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7日 星期六

  • 佛家故事:五台山殊像寺蕎面頭文殊菩薩像的來歷

  • 【茶裡乾坤】(八)春秋茗菜

  • 從修煉人的角度解字(6):雞形版圖

  • 大法弟子發正念時天空出現的景象

  • 修大法使我受益無窮

  • 師尊給我這支筆



  • 佛家故事:五台山殊像寺蕎面頭文殊菩薩像的來歷


    法輪功學員

    五台山台懷鎮西南有一座創建於東晉初年(西元317年)的殊像寺。這座寺廟裡供奉著五台山最大的彩塑文殊菩薩像。這尊最大的文殊菩薩像還有一個名稱「蕎面頭文殊菩薩」,其來歷為一個真實的故事。

    古代在修造這尊文殊菩薩像時,菩薩騎的神獸狻猊(suān ní 傳說中龍生九子中的第五子,俗稱「綠毛獅子」)已塑完,菩薩像就差塑造頭部了。工匠們犯難了,菩薩的面容、神態究竟是什麼樣子,誰也沒見過。你說要塑成這樣,他說要塑成那樣,七嘴八舌,眾說不一。工匠們正為此而苦惱時,工匠團裡一位做飯的伙夫正在廚房裡和蕎麥麵,聽見院裡吵鬧,以為是發生了什麼事,忙出來擠在人們中間打聽。弄清吵鬧的根由後,他大聲說:「菩薩的相貌可不是隨便捏弄的,你們再吵也無用!」一句話,說的大夥不張口了。

    伙夫返回廚房裡,正準備做蕎麵食,突然,院內金光照耀,伙夫朝打開的窗口望去,原來竟是文殊菩薩在半空中向他顯出了金光四射的慈顏!此時尋彩畫匠描摹已經來不及了,他急中生智,把籠屜裡的蕎面搬出來,照著菩薩真容的樣子捏了起來。頭部捏好了,文殊菩薩便隱沒了。匠人們來了以後,忙把蕎面捏的頭部安了上去,又在外面貼了金。人們就把這尊菩薩像稱為「蕎面頭文殊菩薩」。

    這尊蕎面頭菩薩像供奉在大文殊殿裡,在文殊像的背後,面向後門還供奉了一尊觀音菩薩像。大多數寺廟裡的觀音歷來都是臉朝南坐,而殊像寺的觀音卻面向北方,因此被稱為「倒坐觀音」。有趣的是在後門外的影壁牆上畫了一幅伏虎羅漢圖,其兩旁的對聯為:「問觀音為何倒坐;恨凡夫不肯回頭」。其涵義嚴肅而深遠:不是神佛不能普度眾生,而是凡夫俗子不肯拋卻執著。此外大殿殿壁上還塑造了五百羅漢,整座大殿莊嚴神聖。

    康熙帝曾五次朝禮五台山,並為殊像寺題寫「瑞相天然」御匾,意為:文殊菩薩的塑像就跟天生的一樣。而乾隆帝六度禮謁五台山,並為殊像寺題寫了「大圓鏡智」御匾,還在承德仿建了一座殊像寺並奉為家廟,又憑記憶令人仿刻蕎面頭文殊菩薩像供於香山寶相寺。由此足見乾隆帝對殊像寺和文殊菩薩的景仰與重視。

    為什麼這位伙夫能看到菩薩的顯示,我想就是因為他說了「菩薩的相貌可不是隨便捏弄的」,其中包含了對菩薩的敬意。當今許多不信神的人說:讓我看到神我就信。其實,神絕不會對人隨意顯現的,特別是不信神的人,沒有特殊因緣,神是不會對他展現的。當今有許多修煉人信神敬神在先,不斷提高道德水準,不斷的做好人,從而能體驗到神跡,甚至可以直接看到神,親身證實了神佛的真實存在,和佛法修煉的偉大。



    TOP

    【茶裡乾坤】(八)春秋茗菜


    石方行

    歷史慢慢的進入到東周時期,而這個時期在中華文化史上稱得上是最具有文化意義的時期。經過幾個世紀文化的奠定,此時的人們在文化、禮儀、智慧上都明顯的成熟與進步。

    從青銅時代向鐵器時代的華麗轉型,意味著農耕文明的飛速發展,國力、民力大大增強。此時更出現了諸子百家文化爭鳴與諸侯爭霸。

    當此時人們的生活從「柴米油鹽」的基本需求,發展到以「醬醋茶」為附加的時候,可見人們的物質生活又繁榮了很多。

    根據文化史學者們研究:

