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4月22日 星期六




  • 歷史預言中的國共兩黨宿命和「大災難」(四):《推背圖》預言國共宿命和聖人救世

  • 華夏詩醇: 阮籍《詠懷詩》賞析

  • 我在實修中的一些體會

  • 站在正法基點上才能修去色慾心

  • 聽師父的話 純淨心態推神韻

  • 山中靜悟

  • 放下有求之心

  • 洛城中領館前遞文件 呼籲釋放葉錦越

  • 美麗健康展上 俄羅斯民眾支持法輪功

  • 西班牙親共組織干擾神韻演出或面臨起訴

  • 神韻揚名西澳 觀眾驅車千裡了心願

  • 神韻長灘首場爆滿 政要褒獎 主流喝采

  • 麥克艾倫爆滿加場 記者立刻成為神韻粉絲

  • 神韻阿根廷首都第7場 政要名流震撼感動

  • 巴黎首場爆滿 「神韻充滿拯救的能量」




  • TOP



    TOP



    TOP

    歷史預言中的國共兩黨宿命和「大災難」(四):《推背圖》預言國共宿命和聖人救世

    三.袁天罡和李淳風《推背圖》

    唐初袁天罡和李淳風所著的《推背圖》或許是中國歷史上最為著名、也最受後人尊崇的預言書之一。其中,關於國共兩黨宿命,以及聖人救世的三個圖‭ ‬——‭ ‬第四十圖,第四十一圖和第四十四圖,比較受到現代人的矚目。本文於此對這三圖給以詳細解析,以求探究。

    《推背圖》的第四十圖和第四十一圖分別描述了國、共兩黨的宿命:

    第四十象‭ ‬癸卯‭ ‬巽下艮上‭ ‬蠱
    讖曰:‭ ‬
    一二三四
    無土有主
    小小天罡
    垂拱而治‭ ‬
    頌曰:
    一口東來氣太驕‭ ‬
    腳下無履首無毛‭ ‬
    若逢木子冰霜渙‭ ‬
    生我者猴死我雕

    解:其讖文曰:
    一二三四
    無土有主
    小小天罡
    垂拱而治‭ ‬

    《尚書.洪範》有道:“五行,一曰水、二曰火、三曰木、四曰金、五曰土”。因此“一二三四”缺“五”,即“無土”。“無土有主”指儘管國民黨失去大陸,但仍有其主權。
    “小天罡”指蔣介石。中國歷史預言中認為蔣介石為“天罡星”下世,因此在關於民國時期的預言中,“天罡”均指蔣介石。蔣介石退守台灣,偏安而治。

    一口東來氣太驕‭ ‬
    腳下無履首無毛‭ ‬

    “石”字的古代象形字(金文)是“”,相似“一”和“口”結合。“一口”指“石”字。

    “無履”指“無”字的足底,乃四點。“毛”指頭髮,在頭頂。“無毛”指“無”字的頭頂,乃一橫一撇,似一“人”字。四點加一人字,合成為“”,即“介”字的古代象形字(甲骨文)。後來隨著漢字的演化,四點簡化成為兩點“”,最終“介”字形成上下結構:其“腳下”是兩點‭ ‬——‭ ‬“無履”(四點簡成兩點),其“首”是人‭ ‬——‭ ‬“無毛”。

    這兩句所指人物是蔣介石。

    “一口東來”指蔣介石向東來到台灣。這也是比較普遍為人認可的一種解釋。“驕”這裡意思是高大雄壯。“氣太驕”既喻指蔣介石在台灣施行的“戒嚴”嚴厲管制,也隱喻蔣介石有力的保衛了台灣的國民黨政權不受中共的侵噬。

    若逢木子冰霜渙‭ ‬
    生我者猴死我雕

    “木子”指姓李之人,指李登輝。從李登輝執政時期開始,台灣開始民主化(“冰霜渙”),同時國民黨政權開始走向末路。

    “猴”指姓孫之人,指孫中山。“雕”乃鷹,指姓名中含鷹(或同音)之人,指馬英九。國民黨政權由孫中山開始創立,到馬英九為止。這點《推背圖》與劉伯溫《金陵塔碑文》完全一致。這也是比較為人認可的一種解釋。

    第四一象‭ ‬甲辰‭ ‬離下離上‭ ‬離
    讖曰:‭ ‬
    天地晦盲‭ ‬
    草木繁殖‭ ‬
    陰陽反背‭ ‬
    上土下日‭ ‬
    頌曰:‭ ‬
    帽兒須戴血無頭‭ ‬
    手弄乾坤何日休‭ ‬
    九十九年成大錯‭ ‬
    稱王只合在秦州

    解:“毛”在古文中通“芼”,指草木。成語“不毛之地”的“毛”即是此意。讖文中的“草木”指“毛”(澤東)。“一”在古代有地平線之意,代表“土”地。“上土下日”成一“”字,是古文的“昏”字,指昏世,即黑暗腐敗的時代。

    讖文的意思是:毛澤東締造(“繁殖”)了中共政權,使中國進入世道混亂(“晦盲”)、黑白顛倒(“陰陽反背”)的黑暗腐敗時代。

    帽兒須戴血無頭‭ ‬
    手弄乾坤何日休‭ ‬

    “帽”在頭頂之上,“兒”指“子”字‭ ‬——‭ ‬“帽兒”指上面是一“子”。“須”指鬍鬚,在頜下,“血無頭”指“皿”字‭ ‬——‭ ‬“須戴血無頭”指下面是一“皿”。上“子”下“皿”合成一“孟”字。“孟”在古文中通“氓”字,“氓”字本意為外來之民,指外夷。

    中共由前蘇聯扶持起家,先暴力強行使外夷“共產”異說入侵中華,後將中華文化摧毀殆盡。因此一些中國預言(比如《燒餅歌》、《五公經》等)稱中共為“胡人”,即外夷。

    “手弄乾坤”字面意思喻指戲弄中華。另外,“手弄乾坤”也形指“共”字。

    “共”字的古代象形字(金文)是“”,表示雙手捧著貴重物品。其中“”原代表物品,其形似日月形狀,因此“”字形似雙手戲弄日月。因為“乾坤”兩卦對應日月,“手弄乾坤”可以解為雙手戲弄日月,形指“”(共)字。

    這兩句的意思是:共產外夷戲弄中華,何時才能休止?!

