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9日 星期五

  • 「鼓槌」唱和《芒籠歌》 預言晉桓玄敗亡

  • 師父保護了我的家

  • 「悟」

  • 體悟把「向內找」模式化阻礙修煉

  • 神跡在人間 —記2018年神韻演出

  • 世界最奇坑洞 年挖700萬克拉鑽石

  • 神韻雪梨第三場再爆滿 政要名流讚嘆

  • 尋獲港裔夫婦遺體 花蓮地震12死277傷5失聯

  • 美中北部周五迎暴雪 500航班提前取消



  • 「鼓槌」唱和《芒籠歌》 預言晉桓玄敗亡


    秋雨

    呂洞賓曾指物化人形點化何仙姑,道家經常屍解成仙,也是指物化成自己的模樣。這種事情在古代是非常普遍的。《續齊諧記》也有類似的記載。

    東晉桓玄時期,在朱雀門下,有兩個通身黑如墨的小男孩,互相一唱一和地唱《芒籠歌》。路邊的小孩跟著唱和的有幾十人。歌說:「芒籠茵,繩縛腹。車無軸,倚孤木。」歌聲非常哀傷淒楚,聽的人都忘記了回家。天已經要黑了,兩個小男孩回到建康縣衙,來到閣樓下,就變成一對漆鼓槌。打鼓的官吏們說:「這鼓槌堆積放置好長時間了,最近常常丟失了而又回來,沒想到它們變成了人!」

    第二年春天桓玄失敗了。說:「車無軸,倚孤木」,是個「桓」字。荊州把桓玄的頭顱送回來,用破敗的竹墊子包裹著,又用草繩捆綁他的屍體,沉到了大江之中,完全像童謠說的那樣。

    「鼓槌」既然能夠預言桓玄的命運,就說明背後一定是有原因的。或許是受到某些原因的指使吧。如果今天的我們能留意一下身邊發生的事情,就會相信一切都是真實的,神原來一直都在我們的身邊,在保護著我們,點化著我們。



    TOP

    師父保護了我的家


    湖南沅江大法弟子

    二零一七年元月十二日上午十點半我有事外出,但是液化氣灶上還燒著開水我忘了關火,直到第二天上午八點半我才回家,到家一看液化氣灶上的火還在燃燒著,只是比我外出時小了一些,而水壺裡的水早已燒乾,整整二十個小時啊!那個水壺底都沒有燒穿,這真的是奇蹟啊!想想都後怕,如果沒有師父保護我的家,後果不堪設想!師父啊謝謝您!謝謝您!

    不明真相的世人啊,快快找真相吧,法輪大法是正法,是偉大的佛法在世間救度眾生,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 善 忍好」,就會得到神佛的保佑,不要聽信中共的謊言,退出邪惡的黨、團、隊組織,做一個有神佛保護的人吧!          



    TOP

    「悟」


    正心

    這麼多年來,有一些同修執著於「悟」高層次的法,帶來了一些很不好的現象,有悟偏的、有悟邪的、有邪悟的、有組織演講亂法的、有因悟偏悟邪而招致牢獄之災迫害的。可見執著於「悟」高層次的法害人不淺,毀人甚多。

    關於「悟」,師父在《轉法輪》的<悟>中講的非常清楚。敬錄其中幾段——

    「我們說的悟不是這個悟。正好是他說我們在個人利益上傻一些,我們講的是這個悟。」[1]

    「其實,我們剛才講的悟,這還是屬於在修煉過程中的這種悟,這和常人中的悟恰恰相反。我們真正指的悟,就是我們在煉功過程中師父講的法,道家師父講的道,在修煉過程中自己遇到的魔難,能不能悟到自己是個修煉人,能不能理解,能不能接受,在修煉過程中能不能遵照這個法去做。」[1]

    「有些人的悟性就是上不來,有的人拿我的這本書隨便勾勾畫畫。」[1]

