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10日 星期三

  • 正見文章 -宓子賤的治國之策

  • 歷史故事:巫支祈井與四千五百餘年元鶴

  • 我家再現優曇婆羅花

  • 瘋狂打壓中 他們為何選擇修煉法輪功

  • 黑龍江冤判十二名法輪功學員被追查

  • 侄媳遇難得平安

  • 當自己的意見被否定之後

  • 不經意間遇到的 「小事」也應該想一想

  • 加媒曝光中共官員騷擾法輪功學員

  • 台灣中部法輪功學員分享修煉心得

  • 美國莫市爆滿 神韻是一台大戲「神的復興」

  • 達拉斯觀眾愛神韻:展現造物主的智慧



  • 正見文章 -宓子賤的治國之策





    TOP

    歷史故事:巫支祈井與四千五百餘年元鶴


    陸文

    晚清外交家薛福成(1838-1894),號庸庵。他曾在《庸庵筆記》中記載了一則奇聞。因文字淺近優雅,除添加個別注釋外,直接獻給大家。

    「今洪澤湖濱之龜山,有井名曰巫支祈井,相傳神禹鎖巫支祈於此,有大鐵鏈繫於井欄,垂入井中,其下深黑,莫窺其底。明季及國初,嘗有人拖鐵鏈出而觀之,蓋一老猴也。此物不知生於何代,然自洪水時至今,厥壽已四千餘年矣。

    猶有前乎此者,甘肅有崆峒山,黃帝訪道之地,廣成子所居也。廣成子既升仙,所養元鶴一雙留此不去。每逢朔望(註:朔日與望日:即夏曆每月初一和十五),天氣晴明,於日出時,自山巔遙望雲際,有兩鶴張翼如車輪,徘徊翔舞,良久乃去。

    今出使美國大臣陳荔秋副憲(蘭彬)(註:陳蘭彬,字荔秋,1853年中進士,清朝首任駐美公使。「副憲」為官名。)語余雲,昔游崆峒,嘗親見之,且曰;「今兩鶴外又多一小鶴,道士謂近百年來所添也。」夫兩元鶴生於黃帝之世,其壽當在四千五百年以外矣。」

    巫支祈阻擋大禹治水,被鎮壓在龜山下是由來已久的民間傳說,薛福成只是轉述傳聞;但第二則是由薛福成的朋友清朝首任駐美公使陳蘭彬,親眼所見,親口講給他的,而陳蘭彬、薛福成均為晚清著名大臣,其記載真實性極高。可見,天地間有很多科學不能解釋的事例,科學只是人們研究事物的一種方法而已,效果也極為有限,並不值得人們迷信。

     



    TOP

    我家再現優曇婆羅花


    山東菏澤大法弟子

    幾年前,在我家的海棠花盆裡,有一片黃葉上,開了一串小白花,其中一束還開了花辨。當時,我 也不知道是優曇婆羅花 ,拿起來仔細看了看,感到很怪,也沒多想,隨手就扔了。

    後來,我學會了上網,看了大法弟子講的優曇婆羅花和照片,才知道,在我家開的那串小白花就是優曇婆羅花。更知道了他的內涵和深意。使我不時的感到後悔與內疚。


       
    幾年後,又在我家的窗戶玻璃上,再次喜見一簇優曇婆羅花。我非常感動,知道是慈悲的師尊鼓勵弟子。弟子要在最後的證實法中,更加精進實修,努力的做好三件事;多看書學法、多發正念、救度更多的眾生。功成圓滿隨師還!

     叩拜師尊救度之恩!            
            

                                                                                             



    TOP

    瘋狂打壓中 他們為何選擇修煉法輪功


    誠宇

    現在還是有許多中國人對法輪功不太了解,認識中仍是中共媒體造謠誣陷的那一套。法輪功究竟是什麼?為什麼還有那麼多人在堅定的修煉法輪功?甚至在中共瘋狂的迫害中,竟然還有人開始修煉法輪功,這一現象值得人們去深思。

    法輪大法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五日的報導中,涉及到兩位法輪功學員,他們都是在中共迫害法輪功後開始修煉法輪功的。我們看一看他們的故事。

    《修煉法輪功獲健康 四川西昌羅明春被關押三月》一文中報導的羅明春女士,她一家在四川涼山州西昌城內做饅頭、包子等面點生意。她生於一九七二年,十五歲就得了憂鬱症,三十歲時又患上了腎盂腎炎、美尼爾氏綜合症,以及手廯、腳廯等頑疾。身體如此糟糕,做生意又陪了,日子過的真夠艱難。苦難中,二零零八年,羅明春遇到一個法輪功學員,告訴她,以前她也是疾病纏身,後來修煉了法輪大法(又稱法輪功),所有病都好了。就這樣羅明春開始修煉法輪功,不長時間所有疾病奇蹟般的好了。她的病好了,這可是千真萬確的事實,她的父母能不相信嗎?就這樣,羅明春的父母也開始修煉起了法輪功。修煉後她母親的腎炎、急性咽炎也好了;她父親的胃病、腎炎也都好了,一家人笑口常開,其樂融融,生意也好起來了。

    《吉林白城市女教師與母親被綁架抄家》所報導的李楊波,是吉林省白城市鐵路第一小學教師。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她被天津血液研究中心確診為再生障礙性貧血,後經多方醫治均不見好轉,身體每況愈下。她的母親楊秀雲修煉法輪功,多次勸她:「老閨女,你就煉法輪功吧!這個不花一分錢,還能好病,你咋就不相信媽呢?媽能騙你嗎?」李楊波說:「媽,好你就煉吧,我是受過教育的人,不能相信迷信,再說,你看新聞演的自焚,把人燒的糊巴爛啃的。」楊秀雲說:「傻孩子,別相信,那是栽贓陷害,法輪功自一九九二年開始洪傳到一九九九年,全國到處都是讚揚,咋一個『自焚』的也沒有呢?為啥偏偏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一言堂下令迫害法輪功以後才出現『自焚』了呢?法輪功是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的好功法。別相信電視說的,他們欺騙老百姓,讓不明真相的人仇恨法輪功,最後讓百姓鬥百姓,結果受傷害的是老百姓啊!」

