晉,朝野上下,都處在惶亂的氣氛中,不知如何是好。

    再看壽陽前線的情況。

    正當初冬十月,秦軍先鋒苻融,一舉攻下壽陽(今安徽壽縣),屯駐在洛澗。東晉的水軍將軍胡彬,當了俘虜。謝石和謝玄,離洛澗二十五裡,不敢前進迎戰。

    苻融派人到項城催促苻堅,迅速進軍,一鼓作氣打垮晉兵。苻堅親自帶八千輕騎,直抵壽陽,叫尚書朱序去見謝石,勸他投降。

    朱序本是東晉在襄陽的守將,秦軍長期圍困,連“夫人城”也沒法擋住,兵敗被俘,在秦國擔任尚書,這次也跟來作戰。

    他先辦公事,轉達了苻堅的意思,又私下對謝石說:“只有趁秦軍還沒到齊,搶先進攻,打垮他的先鋒部隊,給一個下馬威,才能爭取到主動權。”

    謝石接受這個建議,叫謝玄負責前線指揮。謝玄的助手劉牢之,帶五千精兵,直逼洛澗,不顧秦兵迎頭攔截,衝過澗水,奮勇登岸。他們是有名的京口“北府兵”,全是武藝高強的好手,一以當十。秦兵抵擋不住,紛紛倒退,被逼近淮河南岸,慌亂中跳入淮水,死了一萬多人。

    謝石看到前鋒有利,下令八萬大軍齊頭湧進,衝到淮河邊上,展開了大追殺。

    這時,苻堅和苻融,正在壽陽城樓,遠望晉軍無邊無際,氣勢嚴整,從心裡打了個寒顫。

    苻堅再看更遠處的八公山上,仿佛有千軍萬馬,戈矛涌動,洶洶撲來。其實,那是叢叢的樹木野草,在北風中索索搖晃,和眼前蜂擁鬥殺的大軍,混成一片了,無法分清,只覺得山上山下,儘是追殺過來的敵軍。他驚惶地看了苻融一眼,顫聲地自言自語:“這是我們的勁敵,豈能小看呢!”當即悶悶不樂地走下了城樓。

    秦國軍隊的數量占了上風,他們列成方陣,逼近淝水,晉兵沒法渡河。

    謝玄派人去對苻融說:“將軍打先鋒,臨水結陣,想長期駐下來嗎?不如稍稍讓點地方,我們過河,決一雌雄,豈不痛快得多?”(這是謝玄用的計策)

    秦軍的將士們認為,只要堵住河岸,等大兵一到,好比泰山壓頂,何愁不勝?苻堅卻不同意,想速戰速決,告訴苻融:“先讓一點,引誘他們過河,等到過了一半,鐵騎突然出擊,哪有打不垮的?”

    苻融深以為然,傳令後撤。哪知軍士不明白主將的意圖,聽說晉軍已經殺了秦國的三員大將,早就心裡發怵;現在忽然聽說要後退,以為打敗了,頓時陣腳大亂,遏制不住,排山倒海似地向壽陽郊外亂竄。苻融急了,跨上馬,繞陣彈壓,不料馬被撞倒,晉兵衝到,手起刀落,這位秦國的二號人物,竟如此糊塗地在混戰中死了。

    秦兵聽說主將被殺,不攻自亂,朱序又在陣中大叫:“秦兵完了,快逃!”二十多萬人馬,鋪天蓋地,互相踐踏,暈頭轉向,北風陣陣怒號,野鶴“嘎嘎”悲鳴,仿佛整個大地都是殺聲。

    苻堅專用的雲母車,也丟了,身上中了流矢,逃過淮河,餓得沒氣力動彈。有位農民,看他狼狽不堪,端來一盆粥,一隻豬腳,他呼嚕嚕地幾下就吃光了。飯後,叫侍衛拿十匹絹子和十斤絲棉,送給這個農民。這人不接受:“陛下大約是安樂日子過膩了,想找點苦頭吃?我是陛下的子民,陛下就是君父,哪有兒子請父親吃飯還收報酬的!”說完,掉頭而去。

