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2日 星期五

  • 做人要有正氣

  • 優曇婆羅花盛開在青島(圖片)

  • 作為正法弟子的我們不可戰勝

  • 法國之行

  • 東灣海沃水管破裂 地震帶活動引發

  • 專家警告:加州七級以上大地震迫在眉睫

  • 印度發現38.5萬年前石器 進化論者困惑

  • 上天的警告? 俄羅斯河水突然變紅

  • 法國虎鯨「會說話」 可以說「你好」和「再見」

  • 希臘南部著名海島城市民眾喜遇法輪功

  • 地中海又傳難民悲劇 至少90偷渡客溺斃

  • 神韻聖地亞哥再售罄 主流贊展真正中國精神



  • 做人要有正氣


    銘刻

    小時候時不時的聽到一句話:「鬼怕惡人。」當時有點理解不了。言外之意,人只有做了惡人,天不怕,地不怕,鬼才會繞著你走。可是民間還有一句話:「不做虧心事,不怕半夜鬼敲門。」做了壞事,行了惡的人還是怕鬼上門,鬼上門,意味著陽壽已盡,要被拘到地獄裡受罪了,償還罪業。

    意義完全相反的兩句話哪句話對呢?

    今年1月31日,中紀委機關報刊《中國紀檢監察報》刊發文章表示,山東省前濟南市委書記王敏落馬後「懺悔」道:「夜夜難以入睡,幾乎天天半夜驚出一身冷汗,醒來就再也睡不著,總想不知道什麼時候就出事。白天常常魂不守舍,省委通知開會,怕在會場被帶走;上班時怕回不了家;上級領導約去談工作,也怕是借題下菜。開會時在台上坐著,往往心不在焉,只得強打精神撐著……」

    中共講黨性,黨性高於一切,為了黨性要拋棄人性、法律、天理、良心等。王敏能爬上高位,是堅持黨性,追隨中共一路作惡投機得來的高官。中共默認你貪污受賄,默認你包養情婦,但是你要「聽黨話,跟黨走」,做盡壞事,迫害法輪功不能手軟。據海外明慧網報導,2005年1月至2006年10月,王敏任中共山東省委常委、副秘書長、宣傳部部長期間,利用中共喉舌大肆污衊法輪功,毒害世人。同時,王敏還是山東省維穩工作領導小組成員,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可以說,王敏能一路高升,與他積極迫害法輪功有關,也是江氏流氓集團的重要成員之一。

    按照「鬼怕惡人」的說法,這麼一個道德敗壞,壞事做絕的惡人,又有中共撐腰,怎麼會活得膽戰心驚呢?應該如魚得水啊!這從反面證明了這句話是邪說、謬論,與中共的黨文化一脈相承。中共的官員們非常清楚自己做的都是違背天理良心的壞事,遭報應是遲早的事。王敏落馬前這種惶恐和煎熬的狀態,可以說是幾乎所有貪官落馬前都有的狀態。做了壞事的惡人還是怕半夜鬼敲門。

    做人沒有了正氣,就會被中共的黨文化迷惑,就會被中共邪惡的黨性帶動著做盡壞事,從而遭受惡報。那麼什麼是正氣呢?

    清朝有名的學者紀曉嵐在《閱微堂筆記》裡面記載了這麼一個故事: 明朝時,福州學使衙門,本是掌管稅收的官署。當時宦官貪婪橫暴,在官署裡殺害了許多無辜的百姓。所以,至今那官衙裡,還經常出現怪異。如今,我(紀曉嵐自稱)任福建督學的時候,奴僕之輩,在夜間往往被驚嚇。

    乾隆甲申(1764)年夏天,先父姚安公來到福建學署,聽說有一間房裡鬧鬼,他就把床鋪移進去住宿,竟然整夜平靜,什麼事也沒有。

    有一天,我曾婉言勸告說:「請您不要拿自己寶貴的身體和邪鬼鬥氣,我看最好還是搬出那個房間。」

    先父便教誨我說: 「許多讀書人往往主張無鬼論,那是迂腐的,也是強詞奪理的。然而,鬼不侵正,正人君子之氣就是正氣。鬼必然是怕人的,因為陰氣總是勝不過陽氣。假如有人被鬼所侵犯,那必是因為他的陽氣,敵不過陰氣。然而陽盛的人,並不是光憑血氣壯和性情粗暴。人的心裡,常常懷著慈祥和藹,這便是陽氣。心裡懷著慘毒兇狠,這便是陰氣。心地坦誠清白,是為陽氣;內心陰險奸詐,是為陰氣。公正剛直是陽氣,自私諂曲是陰氣。所以《易.象辭》裡,把陽比喻為君子,把陰比喻為小人。人只要存心光明正大,血氣便表現為純陽純剛。雖遇邪魔鬼魅,一身正氣的人,如幽室裡熾熱的爐火,無論多堅固的冰凍,也會融化自消。你讀了那麼多書,曾見過史傳裡有品行端正博學的人,被鬼魅侵襲的記載嗎?」我聽了這一篇話,恭敬地領受教誨。直到現在,每次回想起來,先父的庭訓,言猶在耳。

    鬼怕的不是惡人,而是善人。人常懷善心,做事講天理良心,表現出的就是正人君子之氣,是陽氣,正氣;心懷惡念,陰險狡詐,一心算計別人,一門心思不擇手段向上爬,表現出來的就是陰氣,戾氣,而邪魔鬼魅喜歡的就是陰氣,怕的是陽氣。所以聖人講:「人只有心正才能不招邪。」人要想有正氣,心正才是第一位的。

    中共依靠謊言與暴力所做的一切恰恰是摧毀人的正念與正氣,敗壞人心。仔細的回顧中共的暴政史,哪一場政治運動是在正人心?無一例外都是在破壞人心。先選定一部分善良的民眾為階級敵人,而這部分民眾卻是傳統文化薰陶下的社會精英,然後謊言開路,暴力鎮壓與威懾,能夠領會中共意圖,向假、惡、鬥主動靠近的人得到提拔重用,人為了自保互相揭發,無中生有,落井下石,夫妻、父子、朋友等反目為仇的例子比比皆是,隨著傳統文化被摧毀,人心在一場場畸形的政治運動中扭曲變異,觀念、思維在變異,在中共黨文化和鬥爭哲學的誤導下,人拋棄了人所具有的一切,真的變成了為了慾望而活的高級動物。更可怕的是,在中共欺世謊言的蠱惑下,對法輪功進行迫害與推波助瀾,中共把人已經帶向了毀滅的邊緣。

