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21日 星期五

  • 北京1337人「720」前夕舉報江澤民

  • 日本教育名言《至誠》來自孟子

  • 孩子教育要有一個正確的思想作指導

  • 從古代逸民社會 看古今中國之不同

  • 向內找悔悟過錯 在法中歸正

  • 全村237人長同一張臉 科學無法解釋

  • 華府燭光夜悼 法輪功學員堅定信念感動世人

  • 上海40.9°C高溫破紀錄 北京暴雨逾百航班取消

  • 不只寶特瓶 人造纖維布料也是污染海洋元兇

  • 5千年前加州原住民慢性中毒 原因是「塑膠瓶」?

  • 法輪功720反迫害美國首都大遊行

  • 法輪功720反迫害18周年集會 華府政要聲援



  • 北京1337人「720」前夕舉報江澤民


    永安成

    自從江澤民集團1999年「720」開始迫害法輪功,至今已長達十八年之久。在這十八年集古今中外邪惡之大全的嚴酷迫害中,法輪大法弟子堅持和平理性的講真相,中國民眾漸漸的認清了中共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的真相,越來越多的中國人選擇退出邪惡的中共黨團隊組織,重獲新生;有的人聲明:在被江澤民的造謠宣傳蠱惑中被蒙蔽時,對法輪功和法輪功學員們所說所做的一切作廢。2015年5月訴江大潮開始後,在21萬法輪功學員及家屬向兩高控告江澤民帶動之下,全世界二百多萬覺醒世人勇敢的站出來舉報江澤民迫害法輪功;舉報他因迫害「真、善、忍」正信使道德下滑後給社會和人民帶來的傷害。

    在迫害法輪功十八年後的2017年「720」前夕,僅三週的時間,北京昌平和懷柔兩地就有1337位正義民眾,向「最高檢察院舉報中心」舉報江澤民及其犯罪團伙對法輪功的迫害,並得到登記成功的線索查詢碼。2017年4月,最高檢察院網站「舉報中心」將最高舉報對像提高到正國級,為中國人舉報邪惡的江澤民提供了更方便的渠道和非常簡單便捷的方式。2017年,古代預言「乾坤再造在角亢」,天時地利人和,全中國、全世界的善良人舉報毀滅人類道德的邪惡江澤民,正當其時。

    一位了解真相的牙科醫生在聽到舉報江澤民的消息後說:「我就要舉報他,江澤民太壞了!」問他舉報江什麼,他認真思索了一下回答說:「我舉報江澤民迫害法輪功,活摘器官,出賣國土。」並且還說:「給我的家人也寫上,我家人也恨江澤民,我家一共四口,都舉報這三條。」

    一位小學生在三退後,念誦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聽說舉報江澤民,高興的同意。他當時就打開自己的手機搜索到「最高檢察院舉報中心」,進行舉報,在舉報內容欄,他寫的是:「第一條迫害真善忍,使社會道德下滑,我鄰居就是煉法輪功的,挺好的;第二條貪污腐敗,欺壓百姓。」他還問給他講真相的法輪功學員說:「您說得多少人舉報他他才能掛了(被審判),毛澤東當年沒掛,今天就得讓江澤民掛了,他太壞了,我讓我們同學都舉報他。」

    像這樣感人的事例還有很多。民眾在覺醒,正義在伸張。抓捕和審判江澤民,中共惡黨的解體都必定是歷史的必然。希望那些還在盲目追隨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的人,能夠在控告和舉報惡首的天意下看清民心所向,順應全民反迫害和全球起訴江澤民的浩蕩大潮,拋棄邪惡,選擇善良,否則必將會跟隨江澤民一起被送上歷史、道德、公義的審判台。

    2017年,真心希望更多的中國民眾,珍惜這轉瞬即逝的萬古機緣,拋棄邪惡的中共,退黨自救;並且勇敢的站出來,發出自己正義的聲音,舉報迫害法輪功的惡首元兇江澤民,大家共同努力,創造個人、家庭、民族和人類的美好未來。



    TOP

    日本教育名言《至誠》來自孟子


    劉如

    吉田松陰(1830年9月20日—1859年11月21日) 名矩方,字義卿,號松陰。是日本明治維新的精神領袖。江戶末代的偉人。著名的政治家、教育家。信奉儒學的陽明學派。 《至誠》名言「至誠にして動かざる者は 未だ之れ有らざるなり」 就出自他的著述。意思是說,以萬分的真誠來對待別人,而無法打動人心者,從古至今從未有過。

    他在弱冠之年曾學習過儒學,漢學功底深厚,尤其敬仰孟子的思想。著有《講孟箚記》也叫《講孟余話》。就是讀《孟子》時的隨想記錄。

    安政4年(1857年),他進入叔父的「松下村塾」講學。就在這家私塾,他造就了幕府末年眾多實現明治維新、奠定日本近代國家根基的傑出人物,如久阪玄瑞、高杉晉作、木戶孝允、初代內閣總理伊藤博文、第三代總理山縣有朋等。他的門生,大多都是明治前後,開創近代日本的風雲人物 。

    就是這個改變一代日本命運的私塾教育家吉田松陰,為門生,為後人留下了不少膾炙人口的名言,這些名言,大多源自漢學,其中這條《至誠》來自孟子的學說。就記載在他的《講孟箚記》裡。

    這句話源自《孟子.離婁章句》。原文: 「至誠而不動者 未之有也」。 「至誠」名言,其實是《孟子》原文的日文翻譯。

    這句「至誠而不動者 未之有也」的後邊,緊接著就是「不誠 未有能動者也」。意思是,不真誠,能打動人的人,也從未有過。兩句話表達的是同一個意思:唯有至誠之心,才能打動別人。

    今天的日本,由於深受吉田松陰的影響,在商界政界,很多人都把至誠二字作為座右銘,作為領導者的基本素養。懂得唯有誠意,才能真正把人才招攬過來。用人之道,唯有至誠之心,才是大智。中國歷史上的「周公吐哺天下歸心」和「劉備的三顧茅廬」,都是領導者以至誠之心待人的典範。中國古代這些做人的思想、智慧,深深地影響著日本,已經成為日本社會根深蒂固的思想。



