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7日 星期三

  • 歷史故事:亡母救子,原來真有鬼神存在

  • 杯酒分兩邊 古今堪稱奇

  • 《龍文鞭影》三餚(1):欒巴救火 許遜除蛟

  • 一路聖緣:摩天國與金字塔(十二)

  • 在維護大法的基點上談改字

  • 善用法律 制止迫害 震懾邪惡

  • 神韻再次蒞臨諾福克 議員及市長褒獎致賀

  • 亨茨維爾大爆滿 前市長喜愛神韻原創舞蹈

  • 神韻裡士滿爆滿 肯塔基前州長盛讚視覺效果

  • 神韻圖森售罄 著名教授贊真實展現華夏文化



  • 歷史故事:亡母救子,原來真有鬼神存在


    陸文

    中華文明,向來敬仰天地神明,人民大眾整體上都是信神的,都是有神論者。可是相生相剋,有陽就有陰,古代還真有個別不信神的人。例如南北朝時,就有個年輕人叫彭虎子,膂力很大,靠著這股血氣之勇,經常放狂言說世上根本就沒有鬼神。他母親死後,有陰陽先生推算時辰後告誡他說:「某天殃煞會回到你家來,很兇,最好出去躲避一下。」迴避「殃煞」是中國一些地區由來已久的喪葬習俗,相傳那時亡靈會被鬼差帶到生前住所告別,活人要迴避,以免陰氣相衝帶來災難。

    到了那天,全家老少就收拾行李,都出去迴避了,只有彭虎子不相信,自己堅決留在家裡不走。當天半夜的時候,只見有人影似的東西推門而入,到東屋西屋都沒找到人,第二次又進屋,直接向彭虎子的臥室走來,當時他就知道這是鬼來了。別看彭虎子平時說不信有鬼神,可是真見到鬼了當時就慫了,驚惶害怕的無計可施,幸好床頭有個大瓮,他就跳進瓮裡去,用塊板子蓋著頭上。後來忽然感應到母親的亡靈就坐在板子上。此時,有聲音詢問:「板子下沒有人吧?」母親亡靈說:「沒有。」然後就感覺眾鬼魂相繼離開了。彭虎子經過此事後,從此相信鬼神真的存在了,再也不敢說狂言了。

    彭虎子的親身經歷徹底證實了真的有鬼神存在,無神論就是騙人的謊言。然而當今的共產黨卻把無神論作為其理論基礎,還強制大家學習這騙子理論,打壓對神佛的信仰,真是罪孽深重啊。加入共產黨這個罪惡組織不是光榮,而是巨大的恥辱,要洗刷這恥辱唯有退出黨、團、隊。

    資料來源:南朝《幽明錄》



    TOP

    杯酒分兩邊 古今堪稱奇


    秋雨

    很多朋友大概都吃過鴛鴦火鍋,一個鍋分兩邊,可以做成不同的口味。而將一杯酒分成兩邊,這邊喝光那邊不動的,大概就很少有人見過了。

    一天,隋煬帝在觀文殿宴請秘書少監諸葛穎,他將御用酒杯分一隻送給了諸葛穎。還講了一個關於籌禪師的故事。隋煬帝說:「過去有個籌禪師,他為我把幾種藥材混合在一起,一塊兒裝進一支竹筒裡,將帽上的簪子拿來插在竹筒中,過了七天便拔出來。我拿這支簪子跟賓客一起喝酒,一杯酒端上來,我便用簪子在酒中一划,杯裡的酒便從中間分開。我將一邊的酒喝乾,另一邊的酒仍然滿滿的,便將它拿來勸賓客喝。看到這種場面的人,都說這是大聖皇朝稀有的奇事。」

    今天的人認為古人都是愚昧無知的,卻不知很多古人做到的事情,在今天的人來講,卻比登天還難。看來是今天的我們有些孤陋寡聞了。

    原文:隋煬帝宴秘書少監諸葛穎於觀文殿,帝分御杯以賜穎。乃曰:「朕昔有籌禪師,為之合諸藥,總納一竹筒藥內,取以帽簪插筒藥中,七日乃拔取。以對賓客飲酒,杯至,取簪以畫酒,中斷。飲一邊盡,一邊尚滿,以勸賓客,觀者皆以為大聖稀有之事。」

    (出《大業拾遺》)



    TOP

    《龍文鞭影》三餚(1):欒巴救火 許遜除蛟


    正見神傳文化編輯小組

    【原文】

    欒巴救火,許遜除蛟。

    Luán bā jiù huǒ , xǔ xùn chú jiāo 。

    欒巴救火,許遜除蛟。

    ㄌㄨㄢˊ ㄅㄚ ㄐㄧㄡˋ ㄏㄨㄛˇ, ㄒㄩˇ ㄒㄩㄣˋㄔㄨˊ ㄐㄧㄠ。

    【注釋】

    (1)欒巴:字叔元。東漢時成都人。《後漢書.欒巴傳》稱他素有道術,能役使鬼神。事漢桓帝,遷至桂陽太守,甚有政聲。曾當殿灑酒成雨,以救火災。後還成都,隱於青城山,不知去向。(《中華道教大辭典》)