    法輪功學員講真相就是在喚回人的正念與良知,正人心。人只有心正才能擺脫邪魔鬼魅的侵擾,擺脫中共邪靈的繼續毒害,這不是在從中共邪黨的手中搶人、救人嗎?中共摧毀人的正念與正氣在毀人,法輪功學員講真相喚回人的正念與正氣在救人,但是在善與惡,正與邪面前,人要選擇什麼,人自己說了算。

    人順應法輪功的真、善、忍,順應天意在大紀元退黨網站發表三退聲明,善待法輪功學員,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有餘力的廣傳真相救人,就是正氣回歸的表現,做的是大善事,大好事,應該得到大福報,生命獲得美好的未來;漠視生命,拒絕法輪功真相,不聽勸阻的繼續迫害法輪功學員,一條道走到黑的,就是沒有正念,缺乏正氣的表現,那是在助紂為虐,是中共的幫凶,按照善惡有報的天理,在天滅中共的大劫難中,就會充當中共的殉葬品,在形神全滅的痛苦滅盡中,徹底失去生命的未來!

    從中共在北京驅趕「低端人口」,北方暴力推行「煤改氣」造成無數家庭生活在寒冷的痛苦中,再到今天中共利用微信等公眾平台污衊法輪功,繼續毒害民眾,人們已經從中感受到了中共不亡,國無寧日,民無寧日。中共在迫害法輪功中敗象盡顯,流氓手段盡顯,毀滅人類的目的也日漸大白於天下。

    「識時務者為俊傑」,在這真相日漸明朗化,人不相信的一切一步步展現在人的面前時,人還在為了眼前的一點蠅頭小利裝糊塗,不願意作出選擇當「俊傑」時,那就會徹底失去千萬年等待的得救機緣。除了那幾個迫害法輪功的元兇和幫凶之外,任何生命都有機會明白真相得救,哪怕你一時糊塗犯了大錯,只要珍惜法輪功真相,敢於了解真相,作出選擇,慈悲的神佛都會賜予你這一線生機,就怕自己陷在慾望的泥淖中,沒有正念與正氣,一味的沉淪下去,等到惡報加身時,一切都晚了,只有在形神全滅的痛苦中,在層層滅盡中徹底失去生命的未來!這是一種害己害人的最壞的選擇!



    TOP

    優曇婆羅花盛開在青島(圖片)


    大法弟子



    TOP

    作為正法弟子的我們不可戰勝


    小金剛

    我是一九九四年曾經參加過師父廣州講法班的弟子,那時我剛二十出頭,本性單純性格木訥的我什麼都不懂,一直沐浴在師父的佛恩浩蕩之中。大法被迫害後,我們幾個同修一起成立了資料點,做資料、發資料、講真相……那幾年是個體生命完全容於法中的最純潔無私的一段時光。

    後來由於各方面原因,沒有守好心性, 有段時間混同於常人,做了許多作為修煉人不該做的事。在同修們的幫助下,我清醒了,回憶起那段和同修們一起助師正法、敬師敬法的歲月,將它整理出來,見證偉大的師父,偉大的法。

    一、廣州得法,沐浴在師尊的佛恩浩蕩之中

    一九九四年我參加了師尊的廣州講法,在傳法場上,我感受到了師尊偉大,用盡全宇宙最殊勝的語言也表達不了的祥和慈悲,我記的我直嚷嚷,我有慈悲心了。我知道那是師父給我的,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殊勝祥和,遇到什麼事都是樂呵呵的,我也有了一顆祥和的心,我知道這是師父給我的。

    一天下課後,我在吃蛋糕,因為心態祥和,我看也不看就把蛋糕吃進肚子裡了,味道也不知道,只知道祥和,我思想也是祥和的。後來有同修看到我,說你怎麼把蛋糕的包裝紙都吃進肚裡了,因為心態祥和所以感受不到味道,當同修指出我吃了紙時,我還連著把紙吃了一口,也不澀。後來好像是同修要我吐出來,我才吐出來,我還呵呵的笑,因為師父的場太祥和了,我只知道祥和了。

    從廣州回來後,我看見師父望見我非常高興慈悲的笑,以後我再也未見師父這樣高興的笑,而且師父的笑裡還佛光普照禮義圓明的散發著金光,我和老同修說起這,老同修說:「你得法了,師父肯定高興了。」我心裡一怔,心裡明白了。在夢裡我夢見師父,心裡知道師尊是我最最最親的,這個宇宙中最最親的,在夢裡,心裡很裡面很裡面的心裡扯著一痛。我象嬰兒一樣伸著手:「師父,師父,我好想你,好想你!我不想離開你。」我哭的很厲害,但不是人中的傷心,我只想緊跟著師父。在師尊的加持下,今天我才明白師父法裡說的「堅修大法緊隨師」(《洪吟二》- 心自明)在我所在層次的意思,當時只覺的我哭,不是人中的哭。我沒修好,很慚愧今天才悟道,只知道我要緊緊跟著師父走。

    一九九六年,看起來憨憨的我,也確實是真實的狀態,沒有目地。那時的我24歲,只要家裡人出遠門不在家,我就把家裡裝飾成一座佛殿(我自己思想裡的)。供果在案子上面一定要放九天,每盤九個果子,一共三盤(當時我沒工作,沒什麼錢)。案子上面有一個香爐,香爐上面是我請的師尊的法像,法像兩邊是兩張法輪圖。此時,我的內心用盡所有生命語言也表達不了的無上敬仰,我要如此。然後把床鋪撤掉,放一個蒲團,我在案子下面學法,基本上一天半學一遍《轉法輪》,再就煉功。有時學累了,我就睡在地上,案子下面。我感覺我很幸福,我是師尊的孩子,我在師尊的腳下,沐浴著師尊的浩蕩佛恩。我也很天真,有時還想在師尊面前象小孩童一樣撒嬌,後來覺的是情,就去掉了。我想奶聲奶氣的喊師父,後來又不敢,現在明白佛法是威嚴的。有時又感覺自己真是天真,但也是佛性體現。我也悟道什麼是天真,天然而真的真,這是我悟的天真。有時我羨慕師尊的家人,後來我悟道:我們都是師尊的孩子,慢慢的也去掉這個心了。在這個房間出門,我感覺我只能倒退著彎著腰出去,有時到了門口還要恭恭敬敬的磕頭,才敢離開。現在明白,佛法威嚴,敬師敬法,理應如此。磕頭時,那一剎那,地上就算突然出現了一顆釘子,哪怕它穿透我的腦殼我也要磕,而且有時是五體投地,直挺挺整個人摔在地上磕頭(我自小天目就是開的,有時也真的突然出現一顆釘子立起來)。後來明白:人的語言無法表達。因為用盡所有生命的語言都無法表達我的敬師敬法之心。所以人體這面也只能如此。學法時我感受到了一個場。(隨著修煉,隨著精進,感到了每一層的不同)每一天佛光普照,禮義圓明的普照著我。

