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21日 星期日

  • 大法修煉造就的美容

  • 發賀信中認識到自己的根本執著

  • 當真、善、忍被中共刻意扭曲時……

  • 遇事向內找 珍惜整體交流的機會

  • 前世今生:南宋名臣王十朋知曉前世為僧

  • 在媒體工作中的修煉心得



  • 大法修煉造就的美容


    大陸大法弟子

    無數的大法弟子在修煉中創造了許許多多的人間奇蹟。大法的無限內涵通過我們的修煉不斷的展現出來。我在修煉中無意發現:人體的皮膚是一個記憶的倉庫。而倉庫的門通常對每個人都是被「鎖死的」。

    在大法修煉中不斷的深入、不斷的精進,心靈不斷的被淨化,身體也會相應的得到淨化。「物質和精神是一性的。」(《轉法輪》)此時,會發現人體的皮膚記憶倉庫的門會被漸漸的打開。我們感覺每一個大法弟子的那個鎖都是被打開的,只不過每個人清出的東西多與少不同而已。要想清出更多的東西,就必須在修心上下功夫。

    在我們一生中曾經被蚊蟲或什麼叮咬過、被傷過、或者是皮膚上曾經長過什麼,……都會漸漸的被重新翻出來。如:年青時長過的青春豆等,在不知不覺中又翻出來了,有的又重新長一遍。曾經得過的大病,此時,也可能會相應的翻出來表現一下或一個階段。……真真切切的感受到傳說中的那種脫胎換骨的美妙感受。

    漸漸的隨著同化法,心靈的被淨化,這些翻出的儲存痕跡會隨著心靈的淨化而漸漸的或暫短的被淨化掉。過程中會看到新皮在更新老皮,新皮老皮交融在一起,一段時間身體很多地方都在脫皮、掉皮。還會看到幾十年前的傷疤會被漸漸的更新。據皮膚科專家講:(對不修煉的常人)這是不可能的事。

    新的皮膚越來越多,還沒有完全更新時,在新皮的某個部位用力撐開時,還會看到斑斑點點的老皮仍然存在。而這種美容是真正的長出來的新肉,是高能量物質構成的,因此是永久不變的。人為的手術更換或藥物清洗都是不可能長久的。

    「相由心生」(《各地講法十》<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真的體現了這種同化法內心的淨化、為他的付出、經歷許多關和難的「魔煉」……帶來的外在皮膚相應的變化。新長出來的皮膚和原先的老皮的差異是明顯的,自己和別人都是可以看到的。這時的新皮真的是:白白淨淨、新鮮細嫩,人也顯得年青了。這是真正的美容!這是我們在同化大法的過程中,內心世界被淨化帶來的物質身體相應的被淨化,是大法修煉造就出來的聖潔美容。


     



    TOP

    發賀信中認識到自己的根本執著


    大陸大法弟子

    今天明慧網刊登恭祝師父生日的賀詞賀卡已經第三天了,我寄去的賀信已然沒有登出來,心裡特別急。昨天去同修家學法時同修就問了,我說還沒有見。今天晚飯時和兒子(以前曾經修煉過幾個月)說,你幫助我再投一次,可能是上次沒有收到。上次是四月中旬兒子幫助投的。兒子看到了我的心隨口說:你好好找一找自己吧。兒子的話並沒有引起我注意,依然打開明慧網頁,在兒子的指點下開始再次投稿,結果網頁上出現一行字,大意是你投的稿以前已經收到了。我仍然不死心,點擊「發送」,沒有任何反應。

    兒子坐在沙發上說了一席話,大意是:謙卑是最重要的,尤其是修煉。謙卑到了沒有了一點自我的時候,才能容得了萬事萬物,容的下天下。 你想想是否把自我、自大看的太重了?是否太看重自己了,太看重自己的文章了,太看重文章的發表了,太看重自己的能力了?看不到自己的能力是來自於自己背後的因素,如果沒有神的眷顧,沒有師父,你能做什麼呢?你自己什麼也做不了!

    停了一下,兒子又說:你看農村裡那些同修,他們沒有文化,不會寫文章,也不會上網,人家不修啦?人家都在默默無聞的修,也許修的比你的層次要高得多。這個問題不知和你說過多少次了,你好好想想吧?!兒子說話的時候表情特別嚴肅,他的話象句句重錘敲打在我的心上,觸動著我的心靈深處,我不住的點著頭。

    他走後我緊接著的把他剛才的話又回憶了一遍,在心裡記下了。我心裡知道是師父看我「自我自大」的執著太嚴重了,借著他的嘴再一次給我重錘棒喝,讓我清醒,讓我剎車!太對不起師父了,竟然連給師父發賀信時都會顯示出「自我自大」的骯髒的心,真是罪不容恕啊!

