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5月09日 星期二




  • 酌古鑒今:不謀私利的宰相

  • 毀佛像的報應

  • 古風正氣:孔子論賢

  • 神仙梁的傳說

  • 善待大法得福報的世人

  • 生命在正法洪恩中昇華

  • 得法和講真相的修煉點滴

  • 感恩師父 是大法救了我和我的孩子

  • 堅信大法 救度世人

  • 香港遊行慶法輪功傳世25周年 大陸客震撼

  • 走過二十多年 底特律法輪功學員的修煉人生

  • 香港法輪功學員感念師恩 廣傳真相獲讚賞

  • 美國各州政要褒獎法輪大法

  • 加拿大亞省國會議員祝賀法輪大法洪傳25周年

  • 柏林首演滿場 「神韻會影響世界藝術」

  • 神韻9日蒞臨匹茲堡 市長宣布「神韻日」




  • TOP



    TOP



    TOP

    酌古鑒今:不謀私利的宰相

    唐朝宰相魏徵,經常規諫唐太宗李世民“以隋為鑑”、以史為鑑",有時甚至為了納諫和用人之類的事,他“犯顏直諫”,據理力爭,引起李世民盛怒。他也神色不變,繼續講理。氣得唐太宗曾發怒道: “總有一天要殺死這個鄉下佬”!但是,當他冷靜下來之後,就真正認識到魏徵是幫助他避免亡國之禍的忠臣,諫諍愈激烈,證明他愛朝廷的心情,愈真愈切。基於這個認識,魏徵先後進諫200餘事,李世民基本上都採納了。所以,李世民在位期間,得到了許多文武奇才,朝廷裡上下同心,造就了貞觀之治。於是,他決定加封魏徵的爵位,以表彰其卓著的功績。

    有一天,李世民宴請群臣。他在宴會上講道,為國家利益著想,敢於向他提意見,幫助他糾正錯誤的,只有魏徵。有人說:魏徵態度粗暴,他看起來卻覺得更加柔媚。接著,李世民說要加封魏徵的爵位。

    魏徵想:一個人爵位高了,如果不警惕,就會滋長驕氣;富裕而不注意,就會趨於奢華。想到此,他婉言謝絕了唐太宗皇帝的加封。

    後來,魏徵主持修完了朝廷的“五禮”(祭禮、朝天子禮、軍禮、婚禮、喪禮),李世民十分滿意,要按照以往規定,準備給他的一個兒子封爵。這對大臣們來說,是求之不得的美事,但魏徵卻再三推辭,執意拒絕。李世民也不肯讓步。魏徵無法辭退了,只好請求皇帝給他的一個已故的侄子,封了爵位。因為給死者封爵,封與不封,都是一個樣。

    貞觀七年,李世民根據魏徵對大唐的貢獻和才幹,要提升魏徵為左光祿大夫(即從一品官),封鄭國公。這樣,從級別到官職都有了,名利兼備。可魏徵仍不願意。

    李世民說:“我好比埋在礦藏中的黃金、白銀,正需要你這樣的高明工匠,來鍛鑄,你怎麼能推辭(不鍛鑄我)呢?”魏徵仍堅辭不受,李世民無法了,只好給他封了個二品官。

    魏徵60歲時,李世民要為他作壽,但魏徵提出一概不收禮,並指派兒子魏敘玉,具體操辦。不料,當壽辰一到,首先遇到的,就是李世民派皇后前來送禮,並附有詩一首,詩曰:

    德高望重魏愛卿,
    治國安邦立大功。
    今日皇室把禮送,
    拒禮門外理不通。

    魏徵見了這詩,靈機一動,在李世民的詩下邊,又續了四句,詩曰:

    保唐扶李丹心忠,
    魏徵最怕念前功。
    盡忠本是份內事,
    拒禮為開廉潔風。

    皇后看了魏徵的詩,只好攜禮,回宮去了。

    皇后攜禮剛走,軍師徐茂公,帶著禮物就趕來了。說來湊巧,徐茂公的禮品上,也寫有一首詩:

    你我都是老盟兄,
    一起布陣殺敵兵。
    天長日久情意深,
    送禮祝壽為友情。

    魏徵一見,隨即提筆,續詩道:

    徐、魏本為文殿臣,情長意深一條心。良辰淡飯吟詩賦,通宵達旦論古今。

    徐茂公看了魏徵的詩,無話可言,也立即攜禮,回府去了。

    為魏徵祝壽送禮的人,接連不斷,但所送禮品,都被他一一婉拒。

    貞觀17年,魏徵病故。李世民傷心至極,他哽咽著,說道:“以銅為鏡,可以正衣冠;以史為鏡,可以見興亡;以人為鏡,可以知得失。今魏徵殂逝,我喪失一面鏡子了!”說罷,淚雨紛紛!

    皇上準備給他隆重地舉行國葬。魏徵的夫人,遵照丈夫生前的願望,說道:“魏徵素主節儉。厚葬,不是他願意的。”李世民聽了,沉默了很久,最後答應用白木做的車子和白布做的車帷,送葬,以示這位賢達的宰相,終生素白、清廉之意。

    (事據清代大型綜合分類辭書《淵鑒類函》) 



    TOP

    毀佛像的報應

    北宋政和年間(西元1111-1118年),當時的皇帝宋徽宗在扶植道教的同時,卻抑制佛教。因此泗州城著名的佛教寺院普照寺,被人占據。

    這座普照寺有一座非常大的佛像,不僅雄偉華麗還顯得非常莊嚴尊貴。這些占據者想毀掉佛像,又懼怕神佛的威嚴。於是他們出高價招募膽大妄為之人來毀掉這尊佛像。當時一個姓趙的無賴貪圖賞金,就接下了這個任務。他又找了一些人和他一起拿著斧子到了普照寺,他第一個帶頭揮斧猛砍佛像。在他的帶動下,他找來的那批人漸漸和他一起破壞佛像。終於佛像被徹底破壞,“百尺華裝,頃刻糜碎”。圍觀的群眾無不嘆息,有的還落下了眼淚。不到十天,這個姓趙的無賴兩手就開始潰爛,不僅醫藥無效,而且潰爛的範圍越來越大,漸漸擴散到手臂、肩膀乃至全身上下,遍體糜爛,疼的好像千刀萬剮一般,整天呼號不停。從開始潰爛,直到死亡足足受了百日之苦。眾人都為之而驚嘆。

