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12日 星期一

  • 前世包袱的夢魘 2歲男孩竟是「牧師轉世」

  • 俄羅斯客機墜毀 機上71人恐全數罹難

  • 首次發現海底魚會走路 再次挑戰進化論謬論

  • 古代高科技!河北古寺千年機械裝置仍可運轉

  • 中醫與西醫大不同

  • 真相傳單:給大陸大法弟子親屬拜年

  • 半植物人恢復了健康

  • 北海公園裡一位女子的奇遇

  • 堅定實修的一點實踐

  • 對爭鬥心的一點認識

  • 神韻雪梨七場落幕 連續大爆滿 盛況空前

  • 羅德島州府爆滿 藝術家:向神韻總監深鞠躬

  • 越南南部的天空顯奇光

  • 神韻羅德島大爆滿 「演出照亮了我的世界」

  • 印州爆滿加場 前ABC主播:對神韻充滿尊敬



  • 前世包袱的夢魘 2歲男孩竟是「牧師轉世」





    TOP

    俄羅斯客機墜毀 機上71人恐全數罹難



    根據《俄羅斯衛星網》(Sputnik)報導,載有71人俄羅斯客機An-148,自莫斯科起飛後失蹤。俄羅斯緊急救災部隨後更正消息,並證實An-148客機墜毀在莫斯科附近。機上乘客和機組人員等71人恐全數罹難。

    俄國交通部調查辦公室發表聲明指出:「機上有65名乘客與6名機組員,全數喪生。」俄羅斯調查人員表示,在莫斯科附近墜毀的客機,機組員在不幸發生前,並未通報有技術問題。媒體報導,機上一具黑盒子已被尋獲,但消息未說明找到的黑盒子是駕駛艙語音記錄器還是飛行數據記錄器。俄羅斯總統普丁對罹難者的家屬致上「誠摯悼慰」。

    該架客機型號為6W703,起飛2分鐘以後,就從雷達上消失。

    報導稱該飛機於莫斯科當地時間14:21(台北時間19:21),自莫斯科多莫傑多沃(Domodedovo)機場起飛,預計飛往俄羅斯南部城市奧爾斯克(Orsk)。

    報導指出,官方證實該架飛機墜毀在莫斯科附近的村莊,機上乘客和機組人員生還的可能性很低。

    《今日俄羅斯》(Russia Today)報導,一架俄羅斯薩拉托夫航空公司(Saratov Airlines)飛機,機上載有65名乘客和6名機組人員的An-148客機,自莫斯科多莫傑多沃機場起飛不久,在莫斯科附近Argunovoh村莊墜毀。



    TOP

    首次發現海底魚會走路 再次挑戰進化論謬論



    一項最新生物學研究再次證實,進化論是錯誤的,一個物種的穩定性是億萬年不變的,而不會出現所謂的自然變異和自然選擇。

    該研究發表於近期的《細胞》(Cell)學術雜誌。生物學家稱,首次發現生活在海底的一種魚會走路,但是這種魚從未來到陸地。

    研究描述,這是一種鰩魚(Leucoraja erinacea),身體後方生有兩個爪用來行走。而且,這種鰩魚的大腦系統對運動的控制能力與陸地動物很相似。

    科學家用水下攝像機記錄了鰩魚的行走方式。

    但是科學家又指出,這種鰩魚生活在海底,會行走的能力已經有4億年的歷史,而且它們一直生活在海底,從未使用這種行走的能力來到陸地。

    科學家強調,這種魚沒有使用所謂「進化優勢」而去陸地生活。

    也就說,這種會行走的魚與陸地動物幾乎沒有聯繫。

    因此,該實驗並未證實魚進化為陸地動物,反而進一步說明物種的穩定時間極長,不是進化論設想的那樣說變就變。

    實際上,很多研究證實,物種經過億萬年而不變,根本沒有進化論所說的自然選擇。

    以前曾被進化論視為陸地動物祖先的腔棘魚,經過3.5億年的生存時間,直到現在也沒有變過。

    2017年8月,俄勒岡州立大學等研究機構的科學家報告,緬甸發現一億年之久的琥珀,裡面有7枝栩栩如生的遠古花朵。

    研究者描述,這些花有紫色花瓣、花蜜盤、子房、細長的花柱、雄蕊等結構,與現代花是一樣的。

    進化論者經常想尋找證據支持他們的假設,但是經常事與願違,比如至今找不到所謂進化之間的過渡物種。

    尤其是,近年的斑馬紋試驗令生物學家非常困惑,不僅沒有支持進化論,反而成為證實其錯誤的證據。

    2016年1月,《公共科學圖書館期刊》(Plos One)的研究指出,根據光學測量和對比試驗,證實斑馬紋不可能是進化論所設想的抵禦捕食動物而生長的條紋圖案。

    斑馬紋非常醒目,無論是白天、黃昏或沒有月亮的夜晚,斑馬紋都非常容易被獅子和鬣狗發現,起不到任何所謂「進化保護」作用。

    生命起源和物種變化目前仍是科學的謎團,根本無法用進化論所說「進化是事實」這種武斷的結論加以解釋。

    (大紀元)



    TOP

    古代高科技!河北古寺千年機械裝置仍可運轉



    河北正定縣隆興寺的轉輪藏閣是現存最古老的轉輪藏,亦是中國現存第10世紀唯一仍可以轉動的佛經書架,建成至今已逾千年。中國著名建築學家梁思成亦盛讚「轉輪藏殿之結構,尤為精巧,是木構建築之傑作」。

    轉輪藏閣建於北宋初年,元、明、清均有重修該殿,歷經千年而屹立不倒,是中國現存宋代小木作稀有遺物。轉輪藏閣高10.2米、直徑7米,整體分為藏座、藏身、藏頂三部分,中間設有一根10.8米的木軸上下貫穿。整個轉輪藏的重量由底部藏針承受,雖然現在依然可以轉動,但出於保護文物的目的,已不允許轉動。

    專家至今不能確定它的建造方式,只知歐洲至少要到800年後、15世紀的達文西時代,才出現同類裝置。由於轉輪藏各方重力均等,使合力趨近於零,只要用兩隻手指輕輕一推,就會平穩地轉動起來,象徵佛法如車輛般不斷流動,永不停息。



    TOP

    中醫與西醫大不同


    王元甫

    門診常有病人問:「中醫說我腎不好,到西醫檢查,西醫又說我腎很正常,這是怎麼回事?」我笑著說:「中醫、西醫講的都對,只是他們說的事情不一樣。」中醫根源於五千年前的《黃帝內經》,而現代西方醫學發展於十七世紀,約有三百多年的歷史;雖然都是研究相同的人體,但是中醫與西醫確實大不相同。

    人是「天地合氣」生成的

    西醫認為人是父親的精子與母親的卵子相結合,在母親子宮,經懷胎十月生成的;而中醫講的範圍更廣,人是父母所生,還必須有「天地合氣」的作用。中醫聖經《黃帝內經》說:「夫人生於地,懸命於天,天地合氣,命之曰人。」(《黃帝內經‧素問‧寶命全形論》)人出生在地球,而人的生命來源於「天」,「天」不是天空,而是天國,人是「天」與「地」共同作用而生成的。