    執著於「自我自大」實際是對「名」的執著,從常人到修煉一直是我長期固守不放的東西。只是以前沒有把它看的這麼嚴重,沒有意識到它是我長期固守不放的根本執著之一,因此也沒有引起高度重視,更不用說下大力去修了。對「名」的執著過去也向內找了幾次,僅在表面上認為自己名心重,從來沒有意識到有這麼嚴重!這次師父借兒子的嘴給了我一記棒喝,重錘下才使我認識到了自己長期固守的根本執著,這個根本執著到了必須去掉的時候了。

    我向內找自己的心,出於對師父的感恩,這些年每到逢年過節、五一三的時候都會發賀信,慢慢的心不是很純淨了,好像是在走形式。去年看到同修們製作的精美的賀卡,也想做,就讓兒子教我。學了幾次感覺太複雜太難了,就沒有信心了,兒子也表現出了不耐煩,埋怨我太笨。後來乾脆不學了,讓兒子給發,結果沒見發表,就想可能沒有給發到,心想這麼重要的事沒辦好,又對兒子起了埋怨心。

    師父說:「不修這顆心,誰都上不去。」「你天天磕頭把頭磕破了,一把一把的燒香,也沒有用,你得真正實修你那顆心才行。」 [1]我意識到自己由對師父的感恩、虔誠變成了走形式,心不純啊!師父說:「師徒不講情 佛恩化天地」,[2]我是用人心對待師父,對待發賀信這麼神聖的事,這不是真正的信師信法!師父說:「你們在純淨心態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聖的。」 [3]

    以上是這次給師父發賀信過程中的一點體會,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洪吟二》〈師徒恩〉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再認識〉



    TOP

    當真、善、忍被中共刻意扭曲時……


    陸文

    在一本真相資料《希望》上看到這麼一則故事:在一個大雪紛飛的傍晚,加拿大魁北克省一個小城的路上,駕駛小轎車的魯尼茲小心翼翼地緩慢地前進著。她看到一位 60 歲開外的老人在路邊行走,他請老人坐上了車,老人很感激他。

    途中,遇到車禍,他斷了兩根肋骨,從醫院醒來,就急於知道老人的情況。護士告訴他,老人做了開顱手術,還在昏迷中。老人的家人來了後,感謝他對老人的幫助。但是律師來了後,按照法律,魯尼茲要承擔老人 70% 的醫療費用。老人昏迷 20 多天後,奇蹟般地醒過來了。他醒來後的第一句話是:「要感恩,不要賠償。善意都是美好的,不要傷了好人的心。」

    老人的話感動了小城居民,人們紛紛走上街頭,打著「讓善意不再尷尬」、「拯救愛心」的標語,為老人募捐。但老人後來又把這些善款都捐出來,成立了「愛心救助基金」,用來幫助那些因為行善而遭遇尷尬的人。

    後來,在魁北克省舉行的最受愛戴的人物評選中,居民們毫無爭議地寫上了老人的名字——盧森斯。大家對老人這樣評價:「當善意被扭曲時,是盧森斯還原了善意的本來模樣,讓人們可以毫無攔阻和懼怕地去愛。」

    這是一則感動人心的故事,當善意被扭曲,善良遭遇尷尬時,老人盧森斯抱著感恩的心,保護了人善良的本性,給了後人勇敢去愛的勇氣與榜樣。

    中國大陸發生了這樣一則故事:一個小學生看到老人倒在地上無人攙扶,出於善良的童心,把老人扶起來,結果被老人及趕到的兒女訛詐,沒辦法,到派出所評理,誰知警察埋怨小孩的父母卻說:「誰叫你家孩子多管閒事?」小孩的母親氣的打兒子:「看你還敢不敢做好事?」小孩哭著說:「媽媽,我再也不做好事了。」

    故事雷同,結局迥異。一則故事鼓舞人心,鼓勵人繼續行善,一則故事寒了人心,從心靈上摧毀了人行善向善的種子。

    這樣的事在中國大陸太多了,人們都在埋怨人心不古,世風日下,可從來沒有真正思考過問題的根本原因。

    第一則故事在中共的教科書裡,從來沒有出現過,中共從來沒有大張旗鼓的宣傳中華五千年傳統文化,即使能在街上看到宣傳畫裡的傳統文化故事,都是被刻意扭曲了的,中學課本裡選的古文都是嘲笑、貶低古人的。人善良的本性,從人一出生,都是在中共刻意營造的假、惡、鬥假現實中,一步步地刻意扭曲,慢慢的人不知道「真」是什麼,「善」是什麼,「忍」是什麼,遇到問題就是說假話,推責任,無理也要犟三分,與人鬥個你死我活。