    「我們所說的根本的悟就是在他有生之年,從修煉一開始,不斷的向上昇華,不斷的去掉人的執著心、各種慾望,功也在不斷的向上長,最後一直走到他修煉的最後一步。德這種物質全部演化成功了,師父給安排的修煉道路走到頭了,在這一瞬間,鎖「啪」一下全部炸開。天目達到了他所在層次中的最高點,看到了他所在層次中的各個空間的真相,各個時空的各種生命體的存在形式,各個時空中的物質存在形式,看到了我們宇宙中的真理。神通大顯,和各種生命體都能夠溝通上。到這一步的時候那還不是一個大覺者嗎?修煉覺悟了的人嗎?翻成古印度話就是佛。」[1]

    「我們講的這個悟,這種根本的悟還是屬於頓悟形式。頓悟是在他有生之年鎖著修的,不知道自己有多高的功,不知道自己煉出的功是什麼形態,根本就沒有任何反應,甚至連自己身體的細胞都是鎖著的,功煉出來都是鎖著的,一直修煉到最後一步才打開。這得是大根器之人才能做的到的,修煉起來是相當苦的。從做好人做起,一味的提高自己的心性,一味的吃苦,一味的往上修,一味的要求心性的提高,卻看不到自己的功。這種人是最難修的,這得必須是大根器之人,修多少年,什麼也不知道。」[1]

    「還有一種悟叫漸悟。一上來很多人都感受到法輪的旋轉,同時我還給大家開天目。有的人因為各種原因,由看不見到將來也會看的見,由看不清會看的清,由不會用到會用,層次在不斷的提高。隨著你心性的提高和各種執著心的放棄,各種功能都在往外出。整個修煉過程的演變,身體的轉化過程,都在你自己能夠看的到或感受的到的情況下,發生著變化。這樣走到最後一步,完全認識到宇宙的真理,層次達到了你應該修煉到的頂點。本體的變化、功能的加持都到了一定成度,逐步的達到了這個目地。這是屬於漸悟。」[1]

    從師父的講法中我理解了「悟」的一些法理:

    一、    大法修煉者當敬師敬法。
    二、    在大法中修煉一定要注重心性的修煉,修心去執,才能同化大法。
    三、    師父怎麼說,我們就怎麼做。作為大法弟子,一定要做好三件事。
    四、    師父在講法中反覆叮囑我們要學好法,修好心,做好三件事。從來沒有在講法中讓我們「悟」什麼高層次的法。所以一旦在思想中生起這種念頭,那一定是魔在鑽人心的空子,應該立刻警覺,滅盡妄念。

    師父關於「悟」的法還有很深的內涵,我只是理解了很淺顯的一點而已。不當之處,請同修們慈悲指正。

    這些年來執著於「悟」高層次的法出問題的同修太多了,請同修珍惜這萬古機緣,不要背離師父的法,不要辜負師父的聖恩。

    [1]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TOP

    體悟把「向內找」模式化阻礙修煉


    美東大法弟子

    「向內找」大法修煉人都知道,但在理解「向內找」的內涵上卻差別很大。比較容易做的就是發現問題了,看看是哪顆心造成的把它去掉,就是向內找了,時間一長,有不少人不自覺中對「向內找」形成了一種強烈的觀念,表現出一種模式化傾向。比如看體會文章就看有沒有「向內找」標題的,談法理認識的那些玄的一概排斥;聽交流的就看「有沒有承認自己哪做錯了」為標準,覺得沒有他要的「向內找」內容就把耳朵堵上了;更多的模式是,一直要等到來了大病業或出了車禍了或出了其它問題了,開始向內找自己什麼心什麼心,然後就覺得提高了;或者乾脆總結出經驗了「在錯誤中找漏」等等。

    當然這是一種修煉方法,也是最容易運用的一種。修煉就是有各種狀態,也是各種層次認識都有,但就像理解同時同地存在的空間一樣,雖然這樣的空間好理解,但宇宙可不是只有這樣的空間形式。到了一定成度,也要擴大對「向內找」內涵的認識。這裡就是想談談這樣一個比較普遍的現象對擴大容量修煉的阻礙。人為的把「向內找」之法寶變成了一種狹隘的模式觀念,這樣的往更高層次上修起來會很辛苦。把「向內找」模式化,這種觀念很特殊,不是什麼壞念,藏在修煉的背後,也是因為符合了其眼見為實容易客觀把握的修煉心態,且往往這樣的簡單模式在修煉的初期確實起到了去表面執著心的作用,所以就更不容易被拿出來重新審視。更困難的是周圍人都會夸其事事向內找,對自己很嚴格呀,自己也很受用。