    九十九年成大錯‭ ‬
    稱王只合在秦州

    “九十九”是一百減一。“百”字減去首部“一”橫,成一“白”字,指一姓氏含“白”字之人。“年”指此人當政期間。“成”的一個意思為平定。“成大錯”原意是平定(歷史)大錯,喻指滅亡共產外夷。

    姓氏含“白”字之人將於其當政期間滅亡中共外夷。《推背圖》與劉伯溫《金陵塔碑文》再次完全一致。

    值得一提的是,明末清初文學批評家金聖歎在批註《推背圖》此象時寫到:“此象一武士握兵權,致肇地覆天翻之禍,或一白姓者平之”。這一批註相當準確,只需將“武士”換為毛澤東,“白姓”換為“姓氏含白”。

    “稱王只合在秦州”:中共於陝北(秦州地域)起家,也只有配在那裡霸道的命。

    在《推背圖》第五十二圖中,有兩句頌詞:“門外客來終不久,乾坤再造在角亢”。2016年有網絡文章利用中國古代天象學為此兩句作出了令人信服的破譯:共產外夷(“門外客”)統治終不能長久,當歲星在“角亢”二星宿的範圍期間中國將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乾坤再造”),中共滅亡。歲星(木星)大約在2016年11月15日至2017年12月5日期間,位於角宿和亢宿範圍,其間中共滅亡。這同其它相關歷史預言的描述相吻合。

    以上解析了《推背圖》中關於國共兩黨宿命的兩圖。《推背圖》的第四十四圖則描述了(中共滅亡之後)大災難中聖人救世時的景象,及其救世後的情況。

    第四四象‭ ‬丁未‭ ‬坎下離上‭ ‬未濟
    讖曰:‭ ‬
    日月麗天‭ ‬
    群陰懾服‭ ‬
    百靈來朝‭ ‬
    雙羽四足‭ ‬
    頌曰:‭ ‬
    而今中國有聖人‭ ‬
    雖非豪傑也周成‭ ‬
    四夷重譯稱天子‭ ‬
    否極泰來九國春

    《推背圖》的此圖,連同下文將要解析的李淳風的《藏頭詩》和劉伯溫的《燒餅歌》,可以說是在中國歷史上流傳廣泛的預言中,對於聖人救世描述所用筆墨較多的預言。同時,這些描述也比較晦澀難懂。

    這三個預言中關於聖人的描述之所以晦澀難懂的主要原因,是它們之中的一些描述不符合“常規邏輯”,因此從符合“常規邏輯”的角度來解釋,很難自圓其說,從而沒有漏洞。

    其實,聖人救世時所將要面對的是一個毀滅性的巨大的宇宙邪惡勢力,《聖經.啟示錄》中稱其為“撒旦”——‭ ‬它使得人類失去道德信仰而作惡,從而將全人類和整個世界帶入一場幾近毀滅的大災難:從所有相關的歷史預言來看,歷時多年的大災難慘烈無比,對於人類生命的毀滅程度達“十不剩一”。

    《推背圖》的第四十四圖、李淳風的《藏頭詩》和劉伯溫的《燒餅歌》中相關段落所描述的是聖人救世、掃除將人類和世界帶入毀滅性大災難的宇宙邪惡勢力時,所展現出來的令人震驚無比的輝煌神跡,以及聖人的一些非凡特質。

    這三個預言中描述的一些事件,包括聖人救世時展現的輝煌神跡,同人們比較熟悉的《聖經.啟示錄》中的一些描述驚人相似。在以下的解析中,本文在相似之處將給以簡單解讀。

    《推背圖》第四十四圖:

    日月麗天‭ ‬
    群陰懾服‭ ‬
    解:“日月麗天‭ ‬”原出自於《周易.離》的“日月麗乎天”。“麗”為附著之意,“麗天”是懸照或顯現於天空的意思。所以“日月麗天‭ ‬”的原意是太陽和月亮懸照於天空。
    此處的“日月”為“明”,指聖人“明王”。“麗天‭ ‬”指顯現於天空的神跡。

    “明王”出世,顯現於天空,光耀天宇,威服掃除了所有造成人類和世界毀滅性巨大災難的邪惡勢力。

    這兩句所描述的景象相似於《聖經.啟示錄》第十九章中的描述:“萬王之王,萬主之主”出世,顯現於天空,“眼睛如火燄”,威服掃除邪惡勢力。

    另外,《五公經》中描述聖人出世“五龍托起上天台”,高靜涵《步虛大師預言》描述“相將玉兔漸東升(升於空中)”等,都是描述聖人出世拯救世界時顯現於天空的神跡。

    百靈來朝
    解:“百靈”本意為各種神靈,喻指世界各國、各民族的百姓。“百靈來朝”喻指世界在歷經巨大災難後,被聖人拯救的世界各國、各民族的百姓從各地前來朝拜聖人。

    《推背圖》這象所用的圖描述的是聖人端坐於“寶座”之上,一人背弓前來朝拜。“一人背弓”含“一”、“人”和“弓”字,合成為一“夷”字,喻指世界各國、各民族的百姓。此圖喻指從大災難中被拯救的世界各國、各民族的百姓從各地來到寶座上的聖人面前朝拜。

    這一景象相似於《聖經.啟示錄》第七章中的描述:一位天使從“日出之地”出現,之後,從大災難中被拯救的世界各國、各民族的百姓從各地來到寶座上的主神面前朝拜。

    雙羽四足
    解:“士”字形似一個具有兩幅翅膀的飛翔之物,為“雙羽”;“心”似四點水,為“四足”。“雙羽四足”為一“志”字。指聖人的姓名中有一“志”字。

    而今中國有聖人‭ ‬
    雖非豪傑也周成‭ ‬
    解:“豪傑”喻指利用政治或武力來進行統治的統治者。
    “周成”出自於東漢班固的《東都賦》:“即土之中,‭ ‬有周成隆平之制焉”,指西周君主周成王。周成王在位期間,制定禮儀,譜制雅樂,社會安定,百姓和睦。

    這兩句指聖人在救世之後,身處中國,雖然不用政治或武力,卻以傳統道德教化人心,“治理”全天下。使得天下安定,百姓和睦。

    四夷重譯稱天子
    解:“四夷”喻指世界各民族。

    這句字面的意思是世界各民族重新翻譯解釋“天子”的稱呼。喻指儘管聖人“治理”全天下,受到所有世人的敬仰,然而人們卻不能夠稱其為“天子”。

    為什麼呢?