    1999年4月25日,萬餘名法輪功學員聚集在國務院信訪辦門前,理性的和平的為求得開放的煉功環境請願,期間表現出的大善大忍胸懷感動了世人,「四·二五」上訪被稱作「中國上訪史上最理性平和、最圓滿的上訪」。整個過程,秩序井然。事情得到解決,法輪功學員平靜的離開前,地上清理得乾乾淨淨,一片碎紙都沒有留下,連警察扔下的菸頭都撿走了。一個當時參與維持秩序的警察就對周圍的人說:你們看看,這就是德!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1999年7月20日,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把萬餘名法輪功學員4.25和平上訪,污衊為「圍攻中南海」,完全改變了法輪功學員秉承這真、善、忍信念講述法輪功真相的內涵,再加上中共媒體的「1400例」、天安門自焚偽案等,習慣於中共黨文化思維,且不明真相的中國人,真的被謊言欺騙了,認為法輪功是X教,法輪功象電視上講的那麼可怕,又是圍攻,又是自焚、自殺、殺人等。

    中共為什麼要污衊、抹黑法輪功?為什麼要刻意扭曲真、善、忍?國人為什麼在善意被扭曲,真、善、忍這普世的價值觀被打壓、扭曲時,不能用善良的本性去維護呢?

    這與中共的本質有關。中共不是中華五千年傳統文化的產物,它是個西來幽靈,今天人認為的其創始人馬克思在讀大學時,就加入了德國撒旦教派,成為反對神的魔教徒。共產黨的綱領性文件《共產黨宣言》中開篇就揭露出自己的身份:「一個幽靈,共產主義的幽靈,在歐洲遊蕩。」幽靈,就是魔鬼,中共就是這個魔鬼在人間的組織形式。

    中國古代的歷史上,任何一代開國明君為了維持自己的政權,都是與民休養生息,發展經濟,宣揚傳統文化,教育與鼓勵民眾向善;而中共卻是利用謊言與暴力來維持政權,利用各種形式的血腥的政治運動迫害善良的民眾,破壞人心,摧毀傳統文化,胡編亂造一個反天地、反神佛的黨文化愚弄欺騙民眾,鼓動人心向惡。

    按照善惡有報的天理,人心向善有福報,人心向惡遭惡報。中共邪靈知道天上有神佛在照看著人類,善惡有報是人間的正理,它不叫人相信,人才會隨同它做惡,壞事做到一定程度才會被神佛銷毀。毀滅人類,這才是中共邪靈的真實目的。

    法輪功的真、善、忍觸動了中共的假、惡、鬥,如果人人都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做好人,就會得到神佛的庇護,會得到福報,中共的罪惡目的不就落空了嗎?所以,即使法輪功於國於民,甚至對於當政中共都是有百利而無一害,中共也容忍不了,非要剷除而後快。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真實目的還是要害死全人類。

    中共刻意扭曲真、善、忍,迫害法輪功,目的在害人;法輪功學員理性反迫害,慈悲的講述法輪功真相,喚醒人的正念與良知,目的在救人。能不能得救,就看人自己的選擇了。

    今天,中共還在變換著謊言迫害法輪功,法輪功學員還在面對著暴力與危險講真相,何去何從,如何選擇,真的關係著人生命的未來。選擇真相是福報,拒絕真相,就是惡報。



    TOP

    遇事向內找 珍惜整體交流的機會


    台灣大法弟子

    集體煉功、集體學法是師父留給我們的修煉形式。師父給我們的一定是最好的。在平台打電話,每周日晚上的整體交流也是很好的總結撥打經驗、提升自我心性的好機會。

    本周我有幸又被邀請寫心得體會。我告訴同修,這次要寫推薦交流題目以外的修煉體會,那就是撥打電話的經驗分享。

    本周五,我滿心歡喜地參加了預交流。當念完交流稿後,同修A的話讓我心裡一陣失落。同修A說我的交流稿沒有寫出自己向內找的心得和實修過程,最多是電話講稿的複述而已。我心裡掠過一絲對邀稿同修的抱怨:為什麼不提前給我修改稿子?害得我在這裡丟臉?又有對同修A的一絲不滿:我的交流題目上明明寫著經驗分享啊,當然很少有向內找的實修體會了。當我意識到自己起了這些心後馬上驚覺了:我是修煉人啊。師父在 《致歐洲法會的賀詞》 中說:「修煉者永遠是修自己,人心小小的變化就是提高,眾神都看的見.」。我不是不能動心嗎?而且同修A講的沒錯,我寫的稿件中沒有向內找的實修心得體會。

    其實這次我是期盼參與整體交流寫稿的。因為我發覺自己這段時間講真相越來越順,好像幾句話就能打動對方。我想要把這個經驗與同修們分享,讓大家也能借鑑,多救人 我甚至有點迫不及待了。歡喜心、顯示心、證實自我的心使我膨脹,毫不顧忌這次是有參考題目的交流,其實也暴露出了自己不配合整體的自以為是的心。儘管之後有同修傳來信息感謝我的分享,儘管我當時想的是寫這篇交流為了能多救人,可我還是夾雜了這麼多的人心。 師父在 《法輪大法長春輔導員法會講法》 中說無論他怎麼修煉,我都會採取方方面面的辦法,哪怕他覺的在干最神聖的工作時,把他最放不下的那顆心表現出來。哪怕你們為大法做工作,我也會讓它表現出來。工作本身沒有使他提高不行,他的心性提高才是第一位的,他的昇華才是第一位的。我發現自己最放不下的心就是:自以為聰明的顯示心。

