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3月07日 星期二




  • 酌古鑒今:瘋狂貪婪 落得千載罵名

  • 正見週刊(錄音版):20170125-20170131

  • 修去人心 走出人

  • 安逸心對我的危害

  • 在做媒體工作中的修煉體會

  • 學法修心 排除干擾上營救平台助師救人

  • 修煉中的正法弟子

  • 神韻台中落幕 企業領袖:社會需要這股力量

  • 丹佛神韻爆滿落幕 總裁:相信神會來救世人

  • 「全方位美學極致表現」 嘉義政商齊贊神韻




  • TOP



    TOP



    TOP

    酌古鑒今:瘋狂貪婪 落得千載罵名

    梁冀的妻子孫壽,封為襄城君,地位和皇室的大公主一樣。她的封邑在陽翟(地名),每年收進租稅五千萬。這一對夫婦,品質同樣壞,心腸同樣毒,一起奢侈享受,貪婪縱慾,在中國歷史上很少見。

    秦宮(人名)是梁家奴僕,會巴結夫人,提升為太倉令,主管皇家倉庫,威風凜凜,各州郡的長官,每年都要向他進貢。

    梁家在城西,有一座深宅大院,專門窩藏各類兇犯。這些人蠻勁大,殺人不眨眼,被梁冀及其妻子,養作打手,有好幾千人。梁家經常強迫平民百姓作奴婢,取名“自賣人”,大意是說他們自己願意出賣的。梁派遣門客收集各地的富戶名單,造成冊子。看準某人後,突然說他有罪,逮捕入獄,酷刑拷打;再叫門客暗示這家,用錢求官府贖人,給少了就殺。碰到的人家,就要傾家蕩產,不然就要人頭落地。

    扶風(地名)的富翁士孫奮,生性吝嗇。梁冀叫人送他一匹馬,再向他借錢五千萬。士孫奮願出三千萬,梁冀不滿,向官府告發,說士孫奮的母親,以前在梁家管倉庫,偷走十斛白珠子、紫金一千斤,逃回老家,才富起來的。士孫奮的兄弟,都被關進監牢,在酷刑中折磨而死。一億七千多萬錢的家產,被沒收後,都裝進了梁家庫房。

    梁冀和孫壽各有府宅,前門相對,互通來往。他們嫌城裡狹窄吵鬧,專門開闢大花園,連綿幾十裡,堆土造山,栽種花木,裡面有峭壁懸崖,深澗曲水,亭台樓閣,將山林野趣和皇室豪華,融為一體。園中馴養著大量的珍禽異獸,專供打獵取樂。夫婦倆常常駕著牛車,大批歌妓簇擁,一面遊玩,一面歌舞,夜以繼日。又在附近各縣建築園林式的宮苑,為休養地。

    有一個兔苑,方圓幾十裡,全國各地最好的兔種都有了,皮毛上作有記號,分類放養。誰要傷害兔子,當場處死。有位西域商人,不曉得禁令,誤傷了一隻兔子,孫壽要追究責任,你扯我,我牽他,結果殺死十多人。

    梁不疑是梁冀的親兄弟,二人互相配合,做過不少壞事。不過,弟弟愛讀經書,喜歡結交士大夫知識分子,裝點門面。兄長動了疑心,把他從河南郡太守任上,調為光祿勛,再叫兒子梁胤,接任太守。這位公子才十六歲,相貌奇醜,官服穿得歪歪扭扭,不成人形。百姓見了,指指點點,當作笑料,可他照樣當他的官!梁不疑回到家裡,閉門讀書,兄長怕他背後與人來往,派暗探盯住大門,凡有人來,便偷偷地記下,關係很緊張。

    南郡太守馬融,以前是梁冀的部屬,也是梁不疑的朋友。他去南方上任,和江夏太守田明一起,順路到梁不疑府上告辭。梁冀竟暗示自己的爪牙,誣告馬融貪污,也給田明按了個罪名,兩人被判挨鞭刑,再剃光頭,流放到朔方郡。馬融自殺未成,田明在半路上病死了。

    梁家人執掌朝政三十餘年,前後有七個侯爵,三位皇后,六個貴人,兩任大將軍。夫人和女兒封“君”的,像侯爵一樣的地位,也有七人;三人是皇帝的女婿,卿、相、尹、校(官階名)共五十七人。各地進貢,總是把上等貨色,先送入梁府,然後才交到皇宮。文武百官升降調遷,先到大將軍府上謝恩,再去尚書府辦理手續。中國歷史上像這般威風的一家子人,是極少見到的!

