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23日 星期六

  • 中國歷史正述-商之三十:紂王之過

  • 解周易八卦與神傳文字(四):周易之理

  • 輪迴紀實:艱辛尋法之(二十)蓮心永駐

  • 甘肅張掖又見優曇婆羅花開

  • 萬物皆有靈:燕子離開我家

  • 「為別人好」的背後的私心與觀念

  • 識破偽善

  • 喚醒曾經的小同修隨師回歸

  • 與大法弟子樂團一起救人真好

  • 宇宙神秘舞者 螺旋星系之雙星超級黑洞

  • 紐約法輪功學員向中共外長喊話:法辦江澤民

  • 墨西哥強震已致273人遇難 逾2000人受傷

  • 神韻交響樂台北熱演 國際知名音樂家盛讚

  • 加州電視節目被插播 神秘聲音預言世界末日



  • 中國歷史正述-商之三十:紂王之過


    神傳文化之中國歷史研究組
    0923

    王出名的,是他的耽於享樂和昏庸,《史記‧殷本紀》是這樣記載的:〝他喜歡酒、淫靡的音樂,迷戀女人。尤其寵愛妲己,唯妲己的話是從。於是,他要樂師涓作新的用於享樂的曲子、華麗誇張的舞蹈。他加重賦稅,用來充實鹿台的錢財和鉅橋儲存的糧食。他多方收集狗馬和奇玩,將這些充滿了宮廷。他擴建沙丘和花園樓台,捕獲很多飛禽走獸養在裡面。他侮慢先祖和神靈。他整日在沙丘玩樂,在池裡灌滿酒,把肉掛得像林子,叫男女脫光衣服相互追逐,通宵飲酒取樂。〞

    還有一段描述:〝百姓怨望而諸侯有畔者,於是紂乃重刑辟,有炮格之法。以西伯昌、九侯、鄂侯為三公。九侯有好女,入之紂。九侯女不喜淫,紂怒,殺之,而醢九侯。 鄂侯爭之疆,辨之疾,並脯鄂侯。西伯昌聞之,竊嘆。崇侯虎知之,以告紂,紂囚西伯羑裡。西伯之臣閎夭之徒,求美女奇物善馬以獻紂,紂乃赦西伯。西伯出而獻洛西之地,以請除炮格之刑。紂乃許之,賜弓矢斧鉞,使得征伐,為西伯。〞

    這段拆開來說:

    ──當時,百姓對紂王惱怒怨恨,諸侯也有背叛的,紂王因此加重刑罰,發明了炮烙之法。

    〝炮烙〞之刑有兩種說法,一是在銅柱上塗滿油,用炭火燒燙,令犯人赤足在銅柱上走;另一種也是燒燙銅柱,令犯人在柱上爬行。兩種都是必定難在銅柱上停留的,滑下去便跌到火炭裡燒死。

    西伯昌、九侯、鄂侯是紂王時期的〝三公〞。史料所限,三公的職權無從得知,可以看得出的是,這三公都是諸侯國君長,是高爵尊的諸侯,是商朝的大臣,也擁有自己的國家。

    九侯把女兒嫁給了紂王,因為這個女孩不喜歡淫樂,紂王就把她殺了,順帶把九侯也殺了。殺了還不算,把他〝醢〞了──剁成肉醬。

    鄂侯為此與紂王爭論,態度強硬,言詞激烈,紂把鄂侯〝脯〞了──做成肉脯。

    西伯姬昌,也是後來的周文王,暗自為此嘆氣,紂王的近臣崇侯虎把這事報告給紂王,紂王把西伯囚禁起來,關在羑裡。羑裡是紂王的監獄,離紂王的住處不遠。

    西伯在羑裡期間,咽下兒子的肉做成的肉羹,完成了曠世之作《周易》;他的屬下在外面多方營救他,尋覓到美麗的女人、奇異的玩物、善跑的良馬等等,拿去獻給紂,七年後,紂釋放了西伯。西伯出獄後,將所屬的一片土地獻給紂王,用以申請廢除炮烙。紂王同意了他的請求,又賜王家的弓箭大斧給西伯,以表示從此以後西伯的地位更高,可以自行出兵征伐其它諸侯國。

    一段不長的描述,包含的事不少。

    司馬遷有一條史學方法論:〝夫學者載籍極博,猶考信於六藝,詩書雖缺,然虞夏之文可知也。〞──凡是有學問的人,讀書都極為廣博,特別以六經為據考證採信,雖然詩書缺乏,但是虞唐、夏代的文章也是可以了解到的。〞

    通常意義上說,〝六藝〞,是指周朝官學的六門功課〝禮、樂、射、御、書、數〞。而史記這裡說的實際上是孔子教學的六個課本,被漢代以後儒生尊為〝六經〞──《詩經》《尚書》《禮記》《周易》《樂經》《春秋》的合稱,是〝五經〞的前身,因為《樂經》佚失,後來就變為五經了。

    司馬遷寫史記,遇到一個嚴重問題:史料不足。他寫上古三代史的時候,見到的書面史料可能還沒有現代的歷史學家多,因為該埋的埋到地下去了(比如甲骨文和青銅器等等),沒有埋的不足以窺得全貌。但他能聽到的有關上古三代的傳說應該會比現代學者能聽到的要多得多,可惜他沒能更多地採信。他在史記的序言中道出解決之道,是〝略推三代〞,道理不能說沒有,問題是有的時候會推錯。

    對紂王最早的控訴來自西伯姬昌的兒子周武王,最原始也最直接,至今還留存於世,在收錄文誥的《尚書》裡,篇名是《牧誓》,罪名和司馬太史的記述大不相同。

    征伐紂王之前的誓師,武王說:〝今商王受惟婦言是用,昏棄厥肆祀弗答;昏棄厥遺王父母弟不迪;乃惟四方之多罪逋逃,是崇是長,是信是使,是以為大夫卿土。俾暴虐於百姓,以奸宄於商邑。〞

    ──如今商王一味聽信婦人的話,昏聵地棄祭祀於不顧,昏聵地棄先王的後裔、同宗的長輩和兄弟於不用,對從四方逃亡而來的罪犯,卻任用、提拔,讓他們擔任大夫、卿士之職,使他們得以暴虐地對待諸侯百姓,在都城為非作歹。

    很清楚的四條罪,1. 惟婦言是用;2. 祭祀不修;3. 不任用親族;4. 收容並任用罪人。

    顯然,《史記》採信的素材比之豐富得多。按理說,在時間上最靠近,文字上也顯得中肯可信得多。

    這是又一樁公案,因為歷代都有人為紂王抱不平。

    見於經典的,最早是孔子的高足子貢,他說:〝紂之不善,不如是之甚也。是以君子惡居下流,天下之惡皆歸焉。〞──〝商紂的不善,不如說的這樣嚴重。因為君子憎惡居於下流的,所以把天下的惡都集中到他身上。〞

    到了明朝,學者羅泌《桀紂事多失實論》指,紂王之罪與夏桀王之罪如出一轍,桀紂不分。

    民國時的一位學者頗有耐心,將史書中紂王的罪名作了統計:罪名共有70項,最早的《尚書》中列了6條,到戰國時增加了27件事,到西漢時代,書籍中又增加了23件事,再到東漢時又增加1件事,及至東晉,再添13事,商紂王的形像是這樣一步步演化來的。他的《紂惡七十事發生的次第》說:〝現在傳說的紂惡是層累積疊地發展的。時代越近,紂罪越多,也越不可信。〞

    雖然這位學者的相關理論,是基於浮躁、簡單而敗家子氣的疑古思想和舶來的,同樣粗陋而邪見的進化論,在當今已被大多數嚴肅的學者所否定,但對他研讀史料的努力和洞察,我們還是應該酌情而論的。

    且慢,周武王指控的罪名是4條, 怎麼變成5條了?因為《尚書》中還有其它篇章提到商紂王,比如《酒誥》、《多方》等,是周武王、周公的談話、訓誡之類的記錄,裡面還有兩條《牧誓》中沒有的,可能誓師大會的即興發言,周武王忘記提了,是為:5. 酗酒。難怪大禹王在很久以前就預言:〝後世必有以酒亡其國者〞,於是下詔令儀狄不要再釀酒了。歷史的演繹和鋪排,真是嚴謹而生動。看似偶然,卻都真是明明白白的,一幕幕演給後人看。

    《尚書》中還有一篇誥文,和《牧誓》一字之差,名為《泰誓》,也稱《太誓》,據稱是周武王滅商朝建周朝後,第二年觀兵於盟津時的訓言,裡面也提到紂王的惡事,因為後人造鑿痕跡太重,歷史上就被認定為偽作,近年來《清華簡》面世,發現偽作者誤把其它篇章的段落納入《泰誓》,如今史界已不再採信它的內容,這裡也就無視它了。