    但修煉是講不斷的突破,這種思維模式在過去有效過,但在需要向更高層次突破時,在需要一個修煉者各方面都達到標準時,或許就顯出對更高修煉境界的阻礙作用。表現上就是自己會感覺長時間不能突破,對法的認識上停滯不前,五年前和五年後談出的法理交流基本相同。問題循環往復的重複,同時也樂此不疲的內找,最後甚至不能有任何不順利的大小事出現,凡事都要和找出什麼心掛鉤才放心。這種情形其實已是在自己給自己封閉起來的一個空間裡轉圈了,感覺是在精進,可是缺乏在根本上悟道,也就被制約住了。這樣的同修,往往心也很純,確實想修煉,但是思維習慣上很實很沉,容易造成這樣的局限。

    回想我們為什麼能走入大法,歸根到底就是被大法揭示出來的宇宙法理而深深折服。一旦能認識事物的本質,也就不會被表象所迷。修煉不就講悟嘛,往本質上悟,往根本上悟,也是「向內找」呀,是更高層面的「向內找」。現在修煉人,在一起若純粹交流對法理的認識,已是曲高和寡了,會被認為「太玄」、「太抽象」了。談具體的事,越具體越受歡迎,越聽的懂。

    其實,我們所經歷的大多數的魔難,無論總體的或個人的,很多都是因為我們對法本身認識不足造成的,沒有認識到這個法是什麼?修煉是什麼?正法意味著什麼?根本上為什麼要修煉?等等,本來修煉就是玄中事,得正果、功成圓滿在常人看來更是玄之又玄,但真正成熟的修煉人的思維重心就是在不斷的從這個看似實、實則幻的空間脫離出來,轉向常人認為玄的時空,而那個空間卻是最實的。

    真正的大法修煉,一定會自然要多思考人體、生命、宇宙之事,一旦能在什麼是正法修煉上認識深刻,在修煉上就不會輕易的走上某種思維誤區。舊勢力自搞一套干擾正法的說辭就是「我們就會這個」,但如果我們固守著「向內找」的個人定義,不想多費精神的體悟看似很玄很費腦子的修煉玄奧,忙起來更是沒法靜下來思考什麼了,好像也就變成了「就會這個實打實」,這樣久了就形成修煉中的一大關坎。

    《轉法輪》中提到過扁鵲這個大醫學家。史書記載扁鵲曾對其兄弟三人有個評價:「大哥最好,二哥差些,我是三人中最差的一個。」因為「大哥治病,是在病情發作之前,那時候病人自己還不覺得有病,但大哥就下藥剷除了病根,使他的醫術難以被人認可,所以沒有名氣,只是在我們家中被推崇備至。我的二哥治病,是在病初起之時,症狀尚不十分明顯,病人也沒有覺得痛苦,二哥就能藥到病除,使鄉裡人都認為二哥只是治小病很靈。我治病,都是在病情十分嚴重之時,病人痛苦萬分,病人家屬心急如焚。此時,他們看到我在經脈上穿刺,用針放血,或在患處敷以毒藥以毒攻毒,或動大手術直指病灶,使重病人病情得到緩解或很快治癒,所以我名聞天下。」

    其實,修煉也很有類似。真正在法理上向內找的很深的,能在法上修的,一般都沒有什麼波瀾起伏,一種平穩的修煉狀態,只是交流起來具有很強的洞察力。因為事的發生,都是要你明白那個理悟上來而動的,你都預先明白了,那個事也就化了。同理,很震撼人的是那些闖生死關的修煉故事,寫出來曲折、生動,能引起共鳴。這些都是修煉,一個人的修煉要完全沒有被動修、事後修也不可能,但是若我們能更多的增加主動修、主動悟的因素,在法理上思考後提前認識到,或許很多事在你不知道的情況下就化掉了。習慣眼見為實的就會覺得這也太玄了,可是思維常常在法上悟的就會覺得這是最基本的對法的正信了。

