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4月08日 星期六




  • 華夏詩醇:「五更鼓角聲悲壯,三峽星河影動搖」

  • 美好光明帶來無限的希望

  • 面對面發真相遇到的神奇事

  • 我家遇到的神奇事

  • 法粒子蒙師恩 在神韻報導中昇華

  • 我是法輪大法弟子

  • 向內找修心 突破電話設置 踏實救人

  • 中共干擾神韻演出 紐西蘭民眾吁制止

  • 瑞典斯德哥爾摩舉辦法輪大法信息日

  • 神韻奧克蘭首演滿場 「善念終將戰勝邪惡」

  • 加州橙縣一票難求 商界精英:神韻是最棒的

  • 神韻日內瓦首場爆滿 埃及王室:不同凡響

  • 中共干擾未成 神韻哥國首都首演一票難求

  • 西雅圖首場爆滿 「只有神韻才能把中國藝術復活」




  • TOP



    TOP



    TOP

    華夏詩醇:「五更鼓角聲悲壯,三峽星河影動搖」

    杜甫《閣夜》

    歲暮陰陽催短景,天涯霜雪霽寒宵。
    五更鼓角聲悲壯,三峽星河影動搖。
    野哭千家聞戰伐,夷歌幾處起漁樵。
    臥龍躍馬終黃土,人事音書漫寂寥。

    【賞析】

    唐代宗大曆元年,杜甫自雲安至夔州,準備出三峽取荊湘,返回家鄉,因肺病和風痹,滯留下來,秋天寓於西閣,居一秋一冬,第二年春,遷往赤甲(地名)。在此期間,寫詩十餘首,五古、絕、律各體皆備,而七律《閣夜》,最為有名。

    首聯1、2句,就語意來說,一歲將盡,晝短夜長,夔州霜雪,霽於今宵。原是毫不稀奇。但是看一看詩的用語:“陰陽催短景”:意思是日月輪轉,時光如流,浩浩而往,誰能遏止?“天涯霜雪”:不言夔州,而稱天涯,相對故土而言。“寒宵”則是長夜長,長夜寒。這樣略一分析,那麼歲月的流易,年齡的煎迫,親故的睽隔,故土的思念,以及長夜淒寒無眠的種種情懷,不都在其中了麼?這就是經杜甫苦心鍛鍊過的語言的魅力。

    3、4句“五更鼓角聲悲壯,三峽星河影動搖。”是寫景。鼓角:古時軍營中,當日出沒時計時儀式,三百三十槌為一通,角吹十二下,為一疊,三通三疊而昏明畢。五更正當天明,鼓角聲因晨光顯現而越加悽厲悲壯,而三峽迅流之水,上映星河,互相動搖,眩人眼目。情無景不生,景無情不發。人心不歡,而“鼓角聲悲”;人心不寧,而“星河影搖”也。此聯,豪壯無比,為古今人所稱道,多以其用典之無跡。因為漢武故事有“星動民勞”說,漢禰衡有“擊鼓動容”說,其實還是在於造語用意之妙。兩句只說了一個人心不歡,不寧。而承載和傳達這種情緒的是連綿不斷的清冷晨光中的鼓角聲,是白雪映照、寒流急湍中動搖的星河之影,那麼這種情緒的激越、深厚,是可以想見的。

    頸聯5、6句寫事。當時西川節度使兼成都尹(官職名)郭英義, 驕奢凌戾,以致民怨沸騰,漢州刺史崔旰,起兵攻之,而邛州等地牙將,又討伐崔旰,蜀中大亂,兵連禍結,民不聊生。“野哭千家”:言戰事之慘 和 戰殤之多,“夷歌幾處”:則從另一面,說明民生凋敝,創傷之巨。以哭多歌少對比,特別是下句,尤其沉痛。這樣,前兩聯隱晦的,潛藏的情感,終於渲瀉出來,詩人的感時傷世,因而顯得特別地憂憤深廣。

    最後的7、8句“臥龍躍馬終黃土,人事音書漫寂寥”:“臥龍”是諸葛孔明,“躍馬”是指漢代據蜀稱帝的公孫述,一賢一愚,均歸黃土。“人事”指詩人一生遭際,“音書”指家書報言。杜甫時已五十四歲,其至交好友李白、嚴武、鄭虔等,均已謝世,自己又老弱多病,生活窘迫。雖不改憂國憂民之心,但已經知道:再沒有出仕用世的機會和力氣了。

    此詩前六句,盛言心情之慘痛,情懷之激烈。最後兩句,一筆撇開。雖賢如諸葛亮,愚如公孫述,終究不過並歸黃土。既如此,眼前之親友離落,音容斷絕,任其寂寥,又何足傷哉!看似豁達,其實是這位為國為民憂患一生的詩人,在垂暮之年,最悲苦無奈的強自寬慰之語。其詞似寬,其情彌篤,所謂強自寬而愈不能寬也。由上可知本詩是四意俱全的:感時和思歸是明說,年老和多病是暗藏。因年老多病而憂世力弱而思歸,又因憂世力弱和有家不得歸而愈覺衰老:四意糾纏,匯成了一股大悲哀。想一把撇開卻撇不開,悲哀又甚。老杜一生如此,能不令人感嘆。

