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5月03日 星期三




  • 歷史預言中的國共兩黨宿命和「大災難」(十四):神傳預言聖人出世時間和大災難因果

  • 歷史人物:北宋王濟愛民盡責,死後成神

  • 訴江修煉的過程

  • 不要忽略這樣的小事

  • 去除怕心的一點體會

  • 師父帶我回家 向師父匯報我的修煉心得交流

  • 台灣桃園管樂節 天國樂團傳真相

  • 土耳其舉辦「法輪大法之旅」照片展

  • 澳洲墨爾本第一個法輪大法煉功點的誕生

  • 神韻法蘭克福首場 觀眾感悟「神定的秩序」

  • 亞太巡演結束澳洲粉絲送機 神韻前往夏威夷




  • TOP



    TOP



    TOP

    歷史預言中的國共兩黨宿命和「大災難」(十四):神傳預言聖人出世時間和大災難因果

    (二)“聖人出世”的時間

    關於聖人出世的時間,在相關的中國預言中,這一時間所對應的干支紀年比較一致:劉伯溫《透天玄機》中有“寅卯起,辰巳行”的描述。 “起”的字意是開始,“行”的字意是實際地做。這可能是指聖人從某個寅卯二年開始出世,至辰巳二年完成拯救世界。 《五公經》中也有聖人“定在寅卯辰巳年”(出世拯救世界)和“但逢寅卯明王出”等類似說法。 《推背圖》第四十八圖的讖文說到:“卯午之間,厥象維離”,是指聖人於辰巳二年(卯午之間)拯救世界的情形。

    《五公經》中還有“辰年辰月聖人出,五龍托起上天台”的描述,是描述聖人拯救世界時顯現於天空的神跡,也就是人們通常認為的“聖人出世”。這一神跡發生的時間是一個辰龍年的辰月,即農曆三月。

    然而,聖人出世時間所對應的西元紀年卻仍然成謎。這現象的一個原因可能是因為“聖人出世”是這場歷史大戲的最高潮,在不同的層次似乎對此有過不同的安排。

    比如,著名的瑪雅預言認為1992年至2012年是這期人類文明的最後二十年,這期人類文明將終結於2012年12月21日冬至,而後地球將完全達到淨化,進入一個全新的文明。瑪雅預言隱含了聖人於2012年(壬辰年,即辰龍年)前後出世拯救世界。當然,這一預言也同時隱含了的大災難於2012年之前已經開始發生。這可能曾經是歷史上的一種安排。

    在現實情況下,歷史上的另外一種安排可能是聖人於“大災難時期”剩下的兩個辰龍年前後出世拯救世界:即最早於2024年(甲辰)前後,或最晚於2036年(丙辰)前後。

    前文解析了《聖經.啟示錄》和《步虛大師預言》中關於“聖人出世”及其後續事件的描述:聖人一旦在人間展現顯現於天空的神跡,所有的生命將在隨後的“大審判”中按照其所行被最終定位,不會再有任何彌補的機會;而且天地即將完全更新,即大災難將進入尾聲。

    其實,無論聖人出世的時間如何,《聖經.啟示錄》對於聖人拯救世人的實質有如下描述:(羔羊)“用自己的血從各族、各方、各民、各國中買了人來,叫他們歸於神”,而那些“從大患難中(被拯救)出來的,曾用羔羊的血把衣裳洗白淨了。”一個合乎情理的猜想是最終的聖人出世時間可能與聖人要拯救的生命的情況相關。

    (三)“大災難”發生的原因和後果

    “大災難”的發生有不同層面的原因。儘管一般預言都是描述“大災難”在人類世界中的表現,但其本質的原因卻遠遠超越了人類世界。

    劉伯溫在《金陵塔碑文》中描述了一場宇宙劫難:

    盈虛原有數,盛衰也有無
    靈山遭浩劫,烈火倒浮濤
    劫劫劫,仙凡逃不脫
    解:“盈”為滿,“虛”為空。
    滿之後就有空,盛之後就有衰,有之後就有無。 “成、住、壞、滅”是宇宙運動的規律‭ ‬——‭ ‬包括其中所有的物質和生命,也包括宇宙其本身,都無法逃脫這一規律。
    “靈山”是傳說中眾神仙聚會的地方,這裡喻指包含所有生命的宇宙。 ‭ ‬
    當今宇宙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巨大劫難,所有宇宙中的生命,包括神仙和凡人,都無法逃脫。

    前文曾經分析過《五公經》、《太上洞淵神咒經》,以及《聖經.啟示錄》三部預言對於大災難之後情形的描述:這一期歷史之後,整個天宇將要完全更新,歷史將開啟嶄新篇章。

    結合《金陵塔碑文》對於這場宇宙劫難的描述,一個比較符合邏輯的推論是,歷史預言中或者宗教中所指的“末劫”或“末世”,其實是指整個宇宙的更新期‭ ‬ ——‭ ‬也就是說,整個宇宙在“成、住、壞、滅”的過程中已經走到了盡頭,處於正在走向“滅”,然後將再形成“成”(即新生)的過程。