    同樣是「向內找」,帶著觀念和不帶觀念就會有不同的認識。比如上面提到現象,這個人一聽到別人沒有向內找內容的發言,就關起耳朵,認為是耽誤時間。但若能在法上「向內找」,而不是事上「向內找」,就會發現,面對不符合自己口味的,不正是幫自己修出包容心與博大胸懷的機會,真能不動心,謙卑的調整心態,那就一定能聽到來自不同天體的生命在大法修煉中展現出的特點與閃光點,這個法太大了,你會對修煉人都在迷中苦苦追尋真理大道而生出敬意,修出這樣的慈悲善念不好嘛。相反關起耳朵,實際也就給自己的修煉箍上了個框,真正在浪費的,是其本人該提高而沒有悟到的寶貴修煉機緣,不知又要花多少時間來彌補這一缺失。

     



    TOP

    神跡在人間 —記2018年神韻演出


    今昭

    時常聽到有朋友問「神韻到底神在哪裡?怎麼個神法?」 筆者恰好於近日有幸觀看了新鮮出爐的2018年神韻演出,試就幾個方面討論一下神韻演出的神奇之處,掛一漏萬,權作拋磚引玉之用。

    神韻之神,在服裝的配色明麗生動、大膽而不俗氣。不僅如此,仿佛構成顏色的每個粒子都比尋常質地更加細膩精湛。先不說漢服宮廷舞裡絳紫和嫣紅的端正,也不提手絹舞裡淡紫加水綠的清新,單是大清格格的旗裝:翠綠同黃櫨色並用,佩戴梅紅手絹。這樣反差鮮明的對比色一般絕不敢輕用,但放在神韻的舞台上卻出奇的別致,沉穩中仍帶生氣,倒叫人想起「一年好景君須記,最是橙黃橘綠時」的古詩來。

    還有「笑說書院」裡清一色的月白儒服,我幾乎是脫口而出「青青子衿」這四字。原本只活在古書故典中的人物,被這般鮮活的立體、還原出來。在你面前嬉鬧的,彷佛就是草長鶯飛的二月,散學歸來「忙趁東風放紙鳶」的孩童,又像是當年暮春沂水邊,在孔子面前坦言平生志向是「風乎舞雩,詠而歸」的曾皙。

    神韻之神,在背景的動態天幕。開場的第一個節目,主佛光耀無際、開創寰宇。天幕綻開無限燦爛穹宇的星空,流光溢彩、殊勝無邊。更妙的是天幕的色彩亦與演員服飾的顏色相得益彰:女子的水袖舞,粉袖綠裙,與背景的綠柳荷花遙相呼應,好一幅「花燃柳臥」的姿態。右上角更旁逸斜出一枝燦若錦繡的粉紅花朵,不知是桃是杏。我本自琢磨:荷花與這桃杏一春一夏,怎的竟並存於一幀畫面中?想來天上宮闕,不分人間寒暑。更有民間舞的歡快,湛藍天空上一輪明月高懸映照九州。仕女們藍衣橘裳、手持團扇,映襯著天上的滿月,是中國人文化深處對團圓、圓滿的憧憬希求。

    神韻之神,還在現場演奏的中西合璧的樂隊。整場演出中琵琶的運用可謂是先聲奪人。無論是展現閨閣女子的溫柔典雅,還是渲染沙場鏖戰的慘烈激盪,都離不開這古老華夏的金石玉音。二胡與鋼琴的合奏更是盪氣迴腸、催人淚下:僅憑著兩根弦,便展現出對故國古風無數深遠的懷想和憂思。

    神韻之神,在乎她融合了眾多藝術門類的手法及表達方式。作為神韻「當行本色」的中國古典舞自是絕無話說:男女演員們各種旋轉、跳躍、翻騰可謂登峰造極:空翻、大跳、探海翻身、倒踢紫金冠......不時博得滿堂喝彩。以劇情為中心的舞劇中則經常糅合武打、戲劇的成分。譬如今年的節目「寒窯」,就直接來自薛仁貴和王寶釧的故事。「少年子弟江湖老,紅粉佳人兩鬢斑。三姐不信菱花照,不似當年彩樓前。」 而神韻取其精華,更加突出「忠貞」二字的內涵。京劇原作「武家坡」一折,更著重表現薛平貴要試探妻子清白的忐忑和之後王寶釧略顯強勢的「請封」,而在「寒窯」的結尾裡,薛平貴將貼身的披肩脫下,為等待自己十八年的妻子親手披上。僅這一個動作便將夫妻間的恩義深重展現得淋漓盡致。

