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8日 星期四

  • 紀實小小說《修神之路》

  • 讀《簡單有效的屏蔽手機信號的方法》後

  • 《清流》正見周報 第548期

  • 信師信法 做真正的煉功人

  • 燒毀魔頭象 魔難痛苦消

  • 最後的時刻決不放鬆

  • 關於國內網路學法與安全



  • 紀實小小說《修神之路》


    珍惜

    宇軒長的帥帥的絝絝的, 在日本工作生活了十六年。是做計算機軟體開發工作,還註冊了一個小公司,有穩定的客戶,有房有車,有美女小環為妻,收入比一般上班族高一些,算個小財主。 他沒有什麼搞大事業發大財的想法,但生活也是衣食無憂。

    但他常常無理由的就覺的生活很無聊無趣,人生為了什麼?難道就為了縱慾,滿足食色高人一等混吃等死嗎?他覺的人的一輩子就這樣過下去真的沒什麼意思,所以常去居酒屋喝酒,平時在網上炒炒股票等尋求刺激,結果是越來越覺的生活空虛。

    看修仙小說時很羨慕修煉的人。但由於在中國從小受共產邪教的無神論、唯物論、進化論邪說教育,不相信現實世界裡存在修煉的事。

    二零一三年底,偶然知道在一起工作的一位同事在煉法輪功,宇軒就上網去看《轉法輪》電子書。看到「心性多高功多高」等法理,他覺的這門功法像是真的能讓人修煉的功法。接著又聽師父廣州講法錄音,明白了很多讓自己日常煩惱的事情是怎麼回事,很多糾結的心放下了,心情變的輕鬆了,自己的世界一下子變的明朗而開闊了,知道了人為什麼來到人世。 從此生活有了真正有意義的努力方向,於是抱著一顆真正得道的心,下定決心要修煉下去。

    一、參加集體煉功有回家的感覺

    開始學法煉功後,宇軒就到東京都代代木公園煉功點參加集體煉功學法。這個煉功點,就在公園的草地上,每周六上午九點開始煉五套功法,接下來席地而坐學法,學《轉法輪》。一般每次學一講,學完後交流。一年四季春夏秋冬沒有間斷。

    記的頭幾次去煉功點煉功,煉靜功兩眼閉上後,心情很激動,自己真的和大法弟子們一起煉功了,感覺很榮幸,好像第一次對「榮幸」這個詞有所理解了,就感覺到陽光暖融融的,聽到煉功音樂感覺又親切又神聖。

    當時是二、三月份,在日本還是最冷的季節。記的那時腦海裡出現一個聲音:「佛光普照」,真的象是在神佛的世界裡。 有一種回家了,安心了,心裡踏實了,很幸福的感覺。

    當兩手拉開時,感覺到有清爽的風吹著自己,好像自己坐在高空的雲裡一樣,坐不正會摔下去的感覺,拉開的雙手就像翅膀一樣,好似自己在飛翔,特別舒服、神聖。

    整個煉功過程中幾乎沒有想平時生活、工作中的那些瑣事,感覺時間過的很快,還沒過多久就聽到師父說「雙手結印」的口令了。

    師父在《轉法輪》中講過:「只有正法修煉的能量場,才能起到這樣一種作用。所以在過去佛教中有這樣一句話,叫作「佛光普照,禮義圓明」,就是這個意思。」 「在你場的強烈作用下,也能改變他的思想,他可能當時不想壞事了。」

    現在沒有特殊事情或天氣不允許,宇軒每周都會去煉功點煉功、學法,有很長一段時間了,由他負責播放煉功音樂,所以經常是第一個到。

    在煉功點同修們多次給宇軒糾正煉功動作,很多修煉初期的問題,在那裡問問同修也就解決了,很多交流對他都有很大幫助。

    宇軒在煉功點受益非常大,非常感謝師父的慈悲安排,非常感謝同修們一起創造的這個集體煉功環境。去年底在煉功點的同修們合影給師父拜年,照片登到了明慧網上了,大家太高興了!