    胡應麟把此詩和《白帝》,《登高》等八首七律,推為典範。認為“氣象雄蓋宇宙,法律細入毫芒”。以悲天憫人之大懷,驅遣陰陽、天涯、星河等大象,寓家國之憂於其中。此唯老杜一人能之。中間兩聯是正對,前後兩聯是流水對。全篇皆對,自然渾成,毫不牽強,正是“漸於詩律細”了。

    【今譯】

    日月奔梭,催來歲暮,白晝漸少,
    霜雪初晴,獨自度此天涯寒宵。
    遠遠傳來悽厲悲壯的報時鼓角,
    一更、二更…直聽到五更拂曉。
    天上的星河閃爍,倒映在三峽水面,
    波影閃爍動搖。
    可恨戰亂,千家萬戶在野外哭叫,
    哪兒能聽到漁人樵夫自在的歌謠?
    歷史上此地曾有諸葛臥龍輔佐劉備,
    也曾有公孫述躍馬稱帝,卻早已化為黃土白草。
    唉!我漂泊西南,與朝廷關係疏遠,
    親朋好友也久斷音訊,只好任其冷漠寂寥。



    TOP

    美好光明帶來無限的希望

    二零一七年神韻全球巡演以五個團的規模、近六個月的時間全球巡演,在北美、南美、亞洲、澳洲和歐洲的一百三十多座城市上演四百餘場。神韻紐約藝術團於一月二十六日起風靡亞洲,歷經日本、韓國,於二月十五日抵達台灣。為時一個多月的演出,於三月二十一日在觀眾的熱烈掌聲中圓滿落幕。

    神韻的熠熠光彩,讓台灣的初春更顯得生機盎然。神韻在台灣巡演橫跨七大城市演出三十五場,場場爆滿,吸引五萬多人次入場觀賞,創下台灣藝文界一票難求的“神韻傳奇”。來自中外的精英盛讚神韻出類拔萃的藝術美學與出神入化的演出,以中國古典舞帶領觀眾神遊歷朝歷代中土大地,展示真理與神性,啟發人的慈善天性,同時感佩神韻藝術總監的非凡智慧。

    屏東縣政府文化處處長、台灣知名作家吳錦發,三月十三日第二度觀賞神韻在高雄的演出,對神韻藝術之美,驚嘆連連:“‘美’是超越所有宗教、種族藩籬與文化界線,直觸人的靈魂深處。不管多醜惡的東西最終會被‘美’清洗乾淨!”

    “緊湊、精準、流暢,沒有一分鐘是浪費的!”“主持人雍容大度,他們的語言連結,像詩一樣的美,包括女主持人的微笑、舉步轉身的尺度,都拿捏得非常適度,讓我非常的震撼。”

    “我想,在他們心裡,一定是存在著同樣潔淨的靈魂,才有可能這麼流暢、毫無間隙的把所有元素連結起來。”“更令我驚訝的是,那個動態天幕,非常了不起的實力。把舞台擴展到天幕裡,把真實和虛幻,人間和神境之間非常流暢的融合,讓我深感佩服。”

    他說:“神韻透過各種藝術形式,穿透觀眾的心,引起共鳴,好像把觀眾的收音機都調到同一頻道上,沒有任何雜音,這是高明的藝術家或藝術團體追求的境界。”

    他表示,“神韻充滿了正的能量。仿佛台上和台下形成了一條河流,有時她往下走,當節目表演到最高潮時,就像這條河流沖刷到石頭,濺起一片浪花,從這個浪花你可以看出每一個藝術家的個性;但下一秒鐘,她落下來,又繼續往前走,我們就是這樣很舒服的一直被這條能量一般的河流帶著,直至演出結束。”

    吳錦發感受神韻效應將會影響全世界,特別是中國大陸。他表示:“中共文化大革命時,把人精神深處所有的東西完全摧毀,倫理道德下滑,造成靈魂裡面有很深的傷痕,如果不治療它,這個民族不僅面臨危機,還會波及全世界。”

    吳錦發坦言:“神韻的演出是治療這個民族最好的一帖良藥。”他語帶殷切地表示非常期盼神韻到中國演出。

    慕名前來觀賞神韻的吳庭光,曾負責澳洲雪梨歌劇院的設計建設工程,他常與其他演藝人員接觸,也看過無數的表演,當看到神韻舞蹈展現高難度的技巧,讚嘆:“一看就知道神韻高超的境界,他們從天幕中跳出來銜接到舞台的功夫,動作靈活又純熟敏捷,那不是短時間可以錘鍊出來的。”

    他接著說:“她們每一個都象主角,每一個都可以當主角。很難得看到這麼整齊的一群舞蹈演員,非常難得。”

    他尋思舞蹈演員要達到如此超凡的境界,背後一定有強大的精神力量,“除了苦練之外,我想就是信仰,除非她們有心靈上的涵養,否則很難達到。”

    民族舞節目《藏鼓豪情》也是吳庭光喜愛的節目之一,“打鼓,完全是真人在打真鼓,整齊的鼓聲,又與交響樂團配合得天衣無縫,就是兩個字:‘震撼!’”