    我記得前幾天給派出所打電話的過程中,幾位年輕人先是罵人後馬上掛,後來我說了幾句重話,對方不掛且靜聽了起來,我把真相完整的講完,也告知了追查國際地舉報電話和翻牆網址 見對方還在聽,我就用自以為打動人心的語氣勸其三退。以前很多次我會講到自己淚水漣漣,有時也能讓對方感動得答應三退並說謝謝!這次,那位年輕人開口說話了:我看你講得挺過癮的……」頓時,我那種救人的神聖感覺消失得無影無蹤。我以為自己能曉之以理,動之以情,誰知對方卻感覺到我在自我陶醉……我也多次意識到自己有時好像不是在講真相,仿佛在台上演講一樣。我想要改,可找不到是什麼心讓我自我陶醉和出現這種狀態。今天同修A的話,仿佛一記棒喝,我那自以為聰明的顯示心,一下子就曝光出來了,我想,以後再也不能有這樣的心了!而且,不配合整體,只顧自己愛干想寫什麼就寫什麼,不僅耽誤同修寶貴的時間,也是自私的表現呀。這些心都得修去。

    另外,我還想到 剛開始對邀稿同修的抱怨,哪怕是只有一絲絲,也是不對的。我在打電話,同修也在打電話;我要寫稿,同修也要寫稿,還要審稿;我有家庭的關難,同修也一樣有家庭,很多還有常人的工作。我怎麼可以因為自己的稿件被同修A 要修整就抱怨邀稿同修呢?我這不是太自私、太不為他人著想了嗎?而且還有很強的依賴心愛面子的心。

    我通常在周六周日都很忙,本來想說稿件還需要修整就算了,可想到自己當時已經認識到了不好的人心也及時去掉了並答應重新寫稿了,那修煉人說話一定要算話,而且,這次的人心大曝光也能讓我加深印象,以後再遇到這些人心浮上來的時候就能很快抓住並及時修去它。

    以上是我的一點向內找的修煉體會如有不在法上之處請慈悲指正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TOP

    前世今生:南宋名臣王十朋知曉前世為僧



    王十朋(西元1112—1171年),字「龜齡」,號「梅溪」,諡號「忠文」,溫州人,是南宋狀元、名臣、詩人,著有《王梅溪文集》等傳世。王十朋以名節聞名於世,剛直不阿,批評朝政,直言不諱,被稱頌為真御史。朱熹曾將他與諸葛亮、杜甫、顏真卿、韓愈、范仲淹五君子相提並論。王十朋不僅一生清廉,品德高尚,而且學識淵博,詩文自有風格,凡眼前景物,常常感而成詩,大多是愛民憂民、寓含教育之作,「海內有志之士聞其名,誦其言,觀其行,而得其人,無不斂衽心服」。《四庫全書總目》評價說:「十朋立朝剛直,為當代偉人。」

    這麼一位有著歷史貢獻的人物,據記載他是北宋僧人嚴闍梨轉世而來,此事在《樂邦遺稿》、《天台山志》、《台郡志》等古籍中均有記載。嚴闍梨,俗姓賈,字「伯威」,是王十朋的舅公,也就是他祖母的兄長,年少時出家,戒行嚴謹,後來成為一代高僧,而且多文才,善作詩文,曾經與蘇東坡有過詩文往來,人多尊稱為「嚴首座」。( 註:「闍梨」,讀音shé lí,是梵語音譯詞的略稱,意為高僧;「首座」指佛教寺廟中位居上座的僧人,地位次於方丈。)

    王十朋出生那年的正月,他的祖父王格夢見嚴闍梨前來,手捧一大束花送給他,卻又忽然不見了。而嚴闍梨就在這個月圓寂,王十朋的母親萬氏也恰好於這個月懷孕,時間非常的吻合。王十朋出生後長的眉毛濃重,目深神藏,不僅相貌與舅公嚴闍梨十分相似,而且聰明悟性也與嚴闍梨十分相像。他的表叔賈元達就說:「此子眉目類吾伯嚴闍梨,他日能文未可知也。」

    因為以上這些原因,許多人都認為王十朋就是嚴闍梨轉世再來。王十朋在《記人說前生事》一文當中說,自己小的時候,每當有家鄉僧人見到他,都會說:「這個小孩兒是嚴伯威的後身」。雖然大家都這樣說,但王十朋本人畢竟沒有前生的記憶,一直有些懷疑,曾說:「或雲予前生為嚴闍梨,因以戲雲」。看來,最初他對於大家說他是嚴首座轉世而來的說法並沒有相信,只是當作戲言而已。然而後來發生的事情,卻徹底改變了他的看法。

