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5月02日 星期二




  • 歷史故事:明代皇姑寺的來歷

  • 華夏詩醇:鮑照《梅花落》賞析

  • 歷史預言中的國共兩黨宿命和「大災難」(十三): 神傳預言「大災難」的時間

  • 修去看不上同修的心

  • 前世佛門弟子 今生正法弟子

  • 雷劈血旗在警示誰?

  • 當有人說我偷了他東西以後

  • 體悟發正念的偉大

  • 在打電話救人中提升自我

  • 「奉上祝福」 溫哥華民眾與法輪功學員同行

  • 2017年新英格蘭法會在波士頓召開

  • 加拿大蒙特婁舉辦2017年法會

  • 2017年埃德蒙頓法會 珍惜機緣做好三件事

  • 在印尼巴淡島學校介紹法輪大法

  • 真善忍美術展覽館在美國亞利桑那州開張

  • 倆倆相繼而來 尋獲幸福生活的真諦




  • TOP



    TOP



    TOP

    歷史故事:明代皇姑寺的來歷

    在北京地區石景山西黃村有座顯應寺始建於明英宗年間,是北京唯一的皇家尼姑寺院,當地人一般都稱之為“皇姑寺”,這其中涉及一段真實而不廣為人知的歷史。今天就為大家簡介一二。

    明正統十四年(西元1449年),蒙古瓦剌首領也先,率領騎兵攻打大同,明英宗皇帝在宦官王振的迷惑、慫恿下不顧群臣勸阻,親率大軍出征。當皇上的大軍走到紫荊關時,一位尼姑突然出現,攔住了皇帝的御駕。她自稱陝西人,俗家姓呂,向皇帝勸諫道:大軍再往前去,必將出行不利。英宗皇帝怒叱她妖言惑眾,堅持繼續進軍。這位尼姑見阻攔不了,便在路邊坐化圓寂了。

    不久後,皇上至大同,傳來前線戰敗消息後,大宦官王振怕了,決定回師,大軍退至土木堡時被也先率軍包圍,大軍死傷數十萬,王振被殺,英宗皇帝被也先俘虜,兵部尚書鄺野、戶部尚書王佐等數十位大臣戰死,明朝損失慘重,史稱“土木之變”,也稱“土木堡之變”。

    英宗皇帝被俘後,常在恍惚中見到這位尼姑就在身邊保護他度過危機,而且多次顯現出來,為其送水送飯。而此時兵部尚書于謙已擁立英宗的弟弟朱祁鈺登基,為明代宗皇帝,不久擊退了瓦剌。一年後,英宗被釋放回京,不得不閒居於南宮之中,實際上就是被軟禁了。此時,他又見到這位呂姓尼姑顯現出來勸諫道“肯閉口,深藏舌,安身得堅牢”,這次吸取了上次的教訓,聽命照做,以靜觀其變。直到景泰七年(西元1456年),英宗在部份大臣的擁護下,乘代宗病重之機,重登大寶,改元天順,史稱“南宮復辟”。

    英宗皇帝復辟後,深感這位神尼的大恩無以為報,便與她結義為兄妹,封她為御妹,在京西西黃村敕建寺廟,賜額曰“順天保明寺”,從此,神尼被尊為“呂皇姑”,寺廟也被稱為皇姑寺。這段歷史充滿了神奇,也被明代多個嚴肅的歷史文獻所記載,其真實性不容置疑。

    二百年後,清康熙年間,皇姑寺毀於大火。康熙五十年(西元1711年)十二月再建寺院。康熙帝賜名“顯應寺”,寺額“敕建顯應寺”,為康熙大帝御筆親書。但是,民間仍稱該寺為“皇姑寺”。

    而且一些歷史文獻中還記載了,這位呂姓神尼當年圓寂時留下了不腐壞的肉身,可見她是一位真正修煉有成之人。皇姑寺裡就曾供奉過頭戴金色五佛冠,身披紅色袈裟的呂皇姑肉身真體,不過隨著歷史的變遷,現在肉身早已無存。

    這段不容置疑的歷史證實了佛法修煉的真實性,證明了真的有神佛的存在,有神論是對的,證實了神人預警的真實性。如果有神論是正確的,那麼以無神論為理論基礎的共產黨,可想而知就是大錯特錯;共產黨反對乃至迫害信仰,特別是殘酷迫害法輪功修煉者,就是犯了無邊的大罪,必遭惡報。因為法輪功是佛家極上乘的修煉功法,是真正的佛法。

    這段歷史更告訴我們神人預言不可不信,不信則凶,信則吉:明英宗最初不信呂姓神尼的預言,結果慘遭土木堡之變,以大明皇帝之身當了俘虜,更連累了廣大的將士與眾大臣一起遭難;後來他被軟禁時,則聽了勸告靜觀其變,結果順利恢復帝位,大吉大利。今天全世界都在流傳“天滅中共,退黨團隊保命”的預言,此預言是眾多的真正修煉人在佛法修煉中知道了未來必會發生的大劫,以及脫離劫難的方法,從而以大慈悲心勸善世人而來,絕對不可不信。神看人心,退黨、團、隊時完全可以用化名、小名,而且不是讓你到中共組織那兒退,而是要你到海外退黨網站、到法輪功學員那兒退,並不會影響你的日常生活與工作。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歸根結底一句話,趕快退出黨、團、隊,何樂而不為呢?