    為什麼「天」不是天空,而是天國呢?因為人的主宰「元神」(簡稱「神」),來自於天國。 《黃帝內經》說人的出生:「以母為基,以父為楯,失神者死,得神者生也。」人是以父精與母血為基礎,得「元神」則出生,失「元神」則死亡,「元神」對人至關重要,是生與死的關鍵。

    五臟都藏有精、氣、神

    中醫認為人除了有形的身體,還有許多無形的成分。 《黃帝內經》說:「血氣已和,榮衛已通,五藏已成,神氣舍心,魂魄畢具,乃成為人。」(《黃帝內經‧靈樞‧ 天年》)要成為一個完整的人,除了血氣要和順,營衛要通暢,五臟生成後,還必須要「神」藏於心,「魂」與「魄」都具備,也就是「神」、「魂」、「魄」都要到齊。

    中醫認為五臟(肝、心、脾、肺、腎)都藏有形的「精」與無形的「氣」與「神」。 《黃帝內經》說:「五藏者,所以藏精、神、血、氣、魂、魄者也。」(《黃帝內經‧靈樞‧本藏》)五臟都藏有「精」,是精華物質;五臟都藏有「氣」,稱五臟氣,有肝氣、心氣、脾氣、肺氣、腎氣;還有更特別的,心臟藏「神」;肝臟藏「魂」;肺臟藏「魄」;脾臟藏「意」;腎臟藏「志」。

    疾病的發展:先「氣病」,後「血病」

    中醫講的「氣」相當於西醫講的「能量」。 「中醫說腎不好」,是講腎氣,是診(把)脈發現尺脈沉而且弱,是腎氣不足,因為講的是氣(能量),這部分西醫還在研究中。 「西醫說腎很正常」,是抽血檢查血液肌酸酐(Creatinine)在正常範圍。所以中醫講的是腎氣,西醫講的是血液腎功能,兩者講的是不同領域。

    中醫認為疾病的發展過程:先是「氣病」,然後是「血病」。 《黃帝八十一難經》說:「氣主呴之,血主濡之。氣留而不行者,為氣先病也;血壅而不濡者,為血後病也。故先為是動,後所生(病)也。」「是動病」就是「氣病」,是器官能量發生變化;而「所生病」就是「血病」,是血液、器官已發生問題。 「氣病」(能量疾病)比「血病」出現更早,所以中醫診脈可以提早發現氣(能量)的問題,給予中藥、針灸治療;而西醫血液檢查,比較晚發現問題,而且此時疾病已到中後期。

    中醫與西醫本源、本質上的不同

    中醫講許多無形的成分,包括氣、神、魂、魄等,因為是無形,無法用現代科學方法研究。或許有人會問:「為什麼五千年前中醫《黃帝內經》就已發現氣、神、魂、魄,而現代西醫卻還無法研究呢?」這就牽涉中醫與西醫本源與本質上的不同。

    現代西方醫學興起於十七世紀,本質上屬於「實證醫學」(evidence-based medicine),任何醫學理論都必須要有科學(動物或臨床實驗)證據的支持,例如高血壓,有90-95%的病人屬於原發性高血壓(primary hypertension),有5-10%屬於繼發性高血壓(secondary hypertension),就必須要做臨床實驗,來支持這個醫學理論,這是現代西方醫學最重要的精神所在。

    相較於現代西方醫學,古代的西方醫學屬於「神傳醫學」。希波克拉底(Hippocrates)被尊為「西方醫學之父」,是二千四百年前古希臘的醫生。 《希波克拉底誓言》記載,希波克拉底(Hippocrates)對「醫神」阿波羅發誓:「醫神阿波羅(Apollo the Physician)、埃斯克雷彼斯(Asclepius)及天地諸神作證,我希波克拉底發誓:我願以自身判斷力所及,遵守這一誓約。」

    五千年前的《黃帝內經》屬於「神傳醫學」。 《黃帝內經》說「醫道」:「此上帝所秘,先師傳之也。」(《黃帝內經‧素問‧六節藏象論》)上帝是東方道家的神,尊稱「玉皇上帝」(玉皇大帝)。黃帝傳醫道於雷公,要行「割臂歃血之盟」的儀式;黃帝焚香禱告說:「今日正陽,歃血傳方,有敢背此言者,反受其殃。」(《黃帝內經‧靈樞‧禁服》)黃帝帶著弟子雷公割臂歃血,發重誓,如有違背誓言,將受天譴。

    黃帝「醫道」的正傳弟子有「神醫」扁鵲(春秋,二千四百年前)與華佗(東漢,一千八百年前),他們能徹視腑臟(透視人體),洗腸刳胷(剖腹以洗腸,破胸以洗髓),開刀做手術。從隋代、唐代開始,政府設立「太醫署」,就是國家成立醫學院,教授《黃帝內經》等醫學經典,這是古代中醫繁榮昌盛的時期。後世醫家都尊《黃帝內經》為聖經,是神聖的經典,以此論述醫理,闡揚發揮,不敢更動分毫。

    結語

    現代主流醫學是西方醫學,近幾十年來西醫有非常大的進展,例如藥物、疫苗、外科手術、加護病房維生設備等;但是西醫也面對很大的瓶頸,例如高血壓、糖尿病、失眠、憂鬱症等諸多疾病無法根治,或許問題出在西醫只研究到有形的「精」,無法研究無形的「氣」與「神」。

    中醫起源於五千年前《黃帝內經》,昌盛時期已過,目前的中醫屬於「中西結合」。因時空背景差異很大,現代人已很難了解《黃帝內經》,其實能量(氣)醫學的老祖宗就是《黃帝內經》,古代中醫珍貴、豐富的寶藏仍有待現代人來挖掘。



    TOP

    真相傳單:給大陸大法弟子親屬拜年


    大法弟子

    傳單說明:

    此傳單是給大陸大法弟子親屬的拜年信。法輪大法洪傳世界已二十六年,身為法輪大法弟子的親屬們,他們在親人身上親眼見證了法輪大法的美好與神奇。但在大法遭受中共殘酷鎮壓日子裡,親人的被迫害,被致殘致死,被非法關押、流離失所,也使他們的心靈備受煎熬。

    謹以此傳單向所有在腥風血雨對親人不離不棄,在苦難中默默承受痛苦的親屬們致意。

    網上閱讀PDF

    PDF壓縮文件

    下載方法:按滑鼠器右鍵,在彈出菜單中選擇「目標文件保存為…」(Save Target As...)。



    TOP

    半植物人恢復了健康


    山東大法弟子

    秀阿姨和海大叔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修煉不久,他倆身上的各種疑難病症就痊癒了。沒有了醫療費這個巨大負擔,家庭生活也得到改善。家人、親朋好友從他們身上看到他們的變化,也都相信大法好,有的也走入大法修煉中了。

    下面說一說他們修煉大法後發生在他們的親人身上的神奇事。

    侄女遇險現神奇

    大約零八年左右,秀阿姨和海大叔的侄女坐公共汽車去鄰縣。侄女一米六九的個子,當時已懷孕八個月。車快速往前開著,車閘突然失靈,撞到了前面一輛大貨車上,後又反彈到隔離帶的水泥墩上,然後翻到溝裡去了。這輛公共汽車壓癟了,營救的人來了,門窗都打不開了,只能用電焊把門切開。車禍造成兩人當場死亡,多人受傷。

