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5月15日 星期一




  • 酌古鑒今:韓休堅持:先懲巨猾!(二文)

  • 講真相的幾個美妙瞬間

  • 正見週刊(錄音版):20170405-20170411

  • 修煉點滴

  • 執著動物的教訓

  • 誰懼誰

  • 修煉中的小事

  • 訴江是大勢所求是歷史責任 機不可失




  • TOP



    TOP



    TOP

    酌古鑒今:韓休堅持:先懲巨猾!(二文)

    一、趙綽執法一心

    隋文帝時,有個人名字叫趙綽,字士倬,老家在河東。性格樸實、直率、剛毅。

    有一次,刑部侍郎辛亶(讀丹),穿著紅色的褲子上朝。俗語說:這樣可以有利於升官。皇上(隋文帝)認為:這是巫蠱之術,要將他斬殺。趙綽說:“依據法律,辛亶不應該定為死罪,我不敢執行詔令。”

    皇上大怒,對趙綽說:“你是只顧憐惜辛亹,而不憐惜自己嗎?”下令讓左僕射高潁,將趙綽處斬。

    趙綽說:“寧可陛下殺了我,也不能殺辛亶。”

    皇帝命令:把趙綽押下,脫了他的官服,將處以斬刑。 稍後,皇上又派人,去問趙綽說:“你究竟如何打算?”

    趙綽回答說:“我一心一意執法,不敢顧惜自己的生命。”

    皇上大怒,拂袖而去。過了一會兒,又下令釋放了趙綽。

    第二天,皇上向趙綽道歉,慰勞、鼓勵了他,並賞賜綢緞三百匹。

    後來,又遇到一件事。當時,皇上嚴禁使用劣質銅錢。有兩個人,在市場上用劣質銅錢換優質銅錢。巡邏的將士,逮住了他們,並向皇上報告,皇上下令將他們二人,處以斬刑。趙綽進諫說:“這兩個人,只該判處杖刑。處死他們,不符合法律。”

    皇上說:“這不關你的事。你走開!”趙綽說:“陛下以前不認為我愚昧糊塗,任命我為法官。現在,皇上想要隨意殺人,怎麼能不關我的事呢?”

    皇上說:“一個人想撼動大樹,卻撼動不了,就應該退下。”

    趙綽說:“我希望感動皇上的心,哪裡想要撼動大樹呢!”

    皇上又說:“喝湯的人,如果湯太熱,就會放下不喝。天子的權威,你竟也想要觸犯嗎?”

    趙綽一邊跪拜,一邊更加向前爬過來。皇上呵斥他退下,他也不肯退下。皇上氣得自己進入了後殿。

    治書侍御史 柳彧(讀玉),又上奏極力勸諫,皇上這才接受了趙綽的意見。

    漸漸的,皇上認識到趙綽有誠實正直之心,便常常主動請他到內閣去議事。有時遇到皇上和皇后同坐,皇上就叫趙綽也坐下,和他共同評議朝政的得失。
    (事據《隋書》)

    【解析】

    趙綽身為司法長官,一心嚴格執法,諫阻皇帝濫施重刑、枉殺無辜;置個人生死於不顧,不懼皇帝威勢,反對皇帝獨斷專行,敢逆龍鱗,確實有一種大無畏的精神。他的至誠之心,終於打動了皇帝,對於警戒隋文帝守法,起到了一定的作用。本文刻畫精當,兩個案例,通過趙綽和隋文帝的語言、動作、神態的敘寫,將他們的形像,刻畫得活靈活現。像這樣的作品,不僅有史學價值,而且有文學價值!

    二、韓休堅持:先懲巨猾!