    參考文獻:
    1.《史記》
    2.《論語》
    3.《顧頡剛古史論文集》
    4.《清華簡再現<尚書>佚篇》



    TOP

    解周易八卦與神傳文字(四):周易之理


    道生

    在大約兩萬多年前的遙遠史前文明時期,神靈下世降生為聖人伏羲氏,他創立了周易八卦,給人類奠定文明。

    八卦由八個經卦組成,表示天地萬物的八大象。每經卦都由三爻上下相疊來表示,分別為:乾 ☰、兌 ☱、離 ☲、震 ☳、巽 ☴、坎 ☵、艮 ☶、坤 ☷

    將八經卦倆倆相疊,即將八象倆倆相合,一共有六十四種組合關係,這就生成了六十四象,成為《周易》。

    周:是循環的意思,周而復始;易:是運動變化的意思。周易合起來就是萬事萬物循環變化的規律。

    周易被稱為無字的天書,因為周易原本是沒有文字的。後來到了周文王時,他總結了前人與自身的占卜經驗,將周易六十四卦每卦都寫入了卦辭與爻辭,周易從此便有了文字說明。再到春秋未期,孔子晚年時又在周文王的基礎上,編寫了《易傳》,用來解釋《易經》。《易傳》共十篇,分別為:《彖傳》上下、《象傳》上下、《文言傳》、《繫辭傳》上下、《說卦傳》、《序卦傳》、《雜卦傳》,又稱為《十翼》。伏羲氏的六十四卦,加上周文王的卦辭、爻辭,再加上孔子的《易傳》,就構成了現在我們所知的《易經》。

    現在有一些人認為伏羲氏只創立了八卦,周易六十四卦是周文王推演出來的,這是錯誤的說法,周文王只是給周易加入了卦辭與爻辭。

    淮南王劉安在《淮南子·要略》中說:「八卦可以識吉凶,知禍福,伏羲氏將其倆倆相疊而成為六十四卦。」[1]這裡說明六十四卦是伏羲創立的。另外唐代孔穎達在《周易正義·序》中,也花了大量筆墨論述了六十四卦是伏羲氏所創立的,說得很在理,有興趣的可以自己去看。

    從古至今,解讀《周易》的書多於牛毛,但目前可能尚沒有一本能解出《周易》的真味。有一種流行的解讀模式是:先造出一個方形的模型,然後將西瓜套進模型中生長,使西瓜長成後成為方形,然後便得出結論――世上的西瓜都是方形的。這種解讀模式肯定是不對的,會造成有意的歪曲,使人們對中華文化產生誤解,從而起到反作用,破壞了中華文化。

    易與開天闢地

    《周易·繫辭上》說:「『易』中包含太極之理,太極運轉,生出陰陽兩儀,兩儀再往低層次與世間表面發展演變,又生出四象,四象再發展演變生成八卦。」[2]

    這是太極之理在宇宙萬物中貫穿,由宇宙高層向低層,由物質深層往表面,一步步生成萬事萬物的過程。

    如果由此一步步來,可能更容易理解周易六十四象。我們先從陰陽兩儀開始,在古代盤古開天闢地的神話中,大概記載了盤古(即我們這小宇宙)誕生的過程:先是一遍混沌(無極),如同雞蛋中孕育生命一樣(開始產生變化,即「易」),經歷漫長歲月,混沌中孕育出盤古,在盤古孕育成形的同時,陽氣上升,陰氣下降(生陰陽二象),生出層層天地與天地間萬物(生八象、六十四象等)……

    這是太極生萬象、萬物的過程,這個過程也稱為「易」。兩儀即是陰陽二象,在周易中用陰爻(⚋)與陽爻(⚊)表示。它們是從宇宙萬物最底層提煉出的兩大象。

    前面解說過了:宇宙萬事萬物都由一理所貫穿,由神靈的智慧所生,最終都歸於同一來源。「象」越往高層(深層)提煉,越簡煉,內涵與智慧越大;越往低層(表層)概括,展現就越繁雜,內涵與智慧越小。而高層的象與低層的象都是對應貫穿的,因為低層的象是高層的象層層生出來的,就像將古文層層翻譯成白話文一樣,所表達的是同一個思想,只是在不同層次中不同的展現。人與自然宇宙也能通過象而對應相通。

    在宇宙極高層與物質極底層去提煉,那就提煉出了陰陽二大象,宇宙萬物都包羅在這二象之中,都具備陰陽的屬性。比如女為陰、男為陽;水為陰、山為陽;暗為陰、明為陽;北為陰、南為陽;水南為陰、水北為陽;山北為陰、山南為陽;地為陰、天為陽;下為陰、上為陽;右為陰、左為陽;靜為陰、動為陽;柔為陰、剛為陽;消為陰、長為陽;冷為陰、熱為陽;虛為陰、實為陽;未來為陰、過去為陽;內為陰、外為陽;偶為陰、奇為陽……

    由陰陽二象所層層生出的四象、八象、六十四象等等,都包羅在這二象之中。現代科學所認識的構成我們這個世界的一百多種基本元素也都包羅在陰陽二象之中,都由陰陽所構成。甚至連人造的物品,如計算機語言等,也都逃不出陰陽二象。所以這二象非常大,在它們境界之下,無所不包,無物能逃,正如老子所講的「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它們在物質底層形成了一張「天網」。

    這二象之間存在著相生相剋的關係,如同男女結合繁衍後代一樣,所以陰陽二象層層相生,生出四象、八象、六十四象……直至生出了層層天地與宇宙萬物,這個過程就是「易」。本文中所提到的所有「宇宙」概念,僅僅是指我們人類所存在的這個小宇宙,即盤古宇宙,真正的宇宙概念是極其龐大的,是人類思維根本不可能想像的。

    由陰陽二象往物質表層發展,又生成四象,四象之間的關係比陰陽二象的關係更複雜,內涵更小;再繼續往世間表層演化,又生出八象(八卦)、六十四象……它們之間的關係越來越複雜。

    若由陰陽二象往高層提煉,便到了太極層面。太:有最大、極致的意思;極:有終端、極限、盡頭的意思。太極即終極、元點,意為宇宙萬物的盡頭,物質的終點。

    陰陽二象到了太極這個終端,便相合為一體,形成至圓的大循環,一切物質都回歸於這裡,在這裡交匯、循環,成為一個大結界,這裡也是宇宙大循環的起點與終點。《繫辭》中說,天下萬事萬物雖然過程中所走的路途不一樣,但最終都歸於同一出處、同一源頭,也是指歸於這裡。

    其實每一層面的象都會形成一個小的循環與結界,構成一個時空體系,如六十四象能形成一個循環結界,一個時空體系;八象、四象、二象等都是如此,只是越往高層,所形成的時空體系越龐大,能量與境界越高、越美好。

    若在太極的層面再往深層走,就跳出了太極,便沒有了極,成為無極,無極即是混沌,這裡就是盤古最初所孕育誕生的地方,再往出跳,對人來說就是「空無」之境了,就進入更高層的大結界,更高層的太極範圍內……這個大過程,也就是佛家所說的成、住、壞、滅、空的宇宙大循環的過程,是舊宇宙萬事萬物的宿命,而這個亘古不變的宇宙宿命現在卻已被改變,所以說能夠留下來進入未來新宇宙的人類是有大福份的,千萬要珍惜現在這新舊宇宙更替的最關鍵歷史時刻,為自己的未來作出正確選擇!

    現代人類科學也認識到了,宇宙不止存在一個時空,而是同時存在著多維度的時空,前些年有科學家提出,宇宙同時存在著二十多個不同維度的時空。現代科學的認識雖然非常膚淺,但目前還能認識到有不同維度的時空存在。

    其實像宗教中所提到的神佛所存在的世界:極樂世界、蓮花世界、大梵世界、天國世界、琉璃世界等等,都處在高維度時空之中。低維度時空中的生命,看不到也觸及不到高維度時空的存在,對他們來說,那是「空」與「無」。越往高層,能量越大,智慧越大。高維度時空的生命,對人來說都是佛、道、神,是高級生命,智慧無邊、神通大顯。低層時空世界是高層生命以智慧與神通,一念所造就的。一念造就小宇宙與小宇宙中的層層時空,層層星體、星系、與天地萬物,這過程在低層展現出來就是「易」。他們的智慧貫穿於所造就的宇宙萬物之中,使混沌生太極,分陰陽,生四象、八卦、生萬事萬物……這些都是「道」的貫穿與展現。

    人類從自然世界與天地萬物中,發現了那麼一點點規律與定理,便沾沾自喜,覺得自己了不起,從而狂妄自大,不可一世,不再敬天信神,否認神佛的存在,甚至反天罵神,破壞著自然與人類的道德。其實人類科學發現的這點東西,連神佛智慧的一根毫毛尖都算不上,只是神佛智慧在宇宙最低層,在最表面上的一點點極其片面的展現。人類不再聽信神佛的教誨,做出各種傷天害理的事,掄起科學的大棒子打擊人類的正信,打擊人類的道德與良知,這是非常可怕的事!歷史上,每次人類發展到這個狀態的時候,就是毀滅的時刻,也就是佛家所說的宇宙宿命中滅的時刻。所以現在人類必須往回走,恢復傳統,回歸道德,找回對神佛的正信,若再不回頭,往下走就是絕路。

    註:

    [1] 《淮南子·要略》中就說:「八卦可以識吉凶,知禍福矣,然而伏羲為之六十四變。」

    [2] 《周易·繫辭上》說:「易有太極,是生兩儀。兩儀生四象。四象生八卦。」

     

    (作者原稿刊登)

     

    (待續)