    附註:《長安客話》、《萬曆野獲編》、《宛署雜記》、《帝京景物略》、《天府廣記》、《耳譚》、《燕都遊覽志》、《京城古蹟考》、《西山遊記》、《故都變遷記略》等等大批嚴肅的史料都記錄了此事,可見真實不虛。



    TOP

    華夏詩醇:鮑照《梅花落》賞析

    【原詩】

    鮑照《梅花落》

    中庭雜樹多,
    偏為梅咨嗟。
    問君何獨然?
    念其霜中能作花,
    露中能作實,
    搖盪春風媚春日。
    念爾零落逐寒風,
    徒有霜花無霜質。

    【作者簡介】

    鮑照,南朝 宋 文學家,字明遠,生於紀元414年,卒於466年,東海(今江蘇漣水)人。出身寒門,做過臨海王劉子頊(讀胥)的參軍,故稱鮑參軍。後來劉子頊作亂,鮑照為亂軍所殺。他原來是一個熱中於功名的人,但由於出身寒門,未能得到較高的政治地位,因此他一生很不得志。有的作品揭示了當時社會中的不合理現象,對被壓迫者表示同情。他擅長寫七言歌行,能夠吸收民歌的精華,情感充沛,語言剛健,形像鮮明。七言詩到他手裡,有顯著的發展,對唐代詩人的創作,也有一定的影響。

    【今譯】

    院中雜樹那麼多,
    偏要為梅唱讚歌。
    問君這是為什麼?
    稱讚她:
    霜中能開花,
    露中能結果,
    迎來了春風,
    裝扮了春天的麗色!

    惋惜那些雜亂樹,
    寒風一到就零落,
    它們徒有其表,
    卻沒有梅花耐寒的品德!

    【簡析】

    鮑照寫的《梅花落》,是通過對梅花的讚美,以表示自己不隨流俗、堅韌不拔的性格。



    TOP

    歷史預言中的國共兩黨宿命和「大災難」(十三): 神傳預言「大災難」的時間

    八. “大災難”的時間、原因、後果及可能變數

    (一)“大災難”發生的具體時間

    中國歷史預言幾乎都預言到“大災難”將於中共滅亡後發生。然而,真正描述“大災難”發生具體時間的預言卻寥寥無幾。有的預言即使描述了發生時間,但是使用的卻是中國傳統的干支生肖紀年方法,也是很難同西元年曆的時間明確對應。

    本節將結合《五公經》,《太上洞淵神咒經》和《聖經》中的描述,來分析“大災難”發生所對應的西元年曆的具體時間。

    能夠將“大災難”發生時間同西元年曆明確對應的預言之一是佛家預言《五公經》。

    在《五公經》流傳最為廣泛的版本之一中,其開文描述了明朝年間,一位於天台山修煉多年的僧人,“知道五百年未來末劫”,講述此經,由一位名為“虛空”之人記述下來,並於清朝康熙年間開始流傳。

    明朝自1368年朱元璋金陵稱帝為始,至1644年清兵入關為止,再加上“五百年”,勾畫出“未來末劫”發生的的大時間輪廓:即1868年至2144年之間。

    該版《五公經》經文記述了唐朝末年,五公菩薩於天台山說法,講述到大唐國土於“三元甲子限滿”之時,“下元甲子輪迴末劫”所發生的大災難情形。

    “三元”是中國古人劃分時間的方法。三元總共是180年,其中又分成上元,中元,下元。每一元是60年,正好一個甲子,即干支紀年的一個循環。所以“三元”又稱“三元甲子”。

    所以《五公經》其實是講述了在“三元甲子限滿”(即這期歷史的最後一個三元甲子)之時,其中的“下元甲子”六十年中發生的“末劫”大災難情形。

    在上文所述的“末劫”大時間輪廓中,即1868年至2144年中,包含了唯一一個‭ ‬“下元甲子”的六十年,即1984年至2043年。其前後的兩個“下元甲子”分別是1804年至1863年,及2164年至2223年,都與“末劫”大時間輪廓的1868年至2144年沒有任何交集。所以,1984年至2043年這六十年是唯一滿足《五公經》中關於大災難發生時間限制的“下元甲子”。

    因此,《五公經》所述“下元甲子輪迴末劫”的大災難是發生於1984年至2043年之間。 ‭ ‬

    因為傳統干支紀年的一個六十年循環為一“甲子”,“下元甲子”所對應的西元年代一旦確定‭ ‬——‭ ‬即1984年至2043年,中國歷史預言中關於大災難時間所使用的干支紀年所對應的西元紀年也就隨之可以確定了。

    在《五公經》中,被描述的第一個“末劫”時期事件是“甲戌乙亥年頭落,東南天上出慧星”。 《五公經》將這一“天下萬民皆知道”的事件作為“末劫”時期到來的標誌性事件。這可能是指1994年(甲戌年)蘇梅克-列維九號彗星與木星相撞的著名事件。

    而在《太上洞淵神咒經》中,被描述的第一個“末劫”時期事件是壬午、癸未年的瘟疫(即2002至2003年的“薩斯”瘟疫),以及甲申年(2004年)的大水。

    然而,一般而言,歷史預言中的“大災難”是指“下元甲子”中的一個特別時期,其間發生的大型災難最為慘烈、最為集中、最為持續。

    那麼預言中的“大災難”發生的具體時間到底是什麼呢?