    而在反映當代社會現實的幾個節目中,觀眾又能看出西方話劇的表現手法。帶團參觀寺廟的導遊旗幟一揮,遊客們像被施了咒般魚貫湧入;現代化的大城市裡,片刻離不開手機的都市人連走路都要埋頭俯首,整齊劃一的姿態步伐活似監獄裡被強制勞動的犯人。誇張的動作,更加深了反諷的意味。

    神韻之神,在她之於中國文化的重要意義。神韻所努力要復甦的,是一個於世界而言神秘美好,卻又失落已久的東方古國。創世主帶領一眾天神下凡,鋪墊了五千年燦爛的中國神傳文化。天宮仙子和大唐仕女們的舞蹈從上至下一脈貫穿,只是天界更加純淨輕盈,而人間則多了人的情味與韻律。大唐太宗的軍陣裡,李字旗迎風招展;更有燈光全滅後的鼓聲,彷佛暗夜裡即將噴薄而出的燦爛朝陽......

    不只如此,神韻的許多節目都令人聯想到中國文化裡的具體意象。「異域學藝」中的現代人,掉入懸崖下的山洞,動態天幕隨之打出他走入山洞後的移步換景、光線變化:「初極狹,才通人。復行數十步,豁然開朗。」這一幕豈不是「桃花源」的現代穿越版?取材於《西遊記》的「除妖烏雞國」,則借真假國王之分影射了中共政權竄據神位的當今亂象。這個夜晚,觀眾們屏氣凝神,目睹傾聽了古老中國的色彩聲音。正如有觀眾在採訪裡講到的:「共產政權沒有了之後,中國會是好地方」、「中國文化如河水般源遠流長,我願逆流而上追溯其源頭」,那是在1949年之前,一個沒有馬恩斯列毛、文革和六四的中國;那是一個秉承著悠久歷史和文化的真正的神州大地。

    神韻之神,更在於她精神信仰層面的內涵。仰賴神佛的庇護,人卻總於無知中造業沉淪。節目「覺醒」中,長年征戰的將軍心生惻隱。黑暗中,老和尚一盞明燈指引方向。「惟憐一燈影,萬裡眼中明」, 佛光普照如同溫泉澆灌,祛滅萬世寒涼。石窟中,金身塑就的菩薩從金色蓮花盤上翩然而下,啟迪業債滿身之人的善念。救贖之道,正在其中:遁入空門,不是結束,而是開始;不是萬念俱灰的逃避遁世,而是對生命真我的返本歸真。

    同樣,當女高音那樣哀婉而深沉的唱出「人世是迷」一句時,那一刻,仿佛所有生命都在傾聽她悵惘的嘆息;整個宇宙,都在感慨這失落恆久的宿命。「試問禪關,參求無數;磨磚作鏡,積雪為糧」,豈不都被「人世是迷」這簡簡單單的四字道盡?天幕的背景是萬裡長城蒼綠,女歌唱家著深茜色禮服,如一枝老梅橫絕在萬裡晴空之上;又似長天一雁,於千丈冰崖處,俯瞰這紅塵滾滾、慾海無邊。

    最後表現法輪功學員反迫害的節目將整場演出推向最高潮。道德敗壞的亂世,洪水淹沒了大地。主佛的慈悲救下了善念仍存的眾生。金光照耀寰宇,法輪遍布天地。正如觀眾在採訪中講到的:「信仰與生命緊密相連,這是無法被打敗的。將來不會,現在也沒有」、「她比任何力量都強大,她終究會勝利。」

    講起神韻的神奇之處,真是費盡筆墨也難以描摹其萬一。「宏大輝煌,又鉅細無遺」,讀者閱文至此,何不趕快買票,去親自見證一下這神跡在人間的展現呢?



