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4月14日 星期五




  • 華夏詩醇:「聖賢度量,得為道中。」

  • 善報實錄:公門裡面好修行

  • 守住一思一念 無條件向內找

  • 背法體悟

  • 丈夫被綁架之後

  • 修去人心改變自己

  • 一位農村八十老太的修煉故事

  • 兒子豎起了大拇指

  • 保加利亞第六屆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召開

  • 神韻布裡斯本首演爆滿 「卓越非凡 無懈可擊」

  • 辛修祿:觀神韻藝術團演出感言

  • 神韻首臨林肯市 觀眾:「相信神會回來救每個人」

  • 科隆歌劇院主任:神韻演出是國際最高水準




  • TOP



    TOP



    TOP

    華夏詩醇:「聖賢度量,得為道中。」

    曹叡《月重輪行》
    天地無窮,人命有終。
    立功揚名,行之在躬。
    聖賢度量,得為道中。

    【註解】
    曹叡(讀銳):即魏明帝,曹丕之子。紀元226年—239年在位。

    《月重輪行》:為樂府古辭,今已不傳。輪:輪廓。古代以“日重光、月重輪”比喻人之有德,人的行為,應如日月而有益於世。

    終:末了,完了。

    天地無窮,人命有終:天地沒有窮盡,人的壽命有一定期限。

    躬:自身。 度(讀奪)量:忖度思量。 得為:指人的追求和獲得。為:指言語行為,作為。

    道:自然之道,治世之道,處世之道等,這裡泛指道德。

    聖賢度量,得為道中:這兩句的意思是說:聖人賢人在忖度思量事情的時候,能以道德為標準,所有的追求與獲得,都在“道”的軌範之中。

    【賞析】
    這首詩,只有六句,純是說理,卻有詩味。這是因為,它言簡義深,所表現的思想,富有深刻的教育意義。

    詩中告訴人們,人生在天地之間,雖然壽命有限,但不能無所作為。而應學習聖賢,“得為道中”:即以道德為準繩,通過自己的正當努力,去為百姓謀福祉,為國家建立功業,揚名天下。要一輩子學習聖賢的風範和度量,個人的追求與獲得,一切言語行為,都符合道德規範:就是“得為道中”---這就對了!



    TOP

    善報實錄:公門裡面好修行

    清代的胡封翁先生,在江蘇金山縣擔任審判官的職務,素行忠厚廉潔,從來不屑做貪污舞弊的事。有一年,金山縣發生一件強盜搶劫的案件,被害人受傷致死,政府捕捉到首惡及從犯,共三十餘人。當時的法律很嚴厲,凡是強盜傷人,不分首犯或從犯,一律都要處以斬首的死刑。胡封翁承辦這件盜案,看到那盜犯三十餘人,都是失業的貧民,不忍見他們都受斬首的極刑,就判決主犯二人斬首,其餘的人,一律都判充軍邊地的流刑。

    可是縣官,認為判得太輕,胡封翁向縣官解釋道: “這件雖是強盜搶劫案,但看他們的供詞,並非累次犯案的積賊(老賊,慣犯)。至於被害人受傷致死,是因為在黑夜裡,慌忙推跌致傷而斃命,不是刀槍殺死的,這樣的犯情,不算很重,似乎可以輕辦。”

    然而縣官,恐怕會受到上級政府的嚴厲駁斥,不敢批准封翁作的判決。胡封翁再次向縣官進言說:“如果受到上級的駁斥,請你把我解到省裡去,處罰我輕縱盜匪的罪名就是了。”縣官聽了,很受感動,和顏悅色的對封翁說:“你既然肯為民請命,我們就沒有一點仁慈的心嗎!”就批准了封翁所作的判決。

    但是這件盜案,上報到省裡後,果然駁回,令另行再審,封翁就寫了一篇洋洋千言的呈文,詳細說明原判的理由,向省級頂上去,後又經駁斥。經過了三駁,三頂,巡撫大為震怒,下令提案親自審訊,並飭縣官到省,勢將予以撤職查辦。縣官大為恐懼,歸罪於胡封翁。可是封翁問心無愧,卻很鎮靜,願意跟隨縣官,一同到省,並且說: “如果省裡認為我們輕縱盜犯,要辦我們,我即一人承擔責任!”縣官就與胡封翁同行,到了省裡,縣官謁見巡撫,巡撫呵斥他不該輕縱盜犯,聲色俱厲!縣官只得頓首認錯,巡撫說: “你到任不久,誰教你這樣的呢?”縣官答道:“這是胡審判官承辦的盜案。”巡撫問: “胡某有否跟你同來?”縣官答: “他現正在候於門外。”

    巡撫冷笑的說:“我本來懷疑是貪官污吏的納賄枉法,果然如此,我當親予訊究。”立即飭令警衛員:把胡封翁從門外帶進來!

    巡撫厲聲的問:“你是擔任審判官的,怎麼不知強盜傷人致死,應該不分首犯或從犯,一律都必須判決斬首的死刑嗎?”

    胡封翁答: “我知道法律固有如此的規定,但其中也有輕重之分,應當權衡,不可一概而論。”巡撫更怒形於色的說:“同是強盜傷人,怎麼還有輕重之分呢?”