    本文上一節分析了《聖經》中關於歷史“末期”的預言:按照比較為人接受的解釋,大災難可能將於2018年年底之前開始發生。

    其實,《五公經》有“戌亥之年刀兵起”的說法,可能指大災難從戌、亥兩年的戰亂開始。 《太上洞淵神咒經》也有戊戌之年“男子被兵牽,亦有歸門哭;妻子見分張,各自相追逐”的說法。

    而2018年正好是戊戌年。

    結合三部預言的以上描述,一個可能的推論是這些歷史預言中的“大災難”,即發生大型災難最為慘烈、最為集中、最為持續的特別時期,將於2018年間開始發生,其初始表現是世界上會有較多或較大的戰亂開始發生。

    這同其它中國歷史預言所預言的大災難將發生於中共政權末後正好吻合:比如,根據《金陵塔碑文》和《推背圖》的預言,中共將滅亡於2017年。

    本文這裡將2018年至2043年(末劫“下元甲子”的最後一年)的這一時期稱為“大災難時期”。

    從《五公經》的描述來看,大災難從“戌亥年”開始後來勢兇猛:“戌亥子丑寅卯年(2018年-2023年),與同辰巳年(2024年-2025年),白骨滿荒田,更慮他時人絕種,死骨堆丘壟。”

    在《五公經》、《太上洞淵神咒經》,以及《聖經.啟示錄》中,對於這場大災難表現的描述都非常相似:大災難持續多年,其諸多表現包括戰亂、大旱、大水、天火、猛獸,以及大瘟疫等。而在所有的表現中,對於人類生命毀滅程度最為慘烈的則是大瘟疫。

    《五公經》中說到:“世上寅卯辰巳年,天差魔王在前,立不待死時將一延,早時得病暮時亡”,似乎指大瘟疫的高峰期將出現於“大災難時期”的兩個“寅、卯、辰、巳”年之前後,即壬寅(2022)年至乙巳(2025)年前後,以及甲寅(2034)年至丁巳(2037)年前後。

    《太上洞淵神咒經》對於大瘟疫的描述最為詳細。其中關於大瘟疫發生時間的描述包括:
    “甲辰(2024)、甲寅(2034)年,有三十六萬疫鬼,來殺惡人,惡人多故。”
    “甲午旬年(2014年-2023年),有三十六萬氏羌胡撩之鬼,來殺人民。……”
    “甲辰之旬年(2024年-2033年),天下九十種病。人多暴死,六畜災癘,為人不信大道。……”
    “甲寅旬年(2034年-2043年),有六十種病,死十分遺一也。……”
    等等。古文中“旬年”常指十年。

    《五公經》還有版本說到:“壬子(2032)癸丑(2033)兩年,但八九月,朝病暮死,又遭兵火之災,十分死九分。”

    在描述大災難的同時,《五公經》也有“得見卯年春,太平清淨好時光”等類似說法,似乎指大災難(包括大瘟疫)從一個卯年開始逐漸得以平息。

    如果滿足以上《五公經》和《太上洞淵神咒經》中關於大瘟疫發生時間的各種說法,一個可能的推論是“大災難時期”的大瘟疫將持續十多年的時間,並出現兩次高峰期,其發生時間分別為甲辰(2024)旬年和甲寅(2034)旬年的交接之年:其中2022年(壬寅年)至2025年(乙巳年)前後‭ ‬ ──‭ ‬即甲辰旬年交接年,為第一次高峰期;2032年(壬子年)至2035年(乙卯年)前後‭ ‬──‭ ‬即甲寅旬年交接年,為第二次高峰期。第二次高峰時“十分死九分”。大瘟疫從2035年(乙卯年)開始逐漸消退。

    (待續)



    TOP

    修去看不上同修的心

    一直以來,對常人作出的任何事情都能理解(破壞大法的事除外),而對同修的不符合法的行為卻難以原諒。師父講的慈悲,是對所有眾生的慈悲,慈悲是不分對像的,想想自己,對常人的行為還算是慈悲,對大法弟子就不講慈悲了,而是拿大法的法理要求對方。

    我和A同修都在B同修的公司工作,我擔任經理、A同修做後勤工作。一次,A同修去辦私事花了大約七、八百元,通過微信和B同修說,能不能把花費的這些錢給他報銷一下。B同修和我講了這件事,我聽後非常生氣,和B同修說:“一個常人都不可能有這樣的想法,A同修怎麼會有這樣的想法呢?回來後我找他。”午飯後,A同修回到了公司,我和B同修把A同修喊到辦公室,我開門見山直接問A同修這件事,我說:“你讓公司給報銷的七八百元票據是公差還是私事花銷的費用?”A同修說:“是私事,是去北京探望親戚的車費和住宿費。”我當時沒有任何善心的和A同修說:“你是不是不修了?任何一個大法弟子都不會有這樣的想法,個人辦私事讓公司給報銷?師父《轉法輪》中講的工廠的職工學大法後,把以前拿的毛巾頭都送回去,初學者都這樣,你現在還有這樣的想法?”