    TOP

    世界最奇坑洞 年挖700萬克拉鑽石



    戴維克鑽石礦位於北極圈以南220公裡,被稱為「世界上最神奇的坑洞之一」,年產鑽石量約為600-700萬克拉。1991年在加拿大西北地區首次發現鑽石,引發了加拿大史上最大的礦產勘探熱潮。成功確定戴維克勘探靶區則是在1993年,露天開採始於2003年,至今已生產鑽石超過1億克拉。

    該礦由戴維克鑽石礦業股份有限公司(力拓全資子公司)與統領鑽石公司(被華盛頓公司收購)共同組建,雙方分別持股60%和40%。目前礦山計劃生產持續到2025年。

    戴維克礦產品主要以大顆白色的寶石級鑽石為主。鑽石原石在黃刀鎮(Yellowknife)經過清理和分類後,開始市場營銷之旅。周大福是戴維克鑽石在中國的特選鑽石商。

    礦山全年補給靠一條全長353公裡的「冰路」運輸,這條路的87%建在冰封的湖面上。每年只有2月和3月兩個月運營,平均年耗費成本2000萬加元。2017年,冰路為戴維克運送3306批次(110,900噸)。礦區7.6%的電力來自戴維克風電場——這是全球應用大規模風力柴油混合動力設施的最北站點,共有4台2.3兆瓦機組。風電場自2012年10月起向礦山電網供電,每年減少柴油使用量近500萬升。 礦區所在地是全世界最敏感的生態系統之一,礦區對水、空氣、植物、野生動物所可能產生的潛在影響都經過評估。「傳統知識專家組」根據當地傳承數世紀的知識,對閉礦及其後的整治方案提供建議。



    TOP

    神韻雪梨第三場再爆滿 政要名流讚嘆



    2018年2月8日晚,神韻國際藝術團在雪梨Lyric劇院的第三場演出再度爆滿,神韻猶如盛夏的雪梨一般火熱,吸引了許多當地政要和名流入場觀看。他們感佩神韻演出博大精深的精神內涵,驚嘆神韻藝術家們高超精湛的技藝。

    已是神韻忠實觀眾的新州上議員Fred Nile不僅自己追看神韻三年,他還邀請新州議會所有議員觀賞。「我已向150名議員發出邀請。」他說。

    音樂家Nestor Palma說,演出顛覆了自己的認知,美得像來自天上。澳洲著名品牌創始人驚嘆自己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演出。二胡獨奏令台灣外交官形容為「令人『肝腸寸斷』的境界,非常優美」。

    新州上議員連年追神韻 並邀同僚共賞

    新州上議員、基督教民主黨領袖Fred Nile今年已是第三次觀看神韻,他說,自己連續三年追看神韻,是因為神韻展現了中國傳統文化的精粹,並「通過美麗的中國古典舞,把我們帶回到歷史中去,回到從前。」

    在當今物慾橫流的世界,Nile感到神韻尤為可貴,「她向社會展示了另一種內涵。物慾(唯物主義)不會帶來成功或幸福,但有些人卻在執著追求,然後他們會赫然發現很空虛。因此人需要有信仰。」

    Nile還表示從演出中看到了神韻蘊含的深刻內涵,人類的起源。演出開篇展現眾神下世開創中華文明,他說:「演出以這種方式來表現神創造了天地。造物主創造了天與地,演出表現了這一點。」

    他還對演出中演員們高超的技藝讚不絕口,「他們的技藝無與倫比。他們訓練有素,完美無瑕。我完全挑不出任何瑕疵。」

    Nile說,自己已向新州議會的所有議員發出了150個邀請,「我希望他們能有很多人都來看演出」。

    台灣駐外官員:展現了精神層面的內涵

    台灣駐雪梨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蔣嘉一副處長攜同夫人觀看神韻演出後表示:「演出非常精彩,最好的是把精神層面的內涵都表現出來了。」

    獲悉神韻五個演出團正在全世界範圍內巡迴演出後,蔣嘉一表示這樣做非常有意義,可用「言簡意賅」四個字來表達,並進一步解釋:「神韻推廣的過程中已經達到了『信達雅』的味道。第一忠於我們的歷史,第二表達得很徹底,第三他們的動作非常新穎。把我們的文化底蘊都飄在天空中,我覺得非常好。『信達雅』表現得非常好。」