    一天,王十朋做了一個夢。在夢裡,他來到一個地方,那裡峰巒秀異,林木陰邃,並且有僧人在其中來往。王十朋所在的位置有一座石橋,橋上有一塊石碑,他就走到石碑前看碑文。這時,有一個僧人對他說:「這是您前生所寫」。王十朋追問僧人自己的前生是何人,僧人說:「是嚴首座」。

    過了幾年,王十朋來到石橋寺,寺中的僧人居然在他來之前做夢,夢到迎接嚴首座歸來,結果第二天,王十朋便來到了寺院。王十朋在寺中遊覽,發現所見與幾年前他夢中的情景完全一致。此時,王十朋才真正知道自己確實是嚴闍梨轉世再來,所以他就寫了一首詩,紀念此事:石橋未到已先知,入眼端如入夢時;僧喚我為嚴首座,前身曾寫此橋碑。

    王十朋從此對嚴闍梨深懷敬仰,並與佛門中人來往甚密,曾作詩句「令我名利心,一聽渾欲休」表達他聽聞佛理後不貪求名利的感悟。而且他本人也是這樣做的:一世清廉,兩袖清風,隆興元年(西元1163年)辭官歸故裡,家有饑寒之號卻不嘆窮;夫人死在泉州任所,因路遠無錢將靈柩及時運回家鄉。他在《乞祠不允》詩裡自述雲:「臣家素貧賤,仰祿救啼飢」「況臣糟糠妻,蓋棺將及期。旅櫬猶未還,兒晝夜悲」,結果靈柩在泉州停放了二年。王十朋為官,關心黎民百姓,自己卻是如此貧寒,實實在在的做到了不貪求錢財。

    王十朋對自己前世為嚴首座之事,由懷疑到確信的過程,有力的證明了生命輪迴真實不虛,元神才是自己的真實生命,無神論只是個錯誤的理論。而共產黨的理論根源就是無神論,壞種子結不出好果實,根源錯了,那麼整個都錯了,共產黨的理論體系都是錯的。再看看王十朋的事跡,令人敬佩之餘也可發現他能如此清廉自守,與他明了前生,知曉輪迴,信奉佛理不無關係。當今中國之所以道德敗壞貪腐橫行,許多人都不得不承認這與信仰的缺失有很大的關係,那麼是誰毀滅了中國人的信仰呢?就是共產黨在無神論等理論指導下,不斷發動各種運動破壞了中國傳統文化與信仰,共產黨就是導致這一切的罪魁禍首。那麼要想重建中國的文明與信仰,第一步要做的就是退出共產黨的黨團隊組織,擺脫這個黨,不與他同流合污。



    TOP

    在媒體工作中的修煉心得


    韓國大法弟子

    尊敬的師尊好!
    各位同修好!

    今年是師尊傳法的25周年。首先,向長久以來以無量慈悲引導我們的師尊致以深摯的謝意。再次,我為能夠在紀念弘法25周年的盛大法會上,與諸位同修分享我的修煉故事而感到非常榮幸。我是目前在紐約新唐人負責製作和主持節目的韓國大法弟子。

    2005年,當時我正在中國大陸留學,母親給我了一本《轉法輪》,從此我與大法結緣。

    2007年,神韻藝術團首次來韓國演出,我負責神韻團員的翻譯和陪同,這成為我正式在修煉路上勇猛精進的契機。

    2008年夏天,我來到紐約新唐人,從最初負責翻譯、編輯,到擔任策劃助理,再到現在成為編導和主持人,在這9年的歲月中,我一次都沒離開過公司,只是在法中精進、一路趕來。過去9年,我在新唐人送走了自己二十幾歲的青春時代,其中充滿了戲劇性。

    這段時間極其艱苦,如果沒有師父的加持和大法的指導,我或許一瞬間都挺不過來。我從2014年開始一直主持一檔節目,這是一個介紹當今韓國文化和人氣明星的娛樂節目。

    今天我想交流的主要是負責這個節目之後經歷的修煉心得。

    1、不斷放下自己走師父安排的路

    2014年初,新唐人迎來了許多變化。當時,我負責製作一個介紹高檔品牌的時尚節目,新總裁上任後,對播了很長時間的節目都提出了新方向。當時內部矛盾和意見衝突頻繁,而讓情況更加雪上加霜的是,與我長久合作的主持人因為個人原因不得不長期停職,這讓節目的前途未卜。

    有一天,節目的總負責人找到我,建議我嘗試一下主持。他告訴我,韓國人用中文介紹頗受大家歡迎的韓流,一定會很有意思。我連一秒都沒考慮就毫不猶豫的拒絕了。其實,除了這一件事兒,我可以在媒體中擔任任何事情,而我唯一不喜歡做的就是站在攝像機面前。我很怕生,很難與和自己性格不符的人溝通。而且,我還有嚴重的攝像機恐懼症,站在眾人面前表現自己對我來說實在難以想像。

