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16日 星期五

  • 《龍文鞭影》三餚(3):清時安石 奇計居鄛

  • 不要在黨文化中認識法、證實法

  • 在維護大法的基點上談版權

  • 倚著天 便屠龍

  • 綻放的太空花朵--旋渦星系NGC 3344



  • 《龍文鞭影》三餚(3):清時安石 奇計居鄛


    正見神傳文化編輯小組

    【原文】

    清時安石,奇計居鄛。

    qīng shí ān shí ,qí jì jū cháo。

    清時安石,奇計居鄛。
    ㄑㄧㄥˉ  ㄕˊ ㄢ ㄕˊ,ㄑㄧˊㄐㄧˋ ㄐㄩ ㄔㄠˊ 。

    【注釋】

    (1)清時:清平之時;太平盛世。三國.魏.曹操《清時令》:「今清時,但當盡忠於國,效力王事。」

    (2)安石:謝安(320年-385年)字安石,東晉政治家,軍事家,曾隱居東山。

    (3)居鄛:古地名,為秦末楚漢之爭中項羽陣營謀臣范增的故鄉,後世多用來借代范增本人。

    【語譯】

    東晉的宰相謝安在隱居東山享太平盛世。楚漢相爭時項羽聽從謀士范增的建議,擁立楚懷王之孫為帝成就霸業。

    【人物故事】

    東晉的宰相謝安,他出身名門士族,父、祖皆位至高官。他年輕時就很注重修養品德,舉止沉著穩定,風度優雅翩翩,喜歡讀書和藝術,才華洋溢,又寫得一手好字,頗得名門世族遺風。但是卻不喜歡做官,只喜歡過隱居生活。他常與王羲之一起吟詩作對享受太平盛世之樂,所以雖然多次被朝廷徵召,但謝安都加以婉拒,當時民間流傳一句話說:「安石不肯出,將如蒼生何?」可見當時人對謝安的看重。

    然而謝安因弟弟謝萬兵敗,被貶為庶人,同時天下局勢危極,所以入朝為官。太元八年(西元383年),前秦苻堅率領著號稱百萬的大軍南下,有一舉想要併吞東晉的企圖。建康城裡一片譁然,人心惶惶。謝安任宰相,卻依然是一貫的鎮定自若,從容的安排軍隊部屬。

    之後當晉軍在淝水一役中以寡擊眾、大獲全勝,捷報送到謝安手中時,他正在與客人下棋。他看完捷報,只淡淡的說:「沒什麼,孩子們已經打敗敵人了」。

    范增為居巢人,曾為西楚霸王項羽首席謀臣幕僚。項梁反秦起義時,范增曾勸項梁立楚懷王后裔為王,之後秦軍大將章邯圍攻鉅鹿,楚懷王命宋義、項羽前去營救。項羽於此戰破釜沉舟擊敗秦軍,之後章邯率秦軍主力向項羽投降,歸順楚國,項羽獲封為雍王,奠定霸業基礎,范增則被其尊稱「亞父」,極受尊祟。但最終因陳平之離間計而失去項羽的信任,離開楚軍。

    【說明】

    謝安的事跡主要紀載於《晉書.列傳七十九 謝安傳》:謝安,字安石,尚從弟也。父裒,太常卿。安年四歲時,譙郡桓彝見而嘆曰:「此兒風神秀徹,後當不減王東海。」及總角,神識沈敏,風宇條暢,善行書。弱冠,詣王蒙,清言良久,既去,蒙子修曰:「向客何如大人?」蒙曰:「此客亹亹,為來逼人。」王導亦深器之。

    范增的事跡主要紀載於《史記.項羽本紀》:居鄛人范增,年七十,素居家,好奇計,往說項梁曰:「陳勝敗碧當。夫秦滅六國,楚最無罪。自懷王入秦不反,楚人憐之至今,故楚南公曰『楚雖三戶,亡秦必楚』也。今陳勝首事,不立楚後而自立,其勢不長。今君起江東,楚蜂午之將皆爭附君者,以君世世楚將,為能復立楚之後也。」於是項梁然其言,乃求楚懷王孫心民閒,為人牧羊,立以為楚懷王,從民所望也。