    有兩個原因:
    第一,根據相關資料的解釋,“天子”是中國自周朝以來對最高君主的尊稱。其原意是君主即上天的兒子,認為君主權力受命於天。“天”在此意為“天帝”或“上帝”。
    引申而言,“子”指兒子。只要是“子”,包括“天子”,都是被創造者。

    然而,明朝朝鮮學者南師古的著名預言《格庵遺錄》中卻稱聖人為“無父之子”,其意為聖人不是“被”創造者。

    “無父之子”這一聖人非凡特質在下文的兩個預言《藏頭詩》和《燒餅歌》中得到反覆驗證。

    這個描述相似於《聖經.啟示錄》的描述:“(主神說:)我是阿爾法,我是歐米迦;我是初,我是終。”(阿爾法、歐米迦是希利尼字母首末二字母)
    第二,聖人以道德教化來治理全天下,但他是無冕而治,不是實際的行政統治者。

    否極泰來九國春
    解:“九國”這裡指全天下。在經歷了巨大災難之後,被聖人拯救的世人得以幸福安寧,全天下進入了太平盛世。

    《推背圖》以上三圖是取自於由金聖歎批註的版本,也是民間流傳最為廣泛的《推背圖》版本之一。

    在《推背圖》的另外一個流傳版本中,其中一圖描述聖人為一位持戟而立的金甲將軍:


    (截圖來自台灣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傅斯年圖書館所藏《推背圖》版本的網路電子書)

    因為對聖人形像的這一描述同本文後文的解析相關,所以在此對此圖的頌詞作一簡單解析。

    其頌詞是:
    三人共首吾之姓
    水滿天下吾之名
    民物好生歸有德
    何須北戰與南征

    解:“姓”字有“姓氏”之意,在古文中也有“稱呼”的意思。這裡第一句的“姓”是指“稱呼”之意。“三人共首”:“三”指三點水,結合“共”的上半部(即“共”之“首”)在上,“人”(兩撇)在下,成一“洪”字。“水滿天下”和“洪”是同樣意思,也指“洪”字。所以這頭兩句頌詞的意思是:“洪”是對我的稱呼,“洪”也是我的名(稱呼)。即聖人的名字中帶一“洪”字。

    其實,除了《推背圖》對於聖人姓名中的三個字給予了描述之外,描述了聖人姓或名的中國歷史預言還有許多,而且所有預言的描述結果高度一致,完全吻合。關於聖人姓名的歷史預言的詳細解析請見《中國歷史預言中的“聖人”之解密》一文。

    “民物好生歸有德,何須北戰與南征”意指聖人不是利用政治或武力,而是以傳統道德教化人心,“治理”全天下。

    這版《推背圖》的上圖,對應了金聖歎批註版本的第四十八圖,描述了聖人在大災難之後“治理”全天下的景象,其中描述聖人為一“手持金戈”的將軍。此等描述其實是聖人出世之後的形像之一‭ ‬。‭ ‬

    (待續)‭ ‬



    TOP

    華夏詩醇: 阮籍《詠懷詩》賞析

    阮籍《詠懷詩》(其四)
    昔年十四五,
    志尚好詩書。
    被褐懷珠玉,
    顏閔相與期。
    開軒臨四野,
    登高望所思。
    丘墓蔽山岡,
    萬代同一時。
    千秋萬歲後,
    榮名安所之?
    乃悟羨門子,
    嗷嗷(哭聲)今自嗤(讀痴,笑)。(先哭後笑,已經悟道)

    【今譯】
    早在十四五,
    立志讀詩書。
    身穿麻衣懷才德,
    要做顏閔那樣的人物 。 (以上寫早先的志向)

    開窗看四野,
    登高望遠方;
    墳墓遍山岡,
    萬代同歸土。
    等到百年後,
    榮名哪裡有? (以上寫所見、所想)

    不如學羨門子去修仙, (最後覺得還是修煉好,)
    於是破涕為笑,心喜歡! (破涕為笑,轉悲為喜!)

    【賞析】

    本篇是阮籍《詠懷詩》的第四首。主要是寫詩人少年時期,攻讀詩書,立志做一個像顏回、閔子騫(顏回和閔子騫,二人都是孔子的弟子中德行好的)那樣的人。但是,後來覺悟到榮名不能持久,轉而想學習羨門子(傳說中的神仙名),去修仙。 



    TOP

    我在實修中的一些體會

    慈悲的師尊好:
    同修大家好:

    我得法進入修煉,很快已三年多了,最近有遇到幾件讓我去思考的修煉體會,就想整理一下,提出來與大家交流,有不當或不在法上之處,請慈悲指正。

    一、體悟隨時以法歸正一思一念的重要

    最近我們煉功點的一位同修,被親戚砍下來的高大檳榔樹撞倒,嚴重到昏迷送醫,鼻樑骨碎裂、肩甲骨等處骨折.... 消息傳來,我腦中出現的第一個念頭就是:我們大法弟子,不是都有"法輪" 在頭頂上保護我們嗎?怎麼會被砸到呢?師父在《轉法輪》中說:“就在這一瞬間回頭的時候,看到頭頂上一個大法輪在那兒旋呢,這根鐵管子順著頭就滑下來了。滑下之後插到地上不倒。那要真插到人身上,大家想一想,那麼重,那真是串糖葫蘆一樣,一穿到底的,是很危險的!”。可是,馬上我就又想到師父還說:“有個人手裡拿著我的書,在大街上一邊走一邊大叫:有李老師保護不怕汽車撞。這是破壞大法,不會保護這種人的,其實真修弟子不會這麼做的。”(《轉法輪》)對照師父的這兩段法,我真為自己捏一把冷汗,我的那第一個念頭,不就像在大街上大叫一樣嗎? 我還是個真修弟子嗎?那是"破壞大法" 呀!想到一個人的一思一念,真的不可不慎,既然發現了錯誤,就趕快把這個不符合法的念頭歸正過來吧!

