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4月28日 星期五




  • 古風悠悠:天下楷模李元禮(二文)

  • 講真相語音與文字:一顆為他的心

  • 在撥打大型專案中實修

  • 丟失的錢回來了--見證大法奇蹟兩則

  • 在全球營救平台參與大型專案的體悟

  • 一封「視覺化」的真相信

  • 被轎車碾過的褲腿

  • 歷史預言中的國共兩黨宿命和「大災難」(九):《聖經.啟示錄》中的「救世主」




  • TOP



    TOP



    TOP

    古風悠悠:天下楷模李元禮(二文)

    一、胡建斬御史

    胡建,字子孟,河東人。漢武帝天漢年間,擔任軍正次官的職務,因清貧而無車馬,常步行,與士卒生活在一起,並經常撫慰士卒,深得士卒擁戴。

    當時,有個監軍御史,經常做奸邪之事,他打通北軍營壘的矮牆,將那裡作為他做買賣的地方。胡建想殺了他,就與士卒相約道:“今天,我想為公家殺一個人,我說抓他!你們就抓他,我說殺他!你們就立即殺死他。”

    到了“選士馬”的日子,監軍御史和護軍各部校,排坐在廳堂上,胡建率領士卒,小跑到廳堂下,拜見他們。士卒見胡建上了廳堂,也立即都上了廳堂。胡建指著監軍御史,說:“抓他!”士卒就衝上前,將監軍御史拖下廳堂。胡建說:“斬了他!”士卒就“咔嚓!”斬了監軍御史。

    護軍的各部校,都很驚愕,不知道為什麼。胡建有已寫好的奏章,從自己的懷中,掏出來,上奏道:“臣聽說過,軍法確立規矩,來威服眾人,誅殺邪惡的人,來禁止邪佞。如今監軍御史,公然打通軍營的矮牆,來做買賣,以獲私利。他不僅自己私下裡做買賣,而且還叫士卒幫他一齊做交易。如果缺乏堅定的同敵人鬥爭的決心,沒有勇猛地打擊敵人的氣節,就不能做士大夫的表率,這就特別失理不公。如果採用文職的意見,那就不能行重法。黃帝《軍法》上說:“營壘已經築好,穿壁過牆不從正路走的人,這就是奸邪之徒。奸邪之徒應殺!我認真地按照漢軍制定的去辦。軍正是不屬於將軍管轄的,將軍有罪過,軍正可以將他的罪過表奏,對於秩奉兩千石以下的官吏,軍正可以逕自行法。我作為軍正的次官,在以法斬監軍御史方面,可能存在疑義,但我作為具體辦事的人,不能遇事推諉給上級,我慎重地將監軍御史斬了,冒昧地犯死罪,特此稟告上官!”

    皇帝看了胡建的奏書後,下詔書道:“《司馬法》上說:國家平時的法令制度,不用於軍中;軍中特殊的軍法制度,也不能用於國家的其他地方。在軍中,何必聽用文吏的意見呢?夏、殷、周三代的王者,有時在軍中立誓,希望軍士事先考慮他的意思;有時在軍門之外立誓,希望軍士先有思想準備,來等待事情的發生;有時把兵刃交叉舉著,立誓,以達到激發軍士勇氣的目的。胡建做得對,又何必懷疑自己呢?”胡建由此,名聲顯揚!

    胡建後來做了渭城令,治理渭城很有起色。正遇上昭帝年幼,皇后的父親上官安將軍,與皇帝的姐姐蓋公主的家奴、家丁,跟外面的人很要好。外面的人因此驕傲放縱,這些人與先前的京兆尹樊福,有仇怨,於是派刺客射殺了他。刺客藏在蓋公主家裡,差役們不敢去抓捕。

    渭城令胡建,帶領差役們去圍捕。蓋公主聽說此事,夥同外面的人、還有上官將軍,帶了好些家奴門客前往,去追射胡建的差吏,胡建的差吏四處散逃。蓋公主讓僕射,檢舉揭發渭城令胡建的巡察們:說他們傷了蓋公主的家奴。胡建報奏:“巡察們是奉行公事,沒有犯什麼罪。”蓋公主惱怒了,派人上書,狀告胡建:“侵擾侮辱長公主;又箭射公主的住宅。明知差役傷了公主的家奴,為巡察們躲避罪責,而隱瞞不報,故意不追究審查。”

