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31日 星期三

  • 大法洪傳二十五周年紐約法會講法

  • 面對面講真相救人的修煉體會

  • 平穩的走在修煉路上

  • 珍惜大法緣 圓滿隨師還

  • 撥打媒體專案的心得

  • 小姑子和小叔子舉杯贊法輪大法好

  • 感悟雨中排字

  • 參與RTC平台講真相的修心點滴

  • 由端午節趨吉避凶說起

  • 童話《錄音版》:小寶的天衣

  • 傳播美好 法輪功學員參加弗州國殤日遊行

  • 中東巨大圓圈有2000年歷史 來源成謎

  • 「世上最古老粽子」 700年前宋墓出土

  • 瑞典小鎮居民喜聞法輪功真相

  • 荷蘭瓦格寧根煉功點吸引媒體採訪

  • 艾菲爾鐵塔下 遊人支持反迫害



  • 大法洪傳二十五周年紐約法會講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5/25/大法洪傳二十五周年紐約法會講法-348715.html

    TOP

    面對面講真相救人的修煉體會


    德國大法弟子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在法輪大法洪傳世界二十五周年之際,能有幸交上一份自己的修煉體會向師父匯報,與同修分享,感到無比的榮幸。

    我是一名職業運動員,二零一一年才得法。得法之前我象大多數中國人一樣從小就接受著無神論的黨文化教育,頭腦裡被灌輸的都是黨和國家的利益高於一切、為國爭光等等,在這個舉國體制的氛圍中,在殘酷的競爭環境下,苦苦地拼搏,爭名奪利,真的感到身心疲憊。退役時已經落下了許多傷病。是師父和大法使我從常年的追逐名利中及時回頭,師父還為我淨化身體消業,賜予我這千古難遇的修煉機緣,讓我能在這偉大的歷史時期助師正法,兌現著下世前的神聖誓約,內心充滿了無比的感恩。

    我完全是出於好奇去網上拜讀《轉法輪》的。來德國這麼多年一直在安逸的環境中心安理得地享受著自己的小家庭生活,並繼續著我的拼搏生涯。對法輪功並不太了解,對氣功和修煉沒有任何概念。直到搬入新家有了新唐人電視台後,我被裡面的節目內容深深地吸引並得知有《轉法輪》這本奇書的存在。多年以後在網際網路日益便利的條件下,產生了拜讀這本寶書的願望,因為我想解開心中的迷團:為什麼這些大法修煉者在遭受這麼殘酷的迫害下都不放棄信仰,一定有他的獨到之處。

    我上網找到《轉法輪》並一口氣讀完。這是一個徹底顛覆我有生以來所接受的無神論教育的過程,我太震驚了!裡面的許多內容、法理都是我生平第一次看到的。我迫不及待地想與周圍的親朋好友分享,然而我收到的卻都是冷漠的回應。當時雖然很有挫敗感,但我內心認準了師父的這本大法是最正的,書中的話句句讓我信服。於是就自己邊看邊學上了。但由於悟性有限,只照著師父的教功錄像學了功法,第五套靜功打坐由於這麼多年的職業訓練而造成的肌肉僵硬、韌帶縮短而根本盤不上,連散盤都不行。所以每天只煉一到四套動功,第五套還是慢慢才跟進的。平時也只是儘量按書上所說的要求做人而已,以為這樣就是修煉了。

    這樣的狀態持續了一年多。一定是師父看我太不悟,就通過一個老學員的常人朋友的嘴點化我:一個人獨修效果不好,要有集體修煉的環境才行。這樣我才邁出了去聯繫本市大法弟子的第一步,其實也是去怕心的第一步。因為從現在起得從家庭中走出來,去參加當地的集體煉功、集體學法以及參加集體證實法的活動了。

    我的先生是我的同行,他明確的表示不支持我,也試圖阻止我修煉。我們一起出國,白手起家,我非常依賴他,家裡的大小事基本由他做主。他對我也是愛護有加,我們結婚以來基本沒吵過嘴,是親朋好友眼中公認的榜樣。所以對當時的我來說最大的關就是家庭關。由於他對大法的不了解,認定我們在搞政治,跟他講真相又不聽,所以常為我修煉的事而不高興,並威脅說到時他會做出某種選擇,甚至說要分開住之類的話。我很難受,經過幾個不眠之夜的思考、內心反覆掙扎之後,我決定不管我的生活發生什麼樣的變故,這大法我是修定了。我在一個適當的時機給他寫了一封信,推心置腹地寫下了我得法的心路歷程,希望他能理解,並表示在不改變我信仰的前提下接受他的任何決定。我想一定是我當時這堅定的一念通過了是否信師信法的考驗,結果這事後來就不了了之了。這使我更加堅定地走在了師父安排的這條修煉的道上。

    下面主要談談我在這將近四年中走出家庭、證實法救人的修煉經歷。在我走入修煉這個集體開始學法煉功之後,心性提高得很快,尤其是觀看了神韻演出後更是感到時間的緊迫、救人的刻不容緩。在同修的帶動下,我也開始了跟著上景點講真相救人的經歷。同修和我差不多時間得法,她性格外向,敢說敢為,開口講真相沒有任何心理障礙,每天都有三退的名單。而我由於性格內向、面子心強而被障礙著突破不了,就是開口了也勸不了三退,只能配合著發發真相資料而已。這期間在同修的建議下轉向向德國人徵簽反屍體展,並徵得了一千多份名單。

    在師父二零一三年紐約法會講法發表後,我才意識到針對中國人講真相是多麼的刻不容緩,他們是被安排到國外來聽真相的。我感覺到了作為海外大法弟子的責任重大,下決心突破自我。在不斷的堅持學法中、學同修在明慧網的講真相交流文章中,也在配合更多同修去各種展會講真相中,慢慢的去掉了障礙和怕心,也能勸退一些人了。

    而真正突破的是在一次展會中,到了中午以後,所有同修都有事走了,在沒有任何可依賴的情況下,我必須硬著頭皮獨自去面對整個展會的時候,不知不覺中我竟然突破了三個月以來的這一大關,那個下午我勸退了三十七人。這對我是一個極大的鼓勵。後來悟到,原來是這顆依賴心在阻礙著我救人。從那時起我始終平穩地走在了面對面講真相救人的第一線。

    開始時,我和同修配合,在本市的火車站,周邊城市的景點、大學、圖書館、學生宿舍等地去發真相報、講真相勸三退。也一直堅持到本市和周邊城市的各種展會上去講,和不同的同修配合,往往一去就是一天、二天,展位多時甚至需要三天才能講完。常常因為精力太集中而顧不上吃飯,但在展會上講真相的效果卻是最好的,每次勸退的人數都很可觀。狀態好的時候能坐下來與展位上的多人互動,並在輕鬆的氛圍中讓他們群退。

    後來發現本市的機場是中國遊客最集中的地方,尤其在節假日,回家探親的華人、學生很多。旅遊季節時也有很多中國的旅遊團,都排著長隊。我們感到這是我們作為本市大法弟子的偏得,一定要守住這個救人的場所,就開始重點去講。在講真相過程中,意識到要開創一個好的講真相的環境先要排除一切潛在的干擾。於是就向機場的工作人員講,讓他們逐個兒明白了之後,也就不管我們了。我們相互配合,儘量不錯過一個有緣人,效果一直很好。

