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18日 星期五

  • 《共產主義黑皮書》:大饑荒

  • 張嵩除惡龍 子孫封刺史

  • 順應天理而行才是人間正道

  • 去除私 擺正修煉與工作和生活的關係

  • 跪拜師父救度之恩

  • 修大法使我脫胎換骨

  • 信師信法在大法中歸正

  • 法輪功學員參加多倫多北美健康展

  • 法國總統辦公室:總統非常重視宗教和信仰自由

  • 天文新發現:宇宙初期的恆星形成

  • 天文學家繪製最精細獵戶座A分子雲

  • 夏威夷火山大爆發 民眾不要命爭拍

  • 伊波拉病毒蔓延剛果 世衛通報已25死

  • 洪水侵襲哥國水壩致數萬人疏散 場面驚險

  • 神韻英國伯明罕大爆滿 「跟法輪大法產生共鳴」

  • 風雨17年 三姐弟堅持在德科隆大教堂前講真相

  • 最新研究:東南亞首批農民4500年前來自中國

  • 黑狗營救被困獨木舟的狗同伴



  • 《共產主義黑皮書》:大饑荒


    尼古拉‧韋爾特(Nicolas Werth)

    《共產主義黑皮書》第一部分 蘇聯的暴力、鎮壓和恐怖(34)


    (編者按:《共產主義黑皮書》依據原始檔案資料,系統地詳述了共產主義在世界各地製造的「罪行、恐怖和鎮壓」。本書1997年在法國首度出版後,震撼歐美,被譽為是對「一個世紀以來共產主義專制的真正裡程碑式的總結」。大紀元和博大出版社獲得本書原著出版方簽約授權,翻譯和發行中文全譯本。大紀元網站率先連載,以饗讀者。文章標題為編者所加。)

    8. 大饑荒

    1932年至1933年的大饑荒,一直被公認為是蘇聯歷史上最黑暗的時期之一。根據現今可得的無可辯駁的證據,有超過600萬人死於這場饑荒。然而,和俄國在沙皇治下不定期遭遇的一系列饑荒不同,這場災難是新體制直接導致的後果。在此問題上反對史達林的布爾什維克領導人尼古拉.布哈林,將該體制形容為是對農民的「軍事和封建剝削」。饑荒是可怕的社會退步的一個悲劇性例證。這種退步伴隨著通過20世紀20年代末強制集體化對農村發起的攻擊。

    1921年至1922年的饑荒,蘇聯當局還表示承認,甚至在國際社會的幫助下試圖糾正。與此不同,1932年至1933年的饑荒卻一直被該政權否認。國外極少數的聲音曾試圖喚起人們對這一悲劇的關注,也被蘇聯的宣傳所消音。蘇聯當局得到了一些言論的背書,比如法國參議員、激進黨領導人愛德華.赫裡歐(Edouard Herriot)的言論。他於1933年遍走烏克蘭,回國後即告訴世界,烏克蘭滿是「令人讚嘆的灌溉耕地和集體農場」,促成了「絕佳的收成」。他總結說:「我穿越了整個烏克蘭。我可以向你們保證,整個國家猶如一座盛開著花的花園。」如此的視而不見,是格別烏為外賓們上演的一出「精彩」作秀的結果。他們的行程僅包括集體農場和模型兒童花園。這種視而不見或許也因政治考量而加劇,尤其是法國領導人希望不損害與蘇聯就德國達成的共識。當時,隨著阿道夫.希特勒的掌權,德國變成了一種威脅。

    儘管如此,德國和義大利的一些高級政治人物,仍掌握了關於蘇聯面臨的災難之規模的極準確信息。在哈爾科夫、敖德薩和新羅西斯克(Novorossiisk)發表的來自義大利外交官的報告,近來由義大利歷史學家安德烈.格拉齊奧西(Andrea Graziosi)發現並出版。其內容顯示,墨索裡尼曾非常仔細地閱讀這樣的文本,充分了解當時的情況,但並未將其用於反共宣傳上。相反,義大利和蘇聯卻簽署了一項重要的貿易協定,以及《友好和互不侵犯條約》,這成為1933年夏季的一個標誌。大饑荒的真相遭到否認,成了被供奉在「國家理由」(reasons of state)祭壇上的祭品。長期以來,僅通過烏克蘭流亡者組織發布的發行量很少的小冊子,而為人所知。直到上世紀80年代後半期,西方史學家和前蘇聯一些研究者出版了一系列作品之後,真相才廣為人知。

    為了了解1932年至1933年的饑荒,至關重要的是,要把蘇聯國家與農民之間關係所處的背景,理解為是農村強制集體化的結果。在新集體化的地區,集體農場發揮著戰略性作用。其部分作用是通過越來越多地染指集體收成,來確保實現對國家固定的農產品供應。每年秋季,政府的征糧運動就會變成國家與農民之間的一種較量。農民們拚命想留下足夠的收成,來滿足自己的需求。簡單地說,徵用就是對農民生存的威脅。一個地區的土地越肥沃,國家索要的份額就越大。1930年,國家拿走了烏克蘭30%的農產品,從北高加索富饒的庫班平原拿走38%,從哈薩克斯坦則拿走33%的收成。1931年,收成大幅減少,在上述同樣地區徵收的百分比卻分別為41.5%、47%和39.5%。拿走如此規模的農產品導致生產周期陷入完全混亂之中。以往在新經濟政策下,農民出售總產量的15%至20%,留下12%至15%用於播種,25%至39%用於餵牛,其餘則供自己消費。農民與地方當局之間的衝突是不可避免的。前者決定採取一切可能的手段保留部分收成;後者必須不惜一切代價,執行一項看起來越來越不切實際的計劃。該計劃在1932年尤其如此,當時政府徵收目標比前一年高出32%。

    1932年的徵收運動起步非常緩慢。打穀一開始,集體農場的農民就嘗試每晚藏匿或偷走部分收成。一種消極的抵抗運動成形了,並因幾乎一切有關人員之間的默契而得以強化。這些人包括集體農場的工人、民兵、會計師、農場經理(其中很多人本身就是農民工,直到臨近此時獲得晉升),甚至是地方黨委書記。為了徵收想要的糧食,中央當局不得不派出新的突擊部隊。這些部隊是從城裡的共產黨員和共青團員中招募的。

    以下是中央執行委員會一名指導員寫給其上級的報告,講述了關於他在伏爾加河下游產糧區的任務,讓人感受到此時農村的戰爭氣氛:

    「幾乎任何人都在進行逮捕和搜查:農村蘇維埃成員、任何從城裡派來的人、突擊部隊和任何有時間和精力的共青團團員。今年,所有農民中已有12%的人受審,不包括被放逐的富農、被罰款的農民等。根據以往地區檢察官的計算,在過去一年裡,全國成年人口的15%成為這種或那種鎮壓的受害者。如果加上上月約800名農民被逐出集體農場的事實,你就可了解這種政府鎮壓的規模……大規模鎮壓在有些情況下是合理的。如果我們不考慮這些情況,我們就必須承認,每當鎮壓措施越過一定門檻時,其有效性必然會降低,因為實施這些措施確實變得不可能了……監獄全部爆滿。巴拉切沃(Balachevo)監獄的人數是它最初打算容納的5倍以上。有610人被塞進伊蘭(Elan)小小的地區監獄。上個月,巴拉切沃監獄把78名囚犯送回了伊蘭,其中48人還不到10歲。21人被立即釋放。他們使用的唯一方法就是強迫。為了顯示這種方法是多麼的瘋狂,我將談談關於這裡個體農民的事,他們只是想成為優秀的農民。

    「這是農民正如何受害的一個例子:在莫蒂西(Mortsy),一名實際上完成其定額的農民來見區執行委員會主席弗米喬夫(Fomichev)同志,要求被放逐到北方,因為正如他所解釋的,『在這些條件下沒有人能活下去。』我聽說了另一個類似的例子,來自亞歷山德羅夫(Aleksandrov)農村蘇維埃的16名農民都簽署了一份請願書,也要求將他們驅逐出該地區……總之,暴力似乎成了現在唯一的思維方式。我們總是『攻擊』一切。我們『開始猛攻』收成、貸款等。一切都是攻擊;我們整夜『攻擊』,從晚上9點或10點一直到黎明。每個人都遭到攻擊:突擊部隊找來每個沒有履行義務的人,並『說服』他,使用的是你能想像的一切手段。他們攻擊其名單上的每個人, 就這樣夜復一夜地進行著。」#(待續)



    TOP

    張嵩除惡龍 子孫封刺史


    唐文

    人做了好事子孫會得到好處,我們稱之為「祖上陰德」。在中國古代有祖上做了大好事,而子孫直接得到封賞的做官的,也就是人們常說的世襲。

    北庭西北的沙州,有一條河叫黑河。河水常泛濫,沖毀房舍,淹沒原野。那些在北庭沙州做官的,都要先準備供品,到河邊認真祭祀禱告一番,然後才能審理政事。不然就會淫雨連連,一下就是幾個月,或者大水猛漲,沖淹城邑,那麼百姓就要遭受洪澇之災。

    唐開元年中,南陽張嵩奉詔到北庭做都護。他拿著符印來到北庭境內,並且召集到郊外迎接他的官吏們詢問此事。有的說:「黑河裡有一條大龍,專愛吃羊、牛、狗、豬什麼的,所以它往往興風作浪漂在水上,眼睜睜地看著人們是怎樣在河邊祭祀。我知道已經很久了。」張嵩於是就命令準備祭祀用的牛羊豬狗,在河邊布置宴席,秘密召集左右人等,手執弓箭埋伏在兩側。張嵩率領著僚屬們排列在河岸上,恭恭敬敬,認真地等著。不多時,有一條一百尺左右的龍從水中躍出水面,又迅速地來到河岸上。它的目光像火,射向岸上的人們。離人還有大約幾十步遠的時候,張嵩就命令弓箭手們 把弓拉滿等候在那裡。然後,那龍果然來到宴席前,它的身體漸漸變短,身長只有幾尺。它正要吃還未來得及吃的時候,張嵩命令開弓放箭。一時間萬箭齊發,而龍無法抵禦,中箭而死。龍死後,裡中人都來觀看,譁然若市。張嵩為自己為民除害而高興,就把死龍獻給了皇上。皇上表揚他做事果斷,他的子孫世襲為沙州刺史。



    TOP

    順應天理而行才是人間正道


    銘刻

    《封神演義》中的姜子牙四十歲進山修道,七十歲奉師命下山保周滅商,代為師父封神。論神通,不如師兄申公豹,頭割下來,天上打個轉還能回來安上;看年齡,已經白髮蒼蒼,按正常思維,很難完成師命。但是姜子牙相信天命所歸,商滅周興是必然,姜子牙順應天理興兵滅商,儘管一路障礙重重,三十六路兵馬的阻礙,誅仙陣、萬仙陣看似險惡萬分,但順應天意,正神都紛紛下世幫助姜子牙破陣成功。

    順應天意而行,姜子牙成就興周滅商、助師封神的豐功偉績;商紂王逆天意而行,最終落得個摘星樓自焚的悲慘結局。

    1992年5月,在人類道德走向極其敗壞之時,法輪功順應天象的變化,剛開始以氣功的形式傳出,叫人們有一個認識過程;等到修者日眾,認識上昇華之後,明確指出法輪功不同於一般意義上的氣功,是佛家高層次修煉大法,叫法輪修煉大法,以宇宙特性真、善、忍為指導,修的最快最方便最捷徑了。傳出的目的使修煉者得到圓滿,同時能使不修煉的常人有真、善、忍心法的指導,明明白白做一個好人,提升整體社會的道德水準,在新舊宇宙的交替中免於淘汰的危險,生命進入新宇宙,成為新宇宙的生命。

    在中共邪靈與當時的中共總書記江澤民選擇迫害法輪功後,法輪功學員秉承神佛的旨意,勇敢的站出來講真相,用傳統文化與世間正理,破除中共的謊言,喚醒世人的正念與良知,善待法輪功學員,善待大法與大法師父,為生命贖回一個美好的未來。

    上天有好生之德,天要滅中共是天意,為了挽救被中共謊言毒害了的眾生,上天也在示警,把天意顯現人間。2002年6月,貴州省平塘縣掌布鄉驚現距今2.7 億年的「藏字石」,五百年前崩裂的巨石斷面內驚現六個排列整齊的大字「中國共產黨亡」,其中那個「亡」字特別的大。這就是天意在人間的顯現。

    配合這個天象,2004年11月底,海外的大紀元網站連載了給中共蓋棺定論的奇書《九評共產黨》,系統闡述了共產黨的邪惡本質,並由此引發了勢不可擋的全球退黨、退團、退隊——「三退」大潮。現在三退人數已經達到了三億多。2017年11月底,海外的大紀元網站再次連載了揭露共產主義毀滅人類罪惡本質的奇書《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中國篇》。

    國外沒有對法輪功的迫害,海外的法輪功學員堂堂正正的站出來講真相,或在人多的地方放真相展覽、發資料、勸退黨;或組建天國樂團,參加遊行與各種集會,展現大法的美好;或成立退黨服務中心,或往國內撥打真相電話;還有海外法輪功學員組成的神韻藝術團全球巡演,以純善純美的藝術形式啟悟人的正念與良知等。

