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27日 星期三

  • 義葬外鄉一書生 不取金銀落美名

  • 輪迴紀實:千載法緣之一上古聖緣

  • 沒有法輪大法 我不會有這麼大的改變

  • 「老太太 您真行」

  • 迫害法輪功應受到全世界的譴責

  • 一次證實「是你的東西不丟」的經歷

  • 修煉一年多的心路歷程



  • 義葬外鄉一書生 不取金銀落美名


    唐文

    人們常說「見財起意」,在金錢面前是很難不動心的。而見財不動心的,人們就會認為他是聖人了。

    有一天傍晚,三國時魏國的鮑子都在荒野行走,遇到一位書生突然發作心臟痛,鮑子都下馬為書生按摩心臟。不一會兒,書生就死了。鮑子都看到書生的行囊裡有一卷《素書》和十個金餅,便賣了一個金餅,用來安葬書生,並將剩下的九個金餅枕到書生的頭下,素書放到書生的腹部旁邊。

    幾年以後,鮑子都在路上發現有一人乘馬追趕他。等到那人追上他以後,說他是強盜。那人還問鮑子都他兒子的屍體哪去了。鮑子都將當時的情況如實告訴他了,帶那人到書生的墓前,挖開墳墓將書生的屍體取出來,看到九個金餅仍在書生的頭下枕著,《素書》還在書生的身旁放著。書生一家人都非常感激鮑子都的大仁大義,鮑子都的名聲也因此響了起來。

    (出自《獨異志》)



    TOP

    輪迴紀實:千載法緣之一上古聖緣


    文/大陸大法弟子

    題記:因《艱辛尋法》系列是從地理和階層(包括行業)寫歷史輪迴,本系列就從時間、朝代順序來寫。讓我們一起珍惜這來之不易的正法修煉機緣,在正法的最後時刻真正的精進。這兩個系列互成經緯,顯得全面與完整。

    本系列肯定有很多不足之處,希望大家多多指正。為此先謝謝大家。

    記得我多年以前去被稱為「盤古開天之地」的盤古殿,望著清代建造的盤古的塑像就在想:盤古神(或者叫盤古大帝)為了讓宇宙中的不夠好的生命能有一個回去的機會,而被上邊的神派到這個低層次之中,開天闢地,耗盡了一切。在地球上歷經多次神創造的文明之後,終於在本次文明時期,他被這茬人類所認知。這在人中是多麼的漫長與艱辛的歲月呀!

    從人間的文化遺留來看,盤古傳說在本次文明時期最早流傳於西南少數民族,等到後來才被漢族所用。而西南少數民族保留了最原始的一些文化內涵。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大師對此有講法:「我可以告訴你,中國西南的少數民族為什麼那麼多,而且和中國近代五千年的文化好像也有隔絕,其實這些人是五千年文明以前留下來的人種。」(《大法洪傳二十五周年紐約法會講法》)

    從盤古開天闢地之後,隨著神派下的伏羲、女媧氏、有巢氏、燧人氏、神農氏直到炎黃五帝這個時期,時間很漫長,但神的智慧一點點的通過分子構成的人間事物(包括人與動植物等等)而浸潤到表面上來,讓人對外界自然有了認識。同時也讓山川河流也有了其文化內涵。進入文明時期之後,文化內涵更加豐厚了。

    因為一切都是宇宙大法所造就的,那麼在人間的一切安排同樣都為將來在今朝人們能認識法做鋪墊的。包括地上的山川河流以及動植物群落的布局與安排。

    概括的說了這麼多,我們就說說在這漫長歲月中的幾段故事。

    在我們一般人的想像中(中華)上古神話中的諸神,幾乎都在現在的中國大陸的西南或者西北一帶。其實不然。因為這個時間跨度相當的大,長達上百萬年甚至更長,地球板塊在這期間也是多次變動。因為他們流傳下來的事跡都是片段甚至被後人改動過的,與實際情況相差很大。

    在盤古開天之後的一段時間裡,地上雖然有了山川河流與一些植被與動物,但還不是很豐富。因為要在這裡傳宇宙大法,一個宇宙中的神的智慧可不夠,更何況有那麼多的神都想參與其中,為的是在今朝被救度。那他們就自然的在地球創世時期將自己的特點與智慧留在分子構成的這個世界中。

    其中有一個神覺得以上似乎還不夠,就親自下來看看這裡的環境。因為當時造人的時機未到,人間還不適合人類生存。他雖然也得披個分子構成的「外衣」來,可是他畢竟有自己的辦法在這裡生存。具體不能詳述。

    因為在宇宙中神的智慧也是有限的,不是所有的事情都知道。當他來到人間一看這裡的很多因素都是不同神弄來的。他能夠通過某一事物看到其來源或者某位神所安排的,這讓他大開眼界。真的想不到在人間能夠有那麼多的神參與「規劃」、「設計」與「安排」(當然這都是現在的詞彙,為的是形像的表達出神的所為),這也讓他看到了這裡的一切安排都是極其特殊的。他在想:都說將來在這裡要傳這個宇宙的法。那我經過多少次在那個層次的劫難循環,用神的時間來說都是無比的漫長,也不知道宇宙大法是啥樣的。那我來到這裡看到這些,似乎多多「關注」這裡就會有希望看到自創世以來都沒有見過的宇宙大法洪傳的壯觀場面。

    後來當他走過一座高山之上,覺得這座高山與之很有緣,就駐留在這裡。時間一長,因為表面上被分子構成的因素浸潤的過多,就成了一個巨石。他的元神同時也希望在這裡守望著大法洪傳人間的那一刻。其心其意天地為之感嘆!