    TOP

    孩子教育要有一個正確的思想作指導


    如一

    在大陸,家裡有中、小學生,是家長們最頭疼的問題,孩子們的種種變異、不聽話、違反傳統道德的行為是家長們最憂心的,可又感到無計可施,無可奈何。

    今年六月初,一個正上初中的女學生突然不願意去學校了,只想在家裡自學,問什麼原因,不說。她的母親在無奈之下,聯繫了當教師的法輪功學員,給孩子輔導功課。她的母親說:不希望在這短短的二十天時間能提高成績,只要能改變學習態度即可。

    於是,這位法輪功學員在輔導功課的同時,給這個女生講了許多的傳統文化故事,講了法輪功真相以及為什麼三退的道理,這個學生很容易的接受了,不僅自己三退,還抽時間到學校給她的好朋友三退。她的母親明顯的感受到了孩子的變化:以前孩子給她頂嘴打架,現在聽話了;以前不愛好學習,現在有點喜歡學習了;以前吃飯挑食,現在不太挑食了。她母親都覺得不可思議。

    一天晚飯前,她回到家,看到爸爸正在吃飯,她有點生氣,沒有等她回家一塊吃。忍著氣,到飯鍋前一掀鍋蓋,裡面沒有飯了,馬上火就要爆發。她突然想起了輔導老師告訴她的真、善、忍道理,她在心裡反覆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慢慢地氣就消了,要發的火就無影無蹤了,馬上她就平和了,對父母親說:「沒事,我自己做一點吃。」

    六月底,期末考試,第一門是語文,她發揮的出乎意外的好,特別是作文題,以前寫作文很頭疼,那天卻感到文思泉湧,可寫的有很多,還都是真情實感。回來給她媽媽說,她媽媽挺高興,給輔導老師打電話表示感謝。

    七月份,放了暑假,父母提前定好了車票,要出去旅遊。原本打算出去旅遊散心的這個女生對父母說:「不想去旅遊了,想留在家去輔導班學習。」可是車票已定好了,退票還有手續費,徵求了輔導老師的意見後,決定旅遊回來再學習。

    前兩天,她媽媽打回來電話說:「想著旅遊能散心呢,誰知離開了那個環境後,孩子又恢復到給我打架的程度,早知道,寧願退票也不出來了。」

    在大陸,中共黨文化灌輸的惡果已經體現出來。沒有一個正確的思想作指導,孩子的表現就是父母的影子。父母做的好壞會直接影響到孩子的所作所為。

    法輪功真相資料中有一個期刊叫《金種子》,裡面有一篇文章《保護法輪功學員? 村官得福報》,記述了一個村官保護法輪功學員得福報的故事。

    一天的早上,某村大隊治保主任張旭,接到派出所的指令:「你們大隊這塊有幾個法輪功(學員),還有外地法輪功的人,你馬上派人到他們家把人抓來。千萬別讓他們到北京!」張旭已經明白法輪功真相,不願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就想了個辦法,利用村裡的高音喇叭喊話:「誰家有煉法輪功的或住著法輪功的人,你們都在家呆著別動,我一會到家去抓你們,你們千萬別動,我馬上就到啦。」一喊的結果是派出所撲了個空。

    又一次,派出所打電話通知他配合抓捕一名法輪功學員。他到場時,警察正在拉扯法輪功學員,他馬上就發火了:「放手!誰讓你們抓的!你們不是讓我管這片嗎?這是我的地盤,你們怎麼隨便就抓人呢?」他告訴法輪功學員:「你別怕,有我呢,我看誰敢把她帶走?!她在家看孩子好好的什麼都沒幹,也沒上北京啊,你們讓我給看著,你們又來抓人,你們頭呢?是不是人呢?說話咋不算數哇?!那你們以後有事可別來找我們大隊了,我們不配合,有什麼事你們自己來吧!省得給我找麻煩。我走了。」結果警察傻眼了,趕緊說好話,不敢抓人就走了。

    這事看似平常卻不平常,在當前這個中共邪黨一面倒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紅色血腥恐怖下,能做到保護和善待法輪功學員的,真的了不起。人常說「三尺頭上有神靈」,在神佛的眼裡,善待法輪功學員就是積了大德,應該有大福報。張旭的兩個孩子本來成績都不太好,但都相繼考上了名牌大學。兒子畢業後還考上了公務員。女兒在北京讀大學畢業後在北京就業。張旭第二年被選上村支部書記至今。村民們都很滿意他。

    他的媳婦是類風濕心臟病,病痛折磨得她一米七的個頭還剩不到一米五六,手像雞爪,不能行走,就因為她每天都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現在能自理了,簡單的家務活也能幹了,張旭自己都承認是託了大法的福,還要謝謝大法師父給他們全家帶來的福分。

    明慧網曾經刊登過這麼一則故事:有一個人是某市中共610組織(專門迫害法輪功的法外機構,類似於二戰時期德國的納粹組織)的領導,多次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他的兒子在小學時,很聽話,很乖巧,學習成績名列前茅,他也引以為豪。誰知到了初中時,性格突然大變,不聽話了,逃學、上網吧徹夜不歸、打架等,惡習沾染了一身,成績也一落千丈,他很苦惱,不知該怎麼辦。

    沒有一個正確的思想作指導,父母不辨善惡,在黨文化的毒害下,盲目的隨同中共作惡的,怎麼會有善報呢?報應在兒女身上,學習成績下降只是惡報的一部分,還有為此遭災、送命的呢。

    在今天的大陸,明白真相,相信「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善待法輪功學員得福報的不計其數,兒女開智開慧,學習成績從倒數到名列前茅的比比皆是,明慧網上刊登過很多這樣的文章。

    破除黨文化,清除黨文化毒素,退出曾經加入過的中共黨、團、隊組織,把真、善、忍作為生活、學習、工作的指導,善待法輪功學員,言傳身教,兒孫們在這樣的環境薰陶下,只能是越來越好,因為善惡有報是宇宙的真理,順應宇宙特性真、善、忍而行的人才是真正的好人,好人就應該得福報,也只有好人才能在這個宇宙中有真正的未來。



    TOP

    從古代逸民社會 看古今中國之不同


    觀心

    鄉村是國家的基石,中國曆朝歷代知識分子精神的發源和靈魂最後的歸宿。任何民族和國家都源自於鄉村,任何民族的文化奠基者,特別是中國青史留名的聖賢與文士及武士,絕大多數都生於鄉村,長於鄉村,學成於鄉村而以文武達於天下,最終又歸宿於鄉村!