    但同修開始工作後,很多時候只能我獨自面對了,本地其他同修也由於種種原因不能來機場講。雖然心裡有顧慮,但也沒有退路,講真相救人是我作為大法弟子的責任。師父說:「大法弟子是各地區、各民族眾生得救的唯一的希望。」[1]於是我就加強正念,通過不斷學法悟到只有修好自己才能救了人,只有在法上才能不被舊勢力鑽空子。舊勢力對我們可是虎視眈眈,而我現在肩負著整個機場這些可貴的中國人未來去留的責任。所以在師父要求的三件事上都不敢放鬆對自己的要求,每天堅持晨煉,一-五套功法一步到位,發好四個整點的正念。參加集體學法,圓容好整體,善待身邊的每一位同修,並在家庭及工作環境中更加寬容地對待人和事。

    慢慢地感到我周圍的阻力在減小,修煉的環境明顯改善了。在我這些年的堅持下,先生已經說了:「以後你的事我再也不管了。」在家務上也幫我承擔了許多,尤其是周末我幾乎都不在家。在工作上我比較自由,就把救人的事放在第一位,儘量安排好時間,保證在每周四次或五次有國航班機到達時不安排工作。其它任何事情也都得為講真相開路。不管節假日還是颳風下雨的惡劣天氣,都沒有使我停下救人的腳步。而我每次發正念時都要帶上這一念:清除我救人空間場範圍內的一切干擾因素,不讓任何人阻撓眾生得救、對大法犯罪。請師父加持我。因為「修在自己,功在師父」[2]。一切都是師父在做,我只是跑跑腿,動動嘴而已。

    在具體講真相中,能碰到各種各樣的人,對大法有正面的,也有很多不接受的,有對我們不理解、有趕我的也有很粗魯的,甚至有說我們賣國的,真切體會到了「雲遊」中的各種滋味。我從內心的強忍到現在能不動心,坦然面對,這也是一個不斷去面子心的過程。我始終記住師父教導我們講真相時要有正念,要慈悲於世人。

    師父說:「如果你正念很強,邪惡就會被解體。真正慈悲的力量能解體一切不正的因素,你跟他講的時候就是能量在往外發放,就會解體那些邪惡的東西,另外空間裡的邪惡就不敢再靠近與控制人。」[3]

    我就用平和的語氣,儘量不觸及到人負的一面,順著人的執著,站在他人的角度去講,消除國人那種被各種運動整怕後的根深蒂固的戒備心。回國的同胞要託運行李、退稅、填單子退錢,還有親朋好友間告別前的短暫相聚,都不太願意被打擾,必須得智慧地看準時機去講並馬上切入主題,在短短的時間內儘量地把真相講明白。人在匆忙中很容易著急上火,所以還必須得照顧人的情緒,否則不但救不了人還會起反作用。在排隊的隊伍中如果激起其中一人的負面情緒就會影響周圍的一大批人,弄不好還會招來機場保安,把人推向大法的對立面,這是講真相的一大忌。這些都需要我學會克制、放下自我而修去那顆證實自己的爭鬥心。慢慢的發現講真相的環境在改變,干擾的因素越來越少了,這是大法的力量。

    師父為每一個大法弟子都鋪墊好了救人的道路,只要我們有救人的願望並去實踐,就能得到師父的加持,也能從法中得到智慧,一切就都能水到渠成。感受最深的就是在過程中經常能遇到師父安排的有緣人來到身邊。

    記得有一次,我正要趕公交車回家,看見大門口進來一個留學生,手裡提著兩大拖箱,還有大包小包的,我一看這也不能視而不見呀。就問他需要幫忙嗎?他很樂意地接受了。得知他來德時間不長,聽說過三退保平安的事,但沒有深入的了解。於是告訴他中共因為迫害大法,活摘大法弟子人體器官已經犯下了滔天大罪,我們入團入隊給它發誓為它奮鬥終身等於把自己交給了這個反人類的邪惡組織,只有主動表態退出才能擺脫它的控制,在它的罪行被清算時不為它背黑鍋,並告訴他法輪大法的美好殊勝。他很快就接受了我的勸說,也非常感謝我的幫助,並說:「阿姨,我們太有緣了。我提著這麼多東西正愁怎麼找地方呢,你就出現了。」我為他明白真相做三退而感到高興。這樣的例子數不勝數。

    過程中也有一些干擾。有一次正在一行排隊退稅的人群中講真相,突然走來一個機場保安要我出示身份證,說有人檢舉我在這裡騙錢。當時我猜到一定是隊伍中剛剛那個很排斥大法的女士檢舉的。於是我先冷靜下來,平靜地告訴保安我沒有接受過任何人的錢,我只是在這裡跟不了解迫害真相的中國人講真相,並告訴他中共強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結果他也就沒為難我,只是說如果別人不想聽就不要講了。

    過後我就直徑走到那位女士跟前跟她說:「我是修煉人,我不計較你對我的無理行為。但我是在堂堂正正的做善事,希望你多了解真相,不要阻礙大法弟子救人,這是為你好。」她也認識到自己錯了。還有一次是在訴江之後不長時間,也有保安來干涉,我趁機告訴他全世界都在起訴江魔頭,只有中國人很多都被矇騙,所以才來講真相的。他說他也了解一點,就不再阻止了,只希望我儘量不要影響到別人。從法中我悟到任何事情的出現都不是偶然的,都和我的修煉有關係。我就提醒自己以後得更加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找一找是不是哪個方面不在法上而被干擾了?

    有一天剛到機場,那個天天見面的打包的員工就跟我說,我們在這裡講真相,中領館的人已經來告狀了,我們也被監視了。從那以後我們發現那幾個工作人員不那麼友好了,看見我們就遠遠地走開。在我們的周圍也經常出現一些面孔,有夫妻形式的,有帶著小孩的,有推著空行李車的,不斷的變換著人。時間長了,也基本能知道他們就是中領館派來監視我們的。我想他們也是受害者,也是來聽真相的。

    有一次我看準一個時機走到推著空行李車的人跟前說:「我知道你是來監視我們的。我理解這是你的工作,你需要這份工作來養家餬口。但德國有德國的法律,你們這種行為是觸犯當地法律的。」他當時沒有一點思想準備,很尷尬地說:「你說完沒有?說完可以走了。」我說法輪大法是最正的,全世界都在洪傳,迫害大法一定不會有好結果。所以讓他告訴他領導,以後不要再派人來了,我們只是在講真相救人。從那以後真的就很少感到被人監視了。

    一段時間後再在機場碰到這位中領館的人回國,見面後我們相互之間有禮貌地點了一下頭表示打招呼,從他的眼神裡我沒有看到任何的敵意。感覺他應該是明白真相的人,內心希望有機會能救了他。

    我感嘆這些年在機場證實法真是一個讓我修心去執著的場所。在這裡我不斷地碰到熟人、同事,還有他們的親屬,他們基本上也都是我和先生共同的熟人、同事和朋友。開始時我儘量地躲開他們,但後來就只剩我自己時,我心裡問自己:救人重要還是你的面子心重要?我有退路嗎?沒有!那就只有去面對!