    後來過了很久的歲月,在此山中的修道人修行開悟,能量發生震動,將這塊巨石震碎。他的元神離開巨石的時候,還戀戀不捨的說:我就想在這裡見證宇宙大法洪傳的那一幕。此時宇宙中的主佛帶著萬道霞光展現在他的面前,告訴他,他有此誠心可以在將來宇宙大法洪傳之時當主佛在人間的弟子,直接跟隨主佛修煉,回升。當然如果不想等那麼長時間,可以暫時做低層空間的護法,保護著那些來到人間的神,讓他們在尋法、與法結緣的時候不受干擾與不被觀念所左右。說白了就是用他的能力把將來要得法的生命用法緣牽的牢靠一點。

    他當時雖然選擇了後者,但在歷史的發展過程中主佛念在他對法那份誠意之上,讓其在今朝當成一位大法弟子,在宇宙大法中修煉、回升。

    時至今日,他對法的那份心意依舊在神仙界中傳頌著。

    剛才提到的那位修道人,其實也是盤古開天闢地之後來到人間的,因為當時還沒有造就人這一層次的生命,他來到這裡就是想用自己的親身實踐給神仙以證明這裡是可以修行、並開悟的。讓更多的神更加有信心來到這裡、或者參與這裡的事情,為的是更好的為宇宙大法在這裡洪傳而鋪路。

    來到這裡就得拋下神的光環與能力,雖然當時在沒有人這層的生命之時要求不是那麼嚴格,但在地上與神仙界的情況是無法相比的,這裡的環境很惡劣、一切都很粗糙,很表面化。就如同長期生活在江南水鄉中的人一下子落到了沙漠深處一般,環境迥然不同,神來也得去適應。他抱著為宇宙大法在人間洪傳而鋪路的決心和信心來到這裡,在那座山中修煉,經過漫長的歲月和磨鍊,終於成功。因為能量的衝擊而把另外那位神身體化成的巨石震碎。其實這也是這兩位神在人間結緣的一種方式。更是讓更高層的神看看下到人間來的一些表現,哪些可以留下來,哪些不能留下來,留下一種參照與經驗等。

    這個時期各種神來的也很多,大多數都是抱著正念而來的,因為他們心念非常的正而誠,最終都得法了,有的甚至直接被正法同化過去,獲得了永恆。當然也有來干擾與破壞的。

    我們再來說說女媧造人之後的情況。因為在人間有人和無人這是兩大階段。當地上真的有神按照自己的形像造的人之後,就意味著為宇宙大法在人間鋪路正式走上了軌道,前邊都是環境的鋪墊。這才開始進入文化、人文上的鋪墊,這屬於核心鋪墊了。

    因為畢竟剛開始做人文上的鋪墊,分子這層「衣服」還沒有什麼內涵,對外界認知的很少,自我防護力也很弱。當時人類的生存是相當難的。

    這個時期也來了很多神,因為他們是安排給人奠定一些文化基礎、教給人生存能力的,所以他們雖然有人身,卻會有一定的神跡。如有巢氏、燧人氏,神農氏等,這是人們能知道的。其實還有很多神幫助、引領人們走過那段黑暗歲月。只是由於人認知的局限和不想沖淡有文字之後的文化奠定等各種原因,而沒有流傳下來,這也是神有意安排的。

    我們現在都覺得小孩出生之後就會吃奶,這是生命與生俱來的本能。其實這是分子這層「外衣」(身體)有了這樣的內涵所致,這是歷史奠定的結果。而在剛開始造人的初期,因為分子這層外衣沒有這些內涵,所以什麼都需要神去安排,去教導。反過來說,神來到人間用人身做了此事,也同樣是其修行的一部份,同時也算是為將來宇宙大法洪傳奠定了基礎,也是大功一件。

    因為不同的時期與地域都有不同的神造就不同的人,當時各地區比較封閉,人們流動性不是很大,對生存技能掌握的也各有千秋。其中有一個地區上面派下一個神來教人們把石塊打磨成各種工具,用來狩獵和切割食物。

    在當今人們看上去非常簡單與粗糙的方式,在上古時期,卻是非常的費心費力的事情。因為他們是從一點文化奠定沒有而發展起來的。因為很多人掌握不好要領總是把手和身體(包括內臟)弄傷。此時外界環境還是比較惡劣,死人的情況屢見不鮮。有的甚至一個族群被猛獸吃了,或者一個群體因疾病而死,這些事情太常見了。此時的人沒有那麼豐富的感情,很冷漠。後來隨著神的不斷教導人們為了生存習慣於群居生活,各種感情因素也逐漸的豐富起來。