    等家人回來後,我依依不捨地把床支撐起來,香案也只好換了地方(由於宿緣,家人總攪亂我工作,我沒有經濟來源,在家裡處於從屬地位)。後來看密勒日巴的故事,我又明白,任何時候任何地方,我都可以心口如一虔誠的恭恭敬敬地學法,師尊最喜歡的是我有一顆精進的心。

    學法時,我明白了,要放下自己那顆為我為私的心,為了宇宙真理可以犧牲生命的。我當如何為了宇宙真理犧牲生命?大法的書我高高舉過頭頂,然後合掌當胸,求師尊開示。我打開書,看見師尊的法像看著我笑,我知道師父很高興,我也很高興。然後我又將書高高舉過頭頂,請師尊開示,打開書我看見師尊的法像看著我笑,我知道師尊還是很高興,一連三次,可我還是沒有悟道。後來我想到:精進學法師父會點給我的。後來每當正念足時,請師父開示時,我就將《轉法輪》高高舉過頭頂,然後按照在法中理解的,就這麼隨手一翻,剛好是自己的問題,只是自己敢不敢再向前走一步,敢不敢放。

    二、整體敬師敬法,我們創造了以一當十的奇蹟

    被迫害後,我們幾個同修一起組建了資料點。

    有一次,我和五位同修出門洪法,出發前一老同修提議我們都集體背頌師尊的法:「發心度眾生 助師世間行 協吾轉法輪 法成天地行 」 (《洪吟》- 助法)一邊背,一邊都流著莊嚴的眼淚。然後我們集體來到師尊法像前,在師尊法像前磕頭。當一個同修磕頭時,其他幾位同修合掌當胸,莊嚴而默不作聲,我們在師尊像前流下了生命深處的眼淚,整體殊勝、莊嚴、聖潔。

    然後我們都發願,發了不同的莊嚴的願。我發的是窒息邪惡,將它踩在腳底。一同修發的是願用生命中的每一顆粒子窒息邪惡;還有一同修發的願是成為「法正乾坤,邪惡全滅」中的一顆殊勝粒子;另一同修發的是兌現自己史前誓約救度眾生;最後一同修發的是不管走到哪裡都要維護大法。最後我們集體合十,口中一齊念到:「請師尊放心,我們一定做好!」那一刻我們都感受到了師尊的無上加持,大家都流著聖潔的淚,從師尊法像前恭恭敬敬的倒退著離開。離開師尊法像後我們又相互鞠躬合十,不離不棄,生死與共,互相勉勵,兌現誓約。

    由於心正,我們每個人都飄了起來,幾十斤的資料在我手上都飄了起來,我一直還記得那莊嚴慈悲,渾身輕飄飄的場景。每人都帶著2千到3千份資料,有的帶的更多,一天的時間,我們將一個半的縣鋪滿,資料全部發完。在最邪惡的地方:法院、檢察院、派出所、武裝部、縣政府的門口,在沿途的緊要路口我們都貼了大不乾膠,有的掛了橫幅,放了資料。

    在此過程中,我們定住了一個保安,一個警察,定住的保安只會原地轉圈圈,而警察只會朝一個方向看,人也動不了。還有2條大黑狗是被個子很小的女同修定住的(因不在現場,場景就忘了)。在派出所裡面的幾個警察和我們只有一窗之隔,我們能清楚的看見他們幾個,但他們就是看不見我們。我們在他們門口貼了大不乾膠,放了真相資料、牒片、冊子,給了他們救度的機緣,最後還掛了橫幅,幫他們震了背後的邪惡因素。有兩個同修來之前有病業,走路不方便,我有時一邊背這個,一邊換背那個,一邊做正法的事,同修覺的我累,但我輕飄飄的。到半夜動靜大了,有位同修教我:怎樣既快又省事,還動靜不大,直到現在我還記的他的語氣和善良,以及手把手教給我的方法,每次用到這方法就想起他。在師尊的安排下,我們兌現了同修間不離不棄的約定。

    那段時間裡,我們跨越幾個專縣,白天當面遞給眾生,晚10點後插在門上,資料發了8千到1萬2千份,掛橫幅40條。有一條橫幅甩的老高老高,要想夠著它,估計得大型工具車吧。

    在穿越一個縣去另一個縣的路上,我們迷了路,同修建議我用天目看,但這次我沒用天目,我就以法為師,求無上師尊加持,我打著大蓮花手印求師尊,同修都雙手合十求師尊。在師尊加持下,這時突然天目看到在正確方向自動顯現了大法教功錄像的畫面,象指示燈不斷的為我們導航,我們就順著這個方向前行。到了早晨,我們找到了正確的路,還喝到了濃濃的野藕湯,我們都知道這是師尊的安排與呵護,大法加持我們創造奇蹟安全離開。事後我們好高興,我們知道師父總在看護著我們。

    回來後,看到師尊的法像,我雙手合十於當胸,不由自主的跪下,哇的一聲象小孩一樣淚如泉湧的哭了起來,我知道師父為我們操碎了心。

    後來在互相協調中,我們鬧了矛盾,都不向內找,還發了脾氣。最後爭論時,我們相互拉著手哭著說:我們一起向師尊磕頭吧。磕頭時我們都覺得自己沒做好,有一同修反覆地在地上磕頭說:我沒做好,我沒做好……

    半個月後,大年三十,我們集體向師尊拜年。有三個人都跪在地上不肯起來,都哭的好傷心。我記得我淚水撒滿地上一片;另一同修不斷用頭觸地;還有一同修雙手合十,淚流滿面,嘴巴張得大大的,喉嚨發哽,虔誠仰望著師尊。我們一直在眼淚當中度過了那個年三十,因為後來說著說著又哭了,都感受到師尊的慈悲苦度,而自己卻沒做好。過年後,也是劉成軍他們遭綁架的那些天(我不認識他但總記的他),我們還是沒向內找,也沒協調好,有了矛盾,都想去改變別人,不改變自己,後來就被邪惡迫害了,但那次我們都正念闖出,沒有一個被轉化。還有位老年同修是做的最好的,不光這次正念闖出,以後一直穩健的走在正法的路上,面對精神病醫院的毒藥也毫不動心,使其不起任何作用,那壯舉如史詩般偉大。拿邪惡當時的話講,說他們聽到這幾人的名字就頭疼,二千條橫幅,省公安廳門口掛了幾十米的巨型橫幅,還上了網,把它們的天都捅破了。