    TOP

    輪迴紀實:艱辛尋法之(二十)蓮心永駐


    大陸大法弟子

    「少年」被稱作一個群體的希望和未來,在2015年6月1日,是世界兒童節。從那一天開始,一群來自世界五大洲的中國、美國、德國、法國、奧地利、印度、南美、俄羅斯、阿根廷、伊朗、阿聯、匈牙利、新加坡等國的少年們,將騎著自行車橫跨美國,呼籲全世界關注在中國的法輪功學員遺孤,並用自身行動最終解救他們。從美國西岸的洛杉磯,最終到達東部的首都華盛頓DC,途經3千英裡,這將是美國歷史上規模最大的自行車慈善活動。這22位少年將這一慈善項目命名為「騎向自由」(Ride 2 Freedom, R2F)。

    因為很多人被他們的壯舉深深的感動,所以一路上雖然艱辛勞頓,但也贏得了人們廣泛的支持與理解。有感於少年的朝氣與勇毅,在此選取兩位今生生長在不同國度的少年修煉者,寫寫她們從前一起尋法的經歷。

    因為本次要寫兩位女孩,就需要有名字,以免混淆。我們就把她們分別叫做:阿香和阿蓮好了。

    她們前生分別轉生在明朝。阿香出生在雲南是苗族,阿蓮出生在外蒙是蒙古族。

    按說在那個時代她們出生在距離遙遠的地方,很難碰到面。但因緣際會,她們的父母在經商的時候帶著她們,當走到四川峨眉山附近時,她們相遇,雙方的父母都感到很投緣,就結拜為兄弟姐妹,她倆因為阿香16歲,阿蓮15歲,阿香自然被稱作姐姐。

    後來過來一位老尼姑看到她倆一笑,對她們的父母說:「因緣際會,上天把這兩個與我有緣的孩子送到這裡來,那我也要了卻與她們的一段因緣。」說完希望她們的父母把她們舍給老尼姑。

    她們的父母自然捨不得,老尼姑就勸他們:「人生在世會有很多無常,此時不捨將來被動而舍,也許遇不到我,那會很悲哀的。更何況你們都是信佛之人,應該明白我的意思。」

    兩家的父母聞聽此言,只能任由老尼姑將兩個女孩帶到峨眉山。

    上了山,老尼姑先是帶著她們一起游遍峨眉山,每走到一地就跟她們說修煉人的故事和諸多神跡。並說: 「將來你們自己還會在這裡看到更多的事情與故事。」

    她們覺得老尼姑這樣說有點不可思議:「我們看到的就這些了,怎麼還能看到更多?」但這些念頭被埋在心中,沒有表達出來。

    這一路用了兩個來月的時間,才算把峨眉山細細的游個遍。

    兩個月之後,老尼姑說:「你們從今日起開始正式走入修行的大門,我不給你們落髮,因為你們今後還需要去到紅塵中雲遊,會遇到一些事情。」

    她們靜靜的聽著,然後按照師父的要求打坐、入靜。

    因為剛開始進入修煉,還有很多人心的泛起,有的時候會心煩意亂,有時會想父母……

    老尼姑看到她們這個樣子,就停下打坐給她們說修煉方面的道理,與一些事情的因緣關係,她們也逐漸明白了修行的意義和重要,從而對紅塵中的一些執著也看得越來越淡漠了,定力也由淺入深了。

    就這樣過了三年左右,有一次老尼姑又一次帶著她們到峨眉山四處遊玩,這下子她們發現有很多上次遊玩時看不到的修煉人在這裡修煉,而且每個人都有其獨特的故事與經歷。

    回來後這次一修就是十八年,這十八年的苦不是用人的任何語言能形容的艱辛。

    這次修行完成之後,老尼姑說:「最後帶你們游一次山」在這次游峨嵋山的過程中,阿香和阿蓮看到了更多的修行人,了解到了更多的修煉經歷和故事,也對修煉有了更深的理解與體悟。」

    老尼姑在打發她們下山之前說:「你們十年之後在雲南大理等我。在這十年之中你們會遇到很多魔障干擾,你們有著這麼多年的修煉基礎,我想會從容應對的。還有一點你們要記住:這一切都是為了在將來你們真正的能夠修回去打基礎。」她倆不理解最後一句話。老尼姑沒有過多的解釋,只是說:「記住十年之後雲南大理見」。

    女子在人中行走,雖然處在明朝時期,但還是有些不便,她們就喬裝成男子的模樣,但細看還是能看得出來的。而且因為她們畢竟是修行之人,容貌和實際年齡相差很多。如今她們快四十歲了,但看上去依舊非常年輕、漂亮,象二十歲左右一樣。

    她們下峨眉山四處雲遊,雖然沒有落髮,但因長時間在山上與世隔絕的地方修行,思想與行為和紅塵中的人都有著很大的差距,為此鬧出很多笑話來。這些咱都不一一細說。

    話說有一日她們到一個員外家落腳,早上正巧換帽子,露出長發時,被他的家丁看到了,他的家丁與員外家兩位公子比較要好,索性跑去對他們說了。那兩位公子眼前一亮,覺得應該把她們留下當媳婦最好。

    於是跑去對員外說了此事,員外心疼兒子,說想想辦法。

    本來第二天她們就要離開,可是外面下雨無法趕路,只好在這裡繼續呆著。

    不一會一位老嫗端著水果進來了,坐下來說:「二位公子娶妻否?」她倆一聽覺得老人話裡有話。她們都說:「沒娶,也不想娶。」這下子老嫗一臉笑嘻嘻的說:「那兩位可願意嫁人否?」她倆知道 「暴露」了,這時阿香正色道:「我倆是從峨眉山下來的,為的是在世間磨鍊,不想過多的涉及紅塵之事,請老人家不要提這類事情。」

    老嫗並不生氣,依舊笑著說:「你們修行多苦呀,年輕人要懂得及時行樂,這家有兩位公子,羨慕你們的容貌,才托我過來說說,你們如果同意的話,那你們會一輩子吃喝不愁,也不必象這樣四處奔波,受風吹日曬之苦。……」

    沒等老嫗說完,阿蓮拿出手帕輕輕一鬥,老嫗就感覺全身都奇癢無比,尤其是口中。她開始張牙舞爪的四處抓癢、醜態百出。

    家人聞訊,就把老嫗拖出去了。這下子員外和那兩位公子再也不敢對她們動什麼不好的念頭了。

    限於篇幅我們長話短說,她們倆經過十年在人中磨鍊心性得到了很大程度的提高,修行境界也得到從來沒有過的提升。各種能力發揮的更加如意。

    十年之後,在雲南大理這座被稱作有著「風、花、雪、月」四景的古城,她們和老尼姑又重逢了。

    老尼姑看到她們很高興,在蒼山下、洱海畔老尼姑說:「為什麼我選在大理和你們再相見?因為我要告訴你們將來會有一種全新的修煉方法,那真是可被稱作『大法理』,得這種方法者才可以真正的回升。你們到時候一定要好好的修!為了讓你們銘記這件極其重要的事情,我才選擇在這裡與你們相見。」並直接說:「將來傳大法的覺者姓李,而且用一個帶有幾個萬字符和太極在一起的圓圓的圖案為標記,到時候可以帶髮修行。」

    說完老尼姑就坐化而去。阿香和阿蓮望著這一幕,心想:「師父的修煉方法都能達到坐化而去,那師父提到的我們將來要得到的修煉方法,肯定會更好。」

    從此以後她們就互相扶持的在人間雲遊,遇到問題時一起面對,遇到欣慰時一起分享……

    因為她們生命的來源不同,層層下走之後所在人間結下的緣份不同,使命也不一樣,所以在那生走完之後,在今生就分別轉生到不同的國家,因為她們之間有緣在先,所以今生還能遇到,一起在法輪大法中修行、成長...…

    在此祝願所有的大法小弟子們在法中更加的精進,一起完成我們的歷史使命。

    這正是:

    四海同心走神路

    十方同願踏歸途

    精進實修不放鬆

    蓮心永駐真得度!

    後記

    總計二十篇全部寫完了。這次是以不同人群特點為分類(詳見附錄),兼顧地理上的七大洲,就是希望我們所有處於不同環境中的修煉人和想要得法卻沒有得的有緣人,都能珍惜這萬古難遇的歷史機緣,真正做好,完成我們應該完成的歷史使命。

    以某個人前生尋法的故事為「點」,順帶著寫的是有此類特點的人群(面)。

    每個人在前生尋法的過程中都是充滿著各種艱辛,有的起初就有意識的找尋在今朝洪傳的法輪大法;而有的在找尋修煉方法從而希望獲得解脫的過程中或最後,才由於因緣所致,被點悟今朝有法輪大法在人間的洪傳。這樣一來,過去為追尋解脫之法所經歷的艱辛也成了為尋找法輪大法所做的鋪墊了。

    為了減少對讀者帶來的波動,在紀實寫作的過程中我模糊處理了一些情節,增加一些「故事性」元素;而且現在處於比較特殊的正法時期,有些東西是不能寫的過於明了,而有些東西是屬於被正法淘汰的,對於那些是不能表述的。所以本系列中的人物從讀者角度看除了主人公今生模糊的是具有某一特點的修煉人或者有正念的人之外(當然幾位「清晰」的人物除外),其他人物不做對映。給讀者留有思考空間的同時也是故意「故事化」處理的一個方面。