    苻堅很慚愧,望著身旁的張夫人說:“我還有什麼臉來治理天下啊。”淚水不覺掉了下來。

    前鋒失敗,其他三路大軍沒有統一號令,有的還隔著千多裡呢。聽說苻堅已經逃回長安,也就自動地撤退了。

    謝玄的捷報,飛快地傳到建康。當時,謝安在跟客人下棋,看了一眼驛報,順手擱在床邊,繼續沉醉在棋路裡。

    棋下完後,客人問他驛報說些什麼,謝安淡然一笑:“沒什麼大事,孩兒們把苻堅趕跑了。”

    客人喜洋洋地告辭走了。謝安起身到書房去,一腳撩過門檻,“卡嗒”,木屐的前齒被碰斷了。原來他心裡充滿狂喜,沒注意,起腳太低,碰到門檻,這才回過神來。

    謝安能不興奮嗎?強敵壓境,國勢危急,一下子轉危為安,心裡還不激動?只是他在客人面前,用超常的自制力,壓住狂喜的情緒,才表現得異常鎮定。一旦身邊沒人,激情自由迸發,就忘乎所以了!

    謝安不愧為東晉的柱石!

    只有桓沖,覺得身為大臣,在危急時刻,沉不住氣,還說什麼“要當俘虜!”現在看到謝安成功,自己的威信受到影響,成天慚愧憂鬱,一個月以後,就病死了。他是桓溫的老弟,卻忠心為國,比兄長的品格好得多,可惜心胸還不寬闊,把自己的名譽得失,看得太重,本來不該死的,竟不幸早死,對東晉倒是一大損失。

    (事據《資治通鑑》及《通鑑記事本末》)



    TOP

    中國歷史正述:夏之十二:大禹五音聽治

    夏朝:大禹時代之十一

    五音聽治

    大禹治水十三年,率領伯益、后稷、棄等人走遍九州,和夷夏各部落並肩開墾山林、疏通水道。大禹身先士卒,親自拿著鋤頭尺規,肩上掛著繩索,在眾人前面深入最危險的地方。繼承帝位後,帝禹開通自己和百姓之間的渠道,以傾聽眾人的心聲,化解天下疾苦。

    作為夏朝的開創者,大禹為天下蒼生奔走,為後世君主立下典範。“禹重用好人,不夠好的人則被疏遠。”

    大禹一心為民,有一個流傳久遠的故事。“禹出見罪人,下車問而泣之,左右曰:‘夫罪人不順道,故使然焉,君王何為痛之至於此也?’禹曰:‘堯舜之人,皆以堯舜之心為心;今寡人為君也,百姓各自以其心為心,是以痛之。’”書曰:“百姓有罪,在予一人。”

    此外,帝禹繼承了堯帝在庭外設鐘鼓樂器讓百姓前來申冤的做法,且在原有的基礎上,把申冤叩擊的樂器種類擴充得更加完備。

    《淮南子‧汜論訓》中記載大禹在庭院中懸掛鍾、鼓、磬、鐸,歡迎眾民來向他進諫。“禹之時,以五音來聽治,他在庭中懸掛鍾、鼓、磬、鐸,置鞀(類似今天的撥浪鼓),以待四方之士。‘能教我以道的人擊鼓,能諭我以義的人擊鐘,能告我以事的人振鐸,能語我以憂的人擊磬,有獄訟的人搖鞀。’”

    這五個樂器引來了眾多的百姓前來諫言或申訴。禹在庭院中懸掛鐘鼓,吃一頓飯的功夫要起身多次,洗澡也要中斷多次去接待來投訴的眾民或處理事情。“昔者禹一沐而三捉髮,一食而三起,以禮有道之士,通乎己之不足也。通乎己之不足,則不與物爭矣。”為後世稱頌的“周公吐哺”的德行,正是帝禹大德的影響及於後世的明證。

    這上古最早的投訴申冤機制已十分成熟。院中掛著的鐘、鼓、磬、鐸琳琅滿目,加上類似撥浪鼓的鞀,一個個或鏗鏘,或咚咚,或沉沉的在庭院中響起來時,帝禹便不顧自身清靜休息,隨時在鐘鼓響起時起身來到門外傾聽人們的心意。如此的無私無我,也唯有十三年奮不顧身、平息了洪水的大禹能這樣做。