    毀塔廟佛像者遭惡報

    南朝時代的謝晦剛愎自用,專橫跋扈不可一世。上敢罵天地神明,下常欺黎民百姓。尤其是對不符合自己心意的事物都一概排斥,甚至是大加撻伐、不擇手段,非得置之死地或毀壞了而後快。

    有一年,他出任荊州刺史。對荊州城內一座佛塔寺院的建築風格很不滿意,認為建造的地方也不妥當,於是武斷地作出決定:命令下屬立即拆除。部下哪敢怠慢,急如星火的帶領八十名士兵,手持刀斧錘鏟等工具,開始拆毀佛塔寺院。謝晦在現場監工,兵士們有的膽戰心驚用手推,有的如狼似虎滿不在乎地掄錘砸。一時間,佛像被到處丟棄,弄殘的弄殘,砸碎的砸碎,不堪入目。殿宇傾墜,佛塔癱倒,磚石橫陳、瓦木狼籍。

    恰在這時,忽見雲霧瀰漫,暗無天日,狂風驟起,塵土飛揚。謝晦見天色突變,狂風翻捲起沙粒瓦片撲面而來,打得他立不住腳,睜不開眼,嚇得他抱頭鼠竄,躲了起來。士卒們也驚恐四散,嘶喊亂叫,跑得無影無蹤。當時,老百姓都不知出了什麼事,個個驚慌失色、議論紛紛。

    後來,這些參與扒廟的人全都夢見了天神、金剛、羅漢在天空中飛騰,光輝照耀令人不敢仰視。另見兩尊身高過丈的大佛,容貌偉岸,寶相莊嚴。其中一個沉聲斥責說:“你們毀佛塔佛寺的惡行,扒佛壇砸佛像的魔性實屬大逆不道、天理難容。你們的惡報就要到了,這是你們咎由自取!怨不得別人,你們自己應該死個明白!”

    白天,這些士兵聚在一起交流夢中所見,簡直如出一轍、無一例外。一時間這些人都嚇的驚恐萬狀、寢食難安。但大錯已經鑄成,個個後悔不迭。沒過幾天,這些拆毀佛塔寺院的兵士,個個滿身長滿癩瘡,奇癢無比、疼痛難忍,仿如萬蟻鑽心般難受。一個個陸續在痛苦、哀嚎中死去。一個個死狀慘不忍睹,血肉濃爛模糊、腥臭無比。

    身為刺史的謝晦,在人間遭惡報的時間更長,連年患各種難醫難治的怪病,身體日益衰弱,有氣無力、痛苦不堪,活得簡直生不如死。真是秉性難移,就是在活得這般艱難下,他還參與了謀叛的事,結果東窗事發,落個身首異處、身敗名裂。並且全家人都被株連殺頭。

    刀劈菩薩像 三代人兩隻眼

    故事發生在上世紀五十年代的湖南省安鄉縣永裕鄉楊家垸,當事人賀克儉家中老少三代一家五口人,在1949年前家中在當地算比較殷實家庭(後劃為中農成份)。中共西來幽靈在中國建政後,賀克儉1950年參加了志願軍,1954年退伍回家務農。由於受無神論的教育,回家後在所謂破除“迷信”方面愛充積極,好表現自己。當時大隊裡給他封了一個民兵小隊長的官銜,別看是一個小得不能再小的“官”,為了防止“階級敵人”的破壞,還專門配了一把馬葉片的大刀,賀克儉可天天配在身上。

    1954年洞庭湖漲大水,外洪內漬,賀克儉在大隊裡管水。6月的某日在巡水過程中,為了尋求排水路線,走到中河垸見地中有一座土地廟,進去一看裡面居然還供著土地菩薩,這不是迷信的東西嗎?怎麼能讓這種東西存在呢!賀克儉抽出隨身帶的馬葉子大刀,將土地像劈成兩塊,並將土地像作為泥土堵了“熱口”(田埂間的放水口)。當時好多人都去看了,大家都說這個事做不得,怎麼能刀劈菩薩像呢!可賀克儉卻帶著當兵時的一種外地口音說:什麼菩薩不菩薩的,什麼劈不得,我這不是劈了嗎?

    這件事發生後,賀克儉家裡就沒有清靜過,先是家裡每到晚上總有大刀的敲擊聲,半年後老娘的一雙眼全瞎了;第二年(1956)妻子無故上吊自殺(當時縣公安局還立案調查,停屍多日,最終查無原因);後來的幾年間賀克儉和他的獨子都瞎了一隻眼;到1966年其父亡故。賀克儉一家三代還剩三口人、兩隻眼睛。當地直到現在還流傳一句話:刀劈菩薩像,三代人二隻眼。

    毀佛像的後果

    這是一則長春大法弟子講的故事:我五爺爺是我們村以前的教書先生,中共所謂“農村土地改革”(就是搶占富人土地)時,我們村有座大廟,裡邊供著佛像。上級指示拆廟毀佛像,村裡人誰也不干。這廟是我家祖輩建的,所以村裡就讓我五爺帶領學生去把佛像搬倒。當時中共宣揚無神論,人們還沒有認識到無神論是什麼東西,就盲目的遵從。我五爺還覺的是對他的重用,他帶領學生把佛像搬倒了。

    當時他覺的很“榮耀”,立了一“大功”。可是不久,在中共打右派時,他被打成右派,被判無期徒刑,投入監獄。他在監獄熬了二十八年,趕上中國改革開放,他走出監獄。

    他在監獄這二十八年,子女受歧視,不用說工作、事業,就是在農村種地都受欺侮。他出獄後,他的子女不孝順他。他很少在家住,他就在親屬家,這家住幾天,那家住幾天,到哪家都攆他走,過著游離沒有尊嚴的生活。

    前幾年,他在我們村邊公路上被汽車撞死,死的很慘。他家不在我們村,好不容易找到他的一個親戚才認出是他,當時八十四歲。

    現在,他的兒孫活的也很艱難。這都是他聽信中共無神論的結果,殃及子孫。

    通過這四則中外毀佛像遭報應的故事,可以看到:中共一貫鼓吹的無神論不是人間真理,害人匪淺,善惡有報的天理,從古至今都沒有改變;相信無神論,做起惡來看似天不怕、地不怕,報應來時,悲慘之際,不僅自己遭罪,還會禍及子孫後代。