    古代「茶」字作「荼」,最早出現在《詩經》。《詩經》相傳是孔子選輯,其中搜集整理了西周初至春秋中期的詩歌作品。《詩經》分「風」、「雅」、「頌」三類。

    「風」是民歌,「雅」是樂歌,「頌」是祭歌。其出現「荼」字有多處,如《谷風》篇載:「采荼薪橒,食我農夫」,「薪橒」是砍伐臭椿樹作柴燒的意思;又如《良耜》篇載「荼寥圬止,稷稷茂止」, 蓼為中草藥,可解毒,此處與荼並提;又如《綿》篇載:「周周朊朊,堇荼如飴」,此處指與堇菜一樣有甘味。

    不過,研究者表明《詩經》中的荼字是否指茶,今人仍未定論。據我個人意見是:這其實是文化斷層造成的。其實換個方式理解,把「荼」寬泛的理解成樹上(可以食用)的葉子,而不單純的指「茶」一切也就通了。要把當時所處的歷史環境因素考慮進去,當時的人們還沒有普遍認識茶的各種性狀與功能,所以寬泛的認識比較符合實際情況。

    唐代陸羽《茶經》中曾引《晏子春秋》:「嬰相齊景公時,食脫栗之飯,炙三戈五卵,茗菜而已。」這是說齊景公的國相晏嬰,吃的糙米飯,有三五種葷食和茶、蔬菜而已。(「茗」,茶的別稱)《桐君錄》等古籍中,則有茶與桂姜及一些香料同煮食用的記載。

    此時,茶葉運用了當時的烹煮技術,並已注意到茶湯的調味。這是茶的食用階段,即以茶當菜,煮作羹飲。茶葉煮熟後,與飯菜調和一起食用。用茶的目的一為增加營養,一為食物解毒。

    在這個時期,人們雖然有著階層觀念,但不同階層可以互換:立功可以提升階層;犯罪、受罰可以降低階層。但不管提升與下降,對於同一個人而言很多喜好是難以改變的。

    喜歡喝茶的人都知道,當喜歡上這一口,就容易成癮,形成習慣,成了生活中的一部份,那麼如果階層改變,但他這種嗜好不改的話,就會加速茶在不同階層中的普及。

    更何況這個時期,稍微有點能力的人都養了很多「門客」,各個學派之間交流爭鳴的機會和後來各國為了征戰、爭霸等國事相互聯繫的都很多,「吃茶」的習俗一點點的也就隨之興起。

    系統學派的興起,文化的融合,茶從神秘走向日常,這種場景我們可以想像一下:某一學派的學人在一起談論本學派的主旨與精神或者對國王宣揚理論的時候,國王(或者主人)以茶當菜的一部份招待他(他們)的時候,茶所起到的是積極提神、醒腦、潤喉作用,也就是說此時學說的推廣在某種程度上離不開茶所起到的推動作用。

    因為茶在此時對於傳播文化有功,並且對於人們健康與社會發展有很大的益處,所以茶從原有的神秘狀態走出來,走入人們的餐桌,並逐漸的脫胎於神秘,形成了獨特的茶文化現象,同時與其他方面的傳統文化並生、發展綿延千載。

    (待續)

     



    TOP

    從修煉人的角度解字(6):雞形版圖


    連理枝

     「歷史的今天」,中國的版圖呈雞形也絕不是偶然的,而是神佛(歷史)有目地的安排,目地是通過演化中國雞形版圖,從而展現一種狀態----------「歷史的今天」是破迷的「大明」時代。

    我們知道,雞是世界上唯一以其生命屬性而象徵代表時間的動物----雞是黎明、天明的象徵體現。中國在世界的東方,是太陽升起的地方。那麼在世界的東方,在太陽升起之地,中國版圖呈現出了雞的形狀,神佛演化出這個狀態,就是在點悟世人:「歷史的今天」是人世間破迷「大明」的時代----五千年歷史文化奠定目地展現的時代,是世人全面覺醒的時代。覺醒的「醒」為什麼用酉雞的「酉」來表現?就是這個目地用意。