    韓休,京兆長安人。他擅長寫文章,被舉薦為賢良。唐玄宗為太子時,讓他逐條回答有關國政的詢問,和校書郎趙冬曦 同時中乙科進士,提升為左補闕,為主爵員外郎通判的職務。後來提升到禮部侍郎,掌管詔書的起草。後離開朝廷,做了虢州刺史。虢州是離東京、西京較近的一個州,皇帝乘車到虢州,常常收取草料稅,韓休請求與其他郡均攤。中書令張說講:“免除虢州的草料稅而給予其他的州郡,這是守臣謀取私利。”韓休堅持爭辯,屬下害怕違背宰相的意思,韓休說:“刺史了解百姓的疾苦,卻不去解救,這難道是為政之道嗎?即使得罪宰相,我也是心甘情願的。”最後,收取草料稅的情況,就像韓休所請求的一樣。

    後來,韓休因為母親去世,解除官職,守孝期滿,脫去喪服,做了工部侍郎,掌管詔書起草。後提升為尚書右丞相。侍中裴光庭去世後,皇帝命令蕭嵩,舉薦能夠替代的人,蕭嵩認為韓休志行高遠,於是提拔韓休為黃門侍郎、同中書門下平章事。

    韓休直率、方正,不追求官位,當上了宰相後,天下一致稱頌:說他十分合適當宰相。萬年尉李美玉有罪,皇帝將要把他流放到嶺南。韓休說:“太尉是小官,犯的不是大的惡行。如今朝廷有大奸雄,請允許我來先治理。金吾大將軍程伯獻,倚仗您的恩寵,貪污受賄,住宅、車馬,僭越法度,我請求先處置巨猾程伯獻,然後處置小官李美玉。”

    皇帝不允許,韓休堅持爭辯說:“罪行小,況且不能容忍,特別奸猾的,卻置之不理!陛下不罷免程伯獻,我不敢領承旨意(不當這個宰相)。”皇帝未能說服韓休,只好同意了先懲巨猾(古人講的“老奸巨猾”:即大奸佞)。韓休的堅決、正直,大致如此。

    開始,蕭嵩認為韓休軟弱,好控制,所以推薦了他(當宰相)。韓休面臨事情,有時會指正蕭嵩,蕭嵩也不能說服他。宋璟聽說後,講:“沒有想到韓休能這樣正直,這是仁者的勇氣啊!”蕭嵩寬容、博愛、隨和,而韓休卻嚴正剛直,對時政得失,沒有不論說徹底的。

    皇帝曾經在後花園,有時奏樂逸樂,行為稍微放縱,有差錯,必定看著左右問:“韓休知道嗎?”一會兒,就會有韓休的奏章送到,提出不妥之處。

    唐玄宗曾經對著鏡子,悶悶不樂。旁邊的人說:“從韓休入朝後,陛下沒有一天是歡樂的。為何這樣悲傷,卻不撤換掉他的宰相,讓他離開?”

    皇帝說:“雖然我瘦了,但國家卻富裕了。況且蕭嵩每次啟奏事情,必定順著我的意思,我退朝後,總是睡不安穩。韓休大量陳說治理國家的道理.大多責備我,但是我退朝後想想天下,睡眠卻必定安穩。我重用韓休,是為了國家社稷啊!”後來,韓休在工部尚書的職位上被罷免。後提升為太子少師,封宜陽縣縣令。死時六十八歲,贈揚州大都督的稱號,諡號為文忠。寶應元年,追贈太子太師。

    (事據《舊唐書》)

    【解析】

    韓休為人正直,不追求功名利祿。他了解關心百姓的疾苦,為了國家大計,堅守為政之道,不懼得罪宰相與同僚,不惜違逆推薦自己的恩人蕭嵩,敢於與皇上(唐玄宗)爭執,一心為公,是個有良好聲譽的官員。本文從多角度,來刻畫韓休的形像,非常飽滿,真實。而通過唐玄宗的一段言辭(堅持瘦己而肥國),也可知道他曾經是一位富有自省精神的好皇帝。



    TOP

    講真相的幾個美妙瞬間

    上周六,我騎摩托車去外地講真相,有幾個很美妙的瞬間值得回味,今寫出來與同修分享。

    一.“啊!我又遇見了你!”