    TOP

    不要在黨文化中認識法、證實法


    大陸大法弟子

    我們本地同修買了一些木工訂書器,是打算用來往樹上訂條幅用的,方便快捷。在學法小組大家討論了這種做法,覺的不可行的同修多一些吧。

    持反對意見的同修,一個是出於對樹的不忍,另一個就是考慮到世人的感受。顯然的,這種行為是不善良的,也有違公德,雖然中國社會世人的道德幾近淪喪殆盡,但很多人心底的善良並沒有泯滅,這種本能的善讓他們對一些事情的是非對錯有著清晰分明的直覺判斷。就我接觸的一些小孩而言,都很善良,都明白真相做了三退,他們單純的超越於成年人的善良讓他們對動植物甚至是物品都很珍惜愛護,我很難確定他們如果看到有人往樹上釘東西他們會不生氣,而這個事情又是法輪功學員做的,那麼,就有可能抵消了他們之前因為了解真相而對法輪功抱有的好感,而對於原本就不明真相的人,這樣的行為可能阻礙了他們對法輪功真相的接受與正確認知,對於一些別有用心的人,還有可能成為他們攻擊污衊法輪功的藉口,這就事與願違了。

    在學法小組討論這件事的時候,有同修提了這樣一個問題,就是說為什麼有學員會覺的這種行為可行,是不是考慮到「以法為大」?「以法為大」這句話是在師父的講法裡講過,「大法弟子做什麼事情啊,都要以法為大,擺放任何事情的時候你都要首先考慮法。大家記的,我經常跟你們講一句話,大法弟子做任何事情都是首先考慮別人。每當發生一件事情的時候、出現一種情況的時候,哪怕一件小事,我的第一念首先想到別人,因為已經形成自然的了,我就是先去想別人。」[1]所以,我個人理解,師父講的「以法為大」並不是說只要是證實法的事,就怎麼做都行,我們是時時事事都要考慮別人的,我們不能斷章取義的用黨文化的東西去理解師父的講法,更不能用低於人的道德的行為去做證實法的事,那樣不但救不了人,還可能把人推向反面。在這裡建議同修們再看一看師父的評註文章《關於掛廣告的補充通知》以及師父對此文做出的評語《救人還叫人煩感》。

    因為大家對這件事的想法不同,有同修說,怎麼做,也都是個人行為。在法輪功被世人皆知且還在被中共誹謗抹黑迫害的今天,其實,每個法輪功修煉者的言行都會影響到世人對法輪功的看法,何況是我們公然呈現於世人面前的證實法講真相的行為呢?我們的一舉一動幾乎都會被看做是法輪功行為,好也罷,不好也罷,除了內部修煉者,世人幾乎不會單純的從你的行為上對你做個人的評判,在他們眼裡,我們的言行就是法輪功的形像與體現。所以,很多事,我們就得考慮周全。珍惜善良的生命,為了救度他們,我們必須如此。

    在這個討論中,我也看到另外的問題,就是我們用什麼去理解這個法的問題。師父在講法中講:「站在常人這個層次、這個角度、這個思想境界中,理解不了真正的東西。」[2]從我自己的修煉過程來看,有很多的自己意識不到的黨文化中的東西,它們宣揚的是非善惡理念,從出生我就泡在其中,我想做對,但我並不完全清楚什麼是對,思維行為往往會有一些極端,缺少理性,很多時候,我是在這個黨文化中去理解認識大法的,那很多東西我就不能理解。十幾年前我跟同修探討過一個問題,就是人應該是什麼樣,怎麼做人,在一些事情上,我們沒有概念,困惑迷茫,後來無意中看了古時候的典籍,對做人的具體行為與理念有了一點認識,才發現現代中國大陸的人類社會是如此敗壞,無一不敗壞。幾年前,一位同修跟我說過這樣的話:「我們大陸的同修,在表面上的思維與行為上,很多方面,都不如國外的常人。」我認為這是事實,就是到目前為止,也還是如此,在諸多方面沒有做人的真正理念,在這個邪惡的環境中隨波逐流,我就想,站在常人的這個思想境界中尚且理解不了真正的東西,那麼,用在黨文化中形成的敗壞理念又如何能看到法?!煉出的又會是什麼?中國大陸的大法修煉者,在這個邪黨造就的骯髒至極的邪惡環境中,用在這裡面形成的理念去認識法,真正的認識法,真是太難了。