    大將軍霍光,扣下了蓋公主的奏報。但是,後來霍光病了,上官氏代霍光主事,就利用這個機會,派差吏抓捕胡建,胡建被迫自殺了。

    胡建的下屬、百姓,都替胡建鳴不平,直到今天,渭城還立著他的祠堂。一位正義的官員,為百姓為社會秉公執法,最後無辜被屈死,驚天地而泣鬼神,雖死猶生啊!
    (亊據《漢書》)

    【解析】

    熟悉古今律令、地位不高、權勢甚微的胡建,面對仗勢欺人、知法犯法的監軍御史,能夠挺身而出,在“選士馬日”的隆重場合,率領手下,直入大廳,將其拖出斬首,其卓越膽識、凜然正氣,讓人欽佩嘆服。他既具有武官剛毅勇猛的素質,又具備文臣精明機敏的才幹。他的這一做法,得到了漢武帝堅定的支持。“國容不入軍,軍容不入國”,執行軍法應該更為嚴格,表彰胡建以昭示大義,以便更好治國治軍。本篇行文緊湊,筆觸細膩,繪聲繪色,使人如臨其境。

    二、天下楷模李元禮(李膺)

    李膺,字元禮,潁川郡襄城縣人。稟性孤傲清高,不大與人交往,只把同郡人荀淑、陳寔,當成師友。

    李膺最初被舉薦為孝廉,後受司徒胡廣徵召,又升任青州刺史。郡守縣令害怕他威嚴清明,聽說後,大都棄官而去。

    後來,李膺又被調任漁陽太守。不久轉為蜀郡太守,因為母親年邁,請求不赴任,轉為護烏桓校尉。

    鮮卑多次侵犯邊塞,李膺常常冒著飛箭流石,擊退來敵,敵寇非常害怕、忌憚他。後因公事,被免去官職,回鄉居住,教授的子弟,常有上千人。南陽的樊陵,請求做他的門徒,李膺辭謝了。樊陵後來憑巴結宦官,做到了太尉的職位,被有節操的人所鄙棄。荀爽曾去拜謁李膺,趁便替李膺駕車,回來後高興地說:“今天竟能夠給李君駕車,實為幸事!”

    李膺被任命為司隸校尉。當時張讓的弟弟張朔,擔任野王縣縣令,貪婪殘暴,不行仁道,甚至於連孕婦都殺。聽說李膺特別威嚴,畏罪逃回京城後,就躲到哥哥張讓家中,藏在空心柱裡。李膺知道了這一情況,率領官兵砸破柱子,捉拿了張朔,交付洛陽監獄。記下口供之後,立即殺了張朔。

    張讓向皇帝鳴冤,皇上下詔讓李膺進殿,御駕親臨,責問李膺為什麼不先請示,便將張朔誅殺?李膺回答說:“當年孔子擔任魯國的司寇,七天之後,就殺了奸臣少正卯。現在我擔任司隸校尉,已經有十天了,私下擔心遲疑拖延,卻不料落得個辦案太快的罪名。我自己知道有愧職守,只請求讓我再苟活五天,能夠消滅元兇,我再回來受死,心甘情願。”皇上無話可講,回過頭,對張讓說:“這是你家弟弟的罪過,李司隸有什麼錯呢?”於是讓李膺出去了。從此,大小太監,全都小心謹慎,大氣不敢出,休假也不敢走出宮廷。皇帝奇怪,問他們原因,他們全都叩頭流淚說:“我行害怕李校尉!”

