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12日 星期二

  • 古代繪畫:誠心繪佛像,像顯雙身神跡傳

  • 輪迴紀實:艱辛尋法之(十四)初悟南極

  • 頭疼欲裂,發正念半小時好了

  • 電話講真相勸三退重在堅持

  • 淺悟「能耐」

  • 正念面對魔難 走好師父安排的路

  • 推廣「神韻」放下自我、形成整體

  • 中國歷史正述-商之廿七:亡朝前奏曲



  • 古代繪畫:誠心繪佛像,像顯雙身神跡傳


    陸文

    曾到印度取經的高僧唐玄奘所著的《大唐西域記》中,記載了一則關於繪畫佛像的神奇故事。唐玄奘為取經,經過健馱邏國(該國位於今阿富汗喀布爾河下游流域,當時許多中國取經者都是經過阿富汗去印度的)。

    唐玄奘在健馱邏國大佛塔的附近看到一幅佛陀畫像,像高一丈六尺,佛像胸部以上分叉為兩個身子,胸部以下又合為一個身子。為什麼造型這麼奇怪呢?據當地老人們介紹,其來歷是這樣的。

    當初有位信佛的窮人,發願要造佛像。他靠出力做工維生,很辛苦,長期工作的積蓄卻只有一枚金幣。他來到大佛塔處,找到畫佛像的畫師,對他說:我想畫如來妙像,迫於貧困,至今卻只攢下一枚金幣,擔心工錢不夠,使我長久以來的願望無法實現。

    畫師聽了很感動,就答應不管工錢夠不夠,一定幫他了卻心願。恰好又來了一個人找畫師,這個人跟他的情況一樣,都是誠心發願要造佛像的窮人,卻都只有一枚金幣。畫師便收下他們倆人的金幣,用這兩枚金幣購買上好的顏料,精心恭敬的繪製了一尊大型的佛像。

    佛像畫好後,他們倆人恰好也同時到了。畫師說這尊佛像就是我為你們二人繪製的,他們倆人相對而視,心中若有所思。畫師知道他們心中有些疑慮,於是對他們說:不要有疑慮,我收了你們的錢,絲毫未貪。如我說的是事實,佛像必會發生神奇的變化。話音未落,佛像就發生了變化,身軀分開,身影相連,大放光明。二人心悅誠服,對佛的信心更加堅定。

    記載中,這倆位發願要造佛像的窮人和畫師都是至誠之人,以虔誠恭敬之心共同完成了佛像的繪製,才出現了這樣的奇蹟,向後人見證了佛法的偉大。



    TOP

    輪迴紀實:艱辛尋法之(十四)初悟南極


    大陸大法弟子

    在今天的法輪大法修煉者中,有一部份是在各種領域中有所造就的拔尖人才,有的甚至是有多少個博士、碩士學位頭銜的人。在別人眼裡他們對現代科學的掌握程度遠遠超出了一般人,但這並不妨礙他們對人生、對真理的追求。

    這次我就從他們中選取一例,寫寫從前追尋大法的過程。

    南極洲作為最後被發現的大陸,在十八世紀之前只存在於人們的預測與想像中,儘管那位土耳其將軍的地圖中明確標註南極洲未被冰封前的情況,和一些捕鯨者曾經到過這裡,但南極洲真正進入人們的視線是在十八世紀下半葉到十九世紀末,有很多探險家南下尋找並發現了南方大陸,直到二十世紀初,由挪威的探險家率隊才成功到達南極點。

    他前生的故事就從這個時間段說起。

    他從小熱愛探險,也非常喜歡聽一些歐洲探險家的故事。在那些故事中,他所喜歡的不是發現什麼黃金、古物之類的,而是那些文明與信仰的興衰經驗與教訓。他總是覺得生命可貴,作為神的子民,是否合理的利用上天賦予的一切(物質與精神層面都包括),這關係到文明的存與廢。

    當時他只有這個模糊的概念,後來聽說要對南極洲進行考察,他很高興的參加了。

    在參加前,他先到離北極附近不遠的地方進行生存與考察訓練,以適應南極惡劣、極端的氣候。

    在一次例行訓練的時候,他看見了絢爛的北極光,當時沒有如現在科學的解釋,他覺得造物主能力非凡,又非常慈愛的為北極生活單調的人們顯現一下多姿多彩的境界。

    從此他更加虔誠的信仰神,並能夠很無私的對待別人。

    在遠航的前一天他回家陪父母,在家裡遇到一個遠房親戚,他們聊了一夜,臨別時父母叫他多保重,那個親戚準備兩個封口的小包讓他時刻帶在身上,在外面分別寫著:「登陸、最難」和「極點」。叮囑他按照小包外面的提示打開,不要提前打開;而且千萬不要把這些告訴別人。

    遠行的船起航了,親人們灑淚送別,他不忍看到父母落淚,先行進到船艙裡。

    因為旅途遙遠,船航行一陣子就要靠岸補給,很多人都在賭博與玩鬧中排解寂寞,而他卻靜靜的躲在一邊思考著關於神的信仰問題。

    當時考察的目地很實際,就是想查找本土以外的資源,為了本國今後發展鋪路。

    而他的想法是:在一片幾乎未知的大陸上,怎樣在神的妥善安排下有序利用資源,並通過一定程度的合作,讓人們的思想更加的堅信神,並感恩於神的賜予。具體怎麼做,他還沒有想好。

    船在遠航過程中,肯定會遇到大風大浪,一路辛苦自不必說,話說一日終於到達南極大陸。

    登陸之後才發現,如果越往裡面走,各種複雜地貌都出現了,這裡比挪威地形複雜很多。他們一時間不能適應。

    隊長見此情況就決定先讓大家自由的在岸邊活動,不要往遠走,以適應這裡的環境。

    在海岸邊溜達的時候,他們看到了可愛的企鵝,仔細觀察企鵝也有好幾個品種,還有碩大的鯨魚。

    在人群聚居的地方呆習慣了之後,再來到偌大的空曠無人的地方,心裡會造成巨大反差。儘管大家對這種反差有心理準備,但一時間還是很難適應。

    在這裡安營紮寨之後,他們開始了向南極點挺進。這個旅途是漫長而艱辛的,在複雜的地理和極端氣候條件下稍有不慎就會喪命。這些細情就不說了。

    他和隊友們在旅途中都看到了露出來的煤,甚至收集一些用來取暖,喝冰山融水,那種清爽勁兒就不用說了。

    看到煤的時候,他就想:「這裡當初不會是這麼冷,有植物才會有煤呀?難道在這片冰封雪蓋之下藏著很多巨大的秘密?!