    國內因為有中共邪黨的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只能採取不暴露身份發資料、撥打真相電話、郵寄真相信等方式,有的法輪功學員直接面對面講真相;為了更進一步使公、檢、法、司人員明白真相,2016年5月,法輪功學員實名郵寄起訴江澤民的起訴狀。

    法輪功真相能救人,但救人的方式都是常人形式的,一點也沒有超常的表現。就看人怎樣對待。

    順應天理與天意,選擇了解真相,明白真相,做出選擇,甚至參與到救人的行列中來,就是今天人間的正道,這是為自己以及子孫後代選擇未來的好機緣,真的是萬古不遇的機緣。

    希望還在被中共謊言迷惑的是非不清的中國人,能順應天意,有機會觀看神韻現場演出的,一定要排除阻力現場觀看;有機會在海外聽聞真相的一定要勇敢的作出選擇。大陸的中國人,接到真相電話的,請認真的聽一聽真相,明白真正的道理再做選擇;遇到真相上門的,請不要拒絕,捧回家認真的閱讀思考再作選擇;正在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或者身在迫害法輪功的邪惡部門裡的,請善待法輪功學員,作出良心的選擇,這就是順應天理而為的人間正道。

    相反,拒絕真相,在中共謊言的迷惑下,繼續迫害法輪功的,就是逆天意而行,自取滅亡之道。天滅中共的大劫難真的到來之時,就是生命痛悔之時!



    TOP

    去除私 擺正修煉與工作和生活的關係


    同真

    大法弟子在迫害中已經走過了十九年了,十九年來,隨著正法形勢的推進和大法弟子講真相、正念除惡,邪惡被銷毀的越來越多了,再發起像迫害初期那樣大面積的行惡是不可能的了。然而,此時很多大法弟子卻變的消沉了,甚至修煉初期能過去的關現在卻過不去了。當年面對邪惡監獄、勞教所的殘酷迫害都能走過來,現在卻在家庭或工作的瑣事中長期過不去,到底是什麼原因造成的這種狀況呢?

    這幾年看到周圍同修出現的上述情況,很多都是擺不正工作、生活、修煉的關係造成的。作為大法弟子在修煉中、證實法中、日常生活中,能夠「取中」是非常重要的。剛得法時,覺得大法太好了,常人的一切都不重要了,全心全意的投入修煉,但是有一點,只要干擾學法、干擾修煉,甚至是在常人中應該承擔的工作與家庭責任而耽誤的時間都不願意了,理由是占用了修煉的時間、讓同修們聽起來自己是把修煉放在了十分重要的位置,其實細挖一下思想深處的根,是骨子裡的「私」沒有去掉。

    很多魔難也是不能「取中」造成的,換句話說,就是不能正確理解師父講的法、骨子裡的「私」沒有去掉造成的。九九年七二零後,很多同修走出來上訪、證實法,留下了可歌可泣的衛法護法的壯舉,有的同修講:法正不過來就不離開北京,還有的同修把房子賣掉住在北京,等法正過來才回去。當時的這些認識,我們不能說同修認識的不對,但是,我們冷靜下來好好學學法、好好挖挖根、去去執著,我們會發現,我們的路可以走的更正。

    師父講:「你們今天所做的一切就是未來參照的實踐,既做著常人的工作又能修煉。你們要走極端,你們就會破壞這條路,所以不能走極端。你就只管堂堂正正的在社會上做好你應該做的,再去修煉,就完全可以達到修煉人應該達到的標準、可以圓滿的標準,因為未來人就是這樣一條路。未來人類社會是沒有宗教的,人都是社會中的一份子,人們參與著這個社會中的一切,也許學生學的課本就貫穿著人這層法的法理與高層內涵。所以在這次正法中使人能夠成神,這可不是人這一個層次中的變化,它是牽扯到整個宇宙體系的系統的圓容,是法的圓容。人迫害度人的神這種事不會再有了,象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上這種情況是絕對不能再出現了。那麼我們在常人這塊兒怎麼走好修煉的路就至關重要。」(《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師父這段法對如何處理好工作、生活、修煉的關係講的很清楚了。工作、生活、修煉是絕對融為一體的,一個修煉好的大法弟子在工作與生活中也一定會做的更好。在單位,我們是公司的職員,就要盡心盡力、按大法的要求做好這份工作;在家庭中,我們是父母、是兒女,就要扮演好自己的角色。一個人,不可能在工作和家庭中是個自私的人,而在修煉中突然變的無私了。我曾經有近四年半的時間在一家服裝公司做管理工作,四年多加起來共休息了十三天,每天加上花在路上的時間至少十二小時,甚至十四小時,處理完單位的事,有時在辦公室學會兒法,但是,工作來了,馬上就得進入工作狀態,不能動不正的念頭,認為干擾了自己學法。因為在單位的時間是不屬於自己的,工作都干好的前提下,有時間學法是沒有問題的,但工作來了不能不做,也不能認為是干擾自己學法而不去工作,因為修才是第一位的。

    在家庭中也是一樣,有的老年同修溺愛隔代子孫,完全放鬆了修煉;有的出於私心,怕幫助子女占用了自己的學法時間,遇到事就認是為干擾,這兩方面的認識都是在走極端,都是不能正確理解大法的修煉形式造成的,子女遇到困難了,做父母的,又有時間和精力,力所能及的幫助一下,沒有錯。但不要大包大攬,該是子女應該承擔的,一定要讓他(她)們自己去承擔,更不要成為子女的奴隸、被「情」左右的分不清輕重。

    我們是家庭中的一員就要扮演好自己的家庭角色、但心必須在法上;我們是單位中的一員,就必須做好我們的工作,但心同樣要在法上;我們是一個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就應該做好自己該做的一切。說來說去,還是修煉中的事,自己修好了,常人的事、大法的事也都做好了;自己修不好,常人的事和大法的事也都不可能做好。

    一句話,無論是在工作中、生活中,都用大法衡量,就能破除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就能走好最後的正法之路。

    一點淺悟,不當之處,望同修慈悲指正。



    TOP

    跪拜師父救度之恩


    黑龍江省大法弟子 於九

    我是一名護士,今年六十二歲,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母親和女兒也是同年得法。得法前,我身患多種疾病:甲亢、心臟病、神經衰弱、血管神經性頭疼、風濕、內分泌紊亂、鼻炎、肩周炎等。得法後,這些病不翼而飛,真正嘗到了什麼是無病一身輕。二十二年一直沐浴在師父的佛恩浩蕩中。在修煉中遇到很多神跡。借法輪大法日這次難得的盛會,更為了弘揚偉大的佛法,我僅舉幾例,以點帶面的向世人展現大法的偉大,師父的偉大!