    梁冀心胸偏狹,不能容人,誰要是得罪了他,必遭殺身之禍。

    吳樹為人正義,他上任去宛縣,當縣令,辭別時,梁冀請他照顧境內的賓客族人。吳樹說:“小人奸詐貪鄙,本來該殺。大將軍是國家的主宰,我陪你半天,沒聽你提到一個仁人君子,向我託付的儘是無聊之輩,我是不敢奉命的!”說罷,拂衣而出。吳樹到任後,一連誅殺虐民害物的梁家賓客幾十人。梁冀得知,恨得要死了,卻苦於找不到堂皇的理由加害他。後來,吳樹調去荊州,向梁冀告辭,哪知飲水裡,被梁冀放有毒藥,剛走出府門,就死在車上了。

    遼東太守侯猛,接到調令,沒向大將軍梁冀辭行,上任不久,竟遭誣陷,腰斬而死。

    汝南人袁著,也是一位正義之士,在皇帝身邊做郎中,剛十九歲,他向朝廷上書說:“春去秋來,各有定時,高官厚祿太久了,會發生災禍。俗話說,‘枝葉太密,要損傷樹心’。希望大將軍主動讓出權力,保護身家性命。”這些話很直率,也很實在。梁冀曉得了,不能容忍,馬上派人追殺。袁著只好改名換姓,裝病假死:用蒲草編成人形,放在棺材裡作替身,按規矩出殯。不幸被密探查出偽裝,隨即把袁著抓住,一頓鞭子,活活地把袁著抽死了。

    太原人郝絮和胡武,是袁著的朋友,也是兩位正派做人、不怡殺頭的義士,向朝廷上書,說:“推薦人才,不必一定要向大將軍粱冀請示報告。”梁冀火了,下令追殺,胡武一家死了六十多人。郝絮打算出逃,又怕連累親友,就請人抬上棺材,到大將軍的府門前,遞上一封解釋的書信,然後服毒自殺,總算保全了家人的性命。

    更有厲害的事呢:漢安帝的母親耿貴人,死了,梁冀找她侄兒索取貴人的寶物,沒有如願,結果她們全家人。都遭誅殺。

    涿郡人崔琦,文章極好,很受大將軍器重。崔琦替他擔心,專門寫了《外戚箴》和《白鵠賦》,諷勸梁冀,勸他謙和些。他不但不領情,反而大發雷霆,想動手殺人。崔琦說:“管仲在齊國當宰相,愛聽別人的譏諷話;蕭何輔佐漢高帝,設有專門收集意見的機構。大將軍您卻不然,卻耍封住別人的嘴巴,難道想要黑的變白、鹿也變成馬麼?”梁冀無言可答,便把崔琦打發走了。崔琦自知性命危險,趕快逃走,最後還是被追捕,殺死。

    樂極生悲,物極必反!

    梁冀後來跟一幫太監發生了矛盾,他派出刺客,殺死不少宦官。東漢桓帝忍耐不住,和中常侍單超、左倌等人,秘密商量,突然下令,要司隸校尉張彪,包圍大將軍府,收繳梁冀的印綬,把他降為侯爵。

    梁冀和孫壽,遭到意外打擊,精神崩潰了,他們也自知罪大惡極,最後雙雙自殺。牽扯到的文武大員,死了幾十人,罷免門客故吏三百多。一時之間,朝廷變得空蕩蕩的沒人了。梁家的財產被公開拍賣,合計三十多億銅錢,統統上繳給了國庫。所有的園林宮室,也拆還給老百姓了。

    梁冀破敗了。他們夫妻,是那樣貪婪聚斂,巧取豪奪,不惜一切。到頭來人財兩空,死時沒帶走一個銅錢,還落得千載罵名。

    (事據《資治通鑑》)



    TOP

    正見週刊(錄音版):20170125-20170131

    收聽 MP3(16k bps):

    收聽 WMA(window media audio):

    zip壓縮文件:單篇文章錄音 下載收聽

    壓縮 MP3(128k bps)分段下載收聽(每個10MB 共6個文件): (1) | (2) | (3) | (4) | (5) | (6)

    下載方法:按滑鼠器右鍵,在彈出菜單中選擇「目標文件保存為…」(Save Target As...)。

    說明:將所有.rar 文件片段下載到同一個檔案夾中,選其中的任何一個.rar文件解壓縮後,即可得到原來的MP3文件。

    正見週刊(文字版)



    TOP

    修去人心 走出人

    法輪大法的修煉重在提高心性。師父在法中講到“在常人複雜的環境中,在人與人心性的摩擦當中,你能夠脫穎而出,這是最難的。”(《轉法輪》) 多年的修煉中我也深深體會到,每一顆人心都是提高的一個障礙,都是束縛我們走出人的一條繩索。那麼在大法修煉的路上,如果我們能夠及時抓住人心,一步步清除這些障礙,一條條割斷這些繩索,就能夠逐步在提高心性中走出人。所以師父說“這是最方便的一法門了,而且是按照宇宙特性直接在煉,修的最快最捷徑了,直指人心。”(《轉法輪》)

    以下是個人修煉中的點滴體會。

    首先,心中有法理,遇事找人心

    學好法是修心的前提,尤其是師父講的提高心性方面的法理應牢記在心。人心遵照的是人間的理,法輪大法的法理相對於人間的理是反的,要同化大法就得按照大法法理去審視、歸正自己的言行。首要的就是要查找、發現自己的人心,然後正念剷除。