    B同修見A同修有點不自在,為了圓場說:“咱們不是國企,是私企,如果有困難可以資助,票據就別報銷了。”A同修也說,不能報就算了,而我卻得理不饒人,和A同修說:“不是算了不算了的問題,這樣的想法永遠都不能有,除非你不想修煉了。”當時覺得自己做的挺對。

    師父在《洛杉磯市法會講法》中講:“修煉人絕不是指責好的,也不是我這個當師父的把誰批評好的,也不是你們互相之間批評指責好的,是大家自己修自己修好的。”A同修做的是不對,而我卻沒有用善心在法上幫助A同修,更沒有向內找自己,為什麼自己遇到了這樣的事情,只是一味的指責A同修,等於往A同修空間場中扔黑色物質。師父講:“我經常講一個人要是完全為了別人好,而沒有一絲自己的目地和認識,講出的話會使對方落淚的。”(《精進要旨》-清醒)對照大法,是自己差的太遠,A同修身上反映出來的問題很可能是自己的問題。

    看不上同修的心、指責同修的心放大看其實是“情”,而這個“情”的背後是一個“私”字。新宇宙與舊宇宙的根本區別就是新宇宙生命是無私的,而舊宇宙生命從根本上是為私的。舊勢力就是想改變別人、而不想改變自己,自己在指責同修時,思維方式和舊勢力的思維方式是一樣的。你去指責同修,舊勢力就認為符合了它的思維,就會操控你、在同修中造成間隔,從而干擾正法救人的大事。

    當我們心裡產生不平衡時、當我們看到同修的不足時,一定要“向內找”,也許同修的不足恰恰是自己的不足,或者是自己心不純淨了才看到了同修的不足,這時只要我們能拿起“向內找”的法寶,就能滅盡一切怨恨、指責、委屈與不平等魔性,就能看到同修的閃光點,互相之間就能配合好,也就能更好的完成我們的歷史使命了。

    一點淺悟,不當之處,望同修慈悲指正。



    TOP

    前世佛門弟子 今生正法弟子

    一天夜裡做了一個很清晰的夢,我在一座金碧輝煌的寺廟裡轉悠,穿過大雄寶殿,又穿過藏經閣,不覺走到了廟門,發現有人在那把守著賣票,心想也沒買票自己是怎麼進來的呢,一邊想著一邊出了廟門。出了門不忍離去,還想再回廟裡,就又返回來,看見賣票的人手上牌子寫著“門票50元”,我就掏錢去買票,那人把手一揮說“你不用買票”,放我進來,而旁邊的人都要買票。我又繼續在廟裡轉來轉去,流連忘返。

     夢醒後,仍覺意猶未盡。想來前世也許就是寺廟之人,今生得法等著最後的圓滿。“我們大法弟子當中有許多也是釋迦的授記弟子在得法,但是大部份釋迦的授記弟子是和尚多,在常人中也有,在常人中很多都已經在得我們這個法了。其實講到這我還要告訴大家,我傳的這個法也不是說你非得去我們法輪世界,我傳的是整個宇宙的一個理。我傳這麼大的東西,他們也都要得這個法,因為新的宇宙已構成,法正乾坤,同化了宇宙的法才能返上去,這是釋迦牟尼佛系統的早給他的弟子安排好的,他知道這一天。”(《法輪大法 美國法會講法》- 紐約法會講法)

    今世的表現也是留著很多以前修行過的烙印。我從小不喜葷腥,如果吃了肉食排骨之類的食物總要鬧肚子,腹瀉過後才罷休。不喜熱鬧,哪裡安靜在哪裡呆著。看著有的同修還穿皮草皮衣 ,感覺很是不舒服,因為那是動物身體的一部分;有的同修不僅各種肉類連動物的內臟都會買回來吃,我心中感到深深的悲哀。一年到頭我只是穿棉麻粗布等最簡單的衣服,感覺越簡單越好受。除了工作和講真相需要張口說話,我平時不和人打交道,獨居的生活樂在其中。因為有大法為伴,從來感覺不到寂寞和孤獨。做真相資料,寫證實法的文章,更多的是要背法煉功,終日忙的不亦樂乎。大法書一本接一本的背下去,境界也越來越開闊,漸漸明白了各種的因緣與困惑,“博法理可破迷”(《精進要旨》-聖者),生命與大法相連,身口意的根緊緊扎在大法上,深切體會到作為一個修煉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樂趣。

    有道是:人身難得,中土難生,正法難遇。感恩師尊,讓我生在大法洪傳之時的東土之地,給了這個寶貴的人身,能得這萬古不遇的宇宙正法,弟子唯有象雄獅一樣的精進,方可報答師恩,圓滿把家歸。



    TOP

    雷劈血旗在警示誰?

    我是河北省張家口地區的大法弟子,九六年有幸得法修煉,迫害發生之後,在2004年一次外出發真相資料時被邪惡非法綁架,後被非法關押在臭名昭著的高陽勞教所。

    記得那是2005年9月份的一天,天空萬裡無雲,一絲微風也沒有。上午快九點的時候,勞教所的警察把所有女大法弟子集中到大院空曠的場地上圍成一圈,不遠處約20米的地方有血旗。然後把拒絕轉化的幾位女弟子抬到場地中央,這幾個弟子已經被邪惡打得披頭散髮,奄奄一息,根本不能動了。然後男弟子被集中在二樓會議室,故意讓大家全部趴在窗戶上觀看,以此製造恐怖氣氛。

    接著惡警對那幾個已經打得不成樣子的女弟子拳打腳踢,扯頭髮,用電棍,摁在地上用腳亂踹,抗議的女弟子被兩個人擰住胳膊,一個惡警雙手扯住女弟子的頭髮使勁往後拽,同時用膝蓋死死的頂著女弟子腰部的腎臟部位,讓她們痛苦至極同時眼睜睜的看著同修被摁在場地中間踐踏,蹂躪,暴打。