    二、說說修執著心的過程

    師父在《轉法輪》中講:「告訴你一個真理: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
    宇軒自己的常人執著心太多。不修去的話,在修煉路上簡直是寸步難行。而且一上來好多執著心對他來說就是一個個的難關,比如戒酒呀,戒賭(一直熱衷於炒外幣,做期貨,炒股票)。

    還有電腦、手機遊戲、修仙玄幻小說、韓劇等等,哪一個對他來說割捨起來都不容易。好多執著心沒有師父的加持不可能去掉。

    三、戒酒

    修煉以前和幾位工作上有往來的日本友人常常一起去喝酒,有時說是請人家喝酒,可結果是人家陪他喝,應其要求還要到酒水比較好的、比較專業點的居酒屋,如果不太清楚這家店哪一種酒好喝就每一種嘗一杯,最後選定一、二種喝,時間長了對日本的各種酒都比較了解了。

    說宇軒戒酒了,友人無法相信,他問熟識的酒店的人:「你相信宇軒能戒酒嗎?」人家說不相信,宇軒說自己也不相信。如果不修煉法輪大法沒有師父的加持真的不可能戒。

    開始學法煉功時不知道要戒酒,學了一段時間才知道應該戒酒。可馬上就有一次比較重要的應酬,請新結識的客戶吃飯。

    請客戶吃飯,覺的不喝酒不好,想少喝一點吧,結果喝了一杯後就很不舒服,和記憶中的那種酒的味道也不一樣了,胃也不舒服了。從那以後想先戒幾個月看看吧。只這麼一想就戒了。

    宇軒的家族中,長輩們大都是很喜歡喝酒的。記的很小的時候,奶奶喝酒宇軒總要用筷子去蘸一下嘗嘗。
    上高中時,第一次喝白酒,一下喝了有半碗,竟然沒醉。國內的親戚要知道宇軒能戒掉了酒都不會相信的。可是他的酒癮卻沒覺的痛苦就戒掉了。

    有時覺的執著心去掉了,但思想上還常常翻出來。戒酒也是,戒酒一年後,還在夢裡夢到喝酒。這種情況宇軒就得在行動上強制禁止。時間長了,通過學法煉功也就淡化了,翻出來的頻率越來越少了。

    有一年過新年,家裡做了很多好吃的菜,媳婦小環把來日本時同學贈送的五糧液拿出來喝。開始宇軒有點擔心自己會忍不住,可是當聞到酒味時並不覺的怎麼好聞,反而有點煩。果然沒事了,一點沒喝。沒有師父的加持那是不可能做到的。

    四、去爭鬥心

    修煉以前,宇軒常常在通勤的電車上和陌生人發生視線上的爭鬥,有時回家還氣的夠嗆,有時過了休假日還心裡過不去。

    在電車上也和人動手打過架。修煉後,他知道了這其中的道理,知道如何對待這些事情了,這都是自己的罪業造成的,自己是修煉人了,再碰到這事要和善對待,對自己來說是消業、提高心性的機會。結果電車上這種事情再也沒有了,自己周圍的環境變了。知道自己在這一點上確實有了提高。

    如果我們改變不了別人,
    改變不了世界,
    那我們就改變自己。
    使自己更加真、善、忍。
    我們自己變了,
    世界也就變了。
    因為世界上終於開始出現了好人,
    確切的說多了一個好人。
    其實每個人都活在自己的精神世界中,
    你的世界冰冷,
    仿佛外部世界也是冰冷的。
    你的世界是善良的,
    仿佛整個世界都是善良的。

    去年的八月到十一月,宇軒在一個客戶現場工作。工作很輕鬆,白天有大量空閒時間,他就從那時開始背法了。

    他的座位左右是兩個中國人,平時他們不忙的時候宇軒就給他們講大法美好真相。效果挺好,他們二人認清了中共的罪惡,很順利的都退出了黨團隊,大家關係也非常融洽。又一次讓宇軒很高興,心想是不是應該去中國人多的現場去工作了,是不是見一位就能救一位啊?