    學法小組中有同修提到他最近在聽《解體黨文化》,很有點興奮,那肯定是在這個過程中看到了自身存在的問題,我最近也是在聽這方面的東西,是同修的交流文章《去除黨文化》系列,也頗受益。在師父的講法中有弟子提問:「大紀元系列文章《解體黨文化》,對黨文化的分析很透徹,但是沒有明確的答案。這個答案是否要由大法弟子證實法來回答?」 [3]師父的回答是:「答案就在中國的五千年文明中。中國的五千年文化,那是正統的人類文化,那就是答案。」 [3]我在這裡建議同修,如果有時間,還是多看看類似於《解體黨文化》這樣的書籍以及大法網站上關於傳統文化這方面的東西,學做人,做好人,以真正的理念去理解認識大法,以至成為同化大法、救度世人的未來覺者。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頓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經文:《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經文:《各地講法八》〈二零零七年紐約法會講法〉



    TOP

    在維護大法的基點上談版權


    大陸大法弟子

    版權這個概念是維護作者,在未經作者正式授權的情況下,私自改動、私自翻印,就被認為是侵害作者權益,被視為違法的。大法書、大法經文,包括師父的講法錄音錄像、光碟、磁帶、錄像帶等,也都是有版權的。未經大法師父同意,私自改動就是侵犯師父講法的版權。師父公開發表的講法,各個版本,都是有據可查的。如果要改動,都必須經過師父同意。沒有經過師父同意,私自改動,是不尊師敬法。站在正法的基點上看,是在亂法。

    一、不能侵犯師父講法的版權

    師父在講法中說:「所以我們學員不能隨便自己去做書,自作主張,或者用它去賺錢,你即使不賺錢也不能自己隨便做。因為正法時期不能出現任何紕漏,所以在這個期間,有些事情要注意了。」 [1]師父還說:「目前在中國大陸特殊環境下,學員們為了解決書的問題是可以的,但是要保證原書原文字一點不動。在中國大陸以外是不行的。」 [1]

    從師父的上述講法中我們可以看到,製作大法經書是非常嚴肅的事情。師父諄諄教導我們:「要保證原書原文字一點不動」[1],為什麼有的同修就私自改動大法書呢?私自往原版大法書裡加東西,總覺得自己的更好,加個圖片使書更漂亮;將大法書封面上的字改動一下或在大法書裡加上框線更美觀;往師父的經文單行本裡加一張白紙、黃紙或蘭紙,覺得更好;擅自把大法書中的彩圖和師父照片改成黑白色;還有把《洪吟》中的圖擅自刪掉,幾本大法書合訂一起;將大法書隨意改版隨意編排;為了自己攜帶方便,將大法書列印成四、五厘米小;說眼神不好,就放大列印成A4紙一版這麼大。這種行為是大法弟子助師正法嗎?

    還有的資料點做的大法書都是自己私自從新排版的,有一種是把師父現在公開發表在明慧網上的四十五本大法書下載後,私自改成黑體字,再經過調大字體,列印出來的。有些人受黨文化的毒害,將師父講法光碟、大法書、經文,根據自己的喜好隨意改動,為自己方便為自己服務。師父公開發表的講法,包括一九九九年公開出版的,哪個版本每頁多少行,一行多少字,是什麼字體、顏色,書的大小尺寸,是什麼樣的封面,都是有版權的。師父在正宇宙的法,師父的選擇是最好的,是未來宇宙的選擇,我們為什麼改動師父所要的,隨意改動,不聽師父的話,無視師父講法的版權。

    版權在任何國度裡都受到尊重,盜版被視為損人利己的行為。但是為了世人的得救,為了大法弟子的修煉,師父默許著大陸的盜版,但是師父對此有明確的要求,原書內容原封不動地拍下來,雷射照排的沒有改變版權的可以,改動的絕不可以。我們要對師父尊敬,對大法敬重珍惜,絕對不能侵犯師父講法的版權。