    吳庭光表示,“在藝術的涵養上,很難有團體能達到那麼精良細緻,個個像有‘神助’一樣,她(神韻)已經是人類藝術的極致。”

    “真的不同凡響,我對藝術總監的敬佩,真是難以形容。我非常震撼,我覺得您真的像神一樣,您的藝術已經是超越世界頂端,非常感激您,對現在這麼污濁的世界,喚起‘真、善、忍’,把世界帶到天堂,非常感激您對社會的奉獻。”

    三月二十一日,神韻藝術團在基隆市文化中心,進行巡演台灣最後一站的兩場演出,全場大爆滿,許多精英也慕名前來觀賞。

    來自印度尼西亞的公司董事長Anthony Oei觀賞神韻,他表示:“非常非常棒!大開眼界。”Anthony Oei盛讚神韻展現的中華文化精髓:“一種特別的文化遺產,人類新紀元的文化,這不只是中國五千年的文化,而是一種未來的全球新興文化,會讓大家相當欣喜愉悅。”他表示:“我非常期盼神韻能來印度尼西亞演出。”

    基隆市環保局長賴煥紘讚嘆神韻讓觀眾直接感受到所要傳達的精神,他說:“‘真、善、忍’的概念,其實在舞蹈界不容易去呈現,神韻在舞蹈中把這三個字很明確的呈現出來,讓人感受到堅定信仰、平安與幸福的力量。” 

    “美、光明,帶來無限的希望。”財政部關務署基隆關稽查組組長羅文禎盛讚神韻整台演出“充滿了光明”和“很大的正面能量”,他說:“這個正向力量,不只是台灣、全世界需要,希望影響到中國大陸。”



    TOP

    面對面發真相遇到的神奇事

    我修煉大法二十二年了,一直是在師父呵護走過來的,遇到許多逢凶化吉、世人選擇美好未來的神奇故事。

    二零一三年五月份一次我去面對面發神韻光碟,發到國保警察手裡了,他讓我去大隊裡走一趟 ,開始我沒答應,後來我就給他講大法洪傳的形勢,講周永康迫害法輪功遭惡報,讓這個警察自己給他自己留條後路,他讓我走。在師父的呵護下,我走了,繼續面對面發神韻光碟。

    二零一四年六月份,我面對面發真相光碟,剛在樓道裡發了一個光碟,被掃樓道的人看到了,我就給她講真相,三退,讓他有美好的未來。他不聽,就把我送到警察面前,還說:“ 她身上背的一兜子都是。”警察拿著這個光碟,我就開始給她講真相了,這個警察拽著我的腰把我拖拽到公路旁,好幾十個幹活的人,看到一個警察拽著一個老太太,就都停下來不幹活了,都站在那裡看。警察就說:“這個光碟是你的嗎?”我說:“是,這都是好的,都是救人的,你看看吧。”後來警察說:“你走吧,一會兒派出所就來了。”我看到幾十個人站在那手拿著鍬站那兒,我就告訴這些世人: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有美好的未來。我當時想到師父說:“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洪吟二》),在師父的呵護下,我堂堂正正的又去發真相資料了。



    TOP

    我家遇到的神奇事

    誠念大法好,七天扔掉了輪椅和拐杖

    我的小外甥,二十八歲,一天高鐵施工的一個機器從高處砸到了他的腳上,腳被砸扁了,醫生說得截肢。外甥的腳腿疼痛的,連胳膊動都不能動,拿一張紙都拿不了,打著激素,疼的天天哭,晚上也不能睡覺。法輪功學員告訴他念法輪大法好,外甥拄著雙拐在坐輪椅,就始終誠念法輪大法好,這樣他沒有象以前那樣疼的受不了了,就只七天,外甥就扔掉了拐杖和輪椅,可以自己走路了。

    遇車禍、大木頭砸身 有驚無險

    我學大法十八年了,孩子和丈夫都支持我修煉,他們都明真相,退出了黨、團、隊。他們明真相、三退後,得到了福報,孩子和丈夫遇到車禍,丈夫被大木頭砸身,有驚無險,遇事呈祥了。

    丈夫的工作是在貯木場往火車上裝大木頭,一天,一根30公分粗的原條大木頭從上面砸到丈夫身上。丈夫當時就倒在了地上,同事們都以為他被砸死了,半天才甦醒。段長來了說:“送醫院!”丈夫想起來法輪大法好,他也不想給領導添麻煩,就說:“不用去醫院了。”段長說:“那你回家吧。”丈夫回家來跟我說他被木頭砸的事兒。我就領著丈夫去拍片子,當時胳膊腫的衣服都脫不下來了,拍片子,大夫說:骨頭一點都沒事。晚上下班後跟丈夫在一起幹活的同事們來我家,他們都說:“當時把我們都嚇傻了,以為他被砸死了,你家真有神佛保護啊。” 那麼長又那麼粗的木頭砸在身上,骨頭一點兒也沒折,只是胳膊腫了,人平平安安的,要是砸在頭上,後果真的不可想像。