    當想到這個問題時,他很吃驚,眼前似乎有一種圖景:這片大陸被綠色覆蓋,飛禽走獸在這裡自由自在生活,甚至出現縷縷炊煙……

    正這樣想著,不知不覺落在了隊伍的大後邊,人們都在趕路,對於他的落後大家也沒有在意。他因為心裡想著事情,沒有好好看路,不料腳下一滑,他不小心掉進了冰川的裂縫中。這個裂縫本身不明顯,一般人看不到它的存在。

    當他跌入裂縫時,思想一下子什麼都沒有了,完全是一片空白。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卻發現自己已經掉在一個冰川覆蓋下的山洞裡。

    他心想難道自己現在就處在最難的時候?他從口袋中摸出點火用的工具和燃料,點上,過了一會發現山洞的右側岩壁上好像有壁畫,畫的是獵人在打獵的情形。他馬上就想到,這肯定是在這塊大陸被冰封之前這裡有古文明存在過。

    看了一會他感覺餓了,拿出乾糧用火烤一下,吃了之後覺得好多了,看著越用越少的燃料,他意識到自己應該儘快出去,否則會命喪這裡。

    此時他想到隨身帶著的那兩個封口的小包,他好奇的打開寫有「登陸、最難」字樣的小包,只見裡面有一塊布,布上邊畫一張圖,圖上有幾個箭頭做標記,沒有過多的說明。

    他看了半天,就想如果是以我所在山洞為出發點,那就是一直向前、向前、向前、右轉、向下。他起初覺得這個山洞裡除了跌入的洞口外沒有別的出口,這次他好好找找,果然在前方有個緊容一人彎腰出去的洞口,他很高興,帶著行裝爬了過去,這個「走廊」長有一公裡左右,前面還是一個小山洞,牆上也有壁畫,畫的是一大家人正在慶祝的場面,在這個山洞的前方還有個小洞口,只是比原來的還矮一些,需要半爬過去,這個有五公裡長,在這裡讓他奇怪的是還有些光亮,雖然不是很亮,光源在哪裡就不得而知了。在前面還出現一個小洞,岩壁上畫著一個頭戴王冠的人坐在寶座上聽大臣們說話。

    在第三個小山洞的前面還有個小洞口,這個小洞口只能爬著進入,他原來想把所有的東西都帶著,可是因為這個小走廊太窄,無法全拿,他只好捨棄一些。這個大約有十公裡的路程。

    走到盡頭是個岔路,他按照「指示」右轉,結果走廊更窄,他無奈只好孤身前行,把所有背的東西都扔了。隨身帶的只有兩個小包,點火用的工具與燃料和一點點吃的。

    當這條路走到盡頭的時候,側面出現崖壁,上面有神出現,萬眾禮拜的畫面。前方是看不見底的懸崖。

    坐在懸崖邊,他感覺很熱,而且心中充滿著力量。回顧跌入冰川裂縫,進入山洞之後所看過的一幅幅岩畫,他悟出這就是一個從野蠻或者為生活奔波取食(獵人)一步步嚮往神、走向神的過程,在這個過程中路越來越窄,越需要放下包袱,最後才能看到神,走向神。

    當他想到這裡,突然明白了那封信最後一個指向:向下。也許是對我的一種考驗。生與死在我心裡已經都不重要了,南極洲我已經找到從前存在文明的證據,更體悟到了神的點悟,這樣說來,那位遠房親戚難道是神?還是神派來點化我的呢?他不敢再往下想了。

    既然來到路的盡頭,他不會退縮,只能一直向前,他帶著那種瞭然生命意義的心態輕輕的跳了下去。

    卻沒想到落入百年梨子坑裡面,這裡的梨子皮薄肉厚,因為沒有人摘,年復一年果實落在一起成了梨子坑。

    他一看沒摔死,雖然弄了一身梨子汁,卻也不惱,內心感謝神的恩德。

    他從梨子坑中爬出來,趕緊找到一處清泉匯成的小潭,把自己和衣服都好好的洗了一下,然後又品嘗了這裡的很多水果。

    此時的他有點「樂不思蜀」的感覺,在這個冰天雪地之中,還有這樣一份逍遙和自在,真是難得。

    他在這裡呆了三五天之後,突然回想起還有一個小包需要到南極點才能打開,他就想現在自己不知身在何處,南極點到哪裡找呀?隊友們都不知怎樣了。

    當想到這裡的時候,他用他的方式向神祈禱,訴說心中的疑慮。

    在晚上他做了一個夢,夢到自己仿佛被一位金甲神人扛著走了一段路之後往外一扔,他又在高山雪地上了。

    第二天一早,他正沿著小溪向前走著,突然一根四米長的木頭橫著從後面呼嘯而來,他下意識的躲閃,怎料木頭卻停了下來,斜著立在那裡,他想起昨晚的夢,於是抱住木頭,木頭又呼嘯前行,他只好閉上眼睛,任由木頭飛行。

    等風聲過後,他再睜開眼睛,他已經處身一座山的半山腰,周圍儘是白雪皚皚。當他沿著山腰走到山邊的時候,卻看到了幾縷煙火。他非常高興,覺得這下子有救了。

    他先跪下朝天跪拜,表達對神的感激。然後卻快步向有煙火的地方跑去。

    沒跑幾下卻又栽倒了。這次沒有掉在冰川裂縫,卻倒在了一個小山谷中,他起身四下環顧,發現前面好像有幾行字:「保守秘密,以待將來修行。」

    他默坐一會,平復一下情緒,決定對誰都不說這個秘密。

    當他找到那個煙火之地的時候,發現正是他們考察隊隊員的帳篷。大家看到他回來都非常的高興。隊長說:「那天發現你失蹤,大家找了好一陣子都沒找到,覺得你沒有生還的希望了。」