    二、維護大法是大法弟子的職責

    大法弟子偉大,是因為幸運的趕上了師父正法,能榮幸的助師正法,維護大法,是大法的一個粒子。維護大法使大法金剛不動,是每個大法弟子的責任。因為我們能助師父正法,維護大法才修的這麼高,提高的這麼快。可是我最近看到同修手裡的大法書,普遍存在論語貼錯版本,私自改動大法書的封面、字體、大小,私自添加封面,把書中師父的照片彩色改成黑白,擅自刪除大法書中的圖和師父的照片,還有把師父語音版的講法私自編序號,改標題、改變師父講法的原版格式。現在還有一些同修在擅自製作、傳播私自改動的大法書。黑龍江省哈爾濱市有個人還在製作第十講,及師父沒有公開的小範圍講法,列印的都是A4紙這麼大的書。大慶市出現幾套四分冊一千一百八十九頁的《轉法輪》。雙城地區出現很多私自刪掉師父原版圖片,還有私自添加圖片從新排版的大法書。吉林地區還出現《轉法輪》是假的,書的封面、師父法像與原著一致,但書中的內容與原著不同。還有私自設計列印封面的,及手寫各種字樣的師父講法及師父教功光碟。

    師父正法到了今天,我們修煉了這麼多年,還存在這麼多怵目驚心的問題,真是很震驚。大法是大法弟子的根本,是我們生命的源泉,也是我們修煉圓滿的根本保證。我們只能維護大法,不能改動大法一點。

    師父在《美國東部法會講法》中說:「我把我的能力注入到這部大法中,你只要學你就在改變,你只要學你就在提高,你只要學到底你就能圓滿。(鼓掌)」 [2]、「也就是說,在人這個空間中看他是一本書,可是在另外的空間裡看就不是這樣了,他是一部天法。」 [2]

    大法書表面看是一本書,白紙黑字,可是卻不同於普通的書,大法書展現出全宇宙從最高到最低的所有法理,大法書中有層層疊疊的佛道神,最後是師父的法身。無論我們學法時看到或看不到,師父的法身、法輪、佛道神都是存在於大法中,所有的法理都涵蓋在師父的講法中。我們修煉中,還在人世間做著三件事,助師正法,但是我們的主體在這裡,主體這兒偏離了大法,那我們另外空間層層都會偏離大法,到上面不知道會偏離多遠,亂到什麼地步。我們修煉到今天,正法已經到了最後,我們問問自己:在自己這裡修煉有沒有標準,修煉的標準是什麼?如果修煉的基點都傾斜了,那麼會修到哪去。我們要同化真、善、忍大法,大法弟子是助師正法的,不是拿著師父的講法隨意改動為自己或自己小圈子服務的。受中共邪黨文化的影響,舊宇宙為私為我的根本屬性的污染,覺得自己的認識好,都好到改動師父的講法了,改動師父的講法為了自己學法方便或為了自己小範圍方便,這是多大的漏洞。

    不要以為大法書只是普通的書。我們絕不能私自改動一點大法書、經文以及師父講法音像的內容。修煉是嚴肅的,私自改動不是小事,這是侵犯師父講法的版權,也是不尊師敬法,再往上看就是亂法。助師正法,維護大法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神聖職責。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三》〈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東部法會講法》



    TOP

    倚著天 便屠龍

    --從近期廖丹銀案說起
    美國學員

    看戶口本?律師說,這是律師證!看到律師來了,原本給囂張的警察撐腰的派出所領導都躲起來了。

    說倚天屠龍,天地萬物皆有靈,共產惡黨莫能例外,它是一個邪靈,在人間表現是一個邪惡組織,在天上的表現是紅色惡龍(赤龍),中共崇尚紅色,嗜血好殺,正體現了其邪靈本性。

    中國的「推背圖」,「燒餅歌」,「梅花詩」及「馬前課」等,西方的「聖經啟示錄」等預言都驚人一致的預言這幾年中共要滅亡,還記載著天滅中共時其追隨者被一同誅滅的可怕慘景。二零零二年六月,在貴州平塘縣發現的億年「藏字石」,崩裂驚現「中國共產黨亡」。這一切其實都是在告訴人們「天滅中共」的天象,希望人們能夠「退黨團隊保平安」。

    順應天象,扶持善良,斬妖除魔,是為倚天屠龍。

    -------------------------------

    俗話說,上樑不正下樑歪。可悲的是,在中國大陸,上樑不正由來已久,近兩百年的中國歷史已失去歷史真貌,可貴的中國人民承受了歷史重負,為的是什麼?如今江澤民當政時期以來的種種社會亂象,難道又是給世人看熱鬧、發牢騷用的嗎?中國社會,又有幾人能不受無孔不入的黨文化影響?