    母親修煉法輪功,當然知道法輪功的珍貴,她能騙女兒嗎?可是任憑母親怎麼苦口婆心的勸說,她就是抱著葫蘆不開瓢。

    到了二零零三年,李楊波的身體更差了,吃一頓飯要休息三次,渾身無力,脊骨總是酸疼,臉無血色,十分痛苦。二零零五年她自己都感覺生命已經走到了盡頭。在現代醫學對她的病根本束手無策的情況下,她才抱著試試看的心態,開始用心學煉法輪功。這一煉,奇蹟出現了,二十天的時間,身體就恢復了健康,渾身有力氣了,臉上也紅潤了,都能正常工作了。

    象李楊波這樣的,親人修煉法輪功,可是任憑家人怎麼勸說就是不信的人,真的不少見。他們不相信法輪功,大多是因為聽信了中共的謊言。往更深處說,他們還有一種擔心,就是怕自己對法輪功的認可從而促使家人對法輪功更加堅定。誰不想過一個安定的生活呢,可是中共的打壓這麼殘酷,自己的家人對法輪功又如此堅定,再這麼堅持下去,要是萬一……他們擔心的是中共的魔爪伸向家人,所以才一直拒絕相信法輪功。

    在同月的二十三日,明慧網上還有一篇報導《廣東樂昌優秀教師被關押 十歲女兒隨媽媽奔走營救》,這篇報導中所涉及到的法輪功學員曹麗萍,與李楊波的情況比較類似。曹麗萍的丈夫梁劍君被法院非法起訴,她特意寫了一封信給法官。她在信中自述:「二零零四年我在深圳羅湖區上班,十月的一天,下午四點左右,我喝了兩碗甲魚湯,一會兒肚子出現絞痛,急忙上洗手間,完了後,洗手間的便池,滿滿的一池血,鑽心的痛,頭重腳輕的,感到全身無力氣,身邊一個人也沒有,上醫院的力氣都沒有。我驚恐萬分感覺可能會沒有命,下意識的知道這是甲魚中毒,那刻,不想死的心讓我想起了那位曾經叮囑我說危難時要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的這九個字。求生的本能讓我忘掉自己平日對待這九個字懷疑的心態。心裡整整默念了一宿的「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到第二天早上 ,我竟然奇蹟般的好了,而且正常的上班。如果不是自己親身經歷的話,我是真不相信。

    「二零一零年,我在廣西北海,六月二十四日那天,因急性腎衰竭,肚子還有胎毒,四個主治醫生四十八小時寸步不能離開,其中有個吳醫生說怕是要準備後事了。那時全醫院護士都關心,可我卻一直象死人一般躺在床上。事後才知道,我醒來時,已經是第三天了,我耳邊聽到了丈夫念的『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熟悉的聲音,原來丈夫是早上趕到這的。我睜開眼睛時,卻看不到明亮的天,只看房子很黑很暗,當我模糊中看到丈夫的身影時,說:『你來了』。醫生們聽到這聲音,終於鬆了一口氣。二十四小時沒合眼的丈夫終於放下了心……

    「電視上的報導,也曾讓我望而卻步,電視節目報導的那些負面的信息與我知道的身邊親人的修煉法輪功簡直是天壤之別。好奇的心讓我萌發了想探個究竟,這個法輪功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我問丈夫道:把你們的書拿給我看看。可是,他的書已經被迫害大法的警察上門抄走了。輾轉到了二零一二年,在到處的詢問中,我找到了這本叫《轉法輪》的書。用了三天的時間,一口氣讀完了。看完後的第一念是:人怎麼會那麼糊塗。自己不明白,不了解的東西,為什麼不自己去探個究竟。任他人人云亦云。我懊惱自己的低能。

    「法輪大法讓我敞開了心扉,同時眼睛便出現了如大法書裡所言的狀態,我的眼睛開始排出大量的眼屎,我並不擔心,因為這是大法裡說的調整身體。果然過了幾天,那些廢物質在減少排出,大概一個星期左右,眼睛竟然可以看亮的天了,通過煉法輪功的五套功法,身體得到了明顯的改變。直到現在,五年的時間,我沒有用過任何的藥物,精神狀況非常的好。如果不是自己親身的經歷,我無法明白那些信仰者為什麼能對法輪功如此的熱愛。原來這書不僅能祛病,還能解救人的靈魂。之所以才明白,迫害那麼嚴重,那些修煉者卻不言放棄。因為這是生命的根源。」

    曹麗萍的信寫得非常明白,她是如何由不信到修煉法輪功,她的感悟非常深刻。可是這樣的信在轉交給法院院長時,院長竟然對轉交信的保安罵了一頓。這不能不令人深思,曹麗萍把自己的經歷寫出來,不是在勸導大家正確對待法輪功而避免犯罪嗎?如果這個院長遇到生命危險時,法輪功幫她解除了危險,她還會如此對待法輪功嗎?誰能保證自己一生什麼事都沒有呢?要是萬一有了躲不過的災難時,人家不是把避開災難的方法提前告知你了嗎?人怎麼能如此的沒有良知呢?這才是這些只信中共造謠宣傳,並配合中共迫害法輪功的中共黨徒的悲哀!

    其實象他們這樣在嚴酷的迫害中選擇修煉法輪功的人還有很多,只是為避免他們或他們的家人遭到迫害,明慧網上才沒有這樣真名實姓的報導。對這些正在遭受迫害的人,我們才能將他們的真實姓名和經歷匯總起來。對法輪功還不能正確認識的人,真的應該對這幾位在嚴酷的迫害中選擇修煉法輪功的人了解一下,看看他們的思想轉變過程,及修煉後身體受益的情況,他們的經歷對您或許真的有一點啟發。



    TOP

    黑龍江冤判十二名法輪功學員被追查


    石銘

    ——從哈爾濱市一次冤判十二名法輪功學員看中共的邪靈本質

    據明慧網報導,2017年12月14黑龍江省哈爾濱市石香雲、朱鳳英、趙熙茹、魏續旺、賈艷玲、包義、劉君、任秀英、孔慶艷、吳樨、張樹霞、楊騏驥等12名法輪功學員,被哈爾濱松北區法院非法判刑,判期從1年至8年、罰金從2萬至5萬不等。其中石香雲、魏續旺、朱鳳英、趙熙茹、包義、劉君、任秀英、楊騏驥都是六、七十歲的老人,任秀英、楊騏驥均年過七十歲。在被非法關押期間,一向身體健康的楊騏驥還出現過嚴重的糖尿病、高血壓、膽結石等病症。這是中國大陸本年度最惡性的冤判法輪功學員事件之一。