    (2)許遜:字敬之,晉代著名道士,又稱許九狼、閭山祖師,為道教信仰中的感天大帝。

    (3)蛟:中國傳說中的水棲生物,通常棲息在湖淵等聚水處,比龍常見,蛟外貌與龍相似但角較短,經過修練可成為龍。通常稱為蛟龍,民間傳說中有吃人,引發洪水,閃電為亂的紀錄。

    《說文》: 龍之屬也,池魚三千六百,蛟來為之長,能率魚飛,置笱水中即去。

    漢.王充《論衡.龍虛》:「蛟則龍之類也,蛟龍見而雲雨至,雲雨至則雷電擊。」

    《述異記》:「虺五百年化為蛟,蛟千年化為龍,龍五百年為角龍,千年為應龍。」

    【語譯】

    東漢時,道士欒巴曾在朝廷大宴中使用功能,灑出皇帝的賜酒來救市區內的火災。感天大帝許遜除去為禍作亂的蛟龍。

    【人物故事】

    東漢時期成都人欒巴,精於道術,有一次在朝廷大宴中,將皇帝賜的酒灑向西南。朝廷要治他不敬之罪,他說:「臣剛才看見成都市上著火,所以才用嘴噴酒為雨來解救,不敢不敬。」之後朝廷派人去查證,果然真有此事。

    晉代時期中國南方許多地區發生水災,人們認為是水中蛟魅為害,著名的周處除三害,其中之一即為蛟。許遜修成得道後四處雲遊,斬妖除魔。一天,許遜帶著徒弟在城中散步遇見一位蛟龍化身的少年,許遜一眼看出他是妖怪化為人形準備為禍人間,於是準備要消滅它。

    許遜與徒弟一路追他到江邊,見它化成黃牛躺在沙灘上,許遜就用紙剪了一頭黑牛跟他打,並吩咐徒弟助戰。蛟龍不敵跳入井裡逃去,許遜繼續追去得知此蛟已逃往長沙,住在當地潭州刺史賈玉家中。

    原來在幾年前,賈玉見這位蛟龍化成的人長得一表人才,便將獨生女許配給他。他常一人獨自出門數月,帶著大批財物回家聲稱是做生意賺得,實際上是暗地引發水災掠奪他人財產。

    這次他空手回來,對岳丈賈玉說:「我在路上遇到強盜,財物被洗劫一空,胳膊也被打成重傷。」賈家人四處求醫,許遜便化作醫生前往賈府,擊斃了這為禍的蛟精。

    【說明】

    欒巴救火之事紀載於《神仙傳》,後世有學者稱此事典故為:欒巴噀酒。(見注)

    許遜,是歷上著名的道士,北宋時封為「神功妙濟真君」,世人稱其許真君。撰有《許真君石函記》、《許真君玉匣記》、《靈劍子引導子午記》等書。

    他年少時本是一位獵人,一日上山打獵射中一隻懷孕的母鹿,鹿胎墮地,母鹿舔其子而死。許遜感悟犯下大錯,因而毀去弓箭不再當獵人,潛心修道。之後他入朝為官。當四川旌陽縣令時,每次收稅不足,他就用「點石成金」的功能換錢減輕百姓的負擔。八王之亂後,許遜棄官而去,在豫章地區講學傳播孝道,又帶領湖廣、福建等地消除各地水患,贏得人民的廣泛尊崇。

    許遜道法高妙,留下許多為民除害的神奇故事,主要記載於明代學者馮夢龍著《許真君旌陽宮斬蛟傳》中,許遜除蛟這段故事便是發生在他雲遊各地期間。東晉孝武帝年間,許真君修成圓滿,白日飛升,全家四十二人與他一同而去。

    註:原文

    《神仙傳》原文: 欒巴,蜀人也。太守請為功曹,以師事之,請試術,乃平生入壁中去,壁外人叫虎狼,還乃巴也。遷豫章太守,有廟神,能與人言語,巴到,推社稷,問其蹤由,乃老往齊為書生,太守以女妻之,生一男。巴往齊,來一道符,乃化為狸。巴為尚書,正旦,會群臣,飲酒,巴乃含酒起望西南噀之,奏云:「臣本鄉成都市失火,故為救之。」帝馳驛往問之,云:「正旦失火時,有雨自東北來,滅火,雨皆作酒氣也。」



    TOP

    一路聖緣:摩天國與金字塔(十二)


    啟航

    摩彩來到巨樂國的第三年,摩地國年輕的國王剛樂挑戰巨樂國,代樂決定帶兵出去迎戰。在神廟裡,代樂叩拜神靈,祈求神靈的護佑。越辰看見國王和王后之間緣分這條線即將走到盡頭,從摩天國伸出的地緣之線還牢牢的綁在王后的腳上,和一個巨大的建築相連。越辰知道國王此去凶多吉少,知道王后會返回摩天國,面對這樣的結局,越辰沉默無語。

    在作戰中,兩國軍隊交鋒兩次之後,不分勝負,急於求勝的剛樂布置了陷阱,代樂掉進陷阱中,被裡面的快刀斷為幾截。

    代樂慘死的前一天,摩彩做夢,夢見王宮上空,烏雲密布,一道閃電划過,震耳的雷聲中,王宮的頂樑柱轟然倒塌,斷為幾截。從烏雲中下來一隻烏雲獸,飛撲到她跟前,四蹄著地,馱起她飛快的跑了。