    封翁回答道:“法律上對於積年的巨盜,在明亮的燈火下,用刀槍殺死事主,固然要處以死刑;但是像這件盜案,都是失業的貧民,為饑寒所迫,以致誤觸法綱。至於被害人的死,是由於黑夜中的慌亂推跌而起,並非有意用刀槍殺害。這樣的情形,似乎可以稍從寬處。”

    哪知巡撫聽了封翁的辯解,更拍桌大罵的問: “你得了強盜多少的賄賂?竟敢替他們巧言開脫呢?如果不說老實話,要用棍子打你了!”胡封翁叩首,回答: “若說下吏有意替強盜開脫,下吏不敢辭其罪,至於受賄枉法,下吏是素來不屑做的,不要說像這樣的巨案,就是鬥毆的小案,下吏也不敢昧著良心作事。”

    巡撫聽了,忽又強作笑顏的問:“你既然沒有受強盜的賄賂,為什麼要辦得這樣輕呢?”

    封翁對此不願回答,經過巡撫的一再訊問,胡封翁才回答說: “沒有其他原因,只是我覺得:公門裡面好修行!諒巡撫大人一定讀過歐陽修的《隴岡阡表》,歐陽文忠說:“求其生而不得,那麼死者與我,都無遺憾了。”

    巡撫覺得對方的所言,很有道理,就令封翁走近桌前,仔細的一看,發現這位胡老先生,一副慈祥的面貌,善氣迎人,一望而知:他確是公門修行的好人,並非貪官污吏的敗類。頓覺怒氣全消,就和顏悅色的問: “你有幾個兒子?現在做何行業?”

    封翁回答道: “我有四個兒子,大兒子僥倖考中了上科(上一次考取的)的舉人,其餘三個兒子,都是縣學生。”

    巡撫聽了,肅然起敬的說: “這就是你公門裡面好修行的善報!現在這件盜案,我決定批准你的原判,從你保全了很多的性命這件事來看,這又是你兒子明年考中進士的預兆了!”

    這件盜案,就此確定,僅判盜首二人死刑,其餘統統全活。

    越明年,胡封翁的長兒胡向山,果然考中了進士,當了太守。次兒和三兒,都從太學畢業,而出任官職。四兒也當了廩生。至今,子子孫孫,書香不絕。

    (取材自《坐花志果》)



    TOP

    守住一思一念 無條件向內找

    談到向內找,我真是感到十分汗顏。修煉將近20年,在過去的十多年裡都不懂得向內找,只是停留在表面上,沒有做到真正向內找,直到2013年來到海外,通過大量學法,尤其2014年加入全球營救電話平台撥打真相電話以及每周的向內找心得交流會,我才懂得如何向內找。

    回顧自己走過的修煉歷程,還是留下很多的遺憾!每當矛盾來時,人與人之間心性的摩擦,特別是自我被撞擊時,自己總是有守不住心性的時候。如:在泰國的時候,一位大姐同修要離開泰國前往芬蘭與女兒團聚,她要請幫助過她的同修吃飯,其中有我,還有一位帶小女兒的女同修和兩位男同修共五人。那天除了我一人脫鞋進屋以外,其餘四個人都不脫鞋就進屋了,我一看急了,小聲問:“你們怎麼都不脫鞋就進來了?你看陳阿姨家收拾得多乾淨!”一位男同修不以為然地大聲說:“我每次來都問陳阿姨是否要脫鞋,陳阿姨都說不用,所以我就不脫了。”我說:“陳阿姨說不脫你們就不脫了?陳阿姨是不好意思說。你們都知道陳阿姨在大陸被迫害的很嚴重,有一隻眼睛幾乎失明,而且身體很虛弱,你們都不懂得尊重別人的勞動,叫你不脫你就不脫了?”這時那個小女孩邊說邊用手指著我:“就是不脫!就是不脫!你出去!”此刻的我忘記自己是個修煉人,心想這小女孩怎麼這樣?於是我帶著氣大聲說:“你這小不點,怎麼這麼不懂禮貌啊,做錯了,還在狡辯!”小女孩哇的一聲哭了起來,這時她媽媽正好從外面回來,問: “小寶,怎麼啦?”我從頭到尾說了一遍經過。小女孩媽媽說:“是的,是陳阿姨叫我們不要脫鞋的,我們沒做好,但是,你也不應該發那麼大的火啊……”。