    在我的修煉過程中,覺得情關很難過,近年來過了幾次都沒有徹底放下親情。我唯一的兒子從小就深明事理,知道牽掛、孝順父母。可結婚後變化很大。兒子在外地工作,和媳婦也不在一地。結婚以後被媳婦牢牢地控制著,有時間就得去陪她,根本不給看望父母的機會。這樣兒子平時電話很少打,假期回家看看就走,按照媳婦規定的時間去陪伴她。無論老娘怎麼挽留,他卻頭也不回的開門奔媳婦而去。雖然嘴上沒說,可他的所為已證明,曾經熱愛幾十年的家不再是他的家了,對依戀幾十年的娘現在也沒有感覺了。所以,每當他走出家門的那一刻,我心裡充滿了心酸的淚水。

    對照法理查找自己發現,心酸的淚水、情緒的波動暴露出我被帶動的人心:有對兒媳自私的怨恨心、渴望兒子回報、感恩的心。按照人之常情再延伸,就是希望被尊重的心,渴求人間溫暖的心……。究其根源,還是為自己的心,是對親情的執著。那一時刻,我在心酸的淚水中已經把自己降為人了,還是用人心維護人的這層理。不放下人心,突破人理,怎麼能走出人,走向神呢?我是近二十年風風雨雨中走過來的大法弟子,是宇宙眾神羨慕的生命,師尊給了我最好的一切,我還要他回報什麼?渴求人間那點溫暖干什麼?那不是我修煉路上的障礙嗎?修煉中我也知道,無論多深的親情,背後都是業力輪報:討債的討債,報恩的報恩,緣盡緣散。母子之間無論是討債還是還債都已成為過去,紅塵夢醒,今生世緣將盡,還留戀什麼呢?雖然認識到這些,但親情這顆頑固的人心還時而抓其情絲攪擾。

    其次,查找到人心,就要毅然決然放下

    在人心干擾下,有時還會想到,我們現在畢竟還沒離開人間,為兒子辛苦了幾十年,物質上我不用你贍養,但渴望尊重與安慰也是正常的精神需求,作為家長,對年輕人的不當行為也有批評教育的責任。但很快我就自我否認了這一念。因為我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在從人走向神的路上只剩下最後的一步,即將走向圓滿,就應該用神的標準要求自己。別人承受不了的委屈、痛苦你要勇於承受;別人應得的尊重與安慰你得不到時,要心如止水,超然待之。一個真修者,看到別人的錯,先找自己的過,要想改變別人(包括子女)首先歸正自己。時刻以寬容之心度他人之過,這才是在法中修。

    同時也體會到,在人世間,容易走的路是下坡路,讓人安逸、舒服的心都是人心。今天的大法弟子已是修煉路上最後衝刺的時候了,必須毅然決然放下人心,走出人理,剷除繼續滋生人心的土壤。把自己當神去面對一切,才能不辱神聖的使命。



    TOP

    安逸心對我的危害

    師父在《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中,早已告誡我們:“如果你們到現在還不清楚正法弟子是什麼,就不能在當前的魔難中走出來,就會被人世的求安逸之心帶動而邪悟。師父一直很痛心那些掉下去的人,多數是被此心帶動而毀掉的。” 一直以來,我覺的這段法與我沒什麼關係,覺的自己頂著一頭白髮,卻三件事都在做,證實法的事也沒落下,所以在一言一行,一舉一動中放鬆了心性的提高,不知不覺的放大了安逸心卻不自知。

    安逸心會毀掉修煉者,也已經有被安逸心帶動而掉下去的同修,我驚醒了,也清醒了。我找著了無處不在的安逸心,它在我的思維中,在我的觀念中,生活習慣中,它充斥在我的修煉狀態中,甚至左右著我的修煉狀態,如影隨形。

    要打電話前,一定要吃好喝好,才能安下心來去撥打,否則,就會停下來先去吃喝;打電話效果好自己覺得滿意了,就會舒心的歇一會兒;覺得撥打效果不滿意時,會想想自己此時去吃點兒喝點兒,彌補彌補身心的不適;原打算獨住時要奮力精進,彌補和孩子們住一起時學法不足的缺憾。但是一到困魔來襲,自己就不願招架,而且總是和衣而臥,享受那兩秒鐘進入熟睡狀態的舒服感覺;晨煉時,雖然兩次鬧鈴都聽見了,可有時還會關掉鬧鈴,再眯一會兒。誰知只覺的迷糊了兩分鐘,看看時間已經過去了三四十分鐘了,本來1到5套的煉功順序,就成了1,3,4,5,發完早上六點正念才能補煉第2套了。學法不入心,眼睛看著法,嘴裡念著法,卻浮想連翩,甚麽念頭都出現:讀法時誰的聲音好聽,誰的聲音不好聽,她怎麽又讀錯了!每個同修都是師父的親人,我憑甚麽要對他們品頭論足呢?靜思一下,同修們比我修的純淨,這些對同修不好的想法其中隱藏的看不起人的心,爭強好勝的心!根本沒有修煉人的善。

    想想這樁樁件件的事,深挖起來,根子都是安逸心,因為一切只要是符合了我的觀念了,我就在心裡覺得安逸了,穩定了。越挖越覺的這個安逸心,它在指揮我修煉,左右著我的修煉狀態,它是要把我拉下去,毀掉我,讓我在符合安逸心的狀態中做著大法弟子必做的無比神聖的三件事!