    在本系列起初的一些篇幅中只提「大法」,沒有直接提出「法輪大法」,是因為有很多讀者對法輪大法還有一些觀念和其他想法,沒有直接點出,就是希望他們通過看文章有一個適應過程,免得人家覺得我在「自說自話」,所以我在後幾篇中才直接點出「法輪大法」這個核心詞彙。

    文中的地名均屬現在的地名,免得混亂。

    因為本系列文章不是考古報告,讀者按故事類文章閱讀即可。如果能引發讀者內心的共鳴,在下就倍感欣慰了。

    如果以後有機會我會以時間為軸寫一寫從三皇五帝到今朝我們前生的尋法故事,每個朝代N篇,能不能兌現,那就得看機緣成熟與否了。

    最後要說明的是:因為自己是一名法輪大法的修煉者,在實修過程中明白:自己的一切智慧和能力都是大法賦予的,在此感謝法輪大法和創始人李洪志師父。同時對在寫作過程中給予幫助的同修與編輯,和看到本文的廣大讀者朋友深表謝意。

    合十。

    附錄:

    本系列文章題目及含義關鍵詞一覽:

    小序

    布旅紅塵(今生,家庭魔難大)

    蒼茫林海(今生,家境貧困)

    北地冰海(今生,白人幼兒)

    綠洲胡楊(今生,新疆引申為中國偏遠地帶)

    漫遊海岸(今生,道士引申為原來在其他修行法門中修行的人士)

    蜀中觀景(今生,有一定階層)

    五嶽縱橫(今生,有一定文采)

    琉球望月(今生,在台灣引申為大陸沿海地區)

    南洋之旅(今生,打入內部的情報員)

    拉美尋夢(今生沒有得法,卻有正念)

    跋涉澳洲(今生,媒體人)

    荊棘東非(今生,黑人)

    巴黎淺唱(今生,白人)

    初悟南極(今生,科學家)

    走過千年(今生,殘疾人)

    德音雅樂(今生,從事音樂)

    鳳舞天涯(今生,從事舞蹈)

    日臻畫境(今生,從事繪畫)

    浪子尋真(今生,曾經犯過罪的人士)

    蓮心永駐(今生,少年)

    (完)



    TOP

    甘肅張掖又見優曇婆羅花開


    甘肅張掖大法弟子

    一天在杏子上發現了優曇婆羅花,數天後杏子變成了杏干,可優曇婆羅花依然開放著。聖潔無比請看照片:

    0915

     

    0915

     



    TOP

    萬物皆有靈:燕子離開我家


    山東大法弟子 歸真

    今年二月,我家來了二個燕子,在我家屋檐下壘了個窩,還孵起了小燕子。

    過了不久,有一天我從屋裡出來,一隻燕子竟然銜著蛋皮飛到我面前,將蛋皮丟下又飛走了。我笑著對丈夫說,這燕子還真精呢,它這是告訴我它孵出小燕子了,讓我們不要傷害它的孩子呢!

    今年七月的一天晚上,天氣炎熱,我心裡也有點 煩躁,去門口關門的時候看見這一窩燕子,不知怎麼的,忽然之間心生一股惡念——我要是拿起木棍子一嚇唬,它們這幾個燕子就得嚇跑了哈!隨後我也立即想到,作為一個大法弟子,我怎麼會有這樣不好的想法呢?這不是沒有慈悲心了嗎?但是馬上也就過去了,也沒再往心裡去。

    第二天下了一天的雨,到了晚上,一隻燕子也沒來,我就知道很可能是因為我的一個壞念頭嚇到了這些可愛的小精靈們。第二天回來了四隻燕子,住了一宿,飛走之後就再也沒有回來。我想起師父在《轉法輪》中曾經說過:「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真是人心生一念,天地盡知。萬物皆有靈,此言真不虛。



    TOP

    「為別人好」的背後的私心與觀念


    大陸大法弟子

    在修煉中,我們都明白我們是脫胎於舊宇宙的一切,走入真正無私無我的新宇宙的。那麼在這個過程中,舊宇宙生命的思維模式很多在我們的思想中還有某種程度的殘餘,以致影響我們的言行。

    很多時候我們自己覺得是在「為別人好」,可是那種所謂的「好」裡面卻摻雜了很多私心和觀念。

    記得有一次妻子同修說,讓我參加一個家庭聚會,為的是讓我與她的家人進行更多的溝通。但地點選在KTV包房。當時我就提出異議,覺得如果真的是為了溝通,那在家裡吃頓便飯也就是了。為啥花錢到那個空間場很不好的地方去呀!

    沒想到妻子卻說:「為了你好,你太老土了,讓你瀟洒一下,適應一下現代派的生活樂趣,何況錢不用你掏。」我嚴肅的說:「這樣做,你不是為我好,是在害我......」妻子就很生氣,說:「為你好,你還為啥不接受?」在這種時候我如果直接說出自己的想法,對方會不理解,後來我想我去一趟那裡,和她的家人聊一會就回來。還沒有走到那裡我就開始發正念,清除那裡的不好的東西。在那裡小坐一會,她們要唱歌跳舞等,我和她們聊了一會,因為白天工作很累,坐在那裡犯困。她的家人一看就讓我回來。

    回來後妻子一頓數落:「你怎麼就不能打起精神,陪她們痛快的玩一會兒?」我沒有說什麼,只是覺得太累就睡下了。

    第二天,我嚴肅的對她說:「你的所謂的『為我好』,其實是在你的觀念當中覺得那樣是『對我好』,而對我來說那樣做是對修煉的干擾。你也是修煉人,那種地方是不該去的,家人在什麼地方小聚一下不行,為啥非的要到那裡去呢?!何況錢還不少花。作為修煉人如果最基本的正和不正都分不清,那何談修煉與救人呢?!」妻子這回沒說什麼。

    還有一次姐姐過來看我,給我買一種比較昂貴的水果,可是吃了這種水果,我身體不適應很難受。我就對姐姐說:「看來為我好,得弄適合我的東西才行,否則會適得其反。」姐姐看到這種情況也只好默認。

    在修煉的實踐中,我們在下意識中都覺得自己的某種做法或者想法是最好的,但當涉及到對方的時候,就有意無意的把自己對某種事物的認識或者做法以「為別人好」而推廣,如果是互相很熟悉,甚至會強行的讓別人接受。如果別人不接受自己即便是嘴上不說什麼,但在心裡肯定會覺得對方不識好歹,或者覺得對方不接受別人意見。

    其實無論從哪個角度來說一方為另一方好,另一方可以領其心意,但不是必須要照原樣接受,或者就得按照一方的說法想法去做。生命是自由的,誰也不是對方思想上的奴隸。工作中按照老闆意圖做,與證實法中按照協調人的統一安排做,這與我說的情況是兩回事。

    為什麼我們很多時候當覺得在「為別人好」的時候而對方不接受,自己心裡就不得勁或者難受呢?我個人覺得在「為別人好」的想法和做法中,摻雜了自我的私心和觀念在裡面。最起碼摻雜著別人按照「自己」的某種意圖與想法做,這就是私心。如果是真正無私的,那只是說出一個為別人好的想法,而不會強加於別人,讓別人按照自己的想法做。

    那麼對另外一方本身來說,對方為自己好,自己首先要有一個感激的心,也要實實在在看對方的想法和做法是不是比自己原有的更好,如果真的是更好,那就接受,如果真的不適合自己,那也不要勉強。但在此時一定要放下自我原有的思維模式,去真正衡量對方的想法與做法的「可行性」,這樣才是放下自我的配合。

    從客觀上來說,生命不同、特點不同、環境不同,去執著和證實法的方式不同,這是事實,所以在一些事情哪怕是日常生活中的小事做法上會有差別,看問題的角度與側重點都會不一樣,這都沒什麼,關鍵問題是我們既能做到為別人好,又能包容別人,又能認清生命的豐富與多元,絕不會一個模式存在,這一我們日常修煉中最容易忽略的問題。

    我個人覺得修煉就是一個純清自我的過程,就是在實踐中不斷的改變自己,純清自己,讓自己在大法的指引下,變得越來越純,越來越正才行。

    只有徹底的放下自我和各種觀念,才能在同修間的配合與講真相中真正做好,否則都會造成障礙與干擾。

    個人體會,僅供參考。



    TOP

    識破偽善


    清風

    偽善的關鍵是偽字,就是偽裝,虛假的意思,就是說本質是惡,但是以善的面目出現, 一般的表現是相關人員如警察,社區人員等為人熱情,說話和氣,對你和家人各方面的情況問寒問暖等等。

    從鎮壓一開始,它就和暴力如影隨形,隨著真相被越來越多的人知曉,正法進程的不斷深入,偽善出現的頻率越來越高,這裡基本有兩種情況:

    一是具體的人知道自己的善是表面上的,裝出來的,目的是套你的真實情況或要你轉化,目的一旦達到一切相關言行馬上消失;二是自己不認為自己是在作惡,認為自己是真正的善,不管目的是否達到始終如此,這種人迷惑性強,他們其實是被邪黨洗腦很深也是最可悲和可憐的,因為他們是在用人性善的一面行事卻又被邪惡控制利用的。我在監獄的時候有一次教育科科長找我談話,他問我在監區的情況,要我說老實話,我就如實的說監區的管教是如何指使犯人折磨我的,他聽後嘆了口氣,表示自己很反對這麼搞,但他不可能天天下到監區看著我,希望我能理解他的難處,並表示希望我早點減刑出去,並說這不僅是他的工作,就是從他個人的角度也是希望我好。那一刻我竟然很感動,因為我能感到他說出的這一番話不是隨口的套話,而是真切的發自內心的,我幾乎是要動搖了,但最終冷靜了下來。相信類似的事情不少同修都遇到過。

    我們可以從法理上來分析一下這個偽善: 宇宙有相生相剋的理,有真正的善也就有偽善。我們在按「真、善、忍」的要求做一個好人,我們做三件事是在救度眾生,使他們不被淘汰掉,這是真正的善,而偽善不管其表面形式如何,具體的人內心怎麼想的,其最終的目的是什麼呢?是摸清我們的具體情況,為下一步迫害做準備,或是要我們放棄修煉,最起碼是留下污點,這想要毀掉的是什麼呢?是我們萬年等待的機緣,我們為此生生世世無數的吃苦付出,無數當初因為信任我們而下到人間的眾生,我們自身以及他們背後對應的無比龐大的宇宙體系等等,相對於這一切,那表面上的一點所謂的善能夠是真正的善嗎?絕對不是,那是真正的惡!白骨精是可以化成美貌村姑的,看,它還給唐僧送飯,白骨精善嗎?當我們被表面的偽善所迷惑而做錯了事情的時候,另外空間控制那些人的邪惡在大笑不止!