    十二月份開始,按照客戶的安排,換了一個工作地點。這裡的一切對宇軒來說都是陌生的。周圍的中國人非常多。

    記的那天他要用的兩台電腦都有問題。 雖然和宇軒無關,但是給現場的負責人老張造成很大困惑,耽誤很多時間,而且聽口氣據說他們用宇軒是賠錢的。

    老張對其的態度也開始不耐煩了,宇軒問一些如何辦理獲取資料和開發工具等方面的手續問題,他都很不願意理睬,讓等著。

    估計老張把這事交代給了一個很年輕的職員小劉。宇軒不知情況,那個小劉一過來就問:「你想做什麼?」
    突然來這麼一句宇軒覺的很不禮貌,問:「是老張交代你來找我的嗎?」他沒回答宇軒的問話,就是很不耐煩的道:「你就說你想干什麼吧?!」

    要在以前的話,宇軒的火氣會馬上上來的。當時心裡想:「來了!自己現在修煉了,這不算啥了,提高的機會來了!」

    宇軒當時態度很好的和他說話,儘管心裡還是有點生氣。過後想想自己做的還不錯,有點佩服自己了,這是在修煉以前自己不可能做的到的,非打起來不可。

    宇軒記住了師父講的:「往往你的心總是那麼慈祥慈悲的,突然間出現問題的時候,你有個緩衝餘地,思考餘地。」(《轉法輪》)看來自己也修出了一點緩衝餘地了吧,自己心性得到了一次提高,得感謝人家。

    那位當時是當著大家的面給自己難堪的,估計小劉會認為是得罪了自己。

    過了幾天的一個早上,在上班路上和他走對面,宇軒象看到老朋友一樣發自內心的向他問好,這讓小劉很意外。後來和他關係處的很好,小劉業務很熟練,給了宇軒很多幫助。

    對現場其他人也是一樣,對有些人的臉色和不太友好的態度,宇軒都象不存在一樣,很開朗平和的和大家相處。那個負責人老張還是多次找他的毛病。

    有一次見宇軒發放大紀元報紙,他的態度很不好,不讓發,宇軒笑笑沒和他爭執。他不在的時候再發給中國人,先問對方:「有包嗎?放包裡,現在別看,上下班車上看。國內又出現禽流感了。中共為了兩會不公開報導,拿老百姓的生命不當回事。回國要注意安全。」大家能感覺到宇軒的誠意,沒有拒絕的,都收下報紙。

    工作上,能夠在某種程度上放下常人情,做事完全從工作出發,漸漸的大家與宇軒很配合,工作進展順利。作為項目的一個負責人,現在這個項目的進度、工作安排由宇軒負責,客戶方的人員也服從他的工作安排,各種文檔的格式也都是宇軒先做出來大家使用,沒有經驗的一種新的編碼工具也很快上手。幫助組員解決很多問題,宇軒感覺現在思維很敏捷,和三十歲左右沒什麼區別,體力也好,連續加班也不困,比項目小組裡的其他同事工作時間都長,而且一直精力充沛,很快就對業務理解的很深。

    就在短短兩個月就得到客戶的信任。宇軒悟到,這都得益於修煉大法,大法是威力無比的法寶。可以解決一切常人中的困難。

    五、去貪財心

    宇軒在修煉以前做過期貨,還一直炒外匯、炒股票。比如,幾年前參加一個大手商社社內管理系統的開發項目,在那個現場遇到好多原來一起工作過的中國人。

    於是他們其中幾個中國人每天下午三點左右到附近的一個可休息的地方聚會,大家坐在一起談當天的股市呀,行情呀,今天做的如何呀,賺了還是賠了多少錢呀等等。

    有一個朋友說過的一句話讓宇軒印象很深,他道:「又和你們這幫小子在一起了,今年肯定又白幹了!」意思是都得把錢扔股市裡了。宇軒記的還給他們提一個當時自己覺的挺好的建議,說自己一年內定下限一百萬日元,虧光了就割掉注文,等下一年再做,不會虧的太多。