    一、師父保護,化險為夷

    二零零三年,牡市六一零、政法委等部門強行闖入我的家,把我非法綁架並非法關押。他們對我精神上瓦解、肉體上摧殘、經濟上破壞,後來又給我注射不明藥物。接下來,我出現類似腦出血的症狀,昏迷二十天。醫院給家屬下病危通知,並說我只能活三天。可是,過了三天,我卻神奇般地甦醒過來。醒來後第一念就想我沒有事,我不能死,我是大法弟子!我立即要求出院停止用藥。回家後,我抓緊學法煉功。很快我就能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有一次,我剛走出洗手間,突然摔倒。後腦勺正好撞到坐便沿上,當時就鼓起一個鴨蛋大小的包。我慢慢坐起來,心想沒有事,我是李洪志師父的弟子。那個大包一天就消了。還有一次,我不小心摔倒,頭一下子撞在牆垛子上。右眼頓時烏青,還起了一個很大的包,不到半天兒工夫,包就消下去了。感恩師父替弟子承受痛苦,一次次救了弟子。

    二、大法偉大,展現超常

    在母親修煉初期,有一次,母親正沏開水時,壺把突然斷裂,一整壺的開水全都灑在母親腿上,厚厚的毛褲都浸透了。可是,被熱水燙過的腿,不但沒有起泡,而且一點兒也不疼。

    還有一次,母親從超市出來,突然有一輛自行車,從身後把母親撞出好幾米遠,褲子都被扯破了,滿手粘的都是沙子,但是母親一點兒皮都沒破。肇事者嚇得跪著把母親從地下抱起來。那時母親八十歲左右,第一念,母親就想:我是大法弟子,我什麼事都沒有!還告訴肇事者以後小心點兒騎車。事後,肇事者還多次去看望母親,擔心母親身體狀況出現異常。可母親卻一直健健康康,全家都感恩師父救命之恩。

    修煉至今,我們一定以法為師,同化大法。助師正法,完成救度眾生的使命,圓滿把家還!

    弟子跪拜師尊,為師尊祝壽!

    謝謝師尊!謝謝同修!



    TOP

    修大法使我脫胎換骨


    遼寧省建平縣大法弟子 冬梅

    一九九八年春天,一次拄著竹竿從牆上向下跳,竹竿劈了,順著手的合谷穴扎進一個竹刺,手立時就腫起來了,像個大包子。因為這個刺拔不出來,疼的我簡直無法形容。可是這正是送糞種地的時候怎麼辦,手又攥不上,種地要用手點籽,一個粒一個粒的點,我想我是學大法的,我一定能點上,就這樣一想,神奇出現了,手能攥上了,也能點籽了。晚上做了個夢,清楚看到一個高大的男人,把一個個刺給我拿出來了帶點肉絲給我看,我說刺我不要,肉絲放進去,醒來後刺真的沒有了,只是在扎刺的地方流出些血水,幾天後就好了。我立即就明白了,是慈悲偉大的師父救了我。

    2002年丈夫從勞教所回來,被勞教所洗腦後,到家不讓學法不讓煉功,張嘴就罵,舉手就打。一次他給別人幹活,回來拿東西,看我在炕上坐著就來火了,拿尺杆子就打,一尺杆就戳在我的嘴唇上,門牙就戳掉了一個,但是還連著肉,我蹲在地上吐著血,心想這下完了,門牙掉了,多不好看,心想不行這回我下定決心好好修大法,我站起來心裡不委屈了,動動牙連著肉,用手歸位,就下地幹活去了,因為嘴唇腫的黑紫,我不說話也不吃飯,兩天後動動牙長上了。我激動的心,無法用語言表達,我的眼淚從心裡流出來了,我向同修說我的門牙師父給安上了。

    在我修煉路上神奇的事太多太多,用盡人類的語言也表達不了,對師尊的感恩,師尊只要我們一顆向善的心,我們只有實修自己,遇事找自己,讓師尊多一份欣慰,少一份操勞,跟師尊回家。

     



    TOP

    信師信法在大法中歸正


    遼寧大法弟子

    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沒得法前全身是病,肝炎、膽囊炎、腎炎、胸膜炎、大葉肺炎、尿道炎、痔瘡、肩周炎等疾病,整天的一把一把的吃藥,嚴重時就得住院打點滴,中藥西藥一天不斷,不用吃飯,藥就差不多吃飽了,由於常年吃藥,錢也花光了,還借了不少外債,再加上病把我折磨的心情也不好,沒事找氣生,簡直生不如死,就這樣一天一天的熬著,死又不甘心,治又治不起,孩子上學也得錢,怎麼辦,到處求醫,偏方也用了,仍不見好轉。

    就這樣有一天我回娘家,父母問我的病好些了嗎?我說還是老樣子,吃藥也不見效,然後我爸說咱屯有煉法輪功的,說能祛病健身。當時我也沒有多想,就通過親戚請了寶書《轉法輪》看了起來,後來又學了煉功動作,就這樣有時間就看書、煉功,按真善忍做好人,不知不覺的這些病不翼而飛,心情也好了,日子過著也有勁了,也不像以前天天愁眉苦臉的,活也能幹了,吃飯也有胃口了。

    可是好景不長,一九九九年七月由於江澤民出於小人嫉妒,利用一切宣傳工具瘋狂打壓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由於自己是上班族,怕丟了工作,很長時間不敢看書,也不敢煉功,因當時派出所晚上經常到煉功學員的家騷擾,更不敢走出去為師父、為大法說句公道話,就這樣又變成了常人。

    後來有不少學員去北京證實法,都被當地公安派出所接回去拘留的、有判刑的、有送洗腦班的,使用各種酷刑迫害大法弟子,當時自己也不知該怎麼做,由於自己的怕心重、悟性差,也不敢和回來的同修接觸,就知道著急。

    當時有在拘留所放回來的,還有沒放的,我的一個親戚就在裡面關了很長時間,因她在裡面絕食,很長時間也不吃不喝了,期間我去了兩趟看她,不但沒給她加正念,還給她做轉化工作。當時我就認為寫個保證書不就出來了,回家才能學法煉功。這時想起那時做的蠢事,真是愧對師父、愧對大法,師父有這麼悟性差的弟子怎麼助師正法?

