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22日 星期五

  • 信師信法 師父就在身邊

  • 按師父要求做報答師恩

  • 堅持學法 放下情

  • 堅定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回家

  • 在撥打專案電話中突破自我修去人心

  • 包工頭擁有千萬財富的奧秘

  • 美國首都法輪功萬人法會 師尊蒞臨講法



  • 信師信法 師父就在身邊


    吉林松原大法弟子

    (一)得法

    我是一九九八年農曆九月二十得的法,得法前腰間盤突出已臥床半年,病痛的折磨真是生不如死,這時弟妹給我送來一本《轉法輪》,她說:「姐你看吧,你心眼好,這書適合你看。」從那天起我便與大法結緣。剛得法的時候什麼都不懂,法念不成句,字也認不全,師父就開始給我淨化身體了,多年的美尼爾綜合症、胃病、風濕性關節炎、腦神經痛、臉浮腫、乳腺炎、額竇炎、大流血等病全都不翼而飛了,而且抽了十八年的煙也戒了,修煉二十年來,不打針不吃藥,真是無病一身輕啊!

    修煉初期,誰要是對我不好,給我製造麻煩,我也不生氣,不計較,我就記住師父說的:「打不還手 ,罵不還口」[1],對誰都好,每天總是樂呵呵的,心裡總是想:我有師父了,我有一個教我怎樣做好人的師父啦!那時我還不知道什麼叫修煉,就知道做好人,做一個更好的人。

    (二)正念闖出魔窟

    七二零後我經常被警察騷擾,2001年12月28日10點20分左右,當地派出所警察和市二分局警察一共四、五個人非法闖入我家,問我煉不煉了,我說:「煉!」他們就開始抄家,像電視裡演的土匪一樣,把我師父的法像和大法書搶走,又把我綁架到派出所,惡警逼供讓我說出同修姓名,資料是從哪來的?我什麼也不說。在12月29日晚5點把我非法關押到看守所,之後又非法關押到吉林省黑嘴子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在勞教期間,給我喝毒藥、打毒針,我告訴他們這藥在我身體裡一點也不起作用,自從修煉就跟藥無緣。用電棍電,不讓睡覺,不讓上廁所,每天強迫干奴活15—16小時。5月9日那天下午,黑嘴子監獄三大隊全體惡警像惡狼一樣撲向我,打我、踢我,強制讓我面向牆站著,開始用電棍電我,電流咔咔的響,他們電我手、腿等部位,我心裡默念正法口訣,他們還是繼續打我電我,當時我的兩條腿哆嗦的幾乎站不住,我心裡默念:「主意識要強 心一定要正。」這時身體刷的一下子,我不怕了!師父把怕心給我拿掉了!我又接著念:「邪惡之徒慢猖狂,天地復明下沸湯,拳腳難使人心動,狂風引來秋更涼。」 [2]這時惡警停住了,他們都走了,我知道是師父在保護我。電完後的第四天,我不修煉的四姐來監獄看我,兩個警察一邊一個站在我身邊,不讓我說被電的事,我四姐說:「你在裡面要好好照顧自己。」我說:「差點沒電死我,我要是死了,就是他們害死我的,我不會自殺的。」當時立即停止接見,當時在師父的加持下,能量場很強,感覺全身被能量包裹著,心想:我絕不向邪惡低頭,你有千條妙計我有一定之規。在2002年12月28日放我回家,走之前讓我簽字否則不放,我說:「我不簽,我沒犯罪,我修大法沒有錯,是你們在迫害我。」他們沒再讓我簽,在師父正念加持下,我闖出了魔窟。

    (三)正念解體魔難

    在2013年12月9日晚8點左右,突然尿頻,腹部疼痛,三、五分鐘去一趟廁所,到15日加重了,尿血塊,孩子和丈夫都逼著我上醫院,我說:「我有師父管,這不是病。」我向內找求師父,發正念,不承認舊勢力迫害,全盤否定。身邊的同修也幫我找,最後找到了原因:我的孩子處了對像,但還沒有領結婚證就領著朋友來家住了,我家是個修煉的場所,這裡是一片淨土,怎麼能允許這樣的事情在這裡發生呢?找到了之後跟孩子說了此事,孩子知道自己錯了,也在法中歸正了,再也沒有領朋友來過,果然在19日下午4點40分全好了,所有的症狀全都消失,真是太神奇了!

    我知道如果沒有師父的加持和呵護我是很難走過來並堅持到現在,以後我要認真學法,聽師父的話做好三件事,少讓師父操心!