    現代天文學所能夠觀測到的遙遠天體或星系的爆炸、重組及新生,其實是這個宇宙局部更新(新陳代謝)時的現象。但是上述幾部預言所描述的卻是整個宇宙的完全更新。

    物質更新似乎是件好事。可是,如同任何生命的新陳代謝一樣,在整個宇宙的更新中,這一期歷史(即舊宇宙)中所有的生命都將會被自然淘汰。也就是說,如同現代天文學所能觀測到的一樣,宇宙在以往更新時就是爆炸、重組及新生,淘汰其中所有的生命。

    這也就是“大災難”發生的最本質的原因。

    然而,這次宇宙更新似乎與以往完全不同:從所有相關中外預言來看,人類預言中的“聖人”,也就是《聖經.啟示錄》中的“創世主神”,賜予了這一期歷史(即舊宇宙)中的所有生命一個能夠進入嶄新歷史(即新宇宙)的機緣‭ ‬——‭ ‬如《聖經.啟示錄》所述,他“用自己的血從各族、各方、各民、各國中買了人來,叫他們歸於神”,並且親自拯救了掌握住這個萬古不遇的機緣的世人。

    這或許也就是在《聖經.啟示錄》第二十章中,為何以前那期歷史中“其餘的死人”能夠在“一千年”後的這一期歷史中“復活”的一個原因吧:以前那期歷史只是為這期歷史安排的一次預演,而這期歷史才是真正的大結局。在這期歷史中,所有的生命‭ ‬──‭ ‬包括以前那期歷史中“其餘的死人”,即不信者和惡人,都被主神用自己的血換來了他們能夠進入嶄新歷史的機緣。

    劉伯溫在其後來被公布於世的《燒餅歌》秘傳段中,對此萬古不遇的機緣作出了如下描述:
    “上末後時年,萬祖下界,千​​佛臨凡。普天星鬥,阿漢群真,滿天菩薩,難脫此劫。乃是未來佛,下方傳道。天上天下諸佛諸祖,不遇金線之路,難躲此劫,削了果位。末後敕封八十一劫。”
    大意是在最後的時期,千千萬萬的神佛下世轉生為凡人(即當今世人大多都非真正凡人),目地是為了得到“未來佛”在這時下世到人間所傳之道法,歷劫後重返天台。否則,他們都將難逃此劫。

    “未來佛”是釋迦牟尼佛所說在末法時期下世傳法度人之佛,又稱“彌勒”。

    當代中國語言學家季羨林與學者錢文忠在其發表的研究中表明:基督教的救世主“彌賽亞”(Messiah)與佛家的“彌勒”(梵文:‭ ‬Maitreya;巴利文:Metteyya)是同一位神。

    然而,令人悔憾的是,從多個中外預言來看,以《聖經.啟示錄》中“撒旦”為代表的舊宇宙中的邪惡勢力卻安排了一場所謂考驗,迷惑世人,使得人類失去道德信仰而作惡,致使那些不信“神之道”者和惡人失去了這一萬古不遇的機緣,在大災難中被淘汰殆盡。只有信者和善良之人在大災難中得到了聖人的拯救,從而進入了歷史的嶄新紀元。

    從所有的相關歷史預言來看,其實,在這些預言者所能夠認識到的歷史安排中,大災難對於人類生命的毀滅程度都是“十不剩一”,慘烈無比。比如,佛家預言《五公經》描述“不論貧富,天下人民十分滅九分”;道家預言《太上洞淵神咒經》亦描述“死十分遺一也”;《陝西太白山劉伯溫碑記》預言“貧者一萬留一千,富者一萬留二三”;《格庵遺錄》預言“朝生暮死,十戶餘一”;《聖經.啟示錄》也是預言人類因受“撒旦”迷惑而遭滅頂之災,死亡無數,等等。

    北宋著名預言《梅花詩》作者邵雍在其第一首預言詩中為此悽慘的歷史結局發出了這樣的喟嘆:“蕩蕩天門萬古開,幾人歸去幾人來。”

    在眾多的中外歷史預言中,對於末劫大災難淘汰不信者和惡人予以最多描述的是道家《太上洞淵神咒經》。其多卷經文中說明了大災難所產生的這一後果,例如:

    (1)(卷二)世間人惡,不信至言,今有三洞經出,不知受之。疫鬼刀兵,殺害眾生,眾生死盡‭ ......‬
    註解:“至”意思為聖人,“不信至言”指不信聖人之言。 “今”意思是如果。 “三洞經”在《太上洞淵神咒經》中指聖人在末劫時期傳出的度人之法。

    在經文的同一卷中有對“三洞經”的描述:“時有一道士,建三洞之法,天人悉來護之”,即(末劫)時有一位修煉得道之人(指聖人),創立了“三洞之法”,天人都來護法。

    這段的意思是:世人多有惡念,不信聖人之言,如果有聖人傳出度人之法,也不知道接受。這樣的人們將被“疫鬼刀兵”淘汰殆盡。

    (2)(卷三)惡人不信大法,故令死耳。 ……‭ ‬世人多不信道,有一人受經,眾共笑之。 ……‭ ‬不知此人天上生來,見世間濁惡,自求仙道,度一切人。人不識真,反更笑之。奈何,奈何。如此人等,後有重罪,罪入赤連地獄水火之中,三千億劫,無有出期。