    男女惡警一直行惡到快11點半時,突然院子裡狂風大作,飛沙走石,狂風捲起沙子敲的玻璃窗噔噔作響,邪惡這才停止行惡,把女弟子們押回宿舍。不一會兒從正南方憑空滾過來鍋蓋大的一團白雲,越來越大,不到一刻鐘,勞教所上空烏雲密布,雷聲,風聲從勞教所後院響起,每個雷就像炮彈的聲音,特別響亮震動整個勞教所,雷聲隆隆從後院覆蓋到前院。飛沙走石中我隔著玻璃看在風中咆哮的五星血旗,原來就是一個張牙舞爪的紅色惡魔!眼睛,鼻子,血盆大口至今依然歷歷在目。此時我才明白為什麼勞教所的惡人竟敢在光天化日行惡迫害大法弟子,是因為有另外空間的邪靈惡魔的直接參與迫害。

    師父讓我看到它,我悟到應該立刻用正念剷除,於是對身邊另一個同修說一起發正念徹底清除邪惡,並請雷神相助劈了惡魔和血旗。剛發正念兩三分鐘,只見血旗東南方上空的一朵白雲裂開一道縫,一個巨雷夾著火光和一股白煙實實在在的劈在了血旗上,血旗還剩三分之二。血旗上的惡魔更加瘋狂的咆哮著,發出很大的聲響啪啪啪拉著,血旗整個豎立起來兇狠的衝著白雲,我趕緊發正念不讓它跑掉,緊接著又一道雷電夾著火光和白煙劈在血旗上,血旗只剩下三分之一垂了下來,一動不動,接著又是一道雷電砸向血旗,連旗杆都被劈了,血旗消失了。就這樣我見證了雷劈血旗的整個過程。

    今天寫出這件事旨在告訴世人“天滅中共”是真的,希望中共體制內有良知的人士和世人趕快順應天意退出邪黨才有出路。邪黨迫害修煉人,砸佛像毀廟宇,還血腥活摘大法弟子器官盈利,天怒人怨,眾神都為之震怒!願看到此文的世人趕快清醒退出邪共黨,團,隊組織,有個美好的未來。我也藉此機會感恩師尊慈悲苦度弟子,感恩師尊一次次留給眾生得救的機會,弟子合十叩首,跪拜師尊!



    TOP

    當有人說我偷了他東西以後

    晚上集體學法時,電話響起,我進屋接了電話,一同修不客氣告訴我少廢話,把東西還他。我愣在那裡,問他什麼東西丟了?他含含糊糊,說先學法吧,我一聽急了,這是啥事?就說我們東北人直性子別拐彎,有啥事就直說,他還是不說。放下電話後,我心裡不能平靜,為了某個項目我付出挺多,為什麼還用這麼不好的行為來說我。

    推開門繼續學法時,就聽到同修讀到“現在勞模都不好當”(《轉法輪》),我一下意識到考驗來了,當我走到自己的位置時,一個意念打進來,我瞬間想起了早年神韻演出中的一個節目,一個老和尚救了一個被拋棄的母子,寄養在寺廟裡,一時間風言風語,說有私情,老和尚不爭不辯。多年以後一個狀元郎敲鑼打鼓來接妻兒,真相大白,在一片讚揚聲中老和尚坐化圓滿。我決定也象老和尚一樣不爭不辯,就在坐下來的一瞬間,我發出一個正念:請師父放心,我一定過好這一關!

    學法時我的心越來越靜,當讀到“凡是真正煉功的人,出了功以後的人都有師父在管,那師父在那看著你干什麼,拿人東西,他的師父也不干哪。”(《轉法輪》) 我悟到我的錢,時間,體力,智慧都是大法資源的一部份,有師父在管,不是誰想拿就能拿的。

    學完法後,我想到了師父在《轉法輪》中寫的“當然我們可以善意的去解釋,把事情說清楚都沒有關係,可是你太執著了也不行。”於是我又給他去了電話,問他丟了什麼東西,他還是支支吾吾的不說。我認為這是一場誤會,更確切的說有種很壞的東西在背後攪亂,它想讓我們的環境變的很亂。師父在《關於副元神一文引起的波動》中說“在任何干擾下都不鑽到具體事件中攪亂自己,才能走出來,而且威德更大。”我決定把這件事放下,不陷在裡面攪來攪去,因為自己內心很坦蕩。

    可是到底是什麼原因導致舊勢力下如此黑手,是我的什麼心引起了這個極端的事?我發現自己竟然有一顆重名聲的心,從小父母就教育“人過留名雁過留聲”,把清白看的很重,把一些低劣的行為視為人所不齒,遠之。就是這個人的理招來的!太有局限性,也太小了,離真、善、忍法理相差多遠啊。說我好說不好又能怎麼樣呢?來到人間的真實意義不就是修煉嗎?