    突然間我啞口無言了,是啊,不就是沒脫鞋嗎?用得著動氣發火嗎?正如師父在《大法弟子必須學法》中說:“你的思想只要符合了哪一類型的生命,它馬上就會起作用,你卻不知道你的思想來源在哪裡的,你還以為是自己要這樣做。其實只是因為你的執著引起了它們起作用,從而加強了你的執著。”“在正法沒到的空間中,有的時候大法弟子的一個想法比較正,就有一個正神或因素在起著作用,加持著他的正念。有的時候大法弟子互相配合不好,在發脾氣、在生氣,我就看到一些變異的生命,有的也是很大,在加強它,而且不同層次符合著不同低層次的層層不好的生命也在起作用,我不是講善惡兩面人都有嗎?”“碰到不高興的事的時候,正好是你修自己的時候、修心的時候。過去宗教中不是講向內修心嗎?現在的人你別聽他講,他不一定知道真意是怎麼回事。真正的去修你自己,碰到矛盾了、碰到問題了看自己哪錯了、我應該怎麼去對待,用法來衡量。大家想想,這不就是修煉嗎?無論你出家也好、你在家修也好,常人能這樣做嗎?不能的,你不就在修自己嗎?碰到不高興的事,碰到使你生氣的事,碰到個人利益、自我被撞擊時,你能向內看、修自己、找自己的漏,矛盾中你就是無辜的也能這樣:哦,我明白了,我一定是哪沒做好,就是真的沒錯,也可能是以前欠下的業債,我把它做好,該還的就還。 ”

    用師父的法對照自己,向內找,為什麼我會生氣?是因為小女孩說的話觸動了我的心,愛面子的心,喜歡聽好聽的心,執著自我的心等等人心。就像師父在《轉法輪》中說的:“可是往往矛盾來的時候,不刺激到人的心靈,不算數,不好使,得不到提高。”從修煉的角度來看,不正說明自己修得不紮實嗎?而我們的修煉已經貫穿在每天的學習,工作及生活中,看似生活中的小事,然而修煉中沒有小事!而且正法已接近尾聲,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們的一言一行,一思一念,都應該符合法啊! “小事都過不去,就發脾氣,還想長功啊。” (《轉法輪》)

    認識到了,我馬上誠心向小女孩道歉:“小寶,對不起!奶奶剛才沒守住心性,不應該發脾氣,請你原諒!”小女孩媽媽教她說:“沒關係,我們都是修煉人,應該聽師父的話,做事先考慮別人,我們不應該穿鞋進來,下次做好就可以了。”

    通過這件事我們各自都向內找,找到自己的執著與不足,很快矛盾就化解了,此時小女孩也露出了甜甜的笑臉……

    還有一件事,我在學校學法語,有一天,我給班上的一位男同學(他是廣東人)講真相,當我講到憲法白紙黑字寫得清清楚楚公民有信仰自由,言論自由,為什麼信仰法輪功沒有自由?這時坐在前面的一位華人女同學聽見了,掉過頭來說:“你在洗腦啊?”這位男同學馬上說:“你不要給我講這些了,我什麼都不信,我只想多賺錢,買房買車,過自己的小日子就好了,別的事情管不了,中國政府不允許你煉法輪功為什麼你還要煉?你煉你就回不去中國大陸……”

    突如其來的一句話使我無法繼續講清真相。此時我靜心向內找,為什麼會出現這個狀況?

    一、我沒有重視發正念清場;
    二、最重要的是自己遇到的關一直沒過去,心裡沒有真正放下,夾雜著很多的人心,空間場不純淨,因為此時達不到法對我的要求,所以講出的話沒有法的威力,震懾不了另外空間的邪惡,因此邪惡阻擋眾生不聽真相,使眾生得不到救度。

    通過這件事,使我認識到作為修煉人自己修不好就無法救度眾生。無論是在平台打電話還是面對面講真相,如果自己達不到法的標準,就救不了人,從中也反應出自己的修煉狀態。此時,我想起師父在《二零零三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中說:“你們在講清真相中會碰到這樣的人,你要清楚、要理智,我們是在救度那些能救度的。但是作為大法弟子來講,你們是修善的,你們要慈悲。不管他接受也好,不接受也好,你們都要慈悲的對待,你們都不能夠與常人爭高低、用常人心來看待眾生。你就慈悲的做著你要做的事,不管他接受也好、不接受也好。慈悲是修出來的,不是表現出來的;是發自內心的,而不是做給人看的;那是永遠常在的,而不是隨著時間、隨著環境變化的。”

    仔細查找,原來是我的善心與慈悲心不夠!如果我真正慈悲對待眾生,說出的話就能打動他,就不會出現剛才那種狀況了,而慈悲是修出來的,是發自內心的。然而修煉就是為了提升,因為有人心在,就會有矛盾,就會遇到不高興或不順心的事,不過現在我能無條件找自己,並找到自己不開心的根源,同時我會反覆背“什麼佛,什麼道,什麼神,什麼魔,都別想動了我的心,這樣一定會成功有望的。”(《轉法輪》)這樣自己的心情不僅能平靜下來,不被帶動,不被干擾,而且再也不會像以往那樣衝動忍不住了。但是距離法的要求我還是差得很遠很遠,今後我要多學法,學好法,用大法歸正自己的一言一行,遇到矛盾時守住一思一念,無條件向內找,做一個真修弟子!