    師父在《洛杉磯市法會講法》中說:“正法是絕對嚴肅的,開始修煉時應該做的師父都已經給你們做了,現在就得靠你正念闖關了。你正念足了師父就能幫你。”闖關,何謂闖關?我悟到:第一,要發好正念,多發正念;第二,身體越難受,越要堅持煉功,越要做好三件事。

    長期以來,口腔潰瘍這個病業假相的魔難就是我要闖的關。自己心裡也特別清楚,無非是兩個方面,一是執著於吃;再就是寂莫時,會不疼不癢的對自己看不上的同修做點評。而這個對吃的執著特別是對吃水果的執著,當得到想吃的水果時的那種享受和愜意,那真是應該修去的。可是堅持幾天後,去執著心的正念就沒那麼強了。慾望上來又要買,又要吃,口腔潰瘍的病業假相也就又返上來了。

    前幾天,有位同修買了她自己喜歡吃的水果,我也跟著買。還有位同修說,時令水果大李子下來了,又紅又大,可甜了,還不貴。我就念念不忘大李子了。有一天,真的如願以償買來了,還沒來的及吃,口腔潰瘍的假相也接踵而至,想起那酸甜的汁接觸潰瘍面時,那鑽心的痛,眼看著鮮紅的大李子由紅變黑,口腔潰瘍的假相卻絲毫沒有任何好轉的跡象,我只得把它們送人了。恭謝慈悲的師父幫助我去吃的執著!

    這次的口腔潰瘍假相加上牙齦潰爛,自己的半張臉都腫了。還好,三件事沒落下,那麼問題出在哪啦?我向內找發現是出在心性上和不願吃苦、不願意忍上。例如我痛的非常難受時,心想,趕緊睡吧,少受點兒痛苦吧!有同修對我說,越是這時候越不能睡,應該煉功啊!師父在《洛杉磯市法會講法》中還說:“可是法理講的再清楚修煉的難度不會因此而變小,甚至可能嚴,比如表現上只是悟到了還不行,要正念正行才可以。修煉中正念不強就關過不好、會持久,而且達不到正念強也會使信心受挫折”。

    我現在進超市對曾經偏愛的水果不看不買;在身體難受時,更要堅持做好三件事,正念正行,多煉功,多發正念,嚴肅對待修煉,紮紮實實的去闖關!

    我交流的這些修煉體會,可能好多同修都聽過了,可我還反覆的在這個狀態中徘徊,都是因為自己正念不足,貪圖安逸中招來的。師父在《洪吟》<新生>中說:“觀念轉 敗物滅”。我悟到:當所有人的觀念轉變過來的時候,甚麽敗物還能在我的空間中存留呢?

    以上是自己最近的一點修煉心得。因層次有限,如有不在法上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TOP

    在做媒體工作中的修煉體會

    慈悲偉大的師尊好!
    同修們好!

    從坎培拉來到雪梨已經有四個多月了,一直忙忙碌碌的,也沒有靜下心來審視一下自己的修煉狀態。感謝平台給我這個交流的機會,我就把自己這段時間的修煉體會和大家分享一下。

    來到雪梨參與希望之聲的項目,面對的是一個全新的修煉環境,對自己是一個新的挑戰。進入希望之聲,協調人給我布置的是編輯新聞的工作。來之前,我已經知道新聞編輯這塊問題很多,因為有些編輯同修是上班族,沒有很多時間來編寫新聞,為了快速完成新聞稿,基本上是選中幾條新聞,再按照規定的字數修改一下,就算完成了,播音員拿到新聞稿還要再花時間修改後才能播,所以播音同修對編輯的意見一直不斷。

    我一開始編輯新聞時,不覺得很難,好像不需要什麼培訓,看看別人編的內容就會了。可是稿子發出去後,漸漸的反饋就來了,一會兒這句話不通了,一會兒標題太長了,還有不能寫今天、昨天,要用幾月幾號表示啦,還有英文名要翻譯成中文名,甚至換氣的地方也要加上標點,還要把新聞稿變得口語化等等。真是搞得我不知所措,覺得編輯新聞不簡單,要求真的很多。

    一段時間裡,各種各樣的意見都有,我想這都是衝著我的心來的,做新聞編輯我是一名新手,要虛心向同修請教,我怎麼能不重視別人的意見,我行我素呢?要做好新聞,就要放下自我,不斷修正自己,還要不嫌麻煩,對稿子做到精益求精,這些素質是能夠訓練出來的。我開始從每一個小問題去改,不求快,不怕麻煩,全部編好後,再讀幾遍,經常是讀著讀著就發現了問題。每次編好新聞會覺得是完成了一件作品,自己就像是一名雕刻師在雕刻一幅藝術品。

    漸漸的發出去的新聞稿意見越來越少了,有同修反饋說,現在的新聞讀起來通暢多了。聽到這句話,我終於鬆了口氣。一個月後,正當我做得比較順暢些時,協調人對我說,現在的新聞部主編要去跑市場了,希望我能夠接任主編的工作。我答應了協調人,因為我剛來雪梨,目前還不用工作,擔任這個職務我的時間比較充裕。