    當時,朝廷一天天混亂,綱紀頹廢,李膺獨自堅持自己的節操,保持自己的好名聲。士人有被他接納的,稱為“登龍門”。等到黨錮之禍發生時,需查究李膺等人的情況。案卷經過三府時,太尉陳蕃拒絕了。皇帝更加憤怒,於是把李膺等人,交付給黃門北寺獄。李膺等人多揭發宦官子弟,宦官害怕,乞請皇帝以天時不正為由,赦免囚犯。於是大赦天下。李膺被赦免後回歸故裡,住在陽城山中,天下的士大夫,都認為他道德高尚,而認為朝廷十分污穢黑暗。

    後來張儉事發,搜捕黨人,同鄉人對李膺說:“你可以逃離了。”李膺回答說:“遇災難不逃避,有罪過不推卸,這是做大臣的節操。”於是前往入獄。李膺被拷打致死,妻子兒女被流放邊疆,門生、故吏以及他們的父兄,都被禁止做官。當時侍御史蜀郡景毅的兒子景顧,是李膺的學生,但是沒有登在名冊上,所以沒有遭到處分。景毅於是慨然而嘆:“我本來就是認為李膺賢能,他是天下楷模呀!我送兒子去拜他為師,怎麼可以因為在名單上漏記了姓名,就苟且偷生!”於是自己上表,請求免官回鄉,當時的人們,都認為他有道義。

    (事據《後漢書》)

    【解析】

    李膺執法嚴格、除惡務盡。本文中宦官張讓,深受寵信。其弟張朔,為虎作倀、惡貫滿盈,殺人後畏罪逃到張讓家中。李膺帶人入宅破柱,找到張朔,並將其殺之,果斷迅速地懲治了兇犯,其智勇雙全、精明強幹的形像,躍然紙上。

    附【中國歷代人名大辭典•李膺】

    李膺(1lO~169) 東漢臣。字元禮,潁川襄(河南襄城)人。桓帝時為司隸校尉,與太學生首領郭太結交,反對宦官專權。宦官張讓弟張朔,貪殘無道,李膺率將吏捕殺之。使諸黃門常侍鞠躬屏氣,休沐不敢復出宮省。是時,朝廷綱紀廢馳,膺獨持風裁,以聲名自高,士有被其客接者,稱“登龍門”。後以黨錮免官。靈帝時復起,與竇武等謀誅宦官,事敗被殺。《後漢書》稱:“天下楷模李元禮!”     



    TOP

    講真相語音與文字:一顆為他的心

    一顆為他的心

    MP3語音文件

    WORD壓縮文件

    下載方法:按滑鼠器右鍵,在彈出菜單中選擇「目標文件保存為…」(Save Target As...)。

    親愛的朋友,我們都喜歡上飯店吃飯,可是卻不得不擔心自己吃的東西是不是衛生。那麼怎麼才能在外面吃到衛生又健康的食物呢?下面給您講講一個飯店老闆的自述。她是這樣說的。

    2015年5月,我開了一個小漢堡店,貨源多是半成品,炸一下就可以賣,只有雞腿肉是需要自己洗,自己醃製的。我是一個法輪功修煉人,就要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每次都把肉洗好幾遍,把血水洗乾淨了,再用醃料去醃製。

    有一次,我的朋友看見了說:“又不是你自己吃,洗洗得了。”我笑著說:“對待別人就應該像對待自己一樣。”我使用的油也是經常換的,炸出來的東西乾乾淨淨的,讓人看著就有食慾。

    我的店每天面對的顧客是小學生、中學生,還有學生家長。小學生一般都是家長帶著過來,來的家長都說,看著乾淨才願意來的。我對他們說:“你們看得見的乾淨,看不見的一樣乾淨。”就這樣我按真、善、忍的標準去面對每一位來我店的顧客,凡事為他人著想。

    有一天,一位家長帶著女兒來買東西。現在的家長都很寵愛自己的孩子,他們一進店,就點了好幾樣東西,我說:“這樣有點多吧!孩子要是吃不了,大人又不愛吃,要是浪費了,不好的。”那位家長看看我說:“那好吧!就聽你的,少點一點吧!”緊接著,他又笑著說了一句:“你做買賣真有商德。”我也笑著說:“做買賣掙的是良心錢,不能光為了掙錢,得為別人著想,有德才有財。”那位家長接著說:“以後買東西就來你這了。”

    一天早上,我做了一鍋雞腿肉,一聞有股不新鮮的味兒,我馬上決定不賣了,因為我是修煉人,凡事為他人著想,寧可自己賠錢,也不能讓顧客吃不健康的食品。

    親朋好友知道我這樣做生意,無不讚嘆:修煉法輪功的人真是和一般人不一樣啊。

    親愛的朋友,如果今天的社會,大家都能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去做人做事,我們的生活,是不是也會變得更加幸福和美好?謝謝您的收聽,再見!