    為了飯碗,由於信息封鎖和長期洗腦,中國大陸警察普遍並不真正懂得惡法不能高於良知的道理,由於失去了傳統文化的道德浸染,他們也就將單一的服從當作了人生的姑且教條,因為這現實看的見的利益,對他們是有好處的,而這「現實看的見」,也是被洗腦灌輸的,導致他們看不到三尺頭上有神靈。

    廖丹銀,十七年的歲月過去,當年那個潮汕女孩子微笑的容顏似乎仍在眼前,如果不是她被抓,我幾乎連名字也想不起來,只記得她姓廖。

    那時,我是被謊言欺騙的,一進勞教所,已在高牆內,卻又聽得警察對我說:你身邊安排的人是保護你的,這之類的說辭,高牆之內,遂又失去一層自由,這貼身的「保護」幾乎沒有離開過我,那是在一個三層的房間,大概是308房間,我是在那裡認識的阿廖。

    那時我雖然被夾控,整日在房間內,但是也有偶爾的暫短休閒,儘管整個大背景常年是風刀霜劍。

    我和阿廖以及更多的人都是因為修煉法輪功而被當局收去勞教了,我比較記得的是一位七十二歲的廣東中山老人黎杏珍,以七十二歲高齡被勞教;我的一些養尊處優的親友,她們四十多歲就退休,一直注重養生,以努力吃好喝好,保養好為人生上策。同一時間,一樣的天空下,想想真是不同的人生啊。話說回來,婦女五十多歲就到了法定退休年齡,那麼這個勞教,又怎能適用於七十二歲的老人呢?反正又沒有法治,隨著人來,這人要是說了算,尤其在惡法之下為了私慾賣命的,那封他一個「草菅人命」毫不過份哪。

    阿廖留給我的印象是總是笑嘻嘻的,我曾和她有一些些短暫的交集,我替她剪過頭髮,因為我說我會,其實我沒有受過理髮的專業訓練,但是我認為我可以剪,於是她友善的由我上手,剪完後,修補修補,我也不敢笑,因為阿廖恰好是有點捲曲的黑髮,後腦勺部位我確實沒有剪好,由於她的天然捲髮,好像沒有太致於收不了場,她好像當時還美美的。

    因為怕十七年的記憶有差,這次她因為帶書過海關被抽查以致被抓,我還看了下相關報導的照片,的確是她,阿廖,十七年過去了,對中國大陸的生活已然成為東逝水般的記憶,在我人生的年華裡,在勞教所的日子,是生命最壯闊也許也是最純真偉大的日子,那是最真摯的用生命來過的歲歲月月。

    在海外,看到很多華人寫的各種列入中共禁書名單的書,裡面有不少關於右派、六四、文革的,也有關於法輪功的一些文章和書,自傳式的我自然知道也有出版,那自然如果有網絡版的中國大陸地區也須翻牆才能閱讀。

    與生俱來的仇恨,使得中共這個惡魔邪靈,一直在毀滅著世人,拖著世人沉往墮落的深淵!

    這十七年的勞教所的記憶,十九年來的反迫害的歷程,多少人啊,從幼童到中年,從合家歡到生離死別,太多的淚水,太多的悲離,大覺的堅忍,創世主無量的慈悲,點照燭光,十七年來,怎能忘記?

    阿廖的女兒所說的話,真讓我能流淚:

    「俗話說:打僧罵道,不得好報。我聽說了一件事:二零零九年七月,福田區沙頭派出所警察綁架了梁裕華等三位六十歲左右的法輪功學員,一名男警察暴打梁裕華,並坐在一個煉法輪功的老太太身上,企圖強迫取手印,一個月後這個年輕力壯的警察突然暴死,真是現世現報,轟動了派出所警察和周邊的人。我媽的人,你們可以去調查。說這個事不是詛咒誰,自古善惡有報是天理,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那些打我媽的人,為了你們家人也不該打我媽啊。做傷天害理的事,你們家人不擔心你們嗎?