    由於帝禹一心在治國上,生活十分簡樸,對於後世影響甚大的酒,他一開始就敬而遠之。“儀狄作酒而美,進之禹,禹飲而甘之,曰:‘後世必有以酒亡其國者。’”另一種說法更能展現帝禹的自律:“古者儀狄作酒醪,禹嘗之而美,遂疏儀狄。”遠離美酒,在這一點上大禹和許多後世的君王有極大的不同。

    另外在文明的開創上,帝禹也有不少建樹。帝禹以歷山的金來鑄金幣,是可見文獻上記載的最早的造幣記錄。當時的金就是指青銅,所謂的金幣就是青銅幣。

    另外,相傳大禹發明了伺風鳥,就是用來測定風向的長竿,竿頭為鳥形,伺風鳥即相竿也。“伺風鳥,夏禹所作也,禁中置之,以為恆式。”

    大禹治水時有一個重要的發明,就是奚仲發明了馬車,用來運送治水工程不可少的木石。“初黃帝作車,少昊加牛,奚仲加馬。乃命仲為車正,建綏旆以別尊卑等級。”奚仲發明了馬車後,大禹加以改良。大禹“以韋緣輪著之以絮也”,也就是拿皮革和絲綿裹在車輪外緣,以保護車輪。

    大禹即位後,把馬車的等級建立起來,析羽為旌,熊虎為旗。夏朝的百官貴族,來自各方國的諸侯乘著不同等級的馬車疾駛在路上,車上飄揚著代表尊卑級別的旗幟。華夏民族的第一個朝代出現了車馬絡繹、旌旗飄揚、井然有序而又文采斐然的人文風景。

    帝禹接續舜帝巡視天下的傳統,每年巡視天下。一回,在南巡途中,帝禹浩蕩的船隊下江而去,大江裡,有幾條碩大的魚龍隨御船隊在河心上下泅游翻騰,鼓起巨浪,一忽兒魚龍潛到御船下,鉤起大尾巴猛擊船身,頂起御船的龍骨左右掀搖,御船在大浪中上下翻騰搖擺,船上的人都顫抖地發出嘎嘎聲,帝禹卻泰然自若地說:“我受命於天,竭盡全力以養活眾民。生死都是人的天定,又有什麼好怕一條魚龍的?”

    那條魚龍像是聽懂了他的話似的,垂下耳朵,長尾巴左右搖擺,遠遊而去。大禹通達於生死之分,勇氣見識過人,他成就治水的事業,建立了強大的夏王國,絕非偶然。

    參考文獻:
    1. 《春秋左傳正義》
    2. 《毛詩正義》
    3. 《淮南子》
    4. 《呂氏春秋》
    5. 《漢書》
    6. 《說苑》
    7. 《說文解字》
    8. 《戰國策》
    9. 《管子》
    10. 《中華古今注》
    11. 《綱鋻易知錄》



    TOP

    三言兩語:習慣

    以往我做事常常不規律。就說晨煉吧,常常時間過了,不守時。一天小孩子告訴我:一個習慣要大約五天可以養成。提醒我堅持一下。形成習慣就好了。可是對我不大管用。

    我在想:問題出在哪裡呢?修煉人得從根本上找原因。對照法,我找到了原來是私、是黨文化、是有求之心。在這些深層因素作用下,形成的習慣就不易去根。其表現的不僅僅是晨煉不守時。有時在好多沒去掉的人心、人的執著中都有壞習慣的影子。如習慣吃某種食物、習慣穿什麼色的衣服、習慣到那個點就去上廁所。把正在煉的功停下來。習慣每天上網看同修說什麼了、習慣和某某同修私下交流,不在法上時就同常人私下說三道四、議論他人長短,和常人沒有什麼區別。習慣喝點什麼、習慣吃點零食等。個人悟到:形成的習慣已讓自己把它當成自己就是那個樣子了,被機械的被無形的東西控制的不自知。當我覺醒時,我主意識很強的分辨出哪些行為不符合法,哪些不能隨念頭去做。真正主宰這個身體,真正實修、修主元神的時候,不好的習慣就再沒生存的空間。現在的時間真的太快。沒修去的人心太多,救下的人還太少。願和同修共同精進,主動修自己,主動多救人。