    我們最後又都見了面,大家都難忘那年的年三十,我們集體向師尊拜年,當時雖然我們做的不好,但整體都信師信法,敬師敬法,師尊便將我們從地獄中撈起洗淨,整體上破除了邪惡,整體上昇華了。因為我們整體上都敬師敬法,我們要用響徹宇宙天地的正覺頂禮頭頂敬師敬法,我們虔誠純潔的流著淚集體向師尊磕頭,當時我合掌當胸念了一首大法小弟子的詩(正見網上的,有少許改動),念詩時,周圍的同修合掌當胸熱淚盈眶。「心誠猶如一潭水,蓮台上跪敬佛童,三柱煙香飄繚繞,佛度世上敬佛人。」念完我撲倒在地磕頭,所有修出的一切都化做了頂禮在頭上最最純潔的敬仰,那是整體的敬師敬法的法性展現(每次回想起這首詩,總是聽到純淨洪亮的男童聲或純真天真的女童聲,現在亦然)。

    師尊的加持讓我們整體昇華了,我們在師尊的大法加持下就是師尊的一群天真的孩子,師尊為我們操碎了心,頂禮偉大慈悲的師尊,讓我記起這一切。當無上敬仰師尊時,師尊的洪大慈悲任何生命都無可想像,當無上敬師敬法時,我會發現師尊的洪大正法之勢就在我頭頂,看護我,而我是虔誠仰望的而被師尊看護的師父的孩子。

    當絕對敬師敬法時而請無上的師尊加持時,師尊就把那洪大的正法之勢也加持到我這裡,這時你會真的感受到強大的佛法在人間再現,任何問題一走一過就完事,任何我解不了的結也是一走一過完事。這是我們無上的師父的洪大威德在世間面對一切一切的正法,那是至高無上的我們偉大慈悲的師父的威德。我雙手合十,求無上師尊,師尊直接把正法之勢加持而來,,我解不了的,在正法之勢那裡真是渺小的不得了,該解體的就解體,該銷毀的就銷毀了,該從新擺放的就從新擺放,該善解的那就是善解,沒有解不了的,沒有逃過的。

    修煉中我出現過神足通,還可隱身,也可直接定住惡人,還可將惡人的思維洗掉,短時間它就是一傻子,也可將一種物質轉換,還可將另外空間的神體散掉,與大法資料同在……後來功能能夠隨意所用。在資料點每天均有警情,蹲坑的,檢查的,路上運送資料時也有各式各樣的邪惡干擾。資料點就需要不斷的轉運資料,師父賜予我金剛之體,我的力氣比一般舉重運動員還大。資料點轉運時,都是我扛資料,有時皮帶被崩斷了,就用繩子系,繩子又崩斷了,就用鐵絲,鐵絲也崩斷了,後來我就用電線纏在腰間,扛起六七百斤的資料大步往前走。跟蹤我的警察都被嚇哭了,由一個人增加到兩個,後來增加到四五個。

    後來因為整體有了自滿的心,所以我們遭到了迫害,當時有七個警察要到樓上來綁架我,有六個警察衝上來了,一個警察在樓下,我當時想決不能讓大法資料受損,我就抱著資料從四樓跳下去了,在水泥地上彈起來一米多高,我爬起來直直的站著。那次我摔斷了六根肋骨,受傷後警察問我為什麼敢這樣,我答道:「大法資料在人就在,誓與大法資料共存亡。」後來他們就把我放了,對我說,由於你的拚死相護,你們一起的人都放了。因為他們沒你做的多,你都放了,他們也就放了。後來我悟道了我們不就是一個整體嗎?這就是整體的力量,是師父的呵護!事後,那個在樓下守著的警察對另外一個同修說,當時我從樓上跳下來時,他看到我的左右兩邊有金黃色的光在閃,一左一右分別有一個象敦煌壁畫中的飛天,彈著琵琶,護佑著我一起下來。當時這個警察都嚇傻了,張大嘴巴叫不出聲,就那麼直愣愣的看著我,事後,同修向這個警察講了真相。此後,社區附近的警察見到我就遠遠的繞開我。

    三、明了前塵,再次精進

    在修煉過程中,師父有一次打開了我塵封的記憶(以下記憶場景有小的殘缺)。一天夢見自己在摸魚,水裡面有沙子,魚,各種各樣的生命,突然又出現了當時我們做資料的真相小冊子。再仔細看每一個小冊子裡有每一位大法弟子輪迴歲月可歌可泣的故事,它們對應著今天每一位大法弟子,然後象幕布一樣慢慢拉開:裡面有《岳飛傳》,《楊家將》等等一些金戈鐵馬的故事,最後飄過來一個真相小冊子,裡面寫的是施全,然後一個思維傳感告訴我:你就是施全。

    當年岳飛被害時帳下有一小官,單人獨行仗劍刺殺秦檜,後因寡不敵眾,被亂刃剁為肉醬。這時我半信半疑,我會是他?為了讓我相信,突然幾百年前被亂刀剁死的感覺又重新出現了,如千刀萬剮一般,很痛。然後空中給我一把劍,但只有劍把沒有劍刃,劍把上寫了二個字「施全」,我說沒有劍刃,一個聲音出現了:動真念即可。我動了真念,那就是一把震邪的利劍(《岳飛傳》以及史書上記載,當年的秦檜經施全一嚇,半年後就死了。)夢中醒來,我半信半疑,但那千刀萬剮的感受卻在我身上持續了半小時之久,我的每一細胞都告訴我:我是施全。

    這之後,不管警察和惡人怎麼酷刑折磨我,我都能坦然對待,那些一般人看起來很痛苦很難以承受的酷刑,在我眼裡都覺的很小兒科,是那麼的微不足道。有時警察讓我拖著幾十斤的腳鐐,我的腳踝骨都被磨平了,我也沒有覺的難受。警察對我上大刑時,我對著他們大聲吼道:「你們有什麼酷刑,儘管來,如果我叫了,就是我慫了(地方話,就是害怕了)!」我橫眉冷對警察和惡人,有時怒目緊盯著惡人,他們都害怕的不敢看我。

    後來我因反迫害受傷,在醫院裡動手術須割掉一塊肉,因屬緊要位置不能上麻藥,手術時旁邊守著2個警察,我不僅沒吭一聲,而且平平靜靜無任何表情,護士嚇的手發抖,說:「他要叫一聲我倒不怕。」警察說:「他在想至高無上的大法真善忍。」人的肉體也是顆顆粒子堆積而成,如棱形堆積,一顆顆被剜掉的感覺依然記得,但是我心中敬師敬法,大法就賜給了我超常的忍耐力。

    前幾年,由於生活、家庭的迫害,讓我不敢敬師敬法,忘卻修煉,慢慢的我混同於常人,以至摔了好多跤,這裡不細講這些不好的東西了。但那一段珍貴的歷史是不可改變的,那是整體的歷史,那是宇宙的歷史,是大法的威德!