    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五日下午一點左右至晚上十一點多,哈爾濱市公安局、阿城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等,以兩會「維穩」為藉口,在阿城區非法抓捕十五名法輪功學員,近日得知,李鵬、張廣利均被非法判刑九年。

    二零一七年十月九日,由黑龍江省公安廳和哈爾濱市雙城區公安局在同一時間內綁架了雙城大法弟子五十多人,在此之前的所謂「敲門行動」中被騷擾的大法弟子就有一百五十多人。從二零一一年到現在,雙城地區已經出現了三次這樣的綁架數十人的案例,被綁架人數之多在全國已屬首位。

    海外「追查國際」發出了「追查黑龍江省哈爾濱市松北區迫害石香雲、楊騏驥等12名法輪功學員的責任人的通告」。通告說:自1999年7月以來,黑龍江省公、檢、法、司和「610」系統對法輪功學員實施群體滅絕性迫害,司法系統作為執法機構,公然剝奪公民的信仰權利,非法抓捕、關押、酷刑虐待、庭審、無罪判刑,造成眾多法輪功學員致傷、致殘、致死。特別是警察等執法人員公開犯罪。

    「追查國際」通告的涉案主要責任單位和責任人有:原黑龍江省委書記王憲魁;黑龍江省政法委書記甘榮坤;黑龍江省公安廳副廳長吳剛,黑龍江省公安廳,國保總隊國保處副處長楊波;哈爾濱市政法委書記任銳忱,政法委副書記、「610辦公室」主任劉英輝,「610辦公室」副主任門長青;哈爾濱市公安局局長趙中超;松北區委書記、區長高大偉;松北區委政法委書記鄭燦龍,政法委副書記唐懋濱;松北區副區長、松北區公安分局局長馬明仁,副局長張雅君,松北分局國保大隊長張澤坤,警察於曉光(辦案人),警察劉明雨、石曉峰、陳敬發 、王曉寶;松北派出所警察李曉光(參與非法抓捕楊騏驥);松北區檢察院代檢察長李士凱,副檢察長李哲,公訴人單丹丹;松北區法院院長文華英,副院長姜靜,副調研員、主審法官呂世濱,刑庭庭長李岩;哈爾濱第二看守所。

    迫害法輪功十八年來,黑龍江省是迫害法輪功最嚴重的省份之一,法輪功學員被非法綁架、關押、判刑的數量一直在全國名列前茅,哈爾濱市在黑龍江省又最為嚴重。據明慧網報導,黑龍江省至少有491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僅哈爾濱雙城市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至少達96人,另有3人失蹤。

    截止到2016年10月底,齊齊哈爾市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至少61人;非法判刑至少262人次;非法勞教至少254人次。迫害的酷刑種類至少50種以上。

    佳木斯市至少有45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被非法判刑88人次,被非法勞教至少381人次,被綁架迫害至少2199人次。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八日黑龍江省雙鴨山市尖山區法院對法輪功學員張麗艷冤判七年半、王東生七年、王玉芝四年、郭紅霞三年半、單金莉三年、祖萬海三年徒刑,其中單金莉和王東生是母子。

    原黑龍江省委書記王憲魁等江派殘渣餘孽,因懼怕清算上身,肆無忌憚的操控黑龍江政法部門頂風作案,借迫害法輪功進行攪局,死心塌地的為江派站台。

    在習近平當局依法治國日益推進的今天,黑龍江省仍然肆無忌憚迫害法輪功,大肆抓捕和冤判法輪功學員,是在肆意踐踏憲法和法律的尊嚴,公開與現任當局依法治國的國策對著幹,在全國可謂屈指可數。

    《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中國篇》中說:「人們也許認為共產主義就像其它各種各樣的主義一樣,是一種人間的什麼思潮,或者說是一種失敗了的嘗試。非也!共產主義不是思潮,也不是嘗試,它不是人自己搞出來的什麼東西。共產主義是魔鬼教義,是邪靈強加給人的、專門以禍害人間,毀滅人類為目的而來的」。也許人們不理解共產黨為什麼那麼壞、毒、邪、惡,那麼毫無人性、不可理喻。原來它根本不是人間的什麼東西,它是一個「邪靈」,所有死心塌地為它賣命的都是被它附體操控的披著人皮的惡人。黑龍江省那些死心塌地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人,就是被「邪靈」附體而失去理智的惡人。他們不知因果報應是天理,天網恢恢,疏而不漏。今日的作惡必得到明日的果報!

    從中共早期內部整肅屠殺自己人到發動「文化大革命」十年浩劫,從「六四屠城」到迫害法輪功,中共的殺人歷史無處不在,中共的流氓本性和邪靈本質暴露無遺。中共存在的唯一目的就是「要摧毀華夏文明,打掉中國人的信仰,」進而毀滅人類!奉勸那些至今仍然追隨中共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的人,立即停止迫害,痛改前非,為自己留一條後路!