    註解:惡人不信聖人所傳之法(太上道君稱聖人之法為“大法”),因此使其被淘汰。

    世人大多不信正法,有一人(指聖人)傳授度人之法,卻遭眾人共同嘲笑。
    但不知此人是從天上來到凡間,見世間污濁險惡,自修圓滿成功,能夠度化所有世人。世人卻不知聖人真相,反而嘲笑他。這等人因此而有重罪,將遭受萬劫不復之災。

    經文的卷四中也有“世人不信大法,是以多有罪人,罪人入地獄”等類似說法。

    這些描述類似於《五公經》中描述惡人“不肯向善”,“不信正法”,從而被大災難淘汰殆盡。

    《太上洞淵神呪經》還對於世人大多不信正法的原因給予了描述:
    (卷三)世人愚痴,見道士亦死、惡人亦死,不知分別有異,直見同死,無有異爾也。惡人死者,入三塗惡道。道士死者,生天上人間,或為大王,若便仙去,終不生惡處也。 ‭ ‬……‭ ‬若有奉三洞尊師受經,苦身行道,得升此仙,萬劫無有死矣。

    註解:“愚痴”意沒有智慧,“直”意只是,僅僅,“終”意長久。

    世人沒有智慧,看見修煉人也死,惡人也死,不知道他們之間的區別,僅僅認為同樣一死,沒有差異。惡人死去後進入無邊苦難的“三塗惡道”。而修煉人死去後成為不同層次的天人、神仙,如果成為神仙,將長久不會(輪迴)轉生於苦難之處。

    “奉”的字典意思為尊重、接受或信仰。

    如果有尊重、接受或信仰聖人所傳之法的人們,苦修得道,成為這等神仙,那麼他們將永遠不會再有輪迴之苦(“萬劫無有死矣”)。

    這段描述似乎揭示了一個天機:歷史上的修煉人即使修成了神仙,也還是擺脫不了輪迴,只不過長久不會轉生於苦難之處而已。而信仰聖人所傳之法而修成神仙之人,將永遠不會再有輪迴之苦。

    其實,《聖經.啟示錄》明示了新、舊宇宙其中的一個最大不同之處,即在第二次大審判之後:“死亡和陰間也被扔在火湖裡;這火湖就是第二次的死”(第二十章)。這可能是指“成、住、壞、滅”這一舊宇宙中任何物質和生命都無法逃脫的運動規律,也是“大災難”發生的最本質的原因,被聖人在他所創造的新宇宙中改變了:新宇宙從此再也沒有了“滅”(“死亡”)。

    《聖經.啟示錄》在第二十一章中也描述:“(創世主)神要擦去他們(人)一切的眼淚;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號、疼痛,因為以前的事都過去了。”

    《太上洞淵神咒經》描述新宇宙“(天下大樂,一種九收,)人更益壽三千歲,乃復更易”:在新宇宙中,世人增壽三千歲,三千歲後才“復更易”‭ ‬——‭ ‬“復更易”可能是在描述新宇宙取代“滅”的宇宙運行機制在世人壽命上的一個表現,即“復更易”取代了人的“死亡”。

    在描述大災難淘汰不信者和惡人的同時,《太上洞淵神咒經》在其多卷經文中也說明了在大災難中受到神的保護之人,例如:

    (3)(卷三)(世人多有噁心之者,不信真言。天遣橫行伐殺將軍八千萬人,仍游天下,取此惡人。)今有奉三洞之人,魔王三千人護之也,隨逐覆救。
    註解:(惡人將被神淘汰。)如果有尊重、接受或信仰聖人所傳之法的人們,眾多神將予以保護。

    (4)(卷四)愚人不信道法,不受三洞,水來淹殺,刀兵交興。奈何,奈何。唯有受經道士,魔王護之,終不橫死。
    (卷六)世間多惡人,故有此惡鬼等暴殺人耳。自今以去,男女有受三洞之人,鬼王敬奉,不敢犯之。
    註解:不接受聖人所傳之法(“不受三洞”)的“愚人”和惡人遭到淘汰,而接受聖人所傳之法的人們(“受經道士”和“受三洞之人”)得到了神的保護而不受災難的侵擾。

    這些描述類似於《五公經》中“善者清泰,惡者死絕”,“行善終須好,惡者赴黃泉”等描述。這也同《金陵塔碑文》中“能逢木兔方為壽”的描述類似,即能夠接受相信“木兔”聖人的人們才能夠平安度過這場大難。

    在《聖經.啟示錄》的描述中,在大災難中被淘汰的不信者和惡人指“膽怯的、不信的、可憎的、殺人的、淫亂的、行邪術的、拜偶像的,和一切說謊話的” (第二十一章)。

    這其中一類被淘汰的不信者和惡人則是受到撒旦迷惑,拜獸(即撒旦代表)和獸像,在額上或在右手上受了其印記的(第十四章)。這同劉伯溫《金陵塔碑文》中所描述的“人逢猛虎難迥避”異曲同工‭ ‬——‭ ‬即所有因為受“猛虎”(指一屬“虎”之人及其所代表的利益集團)迷惑而接受相信“猛虎”的人們,都將在這場大災難中在劫難逃。