    TOP

    在撥打大型專案中實修

    慈悲偉大的師尊好:
    同修好:

    我把自己參與撥打電話的修煉心得和大家交流一下。

    一 實踐發正念的威力

    師父在《二十年講法》中說:“我告訴大家,這麼多年來,我一直在說大法弟子的能力非常的大,很多人就是不相信,因為也不讓你看到。你在正念作用下,你身邊的一切和你自身都會發生變化,你從來都不想去試一試。”是啊,這麼多年來我從來沒有重視過發正念這件事情。

    參與全球營救平台打電話後,第一次聽協調同修提到,發正念小組運用功能除惡。撥打的時候還看見主持同修在通道時常打字提醒同修要正念清理會場。我是第一次在現實中看見同修在實踐發正念。於是我也才漸漸的重視發正念。這次撥打“齊齊哈爾重點專案”也是我第一次在證實法的項目中主動發正念。“正念正行 精進不停 除亂法鬼 善待眾生”(《洪吟二》〈正神〉)。我認識到應該針對清除的是另外空間的邪惡,而不應該執著於對方接聽與不接聽及接聽者是什麼態度,所以這樣順便的把執著於接聽時間長短的執著心也順便放棄了,我認真的發正念,把打過去的每一通電話鈴聲都看做是我的正念能更近一步打入眾生空間場,解體其邪惡的機會。

    懷著這樣的正念,我撥通了第一個電話,是一個派出所的電話,開始就是設置,我就發正念,珍惜我撥打的每一次機會,堅持發正念。這一個電話號從撥分機號,到長響不接,到分機無人接聽,到設置回音,到8次接掛,我平靜的發著正念,因為我不想聽設置的說讓我撥分機號的語音,我就摘下耳機,每撥通一次都用平靜的心態一句一句的講著真相。過了一會兒我戴上耳機,對方在說話,他問我為啥不和他互動要放錄音。我告訴他是我一直在講,不是錄音。他問了我一些關於學法的問題,我一一做出解答。感恩師尊讓我見證發正念的威力的同時,我也認識到,我需要更多的學法。

    接下來我繼續堅持著發正念,每一通電話都堅持發正念,但是發現思想業力的干擾非常的大,正念比較難堅持,知道可能是這麼多年對發正念不重視,堆積在思想中的思想業力太多起到了干擾的作用。師父在《歐洲法會講法》中說:“我說自然是不存在的,偶然是沒有的,一切都是有原因的。”發正念的過程中,我漸漸的認識到,無論是遇到什麼樣的情況,不接和各種設置,以及對方的各種刁難,各種態度……,等到真相大顯的時候,或許我會看到,每一次狀況對應的都是我不同的執著心。電話能接通也決不是偶然的,我發下電話都能接通的願望,即便不能接通,我也要找到我的漏在哪裡,不再向外去找,向外去求,相信師父,相信法,相信自己的能力。

    二 分辨爭鬥心

    有一通電話三次未接,然後接15秒,又接18秒,我給他講了3個省6起法院檢察院對法輪功學員無罪釋放的案例。電話那頭態度很不好,讓我不要再打了。我放下電話問自己,那我打還是不打。因為我在此之前遇到這樣的情況一定會追著打過去,打到他關機為止,心裡才會痛快,有一種滿足感,美其名曰,趁著這個機會去清除控制對方的邪惡因素。

    但是這次我讓自己平靜下來,我問自己,我追著打過去的目地是為了救他還是為了發泄心中的這種積蓄的情緒。我竟然發現,讓我持續打電話的心不是正念而是爭鬥心,於是我和自己約定,再撥打兩通就結束。我告訴自己,我若真有救對方的心,那我就不能推他出去,可以多發正念,但是不能和表面的人激化矛盾,如果是真心救他,就別怕麻煩隔一會兒再打,於是我打完這包電話後我再次給他打,雖然他沒有再接聽,但是我分辨出了真正的我和假我,沒有再被爭鬥心擺布。