    一個國家是否文明和禮儀盛行,就看一個國家鄉村整體的人文素質和精神面貌。

    中華鄉村,是由修道者、隱士、鄉紳與宗族結構的文明綜合體,構成國家與民族的精神與物質根本源頭。 隨著所謂的人類文明的進步,中國鄉村文化在修道者與隱士的消失後而失神韻,剩下的末節又隨著中國鄉紳和宗族的抹殺,逸民消失而野蠻愚昧化,進一步在工業化進程中,中國鄉村最終形神俱滅,形意無存!

    中國文化推崇的不是帝王將相而是無為而治的逸民社會,逸民社會是最理性和理想的社會形式。民只知道有天地和天理,不知帝王和權力,互不干擾而各安其道!

    《莊子·讓王》:「日出而作,日入而息,逍遙於天地之間而心意自得。」。漢·王充《論衡·感虛》:「堯時五十之民擊壤於塗,觀者曰:『大哉堯之德也!』擊壤者曰:『吾日出而作,日入而息,鑿井而飲,耕田而食,堯何等力!』。由此可見,中國老莊之流的隱士和老百姓不把權力當回事才是真正的傳統和骨氣,君子心中無權勢,百姓眼中無帝王,這是政通人和的一個表象。 民「日出而作,日入而息,鑿井而飲,耕田而食」,帝王將相受民俸祿,民脂民膏所食者,是逸民社會的保護者,天下為公的行道和衛道者。帝王將相和百姓都各食其力,誰也不求誰!

    追求人生美滿幸福是人的天性,權力僅僅是環境的維護和社會秩序的疏導者與保護者,除此就是多餘的干擾,政民各安其道,各束其心而自食其力,國與家無為而治。這才是正常的人道社會,中國古代知識分子最為崇尚的社會和努力追尋的人生目標。

    由此而論,逸民社會才是真正的公民社會,逸民才是真正的公民!天下為公,誰的也不是,政民各自食其力,各盡其責誰也不去求誰。生死有命,富貴在天,天生地養,自食其力誰靠誰呢?

    到處青山綠水,古木參天,飛禽走獸悠然,人恬淡怡然。階層無高低,精神有貴賤,老百姓日出而作,日入而息,鑿井而飲,耕田而食,質樸、安寧,無憂無慮,快快樂樂的活著,歡歌笑語中度日;高層著重天人合一的通達在道,士人寄情于山水,貴在醉翁之意不在酒,於琴棋書畫中悠然自得,精神璀璨;達者隱居,修道者於深山結廬化於大道。 覺者、賢達者、隱者、王者與百姓,人們各安其道互不干擾,這就是天堂,誰不是公民?

    李白、杜甫、賈島、陶淵明、蘇東坡等都是最為典型的知識型和官場的逸民!追求的都是心靈自由自在、無憂無慮的天道與人道通達的志存高遠者,這些能「守青雲而得路,撥塵翳而騰霄」的大詩人,志存高遠者都是修道人。

    修道人的特點就是樂觀通達,樂天知命的無為者,寫的詩詞或淡薄、寂靜或豪放、天真與純正,簡潔中看不到名利俗氣和自作多情的憂傷與苦悶、甚至沒有煙火氣,小孩都看得懂。為什麼這樣呢?修煉的境界越高,看問題越透徹!看問題越透徹,說理就越淺白,清靜無為,自然而然的就像現代人的大白話。

    從文化本質而言,中國曆朝歷代真正高級知識分子都崇尚無為而治,追求的是精神層面的散淡和瀟瀟洒灑,反感權勢的干擾與權力的擾民!從政僅僅是證道的形式,只有最低級的知識份子才會追求權勢和榮華富貴,墮落的也是這些人。

    中國古代社會的老百姓追求的無非就是衣食無憂的安樂,兒孫滿堂的天倫,子孝孫賢即是樂趣,忠厚傳家。政治是什麼東西?自食其力的飯碗罷了,根本沒有必要說的那麼好聽!什麼國呀黨呀,誰都不愛,誰的政權誰當家作主!有道者自生,無道者自滅,「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於江湖」不操那份閒心!人生只有志向的高低,品質的貴賤,沒有生存形式的貴賤與高低。

    中國中低階層社會一直都是逸民社會性質,直到民國縣以下都是鄉紳自治,民治民享!平時農村人見面就兩句話。第一句:吃了麼?第二句:哪裡去玩呀?黎民活著就是日出而作,日入而息,鑿井而飲,耕田而食。衣食無憂以後的吃喝玩樂,以尊老愛幼、紅白喜事為大,其它能有什麼事情? 上山唱山歌,下田有秧歌,打夯有打夯歌,唱著歌幹活,逢年過節更熱熱鬧鬧,唱戲看戲內容繁多。

    舊曆過年之前一個月,各村各寨的舞龍玩獅子的扎燈籠及鑼鼓嗩吶就開始操練了,到處熱火朝天!中國傳統社會的底層老百姓,沒有琴棋書畫的修養心性的高雅,同樣活著有滋有味。

    多數老百姓不知道本地官員長得什麼樣,日出而作、日落而歸,休閒就是看看書、互相竄門喝茶、侃大山。這才是真正的五千年中國底層社會的生存狀態。少數民族就更不用說,就是吃喝玩樂,幹完活就是找樂子,變著法的找場所和藉口唱歌跳舞,因此才人人的能歌善舞。 相比之下,現代人活著是多麼的可憐無聊和精神貧瘠,這樣的社會只有自私自利的私民,哪有什麼公民?

    再看看現代社會的骯髒與無序,人精神貧瘠的只剩下權、欲、利,現代所有的先進思想和理論體系都是圍繞政權與爭權、足欲與奪利為核心,為活著而活動就是生活的全部,爭、搶、鬥而足欲,除此以外都是封建迷信!