    他說:「我當時掉進了冰川的裂縫,後來發現另外一條道路,就走出危險的境地,與你們會合了。」

    他們在這裡修整了幾日,又一同向南極點出發了,在旅途中又克服了很多困難,終於到達南極點。

    到達的時候,他偷偷的找個地方打開第二個小包,只見上面寫著:「大陸被冰封,輝煌被遺忘,心懷對神的感恩,心胸開闊,才能破除障礙見到真實,對真理如此,對將來要傳出的修煉的方法如此。」

    當他看完的時候下意識的看看天空,看到一位神在那裡微笑的看著他,過一會兒就隱去了。

    此時他的夥伴們都跑過來,說,我們在這裡看到了一朵奇異的雲彩,你看到了嗎?他笑而不答……

    咱長話短說,等他們結束考察的行程,回到家鄉,他馬上讓父母找那位遠房的親屬,結果父母說,那位遠房的親屬早已搬走了,不知所終。

    他很遺憾沒有再次見到那位親戚,問問詳情,可是當想到將來自己真的走入那種修煉的方法之後,說不定這些心中的謎團都會解開的。……

    這正是:
    南極考察落山洞
    步步成謎包袱空
    幸好悟性跟得上
    今朝得法修從容!



    TOP

    頭疼欲裂,發正念半小時好了


    大陸大法弟子

    一天,我頭有點昏僵僵的疼,接著是越來越痛,來勢非常猛,腦後麵筋骨像被往外抽似的,疼痛欲裂,一刻也不停,頭不敢轉動,想轉頭身子就得跟著一起轉才行。這時我才警醒了,我想,這不是迫害嗎?肯定是我修煉上有漏啊!向內找,發現那些天,我光忙著給女兒看孩子了,學法也不精進了,救人的事也放到一邊去了,甚至有時候表現的像常人。

    可我想,儘管我做的不好,也不承認舊勢力的迫害。於是,我放下手中的活,開始立掌發正念:我是師父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一切沒走正地方都在師父給安排路上歸正,和任何別的因素沒有關係,我只走師父安排的路,其他什麼都不要。另外空間認可大法好的馬上離開,否則我會用師父賦予我的神通法力解體你。另外,我的親戚朋友都知道我修大法,也見證了大法的美好,你們對我下狠手,是讓眾生對大法質疑,你們是在犯罪,我只要在世上活著,就起到證實大法作用。你們有資格迫害我嗎?不想離開的,我就開始「滅」了。之後,我開始發正念。

    當時,我頭痛的很厲害,我的承受已經到了極限了。可是我發正念只有幾秒鐘,疼痛立馬停止了,真是神奇。接著,我又繼續發正念,發了半個小時,感覺神清氣爽,啥事也沒有了,我見證了大法的威力,見證了修煉人正念的威力。我決心好好修,多精進,圓滿隨師還。

     

     



    TOP

    電話講真相勸三退重在堅持


    加拿大大法弟子

    尊敬的師尊好!
    各位同修好!

    師父在《二零零三年亞特蘭大法會講法》中說:「我告訴大家,救度眾生是第一位的,講真相是救人的辦法。」,師父還說:「講真相,救眾生,這就是你要做的,除此之外沒有你要做的,這個世界上沒有你要做的。」(《二零一五年紐約法會講法》)。

    我來到海外半年左右,一個偶然的機會開始打電話。那是2003年秋天,我和同修在唐人街真相點值班,結束後她說要去學法,我倆就一起去了。原來是電話組學法,學完法後就開始打電話,給大陸眾生講真相。大家鼓勵我去試試。我是一個不善言辭的人,拿起電話手就發抖,不知怎麼開口,同修們說,先告訴接電話者「法輪大法好」,只要能聽就按電話稿念。從這天開始,我就從未間斷過。每周日晚到電話組學法、打電話。平時除了到真相點或面對面講真相,在家有時間就打。早上因為怕影響人家睡覺,打電話時,就拿房東電話到車庫打。這期間吃了不少苦,冬天車庫有多冷可想而知,一站兩個小時,有幾次把人家電話打沒電了。女兒同修用打工錢給買了手機、電話卡。有手機後就方便多了,可以走動打電話。早上到太古廣場、商場裡、超市、教堂外,只要沒人,有地方就行,還有上班等車候車廳,公司的小醫務室都能打,後來自己有房子就更方便了。按師父要求,講真相,勸三退救人,每天堅持打兩個小時,一直堅持10年多。在我的生活中的全過程裡,這已經形成機制了,已經是我生活中的一部分了。

    師父在《洪吟》<無阻>中說:「修煉路不同   都在大法中   萬事無執著  腳下路自通」。 師父還說:「你們只有救人的份兒」(《各地講法七》〈芝加哥市法會講法〉)。知道自己的責任,就要堅持,兌現誓約。十幾年來,接電話的人是形形色色,什麼樣的人都有,一次遇到一個有病的離休幹部,我們互相問候及嘮點家常,很融洽,一提到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有無數人都受益了、癌症都好了,對方馬上就火了,還說了一些不好的話。

    我心裡發正念滅他背後的邪惡,把我自己在大法修煉中受益的事告訴他,我說:「我們素不相識,打通電話可是緣分,你身體不好別激動,如果不是江澤民出於妒忌心,迫害造謠污衊法輪功,我也不用越洋花錢給你打電話,你也不會發這麼大火。這是送寶、送福音啊」,慢慢的他穩當了,我就把基本真相、天安門自焚偽案、江澤民出賣國土、看《九評》三退保平安都給他講了,最後他明白了,不但自己三退了,還把家裡所有人,連去世的父母都用真名退了。