    一個將近一米七、身懷八個月孩子的孕婦,即便車沒被壓癟,要從那種小公交車窗戶爬出來都很難,何況這輛車的車體已經摔扁了!當援救人員到達時,發現秀阿姨的侄女竟然在這輛公交車外站著,問她怎麼出來的?她說她也不知道是怎麼出來的。這讓所有的人百思不得其解。後來人們都說是神佛保佑了她。

    可不是嘛!秀阿姨的侄女很認同法輪大法,她不僅退出了自己加入過的共產黨組織,身上還帶著大法護身符。

    驚魂稍定,她發現自己的腿上被劃了一個很深的大口子。她與其他乘客一起被送到了醫院。看著她腿上裂開的大口子,醫生說得打破傷風疫苗,可她懷孕了,不能打。不打得了破傷風怎麼辦?誰也不敢拿主意。

    秀阿姨和海大叔到醫院看望侄女,告訴她只要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不需要打針。侄女聽了姑姑的話,決定不打破傷風預防針了。

    第二天早晨,侄女發現,腿上的大口子癒合了!當天她就回家了。侄女的婆婆發自內心地感激秀阿姨,說:「多虧你救了俺這孩子,嫂子,謝謝啦!」秀阿姨趕忙擺手,說:「我可救不了,是俺師父救了她!」

    半植物人恢復了健康

    二零一四年春天,秀阿姨的侄媳婦在回家的路上遭遇車禍,七竅出血,頭顱內充滿了血水,因她的身體狀況不適合做開顱手術,住院四十一天了仍不會動,呈半植物人狀態。

    在醫院又住了一段時間,依然不見好轉,家人只好把她接回了家。這時的她失去了記憶,翻來覆去的只重複一句話,身體不能活動,家人愁壞了,這不是個植物人了嗎?吃喝拉撒全靠別人伺候,這可怎麼辦呢?

    秀阿姨與海大叔去看她。他倆知道她認同法輪大法,於是在她的手腕上、脖子上戴上大法護身符,口袋裡也裝上一個,同時播放師父的廣州講法錄音給她聽。離開時囑咐她的家人:每天要讓她聽師父的講法。

    幾個月後,秀阿姨的侄媳婦能坐起來了,漸漸地能下床活動了,慢慢生活能自理了。一年多後,她不但能做家務活,還能下地幹活了,一個吃喝拉撒都需要人料理的半植物人完全恢復了健康。

    恢復健康後,她的兒子把秀阿姨給她的那個下載了師父講法的小播放機拿回自己家去了,他說,大法這麼神奇,他要讓他的兒子聽大法師父的講法,相信孩子聽後能變聰明。

    小外孫不用做手術了

    秀阿姨與海大叔有個小外孫叫晨晨。晨晨六、七歲的時候,生殖器官上長了一個東西。醫生檢查後說得做手術,否則長大後不能生育。爸爸、媽媽、爺爺、奶奶、大爺、大娘等全家人一聽嚇壞了。大娘是醫院裡的工作人員,她請來專家又給晨晨作了仔細的檢查,結論還是:必須做手術。

    做手術得先消炎。打了三天的消炎針後,醫生讓家人準備好,說第二天一早做手術。

    當天下午,媽媽帶小晨晨去姥姥、姥爺家,告訴秀阿姨與海大叔小晨晨要做手術的事。海大叔想,小晨晨每次來,總喜歡聽師父的講法,孩子雖小但天性善良,從小就不讓父母殺活魚、活雞等活的東西,還喜歡打坐,他應該算是個小弟子吧。於是他給師父敬上香,叫小晨晨過去跪在師父法像前給師父磕頭,教晨晨對師父說:「求求師父,別讓我做手術了。」晨晨說了幾遍。

    第二天一早,小晨晨的父母帶他去醫院做手術。醫生做術前檢查後說,「晨晨不用做手術了。」

    全家老少皆大歡喜。



    TOP

    北海公園裡一位女子的奇遇


    大陸大法弟子

    一位老年法輪功學員,她每天都到北海公園遛彎,經常看到有一個四十歲左右的女子在地上爬著前行,每次看到,也沒多想,就走了。

    可有一天,這位女子趴在地上哭,她生起善念,看她真可憐,就蹲下問她:「你哭什麼呀,看你真可憐。」那個女子說:「今天早上給丈夫做飯,不如丈夫的意,就打了我一頓,自己覺的很委屈,就傷心的哭。」

    當時老人聽了,覺的這個可憐人今天該得救了,老人就給她講了:法輪大法好,已經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天安門自焚」是造假,很多人經過在大法中修煉,都得到了身心的健康,只要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祛病有奇效。你要相信我,我就告訴你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你會體驗到大法的神奇的。她們倆分手後,老人就一直沒有見到她。

    過了幾個月的時間,有一天,在公交車上,有位很精神很漂亮的女子和這位老年法輪功學員打招呼,問:「您還認識我嗎?」這位老年法輪功學員說:「我怎麼認識你呢?」那位女子說:「您去哪裡呀?」老人說:「去公園。」女子說:「我也去。」她就跟著老人去了公園。

    到了公園,女子跟老年法輪功學員說:「您還記的在北海公園有一個每天都在地上爬走的人嗎?」老同修說:「那我怎麼能忘了呢?」那位女子激動的說:「那就是我呀!」

    此時的女子有一米七五左右,身體健壯,長得非常漂亮,很精神,滿面紅光,老年法輪功學員很驚訝:「你真的變化很大呀,那時你在我的肩下,現在我在你的肩下,我怎麼敢認你呀?」

    女子說,回家就天天雙手合十的誠心誠意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每天都有變化,身體很舒服,堅持念了十六天,我全身的病都好了,也能站起來了,這些病是我家族遺傳病,這下全好了,真是太神奇了。我一直在找您,感謝您告訴我這救命的吉言。

    老年法輪功學員告訴她:你要感謝我師父和大法,是師父和大法救了你,你要把你的親身經歷告訴更多的人,告訴你的親朋好友,讓更多的人明白法輪大法是救人的大法,是江澤民在迫害好人,迫害人們的正信,是在毀人,所有的世人才是真正被迫害的人。



    TOP

    堅定實修的一點實踐


    海外大法弟子

    師父的法身在我修煉之前就陪伴看護著我了,那時給我展現的景象是,師父非常巨大的功身把我舉到半空,把燈打開,在光線的照耀下看到許多人處在水深火熱之中煎熬,他們在泥濘的沼澤裡伸著胳膊向我呼喊著,救他們出來!似乎救眾生是我的使命,但是,不敢想像,我怎麼有能力救人呢?雖然在中國知道法輪功,但失之交臂,未能修煉。第二次來美國後,我悟到了師父安排我在美國得法,從此,我毫不猶豫的走上了修煉道路。

    2001年因偶然的機會,我得到了一本《轉法輪》,自此開始了我修煉的路程。由於我在常人中也是一個心地善,樂於助人,根基好的人,所以,從開始讀《轉法輪》就沒有障礙,就堅定隨師修煉,做一個真正的好人。 從一開始,我就明白每做一件事都要按照師父的法理行事,平日經常反省自己,走正師父安排的修煉道路,按照師父說的,做任何事情都要順其自然,順其自然這四個字時刻縈繞在我腦海中 ;而且,每過一段時間還要反觀自己所走過的路是否符合法的要求。由於我的本質就是個思想簡單的人,遇到煩心事一定繞著走,不去想它,因此,一路走來,非常順暢,真覺得法不難修,而且,隨時隨地感到自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人。