    最後用師父在《什麼是大法弟子》中的一段法與同修共勉:
    “我以前也跟你們講過,在各行各業中修煉。是啊,你碰到的矛盾、你碰到的任何事情都在考驗你的人心,你怎麼做能符合修煉人?你怎麼做能夠配當大法弟子?那不就是修煉嗎?常人能這樣去做、這樣去想嗎?碰到矛盾了,不管我對我錯,會想自己:這件事情我有什麼不對的地方?是不是真的我出現什麼不對了?都在這樣思考,第一念思考自己、想問題,誰不是這樣你就不是一個真正的大法修煉人。這是修煉的法寶,這是我們大法弟子修煉的一個特點。碰到的任何事情,第一念首先想自己,這就叫“向內找”。”

    以上是我的一點修煉體會,因層次有限,如有不足之處請慈悲指正。
    謝謝師尊!
    謝謝同修!
     



    TOP

    背法體悟

    年前的時候在明慧網上看到一篇同修關於背法的交流,很受鼓舞,然後定下一念:過完年我也要背法,背完一遍後寫一篇心得。念定了,時間也定了,就剩實施了。我原本打算在大年初一開始正式背法,可是大年三十這天一早上起來心情就十分激動,那種一想到再過一天就要開始背法的興奮的心情實在難以壓抑,感覺身體每個細胞都在震動,這種強烈的心情實在控制不住,學法時候心都砰砰直跳,最後一講法都沒學完就從頭開始背法,可是很奇怪,背上法後激動興奮的勁頭沒了,一切都回歸平靜。兩個多月的時間過去了,我終於背完了第一遍《轉法輪》,現在把我整個過程中的心得寫出來,兌現自己當初的承諾。

    修去急躁心

    我平時讀法的速度不快不慢,短的講法四十五分鐘,長的講法大概一個小時。可是背法就十分慢了,一個小時下來也背不了幾段,這個時候就會想:算了,還是讀法吧,讀法也一樣,這樣太慢了。我意識到這是急躁心,我從小性子急,遇事不穩,看到性子慢的人總愛急眼,雖然修煉了這麼多年但是急躁心總也沒有去乾淨。知道了這是一顆要去的執著心,就刻意壓制,心裡告訴自己:不要急,不管快慢,一定要修去這顆急躁心。就這樣一段一段的慢慢往下背,遇到小段落還好些,有的幾遍就能背下來,有的十幾遍也能背下來,可以遇到那種長的段落就慢了,我記得有一個特別長的段落我背了一個小時還是不熟練,急躁心又上來了:這什麼時候能背下來呀,這都一個小時了,平時一講法都看完了。我知道這不是我,我就壓制再壓制,心想:不急,今天就背這一段也行,慢慢背我一定會背熟的。這樣反覆幾次後我的急躁心慢慢的變淡了。

    修去有為的心

    最開始背法的時候我給自己定了一個計劃,每天背多少頁,多長時間背完。第一天下來後我一共背了六頁,大概一小時能夠背三頁,我就以這個為平均速度計算著每天背法的時間,背法的頁數,最後在多少天后背完。可是背的過程中並不是我想像的那樣子,有的時候進度特別慢,在我自己計劃的時間內根本就完不成數量,然後急躁心就隨之而來,心想:我怎麼這麼沒用!跟個廢物一樣!在壓制急躁心的時候也沒多想,只是告訴自己要儘量的平和,不為任何情況所動。有一天吃飯的時候還在計算著背法的時間問題,突然意識到這不是有為了嗎!計劃著這樣,計劃著那樣的,可是事情並不一定會像我想像的那樣發展,我要達到無為,順其自然。這以後我不再考慮每天能夠背多少的問題,也不想多久能夠背完的問題,一切就是順其自然,這樣一做急躁的心也自然消去了許多。後來我發現我的急躁心有一部分來自有為之心。

    修去攀比心

    自從我開始背法後,明慧網上這段期間同修有關背法的交流文章也很多,每次看同修的文章我都會想:你看人家背的真快,不到兩個月背完一遍;你看某某背法後的狀態,簡直變了一個人;你再看這個同修已經背了好多遍了,看人家堅持的多好等等。攀比心不自覺的就出來了,這跟常人中的習慣一樣,在常人中總會不自覺的跟人家比較,你看人家多有錢,你看人家的房子多大,你看人家的車多好等等。平時根本沒有意識到這方面,只是覺的自己沒有嫉妒心,就覺的只是很自然的想法,根本意識不到這是攀比心。

    這次在背法中也表現出來了這顆心,是師父讓我認識到了,我決心努力修去它。我告訴自己:不要跟人家比,根本沒有可比的,每個人來的層次不一樣,根基不一樣,悟性也不一樣,所承受的東西也不一樣,我現在所能做到的就是把自己現在要做的事情做好,一切順其自然,慢慢的攀比心也就變弱了。後來我在仔細向內找的時候發現,我的攀比心產生的根源中有爭鬥心的因素,這是從小就被邪黨灌輸的,從小學開始學校就教育孩子考試要考第一,要有競爭意識,每次考完試都開家長會,然後對所有學生總結一遍,考的好的孩子家長臉上有光,考得不好的孩子回家就是一頓揍,為了讓家長臉上有光,為了不挨打,我都是努力的學習,爭取考個好成績,殊不知這樣慢慢養成了一種意識不到的爭鬥心。其實師父講法中講過,學生只要好好學習自然會取得好成績,這是自己努力付出的結果,根本都不用去爭。邪黨破壞了中華民族的正統文化,對每個人都灌輸它那個鬥爭邪說。如果不是遇到大法,自己現在也跟那些常人一樣,無知的生活在所謂的幸福中。