    中共這麼多年費盡心機破壞傳統文化,今天又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修煉群體,將近十八年了都沒有停止,目的只有一個:破壞人的正念與善念,不叫人相信善惡有報,不叫人相信神佛,從而做起壞事來沒有罪惡感,隨著壞事做絕,最終遭受報應,被神佛銷毀。這是中共毀滅人類的可怕方式。認清中共的大惡,感受到法輪功的大善,了解法輪功真相,肅清中共邪靈的毒素,善待大法弟子,退出中共的黨、團、隊邪教組織,這是生命走向新生、進入美好未來的最好選擇。
     



    TOP

    古風正氣:孔子論賢

    中國人有“儒釋道”的叫法,把儒教放在了第一位。可見孔子對中國人的影響之大。孔子曾講過對賢者的衡量標準,因為孔子認為“能舉薦賢人的人,才是真賢者”。

    據《孔子家語》記載:孔子認為“衛靈公的弟弟公子渠牟,他的智慧足以治理擁有千輛兵車的大國,他的誠信足以守衛這個國家,靈公喜歡他而任用他。又有個士人叫林國的,發現賢能的人必定推薦,如果那人被罷了官,林國還要把自己的俸祿分給他,因此在靈公的國家沒有放任遊蕩的士人。靈公認為林國很賢明因而很尊敬他。又有個叫慶足的士人,衛國有大事,就必定出來幫助治理;國家無事,就辭去官職而讓其他的賢人被容納。衛靈公喜歡而且尊敬他。還有個大夫叫史魷,因為道不能實行而離開衛國。衛靈公在郊外住了三天,不彈奏琴瑟,一定要等到史魷回國,而後他才敢回去。我拿這些事來選取他,即使把他放在賢人的地位,不也可以嗎?””

    而對於大臣,孔子認為“齊國有鮑叔,鄭國有子皮,他們都是賢人”其他的都是不合格的。

    其實孔子眼裡,有伯樂的能力和大度,才是真正的賢者。



    TOP

    神仙梁的傳說

    幾年前的一個深秋時節,我和朋友相約到陝南勉縣的秦嶺山裡轉轉。我們沿著一條小路,蜿蜒而上,快到山頂,經過一戶人家,農婦熱情地招呼我們。山裡的人質樸而又好客,沏了茶,搬來凳子,叫我們歇歇腳,隨即給我們講述著這座山,叫神仙梁。從他爺爺輩就流傳的一個故事。

    傳說中這座山上只有一條小路,散居著幾戶人家,只要有陌生人經過,就會雞鳴狗叫的。一天清晨,人們看到從南邊的天空飛來一塊大石頭,落到山樑上。人們走近前一看,原來是一塊巨石上刻著三尊佛像,坐在蓮花寶座上。不久又來了一個修行人,每天在石像旁打坐,早上面朝東,晚上面朝西,從沒見他下過山。也不知過了多久,修行人不見了。人們議論著,說他修成了,得道成仙,飛走了。農婦講到這兒,我忍不住問,那沒準是他悄悄下山了呢!不會,不會,他要是下山怎麼會雞不鳴、狗不叫呢!農婦急忙補充。故事又回到現在,文革那會兒,這尊佛像可慘了,被砸的不是胳膊斷了,就是腦袋沒了。嘿,又說這年頭又開始保護文物啦,村上的領導叫了幾個壯漢,把破損的佛像抬到村委會去了。

    結果就在這一年,天大旱,地旱的裂上口子,眼瞅著莊稼要乾死了。村民們氣憤地說,把佛像抬你們村委會去,是保護你們村委會呢?還是保佑你們哪個人呢?後來在一片指責聲中,他們又把佛像抬回到原處,哪知道就在佛像一著地,剎那間下起了大白雨。我急切的問啥叫大白雨?她說就是天亮亮的,雨卻下得又大有密。哦,我長舒了一口氣,莊稼保住了,鄉親們的口糧有望了。神仙梁,有神仙保護著那方沃土,才風調雨順、滋養萬物。有神明的看護,這裡的人們才生生不息。

    神傳文化自天來,無論在地廣人稀的小山村,還是繁華喧囂的大都市能聽到這些津津樂道的美麗傳說,我再一次體悟著神傳文化的博大精深。民間流傳的這些傳說記載著人們對天地神明的敬畏與尊崇,將善惡有報的天理根植在人們心中。至邪黨竊國,無神論戰天鬥地的暴力充斥著中華大地的每一個角落,將大好河山破壞的滿目瘡痍。在我們生命的深處,總是有一種期待,冥冥之中,神佛降臨,護佑眾生。如今法輪大法洪傳世界,救度蒼生,希望人們不要受邪黨謊言的蒙蔽,珍惜創世主慈悲給人的機會,了解真相,走回傳統文化的正路,讓子孫後代福澤延綿!
     



    TOP

    善待大法得福報的世人

    在法輪大法及弟子在世間受到中共瘋狂迫害的十七年中,雖然很多世人都聽信了中共的謊言自覺或不自覺地參與了對大法與大法弟子的迫害,給自已的生命造下了無窮罪業。但是也有一些理智、善良、正義的世人沒有被中共的邪惡謊言所欺騙,他們各自用自已的不同方式在保護和幫助著受難中的大法弟子,真正展示了這些生命的可貴的思想境界與道德風貌,同時這些生命也奇蹟般的收穫了上天賜予他們的福報。

    一、得福報的朋友

    我的朋友老劉大哥是一位個體小貨車的司機。在九九年迫害發生後為了保護大法經書的安全,我就將我的所有大法書籍放到他家裡暫時保管。他義不容辭的將書全部收好,並一直保管到我後來取走為止。後來我被邪惡抓到了看守所迫害時,他委託公安局內部警察第一個給我送去了一大堆好吃的食品。危難顯真性,他保護大法佛經和善待大法弟子的行為給他帶來了巨大的福報。