    得法不久,我遇上一些大法弟子在中國大使館前絕食抗議呼籲停止迫害法輪功。正巧我的第一個工作結束,我悟到這是師父安排我參加正法活動,快速提升自己,趕上正法進程的一次機會。我擠在絕食抗議的同修之中,晚上睡時我捲縮在我自己的小車中,曲身而臥。而我的車就橫在黑洞洞的使館大門前,之間只有過一輛車的距離,並且在攝像頭監視之下;這些都不能在我心中盪起任何波瀾,覺得師父的法身就在我身旁,日夜看護著我,一點也不害怕。只感到參加四天的絕食反迫害活動很難得,很充實。

    得法後,找什麼工作呢?一個聲音告訴我去診所工作,因為我在中國時曾經在中國中醫藥大學針灸推拿系進修過,現在看來這也是師父安排的。我體會到這是師父給我安排的即是生活,又是在常人中修煉的道路。因為,我從小生活在舒適安逸的環境中,從未受過苦,80 年代末開始在外國公司駐京辦事處工作,環境條件極佳,工資待遇豐厚。除了身患骨癌受苦還業之外,再也沒有遭過罪。所以為了讓我更快提高,給我安排的工作又苦又累,環境複雜,什麼樣的人都遇到。而且,僱主給的報酬非常苛刻,我在其中守住心性,對病人體貼入微,用盡力量給病人治療,經常是汗珠順著臉頰往下淌。並且,用師父講法中的道理,解釋他們得病的原因,打開他們的心結,在輕鬆友好的氣氛中讓他們聽到更多的真相,我接觸到的病人都和我保持著良好的關係,改變了對大法的片面看法, 好長一段時間我們家星期天上午總有7-10人煉功,有人得法成為大法弟子,有人一起煉了很長時間的功,有人退出邪黨組織。病人對我的工作都很滿意,很多在西醫那兒治不好的病,在我這得到緩解,一方面用正法理開導他們,改善心情和環境。另方面,利用我的能力治病,每當我治好較重的病人,每當病人滿意的誇獎我時,我便在心中默默的禱告:謝謝師父!牢記「修在自己,功在師父」!  我在實踐中深深體會到我們的師父多麼的偉大和慈悲,而我很渺小,更激發我從小事,從平凡的事上多想想,問問師父我做的對嗎?不斷修正自己。

    在修煉和工作中,不斷學習師父的法理,才能保持一顆平靜安詳的心態,才能不偏離法。只要有機會我就積極的參加各種學法小組,自從十幾年前開始網上學法以來,我一直堅持不懈,無論是網上,還是面對面的學法,只要有機會我都參加。

    其實我是個自制力很弱的人,自己學法困難,很容易走神。師父英明,讓我們改字,可真是造福於我,改字就是一個字一字的學法,不困不累不走神,只要有時間可以不停的改四講,有個同修家裡有幾十本《轉法輪》,我幾乎全改過了。

    修到現在,我不會背法,也不象有些同修大段引用師父的講法,滔滔不絕的談論心得體會,但是,我感到師父的法理象血液一樣,不斷在我體內流淌,當你需要時自然而然的體現出來,象一個大法弟子行事一樣。

    修煉不是一帆風順的,師父會根據你覺察不到的執著心,考驗你的心性。十年前,我的一個朋友是個西醫改行中醫的醫生,她勸我申請執照開中醫診所。許多同修也勸我改行,說師父講了修煉人不要給人按摩的法,說我不能幹這工作。從人心上講誰都願意有一個體面,有成就感的,掙錢多的工作,各方面推動下,年輕時爭強好勝的心死灰復燃,夢想做一個診所的醫生,地位高,  有面子,等等。可是行動起來非常不順,各方面壓力都很大,而且,腦子裡時時刻刻都被這種虛榮心阻塞著,煉功中,發正念時,滿腦是開診所的問題,整個人混混僵僵的,很不舒服。我突然意識到,不對呀!跑偏師父安排的修煉路了!這不是名利心在作怪嗎?遠離師父的法理了!太可怕了!師父呀,我不要這些人心,我要跟您走!念頭一出,馬上象灌頂一樣,從上到下,全身通透人精神起來了。其實同修說的也不錯,我體悟到每一層次有每一層次的法理, 師父給每個人安排的修煉道路不同,對師父講的法在具體問題上的認識上也有所不同,但執著心不去絕對修不上去。對我而言,師父就是讓我做個吃苦受累的小和尚,而不是來美國享福的。

    我是個個性比較強的女性,陽剛之氣太盛,路遇不平之事,吹鬍子瞪眼,跟人大吵一番,象炮仗一樣一點就著。自從學習了「九評共產黨」和「解體黨文化」後得知,古人云「人之初,性本善」,我的壞脾氣不是天性,是從小受黨文化的影響,背離了傳統美德。而邪黨就是要使所有人離經叛道,離神的要求越來越遠,進而毀掉整個人類。作為要修成神的人,怎麼能迎合惡黨的邪念,這個執著一定要去。道理似乎明白了,修起來太難了,沒經大腦的大小脾氣仍然出現,每次都在師父法象前懺悔,但還是管不住自己。怎麼辦呢?!

    去年神韻在我們地區上演,我和一個我十分敬重的同修A作後台服務。當我們一起去看演出走出後台時,她突然變的很嚴肅的批評我,說話嗓門太大,不注意影響,在美國社會人人都有禮貌,兩人說話不影響第三者,等等。一路在批評我,我一句話沒說,只是心裡默默的念叨,別發脾氣,千萬別發脾氣,她是為我好,為我好。看著她陰沉的臉,心裡一片茫然;進了劇場的大廳,正巧碰到一位同修和我打招呼,我沒在意象平時一樣回答。同修A立刻指出:「看!說了你還不改。」「唉!」我在心裡嘆了一口氣,又是沒說話,心想也就是你,換了別人我早就翻了。坐位子上,與鄰坐的同修B 說了幾句,轉頭剛要與她緩和一下氣氛,她的臉蹦的緊緊的說,「你這個人怎麼不聽人勸,你看看劇場的美國人誰這樣大聲講話!......」我懊喪極了,恨不得有個地縫鑽進去,這是第三次被說了,怎麼不長記性呢! 一直在自責;演出結束走出劇場碰到同修,寒暄兩句,第四次又被批評;回到後台進辦公室第五次又被批評;我無言以對,心裡很難受。

    在開車回家的路上淚流滿面,只想同修A 千萬不要以為我生她的氣了,因為,我知道這是師父借她的行為,幫助我改掉我最致命的執著 —— 愛發脾氣的唯一方法,但是,心裡真是難受啊!回家後,每每這場景出現在腦海中,心酸的淚水就奪眶而出,一直在求助師父。我覺察到,沉浸在這種晦暗的心理狀態,可不是好現象,後來,每當這種情況出現,我立刻發正念排除。

    持續了10 天,記得那天晚上集體學法發正念時,我同樣求師父加持,滅掉我空間場中不好的思想念頭和業力。突然,「轟」的一聲,一根巨大的水柱在我眼前沖天而起,轉瞬間回落的水柱變成片片透明紫色的巨大花瓣,無法形容的漂亮,滾動的水珠掉落在我臉上, 身上,哇,沁人心脾,太舒服了!這時紫色的花瓣中間顯露出銀色的功柱直通雲霄。謝謝師父!我心裡感念著師父,謝謝師父的救度之恩!