    我先告訴他,得本人同意才有效,他們都能同意退嗎?他說:「你放心,我會把今天這事告訴他們,他們一定會同意。」我問他:「現在好些了嗎?咱們講了近半個小時了。」他說:「聽過別人打電話也考慮過,今天是真正了解了。我知道你的好意,剛才發火別往心裡去。你看我現在心情也好了,不喘了,謝謝你了,有機會回來,我請你吃飯。」我說:「你要謝我們師父,了解真相後就會得救。我們在海外,每天都有數以萬計的大法弟子給國內同胞打電話、講真相,國內大法弟子冒著生命危險、用自己吃飯的錢做護身符、真想資料和《九評共產黨》,目地只有一個就是叫大家都能了解真相保平安,躲過劫難,你應該找認識的法輪功學員,借來大法書看看,把你能了解的真相講給你親朋好友,叫他們儘快做三退,給自己選擇一條光明的路,都能得救,你也是功德無量,你也累了,休息吧!只要電話不換號,我回國一定去看你,祝你們全家幸福平安,有個美好的未來!」。他一再感謝,要全家三退的密碼,同時也把他家人的電話號碼也給了我。這樣的例子太多了,工人、農民、學生、公檢司法、政府工作人員、高官、部隊官兵,從開始罵人到聽進去了,到了解真相了,到同意三退,再到感謝,到一再說能平安回國我一定請你喝酒。

    打電話一般都能針對對方的接受能力多方位講,讓接電話的有緣人去上網,多了解真相。因為QQ號經常換,有一位接電話的眾生想上網了解更多的真相,我趕快上RTC 平台去要QQ號,因為那一天太晚了,幾個平台都找不到人,就上營救平台要號,從那天起,我就在營救平台打電話至今。其中有很多波折,知道了這個平台的重要,也知道了上營救平台打電話是我必須要走的路,一切都是師父的安排,是讓我提高的,我終於突破了觀念,真正的打了兩年多電話,現在想起來很感謝所有的平台同修,這和我單獨打電話完全不一樣,過程中也經歷了很多考驗。開始我不會複製,領案粘貼反饋,技術同修很快不厭其煩的教會了我。緊接著電腦出現了問題,用了不久的新電腦徹底壞了,當地技術同修多次幫助修理,最後買了新電腦安裝、測試。這段時間我心態平和,一直發正念,排除所有的干擾,直到恢復正常。上不了平台,就打同修們從國內捎過來的各地電話,一天也不耽誤打。

    有時在平台打電話,也是會遇到很多事情,我就保持正念,我是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大法徒,什麼也動不了我的心,接電話的眾生,總的來說,大部分還是有善心的,想了解真相,但迫於壓力不敢接或不敢聽,我就按師父要求,儘量給他們講明白,有要留言的,有要彩信、簡訊的,有不少不敢講話,故意弄出一點聲音,就知道他們想聽,就抓緊時間給他們多講重要消息,多打多講幾次,就有講話的了。有一次打專案電話,遇到一個610,幾次不接,各種設置,最後講話了,他說:「我接到你們很多電話,我知道了,前幾天一個朋友的女兒在大慶被抓,我想辦法給要出來了,謝謝你們,不用再打了,遇事我會處理的。」

    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我發現接電話的人也在變化。他們罵人的少了,不敢講話,但是聽的多了,尤其最近這幾次山東、遼寧專案電話,接通率明顯提高,有不少說心裡話的,特別是我們家鄉的人比較樸實。有個村幹部和警察說:「都知道你們是好人,我們心裡有數,你放心吧!」。遇到這樣的眾生,我就會把同修整理出來的參考,分次講給他們,尤其是最近明慧公布出來的各地不舉報、不抓捕、不判刑、當庭釋放大法弟子的這些消息儘量告訴他們,叫他們能順應天意,不要老立於危牆之下,不給江鬼當替罪羊,還有「主政的現國家領導都在通過各種辦法,制定新規定政策與江澤民切割,大家更應該利用自己的職權之便,幫助法輪功學員。人在做,神在看,這事給自己選退路,為家人後代著想,不走文革結束的路,希望你們都能認真仔細的想一想,為什麼嚴酷迫害了十八年,這些修煉人怎麼都在做一樣的事情?法輪功不但沒打垮,還洪傳100多個國家和地區,全世界都知道法輪大法好,希望每個人都能得度,得福報,有一個美好的未來!」

    師父要求我們:「在正法的最後時刻,踏踏實實的修好自己,完成好救人的使命。」(《致法國法會》),我想和同修們交流的是,要按師父要求,保持修煉如初的精進狀態,不鬆懈、不懈怠、溶於法中,跟上正法進程,不給自己修煉留遺憾,做一個讓師父放心、夠標準的大法弟子,圓滿隨師還。

    交流中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謝謝師父!
    謝謝各位同修!
     



    TOP

    淺悟「能耐」


    一泉

    常人中老百姓對於一些有本事、有能力的人們,通俗點的說法是「有能耐」!偶然一日對此略有感悟!

    「能耐、能耐」,僅就字面意思,就是能夠忍耐的意思!細細品品,也別有一番味道!想到修煉與工作中難免的「苦楚」!的確!能耐是什麼?一定意義上就是指個人本身對忍受成度與耐力的把握啊!平日裡與人相處時,無論大人亦或孩童,又特別是對幼兒有耐力,能夠忍耐住,能夠有耐心,能夠耐的住性情,不「任性」,不過於「自我」,才可以真正能夠做到多站在他們的角度多替他們著想!多為工作職責著想,才能在工作中盡心盡責!多為同事著想,才能真正達至友好互助!多為家長著想,才能獲得家長的信任與肯定!多為幼兒著想,才能讓孩子們更具「向師性」,幼兒的教育才更貼近人道與人性化!教育效果才會更佳!

    當然,無論是對於哪一類人員,有的時候即使是有所付出了,也未必會收穫別人的理解。此時,也就恰恰成為了檢驗與提升自己心性境界的再加大、再加強與再加深「忍」功的契機了!能否超越,亦在於自己對法理的信任與理解和自己對自己的要求嚴格與否了!那麼,在對常人講真象的時候呢?修煉出的一定成度的堅忍狀態,才能更具備對自我自控的把握力!也才能具備遊刃有餘的對於彼此狀態與環境的控制力度!從法中理解到的,舊勢力會利用人的執著指揮人、支配人、乃至操縱人!作為大法弟子,是身負重大使命的神的使者!是眾生的希望!那就等同於是眾生的未來!所以,自己生命的狀態能否具備神佛所應該具備的「忍」的標準、狀態與成度,也必將直接與間接的影響與決定了眾生的未來!所以也相信,真的符合了「真、善、忍」宇宙特性的生命,才會更能夠直接的展現出大法弟子真實與實質的風貌來!如此,救度眾生也才能效果更明顯、更有力度!