    TOP

    侄媳遇難得平安


    內蒙赤峰大法弟子

    我到侄子家的時候,總會拿一些真相材料,侄子、侄媳、侄女等親屬都明白了真相,也都做了三退。侄媳一見我有真相材料,就對我說:「大姑你把真相材料給你侄子吧,叫他去發。」我說:「還是我去吧。」「您都七十多歲了,還是我們去發吧,我們年輕腿快,一會就發完。」說著就拿著真相材料出去發放去了。

    有一年侄子下班,從山坡路騎摩托車回家,走著走著發現車閘不好使了,嚇得出了一身大汗。就在這緊要關頭,車被一個小樹枝攔住了,侄子說:「這是法輪大法師父保護了我。」

    前兩年,侄子和侄媳收秋,侄媳開著一輛小型帶鬥三輪車拉玉米棒子,路上有一個磚廠和老百姓取土的一個大土坑,侄媳不知怎麼回事把車開到坑裡去了,侄子在地裡等了半天也沒見侄媳開車過來,就順著路去找侄媳。走到土坑附近,就看見侄媳和三輪車都在土坑裡,車也沒翻,人也安安全全的在車座上坐著,什麼事也沒有。侄子在坑上看著侄媳,侄媳在坑裡看著侄子,看著看著他倆大笑起來,因為他倆知道這一次又是慈悲的法輪大法師父保護她,保護了他們這個完整的家。



    TOP

    當自己的意見被否定之後


    美國大法弟子

    經協調人批准,兩年前,我參加了一個講真相救人的項目。過一段時間後,協調人讓參與項目的同修提意見:看看這個項目有何需要改進的地方,要求同修暢所欲言,想說啥就說啥。還特意叮囑:不要耽心說錯,即使說錯了也不要緊的。我想,這是大法弟子辦的項目,理應客觀如實的反映自己的想法。我就根據自己平時的體會和判斷琢磨出了幾條,主要包括一些想法和建議。如項目原文件中引用的相關數據有些滯後,應當儘快更新;需將自己認為凌亂、瑣碎的信息,從新整合,以壓縮減少文件數量,使這些文件更具備條理性、連貫性和系統性等。覺得自己是真心對項目負責,指出的是需要切實改進的問題,提出的是切合實際的建議,協調人肯定會採納,至少是部分會被採納。我一邊發言,一邊心裡那個美滋滋的勁兒。誰知言還沒發完就突然被協調人中途打斷:「你不要說了,根本行不通!你站在對方角度,換位思考一下,你能受得了嗎!再說這樣的意見也不應當在這個場合提!」滿盆涼水一下子倒在了我的頭頂。當時那個腦袋漲得自己都不知道有多大了。這真比「說不定就在你最怕丟面子的人面前,叫人給你兩個嘴巴子,讓你丟了丑了」[1]還難堪。             

    下來後,協調人還給我發了一個長長的電子郵件,從若干方面把我給「數落」了個溜夠。特別是其說道:「我們這裡的同修都是具體執行者,當然不是項目策劃和組織者。大家都應當把心思用在怎麼去執行和如何具體做上,在這上多動動腦筋,多用用心,把它進一步做好。而不是找項目策劃和組織環節中存在的問題,那是策劃協調層次的事情。如果這幫人都像你這樣,討論起來就不好收場了,你這不是起了副作用,給攪場了嗎?」我心裡別提多難受了,幾十年來,首次遇到。心裡暗想,未獲肯定不予採納也罷,為啥還被「狠貶」一頓?真有自招「倒楣」的感覺。

    但是,我覺得這是大法弟子辦的項目,協調人理應虛心聽取大家的意見。 心想:憑我的資歷、經驗、水平、年紀,你有什麼資格這麼教訓我?幾十名同修在一起已經幾年了,大家還算得上互相尊重。你這麼「整」我,我還怎麼面對同修?我還怎麼見人?一時間人心浮動,翻江倒海,酸甜苦辣,五味俱全。一下子,顯示心、爭強好勝心、有求之心、怨恨心都暴露無遺。

    慈悲的師尊鄭重告誡弟子:「所以今後遇到矛盾的時候,你不要把它看成是偶然的。因為矛盾產生的時候,會突然間出現,可是卻不是偶然存在的,那是為了提高你的心性的。你只要把你當作煉功人,你就能夠把它處理好。」[1]「真正修煉,就得向心去修,向內去修,向內去找,沒有向外去找的。」[1]

    認真向內找, 仔細想想:自己的什麼資歷,不就是幾十年在邪黨體制內,為其積極表現的個人經歷嗎?什麼經驗,說白了不就是在邪黨體制內養成的事不關己,高高掛起。明哲保身,但求無過。尖嘴滑舌,損人利己。什麼水平,不就是長期在邪黨的政治壓力和物質利益誘惑的環境中,自覺不自覺形成的互相猜疑,落井下石。殘酷鬥爭,無情打擊。為一己之私在人生旅途中,冒險走鋼絲陰暗心理的充分暴露嗎?什麼年紀,不就是,從出生一開始就被邪黨綁架,從身體的吃喝拉撒睡到人生的農學工兵政履歷年代的全部記錄嗎?這些都是邪黨文化在自身空間場的存在形態,都是應該毫不猶豫的予以清理和拋棄的,這有什麼可回顧和驕傲的呢?

    慈悲的師尊還提醒弟子:「這和常人的任何矛盾都是不同的,表現形式上不會有兩樣,但是出發點、目地都是不同的,甚至於過程中的表現、狀態,也是不盡相同的,所以大家一定要看到這一點。既然我今天要進一步的把修煉形式、修煉狀態跟大家說清楚了,那學員之間互相在配合上,你們就不要再有另外一顆戒備別人的心。(鼓掌)互相責備,互相之間用人心排斥,各種所有的狀態,我告訴大家,都是對修煉形式的不理解而產生的新的執著,是不是?是!所以不能因為不理解修煉的狀態而產生新的執著。這個執著的本身也是你修煉前進的巨大障礙,所以這種心也得去掉。」[2]師尊的法讓我悟到:自己的意見因為被協調人否定而產生的想法,不就是對協調人的責備、排斥和準備將來對其進行戒備的陰暗心理嗎?我們這個項目在不同的階段有不同的要求,需要方方面面因素的密切配合,更需要全體同修不偏不倚的圓容。就像部隊作戰一樣,做為基層官兵來說,服從命令是軍人的天職,那就是毫不猶豫地執行司令部發出的命令,充分發揮每個戰士的聰明才智和整體部隊的戰鬥能力,最大限度地消滅對方的有生力量,爭取最大戰果。根本不會也不允許基層官兵對司令部發出的命令進行妄議,那樣的軍隊會是一盤散沙,也不會有什麼戰鬥力。悟到就要做到。因此,對於建議中提到的有些問題,自己就默默採用妥善的技術手段,巧妙的迴避或予以彌補,既圓容了整個項目,又沒有造成同修之間的爭論不休。實踐中果然效果極佳。