    他女兒學習成績平時還可以,但並不特別出眾,可是在高考時卻考上了國家重點院校,畢業後得到了一份十分滿意的高薪工作。有一年冬天,他在拉貨途中車一下子翻到離路邊二十多米的田野裡,車的大梁彎了,車上駕駛室內的風擋玻璃全碎了,車在地上滾了幾個翻,但是他本人和他同在車內駕駛室內的妻子身上連一點皮都沒破。連他們自已都說這是有神佛保佑。

    二、得福報的哥哥

    我哥哥是一名普通工人,自已成家後基本沒有什麼積蓄,再加上嫂子有重病,因此他家裡的經濟條件並不好。迫害發生後因惡人告發,我被邪惡關進了看守所。哥哥託了很多關係到看守所裡面來看我。給我送了很多食品,還花錢為我請來了有名的律師,最後邪惡因證據不足將我釋放。但是,我的正常經濟來源卻被邪惡給切斷了,在巨大的精神壓力下我的身體出現了病的狀態,並在醫院做了手術,我哥哥背著我在外面借高利息貸款為我付了醫療費。哥哥這種義薄雲天大仁大義之舉感動了上蒼。本來一直處處不走運的他,好事卻一件一件的找到他的門上來,從此他的人生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哥哥的單位突然換了新領導,他突然非要提撥哥哥做單位下屬一個最大分公司的總負責人。這個職位是一般人想花幾十萬都買不來的,可是哥哥卻沒花一分錢就當上了。更令人高興的是哥哥在這個領導崗位上幹得還很稱職,過去這個小單位總虧損,百十號人根本沒有什麼福利,開工資也費勁。可是哥哥不僅能讓這些職工工資能按時發放,還增加了不少職工福利,單位也轉虧為盈,無論是上級領導還是單位職工都很滿意。後來哥哥還在當地自已承包了幾個小工程一下子掙了二百多萬,他的小日子過得讓很多人羨慕得不得了。我知道這是他真心善待大法弟子所得的福報!

    三、得福報的同事

    我們單位原來有一位最要好的同事,他看過大法的書,但並沒有真正走入修煉,但是他明白大法是正的,大法弟子是好人。後來迫害發生後,我因為修煉被邪惡抓捕到看守所,這在單位成了石破天驚的大事。單位領導緊跟邪黨的迫害形式,藉助我被抓捕的事件在全單位搞人人表態過關,否則就要受到黨組織的審查與批判。不僅不能提升官職,不能評先進,甚至還要被停止工作進行反思。面對這種嚴酷的迫害政策很多明知大法好的同事,也違心的說了幾句批判大法及支持中共迫害的講話,只有我的這位同事就是不表態,就是不說大法不好,也不說我不好,一直堅持著,結果單位的領導班子對他進行了各種方式威逼利誘,但是他鐵了心就是不表態,以示對這場迫害的不支持。結果從表面上看這位同事被領導們認為政治上有問題而一直不受重用。可是宇宙的法理是公平的,幾年後單位原來這位配合邪惡的主要領導調走了,單位又來了新的領導,我的這位同事卻在競聘上崗時被大家選為一個重要科室的正職負責人。

    這些心存善良的世人在幫助受難的大法弟子時並沒有故意想得到什麼,相反他們都是不怕失去自已一些個人利益而堅持了自已認為是正義的事情,那麼宇宙上蒼回報給他們的也都是沉甸甸的收穫。 



    TOP

    生命在正法洪恩中昇華

    師尊說:“很多學員都講,說師父真慈悲。嚴格的講,其實我不在慈悲之中,我也不在惡中。我如果是在慈悲中,那負的生命在宇宙中就被淘汰至盡,宇宙就將失去平衡,眾生就會因此而活的沒有意義了;我如果在惡中,那善的生命如何生存?宇宙將成一個魔體。我沒有這一切,我不在這一切中,但是我知道這一切,我能夠掌握這一切,我也均衡著這一切。宇宙的法理是絕對公平的。我抱著善念,我抱著救度一切眾生的願望來了。”(《二零零三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

    回顧我前十年修煉的艱難,我深刻的體會到了師尊這句法裡的份量。正是師尊對弟子的珍惜,我才有信心和力量在大法中走到今天。

    一、從常人到大法弟子

    我是一九九五年接觸法輪大法的。也許當時機緣沒到,只知道修煉法輪功鍛鍊身體效果好。一九九七年,我開始嚴重失眠,於是就從母親那請了《轉法輪》這本寶書。說來神奇,我拿到書只看了一頁就入睡了。以後,我每晚睡前都看一頁,從此不再失眠。我是在家自學大法的,跟著《中國法輪功》自學動作,並不知道這是修煉。我在家裡自學了大半年才把《轉法輪》學完。一九九八年初,我看了師父發表的新經文《環境》,才到煉功點參加集體煉功。煉功點有許多老年人,起初我有點放不下面子。但是,師父在《環境》中說了,“還有很多新學大法的人在家偷偷的煉,怕別人知道不好意思”。於是,我鼓起勇氣到煉功點學法煉功了。由於自己工作比較忙,只有周六周日才到煉功點和同修一起學法煉功交流,所以,對大法的認識一直昇華很慢。一九九九年,震驚中外的“4.25事件”發生後,我不知道事件的來龍去脈,當時還在想為什麼修煉人不“忍”呢?直到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開始正式在全國抓捕大法弟子,我才知道,法輪功學員合法修煉的和平環境已經沒有了。我很後悔自己以前沒有珍惜修煉的環境。

    為了讓政府了解法輪功的真相,維護我們合法的修煉環境,一九九九年十一月,我向領導請了假,和另外三位同修去北京上訪,不料在半路就給抓回來了,關了半個月。我是本市第一批進京上訪的,這件事上了當地的報紙。出來後,所有的人都在指責我。常人的指責我理解,可是當地的輔導員、站長也指責我,我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做錯了?回來後,領導不讓我做原來的崗位了,要我去干髒活粗活,而且只發給我一半的工資。但沒有動搖我修煉,工作稍有空閒,我就學法抄法。後來,我悟到進京上訪是沒錯的。二零零零年三月,我又再次進京。這次,本市有十名同修也走出來了。我被抓回本市後,關了一個月,非法判我勞教一年。當時我拒絕簽名,並絕食。半個月後,別的同修被送去勞教所了,而我因身體虛弱被丈夫接回家了。