    TOP

    對爭鬥心的一點認識


    大陸大法弟子

    看了交流文章《淺談爭鬥心》受益良多,這裡藉助於從該文中的收穫談一點自己對爭鬥心的認識,和同修交流。

    爭鬥心的具體表現

    常見的表現有:嘟囔,埋怨,抱怨,怨恨,煩躁,酸性,生氣,爭犟,辯解,妒嫉,指責,猜忌,詛咒,冷漠,嘲笑,貶低,討厭,嫌棄,敲打,強勢,罵人,幹仗,拆台,間隔,聲音大,語氣硬,脾氣大,不服氣,怨氣深,忍不住,易激動,好發火,不平衡,不買帳,甩臉子,瞧不起,看不上,瞅著煩,沒耐心,愛解釋,愛講理,扣帽子,背後議論,說長論短,憤憤不平,怨天尤人,挑撥是非,不平則鳴,互相妒嫉,反駁別人,極力勸說,強加於人,強勢壓人,強詞奪理,含沙射影、態度生硬、出言不遜,人身攻擊,整人治人,拉幫結夥,互不相讓,相互傾軋,不讓人說,不讓人碰,煽動造謠,一說就炸,互相攻擊,千般辯解,萬般開脫,以惡制惡,以大欺小,以強凌弱,惡毒懷恨,伺機報復,強調自己,證實自己,堅持自己,壓倒對方,怕被欺負,自暴自棄,得理不饒人,破罐子破摔,不願放下自己,不願改變自己,以自己為中心,不願配合別人,只想改變別人等等。

    爭鬥心的來源

    爭的心來自於私,是為私為我舊宇宙根本屬性在人表面的直接體現。鬥的心來自於魔,是宇宙中魔的行為特徵、行為表現在人表面的直接體現,也就是人自身的魔性表現。爭鬥心在人的這面表現的是爭鬥言行,在另外空間表現的就是一個邪惡生命,交流文章《淺談爭鬥心》中說:「在另外空間它是個活的生命體,是青面獠牙、怒目猙獰的凶神惡煞,就是負的邪靈。」它的背後就是舊勢力。

    它不是我們與生俱來的,它是舊勢力為今天毀掉我們,通過對我們生生世世的蓄意安排形成的,也就是舊勢力強加給我們的。在現世舊勢力操縱邪黨通過宣揚「進化論」、「無神論」等歪理邪說來毀滅人的信仰,通過歷次政治運動及一次次對善良民眾大規模的屠殺中製造的紅色恐怖的強化,通過篡改歷史、破壞傳統文化、摧毀人的道德良知、暴力強制的不間斷的幾十年一貫制的對幾代人的洗腦,將邪黨的假、惡、鬥的邪惡鬥爭理念和鬥爭思想以黨文化的方式變成當今中國人的基本思維模式,爭鬥成了今天中國人的習慣性思維,甚至成了思維的第一反應,很多的人都到了張口就罵,抬手就打,活著干,死了算的地步。當然也就成了今天幾乎每個修煉人必須突破的一個巨大的障礙。

    爭鬥的原因

    為什麼會爭鬥呢?一般講大致有三個原因:一是人心對待問題。為私為氣,感覺不公,心不平,放不下,總要以某種方式表達出來自己的不滿。二是把自己擺在了第一位。遇到問題,矛盾,首先想到的是自己的感受,自己的得失,沒有始終把法擺在第一位,有意無意的證實的是自己,爭鬥是為了證實自己而採取的一種習慣性的思維方式、表達方式。如果一個修煉人時刻想到的是證實法,始終把大法擺在第一位,時刻以證實法為己任,那自然就不會爭鬥了。因為那時候那是一個無私無我真心為他的生命,當然不會鬥了,展現的都是慈悲。爭源於為私,鬥源於為我。三是對舊勢力的干擾迫害認識不足。人類的一切,地球的一切,三界的一切,都是為今天正法而安排的。在久遠的年代,舊勢力為了今天它們能夠毀掉大法弟子,對每個修煉人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都做了周密系統的安排,爭鬥心就是其中的一個重要內容。它在另外空間的表現是個魔,鬥魔。它對每個人表現出的大小強弱,發揮作用的程度、方式,都是舊勢力為每個修煉人做的具體安排的結果,它按照舊勢力安排好的話去操縱你去說,按照安排好的事操縱你去想去做,以此來影響修煉人在爭鬥中一步步的偏離大法修煉的軌道,走舊勢力安排的路。

    爭什麼呢?爭自己對,爭自己的清白,爭自己的能力,爭自己的無辜,爭自己的地位,爭名、爭利,爭感情,爭面子,爭一口氣,傾述自己的委屈和無辜,不平自己的艱辛和付出,妒忌別人的所有和自在,企盼時來運轉飛黃騰達封妻蔭子光宗耀祖等等。

    爭鬥的目地

    爭鬥心在舊勢力的安排、指使、操控、利用下,控制我們的思想,操縱我們的身體,左右我們用人理看事情,人的觀念想問題,脅迫我們的主意識在爭鬥中失去理智,順著舊勢力的安排走,由它來主宰我們思想、身體不擇手段的爭名奪利,逞強好勝,好狠鬥勇,勾心鬥角,爾虞我詐,藏奸耍滑等等,搞得我們精疲力竭,造業無數,魔的我們激動憤慨,情緒失控,失去正念、失去理性、失去功德,隨它入魔,從而毀掉我們及我們的天國大穹無數眾生。當然也同時毀掉了人類,毀掉了宇宙。它同色慾心一樣是舊勢力淘汰大法弟子的得力工具。

    爭鬥心不去的危害

    交流文章《淺談爭鬥心》中說:「爭鬥心不去,根本就不是修煉人,病業不會好,妒嫉心會增強,心性不提高,功長不上去,魔性會增大,還會招來迫害。危害之大,危險之深,是我們無法想像的,也是我們必須警惕的。」具體詳見該文章,說的全面、深刻、到位,非常好,這就不多說了。

    爭鬥心的去除

    上面我們對爭鬥心有了一點認識,那麼該如何去除它呢,個人以為應從以下三點做起:一是多學法。這是根本,否則就不是正法修煉了,師父在法中對爭鬥心的問題講的清清楚楚,我們就是不斷的多學法不斷的改變觀念,在理性上快速的提高,指導自己的實修。二是對照法嚴格要求自己,歸正自己的一思一念,努力的遵照法的要求去做。三是從全盤否定舊勢力入手去除爭鬥心。既然爭鬥心是舊勢力安排的,那麼它安排了爭鬥的人去怎樣的去爭去鬥,也同時安排了聽見看見的人面對這樣的爭鬥表現如何的去所思所想所為。這就要求起了爭鬥念頭的人要及時醒悟,不承認這個爭鬥是自己,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堅決否定克制剷除表現出的爭鬥念頭,並及時的否定解體爭鬥心背後的舊勢力及其安排和安排的一切邪惡生命邪惡因素。那麼聽到看到的人要及時的認識到爭鬥表現在這個人身上,但絕不是這個人的本意,他的真我是來同化「真、善、忍」大法的,是不會有這種不善不忍的言行的。絕不承認這種行為是同修的真我所為,承認了是同修的主元神在爭鬥就等於是承認了舊勢力的安排了。