    一次,丈夫早晨去上班,被一輛小車給撞了,被小車拖出去好幾米遠,手套和帽子都拖掉了,司機停車下來,趕緊把手套、帽子撿回來給丈夫戴上,並說:“撞壞沒有,上醫院吧。”丈夫說:“沒事,你們走吧,我上班去。”過後丈夫跟我說起這件事,丈夫說:“我知道是師父保護了我。”

    一天下雨,孩子上學去了,到中午放學的時候,我就聽到家門口停了輛車,我以為下雨孩子打車回家來的,沒帶錢,司機到家來取錢呢。司機一進屋就說:“我給你道喜來了。”手裡還拎著水果。我看這架勢就問:“你把我家孩子撞了?”司機說:“是,你看怎麼辦吧,要多少錢?”我說:“我是學大法的,一分錢也不要。”司機很激動的說:我今天可遇到好人了,我今天可知道法輪大法好了。結果孩子什麼事也沒有,下午就上學去了。

    無神論把我害苦,大法把我救起

    我是一九九八年四月份正式走入大法修煉的,之前有人告訴叫我學法輪功,我一聽而過,沒當回事。還有個七十多歲的老太太也告訴過我,說大法師父什麼都能做,你煉功做什麼事李老師都知道。我以為她在瞎說,因為我生長在無神論時代,家族中親屬在部隊的多,當兵、留隊、部隊退休,中共紅軍都有,是個無神論大家族,我從來沒聽老人給我講過神啊、佛啊、道啊什麼的。我的記憶中家裡沒人供過佛像。

    在一九九七年臘月我得了腎結石住院,單位派人輪換每天送飯護理,因家中就我自己,孩子都在外地。我打了幾天針,也不痛了,我自己能到外邊買飯吃了,就不讓這些職工來送飯護理了。我家離醫院較遠,回家很不方便,我去了在醫院附近的朋友家。我告訴朋友我的情況,她說煉法輪功吧。她就給我了一本《精進要旨》和一本《轉法輪》書。我帶回了醫院看,沒看完,我就出院了,回家接著看。當時我就感到有一種看完這兩本還想知道其他大法書中究竟還說了些什麼的想法。我就又到朋友家去找大法書看。

    在這期間,我還去了外地醫院,又檢查一下腎,結果腎結石和腎積水都沒了。我怕再犯,就又開了藥。一九九八年四月我去煉功點,開始每天還吃藥,第一瓶藥吃了三分之一時我就忘了吃了,因為身體不難受了,全好了。從那時起,我再沒吃過藥。

    之後我就天天早晚到煉功點,感受到了一些神奇事,看書變色,看天上有變色的雲層,走起路來輕飄飄的。我發自內心的感到無神論可把我害苦了,要不我早就學大法了。

    有一次,我去上山采蘑菇,我采了滿滿一桶,就像提著空桶一樣非常輕,身體也那麼輕。學大法之前我連想都不敢想,我年輕時沒得這麼多病跟著別人上山,我也采不著蘑菇,回家之後還累的一躺多少天,心想再也不去了。學大法以後我什麼活都能幹了,誰家需要幫助,家裡家外的活,不當回事就幹完了。我沒學法輪功時,躺著都累,翻身都喊累死了,洗幾件衣服,還得歇幾歇,站著洗兒一會,坐下洗一會兒,炕上躺一會兒,就是累,做飯也不願做。靜脈曲張,睡覺,坐下都得把腿墊起來;腸炎,氣血不足等各種病,活不起死不了。那時我跟鄰居說:我是不是癌症。學大法後是我最幸福的時候,我有時間就看書,看書也不累,真是幸福極了,無病一身輕,我就是幸福開心。
     



    TOP

    法粒子蒙師恩 在神韻報導中昇華

    2017年神韻藝術團韓國、台灣巡演已經圓滿結束了,能參與神韻報導是神聖、光榮的使命,感謝師尊賜予我參與神韻報導的機會,有了師尊的加持,大法的力量讓我有了無比的勇氣,完成師尊賦予的任務。

    記得今年神韻亞洲巡演前,我怕時間不能配合、怕自己文章質量不能達到要求,怕…許許多多的怕心一直翻出來。在猶豫是否該加入神韻報導的那幾天,心,總覺得不踏實。

    這天,開車上班途中“怕自己做不好的念頭”又萌生了起來,頓時,師尊從虛空中傳來慈祥的洪音,打入腦中“不用怕 師父在 不用怕 什麼都別想 只要去做就好了”霎那間,自己仿佛被一股強大的能量籠罩住,有醍醐灌頂的感覺。這時思想中什麼念頭都沒有了,像被定住了般,愣愣地、用力的點頭同時應了聲“嗯!”