    《金陵塔碑文》中的“猛虎”似乎同《聖經.啟示錄》中的“撒旦”在人間的代表相對應。 (關於“猛虎”的詳細解析請見《劉伯溫“金陵塔碑文”之解析》一文。)

    (待續)



    TOP

    歷史人物:北宋王濟愛民盡責,死後成神

    北宋官員王濟,字“巨川”。宋太祖開寶年間,他的父親王恕任秀州知州,時逢盜賊興起,秀州被盜賊攻破,王恕被盜賊殺害。少年王濟帶著父親遺骸藏匿在山谷中,不久官軍大量集結,王濟拜見官軍的統帥朱乙,陳述討伐盜賊的辦法。朱乙對王濟的智慧、勇氣和孝心大加讚賞,送給王濟束帛,並奏告借用運送政府公文的驛馬送王濟回家。王濟的事跡也被奏報給朝廷,因此而被宋太祖召見。宋太祖認為王濟還年輕,暫讓他入學讀書。

    王濟涉獵了很多經史之書,喜歡讀《左氏春秋》,性格剛強正直,不害怕和躲避什麼。年輕時,深州刺史念金鎖一見到王濟就很器重他,並將自己的後代也託付給王濟。念金鎖死後,王濟撫養他的後代,幫助他們走上仕途。王濟一直與內臣裴愈不和,裴愈因事犯罪,皇帝十分惱怒,命令憲府進行審問,王濟恰好知道一些事情,極力為裴愈辯白開脫,終於使裴愈只獲較輕的懲罰。王濟這種重義氣,主持正義,不公報私仇的高尚之舉,頗令人敬重。

    宋太宗雍熙年間,王濟參加考試,補任龍溪主簿。當時,從福建調運鶴翎作為箭羽。鶴不是常見的禽鳥,主管官員督促急迫,以致於一根鶴翎賣到數百錢,老百姓對此深感痛苦。王濟告知百姓可以用鵝翎代替鶴翎上交,並迅速向朝廷上奏此事,朝廷因而下詔其他州郡全都按照王濟所陳述的方法辦理。此舉不僅減輕了人民負擔,還保護了鶴類。龍溪縣有池塘數百頃,池塘所得之利全被鄉中豪強掌管,恰遇這年發生旱災,王濟全部疏導池塘,來灌溉老百姓的田地。

    以後王濟又歷任了許多官職,都做了許多利國利民的好事。例如,汀州由於治煉礦銀而打官司,拖了十年也沒有裁決,逮捕關押的有數百人,轉運使派遣王濟審理此案,他只用了七天就將案情弄清楚了,問題得以解決,又僅僅只懲辦了幾個人。王濟任鎮州通判時,發現一些有功勳有資歷的舊臣武將,傲慢矜貴,欺凌下屬,王濟從來不曾屈服。一些駐守的士兵非常放縱橫暴,不守法度,有的甚至在夜晚焚燒老百姓住宅以搶劫財物。一天晚上,報告發現火情,王濟率領數十名壯士暗中前往偵查,果然抓獲亂兵數人,獲得所盜搶的財物作為證據,馬上將這些人斬首。王濟迅速將此事上奏,於是城中守軍害怕,軍紀開始嚴肅起來,地方治安也好轉了。

    宋真宗景德初年,王濟調任河中府知府。恰逢遼朝南下攻宋,遼宋兩朝發生戰爭,宋真宗親臨澶淵,下詔命令沿黃河摧毀所有的橋樑和船隻,凡查實緩辦者以軍法論處。王濟說:“陝西有關隘阻隔,大船相連,軍糧儲備數萬,一旦沉沒它們,很可惜;而且還會使民心動搖。”於是暗地裡上奏建議停止此事,真宗很讚賞,派遣使者獎勵。

    宋真宗大中祥符三年(1010年),王濟調任洪州知州,兼江南西路安撫使。接著這年發生旱災,老百姓飢餓無食,王濟親自督促官吏煮弼,每天親自品嘗來救濟饑民,同時錄用饑民當州兵,許多人得以度過饑荒而活命。這一年王濟逝世,終年五十九歲,臨終時,依然不忘憂國憂民,遺言上奏真宗希望招納賢才,疏遠阿諛奸佞之徒,免除各種不急需的土木建築勞役。

    王濟去世後,道教中開始認為他成了神,是六十甲子神中負責庚午年的庚午太歲神。實際上人去世了,他的元神絕不會隨著肉身的死去而消失。從元神不滅的角度說,人死後,元神依其生前善惡進入不同的空間,成為不同的生命是完全可能的。

    資料來源:《宋史·王濟傳》



    TOP

    訴江修煉的過程

    二零一五年六月,我和丈夫同修去郵局郵控告江澤民的控告狀,到了郵局在門前看見了三個同修,有二個同修已經郵完了,我問她們怎麼郵的,她們告訴我用紙把控告狀包起來,我也沒多想就買來了紙,把控告狀包起來。這時一個同修說:他家親戚在這工作,他找親戚郵。我想有親戚在這工作也挺好,我和丈夫同修來到郵局,填寫完快遞單據,把包好的控告狀遞過去,工作人員把紙給撕掉,我馬上意識到不對勁,我跟人走了。