    整天心神不寧蠢蠢欲動而不知其所以然,這個社會真在進步嗎?人類真的先進到進入公民社會了嗎?好像是掉陷阱去了吧! 一百幾十年以來,伴隨著修道者和隱者的消失至最後逸民的湮滅,走到現在中國鄉村已經形神皆滅了。

    文化源頭和最後的庇護所的消失,意味著國家和民族的精神與物質源頭的乾枯,也意味著一個國家和民族走到頭了,再也回不去了。



    TOP

    向內找悔悟過錯 在法中歸正


    大陸大法弟子

    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修煉的老弟子,今年六十三歲。近二十年來雖堅定的走在修煉的路上,但由於自己悟性差,學法不深,法理不清,犯了一些不敬師不敬法的過錯,為此深感痛悔。今天曝光出來,以此接受教訓,在法中歸正。層次有限,不在法上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在二零一七年一月十四日,我出去當面發真相大冊子時,發到了一個便衣警察手裡,他把我非法綁架到公安局。當時我心情很緊張,恐懼心就上來了。把我關到一個屋裡後,我又想已經來了,就不要怕了。就給警察講真相吧,他們不聽,對我很厲害,不讓我說話還罵人,我也不生氣,平和的說:今天能在這裡見面就是緣分,我就告訴你,大法多麼好,叫人做比好人更好的人,要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善待大法弟子你會得福報。我善意的說了很多,他不那麼惡了,就走出去了。我就找自己錯在哪裡了?背法、發正念,清除我身邊一切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生命與因素,我一定要闖出去,求師父救我。

    在師尊的慈悲加持保護下,同修們也幫我發正念。關了一天,到黑天時,家人找到了我,用常人的辦法解決,把我送到醫院,因為我一直在吐。我從醫院沒回家就去了外地住下。

    自己多學法,向內找漏在哪裡?想到師父法中說:「師父心裡著急,快到最後了。有些人不著急。怎麼辦?!」(《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我就走極端了,多發真相(因我不太會面對面講),就當面多發,想發給更多的人。慢慢有了做事心、顯示心、歡喜心等人心執著。不注意安全,學法不入心,法理不清,讀法時加字、漏字、吐字不清。同修指出,我還為自己辯護說自己上學少,心裡還不高興,覺的自己三件事做的好,真相發的多。其實做了很多事,卻沒修好自己,做的不在法上。雖做了很多,可都是師父的慈悲加持與保護,自己只是跑跑腿而已,有什麼可歡喜顯示的呀。結果被邪惡鑽了空子非法綁架,給自己在救人的路上帶來了損失與魔難,給家人帶來恐懼麻煩與很壞的影響。

    回來後家人看著我,不許出門,自己心急,身體出現頭暈的病業假相。在家人的指責、恐嚇壓力下,搞的我真是剜心透骨的難受。我淚流滿面的求師父幫我,在師尊的慈悲加持下,同修的無私幫助下說服了家人,我才去了學法小組學法。 同修幫我找漏,漏在哪裡呢?想起我曾把明慧週刊上,師父在《世界法輪大法日講法》的法像,剪下來貼在了師父在《世界法輪大法日講法》的書上了。然後我又想起在二零零三年或是二零零四年,記不清了。因在一九九九年迫害後,我家就搬家到外地,那時接觸不到同修,沒有學法小組。自己悟性差,沒真正實修。在無知中,把師父在《美國法會講法》書中的法像剪下來,放在鏡框裡供奉。當時自己還覺的是敬師呢。私自改動了師父的大法書中的內容,犯了大法弟子不該犯的過錯,自己還不自知,真是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令我羞愧難當,深感痛悔。

    修煉是嚴肅的,我要把這沉痛的教訓寫出來,以虔誠的心向師父認罪,懇請師父原諒我這不爭氣的弟子吧。

    正法即將結束,以後我一定要接受教訓,按大法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堅定的信師信法,踏踏實實的學好法,做好三件事,遇事向內找、修好自己,多救人。在法中歸正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走正師父安排的路,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報答師父救度之恩,圓滿隨師還!

    謝謝偉大師尊的慈悲加持與苦度!
    謝謝同修的無私幫助!



    TOP

    全村237人長同一張臉 科學無法解釋



    0721

    大千世界,無奇不有。在印度馬德拉斯邦班加羅爾城南部的一個村莊,生活著200多名村民,無論男女老少長相都是一個模樣,這一神奇現象,至今仍是現代科學難解之謎。

    印度馬德拉斯邦班加羅爾城南部的一個村莊,叫哈拉貢南村,全村一共237人,有高的,矮的,胖的,瘦的,男的,女的,老的,少的,但是,他們全都長著一模一樣的一張臉。

    他們具有共同的特徵:都長著一個圓錐形的鼻子,眼眉骨明顯地凸起,都有厚厚的嘴唇,唇下都有皺紋,如果僅憑面部特徵,一般人絕對分辨不出他們。

    大家都長的一樣,怎麼辨別對方呢?村裡一位80歲的老人說:〝我們不靠臉去識別對方,我們只需聽說話聲音、走路樣子就能辨認出是誰了。〞

    她還解釋說:我們靠的是聲音,因為說話的聲音不一樣,有的厚重,有的尖細。我們還看走路的樣子。當然,我們還有更多的分辨方式,比如,有的人長得高,有的長得矮,有長得胖的,有長得瘦的;而且,有老人,有小孩,有男人,還有女人;還有,穿的衣服的款式、質地、顏色和飾物也不同,所以,我們互相辨認起來根本不困難。

    事件曝光後,有一大批科學家去那裡考察,結果發現:當地的土壤和飲水中含有不少鉑元素和鉍元素。因此,科學家認為,這類元素能改變懷孕婦女的細胞,影響胎兒的發育,這很可能是造成這種無系別現象的原因之一。

    但這只是初步的猜測,並無證據證實。

    還有人認為這是村裡人同族通婚造成的,因為村裡多數人都是近親關係,他們很少外娶或嫁出村子。然而,這只能造成人們長得相似,卻不應該是每個人都長得一樣。這些都無法科學地解釋,至少現代的科學家還無法真正解開這些謎題。