    摩彩從夢中驚醒,心狂跳不止。她跪在床上,雙手交叉在胸前,汗涔涔而下。她知道這個夢預兆著代樂遇難,也預示自己會被帶走,她不敢多想,可又不能不想,摩彩的心,忐忑不安,一夜無眠。

    兩天後,代樂的死訊傳到了王都,王宮一片哀傷。摩彩一身白袍,哀悼丈夫,傷心至極,她想十歲時父母先後離她而去,如今丈夫又離去了,命運為什麼會是這樣?哀痛使她幾乎要昏厥過去,這樣傷心哭泣了兩天,摩彩水米未進,虛弱不堪。

    第三天時,她獨自一人,強撐著自己,倚著牆一動不動,眼神茫然,突然她看見眼前出現一個金黃色的光環,光環中出現一尊巨大的佛,卷頭髮,身上披著袈裟,周邊散發著柔和的光芒。佛慈悲的看著她,摩彩仰望著巨佛,感到佛慈悲的光芒,正在消去自己的傷痛,身體也從過度悲傷的僵硬逐漸變的柔和,摩彩的心中開始充滿了光明和力量。

    摩彩聽到了佛慈悲的聲音:「孩子,要堅強些。」一瞬間,摩彩的眼中充滿淚水,透過朦朧淚霧,依然感受到佛的光芒,摩彩的淚水不由自主的滑落下來,她忙抹去眼淚。她聽到佛說:「孩子,當你們在未來惡世,沉淪滅頂時,我會來救你們。」那聲音有一種穿透力,仿佛穿透到了身體的微觀中,烙印在記憶裡、血脈中。摩彩的心中,升起了無以言表的感激,她雙手合十,跪在佛前,叩拜了三次,當摩彩仰起頭時,看到佛漸漸遠去,消失之前,她依稀看到了一個晶瑩的金塔。

    瞬間,一種來自心靈的震撼,使摩彩想起和哥哥在一起修建的金塔,一個想法突然出現:我要回到哥哥身邊,他是我最親的人。冥冥中摩彩覺的自己好像還有重大的使命沒有完成,具體是什麼,她也不知道。但回家的念頭,就像戰鼓一樣,很迫切的在敲響了。

    王宮的僕人們發現,王后不再憂傷,臉上有了剛毅的表情。王宮不斷收到戰敗的消息,剛樂攻下米所、代善、赧施,摩彩聽到任何一個消息時,表情都很淡定,沒有驚慌,她知道夢已經給了她預兆,敵人會攻下都城,會帶走自己,摩彩有條不紊的命令士兵在都城做有效的抵禦,但不要給自己造成太大的傷亡。

    摩彩換上一身肅穆的服裝,走出王宮,去見祭司越辰。見到祭司,摩彩說:「這是國家的運數、王的劫難嗎?」越辰說:「天意如此,通天棋早已預知了國運,『滅』字棋在棋盒中還在不斷的跳動,正是對應東南的戰禍,『火』字棋和『水』字棋也有異動,對應國家西北出現的旱災、水災。」摩彩說:「國王仁德愛民,卻慘遭不測,王運如此悲摧,請祭司為我指點迷津。」越辰說:「今世果報,前世有因,王在數世之前為王,曾經打敗敵國,使敵國國王體無完屍,並擄去王后,霸占為妻。此次是敵國國王在索債。」

    摩彩說:「我夢見我會離開都城,請祭司開示最後的方向。」越辰說:「王后是有神護佑的人,王后最終會回到自己的國家,完成自己的夙願。此前有種種預兆,已經開示了國運和王運。在國王的大婚典禮上,我看見了三朵姻緣花,預示國王和王后只有三年姻緣;在國王要修築宮殿時,王后見到的五個惡鬼,是五方鬼差,預示著國難將多方乍起;在國王領兵作戰時,在神殿我看見國王和王后的姻緣即將走到盡頭。現在國家東南戰禍延綿,無數家庭破碎,男人喪命,女人受辱,西北有旱災、水災,凡此種種,皆屬天定,讓人消罪。我叩問神意,得知王后能保全國民,我懇請王后,在神前為國民祈福,消弭災難。」

    在神殿裡,摩彩跪在神像前,說:「上天安排了國運凋零和國王的戕害,現在萬民受苦,蒼生遭劫。如果我能使國家平安,生靈免於塗炭,我願止兵戈之禍,使萬民平安;願旱災、水災能夠減弱,願巨樂國得到神的寬宥,我感謝神的恩賜,聽從上天的安排。」停頓了一下,摩彩又說:「感謝神佛的慈悲,在我悲痛時,給我力量,給我點化,願偉大的佛長駐心間,希望偉大的佛在末世救度我。」

    摩彩最後的話,讓祭司很是吃驚。當王后祈福完畢,在神殿的淨室中,越辰問:「王后見到了偉大的佛在點化您,是這樣嗎?」摩彩說:「是的。」摩彩對祭司講述了自己見到的佛的形像、聽到的佛的話語和感受到佛的無上慈悲。越辰在聽的過程中,身體感覺到了一種來自生命深處的強烈震撼,這種震撼從身體的極微觀中來,引發層層的震動,每一層的震動都在閃爍著微芒。