    目前這個項目已增加了相當一部分比先前信息量大許多的文件,這些都是隨著師尊正法進程的需要安排的,在這之前是不可能做到的。現在更悟到,這也正是我提出的意見當時不被採納的原因所在。因為,師尊的正法進程還沒有推進到那一過程中去,也就不需要那樣去做。所以,大法弟子的一思一念,都必須隨著師尊正法的進程走,真正做到:修好自己,不偏不倚。既不反常,也不可滯後。在提高心性上多下功夫,充分利用轉瞬即逝的修煉時間,一絲不苟的做好師尊要求的三件事,多救人。

    以上心歷路程寫出來,與有類似經歷同修共勉。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謝謝師尊!謝謝同修。合十。
            
    註:[1]李洪志師尊著作:《轉法輪》
            [2]李洪志師尊著作:《各地講法七》<美國首都法會講法>      

     



    TOP

    不經意間遇到的 「小事」也應該想一想


    大陸大法弟子

    一次路過小區一個服裝店時,順便往裡看一眼,見老闆一人在店裡。不知為啥,那一刻我心裡有點不舒服,走了很遠,我問自己:「為啥不舒服?」這一找,發現有很大人心在後面:怨恨:我曾在這個店200元買一條褲子,講價時老闆一分不讓,說質量怎麼怎麼好。可是洗一次後,褲子象泥巴似的,不能穿了,我知道被算計了,有種恥辱感。之後每次路過這個店時,心裡就彆扭。細想,這「彆扭」背後是什麼?是怨,還有恨:宰我一把生意還想好?是妒忌,是私。我發正念清除這些東西,並提醒自己:不計個人得失,無怨無恨,包容一切,感覺心裡輕鬆多了,再路過這家店時,心裡也平和了。

    一次,妹子家遷居,我約幾個親戚去妹子家吃飯,臨走時妹夫說:「以後你們幾個常來我家聚一聚?」我說:「會來的。」可是,幾個月後妹夫見到我時說:「他們幾個人又去我家聚了兩次,沒叫你,說你不喝酒,性子急。」當時我心裡有點不是滋味,心想:「到我妹子家吃飯,不叫我?什麼意思?」有種被冷落感。向內找,發現自我心很強:潛意識是:你得尊敬我,我不去行,但不能落下我,有種在人之上的心。另外,我性子確實急,有幾次在妹子家吃完飯,剛吃完就想走,著急回家學法,這讓人不理解,人家不叫我,必有我沒做好的原因。我發正念清除這些人心,心裡寬敞了,也不堵了。

    本地有個女協調同修,每次交流時都說個沒完,,我雖然不吱聲,但心裡略有不舒服。後來想:為什麼她一說話我就不舒服呢?她沒少為大法付出呀?她曾經被迫害很重,離了婚,我應該支持她呀?為什麼看不慣她呢?想來想去,發現自己人心一大堆:認為她說話絮叨:東一句西一句的,聲還大,象男人似的,比比劃劃。交流時,男人沒開口,她先說個沒完。還有,她長的丑,不如其他女協調人順眼……多色?這麼多髒髒人心和觀念在背後,怎麼能看慣她呢?神會這樣看人嗎?現象的背後是一大堆人的垃圾,我發正念清除,再清除!把這種分別心等統統去掉,就感覺心裡的天空又大了一塊。

    外地有個同修來本地辦事,晚上住在我家,臨走時說:「你家的環境是不是有點干擾?」我說:「怎麼講?」他說:「我做個夢,說有個人不讓我睡覺,扯我。」我馬上意識到:我有怕心,因為該同修曾經是很有名的協調人,住在我家,又帶著手機,我心裡不舒服,怕招來麻煩事。我趕緊清理躲藏在思想深處的那個怕。他走後我想:「神目如電,修煉人想藏什麼都藏不住,趕快修掉吧!」

     一些看似不起眼的「小事」,其實並不是小事,意識到了就別放過,當你細心向內找時,會發現一大片人心,而且這些人心都是人本質的東西。



    TOP

    加媒曝光中共官員騷擾法輪功學員



    二零一八年一月五日,加拿大主流媒體「國家郵報」(National Post)刊載文章《不要越界》:機密報告揭露了中國官員如何騷擾加拿大的(人權)活動家,曝光中共利用駐外機構或官員騷擾加拿大人權活動家、異議人士,尤其是法輪功等團體。

    文章援引由國際特赦加拿大分部主導、數個組織合作的報告稱,中共的騷擾類型從數字、消息、活動到直接威脅恐嚇進行分類。恐嚇騷擾的目標包括:維吾爾穆斯林少數民族,有獨立思想的藏人,台灣人,民主倡導者,特別是法輪功團體。

    報導稱,參與報告的組織之一國際特赦組織加拿大分部秘書長阿歷克斯·尼夫(Alex Neve)以及代表中國宗教、人權和少數民族的團體說:「這不僅僅是偶然和零星的事件。 」而是「有一個一貫模式……這是外國政府在加拿大非常活躍、破壞人權的令人不安的例子之一。」

    報導稱,只有法輪功修煉者還在持續發聲。就在最近一個月,冒充並誹謗法輪功修煉者的電郵被大量發送給國會議員,並把某些支持法輪功的議員如自由黨的朱迪·思格若(Judy Sgro)放在其誹謗海報中。報導稱,這些郵件為冒充法輪功修煉者的人所發。但法輪功協調人格裡絲·烏倫賽克(Grace Wollensak)澄清,這與法輪功學員沒有關係,並且清楚的回應了北京的宣傳攻勢。

    報導介紹,中共於一九九九年開始迫害法輪功,無數法輪功學員被非法監禁、酷刑和殺害。而加拿大專家把法輪功視為一種全新的、鬆散管理、並強調打坐和深刻道德意義的信仰。烏倫賽克女士表示,這些假郵件多年前就開始了,很容易追蹤到這些都是來自中國的帳戶,現在追蹤的難度有所增加,有很多政界人士不知道這不是法輪功修煉者所為。

    現為國會法輪功之友成員之一的國會議員思格若(Sgro) 說:「這是來自企圖詆毀法輪功的那些人。」

    過去十多年來,正是在中國駐當地領事館的壓力下,多地市議員、市長和其他政界人士,試圖破壞法輪功的紀念或抗議活動。例如,溫哥華前市長於二零零六年公開下令停止在當地領事館外抗議。