    雖然負責人不斷勸我,我也沒有改變自己的主意。同樣是大法弟子的母親對我說:「任何事兒都沒有偶然,不要只是無條件的說『不喜歡』或者『我做不了』,你去試一試如何?如果是師父的安排呢?」負責人也表示,試做一個短片,如果反映不理想,不會勉強我。

    而我最終用了三週的時間,以自己的視角將人氣韓劇製作成youtube視頻。因為我小事都不喜馬虎,因此從尋找拍攝場地,到編寫稿件,事無巨細,一一作了準備,最後做成視頻。為了克服攝像機恐懼症,在負責人的指導下,我天天練習朗讀約有八分鐘的稿件,將其全部背誦下來。另外,因為電腦反應極慢,常常要編輯到深夜。

    當時,我堅信這將是我負責主持的第一個、也是最後一個錄像視頻,因此對結果和反映未抱有任何期待。然而,結果卻與我想像的不一樣,第一天點擊量就相當高,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在youtube上就有30多萬人觀看。負責人很高興,電視台內部的反應也挺好。而我本人卻很矛盾,不能喜也不能憂。

    負責人想按照事先約定的開始企劃,而我因為沒有完全準備好,陷入苦惱狀態。這期間,另外一名上司認為我的外貌和中文水平等各方面不適合在電視台做主持人。周圍的人對我分歧也很大,還讓其他四位主持試講我在視頻中進行的獨白,積極尋找可以替代我的人。

    此事本非我所願,又不顧我個人意願,對我進行評價和討論,對我而言是一個極大的心性考驗。雖然我想將其作為修煉的機會,不去埋怨任何人,但是沒有那麼容易。經過長時間的考慮,我決定暫時離開新唐人,將集中力放在沒有完成的大學學業和個人修煉上。

    然而,當時在小組中,如果我不在,將沒有人可以負責製作,公司也不希望我離開。我請求師父的加持,希望在法中找到自己應該走的路,但是因為「不想做」的心太強烈,我未能找到確定的方向,陷入彷徨。此間,小組成立,節目已然開始。電視台找到了新的主持人,但是效果卻不如我用生疏的中文主持的首期節目。

    所有的人都希望我再次負責主持,而我感到極度迷茫。我與一個非常了解我情況的同修進行了交流,那次交流直到現在都如在眼前。他說,「你的修煉之路不是你自己安排的,而是師父給安排的。」聽到這句話的一瞬間我醍醐灌頂,我嘴裡一直說「走師父安排的路」,但是卻一直在懷疑、並反問「這真是師父安排的路嗎?」當時我想到,也許就是為了讓我修去這顆「討厭做、害怕做」的心,師父才給我安排了這條路。在悟到的一瞬間,我再也無法否定這件事。

    2、不斷努力符合師父的要求 通過採訪救度眾生

    目前,節目中最具代表性的部份是採訪韓流明星。因為不是小規模的項目,所有的人都認為會投入大量的人力,不過實際上專業做的只有3、4名基本成員,在拍攝和邀請明星的過程中,還接受韓國分社的幫助,並使用一部份外部人力。

    比方說,我不只是負責主持,還要做企劃、寫稿件,拍攝結束後要負責全部的視頻編輯,還要幫助銷售業務。其他的隊員也是一樣,邀請明星、編輯、翻譯、管理網站等等,每個人要負責多種任務,所有的隊員都不分晝夜的奔波。

    觀眾往往會對我們說「哇!你們是如何採訪到那麼多高人氣明星的?你們做的事真有意思!」等等。

    我們在這期間單獨採訪了30多名國內外的明星和有名人士。來我們節目的大多數韓流明星是韓國國內主流媒體都很難邀請到的A級明星,在韓流鼎盛期2014評選出的「韓流四大天王」中,有三位出演過我們的節目。

    但是,也許很多人想像不到,看起來如此有趣、如此華麗的節目,其製作過程是如何的艱苦,這個節目是如何起到救度眾生的作用的。

    比方說,攝影場地所有的設施都準備完畢,明星到達之後,在只剩下拍攝的情況下,明星換衣服時,突然舊病復發,被送往醫院……

    比方說,因為明星的變卦,到拍攝的前一天一直在不斷的變換地點、尋找場所……

    比方說,因為突如其來的颱風,所有的準備面臨著全部取消的危機……

    比方說,一些與中國大陸關係密切的大型企劃公司,在拍攝和編輯業已結束,沒幾天就要播出的情況下,毫無明確理由,突然要求取消播出……

    所有的瞬間都充滿了考驗。但是我一直銘記「任何情況都不是偶然的,哪怕表面上再不好的事情,只要弟子向內找、提高心性,所有的情況都會轉變成師父安排的、最好的狀態」,這樣一步步提高著自己。