    中共的統治是以暴力和謊言維持的,鎮壓法輪功同樣是如此,偽善的種種所謂「對你好,為你好」言行是在暴力不能解決問題的情況下由邪惡控制具體的人做的,只是那個人自己不一定清楚而已,從某種意義上說那也是謊言的一種,是邪黨假惡暴本性外面諸多畫皮中的一副而已。

    希望大家能夠站在法的角度識破偽善,不迷不惑,走好自己的路。



    TOP

    喚醒曾經的小同修隨師回歸


    河北大法弟子

    女兒那天突然出現類似低血糖的症狀(近幾年已出現過多次),我和她趕緊打車去了兒子所在的醫院。一位教授讓第二天早上空腹到醫院抽血化驗,化驗結果出來後,教授建議再做個CT檢查,看是否是腫瘤的原因。

    回來後,我勸女兒不要再檢查了,你想想要是修煉人應該怎麼辦?女兒也表示不檢查了,好好學法煉功,只能靠師父。自那以後女兒沒有了再去醫院的想法,天天學法煉功,身體恢復正常,低血糖的症狀再也沒有出現。

    那天陪女兒去醫院對我觸動很大,早在女兒讀初中時,在我和她媽媽的影響下,就斷斷續續的和我們一起煉功,到高中時由於學習緊張,就基本不煉了。上大學時迫害發生了,七二零時她還和同修們一起去北京證實法,在被劫持往體育場的路上跳車鑽進莊稼地,腿也摔拐了,幸好有一位外地同修幫助,才終於回到了家。那之後她就精進起來了,在大學時晚上就著走廊的燈光學法,畢業後在北京某地由於散發真相資料曾經被邪惡非法綁架迫害。

    某年我去女兒那裡,看到他們幾個同學都各自修煉,修煉狀態都不算好,沒有一個集體學法的環境。就幫助他們組建了學法小組,每周集中一次,對他們修煉精進很有幫助。後來由於有同修被勞教迫害,學法小組的環境又失去了。聽女兒說現在那幾個同修都泡在常人中忙著掙錢,基本跟不修了一樣。女兒也是回到我這就跟著學法煉功,一走了就沒那麼回事兒了。低血糖的症狀一出現,就想起學法煉功了,過後又和常人一樣了。我說你這樣一手抱著佛不放,一手抱著人不放,這怎麼能算修煉呢?不說別的,也得為你那個世界的眾生著想啊!她說你別管我,管好自己就行了。

    女兒似修非修的狀態挺讓人揪心的,向內找女兒的狀態就是自己的一面鏡子,反觀自己長期抱著情不放,(妻子被迫害離世幾年了)懷念妻子,執著孫子,牽掛兒女,做三件事鬆懈懶散,求安逸心又挺重,身體上出現的病業假相長久不能改變等等,修煉人的狀態直接影響著家裡人對大法的態度。女兒為什麼說:「你別管我,管好自己就行了。」是因為我在他們面前沒有把大法的美好展現出來,他們看到我整天病病歪歪的狀態,就會消減他們對大法的正面影響。可見要證實大法救度眾生,修好自己是多麼重要啊!

    記得在某年正月的時候,我們把回來過年的當年那些小同修邀請來開了一個小型法會。當時來了二十多位,他們現在有的找了工作,有的還在讀大學。有幾位談了修煉體會,對大家觸動幫助很大。十幾年過去了,據我知道那些小同修如今仍堅持修煉的只有少數幾個了。這裡我們家長同修的責任有多少,真的應該好好向內找一找自己。

    就拿我自己說,目前女兒是這個狀態,兒子當年也曾經修煉過一段時間,後來因生存壓力大,加上他媽媽離世的打擊,就不修了。這其中確實有父母盡不到責任的因素,特別是自己修煉狀態不好,不能夠給孩子們增添正念,影響了他們堅持修煉下去的信心。

    僅我們一個縣就有這麼多小同修不修了,在全國肯定是一個很大的數字。我個人所悟修煉人家裡的小同修不是一個簡單的生命,很可能是一個高層來的王和主,由於我們的原因使他們不能夠回歸,他們那個世界及裡面的眾生會是什麼結果?我們的責任有多大啊,我們怎麼向師父交代呢!正法還沒有結束,我們還有時間彌補。建議同修們抽時間找一找當年和我們一起修煉的小同修,喚醒他們千萬別失去這萬古機緣,讓他們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和我們一起隨師而歸!

    由女兒的修煉狀態,想到寫出這篇文章,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TOP

    與大法弟子樂團一起救人真好


    大陸大法弟子

    神韻救人是師父給弟子樹立的榜樣。做為大陸大法弟子,怎麼用音樂救人方式救人?常思考這個問題。

    一日突然想到把大法弟子演奏的樂曲裝在內存卡裡,放在「小霸王」音樂機中,隨身攜帶,走哪放哪,那不也是用音樂救人嗎?於是把大法弟子演奏的大法弟子樂曲複製在內存卡裡,放在音樂機內,走哪帶哪,走哪播放哪救人,實效挺好。

    一日,我坐在公共汽車上,播放著大法弟子樂曲,乘務員說:這曲是什麼曲?怎麼這麼好聽?我說:你買個內存卡,我幫你錄。

    一日,在長途公共汽車上,坐靠窗戶座位,就把音樂機放在窗台上,裡邊用胳膊擋著點。原來這地方就是放音樂機法器的,大法法器應該給他放一個正確的位置!

    一次,去農村集市講真相救人。兜裡背著音樂機法器,播放著大法弟子的樂曲,對一位正往電動車上綁東西的農民講真相,那位說他曾經是黨員,因為生孩子,沒計劃生育,被開除了。我說那是組織形式上的退,大法弟子告訴你的三退是心裡、思想退出邪黨組織,抹去「奮鬥終生」的毒誓。他同意退出邪黨的黨團隊組織。一位旁邊蹲著的女士說:「你講的太好了,我一直在聽,再多講點!」我體悟到:是大法弟子樂曲發出的正的能量場解體了世人背後的邪惡,人本性的明白一面都願聽大法真相。

    一次城內集日,我去講真相救人,走到胡同內,一條不寬的胡同,突然堵車。我想:是不是這些車生命、車主人要聽真相。於是告訴這些生命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過一會兒車繼續堵,我突然想起:音樂機大法法器忘帶了,立即回家去取。音樂機背在兜裡,播放著大法弟子樂曲,走到剛才堵車的胡同那,道路暢通無阻。

    我騎著自行車,音樂機大聲播放著大法弟子演奏的樂曲,路上去趕集的人、趕集回來的人,沐浴在大法正的能量場中。一曲大法弟子的合奏樂曲,就像天國樂團大法弟子在行進中,向世人展現大法的美好,我騎著自行車,聽著大法弟子的樂隊合奏,哼著大法弟子樂曲,就像行進在天國樂團遊行隊伍中!那份莊嚴、那份神聖、那份責任、那份自豪一起湧上心頭,淚水奪眶而出。想到自己身在大陸,能成為天國樂團的一員,真幸運!真幸福!寫到此,淚水又一次的流出!

    在舊物市場,大法弟子樂曲在布正的場,在清污邪,我發現自己講真相也用心多了,三退實效也明顯提高。

    謝謝師父給我開智,讓我溶到了大法弟子樂團的大粒子團中!讓我與大法弟子樂團一同去救人!