    三 實踐真、善、忍

    有一通電話是監獄的人員電話,打過去,對方接聽了29秒,我講3省都有無罪釋放法輪功學員的實例,請他思考為啥現在在中國的公檢法司、610人員對法輪功持兩種態度。他說現在在上班。我問他什麼時候有時間,說要把現在的形勢告訴他,他說晚上6點吧。我答應他晚上給他打電話,沒有再繼續追著他講。我想這個迫害大法弟子比較邪惡的監獄,他們接到大法弟子的電話一定不只我這一通,他也知道這是法輪功學員打來的電話。那麼我就代表著法輪功,那我一定要守信譽,讓他見證法輪功講的“真”。於是我在晚上學法後,北京時間7點30 再給他撥過去,3通未接,第4通,他設置回音,我講了14分多後掛掉電話,很平靜的說:很遺憾您是設置回音,但是我真心希望您是聽到的,不要讓我的遺憾也成為您的遺憾。

    師父在《二零零四年復活節紐約法會講法》中說: “那時很多學員們說大法好也是言不由衷的,有的對自己身體的巨大變化感覺上也似是而非的。面對這些眾生時,我就在想:他們能不能行啊?能不能從這樣的一個狀態中走出來?而且修煉的路上還有對他們修煉與對我正法這件事情干擾的那些因素的存在,多難哪!我那時時時在想這個問題,我現在不再擔心這些問題了。尤其從這場迫害中走過來的大法弟子,越來越冷靜了,越來越明白了自己在干什麼,正念越來越強,意識越來越清楚。”

    現在我體會到了一些自己主宰自己的思想的清醒與理智,無論是在講真相還是在發正念中都比以前更清醒的多了。但是和師父對我的要求差距還是很大的。這裡感謝營救平台提供的這樣一個學法的環境,我真切的發現提高都是來自於大法。

    最後以師尊《洪吟二》<精進正悟>的詩詞與同修共勉,結束今天的交流:

    學法不怠變在其中
    堅信不動果正蓮成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TOP

    丟失的錢回來了--見證大法奇蹟兩則

    (一)丟失的錢回來了

    我是大法中的一小花,有一台印表機已用的很苦了,總是出現這樣或那樣的問題,每次用之前都要和他溝通。前幾天同修看到太麻煩就送來一部新印表機,這一來老的就完全不行了,一開機就漏下大片大片的黑墨,將真相幣染成一塊塊黑的,那天我將弄髒的錢拿回來用84泡洗乾淨,用架子夾著放在涼台的衣架上曬著,就出去了,晚上回來突然發現錢不見了,我家裡樓下全找遍了也沒找到,三百四十塊呀,這可是大法資源哪,不能就這麼丟了。晚上發完正念,我就請師父加持用神通把錢找回來,第二天給師父敬香時我又再次請師父加持找回錢,中午前終於在師父的加持下回來了,你們猜在哪裡?在我母親種的菊花盆裡。謝謝師父,這疊錢又可以發揮它們救人的作用了。

    (二)新生兒的血糖正常了

    媳婦剖腹生下一對雙胞胎,因為媳婦血糖高懷孕時這不能吃那不能吃,孩子出來後血糖只有一點三,醫生說要送兒科檢查。我抱過孩子說沒事,就和兒子一起隨著護士去兒科,一路上我不停的念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請師父救救小孩。結果到兒科一查血糖正常三點七。

    謝謝師父救了孩子,也讓兒子見證了大法的超常,神奇。師父偉大!法偉大!
     



    TOP

    在全球營救平台參與大型專案的體悟

    慈悲偉大的師父好:
    同修們好:

    前幾天在全球營救平台參加了一次集體撥打“齊齊哈爾市重點專案”的活動。體悟到大法弟子的真念所產生的正念和善的力量對解體邪惡非常的重要,就像師父在《感慨》中講的那樣“真念化開滿天晴”。我還體悟到“真念”就像是師父講的“佛性”,“佛性一出,震動十方世界。誰看見了,都要幫他,無條件的幫他。”(《轉法輪》)這次撥打電話正念很強,接通率也較高,還有互動,這是我沒有想到的,以前撥打都是不接或接了不吱聲的,很少有互動的。有時要上平台打電話還會有一點心理障礙,甚至因為打電話沒有怎麼突破而有些許喪氣。不過每次聽平台上同修的交流,對自身向內找、修自己都很有幫助。一直也希望打電話時能夠跟眾生有互動。加上最近的修煉狀態反反覆覆,每次睡回籠覺本來只想睡一小會的,結果發展到不睡到兩個小時起不來,每過幾天就會出現這種狀態。