    真相是同修沒有認清舊勢力的安排,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上了舊勢力的當了,被舊勢力及其操縱的邪惡生命操縱了同修的表面身體、思想在爭鬥,而非是這個同修的真我(主元神)在爭鬥。所以應當及時發正念清除操縱同修表面進行爭鬥的邪惡及背後的舊勢力,慈悲的和同修一起學法,在法上交流,幫助同修認識到所受到的干擾迫害,儘快的讓自己主元神對照大法完全的主宰自己的思想和身體,主動的解體爭鬥心及其背後的邪惡及舊勢力。同時向內找,為什麼讓我聽到看到了他的這個爭鬥,在這個問題上我動了哪些心,有哪些需要歸正的,需要提高的。能及時的這樣認識就能避免自己也順著同修的爭鬥表現不自覺的也參與進去,也按照舊勢力的安排走了,這樣就少了一個跟著上當的,多了一個主動提高的。而且同修之間還因為大家沒上舊勢力的當,而沒有產生隔閡,整體力量沒有受到影響。

    師父講:「修煉人 自找過 各種人心去的多 大關小關別想落 對的是他 錯的是我 爭什麼」[1] 「幸福是人的心願 不幸是人的常伴 無論你怎樣強悍 無論你多麼謙卑會幹 命運總是把你輕看 不要抱怨 守住你的善 是你忘了來時的真願與期盼 願我的歌聲能幫你打開心鎖 願我的歌聲幫你解開迷絆」 [2]能向內找,才是真修,那才能真的不爭了,那才是從根本上否定了舊勢力。

    個人體悟,不符合法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洪吟三》〈誰是誰非〉
    [2]、李洪志師父著作:《洪吟四》〈解開你的迷絆〉



    TOP

    神韻雪梨七場落幕 連續大爆滿 盛況空前



    2018年2月11日下午,神韻國際藝術團在雪梨Lyric劇院的最後一場演出,在觀眾們的熱烈掌聲與依依不捨中落下了帷幕。自此神韻雪梨五天七場的演出在一連串的爆滿加座中畫上了完美的句號。

    「演出美極了,我很欣賞舞蹈展現的文化和精神內涵。」青年導演、前芭蕾舞演員、澳洲舞蹈評審協會成員Tori Page說。

    「神韻演出獨一無二,如史詩般的極具娛樂性並且是經典的。」澳洲影視雙棲演員發出由衷的讚嘆。

    「神韻將中國文化展現得淋漓盡致,」跨國公司總裁夫婦感佩。

    當天的演出吸引了眾多的澳洲演藝界和商界人士及大陸遊客,精彩紛呈的演出讓他們為之傾倒。

    本次雪梨站的神韻演出盛況空前,周末場的門票在演出幾周前就告罄,加座的也早就搶購一空。甚至有些觀眾為求一票,徘徊在劇院遲遲不願離去。

    神韻在澳洲主流社會口耳相傳已廣為人知,此次雪梨的數場演出中,慕名搭機飛行幾千公裡、或駕車數小時來看演出的為數不少。有觀眾表示自己也不明白為何看到神韻演出信息就放棄了早就已計劃的旅遊,甚至有聯邦政府官員直接表示是神將他們帶來這裡!

    影視演員:神韻獨一無二

    在澳洲演藝界馳騁近30年並參與了多部影片的製作和表演的Glen Keenan 趕上了神韻在雪梨的這最後一場演出,他說:「我一直喜歡神韻,她是獨一無二的,我不能錯過,我必須來看。」

    神韻舞蹈藝術家們的精湛演出令他驚嘆不已:「他們非常靈活,非常輕盈、完美無瑕。他們舞蹈造型的變換非常的自然流暢。」

    他尤其驚嘆神韻藝術團的編舞:「真是太棒了!這是一個奇蹟。那些演員進入背景天幕的方式,那些舞蹈造型由一種形狀轉變成另一形狀的方式非常的好。」

    他還表示從演出中可以看出演員們傾注了極大的努力,感到「女演員們非常優雅」,並認為「整台演出是一個傑作」。

    神韻演出所展現的精神內涵也令他深受觸動,他說:「我從中看到了中國文化中所具有的宗教和信仰,我的理解是中國人被傳統的文化和信仰所薰陶,從中獲得精神的力量,從而又激勵了她們對信仰的堅持。」

    最後他說:「神韻演出是神奇的,如史詩一般,極具娛樂性並且很經典。」

    Glen Keenan是澳洲的演員也是攝影導演,他曾經參加過的影視片包括:Red Hot(1993)、Joe Wilson(1988)、 Big Sky(1997)、Four Brothers(2005) 以及Law Abiding Citizen(2008)等。

    芭蕾舞導演:神韻用舞蹈展現精神內涵

    Tori Page曾遠赴加拿大擔任過一個芭蕾舞團的舞蹈演員,目前是雪梨一家舞蹈學院的青年導演,她同時也是澳洲舞蹈評審協會成員。當天下午,她和企業家男友Timothy Haigh一起觀賞了演出。

    Page說:「神韻是一場必看的演出,非常非常精彩,活力四射。而且音樂動聽,服飾也美妙動人。」

    「其中傳統文化的部分,還有精神內涵,蘊含在每一個節目中,我覺得這很吸引人。我們不懂中文,神韻通過容易理解的舞蹈來表達,所以這是西方人學習中國傳統文化和領悟其精神內涵的極佳方式,而且美不勝收。」

    身為專業芭蕾舞演員,Page對神韻演員們的舞蹈技藝非常佩服,「演員們訓練有素,自律性極高,」她說,「觀賞演出時,我發現很難聚焦於某一位演員,因為當你試著去欣賞一個演員時,瞬間所有的演員都進入了你的視線,眾多演員都在展現同樣難度的技巧,好像放大鏡一樣,凸顯演出的頂級舞美效果。」

    她的男友Timothy Haigh也表示:「真是難以用語言來描述演出的美妙,因為內容太豐富了,與我們通常看到的非常不同,有傳統韻味,又活力四射,非常令人賞心悅目。」

    跨國公司總裁夫婦:神韻將中國文化展現得淋漓盡致

    澳洲一家跨國公司的總裁和合夥創辦人John West與夫人Louise West觀看了當天的演出,感佩神韻出色地展現了中國傳統文化和價值,「演出令人嘆為觀止。」John West說。

    Louise West也表示:「演出非常美好,美麗壯觀,我樂在其中,流連忘返。我愛她的服飾,也愛舞蹈家們所展現的內在韻味,他們的舞蹈美麗動人。」


    澳洲一家跨國公司總裁John West的夫人Louise West

    Louise還盛讚神韻展現的中國傳統文化,「神韻將你帶進中國不同的朝代,及各朝代文化的演繹變遷中。這是一個奇妙的文化,非常的豐富多彩,而且非常的有智慧、有思想和深度。」