    我馬上發正念,清除所有干擾我們郵控告狀的邪惡生命與因素,無所不包,無所遺漏。請師父加持。這時工作人員說這是法輪功,不給郵,我說別的地方都給郵。她說是嗎,這時她就給她的領導打電話,我在旁邊發出一念,誰看誰得救。這時她就開始念控告狀,她這邊念她領導那邊聽,念了大概有十多分鐘,她領導說沒事給郵吧,我的郵完了。我丈夫同修過來郵,這回一看,二話沒說就給郵了。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我和丈夫同修順利把控告狀郵完就回家了。

    在回來的路上我回想起剛才的事,為什麼把我信的包裝撕掉了。她們說包我就包,我為啥要包呢?哦,我發現我有怕別人看的心,怕被迫害的心。我還有羨慕別人的心,潛意識還有依靠常人的心。所以被邪惡鑽空子了。後來我有了正念,師父就幫我了。我體悟到:“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洪吟二》-師徒恩)

    謝謝師父慈悲苦度。



    TOP

    不要忽略這樣的小事

    在修煉的初期,一位得法比我早好幾年的老弟子,在一次交流中談到一個修煉中的真實現象。就是有人能為大法捐1萬元錢救人做項目,可謂能舍。其人也能為2角的小利益而翻了船。當時給我印象很深。粗淺理解就是在利益上不管大小利益,修煉人要真正能做到舍而不動心才行。

    現在層次看,修煉中,修煉人在各方面都不可忽略了小事。在另外空間就不是人看的大小概念。不執著自我得失,才能真正為自己,為他人負責,才能無私無我。目前就說修煉中出現的微信、圖片、圖標吧。那小圖標在手機上看似小方格,占空間不大。有的時候你不細看,都看不清裡邊的圖案是什麼。但你放大看,它是什麼都有,也是一個空間。師父講:“ 他說人的一個汗毛孔裡邊就有一座城市,裡面跑火車跑汽車。別人聽了覺的很吃驚,很玄。"( 《轉法輪》〈第二講〉) 作為弟子就應把師父講的這段法理當作自己內修的指導。不能當玄而又玄的故事聽。看不見不等於不存在。既然一粒沙子裡有世界,汗毛孔裡有火車,那負的生命也同時存在啊。有魔才能修成佛。現在社會這個亂象,就是對著大法弟子的心來的。色魔的表現形式各種各樣。你說大的形式我都能過。可這小的畫片不可忽略呀。有的裡邊的畫非常邪惡。就每天在你的手機裡,你還時不時的看看。即使沒在意圖片,只是為工作,可邪惡就在鑽你不在意小節的空子。有一點空隙它都鑽。目前師父正法做的就是最微觀和人的最表面。你不認真行嗎?“修煉的事情,可不是一個兒戲,也不是常人中的技能,是個非常嚴肅的事情。你想不想修,你能不能修,全看你自己的心性如何去提高了。”( 《轉法輪》〈第二講〉)

    修煉的路就快走到盡頭的今天,我們不能因為一點小事降低了自己對自己修煉標準的要求,以前人沒有飛機、火車、行動電話是不是照樣生活工作的。為什麼現在沒有微信就不能工作了?師父說:“作為一個煉功人就是超常的了,那你作為一個超常的人,就得用超常的理來要求你了。而不能用常人中的理來衡量了。”( 《轉法輪》〈第九講〉)

    為了今天得大法,有的同修在輪迴中掉過頭。今世在魔難過關中都堅信大法志不移。為什麼小小的色魔關不能正念闖過去,向內找,是不是忽略了這看似小事一樁中的色情。一個心純淨的人做了一幅畫,那會帶有他的一切信息業力在裡邊,即使畫面縮小成一個點兒。它也是物質,而精神和物質又是一性的。你有意無意的都是接受,徹底退出來,才是真正的與那個低級的東西斷開連接。你不去主動的修,就是在接受。是在吸毒。

    最近隨著學法的深入,越能感受到師父對弟子的苦心要求,將計就計的魔難闖關中,師父在另外空間的呵護,使這個空間的弟子路越走越正越坦蕩。實修是一件很苦的事同時又是一件非常開心的事。只有真修才能體悟到昇華後的真正快樂與生命不斷從人的殼裡解脫出來的自在、輕鬆。

    我身邊有一位曾掉過隊的年近80歲的老同修。自同修把她找回來後,我們就一直跟她一起學法、證實大法、她再沒退步過,但她由於對法的理解一直停留在個人修煉狀態中,她常說,什麼時候結束啊,快結束吧。我要跟師父回家,人間太苦了。

    前幾天她做了個夢 。在一個公園裡,師父帶著很多弟子走在火車道線中,她和師父走個對面。師父讓她站好,給她照了一張大像片,她高興的抱在懷裡往家走。這時迎面同修過來便想給同修看剛才還抱在懷裡的大像片,卻不見了。夢也醒了。後來我們悟到這是師父點化弟子要修去自我。圓容整體,共同提高。

    就在這幾天,老同修說她又做了一個清楚的夢。夢裡好多人都在大廣場上,一位她當初得法認識的協調人,在廣場上忙著什麼,她上前問說某某回來了嗎?指這位同修的丈夫,已病業過世。她說還沒回來,她說師父要回來了。這位協調人曾見過師父。我們都知道,大審判一到,連死去的人都要顯現在這個空間的 。就是人說的活過來了。

    正法時間真的很短了。看到身邊的一些同修還那麼執著微信,很為他惋惜。希望與同修共同精進,放下自我,多救人吧。

    不當之處,請指正!