    剛接任主編沒多久,就有2位同修提出因工作太忙,有幾天新聞不能編輯了,還有一位同修請假三週。如果這四天的工作量全由我來承擔,我的壓力就比較大了。怎麼辦呢?我知道推辭掉工作的同修一定有自己的原因,而現任的這些同修也不能再增加他們的工作量了。於是,我把眼光轉向沒有做過編輯的同修,現在只有再找一些對新聞編輯有興趣的同修,充實進來,這樣編輯工作才能順利開展。一個媒體辦的能否成功,新聞是重中之重。況且我們編輯的新聞,不光要能播音,還要上網頁,這對新聞稿的要求就更高了,如果沒有一支合格的編輯隊伍,這個媒體是不會有生命力的。

    有一天,一位同修突然對我說,想來希望之聲,問我有什麼事可以做。我問她,可以編輯新聞嗎?她說在國內,她是寫採訪報導的,文字功底不錯的。在師尊的慈悲安排下,真是得來全不費功夫。還有一位做網編的同修也主動提出,一週願意承擔一次新聞編輯,後來請假的同修也回來了,同時,我也承擔了一次新聞編輯,這樣多出來的工作量大家一起分擔了,真的感到一切都是師父在做,師父太慈悲了,為弟子們什麼都想到了。

    有一次,做網頁的同修跟我說,這幾個月我們澳洲希望之聲的網站點擊量上升了很多。聽到這句話,我覺得很欣慰,我們的付出沒有白費,我們的正念在慢慢的改變周圍的一切,有多少付出就會有多少收穫。其實,我們這點付出真的是太微小了,而師父給予的太多太多了。近段時間一直感到師父在往上拔我們,遇到矛盾只要能夠向內找自己,師父就快速的把我們往上推。

    回想在營救平台的修煉過程而打下的堅實基礎,使我在做媒體工作時,能夠觸類旁通,得心應手。比如,在903做培訓時,經常要編輯真相稿,現在編輯新聞稿時,不覺得很困難,上手比較快;再比如,剛開始新聞稿需要上網頁時,因為新聞稿質量不過關,一直上不去。後來我想到了找一位副主編來協助我,同時,我採納了同修的建議,把12條新聞分給4個人做,每人每天編3條新聞,這樣一來新聞稿的質量一下子就上去了。新聞上網頁後,網站的內容充實了,網站的點擊率直線上升,最近在同修們默默配合和無私的付出下,電台的收聽率也有大幅提高。

    最後以師尊經文作為結語:
    《洪吟二》<無阻>

    修煉路不同
    都在大法中
    萬事無執著
    腳下路自通

    以上交流如有不在法上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TOP

    學法修心 排除干擾上營救平台助師救人

    我是2016年5月從大陸來美國的。1995年我山南海北跑了一圈之後才有幸得法修煉至今。因親眼見證了大法的神奇美好,我全家老小八人相繼走入大法修煉之中。十七年來的邪惡迫害導致我的父親、母親和我老伴兒先後離世。我因進京護法,講真相救人多次被抓,三次非法刑事拘留,兩次非法勞教。因我自己曾多次身陷牢籠,深深體會到海外同修的營救對於魔難中的同修鼓舞之大,對於震懾邪惡、解體邪惡的能量之強!所以我來到海外之後,在同修們的幫助下,很快參與到全球電話營救平台救度眾生。

    一、識破“假我” 排除干擾上平台

    我們原來同住一屋的七人都是修煉人,我和一位同修租住客廳一角。在客廳上平台打電話難免影響他人,但在勇猛精進的修煉環境裡大家相互包容配合。可在暴露魔性去掉魔性提高的過程中,我們各自的脾氣、 秉性、 特點和各自固守的人的後天觀念反映出來的人心碰撞,真的是令人感到剜心透骨!在返本歸真過程中,尚未修去的人心“假我” 作祟,我和一位同修過心性關過了很久,過得很艱難,以致她看到我搖頭,我看到她嘆氣!我多次想搬走,想逃避,就是逃不掉。因為我們自身有漏而被舊勢力間隔,相互之間不服氣不配合,最後我沒辦法上平台打電話,於是陷在憤憤不平和相互指責之中不能自拔!

    我堅信並在重重魔難中真切體悟到師父說的“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精進要旨二》 <排除干擾>)

    作為九五年得法修煉的老學員,以法為師,碰到矛盾向內找應該形成了習慣。可是找哇找哇,好長一段時間就是找不到自己錯在哪裡?!總是就事論事地分辨對與錯、是與非。那個後天形成的觀念一個勁的強調:“大法弟子維護法沒有錯,打電話營救同修沒有錯,總之我沒錯都是她的錯……”

    我想起自己2001年第一次被非法勞教時在邪惡無比的迫害中寫的《悟覺》:
    時時知道我是誰? 念念分清誰是我。
    真我常被假我騙, 慧劍出鞘斬情魔!
    白骨無常多變幻, 肉眼凡胎難識破。
    我有如意大法輪, 金剛不動是真我。
    真我方是真法造, 助師正法理當然。
    粒子原本無生死, 天心一片敬無邊!