    我想,既然師尊相信我能做好,安排運用神筆證實法,還有什麼好怕的呢?有了師尊加持,我仿佛有無比的勇氣面對挑戰!在證實法上弟子沒有退路,於是參與了神韻報導這項神聖的任務。

    大家都知道“神韻”是師父親自在救人,在這段宇宙正法的特殊時期,大法弟子在哪個戰鬥位置,其實師父都已經安排好了,宇宙的一切都有師父主宰著,就連我們的一思一念,師父都知道,助師正法我們沒有後路,只能努力的把任務完成,不要辜負了師父的期待。

    體悟到了這一點,心到位了,師尊就會加持弟子開啟智慧。

    神韻巡演期間,坐在電腦桌前,看著聽打稿,嘗試著理解被採訪眾生的感受,由於心比較靜,有時感覺自己是個載體,師父為我開啟智慧,為各個天體下世的代表,在這歷史時期,將他們頌讚神韻、頌讚大法的話語,留下見證與紀錄。

    每當完成一篇報導,我仿佛聽到受訪的VIP背後天體眾生的歡呼與禮讚,內心深受感動!也為這個天體的眾生同化大法而高興。

    神韻藝術家們,用他(她)們精湛的技藝,以及發揮至極限的體能來助師正法,而神韻報導是透過指尖與腦力激盪來完成助師任務。體悟到,神韻的一切,從幕前到幕後,從製作、訓練、推票到演出,乃至媒體報導,都是師父領軍在做,就如同天體從上到下層層貫穿,橫向的、縱向的,全都匯集到助師正法、救渡眾生的宏觀誓願中來了!

    “物質和精神是一性的。”(《轉法輪》)精神一不累,身體也就不累了。在神韻韓國、台灣巡演期間,由於場次密集、緊湊,每一天、每一場、每一個VIP被大法救渡後的喜悅與禮讚,在線上看到記者同修們熬夜奮戰,堅守自己的崗位,為完成使命而努力,那種堅持讓人佩服!大家為了共同的目標,全都凝成了一股勁,同修們的精神令人感動!也砥礪著我不可懈怠。

    人有善惡兩面,修煉人也不例外,在寫稿的過程中,一些隱蔽很深的執著心不斷地曝露了出來。

    縱然沒有自己的名字,但當看到自己寫的文稿發表時,不知為何也會冒出細微的歡喜心,神奇的是,每當在此同時,腦海中就會隨即升起“莫貪天之功”的念頭,瞬間,剛萌念的那些執著心,剎那間全消失得無影無蹤,“心”馬上歸於平靜。

    我深切的感受到,每當起執著心時,思想中似乎有善、惡兩股力量在對抗,唯有隨時保持正念,修好的那一面,自然就會起到歸正一切不正確狀態的作用。

    也體悟到,在證實法中,唯有時刻保持正念,才不會被思想業或外在的任何形式干擾,每當完成一篇報導的時候,自身所帶的不好的物質、業力會被削弱,不斷的完成、不斷地削弱,層層削、層層昇華,其實做多、做少,都是為成就自己重塑回天而努力。

    “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中師尊的叮嚀銘記心中,弟子的一切都是師父給的,一切都是師父在做,卻把威德全部給了我們,心裡感激無以言表,唯有期許自己更努力,完成助師使命,才不會辜負師尊慈悲苦渡的浩蕩洪恩。

    感恩師尊為我們所做的一切,感恩師尊為眾生所做的一切,師父您辛苦了!

    個人體悟,層次有限,不當之處,懇請同修慈悲指正。感恩合十!
     



    TOP

    我是法輪大法弟子

    看了同修拿來的自己寫的交流稿件讓我修改,在過程中我看到了同修在修煉中所遇到的神奇、美妙。促使我憶起了我在修煉路上的點滴,真是每一個法輪大法弟子的背後都有著奇妙的故事,那是發自心底的自述。

    十九年前的3月,我在親戚家得法修煉了。剛開始我不懂得什麼叫修煉,我從小就很喜歡武術和算命,喜歡聽大人講一些鬼神的故事。但那時我身體卻非常不好,小時候曾得過一種怪病,不知道什麼原因就胃脹、腹脹。初次得這種病的時候,大約在我三歲那年,一天夜裡我肚子脹的像個小鼓,媽媽怕極了,深更半夜抱我到幾裡外的醫務室。醫生建議媽媽把食鹽炒熱用布包好敷在我的肚子上,媽媽回去照做了,很有效。從此我就染上了這毛病,每年都要犯病,每次犯病時都有一種強烈的忍的念頭,使我不給媽媽表現出來我難受,神奇的是過一兩天會不治而愈。

    大約在我八歲時,我基本每晚都發燒,我不給媽媽說。一天夜裡,媽媽的腳碰到了我的肚子,因為當時我睡在媽媽的另一頭,媽媽感覺到我肚子好燙呀,把我叫起來吃藥,第二天帶我去醫療室看醫生,路上我已經燒得腿不聽使喚了。原來我得了扁桃腺炎,已經化膿,打了十來天的青黴素,痛得我走路都困難,這種病以後每年要犯好幾次,都是靠打青黴素針劑和吃大把的藥物才能平息,厭惡吃藥打針的我痛苦極了。