    這位上天派下來的神,雖然明白很多事情,可是畢竟他還有這個人身,很多時候也會受傷,只不過他與他人相比不容易那麼死掉罷了。

    一次山洞外面下大雨,上古時期的大雨,怎麼說哪,比現在天氣預報所說的豪雨要大的很多。有兩個人回來晚一些,在山洞口被雨水沖走。他當時仰天長嘆:上天如此對待世人真的是太殘酷了!隨著一陣陣的霹雷與颶風,原本堅固的山洞,如同壘卵傾覆在朝夕之間。他雙膝跪地祈求上蒼,請上蒼開恩,為將來多留下一些人種。

    不一會兒,風雨逐漸的平息,天上出現一道彩虹,人們都爭相出來觀看。只聽得不遠處似乎有小孩的啼哭之聲。人們跑過去一看,看到不知從哪裡來的幾十個小孩在那裡啼哭。人們爭相抱回去撫養。此時他明白了,上天自有好生之德,神的法力是無邊的。

    後來因為這個族群染上疾病,大多數人毫無徵兆的在一夜之間都死了,只有兩三個人還沒有死,他想盡辦法也無濟於事。於是又開始向上蒼懇求,希望人們能早日康復。結果這下子死去的人不但沒有活過來,沒死的人也都死了。

    他心裡很難過,但在此時他心底沒有任何埋怨上天不開面兒,而是覺得自己沒有盡到自己的責任而自責。他就離開了原來的地方。後來他走到一處很遠很遠的地方想靜靜的呆一段時間。有一次他在這裡看到一群飛鳥,覺得很好,就找來食物放在那裡,結果這群飛鳥就經常在那裡盤旋,不走了。其中有一隻領頭的,腦門上有一撮紅色的羽毛。有一次當他再一次出去回來的時候,沒看到一隻鳥,正在狐疑的時候,卻發現一群半大孩子(少年)在那裡玩耍。這群孩子裡邊有一個孩子腦門上有個紅色的印記。

    此時他面對外面雙膝跪地,感謝上蒼的再造人類之德。此時主佛帶著無比威嚴的神采從天而降,那陣式是他哪怕作為原本那一層次的神所從來沒有見到過的。

    主佛對他說了一些肯定與鼓勵的話,最後希望說如果他希望將來在宇宙大法洪傳人間之時,願意做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可以給他機會。他很高興,他回頭看看身旁的人,對主佛說,他們能否也能有機會?主佛微笑著說,將來得宇宙大法者必須有人身,至於說人身中的元神是誰,那就看他們的造化了。說完主佛在眾神的護衛下騰空而去。

    他目送主佛和眾神離去,久久回不過神來,此時他的記憶打開很多。但能力因為人間的特殊性,無法過多的發揮,而且與此時的人也無法過多的溝通。他只能把這一切都深深的埋刻在心底。他明白一旦主佛說了,那就會成為事實,這是最為神聖的珍貴聖緣,是連各層諸神都渴望的聖緣。

    後來他在奠定本次文化的歷程中也經過很多磨難,但無論經過什麼,這份銘刻在心底的記憶讓其永遠堅守著那份期盼與等待。等待著宇宙大法洪傳之時,能當正法時期大法弟子。

    今生他出生不久就得病,病來的很奇怪,經常一病不起,但過幾日又好了,反反覆覆。弄得家人很頭痛。直到有一天他突然看到《中國法輪功(修訂本)》(現名《法輪功》)封面上師父照片的時候,他頓時想起來從前的事情,和今生為何總是有莫名其妙的病,一切都是為了得法而有意安排的。得法之後,他非常的努力精進著。這些就不細說了。

    在炎黃五帝時期,這個階段是中華文明史的重要階段,這個時期中華文明有了質的飛躍:有了文字,有衣服穿,會建築簡單房屋,能夠有辨別方向的方式與能力。更難得的是,被稱為中華文明的「人文初祖」的軒轅黃帝留下了人通過修煉可以達到返本歸真的修煉文化。同時一些神仙以人身來直接教化人們如何通過修煉而達到回升的境界。

    此時連人們構築城池也會得到上天的點化,據傳堯帝建平遙古城,是通過一隻烏龜而得到的啟示。

    當今有的人容易把神農氏和炎帝混為一談,其實嘗百草的神農和炎帝根本不是一個人。(《史記》上有「神農氏世衰」字樣)炎帝屬於神農氏族系中的最後部落聯盟首領。嘗百草的神農是神農族系的始祖。混為一談是文化斷層造成的。

    如果我們走入西南少數民族,就會發現他們有的民族供奉的祖先竟然是蚩尤。而在我們中原民族的印象中,蚩尤是一個反面人物。怎麼能成為西南民族供奉的祖先呢?!其實這就是我們自己認識的局限。

    前面提到西南民族的歷史來源,那麼在我們本次文明的初始時期,也可以說是他們文明的末期,這個時期他們的文化中肯定會有些變異與不好的。那麼當新的文明發展起來的時候,原本的文明自然不會甘願退出主戲台,就會產生文明之間在「意識形態」中的對立,從而用戰爭的方式來解決。從這個角度而言,炎帝和黃帝之間兩個部落聯盟的征戰是在一個大意識形態內部的征戰,而與蚩尤的征戰卻是新舊意識形態文明之間的征戰。表面上是人在打仗,其背後有很多的眾神參與。(這方面《上古神話演義》中有著很生動的描述,縱然不完全是真實的,但也可以從中反映出一些當時的情形來。因為作者也是根據一些歷史上的記載而發揮整理的。而且原本成書在民國時期。)