    越辰把右手放在左肩前,激動的說:「我在古老的預言中見到一則神諭,神諭說,有一位異國女性,在我國預先見到了偉大的主佛,一位異國的工匠,鑄造了偉大的佛像,佛像供奉在巨大的金塔中,護佑著萬民,萬民不分國別,不論等級,都得到佛的授記。憑此授記,在萬惡毒世,得到佛與佛之弟子的祝福,擺脫魔的肆虐,進入光明界。我認為王后見到的就是偉大的主佛,他能引領眾生進入光明界。」    

    越辰又說:「我有一個疑問,希望王后能夠解答,我認為王后有出眾的才華,但是王后一直在掩蓋自己的才華,我覺得有些詫異。」摩彩說:「母國的祭司希望我不著意顯現自己的才華,不使自己的智慧超越夫君,他說,管理國家是男人的事情,我聽從他的勸告。」

    越辰嘆了一口氣,說:「我明白了,人外有人,有高人已經預知了天意;天外有天,有天意在安排一切。如果王后把自己的才能顯現出來,國王和王后的情意會更加深厚,在這場劫難中,王后會更加痛苦,難以解脫。王后得到了多重的保護,一則祭司對王后有點醒;二則護佑手鍊的光芒,也在純淨著國王和王后,不迷失於情感中;三則主佛慈悲在王后面前顯現,開示未來,這是人類的福音。神意關上您眼前的一扇窗,必然會打開一扇門,王后真是幸運啊,是被神選中賦予使命的人。」

    摩彩說:「也許是我對人世中的東西過於痴迷,也許是我的心中對美好生活還有貪戀,也許我還沒有放下自我,神怕我迷失,給了我多重護佑,我感謝神靈的恩賞、感謝佛的慈悲。」

    越辰又說:「我認為貴國的祭司蒙剛,是通天棋的主人,為此,我請王后帶走通天棋,把它交給摩天國的祭司,他是一個聖者。」摩彩答應把通天棋帶走。

    越辰又說:「人海茫茫,或許以後再不能見面,我希望王后不要忘了摩地國,記起這裡的民眾。」摩彩點頭答應。

    (待續)



    TOP

    在維護大法的基點上談改字


    大陸大法弟子

    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在宇宙中是令宇宙眾神都羨慕的稱號。師父賦予大法弟子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使命,師父對大法弟子無限的慈悲和珍惜,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威德是不封頂的。師父在講法中多次說過大法弟子偉大,了不起。

    在二零零五年師父發表了經文《改字原則》,又賦予了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神聖的使命,給大法書改字。師父在正宇宙的法,師父不計眾生歷史上的罪過,給一切生命機會,度所有的生命,由生命對正法的態度來決定留還是不留。在師父這樣的佛恩浩蕩下,有些生命包括很高層次的神都對正法犯了罪,一部分生命就不能留了;也有很多生命在舊勢力的安排中是起負面作用的,可是一些生命反正了,在正法中起正面作用了。在正法中,生命有上升的,有下降的,也有被淘汰的。整個宇宙中所有的生命從最高到最低都包容在大法中,大法書中涵蓋了所有層次的法理。師父慈悲給了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無限的法力和榮耀,師父把一切能力都壓進了這部法中,而師父讓大法弟子來給大法書改字,也是給了大法弟子歸正一切不正的權利與機會,包括歸正自己以前犯的錯誤,也包括無意中亂法的錯誤。

    改字已經十七年了,師父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前出版發行的大法書總共才二十來本,加上七·二零之後在明慧網上早期發表的,大陸同修自己列印的大法書,我們自己手裡需要改字的大法書,改字量不大。改字這麼偉大的一件事情,我們重視的程度怎樣,改的質量如何。能不能保證每本書改的全部正確,沒有一個字貼歪歪的,沒有一個字寫錯的,沒多改一個字一個標點,沒有少改一個字一個標點?如果我們改字不認真,大法書中有改錯的字和標點,有落下的字沒改過來,或者貼的字,或寫的字斜歪的,是不是沒有做到尊師敬法,在更高層次看是不是亂法,沒有維護好大法?自己改字的大法書能不能留給後人,能不能達到師父要求的標準。

    最近我看到一些同修手裡的大法書,有的改的很好,有一些改的很亂。有改錯的,字貼歪的,有刮出洞的,有的膠水粘的不牢掉字的;還有的同修為了方便找到要改的字,用筆在要改的字上或在這一行字上畫圈畫線畫勾做標記。大法書都是金光閃閃的,都有師父的法身,自己這一筆畫上黑乎乎的,怎麼能畫呢。還有的同修在改字時,把早期版本的大法書全都改成了新版本,把原書的封面撕下來了,改成了現在明慧網發表的大法書封面,早期版本的頁數少的,又私自列印了新版本的書頁一起裝訂在了原大法書裡,這已經改動了大法書的版權,這樣錯誤的改字方法,最後不就都成了一個版本了嗎?師父的原版大法書就是原版大法書,我們改的是字,不是改動書的版權,師父公開發表的每個版本的大法書,都是應該保留的。