    以上是我個人的一點體會,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謝謝同修!叩拜師父!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秋風涼>

     



    TOP

    按師父要求做報答師恩


    北京大法弟子 陽光 李玲

    按師父要求做報答師恩

    北京大法弟子 陽光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是1998年秋走入法輪大法修煉的。以前我的身體很不好,肺心病、風濕性關節炎、低血壓等多種病,犯病時痛苦萬分,大夫也治不了,只能痛苦的承受著,沒別的辦法。

    直到修煉大法後,師父把我的身體全部都給淨化了、清理了,我無病一身輕,走路生風,心情愉快,心胸的容量也加大了,太謝謝師父了!我生在山區農村,因為自己身體不好也沒上過學,一個字不識,學法很困難,但我有決心學好,我就一個一個字的學,功夫不負有心人,現在我也能學《轉法輪》了。其實都是師父教我的,是師父打開了我的記憶讓我學會的,謝謝師父了!

    還有一次,我騎電動車去上班,在路上撞了一位老大爺,老人八十多歲了,因為他車閘不靈,還有另外的原因,我們兩人連人帶車撞在一起。我趕緊求師父,師父把這件事安排的非常好,我永遠也忘不了,師父為我操碎了心,謝謝師尊了!還有很多的奇蹟,就不一一說了。

    今後我一定要學好法,按著師父要求做,多救人,牢記真善忍,事事找自己,做一個超越常人的好人,以此報答師恩。感恩師父的慈悲苦度!我們全家謝謝師父!

    請師父早日回家,大陸弟子想念您!
     

    謝謝師父又給我第三次生命

    北京大法弟子 李玲

    自一九九七年十一月得法那天起,我就決心做師父的好弟子,也一直自以為修的不錯。可回頭再看,發現是為私為我的執著。得法前我的身體老有毛病去醫院。學了大法後,我信師信法。可是在二零零零年江鬼六一零的迫害下,從洗腦班回來的時候,我找不到大法的家,走錯了門,我毀了一本《轉法輪》和兩盤大法磁帶,我後悔萬分。我的身體也不好了,後來經過修煉,師父給了我第三次生命。我堅持學煉法輪大法,我身體又健健康康了。

    謝謝師尊!

     



    TOP

    堅持學法 放下情


    北京大法弟子 福運

    師父好!同修們好!

    我是一九九六年春天得法的老弟子,在恩師的精心呵護下,在風風雨雨中走到了今天。師父,您為我們付出的太多太多了,您用各種各樣的方式,點悟、引導我們放下一切人的東西,走向神。

    在去年十月九日,我妻子同修突然去世,醫院診斷是腦溢血。她的離去使我心靈深處受到了非常大的衝擊,中共惡黨對大法弟子瘋狂迫害的時候,我被非法勞教、判刑,前後被非法關押有七年半的時間。作為修煉的同修,家裡家外都得她一人照顧,她沒有任何怨言,一直鼓勵我。出獄後,我們共同學法,一下子她突然離我而去,心裡很難接受。雖然以前談到人世間的情時,我認為自己已經放下了,出現這樣大的衝擊的時候,心裡就是放不下了,看到這個,拿起那個,都會對妻子的過去勾起聯想。我也認識到那就是執著,就是對情的執著,必須放下。

    我晚上堅持學法,師父說:「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1]法能破迷。那段時間能頑強的走過來,是師父幫我走出了那段困境。師父還說:「碰到不高興的事的時候,正好是你修自己的時候、修心的時候。」[2]師父還講:「你們在常人中碰到的不高興的事是不是好事呢?你要想修煉、你要想脫離三界,你要想返回你原來的地方,你要想救度你那一方世界的眾生,你要真的是在助師正法,這不是給你提供方便、這不就是叫你真正的修自己嗎?你碰到那些不好的事情不就是給你鋪路呢嗎?你為什麼不高興呢?」[2]

    我把師父的講法記下來,對照警醒自己,是啊,在嚴酷的惡黨邪靈迫害時沒有倒下,頂著巨大的壓力走到了今天,整整十八個年頭過去了,人世間的情必須隔斷,這個放不下的就是我們從人走向神的最大障礙,能把它帶到天上嗎?妻子的去世,她已經圓滿在她的層次,我應該為她高興,修煉就是修自己。

    師父在《轉法輪》裡講:「任何事情都是有因緣關係的,人為什麼能夠當人呢?就是人中有情,人就是為這個情活著,親情、男女之情、父母之情、感情、友情,做事講情份,處處離不了這個情,想干不想干,高興不高興,愛和恨,整個人類社會的一切,全是出自於這個情。這個情要是不斷,你就修煉不了。人要跳出這個情,誰也動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帶動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東西。」就這樣在短時間內,我向內找,調整好心態,融入到救度眾生之中。我發現在這個過程中,世人也在關注著我,有一個我從前認識的老闆說:「老哥,你們學大法的就是了不起,就是堅強。你講的我信,給我退了吧,我入過少先隊。」

    師父在《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中說:「如果大法弟子做的正,沒有很強的執著或者是根本上的執著的東西,就沒有問題。有的人說我學法了遇到這個情況了、遇到那個情況了。我經常講一句話就是,你學大法了,無論你遇到好的情況和壞的情況,都是好事,(鼓掌)因為是你學了大法了才出現的。有些學員學大法之後碰到很多魔難,如果你不修煉,那些魔難就會使你走向毀滅。正因為修了大法,這些魔難提前來了雖然受到的壓力很大,對心性的考驗很難過,有時過的關也會很大,可是畢竟這些魔難都要過去,都要結帳,都要買單。(眾笑)這不是大好事嗎?所以你碰到了好事、壞事,只要你修了大法,都是好事,一定的。」