    在一座山的半山腰有一個大養殖場,山背後是其辦公樓。辦公樓的一側有建築工人在施工。我過去給一個人講真相,屋裡聞聲出來幾個人。其中一個女的沖我笑著說:“啊!我又遇見了你!”她樸實、友好的笑聲幫我打開了局面。那些工人又要資料又要光碟,他們還與我開玩笑,氣氛很友好,象是一家人。其中一人說:“共產黨太壞了!我吃了共產黨很多虧!”他們都說沒有加入中共的任何組織。

    正聊著,老闆出來了。那個年長的工人說:“這是我們的頭兒。”我就給老闆講真相,他們幾個給我幫腔。老闆說他是武漢人,小時候很調皮,沒入過什麼組織。他坐在走廊椅子上,認真看我給的資料。臨行,我請他們記住“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他們都熱情的與我道別。

    奇妙的是:這位女士在我講真相的路上至少遇到了四次!她是給建築工地當小工。這四次的相遇地點相隔都非常遠,最遠的近二十裡。可見她打工的範圍大!上兩次也都是她認出了我,幫我順利的講真相。這是師父多麼巧妙的安排!

    二.“他是黨員,你快找他講!”

    我給一個中年人講真相,他見有人來了就進屋裡去了。來人是他的女鄰居。我就給這位婦女講。她聽明白了真相,說:“我什麼都沒入過。”她用手指著隔壁,很急切的說:“他是黨員,你快找他講!”

    我就走進剛才那個男的家裡,給他繼續講真相。這位先生明白了真相,做了三退。

    三.狗帶路,羊撞門

    有個村裡有好多狗,我就發正念,叫狗們不要干擾我救人,請它們記住“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當場就有幾隻狗做下跪的姿勢!現在的農村普遍很破敗,有很多房子倒塌,很多房子沒有住人。沒想到有隻狗在我前面領路,沿小巷的台階往上走。它走走停停,不時回頭看看我。沿途石板路上有許多瓦礫,兩邊都沒人住。我隨它一直走到村子最後,狗才停下來,看到一戶人家門前有很多羊。

    那家院子的鐵柵欄關著,不知裡面有人沒有。羊都圍著我,有隻羊還一個勁的蹭我的腿,蹭一下離開,再蹭再離開,象迎接我。我知道它們也是為法而來的生命,就對它們說:“請你們記著‘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

    我估計裡面沒人,想在柵欄上掛份資料離開。沒想到幾隻大羊把鐵柵欄使勁的撞開了,我走了進去。從屋裡出來一位婦女,我就給她講真相。她蹲在地上看資料,爽快的退出了少先隊。

    四.“我們好你也會好的!”

    在一個村頭,我遇到了一位慈祥的老奶奶。我給她講真相,她都認可。她說:“我也是信佛的。我看的出你是好人!”她還誠懇的說:“你這是做好事,為世人好。我們好你也會好的!”奶奶又著急的說:“共產黨做那麼多壞事,是要遭報應的。我兒子兒媳大學就是黨員,怎麼辦呢?”我就告訴她,讓兒子兒媳當她的面三退,本人表態就行,很簡單。她說記不住,讓我寫在紙上。我就寫給她,還給了她兩份冊子。奶奶小心的把這些裝在塑膠袋裡。

    臨行,奶奶雙手合十,連說謝謝,並送我很遠,還指著前面說:“村那頭有人,你去救他們吧!”



    TOP

    正見週刊(錄音版):20170405-20170411

    收聽 MP3(16k bps):

    收聽 WMA(window media audio):

    zip壓縮文件:單篇文章錄音 下載收聽

    壓縮MP3(128k bps)分段下載收聽(每個10MB,共8個文件): (1) | (2) | (3) | (4) | (5) | (6) | (7) | (8)

    下載方法:按滑鼠器右鍵,在彈出菜單中選擇「目標文件保存為…」(Save Target As...)。

    說明:將所有.rar 文件片段下載到同一個檔案夾中,選其中的任何一個.rar文件解壓縮後,即可得到原來的MP3文件。

    正見週刊(文字版)



    TOP

    修煉點滴

    我修煉二十一年了,至今依然清晰的記得第一次看《轉法輪》時的情景。

    一九九六年春,家人給我一本《轉法輪》,我下午拿到單位看,一看就是一下午,因為看的入迷,整個一下午沒喝一口水,沒上一次廁所,一口氣讀了近三講。大法書中的法理使我深深的折服,越看越愛看,只想著儘快看完一遍。當我抬頭看錶時,差十幾分鐘下班,於是去了趟廁所,把書放包裡。