    TOP

    華府燭光夜悼 法輪功學員堅定信念感動世人



    點點燭光,如一首首悲歌,吟誦著修煉人維護正信的悲壯歷程;點點燭光,似一首首史詩,講述著修煉人堅定信仰的慈悲堅強;點點燭光,照亮世間的真誠和善良,把「真、善、忍」的美好傳播四方。 7月20日晚,在象徵著民權和自由的林肯紀念堂前,美國部分法輪功學員在首都華盛頓特區舉辦燭光夜悼,悼念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手捧燭光,他們哀悼自己的親人、朋友和千千萬萬與他們有著同樣信仰卻被無辜迫害致死的中國法輪功學員。地面上,上千支蠟燭拼成「真、善、忍」三個大字。

    據不完全統計,1999年月7月20日以來,通過民間途徑能夠傳出消息的已有4,114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迫害致死案例分布在全中國三十多個省、自治區、直轄市。而這個數字僅僅是實際迫害致死案例的冰山一角。

    0720

     

    0720

     

    0722

     

    0722

    被中共扭曲了命運的年輕人

    坐在林肯紀念堂前的倒映池旁,淺淺的池水映出了深深的哀思,游兆和教授記起了自己十多年前教過的學生。

    1996年底至1999年7月,游兆和教授常常會在課堂上提到法輪功。這位中國政法大學的哲學教授在96年底開始修煉法輪功,身心受益,他也常常和學生分享自己的修煉心得。不少學生由此了解法輪功,也有很多人感興趣、想要學功,龔成喜就是其中的一個。

    2002年春,游兆和與妻子王露蕤一同被捕,分別被送入男子和女子勞教所。在臭名昭著的北京團河勞教所,游兆和遇到了自己當年的學生──此時的龔成喜因為堅持信仰,和當年的教授一同淪為了階下囚。

    龔成喜是政法大學97級政管系本科生,在校任學生會主席和班長等職務。因為不放棄信仰,而被校方強令休學。在團河勞教所,二十歲出頭的他堅定修煉法輪功,因此被送入了「攻堅樓」、集訓隊,被綁在鐵床上電擊、強制灌食、24小時連續捆綁持續半個多月等折磨,毆打和辱罵更是家常便飯……2005年,龔成喜再次被警察綁架,從此失蹤。

    十多年來,游兆和教授一直非常關心學生龔成喜的下落,也曾多方打聽,但沒有人知道他的消息。

    「這實際上也是對青年知識分子的變相迫害。如果不是因為這場迫害,他會是生活得很好的善良人。」游兆和惋惜地說。

    迷茫中尋獲人生真諦

    相比之下,廣告設計師尤裡女士很慶幸找到了自己惦念的老友。更幸運的是,她找到了人生的意義。

    1999年,與尤裡同住的室友是她的學姐。學姐修煉法輪功,當時是《羊城晚報》的記者,人品和性格都很好。「7.20」時,尤裡雖然知道法輪功好,但並不清楚發生了什麼。她也能感覺到學姐的不安,經常聽到學姐與別人在電話中提到「又有功友被抓了,我們要不要去北京救他們」這樣的話。然而不久後,學姐就失蹤了,據說是被警察抓走了。

    尤裡一直在追尋人生的真諦,她曾為此浪跡天涯、四處遊歷。出名、發財、美滿的婚姻就能使人得到真正的快樂嗎?她不這樣認為,但是也找不到問題的答案。

    2010年,生活在法國的尤裡重新找到了法輪功。「一煉功我就有感覺,覺得這個功法很奇妙,就想繼續煉下去。我一直都在尋找人生的意義,所以我覺得,『啊,我找到了!原來是這樣的,人活著原來是這樣的!』」

    今年,尤裡在報紙上讀到了學姐的消息,18年來第一次聽到她的音訊。後來,她們神奇地在網上相遇,尤裡欣喜地發現學姐仍然堅持修煉法輪功。

    「有益身心的信仰不應被打壓」

    在燭光悼念集會現場,有一個雙面大螢幕,播放著介紹法輪功的幻燈片。許多遊人駐足觀看,拍下照片留念。

    居住在附近的喬治城大學(Georgetown University)的教授維瓦爾多‧桑托斯(Vivaldo Santos)被祥和的場景與音樂所吸引,在螢幕前佇立良久,一邊看一邊用手機查著螢幕上的網址。

    桑托斯能用中文準確地讀出「氣功」兩個字,他聽朋友說練氣功有很多好處。今天偶然了解到法輪功,他也很想回去學學看。在了解到中共對法輪功的鎮壓之後,桑托斯說:「我相信人們有權選擇自己的信仰。更何況,這種信仰有益身心、對別人沒有傷害,也不推崇暴力──這實際上就是人們應當選擇的生活方式。」

    從紐約來探親的利亞‧古德溫(Leah Goodwin)請法輪功學員講述發生在中國的迫害,她則拿著迷你攝影機全程拍攝,打算把這段錄像發到臉書上。「在本世紀,世界上還發生著這樣的迫害,讓我感到非常的難過。」

    古德溫希望通過臉書,讓她遍布全美的朋友們了解這場迫害,也希望朋友們能接力下去,呼籲更多的人關注。



    TOP

    上海40.9°C高溫破紀錄 北京暴雨逾百航班取消



    大陸持續高溫、暴雨天氣,上海40.9°C破歷史紀錄;東北、華北遭暴雨侵襲,其中北京因暴雨逾百航班被迫取消。

    上海高溫破百年紀錄

    據澎湃新聞報導,7月21日13時59分,上海徐家匯站的氣溫已竄至40.9°C,超過2013年8月7日上海氣象史上40.8°C的最高紀錄,也創下145年以來的歷史新高。