    有生以來我最難忘而又記憶猶新的一件事,就是在我十歲那年夏天,我和小朋友們一同去河裡游泳,不知為什麼突然我感到有人在拽我的腳,我拚命的在水裡掙扎。和我年齡相仿的小朋友不知哪來的力氣把我拖上岸,後來她跟我說,我不知道怎麼把你拉上來的。晚上回家我發起了高燒,病了好長時間,總算死裡逃生撿回一條命,太可怕了,從此在我的心靈裡產生了許多聯想。

    一天晚上我在院子裡玩,月亮特別明亮,我望著無數顆星星,望著月亮說:我是誰?我為什麼是我?我從哪裡來?我死了要到哪裡去呀?後來我問過我那搞教育工作的媽媽,媽媽告訴我:你是媽生的,人是猴子變的,人死如燈滅。我懷疑媽媽說的話,但又證明不了我是誰,也只好作罷。

    我自小就相信有鬼神的存在,我曾親耳聆聽到我死去的爺爺在周年的前一天回到我家的客廳,我聽到了爺爺平日裡的那熟悉的腳步聲和爺爺用拐杖敲打桌子腿的聲音,因為爺爺是個半路雙目失明的老人,所以走路非常特別。

    隨著年齡的增長,我參加了工作,人生中的磨礪使我也隨波逐流,工作中的爭強好勝,貪占便宜,漸漸遠去了做人的本性和道德。年紀輕輕又增加了多種疾病,乳腺增生、腎結石、嚴重失眠、腦痙攣、坐骨神經痛、腳氣、鼻炎等等,真是痛不欲生。為了治病,我和丈夫把家裡唯一值錢又時尚的照相機抵押給了醫生。雖然沒治好,經濟上又出現危機,但我總是在逆境中轉向生機,我自己也知道冥冥之中有人在幫我,我不知道他是誰?

    在人世間渾渾噩噩的生活著,三十而立的我幸運的得到了宇宙大法。當時我得法的目的不是為了祛病,親戚也什麼都沒給我介紹,只是把《轉法輪》這本寶書遞給了我,我也心裡很喜歡的接受了。這本書沒看完,我發起了高燒,燒的腿上都冒汗珠子,我沒有吃藥、沒有治療,我知道是師父在給我淨化身體。幾天後,我不燒了,一身輕,身體美妙極了。這本寶書不僅給予我解答了我有生以來所有心底的疑問,而且還指導我如何做好人的法理。

    後來我又學會了煉功,煉功時師父在我的小腹部位給我下了法輪,我感覺到了法輪在順時針的快速的轉動,一個月後,師父給我開了天目,讓我看到了我面前出現的好多法輪在不停地旋轉,真是妙不可言!大約有半年時間的修煉,我身體上所有的疾病都在不知不覺中痊癒了。

    我的工作環境也經常出差。我總是坐頭班公共汽車,便於當天趕回來。一天早晨,丈夫騎自行車送我到車站,路上經過一個小道,我的腳被道邊的一個鐵柱子絆住了,整個人從車子上重重的摔在地上,而且是後腦勺直接著地。我當時就失去了知覺,腦子裡一片空白,只記住“師父”二字,丈夫嚇得不知所措,也不知道扶我起來。我清醒過來後,努力的從地上爬起來,看到周圍投來異樣的目光,看著皮鞋也摔破了皮,後腦勺起了個大包,在淌著血。我讓丈夫送我到車站,丈夫說:我以為你今天要活不了呢,嚇壞我了。今天別去了,可能是師父點化不讓你去了。就把我送回家了。回家後我看了看我的身體,腿上摔得又紫又青的,我並沒覺得多痛,我知道是師父在為弟子消了一個大業,承受了弟子的難,救弟子一條性命。我就坐在床上盤腿打坐,而後又學了一講法,中午照常做飯。時隔一天,我又照常出差,當車經過一個城市的時候,在主要交通要道處堵了幾分鐘的車,聽司機說,前天這個時間,轎的和客車在這兒發生了碰撞後出現火災,人命關天,現場極其嚇人,我也因此躲過了人命大劫。師父在《休斯頓法會講法》中講:“走出世間法已把所有的病業推出去了,在世間法修煉會有身體出現不舒服,或者碰上什麼有驚無險的事,當時你不會害怕,但會把別人嚇的夠嗆,會出現這些事情。大法的真修弟子那麼多人修沒有出問題,只要你修我就保護你,當然你要不修我也不管你,我是為修煉人做這些事情。”