    有一次我對剛下飛機的多年不見的朋友說,一直想躲開你,今天看來是躲不過去了。她說:「趕緊回家陪老公去!」後來在多次碰面聊天后我還是把她給勸退了。但人的執著心是一層一層地去,到現在我還是有很多不願意碰到的人,就是很多我周圍幫他們做過三退的同事,我也不願意在機場碰到他們,我不想讓他們看到被不明真相的人說我的場景。就像師父講的:「將來說不定就在你最怕丟面子的人面前,叫人給你兩個嘴巴子,讓你丟了丑了」[2]。

    我知道自己還有許多的人心要去,如怕吃苦的安逸心、怕被人說的面子心、證實自我的心、自我保護的心等等,離師父對我的要求還很遠,離精進的同修還有很大的差距。所以我很珍惜這個修煉的場所,它能不斷地暴露出我應該修去的執著心,並時時提醒我不能放鬆自己的修煉,時時保持向內找的狀態,真正的把自己當作一個煉功人,做好三件事,對得起師父給予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稱號。

    個人修煉層次有限,認識不當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謝謝師父!
    謝謝大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謝謝眾生的問候〉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曼哈頓講法〉

    (二零一七年紐約法會發言稿)



    TOP

    平穩的走在修煉路上


    新加坡大法弟子

    一、得法

    我是在一九九八年八月得法的弟子,當時我想學其它法門,小叔對我說,法輪大法師父要來新加坡法會講法,剛好小叔有兩張法會的票,問我要不要去,我就答應了。那天我中午下班後,來到法會現場,因為對氣功一無所知,聽不懂師父講法的內容。第二天,我很幸運聽到學員的交流很感動,覺得很好,我就開始找煉功點學功。得法前身體虛弱,背疼、失眠,痔瘡,上樓梯都沒有力氣,覺得活的很辛苦。當時我的痔瘡很嚴重,之前有看過中醫、西醫、針灸,都沒治好,煉功兩個星期後,我就能躺下很快入睡,所有的病痛都消失了,感覺一身輕,謝謝師父把我的身體淨化了。

    開始學習打坐時,會看到耀眼的白光,我知道這是師父給我的鼓勵。增加了煉功的信心,我很積極的去煉功點煉功和集體學法。在煉功點和大家一起學法,使我很受益,明白很多法理。因為我從小接受的是英文教育,對很多漢字都不認識,看完第一遍《轉法輪》我用了半年的時間,不會寫的字,就寫在一張紙上,反覆的學習。現在我可以通讀所有的大法書籍。剛得法不久,有一次發高燒,燒得很嚴重,我沒有吃藥,知道是師父在給我淨化身體,很快就好了。

    二、證實法

    一九九九年江澤民開始了對法輪功的迫害,也開始我在海外護法和講真相的路程。剛剛開始迫害的時候,同修去夜市租了一個攤位,放上很多真相資料和光碟,我們會送給來夜市的有緣人。還懸掛很多中國同修在大陸被迫害的照片,給世人看,很多人過來問發生了什麼事,我們就告訴他真相。隨著迫害越來越嚴重,警察來沒收了我們攤位上所有的真相資料,我們結束了在夜市講真相。後來我參與了寄真相信去中國。每個周末去景點煉功一直堅持到現在。

    九九年迫害不久,我和新加坡的部分同修去香港,和來自二十個國家的一千多名法輪功學員,去中共新華社香港分社前的廣場上煉功,下午參加洪法、護法大遊行。隔天參加了亞太地區法輪大法修煉交流會,下午有同修代讀了丁延同修的修煉心得《讓生命在正法中輝煌》,聽後我非常感動,很多同修都感動的落淚。從香港回來不久又去了日本參加法會和遊行,還去了中國駐日本大使館打真相橫幅。

    從二零零零年開始,我和諸多新加坡同修一起到美國紐約參加法會和遊行,發真相資料。當年江澤民出訪美國,我們到它下榻的酒店前拉真相橫幅、煉功。二零零一年三月,我和同修到瑞士日內瓦參加法會,法會的第二天我們來到正在召開的聯合國人權會議的地點——聯合國歐洲總部前的廣場上打真相橫幅、煉功,呼籲與會的代表們譴責中國對信仰自由的踐踏。回來後又到香港去洪法,當時江澤民在香港,我和同修們在它的車隊必經的廣場上煉功、打橫幅。隔天我們來到中共新華社香港分社前的廣場上打出真相橫幅抗義。

    二零零二年去多倫多參加長達一週之久的慶祝活動,慶祝法輪大法洪傳十周年。五月十八日,我和來自世界各地的二千多名法輪功學員,一起參加了在位於多倫多市中心喜來登大酒店召開的大型心得交流會。隔天在法會上,主持人宣讀了慈悲的師父為法會發來的賀詞,會場內的學員起立鼓掌,感恩師尊。

    二零零三年,我和同修們到溫哥華參加慶祝法輪大法洪傳十一週年的盛大慶典遊行,隔天,與來自世界各地的一千五百多名法輪功學員一起參加了心得交流會,中午時分師父來了!這次有幸親耳聆聽了師父講法。

    二零零四年我兩次去美國,四月去紐約曼哈頓,我和來自全球四千名法輪功學員,在中城的希爾頓酒店參加了修煉心得交流會,中午師父親臨會場講法,能夠聽到師父講法我感到非常的榮幸。十月去曼哈頓二個星期,在酷刑展的旁邊,分發真相資料、煉功和徵簽。

    二零零五年我和同修去美國,參加了首次的紐約華埠聲援一百萬退黨大遊行和酷刑展,還參加了在曼哈頓喜來登酒店召開的紐約國際法輪大法交流會,下午時分師父親臨會場,有幸聆聽師父講法。在紐約的每一天都出去講真相。

    三、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

    從二零零五年開始很多新加坡同修都在開始對外來的中國工人講真相,因為我不敢講真相,找藉口不出去講。八月的一天我突然想到,如果正法結束了,我就沒有機會講了,想到這裡我決心走出來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那時候出去講真相很不容易,周末同修開車載我們去建築工地,有時要走很遠的路,找到建築工人講真相。二零零七年開始我和幾個同修一組背著資料出去講真相,去民工宿舍講,走在街上或者搭車時,遇到中國人就勸退,當我們的心到位,遇到的有緣眾生很容易勸退,體會到一切都是師父給我們鋪好了路。

    記得在二零一零年時,到工地講真相時,正在跟一位中國工人講真相,給他勸退後,不小心掉進旁邊的溝渠裡,跌傷了手,被那個工人拉上來,當時手臂痛到沒感覺,手沒有力,不可以煉動功,只能打坐。但我還是不斷的煉功和外出講真相,跟同修交流後,同修鼓勵我,不管手臂多麼痛都要堅持煉動功,還去景點的煉功點煉功,在堅持煉功不到二個星期手臂完全好了,感謝師父的加持和保護。

    二零一一年開始,我開始了到景點學法、煉功,發真相資料給遊客,開始覺得很難勸三退。看到中國同修勸三退講真相很容易,就虛心地向他們學習,同修無私的幫助讓我勸三退順利很多,勸退了很多來旅遊的中國眾生。