    John West表示:「神韻演出將中國文化展現得淋漓盡致,並且通過這些天賦稟異的年輕藝術家們精彩絕倫的舞蹈演繹出來,讓我們了解更多中國歷史,非常了不起、非常好。」

    他強調:「神韻傳播了一個深遠的信息,在以藝術形式展現傳統文化和價值上做得非常出色。那些年輕的舞蹈演員們的表演可謂爐火純青,我覺得他們對於中國文化有著充分的理解,並且將這文化帶給了現場觀眾。」

    他們夫婦都表示,「觀看神韻是一場絕妙的體驗,讓人非常的陶醉。」並將向朋友推薦。

    北京老夫婦觀神韻 贊文化底蘊很深

    神韻演出不僅震撼澳洲人,也令剛出國不久的大陸華人看後感動敬佩。從北京來澳洲探親不久的一對老夫婦觀看了這場演出,老先生看完演出後高興地表示:「這個演出很好,文化底蘊很深。」「演出內涵很深。」

    他表示神韻演出很純淨,「演出的內容跟神韻這兩個字挺貼題的,神韻本身就解釋了這場演出的內涵。」

    老先生說自己座位周圍都是西方人,他們都「看得很高興,有的帶著孩子,孩子看得都是飄飄然的……音樂無國界不需要語言來解釋,你懂藝術就能理解。」

    他還表示:「神韻弘揚中國傳統文化很重要的……演出展現的是傳統價值,就是啟發人的仁愛、善良,還有這裡面有因果報應。」



    TOP

    羅德島州府爆滿 藝術家:向神韻總監深鞠躬



    2018年2月10日晚,普羅維登斯表演藝術中心(Providence Performing Arts Center)劇院內不斷爆發出一陣陣掌聲、笑聲與驚嘆聲。舞台上,天宮瓊樓玉宇的勝景光芒萬千;江南水鄉的旖旎風光;剛毅豪爽的蒙古男子,和溫雅靈秀的苗鄉少女……給冬雨綿綿的夜晚帶來了春天般的溫暖。

    普羅維登斯是美國羅德島州的首府,距離波士頓有一個小時的車程。普羅維登斯擁有多元的文化與濃厚的人文氣息,藝術畫廊隨處可見。神韻世界藝術團本次巡演羅德島州,很多喜愛藝術和戲劇的普羅維登斯人,不願錯過機會,當晚的票房出現了大爆滿的盛況。

    普羅維登斯觀眾從演出中發現,他們不僅見到了神韻的藝術之美、以及演出所展現的文化之美,還領略到了神性之美。

    公司合伙人:神韻演出有著深刻的神性內涵

    Michael Lunardelli是一家體育運動諮詢公司的合伙人,他曾擔任全球第二大運動品牌阿迪達斯(Adidas)的資深商業部門主管。他說:「這演出好的難以置信,著實令人驚嘆,令我震撼。」

    令Lunardelli震撼的是,神韻演出不僅表現了藝術之美,還有其深刻的神性內涵。他說:「這個演出美妙絕倫。我很喜愛演出所展現的神性,這不僅僅是舞蹈或表演,其中有著更廣大的內涵。」

    「更廣的涵義是關於愛,關於創世主,這個演出圍繞著這個內涵,不斷深化這思想和主題。我也很喜歡這個演出基於中國傳統文化與歷史,華美絢麗,精彩絕倫。她帶你穿越時空,中國的時空,真是卓越非凡。」Lunardelli解釋說。

    對於神韻所表達的神性,Lunardelli理解到,「我們不是無緣無故停留在這裡。我們因為某種原因來到地球,我們在這裡尋找這種原因。離世之後,我們將要回到創世主那裡,回到天國。我覺得這就是我們在這裡的目的,當我們在這裡的時候,創世主要我們盡力做好,愛別人、全力奉獻。」

    前歌手兼演員:神韻傳遞了神的啟示

    前歌手兼演員Elle Forte女士和擔任公司高管的丈夫Joe Forte於2月10日晚一同觀看了神韻演出。Forte女士說:「舞蹈是如此同步,優雅和美麗,演出所傳遞的信息很優美,表達神性的舞蹈很優雅。」

    談及神韻所傳遞的信息,Forte女士認為,「那(信息)是神的啟示,並給人帶來啟悟。而這啟悟近在眼前,垂手可得。」

    她也盛讚神韻音樂「優雅可愛」,她「愛上了那音樂」。

    Elle Forte女士從事專業音樂表演和音樂製作長達20年之久,她曾是一位歌手、作曲家和音樂製作人,同時也是位演員、作家,她之後還在IMPACT劇團從事戲劇表演和製作達12年,並在音樂廳擔任鋼琴伴奏。目前她也從事地產生意。

    舞蹈公司藝術總監:向神韻藝術總監深鞠一躬

    「這場演出璀璨奪目,光彩萬千,非常啟迪人心,令我傾心不已。」Jodi Palmieri 女士對今晚的神韻演出讚不絕口。

    Jodi Palmieri 是普羅維登斯當地的一家舞蹈公司及表演藝術工作室的藝術總監,她也是一位舞蹈編舞。

    Palmieri 表示,演出中的節目帶她去了另外一個世界,她說:「我被帶往另外一個世界,這是一場如此絢麗精美的旅行!」她表示演出讓她對中華文化心生敬仰之情,她說:「我(在整場演出中)一直帶著敬佩之情正襟危坐,因為她太鼓舞人心了。」

    她認為這場演出「是一場完美的演出」。而最後一個節目是「錦上添花」。她說:「他們對信仰和文化做了很好的解釋,而最終以『覺醒』一幕,完美地為演出收尾!」

    與她同來觀看演出的母親Judy Rodrigues女士非常贊成她的這種觀點,她認為神韻所傳遞的精神信仰的內容是當前每個人都需要的,因為演出強調了生命的意義。她說:「這種題材是如此重要,如果每個美國人、任何地方的所有人都能夠來觀賞這場演出,都能夠體會到什麼是生命中所需要的, 特別是當代生活中所需要的,那該多好!」Rodrigues曾從事舞蹈表演及編舞長達50餘年之久。

    Palmieri最後表示,她感激神韻的藝術總監給觀眾帶來了這麼一場完美的演出。她說:「我想對他雙手合十,然後深鞠一躬, 來表達我的敬慕之情,沒有其它表達方式了,因為那感受無以言表。」



    TOP

    越南南部的天空顯奇光





    TOP

    神韻羅德島大爆滿 「演出照亮了我的世界」



    神韻世界藝術團2月11日在羅德島州普羅維登斯表演藝術中心(Providence Performing Arts Center, PPAC)的演出,再度大爆滿,並加座。現場氣氛熱烈,歡笑聲、驚嘆聲不斷。