    好在這位同修沒幾天就出院了,大夥去看他時,他很樂觀也很正念的說,“我們平常都想要還業,可以分開一點一點慢慢還,這次的事件,意思就是要我一次還多一些吧!”我心想:還是人家修煉多年的老學員,真是正念又正又強!

    二、學法煉功都向內找 ---- 找到安逸心

    最近煉功點上的一位同修跟我說:“妳煉第二套的"頭頂抱輪",怎麼變這樣(比手勢)? 像"頭前抱輪" 一樣?” 我隨後也比了個手勢說:“這樣,對嗎?” 她說:“對呀!可是剛才不是這樣的!”我說:“啊!那我可能是睡著了!”旁邊一位同修哈哈大笑說: “真厲害!妳站著也能睡著!”我也大笑著和她們開玩笑。雖是打哈哈的過去了,回頭可得要深挖一下,打坐時,彎腰、駝背、打盹、倒掌等現象,一定也常出現;我還發現,我在大組學法時,時不時的,就沒了聲音,迷糊過去了!等旁邊同修輕碰我一下,才又反應過來;這種種不正確的現象,讓我不得不趕緊向內找;尤其最近一大早的煉功時間,常常在下雨,我就不自覺的,按掉鬧鐘之後,又倒下繼續睡,一會兒醒來,煉功時間就只剩下一半了,只能遲到去煉動功,或者留在家裡,自己煉靜功,然後一整天,都沒騰出時間來補煉,這是什麼狀態呀?是安逸心?對!是安逸心!我只想舒舒服服的過日子!原來這一切的犯困現象,都是安逸心的表現;"找到了!" 我在心裡大喊,"我要修去它!排除它!排除掉這個不好的心!"

    師父在《休斯頓法會講法》中說:“有的人就覺的我活在世上就應該舒舒服服。常人這樣想沒有錯,人嘛他就想活的好一些呀、痛快一些呀、少吃一些苦。可是作為一個修煉人我告訴你呀,吃一些苦啊不是壞事,因為宇宙的理在人這兒是反過來的,人類這個空間的理是反的。”師父在《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中說:“從現在情況看,另外空間的邪惡被大量解體了,控制人的能力不行了,整個形勢對大法弟子來說越來越寬鬆了,可是越寬鬆壓力就減小了,減小了壓力就容易產生一種安逸心哪,想舒適一點啊,想放鬆一點啊,想緩解緩解。實際上大法弟子的生活已經和修煉一環扣一環的緊緊的溶在一起了,大家對自己的放鬆,實際上就是對修煉的放鬆。”所以啊,我必須馬上修去這個安逸心,絕不能讓它干擾、拉下我修煉的精進意志。

    三、背法中的體悟

    最近協調同修多次跟我提及,我的學法量不夠,才會造成干擾較多、正念不足的狀態,我也試過在中午時段,上平台多學一講《轉法輪》,但總覺得只是流於形式,於是半途而廢。再仔細查找了一下,發現我連早上第一時段的《轉法輪》學法,都沒有完全入心,還常常閉嘴離座,去處理一些雜事,後來幸得有同修交流提醒,很快歸正了這個問題。然後正好最近很多同修轉入背法房間去背法,我也就試著在我們這個房間,讀完一講《轉法輪》之後,還有一點時間,五分鐘也好,十分鐘也好,就我們學法房最後留下來的兩三人,每天背一小段《轉法輪》中的法,約十天左右,我們已經背了七、八段法,就已感覺心裡很踏實,也才發現這些已背起來的法,有著更深的內涵是以前沒讀懂、沒讀入心的;於是我又興起了一念,去邀我們煉功點的負責人,約好就我們兩個人,每天煉完功,留下來背《洪吟》,每天一首,約三五分鐘就夠了。結果留下來背的,有四位。我們一致發現,真的很棒。也才深刻體悟到,師父的法,實實在在的在指導著我們修煉,連帶的也帶動著我們加強了講真相的正念,不管是在全球營救平台打電話也好,還是在景點講真相也好,都能夠正念十足,信心滿滿的去做,想起師父在《法輪大法 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中說:“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我體悟到了:從實際的背法行動中,深入的把師父的法原文背下來,才更能強化我們的修煉,也更能增強我們的正念。

    四、心存 "救人急" 之念,把打電話講真相救人的事,擺第一位

    我原本在心中,就已擬了幾項最近的修煉心得體會,想要寫出來,與同修交流分享,可是才剛動筆,就接到“專案行動”的通知,心想這專案一撥打下去,就很難再有時間與精力去寫稿了。於是在專案第一天的早上,就沒有去領案,心裡盤算著,我趕快來寫稿,至少先寫一半再說;結果一個早上,東摸西摸,別人的交流文章東看西看,師父的相關講法也看了很多,最後,一個字也下不了筆,結果是一上午什麼也沒做成;我心裡著急也沒用,此時,我就有些警醒了,我這是在干什麼?我這是"為私"的心啊!我把交流的事而不是救人擺第一位了!心裡悟到之後,我下午就趕快去領案撥打了,晚上的交流與學法,也都恢復正常。第二天以後,我就都早上就去領案打電話了。我體悟到:要心存"救人急"之念,把"打電話講真相救人"的事,擺第一位。師父在《二零一五年紐約法會講法》中說:“講真相,救眾生,這就是你要做的,除此之外沒有你要做的,這個世界上沒有你要做的。”

    另外,我有個常人的樂團團練的活動,八、九年來,我幾乎沒有落下過,出席率超好的,因為在我們中區附近,我沒找到有關大法的國樂團,所以就一直保留著參與這個活動,還認為至少我把整團的人都帶去看神韻了。就說這天,晚上要團練,我還準備好了要發給團員練習的樂譜,因為晚餐提早吃,還空出一點時間,就想躺著休息一下,沒想到我竟然睡著了,一直睡到團練剛好結束的時間才醒來,連團員打給我的電話都沒聽到。而醒來之後,我正好精神充沛的,可以寫我的交流稿。於是我體悟到,師父安排我:要把常人的活動擺到最後一位。真是感恩慈悲的師父點化我!