    那麼,人類最大的謎是什麼?為什麼五千年的歷史文化都是為「歷史的今天」而奠定的?歷史的今天到底特殊在哪裡?我們來看對人類影響最大的佛教、基督教、道教和中華神傳漢字。

    釋迦牟尼佛開創了佛教,奠定了東方的修煉文化。其實釋迦牟尼講的最重要的就是:在人類的末法末劫時,將由(未來佛)彌勒佛下世傳佛法,救度世人。

    耶穌說,人類的最後有大劫難,人會受到神的大審判,人在劫難之時,神會復活來救度信他的人。

    道家說,當社會進入陰盛陽衰、陰陽反背時代的時候,就是人走入最後的末劫之時。

    前述我們解讀了漢字「新」、「火」、「革」、「嶽」、「尾」、「多」等的漢字本意,這些漢字本意共同體現的是:分別站在不同的角度來展現「歷史今天」的社會狀態、特徵。

    釋迦牟尼是佛,耶穌是神。神佛的話絕不是妄言。當我們把釋迦牟尼佛、耶穌神、道家留給人的話,和神傳漢字所隱含的天機,做共同對比思考的時候就會發現,他們共同釋出的信息是:「歷史的今天」人類有大劫,大劫之時,神佛會下世救度世人。

    那麼,為什麼說「歷史的今天」就是釋迦牟尼佛說的末法末劫之時?為什麼說「歷史的今天」就是耶穌說的神的大審判之時?為什麼說「歷史的今天」就是道家所說的陰陽反背、陰盛陽衰時代?

    第一,釋迦牟尼佛說的末法末劫,是說約束人道德的心法不靈了,此時的人道德處於極度的敗壞狀態。誰都看到了,今天的中國,人的道德滑到了多麼可怕的程度,今天人的道德之低下,是歷史上從未有過的。原因是,中共的無神論洗腦,使中國人失去了對神佛的敬畏,就是說,中國人失去了心法的自我約束----末法時期的到來。過去有「頭上三尺有神靈」之說。但是,當人徹底淪為無神論,當人心裡根本就沒有對神佛、天地敬畏的時候,就什麼壞事都敢幹。所以,釋迦牟尼佛所講的末法末劫,就是指「歷史的今天」。

    第二,熟悉《聖經•啟示錄》的人知道,基督教講了很多人類要受到神大審判時期的現象,而這些現象,均一一與「歷史今天「的社會狀態相吻合,而且,最為明確的標誌體現就是復活節。復活節文化其實就是告訴世人:神會復活來救人。那麼神復活在時侯?復活在什麼地方?神復活的標誌是什麼?這就是復活節吉祥物標誌之一----雞蛋所隱含的天機。

    西方人都知道,復活節的吉祥物有雞蛋。在中國歷史文化中,有一個先有雞蛋、還是先有雞的爭論故事,其實歷史奠定這個故事的目的就是啟悟人:有雞蛋必有雞,雞蛋和雞是同時有的。這是歷史奠定這個故事的目地。就是說,當「歷史的今天」中國版圖現雞形之時,與復活節吉祥物雞蛋對應的時間點就到了----神復活救人的標誌出現了,神復活救人的時間到了!而且,復活節的英文單詞是「Easter」,而其所含的「east」的英文是指東方。這就明確的告訴世人:神復活救人會出現在「歷史的今天」、世界的東方、雞形版圖之地、世界中心之國的中國!

    第三,中國道家留下的預言是:當社會進入陰盛陽衰、陰陽反背時代的時候,就是人走入末劫之時。而「歷史的今天」,社會無處不呈現出陰盛陽衰、陰陽反背的狀態特徵。比如,體育界女的拿獎多;社會、家庭中,女強人越來越明顯;官場上跑官、買官、貪腐者上;而靠「革命」殺人起家、崇尚潛規則、說一套做一套的陰性中共,更是奪取了中國的政權。這一切,無一不體現出陰氣盛、陽氣衰,無一不體現出「歷史的今天」陰盛陽衰、陰陽反背的社會狀態特徵。

    第四,在前述對漢字的解讀中知道,漢字有造字本意,而漢字的本意均站在不同的角度,展現的是「歷史今天」的社會狀態、特徵。

    所以,「歷史的今天」就是人類的一個特殊歷史時期,就是釋迦牟尼佛、耶穌神、道家所共同指向的,人類的末法末劫、大審判之時。

    世人都知道神佛是慈悲的。既然神佛久遠前就安排了人的歷史到今天,既然神佛是慈悲的,那麼,神佛也就一定會安排此時對世人的大救度。請看「玉兔搗藥」。

     



    TOP

    大法弟子發正念時天空出現的景象


    黑龍江大法弟子



    TOP

    修大法使我受益無窮


    遼寧大法弟子 秀英

    師父好!同修們好!