    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我又走回到整體中來了,在大法的加持下,我又記起了這段曾經的歲月。在正法的最後,我一定會勇猛精進,修好自己,多救人,不辜負師父苦心延續的講真相救眾生的時間。



    TOP

    法國之行


    賽普勒斯的大陸大法弟子

    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八日,由於法國要召開歐洲盛大法會,我與同修由女兒帶著小外孫陪同前往法國。一路往返全是師父慈悲呵護,才順利平安度過每一天。因我與同修不會外語,一路外交問路等各方面事宜都由女兒來辦理。我們從賽普勒斯乘坐飛機前往法國巴黎,到了巴黎下飛機後正發愁怎麼去酒店呢?突然面前出現二個中國人的面孔主動上前搭話:你們要去哪裡?需要打車嗎?女兒說要到某某酒店,他們熱情的幫助帶路叫計程車,女兒拿出酒店地址給司機看還擔心是否會被繞路,他們用流利的法語與司機交流確認路線並且告訴我們放心。我們很順利的到達酒店辦理入住之後準備到外面吃晚飯。人地生疏,簡單與前台服務生詢問了一下周邊的情況,走到地鐵口正盲目巡望時又巧遇一個中國小伙子,我們向他詢問如何坐地鐵、找餐廳,他很快幫我們買了地鐵票,我們也抓住時機幫他做了三退。

    次日二十九號,女兒接到通知要到某某公園集體煉功,這個公園離我們住的地方很遠,我們一到樓下正愁怎麼去呢?也是師尊的巧妙安排,這時我領著小外孫看看外面的天氣冷不冷,馬上在我眼前走過來一位身穿黃T恤衫白褲子(大法弟子盛裝)的人,我情急之下連喊她的名字(因她是希臘人我們曾經在希臘法會認識)我馬上領她見同修,女兒和她交流,由她帶我們一起去公園,我們坐地鐵輾轉來到公園,大法弟子同在此處煉功。煉完功後我們隨大家徒步到艾菲爾鐵塔下面煉五套功法,我們的左邊是歐洲天國樂團演奏。我們這些大法弟子來自歐洲各個國家歡聚在一起,雖然我們相見可不曾相識,但是我們見面時就像久別重逢的親人,特別祥和親切,有一種不是親人勝似親人的感覺,我們直到晚上夜燈初上時才回到旅店休息。

    轉天三十號,歐洲大法弟子在法國大遊行,那真是氣勢磅礴,浩浩蕩蕩,遠看像巨龍一樣雄偉壯觀,從下午四點半在市中心廣場出發,歐洲天國樂團打頭陣,接著是花車舞蹈方隊、橫幅方隊、舞龍方隊、腰鼓方隊、展示功法方隊、法輪大法彩色氣球方隊,盛大的陣容穿越巴黎中心街道,於晚上六點半到達羅浮宮前結束。一路走來以《法輪大法好》的歌聲伴隨著由始至終。這樣的陣勢真像師父說的:「三界除惡救世人  雄姿正念震天門」(1)。我與同修在橫幅方隊裡,此時此刻我心中無比激動感恩!眼淚在眼圈裡打轉,抑制不讓它灑落下來,這是感恩的淚,這是幸福的淚!心中感慨萬千,我們在國內多年的助師正法中,在邪黨鋪天蓋地的高壓下,我們經歷太多太多……有心酸,也有眾生得救後的喜悅。弟子們走到今天每一步都離不開師尊慈悲的呵護!師父每時每刻都在保護著我們,看護著我們,沒有師父的呵護我們每走一步都寸步難行啊!師父辛苦啦!

    就在這天晚上,我們又參加了燭光守夜,這是在國內做夢都想不到也不可能發生的事情,只能從光碟中看到國外大法弟子遊行,非常羨慕,非常嚮往的盛事。今天我們也如願以償啦!我們每人雙手捧著燭光為悼念被邪黨無辜迫害失去生命的這些好同修,真是一盞盞燭光祭哀思!一對對同修為法而來呀!同修啊!我們的好同修——正等著我們共同跟隨師父回到自己聖潔的天國家園!

    慈悲偉大的師父無時無刻不在看護著每一位大法弟子及家人,我們這次從家出來時二歲的小外孫就感冒發燒還咳嗽,到了法國等二天他神奇的好了。這是師父的佛恩浩蕩,弟子無言以表啊!二歲的小外孫由他媽媽抱著也參加了這次大遊行的觀眾隊伍。女兒說:她是流著淚走完的全程,想起了大法弟子的不易,苦口婆心的救度,師父的艱辛萬苦,為眾生承受了巨大的苦難,救度眾生的艱難,越想越感恩,眼淚越是不停的往下流。師父慈悲呀!在這稍縱即逝中還給每一個生命選擇未來的機會!她還說如果不是師尊慈悲安排此行真會寸步難行!

    十月一日,又一個終身難忘的日子。

    在法國召開了盛大的巴黎歐洲法會,歐洲各個國家大法弟子從巴黎各地區雲集到會場。會場神聖、莊嚴、肅穆。主席台正中央掛著師父的大法像,兩邊掛著法輪常轉大法輪圖,主席台左邊是「慈悲能溶天地春」右邊是「正念可救世中人」(2)。大法弟子持捲入座,一派祥和,安寧。接下來有兩位主持人朗誦《師父致巴黎歐洲法會賀詞》,用八種不同的語言宣讀,全場寂靜,鴉雀無聲,人人用心靜聽。接下來有十九名大法弟子發言——心得交流,法會一直順利進行著,在師父的加持下盛大的法會圓滿成功!

    十月二日,我們沒有走的大法弟子又到艾菲爾鐵塔下面洪法,煉五套功法,大法弟子來自歐洲各個國家,雖然膚色不同,但是修煉的路是一同的,都是同修一部法《法輪大法》「法輪大法是正法」,偉大的師父偉大的法,弟子只有做好三件事,精進精進再精進才能不辜負師父的洪恩!