    師父在二零一五年發表了新《論語》,師父讓我們把舊論語割下來,換上新的。很多同修沒有看新《論語》裡的說明,有的同修看了,沒認真看,就只列印了七·二零以後師父在明慧網發表的在大陸資料點製作的《轉法輪》、《精進要旨》這個版本的《論語》,也沒分是《轉法輪》上的,還是《精進要旨》上的,只列印了一種,大本2合1的論語就貼到大本書上了,小本4合1的論語就貼到小本書上了。

    現在一些同修知道自己貼錯了《論語》,還說: 「錯了就錯了吧,反正內容沒變。」修煉是嚴肅的,正法是嚴肅的,師父已經公開發表,指定哪個版本的大法書使用哪個版本的《論語》,平時我們總是說助師正法,師父要的我們只能無條件圓容。我想雖然每個版本的《論語》內容都是一樣的,但是師父要求我們不同版本的大法書使用對應的新《論語》。《論語》貼錯了也是侵犯了大法書的版權,沒有做到尊師敬法,是不是在亂法?站在維護大法的基點上,讓我們以法為師,歸正自己。

    讓我們一起重溫師父的講法:「眾生珍惜大法就是珍惜自己的生命,慈悲眾生。大法不變不動,生生不息,長存於世,天地永固。」 [1]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定論〉

     

     

     



    TOP

    善用法律 制止迫害 震懾邪惡


    哈爾濱大法弟子

    在邪黨非法迫害法輪功的這些年當中,公檢法司系統的人員充當了迫害大法弟子的工具,一直是知法犯法,特別是基層人員,迫害大法弟子更是膽大妄為。

    我們絕大多數同修都遭遇過非法抓捕、審訊,以至非法構陷判刑入獄等等。恰恰就是因為我們不懂人間的法律,邪惡才敢肆無忌憚的鑽我們的空子,直接綁架、抄家。由於我們法理不清,並沒有認清迫害,在被動的承受著,甚至是默認了迫害。這種默認會使邪惡有恃無恐,有的同修認為和公檢法人員講法律也沒有用,他們根本不聽,直接把自己置於被迫害的位置上,其實,我們在人中修煉,人間的法律也是需要我們正的,我們大法弟子如果都能掌握一定的法律常識,運用法律反迫害,是完全可以解體邪惡強加的迫害的。當然,我們運用法律反迫害基點要正,慈悲與威嚴同在,在清除邪惡的同時是制止迫害,不允許舊勢力毀人害人。

    二零一五年八月的一天,我正在打工的商店上班,九點左右的時候,轄區派出所的兩名警察找到了我,以訴江為由要對我進行核實,要我跟他們去趟派出所,因為上班時間走不了,他們就一直等我到中午下班,把我帶到了派出所。修煉人遇到的一切都不是偶然的,表面是我訴江了,其實是邪惡因素針對大法來的。那不又是在考驗修煉人的心嗎?這顆心怎麼動?可能就會產生不同的後果。

    到了派出所之後,我說:你們想核實我什麼?問我行?不該說的,我拒絕回答。警察邊做筆錄邊問:你叫啥名?我說:你不知道嗎?問:你家住在哪兒?我說:你不去過嗎?警察說:你這態度可不行,你這樣啥時候問完?我們也該吃飯了,你也還得吃飯,還要上班。我一想也是,是不善,這態度不符合真善忍。心就平和下來了。

    警察接著問:訴狀是誰寫的?答:自己寫的。問:在哪郵的?答:我拒絕回答。

    問:誰讓寫的?  答:我看了最高法2015年5月1日新出台的《立案登記制》「有案必立,有訴必理」這一新政策之後寫的。警察接著又問我什麼時候煉功的等一些問題。問完之後讓我在筆錄上簽字。我說:拒絕簽字,你們這樣做是不合法的行為。到目前為止,查遍我國《憲法》和現行有效的法律,沒有一條把法輪功定性為x教的,也找不到一條法律說修煉法輪功是違法的。國家依法明文認定的十四種x教當中沒有法輪功,公安部2000年第39號文件規定的x教當中也沒有法輪功,所以作為執法人員是你們在犯法。這時,又進來一名副所長,問我:你上班的時候是不是也跟別人說法輪功?我說:憲法規定公民有信仰自由權、言論自由權、………說了一長串的法律,他們看看我誰也不再說話了,就讓我回家了,我轉身走了出去。

    走到門外,我心想:這大熱的天兒,你們說把我拉來就拉來了?不行我得回去,就又回來了,一進屋警察就問我:你咋又回來了?有事啊!我說:把我送回去。他就趕緊叫司機過來說:把她送回去。還親自送我上了車。

    在二零一七年的「敲門行動」中,片警也幾次以執行上級命令為由到我家中騷擾,因為沒有怕心,我就堂堂正正的給他們講真相,不聽真相,就從法律層面上制止他們的非法行為,告訴他們是誰在犯罪。有一次,我給片警講真相,還送給他們資料:「敲門行動」違法和2011年3月1日中國新聞出版署總署第50號令的99條和100條,廢除法輪功書籍出版禁令(在百度上就可以查到)。告訴他們在中國修煉法輪功是合法的。片警說:我們這是工作,是在執行上級的命令。我說:現在是誰辦案誰負責。執行上級命令的也照樣追究責任。他說:你要不服就去公安局找。第二天我就去了公安局給警察講真相,不管他們聽進去多少,我是想從法律層面上反迫害,正告他們,不要錯用法律,迫害好人。變被動為主動。