    晚上回到家裡吃完飯,剛要看書,就看見從燈泡上下來一個圓圈,圓圈是金色的,圈裡坐著一個身穿黃衣服的人,雙盤打坐,手結著印。由大到小,落在我的腿上。再一抬頭,又從燈泡下來一個圓圈,又落在床上,這樣反覆下來十幾次。

    第二天我在床上看書,又出現了那個景象,我心想這人要幹啥,不要影響我看書。我用了三天的時間讀完了第一遍《轉法輪》,看完這本書,我激動不已,這才是我多年尋覓的修煉大法呀!從此我義無反顧的走上了修煉的道路。

    我修煉後,師父很快幫我淨化了身體,我學大法前,身體一度亮起紅燈:如頭痛,婦科病,腿痛,鼻炎等等,其中最嚴重的是一種肺病,吃了好幾種最好的消炎藥也無濟於事,幾年之後越來越嚴重,發展到胸悶,憋氣,呼吸困難,吐出的痰中帶血。

    煉功後不長時間,有一天我休班,突然身體發高燒,用溫度計一測竟然達到43度,我當時悟到是師父給淨化身體,是好事。我就打坐聽師父講法,後來坐不住了就躺下繼續聽。這個高燒持續了一天一宿,我吐痰也吐了一天一宿。到第二天早上六點左右,高燒退去,體溫恢復正常,身體輕鬆,吃過早飯,照常上班。就這樣我修煉時間不長,所有的疾病都不翼而飛了,直到現在我沒再吃過一次藥片,打過一次針。

    我家附近有飯店,夏天還賣燒烤,所以鄰居家家都有螳螂,有一年,我家也有了螳螂,這螳螂繁殖的很快,主要在廚房,我每天看到就用衛生紙包住,從窗戶往外扔。後來,我悟到修煉人家裡有這髒東西,肯定是我的什麼心招來的,於是我多學法,找人心,發正念清理自己空間場,結果蟑螂很快就消失了,就連我家樓上樓下的鄰居家也沒有了。

    去年夏天,我把剛燒好的開水裝到一個涼杯子裡,在我端著往廚房走的時候,杯底掉下來了,幾乎所有的開水都灑到了我的大腿上。我的第一念就是沒有事,馬上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同時向內找自己的人心,反思自己哪方面的不足叫舊勢力鑽了空子,我想自己有漏,舊勢力也不配迫害,我會多學法,在大法中歸正。一個小時之後,燙紅的皮膚全部恢復了正常,經過這件事,我體悟到了“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轉法輪》)這句法理。

    買海鮮的教訓

    女兒生孩子後住在我家,她從小就願意吃蛤蜊,很多人也都說蛤蜊燉豆腐下奶。於是我就去市場買蛤蜊,不料想,還未走出小區大門,背後象被人推了一把似的,狠狠的摔在地上。可我什麼也沒想,從地上爬起來就到市場上買了五元錢的蛤蜊。回家的路上,我又碰到了母親,就又返回市場給她也買了五元錢的,結果還沒走到小區門口,又狠狠的摔了一跤。這一跤把我摔清醒了:這不是師父在點化我殺生嗎?第一跤不悟,又來第二跤,這兩跤讓我長了記性,此後,我再也不敢買蛤蜊了。

    弟弟粉碎性骨折住進醫院,他喜歡吃大鮹,我就去給他買,因為有了買蛤蜊的教訓,我就叮囑賣鮹的人:“給我撿點死的,不要活的”。就這樣我拎著五十塊錢的大鮹往家走,可未到家門口就摔了一跤,我害怕了,心想裡面是不是有活的?仔細一檢查,還真有活的,這下子我不敢煮著吃了,就放在家裡,沒動,直到完全死了後才吃掉。可我不記教訓,後來又去買了五十元錢的死大鮹,裡面還是有活的。晚上做夢,夢裡出來一隻小老鼠,讓我給打死了,再出來一隻小老鼠,還是讓我給打死了,在夢中我就悟到自己殺生了。