    當日12時22分,在10個高溫橙色預警後,上海發布今夏首個高溫紅色預警。

    網絡視頻顯示,上海民眾紛紛在烈日下打起了傘,有的將毛巾蓋在頭上在街頭行走。

    有陸媒記者測試上海40.9°C有多熱,將五花肉、鵪鶉蛋等放在烈日下的車內,經三小時暴曬後,車內溫度達66.8°C,五花肉完全熟透變成肉乾,鵪鶉蛋剝殼成型……

    東北華北華南暴雨 北京逾百航班取消

     

    同時,據大陸官方消息,7月20日8時至21日8時,黑龍江、吉林、遼寧、內蒙古、華北、廣西、雲南等地部分地區現大雨或暴雨,其中吉林、黑龍江局地出現大暴雨。

    20日下午到夜間,北京出現中到大雨,延慶、昌平、密雲、平谷、順義、通州、房山、大興和城區等局地出現暴雨,其中延慶、房山和順義個別地點出現大暴雨。北京市有4個站降雨量超過100毫米,41個站超過50毫米。

    21日早晨,北京機場延誤和取消航班共204班,其中取消68班、延誤136班;北京公交共7條燕郊地區線路採取臨時繞行甩站措施。

    大陸高溫天氣將持續

    中共中央氣象台預計,21日白天,陝西、山西、河南中部、蘇皖、上海、浙江、江西、福建、湖北、湖南、重慶等地部分地區最高溫可達37~39°C,局地逾40°C。

    未來三天,南方地區高溫將持續,大部分地區氣溫將超過37°C,局部地區突破40°C。而上海39~40°C的高溫天氣還將持續至少五天。



    TOP

    不只寶特瓶 人造纖維布料也是污染海洋元兇



    0722

    正常人不會拿塑膠袋挖幾個洞套在身上當作衣服穿,但翻翻衣櫃,仔細檢查一下衣服上的標籤,你會發現很多衣服的材質其實都是廣義上的「塑膠」。

    從聚酯纖維(Polyester),到壓克力纖維(acrylic fiber),再到登山戶外用品店的防水夾克塗料,現代人身上穿的衣服,為了機能和成本等各種因素,早已大量採用石化原料提煉的人造材質。這些材質與保特瓶等生活中常見的塑膠用品,其實系出同源,也同樣存在「不會腐爛、不會降解」的環保問題。

    英國裡茲大學和普利茅斯大學合作進行的一項研究,發現看似耐用的人造纖維衣物,每次放進洗衣機裡清洗時,都會釋放出數以千計的微小纖維,隨著家庭廢水流入污水廠,再排到大海當中。這些「塑膠」纖維,肉眼不可見,卻同屬污染海洋的塑膠垃圾之一,而且隨著紡織業一窩蜂採納「機能」材質,引發的環境威脅也越來越嚴重。

    根據該項研究,英國家庭每洗一次衣服(約6公斤),都會釋放出14萬根「聚酯纖維混棉」的纖維、50萬根聚酯纖維的纖維,和70萬根壓克力纖維。從海洋取得的樣本中,無論是深海海底還是海面,都可以發現這些塑膠纖維的蹤跡;研究人員認為這些應該都是從洗衣機裡排放出來,日積月累散布到大海當中。

    除了布料本身,衣服表面為了防雨、防污而追加的塗料,也是毒害海洋的元兇之一。近年包括綠色和平等組織大聲疾呼,要求成衣品牌和紡織業者停止採用PFC,也就是所謂的全氟化合物。PFC因其優異防水特性,近年來成為業界新寵,常用於處理高檔成衣,像是時尚雨衣、大衣等,但這些衣物在一次次的洗滌當中,卻會不斷釋放出有害化合物到水體當中。

    環保消費意識抬頭下,去年已有Goretex等戶外用品知名品牌,出面承諾停用PFC。不過裡茲大學的Richard Blackburn教授認為,人造纖維和塗料固然對環境有害,但天然衣料也不見得「環保」。以棉來說,生產一公斤棉花所需消耗的水量高達兩萬公升,比普通人一輩子喝的水還要多。

    因此除了成衣產業改變材質和生產方式,作為一個消費者,真正有效的治本之道,還是減少消費。只要買來的衣服都能穿久一點,少丟一些,少買一件,就能從源頭減少對地球的傷害。

    (鏡新聞)



    TOP

    5千年前加州原住民慢性中毒 原因是「塑膠瓶」?



    0722

    外層塗抹瀝青的完整水罐,科學家在裡面貯存水和橄欖油進行PAH的分析。

    塑膠的容器難以分解,造成現代人的環境問題。不過,一個新的科學研究認為,幾千年前的古代美洲原住民罹患迄今神秘未解的怪病,可能也和他們日常使用的「塑膠」水罐有關。

    大家應該很熟悉一些環保教育宣導,提醒人們珍惜地球,少用一次性的塑膠瓶罐。不然,幾千年後的考古學家們,可能會從廢墟裡挖出一大堆千年不壞的塑膠寶特瓶。

    不過,大家可能沒聽過現在的考古學家,已經挖出了幾千年前祖先用來裝水的塑膠瓶。

    這裡講的並不是穿越時光的科幻電影。這些所謂的塑膠罐也不是超商裡透明、貼著標籤的寶特瓶。它們顏色漆黑,由古代部落民族用類似瀝青材料製成的鐘型大水罐。科學家很早就知道這種古代容器。

    不過,過去他們並沒有設想過,這種容器有可能是導致某些古代群聚的健康狀況逐漸惡化的原因。像是幾千年前居住在加州外海的北美洲原住民,他們的骨骸顯示身體狀況因不明神秘原因日趨惡化的現象。

    在《環境健康》期刊最新發表的一份研究報告裡,科學家們對這些用瀝青製作、用來貯存液體的「塑膠」容器,進行了毒性分析。

    現代人裝水的寶特瓶結構上其實沒有太大不同。不過它們即使冷凍、重複使用、甚至微波加熱,裝在裡面的液體也還不至於吸收過多的有害分子——像是BPA、DEHA、PET——造成人體健康危害。不過古代的塑膠瓶問題就嚴重多了。這些瓶罐的材料基本上就和我們用來鋪設道路的柏油一樣。它在冷卻之後是高密度、黏稠、半固態,但經過加熱就化成一團柔軟黑稠的烏油,同時還會釋放導致癌症和其他健康危害的化學物質如PAH(polycyclic aromatic hydrocarbons,中文稱多環芳香烴,香菸、木炭或是烤焦的肉類會產生的有毒物質)。