    我個人的體悟是:我們是堂堂正正的大法徒,在哪裡我們都是主角,我們按照宇宙的大法理在修煉,邪惡的歪理就是應該破除的。遇到關、難一定從正面思考問題,不負面思維。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因為沒有了怕,就沒有了相生相剋。

    有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TOP

    神韻再次蒞臨諾福克 議員及市長褒獎致賀



    2月7日至8日,神韻藝術團將在維吉尼亞州諾福克(Norfolk)克萊斯勒廳(Chrysler Hall)演出。三場演出票房火爆,高價票幾近售罄,主辦方額外開放的部分座位也被搶購一空。諾福克市市長及州議員分別發來賀信及褒獎,感謝神韻藝術團再次蒞臨諾福克。

    諾福克是美國最大的海軍基地所在地,美國海軍絕大部分的艦艇都在這裡生產。諾福克溫和宜人的氣候也吸引了眾多遊客,諾福克及周邊地區也是美東有名的海濱度假勝地。

    今年是神韻藝術團第五度蒞臨諾福克演出,市長肯尼思·亞歷山大(Kenneth Cooper Alexander)再次發來賀信支持。他在賀信中表示:「我們如此自豪,再次歡迎頂級表演藝術團體——神韻蒞臨諾福克市演出。每年,神韻製作出用語言難以描述的全新節目,展現了中華神傳文化。通過演出中的中國古典舞、音樂、故事和傳說,觀眾踏上領略神奇的五千年文明之旅,感悟她所蘊含的『真、善、忍』普世價值和希望。每一場演出都代表著古老中國的智慧,引起全世界數以百萬不同族裔觀眾的共鳴。」

    代表諾福克地區的州議員傑羅爾德·瓊斯(Jerrauld Jones)為神韻藝術團發來褒獎,感謝神韻藝術團對社會做出的貢獻。
     

    諾福克的三場演出時間分別為:

    2月7日(周三)晚7點30分
    2月8日(周四)下午2點
    2月8日(周四)晚7點30分

    訂票網址:www.shenyunperformingarts.org/norfolk/chrysler-hall



    TOP

    亨茨維爾大爆滿 前市長喜愛神韻原創舞蹈



    2018年2月6日晚雨過天晴,美國阿拉巴馬州亨茨維爾市迎來了神韻巡迴藝術團2018演季在當地的唯一一場演出。

    當晚,馮‧布勞恩音樂廳(VonBraun Center Concert Hall)內出現了全場大爆滿的盛況。掌聲和驚嘆聲隨著神韻推出的一個個精彩節目此起彼伏。亨茨維爾人感謝神韻的到來,他們讚賞神韻演出技巧高超,精彩絕倫,並喜愛演出所傳遞的信息。

    國際能源公司副總裁:演出傳遞非常好的信息

    「演出真是精彩絕倫,她將一種我們需要多加了解的文化帶到了美國。」一家國際能源公司負責美國業務的副總裁William Garrett說。

    「今晚給我印象最深的是,演出給很多沒有機會去中國的人帶來了這種體驗,我認為這非常美妙。」Garrett說,「我在休斯頓錯過了觀看演出的時間,我們剛從休斯頓搬到這裡,因此我們在這裡不能再錯過了。」

    Garrett說,他最喜歡那份典雅,舞蹈演員們優雅的氣質,編舞也非常精彩,那色彩是如此絢麗奪目。

    Garrett也非常喜愛神韻節目所展現的神性內涵,他說:「我認為每個人都希望相信,有一位神在看護著我們所有的人,當我們離開這裡時在天堂有我們的一席之地。我認為這個信息對於人類來說是一個非常好的信息。 」

    前市長:最喜歡神韻舞蹈的原創性

    美國阿拉巴馬州麥迪遜市前市長Sandy Kirkindall當晚在觀看完演出後表示,「這演出真是太好了!藝術性非常棒,舞蹈編排很棒,管弦樂團絕對棒極了!」

    Kirkindall先生最喜歡神韻舞蹈的原創性。他一再讚嘆舞蹈演員們在舞台上所表現出來的藝術性和技巧都很棒。

    神韻通過舞蹈與音樂展現中國五千年神傳文化。Kirkindall先生說,「對中國文化來說,這是一個非常有趣的視角。看到中西方合璧的樂器,聽到中西合璧音樂,體現中國文化,加上中國舞,真的很引人入勝。」

    藝術學校主管、前芭蕾舞演員:演出完美 令人佩服

    神韻巡迴藝術團於2月6日晚在亨茨維爾的第一場演出落下帷幕。演員們高超的演技和飄逸靈秀的氣質,給觀眾帶來陣陣驚喜。Andrea Williamson盛讚演出「超凡脫俗,典雅高潔。」