    因為買了這兩次大鮹,自己遭受了很大的痛苦,剛買後不久就腿疼的厲害,一直疼了兩年,後來求師父給善解,才不疼了。

    由此我認識到:修煉太嚴肅了,悟到了就必須做到,不能犯同樣的錯誤,對自己要求不嚴格也是不敬師不敬法。認識到這些,我就告訴女兒,不要往家裡拿活的東西,買了拿來我也不吃,漸漸的女兒也不往家裡拿了。

    這一百元錢你收下

    我是山東地區的法輪功學員,今天我出去到街上講真相,看見一位四十多歲戴眼鏡的男子在一個小區邊的荒地裡種菜,於是我走過去遞給他一本法輪功真相雜誌,他說自己已經看過很多本了。見他明白了真相我就接著問他是否三退,他說自己早就退過了。他和我簡單聊了幾句之後說有個東西要送給我,於是他走到掛在樹上的衣服邊,從兜裡掏出一百元錢,對我說:“你們這些大法弟子太了不起了,冒著這麼大的風險出來救人,自己掏腰包做真相資料,這一百元錢你收下,買點做資料用的紙。”我說什麼也不要,但他非得塞給我:“這是我的一點心意,您一定要收下!”我一看推託不了就收下了,這時我的心情也挺激動,我對他說:“你一定會得福報的!”他的臉上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TOP

    執著動物的教訓

    今天看了同修的《修煉人養寵物可不是小事》的文章。我覺得我應該寫出來養寵物的危害。因為養寵物我差點失去性命。其實我早就想寫了。但是覺得自己一直寫不太好,而且最近寫了別的文章,這個就放下了。今天我覺得應該趕緊寫出來。我還不知道別的同修也有這個愛好。我以為我是個特例。

    2013年7月,我因修煉狀態不好,講真相時被綁架。當時法理不清,正念不強。惦記家中的女兒。違心的在《違反治安條例上》簽了字。按了黑手印。抽了血,並交了五百元罰款。給自己修煉道路留下了污點。雖然當天被放回。但是也不敢講真相了。怕被抓了,沒人管女兒。就在家想抄法,想把師父的所有的講法抄一遍。這時 ,大姑姐邪悟後就離婚了,結交了個有婦之夫。這個男人是個天生的騙子,說自己有很多錢暫時被封了,拿不出來。大姑姐被其迷惑倒貼了不少錢。這個男人的信誓旦旦一個也沒實現,但是唯一的一件實現了,就是我女兒想養條狗。我知道師父的講法“不殺不養”。我堅決不同意。但是我對女兒情太重,看到那人第二天就給她送來條狗,就默許了。但是心裡總覺得不妥。有一天看到《正見週刊》上一個同修寫的文章,寫的氣宇軒昂。大致是說動物也和我們有緣的,比那些邪黨的什麼人都好。還說了對師父講法的理解。還說了他家的別的小生物和他歷史上的關係。反正每個人修煉路不同。同修也許是那樣的修煉道路。但是主要是我正念不強,平時就學人不學法。現在看到週刊上同修的文章都這樣說了。那同修肯定悟的比自己強了。正好也符合我對女兒情重的心了,省得送走了女兒不高興了。這樣就心安理得的養起來了。

    後來丈夫去外地上班了。女兒天天上學。養狗就落在我身上了。我就天天抄法。它就臥在我屋子裡睡覺。每天早晨晚上遛狗。狗很挑剔,不愛吃飯,我就給它買狗糧,給它買雞肝吃。女兒回來就和它玩耍,甚至上女兒的床和她同臥。女兒對它的情很重,說:”媽媽。我看它的眼神就像人一樣,就差不會說話了。”因為狗掉毛。所以家裡都是狗毛。我有時候也嫌煩,但是為了女兒,什麼都能忍得了。其實,我還不知道我每天與狗同伴,情已經很重了。有一天做了個夢。說狗身上有附體。還夢到一個皇后模樣的人惡狠狠的說:”本宮一定要復位”。和同修們說起這件事,同修們說:“那是舊勢力安排的附到狗身上害你呀”。我出於情,還辯解不是這麼回事。