    這種害己害人的事,現在因修煉原因都戒掉不幹了。但是最近發現自己這執著心會以不同的形式表現出來。

    大概兩個月前,臉書上的朋友圈裡有一大概是歐洲哪國的一個女學生來信,大概意思是,除了她以外全家人都被害了,希望宇軒幫把其父留給她的錢轉到日本,然後可得到多少服務費。

    宇軒猶豫了一下,覺的這種事不符合修煉人的標準,師父在講法裡有提示,自己不是警察,也不是這方面專業工作者,這種不是自己勞動所得的錢也不能要,於是回絕了。

    不久朋友圈裡又有一自我介紹是杜拜的某銀行的負責人,來信說他的客戶在最近某空難中遇難了,那個遇難的客戶的姓名和宇軒很相近,希望與他合作,讓假冒那位客戶的親屬,把無主的錢分了,大概是這個意思。宇軒毫不猶豫的立刻把這位從朋友圈裡請出去了。

    最近宇軒偶然幫會計給一位新員工做工資表時,發現一位老員工的工資表上的excel計算式有錯誤,造成幾個月前的一次工資少發給他幾萬日元。宇軒立刻把這事和會計核實後補發給了他。

    宇軒悟到:即使員工本人、會計都不知道,這錢不是自己的,就要看自己能不能放得下,放不下就是執著心。

    很巧,沒幾天宇軒偶然看公司帳時又發現:一個月前匯給協力公司的錢少了幾萬日元,問妻子怎麼回事?
    妻子小環道:「可能是那家公司的申請書寫錯了,自己不太知道詳情。」

    因為以前確實有一個月給這家公司調價減少幾萬,但是說好了只是調價一個月,一個月後再調回來,可能他們理解錯了。

    宇軒覺的大法弟子更要有誠信,立刻和對方聯繫。結果人家核實後說請求書沒問題。那就是自己媳婦的疏忽了。自己不必多付給人家錢了。

    宇軒明白:這都是修煉路上的考驗啊!看自己能否放下貪小便宜之心。

    遇到上面這些事情時,腦裡一直反覆想起師父在法中講:「所以我們講隨其自然,有的時候你看那東西是你的,人家還告訴你,說這東西是你的,其實它不是你的。你可能就認為是你的了,到最後它不是你的,從中看你對這事能不能放下,放不下就是執著心,就得用這辦法給你去這利益之心,就是這個問題。」(《轉法輪》)

    宇軒常常感謝師父對自己的一直以來的呵護、點化。盼望著自己早日把這些常人的執著心儘快去掉,能早日真正同化大法真善忍,達到神佛的道德標準。

     註:據真實事件改編而成。



    TOP

    讀《簡單有效的屏蔽手機信號的方法》後


    海外大法弟子

    讀完《簡單有效的屏蔽手機信號的方法》後,我用包食物的鋁錫箔紙試了一下,將我的手機用錫箔紙嚴密的包裹起來,再用其它電話打這手機,其電話鈴聲不會響,只有留言出現,是乘地鐵時候,接不到信號的狀態。

    包好錫箔後,請驗證手機處於打不通的狀態,應該是屏蔽住了。有時沒有包好,還能打進去,我包的時候是有塗層的一面朝裡,將手機上下先包好,再包左右,整個包的很嚴密,(也可以試試看別的包法)。我想這和用不鏽鋼飯盒屏蔽手機的原理應該是一樣的。



    TOP

    《清流》正見周報 第548期



    編者按:應大陸 弟子的要求,我們將《清流》改版為面向大陸常人講真相的「正見周報」。「 正見周報」包括8個版面:頭版要聞,時事新聞,修煉世界,生命探索,健康人生,教育園地,文化暢遊,文學藝術。歡迎 大陸弟子將使用過程中收集的改進意見和建議寄給我們。