    神韻演出透過原創的高科技動態天幕,為觀眾呈現天人合一的景象,拓展舞台的時空,令外交官蔣嘉一尤為驚嘆:「這是一個最大的突破,神韻把動態天幕跟真實的世界搭配在一起,搭配得天衣無縫。我是第一次看到。後面的背景和前面想表達的意境完全融合在一起,分秒不差,拿捏得非常好。」他強調:「在瞬間,演員的配合到了天衣無縫的地步。」

    蔣嘉一也特別欣賞中西樂器合璧的神韻音樂,他表示中國樂器好多是絲竹音樂比較柔和,而西洋樂器比如法國號那個力道在裡面,有它的優點,這樣合起來也把握了中國音樂的精神。

    他對神韻二胡演奏家的造詣尤為青睞,他說:「聽起來,讓人回味無窮。」並形容演奏已經達到「令人『肝腸寸斷』的境界,非常優美,優美到把你文化的思念統統拉出來。我覺得在國外這樣演,把海外遊子的心聲都拉出來了,令人非常感動,非常感動。」

    他還表示:「神韻把想表達的那種精神明明白白地展示出來了,這是很成功的、很成功的。」

    蔣嘉一強調,中國傳統文化海納百川極具包容性,「不管遭遇多大的暴力,所有的東西都會存在,那種包容不是用力量可以解決的。漢朝、唐朝、邊疆民族、苗族,所有文化都表現一個包容。」

    澳洲品牌創始人:美極了 非常賞心悅目

    澳洲著名化妝品公司創始人、執行總裁Ian Turner觀看演出後表示:「演出簡直美極了,非常賞心悅目。我非常驚訝女演員們的款步輕移,她們行走如此之快,像是在滑行,很飄逸。我從來沒見過,令人著迷。」

    他還讚不絕口地說:「我喜歡神韻的服飾,太喜歡女演員的長袖飛舞了,這真是很奇妙的,或伸展或捲曲,所有的一切都組合得非常好。」

    他還感嘆動態天幕極具智慧,「背景天幕與舞蹈演員的相互作用真是妙不可言,太有智慧了,演員從背景天幕下來,並會突然出現在舞台上。演出中所有的設計都很巧妙,非常值得觀看。」

    Turner還表示,從神韻演出中了解到了中國悠久的文化和歷史,「演出展現了很多朝代,回溯到兩千年前,看到他們用不同方式呈現這些歷史,真的很吸引人。我看到了這些中國文化,並開始理解一點。中國正在成為我們世界的很大一部分。我們真的需要了解它。」

    Turner也非常喜歡神韻藝術團樂團的音樂,「完美融合了中西方的音樂,指揮很有激情。我們真的很享受這個演出。」

    最後他表示,「演出帶給我非常獨特、非常新鮮的體驗。我覺得非常值得來觀賞這個演出。」

    音樂家:音樂美得不可思議 像來自天上

    音樂家Nestor Palma被神韻頂級的音樂造詣所震撼:「音樂美得不可思議,像來自天上。」「神韻音樂感人至深,觸動心弦。與舞蹈配合在一起渾然天成,非常流暢」,Palma讚嘆地說,「整場演出氣勢恢宏。」

    Palma是彈奏拉丁音樂的專業鋼琴家,雖然閱歷無數,但今晚的神韻演出著實帶給他無限驚喜。「令我驚訝的是,不僅音樂和舞蹈完美融合,與背景的動態天幕也協調一致,完全令我傾倒,顛覆了我的認知。真是與眾不同,棒極了。」

    Palma不僅對神韻音樂讚不絕口,對歌唱家的功力更是佩服得五體投地。他說:「男高音的歌聲令我深深陶醉,我沒想到他的聲音竟然如此洪亮,妙不可言。我要祝賀他,他非常傑出。」