    專家表示,這樣的策略是一個更大的策略的一部份,旨在影響和監視在加拿大的華裔、在這裡學習的中國公民,甚至整個加拿大社會,這樣的策略也在其它國家進行著,並且不斷膨脹。

    報導中稱,合作這份報告的團體於去年九月向加拿大外交部、皇家騎警和情報部發出了這份報告,並希望加拿大當局採取更加協調和積極的方式來處理這些騷擾。加拿大外交部長方慧蘭(Chrystia Freeland)的發言人亞當·奧斯汀(Adam Austen)拒絕就這一廣泛的報導發表評論,稱該部門不會談論「具體事件」。但他表示,任何外國政府企圖不當影響或騷擾加拿大人都會被嚴肅對待。「如果外國外交官確實有不能接受的行為發生,一定會採取適當的行動,直至列入外交『不受歡迎人士』,拒絕入境。」

    報導引用人權活動家們的話表示,中國政權長期持續在加拿大打壓異議人士。加拿大前世界小姐林椰凡(Anastasia Lin)已敏銳地意識到批評中國的附帶損害:在向加拿大媒體談到中國對法輪功的打壓之後,她被禁止參加二零一五年在三亞舉行的世界小姐總決賽,並表示她仍然生活在中國的父親已被警方屢次威脅。林女士還向「國家郵報」透露,她的選美贊助商——一家華裔在多倫多經營的禮服店在收到當地領事館的警告郵件後,放棄了對她的贊助。



    TOP

    台灣中部法輪功學員分享修煉心得



    二零一八年一月七日,台灣中部部份法輪功學員在台中市協和國小舉辦了一日學法交流,分享修煉心得體會,敬謝師恩。

    來自台中、彰化、雲林、南投等台灣中部城市的部份法輪功學員,在二零一八年伊始,聚集在一起,以感恩的心情恭祝師尊新年快樂。多位學員分享修煉後身心受益,及生命昇華的經歷。

    走入修煉 全家受益

    家住雲林的李麗敏一家六口都學煉法輪功,她表示修煉大法全家受益良多,不僅身體健康了,脾氣變好了,家庭關係也變和諧,同時以真、善、忍為處事原則,更讓她在鄰裡間獲得美名。

    她回憶起十幾年前,先生看到朋友演示法輪功的功法,動作非常優美,而且似曾相識,於是就開始學煉起來。這一煉就是全身心的投入,也帶著孩子們全家一起學煉。沒過多久,身心都有了很大的變化。

    首先,兒子從幼兒時就經常發作的氣喘病痊癒了,學業成績也從班級倒數的名次,跳升到第四名。當時就讀國中的孩子告訴她,通過學習法輪功的法理,突然悟到沉迷於電玩是不對的,於是主動改掉就算偷錢也要玩的嚴重癮好。「象是開竅一樣」,李麗敏描述孩子的學習突飛猛進,學業成績從後段飛升到前段。

    孩子身體健康了,夫妻間的矛盾減少,家庭氣氛也跟著轉變。她的脾氣變好,也是重要因素。

    「做人的脾氣就應該象麗敏一樣」,朋友的先生稱讚李麗敏的脾氣是村裡數一數二的好,應該向她學習。這是來自朋友的轉述,她說能做到如此是因為:「『打不還手,罵不還口。』這是法理的要求,我就照著法理來要求自己。」

    也正因為法輪功的教導,她在面臨心性衝擊時,能把握得很好。她舉例,有次同業的朋友誤解她說的話,當面痛罵她半小時。她當時沒來氣,知道是朋友誤會了,心平氣和地解釋給朋友聽。朋友當下聽懂了,反而很不好意思,態度一百八十度轉變過來。她化解了一場可能的紛爭,這智慧正是來自於法。

    而在婆媳關係上,李麗敏覺得法理給她很大的幫助。最近一年他們接公婆來同住,二十幾年沒生活在一起的差異,彼此的不適應都讓她備感壓力。婆婆常因小事不開心而抱怨她,她雖覺委屈,但想到自己是修煉人,要符合「真、善、忍」的要求,「我雖然還做得不好,但我會努力達到這個目標。」她認真地說。

    自己開工廠做生意的李麗敏,在修煉後對金錢也有不同的看法。她說,「凡事比較不計較,利益心放淡。我們一樣賺錢,但是不象以往一樣鑽營。以前賺錢是想買房、買地,現在我們有盈餘,會想回饋社會。」

    找到人生的解答

    二零零二年開始修煉的謝嘉祝來自雲林。她說最近發生一件有趣的事,一日到戶政事務所辦事時,戶政人員看著她身份證上的照片,對照她本人問:「這個 (照片) 是你嗎?」疑惑照片上的樣子比現在還老。謝嘉祝告訴他,自己因為煉法輪功而比以前顯得更年輕。

    學煉法輪功讓謝嘉祝健康、年輕,但對她的心靈幫助更大。她描述,自小父母不和,家庭的氛圍讓她不想回家。從小到大的願望就是成為家庭主婦,渴望擁有美滿的家庭。然而婚後的生活並沒有符合她的預期,因為長期對生活沒有安全感,身體也變得不太好了。在因緣際會下,她開始學煉法輪功,她從法輪功的經書中找到人生的解答,明白了人生為何苦。

    「不論好事壞事,都是好事。」修煉後,謝嘉祝看待事情跟以往有了不同的視角,有更大的容量,更高的高度。她發現,「在面對磨難時,更有能力去承受、釋懷、慢慢去放下。有更大的慈悲去看待事情,不只把它看作是對自己不平的事。」

    「修煉人沒有敵人。」她經常對照這個法理要求自己,因此感受到對先生釋出的善意,也得到先生善的回應。「修煉大法對我非常有幫助,否則會走不過去。」她感激地說。

    揮別三十年病痛

    今年六十一歲,來自彰化的蕭威南慶幸自己能修煉法輪大法,他說,這是性命雙修的功法,非常珍貴。同時他感恩大法帶給他健康的身體,所以有機會就會介紹他人來認識。

    蕭威南二十五歲時帶著一身傷從軍中退伍,之後三十年都在中西醫中徘徊,大半生是在病痛中度過。為了了解人世間為何如此痛苦,他走過許多宗教、法門,在道家修行許多時日,甚至已具備所謂一點小功能,但病痛依然纏身,並未隨著他的修行而減輕,直到有朋友送給他一本書——《轉法輪》。