    法是指路燈,是偉大的恩師保護我,呵護我,用法理洗滌人的污垢,使我越來越清醒,理智。叩謝師父再一次救了我!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須學法〉
     

     



    TOP

    堅定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回家


    北京大法弟子 雷鳴

    我是得法早的弟子,當我看到法輪功簡介時,就認定了此功是真實而又超常的正法。當時是抱著祛病健身的心態,每天在公園參加集體煉功做五套功法,但是沒能重視學法,致使常人之心太多沒有去掉。其實前幾年是師父給弟子安排靜心學法的時期,可是讓我給荒廢了,實在是不爭氣呀!即使這樣的狀態,師父依然把我頑固的頸椎骨質增生給清理掉了。時至今日只有內疚與後悔,真對不起師父的安排與慈悲苦度!

    四二五我和同修去了中南海證實大法,為大法討個說法。緊接著的是邪惡鋪天蓋地的造謠,顛倒黑白,給法輪功抹黑,煽動世人仇視大法。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那天,我老伴帶著五歲的外孫女去了天安門證實大法。我在本地用集體煉功的方式證實大法時,被警察綁架非法拘留一個月;後來和幾位同修在一起切磋時,遭人構陷又被非法拘留三個月;因發護身符被人構陷於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日被非法勞教十九個月。因二零一五年狀告江澤民,在二零一六年曾多次遭到當地六一零、派出所、居委會、村委會的非法騷擾。都被我拒之門外,使其陰謀未能得逞。還有不斷的監聽監視、跟蹤的非法騷擾,使我家人都不得安寧,隨之又產生了怕心,使學法受到了嚴重的干擾,甚至執著早點結束這場邪惡至極的迫害。

    最近幸虧《明慧週刊》同修交流文章的啟發,意識到只有聽師父的話才能做好三件事,首先得多學法修好自己,走出去用慈悲的心態去講真相救度眾生,去掉怕心還要注意安全。現在覺得時間很緊迫,我要加倍精進了。只有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做好三件事才有資格跟師父回家。感謝慈悲偉大的師尊苦度之恩!



    TOP

    在撥打專案電話中突破自我修去人心


    美國賓州大法弟子

    師父好!各位同修好!

    在電話平台,我是個新手。前幾天,四十八歲的大法弟子胡國艦遭邪黨迫害,非法判刑四年。二零一六年五月四日被劫持到本溪監獄八監區,遭到暴力毆打虐待;僅僅二十二天就被本溪監獄迫害致死。圍繞這一惡性事件為清除東北殘餘邪靈黑窩, 解體迫害救度眾生,全球電話組營救平台組織專案撥打。我有幸參加了全球電話組營救平台【瀋陽本溪撫順重點專案】撥打講真相。

    一開始心裡很怵。之前我曾經在第一直播室上平台,因為突破不了怎麼開口切入,始終不知如何開口,從而產生了怕心,想打電話卻又害怕上平台,徘徊了幾個月。

    偶然的一次機會來到這個專案營救平台,在大組交流後,平台做專案動員。交流中協調人說,在這裡,保證能讓你開口打電話,當時心中升起了一點信心,心想,要能讓我張開口打電話就太好了。

    之後的三天的專案營救撥打電話,我準備參加。可是真到那一天準備開始撥打電話的時候,心裡又產生了恐懼。但想到動員會上同修說的,這是一件大好事,希望同修們能告訴自己周圍的人、身邊的人都來參加,讓國內到處都有電話響起來,對邪惡就是震懾。我能參加進來,就能震懾邪惡,清理那裡的空間場,就能救度那裡的眾生!同修還說,如果有同修怕自己不會說,就讀稿子,再不會說的,只要會說法輪大法好就行。這幾句話,讓我增強了自己的信心:是啊,再不會講,「法輪大法好」我會說呀!好!我一定要參與專案撥打電話!

    第一天,我領了一包案子。看到是法院檢察院監獄的電話號碼,心裡又緊張起來了,但是不管怎麼樣,我都要橫下心堅持撥打。
    開始幾通電話都沒人接。後來打通了遼寧本溪公安局,電話那邊有男有女,數次接過即掛。再撥,他們製造干擾說聽不清。我仍然堅持撥打,但那邊開始罵人,男的罵,女的也罵,罵得很厲害,有個男的罵的特別下流。不但罵我,還罵大法罵師父。我心想這個人竟然罵大法罵師父,這個人罪可大了!我覺得可能是自己沒做好讓眾生對大法造業了,於是我就停下來,發正念清理邪惡。
    再撥打過去,此人罵得更猖狂更囂張,我想不能讓這個人再對大法造業,我就掛了電話。

    我想,在另外空間就是正邪大戰,邪不壓正,我還得繼續撥打。當再撥通時我就堅持讀稿,電話那邊更猖狂更加惡毒的謾罵不停,這時我心裡也不穩了,仍一個勁的讀稿。嘴在讀稿,可是手都在發抖。我對那個男士說,你這個素質怎麼當人民警察?人民警察也得具備基本的素質,你真是人渣!