    寫出來與同修分享。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



    TOP

    宇宙神秘舞者 螺旋星系之雙星超級黑洞



    科學家發現迄今最近的雙星黑洞,不僅距離地球不可思議的近,而且相互間距僅1光年,似乎貼在一起,其分布特徵令人驚訝。 印度國立無線電波天文物理中心(NCRA)與美國羅徹斯特理工學院(RIT)的科學家仔細研究4億光年外的螺旋星系NGC 7674,發現星系中心存在的超級黑洞不是一個而是一對。

    這對黑洞又稱為雙星黑洞(binary black hole system),其質量為太陽的4000萬倍。

    科學家非常驚訝該雙星超級黑洞的存在特點,因為以前從未發現如此靠近以及位於螺旋星系的成對黑洞。據《科學美國人》 9月21日報導,如果科學家進一步確認其存在,那將是迄今所知的第二對雙星超級黑洞。

    2006年,科學家曾觀測到,7.5億光年外的橢圓星系0402+379之中存在兩顆間距為24光年、質量為太陽150億倍的超級黑洞。

    對於螺旋星系NGC 7674,科學家使用新墨西哥州的巨大陣列望遠鏡(Very Large Array)接收到那裡放射出強烈的無線電。印度國立無線電波天文物理中心的天文學家皮力迪卡布(Preeti Kharb)描述,那裡有兩個不同的無線電發射源,說明存在兩顆超級黑洞,相互繞轉的周期為10萬年。

    這對雙星黑洞的發現意義重大,因為以前科學家從未在螺旋星系中見到雙星超級黑洞。

    另據《國際金融時報》(IBTimes) 9月21日報導,科學家使用甚長基線干涉測量法(VLBI),在不同的無線電頻譜段如 2GHz、5 GHz、8GHz等收集數據,繪製成高清晰的雙星超級黑洞發布圖像。

    「我們使用8900公裡外的美國高能量無線電望遠鏡,清晰的看到兩顆相距1光年的巨大黑洞。」印度國立無線電波天文物理中心的另一位科學家達拉姆非爾拉(Dharam Vir Lal)說。

    相比於宇宙的數以百億光年計的大範圍,4億光年外螺旋星系NGC 7674距離地球非常近。今年6月份及2015年的9月和12月,科學家分別三次觀測到雙星黑洞,並因此確認一百多年前愛因斯坦所預言的時空引力波。

    目前,科學家無法解釋雙星超級黑洞存在的具體原因。但據《福布斯》6月28日的報導,天文物理學家考伯萊恩(Brian Koberlein)認為,宇宙星系中心或許普遍存在雙星黑洞,其運轉特徵如同跳舞,因觀測條件所限而無法欣賞這種宇宙舞姿。

    (大紀元)



    TOP

    紐約法輪功學員向中共外長喊話:法辦江澤民



    9月22日一大早,紐約部分法輪功學員來到位於紐約曼哈頓的中共駐聯合國代表團駐地附近和平請願,希望中共外長王毅能將海外法輪功學員的心聲帶回北京──早日停止迫害法輪功,還中國民眾自由信仰的權利和自由煉功的環境。 大約7點40分,當王毅走出辦事處時,法輪功學員近距離向他喊話:「法辦江澤民」、「法輪大法好」、「停止迫害法輪功」。

    從2015年5月開始,已有超過20萬法輪功學員及家屬對江澤民提起刑事控告。海外30個國家也有超過241萬民眾向中國兩高舉報江澤民,要求起訴和審判江澤民反人類罪行。

    明慧網經過民間渠道核實、已有4017位有名有姓的大陸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

    0923

     

    0923

     

    0923

    中共前黨魁江澤民是迫害法輪功幕後最大的推手。為了迫害法輪功,江澤民還專門建立了一個黨內領導小組和一個法外便衣警察隊伍,即1999年6月10日建立的610辦公室。據估計,中國所有610辦公室的年度預算高達8億7900萬人民幣,而這僅是打壓法輪功的國家機器的一部分。

    在請願現場的孫女士告訴大紀元記者,在國內,法輪功學員根本沒有機會與中共高層官員直接對話。而在美國這個自由國度,煉功自由,表達思想也自由,就希望中國大陸早日結束對法輪功的迫害,還法輪功學員信仰自由,煉功自由,釋放所有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

    孫女士說,連日來都在這裡請願,是發自內心地希望將自己的心聲傳遞給與會各國代表,將法輪大法的美好告訴所有的人,心是自由的,所以也不覺得累。

    1996年就開始修煉法輪功的張女士對大紀元記者表示,煉法輪功的最大感受是明白了人活著的真實意義,感到心靈有了歸屬感,有了力量,有了光明。

    張女士說,法輪功是中國的優秀文化,但在中國大陸受到了江澤民及中共的的無理打壓,並延續了18年。

    0923

     

    0923

     

    0923

    田女士曾在北京東城區一街道辦事處負責老幹部工作,1996年單位為了讓老幹部能夠強身健體,她就去參加了法輪功學習班。當時孫女士脖子上長了一個瘤子,已經在醫院掛號登記準備做手術,結果煉功後沒幾天,瘤子就消失了。醫院檢查確實是好了,不用做手術了,但醫院不退已經交的手術費。田女士當時高興地說,不退就算了,病好了比什麼都好。

    田女士告訴大紀元記者,她因為堅持修煉法輪功被判刑,在監獄受到嚴酷迫害。現來到美國,深感自由的可貴。

    她說,看到這麼多大法學員犧牲自己的休息時間,匯集在一起向各國政府要員講法輪功真相,很受感動。

    法輪功學員楊先生說,大家能夠聚集在一起向政府官員呼籲停止迫害法輪功,在中國大陸是不可能的。在美國能很自由地表達自己的心聲,很開心,很舒暢。真心希望大家共同制止中共迫害法輪功,讓更多的人能夠修煉法輪功,從而享受健康快樂的人生。

    87歲的馮老太說:「中共一天不停止迫害法輪功,一天不停止講真相。」

    聯合國第72屆高級會議於9月18日至22日在聯合國大樓舉行,連日來,法輪功學員在聯合國廣場及周圍和平請願,形成了一道亮麗的風景線。



    TOP

    墨西哥強震已致273人遇難 逾2000人受傷



    據外媒報導,根據墨西哥當局通報,該國19日發生的強烈地震已經造成273人死亡,遇難人數可能還會上升。此外,此次地震還造成超過2000人受傷。目前,救災人員仍繼續在地震廢墟中尋找生還者。

    19日的強震發生後,大批墨西哥軍警、消防員和志願者就持續爭分奪秒地在廢墟中尋找受困者。隨著時間流逝,找到活著或仍健康的受困者的機會越來越低。

    在各處災區,除了專業的救援人員,民眾也自動自發地加入搜救行列。他們在救援人員的指導下,用嗅探犬、攝像機、動作檢測器和熱探測器來尋找生命跡象。

    報導稱,僅在墨西哥首都墨西哥城一地,據報就有約200人在地震中失蹤,這些人有可能就是被困在了建築廢墟之中。

    墨西哥總統培尼亞已經宣布,從20日起,墨西哥全國進入為期3天的哀悼期。他在推特上說:「重中之重依然是從坍塌的樓房裡營救生者、照料傷者。每一分鐘都要珍惜。」

    一天連兩震 墨西哥再有規模6.3地震

    墨西哥南部瓦哈卡州(Oaxaca)當地時間23日上午7時53分(台灣時間晚間20時53分),發生規模6.3地震,深度40公裡。墨西哥本月7日發生規模8.1百年大地震後,本周二(19日)又發生7.1強震,兩次天災共奪走將近400人性命。

     



    TOP

    神韻交響樂台北熱演 國際知名音樂家盛讚



    0923

    美國神韻交響樂團在台灣演出三天造成轟動,觀眾似乎對神韻交響樂曲情有獨鍾,盼望連聽四場返場曲都捨不得離場。2017年9月22日晚間,神韻交響樂團在台北國家音樂廳演出時又是四曲安可曲,這已形成神韻音樂會特有的「安可現象」。

    指揮米蘭‧納切夫在演出最後一首安可曲前,在觀眾面前不斷拿出手帕擦汗,似乎向大家示意「三首了!」最後,因為被樂迷的熱情所感動,甚至乾脆闔上樂譜,一再在觀眾前搖著白色手帕,用融化觀眾的窩心可愛動作「舉起白旗」,似乎在說「我投降啦!再來最後一首!」

    0923

    主任醫生贊神韻音樂:實在是非常驚人的好

    0923

    恩主公醫院胸腔科主任陳家豪醫師非常喜愛今天的演出,他讚嘆神韻音樂令人感到震撼。「我感覺到非常的震撼,尤其把中國的音樂演奏的如此突出,非常好聽、非常動人!實在是非常驚人的好!」

    「印象最深的是《梅花》這首曲子,感覺到非常的親切,以前我們也都唱過,但今天聽起來格外有感受!」神韻交響樂團中西樂器合璧的特點,以結合中國樂器和西方管弦樂呈現中國音樂的韻味,讓陳家豪覺得非常特別,「非常特別,非常精彩!」

    陳家豪強調自己時常聆聽西方交響樂團演出,但是神韻音樂非常的不同,推薦大家「一定要來聽一次!」,「非常不一樣,一般的交響樂團可能就是演奏西方的曲目,或是現代的曲目,但神韻把中國的曲子演奏得這麼活靈活現的,實在是非常驚人的好!」

    對於古人說「樂」即是「藥」,對此,身為醫生的陳家豪認為這是有根據的,「音樂是一個正面的能量,有病痛的人聽到這麼好的音樂會減輕他的痛苦,這個在醫學上都是有研究根據的。」而聆聽神韻音樂,讓人心靈得到昇華,「心靈得到相當好的提升,可以說是法喜滿滿!」

    他還很喜歡《水袖》這首曲目,「旋律非常優美,讓人感覺非常的親切,讓人覺得很感動。她的旋律就像歌唱一樣,就像我們日常所接受到的訊息一樣,好像在鄰家聽到的音樂一樣,就是非常的親切!」

    對於神韻交響樂團指揮米蘭.納切夫感到印象非常深刻,「我覺得他把樂團帶的非常活潑,把這個音色表現得很好,非常乾淨、純淨,非常好!」

    最後安可曲四次,並且贏得觀眾熱烈的掌聲,陳家豪表示自己這輩子鼓掌都沒那麼熱烈,「很少樂團願意演奏這麼多的安可曲,一般最多都是一曲或兩曲,今天這麼多安可曲,一方面是觀眾很熱情,一方面是他們也很樂於回饋觀眾!」

    知名小提琴家蘇顯達:神韻音樂讓人驚艷!