    我是一名農村的大法弟子,一九九七年三月份得到大法,修煉前一身疾病,不敢幹太重的農活,也有角膜炎、牙痛等疾病,修煉不長時間這些疾病都好了,現在是身強體壯,見證了大法的超常和神奇。

    我記得有次去小姑子家,吃了兩碗飯。看我能吃那麼多飯,小姑子很驚訝,她知道我以前是吃不了那麼多飯的。她看我又能吃又能喝了,而且臉色也好看了,就問我說,嫂子你的病好啦,是吃了什麼仙丹妙藥了。我說什麼藥也沒吃,我是學法輪功好的,我這次來就是想告訴你這事。她說是嗎?要真的那麼神奇,我明天就煉,你教我煉功。第二天,她真的來了,我一邊教她煉功一邊跟她說,也不光是單單煉功,要看《轉法輪》書,天天看法修煉心性,才能夠祛病的,你回去後可要天天學法呀。她說好吧,記住啦。過了不長的時間,她的病也好了。九九年七二零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後,小姑子看了電視播放的謊言宣傳,加上中共邪惡恐嚇,出於害怕就再也沒學法煉功。過了一年多,她就被病魔奪走了生命。

    江澤民邪惡集團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中共造謠謀策的謊言,欺騙了很多世人,使世人對大法和大法弟子產生了不好的看法,我們要向他們講真相,使他們明白邪惡是為了什麼非要打壓法輪功的。有一次去我哥家講真相,嫂子的弟弟也在,他還是吉林某單位一個不小的官呢,剛開始他對我講的不理解有點不愛聽,我接著向他講天安門自焚偽案是栽贓給法輪功的,法輪功是不准殺生的,那些去自焚的不是殺人嗎,而且自殺是有罪的。我們師父在《轉法輪》裡說:「不管是佛家、道家、奇門功法,也不管是哪一門哪一派,只要是正法修煉,都把它看的很絕對,都不能殺生,這一點是肯定的。」我又向他講細節,講了中共在歷史上殺八千多萬人,發動三反、五反、文化大革命、迫害法輪功等罪行,老天要滅它,退出中共邪黨的一切組織後,就能夠受到神的護佑。他聽我說的有道理,就退了黨。

    我們農村每三天一個集市,人很多,我們幾個老年同修逢集就去講真相、發小冊子等,要的人很多,三退的人也很多,有時也遇到不明真相的,受中共謊言欺騙的人,對我們有偏見,說一些不好聽的話,我們也不與他計較。

    有一次,我們幾個同修去很遠的村子講真相發資料。忽然一個男人說你們法輪功反黨,還散發那些東西,我告發你們。我們都沒有害怕,善意的向他說:老弟呀,你是聽信了電視裡的謊言被欺騙了,電視裡說的都是假的,都是騙咱們老百姓的。我們向他講了中共在歷史上所犯的那些罪惡,那些整人運動,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販賣等人神共憤的一切罪行,人不治天治,老天要滅中共,退出中共一切組織是保自己的命,不給它當陪葬品。他聽後不說話了,其他人也紛紛說,人家大老遠的來跟我們說這些是為我們好,人家又不要咱一分錢,大家都紛紛說我退,我也退,這一次退了很多人。我們的念都很正、很強,看到這些得救的世人,我真為他們高興。如果沒有師父的呵護與加持,我們是做不到的,謝謝師父!