    我想到師父教導我們修煉人要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轉法輪》),這是我們最初修煉師父對我們的要求,我不能跟他一般見識。這時我又想到了同修講的故事:一個開著修的同修看到另外空間,參與迫害的警察跪著對被迫害的大法弟子說求求主救救我吧。我想,這個人很可悲也很可憐,他是被邪惡生命操縱的才如此表現。我們不能看他人的這面表現如何,他們今生被安排了參與迫害,舊勢力的目的就是想毀掉他們,但是他們當初就是堅信這個大法能救他們,才跳入三界的,所以不管他表現如何,我還是堅持讀稿把真相告訴他,解體他背後的邪惡因素。

    我對他說:你再怎麼罵,我也不怨恨你,因為你們是被中共欺騙了。我告訴你真相就是希望你不要被謊言欺騙仇恨佛法,把自己毀掉了。那邊很安靜,沒有再罵,但是也是很短時間他就掛掉了。這通電話總共撥打了19次。

    第二天領了兩包案子,是遼寧瀋陽重點專案,其中有一通是瀋陽大東公安分局的。一通電話我撥打28次,一接就掛;又撥打38次,不接。我堅持撥打,電話鈴聲一響,我就開始讀稿。撥打第67通時,電話對方終於拿起電話開始接聽了,而且聽了40分48秒,裡面不止一人在聽。我讀完一遍真相長稿,對方仍不撂電話。我又從頭讀,讀到第五頁對方把電話掛斷了。完整聽了一遍多。在讀稿的過程中,對方一直聽著始終但不說話,我明白,只要他能聽,就在解體他背後不好因素。我由衷的對他說,你能聽這麼長時間的真相電話,你一定是個善良的生命;你可以在自己職權範圍內善待和保護大法弟子,也就是在善待自己,給自己留後路,槍口抬高一厘米,那是道德的尺度……  

    撂下電話,我的心裡心裡很感動,感到慈祥慈悲的:這個生命在拒絕那麼多次電話後,居然能聽40多分鐘真相,他一定會有一個正確的選擇,在隨後的整點發正念中我一直在流淚---為一個生命有了希望。

    感謝師父的加持和同修們整體配合的正念之場,讓我能夠參與本次活動。這次撥打電話,也讓我突破了難以張口這一障礙,我感到,打真相電話並不像自己之前認為的那麼可怕和困難。這次撥打專案電話中使我突破了自我,修去了人心。我一定堅定走好這條路,打好營救電話,救度更多的眾生。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

                                            



    TOP

    包工頭擁有千萬財富的奧秘


    大陸東北大法弟子

    時光荏苒,轉眼已經修煉二十二年了,我沐浴在法輪大法的佛恩浩蕩中,用真、善、忍標準衡量自己,身心發生了巨大的變化。這蛻變的過程,我的親人和周圍的人就是最好的見證,他們發自內心的說:「法輪大法好」。

    我是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那時我四十二歲,在此之前我身患心臟病、婦科病、類風濕、風濕性關節炎,走路連門檻兒都邁不過去,雖然不是要命的病,可就是治不好,疾病導致的我已經好幾年不能上班了,煉了法輪功三個月後就完全康復。我又回到了工作崗位,我身體不好是出了名的,單位裡的人看到我來上班,聽說煉法輪功就沒病了,都很驚奇,由衷感嘆大法的超常和美好。

    當迫害發生後,很多大法弟子去北京上訪,單位領導找到我說:「你修大法,你看你給單位節省了那麼多醫藥費,大法多好啊!你就是別去北京,我們保護你,上級問我們單位有沒有煉法輪功的,我說沒有。」 我說:大法多好啊!你那麼說幹啥呀,他說:「上面有政策了,不許煉法輪功。」

    我曾經是個爭強好勝,得理不饒人的人,家裡外面的不吃虧,丈夫家兄弟姐妹九個孩子,我和公公、大姑姐三個人是當家人,有什麼事直接武斷,在家裡說一不二,像個說客兒一樣,還常擠兌別人。修煉大法之後,師父講的那些高深的法理折服了我,我按照真、善、忍的標準修煉,不管在哪裡都要做一個好人,過去爭強好勝的我不再與人爭鬥,遇到矛盾向內找,做什麼事先為別人著想。修煉成了我生活中最快樂的事。不僅身體發生了根本性的改變,在日常生活中也不再計較個人得失, 性格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婆婆感嘆的說:這法輪功可真好啊!病好了,人也變了。丈夫對我說:你那麼重的病,伸伸胳膊,動動腿兒咋就好了呢?這法也太神奇了!