    我一遍一遍的捫心自問自答:“我是誰?”“我是大法弟子!我是李洪志師父的弟子!”這是我無數次面對生與死的抉擇,也正是這樣的正念使我在慈悲的師父呵護下闖過了一個又一個的難關,一次又一次地見證了師父的偉大與大法的神奇!

    如今來到了海外,為什麼在沒有惡人舉報,沒有惡警抓捕的和平環境裡,關卻過得如此艱難?!我一遍一遍地通讀《轉法輪》和師父的各地講法。

    師父說:“修煉是修人心、修自己,當有了問題時、有了矛盾時、有了困難與不公平對待時,還能找自己向內看,這才是真修煉,才能不斷的提高、才能走正修煉的路、才能走向圓滿!” (《致台灣法會的賀詞》)

    師父還說:“佛性與魔性的問題,我已經講的再明白不過了。其實,你們所過的關,就是在去你們的魔性啊!可是你們一次一次的用各種藉口或用大法掩蓋過去了,心性沒得到提高,機會一次一次的錯過了。

      你們知道嗎?只要你是一個修煉的人,無論在任何環境、任何情況下,所遇到的任何麻煩和不高興的事,甚至於為了大法的工作,不管你們認為再好的事、再神聖的事,我都會利用來去你們的執著心,暴露你們的魔性,去掉它。因為你們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

      真能這樣提高上來,你們在純淨心態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聖的。”( 《精進要旨》 <再認識>)

    通過學法,我終於明白自己錯在:以“證實法”為理由,不自覺維護自己的後天觀念,滿足、滋養源於邪惡黨文化的 “假大空” 因素!透過一層一層又一層的空間,我似乎看到了自己空間場中隱藏著很深很深的變異生命,就是它們操控利用我還沒有修去的人心,和源於舊勢力為私為我的微觀因素加強我有求、向外求的心,從而迷惑“真我”,讓“假我” 代替“真我”從而不知不覺地陷在人的誰對誰錯的觀念中!

    師父說:“大法是宇宙的法,是成就生命的法,要想得到他,就必須認認真真的靜下心來不斷的學習,讀懂他,按照法的要求做人,做一個修煉的人,這才是大法弟子”(《致阿根廷法會的賀詞》)。

    我確認:我是李洪志師父的弟子,是大法造就的生命!只有“助師正法救眾生”這一念是“真我”,除此之外都是“假我”!在明確了“我是誰”的前提下,我很快發現喬裝打扮害自己的種種不好的心:爭鬥心、歡喜心、顯示心、得理不饒人的心、好奇心、幹事心……以及種種不好的心所對應的“假我”。我再次鄭重確認:只有 “助師正法救眾生” 這一顆心是我,其餘的一概不是我!我集中了一段時間發正念清理 自身空間場,明令自身空間場內從宏觀至微觀,從本源至表面的一切生命因素無條件地同化“真、善、忍”,拒絕同化的一切因素全部清理掉!
    我感受到師尊時時在看護我、加持我,很快我又恢復了神清氣爽的狀態,適合我上營救平台打電話的住房也格外順利的租到了。現在我想在盡力配合協調好當地景點講真相的同時,儘可能的多上平台,多參與撥打營救專案電話,營救同修,協助大陸大法弟子多救人。

    二、用心撥打營救專案電話 助師救人

    師父說:“你們的景點呀,不是以退黨、退隊,以“三退”本身作為目地的,你們記住了,是以講真相救人為目地的!”(《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我上營救平台時間不長,參加過幾次撥打營救專案的行動,我要求自己站在助師救人的基點上用心撥打電話,所以有一些體悟。雖然與平台同修相比我差得很遠,但在心態好、正念強的時候,修煉人的慈悲和正念就能展現出來。

    2016年11月2 日撥打【山東濟南-青島重點專案】 時,青島市局某民警聽了 9分13秒真相後自願退出了中共黨團隊組織; 2016年 10月18 日撥打【山東濟南-濰坊重點專案】時 ,我打通了市公安局國保大隊某科長的電話,先做必要的溝通,我說:“科長您好!人海茫茫,我能找到你真是緣份啦。”

    他說:“你是誰?”
    我說:“是一個關注你珍惜你的朋友,你知道嗎?此時為人不一般,多聽多看才不冤。正邪大戰將告捷,還在看人站哪邊?跟隨邪惡必銷毀,九字真言保平安。”

    他問:“什麼九字真言?”我就由此深入,講法輪功的美好,江澤民冒天下之大不韙發起私人鎮壓法輪功運動的邪惡,人與“真、善、忍”佛法為敵的後果,以及如何理性智慧的選擇生命未來……

    他靜靜地聽了31分22秒,還提了兩個問題,第一個問題:法輪功是不是佛法?修佛的人講四大皆空,你們為什麼參與政治? 第二個問題:你現在哪兒?為什麼不回國? 我都一一回答。最後他說:怪不得全世界都講“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他還說他是民主人士,不是黨員,但加入過團隊,他要以真名退出團隊。

    當然,在營救平台上打電話時也有很多人不接電話,不聽不信的也不少,還有破口大罵的,我也不動心,知道自己是大法弟子,我唯一的使命是助師正法救人。我想人多可憐啦,於是就默默祝他(她)能有機會聽聞大法真相,早日得救。

    營救平台的大型專案行動是凝聚營救平台的整體力量,大規模清除邪惡、大面積講清真相、救度眾生的重要行動。我要全身心圓容師父正法之所要,不斷學法修心,用純淨心態做大法弟子該作的三件事,不辜負師尊的慈悲救度!