    二、第一次走彎路

    回家後,接觸了沒有走出來的同修,他們都很羨慕我,我也沾沾自喜告訴同修不要怕,說自己如何勇敢的到了北京還上了天安門城樓,在看守所如何堅強不簽名不吃東西,鼓勵其它同修上京護法。我的虛榮心被舊勢力鑽了空子,一向反對我修煉的丈夫對我特別的好,慢慢,我的慾望也大了。以往,我對夫妻之事是很淡的,覺得色慾關根本就難不到我。這次被舊勢力鑽了空子後,我沒有在意,以為丈夫是對我“好”呢。一個月後,一天下午我接孩子放學回家,警察突然來到我家把我帶走,直接送去勞教了。在路上我問警察為什麼?他們的回答是:自己做了什麼自己知道。我當時糊裡糊塗的,還不知道自己被邪惡的舊勢力鑽了空子。

    師尊說:“大法弟子啊,色慾是修煉人的死關我早就講過了,被常人的這個情帶動的太兇、太厲害啦。連這點事情都不能自拔,看來舊勢力當初把這樣的安排到大陸的監獄裡才能改,是不是?在那樣嚴酷環境下看你還咋樣。是不是太安逸了才這樣的?那些不去此心而找藉口的都是在自欺欺人,我沒有給你做過什麼特別的安排。”(《二零零四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去了勞教所,我太傷心了,這個大隊關的都是本省各地的同修,她們都轉化了,我痛哭我失望我不理她們,反正我就是學法煉功,誰也別想轉化我。可是幾天過後,我經不起考驗,接收了同修的邪悟,從此放下了修煉,成了一個常人。出了勞教所好幾年,我都聽信了一個自心生魔的人,許多人都相信她,不再以法為師。只在常人中做個好人就行了。

    三、第二次走彎路

    從勞教所回來後,我不學法也不煉功了,只做好人長達四年多。師尊一直珍惜我,多次點化我,我不悟。直到二零零四年中秋過後的一個晚上,我做了一個夢,夢中聽到一個聲音,也看到了一個穿白色中山裝的男人,好像是師尊,拉著我的手好像在說:睡了那麼久了還在睡。把我拉醒。我醒過來,自言自語:“是呀,我已沉睡好多年了,不能再沉睡下去了,趕快去找書,我要學法,我要修煉,我要跟師尊回家。”就這樣,我又走進了大法,學法煉功做三件事。二零零五年,以前在勞教所認識的外地邪悟的人來找我,她們的一套歪理把我弄糊塗了。當時,我聽她們說話就頭疼,我也想到這不是我應該要的,可就是悟不出來。在她們一套又一套的說辭之中,我又迷了路,浪費了兩個月的時間去背她們的什麼無字天書。師尊珍惜我,慈悲點化我,我家裡的鐘突然停了,我知道應該是要反省這種狀態,不能聽她們的歪理了。

    師尊說過“相由心生”的法理,我深挖自己的思想,發覺自己對開了天目的人很感興趣,認為他(她)什麼都知道,修得好,修得快,結果被舊勢力鑽了空子。雖然走了彎路,但是我堅信師父一直在管我,所以我又很快就回到大法修煉中來。正如師父所講:“不被邪的干擾、不被它帶動,那些不好的因素就不從自己這生,那邪惡就渺小,你們自己就高大,正念就足。”(《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

    三、第三次走彎路

    我繼續學法煉功做三件事,但是,兩次走彎路並沒有引起自己很大的重視,說到底,是沒有真正認識到大法修煉的嚴肅性。過了大半年,我又被外地邪悟的人嚴重干擾,連常人都不如了,向親朋好友借了許多錢給了那個邪悟的人,甚至把大法書籍與資料燒的燒,扔的扔。當時自己真是太差勁了!師尊沒有放棄我,多次慈悲點化我。這樣過了一個多月,我家的鐘又突然停了,由於有了上次的經驗,我終於清醒過來。那時候,我心中的痛悔難以言表,我感覺自己好像摔進地獄裡,徹底完了,頭腦裡出現念頭:我那麼差勁,師尊不會要我了。但我馬上又清醒,只有繼續修繼續做好三件事,才能補救自己的過失。

    師尊說:“上一次我在講法中跟大家談過,有些學員犯了一些個不應該犯的錯誤。其實呢,只要堅定的學好法、你能夠改過、你能從新做好,你還是大法弟子。你就從新做好就是了,不要把它看的太重。如果你思想中把它看的很重,就又形成另外一種悔恨、擔心等壓力的時候,那麼你就又陷在這個執著中了,你又走不出來了。大法弟子整個修煉的過程就是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不管遇到什麼事情,認識到了,你馬上就去改正;摔倒了你就爬起來,繼續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那麼也就把你這個過失啊,算作在你修煉中沒走好的關,從新走,有機會再給你過,也就僅此而已了。師父不能夠把你修煉過程中的事算作什麼。如果不能自拔的、還會重犯的,那就另當別論了。也不能因為做錯了事情又引起執著。”(《二零零三年加拿大溫哥華法會講法》)

    那些年,舊勢力操縱自心生魔的人到處走動害了不少同修。師尊說:“我剛才講的就是我們煉功人自己由於不能夠正確對待自己,造成一些麻煩,也就是心不正招來的麻煩。我們給大家講出來有好處,叫大家知道怎麼去做,怎麼去鑑別它們,以便將來不出問題。你別看我剛才講這段話講的不重,大家千萬注意,往往出問題就在這點上,往往問題就出在這兒。修煉可是極其艱苦的,非常嚴肅的,你稍微一不注意可能就掉下來,毀於一旦,所以心一定要正。”(《轉法輪》)

    第三次走彎路使我完全警醒了,開始嚴肅的對待自己的修煉,事事以法為師。二零零六年八月後,不再接待外省外市亂走亂竄亂悟的人。

    四、理智醒覺,奮起直追

    1、 過警察關

    也許是我嚴肅嚴格的以法為師,那些邪悟的人就再也糾纏不了我了。在師尊的呵護下,我闖過了許多關。二零零七年五月的一天下午,我接到一個同修的電話,說單位領導向公安局告發了她。此同修是我經常聯繫的,我趕緊把家裡收拾妥當。第二天,我正在上班,領導騙我,把我帶到公安局。市公安局警察問我:李洪志是你什麼人?我堂堂正正告訴警察:是師父,一日為師終身為父。警察氣壞了,到我家搜查。在師尊的呵護下,我正念足,警察一無所獲。