    在我得法的時候,女兒也跟隨我一起走入修煉,說起來真的是神奇,我女兒八一年出生,就在分娩的前夕,我做了一個非常清晰的夢,在夢中從天上來了一個道人,挽著高高的髮髻,腳踩祥雲,旋在離地很低的地方,一隻手裡拿著拂塵,一隻手裡拿著一枝九月菊,對我說:這小花給你,你經管著它,它對你有用處,我接過花看了看沒有根兒,心想這花能活嗎?這時,道人駕著祥雲向空中飛去,又轉回頭對我說:你好好的待它,它對你有用處。那年陰曆的九月二十三我生下了女兒。

    女兒生來就有人保護,在她小的時候有一次掉進水裡,已經被水淹沒了,被爸爸拽上來的時候,她回憶說,當時在水裡就有一個罩兒罩著她,水根本就靠近不了她,她還看著身邊的小魚小蝦游來游去,上來之後說:我還沒看夠呢?

    在我修煉的道路上女兒對我有非常大的幫助,她常看著我,一有人心或者不符合法的地方就給我指出來,好讓我及時的歸正。

    我的丈夫曾經是水利局鑽井隊的一名工人,他為人正直,對邪黨的本質看得很清楚,因為看不慣單位的不正之風和貪污腐敗,九五年的時候就辭職不幹了,自己出去創業,他所從事的行業是橋樑基礎,就是承建一些橋樑和高鐵的深水鑽孔灌注樁基施工,幹這種工程所用的工具是鑽機,我家用的鑽機是汽車鑽,後來我丈夫自己發明了一種大鑽機。我家承攬的工程都是高難的,別人幹不了的活。二零零三年在寧夏修建大橋時,施工過程中發生了意外,工人小黃兒突然掉進了深深的鑽孔中,鑽孔的深度有二十米深,裡面是混凝土的泥漿,想要救人都沒法救,而這意外就發生在丈夫回頭的一瞬間,危急關頭他大喊:「我媳婦兒的師父快救人吶!」這時鑽孔中的吊繩被一種神秘的力量纏在了小黃的身上,把他吊了上來,平安的脫險。否則後果不堪設想,過後丈夫打電話跟我說:你師父幫我了,把工人救了。

    二零零七年在山東菏澤時,有一次丈夫開車在高速公路上行駛,發生了車禍,車翻到了公路的下面,四個車軲轆兒朝天,車裡的油都撒了出來,車裡的四個人是爬出來的,交警來了之後一看現場,以為車裡的人都死了,他們四個站在車旁邊說:我們就是車裡的人,交警看了看之後,覺的非常不可思議。這種現場人是活不了的,車還會著火,而他們四個只受了一點輕傷,車也沒燃,丈夫過後跟我說:「你師父又保護我了,我出車禍了,我兜裡有大法護身符,是師父保護了我,要不然就沒命了」。

    還有一次是在長春時發生的一場車禍,他開車在公路上行駛,打電話時發生了意外,與行駛在前面的一輛油罐車相撞,車撞報廢,可車裡面坐的四個人卻安然無恙,其中還有一名是孕婦,啥事也沒有。由於他相信大法好,師父時時刻刻的保護著他。

    我丈夫幹這種工程之後發了大財,賺到了上千萬,他的侄男侄女還有他哥哥看他有了錢就妒忌,有一次他讓他侄幫他買一輛路虎車,明明花了八十萬卻說花了一百一十萬,從中騙他的錢,他知道後非常生氣,還有一次他讓他侄幫他做鑽機的鑽杆,兩次給了他十多萬塊錢,結果鑽杆也沒給做,錢也沒還。丈夫之後給我打電話,訴說心中的憤憤不平,我說:不失不得,他騙你的錢他不給你德嗎?你身體好了,啥都有了。假如咱們要欠他的話就等於還了,不欠他的他就給你德,常人不知道這個理,你就認了吧!和氣生財。我還在電話中給他念師父《洪吟》中的詩<做人>,他說:「跟你一說話啊,我心就舒服了,就平衡了」。

    作為修煉的人,我們自身代表的就是大法的形像,常人不懂大法的法理,他們只看我們的言行,丈夫有了錢之後也被當今社會所污染,有了外遇,我有很長一段時間放不下對他的情,陷在人心當中不能自拔,修的拖泥帶水,如果繼續陷在情中,我永遠都沒有慈悲,因為慈悲裡是沒有情的。通過與同修切磋交流,學法修心向內找,修煉人遇到的一切都沒有偶然的,都是自己的人心折射,當我放下人心之後,終於走出了修煉的低谷,用大善大忍之心對待發生的一切。有一次他罵那個女人,我對他說:你要善待她。他說:我善待她啥呀,你呀,太善良了,咱家的生意為啥這麼好,都是你修來的,你看你受多大的委屈也不說。後來我說:你給她辦個養老保險吧 !讓她後半生好點兒,他說:你閒的,管那事兒幹啥呀,你吃飽別管別人。我想人在迷中多苦啊!他說:我全世界的人都對得起,就是對不起你!當我轉變了心態之後,丈夫也在變,他的心也漸漸的收回來了。