    四、修心救眾生

    二零一三年十月,我去洛杉磯參加了美西國際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師父親臨法會會場講法,勉勵大家抓緊時間救度眾生,師父說:「眼下大法弟子就是要去救人,所以我一直在看各地講真相情況。有些講真相的點做的很好。現在大陸的旅遊團越來越多,這就是安排人換個環境聽真相。其實真相點那裡才是第一線,講真相的第一線。」從法會回來後,我認識到救人的急迫。在去景點講真相看到一輛輛旅遊車不斷的開過來,堅持景點講真相的同修少,不夠人手。我就開始鼓勵身邊的同修都來景點,遊客太多了,景點更重要,你來到接觸的都是大陸遊客,是救人的好機會。後來好幾位同修都能堅持在景點講真相。

    有時間還去地鐵站面對面講真相,發真相資料。有一次在地鐵站給一位中國人講真相,他不但不聽真相,拿起電話就舉報我,跟電話裡的人形容我身上什麼樣的衣服,長的樣子。我沒有理他,在旁邊發正念,一會那人就走了,警察也沒有來,在外面講真相,會遇到很多事情,要時刻保持正念。

    從二零一六年開始,我堅持每天都去景點學法、煉功、發正念、講真相,早上三點二十分起床打坐,然後搭早上第一班地鐵去景點,向中國旅客講真相,勸三退,而且越講越有信心。這一年我總共勸退了四千多人。期間也有不少的考驗。十一月的一天早上,我們六個同修和往常一樣在景點煉功、學法、發正念,被不明真相的人打電話舉報。我煉完功,就和同修A去到遊客休息的地方講真相。剩下四個同修還在煉功點煉功,結果警察來把四個同修帶去了警察局,造成了在景點講真相的項目受到干擾。當時我也有很大的怕心,後來通過學法我悟到這是邪惡在干擾,休息了兩天後,又照樣出去勸三退。

    有一次去紐約法會,我和同修A因為住宿的問題發生爭執,她從此以後看到我就好像看到仇人一樣,我心裡也因此對她產生怨恨心,看到她心裡就不舒服。法會回來,我和她在同一個地鐵站講真相。有一次,台階上坐著一些中國人,看到她在給左邊的幾個中國人講真相,我就給坐在右邊的人勸三退,她看到後就不高興了,第二天見到我就生氣的對我說,我在講真相,你不要過來講。在景點也是,她正在給一個旅遊團的遊客講真相,我看她一個人講不過來,就過去給其他人講,她就不高興,說她在講不讓我過去。我看到很多遊客沒有聽到真相,心裡很難過。

    我們在景點集體學法時,我如果多讀一段,她會語氣很不好的說,你不要多讀,如果是其他同修多讀她就不說話。我的心裡憤憤不平,時間久了,雖然每天一起煉功、學法、講真相,但我們之間的隔閡越來越大。自從警察在景點的煉功點帶走四位同修後,景點只剩下我和同修A,我意識到自己要修怨恨心,就主動和同修A說話,關心她,漸漸的同修A對我的態度轉變了,她也在提高,有時候來一團遊客,我讓她先講,她很會講真相,每次都勸退很多眾生。當我的執著心放下的時候,我勸退的人數也在增加,深深體會到師父就看我們的心。同時我也悟到,因為我和同修A的矛盾,使得煉功點的場很不好,才被邪惡鑽了空子。

    現在,我每天心情愉悅的去景點講真相,沒有了以往的壓力,而且和同修A配合講真相很順利,每當看到眾生明白真相得救,心裡真的為他們感到高興。

    有一段時間發現不明真相的導遊不讓遊客聽我講真相,造成很多中國遊客不能得救,我就和另外二個同修商量,讓他們去導遊休息的地方給導遊講真相,我和其他的同修留在這邊給遊客講,這樣大家分工合作,起到很好的救人效果。

    我現在每個星期四和同修在地鐵站派發大紀元報紙,還有參與向中國大陸發真相簡訊,周末,我會早上很早去景點,下午去唐人街講真相,每天都感到救人的急迫,抓緊時間救人。最近幾年每年兩次去香港參加大遊行,看到很多的中國人去香港旅遊,大遊行能夠讓更多的眾生明白真相,所以去香港救人也是很重要的。

    前幾個月我買了電腦,現在有空我就上RTC平台,聽同修打電話勸三退,從中學到很多講真相技巧。我會記住同修講真相的內容,反覆在心裡背。比如有一次聽到一位同修打電話給眾生說:「當初舉著拳頭髮誓要為共產主義奮鬥終身,咱們不要把生命交給它,生命是我們自己的,退出黨、團、隊組織保平安!」去景點給中國遊客講真相時,用上剛剛背的內容,眾生聽到馬上說:「對,生命是自己的,不交給它,我退!」他明白真相後很痛快的三退了。這樣勸退效果真的很好,許多人都願意退。

    回顧十八年的修煉過程,感恩師父的一路呵護才走到今天,我要更加精進實修,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TOP

    珍惜大法緣 圓滿隨師還


    新加坡大法弟子

    我在二零零一年年尾得法,今年六十歲,我從小就很相信修煉的事情,人可以通過修煉成佛,修成佛後到哪裡去,我就不懂了,但是我知道修成佛就可以解脫,可以跳出輪迴。在讀中學的時候,我時常一個人去沒有人的地方靜坐,有時候晚上還會去墓地靜坐。當時腦袋裡有一個強烈的願望想要靜坐,好像記憶中前世有這樣修煉過,只是這一世還沒有找到真正的法門。

    隨著時間的推移,我開始尋找和探索怎麼修煉的問題。我曾經入過其他的門派,最後發現信的這個門派不對勁,沒有再信了。學法後拿以前信的東西來對照,才知道是附體,有很多都是些邪的,表面上冠冕堂皇的,其實都是害人的。我曾經看過一些佛教經書和關於修煉的書籍。大約在一九九五年,開始學習佛家的靜坐方法。每天都會在同一個時間觀想靜坐。練習一年後,在練習的過程中,我發現腿沒有了,身體沒有了,最後連腦袋也沒有了,真的只剩下一點意識知道自己在這坐著。那種靜,非常的舒服,那種感覺沒有辦法用語言形容。後來工作越來越忙,也就很少練習靜坐,最後靜坐中美妙的感覺完全消失了,之後沒有再繼續練習。

    二零零一年年尾,新加坡電視台有轉播了中國大陸污衊師父的假新聞,我看到師父坐在椅子上打大手印,知道這就是法輪功的創始人。那時候由於相信電視上講的,我心裡想,氣功是祛病健身的,為什麼還要搞政治。被謊言欺騙後覺得這個功不好。過了一個星期,哥哥和姐姐打電話給我,說他們正在煉一種氣功,希望我能和他們一起去煉。我問是什麼氣功,他們說法輪功,我說剛剛看電視上新聞說法輪功是搞政治的,我說不要練。他們就說了修煉法輪功的很多好處,還說這功不是像電視上新聞報導的那樣。他們苦口婆心的勸我去參加九天班,看他們這樣用心相勸,最後我就答應了。

    九天班結束後,我明白了,這才是真正的往高層次上的修煉。我以前聽說過和在一些書中看到的關於修煉的一些高深的問題,都在師父的講法中和《轉法輪》書中得到解答了。以前曾經有位喇嘛預言人類最後一位度人的大覺者來自東方,我相信就是師父來度人,決定來學法輪功。遺憾的是, 我走進大法修煉幾個月後,哥哥和姐姐都不煉了。那時候新加坡的媒體、報紙、雜誌等替中共宣傳污衊大法和師父,欺騙新加坡民眾,被謊言欺騙後的哥哥還跟隨報紙和雜誌說了些詆毀法輪功的話。後來給他講真相,他再也沒有反對我修煉。