    TOP

    去除怕心的一點體會

    前幾天,單位領導打電話說:“派出所來人要找你談話,你有時間沒有?”我說:“現在沒時間。”就推辭了。

    我每次聽到派出所或國保大隊的人找我,心中都會生出一絲怕心,不是很強烈,甚至在街上看到警車過來,也會有一絲怕心冒出來。這次也是如此,總想用人的辦法滑過去,如沒時間推辭掉,或一下班就早走等。

    今天上午學習師父的新經文《學好法 去人心並不難》,讀到這個題目時,我就在心裡反覆默讀幾遍,突然有一種豁然開朗的感覺:怕心不是人心嗎?怕心沒去掉,沒去乾淨,還不是法沒學好嗎?師父開示:“其實那些走不出來的,無論是這樣的藉口還是那樣的藉口,都是在掩蓋怕心。可是有沒有怕心,卻是修煉者人神之分的見證,是修煉者與常人的區別,是修煉者一定要面對的,也是修煉者要去掉的最大的人心。”對照法,我找自己,有一種醍醐灌頂的感覺,以前自己沒有走好修煉的路,是因為自己沒有學好法,一遇到問題,遇到矛盾就把大法拋到了九霄雲外,被各種人心,特別是被怕心牽著鼻子走,錯過了好多給眾生講真相的好機會。

    隨著我明白了一些法理,立刻就感到自己身體輕鬆,大腦清醒,怕心沒有了,滿腦子正念,智慧也有了,知道自己如何面對警察講好真相。一上午大腦中都在迴旋著《洪吟》中的兩句詩“時時修心性”和“做到是修”,並且對這兩句詩有了更深一層認識。我也暗下決心,遇到問題,不管是好事、壞事,都要找自己的人心,在法上悟,儘快的去掉。

    我們的智慧和正念都來源於大法,帶著人心,特別是怕心做不好三件事,還白白浪費時間。作為大法弟子,應該重視學法,靜下心來學法,學進心裡,遇到問題首先能想到法理,就會有正念與智慧,自己就知道如何做。



    TOP

    師父帶我回家 向師父匯報我的修煉心得交流

    尊敬的師父好:
    同修們好:

    師父您好,一想到要給您匯報我的修煉經歷,感恩的淚水就不時的湧出。好像有很多話想跟您說、跟您講。感到很慚愧,在修煉中有那麼多的遺憾、不足、摔了那麼多的跟頭、 那麼多的感慨、欣喜、天真,無知的我從前是那麼的不知天高地厚。今後我會堅定始終不放棄的、不後悔在跟隨您回家的崎嶇山路上攀登。十幾歲的時候,我清清楚楚的做了一個夢:我是從天上掉到萬丈深淵的,天漆黑,天上雷雨交加,閃電劃破天空。我不畏懼,雙手緊緊扒著雨水中的泥濘岩石,在艱難的陡峭的山坡攀爬著。我低頭向下看了一眼,下面是萬丈深淵,我沒有退路了。最後,我終於登上來了。師父,二十多年是您一步一步把我從仿佛幼兒園孩子般無知的我引領到回家的路上。今天我就向師父匯報自己在海外修煉證實法的體會。

    一、在老人中心講真相、救人

    我們這個老人中心在當地是規模最大的,有一兩百人。在老人中心講真相、救人是很魔煉人心性的。近兩年多我都是把《大紀元時報》一份一份送到他們手上。現在他們有了很多變化:有些人每個星期都希望看《大紀元時報》,有的回國或者出去旅遊都不願意錯過一期,都委託我或者別人幫助拿《大紀元時報》。有的人拿兩份,我問他為什麼拿兩份?“給鄰居拿、回國去的人拜託我幫助拿.....”。 他們有時還主動和我交流一點看法,或者他們一些不解的心結,我根據他們提出的問題解答給他們。有一個人說,“我看了這麼長時間的《大紀元時報》,覺得他好像有些玄。”

    我就不失時機的告訴他們,“大紀元報紙對社會上的一些事情是有預測性的。你們看看,大紀元早就說過某某事情現在都發生了。”他一想,也表示贊同。我說大紀元報紙講的都是實實在在的事情,迫害法輪功的人現在都遭到報應了,一個都沒有抓錯,都是以貪腐的名義抓的。善惡有報是永恆真理,真實不虛的。

    他們關心《大紀元時報》的發行量怎麼樣。我告訴他們《大紀元時報》報紙目前是全世界發行量最大的中文報紙。美國、加拿大、歐洲、澳大利亞、台灣、等等地區都有,遍布世界各地的記者站。我把《航天工程師:大紀元令我驚奇 應得首獎》等報導列印了給他們看。大紀元同修做的好,我講話底氣也足。

    他們問我:“你們好像都是說共產黨的不好,敢說真話, 是不是參與政治了? ”我告訴他們,“我們不愛共產黨,也不恨共產黨,我們修煉人沒有敵人。我們只是講真相,講真實的罪惡,天要滅它。它是反宇宙的邪惡勢力,我們只是揭露共產黨邪惡,講的全部是事實,您說是不是?就是退一萬步,如果搞政治的人,都按照真、善、忍做人,人類社會還有這麼多貪官污吏嗎?人們要是都信真、善、忍,人類的道德是不是會整體回升?共產黨掌握國家百萬軍隊和警察部隊,迫害法輪功18年了。江澤民要戰勝法輪功,打我們、抓我們、關勞教所、監獄、活摘我們同修的人體器官。它縱容下面的人靠幹這傷天害理的事情賺錢、升官,所以才遭報。咱們做人不應該有正義感嗎?”