    我丈夫非常支持法輪功,每逢我們上集市講真相,他都拉我們去,面對面講真相的時候,有時他也在旁邊幫忙。有時我們回來的很晚,他也一直等著,從來不嫌晚。其實他也受益了,師父也在保護他,記得一次去地裡干農活,他趕著驢車一個不小心人從車前面掉下去了,車從他身上壓過去,起來連皮都沒破,如果沒有師父的保護,還不知道啥樣呢。以上是我在修煉中的一點體會,按師父所要求的還差的太遠太遠,我沒有文化,更要努力學好法,做好三件事,在講真相救人的過程中查找自己的執著心,查找自己的不足處,完成自己的使命,多讓師父欣慰、少讓師父操心。

    以上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謝謝同修。



    TOP

    師尊給我這支筆


    大陸大法弟子

    我四八年出生於一個窮困的農村家庭,小學讀了四年書,六五年考入地區師範學校,六六年便開始搞文化革命,因此沒有什麼文化功底。但讀書時成績一直較好,尤其作文成績較為優秀。從小學到師範,老師們常把我的作文在班裡當範文念;參加工作後區政府及教育系統常抽調我幫他們寫一些材料(當然是黨文化的東西);後來自己也發表了很多教學研討文章。那時人們常說鄉村裡飛出了個金鳳凰。自己也以為自己聰明,常以此自居。

    修煉以後,我悟到這一切是師尊的安排。常人那點事只不過是打個基礎,練練筆而已。這隻筆在正法中,在反迫害、證實法、救度眾生中是有特殊使命的。

    一、整理學員的修煉心得

    記得在九九年七二零之前,在一次集體煉功抱輪時,我突然悟到要把我們當地學員的修煉心得整理出來,那時我看到了「法輪大法在長春」、「法輪大法在武漢」,好多地方都出了冊子,我好像一下子記起了史前誓約似的,就像我跟師父說了要做這件事而沒做,我急呀,恨不得一下子搞出來。我一煉完功就去找站長,對站長說了我的想法,站長支持我。於是我馬上告訴學員寫稿,之後我選稿,修改稿,還有些學員也主動幫助修改,還有學員幫助電腦打字,緊鑼密鼓搞了二十多天,基本快搞成了,選好的文章都進了電腦,就等著列印出來。七二零迫害開始了,電腦也被公安搶走了,我也被弄到公安反覆盤問。

    二、在勞教所、監獄用筆來反迫害、證實法、救度眾生

    二零零零年,我被非法判勞教一年半。在嚴管隊裡,一天警察把所有的法輪功學員(大概五、六十人)關在一個飯堂裡,每人發一支筆,一個作業本,命令每個學員抄一個答案(法輪功是X教),惡警威脅、警告每個學員,只要照抄就平安無事,否則就沒好日子過。警察把持門口站著,每個學員身邊至少站兩個包夾,邪氣十足,氣氛十分緊張。交一個作業本就出去一個,學員們都紛紛交了本子出去了,最後只剩下我,包夾在身邊不停的叫罵、勸說,叫我快點照著寫。最後我把心一橫,堂堂正正的寫上:「法輪大法是正法,不是X教。」我親自把本子交給警察,警察看了二話沒說把本子收去了,包夾也鬆了口氣。當晚警察又發給我筆和紙,叫我寫出我的想法,我又給她們寫了真相信。後來我發現警察對我比對那些亂說的人態度好多了。我悟到:做對了就有師尊保護,誰也不敢動。於是我就用這支筆經常給警察寫真相信。

    零四年,我被非法綁架到外省的一個勞教所裡,警察每天發一支筆、兩張紙要我寫她們要的東西。我給她們寫大法真相,包夾發現我寫的內容後,嚇的要命,圍著我罵,說我這樣寫,她們要加期,逼我重寫。我不理睬她們,不停的發正念,警察來了,我親自交給警察,警察二話沒說就拿走了,也沒給包夾施加壓力,這一下包夾也輕鬆了。我知道是師尊在掌握這一切,大法弟子走的越正,邪惡越不敢動。之後,我每天寫,包夾、警察天天看,連續寫了二十多天,我覺的真相也寫的差不多了,提出不寫。警察不答應,還要我寫。我知道是自己悟性不好,沒寫到位。於是,我開始寫警察的惡行,對我的、對同修的、聽到的、看到的都寫,還給各級領導郵寄檢舉警察行惡的信,上至國家主席、總理、人大委員長、省長,下至勞教所所長等,先後寫了三十多封。不管警察是否幫我把信發出去,我都這樣去做,極大的打擊了邪惡的囂張氣焰,震懾了邪惡。一天,我不看她們放的電視,五、六個包夾圍上來要打我,中隊長衝出來攔住她們說:別惹她,她愛告狀。這樣我在那個隊呆了兩年多不做生產、不戴牌子、不學習不遵守她們那些東西,給他們寫了真相信後,她們再也不敢隨便對我怎樣。這支筆幫助我解體了邪惡,也讓眾生明白真相。