    個人體會,能夠忍耐,即簡稱「能耐」!中國的歷史告訴我們的也是,是凡能夠做大事的人,都是能夠忍耐之人!今天的正法修煉更是殊勝而榮耀!具備 「能耐」的忍功了,也是做好所有工作的前提與基礎!同時,耐的住性子,也才能更具備克制自我、戰勝自我與掌控住自我的可能與保障!

    一點瞬間心得,敬與同修共勉!



    TOP

    正念面對魔難 走好師父安排的路


    台灣大法弟子

    最偉大的師父好!
    同修好!

    修煉前我的身體很不好,身體不健康,家庭長期負債,還要負擔粗重繁瑣的工作,常常覺得力不從心,覺得生活過的很苦很累。壓力很大,晚上睡覺常做惡夢;不是被妖魔鬼怪追的無處躲,就是找不到回家的路。後來有一個朋友推薦我《轉法輪》這本書,從我走進大法的煉功場那天開始,我的命運就徹底改變,得法不到一個月的時間,我全身的病痛就全好了,而且簡直是脫胎換骨,每天一有時間就學法煉功,實在沒時間就邊工作邊聽法,覺得生活過的充實快樂。修煉中不時會有過關、魔難的出現,結果往往都很神奇,展現的是大法的偉大超常,今天就擷取部份證實大法修煉的殊勝美好。

    以前因為車禍導致膝關節受傷,一痛起來只能在那哭,一步也走不了,表妹在台大醫院是資深護理師,給我找了最好的醫生也沒用。修大法後有一次去買菜,膝蓋又痛了起來,我當時就想:我都煉功好了,這是假的,膝蓋馬上就不痛了。真是像師父說的:「好壞出自一念」(《轉法輪》)。

    有的時候難來的就很兇猛。為了方便搬運粗重的牡蠣,有一次把貨車電動油壓升降尾門放到膠筏上,沒想到一個浪過來,膠筏隨浪浮動就跟貨車尾門把我的腳踝狠狠的夾了一下,瞬間痛的我尖叫了一聲,眼淚都出來了,我先生嚇壞了,說讓他看看,我馬上用力的在地上踩了幾下腳,說:法輪大法好!沒事!腳瞬間就不痛了,我就繼續工作,我先生說什麼也不放心非要看,後來看我工作、走路都正常,一點也不像裝出來的,才沒堅持要看我的腳。我知道自己剛剛還了一筆不小的債,謝謝偉大的師父!這樣硬碰硬的結果,換成一般人恐怕非傷即殘。

    還有一次洗澡的時候不小心腳下一滑,人就重重的摔在馬桶上,馬桶蓋是掀起來的,感覺整個人是猛力砸下去的。先是胸口再是下巴,當時坐在地上好一會兒都回不過神來,後來只覺得這樣摔會死人的,就想到師父在《美國法會講法》<紐約座談會講法>中說過:「你啥事都沒有,可是你真死掉一個你,是業力構成的你。而且身體上有你不好業力構成的思想,有心,有四肢,撞死了,可是它全是業力構成的。我們給你做了這麼大的好事,去掉了這麼大的業力,用它來償命,沒人做這個事情。就是因為你能修煉,我們才這樣做,等你們知道的時候,你們是無法感激我。」如此猛力撞擊卻哪兒都不痛,也沒腫沒瘀清,就覺得不可思議,幾次照鏡子都去看看下巴,結果下巴就出現一點瘀清,就悟到了是心不正求來的結果,馬上歸正自己。在魔難來的時候我都沒有害怕的感覺,就什麼事都沒有。

    有時人心太重也會招來麻煩;有一次工作的時候忽然頭開始劇烈的痛了起來,那是修煉後第一次頭那樣痛,我馬上覺得一定是自己做錯了什麼,就開始找自己,幾乎馬上就知道原因了,那天有請了兩個工人,本來應該在工作的進度上會起很大作用,卻因為先生不合理的安排,進度就沒出來,我為這事對先生不斷抱怨,搞的先生也來氣了,我還沒完,氣不過就叨念他,不久頭就開始痛了。知道錯在哪裡,頭立刻就不痛了。這件事讓我深刻體會向內找的威力和法對煉功人嚴格的標準要求。

    還有,修煉人的一思一念都非常關鍵。剛學法煉功不久,有一次在水中工作,剛下水的時候潮水到肩膀那麼高,那天風很大,每個浪打過來都蓋過頭,我都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只覺得從頭上蓋下來的浪很神奇,它們會閃過我的鼻子嘴巴,其他個頭比我高很多的工人都被水嗆的哇哇叫,一邊還交織著苦笑聲。本來就這樣什麼事都沒有很平和的工作,後來忽然思想中冒出一個念頭:好奇怪,為什麼我不會嗆到水呢?這念頭產生的同時又苦又鹹的海水馬上嗆的我很狼狽。師父說:「精神和物質是一性的東西。」(《澳大利亞法會講法》)真是這樣。

    還有一次兩艘膠筏要去采一百簍蚵,為了避免擱淺所有人都全力趕工,海面的風力卻越來越大,蚵田一旁航道的浪頭也顯得越來越兇猛,我先生和其他工人都著急的直說:待會工作完不知道怎麼回家。我卻一點也不害怕。采完蚵,先生讓我上去掌舵,幾個大男人一邊把滿載的膠筏引到深水區,我站在駕駛台看著海面的浪頭單手立掌,口中念出: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請師父幫助。那時候還不懂得發正念,只是從學法中知道有師父保護不會有事,口中才念完的同時,只見原本洶湧翻騰的惡浪瞬間變成溫和的小飛浪,風還是那麼大,大法真是太神奇太偉大了。

    還有許多神奇事要說也說不完,修大法後常常想什麼都會實現,好事壞事都有,就特別注意自己思想中各種不正的思想念頭,一出現就正念清除,雜念就越來越少。同時對自己的各種執著、人心、觀念也越來看的越清楚,就隨時正念解體那些思想中反映出來的敗壞假我。