    撥打專案這天我又睡了兩個小時的回籠覺,醒後那個心中的悔恨沒法說,回頭看看自己一直以來都沒能很好的突破困魔的干擾,也很容易累,出去講真相的時候起勁,講完真相就感覺累了。尤其在營救平台打電話,感覺發正念的時候另外空間的邪惡大量的向我的空間場聚集,打完電話就覺得累,隔天很多時候六點起床都覺得累;三件事也做的不怎麼好,越想越覺得對不起師父,沒有好好把握師父用巨大的承受延續來的正法時間,當時難過的淚水都流了出來。我跟師父說,我一定要突破,我不能再這樣了。當時感覺像是真我出來了,感覺自己的正念也強大起來了。

    下午邊做家務,邊聽明慧網的正法修煉交流彙編,對師父慈悲救度一切眾生的內涵有了更深的認識,學法時內心也比較純淨,能悟到一些更深的法理。晚上打電話就覺得跟平時不一樣,正念強大。

    有一個所長的電話,讓我感受頗多。我第一次撥打過去,還沒講上兩句,那人就暴跳的罵了起來。瞬間看不起他的心,爭鬥心等一下子就蹦出來了,結果可想而知,對方氣憤的掛了電話。過後,知道自己錯了,一種莫名的悔恨讓我感到慚愧,想起了師父的法。師父在《二零一五年紐約法會講法》中說:“他敢於放下自己的神位、跳到人中來當人,就憑這一點大法弟子就應該去救他。” “你們來了,他們也是一樣,他們來了。他們心裡想的是這個法一定能救了他們,對這個大法充滿著信心,他們來了。就憑這一點咱們不該救他們嗎?絕對的應該救他們。他們當初都是無比神聖的神。”不知怎的,我仿佛“看到”他們下世前對大法弟子寄予的無限希望。我當時淚水止不住的流了下來。我想師父讓我出現這種感受是讓我體悟慈悲的狀態。同時還感受到,如果自己沒修煉上來,就達不到救度他們的標準,當時的心情真的無法表達。

    我再一次的撥打過去,對方接起電話就罵。這一次我完全對他的罵沒感覺了,並發自內心深處的跟他說:“對不起”,並說:“我是來告訴您真相的,是救您來的,我不應該那樣跟您爭吵。”電話那邊瞬間沒有聲音了,我也一時間頭腦空了,空氣凝固了2-3秒鐘,對方掛了電話。我明白是師父看到我想要修好,想要救度眾生的真念,解體了這個所長背後的邪惡。我很快又撥打過去了,這次我們講了17分鐘多,他也不再罵人了。我發現他本性也不壞,就是被中共製造的謊言左右了,對我們有所謂他自己的看法。不過很可惜,由於我長久以來講真相中摻雜的爭辯心和顯示心,讓我處於一種陷入問題中而不能主導話題的狀態,他最終還是掛了電話。

    這些都是後來才找到的人心,特別是顯示心。師父在《二零一五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中講:“很多大法弟子自己修煉中的威德力量不夠、正念不足,我們已經失去了很多機會,失去了很多眾生。”試想,如果我早就修去了這些人心,這個眾生在跟我的對話中是不是就不會被我的人心擋著,進而了解到真相呢?或者是我達到了標準就能解開他的心結,從而讓他有得救的希望?越想越覺得修好自己的嚴肅性和重要性。