    二零一三年七月的一天上午 ,突然有七八個警察來搜查我的家,我正巧買菜回來。我不斷的發正念,請師尊加持。警察在我家什麼也沒找到,就把我弄到派出所,問了大半天,沒問出什麼來,警察氣極敗壞,下午又再一次搜查我的家,並把我的電腦拿走。這時,我知道問題的嚴重性,堅決不配合警察的任何要求,並懇求師尊加持。在師尊的呵護下,晚上七點我順利拿到電腦並回了家。我知道是尊師在幫我,回到家裡,我取出師尊的法相,跪著痛哭一場。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的一天下午,幾個派出所的警察來到我單位,拿了一些禮品,假惺惺的說是關心我,要我在“三書”上簽名。我不吃他們這一套。最後,警察讓我回去繼續工作。警察做我領導的工作,讓領導來壓我簽名。我給領導講了不簽名的原因,我的領導就打電話告訴他們說搞不定,這事就不了了之。

    師尊說:“而且它們控制著邪惡的人針對人的一切心,一切執著,全面無漏的、瓦解式的檢驗大法與弟子,如果你們真正能在修煉中去掉那些人的根本執著,最後的這場魔難就不會這麼邪惡。”(《走向圓滿》)

    2、 過生死關

    走回來後不久,有一次在單位門口,我被一輛摩托車撞飛了,摩托車司機嚇傻了,當時我還坐在地上就說沒事你走吧,那個司機趕快開車跑了。我知道自己是在過關,也不能找別人的麻煩,自己還趟在地上就讓別人走了,同事和路人都為我打包不平。還有一次,我自己開摩托車在單位門口,等保安開門,誰知保安一開門我準備走去,就在啟動車時,車不是向前走而是往後退,車和人一起翻了,一點事也沒有,連皮都沒有一點擦傷。我知道又是師尊在保護我。兩次在單位門口都是來取命的。

    二零一三年正月初一,我們姐弟開車外出遊玩。天要黑了,二弟開車走崎嶇的山路,突然車頭一歪,車輪陷下去了,二弟連忙剎住車,差點掉進山谷。當時我們都嚇出了冷汗。我知道是師尊救了我們。我和女兒連聲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同時,我也發正念清除邪惡。沒多久,他們三兄弟把車輪抬上來。如果不是師尊慈悲呵護,我和親人就沒命了。

    3、 過病業關

    我對待病業關,也是正念否定。二零零八年三月,我來例假時,是越來越多,到了後面,就像豬血似的一塊塊的掉,越掉越大塊,十天了還是這樣。我有些害怕了,不管我怎麼發正念都沒用。到了第十三天,我再也沒力氣了,打電話向單位領導請了假,在家休息了一天。晚上,我跪在師尊的法相前,說:我做了那麼多的錯事,本就應該下地獄的,但我又不想給大法再抹黑,去留由師尊說了算。晚上我和同修交流並向內找。第二天正常上班去了。

    一路走來,正是師父的慈悲呵護,在我跌倒的時候,給了我信心,給了我力量,使我又爬了起來,從新走回大法的修煉之中。我寫出此文,是知道還有些與大法很有緣份的人依然處於邪悟之中,我希望這些人能夠看到,在正法洪恩的最後時刻趕快歸正,不要失去這萬古機緣呀!

    師尊說:“弟子們的痛苦我都知道,其實我比你們自己更珍惜你們哪!”(《去掉最後的執著》)

    師尊說:“今天的人類呀,其實不是因為正法,早就毀掉了,人類的思想標準已經在地獄以下了,是因為正法,我贖了三界內一切眾生的罪。(鼓掌)那麼大家想想,就我們學員而論,我當初等於是從地獄把你們撈起來的。(鼓掌)我真的替你們承擔了你們犯下的千百年的罪,不止是這樣,我因此還要把你們度成神。在這過程中,我對你們費盡了苦心,同時呢,因為你們要成為那麼高的神,我就要給予你們那麼高神的榮耀和你們那麼高層次上所具備的一切福份。(鼓掌)開天闢地沒有任何的神敢於這樣做,也從來沒有過這樣的事情。”(《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第一部份)》)

    師尊說:“當然了,有很多大法弟子做的還是很好,雖然說多多少少的摔過一些跤。沒有關係,師父看見了,有的難是人承受不了的,那都不算,跌倒了再爬起來才最了不起的,從新做好!只要你能夠一直清醒的走過來,一直在修,一直做大法弟子該做的,就了不起,師父就承認你!”(《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

    寫到最後,我無法言表弟子對師尊的感激。我悟到,一個生命真能做到信師信法,就能在正法洪恩中淨化、昇華。謝謝師尊、感恩師尊。



    TOP

    得法和講真相的修煉點滴

    我修煉二十一年了,至今依然清晰的記得第一次看《轉法輪》時的情景。

    一九九六年春,家人給我一本《轉法輪》,我下午拿到單位看,一看就是一下午,因為看的入迷,整個一下午沒喝一口水,沒上一次廁所,一口氣讀了近三講。大法書中的法理使我深深的折服,越看越愛看,只想著儘快看完一遍。當我抬頭看錶時,差十幾分鐘下班,於是去了趟廁所,把書放包裡。

    晚上回到家裡吃完飯,剛要看書,就看見從燈泡上下來一個圓圈,圓圈是金色的,圈裡坐著一個身穿黃衣服的人,雙盤打坐,手結著印。由大到小,落在我的腿上。再一抬頭,又從燈泡下來一個圓圈,又落在床上,這樣反覆下來十幾次。

    第二天我在床上看書,又出現了那個景象,我心想這人要幹啥,不要影響我看書。我用了三天的時間讀完了第一遍《轉法輪》,看完這本書,我激動不已,這才是我多年尋覓的修煉大法呀!從此我義無反顧的走上了修煉的道路。