    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TOP

    重視學法 莫人為的增加魔難

    師父在《二零一五年紐約法會講法》中說:“師父盼望的是你們能夠早日提高,通過這個法會真正能夠解決自己在修煉上遇到的障礙,所以不要開完法會了,走出去什麼收穫都沒有。”。

    我們知道,大法弟子召開的法會是殊勝莊嚴的,且能對參加法會的同修個人修煉起到很大的促進作用,因此今天想分享的是,在參加二零一三年紐約法會之後,發生在我身上的經歷:在學法方面是如何走回來的。

    我從學生時期就開始學法煉功,當時校園的環境比較單純,自己住校也沒有太大的壓力,因此時常感受著學法的美好。服兵役時,即便初期有一段時間無法學法,但兩三個月後與環境彼此適應之後,倒也能逐步的在軍中學法煉功。

    然而,退伍後的隔天,開始踏入社會工作後,便隨即調到其它縣市的工地工作,在工地工作的忙碌,繁雜與不適應,發現自己竟然逐漸拿不起大法書,只有在集體學法時,或者在要參與一些具體項目之前,才會希望拿起書來看,就這樣連續了幾年,但仍無法持續堅持學法,那時的修煉狀態正如同新學員一般,對於學法的態度是有看也好,沒看似乎也行,有時心裡的僥倖心態也告訴自己:沒關係,對以前看的大法書內容還有印象,還可以對照自己。

    師父在《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中說:“也有人想,我是老學員,一段時間沒學法不會有問題。有問題,再老也不行,因為修好的那部份已經隔開了,先天推到位的功得加上你在法中的正念才會起作用,不學法、離開法就指揮不動,因為那是法的力量。”

    師父在《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中說:“但是也有不學法只做事的。三件事都要做,要是只做事不學法,那就是常人做大法的事。常人做大法的事不能圓滿,只能積德。積德積福份,來世有福份,就是這個,不能圓滿,那你說這不白做了嗎?修煉人不修能行嗎?心裡裝著法,講真相才能夠使人得救,講出的話才有震撼力。”

    在這幾年,我常常在清晨睡醒時想:怎麼又這樣過了一天?何時才能像以前一樣有精進的動力?能夠恢復到每天學法,能夠像以前一樣在桌燈溫暖的黃光下,讀著大法書,讓身心浸泡在法中。隨著這個念頭就又被當天常人的工作思緒給掩埋了。2013年,我和同修參與了當年五月的紐約法會,有幸聆聽師尊講法,我依稀記得在回程的飛機上,半夢半醒間有個聲音問我:難得出國,一路也不容易,你沒有想要什麼?我心中馬上回答:如果可以的話,我想回到得法初期精進的狀態。我知道,我想要有一個大的改變。

    回台灣後,工作上一樣忙碌,同時還要出國去國外工地,學法還是顧不上,但是,我真的不能再隨便了,我可是剛聽完師尊現場講法的弟子啊!

    師父在《世界法輪大法日講法》中說:“那麼從這一點上講,我們很多人表現的真是很差。舊勢力它抓住了把柄,說:‘你看看吧,這是你弟子嗎?你想要他,我們幫助你把他的執著心去掉。這樣的人能上天嗎?你看看各種各樣的執著心都反映出來了。’”

    就這樣,2013年9月,我摔了一個大跟頭。一天,我們公司一個工地出事了,隔壁9戶鄰房下陷了,好多鄰居在抗議,登報紙,綁布條,我去到現場,第一次面臨新聞上才會看到的不理性場面,心理壓力很大,這對我的衝擊太深刻了。那天開車的回家路上,我震驚了,不斷想著,這到底是什麼難?這個漏太大了。晚上回到家之後,我便開始拿起書來學法,因為,心裡想的是,沒有路了,之後,就是每天學一講法,一直到今天。