    我的工作是在市場賣冷凍海鮮的。有一天,一個印尼女傭來買海鮮,要付錢的時候,她打開錢包,臉色立刻變的很難看,好像要哭了的樣子,她說老闆娘給她買菜的100元丟了。我趕快叫她回剛剛去過的地方找找看,二十分鐘後她回來說沒有找到。我看她很害怕的樣子,心想她接下來該怎麼辦,沒有錢買菜了,回去怎麼跟老闆娘交代。我能感受到她的處境,她回去可能被老闆娘罵或者是被遣返回國。作為大法弟子師父教我做事先考慮別人,我就拿了一百元先借給她,告訴她等有錢才還。她很感激我, 答應一定會回來還我的錢。過後,我悟到這件事情的發生不是偶然的,是師父安排對我的考驗,我也可憐她要承受驚嚇來考驗我,所以,她欠的錢也送給她了。

    新年期間,我去香港和當地同修一起派報紙。這次在香港我被同修安排去開發幾個新的點,就是去從來沒有去派過報紙的地鐵站。有一些地鐵站雖然沒有去派過報紙,但人潮也是很多。有一天,我被安排去一個地鐵站的C出口,我拿了二百份真相特刊,去指定的出口站,到那一看,一條小路從出口到盡頭通往住宅區,那條路上只有二三人走往C出口。當時我心想,這麼少人怎麼派呀,要派到什麼時候才派完呢。我在心裡盤算,不然我拿資料去有人的地鐵站派算了。但是回頭想想,協調人指定我在這裡派,要開發這個地區,救度這裡的眾生,拿到其他地方怎麼可以呢。最後我想不管怎樣我都要試試,看在這裡到底行不行,我拿著走到路的盡頭交叉路口開始派報。想到每一份報紙都是用來救人的,非常珍貴,我連帶笑容,向每一位走過的路人彎下腰把報紙遞到他們手上。發現超過半數的人都會接我的報紙,不到二個小時報紙就派完了。這次體悟到做救人項目時,心態才是關鍵,只要我們心到位了,師父就會幫,眾神就會幫,一切都是師父在做。

    二零零八年,去印度尼西亞的雅加達參加遊行,休息的時候,有位天國樂團的同修坐在我旁邊,我跟他聊天,他說他六十歲,我問他說這個太陽號這樣重,你扛得動嗎?他說可以。我心裡很佩服這位同修。

    隔年新加坡天國樂團成立,協調同修請我去樂團,我當時不想去,就拒絕了。後來在同修的鼓勵下,我就選擇了最大的樂器太陽號。在初期練習的時候,沒有人教,不會吹,背譜的時候前背後邊忘記,學的很辛苦。之後和同修一起找老師教,很快我能吹多首曲子參加遊行了,我去過美國、香港、印度尼西亞、馬來西亞、印度等國家。

    每年多次去香港參加大遊行,每次去香港遊行都有很多提高,遊行過程中,無論嚴寒酷暑、颳風下雨還是身體處於消業狀態,都阻止不了我前行的步伐,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每次都能順利堅持到遊行結束。每次在香港看到眾生滿懷欣喜的看著我們吹奏,他們世界裡的眾生為之歡呼,很多遊客拿出手機拍照留念,眾生能夠得救,是我的心願,再苦再累都值得,感謝師父安排我來香港救人。

    十五年來,在師父的呵護下一路走來,對師父無限的感恩,弟子只有多救人,做好師父交代的三件事,圓滿隨師還!

    個人體會,不足之處請指正。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TOP

    撥打媒體專案的心得


    小韓

    各位同修好!

    能夠參與這次媒體專案的撥打,我很感恩。撥打專案的這一週,我只能每天北京時間晚上來平台和大家一起撥打一、兩個小時專案手機號碼。雖然撥打的數量不是很大,從周一開始,一天一天堅持下來,真的有所收穫。

    撥打專案之前我也想做功課,提前熟悉一些資料,為了能撥打的更好。但是白天需要工作,沒有時間準備,怎麼辦?有幾次平台組織撥打專案的時候,就是這個想法把自己的腳步停住了。覺得自己沒什麼準備,打得不好怎麼辦?提前做功課,是對自己的高要求,也是對電話那邊的眾生負責任,當然非常好。但是我知道自己不能因為這個原因而停住腳步,國內的大法弟子在等著我們的好消息,這些媒體人也在等著得救。

    當然說是這麼說,在第一天撥打的時候,我就發現了自己的爭鬥心。說話的聲音沒有打普通號碼時那麼平和,聲音提高了一倍,想要把對方壓下去。特別是說第一句話的時候:「不要參與任何誣陷法輪功的報導,後果太嚴重。」帶著威嚇的口氣。對方聽了個開頭就掛了。分析自己這是分別心,記恨心(他們有的可能參與抹黑報導大法),不慈悲(想著他們怎麼為了錢和名出賣良心等)。那怎麼救人,啟發他們善的一面?

    在101直播室大家交流的時候,同修分享到他們也是身不由己。師父在經文中講過:「就包括那些迫害者,有的也都等著你們救度呢。當然有的犯的罪太大了,可能你講真相他聽不進去。不是他聽不進去,是神不讓他再聽了。但是不管怎麼樣吧,大法弟子沒有選擇,你們面對的眾生都得救度。」(《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基點擺正後,就是正式的撥打了。一通電話剛接起,對方就問我:「你怎麼沒有來電顯示。」有一通電話甚至對我說:「你是誰,你怎麼知道我的電話的,我的隱私已經泄密了等等。」開始時,想繞過去這個話題,可是對方不放過,不掛電話等著我回答,並說:「你要是不說,我就不聽你講。」突然師父給我智慧,我和她說:「你恰恰相反弄錯了,不是你的隱私被泄露的問題。你是一名媒體人,一名記者,有責任聽取真實消息,對你的讀者負責,但你不想聽。」一下子她從覺得自己占理,變成她意識到是自己不對了。我也從被動變為主動,可以接著給她講真相了,她不問了。這通電話講了10分鐘,前半部分她一直在質問我,後面變成我給她講。

    星期三連續撥打幾通,對像都是圖書館館長,書記之類的。還是以那兩句話開頭,聽第一句就掛。我想這些人不能這麼打了。最後一通也是一位館長,他接起電話後不吭聲,餵都不說。 和他問好後,趕快接上話:「千萬不要參與迫害法輪功的報導,這是為你和你的家人好。這個政策哪天一變,清算的時候,把你們推出去卸磨殺驢,秋後算帳。現在國內形式變化很快,咱得緊跟形勢,跟著的不是江澤民......。被習近平下馬的高官,都是江派人馬,血債幫迫害法輪功的。」又結合最近的霧霾天災,每個中國人都受他牽連。開頭還是差不多,但是站在他的位置真心為他考慮,他一直在聽,講到三退,他還沒下決心,掛了。4分多鐘。我自己的語氣也變了,語速也變了,對方也願意聽了。

    非常感謝這次和同修一起撥打,我就交流到這兒,謝謝大家!