    觀眾盛讚,神韻演出是「頂級的藝術」、「充滿希望」,也有觀眾感動落淚,表示演出「照亮了我的世界」。

    知名音樂DJ淚眼觀賞 讚譽演出充滿希望

    Suzanne Lockwood女士是波士頓的一位知名音樂DJ,擁有自己的樂隊,曾兩次入圍美國年度最佳DJ決賽名單。

    Lockwood表示,觀看神韻演出讓她落淚,「演出的大多數時我都在哭,演出太美了。」

    她盛讚神韻演員具備高素質,「他們所做的,我永遠做不到,但我深懷感恩。」

    「除了傳遞歡樂的那些舞蹈,比如蒙古筷子舞、手絹舞,其它每一個舞劇、每一支舞蹈,都在講述故事。」

    神韻舞台上一位馳騁疆場的將軍遁入空門的歷史故事令她感動,「那個故事就像是個舞劇的縮微版,天幕背景中光明大顯,佛像活起來、舞動起來的那一幕,太美好了,充滿了希望。」

    演出的精神內涵令Lockwood感動,「我喜愛演出中有關宇宙、慈悲、慈悲的力量、善良與邪惡較量等主題。」

    「演出展現了不同的文化,(中國人對)中共對信仰壓制的反抗,當代社會和古老精神信仰的對比,所有這些對我來說非常感人。」

    演出給她帶來啟發,「看起來我們生活在一個很大的世界中,實則是在一個小小的世界裡,我們必須照看彼此。」

    室內設計師受震撼 神韻「照亮了我的世界」

    Dana Sholes女士是一位室內設計師,2月11日她和先生一道觀看了神韻世界團的演出後深受震撼。

    Dana盛讚神韻演出是頂級藝術,她說:「演出的視覺效果令人震撼,藝術水準是頂級的,(用語言)無法形容出這個演出真正的水準,因為如果你親自觀賞,就會有加倍的感受。」

    她表示,自己感受到神韻演出具有深奧的內涵,演出「超越了音樂和舞蹈本身,進入到你的精神層面,她滋潤著你的靈魂,提升你的境界,讓你的心神安寧。」

    「演出開始時,我感到平靜,就像一個被包裹著的要進入睡眠中的嬰兒一樣,很美好。」

    神韻歌唱家的演唱令她別有一番感受,「我很喜歡最後獨唱的女歌唱家,她的演唱卓越非凡,我目不轉睛地看著她的表情,感受著她的熱情,她的身體幾乎飄了起來。我閉上眼睛,也能感受到她,就像飄在她的肩上一樣。」

    她說,演出傳達出「希望、諧和、團結,與彼此分享」等信息。

    「這個演出讓我重新認識自己,照亮了我的世界,讓我重新認識自己的世界和當今世事。我與之共鳴,這種感受無法用來語言形容 。」

    公司副總裁:演出非同凡響

    「演出精彩卓絕」,Dana Sholes女士的先生Steven Sholes是一位地產開發公司的副總裁,他觀看演出後說,「作為猶太人,我覺得這個表演反映了我們在猶太教中所信仰的一切,這使演出非同凡響。」

    他遺憾神韻現在不能去中國演出,「大陸人竟不能正常地欣賞他們自己的文化,我為此深感悲傷。同時,我很高興神韻能在全世界巡演,弘揚(古老)中國的偉大傳統。」

    「共產黨政府應感到羞愧,他們應該還給每個人自由。」他說。



    TOP

    印州爆滿加場 前ABC主播:對神韻充滿尊敬



    2018年2月11日,神韻北美藝術團為印第安納波利斯觀眾帶來當地最後兩場演出。延續前一天的盛況,當天下午的演出再次爆滿,晚場演出則是應觀眾需求新增的場次。眾多主流人士匯聚到市中心Murat Theatre爭相一睹神韻風采。前ABC主播Diane Willis女士觀看後表示,對神韻所從事的事情充滿尊敬,並且欣賞神韻展現的精神內涵。

    前ABC主播夫婦:體驗神韻的優雅和愛

    「驚嘆、奇妙、喜悅、對中國文化的尊敬,以及對演員們體能的佩服。」前ABC電視台黃金時段主播Diane Willis欣賞了11日晚的演出後,這樣描述她的觀感。

    Willis女士和先生Clyde Lee當天共同欣賞演出,二人都曾是印第安納波利斯當地ABC電視台WRTV的資深主播,退休後二人成立Lee-Willis Communications公關公司。
    「對他們所從事的事情充滿尊敬」

    Willis女士驚嘆於神韻舞蹈富有表現力,能演繹出各種情緒,「節目中的幽默、滑稽、愛還有優雅,讓我體驗到愉悅、好奇和驚嘆,並對他們所從事的事情充滿尊敬。」

    她並強調,「(演員們的)精神,特別在筷子舞中,豪氣蓬勃,充分的展現出來。」Willis女士進一步解釋她所指的「精神」是:「生命、對神的信仰、以及我們都是一個整體的精神。」

    Lee先生則從演出中領悟到:「不管你是什麼國籍、你的信仰是什麼,我們都是一個整體。有的時候,你必須為此(信仰)而奮鬥。為了言論的自由,為了自由展示你的才華和信仰,你必須為之努力和奮鬥。他們(神韻)已經做到了。」

    神韻大幕一拉開 前印州立大學校長受震撼

    「大幕剛拉開的那一刻,所有演員出現在台上,然後似乎是神秘的生命降臨了,那讓我很震撼,那個舞蹈是那麼的優雅,呈現的方式非常絕妙。」曾任印第安納州立大學校長,現任該校藝術歷史教授的Lloyd Benjamin觀看演出後表示。

    Benjamin先生當天和太太、前化學系教授Wieke Benjamin一起觀看演出。「時間把握得非常精準,他們排練得非常好,正好在那個時點上。」 Benjamin先生說。他表示,太太當年曾在阿肯色州芭蕾舞團領舞,女兒也跳舞,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對時機的把握非常在意,那精準度、演員們的訓練令人難以置信。」

    Wieke也驚嘆於神韻演員在不同節目之間的換裝速度:「我不知道他們在節目中是如何更換服裝的,後台一定是忙得不行。」

    Benjamin先生則表示,「高科技技術的運用也讓人感到非常有趣。這樣的技術運用十分罕見,效果非常棒。」

    「我沉浸在演出中,演出完全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Benjamin先生說,「我們從頭到尾都很享受。」

    高級副總裁:感受再次與神相連

    John Young先生是大型醫療科技公司Alegeus公司高級副總裁,他和太太觀賞了當晚演出後驚嘆:「這真是一場非凡的演出,美的令人屏息,更令人感動。」

    Young先生表示,他尤其被演出中講述新婚夫婦由於信仰而被迫害、拆散,後又重逢的節目所深深觸動,「我落淚了,故事很動人。」他說:「讓我感到我們雖然有不同的文化,但我們又如此的相似。」

    他解釋這種相似性,「我們對自己與神的關係的看法,曾經是那麼的相似。神韻以如此獨特、感人的方式展現了中華傳統文化!」

    Young先生非常喜歡女高音的演唱,他表示歌詞傳遞的信息與他的信仰很相似,「幾乎是相同的。就是那種再次與神相連,知道如何去面對生活的感覺,感覺很美好。」

    Young先生的太太Jennifer Stepp女士是網絡醫療資訊平台Sharecare的副總裁。她也表示,最打動內心的是神韻傳達的訊息,「這個訊息通過女高音的歌唱和鋼琴伴奏傳遞出來,它在講這個世界是一樣的,儘管我們來自不同的文化,但我們有同樣的追求,其實我們本質上是一樣的。這讓這個世界變小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