    我修煉後,師父很快幫我淨化了身體,我學大法前,身體一度亮起紅燈:如頭痛,婦科病,腿痛,鼻炎等等,其中最嚴重的是一種肺病,吃了好幾種最好的消炎藥也無濟於事,幾年之後越來越嚴重,發展到胸悶,憋氣,呼吸困難,吐出的痰中帶血。

    煉功後不長時間,有一天我休班,突然身體發高燒,用溫度計一測竟然達到43度,我當時悟到是師父給淨化身體,是好事。我就打坐聽師父講法,後來坐不住了就躺下繼續聽。這個高燒持續了一天一宿,我吐痰也吐了一天一宿。到第二天早上六點左右,高燒退去,體溫恢復正常,身體輕鬆,吃過早飯,照常上班。就這樣我修煉時間不長,所有的疾病都不翼而飛了,直到現在我沒再吃過一次藥片,打過一次針。

    我家附近有飯店,夏天還賣燒烤,所以鄰居家家都有螳螂,有一年,我家也有了螳螂,這螳螂繁殖的很快,主要在廚房,我每天看到就用衛生紙包住,從窗戶往外扔。後來,我悟到修煉人家裡有這髒東西,肯定是我的什麼心招來的,於是我多學法,找人心,發正念清理自己空間場,結果蟑螂很快就消失了,就連我家樓上樓下的鄰居家也沒有了。

    去年夏天,我把剛燒好的開水裝到一個涼杯子裡,在我端著往廚房走的時候,杯底掉下來了,幾乎所有的開水都灑到了我的大腿上。我的第一念就是沒有事,馬上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同時向內找自己的人心,反思自己哪方面的不足叫舊勢力鑽了空子,我想自己有漏,舊勢力也不配迫害,我會多學法,在大法中歸正。一個小時之後,燙紅的皮膚全部恢復了正常,經過這件事,我體悟到了“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轉法輪》)這句法理。



    TOP

    感恩師父 是大法救了我和我的孩子

    我是2008年有幸得法。修煉大法前的我是一個弱不禁風的老胃痛者(兒時餓的),每年大部分時間都在痛,經常痛的滿床亂滾,時不時還引起大出血,貧血很嚴重,隨時都可能暈倒,每次暈倒就得去醫院輸血,每去醫院一次少則上仟,多則上萬,而且醫院也查不出個具體病因,可以說家裡沒有積蓄可花,只能舉債救命,欠銀行幾仟塊錢年年逼債,逼利息!害苦了我的一家老小。並不是我在埋怨這個社會的不公,這個社會狀況的確太差,都病成這樣了還是不得不背井離鄉的出門打工,沿海城市的工廠需體檢,像我這樣的弱者還不收,只能到本市找活干,重活也幹不了,於是選擇了服裝廠去剪線頭,後來有機會學會了縫紉工。一家老小畢竟需要生活,父親身體也不好,小的又還小,再加上我的病,那些年辛苦了我的妻子了。

    還好有幸2008年在重慶的一間服裝工廠遇到一位修煉大法的老大姐,她是該廠老闆的弟媳,是廠裡管理人事資源的負責人,是一個為人和善,樂善好施的好人,真不愧為大法修煉人。她告訴我們心裡常念九字真言能保平安,(那年正是汶川大地震死了很多人)“剛開始我還不信,因為相信了中共那一套精心策劃的宣傳和民間的謠傳”,於是她耐心的給我講起了相信真善忍的好處,拿資料給我了解了天安門的自焚事件真相。當時我心裡一震,後來我經過了幾天的仔細思索和對事件的推敲,勾起了我強烈的好奇心和求知慾望,決定再找大姐談談,當時就把我狀況告訴了她,她知道了我的情況後就把她珍藏的寶書贈送給了我,也許這就是我修煉緣份,我相信這是上天對我的眷顧,師尊給我的恩賜。自從看了師父的著作《轉法淪》後,心情豁然開朗了,那時雖不知道怎麼煉動作,但打坐還是知道的,從那以後打坐學法成了我每天的必修課,胃痛也不知道何時就悄悄消失了,不能不說這是一個發生在我身上的奇蹟,讓我體會到了宙宇大法的神奇,了解到了宙宇與人類身體的奧妙。從那以後打工掙的錢就不用買藥看醫了,也能正常上班幹活了,家裡經濟情況也慢慢地有了好轉,這才有了我的現在。我沒有錯過這萬古機緣,幸也!

    修煉大法得福報的奇蹟不久前剛在我第二個孩子身上再現了,真的是一人修煉,家人也能得福報。據醫生推算,“孩子超月15天出生,“肩難產”,生下來體重8斤二兩,可謂真是一個大胖小子”,可就在孩子出生3小時29分鐘後,醫院方下了病危通知書告知孩子情況危急,下面我將病危通知書原文呈上病危通知書患者,xx之子,男,3小時29分鐘,新生兒科,xx床,住院號:2xxxx9。臨床診斷:患者因“生後氣促3小時29分鈡”入院,目前診斷1、新生兒肺炎;2、新生兒敗血症? 3、新生兒腦損傷? 4、巨大兒;5、頭皮血腫/產瘤;6、新生兒擠壓性青紫,目前患者病情危重,隨時可能因病情惡化死亡。特此通知。經治醫師:xxx,手簽:___患者本人或親屬意見:已知患者目前病危,並表示願意積極配合醫院搶救。患者親屬/監護人或組織負責人簽名: 代簽人與患者關係: 2017年02月xx日以上是病危通知書原文內容,自從接到此通知後我就告知我的微信同修幚我孩子發正念,(當然我也同時在進行正念),第二天一大早就接到醫院喜訊,“孩子病情已完全好轉,沒事了”,醫生不知道怎麼回事,直呼奇蹟!都還沒敢怎麼用藥怎麼就全好了呢?醫生驚訝的說。留院觀察幾天吧?我說好吧!於是孩子又在溫箱裡養了7天才一起出院回家,出來後體重就超過了九斤了,現在40多天就知道自己抱奶瓶喝水了,這難道還不是奇蹟嗎?真心希望有緣人千萬不要錯過這萬古好機緣呀!