    0923

    「神韻的原創樂曲應用相當多的五聲音階」,「不管是節奏上面或者是弦律線條,都加了許多巧妙的轉調或變化。」國際知名小提琴家蘇顯達,在台北國家音樂廳欣賞神韻交響樂的演出後讚嘆道,「能把這麼多元素巧妙結合在一起,非常棒的創作!」

    「驚艷!」他解釋,「光是中、西樂的結合與相互作用,要巧妙安排得這麼好就已經非常不容易了!」。

    2017年9月22日晚間,神韻交響樂團在台北國家音樂廳的最後一場演出,交響團抵擋不住熱情觀眾的呼喚,又見四曲安可曲。這股神韻音樂會特有的「安可」現象,將在台灣社會中持續擴散。

    今年神韻第一首樂曲《下世正法》隨著一聲鑼聲開始,天宮輝煌景象徐徐展開。蘇顯達表示也能聽出開天闢地的感覺,他表示,「就好像一個開始的序」,「就是一個序奏的開始,這樣的一個感受,很不錯!」

    「交響樂團整體的整齊度、默契都相當好。」蘇顯達還讚賞,「把很多的東方元素加在裡面,整個演奏風格非常特殊。等於是東西方文化的交錯跟激盪,是相當好的一種結合!」

    神韻交響樂團的特色之一,即是以西方的管弦樂與中國傳統樂器完美結合,演繹出東方的旋律。

    對於神韻的原創編曲與配器法,蘇顯達推崇說,「相當特殊的一種編排方式,西樂跟中樂的音律不一樣」,他最後表示,「在中樂與西樂音律與整個律動不一樣的情況下,還要融合成一個整體,非常不簡單!」

    扶輪地區總監贊神韻音樂:感覺神就在身邊

    0923

    國際扶輪D3522地區總監郭繼勛表示,聆聽神韻音樂心境祥和,感覺神就在身邊,傳遞鼓勵、希望與愛。

    2017年9月22日晚間,郭繼勛在台北國家音樂廳欣賞了神韻交響樂團今年在台灣的第四場演出。神韻交響樂團將東西方樂器完美交融,演繹華夏五千年文明的原創曲,加上膾炙人口的西方經典曲目,讓滿場觀眾為之陶醉、欲罷不能,只能用熱烈的掌聲表達心中的喜悅,神韻交響樂團則以四首安可曲回報觀眾的熱情。

    《下世正法》感覺神在迎接我們

    「很難得聽到在西洋的交響樂當中能夠溶入我們中國的音樂跟中華文化的內涵在裡邊。」郭繼勛驚喜表示,「從神韻音樂可以感受到濃濃的中華文化的氣息,演出中很多曲子,比如說二胡,她能夠把我們文化當中很珍貴的部分表現出來,讓我很感動。」

    中華文化是神傳文化,從第一個節目《下世正法》,郭繼勛就感受到天上人間的殊勝,「剛開場就好像是神在迎接我們!第一首樂曲一開始,就好像開天闢地,從音樂、 從鼓聲、從每一個音符傳出來的就是這個感覺。」郭繼勛形容這種感覺是:「神離我們的距離近了,好像就在身邊一樣。」

    音符鼓勵眾生要對生命充滿希望

    郭繼勛同時喜悅地表示:「從開場的鑼還有後來的鼓,都是非常正向的能量,而且每一個演奏家傳出來的音符,都讓我們生命充滿了活力。」「讓我覺得除了心靈平靜之外,也覺得生命充滿了希望、充滿了愛,很棒!」

    而在這個寧靜祥和的能量場裡,郭繼勛強調,「她(神韻音樂)有很多的音符是鼓勵,鼓勵我們要對生命充滿期待,充滿希望。」

    除了光明與希望,「還有生命之間的愛的感覺,就像我們常說神愛世人,但是世人怎樣去建立一個連繫,這個連繫是很重要的。」郭繼勛補充。

    他最後表示,神韻音樂的內涵豐富,很難用三言兩語去表達內心深刻的感受,「我會試著去了解這樣的音樂傳出來的訊息,當然需要更長的時間才能夠了解。」他期待能更深入去連繫去理解神韻音樂蘊藏的奧妙。

    花藝設計師贊神韻音樂:寧靜致遠 撫慰人心

    0923

    「這是一場很迷人的晚會。」2017年9月22日晚間,神韻交響樂團在台北國家音樂廳演出。首次聆賞神韻交響樂團演出的花藝設計師戴瑞蘭欣喜地表示:「剛剛瞬間整個人沉醉在一種心靈的寧靜跟平和。我覺得神韻對撫慰人心有很大的幫助。」

    像是一杯回甘好茶也是一杯烈酒

    神韻交響樂以中西樂器合璧所展現的東方韻味獨特樂音,讓擅長琵琶的戴瑞蘭格外推崇:「非常感動,(神韻音樂)中西合璧絲毫沒有違和感,那樣的貼切跟融和,她結合了東西方的樂曲,讓人覺得很震撼,發自內心的感動。」

    戴瑞蘭大力讚賞神韻音樂所帶來的震撼,「神韻同時兼具東方跟西方的特色,因為她可以清淡,同時她也可以壯麗、濃烈,帶給人震撼。」

    她以中國人好客的詩詞「寒夜客來茶當酒」為引說道:「(神韻)短短的時間內,從悠揚的曲風然後到震撼無比的西方樂器,兩者同時兼具。所以我說她是一杯好茶,也是一杯烈酒。你可以同時品嘗到她的芬芳跟她的韻味。」

    戴瑞蘭覺得世道紛擾、天災人禍不斷,人民內心感到煩擾與不安,而神韻音樂帶給她內心寧靜、和平與喜悅,「這大概是我這幾個月來最愉快的一個晚上,內心感覺到非常的平和,而且帶一點喜悅,然後有更多的感動。」

    指揮是一個音樂的天使

    她特別讚賞指揮米蘭‧納切夫神乎其技地掌握音樂家們的每一個音符,「最欣賞的應該是今天晚上的指揮。我覺得他是一個可愛的頑童,也是一個音樂的天使。」

    「(米蘭‧納切夫)他像是孫悟空一樣,把每一位音樂家都推向舞台,然後展現出他們最精湛、最精緻的才華,包括曲風跟技藝,讓音樂家技術超群的部分完全的展現出來。」

    戴瑞蘭忍不住再次讚嘆:「寧靜致遠,深得吾心。」她表示神韻的節目讓她在內心深處有一種深深的感動,她誠摯地推薦給大家「一起沉浸在神韻音樂的饗宴,品嘗她的芬芳與韻味」。

    國際鋼琴家藤田梓:神韻音樂展現偉大精神力量

    0923

    「Bravo,真的Bravo!」國際知名鋼琴家、台灣音樂教育推手藤田梓教授,9月22日晚,在台北國家音樂廳,聆賞了神韻交響樂團抵台後的第四場巡迴演出,她驚艷讚嘆:「這是個很偉大的團體,裡面音樂非常偉大,加上信仰的力量,呈現出了最寶貴的精神,真是了不得!」

    偉大的力量 源自音樂熱情

    「這是一個陣容龐大、匯聚了各國音樂家的國際級專業團體。」初聆神韻德音雅樂,藤田梓油然讚賞,「對音樂的愛情、熱情,以及信仰的力量,造就了這個團體的偉大。」

    「從頭到尾,包括指揮、整個樂團,表現得都很好、很細緻、力量也很大。」「我不曉得她們是怎麼一起練習的,但我覺得他們呈現的精神,最寶貴最重要。」高齡八十三、終身投注音樂推廣的她,心中瞭然,「這就是我們做表演藝術的演奏家,最重要的精神。」

    「她們的精神,她們對音樂的熱情熱愛程度,全都表現出來了。」身為傑出資深音樂人,藤田梓明白,「如此大的一個樂團,她們的精神表現,其實就是愛,是一份對音樂的摯愛。」由此,神韻交響樂團的偉大力量,亦得以蘊蓄而成。

    傳續文化精神 深化信仰的偉大力量

    神韻原創音樂,既傳續古典傳統,同時又博納創新。「我喜歡她的節目,很特別、非常特別的節目。」「第一首曲子,大概有六個樂段,平常是五個,有時候有四個,但她卻有六個;且每個藝術家的表現,都很不一樣。」藤田梓稱讚道,「這可以說是國際級職業性的演出!」