    這樣差不多過了一年。我把師父所有講法也快抄完了。因為當時家裡買了台印表機做真相小冊子。有位技術同修經常來,每次看到狗都露出不悅來,但是都沒好意思說。有一天。她來時這狗汪汪的叫個不停,很悽厲。她終於忍不住說:”還是不養的好”。我當時就不樂意,我說:“每個人的路不一樣。我沒有覺得狗耽誤我什麼。我對它也沒什麼感情”。同修看我的態度很堅決。也沒再說什麼。臨走時,同修說了句:“你告訴它‘法輪大法好’就行了,你還想讓它得啥。”同修走後,我想著同修的說的話對,我決定把狗送走。但是下這個決定是多麼難。本身我就對狗情重了,那時對女兒的情也相當的重。很怕她受傷害。我說要送走狗,女兒當時就哭了,我也哭了。簡直像送走自己的孩子一樣。而且要送走,邪惡還不罷休。在街上一群下棋的人喊:“不能送走呀,那是歷史上的誰誰”。雖然不是對我說的,但是也是干擾我送走。但我還是把它送到了老家我姐姐家。回來後,我和女兒抱頭痛哭。女兒頭痛三天沒去上學。

    但是女兒三天後上學和同學們在一起就好多了,我才知道我的慘狀了。在客廳裡想狗想得坐著哇哇大哭。打電話囑咐我姐姐要善待狗,要給它好吃的。從外面進到小區就不敢回家,覺得小區空間場全是邪惡。在屋裡除了睡覺每時每刻都開著錄音機聽師父的講法,要不一刻也不能在家呆,我才知道問題的嚴重。我每天也不敢在家呆,失魂落魄的到學法點或同修家裡學法,一想到回家就害怕。那些日子的難受滋味真是沒法說。同修說:“你抄了那麼多法。它天天在你屋裡呆著,還不得了靈氣,害你呀”,我真是後悔莫及,這樣度日如年的過了十幾天。我每天都到農村裡的一個同修家學法,那個同修說來和我也很有緣份。有一天,她對門的婦女過來問我停在路中間的車是不是我的。我說我的車停在了馬路上。她們大概是從別的縣來的移民,穿著很破舊。她的兩個兒子過來了,大的十多歲,小的七八歲,都髒兮兮的,光著膀子。大的說了句:“這麼尊貴的人能開這樣的車?”我當時覺得有些奇怪,這樣的孩子怎麼說出這樣的話來?我也沒多想就回家了。晚上,做了個非常清晰的夢,這兩個孩子把門弄開了,拿著刀子進到我屋裡來。我把他們倆殺了。當時還想我怎麼殺人了。但是從那以後我就好了。我也不懂這都是什麼因緣關係。

    這次我真是用死裡逃生來說也不為過。師父又給我化解了一個大難。同修們,現在我們的層次越來越往高走了,修煉也越來越嚴肅了。邪惡千方百計往下拉人。稍一不符合法都不行啊。請同修們吸取我的教訓,走正修煉的路吧。

    讓我們看看師父的關於動物的講法吧。

    “師:這倒不會造業。對常人來講是在做好事,但是呢過去佛教講不殺、不養。不殺、不養它有一個原因。“不殺”修煉的人都明白了,“不養”這裡有兩個道理,一個是修煉的時候這些動物容易得靈氣。如果一下子得靈氣,說不定它會幹很多壞事。中國有句老話叫“成精了”。動物本身是不讓修煉的。再有一個就是養這些東西很操心,會散心,想它也是執著,就影響修煉。當然對修煉人來講,很喜歡動物也是一種執著。”(《休斯頓法會講法》)

    “弟子:如何對待家裡的寵物?

      師:“寵”就是愛、就是喜歡。你愛它,你喜歡它,你執著它,是不是這個意思呀?所以你提這個問題的時候,你已經把你的這個執著心也寫上了。我們愛護生物呀,愛護大自然中為人而存在的一切呀,這沒有錯。但是什麼事情都不能過,真的不能過。因為人才是這地球上的最高級的最完美的生命,神也是這樣看。而所有的動物(不管大小)、植物和所有的生物,都是為了人而造就的,如果要沒有人就不造就這些東西。所以現在在某些地區呀,某些國家呀,對動物的寵愛已經走到極端上去了,有的對動物的愛護超過了人。