    在修煉過關時,總不能把自己當做煉功人,總用人的觀念來對待所遇到該提高心性的關和難,悟在一個層次不能提高,舊勢力就鑽了空子,讓我的身體出現糖尿病假相,人也漸漸消瘦,口渴乏力、無精打采的,由原來的一百四十九斤到後來降到一百零六斤,後來我不修煉的大姐(因她在北京)聽說我特別瘦,就要回來接我去北京做身體檢查。在縣城高中教學的姐姐,因他們定期免費做身體檢查,給我也弄一張免費檢查小票,讓我和她一塊去做檢查,我也沒去,姐姐生氣了,一甩袖子走了,因我姐姐哥哥弟弟看我這樣都很著急,怎麼也做不通我的工作,就這樣,他們就經常給我打電話問一下情況,囑咐我不要吃甜食,要注意飲食。我就告訴他們不用惦記我,我什麼事都沒有,我就想我有師父管的,我就信師信法,全是假相,即使有漏,有師父有大法歸正我,舊勢力也不配來考驗我,我是一個真修弟子,其他的什麼也不是,我也不承認它。

    同修們看我這個狀態,就都來幫我,我們一塊學法切磋,從心性上找,還有什麼執著落下,就這樣,通過長時間的學法煉功發正念,在師尊的加持和點悟下弟子終於突破了這個病業假相,弟子用千言萬語也無法表達對師尊的感恩,只有在這最後僅剩的時間裡,抓緊實修,做好三件事,清除怕心,勇猛精進,就跟師尊回家!

    叩拜師尊! 謝謝同修!

     



    TOP

    法輪功學員參加多倫多北美健康展


    多倫多法輪功學員

    二零一八年加拿大最大的自然健康展 (Total Health 2018)於五月十一日到十三日在大多倫多會議中心舉行,據主辦方估計今年吸引了近五萬多人次前來參加展會。加拿大多倫多的部份法輪功學員也前來參加,向各界人士派發介紹法輪功的資料,演示功法,介紹法輪功在身心健康方面的獨特效果,展會上法輪功的展位前人流不斷。

    索尼婭(Sonia)女士經過法輪功展位時停下來告訴學員:「我聽說過法輪功!你們是一個非常平和的修煉團體。」索尼婭女士還向學員詢問法輪功在中國大陸受迫害的情況,她對學員表示她聽說過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它們那是犯罪!」學員在向她表示感謝她的支持並簡單介紹了法輪功在世界各地的洪傳情況,學員還告訴她在周六一早會有幾百位學員在多倫多市政府廣場上集體煉功,索尼婭女士表示她很感興趣去參與。

    營養師陳夏蓉女士看到法輪功的展位徑直走過來,她高興的告訴學員她了解法輪功的真相,也希望學煉法輪功:「我看了很多真相資料,我知道法輪功,可是我總找不到哪裡可以請到寶書《轉法輪》,今天太幸運見到你們了!」 學員在和陳女士交換了聯絡方式好把《轉法輪》交給她,陳女士跟學員說:「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記在心裡的。」

    法輪功學員在今年的健康展會上還向公眾做了法輪功的專題演講,播放了介紹法輪功的專題片並現場演示功法,莫妮卡女士在演講結束後和學員交談中說:「我的天哪!意想不到的好,我就跟著你們做了幾個動作就感到渾身發熱,你們是內在的那種(修煉)」。

    張先生在法輪功學員的展位前停下來,做了幾下第三套功法的動作,他告訴學員自己每年都來參加這個健康展,每年都看到法輪功:「法輪功是非常好的功法!我知道你們很多年了,非常好!」張先生還和學員分享了他接觸法輪功的經歷:「我在多倫多和萬錦市交界處的美利津公園看到你們煉功,很多人的。」離開展位前張先生還對法輪功在中國大陸的遭遇表示遺憾。

    卡門(Carmen)女士和她的朋友一同前來參加展會,當她看到法輪功學員在展位前靜靜地煉功就停下來,卡門女士表示很驚訝於正在煉功的法輪功學員的身體柔韌性:「你看,他那麼大年紀了看上去還很棒呀!」學員告訴他正煉功的學員已經八十多歲了,而且自從修煉了法輪功就遠離了藥物,身體還很好,卡門女士非常驚訝:「這太神奇了,我媽媽也很多年不吃藥了,但她身體很不好,你看看他(學員)身體就很好。」在聽完學員向她們介紹了法輪功後,卡門女士表示她理解這是一種生活方式,她很高興的拿了展位上介紹法輪功的資料,還告訴學員回家後要好好了解。



    TOP

    法國總統辦公室:總統非常重視宗教和信仰自由


    法國法輪功學員

    法國法輪大法協會主席和秘書曾分别致函法國總統埃瑪紐埃勒·馬克龍(Emannuel Macron),向他講述法輪功真相,呼籲他幫助制止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

    對此,馬克龍總統責成其辦公室主任分別在二零一七年九月與二零一八年四月做出答覆。回函表示,總統非常重視宗教和信仰自由,非常重視在全世界提倡人權。下面是兩封回函的譯文。

    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七日回函:

    共和國總統辦公室主任

    2017年9月27日於巴黎

    主席先生,

    您致共和國總統的信函他已收到無誤。

    他責成我向您做出答覆並請您放心,他已經認真地了解了信函的內容。

    請您相信,國家元首非常重視在全世界提倡人權。

    主席先生,請接受我最良好的意願。

    簽字

    François-Xavier Lauch

    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日回函:

    共和國總統辦公室主任

    2018年4月20日於巴黎

    先生,

    共和國總統收到您和法國法輪功(法輪大法)協會主席Alain Tong先生共同發來的信函,在信中您希望讓他了解你們對佛家功法法輪功修煉者(在中國)的處境的擔憂。

    雖然未能儘快予以答覆,國家元首責成我轉告你們,請你們放心,他已經了解了你們在此事上正當與合乎情理的擔憂及相關思考。

    埃瑪紐埃勒·馬克龍(Emannuel Macron)先生非常重視宗教和信仰自由、表達自由,法國在維護人權方面的承諾是我們外交政策的一個重要軸心線。

    為此,在聯合國人權委員會上我們國家經常向中(共)國當局表達我們的擔憂。法國也積極參與在這些問題上歐盟與中國的溝通交流,特別是通過歐盟-中國人權對話的機制,最近的一次是在2017年6月。

    請您放心,共和國總統提倡對話外交,有效而尊重差別,他關注人權議題,無論它在任何地方遭到威脅侵害。

    先生,請接受我最良好的意願。

    簽字

    François-Xavier Lauch



    TOP

    天文新發現:宇宙初期的恆星形成


    蕭路

    宇宙最早的恆星是如何形成的是宇宙學中的一個熱門問題。前段時間科學家利用射電望遠鏡探測到宇宙的原初之光(正見網2018年3月2日報導)。原初之光顯示在宇宙大爆炸僅1.8億年就誕生了最早的恆星。不過,那項觀測是通過測定在射電波段的吸收光譜從而推斷恆星形成時間,只能認為是間接的觀測證據。而且由於其結論和現有宇宙模型有較大衝突,科學家需要尋求其它手段來獲得獨立證據。