    以上個人的修煉體悟,提出來意在交流,不妥之處,敬請指正!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合十



    TOP

    站在正法基點上才能修去色慾心

    看到周圍同修在去色慾方面存在一個問題,總是站在個人角度上修色慾心,所以與同修分享一下自己在修去色慾心方面的體會。

    我是九五年得法的老弟子,因為得了心臟病想身體健康走入修煉的。修煉前是個電視迷,言情小說、電視連續劇一集不落,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所以在思想中聚集了很多色慾、情這方面的東西,從而導致在修煉中去色慾方面修的非常艱難,思想中經常冒出那些骯髒的東西進行干擾。為了清除這個骯髒的東西,背法、抄法,並長時間發正念清除,可還是時好時壞,沒有根除。

    通讀《轉法輪》,師父說:“看誰好誰不好,愛干什麼不愛干什麼,一切都是情”,“常人就是為情活著”。在看有關章節對照自己的行為時,發現每當走在大街上,眼睛總是不由自主的看漂亮的美女......,看完後又懊悔,“我怎麼又動情、又動色慾心了呢”,陷入自責中,回家後馬上發正念清除,可是再到大街上還是如此。後來就強制自己往地上看,不看人,可是不管怎麼躲就是躲不開,非常苦惱,好像有什麼東西控制似的,回家後就後悔:我怎麼又看了?我怎麼又動了色慾了呢?長此以往,不自覺的把色慾心當成自己了,沒有分清它根本就不是先天的我自己。

    慈悲的師父為了讓我看清那個假我,發生了這樣一件事:有一次我到一個同修家去,在敲同修家門的瞬間我什麼念都沒動,可是突然從頭頂上出現一個色魔,從頭頂伸出很長的頭,然後腦子裡出現的都是想入非非的骯髒的東西。我當時非常吃驚:我沒有動任何念頭,這些壞念頭哪來的?我立馬警覺起來,指著頭頂上的色魔、假我正色道:“那是你想的,不是我想的”,瞬間那個壞東西就沒了。恍然大悟,原來這些年來是自己法理不清-----總認為那是我以前造的業,在還債,是我自己的執著心造成的。

    經常看到同修在交流文章中說 “我有執著,我做的不好,我正念不足”等,一直在強調“我”如何如何,就把那個東西當成自己了,不知不覺中在一遍一遍的加強它,給它輸送著能量。為什麼我們發正念不好使呢?可能我們看清了“那個執著”,但由於法理不清承認它是自己了,等於是把它緊緊的抱在懷裡不放,怎麼能剷除掉呢?你能剷除你自己嗎?你都承認那是你了,等於是你在要它、求它,你怎麼剷除它?就像師父在《轉法輪》中講的,“你自己想要的,法輪也不管,我的法身也不管,保證是這樣的。”

    有一位同修,當我給她指出她有什麼心時,她說“我早就認識到了,但就是去不掉”。你看她前一句還是她真正的自己說的,後面就不是她自己說的了,是那個東西在控制她,讓她承認那是她,從而滅不掉它。我與她交流說:“你不要承認那是你,你就能去掉它。”另一個同修同時也這麼說,最後同修終於堅定的說“行”。《明慧週刊》785期同修交流文章中說,一連三天邪惡用色魔干擾敏感部位,我發正念清理也不好使,邪惡就是剷除不了。後來想到師父講的“相由心生”的法理,對邪惡說:“你是宇宙中最可恥的生命,你最骯髒,過去我把你看大了,你最小,小到什麼也不是,甚至不能叫你生命”,然後念正法口訣,色魔瞬間滅了。

    最近靜心學師父的各地講法悟到,色慾心去不掉的裡面還有舊勢力的安排、干擾摻在裡邊,強加的一些個根本就不該弟子過的事情,甚至於很難解決的問題。在證實法救度眾生的這一歷史過程中,舊勢力的所有安排都是起的干擾作用,確實有這樣的事情存在,真實不虛。

    最近我再發正念清除色慾心的時候,不再站在個人角度上清除,而是站在正法角度上清除它。如果出現骯髒念頭時,我就說連你們的出現、存在都不承認,這種魔難的本身都不承認,垂死掙扎的表現都不承認,不是在你們安排的魔難中修,是根本上就不承認,全盤否定-------我是來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不是來承受迫害的,也不是來還債的。站在正法角度上清理,現在感覺好多了,髒東西少多了。師父講:“一切不符合大法與大法弟子正念的都是舊勢力參與造成的,包括自身不正的一切因素”,“其實舊勢力已經被定為正法的魔在清理中了。”(《關於副元神一文引起的波動》)

    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懇請同修慈悲指正。
    謝謝師父的慈悲苦度!



    TOP

    聽師父的話 純淨心態推神韻

    慈悲偉大的師尊好!
    同修們好!