    今天是Palma第一次觀看神韻,動態背景天幕也令他大開眼界:「舞台後面的高科技天幕與精美的舞蹈配合得完美無瑕,我太喜愛了,引人入勝。」

    「我太喜歡這場演出了,沒想到會如此愉悅人心,精彩紛呈。」

    從神韻特有的東西方樂器合璧的樂團中,Palma領悟到:「一切都必須協調,一切都要融合在一起。我們是地球上的一體,人類應該相互融合,和平共處。」

    懷著激動的心情欣賞完神韻演出,Palma很想對神韻藝術家說:「祝賀你們,你們正在實現你們的夢想。你們出類拔萃!」「我很想再來看一次,我會把神韻推薦給所有人。」



    TOP

    尋獲港裔夫婦遺體 花蓮地震12死277傷5失聯



    台灣花蓮地震,受困於雲門翠堤大樓的加拿大籍港裔夫婦蘇煒禧及蕭敏渝,2月9日下午被搜救人員發現,但已經罹難,兩人相擁環抱。搜救人員徒手挖掘,保持遺體完整並先後抬出。

    台灣花蓮2月6日深夜發生規模6.0強震,包括統帥飯店、雲門翠堤大樓等多處建築物傾斜或倒塌,目前已造成12人死亡、277人受傷,還有5人失聯。

    據中央社報導,9日上午在雲門翠堤大樓213室深度2公尺處偵測到生命徵象,搜救人員在3樓挖開一個30公分乘30公分的開口處,進入搜救。

    中午近1時許,新北市搜救人員在加拿大籍港裔夫妻蘇煒禧、蕭敏渝入住的漂亮生活旅店213號房發現一隻小腿後,開始逐步挖掘。

    消防署特種搜救隊長梁國偉表示,在雲門翠堤漂亮生活旅店213房搜救時,搜救人員在中午12時50分發現第一名受困者,下午2時6分再發現第二名受困者,當時還請醫師入內評估受困者的生命狀況。

    桃園市政府消防局特搜隊小隊長游志源表示,救難人員發現蘇煒禧及蕭敏渝兩位罹難者,兩人相擁環抱一起,這一幕讓救難人員看了不捨鼻酸。

    游志源表示,由於有一橫樑壓在兩人遺體上,搜救隊會同內政部消防署特搜單位通力合作,先固定橫樑,再以大批人力進行徒手挖掘方式,將罹難者遺體保持在完整的狀態下挖掘送出。

    消防署長陳文龍表示,蘇煒禧、蕭敏渝二人確定罹難,下午3時29分時將蕭敏渝遺體移出現場,3時38分移出蘇煒禧遺體,送至殯儀館。

    花蓮地震,搜救工作超過64小時,多個縣市消防特搜人員立即投入搜救工作,搜救人員長時間地毯式冒險深入搜索,再利用先進救災儀器輔助,救出部分受困民眾。

    雲門翠堤大樓的漂亮生活旅店目前仍有5人下落不明,目前聚焦在5名中國大陸籍旅客(楊捷、丁文昌、丁守慧、何鳳華、楊浩然)居住的201室。

    中央氣象局地震測報中心觀測,9日上午10時14分,花蓮近海發生芮氏規模4.6地震,屬於6日花蓮強震後的餘震,到上午11時,有感餘震次數已達261個,其中規模4以上的有35個。

    地震測報中心提醒,未來兩週可能還會有規模5以上的餘震發生,提醒民眾隨時留意自身安全。



    TOP

    美中北部周五迎暴雪 500航班提前取消



    一場冬季暴風雪周四(8日)晚和周五(9日)將襲擊美國中北部地區,尤其是芝加哥和底特律,雪深將達1英尺。目前,全美已有500多航班被提前取消。

    《今日美國》報導,由於芝加哥和底特律有大量航班被取消,這將進一步波及全美,使未來一到兩天或有更多航班面臨延誤、更改或取消的可能。

    從周四開始,自蒙大拿州到密西根州,冬季暴風雪預警系統已經啟動。

    芝加哥在周四晚就將迎來大雪,但雪量最大及對交通構成最大威脅的時刻將在周五上午。大雪預計將持續到周五晚。

    屆時,暴雪還將覆蓋和影響80、90和94號州際公路及附近的街區和道路。

    美國國家氣象局說,暴雪將使這兩天的出行「變得困難或根本無法出行」。

    雪量最大的地區將出現在伊利諾州北部至密西根州南部的狹長地段。

    周五晚,俄亥俄州、賓夕法尼亞州西部和紐約州西部,也將降雪。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