    網上閱讀PDF

    下載:WORD壓縮文件: (1) 閱讀版 | (2) 小冊子 (請看下面說明)

    PDF壓縮文件 (1) 閱讀版 | (2) 小冊子 (四合一版) | (3) 二合一版 | (4) 二合一版小冊子

    下載方法:按滑鼠器右鍵,在彈出菜單中選擇「目標文件保存為…」(Save Target As...)。

    《清流》正見周報 第548期 目錄
    頭版要聞
    加拿大打擊強摘器官法案 進入國會議程
    時事新聞
    《求救信》英國首映 劍橋電影節上觀眾震撼
    三退聲明精選
    內臟衰竭 福建學員葉國華被中共迫害致死
    修煉世界
    我有一位修煉法輪大法的好媽媽
    法輪功簡介
    生命探索
    哈爾濱南崗區公安分局政保科長張津濱跳橋自斃
    健康人生
    百歲老人絕處逢生的故事
    家庭教育
    看日本經濟之父 如何解讀儒典《論語》(八)
    文化暢遊
    【民間傳說】色心瀆神招奇報
    【歷史人物】蘭陵公主楊阿五
    文學藝術
    【唐詩欣賞】李白《訪戴天山道士不遇》
     



    TOP

    信師信法 做真正的煉功人


    台灣大法弟子

    慈悲偉大的師尊好!
    同修們好,

    我今天交流的題目是「信師信法 做真正的煉功人」的體會。

    2000年12月我喜得大法,在這十幾年來要感恩師尊的事太多太多。師尊在《轉法輪》中講,「這些事情我們都要給理順,好的留下,壞的去掉,保證你在今後能夠修煉,但必須是真正來學大法的。」這十幾年來,滿身的業債,每次遇到魔難,過關時,是師尊在幫我,加持我。

    我剛得法6個多月時,過了一個很大的病業關。大女兒正好在我家做月子時,我本來想幫大女兒,沒想到反而要她來照顧我。我想沒事,很快就好了。他們再看到我過關沒事了,也就放心了。不會再要我去看醫生了。有時我悟不到,師尊還借同修的口來點化我呢。事後很久我才知道,大女婿當時很擔心我是否能過的去?但我堅信師父在給我消業。我體會到,真正能做到信師信法,師尊就會幫我。沒過幾天大女婿又來了,一看我又精力充沛,忙裡忙外,下午還要去集體洪法......    女婿回去跟他母親講:「這法輪功太神奇了。」因為他媽媽的鄰居中也有一位法輪功阿姨,也看她過關很嚴重,也沒看醫生,沒多久後,鄰居阿姨比原來更好看。後來女婿也開始關注法輪功。感謝師尊安排大女兒、大女婿看到大法的神奇,從此開始得法修煉。外孫現在在台灣中部一所藝術學院,學跳中國古典舞,大女婿剛得法時就是要尋找大法的神奇被障礙著。現在師父安排好了,他們一家三口都在修煉。越來越精進了,叩謝師尊。

    師尊在《精進要旨》-〈病業〉中講:「那麼我們修煉的人除了師父給消的業以外,自己還得還一部份,所以會有身體不舒服,象有病一樣的感覺,修煉就是從人生命的本源上給你清理。象樹的年輪一樣每一層都有病業,那麼就得從最中心給你清理身體,但是要一下子全部推出來人會受不了的,有生命危險。所以只能每隔一段時間推出一個兩個,這樣人能過的去,在難受的過程中又還了業,但這也只是我給你消業以後所留給你自己承受的一點而已。」

    因為喉嚨在消業,講話就講不好。小女兒看到就著急,我說沒事,待會就好了。等她下班回來時,我就真的好了。有的時候,肉體上的麻痹、痛、難受,有的時候一兩天,那病業假像就過去了。其它心性上的考驗,悟性不好時,也魔很長時間才能過關。我就告訴自己,我是煉功人是沒有病。
        