    背法中轉變觀念

    整個背法中我遇到的最大的困難就是背完這講再背下一講的時候是最難的。我感覺師父每講法用的是不同的思維,比如我剛剛背完第一講,已經熟悉了這個思維,再背第二講的時候感覺師父說話的方式變了,用的是另外一種思維模式了,根本都不適應。有一次我在背新的一講法的時候,簡直是太難了,背了半天第一段都沒背下來,意思都理解,就是無法用師父的原話背下來,這個時候瞬間的恍惚中看到自己在爬山,在爬一座立陡立陡的山,山的表面都是突起的鋒利的石頭,鏡頭轉瞬而過。我當時想休息一下吧,休息中腦中也在急速的轉著:這麼難背,這麼拗口,這也太難了!這時突然意識到我是在用自己的思維在認識法,想讓法符合我的思維方法,這不是恰恰弄反了嗎,我應該讓我自己的思維去符合法才對!師父講的是宇宙的法,包含了一切,當然也包含了不同境界中生命的思維方式。其實我在整個這麼多年的修煉中都是在用人的思維方式去想去做去理解法,而沒有符合不同境界的不同的要求。表現就是我在背新的一講的時候思維跟不上師父的思維模式,感覺難。明白這一點後我就轉變自己的思維,轉變自己的觀念,慢慢的法背的順了,背的快了。再背新一講再轉變觀念,就這樣九講法都背下來了。在這個過程中發正念起到了很好的效果,雖然自己意識到要轉變觀念,但是還是很難轉變的,這個時候我就發正念清理干擾我背法,得法的因素,每次五分鐘,再拿起法來背明顯感覺輕鬆了許多。

    現在我已經背完了一遍《轉法輪》,整個過程其實就是一個修煉的過程,好多意識不到心,師父藉助這次背法讓我意識到了。以前向內找只針對一顆心去找,這次背法發現執著心中還能產生執著心,有為的心產生了急躁心,爭鬥心產生了攀比心,要想去掉執著心必須挖出根源所在。好多法讀了多少年了這次背的過程中感覺就是新的一樣,說明當時讀法沒用心,走了形式。背法與讀法的最大的區別就是,當時讀了可能過後就忘了,可是背法不一樣,過後可能忘了,但是當時確確實實背下來了。背法確實難,我當初不背法採取大量通讀的方式就是心裡認為背法太難了,那麼厚的一本書要把他背下來太難了,相比之下還是讀法簡單,說白了是求安逸的心促成的。我現在為什麼開始背法了呢,不全是因為看到同修的交流文章,還有一個最主要的原因,我自己心裡知道正法快要結束了,大法弟子的修煉也要結束了,這部宇宙大法我現在背下來一句我就得一句,背多少得多少。作為一個生命來講遇到師父太幸運了!當上大法弟子太幸運了!得到宇宙創世的法太幸運了!



    TOP

    丈夫被綁架之後

    我和丈夫都是九九年之前得法的老弟子,說來慚愧,得法二十幾年,《轉法輪》看了幾百遍,卻沒有認真地實修自己,很多隱藏的執著沒有修去,許多法理不明白,以致沒有能夠全盤否定舊勢力的邪惡安排,我長期發正念倒掌,學法犯困,煉靜功睡覺,而丈夫出事前已很久不煉功也不發正念,經常吃藥,還看常人小說,同修都說這種狀態很危險,我給他指出來他也不聽,心裡一直埋怨他,訴江後邪惡也三番五次上門騷擾,最終於2016年12月將丈夫劫持到看守所關押至今。

    因我家是資料點,警察抄家時搶走了六台印表機(同修寄放這裡的),兩台電腦,和幾套大法書籍、師尊法像等物品。出事後我大腦一片茫然,不知如何是好,我沒有正式工作也沒有文化,平時很多事都依賴丈夫,出事後同修讓我和兒子去派出所要人,開始我不敢去,心裡怕的物質在作怪,同修讓我第一時間就請律師介入營救丈夫,而我那時卻沒了正念,沒在法上提高上來,沒想到這是講真相救度公檢法的好機會,還一度想找關係把丈夫辦出來,怕他被判刑,怕他在裡面受罪。和同修切磋後才知道那樣做不符合大法,不僅沒用還會給丈夫空間場增加不好的物質,丈夫沒罪,修煉法輪功、宣傳法輪功都不違反憲法,同修告訴我加大學法和發正念的力度,不要迷糊、倒掌,我回家後就睜著眼睛發正念,每個整點都發,通過學法和發正念,怕的物質去掉了很多,我就和兒子、姐姐一起去派出所要人,但辦案警察心虛總躲著不見我們,去了幾次都沒見到,我就去看守所幫丈夫發正念,加持丈夫,同修們也幫我去看守所、檢察院、法院、派出所等處發正念解體邪惡。