    以上交流有不在法中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TOP

    修煉中的正法弟子

    不重視手機安全  導致嚴重迫害

    目前發生的邪惡迫害中,很多事是因為同修不重視手機安全引起的,由於我們麻痹和不警覺,給了那些監聽的、蹲坑的、跟蹤的壞人提供了條件,他們掌握了我們相互關聯人員的活動,導致迫害的發生。

    以前我曾多次提醒一起發真相資料的同修注意手機安全,但是他認為:咱們也不是重點人,普普通通的不可能被監聽。(事實上真的被監聽了)這是只圖眼前的辦事方便,而不顧整體安全的偏激做法,多次勸說也不改,才釀成後來的多名同修被抓。這種事我有刻骨銘心的記憶,在邪黨的監獄裡我被迫害三年半,聽到、看到被抓回來的那麼多的犯人,不管他們跑路的時日多長,一旦他們僥倖的認為沒事,與家人聯繫了電話,就立刻被鎖定了目標,幾日後他們就立刻被擒,真是百發百中,都逃不掉。犯人在回憶此事時是充滿了無奈。

    由此我聯想到邪黨對大法弟子的迫害也是採用這個卑鄙的伎倆,監聽了一個同修之後擴大了監聽、監視範圍,造成大法的巨大損失,手機真是同修給壞人自願提供的監聽器,我現在看來若能棄之不用,也不是辦不成事,以前人沒電話不也一樣辦事聯絡嗎?費點勁怕什麼呢?我們都身處在紅色恐怖的危難之中還圖這點便利嗎?是不是不理智呀?總之我從監獄回到家裡以後,就遠離手機,我不想給壞人以可乘之機來迫害我們,所以從監獄中走出來的人,是不怕辦不成事白跑腿的麻煩的。

    一同發資料的同修總是手機不離身,導致跟蹤我們做真相的警察更加清楚我們的一舉一動了。警察當我的面歷數著:“那小冊子在哪家是怎麼放的!”連我倆過程中交談的話他們都說出來了:“用小石頭把資料壓上。”當我們從一個資料點往另一個資料點轉移設備的過程都被監視了,連我去我兒子那,事後他們都問去做什麼了。聯想到期間總有輛黑色轎車跟蹤,有時貼身隨行,就連午夜12點時車都要從房前駛過去。當時我也感到邪惡在周圍,沒有去預知事情的後果,只是通常的做法:發正念除惡和慎行。直至迫害發生了才恍然大悟,自責太大意了。所以釀成了被邪惡大面積抓捕迫害的發生,代價付出是慘重的,當然我們今天是在法理上明辨是非,而不是追究個人的責任,能從中理智、智慧起來才是正理。

    在被迫害中我沒做好,順著警察知道的說了,結果造成一位同修也被抓,給大法也給同修造成了巨大傷害。師父,我錯了!可敬的同修,我錯了!對不起!事後我在網上聲明重新回到大法中修煉,走好今後的路。我面對這麼大的挫折,我找到心性修煉中的大漏有二。

    一,怕心使我不敢在自己家做資料,卻外出找同修家去做,導致該同修也被抓,之後被取保候審期間,有我的因素毀了一個同修。二,當時我是強烈的執著於為私為我的個人圓滿,所以表現出為了實現個人的圓滿,一定要做好三件事。把師尊給定的高標準,在我這一下子給降低了,成了為了一個執著的標準了,這是用人的觀念來衡量大法,是絕對錯的,這也是日後講真相,救眾生走不出來的原因,私心在救人時就是怕被迫害的心。

    闖過面對面講真相救人的難關

    現在回過頭來看自己講真相救人的歷程,就是逐步修去為私為我的怕心的過程,就是逐步增強慈悲心和正念的過程。

    我被非法抓捕以後,壞人一直企圖把我往拘留所、監獄裡推,但是因為體檢報告單寫著重病(我曾求師父救我)和年歲大,七十歲了,所以拘留所拒收。但是,邪惡不甘心,拉我到另一家醫院複查,妄圖否定上一次的檢查,第二次結果還是一樣。因為這是假象,自我真實的感覺還是很正常的。這樣在取保候審後我回到了家。

    回到了家,我按大法的標準衡量自己,向內找,在過關之中修去人心,歸正自己。靜心的多學法、學好法、發好正念,感到最難做的就是走出家門,去找人講真相。剛開始每天講真相,很少人有三退的,救不了人。他們不願聽我講,緊張害怕,甚至反感。不會講我就學著資料上介紹的同修如何講,效仿他們的講法去做,每天堅持,講不好也出去講。最後感到心裡壓力太大,救人的事太難了,自己不行,就有一個月沒出去。整天在家裡學法、煉功長時間抱輪和發正念,寄希望於能增長威德,為以後能講真相救人做鋪墊。