    去年有時候我會突然天旋地轉的,把我轉的夠嗆。我先把心穩住,蹲下來,我是煉功人,沒事,只是師父在考驗我而已。我心想沒事就沒事了。    

    前幾天, 寫「正念」交流文章,寫到這裡 。第二天一早去煉功,因為下雨,我騎腳踏車。過了急轉彎處, 我還回頭看看煉功點上有沒有同修在,因為下過雨,地上有點濕滑,不注意摔了一跤 。當時覺的左腳很痛,左手更痛。爬起來念正,心想沒事就沒事,趕快把車扶起來。把鞋子穿好,前面就到了。小心翼翼的坐下來煉靜功。接著發正念,正念發完煉動功。 咬著牙 ,煉完了動功。我煉完功後,慢慢的回到家。第三天才找到,為什麼每次摔跤都沒事。為何這次傷到骨頭?今天找到我有一顆顯示心。

    以上交流有不在法上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感恩師尊
    謝謝同修

    合十



    TOP

    燒毀魔頭象 魔難痛苦消


    大陸大法弟子

    現在大多數中國人自出生以來就被中共的造假宣傳洗腦,使中國人稀裡糊塗的崇拜中共及其黨魁。殊不知中共是魔鬼邪靈,黨魁更是魔鬼的魔頭,中國人的很多災難都是中共邪靈魔鬼魔頭造成的。

    在天滅中共的今天,法輪功學員講真相,勸三退,救度眾生,發現有些世人雖然同意三退,但對黨魁毛澤東有很深的情結,很是崇拜在自己家裡張貼或掛毛魔頭象,有的甚至把毛象掛在自己外衣的胸前,不願意銷毀,結果無意中招來了巨大的魔難痛苦。這是人心不正招來的魔難。殊不知燒毀毛魔頭象,自己就有福運來。

    下面舉「燒毀魔頭象,魔難痛苦消」的真實例子。

    湖北咸寧一退休工人老頭,姓毛,非常崇拜毛澤東,他說他與毛澤東同姓,是家門,是自家人,並以此為榮。他就買張毛的大畫像,貼在自己睡鋪(因貧窮,睡的是簡陋的鋪)旁的牆上,一進門就可看見,非常顯眼。

    大法弟子跟他講真相,勸三退,他從道理上都能接受,也願意三退。但是,叫他燒毀他的家中的毛魔頭畫像,他就不干,屢次勸說屢次都拒絕,說毛與他是家門,是自家人,不能不掛,情結很深。結果,今年上半年到八月份,該老人患病,說是感冒,可就是治不好,住院治也治不好。後來全身不舒服,胸部堵塞,閉氣閉得要命,腰腿也痛得要命。病魔纏身,痛苦極了。

    當地大法弟子知道內情後,再次耐心的跟他講真相,勸他燒毀毛魔頭畫象。這次他同意燒,但有點怕,不敢燒。大法弟子就幫忙發正念,清理另外空間的共產邪靈,並求師父加持。該老頭最終親手把毛魔頭畫象燒毀了。從此老頭全身疾病徹底消失。

    筆者去採訪該老人,該老人笑呵呵的熱情接待筆者,告訴自己的真實情況。以上所記述的都是他自己說的。最後他說:「本來我身體非常好,從來不生病。這次全身病,醫生治不好,搞得我大半年痛苦難受極了。原來是這個魔鬼象害了我,真沒想到」。黨魁毛魔頭,殺人無數,負命債很多,是殺人不眨眼的魔鬼,而且現在已經死亡多年,你貼或掛它的象,拜它,你能不遭殃嗎?