    零八年,我又被冤判到監獄四年。中隊長想了解我的思想情況好針對做工作,要我寫出我的想法。我不管你怎麼想,我只要一見到筆和紙我就高興,就像見到法器,就像見到親密的夥伴,它們能幫助我解體邪惡,能幫助我增添正念。警察從省洗腦班那裡知道我一些情況,她們把我作為重點人物研究。我寫的真相,監獄裡的監獄長、政委、大隊長、教導員都看,中隊裡看的人更多。我不做生產、不點名不答到、也不喊報告、也不背什麼監規之類的東西,她們很惱火。一天,她們把監獄局的局長請來,加上監獄的政委、科長、處長等一共二十多人找我談話,說我點名不答到破壞了監獄的改造秩序,要我答到,還說我出去後幫我要工資,以此作為交換條件,我拒絕。又說讓包夾代我答到,我同樣拒絕。我說:點名答到是犯人的事,我不是犯人。

    在我要回來的前幾個月,監獄對我「攻堅」,把我弄到大隊部去,那個「攻堅」的隊長說:你這麼愛說法輪功好,我現在布置你天天寫法輪功好,但是有時間要求,半個小時二千字。於是我天天寫,寫了一個多月,我看她們不怎麼看,我又不太想寫,我說你們不看我就不寫,她們說不行,還得寫,讓你寫個夠。我又接著寫。

    三、省洗腦班寫下「萬言書」

    零八年,我被非法綁架到省洗腦班,那個原在勞教所當管理科長的人曾在勞教所電擊我兩個多小時,現在又在省洗腦班當科長,他見我拒絕轉化,他對我下毒手,他一連打我十幾耳光,抓住頭髮往牆上撞我的頭,打一耳光問一句「還煉不煉?」「煉」,他一直問,我一直回答,他就一直打。最後他起了殺機,就掐我的脖子,死死卡住不讓出氣,他大概覺的快斷氣了才鬆手。那時我心裡一刻也沒離開師尊,我知道我只要一離開師尊,立馬就會死在那裡,舊勢力就是要我的命。他見打不死我,就通知當地公安帶著逮捕證來接人,並命令要判八年勞改。在被非法關押期間,我不停的給政法委、六一零寫信,叫他們儘快釋放我,我是無罪的,你聽你上級冤判我,你是有責任的,這不是風過雨過就完事的,當歷史走過這一頁時,你的上級將來也不會幫你承擔責任的。後來他們還是冤判了我四年。

    二零一二年,我從冤獄出來又被劫持到洗腦班。這一次他們揚言要把我弄死,那個隊的指導員說我把你弄死了,挖個坑埋了有誰能證明是我們搞死的。因此劫持到洗腦班那天,我叫兒子與我一同進去,我當著警察的面給兒子交代,我說:孩子,我任何時候都不會自殺、自殘,如果在這裡有不測,你世世代代告下去。開始我兒子根本不相信警察打人,一進去兩個警察把我兩隻胳膊一扭、頭一按開始動手。我兒子驚呆了:「你們怎麼打人?」「要打,要打」。兒子趕忙把當地六一零科長及國保隊長找來一同去找洗腦班所長。所長騙他們說:以後不打,我們把打人的隊調到海南去。我兒子信以為真,孩子又被騙了。孩子走後,他們把我往死裡打,他們說原來沒打好,這次要好好打。這次三個打手對我暴打,兩個把胳膊一扭,我喊打人了。他們把擦地布堵住嘴,然後用一條毛巾勒我的脖子,把頭往牆上撞,又打耳光,鼻子打出血,眼睛撞的發黑。我心裡不停的喊師尊。他們見我沒斷氣,用力一掌把我打倒在地,我象扁擔一樣倒下,一聲巨響後腦著地,他們以為這下摔斷氣了,我眼前發黑,心裡不停的喊師尊,倒在地上。他們見我還沒死,便拳打腳踢,用皮鞋踢我的頭、踩我的頭,三個人打累了,把我拽起來坐在椅子上問我怎麼樣,我一句話沒說,他們走了。他們覺的奇怪,這個老太婆怎麼這樣也打不死?他們哪裡知道我是真正有師父保護的大法弟子。師尊說:「當然你們畢竟是有誓約在先的大法弟子,你們的生命畢竟是與大法同在的。有這麼大的法在,正念中大法與你們同在,這是巨大的保障。」[1]當然我也常常為自己沒做好而讓師尊替我承受巨大痛苦而難過,沒有師尊的保護我在這場迫害中不知死了多少次。