    我是2011年8月15日來到美國鳳凰城的。當時正趕上當地申辦神韻成功,我就覺得這就是我要做的。推神韻救人是我的史前大願,是我義不容辭的職責。我和丈夫和倆個兒子都是修煉人。首先決定讓洛杉磯的同修把我家大卡車的四面都合適的做了神韻的大廣告。我們貼上後,廣告牌金光燦爛,非常引人注目,使過往的人看到了神韻的到來。由於當地的學員很少,大部分都是外地來的同修,我家又拿出一部車給外地同修用。我把米、面、油、肉、雞蛋、水等生活用品及睡袋給外地同修送去。我很明白,我擁有的一切都是師父給的,當大法需要的時候,我會毫無保留的獻給大法。我們和外地的同修一起學法、一起煉功、發正念,大量的貼神韻海報、掛門把鎖。終於2012年神韻演出場場爆滿、一票難求。這都是師父的慈悲偉大與加持,作為弟子就是聽師父的話,多跑腿、多動嘴,去找尋師父要救的有緣人。

    接著2013年神韻的推票不太理想,在演出的時候,我看著前面那麼多空著的座位,我失聲的大哭,心裡說師父啊!都是弟子沒做好,這麼多人沒得救,真是對不起師父。明年弟子好好做。接著2014年和2015年神韻的推票還是不太理想。我們還是大量的貼海報、掛門鎖。到劇院附近發正念,但票走的很慢,實感無奈無助,身心疲憊。慈悲偉大的師父看到弟子有急切的想救人的這顆心,就讓有經驗的同修來帶我們一起推神韻救人。我們放下自我默默的圓容配合。我真切的感受到大法弟子聚之成形、化之為粒的威力。“修在自己,功在師父”。感謝師父的慈悲加持,使鳳凰城2016年神韻救人場場爆滿,一票難求。

    再說說今年神韻在鳳凰城的佳音。今年神韻一共演了14場,票數是21000張,全都是場場爆滿,一票難求。在幸福愉悅的過程中,回味一番推神韻的歷程。首先,神韻來鳳凰城救了無量的眾生都是師父的功勞和整體的默契配合。作為弟子的我就是聽師父的話,始終懷著純淨心態推神韻。今年我們從2016年10月10日開始貼海報,由丈夫同修開車、看地圖帶我和兩位女同修一起,一直做了四個半月。第一遍貼海報非常詳細,只要店鋪的門開著就進去。雖然我們不會說英語,但從沒影響我們救人。因為師父就在弟子身邊。“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洪吟二》)。我們擁有師父給予弟子的智慧和對師父的堅信與對大法的堅定。每天貼海報,推神韻,尋找師父要救的有緣人,幸福無比。我們每周做六天,到最後海報不太多時做五天。每天上午學法煉功,中午飯後就去貼海報一直到晚上六七點鐘。兩位女同修每天中午到我家,就開始發正念。在路上我們一起聽師父的講法,一起發正念,不說常人中的事。有偏遠的城市,大兒子同修就開上大車,我們一家四口還有當地幾位同修一起都去。我們深深感到師父的加持,能量場很強。記得有一次,天一直在下雨。一位女同修給我發簡訊:今天還去貼嗎?我回答她:擋不住。她說:OK。”等她到我家,我們上車後四人一齊發正念:請師父加持弟子:讓雨神停雨,配合我們一起助師正法,去推神韻救人,等晚上六點半以後再下吧。真的,上車時雨下得很大,不一會就停雨了。我們四人,一個路口四個角,分工有序,正念正行就是想把神韻的票推出去。當我們做完圖紙的計劃時,正好六點半。我們剛上車,雨就開始下,越來越大。看著車上雨刮器的急速擺動,我們都深切感到師父的宏大慈悲和難以言表的幸福。還有一次,我去店裡貼海報,遇上一對西人夫婦和他們的三個孩子,我給男士一份神韻小冊子,簡單的用英語給他介紹了神韻讓他買票,回過頭我給他太太一朵神韻蓮花。我很平和平靜,沒料到那位男士過來激動的與我擁抱,讓我喝飲料,並問我多少錢一張票。要準備買票,我沒有喝他給的飲料,並回答了他的問題。他的太太眼中含淚,當時我的眼也濕潤了。神韻是師父親自帶領弟子們做的,就是讓弟子在推神韻的過程中向內找、修自己,找到了暴露出的人心,修掉它,同時多搶人救人。整體提高、整體昇華。那個該得救的眾生,師父早就安排好了,就在等著我們去喚醒,讓他們去看神韻而得救。我體悟到,我們只要堅信師父、堅信大法,用真心的去做,一切都事半功倍。我們在貼海報的時候,相互之間也出現過多次心性上的摩擦。我悟到,矛盾就是清洗劑,是消業提高心性的好機會。我們各自都知道向內找,用法歸正一切不正的,瞬間消除間隔,柳暗花明,推神韻救人勢不可擋。今年我們當地的所有mall都做了兩遍,幾個中心的大城市也都貼了兩遍,共貼出去年曆一萬張,海報八千張。這其中有幾位上班的同修在工作之餘也做了一些。還有,我們當地每年推神韻都是同修自願往出拿錢做流動,有拿八千的,有拿兩萬的,我家僅有七萬五千美金都拿出去推神韻救人。我用自己積攢的錢為每天出去貼海報的車加油,我不願意花大法的錢。幾年如此。

    我總告誡自己,聽師父的話,紮紮實實的修自己這顆心,用法歸正自己的一思一念,來報答恩師的慈悲苦度,讓師父多一分欣慰,少一分操勞,用純淨的心態迎接2018年推神韻的到來。

    接下來還有一點手機救人的心得與同修分亨。珍惜機緣切莫事過境遷。

    2016年的2月份,一次平台上的交流說有一款手機能自動發簡訊、彩信救人。這個項目是在師父的加持下,同修們的無量負出才得以成功。他發出的信息直對活摘器官的醫生和公檢法辦案人員的手中,救人的力度非常大。當時就覺得這個救人的項目太好了,我要用心去推廣。在2月29曰,我們鳳凰城手機發簡訊、彩信救人共上線51條。我家就上了22部手機。大兒子同修與某電話公司談妥,拿到最低的價格。每部手機每月18元話費。二兒子和一位小同修一起幫同修們安裝好。

    當時正趕在推神韻,由於這款手機比較缺,我們晚上跑了多個沃爾瑪。終於這51個法器開始救人了。我天天觀察手機有、無電時,用心與他們溝通並每天發正念加持他們。謝謝師父啊! 讓我得到這麼多救人的法器。