    無論做什麼事情,我都是在大法的法理指導下去做,經過這些年的修煉,丈夫也耳濡目染的開始修善,小叔子生活有困難,經過我善心的勸說,丈夫無償的給他買了新樓房還供侄女上大學,幫他渡過難關。

    丈夫這些年干工程,是全國各地的跑,有時在野外工作,很艱苦的,他對工人非常好,每個工人到過生日的時候,他都擺上豐盛的飯菜祝賀,還時常的改善伙食,善待每一個人。

    現在的中國,最缺少的是誠信,就像干工程有多少是偷工減料、偽劣不合格的工程,丈夫鑽孔也是,有時項目經理說少鑽幾米也沒有事兒,差點兒就差點兒吧,他說不行,必須到位。因為他會看地貌,什麼樣的地貌鑽到多深,勘察的一點不差。每接到一個工程,開工前他都對著工地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因為他深深的相信,只有法輪大法能保佑他平安順利。

    我丈夫這些年干工程紅紅火火,做生意不用自己出去找,而是別人主動找他,賺得盆滿缽滿,錢掙到了千萬,讓別人羨慕不已,這都與他明白真相、相信大法、支持大法有關。當我放下名利,節儉的過日子時,他說:「錢你就花吧!這都是你的錢,都是你修來的」。這是他的肺腑之言,因為他從大法弟子的身上看到了大法的美好,在危難時刻他得到了大法師父的保佑,感受到佛法無限可能的巨大力量,是大法帶給他的滾滾財源。


    [1]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TOP

    美國首都法輪功萬人法會 師尊蒞臨講法


    亦平

    近萬名法輪功學員6月21日在美國首都召開「2018年華盛頓DC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蒞臨現場,講法答疑將近2小時。

    下午1:56分,全場起立,掌聲雷動,近萬人的目光熱切地注視著主席台,李洪志先生走上講台,向大家問好,眾弟子齊聲回應:「師父好!」

    李洪志先生表示,在社會道德下滑的滾滾洪流中,大法弟子逆流而上,特別是中國大陸大法弟子在受污染的環境中能正念對待,做好大法弟子的事情,非常了不起。

    李洪志先生講述了「修煉」的真正涵義,期望大法弟子不要懈怠,走好修煉之路。

    這次會議在市中心的Capital One Arena室內體育場召開,來自56個國家和地區的部分法輪功學員近萬人與會。

    法輪功,也稱「法輪大法」,是由李洪志先生於1992年5月傳出的佛家修煉功法,以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為指導;到目前為止,在世界120多個國家和地區洪傳,受到各族裔民眾的喜愛。

    法會上來自美國紐約、波士頓、佛羅裡達、華盛頓特區以及加拿大、台灣、香港等地的十幾位中西方法輪功學員分享了他們按照「真、善、忍」原則修煉後境界昇華的心路歷程,以及向人們講清法輪功真相的心得體會。現場提供十幾種語言的同聲翻譯,近萬名法輪功學員靜心聆聽每一位發言者的交流。

    「真善忍正是我一直在找尋的」

    今年二十八歲的保羅·格瑞尼(Paul Greaney)四年前開始修煉法輪大法。

    他說:「一天我漫無目的地走過舊金山的中國城,一位二十出頭的華裔女士微笑著給了我兩份傳單:一份介紹法輪大法,另一份是關於中共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暴行。」「當我看到傳單裡金色的『真善忍』三個字和法輪功功法後,我知道這正是我一直在找尋的。」

    保羅回家後就開始跟著網上師父的教學錄像學起了法輪功,並迫不急待地開始閱讀《轉法輪》。「那時候我不能說我理解了師父書中所講的,但是我相信他說的每一個字。我知道他所說的都是真實的,而且可以做到。那種下意識的興奮感真是如夢一般。」

    修煉後,他拋棄了所有的壞習慣,師父開始給他淨化身體。「我覺得像一個全新的人,我充滿了對師父的感恩,興奮地加入到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行列中來了。」格瑞尼說。

    把法輪大法的真相傳至哈佛校區

    來自美國波士頓的Diana Lu於2005年開始修煉大法,她在繁忙的工作之餘經常給大陸民眾打電話講真相,後來意識到應該利用自己的專長,幫助更多美國主流社會的人士了解法輪功真相。

    她開闢了哈佛廣場講真相點,從此哈佛校門口成了一個一年四季長期的真相景點。2017年7·20,她組織了在哈佛廣場的反迫害集會,這次活動中接觸到的電視台編導、公司高管、哈佛學生學者、大陸民眾和各國遊客了解了真相。後來她嘗試聯繫哈佛廣場的獨立影院揭露中共活摘器官的真相影片,在可容納100多人的劇場坐了八九十名觀眾,其中有醫生、學術精英、人權機構組織成員、電影製作人、高校學生,還有來自中國大陸的留學生。