    可憐的中國人啊!你要想得福報保平安,有美好的未來,你真得要搞清楚法輪功是什麼,共產黨是什麼,黨魁是什麼人。明白真相,選擇美好未來。

    附註:關於銷毀中共書畫旗徽等物品的倡議

    【大紀元3月22日訊】幾十年來,中共的思想、中共的宣傳無孔不入地深入社會的每一個毛細血管,中共邪靈附著在社會的每一個角落。每個單位、每個家庭都擁有大量中共的書籍、畫像及音像宣傳品。在中共的灌輸、洗腦下,民眾不知不覺地用共產黨強加的邏輯去思維和行動。這個西來的幽靈給中國帶來的是飢餓、死亡、戰爭等數不盡的災禍。天真的人們竟然還把中共黨魁的畫像放在車中「避邪」。殊不知,那才是真正邪惡的共產邪靈的標記。共產黨的物品散發著邪惡,隨時毒害著人民。

    大紀元特此倡議:銷毀共產黨的一切書籍、畫像、雕塑,清除共產黨的旗幟、黨徽等物品,不給邪靈附體留任何空子。

    大陸的民眾們,讓我們徹底消除共產黨伸向每個家庭的魔爪,從共產邪靈的陰影中走出來,共同開創美好幸福的明天。

    大紀元
    2005年3月22日



    TOP

    最後的時刻決不放鬆


    同真

    在迫害前的1999年6月26日《美國中部法會講法》中弟子問過師父這樣一個問題:

    「弟子:請問師父,當耶穌要被釘在十字架上時,他的弟子都在幹嘛?請師父轉告世人及天上,我們大法弟子絕不允許這樣的事情出現。

    師:(熱烈鼓掌)謝謝大家!修煉人不被常人思想帶動,大家是修煉者。我謝謝大家對大法、對師父的這顆心我都知道。」

    這個問題基本上代表了那時大法弟子的整體狀態:對大法堅如磐石、決不放鬆。九九年七二零迫害來臨時,大法弟子可歌可泣衛法、護法的行為更是感天動地。可是,慢慢的,很多大法弟子對自己要求不如剛得法和迫害高峰時那麼嚴了,逐漸的放鬆了自己。師父在《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和《二零一三年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中都強調要我們做到「修煉如初」,可是,我們仍然找不到「修煉如初」的感覺,在這正法的最後、在長期的迫害下,很多弟子卻出現了消沉、放鬆自己的狀態。

    修煉是嚴肅的,歷史上很多修行者都是毀於圓滿前的一刻。師父曾給我們講過一個婆羅門弟子在山中獨修的故事。開始這個人修的也很精進。一天,有一個獵人射傷一隻鹿,他就把鹿保護起來了。因為一個人在山中很寂寞,然後就養這隻鹿,最後把這隻鹿作為最親密的夥伴,把很多精力都用在這隻鹿上,放鬆了精進的意志。以至這隻鹿死後,他仍然放不下,整天想著這隻鹿,在生命結束時還沒有想到法,想的是鹿。結果死後轉生成了一隻鹿,使多年的修煉毀於一旦,教訓是深刻的。

    大法弟子遇到的任何事都不是偶然的、任何事情都有它背後的淵源。師父說:「現在迫害大法弟子的,舊勢力不敢直接干,那些個有形的大的生命都不敢幹。現在乾的都是什麼東西啊?都是蟲子之類的,細菌亂七八糟,都是這些東西。發正念是非常管用的!一滅成片成片的就滅掉了,可是它很多,宇宙多大啊,這個東西,而且宇宙的層次很多,你滅完了,不一會,時間不長,它又滲透過來,它又來,你再滅。就是不斷的這樣發正念,要堅持一段時間,才能夠明顯見效。不要覺的發完正念了,感覺好一陣,又不行了,你就失去信心了。我告訴你,它們就是用這個辦法在耗你,耗你的堅定信念,大家要注意這些事。」(《二零一五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我的理解是,這就要求大法弟子要經常發正念清除這些低靈敗物。有時我們明明有時間,可就是不想學法;有時剛拿起法,就有一些不重要的事情需要去做,導致學法受干擾;有時正念只發五分鐘,甚至趕上整點也不想發正念。這些看似偶然因素,其實都是這些低靈敗物的干擾,在用螞蟻侵蝕大樹的方式,慢慢的把大法弟子拉入消沉狀態。正法已是最後了,我們必須從法上嚴肅對待這些問題。在清除這些干擾因素的同時要加強自己的意志力。