    神韻音樂的感人力量,源自藝術家的音樂熱情,同時也來自華夏兼容並蓄、博大精深的文化內涵。「神韻音樂家因為心中有愛,所以可以團結出來,且團結得那麼好。」此外,她認為節目中,演奏很多中華內涵的作品,「裡頭富含了五千年中國文化的精神,這個更讓我覺得感動。」

    「音樂的偉大,在於寶貴的精神;我聽得出來,她裡面還有信仰的力量。」藤田梓說:「這個偉大的團體,帶給社會大眾的是音樂的偉大、信仰的力量,以及很大的影響。」

    藤田梓小傳

    知名鋼琴家藤田梓,1934年出生於日本大阪,是琴藝高超,蜚聲國際的傑出演奏家,也是熱心推廣音樂的教育家。長年以來,其足跡遍及世界各地,堪稱為「鋼琴大使」。日本國際廣播協會會長故原清曾稱之「鋼琴女神」。

    1960年,藤田梓應邀來台巡迴演奏,轟動台灣音樂界,引發台灣後進對鋼琴音樂的興趣與熱愛。翌年,她與台灣知名音樂家鄧昌國教授結婚,任教台灣學府,培養優秀音樂人才,並一手創立「中華蕭邦音樂基金會」,致力推廣音樂教育。

    藤田梓經常到東南亞、歐洲、中南美等地演出,曾與許多知名交響樂團合作演出,包括英國皇家愛樂、美國邁阿密交響樂團、洛杉磯愛樂、日本NHK交響樂團、日本愛樂樂團、台北市立交響樂等。

    能量教育機構總監:神韻音樂能量淨化每個人

    0923

    「聽神韻交響樂是一個非常殊勝的過程,就是一種有神性、很莊嚴的感覺,我覺得非常感動。」能量教育藝識流總監王禹婕和在控股公司任主管的先生林育賢聆賞神韻交響樂團演出後,驚喜地表示,從沒見過能量這麼強的音樂會,「尤其是演出《敦煌》時,我可以感應敦煌的千佛都在現場,全場能量場非常之強!」

    2017年9月22晚間,神韻交響樂團在台北國家音樂廳,拉開台灣巡演第四場的帷幕。神韻音樂以東西方樂器完美交融的原創音樂和西方經典曲目,陶醉了滿場觀眾。演出結束時4首安可曲,觀眾仍意猶未盡。

    飛天環繞 天女散花 充滿喜悅

    王禹婕和先生林育賢長期修行,感應深刻,王禹婕喜悅又感激地說:「演奏一開始就感應到神佛菩薩在現場,隨著不同曲子的時候,能量場也會有不同。」

    王禹婕表示:「這種能量場在無形當中淨化了我們每一個人,這是很好的、很殊勝的過程,所以每一個人來到這樣的場域,都會得到淨化,一定是這樣子的過程,我看到很多人變得很開心、變得很喜悅,這是非常神聖的一件事情。」

    林育賢也說,演奏《敦煌》時,他有「置身千佛洞的感覺,感覺滿天神佛、飛天都在場,特別美妙。」當他閉起眼,「看到飛天翩翩降臨,從天上下來,在會場環繞,還有七彩的輝光,也有天女散花。」讓他心裡充滿喜悅,十分開心。

    「充滿信念 默契最好的樂團」

    「這是我看過默契最好的樂團,整體跟指揮的默契,配合得最好的樂團」,王禹婕佩服地說:「當指揮突然結束的時候,全部的人,立刻沒有其他的雜音,非常難得。」

    王禹婕認為,這應該是團員平常大家相互之間的感情就很好,而指揮「本身就是一個很活潑、很有愛的人,所以他一定是跟團員、跟所有的藝術家的關係是非常好的,可以看得出來。」她說,「神韻交響樂團跟一般的樂團不一樣,上場的時候,感覺是不一樣的。」

    除此之外,王禹婕發現神韻藝術家跟其他團體最大的不同是「很有信念」,「藝術家真的是在把他內心的情感,想要把中華文化跟『神韻』──就是一種有神性、很莊嚴的感覺把她呈現出來。」王禹婕說:「所有音樂家都有一致的信念,才能有這樣的效果。加上現場的能量場能感動到所有人,最後觀眾才會像多年的粉絲般融入其中。」

    林育賢對女高音歌唱家演繹的《梅花》也特別有感覺。他說,除了老電影,在台灣已經很久沒有聽到這樣的音樂了,「《梅花》蘊含傳統精神的文化根底,可以聽到團結心、聽到中華的精神在裡面。」也讓他「找回了小時候對中華文化的感動」。

    導演:只有神韻能呈現氣勢磅礡的國樂

    0923

    「神韻打破了國樂的限制。」時常聆聽傳統八音團與西方管弦樂團作品的導演謝志飛在聆聽完神韻演出後雀躍地盛讚神韻,「沒想到國樂也可以營造出這麼磅礡的氣勢,我覺得世上只有神韻有這樣的功力。」

    許多觀眾一致認為神韻的音樂有畫面性,圓圈圈創意股份有限公司導演謝志飛也體會到神韻音樂能傳達畫面。令他最印象深刻的是樂曲中唯妙唯俏的馬蹄聲,讓他腦袋中浮現出了武俠片裡俠士駕著駿馬奔騰的畫面,他說:「我特別注意現場的打擊樂,聲音好像是由木琴發出,但又不像是一般打擊樂的樂器,讓我覺得很特別。」

    「中西方樂器合璧很有難度,但神韻巧妙的結合兩者,我覺得世上只有神韻有這樣的功力。」本身是某基金會執行長的謝志飛,組織下同時有弦樂團與八音團,他相當清楚中西方樂器合璧的高難度,「我們光要把二胡加進弦樂團,就覺得有難度,我發現小提琴跟二胡之間,沒辦法同時拉,當二胡為主時,小提琴只能有當伴奏的感覺。」

    他說:「神韻卻結合的很巧妙,我有時候會分不聲音來自誰,好像是笛子在吹,但看到那隻笛子又沒在吹,我就在找到底是哪個樂器,能詮釋的這麼好,然後,我也覺得那個定音鼓,也是非常的巧妙。」

    「神韻發揮每個樂器的特長,」他說,樂曲中有時候進入快節奏的橋段,又會搭配帶點輕柔感的樂音,而當要詮釋中國風的時,又巧妙的讓二胡被凸顯,這真的厲害。

    「神韻打破了國樂的限制,呈現氣勢磅礡的國樂。」謝志飛過去認為只有國樂才可以詮釋中國風的音樂,「過去的國樂多帶點悲情與輕柔,很難氣勢磅礡,她利用管弦樂團的特質,以管樂的氣勢磅礡,然後詮釋中國風,我覺得這在一般國樂裡面很難做到。」

    「她的音樂對我們藝術創作者帶來幫助。」他說,過去市面上沒有氣勢磅礡的中國風音樂,也讓不少電影創作者不敢發揮類似題材,「我之前的創作領域裡,沒有氣勢磅礡的中國風,未來若能與神韻合作,一定會對作品的提升有幫助。」「我覺得現場聆聽神韻的音樂,既神奇又很有趣。」

    0923

     

    0923

     



    TOP

    加州電視節目被插播 神秘聲音預言世界末日



    周四(21日)上午,美國南加利福尼亞的電視節目被一個預測世界末日的神秘聲音打斷,令觀眾感到震驚。

    那個有關世界末日的警告出現在當地時間上午11點零5分左右。有的觀眾在通過考克斯電訊公司(Cox Communications)網絡觀看HGTV頻道節目時,聽到了這一警告。還有一些觀眾通過Spectrum公司網絡觀看Bravo節目時聽到警告。

    電視觀眾艾琳.米雷萊斯(Erin Mireles)告訴《奧蘭治縣紀事報》(Orange County Register),當警告出現時,她正在觀看電視節目。

    「我很驚訝,因為音量呈指數級增長。」她說,「我覺得事情不對勁了,但我並不感到震驚,我認為這是一種黑客襲擊。」

    據悉,有一個聲音說:「意識到這一點,極度暴力的時代將會來臨。」

    這個人的聲音聽起來像希特勒的聲音。

    考克斯電訊公司的發言人喬.卡貝羅(Joe Camero)告訴《奧蘭治縣紀事報》說,該問題是由一個或多個廣播電台進行緊急測試引起的。

    「在這些測試中,會發出一個緊急聲音,來啟動測試。」卡貝羅說,「在發送啟動聲音後,會再發送另一個聲音來告知測試結束。看來,無線電台沒有發送終結音來完成測試。」

    報導說,目前尚不清楚這一警告與基督教命理學家所說的世界末日的到來有什麼關係。最近有說法聲稱,本周六(9月23日)在一個行星與地球相撞時,世界末日將會到來。

    基督教命理學家大衛.米德(David Meade)根據聖經中的部分章節表示,最近發生的事件如日全食、哈維颶風等,都是聖經《啟示錄》的預兆。後來,他補充說:「世界並沒有結束,而是我們所知道的世界正在結束。」「10月初,世界的主要部分就會不一樣。」

    9月23日是《啟示錄》的開端,也是埃及吉薩金字塔中的一個「日期標記」。

    《啟示錄》是《新約聖經》收錄的最後一個作品。內容主要是預警,包括對世界末日的預言:接二連三的大災難,世界走向毀滅。《啟示錄》還描述了最後的審判。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