    百善孝為先。我媽為生養我受苦遭罪,是我報答她的時候了。因為從小我就被教育對人要善良,忍讓,寬容,知恩圖報,我一定會為救她奔走呼號討公道!我是受傳統教育長大的,媽媽言傳身教,要我學會尊重人,關心他人,愛護他人。希望相關執法人員能早日釋放我媽媽回家,還她清白,讓我們一家老小能過個團圓年!」

    她講的這一層,便是連我也不能知道了,因為在勞教所,由於被監控等種種限制,我們彼此交集有限,我也不知道阿廖的家庭情況和她修煉前後的故事,只依稀記的她家庭和睦。

    阿廖的家人真是和睦相親的一家人,他們的抗爭也這樣勇敢,我的筆,真是幾乎不想寫到那流氓打手,提到那惡意犯人的警察數名(福強派出所警察席亞軍、熊偉民等),打手若干了。

    簡單說,如果沒有流氓惡黨,就沒有流氓打手,即便是所謂深圳國際都市,也只是人間的一紙空文,不算什麼。道德恆久才能久遠,沒有德,人間就什麼也不是了。在中國大陸,廟宇修了一座又一座,連車神錢神都有,想要什麼神就造什麼神。女媧摶土造人,上帝耶和華造了亞當和夏娃,如今的人,居然敢造神?因果的報應,在這些迷失的夠深的生命思維中,恐怕早已忘記了來世的目的吧。

    法律維權,惡黨就去打壓律師,種種窮凶極惡,也不用說了。

    然而,依然有中國人告訴外國人,你們的正義的呼聲,中國國內的各種機智的正義抗爭,合起來是一股有力的力量。

    什麼能救人,什麼能救中國人,什麼能恢復中華文明的尊嚴與輝煌?歷史的真實原貌,讓她展現出來,讓近兩百年的歷史真相,凸顯出來,讓一部部書,告訴人們真相,我推薦的書錄是:

    九評共產黨
    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
    解體黨文化
    江澤民其人
    中國歷史正述
    真實的江澤民
    千古英雄人物

    其中,我最近反覆在聽《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覺的真是太好了,另外,我發現《真實的江澤民》出來後,我卻在六年之後才一睹為快,還有「千古英雄人物」,是極好的書,可以在大紀元或相關連載網站上看到。

    身為一個人,身為能讀華語的人,我試圖向每一個人推薦這幾本書。阿廖們受的難和苦,我們曾經的集體創痛和民族創痛,以及人生的方向,國家的出路,重德行善的重要,我以為在當下如果時間緊的話,可以抓緊看看《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和《千古英雄人物》,人世間,那麼多可讀可看的,這兩部,卻是對我來說,生命中不可缺的重要一課。

    用阿廖純真的孩子的話作結語:「這近二十年的浩劫,違背天理、國法、公道、人心,這一頁不光彩的歷史即將掀過。這些傷天害理的罪行,一定會受到追訴、嚴懲,接受歷史的審判。打我媽媽的警察,如果你們真心悔過認錯,承認打我媽媽不對,我會原諒你們,因為媽媽告訴我要善良,不要怨恨,要能容人之過。願你們為自己和家人積點德,別做江澤民的替罪羊,停止迫害煉法輪功的好人!」

    附:阿廖(廖丹銀)案連結
    http://globalrescue.hopto.org/unproj/china/detailch.jsp?qid=153704

     



    TOP

    綻放的太空花朵--旋渦星系NGC 3344


    蕭路

    圖:哈勃空間望遠鏡中的NGC 3344。Credit: ESA/NASA/Hubble Space Telescope

    旋渦星系在宇宙中非常常見。它們一般具有幾條從星系中心延展出來的旋臂。大體看來,這些旋臂和星系中心都分布在一個扁扁的星系盤上。因此,只有少數情況我們能夠恰好正對著星系盤欣賞一個旋渦星系。

    在2018年2月14日情人節這天,哈勃空間望遠鏡為大家獻上了一朵「太空花朵」,一個正對著我們的旋渦星系NGC 3344。圖片中可以看出,這個星系群星環繞,有四條明顯的旋臂,就像一朵綻放的鮮花。NGC 3344隸屬於小獅座,距地球大約兩千萬光年,位於室女座超星系團的靠外部分,非常遙遠。它的大小大約是銀河系的一半,其旋臂中有大量新星產生。奇特的是,它的外部恆星軌跡似乎並不受到星系中心的引力影響,運動軌跡比較獨特。看來這朵在宇宙中綻放的鮮花還有許多奧秘等待揭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