    有一期《大紀元時報》登了王志文同修的消息,中共就是不准王志文同修出國,在海關把他的護照剪了。當時一個老人看了報導,義憤填膺把桌子一拍:“別人就是煉個氣功被關了十幾年,還不准別人出國,太不像話了。”現在時不時有人跟我說:“我是《大紀元時報》的粉絲了。”我為有正義感的人感動。但是他們只是小聲音跟我說,有人告訴我這裡有鐵桿共產黨即類似特務。有人問我:“你說川普怎麼樣?你贊成他嗎?”我說:“他築高牆阻擋壞人不好嗎?你允許壞人進你的家嗎?”他馬上說,“是的,不願意。”

    現在老人中心的電腦室裡,幾乎每台電腦裡都有動態網、看中國、人民報的書籤。他們思想上有了變化,但是行動上還是猶猶豫豫,有時我真的為他們著急。但是我又鼓勵自己不要失去信心,求師父給我時間。而且最近老人中心還有人在微信上放了關於活摘器官的新聞片。有的老人對我說,“你原來說的我還不相信,現在真的相信了。”有的老人給我說:“我在家每天看石濤評述,他講的很好,他主要是從人的道德、精神層面上講一些事情,講的很好。我經常看很長時間”。我不失時機的告訴他:“我們媒體還有很多節目都是從各個層面面向大眾的。”他說他知道。

    師父在《精進要旨》<溶於法中>說過:“人就像一個容器,裝進去什麼就是什麼。”新唐電視台舉辦鋼琴大賽時,我想給老人中心的人多看一些好的、正的東西,讓這些人多了解法輪功的相關信息。我經常下載這些網站的文章,簡單編排一下用印表機列印好發給他們閱讀。例如:《領導在職工大會上勸三退》、《萬人敬仰的偉人》、《一個偉人和世界變局》、《這奇事嚇的她丈夫翻窗進的屋》《中使館官員公開爭看大紀元成中餐館一景》、《從虔誠基督徒到大法弟子》等等。總之,凡是大法的一切信息我只要看到,我儘量選擇他們能接受、理解的文章推薦給老人們。

    現在那些老人看著大紀元報紙,或在電腦室裡看大紀元、看中國網站的新聞,用他們的理解和人評價、議論一番。有些打工的員工也主動找我要《大紀元時報》看。這在以前是完全不可想像的。我發現讓他們自己看了認識、互相講比我講的效果要好,我只是適當的提示一下。有一次一個曾經是醫生的老人對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一些事情懷疑,就直接問我,馬上有一個老人給他講那件事情的真相,來龍去脈真的比我講的還清楚,還好,這些人雖然離完全清醒還有距離,但是師父延續的時間就是他們生命得救的機會。

    受中共蒙蔽的鐵桿有的拿著網上污衊大法的邪惡文章來攻擊我,時不時的阻攔我列印真相資料。我提醒自己要經常保持正念狀態,我做的是最正的事情,誰也阻攔不了我。有的老人很固執,他不接受,但是很會用常人的那套使心眼想糊弄阻擋別人聽真相,我守住心性,不正面和他發生衝突,但是他阻攔我講真相,那我也是不含糊的。

    二、在全球營救平台打電話

    我為什麼能在魔難中、在一個人的環境中總是不失去實修的勁頭。一個是師父的法的指導威力,一個是全球營救平台的修煉環境。即使時間再緊張、再忙,我都不會放棄在營救平台打電話救人。這裡是師父給我安排的最好修煉環境之一,我十分珍惜。

    我是在無意中走進全球營救平台的。有個同修別人要她到營救平台打電話,她說不想打,我問“我可以嗎?”她說都可以(我以前是打三退電話的)。 因為我在國內被迫害進過監獄,那是什麼環境?就是地獄。我很同情在那種環境中的同修,雖然出國了,但我心裡總想著他們,想到他們的處境就很難受。在營救平台打電話,好像師父領我上戰場,我不知道為什麼經常感覺自己穿著古時候的鎧甲在戰場上,我不怕他們。有警察問:“你們什麼時候能不打了?”我說:“迫害結束我們就不打了。”

    給警察打電話打通了先禮貌的問候他,如果他掛斷,我再打通就講善惡的因果報應,要求他們放人。告訴對方最新國內外形勢,如果他願意聽就深入講真相。我們打營救電話作戰真的是從南到北、從東到西,長城內外、大江南北都是我們廣闊的戰場,一次次的整體配合作戰的大型重點專案電話打的真是激動人心。