    就這樣,與被救護車送往醫院的明星的採訪,最終順利進行,拍攝場所由賭場換成優美的傳統韓屋。

    雖然強勁颱風過境,但是採訪當天台風退去,天氣比任何時候都晴朗、和暢。

    娛樂圈的複雜、世俗和混亂超越了我們的想像。在節目的初期,師父託夢讓我清晰的看到了韓國演藝圈「三大惡」,即「毒品、賭博和性服務」的實際情況。那個夢非常恐怖、非常邪惡,以致我現在都難以忘記。但是許多年輕人瘋狂的喜歡娛樂圈製造出的那些不好的節目,並深受這個混亂領域的影響。

    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們的任務就是清理這個地方,救度他們。因此我們的節目與其它常人的娛樂節目不同,沒有虛假和緋聞,最大限度的排除變異的內容,努力弘揚光明、正統的文化。另外,從一開始到現在,真相一直被放在最重要的位置上。對於接觸過的所有企劃公司,都講了大法的真相、新唐人的真相,告知了神韻,並邀請明星。

    有一次,在見大型企劃公司之前,一起幫忙的韓國分社的一位記者做了一個夢。在夢中,一個長得像黑幫團伙的男子,將兩位要參加見面會的同修帶到一輛大車上拉走了。車內氛圍十分緊張,這時開車的男子突然打開了音樂,緩緩流淌而出的竟然是《普度》和《濟世》。

    做夢的這位同修跟我們交流後,我們認為在任何情況下都不要被表面現象迷惑,相信只要大法弟子正念足,所有的人都會被佛性同化,並互相鼓勵。我們按照約定去參加見面會。

    這位理事在見面會上一直不專心,他的兩部手機輪流著響。這時,所有參加見面會的同修向內找,發出強大的正念,一位同修在廣告企劃書中講述法輪功的真相時,那位理事像被什麼完全吸引了一樣,放下手中的手機,用孩童般純真的目光傾聽了真相。

    見面會結束後,他給我們安排了當時在亞洲最具影響力的韓流明星之一。

    在各種干擾和考驗中,形成整體,用正念和善念講述真相的各位同修,在這裡向你們表示感謝。

    3、只有提高自己才能救更多的眾生

    雖然面臨種種困難,但明星採訪依然繼續進行著。我一般三個月回韓國一次,採訪之後,再返回紐約,進行編輯等後續工作。節目的人氣在不斷攀升,但是對於我的主持能力大家意見不一,這讓我難拾信心。

    在播出的節目中,只看得到我與明星的對話,但實際上拍攝現場擠滿了雙方的工作人員。尤其是一線明星,其助理、形像設計師和其他工作人員會達到幾十名。被幾十個人裡裡外外圍著,在二三十分鐘的短暫時間裡讓明星說出諸多話題絕非易事,每次拍攝我都承受著巨大的壓力。

    拍攝前一天因為緊張睡不著覺,變的容易衝動,拍攝後又因為沒有做好一直自責,而出現失誤的地方又像噩夢一樣的徹夜糾纏著我。再加上人手不夠,我要親自編輯採訪時的視頻,看到視頻中自己的樣子,覺的處處不喜歡,真的想找個地方躲起來,就像在接受懲罰一般。

    這是因為我過分在乎別人的看法,對自己太執著。每當這個時候,我就會一邊讀《轉法輪》,一邊去尋找要修去的部份,但是有些想法總是揮之不去。「怎麼看我都不適合做主持人,師父為什麼要給我安排這樣的事呢?這麼長時間都過去了,也沒有進步,這真是師父的安排嗎?」因為懷疑和埋怨的心太重,心情久久不能平靜,但是面對努力奔波的隊員,我又覺的很愧疚,難以啟齒說出要辭職的話,因此夜夜獨自哭泣。

    每當這時,師父都會託夢給我,讓我清晰的看到與我有緣的那些明星的臉,看到他們熱切盼望得救的那顆真心之後,我再也不敢想辭職的事了。一邊哭一邊準備採訪稿,一邊哭一邊熬夜編輯,一邊哭一邊準備拍攝。

    雖然克服恐懼和緊張,趕到拍攝現場,但是正念不足時做出的採訪就與其他常人的採訪沒有區別。就在我心神俱疲之際,有一天我做了一個夢。夢中,我在一棟還未完工、只有框架的高層建築上順著樓梯往上爬,不停的爬,T恤都濕透了還在不停的爬。

    到了某一層剛想喘口氣、休息休息再走,突然正在施工的這層樓變成了一個幽靜的酒店大廳,兩位製作人突然出現,對我說,「明星就要來了,快換衣服好做準備。」 我目瞪口呆的問他們,「現在為什麼突然出現說這樣的話?這裡到底是哪兒?」完全搞不清狀況,愣在那裡。那個明星是當今韓國最紅的男演員之一。不一會兒,我已經換好了新衣服,坐在了椅子上,繼續搞不清楚狀況的反問,「我都沒有採訪稿,什麼都沒準備,這是什麼情況?」剛說完,那個明星出現在我面前,我非常慌張,一個勁兒的不承認當時的情況。

    突然,很多盛裝打扮的人湧進採訪現場,一名、兩名……場內很快就坐滿了人。其中還有我熟知的一位有名的社會主流人士和他的女兒,整個拍攝場所就像一個坐滿觀眾的現場脫口秀。