    孩子也在大法中不斷成長,智慧聰穎,順利考上了大學,在我和丈夫送孩子去上學的路上,丈夫不斷給我製造心性關,找我麻煩,甚至連我看錯遠處的字都要嘟囔好一會兒。開始我還想師父讓我們做一個好人,不和人家一般見識。但最終我還是沒有忍住,和他幹了起來,我們一直喋喋不休的到返回的火車上。當火車快到站的時候,坐在我對面的丈夫取他頭上的皮箱,離奇的是,他頭上的皮箱竟然跑到我的頭上,皮箱的輪子狠砸了我的頭一下,起了個大包。我捂著包,悔過極了,心裡對師父說:師父,我錯了,沒聽你的話,沒做到忍,更不要說善了。丈夫也醒悟了,對我也和氣了。第二天一早,我一摸,我頭上的包不見了!師父在《洛杉磯市法會講法》中講:“我不是說不能指出別人的問題,我是說整個大法弟子的修煉形式必須得是人人向內找的環境!”“所以作為師父來講,我只能鼓勵你們向內找,出現問題找自己的問題。”

    在邪惡瘋狂迫害大法的歲歲月月中,我弟弟被邪惡迫害,家人承受著巨大的壓力和苦痛。父母整天以淚洗面,父母胖胖的身體瘦成了皮包骨。作為老幹部的父親更覺得家裡出了這麼大的事,感到臉上無光,又加上弟弟在家裡非常孝順,一下子在裡面受罪,他們接受不了這個事實,就拿我出氣。父親不顧一切的讓我滾,不准我踏入他家門,姐妹們也是對我指手畫腳的吼叫,恨不得一下子把我捏碎。父親要求我放棄修煉才能承認我這個女兒,我說天塌下來我也要煉,我師父叫我做好人沒錯。他們根本就不聽我講真相,以前本來他們是明白真相的,出了事就什麼都拋棄了,只剩恐懼和難過。

    我想我作為大法弟子,按照師父的教誨做一個好人,師父教我要報答父母的養育之恩,我用實際行動證明我們大法弟子不是邪黨宣傳的不顧家人的那種人。無論他們對我怎麼樣,我都善待他們,和以前一樣關心他們。一年後,父親主動給我打招呼,姐妹們都相繼給我道歉,並都勸我要注意安全。大法可以扭轉乾坤,把一切不正的化解,讓身邊的所有人都深受其益,並對大法弟子的所作所為感嘆,對大法師父教出來這樣有博大胸懷的弟子而感到羨慕不已!能夠和大法弟子風雨同舟、患難與共的不修煉的家人,他們是了不起的,明白真相的他們,生命因此也會得到神佛的護佑!

    作為法輪大法弟子,我很榮幸,我有師父一步一步的指教我們,無論是在工作環境中還是在家庭中,我都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人,不斷提高心性,昇華自己。丈夫的兄弟較多,修煉前丈夫和他們格格不入,心裡也很懊惱,因為我們在經濟方面不如他們,常常受他們的歧視。修煉後我們不再和他們爭鬥,公公去世後,家裡的幾套房產都被他弟弟爭走。我們沒有動心,還和以前一樣對待他們,他們說我是好嫂子。如果不走上修煉的路,像這類事情,丈夫的壞脾氣不給他們大打出手,甚至鬧出個官司才怪呢!

    丈夫也時常對我說,要不是修煉法輪大法,咱們這個家可真的散了。他火爆脾氣,說話又愛帶髒話,因此也好惹事。對我和孩子也是一樣,有一點兒不順他的了,就對我們非打即罵,想想後果都害怕。

    師父講道:“在幾年的修煉中,除了我為你們太多的承受之外,同時為了你們的提高不斷的點悟著你們,為了你們的安全看護著你們,為了使你們能圓滿平衡著你們在不同層次欠下的債。” (《法輪大法 精進要旨二》- 排除干擾)

    感恩師父,給了我們在生命的長河中永遠永遠都無法報答的。近二十年來,在修煉的路上出現的各種化險為夷的事,離奇驚人的事例很多很多。其實每一個真修大法弟子的背後都是一本書,那是一部紀實故事,記載著修煉歷程的點滴,讓“真、善、忍”的光輝普照天宇人間!



    TOP

    向內找修心 突破電話設置 踏實救人

    尊敬的師父好:
    同修們好

    我想把自己在這次參與撥打“黑龍江某市重點專案”和對突破電話設置的心得和大家交流一下。這次專案撥打剛好歷經過跑秒假相的干擾,自己覺得還沒有完全回到原來的狀態,我悟到舊勢力隨時都盯著被其抓住過把柄的大法弟子。

    專案第一天我領了兩包電話,一早本組裡同修傳來信息,要我在晚上整體交流時做心得分享,我回覆她有值得分享的我再談好了。只有接通兩個號碼,我就盯著第二包電話打。其中有兩個座機號碼,心裡想座機接通率應該比較高,於是我先從這兩個號碼開始打。座機號長響10次,撥第十一次接通開始跑秒,但沒有人作聲。我講了3分多鐘掛斷再打過去又跑秒,於是掛斷打第二個座機號,結果是空號,整包電話只接通兩個號(含空跑秒這個號)。怎麼又出現跑秒假相,我就開始向內找,發現早上同修問我晚上分享心得時,我的回答其實背後有一顆求名的心,心裡想的是打的好我再分享,所以才又出現這樣的干擾,真像師父在《轉法輪》<第七講>裡頭講的:“後來假氣功師出來搞的烏煙瘴氣,誰想治病就會招來附體,一定是這樣的。”