    師父在《二零一八年華盛頓DC講法》中再次告誡我們不要放鬆及放鬆自己的後果: 「所以不能放鬆自己!一旦放鬆,舊勢力就有空可鑽,甚至於拿走你的生命。」 這幾年,這方面的教訓太多了,很多大法弟子因為看似很小的事、看似是病業關,最後卻失去了生命。我們要清醒的認識邪惡隱蔽的迫害,從教訓中成熟起來了,走好正法路上的每一步。在最後的時刻,決不放鬆。



    TOP

    關於國內網路學法與安全


    台灣大法弟子

    繼上次明慧推薦文章後,這次是明慧編輯部發表,也講的更重了。這次也明確講出不吸取正面教訓的嚴重後果。 交流一小部份內容,共同切磋。

    明慧編輯部文章<重視安全是要點>,內文節錄「每個修煉人看到的再多、再清晰,也只是浩瀚全局中的局部、局部的局部中的一粒沙子。真正的全局只有師父才知道。怎樣才是真正為我們好,只有師父才知道。」

    看完體會一點,無條件圓容師父所要的,是真正的助師正法。而不改變師父的要求,圓容自己想要的。自己能看見的只是局部,甚至是一小點。真正的一切、全局也只有師父知道。或許在我們每個人放下自己觀念,無條件去配合明慧的要求時,很可能會出現奇蹟,形勢很快會發生變化。因為是神在安排常人社會的一切,神在安排每個人的路。

    記得學師父對澳洲學員講法時,有學員問說,(大意)澳洲新唐人能不能不要解散,這樣我們修煉是不是會落下。 師父慈悲的說(大意):「我說解散! 你還是放不下,不要打折扣」 「修煉怎麼會落下呢?不會的」。 (原音原話,還請看師父對澳洲學員講法為主)

    從法中我們知道,重要訊息得看明慧網。當明慧編輯部指出問題時,向內找找自己,是否不打折扣,無條件配合與執行了。這向內找、放下個人觀念、實修與配合的過程是不是在圓容正法進程的需要呢。當有同修提到,那獨修的同修沒有網絡平台、日信平台了,少了與同修的線上聯繫,少了網上集體學法、煉功、發正念的環境,修煉會落下嗎?  我想是不會的。每個人都曾是宇宙不同天體層次的王,都在按照法的要求修自己,你說看看別的王咋做的,我們照學照搬,不能啊。大法弟子的修煉道路是師父安排的,但這條路就得自己去走,得去悟。能走出來一條自己證實法的路來,神才認可的,神才承認。在越複雜的社會環境中,神是看人心是否放下,能放下就是提高的過程。

    明慧編輯部注重國內學員安全,明確講明:重視安全不等於怕心的道理。師父說:「如果在中國大陸,最好還是你們的安全為重,別叫舊勢力鑽空子,這不是怕不怕的問題,別叫邪惡鑽空子。」(《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正法是有進程的,未來很可能馬上有新的形式出現,法正人間過渡時期了,到時說結束就結束了。大家悟到要跟上大法進程,或許將來一段時間國內是否能有正常的集體學法煉功,也說不定。正法即將走到最後一刻,望每個大法弟子都能圓滿功成。最純正的、美好的、去除糟粕、每人修煉中的正念闖關、信師信法,大法弟子修煉的路,都將留給未來當參照。

    仔細想想,通過明慧編輯部發表,還有悟的和做好的機會。若是師父講法直接講明了,才明白知道怎麼去做的話,或許就沒有可悟和提高的機會了。

    層次有限,不在法上還請慈悲指正。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