    2018年5月16日,《自然》雜誌發布重大新聞,發現了更加直接的宇宙初期恆星形成證據。研究者觀測了一個極為遙遠的星系,編號為MACS 1149-JD1。這個星系本來應該是看不見的,但是其光線傳播到地球過程中經過了一個引力透鏡區域,從而增強了亮度,於是被科學家發現。利用阿塔卡馬大型射電望遠鏡陣(ALMA),研究者測定了MACS 1149-JD1的雙電離氧(O III)光譜紅移,發現該星系紅移高達9.11。超大望遠鏡(Very Large Telescope)測定的氫光譜紅移也得出一致的結果。這意味著這個星系在宇宙大爆炸後5.5億年就存在了。研究者有利用了哈勃空間望遠鏡(Hubble Space Telescope)和斯皮策空間望遠鏡(Spitzer Space Telescope)的紅外觀測數據,發現該星系中的氧元素是在宇宙年齡僅2.5億年時該星系中的恆星形成過程中產生的。這是目前發現的紅移最高的氧光譜,意味著星系中的恆星早在宇宙年齡僅2.5億年就開始形成了。這與之前發現的原初之光的1.8億年非常接近。

    按照現有的宇宙大爆炸理論,要在宇宙極早期形成恆星是很困難的。因此,目前發現的幾個早期恆星形成的證據都是對大爆炸理論的巨大挑戰。科學家認為,這次觀測所使用的技術可以在未來幾年內投入使用的空間及地面望遠鏡系統中繼續應用,有能力發現更多更早的恆星形成。這些新發現在未來很可能會改寫目前人類對宇宙形成及演化的認識。

     



    TOP

    天文學家繪製最精細獵戶座A分子雲


    蕭路

    圖:哈勃望遠鏡中的獵戶座大星雲。Credit: NASA, ESA, M. Robberto (Space Telescope Science Institute/ESA) and the Hubble Space Telescope Orion Treasury Project Team

    獵戶座A分子雲是離地球最近的恆星形成區域之一。它距地球約1200光年,包含數個恆星團,並且正在產生許多大質量恆星。科學家認為,太陽形成的星際環境和獵戶座A分子雲的環境相似。因此,通過研究獵戶座A的分子雲形態可以幫助理解類似太陽的恆星形成環境及物理機制。

    2018年5月16日,耶魯大學發布新聞稿稱天文學家成功繪製了目前為止最精細的獵戶座A分子雲結構。研究者使用了野邊山宇宙電波探測所(NRO)的45米射電望遠鏡數據以及已經停運的位於加州的CARMA射電望遠鏡陣觀測數據。利用NRO的廣角觀測結果以及CARMA看到的精細結構,研究者得以同時測定獵戶座A在不同物理尺度上的分子雲結構及星際氣體的運動狀態。這些新數據可以幫助了解恆星在獵戶座A分子雲的形成過程,並且模擬在其它星系中類似物理環境中發生的恆星形成及演化。



    TOP

    夏威夷火山大爆發 民眾不要命爭拍



    美國夏威夷基拉韋厄(Kilauea)火山持續噴發,周四(17日)更發生〝爆炸性噴發〞,火山灰雲直衝海拔30000英尺高空。科學家認為,很可能還會有一連串的大噴發隨之而來。面對此異象,夏威夷不少居民與遊客爭相趕往災難最前線,要拍下難得的〝岩漿河〞,大幅增添救災人員的工作量,呼籲民眾切勿擅闖災區。

    當地時間周四凌晨大約4點15分,基拉韋厄火山出現了短暫卻相當激烈的噴發活動,火山灰雲直衝海拔30000英尺(約9144公尺)高空。

    地質學家表示,這次強烈噴發不但與預期的強烈程度一致,而且還可能有類似或更為強烈的噴發活動接踵而來。

    火山大爆發從地裂溢流而出的岩漿更淹過山林、道路及民房,當局隨後也撤離鄰近地區的居民。夏威夷東南部少數地區,空氣中的有毒氣體含量不斷飆高,當局警告當地民眾,儘量躲避火山灰釋放的有毒氣體,而一些學校已被迫關閉,國民警衛隊的士兵也被要求帶上防毒面罩執行任務。

    但越來越多消息表示,不少民眾冒著生命危險企圖朝災區前進,就為了在岩漿或火山附近拍下這些特殊的合照並上傳社群網站。

    夏威夷警察局發言人李奇蒙(Alan Richmond)表示,這情況讓救災人員相當沮喪,當勤務人員忙於救災及疏散民眾時,這些人企圖越過封鎖區域,就為了近距離與岩漿或火山自拍,若因而發生吸入毒氣或遭岩漿困住等狀況,勢必大幅增添救災人員的工作量,呼籲民眾切勿擅闖災區。

    夏威夷當局目前也在被稱為〝岩漿河〞(river of molten lava)的新興自拍景點附近設立管制區,並派出100名國民兵駐守,將試圖前往災區的民眾擋下,並應付現場的突髮狀況。



    TOP

    伊波拉病毒蔓延剛果 世衛通報已25死



    世界衛生組織(WHO)今天通報稱,伊波拉疫情再次在非洲爆發。目前在剛果民主共和國境內已造成25人死亡,新增確診11例。

    從疫情再度爆發至今,疑似病例已增至45例,目前只有14例經實驗室證實確診,世衛組織今在日內瓦總部發布最新統計數字,並將剛果民主共和國的公衛風險評估,從「高」調整成「非常高」。同區域國家也提高風險,從「中等」上修到「高」。全球層級則維持在「低」風險。

    先前傳出的病例都在偏遠地區,但周四有新病例出現在人口120萬的大城市姆班達卡市(Mbandaka),令官員憂心,世衛組織周五稍晚將召開緊急會議商討對策。



    TOP

    洪水侵襲哥國水壩致數萬人疏散 場面驚險



    受豪雨影響,哥倫比亞最大的水力發電水壩遭洪水侵襲,已造成數百人無家可歸,而有關當局也已經下令數萬人進行疏散,所幸迄今尚無人死亡。而該水壩工人在洪水中死裡逃生的畫面已經曝光,引起外界關注。

    這座「伊團戈大壩」(Hidroituango)是哥國即將完工的第一大壩,位於安提奧基亞省(Antioquia)山區的考卡河(Cauca river)沿岸。上周六(5月12日),該水壩一個阻塞的分洪道疏通之後,大量洪水傾瀉而出,導致下游地區600人無家可歸,另有兩座橋樑、兩所學校和一間醫療中心被摧毀。