    找到那顆未去乾淨的名利之心後,第二天領的第一包電話全接通了,有兩個號碼超過10分鐘,第二包電話接通率約一半;第三天有一包電話全接通了,但講的都不深入,另外兩包接通率不到五成,但都沒有再出現設置假相的干擾。自己體會舊勢力在搗亂,還是想看看是否再掉入它設的陷阱,就是不給舊勢力機會耍弄。後來我意識到舊勢力憑什麼檢驗大法弟子,不外乎利用它給安排的那些負面因素,也就是自己尚未修乾淨的人心、執著來干擾救人。我開始檢視自己那些舊勢力在自己生命軌跡裡埋下的敗壞物質,急功近利的心,看不上人的嫉妒心,爭鬥心,色慾之心,顯示心......等,我在想怎麼樣時時刻刻注意到並能再次清除解體它們,也請師尊加持讓我趕緊達到法對我個人層次的標準要求。

    打完專案第一天下午在“緊急營救組”值班,當案子進來時房間只有我和彩信同修,於是看了一下案子,當下想挑有重點人物的一包電話,後來意識到這是一顆分別心,看不上人的功利之心。於是跟彩信同修講我打第一個案子好了,這包電話進入眼帘的是公安局,國保支隊,最高階層是支隊長。這包電話是和同修一起分打,我打前面公安局、國保支隊和支隊長。三個電話都打通,其中國保隊一開始就是語音說這個電話已改,當下習慣性的再打打看,結果有人接聽了45秒。我繼續打,接連6次正在通話中,再撥過去陸續講了10通,聽總共超過10分鐘,一開始聽到旁邊不只一個人,有個年輕人說:再打我找610去抓妳。我說:“如果害怕就不會打這個電話,法輪功學員冒著生命危險為的是不希望你們成了替罪羊了。”

    過程中我找到為什麼這通電話斷斷續續十幾次,從1分多鐘到三分多鐘不止。我發現我的話語中帶著語氣嚴厲的物質,還是以自我為中心,不夠善,沒有慈悲心,無法善化人心。中間還有六次進入正在通話中的狀態,我持續撥打又接通了。我說:“你知道你能接到這個電話是李洪志師父的慈悲。師父被惡毒的謊言攻擊十多年,從沒有一句怨言,而且多次告誡弟子不要怨恨傷害我們的公檢法人員,因為他們很多也是被欺騙和利用的。師父要我們用善心把真相講給你們,讓你們在善惡間做出正確的選擇。在被迫害中,更加顯示出法輪大法是真正的佛法正道。希望你能像我的師父,像法輪功學員珍惜你們一樣珍惜你們自己,別錯過了這機緣,時間是不等人的。 ”那個年輕人說:“那要怎麼做呢?”我說:“你們得把真相聽完才能做出正確的選擇,才能有光明的未來。”後來他又分別聽了6分多鐘,9分多鐘,最後一通聽了12分多鐘。他把翻牆,追查國際的舉報電話,傳真和退黨電話都記下來了。我說:“要不要幫你退?”他小聲說:“我們先連微信好了。”後來微信也加上了。

    這通電話講了40來分鐘,真真切切。還有一位是同修為其做過三退的眾生髮來信息聊天,過一會兒他說想看大法書,我立即貼“轉法輪”的網站連結給他。還有兩位警察也急著要我傳更多的真相給他們。有一段時間沒有這麼踏實的感覺了,感謝師尊的慈悲鼓勵。師尊在《世界法輪大法日講法》說:“大法弟子做什麼事情一定要踏踏實實的,把心放在那去做,不要管時間,不要想那麼多。你一定要盡心盡力的做好你該做的事情,那整件事情就會做好。”

    以上是自己對突破電話干擾設置假相和打電話的一點心得,如有不在法上之處,請慈悲指正。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合十
     



    TOP

    中共干擾神韻演出 紐西蘭民眾吁制止

    http://news-b5.zhengjian.org/2017/04/08/36677.html

    TOP

    瑞典斯德哥爾摩舉辦法輪大法信息日

    http://news-b5.zhengjian.org/2017/04/08/36678.html

    TOP

    神韻奧克蘭首演滿場 「善念終將戰勝邪惡」

    http://news-b5.zhengjian.org/2017/04/08/36676.html

    TOP

    加州橙縣一票難求 商界精英:神韻是最棒的

    http://news-b5.zhengjian.org/2017/04/08/36679.html

    TOP

    神韻日內瓦首場爆滿 埃及王室:不同凡響

    http://news-b5.zhengjian.org/2017/04/08/36680.html

    TOP

    中共干擾未成 神韻哥國首都首演一票難求

    http://news-b5.zhengjian.org/2017/04/08/36681.html

    TOP

    西雅圖首場爆滿 「只有神韻才能把中國藝術復活」

    http://news-b5.zhengjian.org/2017/04/08/36682.htm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