    TOP

    小姑子和小叔子舉杯贊法輪大法好


    大陸大法弟子 善慈

    十年前,我婆婆檢查出來得了肺癌,已到了晚期,當時我50歲出頭,正在看六歲的小外孫女,於是我放下手中的一切活計,搬到婆婆家去,準備全力去照顧生病的婆婆。

    那時每天我要出門買菜,生火,給婆婆做些可口的飯菜,端水餵藥,由於腎衰,婆婆大小便失禁,得接屎接尿,半個小時或一個小時就得接一次尿,一天二十四小時不離婆婆身邊的護理。還要給來看望婆婆的三個姨婆及與婆婆同院住的小叔子一家和小姑子等十來口人做飯。由於病痛的折磨,婆婆吃不進去多少菜,就大便乾燥,痛得婆婆在屋裡嗷嗷叫,小姑子墊上塑膠袋給婆婆摳肛門,也不行,我直接用手去摳,婆婆就能便出來了,可是婆婆過意不去,對小姑子說:「你怎麼能讓你嫂子用手為我接大便呀,這不折我的壽嗎?」為了減輕婆婆的痛苦,使婆婆開心,我同婆婆聊天,我發自內心的對婆婆說:「我雖然是你兒媳,也是你姑娘。」婆婆背後對我丈夫說:「你媳婦對我可好了。」

    三個姨婆,對我精心照顧婆婆看在眼裡,非常感動,二姨婆與四姨婆是老師,是有文化的人,二姨婆知道我學大法前,性格急,看到我今天的變化,她說:你變了(指性格),與煉法輪功前,判若二人,真是脫胎換骨呀! 看到我一天雖然很辛苦,但總是樂呵呵的,三個姨婆就說:「你這個傻子,整天樂呵呵的。」我知道她們是說我什麼事也不計較。其實我是在按照師父的教導: 「我們只是在切身利益這些問題上看的淡」(《轉法輪》) 。

    九個月後,婆婆走了。臨終前婆婆發願:今生沒修大法,來世一定好好修。她還留下遺囑:三間房子,你們哥倆分。我不想同小叔子去爭,就放棄了繼承權。不修大法,我是做不到的。婆婆去世前,同小叔子和小姑子及我們一起過年時,在酒桌上小叔子和小姑子她們兄妹一個說:「法輪大法好」,一個說「真善忍好」,我真為做師父的弟子感到自豪。

    現在雖然婆婆不在了, 可大小姑子有些弱智, 自己不願做家務,不洗澡,我每個月抽去一天時間陪她去洗澡,每次都給她搓全身.。做什麼事情都要為別人著想吧,因為師父讓我們做一個先他後我的人。

    感謝師父傳給我「真善忍」宇宙大法,把我改變成一個做事先考慮別人的無私的善良生命。



    TOP

    感悟雨中排字


    費城大法弟子 嚴益心

    五、一三這個莊嚴、殊勝的日子,上萬人來到紐約普天同慶師父六十六華誕與大法洪傳二十五周年。
     
    關注紐約的天氣,從十二日晚上就開始下雨了,於是大家發正念希望當天有個好天氣,可是雨不停的下著。二千名去往總督島排字的學員依次排隊上船,船行一刻鐘到達彼岸,下船後步行到島上,此時,身上的衣服、鞋已經全濕了,站在排字行列中,心裡沒有任何抱怨,什麼寒冷、什麼風吹雨打、什麼濕漉......,都干擾不了我,只是想:天神啊,你是看到師父傳法的艱辛在為眾生揮淚,我有同感;我的淚水也不禁奪眶而出。一首師恩頌迴旋在腦子裡:回想起您傳法的日日夜夜, 淚水啊再一次灑滿胸前, 有誰能知道您的心酸, 有誰能知道您的艱難。......

    在排字過程中,師父的法也不斷打進我的思維裡:大覺不畏苦 意志金剛鑄 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洪吟二》-正念正行);

    「我造就了千百萬個敢於走真理之路、敢於為真理而不畏生死、敢於為救度眾生而獻身的耶穌、釋迦牟尼。」(《法輪大法 各地講法二》- 二零零二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
     
    排字結束後,主持人講:感謝大家來紐約吃苦。師父的法又打進我的腦子裡:「吃苦受難是除去業力、消除罪過、淨化人體、提高思想境界、昇華層次的大好機會,是大好事,這是正法理。」(《法輪大法 精進要旨三》- 越最後越精進)
     
    感謝紐約、感謝紐約同修為我們提供提高的環境!

    一點淺悟,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TOP

    參與RTC平台講真相的修心點滴


    台灣大法小弟子

    偉大的師父好!各位同修好!

    我今年12歲,是台灣的大法小弟子,有一天我有幸參與了全球電話組小弟子平台打電話,而上平台的那天剛好是我的生日,可以說這是一個我得到的最棒的生日禮物。在上來前幾天聽到媽媽同修跟我講說有個平台可以上去打電話救人,可以直接打電話到大陸去講真相,那時我的怕心就出來了,一直排斥,但弟弟吵著讓我上來,我就只好硬著頭皮上來了。上來之後,發現平台上有很多大法小弟子,我也就不能再找藉口說我年紀太小不能打電話了。經過一個多禮拜的打電話培訓,有一天我終於可以開口打電話了,也沒有怕心了,所以一上來就打得很成功,從那天起開始了我的打電話磨練心性的過程。

    有時學法想東想西不入心,打電話時效果就不好對方就不聽,甚至講到幾秒就掛,內心很掙扎要不要再回撥。通常我都選擇回撥,但有時候因為我回撥他就罵我,他罵我的時候我有時是動氣,有時是埋怨,但仔細想一想,他們都是要救的眾生,不能因為舊勢力的干擾讓他不能得救,而且也是去我的埋怨心和別人一定要以我為中心的心,可惜這麼好的機會我沒有把握好。

    我記得最清楚的還有一次是我有點鼻塞不透氣,心想完了,今天感冒無法學法了,也無法打電話了,如果讀法的話鼻塞會很嚴重,也怕自己丟面子,完全沒想到我是個煉功人,也沒想到這也是要我去愛面子的心,心想不理它,就開始學法。一學法馬上就好了,但打電話的時候又出來了,可能是因為我講電話時太兇吧,結果電話也沒打好。後來媽媽幫弟弟講了一通電話,講了大概50分鐘,我坐著聽不舒服,後來只好躺著聽,很努力地聽完了,我就睡著了。隔天早上就好了,謝謝師父的呵護。

    最後恭錄師尊在《轉法輪》中說的:「『難忍能忍,難行能行』。其實就是這樣,不妨大家回去試一試。在真正的劫難當中或過關當中,你試一試,難忍,你忍一忍;看著不行,說難行,那麼你就試一試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話,你發現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我想起除了剛上平台的那件事,還有鼻塞消業那件事之外,其實還有很多的磨練心性的過程,都是通過學法修心性提高上來了。我以後會更加精進配合整體多打電話多救人。

    以上是我在參與打電話中的一點修煉體會,如有不足,請同修慈悲指正。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TOP