    由於豪雨不斷,哥國當局擔心會有另一波洪水肆虐,已於16日要求下游8個地區的居民撤離,其居民人數據信多達12萬。

    這次的水患在4月底便在醞釀。當時的豪雨使考卡河上游暴漲,讓水壩一度面臨潰堤危機。而施工單位也發現,該水壩的分洪道被不明物體阻塞,導致壩內近滿水位,水壓也不斷升高。

    安提奧基亞省長佩雷斯(Luis Perez)起初認為這只是「輕微的意外」,直到16日洪水加劇,情況無法控制,才緊急下令疏散下游地區的居民。所幸到目前為止,尚無人員死亡或失蹤的消息傳出。

    現有洪水侵襲水壩的影片在網上流傳,包括水壩工人驚險逃生、路面被洪水沖毀等,讓人看得驚心動魄。

    在大約11,000人不斷趕工的情況下,「伊團戈大壩」預計在年底完工並正式運作。然而,當地居民長期以來一直都反對該水壩的興建,因為這會對農業和漁業造成破壞。



    TOP

    神韻英國伯明罕大爆滿 「跟法輪大法產生共鳴」



    美國神韻藝術團2月在倫敦連續十四場演出爆滿之後,5月17日晚美國神韻紐約藝術團再次蒞臨英國,將陸續在伯明罕國際會議中心(The ICC Birmingham)和愛丁堡上演五場,屆時神韻2018全球巡演將在英國畫上圓滿的句號。

    神韻主辦方本來只計劃了5月18日(周五)和19日(周六)兩場演出,但是周六的票早在開演前10周售罄,純善純美的演出效果讓觀眾接踵而來,更有很多在倫敦等地買不到票的觀眾轉到伯明罕觀賞,於是主辦方決定臨時於周四加場,而周四的票房也已經爆滿。

    夜幕低垂的時候,趕來觀看神韻的觀眾在ICC廳內排起了三四十米的長隊,很多觀眾西裝革履盛裝而來,觀眾中還有一些華人的身影,一位從愛丁堡趕來的女留學生在給媽媽挑選神韻的絲巾扣,還有一位大陸來的女性訪問學者在神韻廣告牌前拍照留念,更有進入當地主流社會的華人第二代入場觀看。

    從倫敦追到伯明罕 公司總裁感佩中華價值觀

    「每個舞蹈背後都有一個故事,每一個故事都講述了一個道德觀,這一點令人感到非常特別。所以這些舞蹈蘊含著深刻道德觀,以及天堂的信息和祝福。」公司總裁Bevely Garside女士觀看神韻後敬佩地說。

    Garside希望神韻的道德觀能夠更深入廣泛地影響西方社會。「我真希望西方文化能夠更多地理解神韻展現的道德觀,要知道中國文化和信仰的價值觀非常不同凡響。」

    Garside擁有一家培養管理人才的學院ALSD並擔任總裁,她專程從倫敦趕來,而且需要在伯明罕的朋友Jim Armour家留宿一夜。神韻紐約藝術團2月份在倫敦上演了十四場演出,門票銷售一空,而且一票難求,使有的倫敦觀眾不得不來到伯明罕追看神韻。

    技藝高超精湛的神韻藝術家令他們十分欽佩,豐富多彩的民族民間舞蹈令他們目不暇接。熱情洋溢的蒙古舞、輕巧敏捷的手絹舞、優雅動人的長袖舞,都令他們深深陶醉。Armour稱讚,舞蹈家們「非常神奇」。

    「他們真的是優雅動人!」Garside說,「男舞蹈家們跳舞的時候很強健,看起來非常陽剛,女舞蹈家們揮舞長袖的姿態和手絹舞,令人賞心悅目,真是感謝神韻!」

    女高音的演唱一鳴驚人,令Armour讚嘆:「女高音真是美妙極了,她的聲線非常特別,有一種震撼的感覺,我不知道英國的女高音是否能發出這樣的聲音,這一定是經過了刻苦的訓練才能達到這種水平,她真的是非常有天賦。」

    得知神韻藝術家們修煉法輪大法,Garside說:「你可以感受到和平與慈悲,演出令人感到賞心悅目。藝術家喜歡自己的事業,我認為這一點非常珍貴。」

    神韻復興傳統文化 前跨國公司金融總監贊「絕妙」

    「神韻演出真的是引人入勝,中國傳統文化非常迷人,歷史非常令人驚嘆,真是美不勝收!」Stuart Weatherson先生觀看演出後稱讚道。

    Weatherson原來在一家跨國企業Interservefm擔任金融總監,該公司在國際上雇有8萬員工。他的妻子Sue Weatherson是資深會計,在法律公司當負責人。

    出神入化的天幕和現場演出的配合可謂珠聯璧合,令Weatherson十分讚賞。他說:「我喜歡演出的天幕背景畫面,還有那個令藝術家們跳入跳出的特效。演出的協調和優雅都非常美妙!」

    他們一致稱讚神韻音樂悅耳動聽,Sue說:「我愛神韻的音樂,非常棒!」Weatherson認為神韻音樂非常舒緩,令人心生歡喜。

    得知神韻無法在中國上演,他們對此表示難過。神韻將修煉人的故事搬上舞台,修煉「真、善、忍」的人們遭到中共政權的殘酷迫害,他們靠著對信仰的堅信渡過魔難。Sue為他們所遭遇的不公感到難過,她說:「演出的精神內涵非常吸引人,我了解一些中國文化。看到他們(被迫害)真是令人難過。」

    觀看演出後,他們感慨傳統文化在中國乃至世界都在流失。Sue說:「傳統文化在中國失傳了,這真是一件可怕的事情。幾乎消失殆盡!這樣的演出卻被禁止。這些演出是在保存和復興傳統文化。」

    「我們英國的文化和價值觀、傳統和習俗,也在流失。這是全世界都普遍存在的現象。」Weatherson感慨地說。

    他們認為神韻復興傳統文化的努力令人讚賞,應該支持。Weatherson說:「他們復興傳統文化的努力簡直太絕妙了!我們不應該讓傳統文化和價值觀流失,如果真的失傳了,那就太可惜了!」

    當地政府獨立審查官:跟法輪大法產生共鳴

    Sean Hayes先生一位獨立審查官員(IRO),這是一種社會工作經理職務,責任是在當地政府的要求下,為弱勢兒童製作出最佳利益的保護計劃。Sean Hayes還是當地政府機構「兒童服務和數據中心」的負責人。

    周四,Hayes先生和女兒一起觀看了演出,這是女兒送給他的生日禮物,「演出非常好,我沉醉其中,神韻演員們非常有天賦。」

    「所有故事和節目都打動我的心,他們的技藝非常高超!天賦過人,可以想像他們非常刻苦,付出良多。」

    對於演出的神性內涵,Hayes說,作為一個有信仰的人,他與神韻展現的精神內涵深有共鳴。「我理解(法輪大法)是一種信仰,我感到與這種信仰有一種共鳴,並接收到了精神信息。」此外,對法輪大法受到迫害,他說,「令人傷心。」