    不久派出所就把丈夫構陷到了檢察院,我在同修的幫助下也請到了北京的正義律師,同修們紛紛伸出援手在經濟上幫助我,我謝絕了同修們的好意,我覺得應該自己承擔,雖然我和兒子都沒有工作,但還是應該自己拿錢請律師,實在不夠再請同修幫忙。律師從北京來一次只住一天匆忙就走了,警察也不見律師,同修說我們不能依賴律師,是我們在救度眾生,同修寫了有真相內容的申訴信、舉報信,我把這些信送到檢察院窗口,工作人員不收,說此事不歸他們管,我就用快遞寄到檢察院、法院等單位讓他們明白真相,不久檢察院把卷宗退回來了,不予以起訴,我和律師、同修馬上一起去派出所要求給丈夫辦理取保候審,警察說問題還沒完,還要繼續調查,百般刁難不放人。我知道還是真相沒講到位,警察不明白真相,才會刁難我們。

    現在我除了營救丈夫還參加了講真相小組,和同修一起外出救人,我要聽師父的話做好三件事,修好自己,跟師父回家。



    TOP

    修去人心改變自己

    慈悲偉大的師父好,各位同修好:

    我是一個普通的農民,在學校只學了兩三年,認識的字很少,說不了大道理,只是發自內心的說說我修煉的一些經歷。

    我是1998年1月份得法,修煉前得過精神病,婦科病,心臟病,不能正常生活,活的很苦,悲觀失望活的沒有一點意思。得法後師父很快就給我淨化了身體,無病一身輕,從那以後我覺得無法感激報答師父,唯有信師信法,師父怎麼說我就怎麼做。

    1999年江澤民流氓集團瘋狂打壓大法,一時感覺天象塌了一樣,一時不知怎麼做,思考一段時間以後,我穩定了心態,師父沒有要我一分錢,就給我淨化了身體,又指引了回家的路,領我回家,法輪功怎麼是邪的哪?都是誹謗誣衊,我就按師父說的做,誰的也不聽。那時資料列印1元1張,我就買了出去發,叫常人明白師父是清白的,法輪功是清白的。派出所的邪惡多次到我家非法搜查,翻得亂七八糟,找到一點大法的東西,就把人帶走,我丈夫三次被關押,我也三次被關押迫害,一次是關押在鄉政府法制教育中心十二天,被索要1000元錢,第二次是被所長和610頭騙至濟南女子監獄幫教半月,第三次是被派出所送德州看守所一個月後送濟南女子監獄勞教,拒收後又送市洗腦班迫害一個月後回家。

    不管在哪裡迫害我都沒有向邪惡妥協,沒有說過不練的話,我就相信師父的話。在後來一次邪惡警察來家調查我丈夫去市法院旁聽三個大法弟子開庭的事,臨走要拿走師父的法像,我一把奪了過來,抱在懷裡,警察說;不能擺著,我說:“這是我的家,我願意怎麼擺就怎麼擺。”邪惡灰溜溜的走了。

    從此我就按師父說的三件事去做,參加小組學法 ,有空就找同修去學法煉功,我五套功法每天全部到位,從沒耽擱,師父給我開智開慧,我從認識不了幾個字到現在能通讀《轉法輪》,在十幾年裡離不開師父的時時呵護。有一次過心性關,與丈夫吵架,丈夫一推我向後一倒,頭摔在櫥子門上,玻璃櫥門當時就碎了,櫥內放著一個搗蒜的石頭對臼,正倒在蒜對臼上,當時就失去知覺,一會醒來後,丈夫不見了。後來知道他嚇壞了,跟師父磕了一個頭求師父救我,就出去叫人去了。我發現自己躺在血泊裡,頭下一片血,把衣服都浸濕了,我也不覺的痛,我第一念想就是不能給大法抹黑,我沒有事,就自己起來,把玻璃碴子抖掉,丈夫和醫生就來了,我說沒有事,我是修煉人。醫生同修說,如果是常人,早就上醫院了。我洗了臉上的血,上床發正念,發完正念休息了一會該幹嘛就幹嘛了,晚上照常上學法點學法,第二天就下地噴藥了,如果不是師父後果可想而知了,是師父替我承受了,救了我一命。

    還有一次過心性關,很長時間沒有過去,忍不住,對丈夫埋怨怨恨一直放不下,一次在夢中,師父點化我這個關一直沒有過好,我才驚醒,這是過關,是丈夫給我提供的去我怨恨心的環境,是讓我放下執著心提高的,從那以後不管再遇到任何事,我都向內找,找自己的過錯為別人著想。在講真相方面,我嘴笨,講不了,就多拿資料出去發,有時白天有時晚上,和同修配合,騎三輪車出去,貼不乾膠時往電線桿一靠,站在電車上把真相標語或不乾膠公正的貼好就走,然後到小區車庫每個門都從門縫中塞進一份資料,有時到村莊每戶一份的發放,從有資料發到現在,一直堅持發放。去年年前我丈夫同修製作了365頁大法小日曆,我前後共三次到集市發放,有一次也帶著真相檯曆,有不願要日曆的,就免費送檯曆。

    我沒有做什麼轟轟烈烈的大事,就是師父怎麼說我就怎麼做。我是一個農村婦女,花言巧語不會說,就是實打實,在5.13世界大法日來臨之前,寫出我的親身經歷,向師父匯報,與同修交流切磋,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請同修指正。
     