    由端午節趨吉避凶說起


    覓真

    端午節,是中國人夏季中最重要的傳統節日。端午節時有許多民間習俗活動,除了划龍舟、包粽子紀念愛國詩人屈原外,還有插艾葉、菖蒲,掛鍾馗像,戴香包,喝雄黃酒等驅邪避疫的民俗活動。在過去傳統的習俗裡,家家戶戶都會有祭祀祖先,門窗插掛艾草,祈求趨吉避凶,相傳會保佑身體健康招福氣。

    在端午節中國大部分地區都有吃粽子的習俗,吃粽子的起源很早,相傳《續齊諧記》中紀錄了端午吃粽子源自楚人殤祭屈原、把筒粽投水祭之:「屈原五月五日投汨羅而死,楚人哀之,每至此日竹筒貯米投水祭之。」

    記得小時候媽媽在天剛亮時就督促趕快起床出去拔艾草,回來時懸掛在門頭上面,以趨吉避凶,祈求一年的吉利。後來年齡長大了,知道的真相越來越多,我在心中對趨吉避凶有了新的領悟和認識。

    其實早在一百多年前,魔鬼撒旦化名一個叫「共產黨」的邪靈來到地球,禍亂人間,最後竟形成了一種叫做「共產國際」的東西,給人類帶來了巨大的災難。近百年前這個邪靈附體在中國,給中華民族帶來的災難罄竹難書。十八年前一個叫江澤民的魔頭出於對「真善忍」大法的小人妒嫉,發起了一場慘絕人寰的迫害運動,從1999年中共發起迫害法輪功以來,在中共江澤民集團「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打死白死,打死算自殺」和「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滅絕政策下,至少有數百萬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抓捕、強制洗腦、非法勞教判刑、酷刑折磨致殘致死,甚至被活摘器官致死。

    十多年來法輪功學員們在告訴人們法輪功被迫害真相的同時,也告訴了人們中共邪靈利用政治運動對中國民眾迫害的真相,並告訴人們趨吉避凶的方法,那就是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吉言,能夠逢凶化吉、遇難呈祥, 退出中共邪靈的黨(共青團、少先隊)組織,可獲得神佛的庇佑。明慧網上記錄了成千上萬這樣的事例,有興趣的朋友可以自己去看,你會得到真正的生命護身符。

    在一家人坐在一起歡度端午節之際,也希望朋友能夠想起法輪功學員曾經告訴過您的一句話:「善待大法一念,天賜幸福平安」,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吉言,您會得到大福報,受益無窮的。



    TOP

    童話《錄音版》:小寶的天衣



    MP3語音文件:童話《錄音版》小寶的天衣

    下載方法:按滑鼠器右鍵,在彈出菜單中選擇「目標文件保存為…」(Save Target As...)。



    TOP

    傳播美好 法輪功學員參加弗州國殤日遊行



    法輪功

    5月29日是美國的「陣亡將士紀念日」(Memorial Day),又名國殤日,首都華盛頓地區的部分法輪功學員參加了在維吉尼亞州福爾斯徹奇市(Falls Church)舉行的紀念日遊行活動。

    今年共有65個當地團體參加遊行,有警察、消防等當地政府部門的展示,也有像號召禁槍社團一類有訴求的團體,還有很多具有民族特色的歌舞表演。

    其中,由仙女隊、功法展示花車,以及身著亮黃色衣服的腰鼓隊組成的法輪大法方陣,在遊行隊伍中格外顯眼。法輪大法隊伍今年也是遊行中唯一參加的華裔團體。

    法輪功

     

    法輪功

     

    法輪功

     

    法輪功

    連續5次觀看遊行的當地居民Jack Marczynski表示,他很高興可以在遊行隊伍中看到不同族裔的演出,並且「十分喜愛」 法輪大法方陣的表演。

    福爾斯徹奇市的法輪大法煉功點聯絡人唐女士介紹,今年是法輪功團體第6次參加當地的國殤日遊行活動,每年的遊行隊伍都很受到民眾的喜愛,在2015年還被主辦方授予了「最佳花車」的褒獎。

    法輪功以「真、善、忍」為指導原則,洪傳世界100多個國家和地區,然而中共自1999年起,在全國範圍內對法輪功發起了嚴酷的鎮壓,並將污衊法輪功的言論傳播到世界各地。華盛頓DC法輪大法學會發言人葛敏女士表示:「這場迫害真正的受害者並不是法輪功修煉者本身,而是那些還沒有了解和認識法輪功的人。」

    葛敏說,無論是誰,只要能按照「真、善、忍」的原則修煉,都可以獲得一個健康的身心。在迫害開始前,很多華人來到當地的煉功點學煉法輪功,然而迫害開始後,很多人由於不了解真相,而選擇了觀望甚至反對的態度。

    葛敏也希望通過遊行這種活動,讓人們認識到法輪功的美好,並且「能夠從這種傳統的中國修煉文化中受益」。



    TOP

    中東巨大圓圈有2000年歷史 來源成謎



    在位於中東地區的約旦,有12個巨大的圓圈分布在該國境內,這些由石頭堆砌而成的圓圈存在已有至少2,000年的時間,但考古學家很少關注它們,而其來源和目的迄今都不為人們所知。

    這些巨型圓圈被稱為「大圓圈」(Big Circles),其直徑介於720英尺(219公尺)至1,490英尺(454公尺)之間。它們由低矮的石牆組成,這些石牆通常只有幾英尺的高度。

    儘管石牆可能因年代久遠而坍塌,但這些圓圈原本並沒有缺口。有兩個圓圈被羅馬時代的道路貫穿,這表示它們已經有2,000年以上的歷史。

    這是組成圓圈的低矮石牆,有些已經坍塌。(視頻擷圖)

    「大圓圈」最早於1920年代由一名英國飛行員發現,他當時飛越現今的約旦地區,從空中拍攝到這些圓圈的照片。但他的發現並沒有引起人們的關注,直到幾十年後,才有澳洲學者致力於研究這些圓圈。

    主導這項研究的西澳大學(University of Western Australia)研究人員甘迺迪(David Kennedy)表示,這些圓圈大多是未經加工的,而且有意維持幾何上的精確,但經常有輕微的扭曲。

    甘迺迪說,這些圓形結構很簡單,通常是由未裁切的大圓石所構成,要建造並不困難。但問題是,為何古代的人會建造這樣的圓圈?如果作為牲畜的圍欄的話,這些石牆顯得太矮,而且也沒有必要做成精確的圓形。

    他還說,這些圓圈因為太相似,而不太可能是巧合,但其目的仍不為人知,這有待考古學家進一步研究。

    除了約旦的12個圓圈之外,另有一個位於敘利亞的圓圈於2002年被觀測衛星辨識出。但由於附近村莊的擴張,這個圓圈接近全毀。



    TOP

    「世上最古老粽子」 700年前宋墓出土



    古文物

    端午節家家戶戶都會準備粽子,也有不少人為了粽子的口味爭的面紅耳赤,不過,你看過世界上最古老的粽子長什麼樣子嗎?大陸江西省曾發現一座宋代古墓,距今已有700多年歷史,稀奇的是,墓內還發現2顆約6公分長的菱形粽子,是目前世界上發現最早的粽子實物。

    陸媒報導,1988年9月28日,江西省德安縣發現古墓,經考古研究,墓中葬的是寧國府(今江西武寧)通判、國史周應合之女周氏,下葬於西元1274年;周氏的丈夫為新太平州(今安徽當塗)通判吳疇,今安徽德安縣車橋人。