    十月三號,我們在慈悲偉大的恩師呵護下,坐上飛機順利圓滿的凱旋歸來。感謝師父慈悲呵護,一路暢通無阻!

    (1)《洪吟二》- 腰鼓隊 元曲
    (2)《洪吟二》- 法正乾坤



    TOP

    東灣海沃水管破裂 地震帶活動引發



    上周日(1月28日),東灣海沃市一處居民區發生水管破裂,泥水沖刷街道,湧進民宅。美國地質調查局(USGS)最新出爐的分析報告指出,橫跨灣區的海沃地震帶的長期性滑動是此次事故的主要原因。

    1月28號上午10點左右,東灣海沃市(Hayward)Highland大道和Margaret路路口突發漏水事故。水利局官員表示,該社區地下水泥管道出現12英尺長的裂口。泥水沖入街道和附近民宅,事故一度導致16戶家庭停水。

    令當地居民憂心的不僅僅是地下管道的老化問題,美國地質調查局(USGS)對此次事故的調查結果也讓人不安。報告指出,橫跨東灣的海沃地震帶一直在活動著,每年滑動大約1/5英吋。

    2016年,地震學家在海沃市發現一處馬路的路沿出現明顯錯位;這次該市1976年鋪設的水泥管道,正是受到地震帶長期的滑動影響而最終破裂。

    海沃地震帶(Hayward Fault)和聖安德烈斯(San Andreas Fault)是灣區兩大地震帶。資料顯示,海沃地震帶自1868年以來,沒有發生過大型地震。而聖安德烈斯地震帶上,分別在1906年和1989年發生8.3級和6.9級地震的強震。專家預計,到2045年灣區發生7.0級以上地震的可能性為93%。



    TOP

    專家警告:加州七級以上大地震迫在眉睫



    2014年8月24日加州納帕地震後受損的建築。

    1月30日,美國科羅拉多州立大學(Colorado State University)著名地球物理學教授理察.阿斯特(Richard Aster)警告說,鑒於環太平洋地質活動頻繁,再加上加州一直處於如同缺水乾旱一樣的「缺地震」(earthquake drought)時期,7級以上破壞性大地震已迫在眉睫,嚴重程度超出多數人的預想。

    阿斯特發表在網站TheConversation.com上的文章說:「這種『缺地震』狀況的嚴重程度,超出大多數人的預期!」

    「事實上,如果不是像我這樣的地震專家,一般民眾很難想像加州可能發生大地震的嚴重程度。」阿斯特教授說:「幅員廣闊的聖安德烈斯斷層帶(San Andreas Fault)許多地段集中的應力,已經足以引發災難性的大地震了。」

    加州下一次大地震不可避免,這是由於加州處在北美洲板塊和太平洋板塊之間,這兩個構造板塊相互運動,形成了聖安德烈斯斷層帶,以及其它活躍斷層帶。2018年1月23日發生在阿拉斯加(Alaska)的科迪亞克島(Kodiak Island)曾引發海嘯警報的裡氏7.9級大地震,是近期環太平洋地質活動頻繁的一個警訊。

    這種強度的地震,很可能在今後數十年內,在加州人口密集的地區發生。類似於2017年發生於伊朗、伊拉克邊境地帶的裡氏7.3級地震,以及發生於墨西哥中部的裡氏7.1級地震。

    阿斯特教授表示,地質應力集中到一定程度,會突然間爆發,形成地震。他提到,據「聯合加州地震破裂預報」(Uniform California Earthquake Rupture Forecast)預計,到2045年,加州發生裡氏7級或者7級以上大地震的機率為93%,而且地震最有可能在聖安德烈斯斷層帶上發生。

    地質學家們發現,聖安德烈斯斷層帶中部至南部段,從1857年以來就沒有相互滑動,而且該斷層帶最南端從1680年起就沒有破裂過。位於舊金山灣區東灣的海沃斷層帶(Hayward Fault)上,已經高度城市化,海沃斷層帶從1868年以後沒有發生過大的地震。
    舊金山1906年大地震

    在加州地質歷史記錄中,上一次發生在聖安德烈斯斷層帶上、裡氏7級或者7級以上的大地震,是1906年4月18日發生在舊金山的那次裡氏7.8級地震,那次地震造成聖安德烈斯斷層帶移動了20英尺(大約相當於6米)。

    該次大地震在距離震中310英裡的範圍內都有震感,大部分舊金山市被地震引發的許多處煤氣管道破裂起火而毀掉。

    阿斯特教授說:「自上次發生大地震以來已經過去了一個多世紀,發生下一次大地震的時間正在臨近!」

    (大紀元)



    TOP

    印度發現38.5萬年前石器 進化論者困惑



    人類起源於何處?進化論者認為,曾在非洲發現人類最早的工具,因此人類應該起源於非洲。但是科學家的一份最新研究報告指出,在亞洲印度發現更為古老的人類工具。

    印度科學家《自然》(Nature)2月1日刊上描述,在印度南部泰米爾納德邦(Tamil Nadu)的阿狄蘭卡姆(Attirampakkam),出土古人類石器工具7,000件以上,其中很多工具的年代可追溯至38.5萬年前。

    這比以前所認為非洲出土石器工具的時間早20多萬年。《科學美國人》 2月1日說,很多人認為人類最早是在12.5萬年前發源於非洲。

    印度出土的這些更久遠石器說明人類的發源時間和地點不是推測的那麼晚和單一,而是更早、更廣泛。因為一週前,以色列的米斯利亞洞穴(Misliya Cave)的文明古蹟說明人類至少在18.5萬年前即在歐洲出現。

    石器工具能反映古人類的基本狀況,如石器的製造特徵說明文明發達程度。印度研究者指出,這些印度石器表明,其製造技術很複雜,其年代跨度為17.2~38.5萬年前,超過20萬年的歷史。

    該發現引起進化論者的困惑。進行此項研究的印度考古學者善迪·帕普(Shanti Pappu)在《華盛頓郵報》上說:「這個問題需要投資數百萬美元才能進行研究。」

    物理學網站phys.org 2月1日說,印度科學家在研究報告中表示「在這些石器出土地點沒有發現人類化石」,所以無法明確這些工具的真正製造者,是印度本地在幾十萬前即出現的人類,還是從非洲遷徙至印度的古人?

    按照進化論的設想,起源於非洲南部的原始人類如果從非洲遷移至亞洲南部的印度,需要橫跨數千公裡寬的印度洋,或者繞行非洲大陸、經過中東地區、最後到達印度,其路程近萬公裡。如此不發達的原始人類出於什麼原因需要從非洲遷出非洲大陸,到達歐洲、中東乃至亞洲印度這麼遠的地方?