    位在美國加州洛杉磯外海的海峽群島,氣候和美國西岸一樣乾燥少雨。據史密松寧自然史博物館人類學家邵爾茲(Sabrina Sholts)的說法,它同時也是工業時代之前,少數在北美洲有原住民持續定居的地區。「最早有人類居住的遺址可追溯至13000年前左右。」居住在這些島嶼的丘馬什人(Chumash)最令人不解的謎團之一,是他們整體的健康狀況從大約5000年前開始日益惡化。

    在這段時期的人類骸骨顯示骨質不良、身材較矮、頭骨較小、牙齒較差。導致這些情況的可能因素很多。有些研究者推論缺乏營養、衛生不佳、傳染病流行以及人口增加導致資源匱乏都有可能。不過紹爾茲發展出了一套不同的假說。

    0722

    圖:史密松寧博物館人類學家紹爾茲(Sabrina Sholts)從原住民遺骸研究體內殘存毒物與健康關係。

    居住在加州海峽群島上的丘馬什原住民。

    在某些南加州的海灘上行走時,可能要注意底下的腳步,不要踩到噁心的黑色油團。它們有些是來自外海的鑽油平台,不過事實上這些黑油團千百年來就一直存在,是從海底下滲透漂浮到海岸。這些瀝青幾千年來一直被這裡的原住民拿來打造船隻、製造武器、以及製作貯水的瓶罐。

    紹爾茲記得自己在加州聖塔芭芭拉大學讀研究所的時候,研究瀝青的同僚曾曾建議處理這些物質時記得要戴手套和口罩。當她得知原住民使用這個材料製作水瓶時,心裡興起了一陣不安的好奇心。她不能確定這是否是造成古代原住民健康惡化的原因。

    進入史密松寧博物館之後,她終於有機會對這個可能性進行研究。她和另一名人類學家同事史密斯(Kevin Smith)重建了古代水瓶的製作過程。

    製作丘馬什的塑膠瓶,首先要編織一個瓶子形狀的容器,然後把瀝青和松脂倒入鮑魚殼裡讓它們加熱融化後混合,最後再把這些滾燙黏稠的混合物塗在瓶子狀的編籃外。為了達到科學研究的準確性,史密斯所有製作材料都是來自海峽群島,包括編制籃子的職務、瀝青、松脂、以及加熱用的石頭。唯一「現代」的工具,是紙板做的擋風板,和一具質譜儀,用來偵測加熱時冒出惡臭的白色煙霧。

    之後他們把冷卻後的瀝青瓶送到瑞典,裝滿水靜放兩個月後分析結果。結果發現水中的聚積物包括了萘(naphthalene)、菲(phenanthrene)、苊(acenaphthalene),都是已知有毒的化學物質。

    當然,這項研究很難驟下結論。根據紹爾茲的研究,丘馬什人使用瀝青製作水瓶,並不至於釋放夠多的有毒物質導致他們骨骸裡呈現的健康問題。而製作水瓶的過程中,可能會吸收更多有毒物質,當時紹爾茲也認為丘馬什人製作水瓶的次數可能並不頻繁,不至於在體內累積危害生命的毒物劑量。她說「劑量、持續時間、以及暴露在這些物質時的年齡」,都決定任何化學物質對人體健康的影響程度。

    參考資料:Plastic water bottles might have poisoned ancient Californians(Wired)

    (鏡新聞)



    TOP

    法輪功720反迫害美國首都大遊行


    戴兵

    7月20日,繼美國國會山前的集會後,美東部分法輪功學員在華盛頓DC舉行了盛大遊行。

    遊行隊伍分為3個方陣:1. 法輪大法好;2. 停止迫害法輪功;3. 九評、退黨。隊伍從國會山出發,途經賓夕法尼亞大道、憲法大道,最後抵達華盛頓紀念碑的西北側。

    0721

     

    0721

     

    0721

     

    0721

     

    0721

     

    0721

     

    0721

     

    0721

     

    0721

     

    0721

     

    0721

     

    0721

     

    0721

     

    0721

     

    0721

     

    0721

     

    0721

     

    0721

     

    0721

     

    0721

     

    0721

     

    0721

     

    0721

     

    0721

     



    TOP

    法輪功720反迫害18周年集會 華府政要聲援



    0721

    7月20日,美國東部部分法輪功學員在美國首都國會山舉行大型集會,要求「解體中共、結束迫害、法辦江澤民」,同時「聲援二億七千萬中國民眾退出中共和相關組織」。十幾位美國國會議員和非政府組織代表到場聲援,呼籲制止中共對法輪功持續十八年的的迫害。

    佛州國會議員:國會向中共惡徒發出清晰聲音

     

    佛羅裡達州國會眾議員伊麗娜.蘿斯−萊赫蒂寧(Congresswoman Ileana Ros-Lehtinen)環顧集會現場四周,看著法輪功學員手中的橫幅,她感嘆道:「這橫幅揭露了(中共)多少年的獨裁和謊言。」

     

    蘿斯−萊赫蒂寧議員說:「看到這些橫幅要求停止對人權的迫害,將惡首江澤民繩之以法,停止暴力鎮壓,停止非法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世界需要真、善、忍。這些讓我們站到了一起。」

    她說:「法輪功修煉者非常平和、非常善良、非常忍讓,你們的信仰應該被尊重。你們應該享有基本的人權——信仰自由,不用害怕、不被侵害、不被迫害。」

    美國國會去年通過了343號決議案,作為這一決議案的發起人,蘿斯−萊赫蒂寧議員說:「343決議是國會第一次正式承認法輪功修煉者遭遇的苦難。我們向中共的惡徒發出了響亮清晰的聲音——立即停止對法輪功的迫害、立即釋放所有法輪功修煉者和良心犯、立即結束慘無人道的器官活摘。中共對法輪功的嚴酷迫害必須停止,我們不允許這樣的犯罪繼續。」

    0721

     

    0721

     

    0721

     