    全球營救平台現在管理的非常好。不僅有各種類型的打電話的直播室, 還有學法、背法、交流、技術、培訓、煉功、發正念的房間,全世界各個國家的大法弟子融合在一起能量場很強,各種各樣的人才聚集在一起,師父給我們配備的好好的。那些做技術支持的同修我真的謝謝你們。電腦是我們的法器,有點問題就上不了戰場,平台上多數都是不懂電腦的年歲大的老年同修,連電腦上的一些術語名稱都不怎麼明白,電腦壞了只有靠平台技術員認真揣摩幫助修理。使我們能及時上戰場除惡救人。在營救平台打電話就是整體協調配合的過程。使我想到“神韻晚會”的舞蹈演員在舞台上的整體配合。這就是師父要的。

    三、在明州大學城講真相救人

    師父在《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中說:“等到我傳法的時候,那個神來的就像雪花一樣下來。就那麼多。我一算這個年齡啊,從我傳法到現在,二十五歲左右這些年輕人,真的還有很多人沒有得救,都是神來的,他們下到地上來,散布在全世界各地,” 我就帶著《九評共產黨》、《大紀元時報》等真相資料上明州大學城,給中西方大學生講真相、發資料、做三退,這過程也是很感人的。我不會講英文,我就發給西人大學生大法網站的英文網址、和列印好的英文明慧文章,例如: 《美國大學開設介紹法輪功專門課程》《明慧法會|師父偉大 法偉大》、《昔日浪蕩子 今日大法徒》《機長:舍高薪來台 為讀中文轉法輪》《與死神搶時間》等等。 他們樂意要。有一次我的英文資料發完了只有中文資料,我把中文資料給中國學生他不要,和他同行的西人大學生轉過身來幫助拿了中文資料給中國學生,我趕緊過去講真相……有些西人大學生主動找我要中文資料,告訴我他是學中文的;有的西人大學生用我給的網址當時就在手機上上網;有的還用手機翻譯成中文謝謝我,(我認為是師父在鼓勵我)。

    要中國大學生接受資料是難些,給他們講真相也有想聽的,“阿姨,我要趕去上課,您能不能邊走邊說”。(好多是這樣的)我說:“可以”。於是我跟他走好幾個街道口給他講真相、給真相資料和《大紀元時報》,他都能夠接了。“到教室樓了, 阿姨,我入過團、隊幫我退了”。對中國大學生講真相是難一些,但是我的資料還是發完了,可不是硬塞的。有的中國大學生是在美國本土出生的,我告訴他“帶回去給父母看”、“帶回去給爺爺奶奶看”;有的中國大學生很善良,我給的資料都能接受。有的會善意提醒我:“ 阿姨,風太大了,天太冷了,您發完快點回去”。聽到這話我心暖融融的,我覺得是師父在鼓勵我加油。有的碰到我講真相,好像有很多話要跟我說,好像有些問題不明白要問我,那急切的心情我能理解。我給他《九評共產黨》光碟、資料他好高興,並且說石濤講評共產黨入骨三分。給西人大學生的資料,中國大學生都有,而且內容更多、更豐富。

    我悟到,在任何環境、地方都是師父給我安排的救人的機會,就是自己能不能想到和意識到的問題。在成人英語學校也有有緣人跟我學煉法輪功;在公寓裡我都能利用環境證實法,一年四季我都在公寓一樓煉功,做自己能做的事情。有時候我真想自己要有分身術多好。

    在我整個二十多年的修煉過程中,“感恩”是我時刻銘刻在心的。

    師父,感恩您,感恩大法,把我從一個徹頭徹尾的無神論者如今成為一個大法修煉的堅定者。

    師父,同修、一切給我提供修煉機會的人...我發自內心的感恩你們。當我碰到一些要做的事情時我就總是想:師父信任我,相信我有能力把這件事情做好。

    當我碰到一些事情沒有把握和猶豫的時候, 就是“以法為師”,想到師父的法,我就能有勇氣、智慧和能力去做。這都是師父要成全我的修煉才安排的。師父在《各地講法十一》<二十年講法>中說:“得你自己親身去做、去修、去實踐,辛苦是你修煉的一部份,你要想辦法找到你該救的人。這都是大法弟子應該做的。”我就是一點一點的堅持去做,在魔難中不斷魔煉自己的意志力,修去愛面子的心,提高自己的忍耐力。我一定珍惜師父用巨大的承受為我們延續來的時間,放下一切人心,修去一切執著,走師父安排的路,正念正行,跟師父回家。

    以上交流層次有限,如有不在法上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叩謝師父!
    謝謝同修!
    合十
     



    TOP

    台灣桃園管樂節 天國樂團傳真相

    http://news-b5.zhengjian.org/2017/05/03/36992.html

    TOP

    土耳其舉辦「法輪大法之旅」照片展

    http://news-b5.zhengjian.org/2017/05/03/36993.html

    TOP

    澳洲墨爾本第一個法輪大法煉功點的誕生

    http://news-b5.zhengjian.org/2017/05/03/36990.html

    TOP

    神韻法蘭克福首場 觀眾感悟「神定的秩序」

    http://news-b5.zhengjian.org/2017/05/03/36991.html

    TOP

    亞太巡演結束澳洲粉絲送機 神韻前往夏威夷

    http://news-b5.zhengjian.org/2017/05/03/36989.htm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