    因原有舊文明與本次文明的初始時期相比力量還是很大,就通過征戰,讓神給本次文明開創的文化得以快速的傳播開來。所以炎黃兩個部落聯盟通過征戰之後合併,後來打敗蚩尤之後,合併了大半蚩尤原有的部落。還有一些遺留,在今朝作為歷史記載與見證。

    因為本次文明的開化初始始於炎黃,加之後來他們的後代遍布四方,再後來的人自然也就把自己叫做「炎黃子孫」了。這也是神有意給今天的人安排的文化傳承之一。

    當我們一提到自己是炎黃子孫的時候,無形中就會想起炎帝家族祖上神農氏為人能認識百草而親自品嘗,最終為了人類而獻身的故事,同時展現神的慈悲與無私;黃帝造福於人間之後在黃山駕龍飛升的故事。這方面我個人覺得這是神讓我們生活在中土的人們千百年來銘記著自己是「炎黃子孫」的根本意義所在。因為只有銘記著這些,今朝當宇宙大法在人間洪傳之時,法緣再度接上的時候,才能徹底點亮我們心底那份期盼與祈望。

    起承轉合,當年主佛以黃帝的身份親臨中土開創了中華文明,今朝主佛以普通人的形像將宇宙大法在人間洪傳,這是何等的慈悲!其中的艱辛與坎坷又有誰能真正懂得呢?!

    很多時候當我看到歷史上的一幕幕師父所受的苦,忍不住的流淚,有時實在忍不住了,我就哭著問師父,為什麼要為眾生那般承受?師父總是微笑著說,一切只是為了讓你們到得法的時候容易一些……

    今朝我們如果不好好修,真的對不起師父為我們的承受與付出!!!詳細的不能寫,請大家原諒。

    在這個時期,原本安排西南民族文明的一位神,他原本是想保護自己的舊的文明成果而下世,開始在蚩尤軍團裡面。後來他發現自己的文明成果到這個時期有很多弊端甚至魔性的東西。而當他看到炎黃軍團,特別是看到黃帝和他身邊的人,那份純淨是他所沒有的。於是他帶人投靠了炎黃軍團。

    當黃帝在黃山飛升之後,他參加了把黃帝飛升之後所留下遺物葬在喬山的歷史性活動,讓後來的炎黃子孫能有個紀念尋根之地。因為只有文字或者文化上的遺留還不夠,必須有對應的實物,才能讓這份文化長久的影響著後世的子孫。

    參加完了之後,他自己就隱居一座高山中修行,在修行過程中他多次看到過黃帝過來看他,點化他。並對他說了開創本次文明的根本意義。他聞聽真的如同被灌頂了一般,一下子對很多事情都明白了。

    後來他也接觸到幾位修煉有很高成就的修道人,對他們講述了自己的經歷,大家更期待能在今朝真正的得法,隨著主佛回歸。

    在後來的輪迴中,主佛多次化作不同的身份找到過他們,點醒他們。以致今朝他們才能在人中真正的得法修煉。有的時候和他們聊起得法的不容易,大家都很感慨。縱然今朝有的人在人中有著諸多不如意,但大家都明白能在這裡得法,作為一個生命而言就是最大的幸運!

    這正是:
    千載法緣聚今朝
    得法修心紅塵笑
    萬般苦難志不移
    緊隨師尊上九霄



    TOP

    沒有法輪大法 我不會有這麼大的改變


    北京大法新學員 小芳

    我是二零一七年才剛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新學員,下面我將一些發生在我身上的大法神奇事講出來,讓更多不明真相的人了解什麼是真正的法輪大法。

    還得先從婆媳關係說起,我與婆婆的關係很一般,對她的抱怨總也說不完,每一次遇到大法弟子孫姐,總是牢騷滿腹。孫姐一點點開導我:遇事想想婆婆的好,還有就是在心裡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我試了,真是舒服多了。我也能站在婆婆的角度看問題、想問題了,對她也沒有那麼多的抱怨了。慢慢的我們婆媳之間的關係融洽多了,婆婆也願意跟我說些心裡話了。現在我跟以前不一樣了,這都是學習法輪大法才變成這樣好的,我從內心由衷的對老師說一聲:感謝李老師!

    第二件事情,就是在二零一七年夏天的時候,由於家裡蓋房,我與姐夫因為長期積累的矛盾,發生了爭執、吵架,甚至於他動手打了我,這一次的爭執,讓我久久不能釋懷,每天愁眉苦臉,唉聲嘆氣的。同樣,還是孫姐給我帶來了《轉法輪》,通過學習《轉法輪》使我明白了:可能是我從前欠我姐夫的,現在來償還來了。我不能跟他一樣對待,因為我是大法弟子,我是修煉人。這麼想,我也是這麼做的,找了一個合適的機會,我與姐夫和解了。感謝李老師!沒有李老師,沒有法輪大法,我也不會有這麼大的改變。