    未參與此研究的德國馬普研究所人類學家麥克·帕特吉利亞(Michael Petraglia)認為,這些工具的原始製造者不來自非洲,而是印度本地。因為這些石器與以前印度東南部金奈(Chennai)出土的石器製作風格很相似。

    印度那麻達河谷(Narmada River Valley)曾找到人類化石,但該地距離有這些石器的阿狄蘭卡姆為1000公裡之遙。印度地區的考古學研究很不足,需要深入研究才能做進一步分析。

    (大紀元)



    TOP

    上天的警告? 俄羅斯河水突然變紅



    俄羅斯西伯利亞秋明市(Tyumen)有條河流一夜之間突然變成紅色,讓當地人感到相當不可思議,目前當地政府已經河水拿去化驗,但還沒公布檢驗結果。

    這條河在一星期前突然變成血紅色。

    綜合媒體報導,整條河在一星期前突然變成血紅色,看起來相當駭人,有民眾懷疑是有人在河中丟置不明化學物體,或是企業排出的廢水,當地媒體甚至指這是上天給的警告,形容血河就如同聖經般的災難一樣。

    當地政府目前在沿岸調查是否可能是企業傾倒才會造成河水變紅,也將河水拿去化驗,目前尚未公布檢驗結果。

    聖經中記載,上帝為了要使埃及法老釋放以色列人,降下十災,其中之一就是讓尼羅河變成血水。



    TOP

    法國虎鯨「會說話」 可以說「你好」和「再見」



    科學家們發現了一隻名叫「維基」虎鯨,這隻虎鯨的特別之處在於,她可以模仿人類說話,所以備受矚目。

    這隻16歲的雌性逆戟鯨可以用自己的氣孔說話。

    研究人員表示,經過訓練,她以後甚至還能與人類進行基本對話。

    法國的這隻虎鯨是世界上首個可以模仿人類言語的鯨魚。

    英國廣播公司(BBC)報導指,安地比斯海洋公園的16歲雌性逆戟鯨,已經學會了怎麼說「你好」,「再見」和「艾米」,還能數到三,尖叫等等等等。

    她在潛入水中的時候,把鼻孔,相當於人類鼻子的位置暴露在空氣中,就可以發出這樣的聲響或者說出那樣的話。

    科學家們發現了一隻名叫「維基」的雌性虎鯨,她能夠模仿人類說話。(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專司研究「維基」這隻虎鯨的科學家艾布拉姆森(Jose Abramson)博士表示:「虎鯨利用他們的氣孔是能發出聲音,但也就像是人從自己的鼻子裡發出的聲音一樣,所以我們並不期待她的發音能夠多完美。」

    據BBC的報導指,虎鯨通常生活在海中,她們有自己的方言。這種物種也是世界上為數不多的動物之一,與海豚、白鯨、鸚鵡一樣,可以模仿其他生物的聲音。

    《衛報》報導指,這隻虎鯨甚至可以模仿海豚和海獅等動物的聲音。

    艾布拉姆還說,未來要維基進行基本的人類對話也並非不可能。

    他說:「可以想像一下,如果你有想法,要描述什麼是事物,那麼以前你會在一致灰鸚鵡或者海豚面前,用手語比劃著名讓它們來模仿,那麼維基也一樣。像是跟她說,『把這個東西拿給我』,或者是『把這個東西放在那個上面或者下面』,這些她都能做到。」



    TOP

    希臘南部著名海島城市民眾喜遇法輪功


    希臘法輪功學員

    希臘南部著名海島城市扎金索斯民眾前來參加法輪功集體煉功

    二零一八年元月二十七日,希臘雅典部份法輪功學員應邀來到南部著名旅遊風景區海島城市扎金索斯。邀請人是一位瑜伽教師塔勒依婭,她說法輪大法改變了她的生活,她非常感激法輪大法。這一次她組織了學煉法輪功的聚會。得到通知的人們來了四十六位,聚集在「帕爾默斯」舞蹈學校訓練場學煉法輪功。學員比較詳盡地解釋了在煉功動作上容易出現的一些問題,來自首都雅典的幾位學員為大家做了功法示範。

    煉功結束時,很多來學功的人都談到這樣的集體煉功太好了,能量場很強。幾位女士談到:你們每次來,我們都感覺特別好!而且每次都比前一次更好。也有的說每次都在被清理身體,一次比一次強!還有的說:我們雖然在一個城市裡,居然都不認識,各煉各的,這次煉功把我們聚在了一起,這就太好了!大家體會到了煉功環境的重要性。

    年輕人迪尤尼瑟思正在完成他的建築學學士學位。他修煉法輪大法已經有兩年了。他激動地說,與其他修煉者見面對他很有幫助,集體煉功與自己單獨煉功的效果是完全不同的。煉功完畢後,他與學員們交流著,久久不願離去,並且表示希望能夠經常與學員們見面。

    不少人表示:有些動作我們做得不規範,這次聽了講解,才把動作都搞明白了,非常感謝。也有一些新學員表示希望能夠常常參加當地的集體煉功,希望能夠常常與老學員們在一起交流心得體會。

    煉完功後,很多人都拿取了法輪功真相傳單,了解法輪功在中國大陸無辜遭迫害的真相。

    該舞蹈學校的老闆,一位資深的芭蕾舞演員也參加了學功,她致信給雅典的學員表達感激之情,非常感謝學員把法輪大法帶到了她的學校!