    也許是自己的“真念”得到了師父的加持,我對講真相後出現的累的狀態有了新的認識。長久以來,我都停留在自己講真相對抗邪惡功力消耗太多的認識,現在我想這個承受的過程是在魔煉我的意志力,同時也是師父幫我消業。另外,我找到了顯示心,我一直覺得自己顯示心很弱,對那些很喜歡在同修之間顯示自己的表現很反感。現在我明白了,我反感就是我也有類似的問題,只是體現的方面不同而已。我的顯示心是在講真相的時候,表現就是講真相很起勁,講起來反應也快,給人的感覺就是很會講,自己講的也很高興,可惜我都沒有向內找過。同時我也意識到自己講真相也摻雜著人情,不是修煉人的慈悲,所以講“我是為你好啊”之類的話就沒有大法的威力。真的很感恩師父讓我更加看清自身存在的問題,弟子唯有精進以報師恩。

    以上交流如有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TOP

    一封「視覺化」的真相信

    “無神論者”因看不見、也不相信“因果報應”與迫害佛法的下場,所以才敢於一直迫害行惡……

    本文是一封“視覺化”的真相信,在圖文基礎上進行頁面編排、以及視覺化的文字表述。

    為讓那些還在追隨邪惡集團對大法犯罪的公檢法人員,能夠看清迫害者所面臨的悲慘下場、從而懸崖勒馬。

    如用“Word格式”列印出來,會發現每一頁面具有獨立的清晰結構:

     1. 定律的出處
     2. 定律與“毀謗者”
     3. 定律與“610”
     4. 定律與“公檢法”
     5. 定律與“迫害集團”
     6. 結語:無人在定律之外

       (本文以已排版的 Word   pdf 文件  作附件發表)
     

    壓縮文件:一封信

    壓縮文件:地區惡報實錄

    下載方法:按滑鼠器右鍵,在彈出菜單中選擇「目標文件保存為…」(Save Target As...)。



    TOP

    被轎車碾過的褲腿

    這是同修口述的神奇事,同修讓我代筆,我以同修的口吻來寫。

    我是“七.二零”迫害以前就得法的大法弟子,修煉的路上有很多神奇的事,很慚愧這是第一次投稿。

    過大年前,我在路上遇到了孫子的老師,我就和老師在說話,孫子著急就自己過馬路,我一看危險就說別自己過,快過來。孫子已經跑過去了,一聽我說回來,他又往回跑,就在這時一輛摩托車開過來,我孫子忙往後躲開摩托車,摩托車是過去了,就在我孫子往後躲摩托車的時候,一輛轎車噌的一下,直奔我孫子撞來,我孫子應聲倒下。當時我嚇壞了,趕緊跑過去,抱起孫子問他咋樣,撞到沒有,車軲轆壓到沒有,孫子說壓到腳了,我連忙看孫子的腳,呀!好險又神奇:車軲轆是順著體側的褲線壓下來的,順著鞋,壓在鞋幫距腳一厘米的地方,也就是說,腿也沒壓到,腳也沒壓到,只是壓到了褲子和鞋、受了一點驚嚇而已。

    看到這個情況,我和孫子都知道是師父為我們化解了這一難,不然後果不堪設想。如果沒有師父的保護,哪有這麼玄的事情,在場的人看到後都驚呼神奇。

    我孫子從小就是我帶的,一直跟我學法,幾年前就會背《洪吟》,新發表的《論語》也會背。平時經常和我出去發真相資料,貼不乾膠,也常常念“法輪大法好”。通過這件事家人也見識了大法的神奇,我孫子也更愛學法和做救人的事了。

    再次合十感謝師父的救命之恩,弟子一定在最後時刻做好三件事,兌現誓約,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謝謝師父!



    TOP

    歷史預言中的國共兩黨宿命和「大災難」(九):《聖經.啟示錄》中的「救世主」

    (二)《聖經.啟示錄》中的“救世主”

    《聖經.啟示錄》中描述了兩位“救世聖人”:“主神”和“羔羊”。

    “主神”又稱“坐寶座的”、“父神”、“上帝”或“神”(God)。 “羔羊”又稱“萬王之王,萬主之主”、“神之子”、“人子”或“神之道”。

    然而,在《聖經》中,“主神”有的稱謂和“羔羊”有的稱謂卻是一樣的,比如他們都自稱為“首先的,末後的”。

    其實,《聖經.啟示錄》的第五章中,在“羔羊”從“坐寶座的”右手裡拿了用七印封嚴了的書卷時,描述到羔羊“有七角七眼,就是神的七靈,奉差遣往普天下去的”,即“羔羊”具有的就是“神”(God,即主神)的靈,奉差遣往普天下。換句話說,“羔羊”就像是“主神”在不同時空的分體或顯像,從主神那裡來到了“普天下”,而他們卻具有同樣的“靈”,是一體的神。