    今年也是2月份,師父打開同修的智慧,研製出這款手機除能發簡訊、彩信外還能自動撥打電話勸退了。救人是我的使命,繼續往下推是我的職責。在我家大組學法時通過交流達成共識。當地再上手機22個。我家就上了12個。由於這款三用手機每月費用是原來的兩倍,有兩位老同修因為收入低合夥買了一個去救人,看到同修的真心就無以言表對師父的感恩,只有師父、只有大法才能度出這麼虔誠的大法徒!現在每天每個手機發送簡訊200多條,彩信60多條,自動撥打電話100多個,接聽率百分之六十左右。也有個別三退的,只要眾生聽到真相才有得救的希望。我每天看著那34個救人的法器,享受著師父給予弟子的偏得,真覺有師父真好!修大法真好!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

    層次有限,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TOP

    山中靜悟

    午後,學完法,我來到了家附近的山中。山中沒有別人,只有我緩緩的走在山路上。前兩天,還與同修忙著去大集上講真相,但是昨天牙疼的受不了,腮幫子都腫了。今天好了些,我來到了久違的山中。對山從來都有種說不清的情愫。看到山的巍峨,感到厚重踏實;看到層巒疊翠,感到清新。這裡沒有爭名奪利,沒有勾心鬥角。有的是世外桃源的另一番景象。今天也是,山依然那樣穩重的屹立著。山尖的白雲徐徐的飄過,偶有鳥兒翩然的飛過,青松翠柏傲然的挺立著他們的身軀,還是那麼堅強不屈。盛開的五顏六色的花朵競相開放著,展現著它們各自的風采。滿山的小草也吐著新綠,為這群山的風景添著自己的色彩。置身這千姿百態,奼紫嫣紅裡,我真為造物主的慈悲而感動。

    心情煩躁很久了。尤其著急的心從小就伴隨著我,稍一不如意,就發脾氣,氣急敗壞。我家人都知道我“酸性。”(家鄉話是脾氣不好)對我的評價也是人心不壞,就是“酸性。”也許是由於家中姐妹兄弟五個,我是最小的。所以比較受偏愛。但是我知道作為大法弟子,我的壞脾氣的來源還不只於此。著急使我爭強好勝,經常控制不了脾氣,和丈夫吵架。著急使我總想偏得,凡世爭個第一。連學法都快速的學,好比別人多學點。著急使我不甘人後,看到同修比我修得好,比我講真相好,就急得火燒火燎。著急使我追求講真相數量,不管眾生聽沒聽懂,就起個化名了事。著急使我干不好家務,三下兩下就糊塗完事。著急使我背不了法,一會背不下來就放棄了。著急使我說話辦事唧唧歪歪,在眾生面前表現不了大法弟子的平和的形像。著急使我面對一系列難題收拾不了就呼呼睡覺逃避去了。總之,這著急的心使我受害太大了。最近著急好大喜功,起了幹事心。不理智的當面發很多真相資料致使同修綁架。雖然當天放回,但也有了不少損失。今天,著急上火竟然使我牙齒疼痛的講不了真相了。我要挖挖這著急的根源了。

    其實很多人心都與共產邪靈連著。這個著急的根源也是這個邪靈。《九評共產黨》這本奇書描述得很詳細。民國初期,在國難和混亂中,當時的很多知識分子和仁人志士到中國以外的地方尋找靈丹妙藥,不惜下猛藥列藥,恨不得一日即能振興中國。反對中庸之道,急於走捷徑,主張砸爛一切,所以這群人碰上了從蘇俄來的共產黨聯絡人,“暴力革命奪取政權”的馬列思想迎合了他們的焦躁情緒。但是他們找來的卻是一副烈性毒藥。這種邪惡的觀念的前提是“人定勝天”,人為的改造世界。人造的“共產主義世界”被奉為真理,“滿腔的熱血已經沸騰,要為真理而鬥爭”。共產黨用這種絕對,荒誕的理念去斬斷人和上天的淵源關係,斬斷他們和祖宗,民族傳統的血脈,召喚他們為共產主義獻身,加持共產黨的虐殺能量。再到後來的大躍進,高唱著“我就是玉皇,我就是龍王,喝令三山五嶺開道,我來了”的躍進歌謠,實施著畝產萬斤,鋼產翻番,十年超英,十五年趕美的荒誕計劃,轟轟烈烈,經年不醒。直到大饑荒席捲中國,餓殍遍野,民不聊生。這個邪靈就是不信神,不敬天,與天鬥,與地鬥,為了毀滅世界與生命而來。而古代那些朝代的鼎盛時期,無一不是“行王道”.“持中庸”.“求平衡”。想明白了這些。我知道我的著急,爭強好勝,妒嫉,做任何事踏實不下來的心來自哪裡了。就是這個邪靈作祟。這個時候我的身體裡那股氣急敗壞的勁又上來了。我知道是徹底清除這個邪靈的時候了。我坐在一塊大石上,發起正念來。山間靜靜的,好像這些生命也靜靜的等待著對它們的洗禮。

    發完正念,我平靜了許多,置身於大山中,感受到萬物都有序的自由的生長著。沒有爭鬥,沒有欺壓,沒有攀比,都有著自己的特點。蒼松翠柏自有它的偉岸,花朵自有它們的艷麗,甚至連小草都有它們的清新,都維護著和喜悅著造物主對自己獨特的特點的恩賜。又互相提攜著,維護著整體的次序。而大山永遠那麼穩重無私的看護著它懷裡的萬物。沒有歧視,沒有偏愛。沒有索取,沒有顯示,只是默默地奉獻著自己的胸懷。我置身其中,也被深深的同化了,仿佛自己也是其中的一員。沒有因為我是高於他們的人類的竊喜,沒有因為他們不會說話的輕視。只是感到生命的平等,感受到創世主的對每個生命的愛護與慈悲。