    還有一件讓我刻骨銘心的事,就是在二零一八年中國新年期間,我與父母帶著四歲多的兒子去商場。當時我和父親、兒子在地下一層的樓梯上,我們和兒子就差了三個台階,兒子喊著:先去找姥姥。我點頭同意,因為只差三個台階。就在我與父親走上去時,我母親問我們:孩子呢?我與父親同時回答:不是找您去了嗎?瞬間我們就驚慌失措了。正值節日,商場裡人這麼多,當時我在心裡就呼喊老師:「李老師加持!求求老師別讓孩子真丟了,讓他趕快跑回來。」就是這樣大約兩分鐘左右,兒子從我們身後跑回來了。頓時我心裡就對老師說:「感謝李老師!感謝李老師!如果沒有李老師,我兒子就真的丟了。」每當我想起這事,我就要感謝李老師,讓我又一次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這就是發生在我身上的三件記憶非常深刻的事情,還有很多的事情我就不一一說明了。剛開始時對大法不了解,不太願意多接觸同修孫姐。但是孫姐就是對我不離不棄,一次又一次的幫助我,我在這裡也真誠的說一句:孫姐,謝謝!再次感謝李老師!沒有法輪大法,也沒有我今天的變化,這些神跡讓我更加堅定了修煉法輪大法的決心。今天我要大聲說出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感謝李老師!

     



    TOP

    「老太太 您真行」


    北京大法弟子 誠心

    我是一名八十五歲的農村法輪大法弟子,1996年開始修煉法輪功,由於江氏集團的迫害,我曾被中共邪黨非法勞教、送去洗腦班、被六一零人員監視限制人身自由和騷擾,但我信師信法,不放棄修煉法輪大法。現在雖然八十五歲的我,耳不聾、眼不花、胃口好。我目不識丁,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同修的幫助下,我每天堅持讀《轉法輪》,現在可以通讀全書!師父讓大法弟子做好三件事,所以我就堅持每天學法煉功、發正念、講真相救人。去年十二月,同修給了我《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的音頻,我特別愛聽,聽了一遍又一遍。

    大法弟子要救人,遇到有緣人,我會跟他們講大法真相。一天,我們家胡同有蓋房的工人,我就告訴他們:「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們只是笑笑,我就對他們說:「看我今年八十五歲了,可我耳不聾、眼不花,走路、做飯、做活特別有勁,這都是因為我煉法輪大法了!」他們認真聽我說完,就問我:「您這麼大歲數,還能讀書嗎?」我驕傲的說:「《轉法輪》書我能通讀下來,而且天天看!」他們都佩服地看著我,說:「老太太,您真行!」現在,這些工人雖然還沒有「三退」,但我會不斷向他們介紹法輪大法的美好,幫他們「三退」,師父也一定會幫我的!



    TOP

    迫害法輪功應受到全世界的譴責


    石銘

    據大紀元近日報導,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日,來自世界各地的近萬名法輪功學員,在美國首都華盛頓特區舉辦了系列大型集體煉功和集會,以及反迫害大遊行活動,展示法輪大法的美好,同時揭露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真相。

    國會議員、美國宗教自由政府部門及人權和宗教自由非營利組織代表們譴責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特別是強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行為,並再次確認他們對法輪功的支持和致力於停止在中國的迫害的承諾。一些發言人也談到他們對「真善忍」的支持及對共產主義邪惡本質的認知。

    國會外交事務委員會資深眾議員伊麗安娜•羅斯-雷婷恩(Ileana Ros-Lehtinen)說,「法輪功學員是和平、善良、堅忍的。他們應該因他們的信仰受到尊重,而不是被迫害。他們擁有最基本的人權:在沒有騷擾迫害和懼怕的情況下實踐他們的精神信仰。可是我們看到了很多報告,包括我們自己國務院的最新中國人權報告,法輪功學員遭受著北京最糟糕的人權侵害,監視、任意監禁、折磨,及殘忍的強摘器官行為。」

    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副主席蓋爾•曼欽(Gayle Manchin)說,自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2000年成立以來,一直都在其報告中提到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當中共當局騷擾法輪功學員,當他們關押、酷刑折磨、性侵害、做人體試驗、和強摘器官,他們的殘忍的行為不只是違背國際人權標準和更廣泛的行為標準,他們在侵蝕人性的最根本。讓我們記住,宗教或信仰自由不是政府給予的權利,而是所有人普適的權利。」

    議員馬爾科•盧比奧(Marco Rubio)和CECC聯合主席、新澤西州聯邦眾議員克裡斯•史密斯(Chris Smith)聯名寫信給法輪功學員,他們在聲援信中說:「謹向在國會山西草坪集會以引起公眾關注中共迫害法輪功的你們致以問候。

    據大紀元近日報導,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的政治秘書鮑彤接受大紀元專訪時表示,法輪功在中共黨魁江澤民的打壓下,反而越發壯大。共產黨迫害法輪功犯下反人類罪,應該受到全世界譴責。

    鮑彤還痛批中共說:「根本就是豈有此理嘛!哪有這樣的道理。欺騙、威脅、迫害,只要是法輪功就抓,抓起來就關起來,關起來就經歷各種刑罰、酷刑,一直到活摘器官,那簡直是暗無天日啊!都到了這個程度。」

    鮑彤強調:「所以我覺得共產黨迫害法輪功這是一個反人類罪,法輪功反對共產黨的迫害這是正義的;共產黨反人類罪應該受到全世界的譴責,法輪功反對共產黨的迫害應該受到全人類的支持。」