    她說,期間從不確定、惶恐、孤獨到堅定、坦蕩,無畏地去面對,直到出人意料的結果,這個過程讓自己真真切切的感受修煉的昇華和法的偉大。

    世界五百強公司職員:大法給了我新生

    來自美國紐約的班傑明·馬洛尼(Benjamin Maloney)在青少年時就吸毒和酗酒,無法擺脫酒癮和毒癮的困擾。2008年,他因為醉酒駕駛第二次被逮捕後的幾個月,他的一位表親向他介紹了法輪大法。他開始煉功並閱讀《轉法輪》。

    馬洛尼說:「當我開始嘗試按照真、善、忍的標準生活的時候,我的整個人生發生了變化。我再也沒有吸過毒或是喝過酒。我的GPA成績翻了一倍,從一所在美國享有盛名的文理學院以全年級頂尖的成績畢業。剛一畢業,我就在一個世界五百強公司找到了一個大家都嚮往的職位。」

    馬洛尼對大法心存感恩:「大法給了我新生,把我從一個跌跌撞撞、醉醺醺的少年,變成了一個讓社會、父母和我自己能為之驕傲的、有用的成年人。」

    敞開心扉 讓人們獲得了解法輪大法的機緣

    凱薩琳·考貝思(Katherine Combes)來自美國地廣人稀的蒙大拿州,她是當地唯一的一名法輪功學員。

    凱薩琳分享了長期堅持給國會議員辦公室及州議員寄送真相資料、發郵件,讓他們即時了解有關法輪大法的最新進展,並邀請他們參加大法活動的一些經歷。她給蒙大拿州的各個報紙編輯寫信投稿,她的稿件被發表在一些大報上,通過這種方式讓人們了解大法真相。她經常在當地的健康展和社區活動上洪法,有一次她一個人從早到晚一連五天洪法、教功。這些年來,她堅持每周在煉功點上教功,讓人們獲得了解法輪大法的機緣。

    凱薩琳說:「以前,當人們還不了解我們的時候,他們用異樣的眼光看著我。然而這麼多年過來了,情況改變了,人們知道了法輪功是個好功法,從而變成支持者。這就是我一直堅持在社區洪法的回報。」

    放棄安逸生活 來紐約曼哈頓發送報紙

    洛曼‧巴爾馬科夫(Roman Balmakov)分享了他在英文大紀元工作中的心得體會。

    洛曼六年前加入英文大紀元﹐承擔起最苦最累的報紙發行工作。他每天從早上3點半開始﹐騎著自行車﹐背著60磅的報紙﹐在紐約市內穿梭﹐覆蓋曼哈頓方圓10英裡的範圍﹐不管是下雨還是晴天﹐一週五天﹐只有兩個全職人員﹐每天要在曼哈頓發送5000份報紙。

    洛曼說﹕「 一個冬日﹐天下著凍雨﹐我早上4點把報紙送到報箱﹐渾身又濕又累﹐手也被金屬報箱銳利的邊劃破了﹐但我並不覺得苦﹐我知道這是在救度眾生。 」

    他還分享了自己親身體驗的一個神奇經歷。「 有一次我正在城裡送報紙的時候﹐感覺狀態很好﹐突然間﹐我的意識膨脹得很大﹐我能一邊環繞地球行走﹐一邊送報紙﹐同時感覺自己升上天空﹐從40英裡外的高空俯視地上的自己。整整半個小時﹐我都處於這個神奇的狀態中﹐我能在紐約市內行走﹐同時又能在高空俯瞰人世間。我能看到德與業的關係、善惡有報的因果﹐以及我走在城市裡﹐發送金光閃閃救人的報紙是多么正。 」

    他說﹐描述這個狀態很不容易﹐但能擁有這個經歷﹐是因為自己學法紮實﹐並用「真、善、忍 」來衡量自己哪怕是最細微的想法。

    「可以改變世界的人」

    來自台灣的林孟穎從頭起步學做卡通片,因為卡通是7至12歲的孩子們最喜歡看的,通過這樣的方式也能讓孩子們了解法輪大法的真相。

    林孟穎說:「我非常外行,快50歲才第一次聽到世界最著名的動畫公司『皮克斯』的名字,為了彌補專業的空白,我會熬夜看大量的卡通,閱讀各國歷史、產業趨勢,參加講座並和常人動畫公司做朋友,了解這行業的生態環境。」

    「因為想把補習班動畫師的話聽懂並且背下來,所以上課時我會錄影,每次三個小時的課程,回家後會用四小時來複習影片和做筆記。因為時常發現自己和動畫專業差距很大,不知如何迎頭趕上,所以在課堂上常常難過得偷偷擦眼淚。雖然每上一次課就被打敗一次,但是幸好修煉了法輪大法,讓自己遇到困難和挫折時變得越來越堅強,每次被打趴後,還是都能夠站起來。」