    TOP

    一位農村八十老太的修煉故事

    師父好,同修好,我是97年得法的老弟子,80歲,今年修煉已經二十年了,從小生在農村,姐妹7人,沒有讀過書,修煉後在我身上,展現了很多神奇,今天想借5.13和師父生日之際,道出我的心聲,以表對師父的感恩。

    1、得法

    在九七年的夏天,在兒媳婦介紹下我了解了法輪功,知道了法輪功是教人向善,能達到祛病健身的好功法,我毫不猶豫的就投入進來,那時我還吃著治咳嗽的藥,沒等吃完我就扔了,不吃了,而且連那些平時的治慢性病的藥也不吃了,真正的開始學法煉功,我們家兒媳是開診所的,來看病的人,就給他們講大法的美好,祛病健身有奇效,勸病人煉功,很快,想煉功的人越來越多,97年9月份我家成立煉功點,縣輔導員來我家放了九天師父的講法錄像,在這期間還有個奇事,我們定在每晚七點放錄像,有一天到了七點,看學員來的不全,想再等一會兒,可是那個圓盤的日光燈,自己就搖擺起來,很多人都見證了,我師父不讓我們等了,要說話算數,我們就沒等,開始放師父的講法錄像,當然燈就自動停下來,從此我們家就成了煉功點,每晚都有學員來我們家學法煉功,那時感到自己整個人都變了,心情舒暢,全身的病不翼而飛,身體非常輕鬆愉快,每天,自由自在,由輔導員帶著到處去弘法,集市上和鄰村都有我們弘法的身影,那時真的很快活。

    2、黑雲壓頂,我的心依然不動

    99年7月江氏集團,對修煉真善忍的好人進行了全面的鎮壓,電視報紙到處都是污衊法輪功的謊言,派出所協同村幹部逼迫我們交出大法書,放棄修煉,我沒有配合,我知道修煉真善忍沒有錯,所以不管風聲多緊,我依然堅持著學法煉功,2000年12月兒媳同修因參加法會證實大法身陷囹圄,在縣公安局關押1個月後被非法勞教,聽到這個消息真是雪上加霜,兒媳她是一名醫生,是家裡的頂樑柱,兩個孩子又小,一切重擔全落在兒子身上,為了減輕兒子的負擔,我又下地幹活,幹些力所能及的活,還要照顧年幼的孫子孫女,加上外人的非議,白眼兒的感覺,壓到喘不過氣來,是師父是大法支持我走過了那段最黑暗的歲月。

    3、堅持實修師父幫我消去頑疾

    隨著不斷的學法修煉,師父給我打開了天目,我經常看見,眼前有一行字,一行行的字,看到另外空間,無論睜眼還是閉眼都有,《轉法輪》現在我也能讀下來了。我有嚴重的胃病燒心嘔吐,不能吃東西(幾十年的胃病),師父給我去這個業呀,怕弟子承受不住,給我分了好多次,幾次都是黑色的血,我知道是師父徹底的幫我消這個業,心裡沒有半點的怕,也從來沒有告訴閨女,現在我的胃病徹底好了。

    4、三十多年的血管瘤在證實法中消失了

    2014年我家又成立小的學法小組,我村有一個大學法點,有十幾名同修在一起學法交流,每周兩次,其餘的時間在我家,每天在一起大量的學法,我深深懂得了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的責任,和使命是什麼,看著迷在常人中的眾生,真是可憐,為了蠅頭小利你爭我奪不知自己為什麼活著,我要救他們,雖然我沒有文化,拿不出口才,但我要救他們,儘自己的微薄之力,我給他們送真相資料小冊子,串親戚,給他們講大法的美好,我健康的身體就是活傳媒,有時晚上和同修去外村發資料,我沒覺得累,感覺身體輕,輕飄飄的,隨著弟子心性的提高,我身體上出現了大的病業關,我左腿,大腿根部有一個四五公分大的血管瘤,平時裡不疼不癢不變色,無奈沒當回事兒,可是去年冬天這個血管瘤突然變硬,色澤顏色變深,疼痛難忍,尤其是盤腿打坐時發正念時,更是難忍,我想著師父說的修煉人遇到的好事壞事都是好事,我沒有半點怕,那它自己疼吧,三件事樣樣不誤,就在那天我難以忍受時,它淌出了粘乎乎的膿液,惡臭難聞,使我明白了這是最不好的東西,是師父在幫我消去它,就這樣一天天越淌越多,又一天天變小,最後完全消失了。

    師父,偉大的師尊呀,你的恩情比天高比海深,我用盡了人間的語言,都表達不了對師父的感恩,我知道自己的生命是延續來的,我只有好好實修,努力做好三件事,兌現自己的誓約,叩拜師尊。
     