    中共活摘器官罪行令鮑彤極其震驚,他曾表示這是天地不容的,並說:「凡是活摘器官的人、活摘器官的黨、活摘器官的政府都應該受到人類的譴責,都應該站到歷史的審判台上成為被告,接受審判。」

    繼《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之後,《九評》編輯部又推出新書《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共產黨的幽靈並沒有隨著東歐共產黨的解體而消失》,並授權大紀元網站首先發表。目前此文正在連載,筆者已拜讀部分內容,受到前所未有的震撼,對共產邪靈給人類帶來的危害和罪惡有了更深的認識。

    面對中共對法輪功慘絕人寰的人權迫害,面對共產主義邪惡因素對全人類的急速滲透,已引起國際社會的驚醒和重視,主動抵制邪靈的侵蝕和蔓延,人類全面防止和圍剿共產主義邪惡因素的態勢正在形成。只要共產邪靈存在一天,世界就不會安寧!此惡不除,人間何以太平!

    迫害法輪功是中共邪靈的核心罪惡,其迫害手段之殘酷,方法之駭人聽聞,時間跨度之長,給人類道德造成的危害及後果之嚴重為人類歷史上絕無僅有!我們居住的這個星球是上天賜予人類的賴以生存的環境,而不是為邪惡逞凶的樂園!譴責和制止中共邪靈反人類的罪惡,維護世界人權與和平是人類的義不容辭的責任!

    美國周二(6月19日)宣布退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美國駐聯合國大使黑利和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一個聯合新聞發布會上宣布了這個決定。美國駐聯合國大使黑利在宣布這一消息時指責說,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是個「虛偽和自私」的機構,是一個「具有政治偏見的污水池」。對此,台灣關懷中國人權聯盟理事長楊憲宏表示贊同,並指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早已是中共等人權惡劣國家用來掩飾惡跡的一張「遮羞布」。

    事實上,美國是唯一認真致力促進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以公平、和平的方式尊重及保護人權和基本自由的政府。

    在《朱婉琪:美國立法反制中共與21世紀去共化》一文中說:今年是1948年聯合國頒布的世界人權宣言70周年。然而,聯合國對中共違反世界人權宣言及國際人權公約的行為從未予以制裁過,對於中共官員嚴重違反國際刑事法中的反人類罪,包括但不限於活摘法輪功學員的活體器官也並未進行獨立公正的調查。目前,我們無法寄望聯合國採取有效遏止中共侵犯人權及反制中共全球政治影響力的滲透。

    維護世界人權是世界上每個國家的共同責任,特別是聯合國這樣的世界組織更應責無旁貸,恪盡職守。

    願世界上每一個人都能夠享有真正的天賦人權,願人類居住的這個星球早日除盡邪惡使天賦人權得到保障,願世界應擁有人權而更加和平美好!



    TOP

    一次證實「是你的東西不丟」的經歷


    大法弟子

    那天從DC大型排字活動回來的路上,從地鐵站出來,發現我的蘋果手機不見了。當時心情有些沮喪,這手機裡有很多我平常做項目的信息,這損失很大啊,這手機大概也不太可能找回來了。

    從地鐵站走回旅館的路上,一位老學員與我交流,在她去機場講真相回來的路上,她的錢包落在公交車上了,錢包裡有八百元現金。她當時就想起師父的法理,「是你的東西不丟」(《轉法輪》),所以她心情很平靜,告訴兒子幫她打電話給車站掛失。結果很快她的錢包被放在一個封好的大信封裡送回來了。

    我聽了以後問自己,我怎麼沒有馬上想到師父這句法理呢?於是我開始把心定在師父這句法理上,我就堅信師父的這句法理「是你的東西不丟」。我心裡想,這手機是我用來救人的法器,是我的,不會丟。並且開始向內找,看自己那天有沒有做錯什麼事情。還真找出來了。從排字現場回來,起了歡喜心。

    然後我請師父加持,並和那個拿我手機的生命溝通:我對這個生命說,這個手機是我用來救人的,希望你還給我,你等於做了一件好事。如果你拿走了,這對你不好 。

    等到傍晚參加完燭光守夜坐地鐵回來時,我每到一個站下來時 ,就詢問是否有人撿到我的手機 ,回答都是沒有。我心裡很平靜。等到最後一站下來時,我還是照樣詢問,結果那個地鐵女職員見到我馬上興奮的說,哎呀,是有一個手機。她的表情好像就在等我一樣。我當時的感覺就是,我用行動證實了師父的一個法理:「是你的東西不丟」!心裡深深感謝師父和讚嘆大法的神奇!

    這次經歷讓我體會到,信師信法不是嘴上說的,是需要用行動來證實的,哪怕是在一件小事上,並且是需要在平時一點一滴的言行中,一思一念中積累和奠定信師信法的基礎,一步步的紮實的做到,慢慢的達到百分之百的信師信法!

    以上體悟如有不正之處,敬請慈悲指正。



    TOP

    修煉一年多的心路歷程


    大陸遼寧大法弟子 小美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是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份走人大法修煉的新學員。今年五十一歲。在修煉短短一年多的時間裡,很多神跡在我身上體現,腰間盤突出、腿疼、高血壓、十多年的頑疾腳癬全都好了,身體無病一身輕,皮膚越來越白淨細嫩,遇事能替別人著想,在利益面前不去爭不去鬥了,出現問題知道找自己,家庭和睦幸福。大法使我的身心得到了淨化,有時夢中在天上飛啊飛,那個情景好美啊!