    目前,她製作的動畫片已在全球榮獲56個國際獎項,入圍了五大洲40個國家影展,包括香港,得到了來自各國評委的好評。許多國家的評審對影片發表感言,他們不認為這只是一個兒童節目,而是可以影響國家、民族,甚至改變世界的影片。美國有個影展創始人對於參賽那年沒給這部動畫片獎項耿耿於懷,在隔年特別邀請他們去好萊塢,接受影展頒發的最高榮譽獎,那位影展創始人說:「這個獎要頒給可以改變世界的人。」

    年少得法 傳遞真誠和善良

    來自美國佛羅裡達的大法弟子周先生1999年初在中國大陸上小學的時候得法。2002年,他意識到應該讓身邊的同學老師了解法輪大法真相。

    從那時開始,他克服怕心,逐漸地向周圍的朋友、同學和老師面對面講真相了。一次他在政治課的課堂上給老師和全班同學講真相,從此以後,政治課上老師再也沒有講過誣衊大法的內容,試卷上也沒再出現相關的內容。

    後來出國讀書,在佛羅裡達向當地政要講真相中發現,不需要刻意去改變自己,只需要按照修煉人的標準做就可以了,在這樣一個複雜的社會,真誠和善良往往是最能打動人心的,自己的一言一行別人都看在心裡。抱著這樣一顆純淨的心,他讓很多政要了解了真相。

    在做媒體中昇華與救度眾生

    來自香港的梁燕1997年得法,至今已經修煉了20多年,做媒體記者10年了。

    梁燕在交流中說,早年做記者的時候,四處碰壁,沒有消息來源,到了活動現場,有人用手遮擋她的相機,不准她拍照,市民或受訪者拒絕採訪,有時還受到其他媒體的排擠和孤立,只因為她是法輪功學員辦的媒體的記者。

    這對於性格保守、不擅交際、膽子又小的梁燕來說,真是難上加難。面對這些情況,有時會覺得很苦、很累、沮喪,甚至想過放棄到第一線採訪。

    後來靜心學法時悟到,眼下面對的一切,都是因為世人在不明真相情況下的表現。自己是修煉人,不是應該提高心性嗎?怎麼能跟常人去計較呢?於是她沉住氣,頂著壓力,放下自我,又一次次背上採訪的背囊,走出去採訪。

    她不斷提升專業水平,同時在點點滴滴中和民眾拉近距離,願意付出自己的時間和他們溝通,和民眾的信任也一步步建立起來。由此,她有機會跟他們講法輪大法的真相,讓他們看到修煉人的真誠、坦蕩、直率、修煉真、善、忍體現出來的精神面貌,從而轉變了他們對法輪功和大法弟子的態度。

    現在其它媒體在走下坡路,法輪功學員辦的媒體日益興旺。她和媒體的很多記者成為朋友,大家互相分享消息來源,很多人還主動聲援法輪功。

    堅持背法 正信彌堅

    來自亞特蘭大的劉躍龍1990年來美國留學,攻讀學位,進入大公司上班,按步就班地實現了自己的美國夢。

    2011年6月全家回大陸探親,二姐因發送法輪功真相資料被判刑三年,剛從中共黑獄出來,他看到她房間的一本《轉法輪》,手不釋卷,一口氣看完,多年來沉積在心裡的人生疑惑一一得到了解答,他一下子明白了人生的真正目的和生命的意義,那是一種久違的、內心深處無以言表的欣喜,是一種迷茫中重獲新生的感恩和喜悅。

    他用了一年半時間把《轉法輪》背下來,他說,這個過程為自己今後堅持實修、跟民眾講清真相,打下了良好的基礎。

    他說:「在大法中修煉轉眼間已有七年了,回首這段修煉歷程,我內心充滿了對師父、對大法的無限感恩和敬仰。」

    孩子在淨土般學校就讀的收穫

    來自加拿大多倫多的張瑩瑩交流了兒子在紐約米德爾敦(Middletown)一所大法弟子開辦的學校就讀的收穫。

    她說,兩年前兒子準備讀10年級時,她發現學校裡的孩子們都開始交男女朋友,而像兒子沒有女朋友就被視為不正常,她為不知怎麼跟孩子解釋而著急。更讓她困惑的是,同學們放學都回家關在房間裡玩遊戲和電腦,沒有人跟她的兒子在外面打球了。

    正在她不知所措時,紐約米德爾頓中學開始招生,這是以品德教育為主而創辦的學校。老師們每天都苦口婆心地教育孩子們什麼是好、什麼是壞,什麼可以做、什麼不可以做。老師用心管每一個學生,正面引導他們。一個月的時間,孩子把沉迷於上網的癮徹底戒掉了。每次放假回家,她都能發現兒子的變化,孩子變得真誠,越來越關心別人。

    她發自內心的感謝所有為這所學校付出的師生、員工、義工,因為有了他們的辛勤付出和無私奉獻,孩子們才能在這個修煉環境裡成長。

    (大紀元)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