      我剛才講了神造人,造這個地球是為了給人生存。這些生物也是供給人欣賞,供給人玩兒,供給人生存,供給人食物,同時繁榮地球,一切都是為人而造的。反過來人不如動物,這就等於是違背天理了。當然我們作為修煉的人不能這樣。我們講慈悲,我們對一切都是慈悲的,但是我們絕不能夠超越這個慈悲再產生出一種執著來,就過份的愛護這個東西。過份強調什麼什麼東西,這就不對了。由於近代,特別是在歐洲,在美國我發現也是這樣,人們對那個狗過份的愛。我告訴你們,神給人造狗是為了叫狗給人看家,而絕不是為了叫那個狗給你當兒子,或者是等同人一樣當朋友。人絕不能和狗同等的,所以你任何事情都不能夠過份。大家記住一點:人可以修成佛,任何動物都不能;人可以修成神,任何動物都不可以;人可以去天國世界,任何動物都不可以。動物要想去,它就得來世轉生成人,再修煉才能去。我想我剛才說明白這個問題了。” (《歐洲法會講法》)

    層次有限,寫的不妥的地方,請慈悲指正。



    TOP

    誰懼誰

    一天,我們在學法小組學完法,我談到打真相電話被邪惡跟蹤的事情,我說,當我正視他們的時候,他們明顯表現出害怕的樣子,嚇的直躲。有位同修聽後不解的問,他跟蹤你,他為什麼會害怕呢?我回答:只要念正,他就害怕。過後我想,有的同修還沒有從怕心中走出來,所以自己沒有這樣的體會。我想把我親身經歷的幾件事寫出來,以供參考。

    事件一:有一天晚上我和家屬(妻子未修煉)發完真相資料往家走,正走在大馬路上,迎面一輛麵包車橫穿馬路向我們駛來,在距我們不遠處停下,從車上下來一男的氣勢洶洶的向我們走來,當時我心裡很平靜的看著他,快到我們跟前時,他嚇的扭頭向路邊一家商店走去(幾乎是小跑),緊跟著又從車上下來一男一女也是這樣,快到我們跟前時,嚇的掉頭跑回車上。

    事件二:就是我開始提到的,打真相電話時被邪惡跟蹤。跟蹤人是一男一女,當我看他們時,他們馬上低頭迴避,之後,我無意間轉身看到那男的正要從我身後向女的走去,他見我轉身看他,嚇的一踉蹌,差點摔倒。

    事件三:當時幾位同修剛被派出所綁架,我連續兩天到派出所附近發正念,剛巧我的身份證也該換新的了,到領證那天,我正念很足的走進派出所,一位民警說工作人員正在二樓開會,你在接待室等會兒,那位民警坐在一邊看電視,不一會他們散會了,讓我上樓取證,我就發著正念上了二樓。這時,參加會的民警剛從會議室出來,我就迎面走了過去,可他們像躲什麼可怕的東西一樣,很快都進了辦公室,我走進領身份證的辦公室,屋裡坐著幾個人都抵著頭,鴉雀無聲,我問他們什麼,發證民警就回答什麼,直到我走,沒有任何人大聲說一句話。

    師父在《各地講法七》<美西國際法會講法>中講,“如果真的能在困難面前念頭很正,在邪惡迫害面前、在干擾面前,你講出的一句正念堅定的話就能把邪惡立即解體,(鼓掌)就能使被邪惡利用的人掉頭逃走,就使邪惡對你的迫害煙消雲散,就使邪惡對你的干擾消失遁形。”舉以上幾例並非說我做的如何好,只是我親身體驗了而已。還有怕心的同修不妨試試,面對邪惡你能正念很足,大法就會有超常的展現。



    TOP

    修煉中的小事

    不知什麼時候,我胸前長了一個黑痣,越來越大,我也沒當回事,一天在醫院工作的姐姐看到了,問我以前就有還是後長的,我說是後長的,她就說你還是到醫院做個檢查吧,我說沒事。有天上動態網,剛好看到一篇文章講胸前黑痣是惡性還是良性的辨別,我的情況若按文中講的也不是很安全,過後心中隱隱約約有點放不下,我意識到這是執著,排斥它,不去想它,很快就放下了,也就沒有了。