    其實我和大法很早就結緣了,我丈夫是七.二零以前得法的,當時我也煉幾天,《轉法輪》這本書一遍還沒看完,中共邪黨就開始鎮壓法輪功了。當時的形勢真是鋪天蓋地,壓的人喘不過氣來,我就害怕了,不敢煉了,也不讓我丈夫煉了,就這樣過了幾年。可是丈夫的身體出現病業狀態,一直不好。有一天丈夫對我說他還要繼續學法煉功,我當時也沒反對。就這樣他又開始修煉了,學法時還經常讀一段法讓我聽,並說:「你也學吧,這是真法,是千年萬年不遇的高德大法,失去機緣多可惜啊?」我開玩笑的說:「等你修好了我再學,要不就等我退休了再學吧」。他還讓我經常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有時想起來就念念。從那以後,我做夢遇到危險時總是能想起喊:「師父救我」,就能化險為夷。有時把自己都喊醒了。有時還夢見另外空間的景象,還夢見法輪,非常美妙殊勝.....每當我把夢境告訴我丈夫時他總是說,你快修煉吧,師父一直在管著你哪,你緣分多大啊。可我總是說以後再說吧。

    又一次做夢,對我觸動不小。夢見很高的大山上象發生泥石流一樣,大石頭往下滾,那個景象很嚇人的,現在想起來還不寒而慄,我和兒子站在屋子裡的窗台前看到這大石頭眼看就要到跟前兒了,我趕緊告訴兒子:快念「法輪大法好」。我和兒子一起念「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結果眼看就要到房跟前兒的洪水和石頭立即退去。現在想起來就像神韻演的一個節目,大洪水來了眼看就要淹沒大地房屋了,這時師父來了推動大法輪。洪水立刻退去時的場景一模一樣。我當時就被嚇醒了,非常震驚,現在才悟到是師父在點化我,人類要發生大災難了,趕快修煉吧,時間不多了。

    訴江大潮開始了,和我住在一個小區的表姐和我丈夫交流訴江的事,我丈夫害怕不敢起訴江澤民,他害怕不敢寫起訴書。我在旁邊聽到了,就說:「就是應該起訴他(指江澤民),他禍國殃民,做了那麼多壞事,還不該起訴他嗎,你不寫我寫(指我丈夫)。」我就用實名在網上向最高檢察院發出控告江澤的控告信。過了一個多月吧,我丈夫也寫了控告江澤民的控告信。

    從那以後,我丈夫看明慧網我也看看,覺得網上說的都是真實的,越看越愛看,心想人就得這樣活著才不愧當人,每天心裡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愉悅。突然有一個想法,抄《轉法輪》,我就用打好格子的A4紙抄《轉法輪》,一有時間我就想抄,每天擠時間抄,就像誰給我留的作業一樣,有時間就抄,用了七個多月的時間抄完了一遍《轉法輪》。從那以後,我就走進了大法,開始修煉了,成為一名大法弟子了,我的心裡那個高興啊,那個美啊,真是沒有語言形容。

    這些日子裡,在師父的呵護下,我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幾乎天天都有心性關或病業關要過,甚至有時一天過幾個心性關。師父說:「作為一個修煉人,今後的人生道路會改變的,我的法身要從新給你安排的。」(1)每當事情一出現,不論是好事還是壞事,我就知道,哦,我要過關了。

    修煉前,我對名利情看的很重,在利益面前不能吃虧,吃一點虧心裡就不平衡,師父為了去我的利益之心,給我設了一關,看我修的紮實不紮實。

    我在商場做促銷員,之前在裕農超市上兩個月班,後來又回到商場上班,離開裕農超市不久,裕農超市給我開工資了,當我拿到錢之後,一數多給我三百元錢。我馬上意識到,師父利用它考驗我呢,我是修煉人了,這錢我不能要。於是我就給店長打電話,告訴她給我的工資錯了,多三百元錢。店長說:姐姐,多三百就多三百吧,你就拿著吧,你都不在這上班了,公司查出來的話我給你擋著。我說那可不行,這錢我不能要,這樣吧,我把錢送你那裡你處理吧,第二天我就把三百元錢交給了店長。店裡的姐妹都說,你真傻,多了你就拿著唄,你又不在這幹了,別人也不知道。我說別人不知道我自己心裡知道啊,是我的我要,不是我的堅決不能要。要是沒修煉之前我肯定能找到很多理由裝自己包裡,心裡還得意著哪。師父說:「這個宇宙中有個理,叫作不失者不得,得就得失。」(2)我不能得這不義之財,這得失多少德啊。