    Andrea Williamson是亨茨維爾當地一所藝術學校的一位主管,她曾是一位芭蕾舞演員。她非常關注神韻演員們的舞蹈技巧,她說:「這場演出美不勝收,那些服飾光彩照人,特別是節目中她們使用了很多不同的舞蹈技巧,非常引人入勝。」

    Williamson發現中國古典舞與芭蕾舞的技巧有很大的差別, 例如,「芭蕾舞演員往往是用足尖跳舞,而她們是用腳跟先著地,腳尖翹起,這真酷!」

    「那演員們的同步性好的驚人,她們所有的動作都整齊劃一。」她舉例說,當舞台上演員手臂做波光粼粼的動作時,每位演員的胳膊都非常到位,而且時間拿捏的恰到好處,「真是完美,令人佩服。」

    與她同來的Elizabeth Carter是該藝術學校的鋼琴老師, 她表示演出令她意識到中華文化之美, 她說:「那位鋼琴師也非常優秀。」「我喜愛演出中的服飾,以及舞蹈演員優雅的氣質,那舞蹈如此流暢,好得令人吃驚! 」



    TOP

    神韻裡士滿爆滿 肯塔基前州長盛讚視覺效果



    2018年2月6日晚,神韻北美藝術團在肯塔基州裡士滿市東肯塔基大學藝術中心(EKU Center for the Arts)的首場演出拉開序幕。當晚演出票房爆滿,主辦方不得不臨時開放座位。前肯塔基州州長Paul Patton觀看後表示,會把神韻推薦給所有人。

    前州長帶女兒看神韻慶生日

    Paul Patton於1995年至2003年任肯塔基州州長,目前是Pikeville大學的校長。當天他帶著女兒看神韻為她慶祝生日。Patton先生表示演出十分出色,女兒女婿和太太都非常喜歡,「我會把神韻推薦給所有人。」

    讓Patton先生印象最深的是,「女演員是那麼優雅,動作十分圓潤,走著小碎步是那麼的流暢,男演員則矯健而富有表現力,真是很好看的一個演出,視覺效果非常好。」

    Patton先生表示,最讓他感動的是那個「年輕士兵離家18年後妻子還在等他的故事」,他回憶道:「故事中,兩位年輕的夫婦分離那麼久,忍受貧寒,但最終歡喜重聚,那非常感人。」

    提到神韻的聲樂演出,Patton先生對二胡獨奏印象深刻,「那個兩根弦的樂器,聲音比我想像的更震撼。」「還有歌唱真是太美了,真是十分卓越的演出。」

    退休州主教和神韻心靈相通

    前北卡州衛理教會總主教Alfred Guinn對神韻的文化和精神內涵稱讚不已。他表示,神韻展現的精神內涵令他倍感熟悉,「當然,天堂、創世主的概念呀,年輕女歌唱家的歌詞呀,我和神韻心靈相通。」

    Gwinn主教感受到中國文化「豐富而精彩」,而神韻在舞台上展現中國文化之神性「很有正面意義」。其中演出中,有中共對信仰的迫害,他說:「令人痛心」。

    他接著說:「(神韻)讓更多人認識到中國人面臨的挑戰,這種挑戰來自共產主義。(神韻)也展現了民眾對自由的渴望,他們通過自己的方式表達出來。」

    從藝術層面,Gwinn主教認為每一個節目「都充滿節奏和寓意」。上半場節目中,他對「孫悟空救國王」的節目印象最深。「演員們能把天幕上的情景和舞台上的人物精準地銜接,他們做得十分專業,看起來很逼真,非常棒!」

    Guinn先生退休前曾是美國北卡羅來納州聯合衛理公會教會(United Methodist Church)年度大會主席,也是北卡州2004年~2012年的聯合衛理公會教會的州總主教。

    整容專家讚嘆神韻演員氣質優雅出眾

    「我從來沒有見到今天舞台上這麼華麗優雅的女士,她們美麗、勻稱,動作的協調一致太棒了!」肯塔基州知名整容專家Joseph Bark看完神韻演出後表示,神韻演員的優雅氣質令他驚訝。

    Bark先生還表示,神韻傳遞了美好的信息:「我認為,來自(古老)中國的信息總是美好的。我熱愛中國歷史,不同的朝代。」

    對於來觀看神韻的意義,Bark醫生說:「(神韻)擴展你的視野,讓你去思考,而不是天天只盯著網際網路。去思考一下,去看演出──富有深刻意義的演出。」

    資深華人投資經理:神韻令人震撼

    William Yang來美國十多年,在肯塔基州一家管理50億美元的資金管理公司專營海外投資。他表示,之前在德州達拉斯就聽聞神韻,「達拉斯經常有演,很多華人去看,聽說很好。」

    楊先生剛搬到肯塔基州,一看到神韻廣告就來到劇院首次體驗。他說:「水平很高,確實挺震撼的。」

    他表示,神韻弘揚中國傳統價值觀,「很好!」對於舞台上展現中共對信仰的迫害,楊先生說,「那當然是暴行。」



    TOP

    神韻圖森售罄 著名教授贊真實展現華夏文化



    2018年2月6日晚,神韻紐約藝術團在亞利桑那州圖森音樂廳(Tucson Music Hall)的第一場演出在觀眾的熱烈掌聲中完美落幕,整個劇場座無虛席。神韻呈現的中華五千年古老文明讓觀眾們流連忘返。