    師父在《提醒》中告誡弟子:“大法弟子保證每天的修煉是必需的,講真相、救人是大法弟子的使命。在走向圓滿的路上,兩者缺一不可。”對照師父的教誨,我知道閉門修煉是錯的。但是,我走出去還救不了人,真是前無進路,後無退路,無路可走,憋在家裡心煩意亂,雖方寸不穩,但是正念的底限還在,我深知自己遲早會做好救人的事,這一寶貴的一念猶在,才有實踐今日救人的大願。

    在我徘徊無助之時,一位老年同修向我伸出了援助之手,她說:我給你當梯子,踩著我肩膀上去。甘心讓我踩她肩膀的同修卻是個年近七十歲的身體殘疾的老太太(一隻眼失明,曾經癱瘓在床,現在腿有些不靈便,文盲,只會寫幾個三退者的化名),她身殘志堅,每天堅持講真相,講退的人數每天10-20人。就在她癱瘓在床時,自己從三樓把著扶手滑到樓前,坐在道邊,招呼過往的行人,每天還能講5-6人。大法弟子真是金剛之體!按照她的感覺講,外出救人時腿也能走了,也不疼了,就是回家還疼。(師父在加持她努力救人)這位超常的老年同修給我的實實在在的幫助是刻骨銘心的。

    第一天在大商場裡講真相,我認真的觀察她的狀態和心性,一切都是平和、自然、慈悲,她和世人溝通都沒有特別的激昂,或義憤時情感的宣洩,言者在笑,聽者也有微笑,笑中散發著大法弟子的無量慈悲。我在她旁邊配合著發正念。我與她相比之下,我講真相時,從頭至尾心都是怕。而她卻沒有一點點的怕心,她沒有文化,但世人愛聽她講的真相,還稱讚她學問大,事後她也不記得對世人說了什麼。我呢,高中畢業,又教過書,自持能說會道,但和世人講真相時,常常找不到合適的話。她說,我講不好,師父加持我,給我智慧;而我呢,拿出吃奶的勁,師父也沒給我靈感。她有正念,膽量,善意的和世人溝通,發現人的長處,順著人的喜愛去講,能啟發人的善念;而我不願與人溝通、內向,所以勉強說出的話,人家不願聽,講出的真相被世人質疑,甚至厭煩。

    歸根結底她沒私心,怕心,只想多救人,搶時間救人,慈悲心強大,正念足。師尊講:“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 法正乾坤)。而我呢懷著一個為自己圓滿而講真相救人的心態在做,就是人在做。師父在《轉法輪》中講:“氣與氣之間沒有制約作用。”所以真正能治病,得有功能才能夠徹底治病的,因為我有私心、怕心;那就是常人,是氣,不是神,不是功能,和人一般高,救不了人,只有不帶人心講真相的神才能正人、救人。

    明白了法理的真諦,在後來的講真相中修去怕心、私心,樹立起只想救人的純淨、慈悲的正念,不再向外去求了,只向心上修。這樣“萬事無執著  腳下路自通”(《洪吟二》- 無阻)。之後的幾天裡,我獨自一人騎自行車每天來回三、四十裡的奔波,救人的收效一天比一天好。前二天講退了4人,每天都是講10來人。第三、四天,每天講10來人,每天退6人。第5天退了五人。每天外出一路發正念,清除干擾世人得救的邪惡因素,衣著整潔面帶微笑祥和救人中,出現問題及時向內找,在法上提高心性,努力在不間斷的每天必行的救人中修出純淨的正念,洪大的慈悲心來救人和剷除邪惡因素,這五天裡我在很多方面突破了原來的慣性:比如說身強力壯的也敢講了;以前為了避嫌很少對婦女講,現在講了之後發現她們更善良、單純、更容易接受真相;以前黑天以後不講,擔心人的戒備心,會增強影響效果。

    負面思維基本消除了,過程中找出了歡喜心、顯示心、疑心(用感覺判斷可救不可救的人),這個人一搭眼若有猶豫不決的心理就和那個人錯過去了。救人的機緣是一瞬間,挑人不是救度,遇到就是緣分,就是用正念慈悲去講,遇到疑問、不理解,決不放棄,在發正念一定要救了他,成功是在不懈的努力中得來的。因此只有敢講,智慧的講才能清除謊言,說清道理,只有慈悲才能化解世人誤解、猜疑、敵視一切惡的心態,才能引出世人心中那一弘甘甜的清泉。

    成稿之時是在那第六天,我把這段我一生中能真正講真相救世人的寶貴經歷寫出來,一則是萬事有個好兆頭,今後的日子裡我會更加精進,我與那位老年同修都有一個願望:只想多救人,最後能登上師父的法船就足矣!

    寫稿匆匆,欠斟酌,有不在法理之處,請同修指正。



    TOP

    神韻台中落幕 企業領袖:社會需要這股力量

    http://news-b5.zhengjian.org/2017/03/06/36262.html

    TOP

    丹佛神韻爆滿落幕 總裁:相信神會來救世人

    http://news-b5.zhengjian.org/2017/03/06/36268.html

    TOP

    「全方位美學極致表現」 嘉義政商齊贊神韻

    http://news-b5.zhengjian.org/2017/03/06/36267.htm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