    我從夢中驚醒,冷汗沾濕了後背。「這個夢到底是什麼意思呢?」我從來都沒有想像過這種畫面。跟隊友交流之後,一位同修說「看來你在工作中一直很艱難」,另一位同修說,「說不定我們以後真的會以這種方式辦節目」。

    不過,我確實悟到了一點,就像我在夢中爬樓梯一樣,我只有在修煉中不斷的提高自己層次,才能救更多的人。此後,每當我面對拍攝缺乏正念時,我都會不斷的發出一念:「這些明星是我必須救度的眾生。」而當我正念足時,明星們就會出現如下反應。

    「我希望自己去世後,從天上往下看時,可以問心無愧的說一句:我的一生很正直。」

    「我人生中最大的毒就是嫉妒心。」

    「想到百年之後什麼也留不下,就感到很傷心。」

    「開始相信神的存在」等等,仿佛他們的佛性已出。

    而且有觀眾說「採訪太讓人感動了」,「我哭了」等等,在娛樂節目中是難得一見的反應。

    尤其是2015年年末,在採訪一位風靡中國的一線韓流明星時,我想救度他的心特彆強烈,我都沒有提問,他就開始講述自己的宗教、信念,以及對待人生的心態。

    為了布置攝像機,拍攝中斷時,我說在中國,中共的政策禁止信神和宗教活動,問他是否知道,他露出了苦澀的表情,沉默的點頭。我送給他一本書,並且講述了中國國內壓制人權的實際情況。這位明星十分感激,多次向我道謝。

    這次採訪讓我對節目的方向和使命有了更加明確的認識,成為大的轉折點。

    4、符合師父對媒體提出的要求

    隨著經驗的積累,對節目的要求變高,對每個隊員的要求也就變高了。雖然節目的質量在不斷改善,但是在銷售方面卻沒有大的突破,各方面的經濟負擔很重。

    師父此前在對媒體的講法中,強調了經營上的突破、講真相救度眾生和恢復傳統文化,並且說應該學習神韻。我認為如果不符合師父所提出的要求,做此節目就毫無意義,覺的應該重新建立基點。

    去年夏天,應該去釜山拍攝電影節等,但是因為颱風、電影節被抵制、薩德引發的中國限韓令等原因,邀請明星時困難重重。為邀請明星而赴韓的製片人也連續幾個月未能邀請到明星,十分艱難。

    我與這位製片人交流了我最近悟到的關於製作方面的心得體會,談了重建基點的事情。我說,「哪怕我們一位明星都邀請不到,也不能忘記講真相、救度眾生的本份,我們應該在加強個人修煉的同時,符合師父提出的要求。」

    不管是否能夠邀請到明星,我們團隊比任何時候都努力講真相。就這樣,長期沒能突破的銷售方面開始出現成果,我們首次在採訪明星時獲得了企業的資金支持。

    雖然規模不大,我們也邀請粉絲,以小型現場脫口秀的方式進行了採訪,其實這與幾年前我夢中的場景有些類似。

    當時我決心抓緊時間修煉,儘快救度還未得救的無數眾生。

    5、必須在剩餘的時間裡救度更多的眾生

    2017年預計將發生很多事情。一個生命對大法的態度決定著他的未來,現在速度更快、更清晰了。

    去年,神韻首爾演出被取消後,韓國經濟和政治等主要領域出現了各種危機和災難。韓國總統今年被彈劾下台,彈劾判決當天,我們報導了判決的情況,當時我有一種歷史大審判已然開始的感覺。為了在最後的大審判開始時不後悔,我下決心更加精進、趕快完成使命。

    那麼,今後我要做什麼呢?我一邊靜靜的打坐,一邊在內心詢問師父:「師父,我下一步要做的事情是什麼呢?」此時,我腦子裡不斷出現神韻演出的畫面。幾天後,我夢到很多年輕人被吸入黑暗之中,他們叫喊著救命。

    師父在《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中說:「我一出生的時候,很多的神就跟著下來了。從那之後年年都有,神就一直在往下下。等到我傳法的時候,那個神來的就像雪花一樣下來。就那麼多。我一算這個年齡啊,從我傳法到現在,二十五歲左右這些年輕人,真的還有很多人沒有得救,都是神來的,他們下到地上來,散布在全世界各地」。

    我們這個節目的主要觀眾群是世界各地的年輕人。我再次覺的,如果我們救度的明星對我們的媒體、對神韻、對大法抱著積極的態度,那麼跟隨他們的無數眾生也可以了解到我們的媒體、了解真相、了解大法。我相信這一天不久就會到來。

    要做的事情還非常多,今後依舊會做好三件事,凡事向內找,修自己,完成使命。

    以上是我個人的認識,不足之處請各位同修慈悲指正。

    謝謝師父!
    謝謝各位同修!

    (二零一七年紐約法會發言稿)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