    還有就是我呼吸中有雜音鳴響,我姥姥、母親都是肺病去世的,按照常人的理解是遺傳。所以妻子常說我到老了和我母親一樣,肺要出問題,我知道我是修煉人不可能那樣,所以多年過去,也沒有發展,反而鳴響聲幾乎沒有了。

    以上談到的兩件事,若一旦放不下認為是病,按常人心對待就會造成嚴重的後果,說不定就真的出現重病的假象。我接觸到的一位同修就是這樣,開始乳房有點痛,有一點硬塊,就想自己母親是乳腺癌死的,擔心有遺傳,加上生活中遇到心性關沒有過好,後來越來越嚴重,到醫院檢查結果是乳腺癌,關大了,只有放下生死才能過。很多老年同修離世都有類似的情況。

    在此提醒同修,特別是有病業表現的老年同修,遇到的小事要嚴肅對待,你的一思一念直接影響著你將要面對的關是大是小,你能不能過得去,不要等到小事變成大事才引起重視。



    TOP

    訴江是大勢所求是歷史責任 機不可失

    從2015年5月訴江大潮以來,不斷有同修勇敢的拿起法律武器控告和舉報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江首惡,但是時至今日實名訴江人數只有20萬,一年多都沒有突破21萬,這與當時邪惡劫停郵政通道有很大關係,也與有的大法弟子沒有及時提高心性和充分交流整體提升等因素有關,但是不管外界情況如何變化,可採取的訴江方式是多樣性的,在這個過程中都起到了方方面面的正面作用,“物質和精神是一性的。”(《轉法輪》)。眾多大法弟子的正念就會構形成對最後大審判的推動力,所以自己對訴江的認識才是關鍵。

    你們有沒有看到這樣一個問題,原先大家在做救度眾生的事情時,總是感覺是在邪惡看不見的情況下去做,儘量避開邪惡,甚至是害怕招致邪惡迫害(有怕心),而實名訴江後,感覺真的是堂堂正正的光明正大的去控告惡首,無論是從法理上還是人間善惡道理上擬或是法律上都有一種正氣十足的感覺,有一種頂天立地勇往直前正視迫害的氣慨,這是不是就好像是突破了人的最表面這層殼呢?我覺得是這樣。江澤民發動的這場大迫害,不但使大法弟子遭受了史無前例的磨難,也使世人遇到了鋪天蓋地的邪惡蒙蔽,給眾生的未來帶來了滅頂之災,這滔天罪惡雖然在正法洪流中在十幾年大法弟子堅韌不拔的講真相中逐漸的被清除,但是畢竟造成了很多巨大的無法挽回的損失,難道我們不應該把邪惡頭子推到歷史的審判台上,以彰顯善惡必報的昭昭天理嗎?也給後世留下深刻而永久的教訓和記憶。

    目前有一些同修存在這樣一種看法:覺得既然郵遞渠道已經被封鎖,不能實名控告的話那麼起的作用就不大了,因此就不在乎其它形式的訴江了。這是不正確的認識。記得師父講過:“做的更好,當然好,做的沒那麼好,也別把事情耽誤了。有些事情做的沒那麼好,也能起作用;做的更好,當然更起作用;但是別把事情耽誤了,別讓它不起作用。”(《二零一五年紐約法會講法》)大法弟子在這場人間正法中應該唱主角,既然江首惡的最後結局是註定的,但是天象之下還需要大法弟子去動,去圓容師父所要的,才不愧是助師正法,才能不負師父在正法全局中為弟子們的巨大承受,從而跟上正法進程。

    到了今天,真相滿人間,世人在大量覺醒,邪惡大勢已去,舊勢力特別塑造的這個江丑的歷史世人皆知,人人唾罵之,連中共現今當權者也急著與其切割,血債幫被一個個清算,遭了報應,現世現報,連世人都在踴躍簽字舉報,機會已經成熟,大法弟子理應順應天象邁出這關鍵的一步,經受住考驗,向師父交出一份圓滿的答卷。

    希望還沒有訴江和舉報的同修抓住這稍縱即逝的機緣,實名匿名化名、控告舉報均可,匯入為結束迫害和審判江鬼而凝聚成的浩蕩洪流,才無愧於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稱號。

    一點個人體悟,請慈悲指正。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