    第二天,他又來了電話,態度恭敬了很多,也沒再說他少了什麼東西。我也沒問,只是內心很希望他能精進。其實我倆一點都不熟,接觸的機會很少,舊勢力演化出的假相無非都是我們前進路途中的一粒塵土。



    TOP

    體悟發正念的偉大

    修煉二十年了。發正念也快16年了。但是自己卻真正不知道發正念是為了什麼。怎樣發好正念。為什麼師父把他放在三件事之一裡。三件事那是宇宙中最偉大的事情。但是只知道學法煉功講真相的偉大。對發正念的偉大卻體會不出來。所以只是師父讓做就做了。二十年的發正念裡,有幾次是清醒的?有幾次是純淨不走神的?有幾次是為了完成任務不斷看錶的?有幾次是半夜不稀裡糊塗甚至不起來的?有幾次是覺得發正念也是能救度眾生的?又有幾次心甘情願的有時間坐那發很長時間正念的?因為不知道發正念的重要意義。也看不到另外空間。所以我始終沒能把發正念放在重要位置。就是在身體嚴重病業的時候,也是不得不發很長時間正念,但是也是不靜心的。而是隨著時間的流逝,痛苦讓師父替我承受了身體才好了。直到最近師父讓我看到我空間場裡有條巨大的蟒蛇。說長有兩萬五千裡。當我說出裡數時,同修驚呼,長征,共產邪靈呀。我才震驚的無與倫比。

    我開始重視發正念了。我可不想讓這麼骯髒的東西呆在我的空間場。我全面讀了師父有關發正念的講法。我全明白了。我明白了發正念的重要,明白了發正念的神聖,明白了發正念的偉大。我再也不能稀裡糊塗的對待發正念了。當你讀懂師父的講法,你怎麼能不鄭重的、嚴肅的對待發正念?這是宇宙中多麼偉大的一件事,又關係到多少眾生的存亡。

    讓我們重溫師父的講法吧。

    “大法弟子已經成為眾生得救的僅有的唯一希望,所以為了更有效的起到正法的作用,大家在講清真相的同時,一定要重視發正念,及時清理邪惡和自身存在的問題,以免被邪惡鑽空子。目前還有一些學員對發正念的要領掌握不好,有的學員完全和煉靜功狀態一樣,本來有的學員在煉靜功時就處於昏昏欲睡的狀態,或者不夠清醒的狀態,或被雜念嚴重干擾的狀態,這樣就達不到很好的效果。”(《法輪大法 精進要旨三》- 正念)

    “要集中精力,頭腦絕對的清醒、理智,念力集中、強大,有搗毀宇宙中一切邪惡的唯我獨尊的氣勢。”(《法輪大法 精進要旨三》- 正念)

    “同時要求大家在發正念時,要思想更加集中,更加純淨、平穩,調動更大的能力,解體所有黑手、爛鬼,消除這些在另外空間裡的最後干擾。

     不要再叫邪惡鑽空子了,不要再被人的執著干擾了。做好大法弟子該做的事,走好最後的路吧,正念正行。”(《法輪大法 精進要旨三》- 正念除黑手)

    “其實大法弟子每個人都是有能力的,只是沒在表面空間表現出來,就認為沒有功能。但是無論能否在表面空間表現出來,動真念時都是威力強大的。因為我們是修正法的,對於善良的生命和世人都要愛護與救度,所以做任何事都要用善的表現,但對於操縱人破壞人類的邪惡生命的處理也是在保護人類與眾生。大法洪傳,救度一切眾生。而那些邪惡的、完全不可救要的邪惡生命,雖然不能得度,也不能任其無限度的做惡、從而迫害大法與學員及世人。所以除惡是在正法,也是在救度世人與眾生。”(《法輪大法 精進要旨二》- 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但是哪,全球大法弟子統一在一個時間裡發正念,那個力量是不可限量的。所以每個人哪,都能夠正念很強的對待這件事情,一開始就做的很好的話,可能邪惡現在都沒了。就是因為有許多學員被干擾著,這事那事的干擾著,是做不好的。”(《法輪大法 各地講法八》- 二零零七年紐約法會講法)

    現在我用師父的法指導我。全神貫注的用純淨無比的心態發正念,我感到一切都靜止了。全宇宙的生命都注視著這偉大的一刻。我感到了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崇高,我為自己是一名全宇宙的生命都羨慕的大法弟子而自豪。我感到另外空間邪惡的清除,感到了眾生得救的喜悅。

    而且從法中我體悟到,不只是坐在那就叫發正念。而是大法弟子做的每一件事、每一言行都得用正念做,都得符合大法弟子的標準。師父經文裡說:“做了一大堆事,回過頭來一看,都是在用人心做的。人做人事,卻不是用正念,沒有大法弟子的威德在裡頭。那換句話講,在神的眼裡看,那就是糊弄事,不是威德,也不是修煉,雖然做了。你說這不白做了嗎?”(《法輪大法 各地講法十一》- 大法弟子必須學法)“當然大法弟子對人是有益的,我們講話本著正念,隨著講話吐出來的是蓮花。” (《法輪大法 各地講法十一》- 二零一零年紐約法會講法)

    最後讓我們拜讀師父的詩詞:

    正念

    疾風電掣上九霄
    雷霆萬鈞比天高
    橫掃穹宇無盡處
    敗類異物一併消(《洪吟 四》- 正念)
     