    TOP

    堅信大法 救度世人

    師父好!
    同修好!
      我是一九九六年喜得大法的,今年六十六周歲,大法使我明白了人活著的真正目的。下面我就將這二十多年來的修煉情況向師父匯報,和同修們交流一下。

    一、得大法

    一九九六年九月一天,我在法輪功的煉功點,看到有許多人煉功。問他們是什麼功,說是法輪功。他們說:這個功可好了,啥都管,不要錢,能祛病,遇事先考慮別人,不自私。我一看,這功真好,廟裡修行的人和他沒法比。我可不能錯過這個機會,從此以後不管家裡活多忙,我都堅持學法煉功。得法之前,我身體非常虛弱,二十幾斤的水桶都提不起來。我老伴老氣管炎,哮喘,不能幹重活,一般活都得我干。我還有嚴重的鼻炎,胃潰瘍,風濕病,眩暈症,耳鳴等疾病,真是苦不堪言,都不想活了。通過學大法這些病都好了,而且心胸寬闊了,能容忍他人了,明白人活著的真正意義了。

    二、清理附體

    我在學大法前,因為疾病纏身,四處投醫。我皈依了佛門,燒香拜佛,結果招來了附體。我剛開始學大法,看第一遍《轉法輪》,就知道這不是一般的書,自己的眼淚不自覺的流了下來,一直到看完。但還有很多問題不理解,看第二遍時,我就明白了許多。我立即把我供的狐黃白柳的牌位燒掉了。可這些邪的東西就不幹了,來干擾我。我在煉第二套功法抱輪時,就是抱不動,就想吐、迷糊,好像有東西推我一樣。我想起師父說,遇到危險喊師父。我就喊:“師父!師父快來呀!”一會不好的症狀就消失了。這種情況出現了多次,每次我都喊師父,後來這種症狀就再也沒有了。是師父幫我把附體給拿掉了。我真的遇到佛法了,法輪大法是正法呀!

    三、堅信大法 救度世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流氓集團開始迫害法輪功。師父在《洪吟》-<心自明>中說“風雲突變天欲墜 排山倒海翻惡浪。”天真象塌了一樣,到處充滿了邪惡,給大法抹黑。不讓我們學法、煉功。我們上縣政府去問:“這麼好的功法,按真、善、忍做好人,怎麼不讓煉呢?”他們說:“不讓煉功,是上邊說的。我們管不著,你們去上邊說吧。”於是,我們幾個同修就去北京信訪局上訪,結果被邪惡綁架,關進小黑屋,後又被送回當地看守所。在看守所,不管他們用什麼形式迫害我,我都堅信大法。

    江氏流氓集團污衊、誹謗大法,使無數的眾生受毒害。我就開始向世人講真相。剛開始時,我就挨家挨戶送真相資料,同時掛條幅和貼粘貼,救世人。

    後來就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起初還做不到,有怕心。通過多學法,知道一切都是師父在掌握著,明白了法理,就敢去街上講真相,但還有怕心。有一次,我來到街面的一個轉彎處,我看到有三、四個人在乘涼,我就和他們搭話,然後把真相資料送給他們。我告訴他們,“這是救人的大法真相,好好看看,這是你的緣分,看明白得福報。”這時,過來一個五十幾歲的男子,抓住我的手,搶我手裡的真相資料,問有多少,要帶我去公安局。我說,“兄弟,我們無怨無仇,你這樣是幹啥,我真是為你們好啊!才讓你們看的。這是你的福份哪!你不願意看也就算了。”他就把手鬆開了,不那麼凶了。我把扔到地上的資料撿起來了。這時我看到我們村一幫人從這兒路過,其中有我的老伴。我的怕心出來了,其實他們根本沒看見我。心想不怕,我繼續和他們說,‘明白真相是福啊!人類將有大難哪,退出黨、團、隊,才能保平安’。於是,他們明白了,都退出了邪黨組織。我真為他們高興,他們得救了。其實都是師父的安排,師父幫我去掉了怕心,還有面子心。我為自己在熟人面前講真相去了怕心而欣慰。

    還有一次,去吃水豆腐的街面的小攤講真相。有兩個人正在桌上吃飯。我上前和他們說:“給你們救命的三退保平安大法真相,看一看吧。”這兩個人沒接真相。比較小歲數的人卻說:“你給我們這個,我不要,你給我點錢吧。”我說:“你年紀輕輕,我也沒有退休費。你有個健康的身體,不就是財富嗎!你如果真的是分文沒有,那我也應該幫你點。”那個歲數大的站起來說:“呆著,沒事閒的,走,上公安局說去。”我說:“你這是幹啥?我是為你們好啊!這是千年不遇,萬年不遇的大法呀!我們這一代人真是有福份哪!我告訴你們明白大法真相是福,三退保平安是人間大事啊。邪黨搞假、惡、鬥,我們學的真、善、忍。現在物慾橫流,道德下滑,不說假話不辦事,不出假物不賺錢。年輕人不懂善惡有報,為了賺錢什麼事都敢幹,是不是這樣?’他們明白真相了,並且還做了三退。而且說:‘你們法輪功是好人哪!大姐,要注意安全啊!”“謝謝!”

    這樣的例子很多,就一一列舉了。

    正法修煉的時間已經不多了,我要抓緊時間精進實修,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回家。

    以上是我這些來的修煉體悟,有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



    TOP

    香港遊行慶法輪功傳世25周年 大陸客震撼

    http://news-b5.zhengjian.org/2017/05/09/37078.html

    TOP

    走過二十多年 底特律法輪功學員的修煉人生

    http://news-b5.zhengjian.org/2017/05/09/37090.html

    TOP

    香港法輪功學員感念師恩 廣傳真相獲讚賞

    http://news-b5.zhengjian.org/2017/05/09/37079.html

    TOP

    美國各州政要褒獎法輪大法

    http://news-b5.zhengjian.org/2017/05/09/37020.html

    TOP

    加拿大亞省國會議員祝賀法輪大法洪傳25周年

    http://news-b5.zhengjian.org/2017/05/09/37089.html

    TOP

    柏林首演滿場 「神韻會影響世界藝術」

    http://news-b5.zhengjian.org/2017/05/09/37083.html

    TOP

    神韻9日蒞臨匹茲堡 市長宣布「神韻日」

    http://news-b5.zhengjian.org/2017/05/09/37077.htm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