    在這一年多的時間裡,師父經常給我調整身體,在我學法不長時間。有一天晚上下班回家,剛脫工作服準備吃飯的時候,突然腰疼的不敢動,在修煉前我就有腰間盤突出的病,什麼重活都幹不了。勉強吃一點飯,我就回臥室躺著去了。丈夫說:是好事,師父給你調整身體哪。我想對呀,是師父給我調整身體,我不能這樣躺著讓師父調整啊,我得起來煉功,可是起不來啊,疼的厲害,起了半天好不容易起來了,我就把腿單盤上,開始煉第五套功法,堅持煉了一個小時。但這一宿疼的我連翻身都不敢翻,早上到煉功的時間了,還是起不來,心想都這樣了,煉不了就不煉了,看看書吧。一翻書,師父的一段話映入眼帘:「我不會動手治的,就這一關你都過不去,今後在你自己修煉的時候,你會出現許多大難的,這都過不去,你還修煉什麼呢?這麼點事你還過不去嗎?都能夠過的去的。」(3)我一震,師父這不是說我哪嗎?這點苦吃不了還修煉什麼呢。我一咬牙就起來了開始煉動功,煉完動功,發完正念,照常打掃房間衛生,做好飯,全家吃完飯我就上班了。到了班上,腰還是有些不舒服。突然又接到通知,主管說,後天我們商場要大調整,晚上要加一夜班,整個商場的貨架子都得動,東邊的搬到西邊去,西邊的搬到東邊去,所有的貨全部卸下來然後再擺上。當時我的腰還在疼,心裡想這麼大的勞動強度,我的腰能行嗎?轉念又一想,我是修煉人啊,哪有偶然的事啊,我不是有師父嗎?還怕什麼啊,一定行。結果奇蹟真的出現了,我加了一宿的班,和大家一樣,挪貨架子、搬東西,別人一點沒看出來我有什麼不一樣,腰一點沒疼,什麼事都沒有了。從那以後腰再沒疼過,我深深的懂得是師父從根上把它拿掉了。

    在今年過大年前,師父再一次給我調整身體,我的兩隻腳掌心各有一塊腳癬,看過好多地方,用過多種藥,中醫、西醫、偏方都用過,都沒好,腳癬病又犯了,而且還很重。我知道是師父又給我淨化身體了。師父說:「因為我們往正路上帶你,在世間法的修煉過程當中一直在給你淨化身體,淨化身體,淨化身體,直到被高能量物質完全轉化。」(4)雖然知道是師父在給我淨化身體,是大好事,但是忍受那種痛苦是多麼的艱難哪,尤其到晚上睡覺的時候奇癢無比,難以忍受,有時睡著了,不由自主的用手去抓,抓過之後開始裂口子,每隻腳掌上裂了好幾個大口子,疼的我呲牙裂嘴直哆嗦,尤其每天早上煉動功時,雙腳就像踩在刀刃上一樣鑽心地疼,一個小時的動功之後,兩隻腳踩過的地方都是血漬。每天就是這樣的重複著、堅持著。腳脫掉一層皮,就裂一遍口子,脫掉一層皮,就裂一遍口子,翻來覆去幾十遍,兩個月過去了不見好轉,人心就浮動了,突然冒出個想法,擦點香油吧,又不是藥,起碼能柔軟點,我就真的擦了點香油,可是一點作用也沒起啊。後來我悟到了,我是修煉人,不能用常人的方法來對待,那樣我不就是個常人了嗎?那舊勢力在那看著呢,正在找空子鑽呢。於是我對照法向內找,在法中歸正自己,多發正念。我就跟師父說:「師父啊,是我的業債我就還,不是我的業債我不承受我要解體它」。

    師父還經常鼓勵我,師父說:「這一點跟大家說,你覺著「病」的怎麼難過,希望你都堅持來,法難得。你越難受的時候說明物極必反,你整個身體要淨化了,必須全部淨化了。病根已經摘掉了,就剩這點黑氣讓它自己往出冒,讓你承受那麼一點難,遭一點罪,你一點不承受這是不行的。」(5)明白了法理,我就多學法,多和同修交流。每天堅持煉功,上班沒事時就背《洪吟》,「非是修行路上苦 生生世世業力阻 橫心消業修心性 永得人身是佛祖」(6)。

    過年了,兒子回來了,看我太遭罪了,他受不了,非要給我買藥。我在法上和兒子交流,我說:「兒子啊,吃點苦糟點罪是好事兒,快點把業力還掉,相信師父相信大法,媽沒事兒會好的,你放心吧。」

    師父說:「是不是這個人想修煉就很難了,就不能夠長高功了?還不是的,我們講大法無邊,全憑你這顆心去修。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全看你自己如何去修。能不能修,全看你自己能不能忍受,能不能付出,能不能吃苦。如能橫下一條心,什麼困難也擋不住,我說那就沒問題。」(7)我悟到了,有師在,有法在,我什麼都不怕,什麼苦我都能吃。

    現在我的兩隻腳徹底好了,我照了張照片發給兒子,兒子驚訝的說:「真好了,太神奇了,太神奇了!」

    我太慶幸了,在正法修煉將要結束的時候,師尊還沒有放棄我,給我這樣修煉的機緣。我知道是師父為我承受了一切,把我的病根拿掉了,把我從地獄中撈出來了,把我生生世世的恩恩怨怨都化解了。為了讓我能快點返本歸真,師父為我付出的太多太多了!現在我每天都沐浴在大法的佛恩浩蕩中和同修一起學法,一起出去講真相救人,還打語音電話救人,我要抓緊時間做好三件事,跟上師尊的正法進程,決心跟師尊回到聖潔美好的家園。感念師尊的洪恩,叩拜師尊!謝謝師父,謝謝同修。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敬請同修慈悲指正。雙手合十!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4)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5)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6)李洪志師父著作《洪吟》<因果>
    (7)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