    師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中說:“我說這還是真有問題。對於執著,有的學員表現出來,有的學員不表現出來,擱心裡就執著的不行,到最後他也解不開了。邪惡就叫你越來越不對勁兒,讓你摔大跟頭,讓你摔的一輩子都忘不了它。它們是這麼樣乾的,所以不要執著到那種成度。出問題又問師父咋辦,其實就是你們執著造成的。”

    從那之後,雖然學法的規律開始恢復了,然而,我就像是個危重病人,內心深處還是希望哪天師父可以幫我把這個難拿掉,尤其每次去工地面對著鄰居長篇大論的指責與抱怨,心裡全是煎熬。還好,雖然開始還是抱著有求之心學法,但是,總算學法是規律了,書不會再放下了,無論當天忙到多晚還是堅持一定要學法。這個麻煩事持續了多久呢?

    在《二零零三年亞特蘭大法會講法》中,有同修問師父:“弟子是“七•二零”以後得法的,最近遇到很大的魔難。分不清是師尊設的關,還是自己的執著心引起的,覺的很對不起師尊慈悲苦度。” 師父回答:“有些問題確實在修煉中不是一時能夠想透的,有許多執著呀或者是有許多原因都不是一時能察覺到的,所以有的時候會覺的很難。可是反過來講,如果一個修煉的人什麼事情一下就想透了,什麼關一下就能過去了,這是不是太輕鬆了點?(笑)是輕鬆了點,我是指個人修煉。

    當然了有些還有舊勢力的干擾在裡邊。強加的一些個根本就不應該弟子過的事情、甚至於很難解決的問題,而且是在證實法、救度眾生的這一歷史過程中,都是起干擾作用的,也確實有這樣的事情,所以作為大法弟子來講怎麼辦呢?我想,就儘量的去做好,多學法,多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事。很多事情如果你們走正了,做好了,也會迎刃而解。不能夠為了解決問題而解決問題,容易產生新的執著。”

    因此,這個麻煩,在我堅持每天學法十個月之後,突然有一個轉機,在其中一個周日,9戶裡面有3戶跟我們和解了,再過一年,全部9戶都和解了。而越到後期,內心對大法的比重就開始可以調整回來了。

    而從修煉的角度來看,從堅持每天學法後,沒多久就有三個不同項目的同修來找我協助活動上的事宜,而在媒體工作上,拍了五年的機器與軟體,就這些自然而然的轉換成另外一套系統與製作觀念,感覺似乎是被師父推著走。印象最深的是,那時每樣項目要用的器材正要到手的當天,總是會碰到要跟工地鄰居見面的日子,真的是器材要到手還得魔那麼一下,還不能對器材有太強的期待與歡喜心。

    以上只就個人學法方面走的路,與大家做一點交流,希望同修別再走這條彎路,同時也想跟大家分享,個人理解,我們在工作項目中所發揮的效力,智慧與能力真的來自於法。師父在《轉法輪》中說:“一個煉功人具體做什麼事情的時候,是他的功能在起作用。”師父在《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中說:“和常人講真相的時候,你的能量會解體那些偏見,會使那些不好的東西、他頭腦裡不好的東西解體掉,本身不就是救度嗎?你要不修煉你哪有這個能力呀?”

    不足之處,請指正。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TOP

    星球大戰真實上演!三恆星衝突後相互遠離

    http://news-b5.zhengjian.org/2017/03/25/36513.html

    TOP

    《活摘》日本巡迴放映會在靜岡拉開序幕

    http://news-b5.zhengjian.org/2017/03/25/36511.html

    TOP

    神韻墨爾本首場 政要贊偉大正義神的化身

    http://news-b5.zhengjian.org/2017/03/25/36518.html

    TOP

    神韻墨爾本首演爆滿 芭蕾舞大師盛讚美妙絕倫

    http://news-b5.zhengjian.org/2017/03/25/36519.html

    TOP

    神韻聖巴巴拉大爆滿 學界泰鬥看到歷史真相

    http://news-b5.zhengjian.org/2017/03/25/36520.html

    TOP

    神韻墨西哥城爆滿 傳媒CEO邀30親友共賞

    http://news-b5.zhengjian.org/2017/03/25/36521.htm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