    二零零六年,蕭威南決定放棄過去所學,專心修煉法輪功。透過學法、煉功,不久,折磨他三十多年的病痛逐漸消失,他更明白了此生的目的,不僅是為了個人生命得到圓滿,更要把法輪大法的美好帶給更多人。因此,他有機會就以親身的例證,引導許多徘徊在各宗教法門的朋友來了解法輪大法,希望他們也能如同他一樣幸運。



    TOP

    美國莫市爆滿 神韻是一台大戲「神的復興」



    神韻歌唱家雄渾優美的聲音,把已經失傳的傳統美聲唱法再現舞台,讓美國莫比爾市的觀眾感動深深震撼,歌唱家的唱腔還沒有落下,全場就爆發出雷鳴般的掌聲。

    美中時間1月9日,美國莫比爾市迎來了享譽世界的神韻北美藝術團在當地的演出,全場爆滿。神韻藝術家帶來的純善純美的演出,讓到場觀眾無不感動萬分, 在節目開頭的唐軍擊鼓舞蹈和下半場的手絹舞中,觀眾們都禁不住數次奉上熱烈的掌聲。

    當晚的觀眾有商界的公司老闆、醫學界精英,也有藝術界和政界人士,他們看完演出後表示心情愉快,十分感動。觀眾Jeff Bauman說節目最後「法正人間」的壯觀景象令他感到「十分陶醉」。

    莫比爾(Mobile)是美國阿拉巴馬州第三大城市,該市的名字源自於建城之時該地區的印第安部落「Mobile」。美國第二大慶典四旬齋前的狂歡節於1705年始於莫比爾。

    作為旅遊城市,莫比爾擁有藝術博物館、名人故居和宗教聖地大教堂,這裡的橘子沙灘被譽為美國最好的沙灘之一,而戰艦紀念公園則被列為美國國家歷史地標。在過去的300年間,莫比爾曾被法、英、西班牙等統治過,因此城市的建築具有濃郁的歐洲風格。

    芭蕾舞演員 :舞蹈演員們技巧超群

    欣賞了如此卓越的中國古典舞和包羅萬象的頂級舞台藝術,身為芭蕾舞演員、舞蹈教師Kristiana Bell贊演出令她大開眼界。Bell讚嘆舞蹈演員和服飾都是渾然一體的,她說:「絲質的長袖收放自如,美麗的服飾在舉手投足、翻騰跳躍間完美融入舞蹈之中,看起來優雅動人。」

    「群舞的動作完全一致,真是美不勝收。」「觀眾能感受到整個演出團體的每一個人都滿懷熱情、展現高超的技藝,真是不可多得。」

    「舞蹈演員互相搭著胳膊,美妙的轉圈,這個舞台效果美不勝收。他們能如此快速地旋轉已經就很了不起了,更令人嘆為觀止的是,旋轉之後沒有一絲一毫的暈眩,接著下一個動作,真是完美無瑕、妙不可言。」 她回憶著。

    Bell對神韻頂級的編舞和舞蹈技巧讚不絕口,「演出輝煌壯麗,通過個性鮮明的編舞,展現了不同朝代的風格,非常引人入勝。」

    她還發現:「表現久遠朝代的舞蹈如行雲流水、飄逸如仙,接近現代的舞蹈則充滿激情、活力四射,包含更多的跳躍和翻騰,舞步迅即如飛,如風一般,也更具有現實感。 」

    歌手:神韻女高音歌唱家太棒了

    歌手Sharon Moore說,觀看神韻演出,「真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

    身為一名歌手,Moore還發現神韻女高音歌唱家的歌聲與眾不同。她說:「我們今天所聽到,與我們所熟悉的很不一樣。女高音真是太棒了,很精彩。」

    「她的演唱方式跟普通唱法有很多不同,她運用了很多的控制,從這裡發出了直接的、純淨的聲音。我不確定我是否能做到這一點。」Moore用手指著前額部位說。

    Moore說,「而對於美國的歌手而言,我認為其歌聲主要來自他們的胸部,從他們的肺和胸部發出來的。」
    前美國政府官員:神韻重塑人類道德

    Mike Smith先生退休前是一名美國政府官員,他跟太太Marilyn solomon看完神韻演出後感觸很深。他說,神韻讓他感受最深的就是「(人類)道德的重建」。

    神韻藝術家們通過如詩如畫的舞蹈、中西合璧的天幕、神奇精湛的天幕,給觀眾獻上了無與倫比的藝術精品,對此Mike Smith先生深表感謝,「神韻演出太棒了,絕對一流!他讚嘆說,不過讓他印象最深刻的還是神韻表演中體現出的『道德重建』。」

    「從創世到神的復興 一台大戲 一條主線」

    麻醉師Jeff Bauman先生跟太太一起觀看了演出,他表示對整台神韻演出的主題表示欽佩。

    Jeff Bauman稱讚整個主題貫穿演出始終,從創世的緣起到最終神救度世人、法正人間的一條主線,每個環節都令他深受吸引。

    「色彩搭配等一切都為呈現整個主題而存在,(神韻)在表達一個信息,並對未來進行了預測。 演出將(整台節目的)故事情節呈現得淋漓盡致 。」他說。

    他到底得到什麼信息呢?Jeff Bauman說那就是最後「法正人間」的壯觀景象,最後一個好人得救的大圓滿的結局令他感到「十分陶醉」。

    「最後神來救世了,但我覺得從演出的一開始就在詮釋這個信息,從人類的起源到故事情節發展,再到整個神復活的過程,是個整體的故事,環環相扣,進行了完美詮釋。」

    他接著說:「我絕對收到了神的信息,毫無疑問!演出從一開始(萬神下世))就令我深受吸引,然後我就跟隨著整個故事情節,逐漸展開和發展。」

    律師:神韻演出的每一部分都感人至深

    「不同的故事、舞蹈、場景,帶給觀眾不同的感動,引發共鳴,也令人陶醉,真的太卓越太完美了!」律師Colin Sherman和太太Patricia Sherman喜歡神韻演出的每一個瞬間。