    參加學法交流的時候曾聽到兩例堅定正念闖過生死關的體會,我想轉述出來跟同修分享這珍貴的體會:有個同修晚上睡覺突然胸口一陣悶痛,他渾身冒冷汗就醒過來了。他說:那個時候覺得心臟隨時都會停下來,就想:如果我馬上就要死了,也要在修煉的狀態中死去。他就讓自己起來,坐到地上開始打坐,告訴自己什麼也不想,就把最後一次靜功煉好。他當時只覺得身體的汗水把地板都浸濕了,煉完功起身的時候那個狀態已經過去了,他就上樓去沖個澡換衣服。他說他簡直是飄著上樓的,從來沒有過的輕鬆感覺。

    另一個女同修是腹部出現硬塊,後來硬塊大到看上去就像懷孕幾個月了那樣明顯。全家人每天都逼她去看醫生,她堅定的知道自己該怎麼做,就告訴家人,我知道我會沒事的,可是你們如果再逼我,我就離家找個清淨的地方去。聽她這樣說家人也就隨她自己決定了!有一天她在家裡煉靜功,肚子開始劇烈的疼痛,後來暈過去了。當她再醒過來,發現大量污濁的膿血從下身流出來,她摸摸肚子硬塊沒了,不見了!她知道她這一關過來了!當時聽到這些體會非常觸動,就想到師父講過的:「如果一個修煉的人真能夠放下生死,那生死就永遠的遠離了你。但是這不是能有意表現出來的,是你在法中修到了這一步,使你成為了這樣的生命。」(《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正念來自法,修煉人在魔難面前能夠堅定正念,一定是在學法實修的基礎上,遇事都能在法上考慮,「因為修在自己,功在師父」(《歐洲法會講法》)。師父才能幫忙化解一切危難。

    近期看到不少在證實法中表現的勇猛精進的同修,因為各種自己意識不到、或者知道卻不去修正的執著,就被邪惡利用各種魔難迫害,最後失去了人身。我們區相繼這樣的同修走了兩三個,都是在具體項目起大作用的。這樣一來,有些不能自己在法上理解的同修,竟然就跟著動搖了,人心一起來邪惡就會放大其執著,沒了正念很容易就掉下去了,看著真是痛心。其實師父把什麼都給了我們,只要我們做一個處處事事都能首先看自己、修自己的真修弟子。師父把修煉中所有會出現的現象全部都講給我們了,師父不斷苦口婆心的要我們多學法,學好法才能事事在法上對照、在法上正悟,才能走好師父安排的修煉路。

    師父在《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中有這樣一段法:「弟子:瀋陽大法弟子祝師父好!(師:謝謝大家。)您在《轉法輪》中講,保護每一個弟子到自己能夠保護自己為止,可是很多弟子還是沒走完師父安排的路,被邪惡迫害死了,死者不白修了嗎??

    師:如果大法弟子都能正念正行,無論在任何情況下都用正念思考問題,每一個大法弟子都不會在迫害面前生出怕心來,看誰敢來迫害你!一個完全在法上的人誰也動不了,這是不是具備了保護自己的能力了?其實迫害之前的老學員我都給你們推到位了,包括後來的新學員,只要正念正行,完全可以保護自己了。只是有的學員就是沒有正念,什麼都具備了迫害中還用人的思想看問題,還執著一大堆,叫師父怎麼辦?完全把你自己應該在證實法中做的都包了嗎?那是你在修煉還是師父在修?我再說一次,「師父是在迫害中保護大法弟子,而不是一個常人。」」

    在這段法中我個人現階段的理解是:在魔難面前,修煉人如果能正念看待,也就能符合法的標準要求,那魔難自然就會解除,可是如果修煉人關鍵時刻動的是人念,那麼在這一個問題上的表現就是一個常人的狀態,那麼一個常人就應該生老病死,師父想幫都幫不了,因為這是宇宙的理。

    近期一次去香港參加遊行,去之前腰已經痛了兩天,雖然向內找了也找不到什麼,也就不管它,它就反反覆覆的痛,程度不一。遊行一結束,到機場的時候又痛了起來,連走路都很難,一動就痛,上飛機後就開始劇烈的痛,痛到連呼吸都痛。下飛機搭同修的車,一路上痛的感覺特別難熬,最後痛到表麵皮肉都很痛,還會竄跑。終於回到村子,同修說要載我回家,我說不能承認它,我就自己騎機車回家,到第二天了也沒好。先生看我還痛就說別出海工作了,我說我可以去工作。那個時候海上的蚵作正需要用到腰力,在家裡我也該做什麼就做什麼,用行動否定它。結果出發去工作還沒到海邊腰就不痛了。

    師父在《芝加哥法會》講法中說:「修煉中無論你們遇到好事與不好的事,都是好事,因為那是你們修煉了才出現的。修煉者不能帶著人心、帶著業債、帶著執著圓滿。時間會使金子越磨越亮。」

    師父不承認舊勢力,作為弟子當然也不能承認,不管出現什麼麻煩都首先向內找,找到不足了就修正,就堅定的走師父安排的路!

    以上一點體會交流,層次有限,不足的地方請指正。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
     



    TOP

    推廣「神韻」放下自我、形成整體


    台灣大法弟子

    慈悲偉大的師父好!
    同修們好!

    下面談一下自己在推廣「神韻」中的一點體會。

    一、救人的基點要擺正

    算起來已有一年沒有推「神韻」了,在營救平台打公檢法司電話很習慣,而且可就自己不斷提高心性和技巧的加強在撥打力度上逐漸提升,所以我覺得在平台打電話最適合自己,沒有和同修直接配合講真相的麻煩,一起講真相雖然沒辦法要求認識都要在一個層次上,但要能彼此遇到矛盾都能對照法向內找真是不容易,而且還要能把握怎麼樣更大面積更高效率救人,個人理解基於為法負責為眾生負責,正法修煉救人不能依個人層次認識想怎麼做就怎麼做。我經常想到師父在神韻的管理上,還有如何將「神韻」推向全世界注入的是主佛的無量智慧和慈悲,是給大法弟子參照的,但我卻漏掉「神韻」也是師父為大法弟子開創讓我們互相配合的講真相形式,把自己為私為我只想自己做好證實自己擺在師尊的殷殷期盼之上。