    據主辦方表示,今年圖森兩場演出的門票均已於三週前提前售罄。觀看神韻已成為很多主流民眾期待已久的文化慶典,不少觀眾已是第二次或者更多次回來欣賞,因為他們知道每年都是全新的節目,每年都會有新的感動。

    從遼闊的蒙古草原到秀美的西南水鄉,從金碧輝煌的宮殿到典雅別致的書院,從英姿颯爽的大唐玄甲軍到儀態端莊的清朝格格們,兩個多小時的精彩節目讓當晚的觀眾領略神州大地的廣袤和壯麗,以及華夏文化的精美和深邃。

    很多觀眾表示,從演出中學習到真正的中國歷史和文化,感受到中華文化的美好,非常欣賞其背後的精神內涵,並從中獲得創作的靈感。

    著名教育學家稱讚神韻對中國歷史文化的呈現

    June Maker博士是亞利桑那大學殘疾和心理教育研究系的資深教授,更是一位知名的教育學家,曾出版十多本專著和數十篇專業論文,多次獲獎,連續多年被錄入《世界名人錄》、《美國名人錄》、《美國教育名人錄》、《特殊教育大百科》等。她當晚和兩位朋友看完演出後讚嘆道,「演出精彩絕倫,真是太美了!另一個很重要的方面是演出真實地展現了中國的歷史和文化,讓人們了解到共產主義的中國正在發生的迫害,以及傳統文化是如何被共產主義破壞的。」

    Maker教授對中國並不陌生,「我在中國有個項目,去過中國不同的地方。」她在節目中看到蒙古草原和紫禁城,心情非常激動,「我去過這兩個地方,演出讓我感到身臨其境。舞台的特效讓你覺得演員們將到達高山之巔。」

    舞蹈演員高超的技巧完全征服了Maker的心,「天哪,他們個個身手不凡,一定經過了多年的苦練吧。水袖舞美極了,她們把袖子甩出去又收回來再旋轉袖子的動作變幻多樣。扇子舞也好看。」

    而更讓她感動的是演出給她帶來的反思,「演出讓我思考為什麼我們來到這個世界、我們生命的目的是什麼。」

    Maker教授結合自己的專業研究領域,感觸很深地說:「我們所從事的都是幫助孩子們的工作,通過幫助孩子來幫助不同的國家自助。因為只要每一個個體變好了,作為個體集合體的世界也就變美好了。」她認為神韻展現的精神內涵正可以實現這一目標。

    神韻色彩激發畫家創作靈感

    Sharen AK Harris是一名有成就的油畫家,擁有數家自己的畫廊,作品曾獲大獎,並在多個地方舉辦過畫展。身為一位用色的專家,神韻演出的色彩令她陶醉。Harris說:「那些顏色真是太美了,簡直可以說色彩太繽紛了,令人回味無窮!」她用「delicious colors」來形容神韻的顏色,「色彩真的是太鮮艷、太美麗了!」

    神韻演出的獨特,與眾不同,讓她印象深刻。她說:「這是我從未見過的演出。非常傑出、非常美好。」神韻演出藝術的完美,也激發了Sharen AK Harris的創作靈感。她說:「我每每看到令我感動的事物,我就想把她畫下來。」節目中的很多畫面已經深深印在她的腦海裡,「我回去之後一定要把她畫下來。」

    好的東西自然要跟親友分享,Harris迫不及待地表示回去一定要跟她姨母分享,因姨母曾經是芭蕾舞演員,Harris要告訴她一定來看神韻演出。對芭蕾舞非常熟悉的Harris表示:「神韻舞蹈演員們的翻騰跳躍真是太棒了,太不一樣了。我還從來沒想過這(翻騰跳躍)也是屬於舞蹈的一部分,而不是單純的體操。這真是長了見識。」

    另外,她表示,神韻演出中神性的展現讓她感到非常美好。Harris說:「她喚醒啟迪人去思考,讓人們想到我們從未想過的正面的、美好的事物,得到鼓舞。」神韻讓她感到一種溫暖舒適的感覺,「感覺非常的好,難以言表,是一種殊勝的美麗。」

    牧師喜歡神韻傳遞的精神內涵

    牧師Bob Cady曾是一家公司的老闆,退休後成為牧師。觀看了神韻紐約藝術團在圖森市的首場演出後,他非常欣賞神韻節目中展現的神性。

    Cady說:「我喜歡神韻傳遞的信息和精神內涵。那些穿著有共產黨鐮刀斧頭標誌的黑衣人,在中國迫害有信仰的人,這是令人悲傷的。」

    作為基督徒,他很認同晚會展現的精神內涵,「神韻展現了天國的景象。我們也期待著回歸天國。我們都期待和平。」

    最後一個節目讓他印象深刻,他說,「最後一個節目展現了類似海嘯的災難景象,神出手阻擋。」

    觀看神韻演出的過程中,Cady一直感到心情舒暢,「我感覺非常美好。那些男演員們陽剛雄健,女演員們溫柔典雅,演出非常美。」

    他說明年自己還會來看神韻演出,而且會告訴更多的人來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