    0721

    加州國會議員:法輪功學員將世界從邪惡中拯救

    來自加州的資深國會議員達納.羅拉巴克(Dana Rohrabacher)在集會上說:「我感謝你們所有人與美國善良的人們同在,共同進行這高尚的努力,將世界從邪惡力量中拯救出來。感謝你們的努力,你們讓我們意識到,全世界善良的人們都是一個整體。」

    他說:「法輪功學員和全球每一個善良、正直的民眾都相信那些美好的理念,也會幫我們讓這個世界變得美好。」

    新澤西州國會議員:因信仰慘遭受迫害 絕不應容忍

    新澤西州國會眾議員唐納德.佩恩(Donald Payne)在發言中表示,法輪功是平和的修煉功法,是以真、善、忍為基礎的信仰,中國的法輪功學員卻因為堅持信仰飽受折磨。

    佩恩說:「數年來,中共政權滲透至公共和私人場所——學校、家庭、村莊和企業,企圖通過強制方式『轉化』法輪功學員。數以萬計的法輪功學員被關入監獄、看守所和勞改所,境遇悽慘——而這一切都僅僅是因為他們的信仰。堅持信仰的人們飽受折磨,一天被毒打數次,甚至還遭受性侵,在身體和精神上都留下了創傷。不僅如此,更有證據清晰地表明,移植器官不僅來自死刑犯,還來自堅持信仰的法輪功學員。」

    佩恩表示:「每個人都有權利信仰任何宗教。政府沒有資格決定一個人的信仰和宗教。如果一個政權這樣做的話,那它就是干涉了人類自由的最核心部分。人們被這樣殘暴、非人道、有辱人格地對待,簡直不可思議,也絕不應容忍。」

    賓州國會議員:欽佩法輪功學員的平和

    第三次來參加720反迫害集會的賓夕法尼亞州國會眾議員凱斯.羅斯福斯(Keith J. Rothfus)對法輪功學員表示欽佩。他說:「我欽佩法輪功學員在這場迫害中,貫穿始終的平和非暴力行為。有一點已經越來越清晰,中共不會進行對話和合作。法輪功吸引著世界各地的人們。法輪功學員是為人權發聲的英雄,是時候制止中共對人權的踐踏。對人類生命和自由的尊重是普世理念,每個人都該遵循,無論其信仰如何。」

    0721

    多名參眾議員致信聲援

    十幾位未能參加集會的國會參﹑眾議員致信聲援或派助手來到集會現場。

    佛羅裡達州聯邦參議員馬克.廬比奧(Marco Rubio)表示,作為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CECC)主席,他非常清楚法輪功學員遭受的迫害。委員會對於中共通過精神和肉體折磨來強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的行徑深感擔憂。廬比奧認為,國際社會不應該對這些系統性的人權侵犯行為坐視不理。

    代表威斯康星州的聯邦參議員塔米.鮑德溫(Tammy Baldwin)認為,法輪功學員平和地爭取人權的方式樹立了典範。她說:「我想要表達對於你們的欽佩之情,你們為了結束在中國的兄弟姐妹遭受的暴行而作出了不懈的努力。」

    鮑德溫議員在信中表示:「我希望在不久的將來,中國和全世界的法輪功學員可以在沒有鎮壓的環境下自由地修煉,就像你們今天在這裡。那時,年度集會就只是紀念過去的記憶,而不是譴責當下的惡行。」

    密蘇裡州國會議員華格納(Ann Wagner)的外交政策顧問韋格利(Rachel Wagley)代表議員到場發言。韋格利女士用不太熟練的中文說,如果議員本人今天親臨現場的話,她會說:「法輪大法好!停止迫害!法輪大法好!」

    法輪功喚醒社會良知

     

    「自由之家」(Free House)副總裁羅伯特.赫爾曼(Robert Herman)表示,在中共十八年殘酷的迫害中,法輪功修煉者以其堅定的信念,使越來越多被中共蒙蔽的中國人改邪歸正,停止了個人對法輪功的迫害,讓自由得以弘揚。

     

    他說:「毫無疑問,法輪功修煉者實際上是在改變整個中國社會。」

    「宗教與民主研究院」宗教自由項目主任費斯.麥克唐納爾(Faith McDonnell)在集會上表示,法輪功學員的和平理性的反迫害歷程令人欽佩。費斯女士多年來一直關注法輪功學員的狀況,她微笑說道:「在我辦公室的書架上,懸掛著幾朵精緻而淡雅的蓮花,每朵蓮花旁的卡片上寫著三個令人敬仰的原則『真、善.忍』。這一朵朵蓮花和一張張卡片,使我每天都想到法輪大法,想到這些修煉者。我為你們祈禱,也為渴望自由的中國人祈禱。」

    費斯女士表示,在過去的十二年中她認識了很多善良的法輪功學員,了解到他們把「真、善、忍」作為做人的原則,他們具有勇敢和堅韌的高貴品格 。

    非政府組織代表吁川普總統制止中共迫害

     

    「國際大赦」美國分部國際宣導主任提.庫瑪博士(T. Kumar)表示,他欽佩法輪功學員十八年來堅持不懈地尋求正義,以及為制止迫害做出的努力。他說:「這表明你們不會被壓倒、不會被消滅。十八年過去了,你們從未停止。」

     

    庫瑪呼籲川普(特朗普)總統和國會兩院以更大的力度要求中共停止迫害。

    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United States Commission on International Religious Freedom, USCIRF)主席丹尼爾.馬克(Daniel Mark)表示,宗教信仰自由是基本的人權,美國政府應採取行動,向中共施壓,敦促其停止對法輪功的迫害。

    馬克說:「『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了解到,『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已經調查了7萬6000個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案例,很多中共當局官員都參與了迫害。我們要讓迫害難以掩蓋,讓迫害者付出代價。」

    「宗教自由大同盟」(Coalition for Religious Freedom)主席丹.菲弗爾曼(Dan Fefferman)在發言中向法輪功學員們表示深深的敬意,他認為法輪功學員是當今社會的英雄和聖人,同時他呼籲川普總統發揮他的影響力,來制止這場對法輪功的迫害。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