    墓主周氏身穿素衣,在地底下靜靜地躺了700多年,出土時遺體完整,雖然肌肉已變為灰黑色,但令人驚訝的是,其局部肌肉還保有彈性。另外,周氏右手處擺放一根40公分長的桃枝,上面吊著2顆菱形粽子,長約6公分、寬3公分,外皮粽葉用苧麻捆綁。考古鑑定,這是世界上發現最古老的粽子實物。

    報導指出,在歷史上,粽子不只用來紀念屈原,也是一種祭祖用的祭品,到了晉代才成為端午節慶食物,因此粽子有祭奠之意,放入棺木中表示親屬對死者的哀悼;另外,隨葬的粽子一次要放兩顆,不能單放,寓意「成雙成對、吉祥如意」。



    TOP

    瑞典小鎮居民喜聞法輪功真相


    瑞典法輪功學員
    講真相

    座落在瑞典南部斯科訥省的恩厄爾霍爾姆(Ängelholm)小鎮是著名的旅遊勝地,長長的海灘每年夏季都吸引很多遊客,此外,還有聞名遐邇的當地生產的冰淇凌(Engelholms Glas)深受瑞典民眾的喜愛。

    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七日,小鎮天氣晴朗,瑞典南部的部分法輪功學員在這裡向民眾介紹法輪功,進行功法展示和反活摘徵簽。

    隨著煉功音樂的響起,人們漸漸聚攏起來,過往的行人紛紛駐足觀看,很多人接過傳單後仔細的閱讀。還有人走近,仔細看放在地上的橫幅。小鎮居民很多都是第一次聽說法輪功。

    有一位中年父親帶著自己的成年人兒子駐足觀看,後又和學員交談,他主動握著學員的手表示感謝。他說:「你們做的真好,給我留下了非常好的印象」。

    還有一位女士,在著急趕公交車的路上遇到了洪法的學員,她停了下來,說:「這正是我需要的,而不是僅僅做瑜伽」,並且認真的閱讀了傳單上關於「真、善、忍」的解釋,最後她還拿了一份煉功時間地點的信息表滿意的離開了。

    一位已經來瑞典三十多年的華人男士,他一直面帶微笑的聽學員給他的講解,他都表示接受,之後,他還學煉了幾套功法。

    一位衣著華麗的老年女士,在遠處微笑的觀看了展示功法的學員們良久,之後她緩緩地走來又仔細的閱讀了地上的橫幅。等她閱讀完畢,她禮貌的接過傳單並鄭重的在反活摘徵簽板上籤下了自己的名字。

    同時,還有部分學員舉著反對活摘器官的牌子並穿著停止中國的國家活摘器官的黃色衣服在附近的步行街徵簽。有多位行人看到反對活摘的牌子,主動停下來要簽字。其中一位女士說:「我可以簽字嗎?我有聽說過這個事情」。

    還有一位男士走向學員說:「可以請你給我的朋友講講法輪功嗎?」原來,他曾遇見法輪功學員在丹麥哥本哈根和瑞典的赫爾辛堡的洪法活動,了解很多關於法輪功的真相,可是他的朋友並沒有聽說過法輪功。聽了學員的講解,尤其是活摘器官,他的朋友不由得驚嘆,感到震驚,並在反活摘徵簽板上簽字。他們與學員交流了很久,並也想要開始學煉法輪功。



    TOP

    荷蘭瓦格寧根煉功點吸引媒體採訪


    荷蘭法輪功學員
    講真相

    在荷蘭瓦格寧根市(Wageningen)風景優美的德萊茵(Arboretum de Dreijen)公園有一個法輪功煉功點,五月的一個周日,幾個中西方人象以往一樣在此煉功和免費教功。這天,荷蘭海爾德蘭省(TV Gelderland)電視台的記者帶著好奇來到了這裡,對幾個法輪功學員進行了採訪。

    福斯夫婦向記者介紹了自己修煉法輪功的故事:十多年前,馬太·福斯先生從他的一位中國同事那裡接觸到了法輪功。這位同事總是在午休的時候煉法輪功,動作看上去優美舒緩,這引起了馬太的興趣,他試著煉了煉,果然感覺不一般,有時候他也去公園裡煉,結果越煉越舒服。同時他又看了法輪功的書籍《轉法輪》,他發現該書作者結合著現代科學用淺顯易懂的方式向他啟示了生命的真諦和奧秘:真善忍。他感覺自己豁然開朗,一直以來心中的很多問題都得到了解答。後來他又把法輪功介紹給了當時的女友,現在的太太馬利克·福斯,結果她也成為一名法輪功學員。婚後他們先後有了一雙可愛的兒女,孩子們從小就接受著建立在「真、善、忍」基礎上的正統教育,較一般孩子更聽話懂事,茁壯成長。

    為了幫助更多的人了解法輪功,他們就在瓦格寧根市的德萊茵公園建立了煉功點,免費為那些有興趣的人教功。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多的人來這裡跟他們學功,還有的是以前接觸過甚至有意要煉法輪功的新學員,也藉助該煉功點續上了前緣,能夠在這裡與大家一起享受煉功的美妙與樂趣。

    擁有MBA學位的王女士於二零零八年在母親的幫助下開始修煉法輪功,在荷蘭長大的她告訴記者說,修煉法輪功使她獲得了健康的身體,平和的心態,並且教會她如何做一個好人。

    瓦格寧根煉功點只是中國大陸以外無數煉功點中的一個,人們在這裡可以享受煉功給他們帶來的身心上的自由和放鬆。而在中國大陸,這種場面只在迫害發生之前見到過,要找回這種煉功點,只有早日結束迫害,全世界都在關注和等待這一天的早日到來!



    TOP

    艾菲爾鐵塔下 遊人支持反迫害



    講真相

    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八日下午,烈日炎炎,法國巴黎部分法輪功學員來到艾菲爾鐵塔下的人權廣場,進行了講真相活動。其間,法輪功學員們向來自世界各地的遊客以及法國民眾展示法輪功功法,介紹什麼是法輪功,以及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並向遊人徵集簽名呼籲幫助制止迫害。

    Lucie 是語言教師,來自哥倫比亞。她在徵簽表上簽名後說:「我從來都沒有聽說過(活摘器官)這樣的事,我們從南美洲哥倫比亞來,我們的報紙上都沒有刊登這樣的信息,這是我第一次聽說這樣的事,我很震驚,這是極其極端的。這(法輪功)與政治沒有關係,這是一群人在遵循一種信仰,不是搞政治。我看不出來他們怎麼會對中國共產黨造成危險,我不理解,為什麼(中共)殺害他們、迫害他們。這不可理解。」

    講真相

     

    講真相

    與Lucie一同旅行的Alejandro簽名支持制止迫害,他說:「我們與中國相隔遙遠,我們來巴黎旅行,不敢想像在中國存在著這樣的事情。希望簽名能幫助你們(制止迫害)。」

    François-Xavier是高中生,他慶幸自己知道了法輪功真相,他說:「你們今天在這裡的集會很重要,人們了解到了不是通常能知道的東西,媒體上鮮有報導。如果我沒來這裡,我就不會知道。要告訴全世界的人,這很重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