    1月9日晚,「世界第一秀」在莫比爾(Mobile)產生了轟動效應,神韻北美藝術團在當地市民中心劇院(Mobile Civic Center Theatre)的首場演出爆滿落幕。

    Sherman非常欣喜太太選擇神韻演出票作為聖誕禮物,「非常欣賞整個演出,我太太和我本人,都非常陶醉其中。」他說,「既是慶祝生日,也是我們倆的聖誕禮物。演出感人至深,非常開心能來觀賞。」

    「我喜歡小舞劇,也喜歡舞蹈,服飾、色彩,每一樣都美麗繽紛,賞心悅目。」Patricia說,「音樂的旋律也非常悅耳動聽。」
    「好像穿越時空回到久遠的古代,太令人著迷了。」

    Patricia讚嘆道,「每一個舞蹈的歷史都非常吸引人,的確,演出帶我們回到非常久遠以前的年代,具有博大精深的文化內涵,能學到這些,是令人難忘的體驗,真的就像回到了過去。」

    Sherman說:「特別喜歡那個丈夫參戰離開妻子18年的故事,非常打動我。其實,每一個部分讓人有不同的感動,精彩非凡。」

    在經歷了一場穿越時空的美妙旅程後,Sherman對神韻藝術家們為復興中華五千年傳統文化的努力深懷感恩,他說:「藝術家們付出了巨大的努力,觀眾可以想像到,為了這場完美的演出他們之前做了多少準備,排練過程中也一定非常刻苦,這一點讓我們深深敬佩。」

    醫生夫婦看神韻 驚嘆這是中華文化精粹

    莫爾比市的家庭醫生John Vanderwood先生帶著妻子、從事梵文教育的Brenda Vanderwood女士看過演出後,表示非常喜歡神韻節目。

    「真的是太完美了!」John Vanderwood說,「我們非常喜歡神韻!五光十色的演出!」Brenda Vanderwood也十分認同:「確實是這樣,神韻非常美麗,光鮮亮麗!」

    「我喜歡女高音的歌聲,還有她唱出的歌詞,真是太美了,」 Brenda Vanderwood接著提到神韻的色彩讓她眼前一亮,「顏色太美了,尤其是各種柔和的色澤,演出中女舞蹈家們穿著的各種色彩的服飾,真是非常美,而男士們穿著桔色服裝起舞的時候,看起來充滿活力。」

    神韻再現了正統中華文明,是真正傳播五千年精髓的文化,讓越來越多原本不了解中國的人們有了非常正面的概念,「神韻就是一場中華文化的精粹博覽會,」Brenda Vanderwood衷心的說,「他們(藝術家們)表現了中華文化的美麗和優雅。」

    同時她十分感激神韻藝術團能在中國文化遭受中共政府破壞時,盡全力復甦文明的舉措,她認為這非常了不起。

     



    TOP

    達拉斯觀眾愛神韻:展現造物主的智慧



    2018年1月9日晚,神韻世界藝術團在美國德州達拉斯地區的第六場演出再次爆滿,門票提前一個月即已售罄,貝斯演藝廳(Bass Performance Hall)不得不開放五樓的座位,以滿足觀眾觀看神韻的熱烈需求。

    公司老闆愛神韻:展現造物主的智慧

    仰慕神韻多年的Gerald Hines先生一家當天第一次觀看神韻,他們表示,神韻相當讓人驚艷,所有等待都是值得的。

    Gerald Hines擁有自己的企業,也是一名軟體諮詢專家。他表示,神韻整場演出的每個時刻都扣人心弦,帶給他超乎想像的藝術與精神感受, 「神性、文化、幽默,這三者完美融為一體,這是我理解的神韻!我愛這個秀!」

    「神韻絕對不同凡響,服飾色彩柔美諧和,舞蹈家們舞步飄逸,似乎行走在雲端,上半場的筷子舞是我的最愛,他們用長筷擊打服飾,動作剛勁有力,筷子發出清脆的聲音,極為優美動聽。」 Gerald Hines說。

    「中國地域廣闊,民族眾多,神韻演出擷取一個個精美的節目,巧妙地貫穿在一起,在每一支舞蹈中,我不止看到美,也看見了中國深邃的歷史和文化內涵,更看到神性和精神信仰的光明與力量。」 Gerald Hines補充道。

    他還表示,神韻展現了生命的意義以及信仰的力量,給了他很多啟示:「我堅定地相信造物主,相信神;如果你看一下自己的身邊,如此豐富的事物,每一樣東西無不體現著造物主的智慧。」

    Hines的女兒也非常認同父親的看法。她說:「神韻的舞蹈演員出類拔萃,她們柔美飄逸、就像行雲流水,男子的舞蹈矯健有力。」她還在觀看節目的同時學到很多中國的文化。

    公司老闆:我被深深地迷住了!

    企業家Chad Kiser先生和夫人Terra觀看神韻演出之後對神韻的喜愛溢於言表,並驚嘆於神韻給予的新奇體驗:「這是我們第一次看神韻,整場演出非常美麗,服飾華美,色彩明亮,舞蹈家神清氣爽,技藝精湛;音樂和舞蹈交相輝映,美不勝收!我被深深地迷住了!」

    神韻中呈現的中國民族舞深深地吸引著Chad Kiser:「女子的長袖舞太美了!這絕對是最高級的視覺享受!」

    Chad Kiser夫婦非常欣賞神韻中呈現的舞劇,神韻舞蹈家用中國古典舞展現了超凡的用肢體動作和表情講故事的能力,再加上神韻獨創的高科技天幕,為觀眾帶來了具有五千年歷史的中國傳統藝術與文化, 「男女主持用中英文對節目的解釋和介紹讓我更加了解故事背景,而且詼諧幽默,趣味橫生。」

    Chad Kiser還表示,從神韻中看到了傳統的文化,演出中的故事非常動人和特別,是很好的學習機會,「神韻具有深厚的文化內涵,這一特點深深吸引了我,今晚不虛此行,我完全沈浸其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