    這兩年不管「神韻藝術團」或「神韻交響樂」在台灣的表演場次逐步增加,九月份「神韻交響樂」來台巡演,是師父給台灣大法弟子和眾生的機會,想到師父用巨大承受換來的時間是高層生命很多還不明白真相,大法弟子修煉還沒跟上,於是放下自我和看不上同修的心開始參與區裡「神韻」的交流,其實心裡沒有底因為一年多沒經營人脈沒參與推「神韻」。

    第一個星期打了幾通電話都沒約到人,向內找是因為有怕心,怕不知道如何將「神韻」推向主流社會,怕還要和常人交際應酬,完全不是站在救度眾生的基點上衡量,而是用常人心看待助師正法的使命。意識到之後,刻不容緩的剷除那不在法上的怕心。第二個禮拜我打電話給以前作市場的廣告商,我提到請她辦茶會我們請專業講師演講推薦「神韻」。那時突來的靈感對她提出這想法,她說她不完全明白到底是怎麼回事約我見面談。一見面她反問我茶會不是都你們在辦怎麼要我辦?這時我帶著純正為她的一念,很淡定的說:你辦可以提升您公司和您個人形像,而且有「神韻」和大法弟子烘托你,你覺得我們辦跟你來辦哪個對你較有意義啊!這位李總經理不再有想法 ,直接問我那要怎麼辦?我提出建議她馬上呼應我提出的想法,也知道該怎麼做了。談妥之後,我開始連絡輔導站窗口請求支援,同時貼在我區的群組裡。同修相繼的給反饋按贊,之前自己當過區裡「神韻」的協調人,帶著同修進行豪宅的開發,一開始透過不斷向內找總算有些進展,但要再往前突破就得再提高,這時考驗也大,當同修對我有看法第一時間內找了,但另外同修可能對我也存在看法,於是一起推豪宅幾位同修她們想去貼海報,這時我也失去耐性,想著同修遇到問題沒能都向內找,加上聽到同修只談做事不在心性和法理上琢磨,心性會守不住心想這怎麼救的了人,於是我辭去協調人的任務,心想不再和同修一起推「神韻」,那維護自我利益、放不下的名利情表露無遺。那時沒有悟到這是師父讓我去人心提高的,這個案子是在放下自我和找到怕心後師父的鼓勵,也體會找到的人心有多強,師父相應的就給多大的鼓勵。

    二、證實法不是證實自己

    一切安排就續後,邀請函的設計也相繼完成。我先請同修開始進行邀約,另一方面請贊助商李總也同步邀請她主流社會的朋友。第一階段我接到我朋友來電報名她有四位參加,第二通電話是一位算是社會的主流同修說他想來看看。他和另外一位同修正籌備以這樣形式將「神韻」推向主流、上流,想找我加入他們剛成立的小組。有志一同當然是件大好事,我想都不是偶然一定有師父的安排。因只接到兩通電話我開始心急,於是打給李總告訴她我們這邊情況,希望她那邊至少能邀請到20位來賓,李總回復我她不確定能邀請到幾位來賓。我聽出李總聲音裡帶著壓力,於是晚上我純淨自己後給她寫了一封信,信中我說:雪吟姊(第一次這麼稱呼她,為了再拉近我們的心),看到我們費盡心思竭盡所能的在做每一件事,您知道的這一切都是為了救人,相信我您所做的也將為您自己積攢大德,我性子急造成您的壓力請您諒解,我們的任何一顆心都會影響這次講座哦!心純念正才會有神的加持我們一起努力!

    雖然信中體現都是正能量但心裡還是不穩,恰逢連續兩天台灣北區學法交流,我想藉著這兩天學法交流便能從法中得到力量,在這次交流題目中提到根本執著(什麼根本執著?)和妒忌心、顯示心有什麼不同?我想到師父在經文中多次提到名利情,其中《精進要旨》〈真修〉中說:「其實,你們感到在常人中的名、利、情受到傷害而苦惱時,已經是常人的執著心放不下了。」 我知道這兩天為什麼自己學法不能入心,是因為擔心報名參加講座的來賓有限,怕辦不好丟面子,對贊助商無法交代,都是執著心在作祟,怕個人的名利情受到衝擊。透過這次學法交流把自己的人心曝光,晚上我把信傳給一些朋友,直至早上有8位接到訊息的常人報名,晚上李總也告知她邀請了超過20位朋友。這樣,將有基本30位來賓參加我們的講座,我體會到心性提高後師父的加持 。

    三、放下自我圓容師尊所要

    在活動前兩天輔導員問到我要不要向輔導站請求專業公關支援,我想區裡同修應該足夠了不需要請求支援,心裡想區裡的同修一定能勝任,用正念對待同修的能力和狀態,希望我區同修在這次相互配合中形成整體共同提高。

    舉辦講座當天我接到報名眾生臨時取消行程,看到同修帶著人心狀態不好、有違反「神韻」推廣原則的舉動心裡還是起著波動,是一顆維護自己名利情的人心,反觀贊助商李總經理心純念正開心的只管做好自己該做的狀態。看到同修很有信心且帶勁的賣票,感受到大家互相配合形成整體的正念之場。活動在大家齊心協力下圓滿落幕。深切感受到 「執著放下的越多,心胸越寬廣,對事情的容量越大。」(《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第二天送票給一位先生,他跟我聊了一會兒關於神傳文化基金會以及「神韻」,之後他告訴我他們的組織年底改選,明年也想贊助我們舉辦類似活動。經營主流同修也邀我一起參與他們小組。

    辦完常人贊助的這場講座也帶給我一些啟示,也算開創一種新形式和常人的企事業單位資源共享,達到雙方互惠,藉由和常人合作的方式救度更多的眾生,再次體會大法的圓容不破,師父洪大慈悲!

    師父在《各地講法三》〈二零零三年美中法會講法〉中說:「你們走的越好,對將來、對未來就會奠定更加堅實、圓容不破的生命之路。這不是一般的事。看上去地球很小,全宇宙的生命、龐大的天體都下來了,這裡成了眾生的焦點,這裡成了宇宙的焦點,所以從正法一開始這裡所做的事情都不是小事。」

    讓我們用心做好我們該做的,不辜負師父的慈悲救度。

    以上個人淺悟,不當之處請同修指正!