    後來省司法廳及洗腦班的頭頭找我談話,說:我們現在不打你,但要研究你,你為什麼這麼堅持,要把你的想法寫出來。他們給了我一天半的時間,我寫了一萬多字的真相資料。洗腦班的很多人都讀了,司法廳的有關人也讀了,有的告訴我說讀了兩遍,有的被感動,有的被震懾,也打擊了洗腦班邪惡的氣焰。打手們總是躲著我。記得在「萬言書」最後寫了自己幾點想法:

    (一)我在關押的地方被打、被罵、被折磨是政府行為,決非警察、犯人個人行為。我是被政府非法關押的,從被抓那一天起我的人生安全由政府負責;這高牆電網隔斷了我家人對我的呵護;隔斷了親戚朋友的幫助;隔斷了正義人士對我伸出的援手。如果在路邊或公共場所,哪個地痞流氓敢這樣對一個老太太拳打腳踢,正義人士也會把暴徒扭送派出所。是江的政策造就了這牢頭獄霸;是江的政策慫恿著警察行兇打人。打死也不許逃命,打死也不許呼救,是政府行為。

    (二)省洗腦班打人的「水平」提高的飛快。零八年某某選在晚上十點樓上「學習」的人都下去了偷偷的打,一二年他們選在上午八點半開完碰頭會後,「學習」的人都上樓了開打,而且三個打手一起上陣。他們覺的打人是他們的工作,打人理所當然。現在洗腦班打人已打出了「名氣」。我在監獄被非法關押時,有警察偷偷告訴我,說她們和洗腦班一同下去辦班時常見他們打人,我們當地綁架到這裡的沒幾個不被打。其實打人本身就在告訴人對與錯,刀架在脖子上要人接受的東西能是好的嗎?

    (三)在關押的地方總是把法輪功學員生存權與「三書」做交換,不寫「三書」就不讓吃,不讓拉,不讓睡,不讓洗等等;就置人於死地;隨便剝奪人的生存權。這些黑老大的做法不敢見報,不敢告訴全國人民,不敢公之於眾,司法可笑到這種地步。

     (四) 執法機構裡的一個「怪胎」。我問過很多領導及警察:這些包夾是來執法的還是來改造的?她們的出現是屬於法律體系的哪一部分?沒有一個人回答我。我在被關押的地方整天接觸的都是這些包夾,她們可以隨意對我打罵、折磨、羞辱,為所欲為,是誰給的權力?一個吸毒犯人要按她們的標準把一個修真善忍的好人轉化成社會的垃圾,這是什麼政府?

      (五)有人反覆問我:你對奧運會有什麼看法?零八年奧運會把法輪功編造成「不穩定因素」,抓了我,還冤判我四年勞改,幾次被差點打死,奧運給我帶來滅頂之災,你說我能愛那個東西嗎?

    後來省洗腦班的頭頭找我談話,說再不轉化我,讓我煉到死,並說回去後要好好適應生活,還說對我開綠燈,晚飯後轉化的人可以去操場散步,如果我想散步可以特批。有警察偷偷告訴我,說新來的一把手說我是個有頭腦、有知識的人。

    四,其它

    1,零七年為營救女兒同修(當時被綁架到勞教所),我向各級政府寫信,要求釋放女兒,揭露勞教所的邪惡,上至中央下至地方,一次發幾十封,先後大概發了三次;

    2,寫信要工資。二零零零年邪惡停發我工資,二零零七年向各級政府寫公開信要回了工資;二零零八年又冤判四年冤獄,一二年回家又反覆寫公開信要工資,一次發七、八十封,二零一七年要回了工資。詳細情況已在明慧網發過文;

    3,這支筆還寫了訴江狀、法會交流文章、修煉心得、還及時向明慧網反映當地學員的修煉狀況等等。

    總之,師尊給我這支筆伴隨我走過了十九年最艱難的歲月,它幫助我解體邪惡;它幫助我講真相、救度眾生;它幫助我去怕心、去人心;它給我添正念。它是我的法器,它是我最親密的夥伴。

    註:[1]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曼哈頓講法〉



    TOP