    層次有限,寫的不妥的地方,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TOP

    在打電話救人中提升自我

    2010年3月我在上海得法,得法沒幾天,家人知道了,再過幾日,朋友知道了,再過一陣子,警察知道了,這就是我剛剛走進修煉時的那時很不成熟的狀態。

    來到日本後,在師尊慈悲安排下,我在全球平台打電話救人,開始的時候,黨文化帶來的爭鬥心特強,遇到“不聽話”的眾生,聲調一下子就提高上去了。家人看到我每天坐在電腦前一會熱情洋溢,一會怒氣沖沖,不得不經常提醒我不要驚擾到鄰居,同修也善意提醒我。通過不斷的學法,同修相互交流,漸漸提高了對修煉的認識,找到自己必須要修去的人心,漸漸的,心態平穩了,正念加強了,體會到那種師尊講的“一個心不動,能制萬動” (《法輪大法 精進要旨二》- 去掉最後的執著)的金剛正覺的狀態,更加冷靜,沉穩,理智。對眾生更加慈悲,包容,忍耐。過去有很多打電話救人的故事讓我感慨萬分,我把其中的幾個故事分享出來,向慈悲偉大的師尊和同修們匯報。

    1、在多次回撥中力挽狂瀾

    有位老先生一接到電話就罵什麼漢奸,賣國,滔滔不絕,不容我講話就掛掉了,打過去我很快回復他一些基本的真相,他又掛了,我再打過去,告訴他一定要做炎黃子孫,退出黨團隊,他又掛,不斷的打過去,始終保持平穩的正念,斷斷續續中他好像清醒過來了,也不掛了。我告訴他,千萬不要聽中共邪黨的謊言,它就是把你騙到地獄裡還要告訴你這就是天堂,他樂了,很愉快的接受了三退和更多的真相。雖然這個電話打得還算成功,但是回頭找找自己還是有漏存在的,因為在他罵人時我其實是把他定性為無可救藥,這樣的在第一時間給對方下結論有很多次了,打完電話也習慣性的在心裡給眾生做總結;這個人善良,那個人清醒,這個人中毒,那個人糊塗,其實就是沒有認清邪惡對自己思想的干擾,對眾生的干擾。排除這些干擾需要更大的慈悲和智慧。更強的正念和更高的法對修煉人的要求。

    2、要報警的眾生的改變

    開始時這個人態度還很好,退出黨後又突然威脅說已經查到了你的住址電話,馬上帶警察上門來抓人。我說我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小老百姓,今天只不過是想給你一個善良的建議和真心的祝福,一個政黨如果只剩下恐嚇講真話的百姓的能耐,這樣的政黨你認為是你驕傲還是恥辱?他不聽,反革命搞破壞等文革口號都出來了,說我們吃黨的,喝黨的,不愛國,不愛民。我反覆的說,兄弟我就問你一個問題好嗎?終於他停下來。“我是我父母養活的,兄弟請問,你是被那個黨養活的?”他不說話了,“兄弟,你去問問外國的三歲孩子誰養活了他,中共洗腦都把我們善良百姓洗到忘我的境界,忘掉我們的先祖,忘掉我們的父母,忘掉我們自己,叫你看什麼你就只能看什麼,叫你聽什麼你就只能聽什麼,叫你怎麼想,你就怎麼想,控制你大腦,操縱你思維。”

    他態度轉變了,口氣平和下來,但又講什麼大國崛起,中國夢,趕超夢,幸福夢。我告訴他,“中國這幾十年的發展靠的是低價勞動力和出賣國家資源,這等於是抽血止渴,挖肉充飢,和當年文革初期吃大鍋飯是一碼事,兄弟,沒看到代價嗎?山清水秀,人傑地靈的中華大地現在還剩下什麼?我們祖先給我們最大的財富不是金銀財寶,是仁義禮智信的精神財富,而現在你看整個社會人人騙我,我騙人人,人人害我,我害人人,人人防我,我防人人,”他嗯嗯的開始認同我的觀點,但是對大法還是抱著一些因謊言而帶來的偏見“打壓你們肯定有原因,要不怎麼不去打壓佛教,基督教啥的?”我順著他說,“是有原因,當然有原因它才打壓,因為它發現法輪功在短短几年間人數就達到上億,不僅能讓一個病怏怏的人短時間恢復健康,更讓它不安的是法輪大法能在短時間內讓一個流氓變為君子,惡人變成善人,這是它最害怕的,因為中共相反,它需要的是土匪城管,流氓警察,貪腐官員,都是它的革命接班人,而且何止法輪功,文革到現在它不是一直在迫害好人嗎?只不過只有法輪功修煉的人才有勇氣和決心站出來,只有佛法賦予的生命才能做到這一點。”

    他邊聽邊“嗯,嗯,是啊,是啊,”的回應著,突然又說,“你們不是講善,講忍嗎?怎麼對中共不講善,不講忍?”我說:“我是針對你的問題來講這個善,講這個忍,我們是本著善念講真相,希望百姓我們不要聽信謊言保護好自己,難道不是善嗎?這輛車要翻了,我們勸所有的人包括迫害過我們的人都早點下來,難道不是忍嗎?”最後他“謝謝”說個不停,急切的要了翻牆軟體,表示要好好看看,再次明確了三退。這個電話表面上看問題也不大,也基本上幫他打開了心結,但我還是有情緒化的人心在,有執著於口才的顯示心理,以至於他最後還冒出什麼不善,不忍的話來,眾生細微的思想反應都能幫助我們查出修煉有漏的地方,幫助我們修去執著,更快的提升!