    TOP

    中國歷史正述-商之廿七:亡朝前奏曲


    神傳文化之中國歷史研究組
    0912

    文丁殺季歷

    武乙死了,繼位的是他的兒子文丁,文丁的名字有幾個版本,《史記》叫他太丁,甲骨文裡他是文武丁,他的名字叫托,多數古籍稱他文丁。

    文丁在王事上無所建樹,倒是做了幾件意義甚為深遠的事。

    一個是繁衍了一群名人。

    比干、箕子是他兒子,微子是他的孫子;商紂王更是大名鼎鼎。宋國二世君微仲也是他的孫子,是孔子十五世祖。都是歷史上有大動靜的人物。他還為周文王生了一個妃子,不遠的將來要嫁入周室去。

    相比之下,傳他位的大兒子、商紂王的父王帝乙是最沒有聲音的。

    二是留下一個懸案:〝文丁殺季歷〞。

    武乙死了江山沒有換,季歷繼續為商朝效力,歷年四處出征,多有克勝。文丁十一年,季歷打敗了翳徒戎,帶著三個翳徒戎首領的人頭到殷都,向文丁獻俘報捷。文丁突然下令囚禁了季歷,不久,季歷死於殷都。季歷是鬱悶而死還是被文丁殺死,是歷史上的一段公案。

    武乙在世,商王朝已經〝衰弊〞,諸侯離散可以想見,好在有個季歷忠心勇猛,好生幫扶著。如今季歷一死,商朝在淪落的路上再也掉不回頭了。

    普通人犯個錯,賠禮道歉以後改正就好了。君王一念之差犯了錯就糟了,大將丟了,王朝外圍沒有守護者了,諸侯對你沒敬意了。

    文丁不久也去世了,留下一堆後遺症,讓兒子帝乙去收拾。

    第三件是鑄造了迄今為止發現的世界上最大的青銅器。

    它叫司母戊鼎,長寬高為110cm×78cm×133cm,重量是87.5kg,不是一點點大,是巨大。鼎壁有〝司母戊〞字樣。

    文丁用它向母親獻祭,把它埋到了地下,1939年被發現。

    近些年不斷有青銅器出土,發現司母戊鼎的花紋等更接近商朝中期風格,因此也有人認為司母戊鼎的主人是武丁王的兒子祖庚或者祖甲。作器人的分歧姑且存疑,因為影響不到歷史的發展。

    司母戊鼎產生了巨大影響,影響的是人們對古代文明的認識。各路學者研究了幾十年,這麼大的傢伙,這麼合理的合金配比,怎麼做到的?

    文丁的在位時間也有不同版本,最短的是三年,最長的十三年,也只能存疑了。不過三年就有點可疑,商王朝在文丁手中不用像武乙一樣遷徙以避東夷,周朝的先祖季歷從立了大功成為功臣到被囚而死的過程,也是周王室由弱小到壯大再招致忌憚的過程,是需要一點時間的。

    君王失德,天譴也是一定會來的,太丁年間,商朝的母親河洹水,發生過〝一日三絕〞。

    洹水,如今名為安陽河。流經安陽市、入衛河後向北匯入海河,從天津入海,對商王朝很重要,王都安陽坐落在洹水之畔,甲骨文留下過不少商王為它祭祀、占卜的記錄。

    這條河一日斷流三次,氣候的波動可想而知,引起的恐慌也可想而知。

    最麻煩的是〝衰〞,王朝失去道德號召力,諸侯就不來朝見,背過身去不認大商為天下共主了。

    帝乙歸妹

    文丁的兒子帝乙,名為羨,在位三十七年。

    《史記》說此時商朝比原先愈加衰落:〝帝太丁崩,子帝乙立。帝乙立,殷益衰。〞首領冤死的周族也來伐商。東邊的小國人方再次叛亂。

    帝乙接過的,不僅有父輩的王權,還有〝債務〞。帝乙把妹妹嫁給了周文王,以此致歉並與周族重修關係。婚禮進行得很隆重盛大,敘述周朝開國的史詩《詩經‧大雅‧大明》描述道:
    天監在下,有命既集, 文王初載,天作之合,在洽之陽,在渭之涘,文王嘉止,大邦有子。
    大邦有子,俔天之妹,文定厥祥,親迎於渭, 造舟為梁,不顯其光。

    ──上帝監察著下方,天命已經賜予周文王。文王即位之初年,上天為他作合姻緣。就在洽水的北邊,也在渭水涘水旁。文王就要舉辦婚禮,大國有個好女子。
    ──大國有個好女子,就像天上的仙女。聘娶兆顯吉祥瑞良,迎親到渭水接佳人。造出小舟連成浮橋,婚禮隆重充顯榮光。

    帝乙在位三十多年,史籍裡幾乎沒有他的記錄,不知是不是與他挑選小兒子〝受〞繼位有關,〝受〞被後世稱為紂王。

    他可能又遷了一次都,把〝沫〞邑改名為朝歌;也可能只是在朝歌居住,中央政府還在安陽都城。史籍的記錄一種是:帝乙徙都到洹水的北邊朝歌城,他的兒子商紂王也以朝歌為都;另一種是:從盤庚遷都到殷地到商朝被滅,二百七十三年沒有再遷都,朝歌和武乙的幾處居住地,都是離宮別館而已。

    這個不算問題,哪裡還不一樣?歷史學家就不那麼看,就像偵探破案,被調查人的家庭地址總是搞清楚比較好。河南當地的人也不這麼看,朝歌人堅信紂王的都城在朝歌,態度熱切著呢。

    史籍裡未見帝乙的王事,出土的甲骨文有一些,都是征伐叛亂的。很辛苦。但是沒有能平定。商朝已經走入暮年,靠一個兩個君王的武力征戰改變不了它的命運。

    參考文獻:
    1.《竹書紀年》
    2.《後漢書》
    3.《呂氏春秋》
    4.《晉書》
    5.《商代社會生活與禮俗》
    6.《周易卦爻辭中的故事》
    7.《商代史九‧商代戰爭與軍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