    希臘法輪功學員在南部城市巴特拉教功

    元月二十八日,希臘學員來到了在南部城市巴特拉的「舞蹈藝術學校訓練場」傳播法輪功,前來參加煉功的有十六位,歸正動作後,人們認真煉一至五套功法。煉完功,一位年輕女士告訴學員,她原來是練瑜伽的,現在修煉法輪功,今天很特別,打坐煉靜功的時候,明顯感覺一隻手很熱,另一隻手還是那麼冷,通常她的兩隻手都是涼的,而且感覺到有能量在身體裡邊轉。這些奇特現象令她很震驚。與老學員們一起交流後她感到很高興,知道了這是煉功的正常反應,是師父在為她清理身體。

    另一位女士說,在煉第二套功法時,她感覺到雙臂間出現較強的旋轉的能量流。而且在整個煉功過程中,她都覺得手臂溫暖。煉功結束時,她感覺非常好,充滿活力,心情平和。在她旁邊的女士說煉功的音樂有助於她平靜下來,雖然這是她第一次接觸法輪功,但是在她學煉時,感覺到就像她原來就了解這一功法一樣。還有一位女士說她也是第一次學煉法輪功,她提出的問題是,怎麼樣才能夠使自己的思想平靜,以便沒有任何思想干擾地專注地煉功等等。在學員回答之後,她決定購買《轉法輪》書,她認識到了讀書的重要性。

    結束時,有第一次來煉功的人拿取法輪功真相資料進一步了解,大家也希望能夠常常在一起煉功和交流。



    TOP

    地中海又傳難民悲劇 至少90偷渡客溺斃



    又見海上難民集體溺斃的悲劇,國際移民組織今表示,一艘滿載偷渡客的船隻今早在利比亞海岸附近失事,至少90人溺斃。

    美聯社報導,大約10具屍體衝到岸上,其中8名死者相信是巴基斯坦人,另外2人則是利比亞人。兩名生還者表示,船上乘客大多數是巴基斯坦人,但究竟船上載了多人少,暫時還不清楚。難民船目的地是義大利。



    TOP

    神韻聖地亞哥再售罄 主流贊展真正中國精神



    2018年2月1日,神韻紐約藝術團在美國大聖地亞哥地區的加州藝術中心(California Center for the Arts, Escondido)舉行了第三場也是在該劇院的最後一場演出。和前兩場一樣,所有座位提早售罄。主辦方臨時加座,滿足現場買票觀眾的需求。

    神韻演員們精湛的演出和節目的深刻內涵吸引了來自當地和外地的各界主流觀眾。從漢代的水袖到清朝的花盆鞋,從苗族的銀首飾到蒙古族的竹筷子,從大唐的玄甲軍到敦煌莫高窟裡的和尚們,觀眾領略了中國不同民族、不同朝代的風格各異,又體會到五千年文化的底蘊。座無虛席的劇場內掌聲不絕於耳,演出結束演員謝幕時更是掌聲不斷,觀眾們起立向神韻演員和神韻樂團致謝。

    集團公司總裁:神韻樂團與舞蹈完美配合

    當地一家財務集團公司的創辦人兼總裁Keith Richendacher和友人Charijo Fyfe女士結伴觀看了演出,兩人對節目稱讚有加,Richendacher尤其對動態天幕和現場樂團讚不絕口。

    談到神韻的舞蹈,Richendacher對舞蹈演員的整齊劃一印象深刻。他說,「(演出)極其精彩!舞蹈的編排令人目眩,時間把握得極佳,配合度十足,看得出他們進行了大量的訓練。」

    Fyfe則對晚會中色彩的運用情有獨鍾,「色彩絢麗。服裝異常秀美,色彩繽紛。我喜歡那些漂亮的色彩,還有背景。光從背景就能看出很多故事,非常棒。」Richendacher也驚嘆於天幕的巧思,「演員們一下子從舞台後消失,又突然出現在天幕上。」

    從澳洲搬到南加州的Fyfe在澳洲便對法輪功有所了解了,在看到反映法輪功學員被中共迫害的節目時,她對法輪功有了更深層的理解,「我知道中共政府一直試圖讓這個團體噤聲,但是他們能通過舞蹈傳達出自己的心聲,讓全世界都知道發生了什麼,這是件好事。」Richendacher也有同感,「聽說他們(神韻)不能在中國展現這些節目和舞蹈,這引人深思。」

    神韻樂團的現場伴奏讓Richendacher非常讚賞,「他們(樂團)非常出色,我有時會想不起有現場音樂伴奏,因為(音樂)跟舞蹈配合得太好了。」

    他最後表示自己會這樣跟親友推薦神韻晚會,「趕緊去看吧!」

    建築公司業主:神韻展示真正的中國精神

    Stan Ratycz先生和太太Margaret Zajdel合夥經營一家建築公司,同時做房地產生意。演出結束時,他們高興地起立向神韻演員們揮手致謝。

    Ratycz說,「神韻是一個絕對完美的演出,有著美妙的音樂、漂亮的服裝,演員們都很有天賦。還有那麼多的顏色,組合成一幅幅美麗的圖景。我們會向所有的朋友們推薦神韻。」

    Zajdel說,「我喜歡神韻的顏色和編舞,還有舞蹈演員們,他們在舞台上配合得非常好,從頭到尾。」Zajdel很欣賞中國古典舞的表現力,「通過舞蹈,神韻演員們傳遞的信息量之大,令我吃驚。同時,這些演員們看上去非常年輕,但是我感到他們對他們所做的事情有深刻的理解,因此,他們都是很成熟的舞蹈家。當然還有編舞,他們的付出也相當的大。我尤其喜歡第一個節目中打鼓部分的編舞。」

    Ratycz說,「我們去過中國,看過那裡的演出。而神韻演出完全不同,因為她有精神層面的東西和更多的熱忱。我們可以感受到神韻的精神。令我佩服的是,神韻節目能夠把信仰的精神表現出來,而且,他們無所畏懼。」

    Zajdel從節目中了解到當代中國發生的一些事情。她感到吃驚,「人是要有信仰的,因為我們除了肉體外還有精神,而單單人的肉體無法代表我這個人,還有比那更高的,所以人需要有對高級生命的信仰。而在當今的中國,政府的不安全感使人們無法追求信仰這個與生俱來的需要,這讓我很吃驚。」

    Zajdel表示,她很高興「看到神韻的藝術家們在給世界展示真正的中國文化」。

    「一個國家的精神在她的歷史裡面」,Ratycz也表示,「如果我們把這個國家的歷史給抹掉了,這個國家就失去了她的精神,也就沒有國家之說了。」

    「神韻太美了」慈善家連續數年看神韻

    慈善家Jill Campbell女士說自己已經至少連續三至四年觀看神韻演出了。演出結束時,她起立向演員們鼓掌致意。問及讓她一而再再而三地觀賞神韻演出的原因,她說:「因為太美了,而且每年(節目)都不一樣。」

    前些年看過的一些節目她依然記著,回憶起來也還是很愉快。

    「如此的美,真是令人難以置信。」她說,「服裝非常美,演員們非常矯健,所有的一切都非常美。」

    她也很喜愛神韻發明的背景天幕,「你看到人物從天國下來,然後出現在舞台上。」她開心地說,仿佛回味著神韻對天幕的神奇運用。

    Campbell和先生曾經擁有一家電腦軟體公司。先生曾是劇院所在地艾斯康迪都市知名的慈善家,長期為包括加州藝術中心在內的多個機構捐款。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