    《聖經.啟示錄》在第二十二章中,描述了創世主神在“將一切都更新了”之後,“聖城”中的一個景象:“在城裡有神和羔羊的寶座,他的僕人都要事奉他,也要見他的面”‭ ‬——‭ ‬這時“神”和羔羊已經合為一體,坐同一寶座,成為“他”。

    簡而言之,“羔羊”就是“主神”。

    在《聖經.啟示錄》中,“羔羊”是大災難中的“救世主”,即希伯來語中的“彌賽亞”。 “彌賽亞”與希臘語詞“基督”意思相同,直譯為“受膏者”。其實“基督”並不是基督教的專有詞彙‭ ‬——‭ ‬基督徒認為耶穌是“基督”,而猶太教徒仍然等待著“彌賽亞”的到來。 ‭ ‬

    《聖經》有關於“基督”或“彌賽亞”於歷史末期再來救世的說法,而佛經有未來佛彌勒於末法時期再來救世的說法,道家經典《太上洞淵神咒經》也有關於末劫時期“木子弓口(真君),當復起焉(再來)”的說法。

    從《聖經.啟示錄》中人類歷史重複的時空觀來看,“再來”的真實含義可能不是指同期歷史之內神的再來,而是相對於以前那期歷史,聖人從大災難中救世,在這期歷史的末期,聖人將“再來”從大災難中救世。

    《聖經.啟示錄》中描述羔羊“曾被殺,用自己的血從各族、各方、各民、各國中買了人來,叫他們歸於神”。羔羊也說“我曾死過,現在又活了”。這可能是指在以前那期歷史結束時,為了使得當時的生命不遭到毀滅,而能夠在這期歷史真正大結局的時刻有機會得到真正的拯救,羔羊用自己的血和生命換來了所有那些生命的延續;而且,在這期歷史的末期真正拯救生命時,羔羊再次用自己的血和生命換得了那些最終獲得拯救的生命。

    基督徒以“復活節”來紀念耶穌被釘死後第三天復活的神跡。其實,神安排一個歷史事件可能不會只是一個孤立事件。因為如同序文所言,人類歷史就像是一場大戲,其中的所有安排都是為了大戲的最高潮作鋪墊。而所有中外預言都顯示,這場歷史大戲的最高潮是:大災難中,聖人出世,拯救世界。 “復活節”可能是神在暗示世人關於聖人“再來”(復活)拯救世界的信息。

    其實,如果將“復活節”在西方社會的一些特點同中國歷史預言中關於救世聖人的描述相比較,會發現一些驚人的巧合:比如
    (1)“復活節”Easter一詞的來源至今仍然是謎。然而其直譯意思為“東方人”。而在所有中國預言關於聖人的描述中:聖人出生於中國。
    (2)“復活節”的主要象徵之一是復活節兔。而在所有中國預言關於聖人的描述中:聖人屬兔。
    (3)“復活節”的主要標誌之一是百合花。在幾乎所有的主要西方語言中‭ ‬──‭ ‬包括歷史上對於西方語言影響最大的拉丁語和希臘語,以及使用人數最多的西方語言英語、西班牙語和葡萄牙語,百合花的發音或拼寫都以“Li”開始。而在所有中國預言關於聖人的描述中:聖人姓李。
    (關於中國預言對於聖人描述的詳細解析請見《中國歷史預言中的“聖人”之解密》一文)
    (4)“復活節”日期多在西元年曆的四月,農曆的三月。 《五公經》有關於聖人出世拯救世界時,展現神跡,顯現於天空的描述:“辰年辰月聖人出,五龍托起上天台”,即聖人於某個辰年的辰月展現神跡,拯救世界。 “辰月”是農曆三月,可能就是那個“辰年”的“復活節”所處之月。
    還有其它巧合,恐怕不會儘是偶然。

    (待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