    TOP

    兒子豎起了大拇指

    有同修說:一個大法弟子的修煉歷程,就是一部生動精彩的神話故事。真是這樣,我在二十年的修煉過程中,出現的神跡近四十起。下面寫出二零一六年一月發生的三件事情。

    1、死去的辣椒復活了

    初冬,用花盆栽了十幾棵辣椒,其中一棵莖粗葉大,已率先開花結椒。一天,發現它的葉子全部都象嚴重缺水一樣蔫的耷拉下來,死了。我知道,萬物皆有靈,它的死不是缺水、缺肥、室溫變化,也不是病蟲害,而是受一種精神因素的影響。因為我先生在重病之中,它可能受主人病情的影響。過了幾天,與其相鄰的一棵也死了,一月二十二號又一棵開始打蔫,這引起了我的警覺。

    多月來,我因先生病危,被情干擾的常常淚流滿面,總覺得這個倆人之家要解體,對家庭的執著,對情的執著影響了周圍的環境和生命。師父在《轉法輪》中說:“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找到了錯誤的一念,找到了根源,我鄭重其事的對辣椒說:你們是大法弟子種的,你們的果實是我的食物,將來我回天國世界,你們不也跟著去天國了嗎!這是多好的事情啊!我們都是為法而來,為法而存在,一定會有好的未來,我們一起振作起來吧!第二天早晨,保姆打掃衛生,要把完全死去的兩盆死辣椒扔掉,其中一盆已搬到門口,我忙說:“別扔,我還等它活過來呢!”保姆以為開玩笑,就把那棵辣椒折斷扔了。我走到另一盆死去的辣椒前,見它枝葉枯黃,大部分葉子已乾枯落地,沒有一點生機,沒有一點綠色,我重複了昨天的話,並抱歉的說:是我錯誤的一念,影響了你的生存,但機緣難得,你活過來吧!一定要活過來啊!

    第二天下午,它真的復活了,葉子挺起來了,綠了,枝枝叉叉上又生了新葉新芽,我高興得拿起手機,給它拍了一組照片,它依然枝壯、葉肥,生機勃勃。誰能想到,誰能相信,兩天前完全沒有生命跡象的辣椒,死去近二十天,多日沒有澆水,在幹得梆硬的花盆中復活。我急忙舀了兩杯水,倒在花盆裡。

    2、兒子豎起了大拇指

    兒子是個徹底的無神論者。他有一台能測試、疏通人體經絡的理療儀,常做能減緩衰老、疏通經絡,對一些慢性病人有一定的療效。幾年來他受益匪淺,所以多次勸我也做做,我都婉言謝絕了。這次他一定叫我做,說這不是藥,只是疏通經絡。我說:“大法弟子百脈皆通。“兒子說:”你說百脈皆通,我們用儀器測一下,看真通還是假通?“被他這一激,也就答應了,因為我相信師父、相信大法,相信自己早已百脈連成一片。兒子將理療儀接在我的手腳上,三十多分鐘後,儀表的指針達到最大值。他驚詫的舉起拳頭,豎起大拇指說:“修煉人,修煉人,真是百脈皆通,你真的是一點病也沒有。”

    他這個以科學為依據的人,在事實面前,對大法、大法弟子第一次“肅然起敬”。

    3、在危險時刻師父幫我轉了九十度的彎

    一月二號,我們這裡下了一場大雪,路面濕滑,上面是雪,下面是微化的冰。我從一個斜坡的頂端不慎滑了下來,大約下滑七、八米後,突然向左轉了個九十度的彎,並莫名其妙的雙手同時抓住一根鋼絲繩,由於速度太快,身體停不下來,雙手又使勁拽住兩端埋在水泥柱裡的鋼絲繩,身體向左側騰空悠起,又象打鞦韆一樣盪回右邊,然後重重的摔在地上,站在台階上面的倆個男人嚇的失聲大喊。一個近八旬的老人,如果是常人,後果就可想而知了。可我心中有法,在那緊張的一刻,心中一念:“我是大法弟子,沒事”。我很快從地面上爬起來,心裡充滿對師父的感恩。

    如果不是師父幫我轉了九十度的彎,再往前滑行幾米遠就是進出醫院汽車通道,坡陡、路滑、車又多,撞汽車的可能性很大;如果不拽住鋼絲繩再往左滑也是汽車通道,在這關鍵的一刻,師父把鋼絲繩放在我手中。如果不是師父把鋼絲繩放在手中,並讓我握緊,在下滑轉彎的瞬間,在驚慌失措的狀態下,怎麼發現怎麼拽住那不足半米長的鋼絲繩?

    師父又一次幫我化險為夷,皮沒破,骨沒傷。



    TOP

    保加利亞第六屆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召開

    http://news-b5.zhengjian.org/2017/04/14/36741.html

    TOP

    神韻布裡斯本首演爆滿 「卓越非凡 無懈可擊」

    http://news-b5.zhengjian.org/2017/04/14/36748.html

    TOP

    辛修祿:觀神韻藝術團演出感言

    http://news-b5.zhengjian.org/2017/04/14/36742.html

    TOP

    神韻首臨林肯市 觀眾:「相信神會回來救每個人」

    http://news-b5.zhengjian.org/2017/04/14/36746.html

    TOP

    科隆歌劇院主任:神韻演出是國際最高水準

    http://news-b5.zhengjian.org/2017/04/14/36747.htm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