    是啊,宇宙自有它運行的規律,萬物自有它成長的秩序,眾生自有創世主最好的安排,我何必用人力去著急安排什麼?我只有信師父,做好自己的本份,默默的圓容整體就行了。

    走在下山的路上,我一身輕鬆。看著緩緩流過的小溪,慢慢的滋潤著它流過的地方,萬物欣欣向榮。是呀。我們作為主佛的弟子,用我們在法中修出的慈悲,去感化眾生,救度眾生吧。



    TOP

    放下有求之心

    修煉中我們都知道要放下有求之心,但我發現自己的很多有求之心很隱蔽,嚴重阻礙自己的提高。

    師父在《新加坡法會講法》說:“但是我知道,只要我修煉,老師一定會把我的病給我治好。他心裡頭還有那麼一點在想。那麼是不是從根本上改變?不是。表面上那個華麗那是假的。人要不能從本質上改變自己,那就達不到標準。作為覺者,高級生命看的是非常清楚,一點都隱藏不住。他沒有達到標準,沒有發生根本的變化,最終還抱著那樣一顆心,只不過它變的更加隱晦了。”

    當時讀到這段法時,覺得自己沒有想求師父管自己的病,好像不是在說我。但後來意識到,自己的思想中還在想:只要我放下治病的心,不去想它,病就一定會好。說到底,還是在執著著病,根本上並沒有真正放下。

    這個想法去掉後,又冒出另外一個執著。看到別的同修講真相時說自己修煉後各種病都好了,就想等自己完全好了,也去這樣說。雖然也覺得這個念頭有點不大對,但表面上這個好像是為了證實法的理由欺騙了自己。找一找這個思想的根源,還是在求好病,執著於好病,還是有求之心,只不過被這個講真相的藉口給掩蓋了。

    師父在《走向圓滿》中說:“你們知道嗎?目前舊的惡勢力對大法迫害的最大的藉口之一就是說你們的根本執著在掩蓋著,從而加大此難,要把這些人找出來。”

    其實自己還是抱有大法能治病這一根本的執著。帶著這樣的根本執著和不純的心去講真相能真正起到救人的作用嗎?能真正救了人嗎? 修的好的同修並沒有修大法能治病的想法,他們只是在講在自己身上發生的事情和自己修煉前後的變化。

    自己在修煉的很多方面都抱著這種隱蔽的有求之心。比如和同修發生矛盾時,雖然也在向內找,但思想的深處還在想:只要我向內找了,她也一定會向內找。也就是說,我沒有真正無條件的向內找,還在期待著對方的變化。在做證實大法的項目中遇到麻煩時,也知道要向內找,去掉執著,但總抱著一種我只要提高了,這個麻煩就會過去,結果就會好的心。說到底,還是在求那個結果,而自己的向內找並不是真心的想改變自己,而只是為了達到目地的一個手段而已。

    師父在《北美首屆法會講法》中說:“如果修煉的人要是只從表面上放的下,但內心裡邊還在保守著、固守著一個東西,固守著你自己的那個你最本質的利益不讓人傷害的時候,我告訴大家,那是假修煉!你自己的內心要不動,你是一步都提高不了,那是騙自己。只有你真正的從內心提高,你才是真正的提高。”

    我在常人的科學訓練中養成了凡事愛思考的習慣,好琢磨,鑽牛角尖。這種思維習慣也在嚴重的障礙著自己。我感到自己的學法和修煉總是帶著一種有為的想法,總是為了達到一個什麼目地,為了達到一種什麼狀態在學、在修。

    舉個例子,師父在《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中說:“我今天看明慧網報導,有個學員腿被打的粉碎性骨折,也不給對接就打上石膏。這學員想都沒想自己會殘廢,根本就不在意,每天就是學法,正念很足,能夠坐起來一點的時候就煉功。醫生告訴她粉碎性骨折都沒對就給打上石膏了,這都是那些個監獄的醫院乾的,她不管那個,我要盤腿煉功,疼的不行還堅持,後來盤腿也不疼了,結果好了,現在又蹦又跳的什麼事兒都沒有,跟正常人一模一樣。(鼓掌)你們誰能夠這樣,舊勢力就絕對不敢動他。誰能夠這樣,誰就能在過關中走過來。什麼叫正念哪?這就是正念。”

    於是我就常想如果自己遇到類似的情況,怎麼去做而達到這個學員的狀態。其實那個狀態是修煉境界到了之後的自然表現,是在日積月累的實修中不知不覺的修出來的,而不是怎麼人為可以達到的。有個同修說我生活在自己營造的一個修煉假象中,木馬轉圈而無法昇華。仔細想想還真是這麼回事。這種理論學習中養成的思維習慣障礙了自己的實修,其實也是一種變相的有求之心。而真正的提高恰恰是放下。

    師父在《精進要旨》〈學法〉中說:“其實,你在修煉中,就是一點點、不知不覺中修上來的。記住,要無所求而自得。”

    放下這些變相的有求之心和有為的想法後,我現在感到“靜而不思”(《哄吟》<道中>)的感覺真好。

    一點個人淺見。如有不對,請指出。
     



    TOP

    洛城中領館前遞文件 呼籲釋放葉錦越

    http://news-b5.zhengjian.org/2017/04/22/36837.html

    TOP

    美麗健康展上 俄羅斯民眾支持法輪功

    http://news-b5.zhengjian.org/2017/04/22/36838.html

    TOP

    西班牙親共組織干擾神韻演出或面臨起訴

    http://news-b5.zhengjian.org/2017/04/22/36835.html

    TOP

    神韻揚名西澳 觀眾驅車千裡了心願

    http://news-b5.zhengjian.org/2017/04/22/36841.html

    TOP

    神韻長灘首場爆滿 政要褒獎 主流喝采

    http://news-b5.zhengjian.org/2017/04/22/36842.html

    TOP

    麥克艾倫爆滿加場 記者立刻成為神韻粉絲

    http://news-b5.zhengjian.org/2017/04/22/36843.html

    TOP

    神韻阿根廷首都第7場 政要名流震撼感動

    http://news-b5.zhengjian.org/2017/04/22/36844.html

    TOP

    巴黎首場爆滿 「神韻充滿拯救的能量」

    http://news-b5.zhengjian.org/2017/04/22/36845.htm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