    3、對大法弟子家屬講真相

    一位女士,好多同修都給她打過電話,她開口就說誹謗大法的話,說她母親就是因為煉了你們那個功去世的。我心裡很痛很難受,儘量克制自己的情緒,我試著從多方面去解釋,但是高不成,低不就。後來我問她“你母親修煉時身體是什麼狀態?”她承認是有病才走進修煉的。我又問,“修煉後身體有變化嗎?”她承認有,但是她就說因為她母親最後不肯去醫院才去世的。我說,“你母親是因為去醫院治不好病了才來修煉的是不是? 這難道不是大法給她延續的生命嗎?而且就算她去了,也有師父在管她,你不分善惡,這樣誹謗大法,你覺得這是你母親願意看到嗎?你不客觀理性的去看待這個問題,一味被仇恨宣傳左右大腦,謗佛謗法,你覺得這是明智的嗎?”她明白過來,態度也改變了,表示不再這樣誹謗大法了。

    還有一位男士,做完三退,我聽到電話那頭還有另外一個人在嘀嘀咕咕的,就想幫他也三退。這位男士說,你可別勸他,他很反感你們的,他自己就有家屬在煉法輪功,他說你們應該干點更有意義的事情,我說,“你叫他一起聽著啊,不是什麼反感,是他被嚇住了,要是中共不打壓,他會反感嗎?中共打壓誰他就反感誰,是不是?既然他有家人煉法輪功,他更應該清楚按真善忍做人的是什麼樣的人,他被嚇得六神無主好壞不分了,做人沒有勇氣,找什麼反感的藉口呢?謊言只能欺騙無腦的,暴力只能恐嚇膽小的,電話那頭嘀嘀咕咕的人也不作聲了,接電話的連連說 “哦,我明白了,我明白是怎麼回事了,我真的明白了。”

    無知者無畏,對於謗佛幫佛的這些生命,我會很嚴肅又不失真誠的告誡,但是這個對人心的觸動特別特別大,就是長時間的魔煉還是很難達到很多同修那種金剛不動的正念正行的狀態。

    4、以柔克剛

    一位在黨文化中反黨的女士,接到電話就滔滔不絕的講自己從小就洞察萬物,知曉天下,說你們講的這些我早就知道了,不用跟我講,你們講的全是小兒科,做的全是無用功,對推翻中共起不到任何作用。我只有在她踹氣的間隙講真相,她說你們講話怎麼全都是軟綿綿的,這樣能鬥過中共嗎?你們應該拿槍拿炮,應該聯美倒日,應該如何如何,我真的不理解你們這樣打電話能起到什麼作用,太幼稚,太無知,太可笑,你有空還是多讀幾本高深莫測的書,你就不會象現在這樣無知可笑了,你們講什麼真善忍?管用嗎?歷朝歷代都是槍桿子裡出政權,你做這樣的傻事我看是太愚,太弱,太痴。我看就沒有幾個人能傻到相信你們的。”我說:“不能看人多人少去衡量好壞,不是每個人都有同樣的想法,很多人跟你的想法還不一樣呢,而且往往象你這樣站在金字塔尖上的人畢竟還是少數”,她“嗯”了一聲,開始認同我的觀點,接著我講了真善忍如何改變了我,講了我修煉過程中的收穫,講了大法的真相和大法的美好,告訴她我對愚、弱、痴的理解,告訴她大智若愚,大強似弱,大善若痴。不急不躁,輕言細語,舉重若輕,她靜靜開始聽,情緒也平和了,突然對我道歉“對不起,我剛才講話太失禮了-------”她態度完全改變了,交談的氣氛也越來越祥和,打完這個電話心裡很是感慨,在她身上我看到了過去的自己,看到了在法中脫胎換骨的自己,更看到了大法的慈悲偉大。

    平台打電話三年了,要講的故事真的太多太多,每天遇到各種各樣的芸芸眾生,善良的,正直的,誤解的,中毒的,越發覺得這些生命的可親可貴,每天都在打電話中魔煉自己心性,修去執著,修出慈悲,憐憫和包容,修出大善大忍,每天都能感受到自己得到魔煉,提升,淨化後帶來的純淨,堅實,和同化大法的幸福,喜悅,祥和。謝謝打電話中遇到的所有的生命對我的幫助,謝謝平台同修們無私無我的對我的幫助。

    對偉大慈悲師尊在我修煉道路耐心的指導呵護無言以謝,唯有更加精進多救眾生,緊跟正法進程,不負師尊苦度!



    TOP

    「奉上祝福」 溫哥華民眾與法輪功學員同行

    http://news-b5.zhengjian.org/2017/05/02/36977.html

    TOP

    2017年新英格蘭法會在波士頓召開

    http://news-b5.zhengjian.org/2017/05/02/36969.html

    TOP

    加拿大蒙特婁舉辦2017年法會

    http://news-b5.zhengjian.org/2017/05/02/36970.html

    TOP

    2017年埃德蒙頓法會 珍惜機緣做好三件事

    http://news-b5.zhengjian.org/2017/05/02/36971.html

    TOP

    在印尼巴淡島學校介紹法輪大法

    http://news-b5.zhengjian.org/2017/05/02/36972.html

    TOP

    真善忍美術展覽館在美國亞利桑那州開張

    http://news-b5.zhengjian.org/2017/05/02/36974.html

    TOP

    倆倆相繼而來 尋獲幸福生活的真諦

    http://news-b5.zhengjian.org/2017/05/02/36975.htm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