    他對神韻的女高音讚嘆不已,「真是非常有力量的歌聲!我坐在二樓,但是連我的胸腔都可以感受到歌聲的震動,哇!真的非常有力量。」

    華人女士深感自豪 盼女兒加入神韻

    從中國到英國陪女兒讀書的何女士從東英格蘭的諾福克來到伯明罕,她的朋友Matthew Gaunt先生則是從北英格蘭的利茲過來,他們一起在伯明罕觀看演出。Matthew Gaunt在軟體公司Infraxis Ltd擔任IT經理。這是何女士第一次觀看神韻演出,看到中國傳統文化和藝術受到英國觀眾的歡迎,她感到很自豪。

    能在英國舞台上看到中國傳統文化的節目,她感動地說,(演出)好看、精彩。「看到中國文化在這裡(上演),感到蠻自豪的。」她說看到這麼多英國觀眾欣賞中國文化,讓她激動、自豪。

    何女士很欣賞演出所展現的中國古典舞,「非常的有特色。」她的女兒也在英國學舞蹈,看到神韻藝術家們達到這麼高的藝術水準,也讓她想像著,將來女兒會不會達到(神韻)這個水準?她笑著表示,希望女兒將來也能夠加入神韻就好了。

    何女士表示,發現神韻音樂是由現場樂團演奏時,讓她感到「驚喜」。Gaunt則對神韻樂團讚不絕口,他說:「整場演出都非常令人欽佩!現場樂團尤其令人印象深刻,由中西方樂器合奏來演繹中國韻律,非常有層次感。舞蹈的翻騰跳躍真是讓人賞心悅目。女舞蹈家們非常優雅,男舞蹈家們陽剛健壯,讓人欣喜萬分!」



    TOP

    風雨17年 三姐弟堅持在德科隆大教堂前講真相



    無論酷暑嚴寒、颳風下雨,在科隆大教堂前的廣場上總是會看到一個擺放法輪功資料的展位。這個展位已經持續存在17年了,每個周末都能在展位旁看到法輪功學員的身影,有幾位住在周邊的西人學員下了班就定期來這裡,其中有一家三姐弟。今年5月13日「世界法輪大法日」也不例外。

    2001年夏,Ursula和小弟Werner同一天開始修煉法輪功,姐姐Karin半年後也走上修煉道路。隨著不斷煉功、修心性,姐弟三人身心受益,他們也越來越認識到,向可貴的中國人講法輪功的迫害真相很重要。

    修煉了17年,在今年5月13日「世界法輪大法日」這一天到大教堂前講真相,當然更有不同尋常的意義。

    姐弟三人都有全職工作,除了周末,平時下班後他們也定期到大教堂前發資料、講真相,哪怕只有一個小時。Ursula笑著說:「這裡已經成了我們的起居室、度假屋了。」

    Karin說:「我們早就成了『名人』了,我隨身帶著寫有中文的牌子,方便中國遊客看真相。遇到大的中國旅遊團,我知道他們不方便公開表態、接傳單,但經常有人悄悄對我們拍照、豎大拇指。」

    Ursula說,自己修煉以前非常神經質,要在大庭廣眾之下跟陌生人開口講話,想都不敢想,可如今這已經成了她日常生活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她說:「聽起來有點不可思議,但我的確是通過修煉大法,才明白了人生的意義。」看到法輪大法這部高德大法遭受迫害,她表示不能坐視不管。

    這個真相展位是得到政府批准的。這麼多年下來,法輪功學員與警察的關係也非常融洽。Ursula說:「有時警察會過來跟我們說兩句話,中國遊客看到警察跟我們的自然互動,都瞪大了眼睛。有時學員們有問題時,警察也會及時『提醒』。」

    Ursula解釋說:「比如有一次警察反饋我們發資料太多了。我們靜心一想,原來我們只顧『發傳單』,卻忘記『講真相』了。於是我們就調整自己,重點要讓對方明白真相。過後,很多遊人都對我們反覆表示感謝。」



    TOP

    最新研究:東南亞首批農民4500年前來自中國



    《科學》雜誌最新論文說,幾個數千年歷史的DNA片段證明,東南亞第一批農民是從中國南方移民過來的。

    研究者從越南、柬埔寨、泰國和緬甸的古老遺骸中抽取DNA,以測算新基因是何時流入東南亞狩獵人群的。

    他們發現,中國南方人的基因流入東南亞的時間跟東南亞出現農業的時間重疊,大約是在4100年到4500年前。同時出現的還有中國南方式樣的瓷器和工具。

    第二波中國基因流入東南亞發生在數千年之後。

    澳大利亞國立大學生物考古學家奧克森汗(Marc Oxenham)說,基因分析證實並擴展了此前有關人類在東南亞擴散的語言證據和考古證據。

    東南亞有著豐富和複雜的人類定居歷史。第一個古人類,很可能是一位直立人,160萬年前出現在東南亞。

    現代智人出現則是在很久之後,大約7萬年前進入東南亞。

    在數萬年的時間裡,這些狩獵者不斷分化和演變。

    大約4500年前,農業出現,同時出現的還有中國南方式樣的工具和瓷器。

    阿德萊德大學古生物學家Bastien Llamas說,沒有人確定,這是意味著思想的傳播還是人口的傳播。

    「農民們是不是來自其它地方,帶來了這些新技術?」

    為了找到答案,奧克森汗和同事們檢查從五個東南亞古代遺址人類遺骸採集的DNA。

    標本的年齡從4100年前到1700年前不等。

    但是從這麼古老的樣本中提取基因信息,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

    在細胞當中,DNA捲曲成長條狀,但是當生物死亡之後,這些條狀物開始分開。再加上東南亞氣候炎熱潮濕,DNA損壞的速度更快。

    幸運的是,為了追溯祖先,科學家不需要個體的完全基因組。只需幾個特定片段就可以了。

    在一共146個個體當中,科學家們從18個個體中提取到那些特定片段。

    當他們比較古代東南亞人DNA和周圍地區的DNA,他們發現了中國南方人獨特的遺傳特徵。

    因此很可能,在4100年到4500年前,來自中國的農民慢慢擴散到東南亞,帶來了他們的語言和農業,工具製作技術和陶器技術。

    兩千年之後,另外一撥中國南方農民進行同樣的旅程。其證據是,另外一波基因流入東南亞。

    奧克森汗說,最終,這些新移民跟土著人口的基因融合,形成了東南亞的多樣人群:泰國人、馬來西亞人、越南人、印尼人、菲律賓人等等。



    TOP

    黑狗營救被困獨木舟的狗同伴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